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官不聊生

[都市言情] [八匹] 炮灰姐姐逆襲記《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3-23 01:01:28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二)

    其實事情說起來很簡單,就像當初葉茜離開之後,她留給孫家的一封信,說她有身孕了,而事實也確實是這樣,劉家提心吊膽的過了一年多,然後就一個孩子被送到了他家的門口,孩子的懷得還揣著一封信,這是葉茜留下的。

    孫家突然多了一個孩子,縱然他們家一直說是親戚家的,可還是讓人議論紛紛,有些人就把當初葉茜與孫明傑的事情拿出來說話,暗下裡猜測這孩子是他們家的。

    有些時候事情就是這樣,往往猜測的事情反而讓人傳得更大一些。

    四下裡都是議論紛紛,自然流言沒有人相信是真的,可大家就越喜歡議論這件事情,但是孫家卻是心虛的,因為他們知道事實就是這樣,這是葉茜生下來的孩子,指名道姓說是孫明傑的,誰讓他們沒有旁的證據,又找不到葉茜,如今孩子又送不出去,只能放在自己家裡。

    孫家夫婦是想要孫子也想抱孫子,可卻不是這樣的孫子,哪怕懷裡抱著的是個男孩,但是一想到葉茜,再想到親家劉家那邊,就忍不住一陣陣的頭疼。

    這幾年裡,雖然兒媳婦一直不在家,讓孫家很不滿,但是孫家卻什麼也不敢說,畢竟在部隊上劉家還是很提拔自己兒子的。

    孫明傑看著向未來他們那麼熱鬧,自己則在一旁喝悶酒,然後又是帶著一身酒氣的回來家裡。

    讓他意外的是,家裡竟然多了一抹身影,正是只有過年才回來的劉蕊。

    以往不同是見到劉蕊的時候,孫明傑總會說些好話,但是今天受向未來他們那幫人的刺激。孫明傑看到劉蕊的時候,就忍不住話裡帶著嘲弄的譏諷過去。

    「我還當是看錯了,沒想到真是孫夫人回來了,真是讓人意外呀!」孫明傑一身酒氣地坐到了劉蕊的身旁。

    劉蕊緊了緊眉頭,斜著眼看他,「喝多了就回房間裡去躺著吧,不要在外面耍酒瘋。讓人看了笑話。也讓人看不起。」

    她的話引得孫明傑一陣的狂笑,笑過之後孫明傑才低下頭冷眼看著劉蕊,「讓人笑話?我已經讓人笑話了。還有什麼怕人笑話的,孫夫人難道不知道嗎?我現在是大院兒裡人們口中的笑柄。」

    劉蕊也不懼怕他,迎是上他的目光,「讓人笑話。那也是你自己造成的,和我有什麼關系。如果你現在不能好好和我說話,那就不要說話,我不喜歡和一個醉鬼說話,畢竟等你醒來之後。有些話我怕你不敢承認。如果這些話是你心裡話,你又不敢平時說出來,正好想借著借著酒勁說出來。那也可以,那你就說吧。我坐在這裡聽著。」

    劉蕊的話很好使,直接讓孫明傑沒有了聲音,其實人往往就是這樣,以為自己是喝多的時候,但是腦子卻是清明的。

    孫明傑就是有一肚子的話,甚至想當面就對著劉蕊大吼大叫的,但是他也不敢得罪劉家,想到向未來當初的下場,孫明傑不敢拿自己的事業開玩笑。

    看到孫明傑窩囊的樣子,劉蕊勾了勾唇角,「我這次回來是和你辦離婚的,看你現在的態度,我也知道你跟我過不下去了,但你不用擔心,這次離婚是我先提出來的,我家裡不會對你有什麼意見,也不會對你有什麼想法?」

    「離婚。」孫明傑的酒醒了一半,他縱然不喜歡劉蕊,卻也不想離婚,他現在這種情況,有哪個願意把女兒嫁給他呢,「劉蕊,為什麼要離婚,咱們兩個過的不是挺好的嗎?」

    劉蕊就忍不住笑了,「這樣的日子在你眼裡也算是好嗎?孫明傑,咱們倆都是明白人,也不要再欺騙彼此下去,當初咱們兩個為什麼會結婚?我想事後你一定想的明白,到了今時今日,你和葉茜孩子都有了,我不會多說什麼,咱們倆把手續明天就去辦了吧,好聚好散。」

    孫明傑斂起臉上的神情,冷冷的看著劉蕊,「你外面有人了?」

    劉蕊也沒有否認,點了點頭,「是的,他和我大哥一樣,同樣是做生意的,我們兩個認識有一年多了,在一起相處的很愉快,這次回來我也是打算把離婚手續辦了,然後和他結婚。」

    孫明傑點了點頭,「好,那我成全你,明天就去把手續辦,不過劉蕊你就這樣把事情直接告訴我,你不怕別人說嗎?」

    孫明傑心裡是憤怒的也是恨的,但是他不敢做什麼也不敢說什麼,劉蕊的後面站著的是劉家,還有劉致遠那個心狠手辣的人,一年多不在一起接觸了,但是劉致遠辦的那些事情,孫明傑還是聽說一些的,可見離開部隊之後,劉致遠的變化很大。

    為了利益可以不顧一切的代價。

    甚至當初為了報復葉茜,讓自己的妹妹和他結婚。

    而他也聽說了在生意上面的時候,劉致遠的手段很毒辣,在圈子裡面小有名氣,又有劉家做靠山,沒有人敢得罪劉致遠。

    孫明傑的問話讓劉蕊倒是輕輕一笑,「你也太老土了,現在都什麼社會了?人自己活著開心才是重要的,何必去在意別人怎麼說呢!」

    看到劉蕊在自己的面前,什麼都不在意,甚至實話都敢說出來,孫明傑只覺得自己在她眼裡就像一個小丑,劉家人根本沒有看得起過他。

    「向未來回來了,和他的妻子一起回來的,還有他們的女兒,今天在飯店的時候我遇見他們了。」孫明傑突然開了口,「我看向未來很開心,臉上的笑意很重,想來他很愛他的妻子。」

    劉蕊臉上的笑終於因為孫明傑的話,而退了下來,她目光灼灼的看著是明傑,「謝謝你告訴我這個消息。」

    一句話,卻是咬著牙從牙縫裡擠出來的。

    看到劉蕊難受的樣子,孫明傑突然之間覺得高興。

    最後劉蕊是摔著門走的,孫明傑雖然是一臉笑意的看著她走了,但是當劉蕊摔上門之後,臉上的笑也瞬間退了下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3-23 01:01:39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三)

    劉蕊從孫明傑那裡得到消息之後,她整個人迷茫了幾天,然後控制不住的就往大院那邊的轉。直到隔了幾天終於見到了孫明傑說的向未來的妻子,只見那人正領著李家的孩子小胖,從大院裡走出來,兩個人似乎感情很好,邊說邊笑的。

    遠遠的留著打量著那女子,心裡說不出來的酸味,縱然這些年她已經放下了,可是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的難受。

    向未來又結婚了,然後有了孩子,一切都是那麼的快,又那麼的自然,似乎只有她一直停在原地。

    站在路邊看了良久,直到看不到人的身影了,劉蕊深吸了一口氣,才算是大步離去。

    而她與孫明傑的婚也終於離了,這件事情到在大院裡都沒有引起來什麼格外的反響,畢竟這幾年劉蕊嫁過來之後一直不在孫家呆著,大多數的人也不看好這場婚事,現在兩個人離了,大院裡的人倒覺得很正常。

    不過讓大院裡的人沖掉眼球的事情是劉蕊離婚之後馬上就結婚了。

    這樣的閃婚速度,讓一眾人都乍舌不已。

    然後隔幾個天,劉伍江就從部隊退了下來,劉家也從大院裡搬走了,是徹底的與大院裡的人斷絕了聯系。

    孫家這些年來對劉家低頭哈腰的,沒有想到最後換來這樣的結果。

    孫父也整日愁眉不展的,孫母則是每天都看著孫子,又是罵又是心疼,卻不知道拿這個孩子怎麼辦。

    而孫明傑則是每天下班之後,就去找地方喝悶酒,只有到深夜才回到家裡頭。第二天又帶著醉意去單位了。

    他這樣的情況在部隊裡是指定是不行的,沒有過幾天就被上級給受了處分,經此一事孫明傑這才打起了一些精神,不過整個人似乎在一招之間蒼老了很多。

    直到這個時候,一直沒有消息的葉茜露面了,她打扮時尚,整個人像貴婦一般。招搖過市的在以往的人面前露面。

    葉茜就這樣的突然之間露面了。葉鈴自然是知道的,不過很快也知道了,葉茜跟了一個年歲比較大的房地產商人。

    那房地產商人的年歲。都可以快當葉茜的父親,但是葉茜一點也沒有覺得難堪,反而得意洋洋的,甚至還來大院裡找葉鈴了。

    說著自己過得怎樣好。丈夫對她又怎麼好之類的話,葉鈴只靜靜地聽著。就像在看笑話一般,並沒有多說什麼,最後葉茜帶著滿腔的漲勢來了,卻灰溜溜的走了。

    而直到把葉茜送到了門口。葉鈴才開了口,「你有心情在這裡說這些,還不如回老家去看看媽。她這兩年的日子過得可不好,整日裡到爸那裡去鬧。把自己的名聲都鬧臭了。」

    不等葉茜開口,葉鈴又接著道,「對了還有件事情,司道臣你是知道的吧,當初他對你也挺關心的,現在已經轉業了,回到老家那邊,聽說在村裡也就他照顧媽,我想這對你還是有感情吧?抽空你可以回家去看看。現在他也是一個人,張珍蓮早就和他離婚了,已經改嫁了,聽說現在孩子都兩三歲了。」

    「和我說他做什麼,我和他可沒有什麼關系?」葉茜不以為意。

    葉鈴淡淡一笑,「我想說的就是你看看和你扯上關系的人,哪有一個會有好結果的。你今天走到了這一步,或許你自己覺得很好,但是日子過的是自己的,咱們怎麼說也是姐妹一場,我最後送你一句忠言。不要把自己毀了。」

    葉茜面上起一片冷色,「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弄,我自己的路也得我自己決定,用不著你在這裡一分教導的口吻,你以為你是誰?你說你和我姐妹是一場,那你有幫過我什麼?不用現在這樣假惺惺的弄一份面子給人看。」

    「咱們倆之間就是這樣,你沒有把我當成姐姐,我也沒有把你當成妹妹,你是怎麼對我的,那我就怎麼對你,也沒有指責對方怎麼做的不好。」葉鈴遠遠看著沈斌回來了,掃又掃了葉茜一眼,「當初你和沈斌也不是沒有機會,可你是怎麼做的,你那時候不知道沈斌的真實身份,瞧不起他是農村農村出來的,又是離過婚的,機會已經送到你面前,你沒有珍惜,現在反過來怨別人,這就是你,你永遠都是這樣,所有的錯都是別人的。」

    不等兩個人在多說,沈斌已經走到了兩個人面前,他看到葉茜的時候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冷漠的點了點頭,算是打招呼,這還是要看在葉鈴的面子上,不然他根本就不會搭理葉茜。

    「明天不是放假嗎?正好隋剛他們回來了,咱們也過去看看。」沈斌轉過頭來和葉鈴說話。

    葉鈴聽到隋剛回來了,笑著點了點頭,「行,那一會我跟媽說一聲,明天讓媽帶著小胖。」

    「趙國棟他們也一起去,隋剛和楊會之間的事情弄得亂七八糟的,正好大家見面說一說。」沈斌就把想法說了出來。

    葉茜就在一旁站著看著他們夫妻兩人這樣甜蜜的交流,心裡忍不住一陣陣的泛著酸味。

    當年她灰溜溜的走了,如今這樣的回來,可是在他們所有人的眼裡,那就是看不起自己的。

    咬了咬唇,葉茜轉身大步的離開。

    望著葉茜離開的背影,葉鈴對著沈斌搖了搖頭,夫妻倆進了家門之後,葉鈴才嘆了口氣出來。

    「我以為她的要強會是什麼樣子?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這幾年過去了,葉鈴看的也開了,雖然與葉茜之間的感情不好,但到底還是希望葉茜好的,只是沒有想到,葉茜總是不走正路。

    「她自己的事情,她自己能做主,她也不是孩子了,你就別跟著擔心了。」沈斌將妻子摟在了懷裡,如今他已經是軍長,級別提得很快,主要是這兩年他弄了幾個政績出來,直線往上升。

    葉鈴點了點頭,也沒有做聲,夫妻兩人早早的休息下了準備了明天見隋剛他們。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3-23 01:01:53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四)

    在向未來走了之後,隋剛也調到了下面的部隊,很少回市裡,所以這次回來,也是因為向未來回來了,他才回來。

    當年楊會讓葉鈴問隋剛的事情,得到了答復之後,葉鈴直接轉告了楊會,楊會聽了之後什麼也沒有說,走了的時候還對葉鈴道了謝。

    葉鈴以為楊會就會這樣放棄了,但是沒有想到,當隋剛調到下面部隊的時候,楊會也申請跟著一起調過去了。

    葉玲一直覺得楊會是一個很有腦子的人,不會做這種事情,但是現在看他一直追著隋剛而去,覺得她並不是因為隋剛家的條件,而是真的看中隋剛這個人,也是對隋剛有感情。

    只是這幾年過來,大家畢竟分開了,葉鈴也沒有再去多關注他們的事情,只知道兩個人還是在處對象呢,但是一直也沒有傳來結婚的消息。

    這次隋剛回來,大家又在拉麵館那裡訂的單間,齊齊的聚到了一起。

    葉鈴和沈斌還有向未來夫妻,到房間裡的時候,就看到隋剛和楊會她們已經到了,旁邊還坐著一個別的女人,而且就坐在隋剛的旁邊,倒是楊會與兩個人之間隔了兩個椅子。

    這種情況不用多問,一打眼也看出來是怎麼回事了,那女子跟隋剛在一起,很是親熱兩個人交頭接耳的,而楊會遠遠地坐在一旁,顯然隋剛已經有了新人,他和楊會之間已經完了。

    看到這一幕葉鈴心下又忍不住奇怪,既然已經這樣了,為什麼楊會兒還要跟隋剛待在那邊?而不是調開呢?也省得兩個人見面尷尬。

    想到這裡葉鈴就將目光落到了楊會的身上。看楊會的目光一直落在隋剛和那女子的身上,臉上有著落寞,葉鈴有的時候真不明白她是一個聰明的人。為什麼明明知道這樣了,還要苦苦的在這裡看著呢!

    趙國棟他們早就來了,有趙國棟的地方永遠少不了熱鬧,何況他和隋剛的性子又相投,兩個人在一起,這一房間都是熱熱鬧鬧的。

    聽隋剛這麼一介紹,葉鈴也知道了。隋剛帶回來的這個女子是他們單位的。跟隋剛只是好朋友,並不是處對象,他和楊會還是處對象的關系。

    聽隋剛介紹。只是普通朋友,葉鈴這心裡就更納悶了,既然是這樣,為什麼把楊會撇到一旁和她親親熱熱的。對于隋剛這樣的舉動,葉鈴實在有些不喜歡。

    趙國棟那是瞭解葉鈴脾氣的。就幫著隋剛說話,「誰讓他們正好回來,同時也回這邊來辦事,就遇到了。所以正好咱們熱鬧,就把人叫來了。」

    趙國棟幫著解釋的時候,那女子還有些異樣的往葉鈴這邊打量了一眼。顯然很不高興葉鈴對自己挑剔,這滿屋子的人都沒有說什麼。就葉鈴來了之後,一臉像別人欠他錢似的。

    她這不屑的樣子自然是落到了一屋子人眼裡,馬上就讓屋子裡的氣氛緊張了起來。

    「我說隋剛,咱們這也是朋友老同學聚會,你這帶一個外人來算怎麼回事?」向為來抽出一支煙,點燃之後,眼睛斜向隋剛。

    隋剛笑的尷尬,「順路,順路,真是順路。」

    沈斌的臉色也不好看,「點菜吧!」

    伸手把妻子攬在懷裡,一邊冷著臉叫服務員過來點菜,是直接沒有看那女子一眼。

    柳楠那是直脾氣的,「就是順路也不能什麼啊貓啊狗都往過帶呀,你當咱們這圈子是什麼呢?什麼人都能往進擠呢!」

    隋剛被說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面上滿是尷尬。

    那女子也是一臉的通紅,騰的一下站了起來,一邊扯過自己的包,「既然大家不歡迎我,那我就不打擾了。」

    沒有人攔著她,也沒有叫她,直到走到了包房的門口,那女子才又回過頭來,「隋剛,你說你要把事情跟楊會挑明白了,那你什麼時候挑明白?今天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你也說一說吧,省著我向一個外人。」

    被女子提到的楊會兒一直也沒有做聲,就一直靜靜地坐在那裡,目光就落在隋剛的身上,說不出喜怒來。

    屋裡眾人也不作聲,也看向隋剛,目光裡滿是不贊同。

    隋剛也覺得丟了面子,直接把外套一脫,大聲喝道,「就看你這副性子,咱倆之間也完了,也不用挑了,要是楊會同意,明天我就和她領證去,你走吧!」

    那女子原本說完的時候,還有些得意的看著滿屋子的人,又幸災樂禍地看著楊會兒,卻怎麼也沒有料到,隋剛會說出這樣的話來。

    「還不快滾,在這裡給誰看呢!」趙國棟直接好喊道,一邊又罵向隋剛,「你看看你辦的這是什麼事兒?今天鬧這麼一出,你以為楊會還會嫁給你呀,不說旁的,這些年楊會對你是啥樣你心裡也明白,我告訴你,你這事辦的可不講究。」

    他們這圈子裡還真沒有像隋剛這麼花花心腸的男的。

    隋剛一臉的尷尬,「這人哪有沒犯錯誤的時候,我錯了還不行嗎?今天我就當著大家的面,給你們認錯。」

    「你要認錯的不是我們,而是個楊會,看楊會不會接受你吧!」葉鈴瞪了他一眼。

    隋剛心領神會,馬上起身給楊會道歉,「我和她就是那麼隨口一說,除了吃過幾次飯,真沒有旁的事情。」

    那女子見隋剛這樣,早就受不住捂著臉哭著跑出去了。

    包房裡靜悄悄的,大家都看著楊會。

    「隋剛你說的沒有錯,人都有犯錯的時候,不能因為犯過一個一次錯就不能原諒他,我知道你為什麼不喜歡我?你覺得我這人太勢利,所以不喜歡。這些年如果不是我一直纏著你,你又覺得拒絕我怕我沒有面子,所以才一直忍到現在。這些事我心裡都明白。」楊會頓了一下,「你剛才說的話,我不知道你是不是出自真心的,如果是出自真心的,那麼我願意嫁給你,咱們倆明天就領證,如果你是因為現在大家都在面前怕我沒有面子,你大可不必這樣,反正已經這樣了,也沒有什麼怕丟臉的。咱們是這麼些年的朋友,什麼樣大家心裡都明白,也不用做給旁人看。」

    「是啊,隋剛感情這件事情,也不能當玩笑,現在當著大夥的面你就直說吧,是覺得和楊會在一起過行還是不行?給個痛快話,不行,大家就好聚好散,以後還是朋友,行的話就別再整這些沒用的,把證領了好好過日子。」柳楠也在一旁開了口。

    隋剛那也不是矯情的人,見大家都這樣看著,他就索性開了口,「我以前確實挺不喜歡楊會兒的,覺得她這人特別勢力,咱們都是同學,何必耍那些小心眼兒呢?我也挺看不慣的,可想著她一個女孩子,咱當初應了處對象,總不能就這樣又說分手吧,這些年下來我也想了很多,楊會在改變,我也是看到的,其實跟剛剛那女的真沒有啥,當初我那樣說也就是逗逗她,並不是出自真心的。」

    隋剛這一番話說下來,眾人明白他是什麼意思呢?隋剛今天當著大家的面兒能把自己的錯說出來,態度擺的這麼大方端正,也說明他這個人確實變了。

    隋剛和楊會在一起呆了這麼些年,兩個人不可能真的一點感情也沒有,就真這樣分手了,看著一個為自己付出的女人,被傷到了隋剛也是不忍心的,況且他這副脾氣,換成旁的女的他也哄不了,到是楊會兒總能遷就著自己。

    「我就這脾氣,這些年你也看到了,你要是不嫌棄,那麼咱倆明天就把證領了,等到部隊那邊再請幾天假,回北京跟家裡人說一聲,簡單的把婚事辦一下就完了。」隋剛直接看向楊會兒等她的答復。

    楊會已是淚流滿面,卻還是扯著大大的笑臉,「聽你的,那咱們明天就去領證。」

    兩個人把事情終於說開了,又扯了這麼些年,眾人也為他們松了口氣,先前的氣氛一掃而光,趙國棟心裡也高興,扯著眾人又是一頓海喝。

    等大家都散了之後,在分開的時候,楊會緊緊的拉著柳楠和葉鈴的手,「我覺得自己這輩子最幸福的就是認識了你們兩個,如果不是和你們在一起,我永遠看不到自己身上的那些錯,也不會得到隋剛的感情,謝謝你們。」

    什麼叫一笑泯恩仇,葉鈴想也許就是這樣吧,不管當初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大家心裡有什麼感覺,但是多年之後,大家能像老朋友一樣,坐下來談談心說說話,這就是一笑泯恩仇。

    有時候好事總是要成雙,次日隋剛和楊會去領了結婚證,又傳來了柳楠有身孕的消息,趙國棟這一高興少不得拉著男人們又去喝了一頓酒,看著這每天被趙國棟拉出去的男人回來都醉醺醺的,少不得趙國棟又被眾人訓了一頓。

    而回到這邊來耀武揚威的葉茜,又悄無聲息的消失了,只聽說跟她的那個丈夫去了南方。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3-23 01:02:05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五)

    葉鈴看到沈春的時候,那是在孩子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她和沈斌一起去送孩子報到,在回來的路上,看到一個男的正狠狠的打著一個女人。

    就那樣在街道上拼命的打,那女人躺在地上先前還在掙紮,後來就靜靜的躺著不動,像是在認命一般,四周圍了很多的人,卻沒有人上前去拉著。

    「老王的這個媳婦兒,天天挨打,不知道的還以為老王這個人怎麼樣,其實外人是不知道這個老王的媳婦一點也不正經,總是和別人勾勾搭搭的了。」

    「看著也是一個挺本分的人,咋還做這種事情。」

    「本分什麼呀?聽老王說跟他在一起的時候就不是幹淨的身子。不然老王這麼好的脾氣,你看看他在咱們這條街道上賣了這麼些年的豬肉,什麼時候跟人臉紅過,幹嘛天天打個女人呢!」

    葉鈴和沈斌走進的時候就聽到私下裡議論紛紛的,原本這樣的事情,葉鈴和沈斌都穿著一身軍裝,是不應該看的,但是葉鈴想走卻被沈斌給拉住了。

    葉鈴不明白的抬頭看向沈斌,卻將見沈斌的目光直直的看著人群中,被圍著的那個女的。

    葉鈴巡視看過去,這下子從人群側面她才看出來,那人不正是沈春嗎?

    當年沈家人都走了,每個月沈斌都會往家裡打十塊錢,這件事情葉鈴也沒有做聲,畢竟是一家人也,算是養了沈斌一場。

    只是一直沒有沈春的消息,當初沈春搶了高喜鵲的男人之後,又被對方不喜,人就消失了。

    這些年也一直沒有沈春的消息,沈家那邊前兩年還一直哭著讓沈斌去找人,沈斌也不是沒有找過,讓人打聽過,但到底全中國這麼大。找一個人也不容易,也不知道沈春去了哪裡。

    直到過去了這麼些年,一直找不到人,沈家那邊也消停了。也不再天天磨著沈斌找人。

    卻沒有想到沈春就在本市,而且就這樣遇到了。

    那個被叫老王的葉鈴也聽出來了,是在這條街賣豬肉的,以前也是結過婚的,只是家裡窮。媳婦跟人跑了,就這些年一個人賣豬肉慢慢日子也算是起來了,後來就找了沈春,卻沒有想到沈春總是跟這一條街上做生意的人勾勾搭搭的。

    別人家的媳婦受不了,就到找到老王這裡來鬧,每次一來鬧,老王就都會打沈春頓。

    這條街上的人早就司空見慣了,對這些事情一點也不覺得奇怪。

    況且這種勾搭別人家老爺們的女人,眾人也沒有人去同情的。

    眼下撞到了,葉鈴和沈斌就不能不管這件事情。

    不過沒等沈斌站出去。就有一道身影沖了進去。

    「這是要作死啊?我好好的閨女你就給打死了,姓王的你還是個男人不?自己養不住自己的媳婦,還怪我女兒身上來。你要是真有那個能耐,給我姑娘買個件衣服啥的我姑娘能要別人給買的衣服嗎?要了之後你還打女人,你這種沒能耐的男人,才是最無恥的。」這沖出來的人正是沈母。

    這人突然沖出來了,讓沈斌和葉鈴是一愣,這些年了,他們知道的消息就是沈家的人一直在農村,是什麼時候到城裡的。又是什麼時候找到沈春的,他們怎麼一點消息也不知道!

    沈斌的步子停了下來眉頭緊鎖,葉鈴卻忍不住抿嘴一笑,看來這沈家人就是把沈斌給算計一吧。明明已經找到沈春了卻一直在磨著沈斌,就是不想讓沈斌好過。

    葉鈴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該安慰沈斌,但是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就是忍不住的想笑。

    「好,你罵我沒能耐,那你就把你女兒帶走,你們全家都從我家滾出去。你們一家老小,都是我養著,這些年就是養條狗,也能記著我的好,可你們家呢?天天吃我的住我的還罵我沒能耐,還出去勾搭男人,這樣的女人我就是守一輩子光棍也不會再要。」那五大三粗的老王,說話卻是一口憨厚的語言,葉鈴遠遠的看著,覺得這人也是一個憨厚的人。

    再聽聽這話,看來這些年沈家人一直是在,喝著老王的血呢,天天像周扒皮一樣,這樣的日子誰也受不了,這老王看著性子也是個悶頭的,要不是沈春到外面找男人,沈家人這樣一直厚顏無恥,只怕也說不出今天這樣的話來。

    這在憨厚的人被逼急了,那脾氣上來了,卻也是不回頭的。

    「呸,這些年我姑娘做牛做馬的幫你幹活,幹啥說是你掙錢養我們一家了口,你還要不要你那個臉,現在想趕我們出去沒門,除非給我們拿二千塊錢。」這次開口罵人的是沈父,這麼些年了,沈父道還是那副老樣子,一點也不見老。

    沈家人的厚顏無恥,葉鈴早就見識到了,再想到沈家人對沈斌的欺騙,葉鈴現在火氣也上來了,拉著沈斌就走。

    這種情況下,要是被沈家人見到了一定會拉著沈斌站出來給她們做主。

    葉鈴可不想沈斌再幫著沈家人做什麼呢?還是這種事情人家做的已經夠不要臉的了。

    一直到回了大院,沈斌的唇還一直緊抿著。

    「他們這些年來就這樣,你還有什麼往心裡去的。」葉鈴安慰著她。

    「從這個月起,不要再給他們打錢了。」沈斌丟下一句話先進屋了。

    葉鈴嘴角抽了抽,沒有想到這男人裝了這麼長時間的深沉,原來就是想這件事情。

    但是他能作出這樣的決定,也讓葉鈴心裡很高興,家裡事不差這點錢,但是沈家這樣的人實在沒有必要再給他們錢了,或許給他們錢倒是害他們,倒不如讓他們明白日子有多難過,去學會自力更生。

    倒是這些年來,高喜鵲總是往這邊來寫信郵東西。

    在信裡面葉鈴也知道高喜鵲嫁一個農村的人,雖然剛開始因為她以前結過婚的事情被人嫌棄,但是等過起日子來之後她又是個人幹的,到讓對方家裡人也都接受她了,日子慢慢過得也紅火了,自己家種的地,平時不忙的時候又做點小生意。

    慢慢的也攢下了一份家底,每年到秋天或者冬天的時候,總會給葉鈴她們這邊有粘豆包和秋天的曬的乾菜。

    雖然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葉鈴知道那也是高喜鵲的一份心思。

    和高喜鵲一比,再看看沈家人現在這幅樣子,葉鈴覺得自己再去多想,那就是給自己找罪受。

    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午撞到了這件事情,下午門衛那邊小戰士就打來了電話,說有人來找沈斌還是他的爸媽。

    這幾年警衛也換了一茬又一茬,自然是不認識沈家人的。

    這電話是婆婆接的,葉鈴就在一旁坐著,就聽到婆婆直接對小警衛交代說家裡沒有人不要放人進來。

    等見婆婆一掛電話臉色就沉了下來,葉鈴就笑著安慰她,「媽,你也不用擔心,他們過來找沈斌是什麼事兒我大體能猜到,昨天也和你說了,撞見了他們的人,眼下是被趕出來現在沒有地方去了,才有找到沈斌這來,想著這些年來,過去的事情會淡忘一些,現在又想著靠沈斌了,你放心吧,沈斌心裡有數,就是找到部隊去什麼也不會再見他們。」

    「斌子是不會見他們,大不了是再給他們點錢,把他們打發到老家去。」葉珍芬嘆了口氣,「你說他們怎麼就不知道惜福呢,這些年來斌子被他們折磨成什麼樣,整日裡被催著去找人,可人呢?就跟他們在一起呢,還一直讓咱們去找人,這懷的是什麼心思啊,不就是想讓咱們愧疚一輩子嗎?」

    葉鈴抿嘴一笑,「他們這樣做不是挺好的嗎,也正好讓咱們有理回絕他們,以後咱們再不幫著他們,他們幹的這些事兒還是以為咱們不知道呢,真要把咱們逼急了事情拿出來說,我就不相信他們還能說出什麼來。」

    理是這個理,可是想到沈家人那些性子,葉珍芬還是忍不住嘆了口氣。

    婆媳倆這邊沒有讓沈家人進大院,沈家人就直接找去了部隊,這時沈斌現在已經是軍長了,哪是他們那麼容易見到的,在部隊那邊等了許久沒有見到沈斌,只有幹事過來了塞給他們兩百塊錢。

    「首長說讓你們回家去,這些年來,你們和沈春一直在一起,他就不再擔心你們了,這兩百塊錢是給你們的路費錢。」幹事把錢往沈母的手裡一塞,二話不說轉身就走了。

    沈家人愣愣地看著幹事走了,在想著幹事說的那些話,也沒敢再鬧下去,直接拿著兩百塊錢走了。

    沈春明明還很年輕,但是這幾年造的像四十多歲的老女人一般,被幹事打發之後,一家人坐著車,往火車站去,沈父一路罵咧咧的,沈母也不做聲。

    他們原本找了一大堆的理由和藉口,想要沈斌在給他們安排住處和工作,卻沒有想到沈斌竟然知道他們與沈春在一起。

    原本就做了心虛的事情,沈斌又能拿出兩百塊錢給他們,他們哪裡還有臉再鬧下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3-23 01:02:27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六)

    農村的傍晚格外的安逸,但是在村西頭卻不時的傳來罵聲。

    若是一開始大家或許還不習慣,但是都過了這麼些年,大家對這樣的罵聲早就見怪不怪了。

    或者說自打白雪回到村裡之後,這樣的事情就開始了。

    不同的就是從開始白雪對丈夫葉和平的叫罵聲,最後再轉到了司家與張家的叫罵聲。

    張家的叫罵聲是因為正是張珍蓮的母親,張珍蓮與司道臣離婚之後,把這些錯都怪到了葉茜的身上,白雪回到村裡之後,又那樣得意洋洋的,自然是讓張家看不過去。

    白雪那樣的性子,哪裡會讓張強罵著,自然是反駁回去,所以村裡不時的傳來兩家的咒罵聲。

    至於司家與白雪的叫罵聲,完全是因為司道臣總是往白雪那裡跑,司家見自己的好好的兒子被葉茜給毀了,結果現在兒子還死不知悔改,一直往葉家跑,那司家哪能不生氣,管不住兒子只能把氣撒到了這白雪的身上,自然是見到白雪的時候也會叫罵不已,所以,這三家在一起不時的就叫罵起來,司家和張家一起對付白雪。

    這是這幾年待在城裡白雪的性子那也是練出來了,她耍起潑來,司家和張家也佔不到什麼便宜。

    面對這樣的爭吵,張珍蓮沒有在這邊自然是不會去管也不會去理會,她早就對司道臣死心了。

    到時司道臣知道葉茜與劉家那邊離婚了,所以還抱著一絲希望。想著葉茜有一天回來,在與葉茜在一起。

    所以才一直這樣的表現,想著對張雪好點。等葉茜回來了,在那邊也會幫自己說幾句好話。

    白雪整個人像蒼老了二十歲一般,如今她已經是半頭的白髮,整個人就像一個年歲大的老太太,每天除了與張家司家叫罵之後,她其他的時間就是在家裡蹲著,對著窗外發呆。誰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是村裡的人都議論紛紛,覺得白雪這是瘋了。精神方面有問題了。

    也正是司道臣對她的照顧才讓白雪這日子能過得下來,不然人只怕會更瘦的皮包骨。

    這樣盼了一年又一年,突然有一天,白雪對司道臣開口了。「我知道你對我好照顧我全都是因為葉茜。但是都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也找一個人好好過日子吧,多的我也不用說了,你看看都這麼些年了,葉茜一個消息也沒有,倒不如被我罵過的葉鈴,從小沒有對她好過,還會不時的給我郵點錢來。」

    司道臣把從家裡拿過來的饅頭放到了炕上。轉過頭看著白雪,見她還對著窗外發呆也不由得向窗外望去。

    先前他還是一直打這個主意。但是都過了這麼些年了,從開始的焦急,按捺不住到最後的慢慢冷靜沉默,他似乎已經習慣了,心裡有個聲音在告訴自己,葉茜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而他的夢也終於醒了,在他腦子裡那個溫柔善良的葉茜,原來一切都只是一場幻影。

    「我是葉茜的母親,這麼些年,我都是到最後才看透她,何況你這個外人呢?葉茜和咱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也一直告訴自己,就這樣盼著吧,指不定哪天她突然就回來了,可是你看看這都多少年了,我馬上都要入土的人了,但是她連一個消息都沒有,這得是多狠的心呢!」白雪突然苦笑出聲,隨後笑聲越來越大,卻又噶然而止,整個人就往後倒去。

    葉鈴接到老家父親來電話的時候,正是趕到部隊裡放假,原本打著打算著一家人出去旅遊,但是聽到母親去世了,忙交待了一下讓公公婆婆帶著小胖去玩,自己和沈斌趕回了老家。

    葉鈴他們到家的時候,人已經火化完了,只差入土了,畢竟是兩個女兒都沒有趕回來,這最後一面了總要是趕到女兒回來的。

    這幾年葉父並沒有見老,身邊還扯著一個小男孩,見到了葉鈴就甜甜地叫了一聲姐姐,很是乖巧可愛,這正是葉和平與後來的妻子生的兒子。

    「我這邊也聯系不上葉茜,你那邊能打打聽到人嗎?」葉父一臉的濃色。

    葉鈴猶豫了一下,「先前聽說她嫁了一個開發商,後來身邊經過人打聽了一下,聽說她與那個開發商也離婚了,人不知道去哪裡了?好像過得並不怎麼好,聽說有人有一次在街上看到撿垃圾的人像是她,但是我想這不太可能吧,葉茜怎麼也不能到那樣。」

    「算了算了,她既然沒良心,這麼些年都不聯系你媽一下,也不用再管她了,她過得好壞也跟咱們也沒有關系,那就今天入土吧,讓你媽也知道知道,她這些年白疼了那個女兒。」

    這人確實也找不到了,葉鈴也沒有什麼多說的,等把家裡的事情都忙完了,和沈斌要往鎮裡去的時候,半路被司道臣給攔住了。

    葉鈴看著蒼老的司道臣,真覺得可惜了,原本好好的日子,就被他自己給過得成這樣,但對他這種人葉鈴也沒有什麼覺得值得同情的。

    「葉茜現在不知道在哪裡討飯呢?如果你想找她,我這裡也不知道她在哪裡?你就自己去打聽吧!」不等司道臣開口,葉鈴回了一句,拉著沈斌就坐上車走了。

    司道臣慢慢的品著這句話,隨後仰天大笑,只覺得蒼天有眼,終於讓葉茜也得到了報應,眼楮兩邊卻不由得慢慢流下淚來,果然自己也是遭到了報應,這就是自己識人不清的後果。

    與此同時,在某城市的一處角落裡,有一抹嬌小的身影正蜷縮在一起瑟瑟發抖。

    只見她慢慢地抬起頭來,雙眼空洞的望向遠處,眼裡沒有一絲的波瀾,而她兩邊的臉頰上,更是被無數的刀劃爛了,根本看不出原來長的模樣。

    此人正是葉茜,在因為與別的男的有染之後被開發商知道毀了容,又打斷了手筋,她就淪落到這般的地步。

    她原本想回去,可是就這幅樣子回去,被所有人厭棄的看著,她沒有這樣的勇氣,所以每天只靠撿別人的殘羹剩飯的活著。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4-24 11:3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