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現在登入

[都市言情] 米樂 -【老公好磨人】《全文完》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3 天前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在陸氏企業股價回穩幾天後,陸家召開了記者會,陸家人都出席了。

  陸父對有心人爆料想要毀掉他們幸福美滿的家庭,先是指責一番,同時也對週刊的報導保留法律追訴權,然後進入重點。

  「其實多年來一直有傳聞昊廷不是我的親生兒子,因此我在二十多年前和兒子去做了DNA親子鑒定,報告在這裡,幫我們做檢測的人是走在學界前端的許教授,上頭還有他老人家研究室的蓋章,以及他的簽名,這種事假不了。」

  夏箸甯坐在丈夫的身邊,他們握著手,她可以感受到他的緊張,因為他握得好緊,因此她回以一抹甜美的微笑,她知道他喜歡她這麼對他笑。

  似乎有用,他也對她輕輕笑了笑。

  夫妻倆濃情密意的一幕,被記者們拍下來了。

  「我承認我曾經和一位女性,也就是我兒子的生母發生性關係,後來我妻子原諒了我,並將我兒子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撫養,至於我兒子的生母已經去世了,尊重往生者,我就不多說了,總之,今日澄清之後,以後若再有類似的報導,我絕對會提告追究到底。」

已經有記者覺得這個爆料者很無聊,沒事找事,豪門大家哪會隨隨便便就收養個孩子,一定都會做DNA親子鑒定的,再說,鑒定者是名氣和威望都響叮噹的許教授,還有什麼好質疑。

  最後,陸昊廷宣佈和夏箬甯複合,不久前也已經再度登記成為夫妻了,並且在所有媒體記者前面抱著妻子,兩人大大方方的親吻。

  澄清記者會很快就結束了,氣氛還算愉快,特別是後面陸昊廷的再婚宣言,簡直是甜死人不償命,徹底轉移了記者的目光。

  李蕎和薛景堯等人都盯著電視螢幕看,然後大聲的喊著「加油」,也笑說最後那一幕秀恩愛最棒了,陸昊廷夫妻看起來幸福又甜蜜。

  然而,卻有人看完現場轉播的記者會後,氣恨的摔破了手上的杯子。

  記者會過後,所有的危機全部化解了,陸昊廷抱了爸爸又抱了媽媽,他真的很謝謝他們對他的付出與親情,他也愛他們。當然,老婆大人也要抱抱,這陣子她也辛苦了,可愛的女兒更是不能漏掉。

  其實陸昊廷本來對於要公佈造假的DNA親子鑒定書一事,一開始是拒絕的,畢竟他不是陸家孩子是事實,他也不願讓爸爸背上不必要的婚外情罪名。

  可是,爸媽希望他答應,不斷的說服他,媽媽說看到他因出身而被人糟蹋,心很痛,而妻子也希望他能配合,這只是善意的謊言,他們對他感到很心疼。

  他知道他最愛的三個人是想要保護他。

  以往,他也許會很自我的決定不說謊直接去面對媒體的報導,可是如今的他知道,這麼一來,他們應該會很難過,他沒有忘記自己是他們的兒子,是甯甯的丈夫,他不再是自己一個人,他不想讓他們傷心,所以點頭答應了,也幸好事情平安的落幕。

  陸昊廷也很感謝身邊好友們的真心相挺,經過這次的事件後,他才知道家人和朋友們有多麼愛他,他過往的糾結根本就沒有意義。

  為此,星期六的上午,他在庭院裡舉辦一場小型派對,除了是慶祝解決危機外,也是慶祝他們夫妻複合,然而李蕎卻很不滿意。

  「雖然你們是再婚,不再次舉行婚禮,但也不能辦得這麼寒酸小氣吧?箸甯姊你被陸昊廷坑了!」他們這些賓客也是,Buffet和幾杯酒就打發了。

  夏箸寧今天穿著白色的小禮服,稍微打扮一下,依舊很美麗,也有著青春少女的嬌美氣息,完全看不出是一個三歲孩子的媽。

  「其實這是我的建議。」夏箸寧笑著。

  「什麼?」李蕎無法置信。

  「有你們的祝福就夠了,我覺得自己很幸福也很幸運,可以認識你們,和你們成為好友、家人。」夏箬寧感性的說著。

  「箬甯姊,你說得太感人了,害我很想哭。」李蕎想起事件爆發後,媒體不斷報導些亂七八糟的事,她替箬甯姊他們感到很心疼,幸好,一切都過去了。

  「我這個新娘都沒哭,倒是你這個伴娘哭了。」

  「咦?我是伴娘?」

  「我說你是你就是,待會兒我會把捧花丟給你,聽說接到新娘捧花,一年內就會結婚喔。」

  「好,我是你的伴娘。」李蕎也呵呵的笑著。「待會兒要找個人幫我拍下接捧花的照片,我要寄給我家親愛的。」景堯兩天前趕回美國處理公事,不過沒關係,她過幾天也會去美國的。

  陸家父母和丁曉伶坐在屋簷下,他們寵愛的小孫女也在,吃著爺爺奶奶和曉伶姨母夾給她的東西,真是太好吃了。

  陸母笑個不停,「看看小毓兒吃東西的樣子,就跟她媽咪小時候一模一樣,是個小吃貨,什麼東西都吃,很少有討厭吃的,真的太像了。」

  陸父也覺得很像,感覺她太可愛了,但看著小孫女,他內心有些感觸。

  兩家人看著孩子們吃東西玩樂仿佛是不久前發生的事,結果,展理跟弟妹都已經走了,他們不服老也不行了,不過,幸好有個這麼可愛的小孫女,人生也算不白走這麼一遭。

  丁曉伶本來不想給小女孩吃太多東西,雖然是小孩子,但也得控制體重,特別是小丫頭的體重已經過重了,可是今天日子特別,家人又難得聚在一起,她也就放任她快樂的吃一頓。

  「小毓兒,你去上幼稚園還習慣嗎?」陸父在孫女回來臺灣後,便送孫女去幼稚園上學,也改姓成為陸恩毓。

  「嗯。」陸恩毓點頭。

  「在學校都學了些什麼?」陸母問著。

  「我學會了小松鼠吃東西。」

  丁曉伶差點笑出來,去學校還學吃東西,真的是小吃貨。

  「那小松鼠是怎麼吃東西的?」陸母很好奇也很想看。

  陸恩毓先是鼓起臉頰,三個大人心裡同時想著,其實她不用刻意去嘟嘴,小臉蛋就已經夠圓了,然後見她露出門牙啃東西,可愛逗趣的模樣,讓三人頓時笑成一團,歡樂的很。

  而另外一邊,陸昊廷跟唐易偉在喝酒。

  唐易偉本來要帶老婆一起來參加酒會,但老婆大人懷孕了,害喜嚴重,因此就沒有一起來了。

  「對了,你打算準備怎麼處理那個爆料者,那個人真的是狼心狗肺。」唐易偉氣得咬牙切齒。他找人一查,發現爆料者居然是董艾宜。「我覺得那個女人一定是瘋了,她懷孕時你照看她,她老公出獄後,你給他們資金去開小火鍋店,她到底為什麼要這樣回報你?難道她對你存了什麼奢望嗎?真是太不要臉了,若不是她哥,你根本就不會理她。」

  陸昊廷知道董艾宜是爆料者時也很驚訝,他本來以為也許是他生母娘家那邊的人爆的料,不過父親說他生母跟娘家似乎沒有往來,因為她生病後,父親替她請了看護,看護說沒什麼人去探望她。

  不過他跟董哥混的時候曾經跟董哥說過這件事,董艾宜確實有可能知道,至於董艾宜為什麼要這麼做……他皺起眉頭,其實董艾宜的那些小心思,他又豈會看不出來,不過想到董哥,他決定不理會,等待阿翔出獄,讓他們一家團圓。

  當年他跟在董哥身邊,凡是違法的事,董哥都沒有讓他參與,甚至他跟著其他人一起嘗試吸毒時,董哥一發現就要他不准再碰毒品,說不想見到他真的變成跟他們一樣,將來很難再回到原來的世界。

  他知道董哥是真心把他當成弟弟疼愛,他很感念董哥那一年對他的照顧。

  「昊廷,你打算怎麼對付那個瘋女人?」

  「算了,別理她就行了,還有,你也別對她下手。」陸昊廷怕好友會想要替他出手教訓董艾宜。

  「你就這樣放過她?」

  「就當是最後一次回報董哥的恩情,從此,和她再沒有任何關係。」

  「我說你未免也太善良了,不過你是苦主,你說了算,陸媽媽他們呢?也不追究嗎?」唐易偉還是想要教訓董艾宜,做壞事就得付出代價。

  陸昊廷看向父母那邊,只見他們三個大人一個娃笑得很開心,他也笑了。

  「我想我爸媽他們應該也不想會追究,我老婆也是,總之,以後董艾宜和我再沒有任何牽連。」

  說到老婆,陸昊廷回頭看向妻子,只見她不知道在跟李蕎說什麼,嬌顏笑得很燦爛閃耀。

  唐易偉也看著夏箬寧,「哇塞,箬寧今天真漂亮,沒想到她都三十歲了,看起來還是那麼樣的清純可愛,我終於可以理解你為何在跟她離婚之後,看不上其他女人,最後還把她追回來。」

  陸昊廷看著美麗的妻子,嘴角揚起得意微笑,這個女人,可是他從七歲就定下的小妻子,當然一輩子都得做他的老婆。

  夏箬寧察覺到有人看著她,她轉身,看見英俊瀟灑的新郎,對她笑得帥氣迷人,頓時綻放甜蜜笑容。

  兩人互相凝視的目光藏不住愛意,笑容裡是滿滿的滿足。

  誰說小酒會不好,這一刻非常的溫馨幸福。

  酒會結束之後,唐易偉跟李蕎回去了,而被簾成小豬仔的陸恩毓因為吃太飽,丁曉伶帶她走了幾圈後,就跟真的小豬一樣愛困起來,因此丁曉伶帶她回房間一起睡午覺。

  陸家雙親則是笑累了,也去午睡。

  而陸昊廷夫妻倆回到房間後,新娘本來也想休息,卻在換衣服時,被新郎不停的親吻著。

  「老婆,今天也算是我們的新婚之夜。」

  「現在還不是晚上。」

  「你等等。」

  陸昊廷拿起遙控器,將所有的窗簾自動關起來,房間頓時暗了下來,讓夏箬寧忍不住笑了。

  「好了,已經是晚上了。」

    「你這麼想要我嗎?」夏箬甯摸著老公帥氣的臉龐。

  「對,看到你穿上白色禮服,我完全被你給誘惑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撕下你身上的禮服。」

  「你好變態喔。」

  「我只對你一個人變態,還有,你是不是故意拖延時間?」

  「被你發現了,我覺得還是等到晚上好了……啊!」她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身後的男人抱起來,一起躺到床上。

  陸昊廷伸手脫下她身上的衣物,之後站在床邊脫下自己的衣服,夏箬寧欣賞著美男脫衣秀,不禁臉紅心跳。

  「最後一件為什麼不脫了?」

  「你來幫我脫。」

  「你自個兒脫就行了吧。」

  「寶貝,快點過來。」

  「別那樣叫我,怪可怕的。」夏箬寧從床上起身,來到他的面前,替他脫下他的底褲,然後,他腿間的巨物很不客氣的在她面前囂張著,就跟他的主人一樣。

  微蹲的夏箬甯秀麗的小臉傾向前,去親吻那總是很折磨她卻也讓她感到愉悅的大傢伙。

  「你真的要做嗎?可不要又做到一半就說嘴巴好酸。」

  夏箬寧臉紅不已,「算了,我不做了。」

  「別這樣,做一半也行,它喜歡你的親吻,你快點親親它。」陸昊廷雖然喜歡被她含在小嘴裡的感覺,而且那畫面看起來很煽情誘人,但他不會勉強她做,不過她主動要做,他當然很高興。

  夏箬寧嬌瞪他一眼,繼續動作。

  看到那粉嫩的小嘴親吻自己的欲望,然後緩緩的含入,陸昊廷頓時全身繃緊,只覺得全身的血液全集中在下身,讓他很想在她小嘴裡肆虐著,他動了幾下,發現她沒有拒絕,更是忍不住的抽動起來。

  他難得在她小嘴裡繳械,一臉舒爽的伸手抬起她的小臉,只見她用手擦著嘴角旁的液體。

  「你還好吧?」

  夏箬寧臉紅的搖頭,低聲道:「這是我送給你的新婚禮物。」

  「禮物可以天天要嗎?」

  「休想!」因為他幾乎什麼都不缺,所以讓她想了許久要送什麼,最後決定是這個,儘管害羞,但他看起來很高興就行了。

  「老婆,我也得送你新婚禮物才行。」他頗有深意的笑著。

  夏箬寧覺得怪怪的,連忙拒絕,「我想不用了。」

  「沒關係,今天我任憑你差遣。」

  「真的任憑我差遣?」

  「對。」

  「那好,現在睡午覺。」

  陸昊廷意外的聽從命令,抱著夏箬寧睡覺,只是兩個人全裸,剛剛又做了親密的事,此刻赤裸身軀貼在一起,輕輕摩擦,夏箬寧覺得體內有燥熱竄起。

  那像是永遠也無法感到饜足的大傢伙,不斷地在她腿間磨蹭,這樣哪睡得著?最後,夏箬寧舉白旗了。

  以為男人又要橫衝直撞,沒想到他居然全程都很溫柔,把她當女王般的伺候著,感覺很棒。

  「老婆,這是我送給你的新婚禮物。」

  「禮物可以常常要嗎?」

  「當然可以,我們可以來交換禮物。」男人笑得俊魅。

  想起嘴巴仍有點酸,她就搖頭,還是跟平常一樣就好了。

  不過,她喜歡看他臉上多了笑容,她知道他已經漸漸打開心房了,做事會考慮到家人的感受,也認定自己就是真真實實的陸家少爺,再無芥蒂。

  「你走吧,以後不管你做什麼,都和我沒有關係!」

  阿翔因為對董艾宜感到失望,請她離開。

  因為有了兒子凱凱,於是他們對外說已經結婚了,定居在中部一個小鎮上,但其實一直沒有去登記,因為董艾宜一直推拖。本來阿翔還不以為意,但現在他終於知道她為什麼遲遲不願跟他一起去登記結婚。

  原來,她還在喜歡昊廷,還沒有對昊廷死心,結果因為得不到,她就想毀了昊廷。

  他早就知道昊廷的身世,因為昊廷跟董哥坦白的時候,他和艾宜就在房間。所以媒體一報導,他就知道爆料者是艾宜了,更不用說他看到她邊看電視上的報導邊笑得很開心的樣子。

  「你為什麼要趕我走,我有做錯什麼嗎?」董艾宜尖聲問著。

  「你還裝傻,你故意去向週刊爆料昊廷的身世,你以為我不知道?我沒想到你居然這樣對昊廷,也不想想他對我們多好,你太忘恩負義了。」

  「你以為他對我們好?你錯了,他瞧不起我們,他只是把我們當乞丐,拿錢來施捨給我們罷了。」董艾宜生氣的說著。

  阿翔很驚訝,「你怎麼會這麼想?昊廷他哪有瞧不起我們,他拿錢給我們是想幫忙。」

  「那是你太笨不曉得,我從他的眼神和表情就知道,陸昊廷從以前就一直很瞧不起我們。」董艾宜知道陸昊廷瞧不起她,也因此看不上她,對此她一直耿耿於懷。

  當她知道昊廷跟夏箬甯離婚時,以為自己的機會來了,但昊廷卻從此再也沒有來找她了,就算她以凱凱生病為由找他,他還是沒出現,就只是多聘請一個管家,讓她快氣死了。

  阿翔快出獄前,她打電話給他,說了她不想要回到阿翔身邊,但他還是把出獄的阿翔帶到公寓,擺明瞭就是要把她們母子塞給阿翔,讓她恨極了,為什麼他要這樣對她?她又不要求名分,只不過希望能待在他身邊而已。

  只是,不跟阿翔在一起,她又能去哪裡?

  因為陸昊廷已經把公寓退租了,她無處可去,最後只能帶著兒子跟阿翔一起回到他的老家。

  她一直很在意昊廷的事,也因此得知他好像去美國想要挽回前妻,讓她憤怒不已,想著既然他對她那麼無情,那麼就別怪她無義,她於是打電話去爆料。

  阿翔了然了,「我知道你為什麼會覺得昊廷他瞧不起我們,那是因為你一直被他拒絕,你認定他瞧不起你才拒絕你,但其實他會拒絕你,只是因為他不喜歡你而已。」

  昊廷比他小了好幾歲,雖然他只跟昊廷相處一年,卻很瞭解他,那小子個性雖然有點倔有點自我中心,但不難相處,跟他說他輩分最小,得負責跑腿幫大家買東西,那小子從沒怨言,之後他們換地方住,有陣子昊廷跟他住同個房間,相處的很不錯,有時他會帶女人回家,就把昊廷趕到客廳睡覺,那小子沒有生氣也沒有不滿,那小子真的從來沒有瞧不起他們任何人。

  因此,他多少可以理解董哥為何不想讓昊廷涉入太多幫派的事,混黑道就是一條不歸路,就像董哥,突然就沒了。

  董哥沒了之後,他去跟了其他人,然後才聽說昊廷已經離開了,他本來以為兩個人不可能再見面,誰知前幾年他入獄服刑,昊廷卻來探監。

  他很驚訝,昊廷只說艾宜懷了他的孩子,求助於他,他幫艾宜安排住的地方,讓他不用擔心,他知道昊廷是在回報董哥的恩情,那小子其實挺有情有義的。

  結果,艾宜居然對昊廷做那種事,真的讓他感到很失望。

  「他就是瞧不起我們,而你就像個乞丐一樣拿了他的錢開店,你從以前就很沒用!」董艾宜根本聽不進去。

  「既然覺得我沒用,這麼嫌棄我,那你就走吧!凱凱是我的兒子,入我的戶籍,我自己會養。」

  「走就走,我早就不想待在這裡了。」

  董艾宜整理了行李後,頭也不回的離開阿翔家,那是阿翔最後一次見到董艾宜,他後來聽說董艾宜跟一個有點年紀的富豪在一起。

  如果那是她想要的生活,那麼他祝福她。

  兩年後,阿翔跟店裡的會計結婚,婚後,夫妻兩人同心經營小火鍋店。

  陸家人自然不知道董艾宜發生的事,陸昊廷雖然知道卻沒有告知其他人,畢竟已經是不相干的人,他們家的日子一天一天過,平凡卻很幸福。

  而夏箬寧把心力都放在家人身上,特別是女兒。

  陸思毓因為像是粉雕玉琢的娃娃,十分可愛,又是從美國回來的,中文英文都說得很好,馬上成為幼稚園的風雲人物,許多小朋友都想跟她做朋友,小小人兒不只在家裡吃得開,在學校也是。

  不過,這麼可愛又活潑的她,居然被家長投訴她霸淩其他小朋友,夏箬寧覺得事態很嚴重,因此特別選在晚餐前來教訓女兒,讓家中其他人也知道,這小丫頭不能再寵下去,再寵就會無法無天了。

  「小毓兒,你知道嗎?有家長向幼稚園投訴,說你霸淩他們家的兒子,你有沒有這麼做?」

  「霸淩是什麼?」陸恩毓表情茫然。

  「霸淩就是欺負其他人。」夏箬甯依然板著臉。

   「甯甯,小毓兒連霸淩兩個字都聽不懂,怎麼可能會做那種事。」陸母平日最疼她的小心肝寶貝孫女,現在見她要被罵了,連忙開口幫她說話。

  「對呀,我們小毓兒是全世界最可愛最單純的小孩子,她怎麼可能會欺負其他小朋友呢,不可能。」陸父也幫腔。

  「爸,媽,不管是不是真的,既然有家長投訴,幼稚園那邊也告知我們了,那麼我們就要問清楚。」夏箬寧早就知道公婆會偏袒了,但她依然不心軟,「小毓兒,我問你,你為什麼叫你們班上的強強拿最好吃的巧克力給你?」

  「那是因為強強他說想要跟我做朋友,可是爹地有交代,叫我不能隨便跟男孩子做朋友,所以我就說不跟他做朋友。」陸恩毓一臉無辜的說。

  夏箬甯看向丈夫,「老公,你怎麼這樣教女兒,怎麼可以教她不要跟其他小朋友做朋友呢?」

  「我只是讓她不要跟小男生做朋友,小女生可以,不然萬一她被哪個小子給盯上,小小年紀就這樣被定走了,然後年紀輕輕就把小毓兒給娶走,那我找誰說!」

  他可捨不得女兒太早嫁人。

  怎麼他還有理啊?就准他自個兒可以這麼做,別人不行?夏箬寧無奈的瞪了眼丈夫,然後她又問女兒,「那後來呢?」

  「因為強強一直拜託我跟他做朋友,我就想到奶奶說如果有人要跟我做朋友,就要對方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給我,所以我答應跟強強做朋友,但他要給我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

  夏箬甯看向婆婆,不等她問,陸母自己先回答了。

  「看看小毓兒多漂亮,將來誰要想娶她,當然要給她全世界最好的東西,不是嗎?」陸母覺得自己沒教錯。

  夏箬甯不便跟婆婆說什麼,就只好教導女兒了,「小毓兒,你知道嗎?就因為你跟強強那麼說,強強買不到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哭著說不要來幼稚園了,這樣,你知道自己做錯了吧!」

  「媽咪,是強強太笨了,他只要隨便給我一條巧克力就行了,我哪裡會知道那是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他真的好笨喔。」她會那麼說,其實只是想吃巧克力而已。

  「沒錯,這麼聽來,是那小子自己太笨了,跟小毓兒沒關係,好了,小毓兒也餓了吧!走,爹地抱你去吃晚餐。」陸昊廷抱起女兒,然後對妻子說:「她還小,不要對她太嚴厲了。」

  陸家雙親也很配合的喊著好餓了,然後四個人開開心心的走向餐桌。

  夏箬寧很懊惱,這又是一次「教育失敗」,家中每個人都把女兒護得緊,連稍微罵一下都不行,這樣下去,女兒真的會被寵壞的,看來,她得找出其他的教導方式才行。

  不過,女兒好像也沒有說錯,那個強強也未免太笨了,那丫頭其實只是貪吃而已,哪會知道那是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巧克力,真的太笨了……

  夏箬寧忽地驚覺,自己怎麼好像也被女兒的話給影響,不行不行,之後一定要堅定立場,想辦法教好女兒才行。

  可是她的教育大計始終無法順利進行,總是才剛開了口,下一秒就一定會有人跳出來維護陸恩毓,想當然耳,她的說教一定又失敗了,多次下來,夏箬寧都覺得自己是不是也太寵女兒了……

  幸而,很快的,夏箬寧就發現自己又懷孕了,這次她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胎教開始,好好教導。

  一年後,夏箬甯成功產下一對雙胞胎兒子,公公婆婆雖然很開心她生下雙胞胎兒子,但幸好對小毓兒還是很寵愛。

  夏箬寧走到桌子前面,上面有好幾套新生兒的衣服,這是昨天李蕎和薛景堯來看她時買過來的。

  李蕎在半年前和薛景堯結婚了,同時也宣佈退出演藝圈,準備要做媽咪,當時夏箬寧肚子雖然不小了,不過經過醫生診療評估後,認為搭飛機去美國無礙,所以他們全家人還有丁曉伶,一起飛去美國參加他們的婚禮。

  只是結婚半年,李蕎肚子還沒有動靜,讓她很擔心,一直想要去醫院做檢查,不過學長卻說不急,樂得跟妻子過兩人世界。

  三天前,薛景堯夫妻回來臺灣,因為薛景堯的媽媽知道二兒子結婚了,主動說想要見他跟新媳婦,夫妻兩個都很意外,雙方不聯繫已經多少年了,薛景堯甚至導就已經打定主意不會再回到薛家了。

  據李蕎的轉述,薛母看起來神情很平靜,雖然沒有很高興的樣子,但是至少對他們夫妻說了聲恭喜,還要他們夫妻好好過日子,之後他們回李蕎的娘家,薛景堯私下哭了許久。

  哪能不哭?夏箬寧聽了也想哭。別看景堯學長總是大刺刺不在乎的樣子,但她知道學長心裡很苦,她覺得學長有點想要自我折磨,也打算要孤獨到老,幸好後來遇上個纏人的蕎蕎,獲得了幸福。

  本來以為學長的媽媽真的會一輩子不原諒學長,但現在聽了蕎蕎的轉述,她知道,雖然薛媽媽說的話不多,可至少學長知道他媽媽願意原諒他了。

  夏箬寧一邊想著心事一邊看著李蕎送來的嬰兒衣服,每件看起來都很可愛,一看就知道是蕎蕎精挑細選的,看來她真的很想當媽咪,希望她很快能有好消息。

  「你在發什麼呆?」

  陸昊廷走進房間,從後面抱住她,然後親了下她的臉頰。

  夏箬寧放下衣服,「沒什麼,不過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唐易偉的老婆生下二女兒,今天中午在飯店辦了滿月酒席,她因為身材還沒有完全恢復,就沒有一起去了。

  「因為想你跟孩子們了。」他去送了個禮,聊了下就回家了,因為他平常也就只有假日能一整天陪妻子跟孩子,可不想浪費一分一秒。

  「老婆。」

  「什麼事?」

  「我打算找個時間去做結紮。」

  夏箬寧很驚誑,轉過身看著老公,「為什麼突然做這個決定?」

  「我娶你是為了要疼愛你,不是看你辛苦生孩子,有三個寶貝就夠了。」

  老婆懷孕八個月時,肚子突然變得很大,後面的月分更是辛苦折磨,他看了很心疼,當下就決定要去做結紮。

  「這事你要得跟爸媽商量。」

  「其實你還沒有生產的時候,我就跟爸媽說過這事了,他們讓我們自己做決定,他們沒有意見。」

  「其實我一點都不感到辛苦,是真的。」看到孩子們可愛的模樣,她就覺得一切很值得,然後會想要再生一個。

  陸昊廷抱住妻子,「不,不要再生了,生小孩不只你辛苦,我也很辛苦。」

  「是我懷孕,你有什麼好辛苦的。」

  「我當然也很辛苦,什麼事都不能做就算了,你的心思都在孩子們身上,以前我下班進房間,你都會主動抱住我,對我說辛苦了,還會親臉頰,但你知道你已經多久沒有這麼做了嗎?每天就只看著兩個兒子。」

  夏箬寧忍不住笑了,「我本來很擔心小毓兒會跟弟弟們吃醋,結果,吃醋的人是他們的爹地,老公,你要我說什麼才好呢?」

  「說你愛我就行了。」

  還真的跟孩子們吃醋了,難怪會有人說老公是另一個大孩子。

  夏箬寧親了他的臉頰,「我愛你,很愛很愛你,所以不要吃醋。」

  「我也愛你,老婆。」陸昊廷親回去,不過正親得火熱,躺在旁邊嬰兒床的兒子們哭了起來,一個先哭,另一個就跟著哭了。

  陸昊廷歎了口氣,要是再多幾個孩子,他哪還能再跟老婆親親熱熱,所以,改天還是去做結紮吧!

  儘管在吃醋,也不高興親親被打斷,不過當老婆泡了牛奶,把奶瓶拿給他,他還是乖乖幫忙喂兒子喝奶奶。

  夏箬寧瞄了下丈夫,她的廷哥哥當奶爸動作很專業,她偷偷笑著。

  她從小就想著長大後要嫁給他,因為她再也找不到比他更疼愛自己的人了,事實也是如此。

  雖然曾經因為誤會而分開四年,但是也讓他們更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這輩子他們不能沒有對方,只有跟對方在一起,才能感到幸福。

  陸昊廷看著妻子,「幹麼偷看我,想親我就過來親啊。」

  是他想要親親吧!夏箬寧笑得很燦爛,迷人至極。

  「快點過來親親。」他真的很想親親那張笑得很美的臉蛋。

  「是,遵命。」看在他乖乖喂兒子吃奶奶的分上,她就獎勵他吧。

  夫妻倆玩親親,整個房間裡幸福洋溢。

   【全書完】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4-24 09:3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