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roy818

[玄幻奇幻] 【我吃西紅柿】雪鷹領主《全書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19 16:37:2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章 狼吞虎嚥   

    一身材嬌小女僕正捧著一大木盆的衣服快步行走在大雪中,忽然她有些疑惑的看向遠處,遠處隱約跪趴著一人,而且周圍似乎都沒有積雪。

    「怎麼回事?」小女僕疑惑的朝那走了過去。

    「是主人!」隨著靠近她一認就認出來了,跪趴在那的正是整個雪鷹領的領主大人,領主大人赤裸的背部隱隱泛紅,散發著熾熱的氣息,周圍還有著霧氣在升騰,周圍十米範圍內沒有絲毫積雪,盡皆都被融化殆盡了。這一幕如果讓一些強大的騎士法師看到會震撼的。

    可這小女僕也就一個普通人,哪裡明白僅僅身體散發的熱氣就融化周圍十米積雪意味著什麼。

    「周圍積雪怎麼都融化了?難道這就是鬥氣麼?」小女僕暗想道,同時忍不住開口喊道,「主人,主人,你沒事吧?」

    她有些膽怯。

    因為東伯雪鷹過去練槍法,也是練的全身大汗淋漓熱氣蒸騰,甚至跌坐在地上精疲力盡的。所以小女僕以為自家主人這一次又是練槍法練入魔了。

    「沒事。」東伯雪鷹發出沙啞的聲音,緩緩站了起來。

    「我很好。」

    東伯雪鷹轉頭看了小女僕一眼,「非常好!」

    小女僕吶吶不敢吭聲。

    「傳我命令,去廚房安排下,我要弄一整隻魔獸烤熟了,送到我這來。」東伯雪鷹吩咐道。

    「一整隻?」小女僕瞪眼。

    要知道,一般的馬匹之類的都有七八百斤上千斤重,像飛霜魔獸馬駒更有兩千斤重。至於一些魔獸更為粗壯,一般都有數千斤,甚至上萬斤重!城堡內,像東伯雪鷹每天主食就是魔獸肉,魔獸肉蘊含的能量更多,像城堡內的騎士們也吃的魔獸肉。

    所以城堡廚房的冷藏庫內會放著一兩頭魔獸,可那是供應整個城堡的,一般都要供應好些日子的。

    「對,一整隻,我記得上次去看的時候,有一頭三階魔獸和一頭二階魔獸,將三階魔獸烤熟了送來。」東伯雪鷹吩咐。

    「是。」小女僕乖乖去傳令。

    東伯雪鷹看著這小女僕抱著大木盆迅速飛奔離去,笑了笑便走到了一旁拿起了衣服穿上身,他依舊是那個看似英武的少年……可除了他自己,誰都不知道,此刻他這少年軀體已經變得何等之可怕!

    「看能跳多高。」東伯雪鷹看著眼前自己居住的城堡主樓,城堡很雄偉,二樓欄杆離地方就有七八米高,自己過去一躍而上只能勉強抓住二樓欄杆再翻過去!

    譁!

    雙腳一用力,嗖,猶如幻影猛然一飛衝天,直接衝到了最高處都過了整個城堡的高度才落下,嚇得東伯雪鷹自己都一大跳。此刻因為大雪紛飛,倒也沒誰注意到這短暫的一幕。

    「竟然能跳到這麼高,城堡主樓的高度過二十米,我記得儀水城城牆雖然很高大,可也就十八米高吧。我現在輕輕鬆鬆一躍就能過儀水城城牆?」東伯雪鷹有些震撼,從自己一躍的高度,東伯雪鷹已經開始隱約知曉自身的實力層次了。

    東伯雪鷹從屋頂上迅速下來,來到餐廳內等著,等著吃烤肉。

    因為——

    他真的很餓很餓!從小到大他從來沒有這麼餓過,東伯雪鷹雖然對自身實力的提升很興奮,可他第一時間下令弄烤肉就是因為那種飢餓感讓他有些抓狂。

    「咔嚓咕……」東伯雪鷹拿起了餐廳桌上擺放的果盤內的一些糕點等物,兩三下就吞入腹中,如今已經發生進化的腹部瞬間就將其消化吸收了,可這點能量實在少的可憐。

    「主人,主人。」一名大鬍子男僕飛奔過來,來到了餐廳內,聲音粗狂,「主人想要一整隻魔獸烤肉,還要那頭三階的?」

    「是!」東伯雪鷹看了他一眼,「以最快速度!弄熟了就趕緊弄來。」

    「明白,明白。」大鬍子男僕嚇得一跳,連趕緊去做。

    平常領主如果派遣誰下達一個命令,他一個大廚子是不敢多嘴問一句的,可這次的命令有些匪夷所思!一整頭三階魔獸,那可是足足一萬兩千斤的魔獸肉啊,價值不菲。並且來傳令的又不是領主大人的貼身僕從,而是一名洗衣服的小女僕,所以這大廚子才來多嘴詢問了下。

    否則的話,如果是女僕撒謊,女僕固然倒霉,可一頭三階魔獸的價值,這大廚子恐怕也會被重罰的。

    「領主大人要烤一整頭魔獸,這也太浪費了。」大鬍子廚子暗暗想著,卻不敢多問,領主大人的命令,哪裡是他所能質疑的?他所需要做的就是……遵從命令!

    ……

    東伯雪鷹等著,強忍著那讓全身都在顫慄的飢餓感在等著。

    終於,他聞到了烤肉香味。

    嗖。

    東伯雪鷹瞬間就竄出了餐廳,站在欄杆前看著下方,下方一輛馬車正在緩緩前行,一群男僕正在旁邊跟隨,馬車車廂內便是那已經完全烤熟,並且分成兩截的魔獸。一萬兩千斤魔獸肉這是掏出了肺臟弄掉血水之後的純重量,這些普通僕從們可弄不動,這次為了烤肉,一群僕從們都耗費了大力氣,運送過來都很麻煩。

    「等會兒要送到主人的餐廳,大家都得花力氣了,齊心合力,一起弄上去。」這些男僕們還在商量著,將過萬斤的食物送到二樓可不容易。

    蓬。

    忽然地面一震,只見一名黑衣少年正站在車廂前。

    「主人。」這些壯碩男僕們先是一愣,而後個個恭敬喊道。

    「好了,這魔獸肉交給我,你們去忙吧。」說著東伯雪鷹去捧起了車廂內的巨大餐盤,餐盤上便是烤熟的分成兩截的魔獸肉。

    捧著比自己身體還大的多的盤子,東伯雪鷹迅速就往餐廳走。

    旁邊一群男僕們個個呆滯了。

    老天?

    抱,就這麼抱走了?

    一萬兩千斤的魔獸肉啊,就算烤的時候一些肉油烤掉了一些,那也肯定是過萬斤的啊,他們一大群壯碩男僕齊心合力也得拖拉著勉強上二樓。就這麼抱走?這得多強的力氣啊。

    「別在外面嚼舌根。」東伯雪鷹瞥了下面一眼,囑咐了一句。

    「是。」男僕們個個應命。

    可東伯雪鷹自己也明白,自己一次性弄一整隻魔獸肉恐怕還是會傳出去的,傳出去也沒什麼,畢竟一些豪門貴族們做一些很『奢侈』的事是非常正常的,越是鋪張奢侈,一些貴族才會覺得越加顯得自己家族的實力強大。

    沒那等底氣,誰奢侈得起來?

    至於抱起過萬斤的魔獸肉,這也沒什麼,自己的實力終究要展現的。

    「主人竟然抱得動過萬斤的魔獸肉,應該是天階騎士了吧?」

    「可能吧,十五歲的天階騎士,過完年才十六歲,真是了不得啊。」

    「哼,你們只看到主人現在這麼厲害,卻不知道主人每天都瘋狂的修煉,聽練武場的僕人們說,他們看的都覺得可怕呢!」

    這些男僕們彼此嘀咕著。

    ……

    「哐當!」巨大的餐盤被放在了餐桌上,餐桌都震了下。

    蓬~~東伯雪鷹立即關上了餐廳的廳門。

    僕從們都以為自家主人只是奢侈,只是鋪張浪費。

    可實際上……

    東伯雪鷹是真的想要吃啊!

    「來吧。」東伯雪鷹拿起了旁邊的餐刀,刷刷刷,就切開了一塊過十斤的骨頭肉,大口大口吃了起來,咔嚓咔嚓,很快就連骨頭都完全嚼碎吞入了腹部,身體在歡呼瘋狂的消化吸收著,剛進入腹部就已經完全消化乾淨了。

    無比飢餓欠缺能量的身體在不斷的消化吸收,汲取能量。

    吃吃吃!

    東伯雪鷹吃的飛快,肉眼可見的速度,整個泛著金黃油光的烤熟的魔獸上面的肉在不斷的變少,小骨頭都被吃的乾淨,只剩下一些很粗大的骨頭。

    ……

    「雪鷹,雪鷹,你怎麼這麼奢侈浪費了?」獅人銅三那雄渾的聲音傳來,帶著一絲怒氣,整個城堡也就銅三和宗凌膽敢說東伯雪鷹幾句。

    譁——

    獅人銅三有些惱怒的推開了廳門,可跟著他就目瞪口呆了,那巨大的餐盤上只剩下巨大的魔獸骨架,一些小的骨頭都沒了,只剩下最基本的大骨架,魔獸肉全部消失的乾乾淨淨。

    東伯雪鷹早就擦乾抹淨坐在一旁微笑道:「銅叔,我可沒浪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1 13:59:35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oy818 於 2015-6-21 14:01 編輯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一章 強大

      「你,你……」獅人銅三難以置信看著那剩下的魔獸大骨頭架子,「雪鷹,你是不是把魔獸肉都切掉藏起來了,藏到哪裡去了?」

  說著獅人銅三開始朝餐廳各處看去,甚至還跪在地上看餐桌下面、櫃子下面等地方。

  「銅叔,我真的吃掉了。」東伯雪鷹無奈道。

  「你吃掉了?過萬斤的肉,你就這麼一點大的人,你吃掉了?」銅三瞪大他的獅眼,「你讓我怎麼相信?別說是你,就是稱號騎士一頓也吃不掉上萬斤肉吧。」

  東伯雪鷹無奈。

  他也是這一次生命層次的躍遷每一個細胞都無比的飢餓,這才需要吃這麼多,以後再讓自己吃,自己也吃不下的。

  「銅叔,你看。」東伯雪鷹拿起了旁邊的一個銀盤,雙手猛然一壓,銀盤迅速被壓的縮了下去,雙手用力合了兩下,一個銀製的金屬球就出現在了掌心中。

  「這……」銅三瞠目結舌。

  東伯雪鷹右手抓著金屬球,再一用力,只見銀金屬從手指縫隙緩緩流了出來。

  跟著東伯雪鷹雙手合攏,搓弄了幾下,又變成了一根銀色金屬棍!

  「你怎麼做到的?」銅三不敢相信,他和宗凌都做不到,讓他用力,他是能夠一巴掌捏碎銀盤,也能將金屬球捏的變形,可是像東伯雪鷹這樣把金屬球捏的從指縫流出來,甚至雙手搓一搓……就搓成了一根金屬棍,就太變態了。

  「我說了,那頭魔獸肉的確被我吃掉了。」東伯雪鷹無奈道,「這下銅叔你相信了吧?」

  「相信相信,你現在說什麼我都信,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一下子變得這麼強?這,這根本……我想不通啊。」銅三滿頭霧水,這實力提升是一步步按部就班的,從人階騎士到地階騎士,從地階騎士到天階,從天階到流星級。

  「你連鬥氣都沒練出,連人階騎士都不是,怎麼就?」銅三難以理解。

  「現在已經是了!」

  東伯雪鷹起身,「銅叔,你在等我一會兒。」

  說著就在寬敞的餐廳內,東伯雪鷹練起了拳法,一招一水,如行雲流水,力量在全身鼓盪,天地間的力量也不斷湧入體內,身體的一處處肌肉當中開始滋生出一股神奇力量來,這便是……鬥氣!

  其實之前吃掉所有魔獸肉後,身體內已經開始滋生出了一些鬥氣來。

  「嘩嘩譁~~~」隨著東伯雪鷹練著《火焰三段法》,身體內的鬥氣越來越多,肌肉筋骨當中都開始出現了鬥氣,皮膜筋膜中都有鬥氣,天地間的神秘力量不斷灌入,不斷被轉化為鬥氣……身體就像無底洞,天地間力量進階被吸納。

  一遍又一遍的鬥氣法門。

  銅三剛開始還感到懵懂震驚不安疑惑,可過了一個時辰後,他也漸漸冷靜下來,可過了兩個時辰後,他開始有些無奈了。

  「怎麼還在練?」

  「這到底要練到什麼時候?」銅三納悶不解的看著東伯雪鷹。

  要知道鬥氣法門不是練的越多就越好的,在成騎士之前,一般一次性練習兩三遍就足夠了,身體無法再吸收了。而成騎士後……鬥氣的成長也是很慢的,每天的吸收都是有極限的,所以練習次數也很有限。像東伯雪鷹一練已經超過了兩個時辰,這很不正常。

  「轟隆隆~~~」東伯雪鷹感覺到全身每一處鬥氣都在湧動,終於天地間的力量再也無法吸收了。

  「沒想到我不突破則已,一突破就是地階騎士了。」東伯雪鷹暗暗道,「當然我的鬥氣是地階騎士,我的實力卻遠遠超越了地階騎士的範疇。」

  按照正常軌跡。

  身體內滋生出第一縷鬥氣,便算是人階騎士了。

  隨後鬥氣滋養肌肉筋骨,讓這些被滋養的地方也逐漸產生鬥氣,產生鬥氣的地方越來越多,當遍佈全身筋骨肌肉時,就是地階騎士!

  全身佈滿鬥氣,鬥氣凝聚最終在腹部開闢出鬥氣源泉——丹田氣海!這就是天階騎士。

  當丹田氣海內的'鬥氣'凝聚成液態後,便是'流星級騎士'了,液態後的鬥氣將發生質變,不再像過去那般剛猛,而是可剛可柔,剛柔並濟的鬥氣甚至能夠在體表形成一層堅韌的鬥氣保護層,這也是流行級騎士們可以無視無數箭矢的緣故,這鬥氣保護層防禦性還是極高的,同時液態的鬥氣可以更深層次滋潤身體,強化身體。

  在液態鬥氣再凝聚,形成虛丹狀時,鬥氣更為神奇,也更強大,甚至它因為極柔,都能夠滲透進入柔嫩的臟腑器官,對身體進行更深層次的改變。這也是銀月級騎士了。

  而天階騎士?

  則必須達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到時候借助天地的力量才能跨入稱號級!稱號級是完全凌駕在銀月級之上,差距極為驚人,一招就能滅殺銀月級!代表凡人極限的'稱號級',一些極變態的,甚至可以和超凡生命交手而保住性命。

  他們離超凡就差最後一步而已。

  「我的身體肌肉筋骨都很完美,所以無需慢慢滋潤,可以立即提升到地階騎士。」東伯雪鷹暗暗道,「下一步就是開闢鬥氣源泉了,這需要慢慢積累,積累足夠多的鬥氣。」

  「雪鷹,雪鷹。」看到東伯雪鷹停下,銅三連開口喊道。

  「哈哈,銅叔,跟我來。」東伯雪鷹開心笑道,說著就出了餐廳,直接躍下了主樓,銅三也連忙跟著一躍而出。

  很快。

  兩人來到了練武場,練武場內此刻沒有任何僕人。

  「雪鷹,來練武場幹嘛?」銅三有些納悶。

  「別急啊銅叔。」東伯雪鷹說著走到一旁拿起了一桿自己平常常用的長槍,槍重足有五十斤,算是整個雪石城堡最好的一桿長槍了。

  東伯雪鷹手持長槍,盯著眼前的煉金假人。

  一旁的銅三也屏息看著,他明白自己這個侄兒是想要展露實力了,他想要看看,雪鷹如今的實力施展槍法能達到何等程度。

  「刷。」

  長槍動了,化作了幻影。

  槍影落在煉金假人上,煉金假人發出了接連的噗噗噗的聲音。

  短短一剎那,東伯雪鷹便收槍了。

  「好快,雪鷹,你的槍法快的我都沒法擋。」銅三為東伯雪鷹槍法的速度而震撼,隨即他看向那煉金假人,更是瞪大眼睛,煉金假人身上出現了密密麻麻一個個窟窿,大量的窟窿更是組成了三個字——'厲害吧'!

  「你能在它身上刺出窟窿?」銅三瞪眼。

  這煉金假人,星辰級以下根本無法傷其絲毫!

  「再給你看看更厲害的!」東伯雪鷹忽然爆發了體內潛藏的力量,他的身體周圍甚至都隱隱有紅色氣流出現,一股狂猛氣息衝天而起,讓銅三都感覺到驚懼,只見東伯雪鷹揮動了手中的長槍,手中長槍抽打在煉金假人上,長槍槍桿都彎曲出很誇張的弧度,蓬~~~第一聲巨響,煉金假人震顫出現了裂痕~~蓬~~第二聲巨響,煉金假人的身體直接破碎四散飛崩到了遠處,只有固定在地面的下半身還在那。

  「蓬!」第三聲巨響,長槍抽在煉金假人的根基上。

  啪!

  長槍整個斷裂了,煉金假人下半身也支離破碎。

  東伯雪鷹看著手中已經斷裂只剩下半截的長槍楞了楞,這一桿長槍他已經用了好久了,沒想到竟然承受不住力道斷掉了。

  「哥哥,我回來啦!」弟弟青石清脆的聲音老遠就傳來了。

  東伯雪鷹抬頭看看天,天也暗了。

  「銅叔,青石和宗叔也回來了,先去吃晚飯吧,吃完晚飯,我把一切都告訴你和宗叔。」東伯雪鷹笑道,如果是別人遇到這種事恐怕還一頭霧水,幸好自己看的書夠多,剛好其中一本書中有過非常簡略的記載。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1 13:59:5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oy818 於 2015-6-21 14:00 編輯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二章 太古時代

「好吧。」獅人銅三隻能忍住好奇心,反正吃完晚飯就知道了,這點耐心他還是有的。

「哥哥,我回來啦!」

青石和宗凌騎著一匹飛霜馬駒帶著一群騎兵們耀武揚威的回來了,儀水城畢竟是整個帝國最低規格的縣級城,在整個儀水城境內,雪鷹領東伯家族都是排在前十的家族之一,所以青石每次去儀水城玩,還是大張旗鼓頗為霸氣的。

弟弟每一天能過的開心,也是東伯雪鷹樂意看到的。

吃完晚飯,玩了一天的青石也累的很快就去睡覺了,東伯雪鷹、宗凌、銅三卻都來到了書房內。

「來雪鷹的書房做什麼,銅三,你怎麼這麼一幅激動難耐的表情,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宗凌還一頭霧水中。

東伯雪鷹則是笑瞇瞇已經到書架旁開始尋找自己當初看過的那本書籍了。

「我來跟你說!」

銅三深吸一口氣,「雪鷹他今天將那一頭過萬斤的三階魔獸肉烤熟了,然後他一個人將它全部吃光了!」

宗凌瞪眼。

一個人,吃過萬斤的肉?是人類嗎?這是巨龍吧!

「他現在的實力,恐怕一招就能擊敗你我了。」銅三繼續道,「練武場的煉金假人,等會兒你可以去看看,被雪鷹的長槍三下砸下去就支離破碎了,連雪鷹那一桿長槍都承受不住力氣崩斷了。」

「什麼!」宗凌震驚。

雪鷹的那一桿長槍重五十斤,也是煉金大師所煉製,雖然是不入階的兵器,可讓一名天階騎士用也綽綽有餘了,而且長槍槍桿本身就擅長蓄力,要讓長槍崩斷?這得多大的力氣啊。

「到底怎麼回事?」宗凌問道。

「我也想知道,不過雪鷹說了,要一起告訴你我兩個人。」銅三看向雪鷹,宗凌也看過去。

東伯雪鷹翻看著書架上的書籍,很快就找到了,迅速的翻開一頁頁,找出了當初看過的那一頁,用手指在其中一段話上劃出痕跡,笑著將這書籍遞給宗凌:「宗叔銅叔,就這一本傳記故事,你們將這一段話仔細看看,估計就明白了。」

「哦?」宗凌好奇接過,銅三也伸頭看著。

宗凌先看了下書籍的封面,這是這本書的名字《砍柴騎士》。

「是他,砍柴騎士?」宗凌、銅三也微微一怔,他們倆雖然不怎麼看書,可在冒險時也聽過不少傳說,其中『砍柴騎士』的故事傳的非常廣,這位砍柴騎士就是五千多年前的一位騎士,之所以名氣大,是因為他實力非常強。

曾經就是一個山村樵夫,後來踏上騎士之路,在稱號級時,就一斧頭砍死過超凡生命!在超凡生命時,在超凡中更無敵手!

他的稱號就是『砍柴』,這是他自己選的。

他被尊稱為那一個時代『最強超凡』,他的強,是在於任何一個超凡生命都抵擋不住他幾斧頭!就是這麼可怕。

「你們先看那一段話。」東伯雪鷹笑道,在童年時期他也曾經崇拜過這位砍柴騎士很久,因為實在是太霸氣了,他一生喜歡砍柴,把敵人也當木柴砍,什麼巨龍惡魔,都一樣砍!

「嗯。」宗凌回頭再看那一段話,銅三也盯著看——

「對,砍柴騎士就是在這一刻覺醒了身體內潛藏著的傳說中的的巨斧血脈。筆者在這需要解釋一下,所有的人類,包括你我,在身體內其實都潛藏著無數的血脈。」

「整個帝國的位面世界,在誕生時期,整個位面是沒有任何生命的,那時候位面世界環境極為惡劣。」

「漸漸的,位面世界經過漫長歲月的孕育,終於誕生出了一群強大的生命,他們就是太古時代最早期的生命!他們每一個都擁有著移山填海的可怕實力,扛著一座大山四處奔跑,撕殺一條巨龍喝血吃肉……巨龍在他們面前都很弱小,連位面之外的神靈們也不敢降臨。」

「這些強大生命們,不斷繁衍,繁衍出了人類!所以我們每一個人類體內,都有著這些太古時代生命的血脈。」

「並且在往後的漫長歲月中,神靈也降臨過,在人類中留下後裔。」

「人類不斷繁衍,恐怕隨便一個人類,往上追溯萬年,在血統上都能追溯到同一脈。」

「每一個人類,都有這些太古生命以及神靈的血脈。當然都是極為極為稀薄的一絲絲。」

「直系後裔血脈更為強大,像我們龍山帝國的開國大帝『龍山大帝』在成為神靈後所有的一個兒子,也就是傳說中的十二皇子,生來就是超凡生命!就是因為他父親是一個極為強大的神靈,他體內的血脈讓他生來就是超凡生命。」

「太古時代、遠古時代、上古時代……到如今,我們都只是凡人而已,那些強大生命的血脈太稀薄太稀薄。」

「不過偶爾還是有覺醒太古血脈的,有的是巨斧血脈,有的是神箭手血脈,有的是擅長奔跑的血脈……有的能夠瞬移,有的能夠操縱閃電,有的據說能夠千變萬化,有的近乎不死之身……」

「不過根據筆者統計,覺醒太古血脈者初時一鳴驚人……可之後卻泯然眾人,幾乎都難以跨入超凡。我為何推崇砍柴騎士,就是因為他平靜看待自身血脈,最終成為了那一時代的最強超凡!」

「在砍柴騎士覺醒了太古血脈『巨斧血脈』後,他接下來便遇到了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女人,詳細如何,且聽筆者細細說來……」

整本厚厚的傳記故事,關於太古血脈僅僅就這麼一段。

接下來就是砍柴騎士的傳奇人生了。

「太古血脈?」宗凌、銅三都看向了東伯雪鷹。

「嗯,我應該就是覺醒了太古血脈。」東伯雪鷹道。

「什麼血脈?」宗凌好奇。

「會不會瞬移?」銅三更是激動興奮,「操縱個閃電看看?來個火焰瞧瞧?」

「不會。」

東伯雪鷹無奈道。

太古血脈分很多種類,畢竟位面世界最早期孕育的太古生命有一群的,而自己覺醒的這個,則是相對比較普通點。

「這書中說太古血脈都有一些擅長的?」宗凌道。

「其實特殊手段施展起來都是很苛刻的。」東伯雪鷹說道,「我的特殊手段就是一個——力量爆發翻倍!」

「翻倍?」宗凌、銅三都心動火熱。

他們也想有啊。

哪一個騎士不想力量翻倍?雖然沒有瞬移、千變萬化之類的特殊,可力量翻倍還是很實用的。

「不過一旦引動爆發力量,我的體力也會加速消耗。」東伯雪鷹道,「平常我鏖戰一個時辰都不累,可一旦拚命,怕是一會兒就得精疲力盡了,所以我搏命的時間很有限。」

「現在實力怎樣?」宗凌好奇。

「正常戰鬥時,估摸著流星騎士實力!」東伯雪鷹說道。

「那力量翻倍不就是銀月騎士了?」宗凌、銅三都很興奮。

「只是力量變大,在速度方面就比銀月騎士差一籌了。而且持續時間又短。」東伯雪鷹笑道。

「就算這樣,你也是整個儀水城如今實力最強的了。」宗凌期待,「哈哈,我就說嘛,雪鷹你這麼勤奮,修煉槍法到如今近十年了,都沒產生鬥氣明顯很不正常!果真不爆發則已,一爆發則驚人啊。」

東伯雪鷹笑了笑。

其實這次覺醒,東伯雪鷹也有自己的想法。

每一個人類都潛藏著太古血脈,什麼一代代繁衍了不知多久後,大家都很稀薄,為何有些人能覺醒?

東伯雪鷹沒有太多例子可以參照,但是從『砍柴騎士』可以看出一點,這是一個很喜歡砍柴的傢伙……一直喜歡砍柴,最後覺醒的巨斧血脈!而自己修煉槍法對手臂手指力量的壓榨每天都到了極限,必須泡藥浴才能恢復。

每天這麼拚命,或許也是覺醒了這力量血脈的誘因吧!

東伯雪鷹不知道自己覺醒時,隱約看到的巍峨咆哮巨人到底是誰,所以就將自己的太古血脈簡單稱之為『力量血脈』。

「現在只是開始。」東伯雪鷹說道,「就像一個普通人的身體,在鬥氣滋養下不斷成長。我能感覺到我的身體在鬥氣滋養下,也在不斷強大。」

「哈哈哈……」宗凌和銅三都笑了起來。

他們今天太開心了。

原本他們都認為當初那個年幼的孩童喊出的誓言,只是一個孩子的渴望罷了,當時在場的其他人都沒有相信過……東伯雪鷹真的能救他的父母。因為那太難了!

可今天,他們倆都看到了希望!

「對了,從今天開始我也不需要泡藥浴了。」東伯雪鷹笑道,「我的身體雖然稱不上不死之身,可恢復力卻比藥浴要強的多。」

說著東伯雪鷹拿起書桌上的一把刻紙刀在掌心上劃了一刀,劃出了一道傷口,如果藥浴的話,第二天能完全恢復。

可此刻掌心的傷口卻迅速的癒合,僅僅一個呼吸時間,傷口完全消失。

其實越強大的身體,恢復力都會越驚人。

像銀月騎士的臟腑器官都會在鬥氣滋潤下蛻變,身體恢復力就很驚人。稱號級騎士身體可以得到天地力量的沖刷……更是近乎不死之軀了,比東伯雪鷹的還誇張。雖然都說稱號騎士可以用凡人來耗死掉,可那也僅僅是理論上可以。

畢竟代價太大了。

真的派出大軍,稱號騎士早就溜掉了,根本不給包圍機會。

殺稱號騎士,一般都是同樣的稱號級戰力,或者是超凡出手。

「哦,還有一件重要事,過兩天,我準備去一趟儀水城。」東伯雪鷹忽然說道。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1 14:00:1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三章 進城

「去儀水城?」宗凌、銅三還處於激動中,聽到東伯雪鷹這話不由一愣,因為過去東伯雪鷹修行都很刻苦,一年都難得去一次儀水城

「雪鷹,你準備去買兵器?」宗凌突然道。

東伯雪鷹微微一怔,隨即笑道:「宗叔你不說我都快忘了,我的確是該買一柄長槍了。我這次打算去儀水城……是因為快過年了,過完年,青石就十歲了!他也不能總這麼玩下去,我也早就和他承諾過,在他十歲時,要給他找一個好的法師老師,讓他正式開始學習。」

「嗯,一名法師的老師非常重要。」宗凌、銅三都很嚴肅。

法師,是博學的,是智慧的。

而沒有一個好的老師教導,純粹靠自己去悟,很難成為一個博學的智慧的法師。更何況法師的進階修行都牽扯到靈魂,自己一個人亂修行傷了靈魂,那可後悔都晚了。

「整個儀水城的星辰級法師僅僅只有一位——白源之。」東伯雪鷹說道,「白源之**師正居住在城內,我準備去拜訪他,希望他能收我弟弟為親傳弟子。」

「親傳弟子?」宗凌擔心道,「這恐怕比較難。」

法師的教導,是知識、思維等全方面的教導。

法師和親傳弟子關係之近,堪比父母和子女,所以越是厲害的法師……寧願收一些記名弟子,隨便講講,你有多少成就全看你自己。至於親傳弟子這種細心教導的,一名厲害的法師終生也不會收幾個的,因為法師們也需要耗費時間去修行,親傳弟子收多了會耽擱修行!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東伯雪鷹笑道。

兩天後。

畢竟是一名近乎槍法大師境界的高手,雖然力量暴漲,可適應兩天後,東伯雪鷹已經完全熟悉了,他便帶著弟弟、宗凌以及一支百人騎兵隊伍隨從,出發前往儀水城。

「好久沒和哥哥一起進城了。」青石興奮的很。

東伯雪鷹騎著飛霜馬駒,青石就坐在東伯雪鷹懷裡興奮無比。

作為一匹二階魔獸級,飛霜馬駒飛奔起來極為的平穩,而且現在的速度僅僅算是飛霜散步的速度!畢竟要讓後面的騎兵隊伍跟上,如果讓飛霜馬駒撒開蹄子瘋狂跑起來……恐怕眨眼就會跑沒影了。

僅僅小半個時辰,一座巍峨的城池就出現在眼前了。

城堡離儀水城僅僅過百里!

當初父母選擇領地的時候……就是選擇的一塊離城近的領地!雪鷹領領地的邊緣都到了城下了。

「是雪鷹領的騎兵。」儀水城懶散的守城士兵們看到遠處的一支轟隆隆飛奔來的騎兵隊伍,也是立即屏息,從騎兵隊伍身上甲鎧的標示一頭展翅的雪鷹他們就認出了來者身份。而且每一個騎兵都背著一把大破星弩,這也是雪鷹領特有的!

「最前面的是雪鷹領的少年領主,他懷裡的是他弟弟青石少爺。」

「沒想到這位少年領主竟然進城了。」

「他可難得來。」

「他弟弟是經常來,最近一個月我都看過青石少爺好幾次了。」

這些城衛士兵們彼此聊著站在兩旁,任由騎兵隊伍進入城內。

帝國建國至今九千多年,像這種最低級別的城衛軍早就腐爛了,也就恐嚇恐嚇一些小點的盜匪。大貴族、一些極厲害的盜匪他們都是不敢去招惹的。

「是雪鷹領的少年領主。」

「都讓讓。」

「讓開點。」

城內的人們都好奇看著,個個老遠都讓開了,儀水城排名前十的大家族,而且是當代領主親自出行,算是大場面了。

「旭明雜貨舖!」一家佔地極大的店面非常醒目。

「就這。」

「律律律」東伯雪鷹勒馬停下,當即下令,「都在外面等我。」

「是,領主大人。」士兵們恭敬應命。

「宗叔,我們進去。」東伯雪鷹將馬匹交給了一名手下,便牽著弟弟的手,和宗凌一同進入了這家旭明雜貨舖。

說是雜貨舖,可店舖鋪面就有近百米,裡面店員也是數十名,客人頗多。

這是整個儀水城最大最好的賣兵器的地方了。

「儀水城終究只是縣級城,太好的煉金兵器,根本沒幾個買得起。」宗凌笑道,「一件二階的煉金兵器,都要好幾萬金幣,都抵得上整個雪鷹領領地的價格了。儀水城內的貴族有多少買得起的?就算要買,恐怕也要去郡城,甚至專門去省城買了!所以這裡大多都是不入階的,一階的煉金兵器一般就算最頂尖的了,或許有二階煉金兵器當鎮店之寶吧。」

東伯雪鷹微微點頭,之前自己用壞掉的長槍,就是不入階的。

「這位就是傳說中雪鷹領的東伯雪鷹吧,哈哈,早就聽說過老弟你的大名,卻第一次見啊。」一名紫袍中年人笑著走了出來。

「雪鷹,這就是店舖主人,權旭明伯爵。」宗凌介紹道。

「見過權伯爵。」東伯雪鷹微笑道。

儀水城厲害的人物屈指可數,權旭明就是其中之一!此人曾經是一個大商人,在外面生意做的很大,後來不願再奔波了,便回到家鄉買了領地,在城內開了一家雜貨舖。說是雜貨舖……各種奇珍異寶兵器等等,卻是整個儀水城最好的了。

從諸多寶物的數量,就能看出頗有些能量。

「我就託大,喊你一聲雪鷹老弟了。」紫袍中年人笑道,「老弟來我這,不知道要買什麼。」

「一桿長槍。」東伯雪鷹道。

「權伯爵,你們店最好的長槍拿出來吧。」宗凌也說道。

「對,最好的,最好的都拿出來。」旁邊的青石興奮無比。

「哈哈……好氣魄,不過我這店終究只是小店,長槍算得上好的,也就只有三桿。」紫袍中年人聽了後心中微微一動,一般實力弱些的,是沒必要使用入階的煉金兵器的,看來這個少年領主頗有實力啊,或許已經跨入天階騎士了,當即轉頭吩咐道,「去,將三件最好的長槍拿出來給雪鷹老弟挑選下。雪鷹老弟,我們先到裡面坐,坐下慢慢談。」

這鋪面上已經不少客人注意到東伯雪鷹這邊了,都在悄然議論呢。

畢竟東伯雪鷹雖然很少進城,可他的名字早就被儀水城的人議論過很多遍了,八歲就成為一座領地的領主,據說每天都在練槍法,都入魔了。父母據說被抓走了,也有說早就被殺了……種種傳言,還有的一些傳言都很假。

雅間內。

奉上茶水糕點,簡單閒聊兩句。

六名侍女,兩個抬著一兵器盒,足足三個古樸的兵器盒被抬了進來。

「都打開,讓雪鷹老弟瞧瞧。」紫袍中年人吩咐道。

砰砰砰,三個兵器盒都被打開。

東伯雪鷹立即眼睛一亮,仔細看了過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1 14:00:3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四章 飛雪神槍

紫袍中年人見到東伯雪鷹的表情暗暗點頭,儀水城的人們甚至給東伯雪鷹起了個外號,叫'槍魔',意思是他練槍都入魔了!這其實算不上太過惡意,卻也算不上什麼好話!可紫袍中年人經歷極多,卻明白,外面廣闊的世界……   

真正的主宰,是那些強者們,那些強大的匪夷所思的稱號級存在,乃至超凡生命們。  

而只有這些真正修行很刻苦的,才有望成為那等存在。  

所以,他對這些極勤奮的人都不願意得罪。  

「好槍。」東伯雪鷹目光一掃,單單從這些長槍散發的淡淡的氣息,他就能感覺到這些長槍的靈性,這是和長槍朝夕相處後自然擁有的一種共鳴感。  

三桿長槍,個個都是分成兩截。畢竟長槍太長了,分成兩截可以放在兵器箱內背著攜帶。如果一整條長槍……最短也兩米多,就太累贅了。  

「雪鷹老弟,我給你介紹下,這三桿長槍都是我親自去收購的。」紫袍中年人道。  

「麻煩權伯爵了。」東伯雪鷹微微點頭。  

對人情世故,他一般懶得理會,他的心思更多在修行上,當然他也不會太過失禮。  

「這一柄黑色長槍。」紫袍中年人指著左手邊第一個兵器盒內的長槍,「名叫'黑雲',槍長三米二,算是外界銷量極好的一款長槍,許多貴族們願意購買,它的好處,雪鷹老弟你自己試試看就知道了。」   

「哦。」東伯雪鷹眉頭微微一皺,這一桿長槍太長了,他就有點不喜。  

當即上前,雙手拿起了長槍的兩截迅速旋轉卡死在一起。  

「呼。」   

單手一甩,一個甩刺!   

足足上百斤重的長槍,被東伯雪鷹單手持著甩的筆直,槍尖直刺前方遠處,那刺破空氣的撕裂感,讓旁邊的兩名侍女都嚇得臉色發白。  

紫袍中年人為之暗驚,好大的力氣!好厲害的槍法!   

「軟,太軟。」東伯雪鷹搖頭,「這個黑雲槍,槍太長,槍頸細,導致一槍刺過去……槍頭舞動。可實際上真正的高手,雖然也希望槍頭舞動。可槍頭的舞動是要完全在控制內的。而不是因為槍軟導致它舞動。」   

「當然對於一些槍法不精的人而言,拿著三米多的長槍,猛然刺出,槍頭舞動,一般人眼睛都花了,看不清了,一下子就被刺出個窟窿。對那些不花心思練槍的貴族而言,倒也算一件好兵器。」   

東伯雪鷹隨意評價道。  

十三歲就人槍合一,如今更是觸摸到槍法大師境界的東伯雪鷹,隨手試了下就知道兵器的優缺點。  

這柄黑雲槍,對槍法弱的,是好兵器,反而能讓實力大漲。  

對槍法高的而言,就看不上了。  

「厲害,厲害,哈哈,我遇到過好一些在外闖蕩的真正的高手,他們也瞧不上這等被紈褲貴族喜歡的黑雲槍。」紫袍中年人指向旁邊的另外一暗紫色桿長槍,「這一桿長槍,叫'紫血槍',就是真正的高手用的了,槍長兩米五,槍桿粗需一手能握,槍 ​​尖極為鋒利,專為殺戮所用的槍……都說它槍桿的暗紫色是被鮮血沉澱的顏色。」   

「吹的挺玄乎。」東伯雪鷹笑著拿起了這一桿紫血槍。  

一拿,東伯雪鷹就心中微微一喜。  

而後隨意揮動長槍。

呼!   

長槍抽打掃出,整個寬闊的雅間內陡然生出一陣呼嘯的狂風,跟著長槍一轉,竟然瞬間化為怒刺!   

東伯雪鷹舉手投足那種隨意,絕非一般槍法高手所能擁有的,這讓紫袍中年人對東伯雪鷹的評價也越來越高。  

「力道轉化很輕鬆。」東伯雪鷹微微點頭,「槍桿上沒什麼缺點,槍頭在煉金陣法輔助下,的確夠鋒利。」   

是一桿好槍,適合自己用。  

「我來介紹最後一桿槍。」紫袍中年人指向了最後一桿長槍。  

東伯雪鷹也看過去,這是他目測下最喜歡的一桿,整個槍桿都是銀灰色,槍桿上還有著無數雪花般的點點,讓東伯雪鷹能夠隱隱感知它的鋒芒。  

「其他兩桿長槍都是一階煉金兵器,而這一件是我意外得到,根據鑑定乃是二階煉金兵器。」紫袍中年人說道。  

「二階?」東伯雪鷹、宗凌都一怔。  

在儀水城,也看到了二階煉金兵器?   

「它通體冰涼,它的煉製者稱呼它叫'飛雪槍'。」紫袍中年人說道,「它最好的地方,就是施展槍法時,長槍周圍會出現無數雪花飄蕩的場景來迷惑敵人!」   

「我試試。」東伯雪鷹拿起了這兩截長槍先組合起來開始試了起來。  

紫袍中年人則有些緊張。  

煉金兵器,一般都有些自己的優點。比如速度會更快?比如更鋒利?比如帶著火焰?等等等……   

而這一桿'飛雪槍'僅僅是產生些雪花迷惑敵人,可對真正的高手而言,那些雪花是迷惑不了他們的,他們會輕易辨別出槍尖!所以這一桿二階煉金兵器才會放在這。  

至於這兵器的來歷……   

也是權伯爵在外經商時遇到一個老乞丐,他覺得這老乞丐頗為不凡,吃喝都供著他,過了三年,老乞丐走之前開爐煉製兵器,煉製了一桿長槍,說:「這是飛雪槍,足夠償還你這些酒水了。」說完便走人了。  

他當時以為這飛雪槍是多麼了不起的神兵利器,而後測試後,的確算是二階煉金兵器,可卻沒有任何增幅效果,當然也遠超他的酒水食物價了。  

「呼——撕——」   

東伯雪鷹手持著銀灰色長槍,連續試了十幾招才停下,表情平靜,心中卻激動起來。  

好槍。  

這才是真正的好槍。  

便是'人槍合一'的高手恐怕都難以體會這一桿長槍真正的珍貴之處,而東伯雪鷹這幾年一直練拳欲要力量圓滿如一,如今已經觸摸到了這一層境界。所以才能發現其中的奧妙處。  

可東伯雪鷹不能說!因為,他得還價啊!他還真沒錢買一柄二階煉金兵器!   

「槍不錯,不愧是二階煉金兵器。」東伯雪鷹看向紫袍中年人,「可是我感覺它除了雪花迷幻之效,就沒有其他特殊效果了,煉金兵器,一般都有些特殊效果。一些法術力量加持?或者更鋒利等等,這柄長槍怎麼什麼都沒有?至於迷惑敵人,難道真正的高手,連雪花和槍尖都分不出嗎?」   

「他之所以被認定為二階煉金兵器,估計足夠承受'稱號級'戰鬥吧。」東伯雪鷹說道, 「對我們這些實力弱的而言,他還不如一階煉金兵器。」   

一階煉金兵器,稱號級以下戰鬥沒事。 

可稱號級廝殺威能驚天動地,一般的一階煉金兵器就很可能斷掉毀掉!東伯雪鷹現在力量爆發後都能瞬間達到銀月騎士級,將來要不了太久就會達到稱號級威能!如果一階的長槍,恐怕也用不了多久。這也是他希望拿到這一桿飛雪槍的原因。  

當然,更主要是這桿飛雪槍內含的奧妙。  

「可它終究是二階煉金兵器,而且我能看出你很喜歡。」紫袍中年人說道。  

「給個價吧。」東伯雪鷹說道。  

「三萬金幣!」紫袍中年人一口說道。  

東伯雪鷹笑了。  

其實內心更無奈,因為整個東伯家族到如今,所擁有的金幣已經只剩下一萬五千多了!而且這其中還是宗叔貼補的情況下,早在兩年前,東伯家族賬上就已經沒錢了。就是因為東伯雪鷹從六歲開始近十年的天天泡藥浴,把金幣都泡掉了!   

藥浴一年下來,要五千金幣!足足近十年,就是五萬金幣!當初東伯烈夫婦也以為自己兒子也就十歲左右能成騎士了,成了騎士就無需泡藥浴了,鬥氣就能滋養身體恢復身體了。誰想東伯雪鷹一直到了快十六歲才突破!   

「那紫血槍多少?」東伯雪鷹立即轉頭看向紫血槍。  

「那隻需要五千金幣。」紫袍中年人連道,「這它比不了飛雪槍,飛雪槍是二階煉金兵器,雖然它沒有輔助之效,可好歹是二階的。」   

「戰鬥,看的是實際作用。」東伯雪鷹說道,「我最高給一萬金幣。」   

……   

雙方扯皮。  

「一萬八千金幣!低了不能賣。」紫袍中年人無奈道,之所以賣這麼低的價,一是這桿長槍的確平庸無奇,二也是這是老乞丐直接送的,他付出的僅僅是些酒水食物而已。三也是看過這桿長槍的槍法高手也有好幾十位了,沒人願意太高價格買。曾經有人出一萬八千金幣他沒賣,現在回到儀水城……想賣到一萬八千金幣都難了。  

「可以。」東伯雪鷹不願再扯皮,因為他明白這桿長槍的真正珍貴之處,「不過我只能先預付八千金幣!還有一萬金幣……先賒著,三個月內付!」   

實在沒錢了!   

「賒賬?」紫袍中年人一愣。  

「今天沒帶這麼多,沒想到你這還有二階煉金兵器。」東伯雪鷹淡然道,如今他實力非凡,賺一兩萬金幣不是難事,特別再有了這一桿長槍後更是如虎添翼!   

「好,成交,哈哈,我相信東伯家族的實力,就先寫一欠條吧。」紫袍中年人說道。  

「要抵押嗎?」東伯雪鷹問道。  

「無需。」紫袍中年人豪氣的很,他還是很願意交好東伯雪鷹的。  

「宗叔。」東伯雪鷹說道。  

宗凌從頭到尾都沒說什麼一切都由東伯雪鷹決斷,此刻宗凌從懷裡取出了一大疊金票,抽出了兩張後遞給了紫袍中年人。  

而後東伯雪鷹又寫下一萬金幣的欠條。  

隨後……飛雪神槍,到手!   

「你是沒遇到槍法大師啊,否則哪裡能落到我的手?」東伯雪鷹在拿起兵器箱時,心都在興奮,他卻不知整個青河郡都沒有一個槍法大師!練兵器的高手雖然多,可練槍法的就那麼些,能人槍合一的就很了不起了。成大師?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2 21:00:0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五章 大法師的要求

東伯雪鷹迅速背起了'飛雪神槍'兵器箱,右手按下兵器箱邊上的機關按鈕,刷!刷!背著的兵器箱頂端就冒出了兩截長槍,隨後東伯雪鷹迅速的雙手抓住了背後上方的兩截長槍拔了出來,跟著往後一插,輕易就插入兵器箱內,咔的一聲,完全鎖死。   

「哥哥帥!」青石立即雙眼發亮。     

「以後你當法師更帥。」東伯雪鷹笑著看弟弟。     

「哈哈,這兵器箱還是我另外配的。」紫袍中年人對於壓著多年的貨賣出去,心情也頗好,「邊上還有好幾處機關,在外闖蕩冒險時,繩索等一些物品也可以放在兵器箱內。」     

兵器箱,很輕,又可存放許多物品。     

更可以以極快速度存拿一些重兵器長兵器。     

「另外配的兵器箱?」東伯雪鷹笑著問道,「這飛雪槍的煉製者沒專門配,這不太對吧?」     

一些煉金法師,煉製好一件兵器後,也會弄好配備,包裝都很精美。     

可這件長槍的兵器箱竟然是另外配的?     

對這槍的來歷,東伯雪鷹很好奇。     

因為那位煉製者是肯定很清楚這一桿槍的珍貴之處的,按理說,定價怕會是一個天價!而這位店舖老闆權伯爵僅僅一萬八千金幣就賣給自己,這讓東伯雪鷹更好奇長槍來歷了。     

「放心,既然買了,我不會後悔。」東伯雪鷹又說道。     

「哈……」紫袍中年人猶豫了下,便道,「雪鷹老弟,我也不瞞你,我在外經商時曾遇到一老乞丐,在我的地盤吃喝還不給錢……我感覺他不是一般人,便任其吃喝,三年後他就開爐煉製了這一桿長槍說抵了吃喝酒水,就走人了。我當時激動啊,果真遇到厲害大人物了,趕緊送去鑑定,鑑定過數次,也就有些雪花迷惑之效,卻沒有什麼太特殊的輔助作用,幸好能夠承受得住足夠強的力量,被定為二階煉金兵器。」     

東伯雪鷹微微點頭。     

……     

買完兵器,東伯雪鷹他們便去拜訪'白源之大法師了。     

「大法師的住處就在這條巷道盡頭。」宗凌指著前面一條頗為狹窄的巷道。     

「下馬,其他人在這等著,宗叔,石頭,我們進去吧。」東伯雪鷹說道。     

東伯雪鷹牽著弟弟的手,沿著這古舊的巷子。     

「沒想到白源之大法師不住在一些貴族的區域,反而住在這等偏僻之地。」東伯雪鷹說道。     

「貴族區域太過浮躁,這裡更安心鑽研。」宗凌也說道。     

走到巷子盡頭。     

便看到了一家佔地極大的府邸,大門緊閉,東伯雪鷹親自上前敲門。     

「譁。」門打開了,一名短髮少年疑惑問道,「你們找誰?」     

「雪鷹領,東伯雪鷹,前來拜訪大法師。」東伯雪鷹說道。     

「你就是那個槍魔?」短髮少年驚呼,隨即連摀住嘴巴。     

「師弟,誰啊?」府邸內有其他少年少女的一些聲音。     

「老師正在閉門研究,誰都不敢去打擾,東伯男爵你恐怕得等半個時辰。」少年連解釋道,「等老師出來,我會立即傳話,我現在也不敢放你進去。 」     

「好,不急。」東伯雪鷹說道。     

東伯雪鷹很有耐心。     

……     

半個時辰後。     

白源之穿著寬鬆的白袍,皮膚有些褶皺,黑色大鬍子都到肚子上了,他今年已經九十出頭了。他看著眼前坐著的背著兵器箱的黑衣少年。暗暗有些吃驚,他能夠感覺到這少年身上那股凌厲的氣息,那絕對不是一般的槍法高手。     

「大法師。」東伯雪鷹態度頗為謙遜。     

「有何事,請說吧,我事情還很多。」白源之很直接說道。     

「大法師很直接,我也就直言了。」東伯雪鷹說道,「我弟弟過年後便十歲了,他在法師上天賦極高,我希望他能夠拜在大法師你的門下。」     

「收個記名弟子不難,只需一些條件。」白源之隨意道。     

「不。」     

東伯雪鷹輕輕搖頭,「我希望我的弟弟,能夠成為大法師你的親傳弟子!」     

「親傳?」白源之皺眉,「雖然我已經年過九十,可在星辰級法師中卻算不上老!我還想在法師境界上能夠走的更遠點,所以是不會輕易浪費太多精力的,至今我也才收過一名親傳弟子,你讓我收你弟弟當親傳弟子……也不是不行,我有兩個要求,只要能達到一條,我就收你弟弟為親傳弟子。」     

東伯雪鷹道:「大法師請說。」     

「我急需一件魔獸材料——銀月之心!」白源之雙眸都放光,「就是四階魔獸'銀月狼王'的心臟!必須是新鮮的,保存時間不能超過三天。」     

「另外一個要求呢?」東伯雪鷹問道。     

銀月狼王的心臟,還要新鮮的?     

要求太高了。     

「法師,很需要錢。」白源之感嘆道,「各種研究都是花的錢,而賺錢又不容易。五萬金幣,我可以再收一名親傳弟子!」     

整個儀水城的貴族們,即便賣領地籌錢,能拿出五萬金幣的,就那麼幾個!     

可領地是貴族根基,真拿出五萬金幣的更是少的可憐。     

「好,我明白了。」東伯雪鷹起身。     

白源之嘆息。     

他知道自己的要求太高了。     

「一個月內,我會帶著銀月之心,或者五萬金幣,來找大法師你。」東伯雪鷹站起來說道。     

白源之大法師一愣。     

答應了?     

白源之大法師不由興奮。     

「就等領主你來了。」白源之大法師也站起來客氣的多,他收的第一個親傳弟子是他好友遺留的孩子,沒有足夠條件他真的懶得浪費精力,而他開的要求如此的高,至今儀水城也沒有貴族答應過他。可東伯雪鷹答應了!     

「告辭,大法師不必送。」     

東伯雪鷹起身便往外走去。     

白源之大法師站在窗戶處看著下方院子內,東伯雪鷹牽著弟弟的手走出了府門,銀髮的六臂蛇魔宗凌則是一直跟在一旁。     

「看來這個少年領主不一般啊。」白源之大法師露出一絲微笑。     

……     

「哥哥,怎麼樣?」青石期盼問道。     

「等過年後才能有結果。」東伯雪鷹笑道,「放心吧,青石,大法師應該會收你為弟子的。再等等,等到過年後吧。」     

東伯雪鷹卻在暗暗盤算。     

一個月時間弄到銀月之心或者五萬金幣……     

自己定的時間很寬鬆了,應該不成問題。不過還是等完成了再告訴弟弟,現在可不能和弟弟吹牛。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2 21:00:2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六章 毀滅山脈

夜。   

雪鷹領,雪石城堡內,書房中。   

東伯雪鷹坐在自己的書桌後,而宗凌、銅三也都是隨意坐下。   

「雪鷹,你找我們來?」銅三有些疑惑。   

「今天我去找大法師,大法師答應可以收青石為親傳弟子,可提了兩個要求,或者是五萬金幣。或者是銀月狼王的心臟,滿足他一個要求,青石拜師就沒問題了。」東伯雪鷹說道。   

「五萬金幣?」銅三瞪眼,「真夠黑啊,我和你宗叔、主人他們當年冒了多少生死危險,也沒攢到太多寶貝。還是主人懷孕後我們有了一個意外的大收穫!否則你父親他們哪能買下貴族爵位買下雪鷹領?他一張口就五萬金幣?」     

這個數額很誇張,一般流星騎士傾盡全部身家都難拿得出。   

父母他們當年在外冒險也是極少數的好運者,並且冒險者本來就是去一些很危險的地方,死亡率極高,父母他們是能僥倖活下來的,才能買爵位買領地!又因為敢去做冒險者的個個不畏懼死亡,極為兇狠,這也是儀水城那些貴族們明明知道雪鷹領很富有,卻沒人敢動心思的原因。   

「銀月狼王心臟更難。」旁邊的宗凌皺眉,「如果只是一頭單純的四階魔獸銀月狼王,以雪鷹如今的實力,加上我們配合,還是有把握的!可是銀月狼王麾下是有大批狼群的……狼群圍攻下,比一頭狼王還要可怕。」     

狼王本身不可怕,可怕的是狼群!   

所以銀月狼王明明是一頭四階魔獸,可它的屍體價值卻媲美五階魔獸!   

「我準備進入毀滅山脈。」東伯雪鷹說道。   

「不可——」     

「太冒險了!」     

銅三、宗凌都大驚。   

毀滅山脈是什麼地方?   

是整個世界最龐大的一座山脈, ​​連接了四座行省!它內部生活著無數的魔獸,甚至有超凡生命,一代代下來,整個人類帝國都沒能完全消滅這巨大的威脅。甚至帝國軍隊最主要佈防的就是在魔獸山脈的周圍!軍隊是經常在山脈外圍進行一些大規模滅殺,大批大批低階的魔獸肉才能在外面購買到。   

所以一階二階三階魔獸肉,都比較便宜。從四階開始卻陡然暴增。因為四階魔獸就不是一般的軍隊能獵殺得到的,必須是精英中的精英。   

「就算軍隊,也是大規模出動,掃蕩的還是最外圍的三千里範圍。」宗凌也連道,「連銀月騎士、稱號級騎士也不願進毀滅山脈……在外圍三千里沒太大收穫,進入更深處,隨時可能遇到一些可怕的魔獸!」     

「對啊,雪鷹。」銅三也連道,「我和主人他們當年冒險也沒想過往毀滅山脈裡面鑽!就像你,想要獵殺一頭四階魔獸,可是,不可能這麼巧讓你就碰到四階,或許你會碰到五階乃至六階的!那就沒命了!」     

他們都很急。   

毀滅山脈?   

那是整個人類的大敵'魔獸'的終極大巢穴啊!進去,那就真的拿命在賭。   

「你們沒聽我說完。」東伯雪鷹笑道,「我是準備進入毀滅山脈, ​​但是我只在最外圍的三千里範圍,並且獵殺魔獸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打算獵殺彎刀盟!」     

「彎刀盟?」宗凌、銅三眼睛都一亮。   

外圍三千里,因為經常被軍隊掃蕩,太強的魔獸早就退出去了,一般都是些低階魔獸大規模在這。每次掃蕩,其實也是軍隊和低階魔獸的大規模拚殺……低階魔獸是源源不斷的,每次掃蕩一群,總有更多的低階魔獸繼續從毀滅山脈深處湧出來。   

那三千里,倒下了太多的人類士兵,可也讓軍隊磨練出了許多強者。   

「彎刀盟?這些盜匪們隱藏在毀滅山脈, ​​他們也不敢真的太深入,也是在最外圍的三千里。」宗凌輕輕點頭,「而且彎刀盟首領蓋斌就是一名流星騎士,他經常貪婪掠奪,寶物定是不少。而且整個盜匪老巢寶物恐怕更多,可要攻打也不容易啊。」     

「敵明我暗,宗叔,你覺得我的實力和蓋斌相比如何?」東伯雪鷹道。   

「你比他厲害的多,我和他交手還能支撐一會兒,和你交手……你真的出全力,我都撐不住。」宗凌苦笑道。   

平常時,東伯雪鷹就達到流星騎士巔峰狀態。   

爆發時力量更攀升到銀月騎士!   

他的槍法近乎槍法大師,鬥氣運轉技巧還是'玄冰騎士'谷元寒所傳!   

「你唯一的弱點就是見血太少。」宗凌說道,「雖然我們領地內的一些重犯都是你來處死,可你的生死搏殺還是太少了,你和我們切磋,終究只是切磋而已。 」     

「我明白,所以這次去毀滅山脈……在尋找彎刀盟老巢的過程中,肯定遇到很多魔獸,也可以多磨練磨練。」東伯雪鷹說道。   

「找彎刀盟老巢,不容易找。」     

宗凌有些擔心,「這過程中會一次次遇到魔獸……甚至有極小的可能碰到一些強大魔獸。」     

雖然外圍三千里,太強的如超凡層次!如六階層次的不太可能出現。可五階、四階的……偶爾還是會有的,一旦軍隊掃蕩,它們也會見機不妙早早就退走。可對於像東伯雪鷹這種個人去冒險,這種厲害的魔獸就可能潛伏襲殺了。   

「運氣應該不會那麼差。」東伯雪鷹說道,「而且我的槍法頗為擅長防禦,還是有保命把握的。」     

「而且不去毀滅山脈……想要賺五萬金幣,怎麼賺? 」東伯雪鷹搖頭。   

想要不冒風險?   

流星騎士去給大家族當客卿護衛,很安全,可一年薪水也就三五千金幣。想弄到數萬金幣?都是要冒大風險的。   

「好吧。」宗凌道,「我跟你去,至少外圍三千里我也曾經去過數次。」     

「宗叔你去過?」東伯雪鷹瞪眼吃驚。   

「嗯,你父母買下雪鷹領後,我獨自一人修行,也去過毀滅山脈外圍磨練自己。」宗凌作為蛇人族王族有著自己的驕傲,他一直想要突破天階踏入流星層次,對自己逼的也挺狠。   

「去毀滅山脈, ​​多聽聽你宗叔的,別大意。」銅三也囑託道。   

……     

經過準備,五天後的清晨,東伯雪鷹、宗凌帶著一支百人士兵隊伍出發了。   

城堡吊橋早就放下。   

「哥哥,早點回來。」青石跑到了山頂邊緣高聲喊道,銅三站在他身旁。   

「青石,放心吧,在家乖乖聽銅叔的話。」已經到了遠處的東伯雪鷹也回應道。   

「知道啦。」     

青石重重點頭,心中卻很不捨。   

從小到大,還沒有和哥哥分離太久呢,這一次哥哥出去辦事據說要十天半月之久。   

他卻不知道東伯雪鷹這次出去是為了給他掙'學費'去了。   

******     

東伯雪鷹他們這一支騎兵隊伍,一路輕鬆趕路,傍晚時分就已經來到了九百多里外的毀滅山脈邊緣。   

騎兵隊伍們開始紮營。   

開始搭鍋煮飯。   

「老楊。」     

宗凌、東伯雪鷹正和一名滿臉鬍鬚的大漢在一起,這名大漢叫楊程,是一名地階騎士,效忠於東伯家族,也是這百人隊伍的隊長,   

宗凌說道,「明天一早我和領主就要進山脈, ​​這裡就交給你了。」     

「宗凌大人、領主大人儘管放心,這點小事我一定做的妥妥帖帖,領主大人你們可要小心。」楊程擔心道,「當年我在軍隊的時候,雖然也掃蕩過毀滅山脈的外圍區域。可那是大軍出動,從未單獨出去過。並且鋪天蓋地的魔獸悍不畏死的衝殺……和我一起參軍的兄弟們,最後能安然退役的十個中也就三四個吧,其他幾乎都死在毀滅山脈了。」     

東伯雪鷹點頭。   

毀滅山脈……的確是禁地,敢進去外圍的,都是軍隊以及些亡命盜匪們。至於更深處,敢進去的就更少的可憐了。   

……     

第二天一大早,天才濛濛亮。   

背著兵器箱的東伯雪鷹就和宗凌悄然徒步進入了毀滅山脈, ​​在毀滅山脈沒可沒法騎馬,而且馬駒稍微鬧出大動靜或許就會引出可怕的魔獸來。   

「領主大人,可要小心啊。」楊程隊長和其他一些士兵們都有些擔心看著那黑衣少年和銀髮蛇人男子遠遠離去,直至消失在遠處的毀滅山脈內部山林中再也看不見。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2 21:01:0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七章 進入山脈的日子

    深山老林,一片寂靜,太陽光都難以照射進來,一片陰暗潮濕,許多地方還有積雪。

    銀發蛇人和黑衣少年都持著兵器,無比小心。

    「宗叔,我們進來都快半個時辰了,一頭魔獸都沒碰到呢。」東伯雪鷹壓低聲音說道,他有著一絲緊張,可同樣有著躍躍欲試,畢竟實力大漲後還沒能完全發揮呢!

    「你啊。」宗凌搖頭無奈,這個侄子看似成熟,可還是有些少年心性的,低聲道,「我們剛進山,屬於外圍中的最外圍,魔獸自然很稀少。我們越是往裡走,就越是容易碰到!到時候就看你的實力了。」

    「嗯。」

    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沙~~~」

    很輕微的聲音,東伯雪鷹耳朵動了動,立即伸手阻擋住了旁邊的宗凌,宗凌也立即心一緊,他雖然沒聽到聲音,可東伯雪鷹在覺醒太古血脈後的聽覺視覺都極為敏銳。

    「在那!」東伯雪鷹盯著左側前方。

    宗凌也盯著那看著。

    遠處的荊棘叢中漸漸傳來清晰可聞的沙沙聲,並且一個個黑瘦四蹄身影緩緩出來了,它們個個模樣有點近似於狼,可個子要小一大圈!黑瘦黑瘦,通體有著密密麻麻的黑色鱗片,一雙暗紅色眸子帶著冰冷。它們只是平靜看著這兩名人類。

    「黑鱗豺?」東伯雪鷹、宗凌都心中一緊,剛入毀滅山脈遇到的魔獸就很不好惹。

    黑鱗豺,是三階魔獸。

    它們非常冷靜且兇狠,擅長配合,而且它們的利爪、牙齒上都有著劇毒!

    何為三階?代表著個體實力達到天階騎士!它們都是形成一個個小族群生存,眼前這從荊棘叢中走出來的大一群黑鱗豺,足足有三十五頭之多。便是單獨的一頭四階魔獸都會被撕成碎片的。

    「麻煩了。」宗凌有些緊張,「雪鷹,要小心了。」

    「嗯,宗叔,你保護好自己,他們交給我。」

    東伯雪鷹深吸一口氣,呼吸更平緩有力,盯著眼前這一大群黑鱗豺。

    這麼多黑鱗豺自然的開始分散,成扇形圍著東伯雪鷹他們倆。被這麼多黑鱗豺的暗紅色眼睛同時盯著……東伯雪鷹也有些心裡發緊!他的意志是了得,槍法也很高,可這麼厲害的對手還是第一次遇到。

    「吼~~~」低沉難聽的聲音從最後面的一頭黑鱗豺口中發出。

    嗖嗖嗖!!!

    所有黑鱗豺瞬間從四周同時飛撲圍攻過來,同時被這麼多天階騎士圍攻,流星騎士也扛不住啊。

    「死!」東伯雪鷹手中的長槍動了。

    咻!

    長槍如電光,快如閃電。

    在長槍刺出的剎那,還有無數的雪花花瓣出現,場景美麗無比。

    那一頭遭到攻擊的黑鱗豺立即揮動利爪抵擋這一槍,嗤~~~長槍槍頭被擋住的剎那,整個長槍陡然旋轉,一個旋轉力道崩開了那利爪,噗嗤!長槍槍尖瞬間刺入了這黑鱗豺的下顎,從它的後腦勺貫穿。這一頭三階魔獸黑鱗豺身體抽搐下就沒反應了。

    刺死的一剎那,東伯雪鷹就迅速抽槍收回,閃電般就是再次一刺!

    一收一刺,彷彿毒蛇吐信。

    噗!

    又是一頭黑鱗豺當場斃命。

    這些黑鱗豺們個個都是廝殺的好手,可東伯雪鷹十年風雨瘋魔下磨練出的槍法實在太厲害。

    「吼吼吼~~~」眾多低沉吼聲,這些黑鱗豺們沒有絲毫減速圍攻而來。

    東伯雪鷹在極短時間內,也僅僅殺死了三頭黑鱗豺,便遭到八頭黑鱗豺的同時飛撲!

    「滾!」

    長槍如影,迅速抽打劈打。

    就像過去漫長日子瘋狂抽打煉金假人一樣,東伯雪鷹的一個揮打就抽飛了旁邊的四頭,再一個反向橫掃又是四頭黑鱗豺被掃飛掉!單純論力量東伯雪鷹是佔據絕對優勢的,不過所謂雙拳難敵四手,黑鱗豺群的恐怖之處就在於大批大批悍不畏死的圍攻。

    「雪鷹,速度,速度,擋不住就逃啊。」在旁邊一株大樹高處樹叉上的宗凌,尾巴正纏繞著樹幹,他的速度和靈活是他之前數次進入毀滅山脈能保命的依仗。

    「我知道。」

    東伯雪鷹注意力高度集中。

    他的槍法境界是高,可在生死壓力下,還是受到影響的。而且這些黑鱗豺的筋骨鱗片非常堅硬,刺入再拔出是需要消耗時間的。導致自己的槍法也因此減慢。

    「我得動起來,不能任由它們圍攻。」東伯雪鷹漸漸的將平常在城堡內的切磋修行用了起來,在城堡內,經常讓一大群士兵們同時圍攻,東伯雪鷹仗著槍法步伐閃轉騰挪搏殺,當然切磋時,兵刃都去掉的。

    呼,呼……

    東伯雪鷹也逐漸學會了,他偶爾簡單的移動,讓自己面對的黑鱗豺變少了。讓黑鱗豺的圍攻失去目標!讓自己每次最多只需要面對三頭黑鱗豺!

    「噗,噗,噗。」雪花飄飄,血液飛濺,一頭頭黑鱗豺倒下。

    「蓬,蓬。」

    東伯雪鷹越來越自然暢快,長槍陡然抽打,強大的力量貫穿整個長槍,猛然抽在一頭黑鱗豺上,黑鱗豺的身體被抽的詭異扭曲起來,骨骼斷成不知道多少截,在地上抽搐吐血了。

    大樹高處的宗凌俯瞰著下方露出了喜色。

    「適應的挺快,比我預料的都快,在這種生死搏殺下,他的實力都能發揮出來了。」宗凌微微點頭,「再過上兩三天,估計就能完全適應了。」

    「吼!」短促驚懼的吼聲從黑鱗豺群中傳來,殘餘的一些黑鱗豺們立即轉頭分散逃竄。

    東伯雪鷹又追著連殺了兩頭便停下了。

    呼,呼。

    東伯雪鷹這才松一口氣,呼吸都粗重些許,全身血液流轉速度都快許多。

    「怎麼樣?」宗凌從高處跳落下來。

    「的確不同。」東伯雪鷹輕輕點頭道,「在三年前,我和領地囚犯生死搏殺時也有過這種緊張感。可那是一對一!這種圍攻生死搏殺……讓我對槍法的使用又多了些想法。」

    槍法境界高,只是代表槍法技藝達到了一個極高境界。

    可實戰的時候,招式彼此如何結合?步伐如何配合?這都是實戰經驗!

    「而且生死搏殺時,全身血液沸騰,力量湧動。對全身力量的控制更精細!」東伯雪鷹說道。

    「這就是死亡威脅下……生物的本能!」宗凌說道。

    「我的槍法或許會更快的突破。」東伯雪鷹心底深處的熱血被點燃了起來,苦練十年,磨得驚人技藝……在這毀滅山脈,不正是最好的施展地方?

    「趕緊走,這地方血腥味太重,很快會引來更多的魔獸。」宗凌催促道。

    「嗯。」東伯雪鷹點頭。

    他們都沒在乎三階魔獸的屍體,三階魔獸雖然有些小價值,可他們兩個人有能抗走幾頭?價值太低不值得!至於儲物法寶,東伯雪鷹的儲物法寶內的空間恐怕勉強能裝一頭黑鱗獸而已,空間太小了!

    ……

    來到毀滅山脈,東伯雪鷹就彷彿龍入大海,他的實戰經驗不斷積累,槍法技藝也得到磨練。

    每天晚上他們倆要立即返回,返回到外面的營地!

    他們一個是蛇人族王族,一個是覺醒太古血脈,他們步行速度非常快,在毀滅山脈中返程竄行都能輕鬆維持一個時辰兩百里的速度!他們探索時慢,返回時按照原路返回都很快。

    過夜還是要在營地過夜的,畢竟他們也需要好好的歇息,在山脈內過夜太累了。

    ……

    時間一天天過去。

    東伯雪鷹的進步讓宗凌咋舌,他能看到東伯雪鷹在變得越來越老練,每次戰鬥,東伯雪鷹都會思考汲取教訓,讓自己下次表現的更完美。

    「從小就懂的思考總結,連戰鬥,都每次總結。難怪槍法能這麼厲害!」宗凌暗暗嘀咕,他一直覺得東伯雪鷹的智慧很高。

    他也自問很聰明了。

    也懂得汲取過去的教訓,其實這個道理很多人都懂。可東伯雪鷹的思維更獨特,效率明顯要更高!就比如在年幼時候,一般孩子去看那些傳記小說故事,都只會記得許多超凡騎士的精彩故事。可東伯雪鷹卻發覺出這些超凡騎士的成長規律——

    比如近九成都沒進入過學院。

    比如傳記小說中隻言片語揭示,他們很多都極重視基礎,導致東伯雪鷹對槍法基礎的修行也到變態地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3 19:48:40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roy818 於 2015-6-24 18:02 編輯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八章 偷襲

毀滅山脈內的一座高山山巔,東伯雪鷹和宗凌都蹲坐在那俯瞰著遠處。

「宗叔。」東伯雪鷹問道,「我們進入毀滅山脈也有十二天了,也搜索了十二天,一直都沒找到彎刀盟蹤跡啊。」

「彎刀盟每次逃竄進毀滅山脈都是在這一帶,根據多年來各地蒐集來的消息,我們圈定的範圍應該沒錯。」宗凌說道。

這次來毀滅山脈,主要就是獵殺彎刀盟!

彎刀盟禍亂儀水境內太久了,一次次出來作惡,一次次逃竄,也經常有人們看到,所以消息歸納起來也能夠知道彎刀盟的大概地理位置!

外面駐紮的營地也是有考究的。

以外面駐紮的營地為源頭,深入毀滅山脈五百里的範圍!這就是東伯雪鷹他們圈定的範圍。

他們認定了,彎刀盟九成九就在這範圍內!

「彎刀盟的這些亡命之徒經常進出,自然有一條較為安全的老路!可這裡終究是毀滅山脈,隨時可能有魔獸,所以他們不可能深入太多。否則每次進出都要七八個時辰?他們步行的速度可趕不上我們,他們中有許多連騎士都不是。」宗凌說道,「慢慢找,一定能找到。」

「嗯。」

五百里範圍,看似不大,可自己兩個人慢慢找,還是很艱難的。

畢竟彎刀盟選的老巢,肯定選的藏的非常隱蔽。

東伯雪鷹他們倆繼續小心的尋找著,雖然偶爾也碰到魔獸,可東伯雪鷹爆發下的實力能短暫維持銀月騎士級,槍法又如此厲害,所以都能夠抵擋下。畢竟在外圍範圍一般很少有超過三階的魔獸出現。

「呼呼呼」

陰暗的山林內,積雪萬年不化,寒氣瀰漫。

東伯雪鷹、宗凌悄然行走四處查探,尋找彎刀盟蹤跡。

「嗯?」東伯雪鷹耳朵動了動,連低聲道,「宗叔,我們去那邊瞧瞧。」說著指向了遠處的一處高地。

「發現什麼了?」宗凌和東伯雪鷹一起悄然走過去,同時問道。

「看了就知道了。」

東伯雪鷹小心翼翼爬上了高地。

宗凌也爬上了高地,二人冒個頭,朝前方遠處看去。

遠處是一片大的湖泊,湖泊美麗如同巨大翡翠,而在湖泊旁正有著大量的雪白狼群,密密麻麻的狼們,三三兩兩,或者低頭飲水,或者半躺在湖水旁草地上,一眼看去,這狼群數量怕得有兩三百頭之多!這些狼們體型可比黑鱗豺大多了,每一頭都媲美飛霜魔獸馬駒,毛髮雪白順滑,頗為漂亮。

「銀月狼!」宗凌嚥了咽喉嚨,臉色都有些發白。

「還有狼王!」東伯雪鷹看著最遠處,也半躺在岸邊的體型最為龐大的銀月狼王,在他周圍有十餘頭明顯體型較大的銀月狼圍繞在旁邊。

「沒想到還真讓我碰到了銀月狼王。」東伯雪鷹咧嘴,露出一絲苦笑。

「走吧,沒法打,一點希望都沒有。」宗凌搖頭。

東伯雪鷹盯著。

是啊。

是一點希望都沒有!

從體型就能看出,銀月狼作為三階魔獸,體型比黑鱗豺大太多了!銀月狼的衝擊力也非常強,一頭銀月狼體重就有八千斤,飛奔起來衝擊力怕是得數萬斤,何等之猛?東伯雪鷹能夠輕鬆的一長槍橫掃四五頭黑鱗豺。可銀月狼?東伯雪鷹恐怕只能掃得動一頭!而且它們有兩三百頭之多,便是三五個流星騎士都抵擋不住。

還有最強的銀月狼王!

「借助身法閃躲,儘量讓自己每次面對的銀月狼只有數頭。」東伯雪鷹暗暗盤算,「不過,有銀月狼王統領指揮,事情不會像我想的那麼好,一旦出現波折,陷入狼群中我逃都逃不掉。」

「走!」東伯雪鷹選擇放棄。

他在毀滅山脈也有些日子了,很清楚這些魔獸的可怕之處,他現在去和整個銀月狼群搏殺,成功希望不足一成!死亡可能性卻有七八成之多!

不值得冒險。

轉眼又過去了三天。

東伯雪鷹他們一直在辛苦尋找彎刀盟的老巢。

「這彎刀盟,藏的真嚴實。」東伯雪鷹咬牙,這都半個月了,五百里範圍都大概找了兩遍了。

「他們也怕,也怕被發現老巢。」宗凌卻笑道,「雪鷹,你的耐心還不夠啊,我和你銅叔你父親母親當年尋找一處寶藏時,找了足足三個多月。」

「找到了嗎?」東伯雪鷹問道。

「沒找到。」宗凌道。

「沒找到?」東伯雪鷹一愣,他以為宗叔說這個是因為有大收穫呢。

宗凌笑道:「怎麼,很奇怪嗎?難道找寶藏就一定能找到?這世間事情絕大多數時候都不會如人們心意的。」

東伯雪鷹輕輕點頭。

心中則有所觸動。

世間之事,十有**不會盡如人意。

雖然在許多方面,比如領地的一些財政,比如一些修行技巧等等,他都自問比宗叔他們厲害的多。可在一些人生道理上,還是欠缺的多。

二人繼續不斷尋找著。

就在這時候——

一道身影模糊灰濛蒙的瘦小的四蹄野獸正站在大樹樹幹上俯瞰著下方的東伯雪鷹和宗凌。

而東伯雪鷹他們倆竟然絲毫沒有察覺。

四蹄野獸輕巧的一躍,悄無聲息落在另外一株大樹上,繼續盯著東伯雪鷹他們,這動靜,即便東伯雪鷹六識敏銳也沒能察覺。

它,有著流線般的體型,大小和黑鱗豺相似。

可是它的毛皮如同緞子般,並且還會讓人形成幻覺,彷彿它的身體是虛影。

這便是一頭恐怖的獵殺者——五階魔獸陰影豹。

陰影豹,極為恐怖,它行走在陰影中悄無聲息,當它露出獠牙的時候一般就已經將目標殺死!是魔獸山脈中頂尖的獵殺者。

像傳說中的六階魔獸陰影豹王更是能夠身體完全融入在陰影中,人們就算瞪大眼睛看都看不見!

呼,呼,呼……

陰影豹悄無聲息的逼近,它小心盯著那名黑衣少年。

作為一名頂尖的獵殺者……它能夠感覺到這名黑衣少年的威脅要遠超旁邊的銀發蛇人,只要一舉殺死黑衣少年,那就很輕鬆了。

「嗖!」

陰影豹那灰暗的眸子中陡然顯現殺機,同時它猛然竄出。

一道灰色殘影!

太快了。

東伯雪鷹的極限速度也無法和陰影豹的速度相比,這是讓銀月級騎士們都頭疼的可怕速度。

「嗯?」正在和宗叔並肩走著的東伯雪鷹面色陡然大變,全身汗毛都豎起,心臟猛然收縮。

「去死!」

東伯雪鷹來不及回頭,猛然前竄,也來不及其他的防禦動作了,只來得及手中的長槍順勢往後一戳!長槍槍尾這一戳同樣力大無窮,尋常四階魔獸恐怕都被阻擋住,可這次襲擊來乃是擅長襲殺的五階魔獸陰影豹!

陰影豹的利爪拍擊在東伯雪鷹往後搗出的槍桿上,拍壓下槍桿,並且借助反彈力,順勢在東伯雪鷹的背部狠狠就是一抓,一股恐怖衝擊力衝擊在東伯雪鷹身體內,讓他情不自禁往前飛跌出。

「蓬!」

在它的利爪拍擊在東伯雪鷹的長槍槍桿的同時,作為一名近乎槍法大師的高手,長槍槍桿自然順勢借力,長槍猛然轉動一百八十度瞬間便抽打在半空閃躲不及的陰影豹的身體上,東伯雪鷹雖然身體在往前飛,可依舊強行扭身發力,這一長槍旋轉抽劈威力極大。

陰影豹啪嘰跌落在地面上,可柔軟無骨的身體瞬間卸力並且倒退閃躲。

而東伯雪鷹整個人跌落向地面時,立即半空一個翻滾,蹲落在地面上,手持長槍怒視遠處的陰影豹,他只感覺背部疼痛,身體臟腑震動,一口鮮血忍不住湧上嘴裡。

「噗。」吐掉嘴中的鮮血,東伯雪鷹的牙齒都是紅的,他死死盯著那頭陰影豹。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6-24 18:02:5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篇 龍山樓黑鐵令 第十九章 生死一剎那

「是陰影豹。」宗凌震驚了,不過一次次生死間的經驗讓他迅速的後退,嗖嗖嗖!他的蛇尾借力,彈跳驚人,連續竄動三次就已經逃到了遠處大樹的高處。

可陰影豹那灰暗的眸子只是冰冷掃了一眼宗凌,便繼續盯著東伯雪鷹。

它根本沒將那銀發蛇人放在眼裡,它可是以速度出名的五階魔獸,要殺一個天階騎士?一招就足夠了!而且以它的身體強橫……就算站在那任憑天階騎士劈砍刺殺都傷不了它一絲,它完全無視了宗凌,幾乎所有注意力都在東伯雪鷹身上。

這個人類黑衣少年……才是大威脅!

在被它偷襲的情況下,竟然還能反攻它。

「宗叔,你躲遠點,越遠越好。」東伯雪鷹低沉說道。

「雪鷹,要小心,陰影豹的速度非常快。」遠處的宗凌也知道幫不上忙,遠遠說了句,便又立即迅速暴退。

東伯雪鷹死死盯著陰影豹,咧嘴一笑:「真沒想到第一次來毀滅山脈竟然能碰到一頭五階魔獸。」說著左手將胸前的兩條布帶都扯開,哐當,背著的兵器箱頓時跌落在地,整個兵器箱已經被完全抓成破爛了,自己的外衣也被抓破,幸好穿了護身內甲,否則那一爪就得重傷了。

「荷荷」陰影豹發出低沉的聲音,緩緩的繞著東伯雪鷹移動著,它的四蹄有著肉墊,步伐非常輕。

東伯雪鷹一直盯著它。

一人,一魔獸。

彼此都盯著對方的眼睛!

生死就在一線!

「刷刷!」陰影豹陡然動了,它先是朝側邊一撲,可剛撲出,便又在地面上一踩瞬間變向,直接殺向東伯雪鷹。

「給我死!」東伯雪鷹手中長槍槍尖宛如一條毒蛇,瞬間便已經到了陰影豹面前。

陰影豹灰暗的眸子一直盯著東伯雪鷹。

它在衝出的同時,四蹄也幾乎隨時貼著地面,輕輕快如閃電的一點,便已經再度變向,躲避開了這鋒利的槍尖。

一次次的撲擊,一次次的變向。

東伯雪鷹完全拼盡全力在防。

「刷刷刷……」陰影豹化作了鬼魅的幻影,圍繞著東伯雪鷹。()

東伯雪鷹周圍都是無數的槍尖幻影,還有飛雪神槍形成的雪花在飄蕩。

「太快了,太快了。」

「不夠,還是不夠。」東伯雪鷹感覺到自身的慢,雖然自己的槍法學的《玄冰槍法》的一些技巧,以快著稱!可和陰影豹一比還是差距很明顯……陰影豹就彷彿閒庭散步一樣圍繞著自己,一次次的尋覓機會,這種快如幻影的移動變向,對陰影豹而言根本還不是極限!

陰影豹的眸子一直很平靜,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中。

「轟!」

空氣都扭曲了下,陰影豹速度陡然暴漲,猛然衝出,殺向東伯雪鷹。

「就這時候!」東伯雪鷹雙眸泛紅,身體周圍隱隱有血紅色氣流出現,顯然這一刻東伯雪鷹將他的太古血脈完全爆發了。

力量爆發!

「轟!」長槍槍尖旋轉著,撕扯開空氣,劃過一道扭曲的弧線,刺向陰影豹。

陰影豹大驚。

這一槍的速度完全出乎它意料,如果在小心戒備中遇到這一槍它能很輕鬆的閃躲。可是此刻已經全力撲殺,已經到了東伯雪鷹近前!距離太近,身體沖的太快,根本沒法躲。

「吼」它發出了兇戾的一聲吼聲,一雙前爪同時撲打在長槍上。

長槍旋轉彷彿一條游動的大蛇。

這一撲,在長槍旋轉下便卸去大半衝擊力,依舊刺向陰影豹的腹部。

陰影豹整個身體都彷彿沒有骨頭一般扭曲擺動,竭力避開這可怕的一槍。

「撕!」

長槍槍尖擦著陰影豹的白色柔軟腹部劃過,一道血痕顯現。

陰影豹藉著拍擊長槍的力量立即一飛衝天,直接飛到了一株大樹的高處枝杈上,它的腹部出現了一道約莫兩尺長的傷口,不過傷口已經強行合攏,有少許血跡滴落。它那灰暗眸子中有著兇戾瘋狂,死死盯著下方的東伯雪鷹。

「竟然沒殺了你,你真是命大。」東伯雪鷹盯著上方的陰影豹,心中則有些不甘,自己關鍵時刻力量爆發,出乎對方意料,效果最好。現在這陰影豹有了防備,就麻煩了。

「嗖嗖嗖。」

陰影豹也怒了,陡然下衝,筆直豎著踏著大樹往下飛奔,連續三竄下,便踏著大地殺到東伯雪鷹面前。

「咻。」

東伯雪鷹身體那隱約的血紅色氣流騰起,長槍的的奪命一刺,被陰影豹小心躲避開。

「滾!」一槍刺空,東伯雪鷹立即變刺為橫掃!

長槍橫掃,威能天崩地裂,陰影豹也是露出驚色,這一抽打如果真的抽中了,它不死也得重傷!它哪裡知道……東伯雪鷹覺醒的太古血脈就是力量血脈,此刻長槍橫掃抽打起來,力量完全貫透槍桿,才算完全發揮他的優點。

陰影豹身體如水浪起伏,利爪輕輕在槍桿上點了下,便借力避讓開來。

「轟」長槍橫掃而過,抽打在旁邊的一株大樹上,大樹猛然轟隆一聲炸裂,整個從中而斷,大樹開始轟隆隆倒了下來。

「給我死。」

東伯雪鷹飛沖而出,長槍或是刺,或是劈,或是掃。

連綿不絕的攻擊不斷的籠罩向陰影豹,陰影豹也是不斷的後退閃躲,一時間周圍的山林卻倒霉了,東伯雪鷹的長槍,就是兩三人合抱的巨石都是能砸的粉碎,完全刺透!這些樹木們哪裡經得住摧毀?

一路廝殺。

東伯雪鷹也發現早將宗叔甩的遠遠的了,這讓他也暗暗鬆一口氣,可他心中卻很焦急。

因為力量爆發下,他看似瘋狂進攻佔據了些優勢!

可是當他後退時,陰影豹卻立即跟上,根本不讓他逃走。陰影豹速度太快了……它如果想要跟著,東伯雪鷹根本甩不開它。

「怎麼辦,怎麼辦,我的體力在不斷消耗,支撐不了多久了。」力量爆發下,東伯雪鷹能夠感覺到自身體力的急劇消耗。

當體力消耗殆盡,那就沒命了!

「荷荷」

陰影豹是最有經驗的獵手,時刻在尋找著機會。

終於——

東伯雪鷹體力的劇烈消耗讓他的攻擊出現了破綻,陰影豹陡然閃電般衝出,幾乎眨眼便到了東伯雪鷹眼前。

「不好。」東伯雪鷹心中一顫,頭皮發麻。

死亡危機,來的如此突然!

「給我死,死,死!」東伯雪鷹瘋狂了,眼睛都紅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他動用全身的力量竭力刺出手中長槍。

這是最後的掙扎!

就像一些野獸在死前都會瘋狂掙扎一樣,東伯雪鷹在面對突然降臨的死亡危機,顯然也激起了他的生命本能。

全身力量都在湧動,周圍時間都彷彿變慢,陰影豹的獠牙都清晰可見。

「呼……」

周圍戰鬥產生的風,吹在臉上都那麼清晰。

嘩嘩譁……體內血液流動都好像河水奔騰能夠清晰感受到。

斯斯斯筋骨肌肉的力量也在傳遞……

「力量圓滿,純凈如一。」

東伯雪鷹在死亡威脅下,生命的本能下終於突破了那一層隔膜,血液的流動、筋骨的連接、肌肉力量的傳遞……一切都感受到了,那麼美妙。這一剎那,所有力量都在他的控制下,無比的精細,沒有一絲浪費,多餘消耗。

「呼!」

全身力量如水傳遞,從來對自己身體的掌控沒有如此美妙過。

長槍旋轉著刺穿長空,速度卻陡然暴漲!

噗嘰!

長槍槍尖瞬間從驚愕中的陰影豹的胸口處刺入,從它的背部刺出。

抓著長槍,看著那被刺穿的陰影豹還在扭動掙扎,鮮血不斷流出,東伯雪鷹死死盯著,那陰影豹也在盯著東伯雪鷹,只是此刻它那灰暗眸子中有的卻是恐慌驚怒焦急,它強大的生命力讓它足足掙紮了近半分鐘,血液都流的一地,它才終於沒了聲息。

全身一鬆,東伯雪鷹躺在了冰冷的積雪地面上,看著旁邊被穿在長槍上依舊瞪著眼睛的陰影豹。

「是你死,我活!」東伯雪鷹看著陰影豹的屍體,有著劫後餘生的慶幸。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18 16:2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