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hanslin

[都市言情] [老施]巔峰強少(殺手房東俏房客第二部) (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10 15:40:2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百三十五章 畢業的考試

  摩洛哥政府安排了車輛過來接機。

  他們並不能肯定趙鋼鏰帶著白小琴來摩洛哥的真正目的,所以他們表現的很小心翼翼。

  不過,趙鋼鏰跟白小琴似乎不怎麼領情。

  他們下了飛機後就自行離開了,任憑摩洛哥官方的人怎麼追,都沒有辦法追上兩人,最後只得悻悻的回去。

  儘管趙鋼鏰跟白小琴都消失在了公眾的視線裡,但是,誰都知道他們的目標是什麼。

  總不可能他們來摩洛哥是來遊山玩水的吧?

  他們唯一來摩洛哥的目標,就是那大山之中的羅斯柴爾德家族。

  這似乎是理所當然,並且是唯一的答案。

  但是恰恰是這唯一的目標,讓很多人不敢相信。

  難道他們就想靠著這兩個人,就殺進羅斯柴爾德家族,殺掉男爵?

  雖然不可否認趙鋼鏰確實很厲害,但是參加過那場戰爭的人都知道,有一個黑袍老者存在。

  那個老者,強悍的完全不像樣。

  就連趙鋼鏰,都沒有辦法對抗那個老人。

  如此的情況下,趙鋼鏰去羅斯柴爾德家族,除了找死之外,還能有什麼其他的結果麼?

  可是找死這種事,以趙鋼鏰的腦子,應該不至於會做啊。

  或者他想去跟羅斯柴爾德家族合作?

  算了吧,就憑羅斯柴爾德家族跟趙家的宿怨,他們能合作,那就真的有鬼了,特別是現在趙家如日中天,羅斯柴爾德家族需要退出世界舞臺,趙鋼鏰傻了才去跟羅斯柴爾德家族合作。

  羅斯柴爾德群山之中最大的房子裡。

  男爵臉色陰鬱的坐在辦公桌後,他的對面坐著黑袍老者。

  “趙鋼鏰為什麼會來。”

  男爵不停的用手指頭敲打著桌面,從這可以看出他其實還是很緊張的,因為趙鋼鏰來的太詭異了。

  明知道這裡有個不可力敵的人物在,他怎麼還會來?

  “也許是他以為他有機會戰勝我,畢竟,我被那個老傢伙打傷了。”黑袍老者滿臉陰鶩的說道。

  “你的身體,真的沒有問題麼?”男爵問道。

  “也許他跟趙鋼鏰一起來,我就會有問題,如果只是趙鋼鏰來,哼,我殺他,易如反掌。”黑袍老者不屑的說道。

  “你真的能出手?”男爵問道。

  “三十年前跟他賭輸了,他封我三十年的手,讓我三十年都不能出手,現在三十年之期已經過了,那個老傢伙又要去找回去的方法,我自然能出手。”黑袍老者說道。

  “那就麻煩你了。”男爵站起身,對黑袍老者鞠了個躬,說道,“只要殺了趙鋼鏰,我們家與您,再無相欠,您想去哪裡,我們家,不會再對您有任何約束。”

  “如果他真的是來殺你的,那你我就在這裡耐心等待即可,也不用讓人去阻攔,這樣只能是白白的浪費力氣。”黑袍老者說道。

  “我知道。”男爵點了點頭。

  趙鋼鏰與白小琴,出現在了羅斯柴爾德家族巨大的圍牆外頭。

  那扇門,還是那扇門,只是門口沒有了參觀的民眾,因為羅斯柴爾德家族要退出歷史舞臺,所以連這參觀的專案,都被摩洛哥政府給禁止了,現在的羅斯柴爾德家族,基本上對外已經完全封閉,過起了與世隔絕的生活。

  “他們看起來很有自信。”白小琴看著空無一人的保安室,說道,“他們在等我們。”

  “走吧。”

  趙鋼鏰笑了笑,走到大門旁,單手按在了門上,隨後猛的一震手臂。

  砰。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從鐵門傳來,隨後,讓人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那扇不知道多少噸重的鐵門,竟然整個被趙鋼鏰這一掌給震飛了出去!

  沒錯,是整扇門都飛了出去。

  這巨大的門飛出去好幾米後,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壓塌了一片的樹木。

  趙鋼鏰收回手,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說道,“力氣沒控制好。”

  “沒關係。”

  白小琴笑了笑,說道,“這樣也好,算作下馬威。”

  “是,讓他們知道咱們來了。”

  趙鋼鏰笑著跳上巨大的鐵門,往裡走去,白小琴緊緊的跟在他的身邊。

  “看起來他有所長進。”

  看著監控裡的趙鋼鏰一掌拍飛那個鐵門,黑袍老者笑了笑說道。

  “難對付麼?”男爵問道。

  “不難。”

  黑袍老者搖了搖頭,不屑的說道,“低階的修士,終究只是低階而已。”

  趙鋼鏰一路順暢的走到了路的盡頭。

  看著那座巨大的建築,趙鋼鏰有點感慨。

  上一次來的時候是來救人,而這一次,卻是來殺人。

  一念屠刀,一念菩提。

  這一次,雖然沒有了小型核彈的威脅,但是卻有一個單對單更加強大的黑袍老者。

  按照王老的說法,這可是高階修士,這樣的人,要是殺死一個,那說出去得多裝逼呢?

  建築的門口,走出來了兩個人。

  男爵跟黑袍老者,走的十分緩慢。

  男爵的身邊終於沒有跟著大批小批的人,他站在黑袍老者往後的位置,態度略顯恭敬,因為他知道,今天他想要活命,只能靠眼前這個人。

  “趙鋼鏰,看來戰爭的勝利,已經沖昏了你的頭腦了。”男爵雙手抱胸,冷視著趙鋼鏰,說道,“今天你踏進我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地盤,你這輩子,就都再也出不去了。”

  “這裡依山傍水的,挺不錯的。”趙鋼鏰笑著說道,“回頭我打算把這塊兒買下來,作為我們趙家的後花園,你看怎麼樣?”

  “狂妄的小子!”

  黑袍老者猛然一揮手,一把黑色的短刃咻的一聲飛向趙鋼鏰。

  短刃的速度奇快,而且上面所蘊含的內氣,十分的龐大,只是一把飛行的短刃,竟然就能夠單靠壓力就在地上留下一條印痕。

  啪。

  趙鋼鏰單手接下了這把短刃。

  短刃就好像是一隻被抓住了身子的蜥蜴一樣,完全動彈不得。

  黑袍老者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

  “我說為什麼你敢來這裡呢,看來你從那個老傢伙身上,學到了一些本事。”黑袍老者笑著說道,似乎對趙鋼鏰抓住自己扔出去的短刃不以為意。

  “學倒是學了一些東西,不過只是一些殺豬的方法而已,碰巧今天可以檢驗一下這幾天的學習成果。”趙鋼鏰笑道。

  “狂妄的小子,我要殺了你!”

  黑袍老者哪裡能夠受得了趙鋼鏰的一再嘲諷,他用力一跺地,整個人如炮彈一樣沖向了趙鋼鏰,而男爵也幾乎是與此同時攻向了趙鋼鏰,因為趙鋼鏰這邊有兩個人,黑袍老者對付趙鋼鏰,他去對付白小琴,到時候就能保證兩人都得死。

  “我來對付男爵。”白小琴說道。

  “白老師,您看著就行。”

  趙鋼鏰突然咧嘴笑道,“這兩人,交給我。”

  “嗯?”

  白小琴詫異的看著趙鋼鏰。

  “這兩人,就是我的畢業考驗。”趙鋼鏰看著已經快要到身前的黑袍老者,說道,“幹掉這兩人,我,就真的從你手上畢業了,老師。”

  白小琴的雙眸裡,滿是光彩,她點了點頭,微笑著退後了一步。

  趙鋼鏰跨步上前。

  他只是往前踏了一步,整個天地,似乎都瞬間位置色變。

  黑袍老者眼裡閃過詫異的神色,隨後悍然出手。

  這一出手,就是黑袍老者最強的攻擊!

  他那雙枯槁的手,如鬼魅一樣抓向了趙鋼鏰的脖子。

  趙鋼鏰嘴角微微翹起。

  這雙在一個星期前就好像是夢魘一樣的雙手,此時看起來,就好似將要枯死的樹枝一般。

  啪。

  趙鋼鏰的手,抓在了黑袍老者的手。

  安穩如山。

  黑袍老者那強大的足以穿金貫鐵的手,就這樣被抓住了,而與此同時,男爵,也已經到了趙鋼鏰的身側。

  男爵的目標,是白小琴,但是他卻突然發現,一隻腳,出現在了自己的身前。

  轉頭一看,趙鋼鏰竟然騰空而起,從黑袍老者那邊一腳踹向了自己,而他的一隻手,竟然還緊緊的抓住黑袍老者的手。

  男爵迅速抬起手擋在身前。

  砰。

  趙鋼鏰的腳重重的踢在了男爵的手上。

  卡擦。

  骨裂的聲音響起。

  男爵的臉上,露出驚駭的神色。

  趙鋼鏰的腳上傳來的力量,太大了,大到他完全不能理解的程度。

  怎麼會這樣?

  怎麼可能這樣?

  他不是才是Z級麼?就算他比自己強,但是也不可能強這麼多啊!

  男爵想不明白,卻也沒有時間去想了,因為他 已經如炮彈一樣飛了出去。

  破空之聲響起,男爵的身子,重重的砸進了不遠處的那幢巨大建築。

  那幢建築的一整面牆,被男爵砸塌,男爵的身子,被掩蓋在了裡面。

  “混蛋!”

  黑袍老者怒極,趙鋼鏰竟然打算一打二,這已經不能算是挑釁了,這是赤果果的打臉了。

  一個低階的修士竟然敢打一個高階修士的臉,這還有沒有王法了?

  盛怒的黑袍老者,用力的將趙鋼鏰的身體往自己這邊拽了過來,然後一拳朝著趙鋼鏰的胸口砸了下去。

  砰。

  趙鋼鏰只來得及抬起一隻手擋在胸前,然後就被砸進了地面。

  黑袍老者怒吼一聲,抬起手朝著地上的趙鋼鏰繼續砸了下去。

  啪。

  地上的趙鋼鏰,卻是抬起一隻手,擋住了黑袍老者這勢如破竹的一拳。

  輕鬆,而又穩定。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10 15:40:5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百三十六章 開始,離去,終

“怎麼可能!”黑袍老者完全驚呆了,雖然自己現在的實力只有最強時候的十分之一不到,但是自己可是高階修士,再厲害的低階修士,都不可能打的過自己啊,哪怕自己比現在更弱,對低階修士應該都是壓倒性的優勢啊,因為自己的內氣比他們的內氣等級要高的多啊!

內氣等級的絕對壓制所帶來的就是實力的絕對壓制,就好像一個拿槍的人,你就算是拿土製的火銃都比拿什麼好劍的人牛逼一樣。

  “怎麼不可能?”

趙鋼鏰話音落下,手上猛然用力。

一股強絕的力量從趙鋼鏰的手上湧出,緊緊的鉗住了黑袍老者的手。

  咔咔咔咔。

一陣骨頭被嚴重擠壓的聲音從黑袍老者的手上發出。

“放,放手!”黑袍老者怒吼一聲,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回來,但是卻發現,根本抽不回來,那隻手,就好像是一個老虎鉗一樣,緊緊的鉗住了自己的手。

站在不遠處的白小琴,面帶微笑的看著這一切,按照王老的說法,趙鋼鏰在修行完之後的實力,應該跟黑袍老者差不多,可是從現在的情況上看,趙鋼鏰的實力,已經絕對的站在黑袍老者之上了,看來就算是高階修士,也沒有辦法對自己這個總是創造奇蹟的學生做出一個穩妥的估計啊。

“那天你殺了我朋友,今天,我就讓你給他陪葬!”

趙鋼鏰的眼裡,陡然閃過濃烈的殺機,隨後,趙鋼鏰的雙腿猛地往上一踢。

被抓住了一隻手的黑袍老者根本就沒有辦法躲閃,直接被趙鋼鏰踹中了腹部,整個人往上飛起來,而因為他的手被趙鋼鏰給抓住,所以他的上半身,又低於他的下半身,整個人就好像是斜著往上飛一樣。

  砰。

趙鋼鏰一隻手猛的拍了一下地面,隨後整個人彈射而起,在趙鋼鏰彈射而起的瞬間,他用力的將黑袍老者往地上砸了下去。

  轟。

黑袍老者被重重的摔在地上,不過他並沒有受到什麼重創,他立即就跳了起來,然後往後退。

趙鋼鏰卻是不給他喘息的機會,在黑袍老者剛退出一步的時候,趙鋼鏰就已經來到了黑袍老者身邊,隨後一拳轟出。

  黑袍老者只能抬手格擋。

  砰。

兩人的手強強相撞,似乎要擦出火花一樣,巨大的聲響,震得人耳膜都有點疼。

  咻咻咻。

趙鋼鏰的拳頭在轟出第一個之後,第二個第三個,也隨之轟出,而趙鋼鏰的拳速,也在快速的往上提。

  一拳接著一拳。

黑袍老者剛開始還能接的比較輕鬆,但是到了後面卻是變得有點困難,一個是因為速度越來越快,還有一個就是因為力量越來越強。

沒擋住趙鋼鏰的一拳,黑袍老者就好像是被一座山給壓了一次一樣,他那強悍的足以跟低階靈器相提並論的手,在這樣強大的力量面前,似乎變得異常的柔弱。

黑袍老者的手上,開始出現了淤青。

他的內氣,似乎已經消化不了趙鋼鏰傳遞而來的力量,當趙鋼鏰傳遞來的力量沒有辦法被消化的時候,肉體,就得直接面對上那些強大的力量。

沒有了內氣保護的肉體,是那樣的脆弱。

趙鋼鏰的速度,越來越快,快到黑袍老者已經跟不上了。而當黑袍老者的速度跟不上的時候,趙鋼鏰的拳頭,也就落在了他的身上。

  “就這樣?!”

趙鋼鏰的嘴角帶著不屑的笑容,這種笑容,徹底的激怒了黑袍老者。

  “我要你死!!”

黑袍老者怒吼一聲,身上突然冒出一陣黑煙,而他整個人,完全的籠罩在了黑煙之中。

趙鋼鏰的拳頭,在觸碰到那些黑煙的時候,竟然被擋住了。

只是煙,竟然就擋住了趙鋼鏰的身體。

  “是你逼我的。”

黑袍老者猩紅著雙眼,喘著粗氣,說道,“小子,我已經很久沒有用過這一招了,你讓我損失了六十年的道行,今天,我要將你挫骨揚灰!! ”

  趙鋼鏰皺起了眉頭。

他可以感受到,黑袍老者的生命氣息,正在一點點的減弱,但是他身上的氣勢,卻是越來越強大。

這似乎是某種燃燒生命力來增強實力的招式。

  不過,那又怎樣呢?

趙鋼鏰的嘴角重新勾起一個笑容。

  就算你變強,又如何?

  老子要幹你,你他媽就得死!

趙鋼鏰雙臂猛然張開,一股強大的氣勢,從趙鋼鏰的體內爆發而出。

這股氣勢太強,強的黑袍老者身上的黑色煙霧都被這股氣勢給完全壓制住了。

“怎麼,怎麼回事?!”黑袍老者目瞪口呆的看著趙鋼鏰,這種氣息,怎麼可能是這種氣息,這,這可是全盛的高階修士的氣息,他,他怎麼可能是高階修士,怎麼可能?

  “給老子死!”

趙鋼鏰咆哮一生,高高躍起,握緊拳頭,朝著黑袍老者轟了過去。

“我不相信!!!”黑袍老者驚吼一聲,雙手猛然向前,黑色的煙霧就好像是有生命一樣,竟然隨著他的動作,凝聚在了他的身前。

  轟! !

趙鋼鏰的拳頭,重重的轟在了那猶若實質的黑煙上。

那黑煙陡然膨脹,將趙鋼鏰整個人都給包裹了進去。

  一切,似乎定格住了。

趙鋼鏰被黑煙包裹,唯一露在黑煙外頭的,就是一個拳頭,而那拳頭,則是頂在了黑煙的源頭位置。

“哈哈哈,果然只是虛張聲勢,虛張聲勢!!”

黑袍老者看到趙鋼鏰被自己的黑煙禁錮,狂笑了起來,他根本就不相信趙鋼鏰可以在短短的幾天時間裡就成長為一個高階的修士,現在趙鋼鏰被自己的黑煙禁錮,那就證明了自己的猜測,這趙鋼鏰,一定是在虛張聲勢,想要​​嚇唬自己。

自己幸虧沒有被他嚇唬到,不然要是因此而跑掉,那就太丟自己的臉了。

  就在這時。

  吼!

一聲虎嘯之聲,從趙鋼鏰的那個拳頭上,突然響起。

伴隨著這股虎嘯之聲,一個虎頭,出現在了趙鋼鏰的拳頭之上。

這個虎頭,張著血型大口,對著趙鋼鏰拳頭上的那團黑煙,一口,咬了下去。

  砰。

黑煙就好像是一塊棉花糖一樣,瞬間被咬碎,隨後,那禁錮著趙鋼鏰的黑煙,全部渙散開來。

  這還沒完!

咬碎了黑煙的虎頭,似乎被那黑煙所同化了一樣,整個虎頭,竟然變成了黑色的,而這個虎頭,隨著趙鋼鏰的拳頭,咆哮著,沖向了黑袍老者。

  “不!!”

黑袍老者轉身想要跑,但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吼! ! !

呼嘯之聲,響徹在整個羅斯柴爾德家族的領地裡。

趙鋼鏰的拳頭,砸在了黑袍老者的胸口上,那一個黑色的虎頭,長著大口,似乎將黑袍老者整個人都給吞進了口中一般。

時間,在這一刻,似乎,真的靜止了。

黑袍老者的眼睛,瞪得碩大,他的嘴張著,卻是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

一絲絲裂痕,出現在了他的胸口位置,隨後,這些裂痕,快速的擴散,瞬間,佈滿了他的全身。

  喀喀喀。

這些裂痕,讓黑袍老者整個人看起來就好像是掉在地上的陶瓷一樣。

趙鋼鏰將手收了回來,隨後走向了遠處那片倒塌的牆壁。

  轟。

  一聲巨響。

黑袍老者的身體,碎裂成無數塊,落在了地上。

趙鋼鏰看都沒有看一眼黑袍老者,他走到了廢墟前頭。

男爵已經從廢墟里爬了出來,他坐在地上,喘著粗氣,看著趙鋼鏰。

  “我贏了。”趙鋼鏰說道。

  “是王老贏了。”

男爵喘著氣,看著趙鋼鏰,說道,“你幫他解決了他離開這裡的最後一個難題,等他離開這裡,將會帶來他們那裡的人,到時候,這個世界,就將不再是這個世界,趙鋼鏰,你以為你贏了,其實,你也​​只不過是人家的一枚棋子罷了。”

“棋子也罷,傀儡也無所謂,至少現在,站在這裡的是我,而不是你。”趙鋼鏰看著男爵,說道,“今天,我會在這裡殺了你,替我的女人,替我的朋友報仇,從此以後,這世界上,再無男爵。”

“你殺了我,你得不到任何的好處,我可以把我掌握的資料跟你分享,你可以變得更強,你可以…啊!”

男爵的話還沒說話,他的胸口上,就出現了一個口子。

一把匕首,插在了男爵身後的石頭上。

男爵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再看了一眼趙鋼鏰。

“並不是每一個站在頂端的人,都是梟雄。”趙鋼鏰笑了笑,說道,“你帶著榮耀而來,卻帶著恥辱死去,我贏你,真的是理所當然。”

男爵艱難的扯動了一下嘴角,說道,“趙,鋼鏰,你,你會後悔的。”

在男爵說完這些話之後,他的身體轟然倒地。

羅斯柴爾德家族族長,涅槃.羅斯柴爾德,就這樣在自己家門口殞命。

那些躲在遠處的羅斯柴爾德家族護衛以及成員,沒有任何一個人敢上前,因為他們知道,如果他們貿然上前,也許,整個羅斯柴爾德家族,將會迎來滅頂之災。

  死了的,只是族長而已。

  趙鋼鏰轉過身,走向了白小琴。

白小琴笑瞇瞇的站在原地等著趙鋼鏰。

趙鋼鏰走到白小琴的身前,說道,“白老師,我算是畢業了麼?”

  “畢業了。”

  白小琴點了點頭。

“那我以後,就不用叫你白老師了?”趙鋼鏰激動的問道。

“那你想叫什麼?”白小琴疑惑的問道。

“我…我一直想叫你小琴。”趙鋼鏰有點羞澀的摸了摸腦袋,說道,“不知道可不可以。”

“當然,只要你願意的話​​。”白小琴笑瞇瞇的點了點頭。

  “哦也,太好了!”

趙鋼鏰興奮的一把抱住了白小琴,叫道,“我老早就想這麼叫你了,小琴,哈哈。”

白小琴笑著將趙鋼鏰抱住,說道,“其實,我也很早,就想你這麼叫我了。”

  趙鋼鏰的身子,突然僵住。

他將白小琴放了下來,然後看著白小琴。

  白小琴笑瞇瞇的看著他。

趙鋼鏰咽了口口水,將臉慢慢的湊近了白小琴。

白小琴閉上了眼睛,似乎已經允許了趙鋼鏰的行為。

趙鋼鏰緊張的抓著白小琴的手臂。

眼看著就要親到白小琴了,這時候,趙鋼鏰的手機,卻是突然響了起來。

所有的美好,在小蘋果的鈴聲響起的時候,都消散了。

趙鋼鏰憤怒的拿起了手機,發現是自己老子打來的。

“恭喜你啊兒子,哈哈,竟然真的干掉了男爵,你可真是我的榮耀啊,哈哈哈!”

  趙鐵柱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

“爸,如果你打電話就是為了表揚我的話,那我會恨你的。”趙鋼鏰面無表情的說道。

“那怎麼可能,哈哈,我主要是想表揚一下我自己,你能有現在的成績,至少得有一半,啊,不對,是三分之二的功勞是我的,想當初,我為了讓你…餵,餵,餵?我草,你竟然敢掛你老子電話!”

趙鋼鏰把手機收回了口袋,尷尬的對白小琴說道,“這個,我爸打來的,小琴,咱們走吧?”

  “嗯。”

  白小琴點了點頭。

就在趙鋼鏰打算離去的時候,白小琴卻是突然踮起腳尖,摟住趙鋼鏰的脖子,然後吻上了趙鋼鏰。

趙鋼鏰瞬間就懵了,剛想反應一下的,白小琴卻是已經鬆開了手。

  “這是對你畢業的獎勵。”

  白小琴坏笑道。

“這個,就這樣啊?”趙鋼鏰咽了口口水,說道:“沒點其他的?”

“你猜?”白小琴留下一個玩味的笑容,轉身往旁邊走去。

趙鋼鏰連忙跟上,說道,“還有?”

“不告訴你。”白小琴說道,“等回家了再告訴你。”

“回家?是?”趙鋼鏰似有期待的看著白小琴。

  “當然是你家,走吧。”

白小琴說著,拉起了趙鋼鏰的手,“我已經從獵人學校離職了,現在無家可歸了,你收不收留我你?”

“收,絕​​對收啊,不收是煞筆啊!”

  “不准說粗口!”

  “好好好,不說,不說。”

  “不收?”

  “收!!”

  “到底是收還是不收?”

“收,當然收,哎呀,我雖然有一點南方口音,但是也不帶你這樣欺負人的啊!”

趙鋼鏰和白小琴兩人一路說笑著離開了羅斯柴爾德家族總部,就在兩人離開的時候,男爵的死訊,也傳遍了全世界。

  全世界再一次的被震驚了。

這趙鋼鏰真的是不做事則以,一做事就總是給人驚喜。

這男爵竟然真的被他殺了,而且那個黑袍老者也死了,而且據說趙鋼鏰還是一對二,蒼天,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

摩洛哥方面對趙鋼鏰幹掉男爵的事情一句話都沒說,羅斯柴爾德家族也一句話都沒說,大家都認同了這樣的一個事情。

趙鋼鏰帶著白小琴,安然的回到了趙府,而羅斯柴爾德家族也正式宣布,隱世。

他們似乎是已經被趙鋼鏰給打怕了一樣,生怕趙鋼鏰興起再回來滅個族啥的,所以他們選擇了高調隱世。

自此,這個世界上,再無任何勢力和組織,敢與趙家,趙鋼鏰對抗,而趙鋼鏰,也真正的成為了世界第一人。

  幾個月後。

  西班牙,巴塞羅那。

“恭喜家主,賀喜家主,是個公主!!”接生的護士推開林舒雅的產房,欣喜的說道。

“舒雅怎麼樣了?”趙鋼鏰關切的問道。

  “母女平安!!”

  又是幾個月後。

“恭喜家主,賀喜家主,是個少爺!!”

接生的護士推開了何曉柔的產房報喜道。

  “曉柔怎麼樣?”趙鋼鏰問道。

  “母子平安!”

  轉眼間,又是一年。

  這一年,趙國安,兩歲了。

趙鋼鏰設宴,為趙國安趙國慶慶祝兩周歲的生日。

全世界範圍內有數的大勢力,有的老大親自來,有的派了代表過來參加趙國安趙國慶的生日宴會。

趙鋼鏰親自在門口迎客,笑容滿面。

一直到宴會開始,趙鋼鏰都沒有看到他想看到的那個人,不免有些失望。

  宴會按時開始。

這是一場為全世界最吊炸天的兩個富二代所舉辦的宴會,這兩人,也是這個世界上天字一號跟天子二號的公子哥。

兩人的宴會排場,是這個世界上絕無僅有的,據說日本的天皇,梵蒂岡的教皇,還有黎明教的教主,都親自寫了賀詞過來,聯合國秘書長,美國總統等一些政要,也都以私人的身份表達了他們希望兩個小孩子健康成長的心願。

宴會在熱烈友好的氣氛中進行,在趙世炎等一些中央領導的到來之下宴會走向了高.潮。

“趙校長,恭喜你了。”趙世炎笑著跟趙鋼鏰碰了一下杯。

現在的趙鋼鏰,已經是獵人學校的校長,據說是被趙鐵柱硬生生的給推上去的,所以趙世炎總是喜歡叫趙鋼鏰趙校長,算是一種揶揄,但是也是關係好的證明。

“多謝領導。”趙鋼鏰喝掉酒,說道,“對了領導,將藥劑納入社會福利這個事情,我已經跟冷冰說好了,只要中央能夠在其他方面給予我們相應的支持,我們十分樂意將藥劑免費化。”

“好,中央,是不會讓你們吃虧的。”趙世炎笑著拍了拍趙鋼鏰肩膀,趙鋼鏰也笑了笑,眼裡隱約有一絲的失落。

  因為那個人,還沒來。

  晚宴,在半夜結束。

  賓主盡歡。

趙鋼鏰帶著趙國慶趙國安,回到了趙府。

剛進趙府,趙鋼鏰就看到了那個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王爺爺!”

  趙鋼鏰驚喜的叫道。

王老笑著看著趙鋼鏰,說道,“鋼鏰。”

趙鋼鏰緊走幾步,來到王老身前,說道,“王爺爺,我還以為你不會來了呢。”

“國安兩歲了,我說了要來,就會來的。”王老笑著看向黃玲玲懷裡的趙國安,說道,“把國安給我。”

黃玲玲老實的將趙國安交給了王老。

“你們在這兒等我。”王老囑咐了一下趙鋼鏰後,就帶著趙國安離開了。

“國安不會有事吧?”黃玲玲擔心的問道。

  “不會的。”趙鋼鏰搖了搖頭。

大概過了十分鐘左右,王老回到了大廳裡。

王老的額頭上帶著些許的汗,他將趙國安交給了黃玲玲,然後笑著說道,“這小傢伙,可真能耐啊,哈哈。”

“國安沒事了吧?”趙鋼鏰關切的問道。

“沒事了。”王老搖了搖頭,說道,“事情,算是做完了,我與你們趙家的緣分,也該到結束的時候了。”

“王爺爺,您不用休息一下麼?”趙鋼鏰問道。

  “不用了。”

王老說道,“我要走了,也許我找到答案的那一天,會來見你們最後一面,也許,此生,都再也看不到你們了,希望你們,一切安好。”

  說完,王老轉身離去。

看著王老離開,趙鋼鏰心裡五味雜陳,說不出話來。

趙家的興盛,以一種誰也阻擋不了的方式而來。

  轉眼間,又過去了幾年。

  在這幾年裡,趙家多了很多人。

白小琴,陳小貝,冷冰,劉伶,林風兒,茉莉,薇薇安,傑西卡,林欣,馮雨朦都進入到了趙家族譜之中。

其中劉伶跟林風兒可以算是熬出頭的那種,劉伶當上了央行的一個經理,而林風兒則成了叱吒娛樂圈的大姐,陳小貝跟趙鋼鏰屬於水到渠成,陳小貝在畢業後就跟了趙鋼鏰,算是這幾個女人之中比較晚的一個,但是也是最簡單的一個,冷冰倒是有點波折,不過最終還是死心塌地跟了趙鋼鏰。

茉莉成為了趙鋼鏰在海外的最大的一個爪牙,而將茉莉收入趙家,也是趙鋼鏰對茉莉的一種掌控,當然,對於現在的趙鋼鏰而言,茉莉,一點威脅都沒有。

薇薇安跟傑西卡成為了世界頭號的廣告模特,當然,這是在他們成為趙家的人之前,在成為趙家人之後,兩人就進入到了鳳凰慈愛基金之中,幫助曹子怡等人在全世界範圍內開展慈善活動。

至於白小琴,她在從摩洛哥回來之後就進入了趙家的族譜之中,不過她經常都呆在獵人學校之中,以副校長的身份。

林欣算是趙鋼鏰女人裡比較個性​​的一個,不過對於入趙家族譜的事情她倒是沒什麼意見,算是給趙鋼鏰省了不少麻煩。

馮雨朦是在大學畢業後才跟趙鋼鏰確定關係的,兩人也算是修成了正果,不過馮雨朦因為比較嚮往自由,所以在入了族譜之後就開始了環球旅行,當然,馮雨朦的身邊時刻都跟著幾個保鏢,防止她出任何的意外。

唯一有些許遺憾的,或許就是吳瑤琴跟陳可可了,她成為了佛教協會的會長,一手統管了整個神州的佛教,成為了佛教的第一人,而吳瑤琴則是一直陪在陳可可的身邊。

當然,也許沒有遺憾,這誰知道呢。

  時間如流水一般。

  轉眼間十年過去。

趙鋼鏰也步入了三十,趙國安更是已經成長為一個翩翩少年了,不過,趙鋼鏰在趙國安十歲的時候就將趙國安送進了獵人學校學習,所以世人對於趙國安的了解,倒是沒有趙國慶的多,而趙國慶則在十二歲的時候就開始幫趙鋼鏰處理家族事務了,從這點上就可以看出,趙鋼鏰給趙國慶和趙國安的定位很早就已經分明。

這一天,趙鋼鏰剛參加完一個高級會議返回趙家,車開到一半的時候,趙鋼鏰突然讓人將車停了下來,隨後他自己走下了車,並且組織了手下的跟隨。

  “王爺爺!”

趙鋼鏰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王老,百感交集,十年光陰過去,王老一點變化都沒有,自己還以為他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我要走了,所以來看看你,如果你願意的話​​,送我一程。”王老說道。

  “我願意。”

  趙鋼鏰點了點頭。

接下去的幾天,趙鋼鏰消失在了公眾視野裡,不止趙鋼鏰,趙鐵柱,趙二狗,也都消失了。

在百慕大三角的某個不知名的小島上。

王老帶著趙鋼鏰趙鐵柱還有趙二狗,登上了這個島嶼。

島嶼很普通,但是王老卻是帶著三人找到了一個通往地下的入口。

三人隨著王老進入地下,在一條綿延漫長的隧道裡走了半個小時後,三人的前面出現了一個石室。

石室的中央,擺放著一個有點殘破的八卦陣型。

  “這裡,是我回去的入口。”

王老看著趙鋼鏰等人,說道,“我用了十年時間,找到了啟動這個入口的方法,我希望,在我走後,你們能將這個入口徹底毀滅,這應該是地球唯一一個與外界連接的入口,只要這個入口毀滅,外界的人,將再也沒有辦法來到地球。”

  “王爺爺,真的要走?”

  趙鋼鏰問道。

“嗯,那裡有我想要的答案。”王老指了指天上,然後說道,“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我走了。”

說完,王老邁步走進了那八卦陣型之中。

八卦陣形的兩個陣眼開始慢慢的旋轉了起來,一黑一白兩道光芒,從陣眼裡射出,照在了王老的身上,隨後,這光芒變得越來越強烈。

終於,當光芒已經映的趙鋼鏰睜不開眼睛的時候,一切,卻又突然消失。

  王老,不見了。

  “好可怕的能量波動。”

趙鐵柱站在八卦陣旁,心有餘悸的說道。

  “這個地方,不能留。”

  趙二狗說道。

“嗯,我明白。”趙鋼鏰點了點頭。

一天之後,一枚小型核彈,在這個島嶼上被引爆。

對外而言,這只是一場核爆試驗。

沒有人知道,就是這個核爆試驗,將地球與外界聯繫的唯一一個紐帶,徹底摧毀。

而這場核爆試驗,也將我們的故事,正式的,拉下了帷幕。

  總而言之一句話。

我們的鋼鏰同志,與他的龐大后宮佳麗們,從此過上了幸福的生活。

  (全本終)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10 15:41:23 |顯示全部樓層

完本感言~
  終於完本了。

  儘管俺跟很多同學一樣不舍,一樣失落,但是,該結束的,還是要結束了。就好像是我們的孩子長大了一樣,有一天他終將離開我們,而我們,只能祝福他越來越好。

  有童鞋私下裡問俺,好幾個女的沒推,為啥就完本了?

  其實很簡單,該寫的故事寫完了,如果接下去只是單純的寫推妹子,那這本書就真的成了一本黃書了。

  該打的敵人已經打完,要是為了推妹子而加入一些癟三啊或者一些七七八八的人物來豐富劇情,那估計俺得被人噴死,比如劃水啊什麼的,所以覺得沒必要再多寫了。

  這裡簡單的說一些朋友的疑惑吧。

  曹白霜的兒子將來註定會跟趙國慶爭奪家主之位,這在前面就已經說過了。曹白霜的執念是趙鋼鏰一定沒有辦法帶領好趙家,這種執念並不會因為趙鋼鏰現在的任何成就而改變,所以她生了一個趙鋼鏰的兒子,然後讓將來趙鋼鏰跟他的兒子去統領趙家。

  為什麼九斤曹子怡趙二狗等人沒去參加大戰?

  很簡單,趙家總不可能一點人也不留在家裡,要是被人抄了老家怎麼辦?

  就這樣完本了。

  老實說,並沒有覺得多輕鬆。

  因為俺是一個小寫手,不像那些大神,一本書寫完可以休息兩三個月,他們不缺錢,也不缺讀者,這兩樣俺都缺,俺需要還房貸,需要養老婆,需要孝敬父母,需要花錢的地方很多,所以,這本書寫完,俺就要準備開新書了。

  這本書是在2013年的1月1日發書,到2014年10月16日完本。

  歷經649天,總字數504萬。

  這649天裡,我們創造了太多的奇跡。

  最快點擊過千萬,最快點擊過億,最快點擊過三億。

  當然,目前全網站擊過三億的書也就三本,其中兩本是咱們的,唯一點擊過四億的一本書,還是俺的處女作。

  總鮮花數,巔峰強少達到了逆天的260萬,比殺手房東俏房客多了170萬。每週鮮花榜,咱們都是穩妥的前三名,這是殺手房東俏房客不曾達到過的高度。

  總收藏數,22萬+,比殺手房東俏房客多了十萬,我們長期霸佔著收藏版的前十,這也同樣是殺手房東俏房客不曾做到過的。

  在字數少一百萬的情況下,這資料,算是相當耀眼了。

  這一切的一切,全部都離不開每一個讀者的支持。

  是你們,給了俺一朵朵的花,給了俺一個個的點擊,給了俺一個個的收藏。

  是你們,創造了巔峰強少一個又一個的奇跡。

  是你們,完美的詮釋了人多力量大這樣一個道理。

  所以,在完本的這一刻,俺最想說的,永遠只有兩個字。

  感謝。

  感謝你們陪伴在俺的身旁。

  有的朋友是從老書就開始追俺,有的是新書就開始追。

  這一天天的下來,俺想說,辛苦大家了。

  俺知道俺寫文的能力還有所欠缺,俺也知道俺有時候會很懶,特別是臨近完本的時候,其實俺後面想明白了,俺以前也受過傷也生過病,但是俺從未少更過,這是為什麼?這就是因為俺平時寫的多,有存稿,所以俺可以應對任何的突發情況,歸根結底,就是俺變得懶了,惰性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我們總能找到理由說服自己不碼字,還好,那段最懶的時光已經過去了,俺又變回了以前的俺。不管怎樣,大家能夠在這段最困難的時候,不離不棄的一直跟俺站在一起,並且扶著俺前進,俺除了感謝,真的說不出其他的了。

  感謝所有人,感謝給我投票的兄弟,紅酒哥,龍哥,二哥,飛虎哥,蛋蛋,小舞,年少,楚哥哥,蒙山過客,嘟嘟哥,2CC,鐵索,小龍哥,Lopmon。讓大家破費了。

  感謝在手機站一直訂閱俺書的兄弟,正因為有你們,俺每個月才能還得起房貸,真的,這是最實際的。

  感謝給俺提供寫書平臺的17K ,因為有了17K,俺才能認識兄弟們、

  感謝編輯,如果沒有編輯,就沒有現在的俺。

  要感謝的人太多,感謝不完,俺只能用行動來表示。

  是的,沒錯,接下去要說新書了。

  老書有很多的問題跟不足,俺其實都知道,也正因為知道了這些問題跟不足,所以俺下本書將會才會更好的避免這些問題。

  下本書的題材,將會是都市玄幻修真。

  講述的,是一個牛逼的異界強者被一群同樣牛逼的人圍毆不肯投降自爆元嬰元神,結果被某個神器帶著偶然穿越來地球卻意外發現驚天秘密的故事。

  這是一個復仇者的故事,也是一個修真者附身在吊絲身上讓吊絲逆襲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俺一直以來都是寫都市的,但是這都市玄幻修真,俺是真的沒寫過,所以對於這類文來說,俺就是個新人,絕對的新人。

  但是,俺有信心寫好。

  不管是都市玄幻還是都市修真,都市都掛在前頭,為什麼不是玄幻都市,不是修真都市?那就是因為都市是絕對的主流,而俺最擅長的就是都市。

  所謂的玄幻修真,都不過是一些在都市之中加入的元素罷了,俺的書始終不變的,就是猥瑣曖昧流。據說淨X行動,在十一月就會結束,到時候,咳咳,大家知道的,一些不能寫的東西,估計就能寫了。

  當然,像俺這種純潔的寫手,從來都不是靠那種戲吸引讀者的,咱們靠的是故事劇情,那種戲,只能算是錦上添花,是這樣吧?

  大家且看修真者如何玩轉都市,美女一樣不能少,神奇的功法越多越好,還有富可敵國的財富,君臨天下的權力,還有一大堆現實生活的未解之謎,都能在本書中找到答案。

  這將會是一本讓人非常爽,也讓人非常感動感慨的一本書,

  新書預計的發佈時間是11月1日。書名未定。

  為什麼選在這樣的日子?因為他是小光棍節麼?不是,主要原因在於,俺的新書被編輯拍死了無數次,寫到現在還不讓過,不讓簽合同,所以俺只能一次次的刪除一次次的重寫,力求寫到最好的狀態,爭取讓大家從開頭就欲罷不能。

  有童鞋問了,得到11月1日才發新書,那接下去十多天干啥呢?

  俺想寫一寫王老外傳。

  王老穿越回到了他來的地方,找尋他心裡最想知道的答案,那麼,那些答案到底是什麼?

  那會是一場驚天的大陰謀,還是???

  王老外傳會發在《巔峰強少》的作品相關裡,寫這個東西俺是不賺錢的,網站也是不承認的,就只當是咱們自己寫著玩的。

  其實,俺寫王老外傳最大的想法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忘記俺。

  網文淘汰率很高,俺只是個小寫手,如果消失半個月,也許大家就忘了俺了,也忘了俺的新書,到時候新書沒人看,撲街了,就完蛋了,所以俺要寫點王老外傳,讓大家在這十多天的時間裡,還能夠繼續來看俺的書,至少,能夠不忘記俺,這樣等俺開新書了,大家就能夠第一時間看到俺的新書了。

  當然,我大可以加入一些無關緊要的劇情,推推妹子虐虐菜,這樣我至少還能把巔峰強少寫到月底,但是這不是俺想要的,這種混稿費劃水的行為,俺真心做不來,所以,希望大家能夠關注王老外傳,能夠關注俺。

  一切的一切,只求大家不要忘記俺,不要忘記咱們的約定。

  十一月一日。

  俺發新書,俺在17K等著你們,咱們不見不散。

  麼麼噠。

  對了,最後一件事,大家手頭上有月票的,就投給俺現在這本書吧,因為俺新書不會在十月份開了,之前讓大家留的票,也就用不上了,那倒不如就投給俺現在這本書,要是能在月底拿個月票榜前十,還是有一千多塊錢的獎金的,拜託大家了。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威望 + 10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22 03:2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