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向玄

[原創小說] 空時者 [複製連結]

Rank: 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3 12:45:50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森林、樹妖、鬼?

  午夜時分;石穴外傳來陣陣呼喊求救的聲音,頓時打破了原本森林的寂靜。羅南搖醒一旁的吳藹。

  「怎麼了?」吳藹一臉茫然。

  「樹好像在覓食。」羅南說道。

  「可是為什麼洞口兩旁的樹卻只有揮舞樹枝,而沒有進來?如果說是在覓食,我們剛剛睡著時,應該已經被抓住了……」吳藹尋思道。

  「這……有可能是……」

  一陣風吹拂樹林,一大群樹妖同時互相靠近了一些。

  「這……他們該不會是聽聲音……」吳藹思索著說道。

  吳靄看著一旁正在遊蕩的樹進行分析。

  「聽聲音?要不測試看看?」羅南手向吳靄示意了一下。

  接著往遠處丟了一塊石頭。

  啪嚓!

  水花四濺,一旁的樹枝立刻就拍向石頭,其他棵樹也紛紛跑了過來,石頭就被一群高大樹踢來踢去。

  「睡吧!沒事了!」羅南說著,爬回洞穴裡倒頭就睡,留吳藹一人在洞口。

  「這……還睡得著?」吳藹驚訝。

  遠處森林裡。

  「這樹會動啊!」、「快跑!」、「有人被捉住了!」、「啊!」

  啪!

  一聲巨響!

  「別叫!別叫!姐姐我來了~呵呵~安全回收~」班主任在空中笑道。

  森林裡不斷傳來「你走開!」、「滾!」、「不要靠近我!」、「啊!」、「嗯~哼~」……

  「『嗯~哼~』是怎麼一回事?怎麼聽起來好像很愉悅?」吳藹尋思著。

  「呵呵呵!別這麼歡迎姐!」班主任瘋狂的在森林裡笑道。

  吳藹聽得有點害怕了!身體不由得顫抖。

  「嗚……救……救命……」吳藹頭上傳來虛弱的聲音。

 吳藹頭稍微探出去看了一下,四周一片漆黑,兩隻樹妖在洞口走來走去,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音,往上一看,石穴的崖壁上浮著一面泥巴面具,此時還不斷地搖動著。

  「羅……羅南,好像有鬼……」吳藹害怕的發抖。

  「你照鏡子了吧!」羅南隨便回應了一句。

  「嗚……救……救……命啊~」

  聲音又靠近了點。

  「嗯……真……真的有鬼。」吳藹腿都軟了。

  「這世界沒有鬼的~」羅南懶散地說,然後翻了身,繼續睡。

  「不信你……你去看。」

  「嘖!最好是有鬼!」羅南被吵醒很不爽,大步走向洞口。

  羅南在洞口看了一下,完全沒有半個人影,忽然,一個滿是泥巴的面具突然出現在面前,與羅南靠近剩不到幾公分的距離。

 「嗚~我……我好……好冷啊~」泥巴面具突然講話。
  
  「操!」羅南嚇了一跳。

  「啪!」

  面具被打飛了出去,泥巴頓時被打得四濺。

  「看……看吧!鬼……鬼什麼的,也……也沒有什麼好怕的!」羅南沾著泥巴的手還在抖。

  轉頭,就看到吳藹癱坐在地上,手指著外面,臉色蒼白如一張白紙了。

  「叩!」羅南的頭好像被什麼撞到。

  「呵呵……應該只是錯覺~呵呵,沒什麼好怕的。」羅南慢慢轉頭。

  「救……救咱……」泥巴面具說道。

  「我我我靠……閃閃邊去!」羅南嚇到口吃了!

  而此時吳藹呢?他已經睡了!呃……正確來說是嚇暈了……

Rank: 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7 天前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預知能力者
  凌晨森林的某處。

「太……太過分了!竟然……然把……咱……當……鬼打……」男孩泣道。

  因為小男孩踩到陷阱被倒掛在樹上,所以才會出現向單擺揍飛出去,又飛回來的事!

  「這……這人有有……有語言……障礙?」羅南小聲模仿道。

  「拜託你安靜。」吳藹無奈的對羅南說。

  眼看小孩都快哭了!

  「抱歉,剛剛情況複雜,我們一時間不小心太過激動。」吳藹一邊賠罪,一邊摸著小男孩的頭安慰道。

  (這世界的吳藹還真是通人情啊!)

  「好……好吧!畢竟你……你們是咱的……的救命恩人!」男孩擦拭掉眼角的眼淚,只留下紅紅的眼眶。

  (救命恩人,嗯,聽起來真不錯!)

  「你就先睡一下,掛在外面這麼久,有我跟吳藹在,安心睡吧!」

  吳藹默默地拿起一旁的樹枝,走了出去。

  「你要去哪?」

  「觀察地形。」

  ……

  「喲!竟然還有十幾人沒被抓到,這次的新人,還真不錯呢!」班主任翹著雪白的腿坐在樹枝上,看著太陽緩緩升起。

  石穴附近。

  「話說,我那個世界的吳藹,跟你差多了!第一,他很令人討厭,第二,他很令人討厭,第三他很……」

  「別說了。我就是我,不是你那個世界的吳藹。」吳藹一邊觀察四周一邊平淡地說著。

  「倒也是……」羅南喃喃道。

  過了一段時間,洞口傳出小男孩的聲音。

  「必……必須要……要快……快換……地方了!」一旁休息的男孩突然睜開眼,著急地叫著。

  吳藹跟羅南快步跑進洞穴裡。

  「怎麼了?」吳藹問道。

  「咱……看到……不……不久後,班……班主任……會到這。」小男孩急得站了起來。

  「看到?」羅南失笑。

  羅南第一次認真地看著剛睡醒的小孩,如此傻如此天真的說著夢話。

  「你看得到未來是嗎?」吳藹說道。

  「嗯。」男孩肯定的點頭。

  (靠!這不是夢話嗎?你不會相信了吧?真的假的啊?)

  吳藹跟小男孩匆忙起身走出洞口,洞中羅南一人懵逼的呆呆望著他們。

  「總……總之,快……快走」男孩再次叫道。

  一行人快步跑出石穴,往森林深處前進,不久後聽見石穴那邊一陣喊聲。

  「姐姐我來了喔~各位久等了!」

  「呼!」鞭子甩過風的聲音在石穴內發出嗡嗡的聲響。

  「喲!溜的挺快啊!」

  此時班主任的聲音已經離得有些距離了!

  「這還……真他媽好險啊!」

  「咱……可是有……最厲害……的……預知能力……呢!」小孩驕傲地說道。

Rank: 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7 天前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地熱?地泉?沙浪?

「預知能力,來不及傳達就白費了……」吳藹分析道。

  眾人陷入沉思……

  「有了!」羅南叫道。

  兩人同時望向羅南。

  「如果你後面的字會卡住,不如先省略?至少目前情況下,須要這樣。」

  「咱……試……試試。」

  羅南拍了拍身上的泥沙,滿意的看著男孩進行嘗試。

  然後男孩指著羅南吞吞吐吐地說道:「去 泥……」

  「停!」羅南打斷。

 「你再講下去,就成髒話了。」羅南繼續說道。

  「咳!不然緊急時就只講一個字,這樣也不會聽不懂。」吳藹對小男孩說道。

  羅南轉頭看了褲子一下,將後面的泥巴甩掉。

  「那就這麼辦吧!」羅南說道。

 「可……可以。」小男孩說道。

 「我們試一次!」羅南對小男孩說道。

 「行。」小男孩對這套溝通方式也是頗有興趣。

 羅南出題,小男孩用一個字回答,兩人一搭一唱,彷彿兄弟一般。

   時間過得很快,羅南與吳藹藉由小男孩的能力,一路上都是有驚無險,終於到了最後關頭。

  「只剩大約一個小時了。」吳藹說道。

  「咦?」男孩疑惑的看著吳藹。

  「看地上亮度變化。」

  「這樣你也聽得懂?」羅南驚訝的發現。

  「嗯,其實不難。」吳藹平淡的說。

  「好吧!」羅南漫不經心的回答。

  「停!」小男孩突然喊道。

  所有人立刻停下腳步,地上出現了一個個圓形凹陷,越來越大,然後「唰!」落葉伴隨著泥土像噴泉一樣噴向天空。

  遠處也聽見一樣的聲響,然後聽見幾聲哀嚎,以及班主任鞭子揮舞所發出的風聲,和她的笑聲。

  「我操!這也是那女人幹的?」羅南罵道。

  「不,我想這應該是地熱噴出來的,你看周圍的霧氣。」吳藹說。

  「可是我們卻不會覺得熱?」

  「那可能是徽章的關係了。」

  此時,徽章中心紅色的寶石,不斷的放出波紋,如同漣漪般,而外圍的金屬略微散發著銀色的光芒。

  「躲!」男孩急著叫道。

  緊接著前後左右同時噴出了大量的泥沙,將羅南他們團團圍住。


  「呵呵!你們真好運~剛好碰到久久一次的地熱噴發!」
  附近傳出班主任笑聲。

  「只剩幾分鐘就晚上了,堅持住。」吳藹有點激動的說。

  「喲!想在姐姐面前堅持住呢!有意思~」在一片濃霧中,一個身影婀娜走來。

  「趴!」小男孩尖叫。

  「呼!」鞭子從他們頭上掠過。

  在他們前方土地上,劃出一條三尺深溝,泥沙四處灰飛。

  「尼馬……尼馬飛啦!」羅南嚇得說都不會話了!
 (羅南語翻譯:泥巴……泥巴!飛了啊!)

  「喲!不錯嘛!姐姐我要對你們刮目相看了~」

  「呼!」

  又是一鞭。

  「跳!」男孩再次喊道。

  一群人慌亂的用力就要起跳!

  鞭子所經之處的砂石被翻捲起,越捲越高,如海嘯般席捲過來!

  「這尼瑪誰跳得過啊?」羅南大吼。

  吳藹臉色蒼白,他身上徽章散發的銀光,似乎跟著危險將至而變亮了!

  「咦!?」羅南腳下泥土一軟。

  眼看著沙浪就要蓋過頭了!

 (臥槽,不是吧?)

  羅南眼前一片漆黑。

Rank: 1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4 天前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向玄 於 2018-2-20 22:48 編輯

 第十章:啊~完了,死了! 。

  「呵呵,好心的姊姊提醒你一下,再不逃你就要被埋住了喔!」

  「你眼睛沾到屎啊,我看起來不像是在逃嗎?」羅南拼了命地狂奔,希望逃離這波沙浪。
  
但是無論羅南跑得再怎麼快,依舊在沙浪的廣闊的陰影之下,逃不出去。

  「呵~以你這逃命的方式,似乎來不及跑出來了呢!」班主任站在沙浪後打了個呵欠,悠悠地說著。

  羅南繼續瘋狂往前跑,根本顧不及回話,然而陰影仍然越來越大,羅南的身影漸漸被陰影蓋過。

  從半個身影到整個人被覆蓋住,才短短不到幾秒的時間,然而羅南卻覺得度日如年,他拚了命的往前跑,腦海中只剩一個念頭——我要活下去!

 (馬的,再跑快一點啊!)

  轟!

  沙浪要拍打下來了,一股寒意從尾椎直到頭顱,羅南整個人冷汗直冒,每一秒、每個腳步、每一次心臟的跳動,都變得無比的清晰。

「怎麼?你就這麼想選擇留在原地?」班主任的聲音又傳入羅南的耳裡,顯得異常嘲諷。

「你以為我他媽想留在原噗……」羅南才說到一半。

   啪哒!

   沙浪毫不留情地壓向羅南。

   沙浪撲打過去後,原本平坦的林地上,多了座沙丘,若從遠處看,就如同憑空出現一般不可思議。然而最令人費解的是,原先站在原地地樹妖們,卻在沙丘形成後,莫名地出現在沙丘上面,連一棵樹都沒有被埋住,就像是一開始便生長在
上面一樣。
 
   「呵呵!好像做得有點過火了。」班主任滿意地看了看四周,收起了鞭子。 
 
   「喂!還在嗎?」她走向前面的沙丘。
 
 由於之前地熱噴發,使得泥沙中夾帶不少的地下水,這讓泥沙變得十分沉重,羅南的身體被沙子壓住,根本無法動彈。

  (好難受……快不能呼吸了!快來把我弄出去!)

 「呵呵!竟然不回答,那姊姊我可要走囉!」班主任喊道。

  班主任又喊了好幾次。

  此時羅南耳邊依稀能聽到班主任的聲音,羅南想回答,可是卻已張不開嘴了。  

  他的四肢漸漸地失去了的知覺,漸漸地聽不清聲音、聞不到氣味、感受不了任何感覺了。

  就像被封閉在一個漆黑的世界裡,那裡沒有時間、沒有生物、沒有景象、沒有感覺、什麼都沒有,只有一片漆黑與微弱的心跳聲——咚咚!咚咚!  

  (這是什麼感覺?)

  羅南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心中有一種感覺油然而生,不知是恐懼,還是……

  (我在發抖?)

     羅南感覺好像控制不住身體顫抖。

  (我在害怕嗎?)

  (我在怕什麼?)

  (我為什麼要害怕?)

  (我該怕什麼?)

  忽然,有個念頭飛過,所有的聲音戛然而止。

  
  我要……死了嗎?
  

  過了很久,羅南的身體漸漸失去溫度,意識漸漸模糊,沒有了呼吸,甚至沒有了心跳……




PS:哇~過年寫這方面的小弟還真是想不出來,寫得不好還請見諒、指教。

順便送上一句: 各位,新年快樂! (咦?這算兩句是嗎?

阿還有,之後幾個月,小弟要忙考試,所以如果有什麼建議或指教,小弟可能會晚一點才回復,抱歉啦~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2-22 06:4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