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沈韋 -【烘焙愛】《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1 00:23:28 |顯示全部樓層
第10章(2)

    “今天在廚房,我發現你的神情有點奇怪,是什麼事使你感到困擾?”他關心她的感受,不希望她不開心。

    允晨咬唇遲疑了下,決定將心裡的疑慮告訴他,“你……媽媽和妹妹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事吧?”

    既然他爺爺都知道,還特地找上她,他媽媽和妹妹沒道理會不曉得。

    “你擔心她們的反應?!”

    “我沒辦法不擔心,畢竟我媽曾經對她們很不友善。”一談起這事,允晨就覺得羞愧。

    感受到她的難受,翟睿笙牽起她的雙手,炯亮雙眸盯著她,“我媽和我妹目前在日本度假,不過我已經在電話中告訴她們,我們正在交往的事。”

    她的心緊張到懸在半空中,雙手不由自主緊捏他的手,“她們怎麼說?”

    “她們先是陷入沉默。”

    她的心因此跌到穀底,急切道:“或許她們曾聽說過我,但嚴格說來,她們並不算認識我,如果她們和我相處過的話,就會發現其實我並不機車,又或者她們覺得我還是當年那個姚臭臉,可是我的內在已經有所改變,對吧?!”最後不確定發出疑問,自己有沒有改變,似乎不是由自己說了算,總要別人也認同。

    他微笑,雙手捧著焦慮的小臉蛋,“你當然和以前不一樣,以前的你用臭臉隱藏真正的自己,不與人有過多接觸,藉以武裝自己,現在的你則是敞開心扉,充滿自信,做真正的自己,我翟睿笙的眼光不可能差到會愛惹人厭的女人。”

    他的話,一字字,一句句撫平她內心的焦慮,感動的淚珠於眼眶滾動,他看見真正的她,瞭解她,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說愛她!允晨哽咽著聲,激動回應,“我也愛你,阿宅。”

    他用拇指接住她的淚,低啞著聲開玩笑,“這時候你該開心抱著我猛親,怎會哭?這會讓我以為你其實是勉強說愛我。”

    她勾著他的脖子,如他的意,一記又一記的親吻,落在他的眉心、鼻尖、臉頰以及薄唇。“我才沒有勉強,事實上我想大聲說愛你。”

    “那就大聲說愛我吧。”如雨點落下的親吻,令他笑意飛揚,兩心相屬美好得讓他想要像個傻瓜一直傻笑。

    允晨噗嗤一笑,如他的意,一遍又一遍,以堅定的嬌嗓說:“我愛你,我愛你,翟睿笙,我真的很愛你。”

    一句句堅定的“我愛你”,使翟睿笙心情飛揚,笑得合不攏嘴,百聽不膩,低沉的嗓音,充滿感情的說:“我也愛你,姚允晨,不哭了,嗯?”

    “嗯。”她笑得好甜,點頭,追問:“後來你媽和妹妹有說什麼嗎?”

    “在我們隔兩天的通話裡,我媽說,她不反對我們交往,因為她想到當初她和我爸交往也被我爺爺反對,那種痛苦她深刻體驗過,她不希望她的兒子也嘗到相同的苦澀滋味,況且她相信我的眼光。至於我妹妹,她說,既然我喜歡,她就沒反對的理由。”他緩緩說出媽媽和妹妹的反應。

    聽完後,允晨呼出憋在心口的長長一口氣,“你媽媽跟妹妹都是不記仇,善良的好人。”

    “她們是最棒的家人。”他非常引以為傲。

    “你果然是幸運的傢伙。”她很羡慕他,身邊圍繞的盡是愛他的人。

    “因為幸運,所以才能遇到你。”他不否認自己的好運,也格外珍惜。

    “我也是幸運的,才能遇到你,本以為回來後,村民們會排擠我,不斷賞我白眼,結果是我多心了,他們現在看到我,都會微笑跟我打招呼,我想這其中有一半是你的功勞。”村民們太喜歡阿宅,因為她和阿宅交往,所以他們接受她,不再因對她家人的壞印象,而對她有成見。

    “那是因為他們熱切期待你能繼續提供他們未來五十年有趣的笑料。”他伸指點了下她的鼻尖,開著玩笑。

    她懊惱呻吟,雙頰鼓鼓,立誓扭轉形象,“我會讓村民們發現我不是專門鬧笑話的人物,其實我是很正經、認真的。”

    她的害羞,她的懊惱,逗得他好樂,敷衍哄著,“是,你非常嚴肅,正經。”

    她捶了他的胸膛一記,佯怒瞪他:“你太敷衍了。”

    翟睿笙滿臉無辜喊冤,“哪有?我再認真不過了。”

    她瞪著他,他笑嘻嘻瞅著她,愛死了氣鼓小臉的小女人,用力啾她一下,“莫非你感受不到我的誠心誠意?”

    她很想繼續假裝生氣,不過他故作無辜的表情逗樂她,忍不住噗嗤一笑,嬌嗔道:“我會相信才怪。”

    他擁著她,一點也不難過的說:“我好傷心哦。”

    允晨笑吟吟倚在他懷中扮了個鬼臉,這男人呀,就愛捉弄她。

    心情愉悅的翟睿笙啄吻她的發心,享受她在懷中的美好時刻。

    “阿宅。”因為有他,不管她想做什麼,心都非常篤定,沒有恐懼。

    “嗯?”

    她抬起頭來,雙眼閃耀堅定的光芒,“有件事要請你幫我。”

    瞧她說得慎重其事,他好看的濃眉向上一挑,“什麼事?”

    她一字字無比清晰道:“我要驗阿正的DNA。”

    翟睿笙一怔,望著懷裡已打定主意的小女人。

    晚上下課後到民宿幫忙完,大家都下班後,阿正一臉茫然的被叫進阿宅哥的辦公室,發現桌上的藥酒都不見了,他默默猜測,究竟是小柳哥帶回家去,或者阿宅哥都收起來了?當臆測藥酒下落的他見到姚允晨也在裡頭,心底打了個突,回想今天在廚房可有做錯什麼事,不然阿宅哥跟姚允晨怎會擺出這陣仗?

    當阿宅哥以平鋪直序的口氣說明希望他配合到醫院和姚允晨一起驗DNA,確定他們是否有血緣關係時,阿正很傷心,覺得被傷害,被背叛。

    他瞪著坐在椅子上面不改色的姚允晨,及站在她身後和她同一陣線的阿宅哥,全身蘊藏怒焰,咬牙道:“阿宅哥,我媽沒有必要說謊!”

    他想揍姚允晨,一定是她跟阿宅哥說了什麼,使阿宅哥懷疑他,也懷疑他媽媽,才會提出驗DNA的要求,姚允晨好可惡!他已經乖乖到廚房幫忙,不跟她說話,不招惹她,她為何要搬弄是非?

    翟睿笙用平穩的嗓音安撫憤恨不平的男孩,“阿正,你冷靜,我們並沒有懷疑你和你媽,驗DNA是必要的程式,在法律上對你才有保障。”

    阿正聽不進去,雙臂生氣渾舞,低吼,“阿宅哥,我不知道你說的什麼保障,我只知道你跟她一個鼻孔出氣!”

    允晨看著惱怒的阿正,慢條斯理開口:“所以你的意思是,你不敢跟我去驗DNA?”

    她想了許多,要皆大歡喜是不可能的,她爸爸做錯了事,不願彌補,她只好想辦法彌補,才會跟阿宅商量要阿正驗DNA一事。

    恨不得掐死她的阿正大吼,“誰說我不敢!我媽是對的,等驗出來,你就會知道懷疑別人有多可恥!”

    允晨聳了下肩,知道不論她說什麼,對她懷有敵意的阿正都聽不進,於是選擇閉嘴,以免阿正更激動。

    翟睿笙走到阿正面前,雙手放在他肩上,試著讓他冷靜下來。“阿正,我知道你現在覺得我辜負了你,對我充滿不信任,但是我希望你能夠瞭解,我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

    阿正望進阿宅哥充滿正氣的雙眼,不確定能否信任阿宅哥,平時大家都對阿宅哥讚譽有加,他也很喜歡阿宅哥,可是今天他猶豫了,飽受傷害的淚水,不受控制的流下,他生氣抹去,“阿宅哥,喬喬姐比較好,你不應該跟壞女人在一起。”原來她變成壞女人了,允晨感到啼笑皆非,謹慎的不開口,免得阿正更覺得她可惡。

    阿宅揉揉阿正的頭髮,說明他們的計畫,“阿正,允晨她不是壞女人,她確實是為你著想,才會提出驗DNA的要求,只要驗了DNA,證明你們是姐弟,你就可以提出要你爸爸養育你的責任。況且喬喬喜歡的人不是我,我也只把她當好朋友,我們不可能在一起。”

    阿正瞪著悶不坑聲的姚允晨,很有志氣的大喊,“我才不希罕姚大炮的臭錢!”

    允晨板起臉來,雙手盤胸,右腳腳底板不高興的拍打地面,怒斥,“對,你不希罕,所以你媽活該受到懲罰,要每天辛苦賣早餐養你這個死小孩,你以為學費很便宜嗎?你以為生活費隨便賣幾份早餐就可以賺到?你現在才讀國中,你媽會希望你將來繼續升學,不過我看你不是抽煙就是喝酒,想來成績也不怎樣,公立高中、大學是不用指望了,私校學費有多貴你知道嗎?你就是寧可讓你媽做到挺不起腰,也不屑我爸的臭錢是吧?”

    阿正被她罵得臉色一陣青一陣紅,脆弱反駁,“我沒有一直抽煙跟喝酒。”

    “哈!你好像忘了,你曾承認在我家客廳丟了不少煙蒂和空啤酒罐。”

    阿正漲紅臉,做垂死掙扎,心虛道:“我的成績也沒你說的爛。”

    “口說無憑,拿出成績單來啊。”她凶巴巴的揚高下巴。

    阿正被她凶得啞口無言,他的成績單實在不太好看,拿出來只會遭到她奚落,不如不拿。

    “我告訴你,我爸的錢雖然臭,可是必要時會很好用,你不要,不表示你媽不要。”她真想痛擰這個死小孩的耳朵,要他知道現實有多殘酷。

    阿正語塞,他確實不曉得他媽會不會拒絕姚大炮的錢,浮現腦海的盡是媽媽揮汗如雨煎蛋餅、烤吐司的情形,有時身體不舒服,還是得打起精神早起開店,一想到這,他又軟弱哭了。

    允晨指著阿正的鼻尖,命令,“明天放學後,我和阿宅會載你到醫院去,如果你敢跑掉,我會讓你知道惹火我有多恐怖,聽到沒?”

    阿正抿著唇不說話,吸著鼻子,擦眼淚。

    她狠瞪阿正,站起來,作勢要走過去狠狠教訓不回答的死小孩。

    阿正嚇了一跳,躲到阿宅哥背後,害怕的承諾:“我聽到了。”

    翟睿笙摸摸鼻子,掩飾笑意。昨晚允晨還擔心她沒辦法說服阿正,要他出面幫忙,現下看來,她太謙虛了,阿正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

    揶揄的眉向上一挑,對上她的眼,她馬上裝無辜,收起兇悍表情,朝他甜甜一笑。

    嬌俏迷人的表情,使他情不自禁朗聲大笑,心軟融融,她昨晚對他說出她的計畫,令他感到訝異,畢竟她想幫助的人,是她爸外遇的對象及生下的兒子,她的善良,她的為人著想,使他更加迷戀。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1 00:23:46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兩個月後——

    涼爽的中央空調隔絕外頭的酷熱,富麗大氣的五星級酒店,讓人一踏進去,感覺自己變得更加高貴,有品味。

    難得回臺灣的姚大炮住在五星級酒店,戴著金邊眼鏡的他穿著花襯衫,搭配黑色西裝褲,看著突然來訪的女兒和同行的其他兩人,其中與允晨並肩而坐的男人,他隱約有印象,是梅香村裡很早就沒有爸爸的阿宅,另一個像國中生的小男生,他就不曉得是誰了。

    “你們想喝什麼,想吃什麼,都別客氣,叫客房服務。”姚大炮蹺著二郎腿,一派輕鬆的坐在奶油白沙發上,手大方一揮,要他們儘量點。

    打從允晨的媽去世後,他們父女倆就沒啥聯絡,他忙著過幸福的家庭生活,沒丟下年輕貌美的嬌妻回台奔喪,兒子也忙,所以前妻的後事便讓允晨獨自處理,反正這些年她們母女倆住在一起,想怎麼辦就怎麼辦。

    “我沒有想吃想喝的。”面對好久不見的爸爸,允晨笑不出來,她實在不懂他怎麼有辦法一直都這麼逍遙自在,隨心所欲。

    阿正瞪著該叫爸爸的男人,這是他第一次見到本人,卻沒有一絲喜悅,在他小時候所想像的情景是,不論他在哪裡,只要和爸爸相遇,爸爸都能一眼認出他,且高興的將他擁入懷裡,訴說他有多抱歉,絕對不是現在這種情形。

    “姚先生,謝謝你的好意,不過我和‘阿正’都吃飽了。”翟睿笙皮笑肉不笑道,特意加強“阿正”兩字,看姚大炮有何反應。據他所知,當年呂美玲生下阿正時,曾告訴姚大炮孩子的名字,假如姚大炮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就會知道阿正是誰。

    允晨和阿正不約而同屏息,但見姚大炮聳了下肩,起身走到小吧台,開了瓶酒,倒入杯中,由冰桶裡夾了些冰塊進去,用不以然的口吻說:“既然你們都吃飽,那就算了。我快一年沒回來,發現臺灣還是老樣子,沒有進步,嘖!所以我說,你們這些年輕人,都該到外面的世界見識,免得變成井底之蛙。”

    姚大炮晃著酒杯,朝阿宅挑眉,無聲詢問他要不要來一杯?

    “不用,謝謝。”翟睿笙噙著有禮但冰冷的笑容婉拒。

    姚大炮不客氣的仰頭喝完杯裡的酒,又再倒八分滿,濁黃的眼來回看看女兒和阿宅,“允晨,你難得來找我,是不是要告訴我,你想結婚了?你年紀到了,是該結婚,不過我忘了你現在幾歲,哈。”他仰頭又大大喝一口酒,發出嘖嘖聲,指著阿宅說:“先說好,我早就將梅香村的房子過戶給允晨,所以不會再花錢為她準備嫁妝。”

    爸爸的態度令她覺得非常難堪,昔日總想挖個地洞鑽進去的感覺又湧上心頭。

    可以察覺到她心情的翟睿笙握住她的手,給予她力量和勇氣,要她別自卑,儘管抬頭挺胸。

    “姚先生,我喜歡允晨,正因為她是她,她有沒有嫁妝一點都不重要。”

    姚大炮又把杯子裡的酒喝幹,聳肩,“你覺得好就好。還有,我先說,我老婆快生了,我應該不會回來參加婚禮,所以你們不用特地通知我。”

    雖然她跟阿宅根本還沒有談到未來要不要結婚,但他們已有共識,將會和對方牽手走向紅毯的另一端,而爸爸連有沒有婚期都沒聽,就搶先說不會參加,他的冷漠無情,令她感到心寒,果然在爸爸心裡,她根本就不重要。

    阿正心下詫異,本以為身為獨生女的姚允晨很受寵愛,如今看來並沒有,原來得不到父愛的他,並沒自以為的可憐。

    姚大炮之差勁,讓翟睿笙更加憐惜允晨,他緊緊握住她的手,要她知道無論如何,他都會陪伴在她身邊。“我明白了。”

    發現阿宅看他的眼神充滿不苟同,心虛的姚大炮補充道:“我在大陸很忙的。”忙著吃喝玩樂。允晨幽幽在心裡補充爸爸沒說出口的話。

    從阿宅身上,她得到了力量,告訴自己,這就是她爸,不論經過多少年,都不會有所改變,她該接受事實。她捏了下阿宅的手,感謝他的支持,用平穩的語氣說:“爸,其實我今天來,並不是要跟你說我要結婚。”

    “不然你來幹嘛?”姚大炮皺眉,要再倒酒,才發現桌上那一小瓶威士卡已經喝光,他哼了聲,要起身到小吧台取酒。

    “姚先生,允晨有非常重要的事要跟你說,我認為你清醒聽會比較好做出判斷。”翟睿笙出聲阻止姚大炮再拿酒。

    姚大炮怏怏不快坐下,不滿的嘀咕,“你會有什麼重要的事跟我說?”

    允晨取出醫院給的檢驗報告,遞給爸爸,“我認為你應該要看一下。”

    “這是什麼東西?”姚大炮不爽的拿起上面標有醫院名稱的白色信封袋,打開,取出裡頭的檔,快速流覽一遍,一怔,再次從頭到尾仔細看過,看完之後,舶的一聲將檔丟在桌上,驕傲的揚起下巴,“然後呢?”

    “爸,你該負起養育的責任。”允晨定定道,不被爸爸滿不在乎的態度擊倒。

    阿正雙手握拳放在膝上,告訴自己,他要媽媽輕鬆一點,所以不管姚大炮有多討人厭,都要堅持到底。

    “姚允晨,你現在是哪根筋不對,竟然胳臂往外彎?你曉不曉得你在說瘋話?竟然要我對私生子負責,你媽要是還活著,一定會被你氣死。”姚大炮難以置信,鼻孔歙張,恨不得掮她幾記耳光,看能不能使她清醒點。

    “我媽已經不在了,所以你不用把她扯進來。”允晨態度堅定,絲毫不動搖。

    怒火高漲的姚大炮看著始終沒出聲的國中生,想起阿宅叫那個小子阿正,而DNA的檢驗報告上的名字叫呂文正,就是這小子吧,當年的意外插曲。嘖!看起來真是沒他的緣,難怪當年他才看了剛出生的孩子一眼,就把他給拋在腦後。

    “所以你打定主意要替這個小子出頭就是了。”

    “爸,阿正是你的兒子,當初並沒人逼你外遇,既然你要外遇,就該承擔後果,而不是十幾年來對他不聞不問。”

    火大的姚大炮將桌上的玻璃杯掃在地上,怒喝,“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需要你這個當女兒的來教我嗎?”

    玻璃杯掉在地毯上,裡頭的冰塊倒出來,嚇了允晨一跳。

    翟睿笙不容許姚大炮有傷到她的機會,站起身擋在她身前,利用高大結實的身軀,嚇阻惱羞成怒的姚大炮,“姚先生,請你有話好好說。”

    姚大炮推著翟睿笙,想要狠狠賞女兒一耳光,教訓她的吃裡扒外,無奈他用盡力氣,卻絲毫不能移動阿宅半分,使他氣得面紅耳赤,“你給我滾開!這是我的家務事,不用你管。”

    驚魂未定的允晨被阿宅護在身後,看著翻臉動粗的爸爸,更加心寒。

    阿正沒想到姚大炮會想打人,心裡雖然害怕,仍是拉拉允晨的手,微顫說:“你坐到我旁邊,他就打不到你了。”

    阿正竟然肯護她,先是使她感到訝異,緊接著便是感動,她揚起鼓勵的微笑,握住阿正的手說:“沒關係,有阿宅在,他打不到我。”

    翟睿笙低沉著聲警告,字字冷硬強悍,“就算你是允晨的爸爸,也沒有傷害她的權利,如果你執意要動手,那麼我會請員警來好好跟你談談。”

    “他媽的,你算哪根蔥!”姚大炮暴跳如雷,沒膽對體形比他強壯的阿宅行使暴力。

    “我不是蔥,我叫翟睿笙,是允晨的男朋友。”他不疾不徐的糾正虛張聲勢的姚大炮。

    姚大炮拿阿宅莫可奈何,氣得臉紅脖子粗,“姚允晨!你這個不肖女是想把我活活氣死是不是?”

    允晨語重心長,試著跟他講道理:“爸,我只是想和你好好談,不希望請出公權力。”

    姚大炮氣壞了,大聲啖哮,揮舞拳頭,“我真是白養你了,早知道還不如養一條狗!”

    翟睿笙目光如炬的盯著姚大炮,像門神一樣捍衛允晨,只要姚大炮敢輕舉妄動,他也絕不客氣。

    爸爸的話很傷人,讓她很傷心,但她拒絕退讓,挺起胸膛,嚴正要求,“爸,請你付阿正的教育費、生活費及提供一棟店面給阿正和他媽媽。”

    聞言,姚大炮重重倒吸一口氣,勃然大怒,“你瘋了!真的瘋了!竟敢要我買店面,還要付錢?你以為我錢很多嗎?”

    “這是你該做的,而且我很清楚,你負擔得起。”她非常堅持。

    “我才不要!”姚大炮也很乾脆的拒絕。

    “既然如此,那麼我們就法庭上見。”翟睿笙等不及讓律師痛宰可惡的姚大炮。

    “你說什麼?”姚大炮瞪大雙眼,喉嚨像卡了顆石頭,怪聲怪調。

    “我們會請律師幫阿正跟你打官司,你是阿正的爸爸這點無庸置疑,等法官判決後,你不想付錢,就等法院強制執行。”翟睿笙揚起冷酷的笑容。

    “……”強制執行這四個字,使姚大炮難受的肩頭一縮,他在市區有店面出租,這次回台,就是要跟房客重新訂立租約,擁有豐厚租金的他,一點都不想讓法院強制執行。

    他氣急敗壞的瞪著躲在阿宅背後的女兒,雙臂激動揮舞,“你哥和我老婆最近都想要換賓士,你要我拿錢出來,他們怎麼辦?”

    允晨聳了下肩,一點也不抱歉,“我相信沒新的賓士車,我哥和你老婆也會過得如魚得水。”

    姚大炮拍額猛翻白眼,無法相信耳朵所聽到的,激動的用拳頭敲著桌子,他們一個是你親哥哥,一個是我老婆,你幫著外人,就是想把我活活氣死,我就知道你一直計較我比較疼你哥,我告訴你,你這麼做,只會讓我更不喜歡你,以後你別想從我身上得到任何一塊錢。”

    桌上的煙灰缸,因姚大炮激動的動作彈跳起來,發出匡匡聲響。

    始終堅定立場的允晨悲哀的看著氣壞了的爸爸,原來在爸爸心中,她就是藉機報復,忌妒心重的女兒。他們好久不見,如果可以,她也希望和爸爸開開心心聊天,甚至跟他撒嬌,就像一般幸福家庭,無奈過去的美好已成追億。

    “我知道你不會相信,但是我還是希望你知道,我並不是你所想的那樣。”她告訴自己,早該習慣爸爸說話的方式,不用放在心上,偏偏愈是這麼想,心裡愈是難受。

    姚大炮的反應是重重哼了一聲,別過臉去,“你滾!看到你我就心煩。”

    允晨的傷心,翟睿笙全看在眼裡,他轉身拉她起身,不認為她有必要繼續忍受姚大炮的冷言冷語。

    阿正見狀,跟著起身,迫不及待想遠離讓人開心不起來的姚大炮。

    “你們三個看起來還真是惹人厭。”姚大炮氣憤的指著他們三個,臉上是滿滿的不屑。

    允晨渾身僵硬,不發一言。

    阿正瞪著真正惹人厭的姚大炮,再次覺得自己是蠢蛋,以後他對爸爸再也不會有不當的美好幻想。

    火大的翟睿笙臉色緊繃,字字凝聚滔滔怒焰,“姚先生,我會請律師跟你聯絡。”

    一聽見“律師”兩個字,姚大炮便臉色大變,急忙追問:“等一下,你為什麼要叫律師跟我聯絡?我知道了,我會付錢,也會買間店面給他們母子,就這樣,不能再多了。”他對阿正母子實在沒感情,怕死了他們會獅子大開口。

    “我會請律師擬檔,以確認你每個月都會準時付錢。”翟睿笙可不容許姚大炮逃避責任,這次他們三個前來,就是想和姚大炮好好談,不過事實證明,姚大炮難以溝通。

    “真倒楣,難得回臺灣,竟然遇到討債鬼,我再也不回來了。”姚大炮故意說得很大聲,要他們都聽見他的不滿。

    始終沒開口的阿正,終於忍不住了,生氣道:“我才倒楣,你竟然是我爸,幸好村裡的人都不知道,不然我的臉丟大了。”

    “你這個臭小子說什麼?!”姚大炮瞠目結舌,瞪著出言不遜的阿正。

    “我說的是事實,怎樣?忠言逆耳?”阿正挑釁的揚高下巴。

    感傷的允晨莫名想笑,她低頭咬唇,忍住笑意。阿正這樣的行為很不可取,但他說的是令人難堪的事實。

    “你這個沒禮貌的臭小子,怎麼講話的?是誰教你的?”姚大炮氣到快爆血管。

    阿正沒好氣道:“上樑不正,下樑當然歪呀。”

    “你、你、你!”姚大炮指著阿正的鼻尖,氣到說不出話來。

    翟睿笙涼涼補上一句:“你生的。”

    姚大炮臉色青白交接,張大嘴巴。

    翟睿笙瀟灑微笑,帶著允晨和阿正帥氣退場。

    被留下的姚大炮氣得抓起桌上的小酒瓶,用力往牆上砸,大聲咆哮,“他媽的!穢氣!”

    離開五星級酒店,外頭雖然豔陽高照,熱得嚇人,可允晨和阿正都覺得外面的世界美好得不得了。

    翟睿笙右手牽著允晨,左手搭在阿正肩上,給予他們兩個正面力量,嘴角上揚,快樂宣佈,“我們贏了。”

    允晨和阿正仰頭看可以信賴,也使他們堅定不移的男人,假如沒有他,他們兩個或許沒辦法達成目的。

    為這成果,允晨甩開憂鬱,漾起微笑,“我們辦到了。”

    阿正吹了聲口哨,同情的跟允晨說:“我再也不會羡慕你了。”

    她噗嗤一笑,看著燦爛的太陽,“人生嘛,總不可能事事順心。”

    阿正偏頭想了下,點頭同意,“也對。”

    翟睿笙笑看難得意見一致的兩人,擁著他們離開沒有美好回憶的五星級酒店,笑問:“你們兩個最近處得好嗎?”

    傷癒的阿德師傅已回到民宿,允晨便在自己家開起小小的甜點店,有美麗的庭院,好吃的甜點,及好喝的咖啡與茶,提供觀光客不同選擇,目前才剛起步,一切都還在摸索當中,客源不多,仍是赤字,但重點是,她做得很開心。而犯了錯的阿正自然跟她轉移陣地,放學後和假日都會到她家幫忙。

    阿正做了個怪表情,遙指著她,佯裝抱怨,“阿宅哥,她真的很喜歡使喚人。”

    “那是因為你都要一個口令,才一個動作,我得不時盯著才行。”允晨也不客氣數落,他們兩個不再相敬如“冰”,而是只要待在同一空間就會開始鬥嘴。

    “拜託,我是不領薪的童工好嗎?”阿正自認他做得好極了,是姚允晨太挑剔。

    “哈,你還真敢說,你已經不算童工了好嗎?你連幫忙粉刷牆壁都會唉唉叫,真受不了。”允晨猛翻白眼,沒辦法說她在阿宅那工作也是沒支薪,因為後來阿宅付她薪水,而她開開心心拿那些錢去買油漆重新粉刷房子,也拿出存款將地板重新翻修,弄成她想要的模樣。

    “我才沒有唉唉叫,阿宅哥當時也在,可以作證,我只是說好熱、好累,對吧?阿宅哥。”羞赧的阿正忙著尋求阿宅支援。

    阿宅舉起雙手,聰明的不介入他們倆的爭執。他們兩個碰在一起,總是你一言我一語,但可以從鬥嘴裡發現,他們的感情變得很不錯,就像親姐弟,會關心彼此。

    “阿宅哥,你不能因為她是你的女朋友,就不幫我說話。”阿正不滿的抗議。

    “他一句話都沒說,怎算幫我?”允晨也抗議。

    “他喜歡你,在心裡支持你。”阿正反駁。

    “他才喜歡你,老是跟我說你很乖。”她噘唇皺眉。

    “我是很乖呀,阿宅哥喜歡我是正常的。”被阿宅稱讚,讓阿正喜孜孜。

    允晨揚起甜美的笑容說:“我是阿宅漂亮的女友,比起對你的喜歡,他更愛我。”她可沒忘,這個臭小子曾抱怨阿宅為何不跟喬喬在一起。

    聞言,阿正猛翻白眼,“好啦,好啦,你們女生最愛在那邊說愛不愛的。”

    “不行嗎?”

    翟睿笙眼帶愛意,好笑看著他們兩個專心鬥嘴,愈走愈遠,沒發現他已經落在後頭,她可愛的讓他的心暖融融,嘴角情不自禁咧開大大的傻笑。

    走離他一小段距離後,允晨和阿正才發現他沒跟上,兩人同時停下來,回頭看那個兀自傻笑的男人。

    她不解揚眉,“你怎麼停在那裡?”

    阿正也是滿臉問號看著笑得好奇怪的阿宅哥。

    翟睿笙站在原地,無視來來往往的路人,大聲喊道:“姚允晨,我愛你!”允晨先是一愣,接著綻放燦爛笑容,轉身回奔,投入等待她的懷抱,跟著大聲熱情呼喊:“翟睿笙,我也愛你!”

    互訴愛意的兩人,笑得好傻。

    行經的路人見到這幸福快樂的一對,紛紛投以祝福的目光。

    阿正受不了的再次翻白眼,咕噥,“原來不是只有女生喜歡不斷的說愛不愛,談戀愛的男生也一樣,真尷尬,我乾脆假裝不認識他們好了。”

    阿正雙手插在口袋,吹著口哨,假裝欣賞行道樹,眼角偷瞄開心相擁的阿宅哥和……姐姐。是的,他的姐姐,雖然他會跟她鬥嘴,但其實他已經漸漸喜歡她,她會教他烘焙,也會關心他在學校的大小事,雖然他的爸爸很不OK,可是姐姐倒是讓他很滿意。

    甜點店叫“烘焙愛”,還真是取對了,阿宅哥和姐姐不正是烘焙出愛情嗎?

    他的嘴角揚起大大的笑容,感受姐姐和阿宅哥的喜悅,突然瞥見他們兩個情不自禁接吻,急忙忙轉過頭,雙手捧頰驚呼,“我的媽呀!他們兩個怎麼可以在人來人往的大馬路上接吻?阿宅哥臉皮厚沒關係,我姐姐可是女生,不行!我一定要阻止。”

    焦急的阿正操起手刀,奔向兩人大喊:“阿宅哥,馬上放開我姐姐!”

    阿正邊跑邊喊,嚇到濃情密意的允晨和翟睿笙,熱情的唇瓣分開,倏地意識到阿正叫她姐姐。

    “姐姐?阿正真的叫我姐姐?”驚喜的允晨不敢相信,問著阿宅。

    翟睿笙抵著她的額,笑意飛揚,點頭肯定,“你是他的姐姐,他叫你姐姐,再正確不過。”

    開心到難以言喻的允晨見到阿正飛奔而來,展開雙臂,將阿正擁入懷中。

    本來要分開他們的阿正,沒想到會被允晨擁抱,眼眶莫名發熱,喉嚨像梗了顆石頭,說不出話來。

    “阿正。”允晨將他抱得好緊、好緊。

    阿正彆扭的探出手臂,擁抱她,抬頭看向一旁含笑的阿宅哥,小聲求救,“阿宅哥,呃……我姐姐……呃……不對……是姚允晨不會要哭了吧?!”

    剛剛姚大炮那麼凶,還作勢要揍她,她都沒哭,現在卻像是要哭了,怎麼會這樣?她會不會是不喜歡他叫她姐姐?

    允晨抬起淚光閃閃的小臉,笑道:“你既然叫我姐姐,就不許收回,告訴你,現在我很開心,才不會哭呢。”

    “是的,你姐姐不會哭。”翟睿笙走上前,將他們兩個一同擁入懷中。

    阿正害羞的笑了,沒說其實他好想哭,還有,他好開心,終於不再覺得孤獨。他們三個歡樂相擁,相視而笑,好滿足。

    【全書完】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1 00:24:10 |顯示全部樓層
後記

    哈羅,各位親愛的,在這裡看到沈小韋感到驚喜嗎?>0>

    呵,回歸到〈禾馬〉出書是件令人開心的事,因為這裡是沈小韋的原點,再回到熟悉又有感情的地方,讓我很興奮,但也戰戰兢兢,希望各位親愛的讀者大大,會繼續喜愛、支持沈小韋。Yo>)Y

    沒出書的這段時間,沈小韋都在幹嘛?

    其實去年有一段時間,沈小韋因身體不適,所以處於修身養息的狀態,沒有寫稿,沈小韋就在FB的“沈韋小小世界”粉絲團。

    在那裡,沈小韋認識不少新朋友,每天和新舊朋友哈啦,大家妙語如珠,常讓我捧腹大笑,度過非常愉快的時光。

    粉絲團裡的大家才華洋溢,有的會烘焙,有的擁有好廚藝,有的善於手作,有的懂得養身,有的很懂彩妝時尚,還有很懂電腦。

    只要沈小韋有疑問,舉手發問,很快就能獲得熱情解答,而每每看到他們PO出成品,和大家分享,都讓沈小韋讚歎不已,想著大家怎都那麼厲害?(真要為大家放煙火了>0>)

    沈小韋常在和大家的互動中,得到不少靈感呢。

    這回《烘焙愛》會出現在各位讀者大大面前,粉絲團裡的親愛的們,功不可沒,真是太感激這些可人兒,啾一個!

    這次所推出的《烘焙愛》是回歸的稿件之一,是全新的故事,裡面的男女主角——阿宅和允晨,都是沈小韋喜歡的類型。

    阿宅陽光,正面,積極,煮了一手好菜,學生時代是校園王子,畢業後,依然是人見人愛的大帥哥。

    允晨青春期時內心渴望得到同儕的喜愛,偏偏鬧彆扭,不敢表現真實自我,後來遭受一連串的打擊,決定回家鄉找回自我,重新開始。

    結果,臭臉女遇到陽光男,自然撞擊出一連串雞飛拘跳的火花,哈!

    沈小韋寫《烘焙愛》,寫得很開心,每次寫到好笑的地方,自己都忍不住在電腦前噗嗤一笑,寫到允晨的蛋糕和阿宅的餐點,往往都寫到自己肚子好餓,恨不得那些美味就擺在眼前,任我大快朵頤。(哎,這樣算自我折磨嗎?)

    寫到種樹的和喬喬時,會情不自禁想要多寫他們一點,因為在沈小韋的腦海裡,他們也是可愛的一對,屬於他們的故事,在阿宅和允晨談戀愛時,跟著跳出來對沈小韋大聲疾呼,何時才會輪到他們?莫非他們要排在狼人哥哥們的後頭?

    沈小韋不斷安撫,告訴他們,再等一下,再一下下就好,總得讓阿宅和允晨湊在一起,才能輪到他們。

    所以種樹的和喬喬暫時安靜下來,耐心等候沈小韋將他們給解決掉。

    接下來就輪到種樹的和喬喬上場和各位親愛的讀者大大見面,希望各位親愛的能夠喜歡《烘焙愛》,以及接下來即將推出的“旋轉愛”。

    嗅?你問我,那深受傷害的昶哥和可愛的小狼呢?

    難道勇猛的狼人被沈小韋打入冷宮?

    當然不是,昶哥已在排隊等候,接下來我也會好好安排小狼和千千,請各位親愛的,千萬不要忘了密切留意沈小韋的出書訊息啲。>0>

    沈小韋要在此謝謝出版社的詹姐、編輯、淑芬老師、美編和所有人員,因為有他們,這本《烘焙愛》才能熱騰騰的出現在各位親愛的手中。

    我也要謝謝正在閱讀這本書的親愛的們,因為有你們,所以沈小韋才能開心創作,希望你們會喜歡《烘焙愛》,我愛你們,啾咪!>0>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22 04:5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