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晨希 -【我裝呆妳搞怪(愚人節快樂之二)】《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3 00:14:2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只要有空,王倩便會往百貨公司的玩具專櫃或玩具專賣店跑,這個習慣是從國中時期便養成的,一直到現在仍然沒有改變。
  
  在百貨公司各家玩具品牌的專櫃走走看看,泰半的玩具專櫃,為了迎接即將到來的四月份,各式各樣的整人玩具搶佔了最顯眼的位置。
  
  瀏覽過一家家新推出的當月玩具,王倩來到一家知名廠牌專櫃前,開放式的架上,一組商品吸引了她的目光,令她停下腳步。
  
  「這是--」
  
  「小姐真有眼光。」專櫃小姐看準時機上前,推薦自家商品:「這是我們公司新推出的紀念版官方巡洋艦,和十幾年前曾風靡一時的海盜船是同一位設計師所設計,同樣限量發行。此外,在船底還有設計師本人的簽名,與那時的海盜船是姊妹商品。」
  
  難怪她會覺得眼熟。王倩拿起積木組,看著盒上的說明。
  
  就在這時,另一位服務員走過來,跟招呼王倩的專櫃小姐說:「怡君,有位先生說他前幾天預訂我們這個月推出的官方巡洋--哎呀!」她看到王倩手上的積木組,不禁叫了一聲。「這個……」
  
  「糟糕。」名叫怡君的專櫃小姐表情微慌,看著王倩,不知該如何是好。
  
  王倩開口問:「這是最後一組了?」
  
  「……是啊。」專櫃小姐困窘地說:「對不起,我忘記這位先生已經事先預訂……小姐,如果妳不急的話,我可以幫妳調貨,也許我們在其它百貨公司的專櫃還有存貨。」
  
  一抹熟悉的感覺襲上心頭。這情景似曾相識……慢慢的,王倩想起高中時,曾與湛亦云在百貨公司巧遇的情形。
  
  只是,這次不可能這麼巧吧?
  
  「有什麼問題嗎?」男性的嗓音從另一頭傳來。
  
  皮鞋鞋跟敲擊地板的聲音清脆,男人走了過來,和王倩視線對上,兩人都吃了一驚。
  
  「不會吧?!」王倩驚呼出聲,不敢相信竟會有這樣的巧合。
  
  同樣的場景,竟然在十幾年後的今天再次上演!
  
  「妳怎麼在這裡?」湛亦云看著她,表情有點不自在,似乎有些困窘。被她發現自己這把年紀還鍾情於小孩子的玩具,不覺感到尷尬。
  
  倒是王倩很坦然,並不覺得來買玩具有何不妥之處。
  
  「我來買……」她指著被專櫃小姐拿回的積木組。「那個。」
  
  「這麼巧?」突然問,湛亦云心頭同樣湧現一股似曾相識的感覺,不禁笑了。
  
  經驗較老道的專櫃小姐打量兩人一會兒,才開口:「小姐,這組積木就是被這位先生訂走的,如果兩位認識,也許--」
  
  「沒關係。」湛亦云拿出信用卡,交給專櫃小姐。「我買跟她買是一樣的。」
  
  「哦。」專櫃小姐恍然大悟,笑容可掏地說:「先生、太太真是有默契,連幫小孩子買的玩具都一模一樣。」
  
  王倩聽了,開口想解釋,「妳誤會了,我們是--」
  
  「的確。」湛亦云打斷她,顯然並不介意被誤會。「我希望我們的默契永遠像今天這麼好。」
  
  「會的會的。」專櫃小姐附和。
  
  湛亦云與王倩兩人相視一笑,等結完帳後,提著包裝好的積木組,牽手離去。
  
  ***
  
  也許是因為太過熟悉的情景,他們兩人離開百貨公司後,並沒有立刻回家,反而就近挑了間快餐店,坐在裡頭組起積木來。
  
  看著王倩陷入遊戲中的著迷樣,這熟悉的場景,讓湛亦云彷彿回到了過去。
  
  但還是有些地方不同--現在的他們都已是成年人。
  
  除此之外,最大的不同是--他們已是情人,不是昔日的學長與學妹。
  
  「這讓我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件事。」看著她全心投入的神情,湛亦云冷不防開口。
  
  「什麼事?」她並沒有抬頭。
  
  湛亦云覺得自己被冷落了,但也只是看著她,不再開口打擾。
  
  發現他沉默下來,她這才抬頭。「怎麼不說下去?」
  
  「怕妳分心。」他說,拿起一塊積木幫她將船艙補上。
  
  「是不是和今天的情形很像?」
  
  「妳還記得?」
  
  「不記得的人只有你。」那天她體認到自己對他心動,也是初次告白被拒的日子。「那天是我最難過的日子。」
  
  「那天……」湛亦云瞇起眼,那極力壓在心底的不愉快回憶,再次浮上心頭。雖然已經知道韓琰是她的外甥,但她當時的心思,他實在摸不透。
  
  「有件事我放在心裡很久了。」
  
  他語氣裡的慎重,讓王倩停下手邊的動作。
  
  湛亦云先是皺了皺眉頭,彷彿很難啟口,但沉吟片刻之後,還是說了--
  
  「雖然已經事過境遷,再提起也沒有意義,但我還是想知道,妳當初為什麼……要戲弄我?」
  
  「我?」王倩睜大眼,困惑地看著他。「我戲弄你?」
  
  他重重點頭,認真的表情,讓人明白他不是在開玩笑。
  
  「那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細節我記得不是很清楚,只記得那天妳……」他頓了會兒,才又繼續:「我不知道韓琰究竟跟妳說了什麼,讓妳答應配合他來戲弄我,但是老實說,我很難過。」
  
  「等等。」愈聽愈迷糊,她連忙制止他。「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那天被他冷冷拒絕之後,她又生氣又傷心,回家後還躲在房裡大哭,而現在……他卻說她戲弄他?
  
  這是怎麼一回事?
  
  湛亦云似乎也察覺到她的茫然困惑,表情跟著轉變。
  
  「難道不是?」他反問。
  
  「這其中一定有誤會。」她撫著額角,極力思索當年到底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才會讓他們一個傷心、一個覺得被戲弄?
  
  「莫非……那天妳對我的告白是真心的?」他又問,為這個可能感到錯愕。
  
  被當面問及自己年少輕狂的舉動,饒是王倩也免不了臉紅。
  
  湛亦云等了一會兒,才從她迴避的視線與點頭默認的響應中得到答案。
  
  「老天!」湛亦云揚掌擊上額心,不敢相信竟然會發生這種烏龍事件。「妳記不記得那天是什麼日子?」
  
  王倩搖頭。「我不知道。」
  
  「天……」果然沒錯。
  
  「亦云?」
  
  湛亦云頹然垂首,重重吐出一聲歎息,才抬頭迎視她投來的疑問目光。
  
  「那天是四月一日。」
  
  「四月一日?」她一時意會不過來,表情有些茫然。
  
  「愚人節。」他又說,聲調微弱。
  
  經他這麼一提醒,王倩這下完全懂了。
  
  難怪他會氣得指責她,要她不要太過分,別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
  
  原來,他把她的告白當成了愚人節的作弄。
  
  王倩直呼不可思議:「我完全不知道那天是什麼日子!再說,就算那天是愚人節,我的告白也跟這個扯不上關係,為什麼你會認為我是在作弄你?」這太荒謬了!
  
  「因為妳是韓琰的女朋友。」湛亦云不敢看她,只好盯著桌上那艘尚未完成的積木船艦。「當時我以為妳是韓琰的女朋友,而韓琰--從我高一認識他開始,每年的愚人節,他都會想盡辦法作弄我,所以……」
  
  王倩無法相信地瞪大眼,一時之間找不到話說。
  
  「第一年不小心被他得逞;第二年雖然已有防備,卻還是被他作弄成功;到第三年再不學乖,就真的太蠢了。」
  
  「你以為我事先跟阿琰串通好來……」王倩驚訝得無法把話完整說出,手指比畫了老半天。
  
  「沒錯。」湛亦云頷首,耳根浮起幾許緋紅。「是我自作聰明。」結果聰明反被聰明誤,平白無故浪費了十幾年的光陰。
  
  「芳雯曾提醒我,妳之所以視我為勁敵,可能是我曾做了什麼讓妳記恨的事,如今想來,的確其來有自。」也難怪她會記恨在心。「對不起。」
  
  「不,不是你的錯,至少,並不完全是你的錯。」她咬唇,為這樁僵持了十幾年的誤會感到啼笑皆非。「我沒想到事情的真相會是這個樣子。早知如此,我一定會早點跟你解釋我和阿琰的關係。」
  
  「從那天之後,妳就刻意避開我,直到我畢業,都沒能跟妳說上一句話。」
  
  「你那時的反應太傷人,我第一次對別人告白,卻被莫名其妙地拒絕,真的傷得很重,所以根本不想見你。」憶起昔日難過的心情,雖然事過境遷,也難免神色黯然。
  
  不過,幸好一切都還來得及,他們終究還是在一起了。
  
  「天,真丟臉……」他們兩個搞出一個好大又好糗的烏龍!
  
  不得不點頭承認,真的很丟臉。
  
  他們的愚人節從十幾年前的四月一日起,一直延續到今天才終於真相大白,說出去,怕不被人笑死才怪。
  
  可在同時,一股惱怒也湧上王倩心頭。
  
  「如果阿琰沒有在每年愚人節作弄你,根本不會發生這種事!」
  
  「王倩?」她又想做什麼?望著她晶亮的眼,湛亦云已猜到了七八成。
  
  果不其然,在氣極過後,王倩反而揚起微笑,似乎已經打定了某種主意。
  
  「看見妳露出這種表情,我想韓琰恐怕是大難臨頭了。」他說,但絲毫沒有為好友護航的打算,反而是等著看好戲的成分居多。
  
  「今年該我們還他了,不是嗎?」她微笑。
  
  再過一個半月就是四月一日愚人節了,怎能不好好「慶祝」一番呢?
  
  「作弄可以,適中就好。」湛亦云叮嚀。
  
  「再怎麼樣,都比他對你的戲弄所帶來的『後遺症』要好太多了。萬一我跟你就這樣錯過,這一生再也無法相遇怎麼辦?」她根本無法想像。
  
  「也許我們會各自找到另一個人,攜手共度這輩子……」他說得平靜。「但永遠沒有辦法像現在這樣滿足,不帶任何遺憾。在我看來,對的人只有一個,一旦錯過就再也找不到,即使將來遇到另一個人,說服自己選擇對方,也會像穿上不合身的衣服,就算質料再怎麼好、穿起來再怎麼暖和,也不會感到舒適。」
  
  他說的話很動人,成功地消散王倩大半的怒氣。
  
  「但我跟妳終究沒有錯過,不是嗎?」熟知她的性情,湛亦云迂迴地勸說。「如果沒有當年那場誤會,我們從高中時期就順利交往,今天是否仍會在一起,誰也說不準。」
  
  「你說的我都知道,只是--」她撇嘴,「這口氣不出,我就是不甘心。」
  
  「那就去做吧,記得別太過火。」他也算是盡了朋友道義。
  
  「呵呵……」王倩嬌笑,笑聲帶著讓人害怕的算計意味。「我知道該怎麼做!」
  
  ***
  
  玩笑話、小謊言、整人遊戲、戲弄玩具……四月的第一天,請你務必小心。
  
  愚人節源起於法國將新年改為一月一日,守舊者堅持按照舊歷在四月一日慶祝新年。改革者為嘲弄他們,在這天送假禮品、為他們辨假宴會,並把上當受騙的人稱為「四月傻瓜」或「上鉤的魚」;從此人們習慣在這天愚弄別人,頑皮一下--
  
  發現上當,請微笑,別生氣呵!
  
  三月初開始,百貨公司的玩具專櫃和玩具專賣店,不約而同張貼出這樣的廣告海報,而推出這個企畫的公司--「點子玩家」,從沒有人聽過。
  
  顯然,這是一家初出茅廬的新公司,以盛大的宣傳造勢,企圖搶攻台灣的玩具市場。
  
  「點子玩家」的主事者是誰,沒有人知道。大家都在等,等著看悅星、河漢如何出招,來抵制這個新成立、卻故意挑四月份一爭高下的新玩具公司。
  
  然而,一直到三月中,卻不見這兩家老字號作出任何響應,更沒有為四月份推出任何商品,無風無浪,讓看的人一臉茫然。
  
  砰一聲,王倩的辦公室門被撞開,韓琰衝了進來。
  
  王倩放下筆,一臉平靜。「怎麼啦?」
  
  「妳怎麼還坐得住?」韓琰的眉頭從三月初就沒舒展過。
  
  「我為什麼坐不住?」她不答反問。
  
  「那家公司是怎麼回事?」
  
  「哪家?」
  
  「『點子玩家』,三月初就猛打廣告,狂推商品,卻沒有人知道負責人是誰的新公司。」太奇怪了。
  
  「你有什麼看法?」
  
  「我查過對方底細,但是很奇怪,就是查不到他們最高負責人是誰,對外聯絡的都是助理。妳不覺得這很奇怪嗎?」
  
  「做好你分內的事就夠了,韓琰。」
  
  「妳的反應很怪哪,王倩。」如果是以前的她,一定會十分介意,可現在她卻變了。「不要告訴我,跟亦云談戀愛之後,妳的腦袋就再也裝不下其它東西了。」
  
  王倩抬頭瞪他。「韓琰,你想死嗎?」
  
  「不想。不過,妳聽到消息之後,竟然沒什麼反應,這真的很奇怪;還有,四月份的商品到現在還沒著落,難道妳想放棄?」
  
  「有何不可?」纖肩一聳。「從年初到現在,公司賺了不少,休息一下又何妨?」
  
  「哇!這世上還有人嫌賺的錢多啊?!」韓琰不相信地看著她。「妳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王倩嗎?」
  
  「你真吵,韓琰。」
  
  韓琰氣得哇啦直叫:「反正公司是妳的,妳這個老闆都不過問了,我也懶得管,我回辦公室了,老、板!」
  
  「不送。」
  
  王倩連頭都沒抬,更讓韓琰為之氣結。
  
  ***
  
  「……你說,你女朋友最近是不是怪怪的?!」
  
  電話那頭的韓琰,心頭火透過電話線燒向湛亦云的耳朵。
  
  「這句話你十分鐘前就說過了,韓琰。」他幾乎要歎氣了。
  
  「我跟她談公事,結果她卻像揮蒼蠅一樣把我揮開,這算什麼!」抱怨一出口,有如洩洪般一發不可收拾。
  
  湛亦云索性將電話放在一旁,待審閱完文件、簽名之後,再拿起話筒,那端韓琰的抱怨還沒說完。
  
  真服了他。湛亦云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
  
  「……你說,該拿她怎麼辦?」
  
  「她做事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你別管就是。」
  
  「人家的兵都打到城門下了,我能不管嗎?」他好歹也是悅星的執行長,怎麼能冷眼旁觀?「對了,你那邊打算怎麼辦?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點子玩家』,你有什麼因應對策嗎?」
  
  「老實說……沒有。」湛亦云淡淡響應,沒有透露出其它想法。
  
  「沒、有?!」不會吧?「連你也被愛情噬光腦細胞,不中用了?這家公司廣告打得這麼凶,你可別說沒發現。」
  
  「河漢四月份沒有推出新商品的打算。」
  
  「喂,你想讓河漢倒閉嗎?」
  
  湛亦云眉頭一擰。「我可沒這麼說。」
  
  「可是你跟王倩一樣不聞不問……這真奇怪不是嗎?怎麼會這樣--」說到後來,他像是在自言自語。
  
  湛亦云打斷他,「再怎麼說,悅星和河漢仍是敵對的公司,這一點不會因為我和王倩的關係而改變,你不覺得跟我談自家公司的事,有點像是通敵?」
  
  「對哦!」韓琰這才警覺地住口。「不說了,拜!」迅速斷線。
  
  殊不知,這讓差點招架不住的湛亦云大大舒了口氣。
  
  然而,一分鐘後電話再度響起,讓他又是一驚。
  
  「韓琰?」他試探地喚。
  
  「他跟你通過電話了?」那端,是王倩柔中帶笑的聲音。
  
  他搖頭低歎:「妳讓他很緊張,怕妳變成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昏君,坐視敵人攻打自家公司。」
  
  「他跟你抱怨了?」
  
  「嗯。」他笑了。
  
  透過電話線,王倩亦以笑聲響應。
  
  「他還說我跟妳一樣,被愛情噬光腦細胞。」
  
  王倩輕哼:「他不必被愛情噬光,就已經沒有腦細胞了。」笨外甥!
  
  湛亦云又低沉笑開。
  
  這對姨甥的鬥法,他這未來姨丈也被拖下水去,不知是好是壞。
  
  但--結果會是好的吧,他想。
  
  衷心期待四月一日的到來。
  
  ***
  
  根據可靠消息,為了宣傳第一波愚人節商品,「點子玩家」的負責人將在某家百貨公司的兒童館露臉。
  
  得到這個消息,韓琰決定不理會那對被戀愛沖昏頭的笨男呆女,決定親自去看看「點子玩家」的負責人究竟長什麼模樣,竟神秘到連露臉都可以被拿來做文章。
  
  詭譎的是,當他走出電梯,剛踏進兒童館,就見媒體記者圍在另一頭,而那裡正是悅星、河漢的專櫃。
  
  「奇怪了,究竟是怎麼回事?」
  
  韓琰才靠近,立刻引來幾名記者驚呼,紛紛把鏡頭轉向,朝他逼近。
  
  「請問韓先生,對於悅星與河漢聯手成立的子公司--『點子玩家』,你有什麼看法?」
  
  什麼跟什麼?
  
  「韓先生,這次為期一個月的神秘宣傳,是不是你一手策畫……」
  
  「我什麼都--」未說完的話,被下一波記者發問給淹沒。
  
  「外界盛傳你與悅星負責人王倩小姐正在交往,但是聽說湛亦云先生也對王小姐展開追求,你有什麼感想?」
  
  「我根本還沒搞清楚狀--」
  
  「韓先生……」
  
  一波接著一波的發問,攻得韓琰肝火直冒。
  
  正當他準備發火炮轟記者群時,先前被記者包圍的人兒終於發聲,借用記者的麥克風,非常「有力」地放送--
  
  「親愛的外甥,我等你很久了。」
  
  外甥?這敏感的字眼,立刻引起記者們的注意。
  
  不會吧?王倩和韓琰的關係竟是--姨甥?
  
  哇咧!韓琰氣呼呼地揮開擋路的記者,殺到最裡頭,惡狠狠地瞪視王倩。「妳--」怒目掃向另一人,「還有你,亦云!你竟然跟王倩聯手整我?!」
  
  難怪他們兩個對「點子玩家」不聞不問!
  
  「為什麼我不知道?!」
  
  「因為我不想讓你知道,親愛的外甥。」在媒體面前,王倩刻意甜笑說道:「親愛的琰琰小乖乖,小阿姨送你的愚人節禮物如何?」
  
  「妳跟亦云聯手耍了我一整個月!還有,我們約好在家才論輩分,在外頭--啊!」該死!他現在人就在外頭!
  
  他倏地轉身,果不其然,看見一票記者正揚著麥克風爭先恐後地逼近他。
  
  向來天不怕地不怕的韓琰,也不由得退後。
  
  「韓先生,原來王小姐與你是姨甥關係……」
  
  「我跟她才不是--」
  
  「韓先生平常怎麼稱呼王小姐?叫王小姐阿姨嗎?」
  
  「之前關於兩位過從甚密的傳言,可否請你說明一下……」
  
  「我……」該死!韓琰回身怒瞪看好戲的兩人。「妳、你--你們給我記住!亦云,你沒有義氣!見色忘友!」
  
  見色忘友?湛亦云摟著王倩閃躲那些不長眼記者們的碰撞,聞言,眉峰略略一揚。
  
  目光掃過氣急敗壞的老友,再看看作弄成功、一臉得意的心上人,他做了個決定。
  
  長指敲敲一名記者的肩,借麥克風一用,他說:「韓琰,別忘了下個月開始,你要叫我一聲姨丈。」
  
  此話一出,連身邊的王倩也藏不住驚訝地看著他。
  
  混亂的場面,因他短短幾句話而凝結成冰,現場一片寂靜。
  
  湛亦云趁機帶走王倩,決心將接下來將發生的一團混亂,交給一分鐘前指責他見色忘友的老朋友。
  
  自求多福呵,韓琰!
  
  ***
  
  被拉離現場的王倩,久久終於回神。
  
  他什麼時候跟她求婚了?「這不是你想到的愚人節惡作劇吧?」
  
  「當然不是。」他一臉正經。「妳怎麼會這麼想?」
  
  「今天是愚人節。」這輩子,她恐怕再也不會忘記四月一日這個大日子了。
  
  「妳不認為決定終身大事,需要一點愚人的勇氣?」
  
  王倩俏鼻一皺,不怎麼贊同。「聽起來好像在說,跟我求婚的男人一定是笨蛋似的。」愚人,不就是笨蛋的意思嗎?
  
  湛亦云笑著搖頭。「別誤會,我指的是求婚需要一點勇氣,尤其是在眾人面前。」
  
  「你嚇了我一跳。」沒想到他會來這一招,說不感動是騙人的。
  
  「算是我給妳的愚人節禮物如何?」
  
  此話一出,立刻引來王倩斜眼一瞪。「原來你是在作弄我。」
  
  湛亦云幾乎要歎氣了,「妳應該知道,我是真心的。」
  
  「在這一天?」美眸斜瞟。「你確定不是在作弄我?」
  
  「妳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嗎?」他逗她。接著斂起笑容,嚴肅以對,「沒有人會拿這種事開玩笑,就算是在今天這個日子。」
  
  王倩想了想,終於同意。「說得也是。」
  
  「妳的答覆呢?」
  
  「好。」簡明扼要。
  
  這會兒,換湛亦云一臉狐疑。「妳是說真的?」
  
  哈!「到底是誰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她呵呵笑著靠向他。
  
  湛亦云先是一愣,旋即也綻露笑容,擁佳人入懷。
  
  「就算是愚人節,也不能阻止我跟妳求婚。」他在她耳畔輕聲說著。
  
  王倩緩緩抬頭,踮起腳尖,在香唇吻上他之前,低低說了聲:「就算是愚人節,也不能阻止我答應嫁給你。」
  
  愛情當道,愚人節的作弄,就閃邊去呵!
  
  【全書完】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22 04:5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