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淨沁 -【你傻瓜我聰明(愚人節快樂之三)】《全文完》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3 00:17:28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愛是神奇的,她使數學法則失去了平衡。兩個人分擔一個痛苦,只有
  
  半個痛苦;而兩個人共享一個幸福,卻有兩個幸福。
  
  ——列夫•托爾斯泰
  
  「嗚嗚嗚……你部不知道從小到大我有多疼她,有多……對了,剛剛說到哪裡?喔,記得樂樂十二歲那年,就因為我幫她買錯糖果,她竟然給我離家出走,還害我老婆跟我吵架好幾天,嗚嗚……現在想起來,我的心肝都還很痛,你說過不過分?」
  
  「還有,她十三歲那一年,不小心被黑狗幫綁走五天,害我那五天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足足掉了五公斤。你有沒有去菜市場看過?你知不知道五公斤的肥肉有多大塊?她十四歲那年,偷騎管家的買菜車去租漫畫,結果在路上跟小貨車擦撞,還住院住了……」
  
  樂大霸外表雖然有如大熊般英勇健壯,此時卻像個小媳婦一樣,可憐兮兮的尋求姜智華的支持,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向他哭訴這些年來與寶貝女兒相依為命的心路歷程。
  
  樂映晨剛洗完澡出來,瞧見的就是這幅畫面,她翻了個白眼,逕自窩到一旁去吹頭髮。
  
  真是受下了!
  
  剛剛才聽到老爸說完她十四歲時做的蠢事,照這情形看來,要等到他講得高興,恐怕還要「十二年」的時間呢。
  
  「……十八歲的時候,有兩個長滿青春痘的小兔崽子追到家裡來,被她轟了出去……對了,」樂大霸伸手拍拍姜智華的肩膀,對這個從頭到尾都安靜認真的聽自己說話的年輕人,突然間印象變得很不錯。「江傳思,其實我覺得你真是個不錯的男人。」
  
  「伯父,我不叫江傳思。」姜智華雖然覺得奇怪,仍是很有禮貌的回話,「您可能認錯人了,我的名字是姜智華。」
  
  咦?樂大霸呆了呆。
  
  「不是江傳思?江水的江、傳家的傳、思念的思?」
  
  「不是的。」姜智華仍足微笑以對,「是姜太公的姜、智慧的智、中華民國的華。伯父,您可能記錯了。」
  
  記錯?怎麼可能?
  
  他不但把那個跟樂樂柏親的男人名字記得清清楚楚,還把他的八字拿去給算命先生合算過,怎麼可能會記錯?
  
  難不成……
  
  「樂樂!」他轉頭便往女兒的方向喊去:「你跟你大伯母的小舅姨的表姊的鄰居的兒子切了喔」
  
  大伯母的小舅姨的……什麼啊?
  
  樂映晨一瞼搞不清楚狀況的發問:「那是誰啊?我認識他嗎?」
  
  「你怎麼會不認識他?你不是跟他相了親,還跟他在—起?是你剛剛說他是那個男的,找才放過他的耶!」樂大霸說完又哼了一聲,「不過,既然他只是姘夫,不是你正港的男朋友,那我也不必看在你大伯母的小舅姨的表姊的面子上,饒他一條狗命了。」轉頭喚來在一旁待命的手下,「小王、老馬!馬上把這渾小子給我灌水泥沉到海裡——」
  
  老天!
  
  樂映晨連忙尖喊——
  
  「老爸!就是他啦!就是他啦!你不要亂來喔,他剛剛才跟我求婚,你就要把他沉到海裡去,那我要怎麼辦?」喊完還是有點緊張,她索性跑過去,一把抱住姜智華,就怕老爸當真把他給處理掉。
  
  「老爸,你不准亂來,他隨便掉一根頭髮,我都會找你算帳喔!」
  
  聽見寶貝女兒那麼認真的威脅自己,樂大霸當場又揮灑出兩泡眼淚。
  
  「樂樂,你怎麼可以這樣講……」這真是天殺的萬般委屈啊。「明明就是你跟我說你把到了江傳思,我都已經跟所有的親朋好友宣佈這項好消息了啊!你部不知道大家有多高興,老家隔壁的李媽媽還特別做了油飯要給你吃耶,你現在這個樣子,要我怎麼跟大家交代啊……」
  
  夠了喔,為什麼她交男朋友還要眼大家交代?
  
  樂映晨臉色蒼白。老天,讓老爸這麼到處—放送,將來她怎麼還有臉回去見老家那堆親戚?
  
  樂大霸繼續嚷嚷:「而且你居然騙我……」這真是太不可原諒了!他擠開姜智華,直接投入女兒的懷抱中。「你明明跟我說要跟江傳思交往的!嗚……」哀怨的表情和老婆跟人跑了沒什麼兩樣。
  
  「呃,老爸你乖,我沒騙你,就說是你記錯了咩。」
  
  她拍拍老爸的背安撫著,不期然地抬頭,這才發現姜智華正瞇起一雙眸子,懷疑的看著她。
  
  「我沒有跟別人交往啦!」她小小聲的朝他說道:心裡有點緊張,不過也好想扁他喔!
  
  他居然懷疑她?可惡!
  
  他垂下視線,無限感慨地幽幽歎了口氣。「或許這就是你不願意跟我訂婚的原因——」
  
  樂映晨怒吼:「才不是!」
  
  就知道他會這樣想!她十分不爽,眉毛幾乎都要打成結了。
  
  「你怎麼可以懷疑我?既然都跟你在一塊兒了,心裡自然是對你有某種程度的認定,你這樣隨便又沒有證據的懷疑我,會不會太沒有良心了?你——你不准講話!我要跟你冷戰,從現在開始!」哼。
  
  埋在女兒懷裡的樂大霸聽了,忙吼著幫腔——
  
  「對呀對呀,我們家樂樂是多麼貞潔可愛迷人又宜室宜家啊,你這樣隨便懷疑她是什麼意思?不要給臉不要臉喔!」他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發言,一心只想為寶貝女兒討回公道:「你講話給我小心點,不要以為我們樂樂天真善良好欺負,就可以隨便亂來,江傳思——」
  
  「老爸,他是姜智單啦,跟我相親的就是他,我就說是你記錯名字了!」怎麼到現在還會搞錯呀!真是的。
  
  「我怎麼可能記錯名字?」樂大霸一臉信誓旦旦,對於女兒老是懷疑自己的記憶力,感到有點不高興。「跟你相親的那個男人明明就叫作江傳思,不只他的名字,連他今年幾歲、家裡有幾個人、是做什麼工作的,甚至就連他最愛穿什麼樣的內褲,老爸我不但叫人調查得一清二楚,還全部都背起來了耶,保證沒一項遺漏的。現在那份報告還供在你媽的靈位前咧!」
  
  耶?「可是……我……我是跟他相親的沒錯啊。」她遲疑的看向姜智華。
  
  他神色凝重的點點頭。
  
  樂大霸皺起眉頭。
  
  「可是,你大伯母的小舅姨的表姊的鄰居的兒子是叫江傳思沒錯啊,你們相親之前,我還跟他通過電話呢!」
  
  瞪大眼,樂映晨遲疑的問了句——
  
  「真的嗎?你真的確定跟我相親的那個男人叫……江傳思?」
  
  「對呀,你下信?回去你媽的靈位前翻翻那份報告不就知道了。」樂大霸擔心的看著頻問怪問題的女兒,想著她最近是不是撞到腦袋還是怎麼了,怎麼會連自己男朋友的名字都記下住?
  
  樂映晨渾身抖啊抖,覺得頭皮一陣發麻,隱隱約約的,好像有什麼答案就要呼之欲出。
  
  她可憐兮兮的喚了一聲:「姜先生……」
  
  一旁的姜智華聽了,心裡也覺得不太對勁,說了句:「抱歉,請容我離開打個電話。」便拿苦自己的手機走出房門。
  
  「真沒禮貌耶,我們部還沒說他可以走,居然就走了?呿。」樂大霸戳戳呆愣得像尊木偶的女兒。「女兒啊,那個姓姜的幹嘛瞼色那麼難看?難不成你真的腳踏兩條船,跟上最近流行的『劈腿』風潮?」
  
  真難得,老爸竟然也知道「劈腿」這麼時髦的詞兒,可是,她現在完全沒有心情虧老爸。
  
  「不是啦,老爸,嗚嗚嗚嗚……我好像做了一件很丟臉的事耶,怎麼辦……怎麼辦……」
  
  怎麼會這樣呢?
  
  不久前,她才得意地以「他是我相親認識的對象喔」這樣的說詞,跟死黨介紹自己男朋友的來歷耶!
  
  結果搞了半天,原來那場相親根本就是場大笑話嘛!
  
  ***
  
  由於女兒的神情實在詭異,再加上打完電話後回房的姜智華,也是一臉奇怪的表情,樂大霸心想,八成是英明的自己不小心揭露了寶貝女兒的「劈腿醜聞」,讓兩人的感情陷入空前絕後的大危機,因此,當下非常「體貼』的走了,說要留給他們談話的空間。
  
  事實上,最王要的原因是他怕被女兒埋怨自己大嘴巴,才會拔腿開溜。
  
  當然,樂大霸在離開前,也不忘問清楚姜智華的身家背景,打算回去叫小嘍囉們再做個調查報告,好讓他供在亡妻靈前,教老婆也好好評選一番。
  
  當房裡終於又剩下他們兩個人時,尷尬的氣氛逐漸高漲。
  
  「姜先生……」樂映晨扁著嘴,撒嬌似的喚著。
  
  姜智華心裡倒是覺得有點好笑,走了過去,摸摸她的頭髮,問:「為什麼這個表情?」
  
  「沒有啊,只是……原來你不是我應該要相親的那個男人耶,怎麼辦?我果然相錯人了……」嘟起嘴,她軟綿綿的投入他懷裡,一把摟住,喃喃抱怨著讓人下明白的話語:「好丟臉喔,萬一我們以後結婚了,人家問起我們是怎麼認識的,教我怎麼說得出口?哎喲,會被笑死的啦!」
  
  「啊!』她突然抬頭瞪他:「我警告你喔,姜先生,不管相對還是相錯,反正我們相都相完了,該做的也都做足了,生米煮成熟飯,早就不能退貨了!你可不能反悔,跑回去找那個原先要跟你相親的女人喔!」
  
  他懷疑,她純粹只是怕被他「退貨』,根本不是什麼覺得丟臉吧。
  
  「你在想什麼啊……」如果不是他還保有一點自制力,早拿鐵槌往她頭上敲下去了。「剛剛我才在高興,你已經將我們的婚事考慮在未來的規畫當中,現在又打算氣死我嗎?這種事情是可以反悔的嗎?」
  
  他又想歎氣了。
  
  打從認識她以後,他似乎一天要歎氣好幾回。
  
  「可是我很不爽啊,只要一想到,如果今天是別的女人跟你相親,又寡廉鮮恥的勾引你上床,你就會笨笨的跟她求婚,我就恨不得咬你一口!」
  
  寡廉鮮恥的勾引?她到底有沒有意識到這是在說自己的行為啊?
  
  「你真是讓我不曉得該說什麼……」
  
  樂映晨自然下明白他心裡的哭笑不得,只是窩進他懷裡磨贈著。
  
  他並不排斥她這像貓咪的可愛舉動,只是,表情仍顯得有些下自在。
  
  他還不習慣跟她的關係變得如此親暱哪。
  
  「坐好,這樣不好看。」
  
  「又沒人看到……」她才管不了那麼多,就是要賴著他!
  
  剛剛才發現,原來自己不是那個本來要「許配」給他的女人,直到現在,她心裡都還很受傷,很需要他的安慰呢!
  
  「你啊……唉……剛剛我本來是打電話回去跟我母親確認,沒想到反倒聽她說了一大堆安慰的話,後來才知道,原本應該跟我相親的那位小姐寄了張紅帖子到家裡,上頭的新郎不是我的名字。我母親以為我被始亂終棄,拚命安慰我,還說要再擦更好的大家閨秀給我認識……唉。」
  
  無獨有偶的,母親也以為與他交往的是原先相親的那位女子,只不過,她以為的人,跟他以為的並非同一個。
  
  「搞了半天,我們都錯過了另外的人。」他感慨的道。
  
  「那又如何?你別以為用這種可惜的口氣說話,我就會讓你再去跟別的女人相親,姜•先•生!」樂映晨瞇起眼瞪他。
  
  她沒打算那麼早嫁人,並不代表就能任由他去外面自由發展。
  
  如同他所說的,自己早巳將他列入未來的規畫裡,既然如此,他就該安安分分的為她守身如玉。
  
  「笨蛋。」他笑罵。「你為什麼會覺得我想結婚不是因為你這個人呢?如果我只是想娶相親的對象,才輪不到你呢。你忘了我相過多少次親嗎?」
  
  對啦,是這麼說沒錯啦,可是,她還是笑不出來。
  
  「反正我就是笨啊……想不到我們之所以會認識,是因為這種超級霹靂無敵大蠢事……好丟臉喔!」
  
  把頭埋在他懷裡蹭來蹭去,樂映晨完全不敢想像,將來要怎麼跟親戚朋友解釋自己是怎麼認識他的——
  
  喔,他是我跟別人相親時,不小心坐錯桌才認識的。
  
  這樣很愚蠢耶,嗚……
  
  「怎麼會呢?」他倒有另外一番註解,「就是因為我們同時錯過了另外的人,才能遇到彼此啊。」
  
  仔細想想,倒也巧合得有趣。
  
  他們是在同一個時間、同一個地點去吃相親飯,又同時記錯了桌號,才會碰在一塊兒的,更別提之後一而再、再而三的巧遇。
  
  現在回想起來,都還覺得頗不可思議呢。
  
  「我們的相遇得有這麼多巧合才能組成,你不覺得很浪漫嗎?」
  
  「喔喔,浪漫?我沒聽錯吧?居然能從你嘴巴聽到這兩個字耶,是不是吃多了我的口水,說話也跟著甜了起來?」樂映晨一副感動得不得了的樣子。
  
  「什麼口水,你害不害臊?」
  
  對於她的口無遮攔,姜智華總是拿她沒有辦法,搖搖頭,他低頭瞧向懷中佳人的表情。
  
  「怎麼皺著眉頭?你在不開心什麼?」他不解的點點她皺成苦瓜的臉蛋,好奇的問。
  
  「我在想,你是不是真的很想結婚?如果我現在還不打算嫁給你,你會不會放棄我去娶別的女人?畢竟你年紀都一大把了,也到了適婚年齡,現在再不娶老婆,以後恐怕就娶不到了。」
  
  她想得好認真,雖然不想太早被套牢,又怕因此錯過他……想想,部覺得自己自私得過分了。
  
  姜智華在心裡歎息,他不知道,她這算不算是在慫恿他琵琶別抱?
  
  「親愛的樂小姐……你是在暗示我得等你點頭答應,還是建議我乾脆找其他更適合我的女人?」
  
  她瞪大眼。
  
  「你敢?你昨天才把我吃干抹淨,現在居然想去找別的女人?!小心我登報把你的惡行公諸於世!」可惡!
  
  「是你把我吃干抹淨吧,我個人覺得你才應該對我負責。」他笑,接著神情一斂,專注的看著她。「如果我現在吻你,你願意先跟我訂婚嗎?」不待她回答,便輕輕在她嘴角一啄。
  
  「美男計?」美眸帶笑,她柔柔媚媚的覷著他瞧。
  
  「如果有用的話,要我使出什麼計都可以。」
  
  一個又一個的輕吻落在她臉上——溫柔的吻,愛憐的吻,溫存的吻,親暱而不帶壓力的吻,果然又引出她臉上兩朵美麗的紅雲。
  
  其實他是知道的,這位大而化之的樂小姐,對於他出乎意料的溫柔,總是招架不住。
  
  「下個星期天陪我回家吃飯好嗎?然後再下一個星期天,我們回你家吃飯?」
  
  「只有吃飯嗎?如果是只吃飯就成。」即使被吻得全身酥軟,樂映晨的腦子一樣精明運作。
  
  「可能不只是吃飯吧。」他嘴角微揚。「或許我母親會拿一些女孩子的照片邀你一起討論。你也知道的,年紀大的人總是喜歡找別人一起討論一些小事情。」
  
  「什麼女孩子的照片?」她生氣了。「還等什麼下個星期,晚上我們就回你家吃飯!你今天沒幫我『正名』,我跟你沒完沒了!」
  
  姜智華再也忍不住地笑了出來,心裡想著,或許要拐她回家當老婆,並不用等很久。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3 00:17:4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愛是人生的和弦,並不是孤單的獨奏曲。
  
  ——貝多芬
  
  後來呢?
  
  哪還有什麼後來?後來……當然就準備要嫁給他啦!
  
  雖然樂映晨還是有點不甘願啦,畢竟奉子成婚,怎麼說都是不太光彩的事。
  
  而且,她個人實在非常不滿意這個婚期。
  
  搞什麼嘛……
  
  「怎麼啦?臉色怪怪的,吃壞肚子了嗎?」
  
  剛進新娘休息室的姜智華順口問了一句,立刻得到她兩記白眼伺候。
  
  什麼吃壞肚子?他是故意在開玩笑嗎?
  
  哼,一點也不好笑!
  
  她大力甩頭不看他,他卻伸出食指……戳戳她的瞼。
  
  「悶不吭聲的,還在生氣嗎?」她鼓著頰的模樣,像極了□呼呼的波斯貓,好可愛。
  
  姜智華左邊戳完,又戳右邊,甚至大膽的想掐住她整片臉頰,拉拉看是不是像麻薯一樣有彈性。
  
  終於,樂極生悲——他手指被狠狠地咬了一口。
  
  樂映晨「呸」出他的指頭,上頭已烙下一圈淺淺的牙痕。
  
  她瞠怒的叫著,「我在生氣呢,你還玩這種幼稚的遊戲!」無聊!
  
  天,他的規炬有禮呢?
  
  當她需要的時候,怎麼不拿出來用一用,收起來做什麼?現在她真的很需要他的安慰,她覺得心快要碎了,面子也快要沒有了……
  
  「生氣?你就這麼不想嫁給我,所以乾脆要咬死我嗎?」
  
  他又忍不住湊過去,摸摸她頭髮上亮晶晶的髮飾,在心裡提醒自己,等一不要記得告訴她,她今天很漂亮。
  
  「哪有!你明知道我在氣什麼的!」喊完,她撲進他懷裡磨蹭著,瞬間沾了不少粉在他的白色襯衫上,就連口紅印也蓋了兩個上去。「你去跟我老爸和你媽說啦,人家不要在四月一日結婚,四月一日是愚人節耶,只有笨蛋才會在這一天結婚,很蠢的……不要啦!這可是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禮耶,一年明明有三百六十五天,為什麼偏偏要選在這天,搞得像是一場玩笑,為什麼嘛!」
  
  她最不滿的就是這一點,為什麼婚期非要訂在四月一日呀?
  
  這樣她將來回憶起結婚這天的時候,那種辛福的感覺絕對會大打折扣的!
  
  一直到剛剛為止,她都還很認真嚴肅的表示抗議,但是,兩家長輩硬是異口同聲的表示,愚人節是外國洋鬼子過的節日,關咱們博大精深的炎黃子孫什麼事?一切以農民歷上的好日子為主!
  
  因此,她的意見被無條件駁回,而且永遠不得上訴。
  
  「姜先生……」她朝他撒嬌。
  
  雖然已經論及婚嫁,她仍老愛喚他姜先生,當作是生活中的另一種情趣,而瞼皮薄的姜智華也不好意思開口要求她改變對他的稱呼,往往不知情的人聽了,還以為他們不熟呢!
  
  「姜先生,你去說一下嘛……」
  
  樂映晨睜著一雙描繪精緻的美麗水眸,望著心愛的男人,期盼他能給予支持,打敗「強權」,為她贏回勝利。
  
  誰知他只是笑而不答,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她,彷彿正看著什麼心愛的寶貝,眸光裡既是愛憐也是感動。
  
  於是,樂映晨的臉又一點一點的染上了美麗的紼色。
  
  「說什麼呢?」
  
  他輕輕的問,心裡因為她頻頻提到的婚禮而雀躍不已,腦子裡已開始幻想起兩個人共同生活的情景。
  
  原先還以為,因為她那些莫名其妙的堅持,至少也要等個五、六年才能娶她回家,誰知道,今天他即將完整地擁有她了。
  
  為此,他很感謝雙方家長的推波助瀾,呃,正確說來,應該是恩威並施,才讓他能早日抱得美人歸。
  
  當然,他心裡知道,最該感謝的是萊斯特先生房裡那一盒早已過期的事後避孕藥。
  
  「你去跟我爸跟你媽說一下嘛,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他們對於你的意見接受度比我的大得多。」
  
  她撒嬌似的又學起貓兒在他懷裡一陣亂蹭,不意外的,又蹭掉了幾根珠花,頭上繁複而美麗的髮型,早就已經完全走樣,不復原先的完美。
  
  「四月一日沒什麼不好,剛好是爸媽都滿意的好日子,而我們也剛好都有空閒。」
  
  他幫她撩開頰邊微亂的秀髮,想著待會兒造型師若是看到了,恐怕會發出驚恐的尖叫吧。
  
  要找到他們兩個工作都能配合的時間,實在是太困難了,而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空檔,卻剛好是新娘子唯一不喜歡的日子,他該說什麼?
  
  「你希望我連結婚當天都帶著財務報表到喜宴現場看嗎?或是我們被櫻川先生押到別墅去度蜜月,讓我癡癡看著你沒日沒夜的畫設計圖?」
  
  「才不要!」她瞪大眼。
  
  他的假設真是太可怕了,她連想都不敢想呢!
  
  只沉默了一下下,她又眉開眼笑的提出替代方案——
  
  「不如我們明年再——」
  
  只可惜,話還沒說完就被否決了。
  
  「你以為我會同意讓孩子在我們結婚前出生嗎?」他聲音低沉,瞼色也很陰霾,警告她不准亂來。「樂映晨小姐,我鄭重告訴你,我不允許的,知道嗎?」
  
  「唔。」
  
  點點頭,嘟起嘴巴,她不說話了。
  
  姜智華歎了口氣。「傻瓜,什麼時候結婚有什麼差別呢?你到底在計較些什麼?怕好朋友笑你?那我們一次發兩張帖子給他們,要他們包兩份紅包才能進場喝喜酒,如何?」
  
  她終於笑了出來。
  
  「笨蛋,那他們還是只會包一包,這樣只是浪費我們印得美美的喜帖而已。」
  
  「至少會多包個兩百吧?蜜月要去哪裡就靠這些了。」
  
  「市儈!」她笑罵。
  
  他也跟著笑了。
  
  「我本來就是學會計的啊。轉過來點,讓我看看你。這幾天我們都累得沒法好好跟對方講講話。」攬住她輕輕搖晃著,發現胸前又下小心被她蓋上一枚口紅印,但他並不以為意。
  
  現下,比較重要的是要好好開導他的準新娘,他可不希望待會兒新娘子趁他不注意時,跑得不見人影,玩起逃婚的戲碼。
  
  原本,他完全無法想像這種離譜事,但是,前些日子聽說那個櫻川先生,居然在自己的婚禮上宣佈這一輩子都不想結婚,然後丟下哭泣的新娘子甩頭走人,甚至在離開之前,還不忘打包帶走下少美食餐點,讓現場一大票親朋好友錯愕得說不出話來。
  
  他實在忍不住要擔心,所謂物以類聚,誰知道她有沒有被「污染」到什麼不好的想法?
  
  摟摟懷裡的佳人,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深情指數達到最高點。他知道,她一向很吃這一套。
  
  「我覺得,這個日期其實很好……噓,你別說話,聽我說。這樣以後只要到了結婚紀念日,我就會想起第一次看到你的情景,這樣不是很浪漫嗎?不管再忙,每年我至少會回想一次你當初的模樣,和當時發生的點點滴滴,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你不喜歡嗎?」
  
  他說得很認真——他一向可以把任何話都說得很認真,包括足以讓她臉紅到著火的情話,然後讓她忘了之前的堅持。
  
  埋首在他懷中,樂映晨其實很不好意思,小小聲的道——
  
  「其實我只是在耍脾氣,你知道的,我希望至少等到三十歲之後才嫁人,現在就嫁給你,真的是有點早,而且又是因為『搞出人命』才……噢,加上當初相錯親的蠢事,我一定會被一票姊妹淘給糗死的!不如,我戴面具出場怎麼樣?你會介意娶一個戴著面具的新娘子嗎?」
  
  「傻瓜。」姜智華失笑。「我的新娘子這麼漂亮,如果遮住了美貌不讓人瞧見,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失望呢。」
  
  他低下頭想吻她,卻被她揮手驅離。
  
  她緊張兮兮的用手遮住嘴唇,一臉防備的瞪著他。
  
  「不行不行,我的妝會花掉的,到時候小謝肯定會把我打死。」小謝是幫她化妝的造型師,他本來是來喝喜酒的,卻臨時被抓來支援化妝造型,心裡肯定很不爽,她可不想再刺激他。
  
  天,她到現在還不知道嗎?姜智華笑得好開心,指著另一面牆上的鏡子告訴她——
  
  「已經花了啊。你的妝已經全抹在我衣服上了,你完全沒感覺嗎?」
  
  啊啊……順著他指的方向看去,樂映晨在鏡子裡看到一個下管是妝容還是髮型都亂糟槽的新娘……
  
  呆住。
  
  完了,她會被小謝吊起來打的,現在偷跑不知道還來下來得及?
  
  「親愛的姜先生……嘿嘿嘿,不如這樣吧,我們也不要舉行婚禮了,直接去度蜜月怎麼樣?」她很沒種的想拐新郎一起落跑。
  
  只可惜,姜智華還未能有什麼表示,震天的怒吼聲已經從大開的門口傳了過來
  
  「樂映晨!你該死的弄壞了臉上的妝!你你你……再十五分鐘就要舉行婚禮了,你這豬頭——」小謝抱著頭,一副快要瘋掉的模樣。
  
  「你知不知道我今天是來喝喜酒,不是來工作的啊引真搞不懂我為什麼要來這兒讓你糟蹋!就為了你是我初戀情人的學妹?就為了這麼一點微薄的關係,我讓你『盧』一個早上,好不容易定出一個你滿意的妝,結果現在你又把它弄壞了!只剩十五分鐘,你要我怎麼補妝啊——」
  
  「我、我……小謝,你冷靜一點……」好可怕喔。
  
  樂映晨躲進准老公的懷中簌簌發抖,不敢面對早已氣得七竅生煙的造型師。
  
  「噢,我的天……」聞聲前來的姜母,看到變得「慘下忍睹」的新郎和新娘,眼前一黑,險些要暈到,辛好身後的小兒子跟小兒子的「男朋友」及時扶住了她。
  
  「樂樂……你、你你就算不想嫁,也用不著搞成這樣啊……」長得雄壯威武的樂大霸也出現了,當場噴出眼淚:「嗚嗚……你教我怎麼跟你媽交代……她唯一的遺憾就是不能親眼看著你嫁人,可是你居然這樣……嗚……教我怎麼跟你媽交代啊……」
  
  「大哥,這個新娘子好醜,你要不要換一個?」超級會記恨的姜智雲,還沒打消排擠樂映晨的念頭。
  
  倚在他身旁的齊軒毅也頻頻點頭,表示贊同。
  
  「……換一個?!」
  
  縮在准老公懷中的樂映晨一聽,怒火熊熊燃燒起來。她氣得理智全失,脫下高跟鞋就要往那對該死的同性情侶砸去——
  
  可惜準頭不夠。
  
  中獎的是樂家老爸。
  
  「樂樂……你……你拿鞋子丟我……嗚……孩子的娘啊,你女兒竟然拿鞋子丟我,這教我情何以堪,我、我……哇……」
  
  新娘休息室裡,再次上演「大熊哭鬧」的戲段子。
  
  現場又是一團亂。
  
  姜智華歎了口氣,已經無力去制止。
  
  只要能如願娶到她,這就夠了。他在心中自我安慰,努力要自己對眼前的一切混亂視而不見。
  
  之後,他們兩個被所有的親戚長輩罵到臭頭。
  
  尤其是可憐的新娘子,由於全身的造型都得重作,婚禮不得不因此延後一個鐘頭,更是被眾人念到狗血淋頭,好慘。
  
  就像生平唯一一次亂七八槽的相親,樂映晨生平第一次、同時也是唯一一次的婚禮,同樣也是亂七八槽。
  
  
  【全書完】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3 13:4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