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205|回覆: 0

[轉貼親情] 我還欠你一聲“妹妹” [複製連結]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3 10:03:08 |顯示全部樓層
我9歲那年,她被爸爸媽媽領回了家。

  晚上,媽媽讓她和我一塊兒睡。媽媽對她特別好,從箱子裡翻出來一個繡花的枕頭,揉揉搓搓好半天,然後輕輕放在床的另一端,對我們說:“這是我出嫁時候綉的,一個給大燕枕壞了,這個一直給二燕留著呢。”

  就這樣,她被媽媽塞給了我。臨睡的時候她問我:“姐,你睡裏邊還是外邊?”我冷冷地說:“我睡中間。”她手足無措地站在那兒。燈的開關在我這邊,我躺下去就隨手關了,聽到她摸索著爬上床來。

  她比我小一歲半,開學的時候我讀三年級,她讀一年級。爸爸給她買了一個新書包。她一副懂事的樣子說:“給姐吧。”媽媽說:“你姐有。”她就說:“謝謝爸!”爸爸咧著大嘴笑,好像第一次有人喊他爸爸似的。我抓起書包就跑出了家門,媽媽在後邊著急地喊:“大燕,等著你妹妹!”一路上我不回頭,到學校門口的時候,發現她竟然跟了上來。

  第二年,弟弟也去讀一年級,媽媽讓我們一起走。可我不想和她並肩,想牽弟弟的手快走幾步,弟弟卻說:“等著二姐。”我索性一個人走,她和弟弟留在後面,一路歡歌笑語。我發現,弟弟和她好得不可分割。她比弟弟只大一歲,所以他們兩個玩得更融洽。

  她讀四年級的時候,我讀初中。鎮上的初中距離我家3里路,我堅決要求住校,只是因為不想晚上和她睡在一起。

  老師允許每週三回家一次。期中考試過後,天氣轉涼,作息時間調整,我們週三便不能回家了。我也並不在意,我討厭每次回家時,看到他們一起圍在桌子旁邊吃飯的情景。

  週三下午放學後,我剛走出教室,突然聽到有人喊:“姐,姐!”聲音像她,可我並沒有回頭。直到她走到我面前,氣喘吁吁地喊:“姐,可找到你了。”我說:“你怎麼來了?”她興奮地說:“我給你送雞肉呢,媽剛做好的。給你!”說著,熱乎乎的飯盒就到了我的手裡,一陣香氣撲來。我終於想起來問她:“你怎麼來的?”她說:“騎自行車來的,學校不讓進,放大門口了。”

  她轉身就跑,一邊跑一邊對我說:“媽說讓你趁熱吃啦。”我趕到校門口的時候,她已經跨上了自行車。她只有136釐米,也許是生下來沒有喝過媽媽奶水的緣故吧。媽媽為了生弟弟,忍痛把她放在了遠房親戚家寄養,直到她要上學了,爸爸才交了數額不菲的罰款,給她報了戶口,把她接回了家。

  她騎的是媽媽的大號自行車,不能坐在座位上,只能站著蹬車,左腿蹬車的時候身子努力向著左邊傾斜,右腿蹬車的時候又向著右邊傾斜。她就那樣左高右低,右高左低,一路搖晃而去。暮色蒼茫裡,我第一次有了心疼的感覺。

  那年冬天,她小小的身影每週三在我放學後都會準時出現。同學們羡慕地說:“大燕,你妹妹真好!比我媽還準時呢。”我尷尬地笑,記起從來沒喊過她妹妹。

  畢業時,我考上了縣一中,她也考上了鎮上的初中。

  高中只允許每個月回家一次,每個週末,她便又開始給我送飯。縣城離家有30多里路,她還是騎車。她長高了一些,騎著我初中時騎過的自行車,可以坐在車座上很順利地蹬車了。每次來,都是把飯菜放下就對我說:“姐,你換下來的衣服呢?”我不好意思,站在那裡不動,她便自己張羅著找,連床底下的內衣和襪子都翻了出來,裝在事先準備好的袋子裡,轉過頭對我說:“你學習吧,我回家了。下次來給你帶來。”

  她初中不住校,初一時自己來回跑,後來弟弟也去讀初中住校了,她還是自己來回跑。她說,如果都住校了,媽媽會覺得空。秋收的時候她幫著媽媽摘花生、掛玉米,冬天裡她幫媽媽剝棉花、陪她嘮嗑。其實她挺聰明的,可每次考試只是中等。她卻並不著急,笑呵呵地對媽媽說:“我姐學習好,有我姐給你們爭光就行了。”

  我高考,她中考。她執意不讀高中,去讀衛校。結果,我去了省城的大學,她去了市裡的衛校。爸爸媽媽請了街坊親戚給我們送行,她忙裡忙外幫著媽媽,我卻插不上手。我第一次發現,雖然她比我晚來這個家7年,卻像比我早來的樣子。

  開學後不久收到她的包裹,裡面是一身漂亮的運動衣。她信上說:“姐,這是我在學校運動會時得的獎品,送給你,等你不穿了我再穿。”我給她打電話,每次她都不在宿舍,同學說她去教室自修了。她不買手機,說用不上,還浪費話費。她在衛校的成績和在小學一樣好,每次都拿到一等獎學金。她還是經常回家,甚至開始治療媽媽的肩周炎、爸爸的老寒腿。

  我大四的時候她畢業了,回到鎮上的衛生所上班。她穿著白大褂,戴著護士帽,溫和地笑著,簡直就是白衣天使的化身。她把工資都交給媽,穿我大學裡穿過的衣服。她說:“姐,省城的衣服就是趕潮流,我們這裡還沒有呢。”

  我準備考研,她高興壞了,告訴我說:“你放心考就是,我會照顧爸媽的,你肯定能考上。”於是,我會經常收到她的短信,告訴我該吃什麼,該注意什麼。她還買了許多營養品寄給我。我問她:“你的工資都給媽了,哪兒來的錢?”她神秘地笑:“我還有加班費呢!”她的營養品還會同時給讀高三的弟弟送一份。

  我如願考上了研究生,弟弟也考上了大學。她歡呼雀躍,告訴我:“姐,你是咱村裡第一個研究生呢!”

  讀研的日子很忙,我假期裡幫導師做課題,春節才回家。回家的時候她已經把年貨買好了。全家都換上了新衣服,我的那一份整整齊齊地放在床頭。媽說:“二燕買的,怕你不喜歡,翻來覆去地看,一遍一遍問:‘我姐穿不穿?’”

  大年夜她去值班了,她說:“今天也可能會有人生病,家裡有姐和弟弟呢,少我一個沒關係。”圍在火爐邊聽爸媽講今年的收成,我突然想去看她,便拉了弟弟一起去了她的衛生所。她一個人趴在桌子上看書,是自學考試的,已經是本科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說:“姐,忘了告訴你,我已經拿到專科證書了。”

  研究生畢業後,我順利留在省城,並很快找了男朋友。她來看我,我喊著男友一起吃飯。男友問:“這是誰啊?”我說:“二燕。”男友說:“是你什麼人啊?”我停頓許久,還是沒有說出是我妹妹。她歡快地拉著我的手說:“這是我姐!”

  她和我照了許多合影。她走後,我開始翻看,發現她笑起來眼角竟然有了一道細細的魚尾紋。我打電話問她:“你怎麼還不找男朋友?”她咯咯笑,調皮地說:“你放心,我嫁得出去。等你結婚了我就結婚。”

  我出嫁的時候她笑得最開心,對我說:“姐,你真美!”我坐在我們閨房的床上,她為我整理頭紗,摸著我的頭髮突然說:“姐,我小時候真想讓你給我扎一次馬尾辮,因為我總也扎不好。其實你也扎不好,我想給你扎,你卻總是讓我走開。”我不敢去看她的臉,吸著鼻子說:“等我下次回家你幫我扎!”她笑著說:“現在都不扎馬尾了,下次你回家我幫你盤頭髮。”我說:“好,我也幫你盤一個。”說完才想起她留著短髮。

  我懷孕了,開始反胃,吃了吐,吐了吃,也知道了做媽媽的艱辛。我開始頻繁和媽打電話,催問她的婚事。媽總是支支吾吾,說她不想找。我給她打電話,她聲音軟軟的,不再咯咯笑。我問她:“你病了?”她反駁:“最近看病的人特多,累的。”她說:“姐,你不要老打電話,手機的輻射對胎兒不好。”

  寶寶滿月的時候,爸、媽和弟弟都來了。我問二燕怎麼沒來,媽媽說:“她走不開,你過幾天身體恢復了就回家住些日子。”我說:“好,反正我有產假呢,回家讓二燕給幫著帶孩子,家裡有護士就是好。”媽不作聲。

  寶寶兩個月的時候,媽媽已經來了好多次電話,我終於決定回家。我以為她會把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然後咯咯笑著迎接我。到家了卻發現家裡冷冷清清,也沒看到她。我問:“二燕呢?”媽“哇”的一聲就哭了。爸爸說:“其實二燕半年前就住院了。她老是感冒,我們問她,她說沒事。可後來一次暈倒了,被同事們送到縣醫院,就再也沒有回來。”我大喊:“怎麼不告訴我?什麼病?”媽哭著說:“白血病。這孩子,怕是晚了,沒救了。”爸揪著頭髮說:“我們要告訴你,可她說你懷著孕呢,不能受刺激。還說她自己是學醫的,比你懂。”

  我到醫院的時候,她正在睡覺,床頭上放著一本中醫書。她的頭髮稀稀疏疏貼在額上,臉色蒼白蒼白的。我想起考研時她寄來的那些營養品,想起她告訴我小時候不敢讓我扎馬尾辮,淚如雨下。

  我去找醫生,要求為她做骨髓移植,與她做配型。醫生問:“是你什麼人?”我說:“我妹妹。”醫生看了我好半天,疑惑地問:“親妹妹?”我用力地點頭。醫生好半天說了一句:“你怎麼才來呢?”急匆匆走了。

  她最終還是走了,沒有能替我盤頭髮,也沒等到我為她扎馬尾辮。她走的那天還是微笑著,和我說了好多。她說:“姐,我知道我來到這個家你不高興,我拚命為你做事,就是想讓你喜歡我。姐,在別人家的時候,我做夢都想回到自己的家裡。”她說:“姐,我也想念大學,可爸爸媽媽太累了。我知道是因為我家裡才沒有錢,是我拖累了全家。”她還說:“姐,我自學考試本科已經通過了,過些日子就發畢業證書,你去幫我拿回來啊。”

  媽媽說:“你妹妹就是來還債的,她上輩子欠我們家的,這輩子還完了就走了。”我想,如果有下輩子,真希望還做她的姐姐,我一定天天喊她妹妹。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22 19:1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