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若唯]甜戀草莓季(七年級生之一)[全文完]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32:08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她一定不重要!

    不然他不會這麼長的時間都不來找她,她耍賴不去上班也沒見他表示過關心。

    「季雷逸,你這個壞蛋!」站在陽臺上,唐心莓忿忿的看向對面陽臺,陽臺後就是他的房間,可那扇窗簾擋住了她與他的距離。

    為什麼他不把窗簾拉開啊?

    「心莓。」

    聽到母親在樓下叫她,她連忙走下樓。

    「媽,今天怎麼這麼早回來?東西呢!」

    「什麼東西?」關玲臉上有著不解的表情。

    「你每次出門逛街不都會買些小點心什麼的給我吃,今天怎麼沒買?」她看著手上兩手空空的母親。

    「喔……我忘了,你先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唉!大概又是要念她不好好努力工作,三天捕魚兩天曬網的那堆老生常談了。

    她撅撅嘴,應了一聲走到廚房拿了瓶可樂,再坐上沙發開了可樂喝著。

    「媽,如果你是想跟我說要好好工作、別一直請假偷懶,這些話我都知道,你可以不必說了。」

    「我只跟你說兩件事,一是辭職,二是跟雷逸分手。」因女兒的關係,她也知道季雷逸跟季雷格兄弟間的事。

    她湊到嘴邊的可樂一下子沒拿穩溢了出來。

    這兩件事根本就是同一件事。

    「媽,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你怎麼可以要女兒跟男朋友分手!」這是上一世代才會有的事,現在可是二十一世紀,這麼連續劇的臺詞不該出現在生活中。

    關玲一臉沮喪的坐上沙發。她是做人母親的,怎麼可能會狠心要拆散女兒的姻緣。

    要不是……

    「你們不適合。」

    「鬼扯!」唐心莓才不信這一套。「你明明很喜歡雷逸的。」

    「問題是人家的父母不喜歡你。」關玲並不想這麼說,但她剛才才跟高如蘭見過面,她跟她談了很多事,而說那麼多的目的,就是要心莓放棄雷逸,他們的人生目標不一樣,心莓不但幫不了雷逸,還只會幫倒忙,想想她也不要女兒受苦。

    「媽,有人威脅你是不是?」她跳了起來。好可恥,他們怎麼可以這麼做?!

    「也不完全……」

    「我去找他們理論。」說風就是雨,她馬上就朝門口沖了去。媽媽跟季媽媽不是多年好友嗎?沒想到季媽媽為了這件事,竟然說翻臉就翻臉。

    關玲攔不住她,擔心她闖禍,便也跟著走出去。

    但,她沒有機會闖禍,才走到門口就撞上開門回家的父親。

    今天是怎麼回事?連一向熱中工作賺錢的父親也這麼早就回家了。

    「你匆匆忙忙的要去哪里?」唐正毅問。

    「去幫媽討個公道。」

    「你怎麼這個時間回來,人不舒服嗎?」關玲看到丈夫連忙問道。

    唐正毅有家小公司,雖然業務比不上大公司,不過每年的營運倒也挺正常平順的。

    見唐正毅咳聲歎气的猛搖頭。

    關玲趕緊追問:「怎麼啦?」

    「公司出狀況了。」

    「出狀況!公司的營運不是都好好的,為什麼會這麼突然?」關玲聞言,訝異不已。

    「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事實上公司的營運從上個星期就開始不對勁了,明明已經簽到手的合約,對方又來電取消,寧願毀約賠錢也不要跟我們合作。」

    「毀約有拿到錢就好了,他們又不是不賠。」唐心莓一點也不覺得這是多嚴重的問題。

    唐正毅斥喝道:「我真是把你保護得太好了,一家公司毀約對我們公司的信譽影響有多大,外界會以為是我們公司內部有問題才會被毀約的,而且今天又有幾樁原本談得成的生意沒了,我真的不知道再這樣下去,公司要如何支撐,你竟然跟我說拿到錢就好了。」

    唐心莓從來沒有被父親如此大聲罵過,雖然父親只是口氣嚴厲了點,卻也足以讓她心情大為低落,她緊閉著嘴不再說話。

    關玲疑惑的問:「公司有問題你還回家?」

    唐正毅擰著眉頭回說:「我覺得很煩,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什麼小人,我想去見幾個朋友打聽一下消息,所以先回家洗澡換衣服。」

    「公司會怎麼樣?」

    「我也不知道,但誰也不想讓公司完蛋吧!」唐正毅也不清楚為什麼會這樣。

    「到底是誰搞的鬼……」

    唐正毅跟關玲邊討論邊往屋裏走,至於女兒的問題,他們也沒有心思多管了。

    到底是誰搞的鬼?

    唐心莓靠在庭院的牆壁發著呆,心裏有股不好的預感,她認為這件事八成跟她有關。

    ☆☆☆

    不用多久,唐心莓就知道是誰在搞鬼了。

    過去這幾天,季雷逸被父母叫到日本去住,說好聽點是為了陪伴剛出院的季媽媽,事實上根本就是要隔開他們。

    她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尤其這幾天父親的公司狀況越來越糟,不為了自己,她也得為了父親著想,她大膽猜測背後搞鬼的人物一定是季大衛跟高如蘭。

    虎毒不食子,她還真沒看過像他們這麼偏心的父母。

    藍芙蓉告訴她,季雷逸正從日本返國,因為今天是公演的第一天,她決定去機場攔住季雷逸,她要他說清楚、講明白。

    才踏出家門,一輛跑車咻的一聲停在她面前。

    「上車,唐心莓。」

    她彎下腰探頭一瞧,情敵見面分外眼紅,不管白穎珊找她幹什麼,她說不去就不去,甩頭就往前走。

    「不上車,你會後悔。」

    「上車才會被你這個老巫婆吃了呢!」她依然沒有停下腳步。

    「如果你不上車,你就準備看你父親的公司倒閉吧!」

    腳步立刻一停,唐心莓緩緩轉過身,「我父親……」

    「上車。」白穎珊很有信心她會上車。

    牙一咬,她上了她的車,一路上,白穎珊都沒讓她有說話的機會,直到來到一處深山裏的小木屋。

    「這裏……」

    「白家的別墅。」白穎珊開了車門下了車,但她只在別墅外的空地走著,並沒有打算開門進去屋裏商談事情。

    唐心莓也下了車,她才走到白穎珊後頭,一張支票就晃到她面前。

    「現在你應該會很需要一筆錢才是。」

    「我不懂妳的意思。」她連看都沒看支票一眼。

    「你父親的公司都快倒了,你還一副無關緊要的樣子。」

    「倒了也不關你的事啊!」

    「是啊!當然不關我的事,我倒很想看你變成乞丐,這樣你就沒辦法去騷擾雷逸了。」

    「雷逸的女朋友是我,他親口承認的……」她吼了幾句才發現不對,「你怎麼知道他是季雷逸?」

    白穎珊不可能會知道的啊!

    「當然是雷逸親口告訴我的,我老早就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了,他是誰我都不在乎,我喜歡的是他這個人,我更不會無恥的威脅他跟自己在一起。」

    唐心莓徒然一震。白穎珊所說的無恥是她嗎?

    季雷逸當她男朋友是她威脅來的沒錯,不過她一直以為他們是有感情的,他對她也是真心的。

    可照白穎珊這樣的說法,季雷逸像是不得已才跟她在一起的,一段威脅來的感情會有多珍貴?

    「我不問你這個,我父親公司的事是你搞的鬼嗎?」

    白穎珊掩嘴一笑。「那何必需要我親自動手,我一聲令下就會有人替我做了,他們不怕我也怕白家在政商兩界的勢力啊!」

    「你好無恥!」唐心莓氣得全身發抖。

    「我只是要讓你知道我們之間的不同,我能做的你不行。」

    「你不要臉!」

    「隨你罵吧!我的手很酸了,支票要不要收下就看你夠不夠聰明了。」白穎珊晃了晃手。

    「拿又如何,不拿又如何?」

    「拿了你就別再纏著雷逸,你接受這筆錢,你父親的公司也不會再遇上問題,如果你笨到不拿的話,那麼你家就等著破產,但雷逸還是屬於我的,你想想看,選哪一種才不吃虧。」

    一聽,唐心莓陷入沉思,她是要有骨氣的轉頭就走,還是識時務者為俊傑,先把錢拿到了再說。

    她瞄了眼支票上的金額。季雷逸在白穎珊心中值一千萬,這筆錢對財務陷入困境的他們家來說,的確幫了不小的忙。

    「趕快做決定,當男人不要你的時候,有骨氣有用嗎?」白穎珊不耐煩的再下重話。

    唐心莓被激怒了,於是大聲的反駁,「你搞清楚是誰不要誰,現在是我大小姐玩膩了!我不要他了,可以甩掉一個不喜歡的男人還可以要到錢,不答應的才是笨蛋,不過錢要增加,我要三千萬,而且要能馬上兌現。」

    「三千萬?!」

    「對!三千萬。」她堅持。

    「好吧!三千萬就三千萬,但你一定要離開他。」想了想,白穎珊還是開了支票。「否則你爸就要變成失業人口了。」

    唐心莓點點頭後,接過支票。

    見事情達成,白穎珊跳上跑車便迅速離開,將她一個人留在山上。

    「喂……」唐心莓在揚長而去的車子後頭喊叫。

    但無論如何也叫不回白穎珊,最後她失望的垮下肩往旁邊的石頭一坐,雙手掩著臉,熱淚從她的指間滑落。

    至少她拿到了三千萬,這應該可以讓爸爸公司的營運不成問題了。

    賣了男友得到三千萬,只為了幫父親的忙,她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

    日與月劇團在臺灣的第一場公演吸引了不少人前往觀賞,正當工作人員忙得團團轉,演員忙著準備上臺演出時,導演的助理卻不見人影。

    季雷逸撥了十幾通電話,但唐心莓的手機一直沒人接聽。

    她前幾天請假他沒有不准,因為他知道她在氣頭上,但今天是公演的第一天,她應該知道現場有許多事要處理,她突然來個失蹤記讓所有人的工作量都增加。

    這也就算了,但待會的記者會他打算將自己的身份公諸於世做個了結,他最需要的就是她在現場給他支持。

    而她人呢?

    「心莓還沒來?」今晚的女主角藍芙蓉化好了妝走到他身邊。

    他點點頭。「手機也沒通。」

    「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嗎?」

    「沒事。」

    「如果是因為你父母的關係而影響了你跟心莓的感情,雷格會很不高興的。」

    「雷格……我就是季雷格啊!我想你太緊張了,在胡說八道什麼?」他雖然吃驚,也不禁懷疑她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藍芙蓉從他胸前的口袋拿出香煙取了一根。

    「有火嗎?」

    他愕然的看著這個他不曾見過的藍芙蓉。

    「我不知道你會抽煙?」季雷逸替她點上了火。

    「你不知道的事還多著,真正的季雷格就知道。」她吐出煙霧。

    「你……到底知道什麼?」

    「相信我,我知道雷格要求你替他完成他未完的夢想,但並不代表他要你把最珍貴的感情也一塊放棄,雷格是個善良的人,他不會要你連愛情也捨棄的,如果他還在,一定會覺得你替他做得夠多了。」

    「妳知道他不在了!」事到如今他也不想隱瞞了。

    藍芙蓉輕歎,面容淒美。「車禍那天,我也在車上,事後我就知道雷格走了,你是他的雙胞胎兄弟,這事他曾告訴我,所以我知道。」

    「你在車上!但是警察趕到時,車上並沒有其他人啊?」

    「雷格為了保護我,要我先離開,如果大家知道他出車禍的原因是因為我,輿論不會對我客氣的,」她阻止他再問下去,「開演時間快到了,這事說來話長,以後我再跟你說,不過我想如果是雷格,他一定會要你活出自己的。」

    「活出自己?」

    「是的,活出季雷逸的人生。」藍芙蓉撚熄香煙,「我不該再抽煙了,雷格不喜歡我抽煙的。」說完她便笑著離開。

    季雷逸發現自己真小看了藍芙蓉,她知道這個秘密那麼久了,竟然可以什麼都不說的把他當雷格對待,若不是她演戲功力太強,就是她深愛著雷格。

    雷格會要他……活出自己嗎?

    會嗎?

    ☆☆☆

    「第九千九百九十九夜」的首場公演完美落幕,正準備開始的記者會因白穎珊翩然出現而喊暫停,在場媒體記者紛紛議論他們是否要藉此公佈喜訊,為了追這條新聞,就算記者會暫停他們也甘心等候。

    季雷逸把白穎珊帶到後臺休息室。「你要做什麼?」他把門關上。

    「我知道你開記者會的目的,也支持你的作法,不管你是季雷逸還是季雷格,我都會支持你。」

    連白穎珊都知道了!他懷疑這件他以為是秘密的事,還有誰不知道。

    「別那樣看我,你應該問我,為什麼會知道?」白穎珊拿出一個錄音筆,「今天唐心莓來找過我。」她聰明的沒有把話說死,便開始讓他聽錄音的內容。

    你搞清楚是誰不要誰,現在是我大小姐玩膩了!我不要他了,可以甩掉一個不喜歡的男人還可以要到錢,不答應的才是笨蛋,不過錢要增加,我要三千萬,而且要能馬上兌現。

    是小丫頭的聲音,但季雷逸不相信她會這樣就把他出賣了,她不是貪錢的人,雖然她以前也有過跟喜歡他的女人要禮物的紀錄,但這是兩碼子事,畢竟他們現在的關係不同了。

    「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相信我,所以我偷偷錄了這段話,我就是要讓你別被她騙了,為了錢,她可以出賣你的。」

    他搖頭,「我還是不相信。」

    見他仍維護那個女人,白穎珊故意皺著眉,一臉楚楚可憐的模樣。

    「沒關係,你總有一天會知道誰才是真正對你好的。」

    「妳……」

    「三千萬我替你給了,就算你決定不再愛我,我也要讓你知道,你喜歡上的是什麼樣的女人!」

    「我根本不曾愛過你,何來不再愛你的說法。」既然她都知道了,他也不想再隱瞞了。

    聽到他這麼不留情面的話,她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的,但仍強顏歡笑保持著風度。

    「沒關係,只要你相信我對你是真心的喜歡就可以了,至於唐心莓……」

    「我會跟她當面對質的。」他不會單憑一面之詞就信她。

    她咬咬唇,「沒關係,就讓你去證明吧!」反正唐心莓也不會來了。

    季雷逸以沉默代替回答,當他轉身要往記者會場時,她忽然喊住他。

    「你的領帶歪了。」白穎珊幫他整理好領帶,又趁機在他唇上吻了下。「送你的祝福,記著,我永遠是站在你這邊的。」

    季雷逸看了她一眼,不再多說什麼,便轉身走出休息室。

    他還有一場硬仗要打呢!

    ☆☆☆

    就在季雷逸召開記者會的同時,有一個人正躲在暗處痛哭失聲。

    那個人就是唐心莓。

    她好不容易從山上摸索著下山,第一件事便是趕到公演地點,看外頭尚未散去的人潮,她就知道首演有多麼的成功。

    在門口,她遇到了徐思雲跟趙佩姬母女,是季雷逸邀請她們來的,他們之前的心結也逐漸解開,再怎麼說也是一起生活了二十幾年,縱使沒有血緣關係他們一樣是一家人。

    她一身狼狽的跟著群眾擠進記者會現場,因為山上收訊不良,手機毫無作用,好不容易下了山,已經到了開演時間,大家正忙碌之際,她撥電話也沒有人接。

    來到會場,她才知道季雷逸要召開記者會,他說過他希望這天到來時,她能給他支持的力量,於是她四處梭巡他的蹤影。

    她是找到他的人了,不過她的心也碎了。他早就不需要她了不是嗎?

    白穎珊終究取代了她的地位,搶走了她的愛情。

    在愛情的世界裏,搶輸就代表這段愛情即將走到終點。

    像草莓般甜甜帶點酸的愛情,就只能讓她嘗到這裏而已。

    「你還來這裏幹麼?」

    聽見討厭的聲音,唐心莓不想回頭,她不要讓情敵看笑話。

    抹去臉上的淚,她站了起來,垂著頭,不想與白穎珊面對面。

    「想來找雷逸哭訴?」白穎珊剛才就看到她鬼鬼祟祟的躲在暗處,連忙趕來打發情敵,季雷逸她已經快到手了,由不得她來破壞。「你現在馬上離開。」

    「我是要回家啦!」唐心莓咬著下唇。

    「我要你離開這裏,別讓季雷逸找到你。」為求保險,她一定得逼走她。

    唐心莓恨恨的抬起頭來。「你別欺人太甚。」

    白穎珊笑了笑,「我有欺負人的本錢,這就是現實,小草莓,多學著一點。」

    叫她小草莓,她就讓她看看小草莓也不是好欺負的。

    「你要我去哪里?」

    以為她妥協了,白穎珊無所謂的笑著,「隨便你高興,你只要離季雷逸遠遠的就行了。」

    「好,再給我五百萬。」

    「你想獅子大開口!」

    「之前你給我的錢可沒有包括離開這裏,既然要離開,你當然希望我走得越遠越好,那麼我就需要錢買機票,還有住的、吃的花費……」她扳著手指一一數著。

    「夠了,我答應你。」白穎珊受不了,迅速開好支票交給她,「記住,你爸公司的命運還操在我手上,別給我耍花樣。」

    唐心莓默默的接過支票,眼神還戀戀不捨的往另外一頭看,祈求可以看季雷逸最後一眼。

    一張撲著厚厚蜜粉的臉晃過她眼前,在白穎珊的瞪視下,她放棄了,拖著又酸又麻的雙腳往前走。

    絕望了,她的愛情。

    再會了,她所愛的人……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32:2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半年了。

    日與月劇團第一階段的巡迴演出暫時告一段落,這期間季雷逸跟唐心莓完全斷了聯絡。

    她就這樣不見了,他用了所有方法找她,但就是找不到,他的心也跟著失落了半年。

    「你一定要離我那麼遠嗎?」

    前頭一聲威嚴的喝聲打斷了季雷逸,此刻,他漫步在英國的鄉村小道上,前方走著的是他父親季大衛,為了慰勞劇團團員的辛勞,季大衛特地邀他們一塊到他位於英國的古堡一遊。

    「我以為你不希望我離你太近。」季雷逸淡淡答道。這半年來,父親對他的態度似乎有所改善,但這代表什麼,父親已經接受他了嗎?

    他讓養母跟佩姬繼續住在臺灣,因為她們還是難以忘懷趙吉死亡的傷痛,沒有找到兇手前,她們不想離開,他也依了她們。

    「你會那麼聽話,半年前就不會擅自作主開記者會把所有事都說出來了。」對於那件事,季大衛還是耿耿於懷。

    「事實證明,公佈真相並沒有讓雷格的劇團完蛋,相反的,這次公演也大受好評。」連帶的讓他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但你始終不是雷格。」

    聽到父親這麼說,他的臉沉下來了。他最想獲得的不是台下觀眾的掌聲,也不是影迷的愛慕,他的願望很簡單,他只想要父親稱讚他一聲,只要一聲就好。

    「起風了,我們回去吧!」難得的與父親一塊在鄉間小道散步,他不想破壞這種不可多得的機會。

    「對了,穎珊也會來。」季大衛只是告知而非徵求他的同意。

    「她也來了?」他已經三個月沒見到她了,以為她會放棄這段感情,看來是他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你要好好的招呼她。」

    「代替雷格嗎?」

    「沒錯,你要代替雷格愛她。」

    他得代替雷格愛白穎珊?

    但事實上,雷格在世時從未跟他說過他愛白穎珊,會跟她在一起也是聽從父親的意思。

    如果,雷格根本不愛白穎珊呢?那麼他為何要代替雷格犧牲愛情。

    ☆☆☆

    「你來了。」季雷逸在古堡的大廳見到白穎珊,神情跟語氣都顯得很淡然。

    正跟高如蘭一塊聊天的白穎珊,看到他回來了,連忙起身相迎。

    「好久不見了,我好想你。」她說著,便當著劇團其他團員面前,給了他一個熱情的擁抱加香吻。

    「哇!導演還真是豔福不淺。」

    「都分手那麼久了,還是那麼熱情。」

    「我看他們一定會複合的。」

    知道導演錯綜複雜的身世後,團員非但沒有排斥他,相反的,他們對他的際遇覺得很刺激。

    「我看未必。」

    眾鼓噪聲中出現了唯一個持相反立場的聲音。

    「芙蓉。」

    她慢慢的放下紅茶。「敢不敢跟我打賭?導演絕對不會跟白穎珊在一起。」

    眾人互看一眼。這明明是笨蛋才會訂的賭約。

    「賭什麼?」

    「我贏,你們給我一場的演出費用跟工資。」

    「如果你輸了呢?」

    「隨便你們。」

    大家開始討論要開什麼樣的賭約,她可是日與月劇團的首席主角藍芙蓉耶!可不是其他的小明星。

    「輸了就跳脫衣舞給我們看。」

    「沒問題。」藍芙蓉爽快的答應。跳個脫衣舞有何難的,況且她一定不會輸。

    渾然不知已被團員們當成打賭對象的季雷逸,客氣有禮的把白穎珊推開。

    「我們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還是保持一點距離比較好。」

    「雷逸……」她不依的跺著腳。

    「你怎麼可以對穎珊那麼沒禮貌?跟她道歉!」季大衛發怒道。

    父親還是沒有叫他的名字,在他眼裏,他始終只有雷格一個兒子。

    他不怪父親,不過對於愛情,他不想再退讓了。

    「不管你怎麼說,我跟她是不可能了,如果你們執意要我跟她在一起,那麼我寧願回到我以前的生活,當個街頭混混,反正你們有我這兒子跟沒有是一樣的。」

    「雷逸……」白穎珊連忙拉住他。「季伯伯是跟你說著玩的。」

    「無所謂了,不過我還是要跟你說,去找別人吧!」他摸摸心口,「因為我這裏已經有了人,再也容不下別人了。」說完,他甩開她的手,便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

    「你心裏的人是她嗎?」白穎珊在他背後問。

    「一直都是她。」

    「但她不要你了!」

    「我會找到她,讓她親口告訴我,下個星期的舞會還是照辦,不會取消,我上樓休息去了。」

    「這個兔崽子!穎珊,你放心,這小子的妻子一定是你。」季大衛氣得臉都綠了。

    白穎珊只是低頭不語,誰也不知道她的心裏在想什麼。

    而另一邊打賭輸了的團員們,則是為了結果感到訝異不已,不過勝者藍芙蓉可不會這麼輕易就算了。

    「願賭服輸,把錢準備好。」

    「怎麼可能會這樣?」

    「就是嘛!」

    團員們紛紛發出議論,大夥在猜著這個害他們看不到藍芙蓉跳脫衣舞又賭輸一大筆錢的罪魁禍首究竟是誰?

    ☆☆☆

    「如果你還想把季雷逸搶回去,到英國來吧!」

    「可是我……」

    「來不來一句話。」

    「我答應過白穎珊……」

    「笨啊妳!她只叫你離開季雷逸,有說不準複合嗎?」

    「這倒沒有……」

    「那就得了,當初她要逼走你開的條件就是這樣,怪不得別人。別猶豫了,快來吧,我等你。」

    「我去還能幹麼?」

    「上演公主復仇記啊!聽我的准沒錯,你來就是了,絕對能讓你帶個情郎回臺灣,就這麼說定了!」

    這是前幾天藍芙蓉從英國打電話給唐心莓所說的話。

    這半年來,她一直躲著季雷逸,從鄉下躲到日本,又從日本躲到上海,就是為了不讓他找到她,要他對她徹底死心。

    白穎珊給的三千五百萬對唐家的財務狀況有很大的幫助,唐正毅的事業又重回正軌,營運也都很正常。

    她犧牲愛情換回的成果應該是令人高興的,不過她卻不曾感到快樂。

    也許她還放不下那段感情,也許她真的可以再跟他重來一遍,太多的也許,所以她現在才會站在機場大廳。

    也許等到了英國就會知道答案了。

    ☆☆☆

    季大衛辦的舞會邀請不少名流人士前往參加,說實在的,季雷逸並不想參加,但又不得不出席。

    夜晚時分,季家古堡燈火通明,紳士名媛無不穿上華麗的禮服與會。

    身著簡單的白襯衫跟黑西裝,季雷逸不管季大衛不斷投來的不認同目光,依然我行我素的穿梭在賓客之間。

    「導演,待會留點時間給我。」藍芙蓉走過來拉拉他的衣袖。

    「有事?」

    「就是有事才會找你啊!」

    「才剛公演完,你就那麼迫不及待的在想下一階段的巡迴演出啊,你該休息一下了。」

    藍芙蓉翻了翻白眼。「誰要跟你談工作的事啊!」

    「那麼……」

    「反正你待會留時間給我就是了。」她說完,便翩然離去。

    季雷逸看著她的背影搖頭苦笑。他怎麼老是懷疑雷格跟芙蓉有段感情呢?

    「雷逸!」

    一聲輕柔的呼喚出現在他耳邊,他歎了口氣轉過身。

    「有事?」面對不死心的白穎珊,他真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她那些床伴、小男人都失蹤了嗎?為什麼她要一直來纏他呢?

    白穎珊點點頭,「我們到花園談好嗎?」

    他再怎樣不願意,也還是有紳士風度的跟著她往花園走,途中他看到父親得意的笑容,撇了下頭不想與他直視。

    清風徐徐、樹影搖曳,破壞這個美好時刻的是他臭得要命的臉。

    「你要跟我說什麼?」

    「別那樣急躁,我不過想跟你談談我們的事。」白穎珊美麗的臉龐襯著一襲白色禮服更顯絕美,但仔細一瞧,她的絕美中還帶了點殺氣。

    「我們之間應該沒有什麼話好說的了,該說的我都說了。」季雷逸揮揮手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

    「我跟你真的不可能了嗎?」

    「不可能。」他很堅定的回答。

    白穎珊楚楚可憐的問:「為什麼?」

    「因為我不愛你,沒有愛強行在一起是件很痛苦的事。」

    她依舊執迷不悟,「可是我認為你是愛我的。」

    「別胡思亂想了。」

    「愛情可以培養,就像我們之前不是配合得很好嗎?」

    「那是在床上,我們唯一做過的事就只有上床,你告訴我,那就是愛了嗎?」他嘲諷的說。

    白穎珊被堵得啞口無言。

    「沒事的話,我要進去了。」季雷逸轉身就要走。

    「等一等,」她叫住了他,「你確定你不後悔。」

    「我確定。」

    「既然如此,後果就由你承擔。」頭一甩,她眼睛露出兇惡的光芒。

    「什麼後果……」他回過頭納悶的問。為什麼她的表情那麼怪?

    白穎珊嘴角一揚,抬起手向屋裏揮揮手,下一秒鐘,古堡裏濃煙四竄,尖叫聲不絕於耳。

    季雷逸臉色一怔,「你做了什麼?」

    「我說過,不愛我,後果自負。」

    「你瘋了!」

    「說得真好,不過你沒有反悔的餘地了。」

    「我不想跟你扯下去了……」他話還沒說完,一把槍便對上他的太陽穴。

    一個似曾相識的男客竟然拿著槍對著他。

    「跟你介紹一下,這次我帶進來的十幾個客人,他們真正的身份其實是臺灣殺手。本來可以不必這樣的,不過你現在非得跟我扯下去不可了!把他押進去。」

    白穎珊命令一下,殺手便強行把季雷逸押進古堡裏。

    ☆☆☆

    咦!芙蓉姊不是說在門口等嗎?

    人呢?唐心莓提著簡單的行李,站在古堡長長的圍牆外探頭探腦的。

    她昨天就到英國了,休息了一天,芙蓉姊派來的人接她到古堡後便離開了,她們說好在古堡門口碰面的,不過這會兒卻不見她的身影。

    唐心莓的心情一直處在緊張狀態。待會跟雷逸見面她要跟他說什麼話?萬一他看她,她要怎樣笑給他看?如果他要親吻她,她要不要裝腿軟?

    好煩喔!

    算了,不要想這麼多了,等見到再說……

    「啊……痛痛痛……」

    猛然,唐心莓的手臂被人拽住揪起,她疼得哇哇大叫。

    「你會講國語!」

    「我還會說台語哩。」這人有病,莫名其妙的抓她幹麼?

    「躲在這裏鬼鬼祟祟的,你想幹麼?」

    「我等人……」她眼一亮,「你是這裏的管家還是……保鑣?」

    應該是保鑣,管家才不會有那麼大塊的肌肉呢!

    「我要找藍芙蓉,她約我來的。」

    見抓住她的人一直不說話只瞪著她,她頓時覺得不對。這人的樣子並不和善,甚至還有股殺氣。

    「你應該知道藍芙蓉吧?她……」

    「跟我進去。」

    「我是要進去啊!可是我要等芙蓉姊……」

    就這樣,她一路喳呼的被拖進古堡裏,來不及對古堡的華麗壯觀發出驚呼,人就被摔到地上了。

    「好痛……」她的膝蓋一定破皮了,她的胸部也一定瘀青了。

    「心莓!」藍芙蓉驚呼。她擔心的事果然成真了。

    「心莓?!」季雷逸怒吼。這個小笨蛋來幹什麼?

    趴在地上的唐心莓抬起頭,先是看到了藍芙蓉,見她對自己使了個眼色並搖搖頭,她又轉頭找到了季雷逸,四目交會的那一剎那,時間仿佛又回到了半年前。

    訴不盡的千言萬語,現在都不是講的時候,只有眼神無言的交流。

    「喔!原來你把舊情人也帶來啦!」白穎珊一腳踩上季雷逸的背,再見唐心莓令她怒火中燒。

    「不關她的事,我沒要她來。」高跟鞋鞋跟尖銳的刺進季雷逸的背部,他忍住背上的疼痛說。

    「那她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白穎珊冷哼。

    「我不知道,我跟她沒有任何關係,讓她走。」他只想要她平安脫困。

    唐心莓看他們兩個你來我往的互不相讓,這才發現,除了白穎珊跟十幾個男人以外,其他的人都被用繩索捆綁住,而且那十幾個男人的手上都持著槍。

    好詭異的景象,這算什麼搶劫嗎?

    「是嗎?」白穎珊走過去踢踢唐心莓。「起來。」

    她乖乖的站起來拍拍膝蓋。

    「誰要你來的?」

    「我不想說。」她幹麼說給情敵聽。

    「給我說,不然我就……殺一個給你看。」

    白穎珊此言一出,所有的人都深吸了一口大氣。

    「你在演戲啊!霹靂火有紅到英國嗎?」

    「我管你什麼火的,你背棄了我們的交易,你就要承擔後果。」

    「你只要我離開季雷逸,又沒有說不可以複合,是你自己沒說清楚,又不關我的事。」

    「狡辯!既然妳自己都送上門了,剛好一塊做伴。」

    「做什麼伴?」

    「你沒看到有那麼多人拿著槍嗎?」

    「有啊!你們該不會在辦化妝舞會吧?」既然是劇團,槍啊、刀啊什麼的道具都嘛很好取得的。

    白穎珊抿著嘴,示意身旁的一個人開槍。

    槍聲響起讓一堆人發出尖叫,現場頓時陷入一片混亂。

    「妳有毛病啊!你不是很愛季雷逸的嗎?幹麼搞這一套?」唐心莓臉色慘白。

    「對,我愛他,甚至不惜替他除掉趙吉跟陳博文那兩個礙事的傢伙,可是他給我的回報是什麼?」

    「我養父是你要人殺的?!」季雷逸氣極了,他掙扎的站起身,後腦勺立刻被槍托打了一下。

    「誰叫他們要威脅你,只要是對你不利、對我們有妨礙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她瞪向唐心莓,「包括你,只要他心裏有你的存在,我就饒你不得。」

    「等等,誰說我愛她,我們已經分手了,什麼關係也沒有,你要殺她關我什麼事。」不怕唐心莓受傷,他只要她活下來。

    「真的嗎?」白穎珊不相信,她看向唐心莓,「你說呢?」

    唐心莓忽然被問到,她跟季雷逸眼神交流,剎那間,她明白他的用意。

    他不想她出事,難道她就願意看到他被白穎珊糟蹋嗎?

    「我早就不愛他了,你要知道我們這一代的年輕人,愛來得快也去得快,我早膩了跟他在一起的日子,我來英國是芙蓉姊要我來玩的,不信你問她,我跟你不同,我臉皮厚,就算再見舊男友也不會怎麼樣,玩比較重要吧!」

    「好,我就暫時相信你。」白穎珊先不管她,轉身便往一直繃著臉的季大衛走去,「但是你一定要死!」

    他訝異的問:「穎珊,你是怎麼了?最贊成你跟他在一起的是我啊!」

    「就是你,如果不是你一直不把雷逸當成兒子看待,他又怎麼會怨我呢?我們應該是很相稱的一對,結果都被你破壞了,害我被人恥笑,說我是季雷逸不要的女人,白家的臉都被我丟光了,他們罵我、雷逸不要我、別人嘲笑我,這一切都是你該負責的!」

    「穎珊,你聽我說,回去以後,我一定馬上叫雷逸跟你結婚,我是你的公公,你絕對不能傷害我。」季大衛緊張的說。

    搶在一臉難過的季雷逸開口前,唐心莓忍不住的開口罵人。

    「你這個老胡塗,明明都是你的兒子,為什麼你對雷逸就那麼壞?」

    「心莓……」季雷逸欲言又止。

    白穎珊聞言點點頭,「她說得沒錯,最該死的就是你!」

    只見她右手一抬,一個持槍的男子便準備動手開槍。

    下一秒鐘,槍聲大響,大夥逃的逃、叫的叫,桌上擺的燭火一倒燒了餐巾,火勢開始蔓延到窗簾、地毯……

    接下來的局勢有了戲劇化的轉變,那些持槍的男子被劇團團員一一制伏壓倒在地。

    「沒事吧?」藍芙蓉趕到呆住了的唐心莓身邊。

    「芙蓉姊,你怎麼會……」

    「趁你們在講話的時候,我們悄悄的想辦法鬆開繩子,他們只會開槍不會綁人倒也很好鬆綁,季導演呢?」藍芙蓉想到的問。

    剛才一片混亂,唐心莓也沒有注意到他的人,她轉頭四處梭巡。

    「他在那裏。」她面無血色的跑過去,翻起趴在季大衛身上的季雷逸。「為什麼會這樣?」她的雙手沾滿他的血。

    「為什麼要替我擋下這一槍?為什麼?」季大衛難以置信的看著滿身是血的兒子。

    「因為你是我父親。」說完這句話,季雷逸臉上帶著微笑昏了過去。

    「雷逸──」季大衛終於叫出他的名字。

    藍芙蓉幫高如蘭跟季大衛兩人鬆開了繩子,「我們快帶導演出去,火勢越來越大了。」

    其他人看到火勢延燒快速,早就都跑了出去。

    「我帶他出去。」不能哭!唐心莓強忍著淚水想要扛起他。她來英國可不是要替他收屍的。

    「我來,你扛不動的。」

    唐心莓懷疑的看著季大衛。

    「別這樣看我,我是他的父親啊!」他終於承認他是他的兒子了,只是不知道會不會為時已晚。

    接著他們合力把昏迷的季雷逸帶出去。

    「白穎珊那個罪魁禍首呢?」唐心莓站在火光四竄的古堡前問道。

    「不會還在裏面吧?」

    頓時,一個淒厲的聲音立刻證明了他們的揣測。

    「我是季家古堡的女主人,我是……哈哈哈……」

    隨著火勢越來越猛烈,白穎珊的聲音逐漸消失在火光之中。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32:47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恭喜你、祝福你,身體康復、活蹦又亂跳!」

    一個銀鈴般的聲音在季雷逸耳邊響起。

    「哪有這樣的祝詞?」他笑著捏了唐心莓的臉頰。

    「別這樣捏我的臉,我不是小孩了。」她拍掉他的手,「你不過才大我六歲,怎麼那麼老古板,話是由人說的嘛!快點啦,你今天出院,劇團的人都在醫院外等你,而且我們還有個驚喜要給你喔!」

    那把火將季家古堡燒毀了大半,所幸他所受的槍傷在住院期間的休養下逐漸好轉,而他們倆的誤會也因為她這陣子都在他床邊守護而解開。

    事情的結局能這樣就很完美了,她還有什麼驚喜要給他呢?

    季雷逸被她拉到醫院外,他們走到一處空地,劇團的人跟藍芙蓉全副武裝的站在那裏等著。

    「開始了。」

    唐心莓一聲令下,穿戴整齊的團員們,竟當著一群英國人面前舞龍舞獅起來。

    「你讓我的團員舞龍舞獅!」

    「好玩嘛!而且你怎麼可以看不起中國的舞龍舞獅,對象是你耶!大家才願意這樣犧牲形象,因為大家很高興你沒死啊!」

    他正為她的話而暗自感動,她立刻又補上了一句。

    「要是你死了,大家就失業了。」

    三條黑線馬上出現在他臉上。「這才是實話吧!」

    「我還有第二個賀禮。」

    「還有?」

    「爸說回臺灣的時候,要跟你好好聊聊,把以前錯過的時間補回來。」

    「我知道了。」這段期間,季大衛跟高如蘭對他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雖然他受了傷,卻覺得很值得,「不過,你說的是我爸吧!為什麼你也喊他爸呢?」

    「因為啊──」唐心莓難得的臉紅了一下,「我要你娶我啊!」

    「你在向我求婚嗎?」果然是新新人類的作風。

    「不是,我是要你娶我。」

    「那還不是一樣?」

    「我是要你向我求婚。」

    「是你要我向你求婚,那就是你主動嘍!」他忍不住逗著她玩,他想這輩子大概再也碰不到一個像她這麼呆的人可以逗著玩了,可能逗一輩子,她的腦筋還是開不了竅。

    「是你主動啦!你不願意嗎?」

    「再說、再說……」

    兩個人爭執個不休,劇團的人卻早就知道導演的答案了,而唯一不知道的只有唐心莓那個草莓妹。

    鑼鼓聲停止了,而他們的愛情才正要邁向另一個開始。

全文完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3 13:4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