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唐筠 -【爆肝小助理】《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51:27 |顯示全部樓層
第10章(1)

    臺北的天空陰陰的,就像一張哭泣的臉。

    站在辦公室的窗前,徐振磊的臉也是陰沉沉的,一點表情都沒有。

    沈芯涵不見了,她沒有任何訊息,沒回租屋處,也沒到公司上班,只用E——mail寄了封辭職信,他甚至試著照她員工資料上寫的緊急連絡電話打回她老家詢問,電話似乎是她爸爸接的,否認她回去的事。

    彷佛,她不曾存在於這個世界。

    但可以確定,她是平安的,因為她的親朋好友沒報警找人。

    有時候,徐振磊感覺自己彷佛作了一場夢,夢裡,有個叫做沈芯涵的女人,夢醒了,一切都沒改變,就缺少了一個叫做沈芯涵的女人。

    他還知道,缺少的不只是沈芯涵,還有他的心。

    他對工作不再那麼投入,做啥事情都興趣缺缺,大半的工作他都轉移給柯宇皓,想放空一下。

    有時候,他會恍神,不經意叫起沈芯涵的名字。

    “沈芯涵……”

    他叫了無數次這個稱呼,才明白一件事,沈芯涵三個字,已經沁入他的骨髓血肉裡,她走了,他的心也空了。

    同樣的,李薇薇找他無數次,但他都避不見面。

    那天找不到沈芯涵之後,他有折返醫院探視李薇薇,王政學告訴他一件事,李薇薇的身體只有輕微的藥物反應。

    她根本沒有吃安眠藥自殺。

    他質問過李薇薇,她承認只吃了兩顆安眠藥,卻不承認是為了騙他,不讓他和沈芯涵出國旅行,才想出這個計策。

    徐振磊當然不會信,他也到那時才發現,自己一開始就錯了,他不該讓李薇薇過度依賴他,就算她的感情出了問題,也該讓她獨自去面對,又或者請她找個女性朋友當紆發物件,而不該是他。

    那次爭執,李薇薇怨他不在把她放在第一位,不再把她捧在手心上。

    沒錯,他不否認,他真的已經沒法把李薇薇擺在第一位,也不再把她捧在手心上,雖然他仍把李薇薇當朋友,但僅只如此了。

    如今他萬分後悔,但後悔已遲。

    沈芯涵在哪裡?

    她是否真的對他徹底死了心?

    他的愛還在心底,不曾退去啊。

    下了班,他和柯宇皓去酒吧喝小酒,聽著音樂,他不發一語的,酒杯裡的酒一杯喝過一杯。

    “喂!你喝太多了吧!”柯宇皓看他喝個不停,怕他身體受不了,忙把他的酒杯搶走。

    “反正男人醉倒不會有人撿屍。”

    “這笑話很冷。”柯宇皓翻翻白眼,“覺得不甘心?沈芯涵應該比你更不甘心,她三番兩次相信你,可你給她什麼?一次又一次的爽約,換成是我,也會離你而去。”

    “她說相信我的。”他喝多了,說話顛三倒四的,思緒也有些混亂,有時候覺得自己錯了,有時候又覺得沈芯涵不夠相信他,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就一走了之,讓他很受傷。

    他終於忍不住在LINE裡抱怨~~

    你就算判我死刑,也該給我機會上訴吧!

    他其實沒有一天放棄找她。

    電話不斷、簡訊不斷,能用的方法他都去嘗試,他深信只要自己不放棄,總有一天沈芯涵會想通,會再度出現在他面前。

    “信任,是需要勇氣的,你爽約,徹底打碎她信任你的勇氣,她怕了,才會逃走,如果你不能徹底和李薇薇劃清界線,就算她回來,你一樣會讓她再度受傷,這或許是她不願意出現的原因。”

    “我當時不能見死不救!”徐振磊低吼。

    “李薇薇大概就是抓准了你這種想法。”

    “我和她劃清界線了。”

    “那些話,是該說給沈芯涵聽,不是講給我聽。”柯宇皓如是說道。

    這道理徐振磊當然也懂,但他上哪去講給沈芯涵聽啊!

    而沈芯涵其實回了古坑老家。

    家裡很溫暖,沒人問有關於她和徐振磊的事情,彷佛那是一個禁區,任何人都不會去冒犯。

    但這樣做不代表事情不存在,她的心受傷了。

    有人的時候,她假裝開心,努力地笑著。

    沒人的時候,她常常歎氣,動不動就紅了眼眶。

    她開始有了寫日記的習慣,記錄著她每天的心情。

    她是想念徐振磊的。

    每天,三個女人都會跟她傳LINE,她們好像是聯合起來抵制徐振磊,每個人都是絕口不提徐振磊三個字。

    倒是徐振磊每天都傳訊息給她。

    LINE突然變成了他的傳聲筒,又或者是他的回憶錄,每天都要傳幾篇情意綿綿的話語,以及他們相處的點點滴滴,偶爾火了也會開罵,很符合他個性的徐式作風。

    然後,她會忍不住笑了笑,

    也發現自己已經不那麼氣他了。

    但她還沒做好見他的心理準備,也沒想好要怎麼跟他談,更不知道李薇薇會不會仍舊橫亙在他們之間。

    愛情就是這樣子,會讓人患得患失,以前沈芯涵只聽聞,未見它的威力,現在見識到了,才知道傳言都是真的。

    你不要心一軟,又自動回去報到。朱婉玲突然神來一筆,冒出這兩句話。

    沈芯涵不敢回應,被說中內心想法,多少有些心虛。

    她們在LINE群組裡交談,群組名稱就叫做四個女生,她們從一起租屋開始就設了這個群組,每天有事沒事,就算明明在同一個屋簷下,還是LINE來LINE去。這不知道算不算是個病態?一天不傳她們就渾身不舒服。

    不講話,是真的準備回頭了嗎?朱婉玲又傳了一句。

    其實……我覺得不要太矯情,適度就好,該回還是得回。張夢勤以她的角度分析著。

    但事情往往不是想怎樣就怎樣,總是會有突發狀況,而且叫人措手不及——

    新聞快報,知名設計師李薇薇驚傳自殺。

    看到電視的當下,沈芯涵覺得五雷轟頂。

    怎麼會這樣?!

    李薇薇明明是那麼有自信的女人,怎麼會自殺?難道……和徐振磊有關?

    看到新聞了嗎?朱婉玲問。

    沈芯涵回道:看見了。

    每次都來這套,看來……她是存心打算一輩子抓著徐振磊不放。張夢勤歎氣,無奈全寫在line上——一張哭泣的貼圖。

    惡爛!爛戲拖棚!朱婉玲爆發了。

    沈芯涵則覺得沉重,如果,那是愛情,她不會想要,她要的愛情是開心的、是幸福的,給人也給自己無限溫暖。

    但李薇薇的愛情,她看不到任何溫暖。

    突然間,她同情徐振磊了,想起當初那個背影,想起他現在被李薇薇綁住,他是何其不幸的人啊。

    她很想抱抱他,此時此刻,她希望自己能夠溫暖他的心。

    窗外下著雨,在這種天氣裡,天空顯得格外淒涼,不論是窗外還是窗內,都是一樣的情境。

    李薇薇躺在病床上,一臉蒼白,沒了過去的優雅與知性,看起來就是個不折不扣的病人。

    她的身體病了,心也病了。

    這次她真的吞安眠藥自殺,所幸搶救及時,沒有釀成悲劇。

    她傷害自己,為的就是要留住徐振磊。

    一個過去她從來不曾在乎過、珍惜過的男人,她現在卻用自己的生命當籌碼,不斷的壓榨。

    李薇薇張開眼看到病床旁的徐振磊,冷冷的說:“你不是不管我的死活了?那又何必一臉哀傷的表情,我死了,你不就自由了?”

    “薇薇,你何必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我何德何能,能讓你這樣一次又一次傷害自己呢?”

    徐振磊對李薇薇的情誼,在一次又一次的折騰下逐漸被消磨殆盡,現在,甚至還對她升起了一股厭惡之感。

    那個可愛又迷人的小女孩到哪裡去了?

    “以前,你總是把我擺在第一位,現在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卻拒絕我,我死,是我厭膩了這世界的虛情假意,與你無關。”

    “生命是你的,你不珍惜,誰能幫你,你一次又一次傷害自己,又有誰能一次又一次的救你?”他痛心的低吼。

    “徐振磊,你太無情了!過去你對我的感情是假的嗎?這麼快就被其他女人給取代了嗎?好啊,你大可回去你心愛的女人身邊,不需要在這裡展現你的大愛。”李薇薇虛弱地吼著。

    聞言,徐振磊像泄了氣的皮球,抹了抹臉,一臉疲憊的說:“她離開我了,如你所願。”

    李薇薇聽了哈哈大笑,但下一秒,她又哭了起來,“振磊,回到我身邊吧,我真的很需要你,我愛你,你不是也很愛我的嗎?”

    徐振磊靜靜的看著她,許久後才說:“回不去了。”

    一個枕頭飛過來,砸中了徐振磊的頭部。

    從最近的情況觀察,李薇薇的精神狀況已經到了極差的地步,過去的那個李薇薇,難道也回不去了嗎?

    他心疼她,但無關乎愛情,純粹只是基於朋友情誼。

    他把枕頭放回床上,平靜的說著,“薇薇,你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你看看現在的自己變成什麼模樣了?快點把過去那個意氣風發、自信十足的李薇薇找回來吧,不要讓我對你徹底失望。”

    徐振磊會對她徹底失望?!

    這句話讓李薇薇大為震驚。

    她哀怨的低語,“你是不是真的要回沈芯涵身邊?”

    “我不會去她那裡,在你找回原來的李薇薇以前,我哪裡都不會去。”她變成現在這模樣,他多少有些責任。

    “但你愛她。”

    “我愛她。”

    “你出去吧,我想靜一靜。”重新躺下,李薇薇把臉別開,對他下了逐客令。他不語,默默走出病房,電話正巧響起,是他想念多時的人。

    她說:“陪我吃頓飯吧。”

    兩人時隔一個多月再見面,地點在醫院附近的餐館。

    看到李薇薇自殺的新聞後,沈芯涵就覺得自己得見見徐振磊,他的壓力必然很大,因為得面對輿論。

    外界把矛頭都指向徐振磊,說他介入了陶俊和李薇薇的感情,是個感情不專一的偽君子,結果害得光耀集團的股價一路下跌。

    才多久沒見,他變得憔悴許多。

    “你……還好嗎?”沈芯涵忍著淚,緩緩開口。

    “看起來應該不怎麼好。”他笑了笑,表情輕鬆,“你要來應該早點通知我,至少讓我修整一下門面。”

    他摸摸下巴的鬍鬚,有點長。

    其實他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淡定,他很擔心李薇薇死掉,那樣他會一輩子良心不安,接下來的人生都背負著愧疚度日。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他不願意是那樣的結局。

    沈芯涵隔著桌面,握住他的手,淡淡的笑說:“你這樣也很帥,真的。”

    “你瘦了很多。”

    他更心疼沈芯涵,她是最最無辜的人,沒事被他扯進這種混亂局面,最後還搞得遍體鱗傷。

    他不欠誰,就欠沈芯涵。

    “李小姐現在還好嗎?”

    “沒事了,命保住了。”

    “那就好。”

    “你是打算來看她?”

    “不是,我是來看你的。”沈芯涵靜靜的,深情地望著他,說:“我覺得應該來看看你。”

    “可是現在換我必須躲著你了。”他苦笑,“李薇薇的事情我現在還沒辦法處理得很妥善,這樣的情況下,我沒辦法和你繼續交往,希望你能夠見諒。”

    他不久前才說過,在李薇薇恢復之前,他不會回到沈芯涵身邊。他不能讓李薇薇的事又傷害她。

    他們多有默契啊。沈芯涵想。

    “我就是來跟你說這件事情。”她頓了頓,硬把淚水逼回去,“我知道你現在壓力很大,我不想因為我讓你為難,我覺得你現在該做的,是好好幫助李小姐站起來。”

    “我們很有默契。”徐振磊再度露出苦笑。

    “嗯。”

    相見恨晚,他們若是能在認識李薇薇之前,認識彼此,或許現在的局面又會不一樣。

    “我不會要你等我。”他不知道自己得花多久時間才能再度走到她面前,所以不想讓她虛擲青春在等待上頭。

    “我不等你。”她不想給他壓力,所以故意這樣說。

    但她知道,她會一直等待。

    “可以陪我走走嗎?我下午就要回古坑了,短時間應該不會上臺北了。”

    徐振磊點頭應允。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51:46 |顯示全部樓層
第10章(2)

    他們開著車,一起回憶著過去的點點滴滴,十指緊扣著,讓時間分秒流逝,一直到道再見的那一刻為止。

    徐振磊的的車遠去,沈芯涵的淚終於決堤。

    “再見了,我燦爛如煙火的愛情。”它曾光耀過她的少女心,雖然短暫,卻很美麗溫暖。

    她回到租屋處,準備打包行李,這次,她是徹底要遠離臺北了,也不知道自己何時才會再踏上這塊土地,所以只能暫時退租了。

    但另外三個女生不許,要她繼續保留,她們決定不招新室友,會一直等到她回來為止。

    “你們別這樣,我真的……”

    “如果你嫁人,我們會無條件讓你搬出去,但是你現在只是短暫的遠行,遲早會回到這裡,我們會等著你歸來。”

    “你們這是何苦……”沈芯涵淚流滿面。

    “不苦。”朱婉玲笑著說:“你把錢掏出來,我們就不苦。”

    “當然得掏。”沈芯涵不再堅持要退租,至少不會在此時。

    住了那麼多年的屋子,多少都有感情,她也捨不得和她們分開,而且說不準,她很快就能回到臺北也說不定。

    “那個……”郝欣欣囁嚅的問。

    “哪個?有話就說,不要吞吞吐吐。”沈芯涵手叉腰,直率的問。

    “你和他說好了?”

    “嗯,都說好了。”

    “結束了?”

    “算是結束了。”

    此話一出,她眼前的三個女生就哭了,一個個哭得淅瀝嘩啦的,教人看得很難受。

    “結束或許是新的開始,你們不要哭啦!”

    “你怎麼這麼笨啊!好男人就該好好抓住,幹麼拱手讓人!”朱婉玲又開罵了。

    “也不是拱手讓人,只是不想困住徐振磊而已。”

    “萬一他真的和李薇薇舊情複燃呢?你怎麼辦?你到時候肯定要哭死的!”張孟勤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筆記也不寫了。

    自從沈芯涵和徐振磊感情出狀況,張夢勤的創作也遇到了瓶頸,她突然覺得,愛情都是假的,這世界沒有羅曼史小說裡那種甜蜜美滿的愛情,王子和灰姑娘一結婚就分居了,而不是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

    沈芯涵覺得自己罪過了,破壞了張夢勤創作的靈感。

    “不管他未來會走向誰,我的愛情確實燦爛耀眼過,這就夠了。”她想讓所有人對愛情都還有點憧憬,“以後,我不會再哭了。”

    “好啦好啦!既然都看開了,大家都不要再哀哀怨怨的,我們來慶祝一下吧。”朱婉玲雙手一拍,努力轉移大家的焦點。

    “慶祝什麼?”

    “慶祝我們未來美麗燦爛的人生。”

    “所以這種時候就得大吃一頓。”郝欣欣笑著拿起手機,打電話給她男朋友,“喂,幫我們買吃的,越多越好,我們要慶祝。”

    “慶祝啥?”她男朋友愣愣地問。

    “慶祝我遇到一個好男人。”郝欣欣隨口一掰,可樂壞了她男朋友了。

    那頭很快就說好,匆忙出門去採購食物了。

    “你男朋友也太好哄了吧?”朱婉玲笑了,“果然是單細胞動物。”

    “單細胞動物多好,我都不用花腦筋去照顧。”

    朱婉玲狠狠撞了郝欣欣一記,再度轉移話題,“那個……夢勤,你負責拿碗筷杯子,芯涵,你跟我下樓去買飲料吧。”

    “好,今天我請客。”

    她不知道,這頓飯吃完之後,要多久才能再和姊妹淘們共度快樂時光。

    天下無不散的筵席,總有一天,她們都得要各走各路,今天之後,或許是踏出每個人新的一步的契機。

    舉杯祝福,人生的路還很長,相遇有期,友情、愛情亦如是。

    冬天的腳步已經到了,空氣中透露出寒冷的氣息,古坑的一月雖然偶爾會有些悶,但多半的時候還是涼涼的。

    沈芯涵再度熟悉起離開了四年有餘的家鄉,她在家附近找了個工作,每天很準時的上班、下班,生活看起來沒有太大的起伏,唯一不一樣的,是遊說她相親的人暴增。

    故鄉的阿婆阿伯都很熱情,看到適婚年齡的男女,就很愛把人家湊對。

    有時候沈芯涵放假,幫媽媽去市場買個菜,也能被當地的阿婆抓著問個人取向,她都有些哭笑不得。

    市場還流傳著一些有點好笑的流言,說沈家有個漂亮的女兒未嫁,想娶媳婦或老婆的,手腳要快。

    沈芯涵聽到媽媽轉述時,差點噴飯。

    自從她回家之後,沈媽媽三天兩頭燉補,就是要把四年的分統統補回來,才兩個多月,沈芯涵就胖了兩公斤。

    她覺得不能繼續這樣喪心病狂的補下去,每天開始晨跑運動。

    她用忙碌面對漫長的等待。

    偶爾,她還是會從報章雜誌看到有關徐振磊的消息。

    他依然意氣風發,但瘦了些許,眼神變得比往常更加冷峻,處事作風更加的一板一眼,連柯宇皓都傳LINE給她,向她求救,叫她快點回徐振磊身邊,不然他會被徐振磊操死。

    李薇薇呢?

    她就像銷聲匿跡了一般,這段時間,沒有任何關於李薇薇的消息,據說她也和光耀集團終止了合作關係。

    愛情真的是最能溫暖人心,卻也最具殺傷力的,它不像做生意,買賣不成仁義在,感情一旦破裂,很可能哀鴻遍野,有關無關的人,都免不了受到波及。

    但人們還是喜歡前仆後繼,樂此不疲。

    沈芯涵亦如此。

    而她願意回來,最高興的莫過於沈爸爸和沈媽媽,沈芯涵一回到家,他們成天眉開眼笑。

    或許,每對父母都一樣,喜歡子女承歡膝下,但為了讓子女放心去飛,總是不願顯露出他們孤單的一面。

    閑來無事時,沈芯涵喜歡大顯身手,把外面吃過一堆有的沒有的,全部動手做出來,因為沈爸爸和沈媽媽平常很節儉,都在家煮飯,鮮少上館子或餐廳,所以沈芯涵一放假,就會動鍋動鏟。

    就這麼生活其實也不賴,除了愛情,她感覺自己倒也沒失去什麼,當然,在和樂融融的這一刻,若徐振磊也能參與,自然是更圓滿的。

    徐振磊倒真的說到做到,不去李薇薇身邊,也連一個訊息也不給她,不管是受邀還是受訪,他絕口不提感情事。

    他在沈家也像是個禁忌,一在螢幕上看到他,沈爸爸會主動轉檯。

    沈芯涵看了只能苦笑。

    這天,他們邊看電視,邊吃水果,隔壁的阿婆跑進來,一屁股坐到沈芯涵身邊,抓著她的手直說:“阿涵啊,你現在有沒有男朋友?要老實講喔,我家那個在國外讀書的孫子說,如果你沒男朋友,他想跟你結婚,你說好不好?”

    沈芯涵聽了,不免失笑。

    阿婆的孫子沈芯涵小時候見過,高中就去了國外讀書,聽說結過一次婚,有一個孩子,後來和外籍老婆鬧翻了,沒想到,現在竟然動腦筋動到她身上來。

    “阿婆,她有男朋友了。”

    開口說話的不是沈芯涵,是沈爸爸。

    全部的人都愣住,包括沈芯涵。

    她非常吃驚,久久說不出半句話。

    等阿婆悻悻然地離開了,沈爸爸才說:“不是還沒徹底結束?既然沒結束,就不要貿然開始另一段感情,我不知道你要等多久,如果想等一輩子,那我和你媽就養你一輩子。”

    說完話,沈爸爸就出門去了。

    沈芯涵聽了不由得大哭。

    沈媽媽在一旁安撫她,“你爸也是一直隱忍著,你該知道我們做父母的心情,我們都希望你幸福。”

    沈芯涵點頭,她當然都清楚。

    一雙拖鞋,一頭散亂的髮絲,還有一身阿婆般寬鬆的居家服,李薇薇就用這副打扮進入超市,買了一堆物品,然後回到家裡。

    屋內有點雜亂,茶几上堆放著一堆未拆封的設計書籍,她已經很久沒動筆,也沒設計任何新裝,現在設計公司都是其他設計師在撐著。

    因為她鬧的緋聞,許多貴婦不再捧她的場,恰巧其他公司有新設計師崛起,她就漸漸被淹沒在時尚界了。

    李薇薇出院之後就一直是這副死樣子,她覺得活著就像行屍走肉,沒什麼好在乎的,因為不會再有人在乎她。

    但其實並不是那樣的。

    徐振磊對她這個朋友真的是仁至義盡,除了愛情,其他能提供的幫助,他一樣沒少過。

    每週,他會派人來幫她收拾家裡,還會讓人上門送東西,那些設計書籍就是他送的,希望她能夠早日振作起來。

    但他也真的說到做到,再也不曾出現在她的面前。

    兩個多月過去,她就這樣過著頹喪的生活。

    突然,她從鏡子裡看到現在的自己,嚇到愣住。

    那是誰?李薇薇看著鏡子裡的人影,完全沒有熟悉感。

    接著,她開始回想過去,發現每個回憶裡都有徐振磊,他默默的待在角落,默默的關注她的一切,她卻總是忽略了他的存在。

    他欠了她嗎?沒有!

    是她欠了徐振磊,從認識開始,她有什麼需求,徐振磊總是第一個幫她,她的喜怒哀樂,徐振磊從沒缺席。

    他真的為她做了好多、好多。

    但她是怎麼回報徐振磊的呢?

    以死要脅,逼他離開他最愛的女人。

    回想著這陣子發生的事,李薇薇終於明白自己是怎樣惡毒的人,現在的李薇薇早已不是過去那個優雅知性又單純的女人了。

    名利蒙蔽了她的心性,讓她變得如此惡劣,嘲笑沈芯涵配不起徐振磊,但現在她明白,真正配不上徐振磊的人不是沈芯涵,是她自己。

    “李薇薇,你該醒醒了!”她對著鏡子裡的自己喊話。

    她束起了髮絲,開始整理屋子。她已經很久不曾親自動手整理過房子,有錢又有名氣之後,她變得非常好逸惡勞,總怕整理屋子會弄髒她的身體,弄粗她的手。

    現在像這樣打掃房子,狠狠地流了一身汗後,她反而覺得,這種真實活著的感覺真的很好。

    打掃好房子之後,她打開了窗戶,讓陽光透進來。

    接著,她就開始整頓自己,先去洗了個澡,換上一身乾淨整潔的衣服,再回到鏡子前。

    確定那個自信美麗的李薇薇又活過來了,她拿起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一秒、兩秒,電話那頭傳來了徐振磊熟悉的聲音,她胸口壓著的一口氣,緩緩得到了紆解。

    “我們聊聊吧。”

    話筒這端的徐振磊遲疑了片刻,才緩緩說:“好。”

    他們許久沒有對話了,真的是該好好談談了。

    說不定這次談話後,他能夠再看到以前的李薇薇,那麼,他也就可以再次去見他朝思暮想的人,挽回屬於他的幸福。

    他衷心期盼。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52:07 |顯示全部樓層
第11章(1)

    陽光耀眼,照得人眼睛都張不開,咖啡館裡放著柔和的輕音樂,聽著讓人更顯得慵懶幾分。

    李薇薇已經很久沒這樣悠閒的坐在咖啡館裡,喝著咖啡,靜靜的聆聽著安撫人心的樂音了。

    原來,放下可以過得更輕鬆自在。

    徐振磊抵達,推門進入,步伐不疾不徐,一如他的沉穩幹練,只是臉上多了些許意氣風發者不該有的滄桑。

    李薇薇知道這是她害的。

    徐振磊走近,在李薇薇面前站了一會,才拉開椅子坐下來,點了杯美式黑咖啡,之後他就靜靜的坐著,不發一語。

    其實以前剛認識李薇薇的時候,他們常常一起喝咖啡,兩人無話不談,但多半的時間,都是李薇薇在講話,他向來話就不多,可是聽李薇薇講話時,他覺得滿快樂的,心情也能放鬆。

    現在,兩人都悶了,話不知道該從何處開始。

    不過,他發現,李薇薇似乎也有些轉變了。

    她臉上的線條變柔和許多,不再像之前那樣張牙舞爪,眼神也變得純粹,不再充滿執著。

    靜默片刻之後,她唇角緩緩勾起一抹笑,先開口了,“對不起,我好像把事情搞得很複雜,一開始,我如果就能夠想明白,我們的關係也就不會變得這麼尷尬了。”

    還不太明白李薇薇的意圖,徐振磊只好靜默地聽著。

    “可以接受我的道歉嗎?”李薇薇如此問著。

    徐振磊一臉意外。

    沒想到李薇薇會突然跟他道歉,這轉變太大,令他有些不敢相信。

    她想通了?或者又在盤算著什麼?

    念頭一起,他不禁愕然。過去,他是絕對不會懷疑李薇薇的任何行為,只是她假自殺之後,兩人之間建立起的信賴也跟著瓦解。

    徐振磊努力讓自己轉念,想讓自己重拾對李薇薇的信賴感,“你為什麼要跟我道歉?”

    “因為我這段日子對你造成的傷害與困擾。我想通了,也知道自己這段時間裡的所作所為有多令人心寒,希望你能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計較。”

    徐振磊聽了,很欣慰。

    李薇薇能自己想通,是最好的結果。

    “你能想通就好了。”

    李薇薇一笑,轉頭看著窗外,悠悠地說:“我今天看見鏡子裡的自己變得面目可憎,回想起過去你對我的好,然後,發現自己竟然用惡毒的手段回應了你對我的好,你一定覺得很心寒吧。”

    她又轉頭,把視線投注在徐振磊的臉上。

    徐振磊靜靜的聽著,一時間說不上話。

    久久之後,他才說:“即使你回到原來的你,但……我的感情依然回不去了,希望你可以諒解。”

    很多話,該說的還是得說。他的心之已經改變,除了友情,他無法給李薇薇更多,即使李薇薇恢復到原來的她,他也無法再愛上她了。

    “你放心,我不會再要你愛我。”李薇薇笑著,一臉釋然,“我只是想讓你知道,我決定放手了,你可以去找她,不需要再顧慮到我的心情與想法。”

    這次,他真的相信李薇薇看開了,內心很感動。

    她笑得那麼毫無城府,就如他們第一次相見時的模樣。

    “很高興李薇薇回來了。”

    “我也很高興李薇薇回來了。”李薇薇點點頭,繼續說著,“我打算出國一陣子,想重新回學校學點東西,應該很長一段時間不會回來,你若結婚,不用寄喜帖給我,我會在遠處給你祝福。”

    他點頭。“我就不去送你了,我討厭分離的場面,先在這裡祝你一路順風。”他誠摯的希望她有更好的未來。

    於是,他們道了再見。

    他們都知道,很多事情即使說開了,還是回不到過去。但,這已經是最好的結局了。

    冷鋒過境,這是這個冬天以來最冷的一個夜晚,徐振磊站在四個女生的公寓樓下,靜靜的等著,希望有人願意給他一個訊息。

    他不知道沈芯涵老家的住址,只能求助於三個女生。

    “喂,今天很冷,讓他一直站在外頭好嗎?他不會感冒吧?”張夢勤心最軟,看到樓下那佇立的身影,有些不舍。

    “讓他站著吧,那是他該得的。”朱婉玲冷冷地說著。

    她是唯一不靠近窗戶的,不是她心腸最硬,而是想試探一下徐振磊能撐多久,他撐多久代表沈芯涵在他心裡的分量有多重,他若沒有耐性,難保以後不會再拋棄沈芯涵一次。

    沈芯涵很死心眼,愛上了,就不回頭,她現在必然還在等待徐振晶,身為好友,更不能讓她再度受傷害。

    窗外的風颼颼的吹著,打得玻璃窗嘎吱作響。

    這波寒流還真強啊……

    郝欣欣坐在沙發上,手拿著遙控器,電視一台換過一台,冷不防冒出一句——“嘟嘟好就好。”

    朱婉玲當然知道那句話是啥意思。

    但她仍繼續裝冷酷,用手機玩著遊戲,把裡面的怪當小人在砍,最近她在職場上遇到了一隻像遊戲裡的Boss一樣難搞的傢伙,打它一下,它只掉一滴滴血,怪物抓她一下,她就快要趴了。

    三秒後,她飛回重生點。

    “不好玩!”

    就像職場生涯那般不好玩,她快被那個小人玩死了!

    “別把朋友的男人當成怪物玩。”郝欣欣再度冒出一句。

    朱婉玲嘟嘴,埋怨,“我是那種人嗎?我可不是在玩他,是在磨練他的脾性,不能因為他是大執行長,就老是讓他占上風,我們沈芯涵也很嬌貴的,不能讓她吃虧。”

    這回,她總算瞄了一下窗外。

    路上行人都縮著脖子,手放口袋裡,人在屋內也能感受到冷風刺骨。

    “讓他站一下,才能明白芯涵那段時間有多無助。”

    她們每天都LINE,朱婉玲可以感受到,沈芯涵其實是在強顔歡笑。

    “你們覺得他這次來目的何在?”

    “我覺得,該是見面的時候了。”張夢勤是以小說裡的邏輯、走向來判斷。

    這次不只張夢勤,郝欣欣和朱婉玲也有這種感覺。

    沈芯涵和徐振磊,也該是時候見面了。

    雖然當時他說放手就放手,讓朱婉玲多少有些不滿,想讓他再多受點罪,但就像郝欣欣說的,嘟嘟好就好。

    她畢竟不是當事者,若是弄巧成拙,她這輩子都會良心不安。

    她把手機收回口袋,起身,郝欣欣和張夢勤也跟著她的動作,一個轉身,一個從沙發上跳下來。

    三個人非常有默契。

    “走吧,下樓去。”朱婉玲依然是那個發號施令者。

    要命的冷!踏出公寓大門的第一時間,三個女生就差點縮回腳。

    這種鬼天氣,虧徐振磊受得了。

    他不冷嗎?

    一眼望去,徐振磊的背挺得很直,只有單手放在口袋裡,另一隻手夾著一根薛,看見他們,他把煙捏熄了,背挺得更直。

    “請問你有什麼事情?”朱婉玲開口問。

    “我想問一下芯涵老家的住址。”他也不拐彎抹角,直接說明來意。

    他當然可以委託徵信社尋找,但是這也需要一段時間,而他一分一秒都等不下去了,他立刻、現在、馬上就想要見到沈芯涵,所以向她的好友們詢問是最快的方法。

    “找她做什麼?”

    “我有很多話想跟她說。”

    “李薇薇呢?你不是說不去李薇薇那裡,也不會到芯涵身邊,現在又找芯涵,李薇薇不會氣得跳腳嗎?她要是因此又做啥傻事,外界會不會攻擊說是芯涵害的?”

    句句實在,針針見血,朱婉玲真的很適合去當律師,肯定每場都很精采,每次都能把對手打趴。

    “不會了。”

    “你確定?”郝欣欣也略感懷疑。

    “她要出國讀書了,我和她已經把事情講清楚,以後,她應該不會再做傻事了。”徐振磊很清楚的解釋著,“我從來不是真的想要放手,當時如果我不先放開芯涵,她會被媒體追著跑,對她只會造成更多的傷害。現在一切都過去了,所以我想見她,如果你們願意告訴我芯涵的住址,我會感激在心的。”

    真心是不能用嘴巴說的,為了試探徐振磊的真心程度,朱婉玲又心生一計,“芯涵要去相親了,如果我們現在告訴你她的住址,豈不是讓你去破壞她未來的幸福。”

    “她要去相親?!”徐振磊一聽,急了。

    他是跟沈芯涵說過,讓她不要等他,沈芯涵也說過不會等他,但他以為那不是真心話啊!

    “是啊,你不是讓她不要等你?”

    “即使那樣,也請你們告訴我她的住址,我還是想見她一面。”

    “見了面,要是她已經決定和那個相親的人在一起,你要怎麼辦?”

    “把她搶過來。”徐振磊不假思索地回答。

    三個女人聽得一愣,接著露出滿意的微笑。

    這樣才對嘛,相反的,如果他剛才是說會當面祝福沈芯涵,她們發誓,這輩子絕對不會再讓這兩人見面,以後在路上看到徐振磊,見一次打一次!

    “拜託你們了。”徐振磊深深一翰躬。

    朱婉玲充分感受到他的誠意,堂堂執行長竟然對她們幾個小女子低聲下氣,怎麼可能還招架得住。

    她都垮了,郝欣欣和張夢勤自然跟著垮。

    “給了!給了!”張夢勤從從不離身的筆記本上撕下她早寫好住址的那頁交給他。

    “徐振磊,希望你不要再讓芯涵受傷害。”朱婉玲再三囑咐。

    “沒錯,再犯的話我們饒不了你!”郝欣欣用力揮了揮拳頭,警告意味十分濃厚。

    拿著住址,徐振磊心存感恩。

    “我知道。”他點頭承諾。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52:22 |顯示全部樓層
第11章(2)

    第一次拜訪沈家,徐振磊一顆心忐忑不安,他在商場上過關斬將,從沒怕過誰,卻很擔憂沈爸爸和沈媽媽會拿掃帚轟他,不讓他見沈芯涵。

    但,他也做好心理準備了。

    傷了人家的寶貝女兒,就算人家拿掃帚趕人,也是理所當然的。

    他拎著伴手禮和一束花來到了沈家門口,還沒下車,就看見沈芯涵騎著腳踏車要出門。

    於是,他又啟動引擎,慢慢的尾隨在沈芯涵後頭。

    一開始,沈芯涵沒察覺,但騎了一小段路之後,她覺得背後有人,她停下腳踏車,回頭一看,才發現跟著她的竟然是徐振磊的車。

    徐振磊見她停下腳踏車,也跟著踩了煞車。

    讓車停靠下來之後,他推開車門,和她隔了幾步相望。

    就這樣,兩人對望了許久,彷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們,時間也靜止了下來。

    才兩個多月沒見,他們卻覺得好像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

    彼此都紅了眼眶,徐振磊根本不管什麼男兒有淚不輕彈,看著沈芯涵,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想念她。

    但他又怕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個虛幻的夢境,他不敢上前,怕一碰觸,沈芯涵就會消失無蹤。

    他就這麼站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你怎麼來了?”沈芯涵只好打破沉默。

    本來,徐振磊就是個悶葫蘆,一有事情,就越發不愛講話,一點也不像是個商業巨擘,一個投資金童。不過,投資要的是精闢的理念分析,快狠准的投資眼光,確實不需要話多。

    “來看你。”

    “喔。”沈芯涵被他看得臉紅了。

    以前,他也很愛盯著她看,但從沒像今天這樣露骨過,那眼神,像是要把所有積壓的情愫全部傾倒出來,讓人難以招架。

    她聽到自己的心跳,撲通撲通的,加快了速度。

    為了緩解氣氛,她問著,“要走走嗎?”

    “好。”他點頭。

    他們把車全部擱下,徒步往人少的小路邁進。

    這是徐振磊第一次到古坑,前面不遠處就是綠色隧道,因為非假日,所以沒有人潮,顯得清幽。

    兩人並肩走著,一路上,徐振磊想著,從以前他就覺得沈芯涵很堅強,卻一直無法找出貼切的事物來形容沈芯涵,現在,他找到了。

    小草,她就像一株強韌的小草。

    “那個……”沈芯涵欲言又止,不知道怎麼提問。

    徐振磊總能理解她的想法,不慌不忙地接了口,“薇薇準備要出國讀書了,我們聊了許多,是她叫我來找你的,這意味著,她真的放下了。”

    李薇薇放下了。沈芯涵聽了,也大大的松了口氣。

    她想要愛情,但不希望自己的愛情得來帶有血腥味,那正是當日,她之所以跟徐振磊提出分手的主要因素。

    愛情是不需要殺傷力的,只要溫暖人心就可以。

    她也深信,耐心等著,就會有好事降臨。

    事實證明,她的想法是正確的。

    一切,又回到正軌了。

    “你要不要見見我爸媽?”她主動提問。

    “好。”徐振磊沒有拒絕,這趟來,他本來就有這個意思,不過醜媳婦見公婆會緊張,當人家男友的也是如此,要帶走人家的女兒,心底仍免不了有些忐忑,“你爸媽會喜歡我嗎?”

    沈芯涵回以一笑,說:“我喜歡的,我爸媽都會喜歡。”

    那句話,就像一顆定心丸,安了他的心。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有趣。

    第一眼,沈媽媽就喜歡上徐振磊這個孩子,不是因為他一身的名牌,而是他的彬彬有禮,以及他的沉穩內斂。

    徐振磊一進門就先道歉,為他害沈芯涵傷心而致歉,為他即將帶走沈芯涵而感到愧疚。

    沈家夫妻搖搖頭,女兒長大了,總是得要嫁人。

    芯涵能找到一個她愛的,也愛著她的人才是至關重要的事情,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沈爸爸泡茶相迎,沒有惡言相向,更令徐振磊感到愧疚難當。

    男兒膝下有黃金,但他不在乎,雙膝跪地,誠摯的請求兩老,“請伯父、伯母把芯涵交給我好嗎?”

    “起來說話吧,我們家沒有那麼大的禮數要遵守。”沈爸爸又替他倒了第二杯茶,“你覺得茶是怎樣的一種東西?”

    “餘韻回香。”

    “沒錯,愛情也是一樣,失而復得的,應該更難能可貴,希望你們真的懂了,也能好好的珍惜。”

    “是。”

    沈爸爸和沈媽媽是徐振磊見過最有內涵的父母,他們全部都站在女兒的立場著想,沒有惡言惡語,真的是非常有包容力的長輩。

    “等下在家裡吃飯吧。”

    “謝謝。”

    “我去釣只魚回來加菜。”沈爸爸起身,走到角落找出他的釣具,又轉頭問:“會釣魚嗎?”

    “不會。”徐振磊搖搖頭,“但我可以學。”

    很多人說,愛情只要當事人你情我願就可以。但是,他覺得,和最愛之人的家人打好關係,也是必學的一門學問。

    如果,他和沈爸爸、沈媽媽的關係很好,沈芯涵也會很開心的。

    所以,他不介意脫下西裝,挽起衣袖去釣魚,必要時,要他下田當個農夫也未嘗不可。

    沈爸爸笑了,往外走。

    徐振磊回頭看了一眼沈芯涵,也跟著走出大門。

    看著一老一年輕出了門,沈媽媽才說:“以後你爸可以跟朋友炫耀了,說他女婿會陪他泡茶釣魚。”

    “媽,我還沒要嫁人,您哪來的女婿?”沈芯涵不禁莞爾。

    “遲早的事,不嫁,難道要留著當老姑婆嗎?”沈媽媽笑著吐槽,邊往廚房走去,“來幫我的忙,有好的手藝,才能綁住男人的胃。”

    長輩說得是,多聽老人言,才不會吃虧。

    沈芯涵一蹦一跳的,跟著母親走進廚房。

    “我們今天要煮啥?”

    “你男朋友愛吃啥?”

    “他不挑嘴的。”

    “那就有啥煮啥。”

    沈媽媽其實也怕怠慢了徐振磊,想替女兒多做點面子,所以,翻箱倒櫃,把冰箱裡的好菜都翻出來了。

    沈芯涵看了咋舌,“媽,您要煮滿漢全席嗎?”

    “你媽我煮不出滿漢全席,但辦一桌倒不成問題。”

    這點,沈芯涵是不懷疑的,只是,四個人吃不了一桌子菜啊,“一桌太多了。”

    “你爸現在帶徐振磊出門,等下肯定會引來一堆好奇心十足的食客,一桌不算多。”

    好吧,沈芯涵無法反貨了,但她沒忘記用手機傳LINE訊息提醒徐振磊,等下他可能會變成動物園裡的動物,供左鄰右舍、親朋好友觀賞,千萬要做好心理準備阿。

    一年後。

    大過年辦婚事的人不多,但也更顯熱鬧。

    徐振磊、沈芯涵的親朋好友一個不漏全部到場,王政學還來到新娘休息室,對著沈芯涵的臉左看右瞧。

    朱婉玲看他那模樣很不愉快,擋住了他的視線,“這位元先生,你怎麼可以對別人的老婆這樣品頭論足?”

    張夢勤也一臉不苟同的看著他。

    “我是……”

    朱婉玲才不管他說什麼,硬是要打發他走,“要看新娘子,等下敬酒就能看見,快點出去吧。”

    “婉玲,別那樣。王醫生,你也來了。”沈芯涵拉拉朱婉玲的衣擺,抬頭向王政學打招呼。

    “你們認識?”朱婉玲露出一抹尷尬神色。

    “王醫生是振磊的好朋友,去年我額頭被砸傷,是王醫生幫我治療的。”

    “喔……”朱婉玲搔搔頭,有些不好意思。“對不起,我以為是喝茫的客人。”她尷尬的解釋。

    當時,她們很擔心芯涵會破相,全副精神都在她身上,也沒多注意主治醫生是誰,況且一般人也不太會記得醫生的名字和長相嘛。

    “是我比較失禮,剛剛因為要看看沈小姐的疤痕有沒有消除,靠得太近,才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王政學也跟著道歉。

    “王醫生當時縫得很完美,我的額頭沒有留下任何疤痕,真的很感謝。”

    “你太客氣了。”

    這時,徐振磊進來了,他是要來請新娘出去敬酒的,看到王政學也在,忍不住調侃,“你是不是想先預訂捧花?”

    “說啥傻話,我一個人逍遙得很,要捧花做啥。”王政學笑著回應。

    “王醫生是不婚主義者嗎?那可怎麼辦!”沈芯涵略吃驚地瞪大眼,“我還想把你介紹給婉玲呢!”

    “婉玲是哪位?”王政學茫然。

    朱婉玲臉頓時漲紅,性情直率如她,遇到這種關乎已身的事情也是會害羞的,“別胡說八道啦!你嫁人還不夠,難道也急著想把好朋友嫁掉?我可沒說要嫁人。”

    “那好啊,當朋友也行。”

    “不理你了!我要出去幫忙。”

    朱婉玲急著落跑,反而踩到長長的裙擺,一個不穩,整個人就摔了出去,幸好站在她面前的王政學出手救了她。

    只是這一跌,朱婉玲就跌進王政學的懷裡,頓時,朱婉玲的臉更紅了……

    原先對談戀愛沒啥興趣的王政學,看到朱婉玲臉紅的模樣霎時覺得有趣,對她的印象也變得深刻。

    “我也去幫忙好了。”王政學扶著朱婉玲離開。

    兩人離開後,沈芯涵忍不住笑了,“你們覺不覺得王醫生和婉玲很合適?”

    “別亂點鴛鴦譜。”徐振磊戳了她腦袋一下。

    但不是所有人都不看好,至少張夢勤覺得這個搭配簡直是神來一筆,她又有靈感了,“我覺得不錯。”

    “你又想寫稿了?”沈芯涵無奈。

    “創作就是要不斷的寫,如此才會進步。”張夢勤笑了笑,拿起她的筆記,邊往外走,邊振筆疾書。

    徐振磊不太明白張夢勤那些舉動是怎麼回事,納悶極了,“她在幹麼?”

    “寫小說。”

    徐振磊臉上冒出三條線,有些不安,“她該不會拿我們當過男女主角吧?”沈芯涵給了他一個他不太喜歡的答案,“好像就快要出版了。”

    “書名是啥?”

    “愛戀光耀我的心。”

    徐振磊記下了,“我要把它買光光,絕對不讓其他人看到!”

    “那我得跟夢勤說我要抽版稅,不然萬一你買到破產,我們會沒飯吃。”

    “不對,我得先壓制一下,讓出版社把版權讓出來應該比較便宜。”

    沈芯涵連忙阻止,“別啦,就讓它出版吧,當成我們愛情的見證也滿不錯的,你不覺得嗎?”

    本來徐振磊不喜歡自己的私事被用這種方式公諸於世,讓人家對他的事情說長道短,但聽到沈芯涵一說,也覺得有一本書見證他和沈芯涵的愛情故事,也不失為一樁美事。

    從今以後,他們也會繼續編寫屬於兩人的羅曼史……

    【全書完】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22 04:5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