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85877|回覆: 499

[玄幻奇幻] [michanll]金屋藏嬌[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7:51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為了一口餓 於 2017-12-11 23:30 編輯

【小說書名】:金屋藏嬌

【小說作者】:michanll

【內容簡介】:

不寫什麼有深度的書,我也不會寫。 讓大家看得開心就可以了,美女多,奇遇多,輕松歡快,不會郁悶的情節,這就是《金屋藏嬌》的特點。 喜歡看《獵豔人生》的朋友,也會喜歡這一本的,如果是抱著道學態度和名家批判的,根本就不用看。 反正人生總是那麼多苦惱和挫折,大家已經在生活中郁悶、無助和彷徨不滿了許多時間,那就不如來看看michanll的書吧,喜歡能為你帶來開心和笑容。


*1.本篇文章內容係從網路蒐集轉載,本人不承擔任何技術及版權問題。                     
*2.任何商業利益上侵權行為與本人無關。版權屬於原作者所有。                                         
*3.請支持原版,購買正版。

已有 1 人評分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5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SOGO幣 + 50   查看全部評分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8:24 |顯示全部樓層
正文 楔子

    西元一九八零年十月十四日,傍晚時分,湖北鄖縣縣城忽然起了一陣大霧。

    因為鄖縣的西側就是秦嶺群山,這種大霧是經常可以見到的,所以大家都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然而奇怪的事情卻在這之后的五天內發生了。

    十月十五日,鄖縣東門區的一個小區裡,警方駭然發現了一百多人被殺,家裡不但被洗劫一空,男人被各種刀槍砍殺而死,死得異常慘烈,而三十多名年輕女性無一例外是被輪奸至死的。

    此案震驚了全中國,一時間湖北調集了一千人的軍警進入鄖縣,想要展開調查,當晚駐紮到縣城周邊,第二天一早又被人發現全部死在了軍營之中,全部死得很怪異,身上全無傷痕,反而都帶著歡快的笑意。

    第三天傍晚,十家金店被搶,六十多保全人員全部被捏斷了脖子死亡。

    第四天的清晨,又在一處高中校園內,發現了女生宿舍的兩百多花季少女被輪奸至死。

    第五天,就在兩千多正規軍隊開進鄖縣之前,又陸續有三百多人遇害,手法同樣是刀劍砍殺而死,身上信任狀財物被洗劫一空。

    而到了正規軍隊帶著坦克大砲等進駐到鄖縣時,這群兇惡的歹徒又憑空消失了,搜查了半年之久,也找不到他們的蹤影。

    這場建國以來最大的慘案,讓中央政府大為發火,發怒的政府陸續又調集了一個集團軍,在附近三個省區、歷經一年的嚴密排查,也依舊是尋找不到歹徒。

    幸好除了鄖縣,這種慘烈的事情也沒有在其它地方發生過,而從此之后,鄖縣也恢復了平靜,再也沒有類似的血案發生。

    于是,除了有著切膚之痛的鄖縣人們,這件驚天慘案就漸漸的被人們所遺忘了。

    很快的,時間到了一九九六年……

第一章

“汪汪……”

當我走到這層樓的時候,鐵門里面的白毛小狗如往常一樣,用瘋狂的嘶吼來“歡迎”我。

這戶人家在玄關的外面加了一層鐵門,中間是實心的鐵板,而上下都是用幾根鐵棍隔斷,顯成了上下中空的局面,小狗因而能就這麼躲在門後,不必考慮後果的和我“戰斗”。

已經聽慣了這種吼叫的我,雙目無視的從鐵門前徑直上樓了,心中不無狠毒的想道:該死的小東西,等老子哪天發狠了,肯定將你拿來做狗肉火鍋吃!

不過我今天心情非常的好,故而忍了忍,沒有將心中所想變為現實。

我和小狗的恩怨來自于前年。

樓下這家人新進搬來時,我一時好心,將手中的肉包子扔到小狗面前喂它。聞到香噴噴的包子味道,小狗歡喜的前來吃下了包子,卻不想這個包子是不良奸商用劣質面粉和豬肉做成的,一直吃慣了精細狗糧的小狗,當晚就抵抗不住劣質產品的威力,雙眼一翻,暈倒在地了。

最後要不是那家主人發現得及時,送到寵物醫院搶救,小狗就交代在那兒了……從此,每次我經過這個地方,都要遭到小狗熱情而又瘋狂的“招待”。

渾然不知情的我,幾次過後就被這小狗的狂嘯所激怒了,每次都要跟它大眼瞪小眼半天,才算結束。

半年之後,麻木的我連怒視小狗的興趣也沒有了,兩人之間的對峙,逐漸成了今天這種場景。


關上房門,滿頭大汗的我從冰箱里了拿出一瓶可樂來,咕嚕咕嚕的喝了下去。

放眼望去,這是一個三居室的房間,加上客廳、廚房和洗手間等,足足有一百二十平米大,再加上地處一個豪華居住區之內,所以在烏邦市這種中型城市來說,也要價值五十萬左右。

房子里面的各種現代化的家具和電器設施,都很齊全,如果再加上這些的話,這個房子總共花費了七、八十萬,也按照烏邦市的生活標准來說,都是一流水准了。

可不要誤會,我家里沒有這麼多的錢,事實上,我現在還是個孤兒。

三年前,我十三歲那年,父母出去旅游的時候,在渡過長江之時,忽然遭遇了觸礁事件,整船的三百多人,就只逃出來三十多個,他們從此就永留在了長江水域中。

父母都是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工作了十幾年,家里除了一套二居室的房子和兩三萬存款外,再也沒有其它的東西。

于是,隨著他們的出事,我連一個依靠都沒有了。

幸好我生性樂觀堅強,在政府人員的幫助下,替他們辦完了後事後,我抹干了眼淚就准備到附近的餐館做小工,准備以此來養活自己。

政府考慮過給我予最低社會保障的援助,可被我拒絕了:我殷仁有手有腳,干嘛要他們幫忙?

我的打算很是簡單,反正房子也有得住,只要不上學,就沒有什麼開支,家里幾萬存款還能應急,所以只用打工掙生活費就足夠了──做小工、特別是沒有到法定工作年齡的小工,薪水是特別的低,但餐館包兩頓正餐、又有兩百塊錢可以拿,對那時的我來說,是個最佳的選擇。


可惜,我的這個志願也沒有完成,原因是家里來了一個陌生的電話。

這是一位叫做“張寬”的叔叔所打來的,他說從報紙上面看到了我的事情,願意資助我繼續完成學業,並照顧我的生活。

開什麼玩笑?!

我連政府的幫助都不要,要你的施舍干嘛?

聽著這話,我二話不說的拒絕了張寬的好意,並掛上了電話。

卻不料當天晚上,他又打來電話,直言已經將五百萬打入了老爸留下的帳戶里,並且還在烏邦市最好的東華小區里面,以我的名字買下了一套精裝修完畢了的房子。

我當成一個笑話來聽,可當快遞公司的人將房產證等手續和鑰匙給我送來的時候,我才知道張寬說的不是笑話……果然,等我去銀行查賬時,五百萬的巨款就那麼真實的寫在了存折上面。

張寬叔叔第三次打來電話時,我語氣好了很多,但還是要求他將錢和屋子收回去,並告訴他我有能力養活自己。

他沉吟了許久,最後說這錢算是借給我的,等我以後有錢了再還給他……如此糾纏了一番,我才收下了他的好意,可還是留下了他的電話,以便自己以後可以報答他。

我不是拖泥帶水的人,既然收下後,就開始認真的策劃起以後的生活來。

為了不讓自己觸景傷情,我首先搬到了東華小區的大房子里去,把以前的小房子出租給了別人,每月收取兩百的租金。


因為知道一點理財的辦法,我將銀行里面的錢分成兩部分,拿一百萬出來准備平日的緊急用度,剩下的四百萬就存成定期,每月有兩萬的利息收入,生活是絕對的綽綽有余了。

沒有了生活的壓力,剛剛上初中一年級的我,也期待著和同齡人在一起,所以理所當然的繼續著學業。

如此時光悠悠,三年的時間一晃而過,現在的我已經是烏邦中學高中二年級的學生了。

平日里我的成績不好不壞,長相頂多算得上清秀,生活中也沒有特別出眾的地方,屬于中規中矩的人,這與我之前的開朗很不同,或許這就是失去父母的後遺症吧!

……

思緒漸漸的從回憶中清醒,看看已經到了晚飯時間,我懶洋洋的走進了廚房,開始了制作晚飯。

由于三年來我都是自己照顧自己,因而我的廚藝有了很大的提高,不到半個小時,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飯菜就擺在了桌上。

“爸、媽,吃飯了……”我看著飯桌對面牆上二老的照片,心里默念道。

三年以來,我每頓飯都做得很多,這是因為我總是幻想著爸媽還和我一起在飯桌上歡快的吃飯,從而避免一個人在家的寂寞……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8:3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今天是暑假的第一天,早晨六點半,我騎著自行車來到了距離東華小區一百米處的一個街邊小攤上。

“小仁,你來了?”一個老婆婆笑著招呼我道,“來,這兒剛烤好兩個燒餅,先吃了吧!”

“謝謝李婆婆!”我也不客氣,三兩口就把香甜的燒餅吞下,隨即開始幫著李婆婆干起了雜活來。

自從我搬到東華小區來之後,早上要趕著去學校,一般就在李婆婆的小攤上吃兩個燒餅加一碗豆漿,長此以往,就和李婆婆熟了起來。

李婆婆是個孤寡老人,平日里沒有收入,便早上推著小車在小區門口,擺了個小吃攤位,因為她做的東西味道好,價格也便宜,所以很多時候早上上班的人們,都喜歡在她攤子上買早餐吃或帶走,造成了每天早上她忙碌不堪的場景。

我見到她和我一樣的是孤獨一人,便起了憐憫之心,每到周末或者放假的時候,便主動來這里幫忙,幾年下來,我和李婆婆建立了深厚的感情,而她也把我當成了孫子看待。

和往常一樣,李婆婆在那兒烘烤燒餅,我幫著她收拾和洗滌碗筷、打掃小桌子的衛生,不知不覺的,一個上午就過去了。

“呼~~”


隨著最後一個顧客喝完豆漿,今天的材料完全用光了,我終于等到了收攤的時刻。

“累著了吧?”李婆婆拿出手帕,為我擦拭著汗水,順手從小車里面拿出了一包東西,“小仁,這是婆婆昨晚做的李最喜歡吃的油爆核桃,待會兒回家吃吧。”

“呵呵……”我笑著把油爆核桃接過來,“李婆婆,要不你去我家休息一會兒吧?”

“不用了,你那里房間那麼大,又那麼豪華,我老婆子是不習慣的。”李婆婆笑道:“倒是你,小仁,最近山上的‘龍果’又成熟了,你去我那兒住幾天,也當放假輕松一下吧!”

東華小區雖然是頂級的社區,可因為綠化面積太大,所以開發商選擇了市郊的土地來修建,而李婆婆的家離東華小區有三公里,那兒是一個很小的傍著小山的村莊。

“龍果”就是小山上獨有的果子,它有拳頭大小,呈火紅色,果肉甜美多汁,一口咬下去是滿嘴的芬芳,可惜就是有一點,“龍果”的產量不高,山上就只有一處狹隘的山崖底下有幾十株分散的龍果樹,六月開花七月結果,只有約莫五百多顆。

“龍果”可以長久保存,而平日里李婆婆也將“龍果”的果汁溶入燒餅和豆漿里面,所以才做成了那麼好吃的東西。

龍果樹是李婆婆的老公年輕時,有一次無意中摔下山崖時發現的,如今這個世上除了她之外,就只有我知道,自從第一次嘗到“龍果”的味道過後,我便深深的迷上了它,前兩年都去山崖底下吃了個夠。

其實學習了那麼多知識後,我知道“龍果”很不簡單,李婆婆七十多歲了,看起來還跟五十多歲的人一樣,手腳麻利,頭腦也很清楚,臉上也沒有多少皺紋……估計就是她常年吃“龍果”的緣故。


我吃下“龍果”後,也是頭腦清楚了不少,不但學習成績步步高升,思緒也變得無比的清晰,現在都能夠看一些大學方面的專業知識了,這也是拜“龍果”所賜。

然而吃下“龍果”也有不好的地方,那就是我心中常常有一股躁動,經常晚上亢奮得睡不著覺,每當這個時候,我只有去沖洗冷水浴,來平息心中的那股熱氣。

聽得李婆婆這般邀請,我當然是二話不說,點頭道:“那好,你等我一下,我去收拾一下,帶幾件衣服就跟你回去。”

李婆婆慈祥的笑笑,揮手說道:“去吧,老婆子等著你!”

沖回家中,我拿上了前幾天給李婆婆買的營養品,再胡亂的抓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放進包里,興沖沖的走下了樓。

“汪汪……”

走到下面一層時,吃過午飯的小狗正在玄關處玩耍,見得我這個大仇人到來,趕緊跑到了鐵門前,用最嘹亮的嗓音沖著我嚷叫。

我惡狠狠的看了它一眼,卻不想不但沒有將它嚇退,這小畜生反而變得更加的精神起來,它一邊跳躍,一邊用它這幾年練就的嗓音,對我進行疲勞轟炸。

“你等著!”我惱怒的嘀咕道:“遲早有一天,我會讓你變成啞巴!”


小狗仿佛聽懂了我的詛咒,它反而是背對著我,翹起了屁股,左右晃動著,一副討打的模樣兒……這也是這幾年里,它從電視上學會的挑畔手段之一,要不是有鐵門攔著,我早就沖進去暴打它一頓了!

哼!我才不和畜生斗氣呢!

等白毛小狗轉過身子,我沖著它做了一個鬼臉,舉起拳頭揮動幾下後,昂首走下了樓梯。

李婆婆所居住的村莊就叫李家村,村里的年輕人都外出打工了,現在的村子剩下的不是老人就是小孩,顯得有些冷清。

回到李家村,還沒到兩點,我和李婆婆打了一下招呼後,背著包就跑上了山。

自從有了我之後,李婆婆自己是不用去采摘“龍果”了,我每次都會帶一大堆回來,除了儲藏起來做以後用度之外,平日李婆婆三天吃一個也就足夠了。

七月午後的陽光特別猛烈,等我爬到小山的東面時,已經是汗流浹背,不過一想到待會兒可以吃到的美味果實,我的心情變得大好,順著山崖熟悉的道路,一陣攀爬後,跳到了山崖底下的山谷里。

這座山谷面積不大,約莫就六百平米的樣子,七十八株龍果樹密密麻麻的生長在了一起,火紅的“龍果”垂掛在了樹干的分支下,在朝我熱情的招手,仿佛在等待著我的采摘。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8:4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官滄海

我順手摘下一個“龍果”,用手擦了擦,旋即一口咬下,令人陶醉的美味也在口腔之中回蕩著。

“哈哈……‘九天真陽果’!果然是‘九天真陽果’吶!”

這時,一個清朗的笑聲從果林對面傳來,讓我一驚之下又大怒起來。

“喂,是哪個毛賊!竟然敢來此偷吃東西!?”我大聲的叫嚷道,言語之中,已經把“龍果”看成了我和李婆婆的私有之物。

“咦?”

我只是聽得這個字,微風拂過,一個穿著銀白色聯體衣服的男子,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找死!”

男子見得是一個小男孩子,冷哼一聲,揮手就朝著我的腦袋打來,速度快如閃電。

我嚇得魂飛魄散,心中暗叫完了,不想這手掌在距離我頭頂一厘米的時候,忽然硬生生的停了下來。


“小子,你給我抬起頭來!”男子的聲音中帶著一絲驚奇和恐慌,卻再也沒有了殺氣。

從他剛才那個舉動,我知道他不是什麼善人,便只得抬起了頭,望向了此人。

這個男子長得異常的英俊,嘴角帶著一絲淡淡的微笑,既是桀驁不馴,又有點嘲諷的味道,簡直比我在電視里看到的明星俊美一百倍,連我這個男孩子也看得羨慕不已。

不過比起我的羨慕,男子的表情更是不堪。

他一副見了鬼的樣子,身子疾退了三米,雙手抬了起來,做出防禦的姿態:“你……你是誰?!”要說剛才他的語氣是驚奇和恐慌,那現在他就是深深的恐懼了,連雙手雙腿都在發抖。

“我叫殷仁……”我不明究里的順口答道。

“殷仁?!”男子雙腿一軟,跪了下來道:“你叫殷仁?真的是殷仁?”

看著他這副樣子,我也不怎麼怕了,心想多半這又是哪個瘋人院跑出來的瘋子吧,“對啊,我就叫殷仁,難道還有什麼不對的嗎?”

“你是不是一九八零年出生?你的出生地是不是烏邦市?你的父母是不是殷雄和肖麗?你父母是不是在你十三歲時遇到沉船事故身亡了?……”

英俊男子一連串的問題脫口而出,而他每問一個,我就點頭一次,到了最後,我終于忍不住了,疑聲的反問道:“你到底是誰?怎麼我的事情你都知道?”

穿著銀白色衣服的英俊男子,在確定了我的身份後,不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雙目湧出了淚水,一副隨時要激動得昏倒的模樣兒,顫抖著雙手在自己的衣服里面摸了半天,終于摸出了一張手掌大小的硬小紙片和一只閃著亮光的筆。


英俊男子連滾帶爬的來到我面前,用最肉麻的聲音說道:“我最敬愛的、崇拜的偶像啊,請您給我簽名吧!”

“呃……”我後退了兩步,再次確定自己遇到了瘋子,“我又不是明星,干嘛要簽名?”

“您不是明星?”英俊男子發楞之後,哈哈大笑起來:“您可是全球最……啊,現在您不用知道這些,以後您就明白了,不過現在,請您幫我簽名一下吧,我求您了!”說著,他又單膝跪在了我的身前,將紙片和筆雙手奉上。

“真的只是簽名?”我心中猶豫著,據電視上面說,如果遇到這種行為怪異的瘋子,最好是順著他的意思,如果惹到他發怒後,會有更眼中的後果的。

“當然!”英俊男子媚笑道:“就寫在這兒就可以了!最好可以簽兩個名字!”

我拿起了紙片和筆,落筆之前道:“可是我的字寫得不好呢,經常老師為此說我。”

“哈哈,那是他們愚笨,不知道您的偉大!”英俊男子殷勤的道:“求您快寫吧!”

既然他都這樣說了,那我也只好享受一下明星的待遇,鬼畫桃符的在紙片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用你的這個筆,寫出來的字還挺還看的嘛。”寫著筆畫之間,我發現這只筆很是輕巧,寫出來的字跡不是黑色或者藍色,而是一種從來沒有見過的混和七彩色,異常的吸引眼球。

“這可是我好不容易從黑市買來的古代紙張和原始筆呢!”英俊男子陪笑著接過了紙片,忽然想起了什麼似的,“咦?‘素素筆’的發明者不就是……”


“什麼?”我一下子沒有聽清楚他的嘀咕。

“哦,沒有什麼!”英俊男子大方的道:“既然您喜歡這只筆,那就是它的榮幸,就當我送給您的禮物吧!”

“那好,謝謝了!”我本來就喜歡這只筆,便老實不客氣的放進了褲兜,“對了,你認識我,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不會就是那個資助我的張寬叔叔吧?”

英俊男子眼睛一轉道:“張寬?就是那個在您十三歲給了您幾百萬的人?”

“是的。”

“呵呵,我才沒有他那麼好的運氣,只是給了您這幾百萬,就有那麼天大的回報,況且……”說到這兒,英俊男子中斷了這個話題,轉而鄭重的道:“我叫官滄海,很榮幸認識您,我的偶像!”

“官滄海?”我喃喃了幾句:“好名字!”

“謝謝您的誇獎了,不瞞您說,整個宇宙,只有我是這個名字呢,取個好的名字,就是人生成功的開始!”官滄海大笑著道,仿佛有了我的這句話,讓他的身子骨也輕了半斤似的。

這時,官滄海才有空將硬小紙片仔細的看了兩遍,隨後像是對待一顆鑽石一樣,將它按照兩個名字的部位,小心翼翼的分成兩半,放在了自己聯體服的內里口袋中。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9:0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還有一個人

官滄海抬起頭來,發現我眼中依舊有著一絲戒備,便笑著道:“尊敬的殷仁先生,您不用害怕,我不會害您的!”

“我只是不習慣和陌生人這麼攀談罷了。”我攤開手,“但是現在我們認識了,我就沒有那份顧忌了。”

“不對啊,您不該是這種性格吶!”官滄海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自言自語的道。

我有些好笑的道:“那你認為我該是怎麼樣的性格呢?”

“應該是像我一樣,開朗樂觀,溫柔中帶著霸道,慧黠中帶著懶散,遇到困難從來不後退,有著堅忍不拔的決心和百折不回的毅力,對待自己的敵人永遠不留情,對待自己的朋友永遠是以生命相托,從來不會被世俗所左右,永遠按照自己的喜好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做一個真正的男子漢!”

官滄海說到這兒,眼中又露出癡狂的神色:“您就是這樣一個世上最大的偉人!特別是最後您在創造了聯邦的基礎後,又帶著您的夫人們白日飛升,不知道讓多少人羨慕向往呢!”

“呃……”我聽得腦袋發脹:“你到底是在誇贊你自己,還是在說我啊?”

“我的性格就是按照您的性格所選擇確定的!您不知道,您的性格簡直是世上最完美的性格,無數的男人都想要和您一樣呢!”官滄海興奮的道:“可惜了,選擇您的這種性格,是受聯邦嚴格控制的,我都是好不容易才偷了一顆您的性格藥丸吃下,從而才有了今天的我呢!”

聽著他的胡言亂語,我腦袋差點當機,“你到底在說什麼啊?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


“呵呵……”官滄海忽然省悟到自己說了不該說的東西,連忙打了個哈哈,蒙混了過去。

不過下一刻,他卻眼睛發亮的望向了我,仿佛在看著一件最有趣的東西一樣。

我察覺出了他的異樣,趕緊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你要干什麼?”

“沒有什麼,我怎麼敢對您不利呢!”

官滄海說著,忽然手上一抖,只見一道紅光勢如迅雷的打向了我。

“張嘴!”他大喝一聲,出于習慣性的反應,我不自覺的張開了嘴巴,只覺得嘴中一甜,一顆像是藥丸的東西在口腔中迅速熔化了,流入了肚子里面,給我一點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你給我吃的什麼?!”我趕緊往嘴里扣去,卻一點痕跡都沒有碰到。

官滄海又露出他標志性的笑容,和聲的道:“這就是我說的‘性格決定藥丸’啊,我之前偷了兩顆,沒想到剩下的一顆是給您本人用了……呵呵,這下我們以後還會有您這種性格可以選擇吶!”

看著我要所什麼,官滄海阻止道:“您不要說話,我不會害您的,今晚睡上一覺,明天一早,您就知道好處了!”


我默默的觀察了一下肚子里的感覺,發現沒有痛楚或者什麼難受的滋味,便暫且只得相信他的話。

此刻,官滄海無意中看見了我放在樹上的、吃了一口的“龍果”,便順口道:“殷仁先生,您吃的這種果子叫‘九天真陽果’,功能是強化人體的生理功能,可以算得上二等上品的好東西,但是男人可不能吃多了,這樣會造成您以後性欲過人的!”

“胡說!”我氣壞了,他說得這麼淫穢,怎麼不知道臉紅。

不料官滄海不但沒有停止胡說,反而一拍雙手,興奮的道:“哈哈,我終于明白了,為什麼您會有那麼多老婆!原來是您吃多了‘九天真陽果’的緣故啊!”

我氣得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平生第一次希望天上打下一個天雷來,將這個神經有些問題的人打昏,免得他胡說八道。

“轟隆~~”

老天是慈善的,就在我的念頭剛剛浮現,忽然在晴朗的天空中,無端端的打了一記天雷下來,硬生生的閃電將山崖上面的一顆巨石擊碎,巨響聲傳出了老遠。

官滄海聞聲臉色一變,手在我鼻尖掠過,一股淡淡的花香被我吸入了體內,在下一刻,我倒在了地上。

他旋即從衣服里面摸出一個如相機膠卷一樣的東西,在往我身旁一扔,忽的從地上冒出了一股白氣,瞬間消散後,我也隨著失去了蹤跡。

剛剛完成了這些,官滄海才一回頭,身後數米處就出現了一個穿著紫色聯體服的英俊男子,這個男子的俊美比起官滄海來說毫不遜色,其最令人矚目的是他額頭上的一顆紅色的胎記。


“殷之如?!”

只用看這個旁人沒有的記號,官滄海臉色隨即變成了蒼白,他立刻知道自己遇上誰了……號稱聯邦有史以來最傑出的天才時空仲裁員,聯邦的第一大家族殷氏家族的成員。

“認識我就好,你是老實的跟我回去,還是想要試一試我的身手?”殷之如微笑著看向他道。

“哼!雖然外面說你有多麼厲害,但我也不是任人捏的軟柿子!”

說著,官滄海大喝一聲,既像是為自己壯膽,又像是向殷之如挑械一樣,左手無中生有,出現了一把閃著白色亮光的光柱。

“哦,還是我們殷家武器制造公司的‘如意光劍’?”紫衣的殷之如好笑的道:“你就想用它來對付我?”

“行不行要試一試才知道!”

官滄海化成了一陣清風,帶著一道白光劈向了殷之如,光芒閃爍之處,地下的土質全部裂開了,周圍的空氣瞬間凝固起來。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9:1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殷家

“不自量力。”殷之如動也不動,白光眼見就要劈中了他,卻猛的象遇到一堵鐵牆般,“鐺!”的一下,劇烈的反彈回去,要不是官滄海也算一時豪傑,立刻就得丟棄“如意光劍”。

官滄海暗叫不好,明明知道了他是殷家的人,怎麼自己忘了殷家最著名的“金剛水系元氣罩”了?

這時,殷之如才如蒼鷹一樣的飛掠出去,他的速度比起官滄海快了不止十倍,當官滄海還在空中時,殷之如已經將將他擒到了手中,並將一枚黑色的尖針刺入了官滄海的體內。

“氣元針?!”官滄海怒吼道:“你廢去了我的異能?!”

“只是暫時的罷了。”殷之如聳肩道:“其實廢除與否都是小事兒了,你這次居然逃過無數的關卡,來到這兒,已經觸犯了時空管理局的第一條規定,回去就算你能僥幸不死,也會一輩子在監獄里面渡過,有沒有異能都變得不再重要了。”

聽殷之如說起自己可能的下場,官滄海卻變得很冷靜:“我知道自己的下場,不過,能夠完成我的夢想,甚至有額外的天大驚喜,我這輩子已經足夠了。”

也許是見到官滄海也和自己一樣的俊秀,殷之如忍不住問道:“我能不能知道,你來這兒是為了什麼夢想?”

“想知道?”官滄海手上一指,差點就挨著了他的俊臉,並且輕佻的在他眼前晃動幾下,還不小心觸摸到了他的衣服上。

雖然知道中了“氣元針”的人不會再有威脅,但殷之如還是不習慣的皺眉一退,“你不說就算了。”


官滄海淡聲的道:“我來這里,是為了見我心目中的偶像。”

“偶像?”殷之如翻了翻白眼,不准備再問了,像是這種瘋子,他已經抓了不下十個。

官滄海不理會他,而是徑直的說了下去:“他的名字叫……殷仁。”

“什麼?!”這位天才仲裁員猛的一驚,臉上歡喜、崇拜、緊張的神色顯于形表,他抓住了官滄海的衣服,大聲的問道:“殷仁?!”

手不著痕跡的在殷之如頸項上掠過,官滄海咳嗽一聲,遮掩了某種聲音,“是啊,我好像來到的就是殷仁出生的城市……烏邦市!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他現在是什麼樣子?”

能夠成為時空管理局的仲裁員,殷之如的心性可以說非常的堅韌,可此時他不禁猶豫了,眼中陰晴不定了好一會兒,才蔚然一歎,“算了,如果我父親知道了,他會不高興的!”

他只說父親會不高興,但卻沒說自己願不願意去……官滄海從他的眼里,還是看見了那一絲渴望。

嘿嘿,要是我告訴你,殷仁就在距離你身旁不足十米的地方,恐怕你就要瘋狂了吧?官滄海得意的想道。

不過殷之如這次抓他回去,不是死刑就是終身監禁,官滄海沒有理由對這個自己的“仇人”說起此事──對自己沒有好處的事兒,官滄海從來不做。

※※※


十分鍾之後,殷之如和官滄海進入了山崖上一個如五角星大小的東西里,這里面空間很大,四面都可以看清外面的東西,控制台上有著許多閃動的光頻,在殷之如按動幾個按鈕後,飛行器緩緩的關上了門,隨即在空氣中淡化了眼色,消失在了無盡的天空之中。

“再看看地球吧,為了來到此處,你可真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呢!”殷之如大方的讓官滄海四處走動著,這個最新型的時空穿梭機可沒有那麼容易被人破壞,所以殷之如不大在意官滄海的言行。

“時空穿越開始,請注意安全!”幾秒鍾後,一個柔和的女聲響起,隨著時空穿梭機一震,兩人再睜開眼睛時,已經到了一個有著十八顆行星旋轉的星域。

“歡迎回家!”殷之如笑著道:“還有半個小時到達時空管理局的監獄,到時就知道你的命運了。”

他停頓了一下,又放低了聲音道:“作為我私人來說,是很佩服你的毅力的,特別你的目的又是為了他……放心吧,我會為你說好話的。”

殷之如說這話晚了一點,因為他話音剛落,就看見官滄海的手從控制台上抽回。

“時空旅行圖正在刪除……百分之五十……”柔和的女聲再次響起,讓殷之如怒火中燒,沖到控制台旁一看,卻只來得及看見“刪除完成”四個大字。

“混蛋東西,你干的好事!”

殷之如有種想要掐死官滄海的沖動,被他這麼一弄,自己所有的星系圖都被毀掉了,以後想要補全,得花上多少得時間吶!

官滄海苦笑一聲,“你怎麼不早點說會替我求情?不然我也不會做這事兒了。”


在聯邦得任何一個部門之中,沒有人會不賣殷家人的面子,所以殷之如所說的求情,其實就相當于救官滄海一命,至少讓他免除死刑。

可問題是在他說話之前,這位官滄海已經展開了自己的報複行動……現在說什麼都晚了。

“算了,算我倒黴,遇上你這種人了!”殷之如生性開朗,既然不能挽回,生氣過後也不再去想了,“報上你的名字,我要輸入電腦,核對身份!”

“官滄海。”

殷之如輸入了姓名,卻驚訝的叫了起來,語氣中充滿了不相信。

官滄海湊頭過去一看,他的眼睛頓時也睜得比牛眼還大。

“聯邦時空管理局一號特赦令:如果有一個叫官滄海的男子,因為觸犯時空法則而要定罪的話,我謹以時空管理局第一任局長的名義頒布特赦令,特赦官滄海無罪,任何人不得因此對他進行懲處。時空管理局第一任局長冷怡音。”

末了,在電腦屏幕的下方,另外出現了另一行小字:凡我殷家子弟,遇到這個男子,都要給予最大限度的幫助,從你們因為時空法則遇到他開始,就請把他當成你們的兄弟對待吧!

底下的落款是:冷怡音遵從夫君殷仁口諭而立。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9:2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兩個笨蛋

“這個……我是不是眼睛出了毛病了?”官滄海連連打了自己臉蛋幾下,也不敢相信這個事實。

天哪!是殷仁先生示意其夫人之一的冷怡音女士,給自己以特赦令的?

不僅如此,他還讓自己享受殷家子弟的待遇……那,那不是一步登天了麼?

從小就是孤兒出生的官滄海,忽然覺得一股暖流在心中流淌而過,許久未見的淚水也流出了眼眶。

殷之如再三確定了這台電腦是鏈接在家族智腦上面的,而這個指令是真實的之後,他放棄了將官滄海送到時空管理局的監獄去的想法,而是下達指令,讓時空穿梭機回到殷家的大本營去。

“你這樣做,不怕他們找你麻煩?”官滄海又是感激,又是疑聲的問道。

“時空管理局的人,也是拿著我殷家的贊助做事兒,況且這是我們殷家祖宗留下來的訓示,他們敢說不行?”殷之如傲然的道,“滄海兄,等我爹爹確定了你的身份後,你就是我殷家的子弟了,到時你就知道,殷家的實力比起你所知道的,都還要強大得多。”

“那是自然!”官滄海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對了,滄海兄,我能不能問一下,剛才你消除了我的宇宙時空旅行圖,到底是何用意啊?”

殷之如忽然想起了這個,官滄海只得硬著頭皮道:“殷兄弟,你不要怪我……我之前想到要報複你,所以施展神偷絕技,將你的頸上項鏈給偷摸下來,扔在了地球上,為了不讓你有機會拿回東西,所以才刪除了旅行圖。”


他每說一句,殷之如的臉色就陰沉幾分,等他說完,殷之如冷哼一聲,拳頭緊握的發出響聲,獰笑著向他走去。

“你……你要干什麼?”

官滄海眼見形勢不對,趕緊想要後退,可這個空間終究不大,很快他就被殷之如逼到了邊角。

“那不是項鏈,里面裝著的是我殷家的一萬種實用技能,是我們家族每人一個的寶貝,現在你給我弄掉了,只有付出代價了!”殷之如說著,就猛的撲了上去,一陣拳打腳踢,將官滄海打得不成人形。

……

十分鍾過後,殷之如心滿意足的坐回了原處,“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偷我的東西!”

只見角落里面搖搖晃晃的站起一個人身豬頭的人,顫聲的道:“殷兄弟,就算給我一千個膽子,我也是不敢了!”

“這個不算完,你還得賠給我一樣好東西,不然我肯定會再和你‘切磋’的!”殷之如“切磋”兩個字說得特別重,是人都知道他話中的含義。

其實殷之如是使詐了,他遺失的那個寶物,是要經過嚴密的血統認證,才可以使用的,就算被從前那個年代的人得到,只要他不是擁有殷家血脈的人,立刻就會被寶物中的精神異力所摧毀大腦,不但什麼都不能得到,還會成為一個白癡。

只不過這個官滄海這般可惡,不敲詐敲詐他,真對不起殷家的光榮傳統。

官滄海眼睛一轉,咬牙之下從衣服內里拿出了一張小紙片,遞給了殷之如:“拿著這個東西吧,從此之後我們互不相欠了。”

“哪有這麼便宜你……我……”


殷之如接過紙片,整個人頓時呆住了,上面寫著的兩個大字,讓他心血一下子沸騰起來。

“怎麼樣?不要的話我收回去了。”官滄海故意逗他道。

“你敢!”殷之如怒喝一聲,也將小紙片放回到自己的貼身口袋里,隨即喜笑顏開的攀上他的肩膀,“兄弟,你真有辦法,這種東西都能弄來!”

“呵呵,只是機緣巧合罷了。”官滄海考慮了一下,還是決定不把之前遇到那個人的事情說給殷之如聽。

不理會殷之如的興高采烈,官滄海隔著衣服按住了另外一張小紙片的地方,暗道:幸好我還有一張,就這張簽名,已經可以買下一個城市外加一大堆的美女了,哇哈哈哈……呃?!

官滄海忽然覺得不對勁兒,好像口袋里面少了什麼東西。

仔細思索一下,他猛的一驚,馬上將衣服拉鏈拉開,雙手亂舞的在身上亂摸著。

“滄海兄,你怎麼了?”殷之如奇怪的問道。

“完了完了,我的‘水火異能丸’掉在地球了!”官滄海哭喪著臉,向殷之如哀求道:“殷兄弟,求求你,快點找到旅行圖吧,我要回去拿回那顆‘水火異能丸’!”

殷之如問道:“‘水火異能丸’是什麼東西?”

官滄海著急的道:“那是我在聯邦最高科技院偷出來的最新研究成果。這是科技院為了模仿殷仁先生的水火超能力,花費了近百年時間制造出來的!全世界只有一顆,一旦吃下它,就會讓人擁有水與火的超能力……”


“好哇,你原來又偷到我們殷家頭上了!”沒想到殷之如不但沒有同情他,反而又摩拳擦掌的走了上來,對滿臉恐慌的官滄海道:“哼哼,聯邦最高科技院的院長,是我的小媽,你居然敢去偷她的東西,受死吧!”

“啊……”

又是“劈里啪啦”一陣毆打,官滄海都要奄奄一息了,殷之如才放過了他。

……

“殷兄弟,你打也打了,就請你找個法子回去吧,我真的很想要和殷仁先生一樣,擁有那麼酷的超能力啊!”掙紮著爬到殷之如身邊,官滄海仍舊不死心的哀求著。

“沒有辦法回去了。”殷之如搖頭道:“這次去地球的地圖,只有這個時空穿梭機才配備有,其它地方的都不可能在同一時間、同一地點回去……你應該知道,差了一個環節,我們都會迷失在時間的長河中,再也沒法回來……哈哈,誰叫你把我的地圖給刪除了的,活該!”

說到此處,殷之如有種複仇的快意。

官滄海還抱著一絲希望的道:“那就不能找回我的‘水火異能丸’了?”

“不行。”殷之如乾淨利落的回答道。

作繭自縛的官滄海深吸一口氣,大聲的怒罵出聲:“我真他媽是個蠢貨!”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9:3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水火異能丸

迷迷糊糊中,我從睡夢中醒了過來,剛才官滄海給我聞的“睡夢一號”藥性並不強烈,只是足夠我睡上兩個小時的,但沒有人知道,就在這兩個小時中,我已經完成了人生中最大的變化。

官滄海塞到我嘴里的藥丸,從同義詞來說,那些性格真的堪稱完美,然而之前也有不少的人吃過,但他們和官滄海一樣,只有一些表面的變化,而不會有實質的、內在的變化。

很幸運的,這種藥丸就是未來科學家根據一位叫做“殷仁”的超級大人物的性格仿照的,而我和那個“殷仁”之間那種神秘的聯系,讓我直接吸收了藥丸的所有精華,成為了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擁有之前官滄海所說那些性格的人。

有時候事情就是這麼玄妙,說不清到底是現在影響了未來,還是未來影響了現在。

不過,不管怎麼說,從此之後,我再也不是那個喪失了父母的可憐小孩,而是一個真正的率性而為的男子漢。

柔和的陽光照射在臉頰上,剛剛清醒的我腦袋中一片空白,發楞了好一陣後,才發現時間已經到了太陽下山的時候。

我喊了半天官滄海都沒有人回應,想來他是離去了。

“王八蛋,你不要讓老子再遇到你!”一想起偷襲我的官滄海,我嘴里冒出了大膽的粗話,這樣順暢的罵人感覺,讓我覺得非常舒服。

勉力從地上爬了起來,我身上仍舊軟綿綿的,需要依偎著身後的龍果樹,才能站穩。


正在嘮嘮叨叨咒罵著官滄海,地上一個反射光芒的東西,引起了我的注意。

走進仔細一看,原來是一條制作很是精美的純金項鏈,項鏈末端是一個硬幣大小的圓塊,上面雕刻著精細的花紋,另外還有一個男人的頭像。

順手將金項鏈戴在了自己身上,我得意的想道:官滄海,這就相當于你給我的賠禮吧!

我看著時間已經不早,轉過身子就想爬上山崖,回到李婆婆家。

不料就是這一轉身,我又瞧見了地上一顆銀白色的藥丸,正安靜的躺在那兒。

銀白色?

那肯定是官滄海這個家伙掉的東西了!

回想起之前吃過的藥丸,不但香甜可口,還有提神的功效,我撿起這顆藥丸來,想了想後,放進了嘴里。

藥丸同樣的入口即化,但這一次卻不是什麼香甜可口的味道,它在經過喉嚨時,是一片刺骨兒寒意,而當藥丸化成的水到達了我的肚子里時,卻忽然變成了火燒一樣的爍熱。

***,吃到毒藥了!

來不及讓我懊悔,肚子的爍熱和喉嚨的寒意同時千百倍的加強起來,痛得我當即倒在地上,不住的翻滾起來,卻絲毫減輕不了疼痛。


如果此時有人看見我,他就會發現,我的上半身呈銀白色,而下半身呈火紅色,兩種顏色互不侵犯,格局分明的占據我身體一半江山。

鑽心的疼痛漸漸湮沒了我的意識,在昏迷之前,我只是聽到了樹枝“嘎呀嘎呀”的聲音,隨即就什麼不知道了。

……

好不容易再次從黑暗中醒來,我睜開眼睛,卻發現自己躺在了一間屋子里,再仔細一看,卻是回到了李婆婆的家里。

身體的冷熱痛楚早已消失不見,渾身也只是剩下酸軟的感覺,聽見屋子外面有動靜,我扶著牆壁慢慢的走了出去。

“啊,小仁,你終于醒了!!”

正在屋外坐著沉思的李婆婆聽見聲響,轉頭過來一看,立刻歡喜的抱著我,“孩子,你嚇壞婆婆了!”

我疑聲道:“婆婆,我怎麼會回來的?”

李婆婆激動的道:“那天晚上,我見你許久都不曾回來,就去山谷里找你。但一到山谷,卻把我嚇了一跳,那兒的龍果樹倒了一半,像是被誰砍掉了一般,我慌忙去找你,幾番周折之下,終于在一顆倒塌的龍果樹下面找到了你……小人,你可真夠幸運的,那麼粗大的龍果樹壓在你身上,都沒有把你弄傷!”

“您說的是‘那天’?”再次清醒後,我腦袋清晰了不少,靈敏的抓住了她話語中的異樣。


“對啊,從那天我把你背回來,已經過了一周時間了!幸好你還有呼吸,只是像睡著了一樣,不然我只有把你送到醫院了。”李婆婆微笑道:“嘿,我們小仁心地善良,怎麼會有不測呢?是我老婆子多心了。”

“呃……我已經昏睡一周了?”我駭然的問道。

李婆婆點點頭,示意我說得對,“小仁,我剛開始以為你遇到強盜了,結果我看你身上的東西又沒有少、‘龍果’也沒有被人采摘,到底是怎麼回事兒?”

我撓撓腦袋,不好意思的道:“我當時吃了另外一顆野果,所以吃壞了肚子,痛得在地上到處亂滾……對不起,李婆婆,好像那些龍果樹是我自己弄壞的。”

李婆婆楞了楞,隨即一笑,“小仁,這些龍果樹都是身外之物,弄壞了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可是……這是您的獨家妙果啊。”

“呵呵,我老婆子年紀一大把了,還要這些東西干嘛?況且我的屋子地窖里面,還儲存了上千顆的龍果呢,已經夠用了。”李婆婆笑道:“我本來就是准備把這些東西留給你的,只是現在少了一半,以後你和你的家人們可要省著一點吃了。”

我隱約聽出李婆婆有交代後事的味道,連忙道:“您在說什麼啊,您現在身體健壯,起碼還可以再活五十歲,別說那些東西!”

“我只是先說在這兒,倒不是有其它想法。”李婆婆忽然歎息道:“小仁啊,我這幾天老是夢見我的老頭子,他對我說,我們很快就要團聚了……在我們家鄉的習俗中,這就是大限將至的前兆啊。”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9:4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異能初現

“那是迷信!”我大聲的駁斥道。

“可是婆婆相信這個東西。”李婆婆有些戀戀不舍的摸了摸我的腦袋,“婆婆在這個世上沒有什麼牽掛,就是遇見了你。可惜我不能看到小仁娶妻生子的那一天!”

“不和您說了。”

我偏過腦袋,強忍住心中不舒服的感覺,低頭望向地下,冷不防看見了一只老鼠從身邊的溝渠跑過。

“奇怪了,怎麼老鼠也敢白天行動啊!”我小聲的道。

“白天?小仁你沒什麼吧?”李婆婆神色怪異的摸了摸我的額頭,“現在是臨近深夜十二點了,你不會是腦子還昏著的吧?”

我下意識的往天上一看,卻是目瞪口呆的不再說話了。

甯靜而白湛的天空中,一輪彎彎的明月正掛在上面,另外還有幾顆稀疏的星星,排列在它的四周……這不是傍晚是什麼?

我揉了揉眼睛,發現自己眼中的景象還是沒有變,清晰的白色與明月並存著;再回望到地上的建築物,依舊是清晰可見,明亮無比,除了沒有太陽的光芒外,一切都如同白天一樣。

“不舒服嗎?快回床上躺著。”李婆婆趕緊將我扶回了床上,給我蓋上被子,“睡吧,明天早上就會好了。”

我也想努力擺脫這種困惑,聞言一點頭,閉上眼睛努力讓自己再次進入了夢鄉……

如此時間又過去了一周,每天晚上我都會在深夜時分四處走走,結果無一例外的是,我真的擺脫了白天黑夜的束縛,在我的眼睛里看來,永遠都沒有黑暗的地方。


獲得了這樣令人羨慕的超能力,讓我高興壞了,經常仗著這個長處,在深夜趁著李婆婆熟睡了,一個人跑到長有龍果樹的山谷,一個人坐在樹上,邊吃“龍果”,邊思索著發生在自己身上的異變。

不止是視黑夜如白晝,我的性格忽然開朗了許多,遇到事情後,常常有不少精靈鬼怪的念頭在心中掠過,除此之外,整個人也變得輕松了,同李婆婆說話時,俏皮的話一個接著一個,讓李婆婆聽得開心不已。

最讓李婆婆驚奇的是,她說我的整個人都有了很大變化,臉頰的輪廓長得分明了一些,眼睛也變得非常深邃,嘴角時常露出的微笑,讓人感覺異常的親切……直接從以前沉默的乖孩子變成了一個性格活躍分子。

“這是好的變化啊!在如今的社會中,心眼多一點的人,才不會容易吃虧!”對于我的變化,李婆婆做出了如上的詮釋。

幾乎不用多想,我就確定了這種性格和能力的改變,來自于官滄海的兩顆藥丸。

吃第一顆藥丸時他說過,這就是改變一個人性格的藥丸,當時還說了一大堆令人驚歎的優良性格出來,可惜我那時把它當成了笑話聽,如今想再聽一次也不可能了。

我具有的眼睛異能,應該就是第二顆藥丸惹的事兒了,只是不知道,除了這個異能外,我的身體還有哪些改變,那種冷熱交替的痛楚,又是怎麼一回事兒?

每每想到這個地方,我就幻想著官滄海再次落在我的身邊,替我解答這些問題。

可我也隱約知道,這個神秘的人物,以後都不會再出現在我的面前了。

嘿,管它的,反正有了他所說的那些性格,有了雙目視黑夜為白晝的能力,我已經算是福氣了,干嘛要去想那麼多!?

搖搖腦袋,我將心中一大堆事情全部從腦海中驅除,跳下了樹子,大聲吼叫了起來……這是科學家所說的,大聲的叫喚,能排解心中的壓力,使得心情歡暢。

這樣吼叫了一陣,果然,心中舒服了許多,腦袋也沒有先前那麼昏脹了。


大喜之下,我決定追加效果,于是雙手向上一揮,腦袋仰望天空,再次學著原始部落拜天的模樣兒,開始了第二輪的心情解壓。

“嗤!”“蓬!”

在我雙手一揮的瞬間,從不遠處的空地上,忽然冒起了兩道顏色不同的東西:左邊是一個強勁的水柱;離它三米之外的右邊,則是出現了一股向上竄的烈火。

多虧這段時間我見到的怪事太多了,所以見狀也沒有當場昏倒,只是下意識的把雙手放下了。

也是放下雙手的那一刻,如同它們出現得突然一樣,水柱和火柱也猛的縮回了地下,好像它們從來沒有出現過。

我心念一動,左手遙指先前水柱出現的地方,嘴里輕聲一喝:“出來!”

仿佛是聽到號令的士兵般,沉下去的水柱立刻又從地下冒了出來,沖得比先前還要高、還要猛烈。

“你也給我出來吧!”試驗成功的我大喝一聲,右手又指向了火柱之處。

不出所料,火柱也應聲而起,濃烈的火焰冒出了五米之高,火光照耀之下,我臉上的興奮之色清晰可見。

為了防止是曇花一現,我這個晚上又來來回回的運用了數十次,終于確定自己除了視黑夜如白晝之外,又擁有了左手水、右手火的超級炫目異能。

呵呵,雖然不是傳說中的左青龍、右白虎,但這個左水右火的異能,也夠我使用了吧!

有了這個發現,當晚回到李婆婆家中的我,這個月以來,第一次安穩香甜的睡了個好覺。

第二天開始,除了上午幫李婆婆賣小吃之外,我便勤快的跑向了山上,用盡了各種辦法鍛煉起我的水火能力,越是試驗得多,我越是欣喜自己身體的異變。


老人家都說過,認真做一件事情,時間是很容易過去的,以前的我生活在接近自閉的環境中,體會不到這句話的深刻含義,而當我深以為然的時候,兩個月的暑假時間已經接近了尾聲。

這天晚上,李婆婆來到我的房間,面帶笑容的道:“小仁,明天就該回去准備上學了吧?”

我依依不舍的道:“是的,李婆婆,您放心,一有時間我就會來幫你的。”以往兩年,我都只在這兒住了半個月左右,這次居然兩個月都在這里渡過,不能不說和李婆婆的親情又增添了幾分。

“呵呵,小仁說的話,婆婆當然相信。”李婆婆笑著道:“只是這個學期開始,你就要高三了吧?婆婆雖然不懂知識,可也知道高三對你未來的升學是很重要的,周末也該要補課的,是不是?”

我不以為然的道:“就算是這樣,我還是可以在早上抽出時間來,幫幫你的!”

“哪用那麼麻煩?”李婆婆搖手制止我道:“現在婆婆的生意很穩定了,每個月能有兩千塊的收入呢,我一個孤寡老人哪里用得了那麼多?如果精神不好的時候,我自然會歇息兩天的,你就不用操心了。”

“可是……”我仍舊想要爭辯一下,卻被李婆婆打斷了。

“沒有什麼可是的!你給我去好好的學習吧,要是明年不能考上一個好的大學,婆婆可是會生氣的哦!”她難得的開玩笑道。

見到李婆婆這般堅持,我也就不再堅持了,“那好,平日的周末我就不來了,但放長假的時候,我可是還要來幫忙的。”

“行!”

李婆婆也干脆的接受了我的好意。
簽名被屏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1-29 01:19:5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開學

當天傍晚,提著一大包“龍果”的我,哼著小曲回到了東華小區我的家。

見到我走上樓來,白毛小狗先是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的它馬上又開始了“歌唱”,叫聲讓整棟樓都能聽到。

獲得了奇遇的我,心情正是好的時候,不但沒有跟它大眼瞪小眼,還破例的跟它打著招呼:“嗨,小狗兒!”

白毛小狗明顯的被我嚇住了,“嗚呀”一聲,停止的叫嚷,飛速的跳到了後面,一臉警惕的看著我。

“哈哈,你不用害怕,我現在已經是個超人了,想要取你性命,那是易如反掌。”我得意的宣揚起了自己的異能,“不過看著咱們哥倆兒也算相處了幾年,我是不會把你做成火烤狗肉的。”

或許是沒有察覺到我有殺氣,小狗直接把我的笑容當成了挑畔,它又跳到了鐵門前,重新用眼睛瞪著我,開始了新一輪的吼叫。

“嘿嘿,還是算了吧,我今天心情好,要是碰上哪天我心情不好的時候,你再來叫喚,可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了!”我攤開雙手,在它面前晃了晃,隨即笑著走上了樓,只留下小狗依舊高昂的叫嚷聲。

兩個月沒有回家了,打開房門就聞到一股悶悶的灰塵味道。

要是換在以前,我一定請家政公司的人,前來打掃一番,可今天卻不同了。


我微微一笑,放下了手中的包裹,將門鎖好後,左手指著房間一陣揮動,只見無數的小水粒在空中凝結起來,隨後又自動的在空中、家具上、地板上流動,仿佛有無數只手在帶動著它們擦拭打掃灰塵一般,轉眼之間,房間里面充滿了清爽的味道,有些灰蒙蒙的家,忽然變得乾淨亮潔起來。

滿意的看了看四周,我左手再打了一個響指,飄浮在空中的小水粒馬上分解開來,漸漸的消失不見。

這,就是我通過兩個月苦練而得出的結果。

現在我能控制水、火,讓它們隨著我的心意去做我想要做的事兒,其中就包括了一把火將小狗燒成香噴噴的狗肉──不過呢,我還沒有那麼殘忍,所以這種想法只能出現在我偶爾的思緒中了。

于是也可以這樣說,通過兩只手異能的延伸,水火已經成了我意識的一部分,成了我最親密的伙伴。

從現在開始,我也成了傳說中的神仙了,只是我前幾天給自己取的名為“水火之神”的外號,好像不夠拉風呢,似乎“英俊無匹世間罕有超級水火神”要好上一些……

※※※

九月一日,是傳統的中國學校開校的日子,早早的我在李婆婆攤位上吃了早飯,就騎著我的自行車到了學校。

由于高中三年級的學生面臨升大學的巨大壓力,所以幾乎每個學校都會把高三的學生同其它級別的學生分開來,獨自擁有一棟小的單獨教學樓。

烏邦高中作為國家重點中學,這點更是做得好,一棟高五層的嶄新小樓,就是為我們高三十八個班的學生准備的。


我所就讀的是四班,分得的教室在一樓的最東面,走進教室,發現這棟特殊的高三樓,的確和別的年級不一樣。

四班一共有六十多個學生,以前擠在舊教學樓狹窄的教室里面,幾乎是桌子挨著桌子、凳子挨著凳子,連走路通行的很麻煩,而今的教室卻是寬敞明亮,諾大的教室里面放下六十多張桌子,卻還沒有占到一半的面積。

更加誇張的是,這件教室居然不是配備傳統的頭頂吊扇,而是在腦袋的頂方安裝了一個鑲嵌式的空調,看樣子還是中央空調直接調配的。

一向摳門的學校,為了高三的學生,可真是費盡了心思呢。

不過想一想就知道其中的緣由了,每個學校招生的多少,直接影響到學校老師的收入,而這招生的人數,正是看每年這個學校的升學率,越是考上大學的人多,就越是容易招生,老師們得到的獎金就越多。

因而,高三的學生在學校的眼中,就成了可以造錢的印鈔機,怎麼能不對我們好?

之前的幾年里,雖然我生活得很是平淡,但男孩子到了現在的年齡,也是到了開始喜歡女孩子的時候了。

我喜歡的人是班上的一個個子不高的女生,她叫靳素素,長得只是一般,但我特別愛看她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看著看著,就陷了進去。

其實在班上,漂亮的女生很多,男同學們都去注意她們了,只有我一人看中了相貌一般的靳素素。


靳素素不止是眼睛漂亮,她的心底也很好,雖然在班上有些冷淡,可我經常看到她帶上吃的去喂那些流浪的小狗,對于那些沿街乞討的傷殘老人等,她也毫無例外的慷慨解囊。

班上有第一美女之稱的狄雅,模樣兒漂亮、身材又霸道,可對待那些她的追求者們,卻像是對待小狗一樣,揮之則來揮之則去,把自己看成了女王,性格暴戾風騷得不行,像是這種女生,就比不上我的素素好。

可惜前兩年我的臉皮太過薄了,和靳素素一共只說了兩句話:“你好”和“今天天氣真不錯啊”。

如今有了新的轉變,我倒是期望能和心儀的少女有點交集。

因為是開學第一天,此時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到了教室,我看了看座位安排,還是和高二時沒有什麼差別,于是徑直走向了最後一排靠著右邊門的位置。

在旁若無人中,我沒有發現一路走來,竟然吸引了不少的目光。

“早!”

坐在位置上,我跟扭過頭來看我的蔡飛打了個招呼,平日里也只有他才和我說說話,算是我在學校僅有的一個朋友。

“早!”他下意識的回應道,但旋即轉變了聲音:“你是誰?新來的嗎?這個位置有人的!”
簽名被屏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5-28 03:2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