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官不聊生

[玄幻奇幻] [愛潛水的烏賊]武道宗師(全書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 22:44:0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預備

  五月二十一日,晚上八點,九問館。

  四周看台人山人海,呼喊震天,樓成立在中央,莫名想起了大學武道會總決賽的場景,一時恍如隔世。

  他的前方,董霸先離開出口,一步一步行來,身穿色澤淺白夾雜深紅的武道服,個頭高大,足有一米九出頭,但卻不顯笨重,反倒有修長之感。

  董霸先鬢角往上梳起,頭紮古樸髮髻,五官不算出眾,但線條分明,輪廓剛硬,自有幾分陽剛威猛,睥睨天下之態。

  他的臉色稱不上太好,龍行虎步間依稀能看得出隱藏的不適,以至於未曾展露氣息,做精神之交鋒。

  等到他停於預定位置,裁判瞄了眼腕上的電子錶,推了下墨鏡,舉高右手道:

  「對話時間開始!」

  董霸先望向樓成,眼眸中殘留著少許不屬於他這個年紀的桀驁不馴。

  他嘴角微勾,平緩開口:

  「我知道自己的傷勢比你嚴重很多,今天贏的希望確實不大。」

  咦,沒我想像的驕傲和自負啊……樓成略感錯愕,於是收斂思緒,靜待下文。

  董霸先偏了下頭,目光上移,凝視著穹頂的燈光道:

  「比起『麒麟』這個頭銜,我更懷念我的王者稱號……我可以被擊敗,但絕不會認輸,哪怕只是因傷退賽,除非我已經沒法行動了。」

  這就是「戰王」的理念和意志!

  說至這裡,他微微笑道:

  「再說又不是一定會輸,嘗試一把拚一拚還會有希望,直接退賽的話則沒一點可能了!」

  「哪怕這個希望不大,我也要竭盡全力地去追尋!」

  董霸先的氣勢霍然勃發,穹頂灑落的光芒似乎被無形之物吸引,牢牢附著於了他的身上,為他披上了一件純淨而燦爛的盔甲,那種挺拔,驕傲,強橫,睥睨的感覺直衝雲霄。

  被他的話語感染,樓成也是戰意勃發,腰部一沉,含笑回應道:

  「我也會拼盡所有地追逐勝利!」

  兩人不再言語,氣勢勾動天地,改變了場館內的氣象,有驟光試圖照亮一切,也有暴風雪想要掩埋萬物。

  裁判一步一步退至邊緣,等待片刻後,舉高右臂,猛地揮下道:

  「開始!」

  蹬!董霸先身披光之霞帔,一步邁了出去,標準的進攻姿態。

  樓成應激而動,腰背一晃,身形轉折,順著暴風雪之勢側擊對手。

  就在這時,董霸先武道服下一根根筋脈誇張凸顯,宛若蛟龍,他的身體霍地消失,以超音速的恐怖閃現於樓成身前,直直撞了過來,毫無花哨!

  「東皇金書」,「瞬步」!

  戰鬥從一開始就變得激烈!

  幾分鐘以後,九問館場地內佈滿了坑洞,到處是飛揚的碎石,融化重凝的琉璃狀事物,以及燒焦冰凍的痕跡。

  最大的那處淺坑裡,樓成和董霸先相隔只有兩三米地各自躺著,形容皆異常狼狽。

  眼前一陣發黑後,樓成緩了過來,只覺精神近乎乾涸,腦袋刺痛如有針刺刀攪。

  他掙扎著試圖站起,卻發現自己骨折了幾處,包括左臂,光芒洞開的最大傷口甚至能看見內部的臟腑。

  啪!樓成終於爬了起來,搖晃了一下,險些沒能站穩,他抬頭看去,只見董霸先同樣在嘗試,卻屢次失敗,比自己還慘!

  這一戰還真是慘烈啊……如果我真有輕視不屑之心,恐怕會著了董霸先的道,被他以「弱」挑「強」成功……他剛開始的話語既是表明決心和意志,也是在悄然示弱,想要麻痺我,誰知道,一旦交手,就是一副不管不顧的拚命三郎打法……還好,我沒盲目樂觀,依舊重視這位「戰王」……到了最後,都變成菜雞互啄了……思緒轉動間,樓成吸了口氣,強忍著做出觀想,對董霸先施展了簡化的「臨」字訣。

  頓時,董霸先疲憊上湧,掙扎停止,早就極限的他只想好好躺著,做出休息,而樓成身心清淨,傷口加速蠕動,有所癒合。

  輕咬舌尖,對抗著極度想要睡覺得感覺,樓成挪動腳步,來到了已毫無抵抗力的董霸先身邊。

  看到他的腳尖抵住了對手的太陽穴,裁判鬆了口氣,舉起右手,縱聲宣告道:

  「樓成……」

  他緩了口氣,嗓音拔高了幾分:

  「勝!」

  呼……樓成吐出口濁氣,眼前又有發黑,一顆顆金色的光點飛躥,讓他直冒冷汗。

  總算,總算拿到挑戰權了!

  而「武聖」挑戰賽在七月中旬,自己有足夠的時間恢復巔峰的狀態。

  當然,那時候面對的也將是百分百的「龍王」!

  …………

  聽到裁判的聲音,網路相關板塊頓時沸騰,一條條新聞一個個頭條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不孚眾望,樓成取勝!」

  「天驕之首,比『明王』早了半年拿到頭銜挑戰權!」

  「連續挑落『武聖』和『麒麟』,樓成的淘汰賽第一實至名歸!」

  「他有望在七月份拿到自己的第一個頭銜嗎?」

  「七月龍虎內戰!」

  ……

  這些讚美標題之外,也有不少表示失望的人:

  「可以預見,七月份的『武聖戰』將非常無趣。」

  「我不是輕視樓成,他的未來絕對有著多個頭銜,但現在的他還嫩了點,本次拿到挑戰權更多是運氣的因素,這樣的他面對好整以暇的『龍王』時,幾乎沒有勝算。」

  「相比較而言,若是董霸先去挑戰,好歹也有三成的可能。」

  「好吧,就讓我們以祝福的心態去看待這麼一場沒有懸念的比賽吧。」

  …………

  樓成沒關注網上的評論,因為正在進行傷勢的處理。

  等到右手空了下來,他忙回復了嚴喆珂,「得意笑道」:

  「你回國後現場看的第一場比賽,應該就是我和龍王的武聖之爭了。」

  嚴喆珂「推了下墨鏡,上有光芒閃現」道:

  「你這是在邀請我嗎?」

  「當然!」樓成含笑回答。

  閒扯幾句後,女孩放下手機,抬眼望向了電腦屏幕上的資料。

  她眼眸上轉地想了想,在旁邊裝飾用的日曆上翻到「7月」,找出「12日」,接著拿起鋼筆,於該處畫了個圈,進行標記,在此之前,則是她回國的「7月5日」。

  深深看了日曆一眼,嚴喆珂吸了口氣,自我鼓勁般輕晃了拳頭,然後投入了學習中。

  …………

  在醫院躺了好些天后,初步恢復的樓成返回了龍虎俱樂部,心裡有點忐忑不安。

  根據坊間傳聞的「龍王」性格和自己日積月累的觀察,這位頂尖外罡確實對挑戰者心胸狹窄,冷漠以對,不會有半點好臉色,更別說捶打鍛鍊了。

  之前的自己還不夠資格享受這種待遇,但如今已是拿到了「武聖」挑戰權,「龍王」的態度也許大概可能會發生變化……

  換好衣物,樓成步入外罡練習場,正想進入專屬於自己的那部分,卻看見「龍王」陳其燾一襲藏青地立在前方,面無表情,威嚴昭著。

  「傷怎麼樣了?」陳其燾不見波瀾地低沉問道。

  「好得,差不多了,能進行錘煉了。」樓成斟酌著回答道。

  陳其燾微不可見地頷首,接著指了指湖邊:

  「恢復了就開始對練吧。」

  「呃,好的。」樓成先是一喜,旋即滿心疑惑。

  「龍王」這態度和我預料得不一樣啊!

  他這是轉性子了?

  可俗話說得好,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難道他還是覺得我不夠資格,能穩穩勝我……這麼一想,還真有點失望啊……

  此時,陳其燾已背過手,轉身走向了外面。

  樓成忙收斂心思,邁步跟上,下意識摸了摸嘴角,莫名有點不知從哪來的疼痛。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 22:44:1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回家

  各自忙碌中,一天天倒數裡,五月終於過去,六月也行將尾聲。

  嚴喆珂換好衣物,拿上背包,向著臥室門口走去,臨到離開,她又下意識回頭望了一眼,望向那做有標記的日曆。

  就快到了……而且最忙碌的事情已經完成,剩下就是些手續的問題了……女孩收回視線,走了出去,腳步輕快地沿著樓梯往下。

  她坐上杜妍的車,來到康城校園,這裡綠化極好,樹木遍地,很多道路頗有風味。

  走在其中,看到這一切,嚴喆珂忽地發現自己有好些日子沒關注身邊的風景了,忙忙碌碌,連軸轉著,每一分每一秒都捨不得浪費在無關緊要的事情上。

  而現在,都結束了……又輕鬆了……她嘴唇漸漸抿出甜美的弧度,右腳輕盈踏前,刻意落在了左腳正前方,緊接著,她左腳也做出類似動作,慢悠悠走成了一字,身體時而輕晃,彷彿在虛擬著一個無形的平衡木。

  就這樣,女孩進入了道路盡頭的一棟幽靜小樓,敲響了導師辦公室的門:

  「上午好,費爾曼先生,您找我?」

  她的導師費爾曼已近八十,臉上有著眾多的皺紋和老人斑,但精神還算矍鑠,並沒有同齡人常見的眼神渾濁表現。

  椅子轉動,他看向了嚴喆珂,雙手交握擱於胸前,微笑道:

  「索菲婭,真地不考慮繼續嗎?」

  「這兩年來,你展現了卓越的天賦,也證明了自己的能力,你嚴密的思維,敏銳的觀察,以及獨到的見解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為什麼不繼續下去呢?」

  「是的,學位只是表現,不一定重要,但你才剛打開這個領域的大門,還有那麼多的寶藏等著你去探索,去獲取,留在這裡,你能更加深入地掌握,也能有實際接觸前沿事務的機會,我相信,整個世界,沒有比這裡更適合你的。」

  一位世界級的大師,一位帶出了諸多經濟學獎獲得者的大師,給予自己如此高的肯定,讓嚴喆珂有種收穫般的滿足和欣喜。

  她輕咬了下嘴唇,眼眸往上看了看,沉默片刻後道:

  「費爾曼先生,很感謝您的認可,這讓我非常激動。」

  「成為這個領域佼佼者一直是我的夢想,現在也沒有改變,但它與外在沒有關係,僅僅是我私人的愛好,我會繼續下去,但不是在這裡,也不是非得在這幾年。」

  「既然已經打開了大門,那我希望用一生去探索,去研究,慢慢享受,就像品嚐一份美食,也許我會回來再做短期的訪問學習,但不是現在。」

  「希望您不要介意我時常發郵件向您向大家提問,或是進行探討,地球只是一個村子,在哪裡並不重要。」

  費爾曼緩緩點頭:

  「好吧。」

  他等待幾秒,再次開口:「能告訴我為什麼嗎?」

  嚴喆珂梨渦隱現,淺笑回答:

  「因為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費爾曼沒再提這件事情,示意女孩可以出去了。

  嚴喆珂轉過身體,緩慢離開小樓,此時外面陽光正好,溫而不熱,一地金燦。

  她心情沉澱而寧和,但內部依稀有泡沫在咕嚕,霍然,她想起了一句歌詞,忍不住無聲哼出了它的旋律:

  「明天我要嫁給你啦……」

  …………

  陽光明媚的上午,樓成做好偽裝,來到了花城黑水機場國際到達廳。

  今天是小仙女回國的日子!

  煎熬的異地戀行將結束!

  想到這些,樓成就有點按捺不住自己的興奮、喜悅和激動,要不是為了準備幾天後的「武聖戰」最終決賽,他都想動用下半年的機會,直接飛過去接人。

  松大和康大的這個共同培訓計劃相當於本碩連讀,能拿兩邊的學位,當初珂小珂同學想將週期縮短至三年,結果未能如願,因為課程本身就已經安排得很緊湊了,因此還是正常的四年。

  四年,對才二十來歲的年輕人來說,真的是相當漫長。

  而這一切總算到盡頭了……樓成思緒紛呈,難以平靜,時不時低頭看下時間,看下航班情況,看下懷裡抱著的那捧鮮花。

  我剛才腦子一定是抽了,怎麼會想著去買一大捧花……這麼抱著等待的感覺好傻……樓成忍不住吐槽了自己兩句,可轉眼就被回憶給淹沒了。

  當初的送別還歷歷在目……小仙女不再強忍淚水的告白清晰得彷彿昨天……

  …………

  雲層之上,飛機高速穿行,下方時而能見電閃雷鳴。

  這樣的旅程裡,顛簸在所難免,嚴喆珂戴著眼罩,翻來覆去卻怎麼都無法入睡。

  突然,顛簸一下劇烈,航班似乎被強推著橫移了一大截,不少人發出尖叫,未曾收拾的咖啡、食物等東西到處亂飛。

  嚴喆珂霍地取下眼罩,雙掌抓住了扶手,心裡有明顯的緊張上湧。

  對她來說,這不是正常的反應,因為她一向標榜自己「不怕死」。

  出生先天不足,從小體弱多病,在十歲前真的是隔三差五就進次醫院,死亡時而觸手可及,這樣的成長經歷讓嚴喆珂覺得自己看淡了生死,覺得不過如此,不過是必然的歸宿,沒什麼好怕的,所以,她不恐高,不怕蹦極等極限運動,不怕坐飛機時的意外變化。

  可現在,她難以克制自己的忐忑和畏懼,而且類似的情緒隨著顛簸的持續越來越嚴重,因為好不容易才結束了求學的歷程,異國戀即將圓滿,因為新的人生新的階段正要開啟,因為機場有個傻乎乎的傢伙還在等著自己。

  不怕死亡,但怕遺憾……

  雙手越抓越緊,青筋凸顯出來,嚴喆珂幾乎聽不見廣播的安撫,腦海裡一半是擔心和害怕,一半是理智卻慌亂的思考。

  如果飛機墜落海裡,以我的實力和異能,應該有不小可能活下來……

  到時候,橙子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地來搜索……

  那他不就錯過「武聖戰」了……

  這個時候還想這亂七八糟的事情做什麼……

  如果真出問題,我該怎麼自救……

  她念頭電閃中,航班終於平穩了下來,機艙內一片狼藉。

  呼……嚴喆珂吐了口氣,緊繃的肌肉和筋膜一下放鬆,精神一陣疲憊。

  她往後靠住,油然想道:

  要是橙子知道我因這事害怕了,哼,肯定會笑話我!

  不知過了多久,飛機終於抵達,降落地面,滿心疲憊的嚴喆珂帶著殘餘的緊繃,找出行李,來到大廳。

  她還沒來得及轉動眼眸,就看見那熟悉的傢伙正傻乎乎捧著一束花過來,故作溫潤自然地笑道:

  「走,回家。」

  殘餘的緊繃一下消散,嚴喆珂的眼前忽有模糊,她伸手過去,抓住那捧花,微抬下巴,暗藏著些許哽咽道:

  「哼,是姐姐領你回家!」

  回家真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 22:44:2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一場聚會

  七月十二日,晚上六點,河西市絲綢之路大酒店。

  樓成站在鏡子前方,微笑看著嚴喆珂幫自己整理衣領,撫平褶皺。

  「好啦!多帥氣呀~」女孩上下端詳了幾眼,雙手一拍,滿意點頭。

  樓成望向鏡中的自己,只見武道服白色為底,透出年輕的氣息,黑色做邊,穩重暗藏,與本身的氣質相得益彰,讓不算英俊的臉龐也顯得頗為耐看。

  他啞然失笑道:「不要昧著良心誇我,我從來是以內涵取勝,不靠膚淺的長相。」

  噗……嚴喆珂被他逗笑,皺了皺挺俏可愛的鼻子道:

  「沒聽說過情人眼裡出西施嗎?還是說不相信你媳婦的眼光?」

  沒等樓成回答,她輕推了自家老公肩膀一下:

  「你該出發了,去九問館好好調整狀態!叔叔阿姨那邊有我呢,不用擔心。」

  「武聖戰」是最早的頭銜賽,保留了不少古代的決鬥習俗,比如最終戰就是一場定勝負!

  基於這個原因,手握著好幾個貴賓包廂名額的樓成「組建」了親友團,包來回和食宿。

  「嗯。」樓成一邊走向門口,一邊輕笑道,「叔叔阿姨?又忘記該叫什麼了嗎?等『武聖戰』結束,趁兩家人聚在一起,正好可以討論討論婚禮的事情。」

  「怎麼有種你在立Flag的感覺……」嚴喆珂橫眸看他,打趣了一句。

  「彷彿那戲台上的老將軍,渾身插滿了旗子……債多了也就不愁了。」樓成自我調侃道。

  就在他拉開房門,準備出去時,忽地被女孩拉住。

  嚴喆珂湊了上來,踮起腳尖,在他唇上輕吻了一下,然後重新站好,凝望著他笑道:

  「加油!」

  說到這裡,她故意活潑了語氣:

  「等著你回來商量婚禮喲~」

  「充滿動力!」樓成含笑揮拳道。

  隨即,他踏出了房門,如同遠征的將軍,剛走兩步,突然又回過頭來,調侃笑道:

  「記得叫爸媽啊!」

  「哼!」嚴喆珂微揚腦袋,望向了旁邊。

  一秒鐘後,她又轉了回來,梨渦淺現地目送樓成進入電梯。

  等待了一陣,嚴喆珂收拾好別的物品,來到酒店大堂,沒過多久,就看見樓家兩口子在齊雲菲陳筱曉等小一輩陪伴下走了過來,穿著隆重得像是要去參加婚禮。

  等我和橙子辦酒席,也差不多是這樣了吧……嚴喆珂明眸上轉,思緒飄飛。

  胡思亂想間,她迎了上去,脫口而出道:

  「爸,媽……」

  話音未落,她已然呆住。

  經過四年的留學生涯,她早不是那個動輒害羞的小姑娘,可此時此刻依舊瞬間漲紅了一張俏臉。

  完了,被橙子帶溝裡去了!

  丟死個人!

  我不要待這裡,我要回去!

  看見樓志勝和齊芳等人錯愕裡透著好笑的表情,嚴喆珂只恨地上沒裂開一道縫隙供自己躲藏。

  她連忙回想做高峰論壇演講時的感受,強行穩定下來,觀想出「臨」字訣,然後裝作剛才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的樣子,微笑道:

  「叔叔,阿姨,車就在外面,我們出去吧。」

  樓志勝和齊芳互相看了一眼,皆露出慈和的笑意,疊聲回答道:

  「好好好!」

  上了車,嚴喆珂頗有王顧左右而言他的風采,拉著齊雲菲陳筱曉馬汐聊個沒完,時不時借助她們的話題讓樓家兩口子能夠插嘴,不會產生被忽視的感覺。

  二十來分鐘後,九問館抵達,女孩領著他們從貴賓通道進入,來到包廂。

  看著周圍來往的、臉熟的外罡強者們,齊芳忽地拉了下樓志勝:

  「幫我看看衣領弄好沒有?背後有沒有線頭出來?」

  「真是的,緊張什麼?劉姥姥進了大觀園?」樓志勝笑了一聲,故作尋常地打量道,「沒問題。」

  這時,他瞄了眼外面,指了指自己道:「我是全部扣著好,還是敞開一點好?」

  「你不是不緊張嗎?」齊芳笑罵出聲。

  「這是禮貌,禮貌!」樓志勝強撐著回答,接著壓低嗓音道,「等下喆珂她爸媽也要過來,我們得給成子長面子啊。」

  「就你行!」齊芳說歸說,卻又一次審視起自己老公,甚至不放心地拉過齊雲菲陳筱曉等人,讓她們提供客觀意見。

  嚴喆珂已是丹境,目明又耳聰,哪會聽不到公公婆婆的低語,她忍著笑,刻意去外面迎接自己的親戚,將包廂的空間留給了他們。

  吹著晚風,等了幾分鐘,她便看見老爸嚴開和太后紀明玉手挽著手過來,恩愛得彷彿新婚未久。

  「外公姥姥呢?」嚴喆珂疑惑問道。

  「去找老朋友們聊天了。」紀明玉笑吟吟回答,「他們怕小樓爸媽太侷促太有壓力。」

  「也是。」嚴喆珂鬆了口氣,眉眼舒展開來。

  「你這個胳膊肘往外拐的!先是支使我們從康城提前回來,自己偷偷摸摸就直飛小樓那裡,好幾天也不見著家,這還沒結婚呢!」見女兒浮現笑容,紀明玉臉色一變,嗔罵了幾句,換來一陣撒嬌。

  而在旁邊的包廂內,蔡宗明含笑看著前室友趙強、張敬業、邱志高,前隊友李懋、孫劍、何紫,以及編外成員閆小玲等人道:

  「這哪裡像是來看比賽,簡直就是老友聚會嘛,就跟在參加場盛宴一樣。」

  就在這時,門口又進來幾人,為首者一個胖乎乎的,長相「和藹」,一個身量極高,氣息內斂,有幾分收的味道,正是蔣飛和秦銳,剩下兩位看樣子則是他們的女朋友。

  望著一房間的陌生人,蔣飛忽地有些侷促,雖然他認得出來蔡宗明等武道社成員。

  聲音一下消失,氣氛變得安靜,隱有幾分尷尬,但有的人天生就適合這種場合,蔡宗明靠攏過去,笑容陽光地說道:

  「蔣飛吧?秦銳?我常聽橙子提起你們,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蔡宗明,可以叫我『嘴王』。」

  隔閡就此被打破,有樓成做聯繫的紐帶,有小明同學當中間的潤滑劑,大家年齡又相仿,很快就聊得不錯,讓氣氛重又熱烈。

  門外的過道上,林缺白衣黑褲,雙手插兜,氣質清冷地行來,他看了眼兩邊親戚所在的包廂,又望瞭望有蔡宗明等人聲音傳出的地方,毫不猶豫地推開後邊的房門,安靜坐到角落裡,似乎依舊是松大武道社的一員。

  天色漸黑,觀眾們加快了尋找各自座位的步伐,施建國同志亦來到了老友們所在的貴賓包廂外。

  他停頓下來,拿出手機,看了眼相冊裡的照片,無聲點頭道:

  「嗯,無光長這個樣子,不能忘記了。」

  確認完畢,他悠然從容一笑,推門而入。

  …………

  「龍王!」

  「樓成!」

  隨著觀眾們越來越多,一聲聲吶喊開始暖場,讓比賽不像決戰,倒如同一個萬眾齊樂的節日。

  當然,記者可不這麼認為,他們用各種手段渲染著大賽將至的緊張與期待。

  「會是龍虎權柄的交接嗎?」

  「樓成距離『龍王』還有多遠?」

  「據調查,認為樓成能贏的人不超過百分之十!」

  「樓成會是將來的『武聖』,但絕對不會是今天的贏家!」

  「希望為零!」

  ……

  蔡宗明邊引導著話題,邊瀏覽著這些內容,做資料的收集,眼見時間將至,他微笑對李懋蔣飛等人道:

  「我要開始工作了!」

  他從背包裡翻出筆記本電腦,弄好各種外設,經過一定的緩衝,開始了直播:

  「各位,是時候讓你們見識下九問館的貴賓包廂了!」

  …………

  專屬休息室內,樓成睜開眼睛,緩緩起身,走向了門邊。

  哐當!

  他推開大門,迎著流淌的光輝,一步步向那盛大的舞台行去。

  剛入場地,歡呼更烈,樓成揮了揮手,轉頭望了眼屬於自己的那幾個貴賓包廂。

  那裡有著自己生命中的一點點光芒……他沉下心神,收回視線,轉而看向擂台正中。

  「龍王」陳其燾已然站在了那裡,身著藏青,腰背挺得筆直,顯得巍峨而高大,彷彿一座行將噴發的火山。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 22:44:4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大破滅中大生機

  在過去半年裡,樓成沒和「龍王」有正式的戰鬥,但私下的切磋從來未曾停止,到了最近兩個月,十次中,他大概只能贏那麼一兩回,而且還屬於雙方同等克制的情況。

  這意味著在關鍵的大場面下,事情還會更糟。

  外面希望為零的話語確實太過絕對太過偏頗,可百分之十的獲勝概率還是相當貼近事實的……這是頂級強者們的共識,也是樓成的認知。

  但只要還有一線希望,他就不會沮喪,不會畏懼,將迸發全部的熱情全部的勇氣去追逐,去把握,堅定不移,直至最終!

  這是他本身一路行來所形成的特質,也是在「戰王」董霸先那裡受到的影響。

  可以失敗,但絕不能認輸!

  一步,兩步,三步,樓成心裡的情感如同平緩的潮水般靜靜流淌,意志愈加沉凝,氣勢含而不發。

  當他走到預定的位置後,終於抬起目光,直視向對面,以挑戰者的身份。

  那是一張輪廓分明,英俊陽剛的臉龐,那是一張讓天下強者十年不敢側目的臉龐!

  「龍王」陳其燾!

  此時,裁判雖退至邊緣,亦感受到了半空裡瀰漫的硝煙味道,大戰一觸即發。

  正像採用了古老的一場定勝負規則一樣,「武聖戰」最終賽還遵循著別的傳統,那就是沒有對話時間!

  所以,樓成還沒來得及去凝聚五火,提前準備,裁判已瞄了眼高懸的電子鐘,抬起右臂,重重揮下:

  「開始!」

  新一屆「武聖戰」最終賽開始,輸家無人銘記,贏者加冕頭銜!

  砰!

  陳其燾蓄積的勢頭爆發,如同橫向噴薄的火山,以覆蓋濃重淡紫的右拳為車頭,強行拖著身體越過三十來米的距離,轟向了樓成的面門。

  既快又猛!

  這不比董霸先的「瞬步」和錢東樓的「迅雷不及掩耳」差太多,在氣勢之上,猶有勝過,四周氣流急速泛紅,彷彿在映照著火海。

  這一搶一轟,與裁判的話音、環境的變遷和時光的流逝似乎融為了一體,再難分出彼此,以至於樓成明明有時間有能力避開,卻莫名慢了半拍,像是注定如此。

  但在陳其燾的這種牽引下,他精神顫慄,身體彷彿受到了刺激,湧現出前所未有的力量,狀態突破以往,攀至新的巔峰!

  這就是頂尖交鋒帶來的砥礪相長?真奇妙啊……高手過招,瞬息必爭,樓成這麼一慢,已是失去了閃躲的最好時機,只能平抑念頭,沉下腰部,絞動全身肌肉和筋膜,抖出右臂,砲彈般打出拳頭,以攻對攻!

  因為在「火部」絕學的各個方面都差了龍王半籌,他沒有以彼之短攻敵之長,而是催化冰魄,形相剋之事,然後於一拳拳裡累積「炎帝」,蓄氣開大。

  電光石火之間,他已是確立了後續的策略。

  砰!

  拳頭碰撞,火光四濺,但絕大部分的淡紫遭遇了冰封,在融合或撕碎這一切時,耗盡了自身,黯淡熄滅,甚至有幾片泛著紫色的剔透雪花在半空飄蕩。

  啪!陳其燾腰背舒展,以極其霸道極有侵略性的姿態再次轟出一拳,彷彿火焰的燎原。

  啪啪啪!砰砰砰!

  一連串的狂攻裡,樓成脫身不得,只能被動防禦,但他半點不顯驚慌,冰心自凝,神意沉澱,以一拳又一拳的「冰魄」回敬,冷熱相沖之下,薄霧瀰漫,宛若仙境。

  啪啪啪!砰砰砰!

  在四周火光越來越盛時,樓成忽地開口喝了一聲,左拳在肌肉鼓脹裡崩打而出。

  他的「炎帝勁」已蓄積至極限!

  一層淡紫燃起,沉重覆蓋,看似只得少許,卻是數不清的「炎帝」壓縮而出,若是直接爆開,能將方圓十米夷為平地,「挖」出坑洞!

  陳其燾臉色未有任何改變,半垂著的左臂一下繃緊,反掄了出去,周圍燃燒的火焰像是受到召喚,瞬間瘋狂而來,聚集於一,有熾白大亮。

  這是「五火九轉」的高階應用!

  轟隆!

  一道驟光亮起,讓轉播屏幕只剩一片白茫,緊接著,煙塵伴隨著火焰膨脹開來,化作一朵蘑菇般的雲彩騰空。

  震耳欲聾的爆炸聲直到此時才迴蕩開來,讓早就做好準備的觀眾亦出現了腦海的嗡隆,讓不重要地方的普通玻璃喀嚓破碎。

  恐怖的衝擊波浪還未緩和,陳其燾已承受著一定損傷,破開重重阻礙,如同行走於槍林彈雨中的士兵,再次欺近樓成,又是一番「侵略如火」。

  他就那樣擋下了樓成的蓄勢大招!

  啪啪啪!砰砰砰!

  樓成接連變化了幾種手段,依舊未能擺脫,不管是「炎帝」「冰魄」的蓄勢,還是妙至毫巔的短打變化,亦或「五火」的初步凝聚,都被「龍王」陳其燾以本身的「火部」狂猛進攻強勢破掉,充分展現了什麼叫一力降十會!

  眼見局勢越來越不利,在一次肘擊對拳頭的碰撞裡,樓成忽地失去重量,像是斷線的風箏,主動倒飛了出去,身還在半空,暗藏炎帝的已三次爆發,助他連續三次變向,以求擺脫。

  然而「龍王」陳其燾也是火部外罡,類似的手段精純猶勝樓成,跟著前撲變向,遊刃有餘地鎖定著對手,未被拉開距離。

  就在這時,樓成體表冰晶乍現,有所覆蓋,而他藉此壓榨出新的火勁,再做爆發。

  砰!

  他體內有微小聲音傳出,身軀在其勢已盡的強弩之末情況下又一次詭異轉折,斜斜彈開。

  四段變向!

  這是樓成以本身「宇宙星空流」特點糅合火部功法的成果,打破了外罡只能三段變向的天花板!

  這也是他今天的底牌之一!

  眼見「龍王」似乎已無能為力,樓成的眸光忽地凝固,因為陳其燾周圍的點點火光不知什麼時候已凝聚成團。

  砰!這團火球爆開,給了「龍王」新的變向推動,讓呼嘯著撲了過來。

  這……他距離禁忌真地不遠了……否則不可能也做到四段變向……樓成似有明悟,因緊跟著的「風雪迷蹤」步法被打斷,不得不再次落入「龍王」壓制,再次面對了那千百拳千百腿。

  啪啪啪!砰砰砰!

  他用盡了底牌,依舊未能扳回局勢,漸漸只能苦撐待變。

  看台上,包廂裡,嚴喆珂、齊芳、紀明玉和蔣飛等人都下意識屏住了呼吸,雙手或緊緊交握,或捏成了拳頭。

  雖然他們的理智都很清楚樓成今天贏的可能確實很低,主要是來見證他的第一場頭銜決賽,享受這份熱鬧,可當戰鬥正式打響後,難免還是有點僥倖和期待之心,期待著一個奇蹟。

  然而,百分之百狀態的「龍王」再次昭示了什麼是「絕代雙驕」,什麼是「龍王」和「武聖」的時代。

  看起來,要不了多久,樓成就會吞下失敗的苦果了,而他的手段已明顯用盡。

  就像在聽著倒數之聲,觀眾們的呼喊已安靜了下來。

  砰砰砰!啪啪啪!

  隨著精神被灼痛,隨著火焰的侵蝕,樓成應激而發,身周變得幽暗,有無垠、冰冷、寂靜、孤單等感覺凝如實質。

  這片幽暗深處,喜愛、憐惜、守護、活下去的執念等情緒化作一輪輪恆星,照亮了周圍的寒冷、黑暗與寂寞。

  這是樓成愈發完善的「意境」,用以抵禦「龍王」那「燎原大火」的蔓延。

  巔峰狀態的「龍王」,一拳一腳間都能帶上些許意境!

  啪啪啪!砰砰砰!

  霸道、蠻橫、熾烈、恐怖等感覺熊熊燃燒,隨著陳其燾侵略如火般拳腳攻擊緩慢而堅定地吞噬著樓成的「宇宙」。

  幽暗開始倒捲,璀璨被積壓得越來越近,樓成的精神意境慢慢收縮至只得身外半寸,之後再來兩三下,就會被打回原形。

  砰!

  「火山」噴薄,火焰伴隨著拳頭洶湧而至,樓成身體略顯搖晃地勉強架住了「龍王」的拳頭,但本身的「意境」卻徹底往內坍塌蜷縮。

  璀璨連成一體,越發凝縮,黑暗反捲包裹,要將它們吞噬吸收,同歸於無。

  「宇宙」的末日來臨了!

  就在這電光石火之間,樓成似乎受到該副「畫面」的牽引,忽地想到了帝都那四合小院,想到了梅老廂房內懸掛的那張圖卷,想到了那尊元始天尊相,想到了禁部.玉清篇,想到了那潔白如玉的手掌按落而來,星空宇宙越來越小,越來越凝固,「恆星」隨之一輪輪破滅,黑暗更是急速收縮,歸於一點,然後噴薄開來,四分五裂!

  這和現在是多麼的像啊!

  樓成忽地領悟出了什麼,沒再去管倒捲歸一的黑暗,勁力、心神等霍然內縮,加入了那點點凝聚的璀璨,加入了那熱愛、喜悅、憐惜、守護、願意為此付出生命的感覺。

  剎那之後,黑暗吞沒了璀璨,凝為了一點,但那一點裡卻有刺目的光華爆發。

  砰!

  隨著光芒的迸發,樓成打出了人生最巔峰的一拳。

  這不僅是破滅的一拳,也是開闢的一拳!

  大破滅中大生機!

  這才是禁部.玉清篇的神髓!

  一切破滅,新物誕生,「龍王」陳其燾的眸子完全被那潔白如玉的拳頭佔據滿了,但他沒有驚訝,反倒借助這個刺激這種牽扯,燃燒起了本身的精神。

  霍然之間,他從一座座火山化為了一輪「真實」的大日,沉重,高溫,恐怖。

  砰!大日墜落,拳擊虛空!

  兩個拳頭撞在了一起,天地彷彿有了剎那的凝固。

  轟隆隆!

  九問館彷彿遭遇了地震,劇烈搖晃了幾下,這一次,沒有蘑菇雲騰起,沒有風浪和火光席捲,但樓成和龍王卻同時矮了一米。

  以拳頭為圓心,場地塌陷出了一米深二十來米直徑的坑洞。

  樓成毛細血管破碎了很多,身上衣物撕裂出諸多破口,體無完膚。

  他身體一陣空乏,既欣喜於自己能打出那樣驚天動地的一拳,也沮喪於本身衰落嚴重,「龍王」若是再攻,怕是擋住幾拳了。

  就在這時,他卻看見陳其燾立在那裡,氣息深藏,生機微弱,而與此相對,他的四周虛幻火焰滾滾,赤紅與淡紫灼人。

  機會!念頭一閃,樓成沒去想為什麼,猛地回縮氣血,勾勒出最後一次的鬥字,接著噴薄丹勁,跨前一步,搶到陳其燾身前,一拳轟向了對方的腦袋。

  層層無形的火焰自發凝聚,樓成的拳頭越是靠近「龍王」,越能感受到強大的阻力,但這一切與鬥字訣相比還顯得較為弱小,僅能延緩速度。

  一秒鐘後,樓成的拳頭落在了陳其燾的腦袋旁,停在了那裡,沒再受到別的阻礙。

  他愕然抬頭,望了過去,只見「龍王」的眼眸裡「失」去了瞳孔,只剩一片火海,讓人感覺異常真實的「火海」。

  火海映照於外,淡紫、赤紅、淡藍、金黃等紛飛化雲。

  剎那之間,樓成莫名瞭然了「龍王」的狀態:

  他借助我那一拳的刺激與催化,燃燒自我,超出限度,終於踏破了真正的人神之別,打開了禁忌領域的大門!

  因為突破是過程,不是節點,所以他輸了……

  這個時候,火雲忽地擴散,將整片場地都化作了燃燒的海洋,但樓成卻沒感受到一點高溫和灼烤,它們是如此真實,又是如此虛假,就像梅老那座永遠如春的院子。

  看著一幕,某處包廂內的「武聖」錢東樓臉色忽然變差,似乎某個篤定的勝利被出乎意料地奪走了。

  陳其燾抬起頭,望向那裡,嘴角勾了起來,接著回看樓成,輕輕點頭道:

  「做得不錯。」

  這是樓成第一次看見他如此明顯的笑容。

  說完,陳其燾轉過身,甩掉破碎的鞋子,赤著雙腳,挺著腰背,一步一步走出了九問館。

  一片安靜裡,裁判終於回過神來,半嘆半慨舉起右臂,高聲喊道:

  「樓成,勝!」

  觀眾亦醒悟過來,紛紛鼓掌,既為龍王,也為樓成。

  片刻之後,聚光燈照在了樓成身上,組委會負責人用話筒喊道:

  「先別管其他事情,讓我們歡迎新一年的『武聖』!」

  「『武聖』樓成!」

  「武聖」者,武中聖者。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3 22:45:0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遲來的專訪(尾聲)

  小清新佈置的直播間內,一襲知性及膝裙的舒蕤看著對面的樓成,嫣然笑道:

  「我總算等到這個專訪了。」

  她本來想說「你拖得實在太久了」,但「武聖」兩個字映入心頭,又下意識改用了更加委婉的說法。

  樓成沒像一般武者那樣坐姿如鐘,而是舒適地往後微靠道:

  「沒辦法,得專心準備『武聖戰』。」

  「好吧,嗯……今天我們是網路直播,沒有延遲,沒有剪輯,你如果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大家立刻就能聽到,再也收不回去了,所以,考慮清楚哦。」舒蕤半是打趣半是提醒地說道。

  樓成含笑點頭:

  「那我要三思而後行了。」

  舒蕤手中拿著一疊紙,似乎是採訪提綱,但她看都沒看一眼,只當那是裝飾。

  「首先,恭喜你成為『武聖』!」她笑容陽光地說道,「那一戰後,網上和線下對你的評價又有拔高,充滿了溢美之詞,什麼未來將是一超多強的格局,什麼已達到『龍王』和『武聖』的層次,什麼眾神時代之王,什麼日後的最多頭銜者,對此,你有什麼想表達的?」

  樓成想了幾秒,坦然回答:

  「剛開始看到,確實蠻得意的。」

  見舒蕤失笑,他搖頭感嘆:

  「這是人之常情嘛。」

  「不過,這確實將我拔高得太厲害,我至少還得好幾年才能達到『龍王』和『武聖』之前的層次,現在與別的超一流屬於同類,我不怕他們,他們也不會怕我,而等到好幾年後,別人也可能接近『龍王』和『武聖』之前的層次,比如那時還未到半百的『麒麟』和『斬神刀』,比如三十左右的『明王』,比如有著自己想法自身道路的彭樂雲和任莉他們。」

  舒蕤眼眸轉了下,沒吝嗇讚美道:

  「但我相信,你會是其中最閃亮最耀眼的那個。」

  「謝謝。」樓成只能如此回答。

  舒蕤思索了幾秒,就著剛才那個話題往下深挖道:

  「我可不是空口說白話,你打敗『龍王』,呃,助『龍王』突破的那一拳,真的是石破天驚,驚世駭俗,無與倫比,我想,除了『武聖』之外,現在的超一流強者們,沒誰能正面擋下這一拳。」

  樓成搖頭失笑:

  「首先,再強的招式打不中人也是白搭,擋不住可以躲嘛,其次,我也不是隨隨便便能用出這一拳的,必須天時地利人和皆備。」

  他說得較為含糊,沒具體去講其中的因素,畢竟壓箱底的手段還是不能讓別人瞭解太多。

  能打出那一拳,更多在於「龍王」恐怖的壓迫,他從精神到拳腳,以外在之力「助」自己徹底完成了凝縮,模擬出真正歸於一點的場景,沒有這個,光靠自身,怕是得五六年後才能主動完成。

  另外,「龍王」能「配合」得這麼好,一是他對自身的「宇宙星空流」相當瞭解,二是他參悟「禁部.玉清篇」已久,換做「武聖」,估計得更麻煩更多周折才可以辦到,甚至未必能行。

  而別的超一流怎麼可能苦心積慮尋求失敗,只會刻意避免類似事情!

  「也只有這天時地利人和皆備的一拳才能打敗那樣的『龍王』。」舒蕤附和贊同,沒再多問,轉而笑道,「經過這兩年的見證,大家都對你的『宇宙星空流』武道很感興趣,非常嚮往,聽說你也有開宗立派的心思,嗯,不是自立門戶那種,我代表所有的觀眾,用句台詞來表達心情:那麼,在哪裡可以『買』到呢?」

  樓成沉吟了下道:

  「我會把基礎部分給予冰神宗和龍虎俱樂部的武校,等有好的苗子冒出,或許,或許我會收徒。」

  「唔,真是讓人期待啊!」舒蕤感慨道,「可惜,我年紀大了,沒法再去練武。」

  「也不算啊。」樓成客氣了一句,順手推廣著自家媳婦的盤算,「而且『宇宙星空流』改一改能用來養身美顏。」

  「真的?」舒蕤脫口而出。

  樓成笑了笑道:「咱們不看廣.告看療效,到時候會有類似的東西出來,嗯,這主要是我媳婦改的。」

  舒蕤眼睛都要紅了,只想問成果什麼時候能出來。

  她就此調侃了幾句,說廣大女性同胞翹首以待,接著笑吟吟道:

  「媳婦?叫得可真親熱啊,都不稱女朋友,改叫媳婦了?快結婚了?」

  「對,結婚證都領了,就差辦婚禮了,在十月份。」樓成將自己的喜悅分享了出來。

  雙方家長商定婚期後,樓成和嚴喆珂隔了幾天便告訴他們已將結婚證領了。

  當然,他們沒說是什麼時候領的,齊芳等人只以為是婚事談妥後做的。

  「恭喜恭喜,大登科加小登科啊。」舒蕤將白紙放於大腿上,用武者的禮節致意。

  不等樓成回答,她饒有興致地問道:

  「你們想辦什麼樣的婚禮,更現代還是更古典的?」

  「相對更古典一些,但沒有什麼紅蓋頭之類的。」樓成坦然回答。

  「非常期待那時的場景!」舒蕤一拍雙手道。

  閒聊般的訪談持續了一陣,舒蕤想起一事,笑意盈盈道:

  「你一直說『龍王』是你的偶像,打敗偶像的感覺怎麼樣?」

  「很複雜,有點宿命感,我師父曾經說過,對偶像最大的致敬和尊重,就是挑戰他,擊敗他。」樓成斟酌著回答。

  「那除了『龍王』,還有誰是你曾經崇拜過的武者?」舒蕤好奇問道。

  樓成沒有隱瞞:「『晚燈』梁一凡,當時就想著像他一樣大器晚成。」

  「可惜,你英雄出少年。」舒蕤打趣了一句,思索著道,「梁一凡曾經說過,很遺憾去了松大卻沒見到剛開始練武的你。」

  樓成輕笑一聲道:

  「其實他見過。」

  「咦?真的?」舒蕤的眼睛一下睜大。

  樓成笑了笑道:

  「當時他來松大,我就負責賓館正門的安保,呵,其實不能叫安保,保安才對,後來,我還找他要了簽名,但那時候,我非常不起眼,他應該不記得了。」

  待在家裡,邊逗孩子邊聽直播的梁一凡頓時愕然抬頭。

  「哦哦哦!」舒蕤更是興奮,「聽起來很有傳奇感啊!當時的小保安,只能熬夜仰望對方的小保安,最終躋身於了對方那個層次,還打敗了他!」

  網上亦是激烈討論起來,大家都相當的亢奮。

  誰不曾幻想過類似的事情?

  說完梁一凡之事,舒蕤緩了口氣,打算找點別的話題平抑一下:

  「樓成,不,武聖閣下,我上次做『走進外罡』節目時,發現你更多的愛好在網上,會不會逛自己的粉絲論壇?」

  「會。」樓成言簡意賅。

  舒蕤笑吟吟再問:「那作為龍虎的一員,曾經的粉絲,會不會逛龍虎俱樂部和『龍王』的粉絲論壇?」

  「會。」樓成沒做隱瞞。

  論壇上,「賣呀賣餛飩」「握拳擊掌」道:

  「我就說嘛,他們會經常來看的!」

  「完了……我曾經黑過他,會不會被一拳歸西?」有人半開玩笑道。

  「我怕是要被火葬了……」

  眾人議論紛紛間,舒蕤追問道:

  「那你有註冊賬號嗎?暱稱什麼?能告訴我們嗎?」

  「呃……」樓成低笑一聲,回答道,「薛定諤的虎。」

  「啥?」論壇內,「賣呀賣餛飩」姑娘驚愕出聲。

  「蛤?」

  「呱?」

  「什麼鬼?」

  一片片震驚至呆愣的話語冒了出來。

  …………

  專訪結束,樓成坐上自己的商務車,返回了位於霞帔湖畔的自家別墅。

  他通過掃瞄,按上指紋,打開了大門,甫一進入,就聽見嚴喆珂問道:

  「橙子,這一身怎麼樣?我打算婚禮的時候穿它!」

  樓成抬眼望去,只見自家媳婦穿的是黑底紅邊、大氣典雅的漢朝服飾,在明淨光芒照耀下,美得彷彿畫卷裡走出來的人兒。

  霍然之間,他彷彿回到了大一那年,在武道場館遠處,遙望著身披陽光,一襲紅白漢服的對方。

  樓成嘴角上勾,低笑回答道:

  「仙女!」

  去年元夜時,花市燈如晝。

  (全書完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威望 + 10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8-21 08:5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