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46096|回覆: 726

[武俠仙俠] [暗石]穿越攜帶乾坤鼎(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09:59:56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力寶龍 於 2018-2-10 00:33 編輯

穿越攜帶乾坤鼎 作者:暗石

內容簡介】:

    煉化血脈本源,提升天賦;煉化靈魂本源,增强悟性;煉化業力,使人霉運不斷;煉化功德,万邪不侵;煉化氣運,融入几身;煉化神通種子、煉化后天返先天......煉丹、煉器,更是基礎功能。

    有了乾坤鼎,修仙不用愁。

    地球屌絲劉波攜帶乾坤鼎異界附身,成就修仙傳奇。

    掌控神秘祭壇,獻祭一切物品,收獲万千珍寶。

已有 1 人評分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5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SOGO幣 + 50   查看全部評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0:06 |顯示全部樓層
1 劉府少年

大梁城外,一片連綿起伏的精致房舍矗立在大梁山的腳下。遠遠望去,高高的圍牆裏,紅磚綠瓦,花木扶疏,足有上千間的亭台樓閣。全大梁郡的人都知道,這裏就是百年世家——劉府的府邸。

自百年前,劉府的先祖獨自一人來到大梁郡,在這大梁山腳下立下府宅以來,劉府已經曆經五世,並且闖下赫赫威名,與林家、李家並稱大梁郡三大世家。

林家與李家乃是土生土長的大梁郡人,傳家足有千年,曆代英才輩出,而劉家竟然能在區區百年之內就與其並稱,更是顯現劉府的不凡之處。

劉府雖已曆百年,但子嗣並不旺盛,曆代子孫加起來也隻有百人左右,與林、李兩家當代子孫就足有上千人的規模相比更是遠遠不及。但不知是血脈的原因,還是劉府的教育培養得當,劉府的曆代子孫幾乎每一個都是英才,量雖不多,質卻遠勝。

劉府的凝神期強者明麵上就足有十八人,據說甚至還有顯化期的真人隱居。除了劉府初立時,尚有武力爭端,近二十年來,三大家族雖時有明爭暗鬥,但已很少發生明麵上的武力爭鬥。倒不是林、李兩家對外和善,能屹立千年的家族哪一個不是處世狠辣?實在是兩家都被嚇怕了。

那劉家先祖也不知到底是何等厲害的高人,幾次爭端,稍稍出手,就已被驚若天人。劉府後麵幾代又接連都是凝神期高手,沒有天大的利益,林、李兩家自是沒有必要與其生死相爭。

劉府的當代家主乃是第三代的劉天雄,其生有二子,分別是大兒子劉飛龍,小兒子劉飛鳳。

劉飛龍育有二子一女,分別是劉清、劉波、劉煙。劉飛鳳隻育有一子劉衍。

清晨的演武場是整個劉府最喧鬧的地方,每天都有超過百人在場上演練武技。

“波哥,你看我這套碧波掌法是不是大有進步呀,你再給我指點一下吧。”一個十二歲左右、虎頭虎腦的少年,對旁邊一位年歲略長、麵容清雋的少年說道。

“確實是有進步。小安子如果你最後這一式,內力再內斂一分,威力反而會更強三分,那就更完美了。";劉波在一邊笑眯眯地說道。

劉安聞言又把最後一式重新演練了一遍,興奮地說道:“波哥,你太厲害了,還真是威力更強了三分呢!我看你比金教導教得還好,以後,波哥你還得多抽出時間教教我”。

“教得好有什麼用,自己還不是才練氣三層。十五歲了才三層,好像我們劉府子弟沒有比這更慢的速度了。”旁邊一個少年譏笑地說道。

“劉剛你這是說得什麼話!波哥要不是自幼就經脈瘀滯,憑他的天賦不知道修煉速度會有多快呢!你趕緊給波哥道歉。”劉安氣憤地說道。

“這是事實,我又沒說錯。小周天圓滿,不能突破到大周天的低品武者多了。這樣的身體,誰知道他還能不能突破到大周天。”說完,劉剛瞥了一眼劉波,慢悠悠地走開了。

“波哥,劉剛的話你千萬別往心裏去,你的天賦那麼好,他這是嫉妒你呢。等你的病好了,修煉速度肯定會很快的。”劉安望著劉波平靜的臉,擔憂地說道。

劉波略微抬頭,望著天空慢慢變幻的白雲,過了一會兒,平淡地說道:“他說得也沒錯,我修煉的速度確實是最慢的。”

劉波越是看起來平淡,劉安心裏反而越是擔心,焦急地說道:“波哥你一定要有信心呀,大伯不是說了嗎,等他這次買來靈藥,你的病肯定會好起來的。”

劉波望著劉安滿是焦慮的臉,眼中閃過一絲光彩,說道:“我從來沒有喪失過信心,就是病永遠都好不了,我也不會放棄修煉。”

進入練氣三層已經兩年了,但由於經脈瘀滯,真氣運轉的速度過快會帶來難以忍受的痛苦,可運轉的速度不夠快,對壁障的衝擊力就不夠強,所以一直不能突破瓶頸,達到練氣四層。

畢竟還是剛滿十五歲的少年,盡管因為先天經脈瘀滯而少年老成,但遲遲不能晉級的壓力,還是讓劉波近幾天心情煩躁。現在讓劉剛嘲諷了幾句,反倒讓他的心平靜了下來。

自從六歲開始修煉以來,劉波吃的苦就是常人的十倍、百倍。真氣的每一次運轉,都仿佛是千百根針在刺,萬千的螞蟻在啃噬。將近十年的痛苦磨練,鍛造了他鋼鐵般的道心。除開身體原因而進境緩慢的修煉速度,不論是對所學武道的理解,還是各種的雜學,劉波都領悟深刻,涉獵廣博,可以說的上是天才中的天才。

都說久病成醫,劉波還專門深入研究了醫術。奈何先天的病患最是難醫,雖然想盡了千方百計,但也隻能止步於正常的生活不受所限,但要想修煉,依然困難重重,收獲甚微。

為了醫治他的病,劉波的父母想盡了辦法。不論是收購、競拍、親自到深山大澤采藥,還是遍請名醫,都是萬般嚐試,總是祈盼著那萬中無一的希望。

這次劉波的父親劉飛龍,就是聽說在州府十年一度頂級拍賣會上,會有罕見的靈藥九葉通脈草出現,所以提前一個月就帶著大哥劉清、鬧著要跟去的小妹劉煙和自幼就跟著自己的長隨劉至賢等人急急趕去打探消息。

劉波早就勸過父親,九葉通脈草雖然通脈有奇效,但對他的病並不算對症,不要再去浪費靈石了。但是劉波的父親並不聽勸,反而勸慰他到時放心使用,總會有些效果的。

相對於靈藥,劉波對家族的水係秘笈《善水心經》反而報以極大的希望。《善水心經》是劉府的最頂級水係功法,最善於調理身體,溫養經脈。自從修煉以來,雖然承受的痛苦並不稍少,但劉波相信隨著修為的提高,身體總會慢慢好轉,隻要能修煉到練氣九層,定能不藥而愈。

劉府雖然才立府百年,但是底蘊甚為深厚,藏經閣中的功法和武技種類繁多。

在修真界,功法和武技的品級劃分的十分詳細,由低到高分為一品至九品、超品,傳說中還有天品和神品的存在。

高品級的功法、武技極為稀少,並且多數都對修煉者的天賦品級有所要求,天賦差的修煉者就連入門都做不到。

《善水心經》就是一門極難得的九品水係功法,並且不要求修煉者的天賦,任何人隻要勤加修煉,都可以入門。

回到自己居住的瀟湘院,劉波屏退下人,獨自盤坐在蒲團上,開始修煉《善水心經》。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0:18 |顯示全部樓層
2 練氣四層

   按照心法要求,劉波很快進入定鏡。一縷真氣緩緩在經脈里運轉。此時若是有人在此,定會驚嘆于劉波入定的速度。一般只有修為高深,或者心若赤子、心無雜念的人才會有這樣的入定速度,而劉波能在渾身刺痛、麻癢的痛苦中仍然能如此快速的入定,其心智之堅毅,天賦之超群,簡直難以想象。

    真氣運轉了兩個周天,劉波便把真氣的運轉提升到了昨天的最快速度。今天重新堅定了信心,劉波定下今天的目標是:真氣的運轉速度提升到昨天的一倍半。

    這在以往,簡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麼大的提升幅度,以劉波的堅毅,以往也沒有敢于嘗試過。到不是不能忍受增加的痛苦,而是在增加痛苦的同時還要保持心緒的寧靜,實在是一件難以完成的事情。

    經受了這麼多年的痛苦考驗,劉波相信自己的意志已經是堅如磐石。任憑**的刺痛麻癢,意識只專注于緩緩運轉的水性真氣。

    慢慢的,意識仿佛從**中脫離開來,**上的一切痛苦都不能讓他的思想有絲毫波動。

    經脈中運轉的水性真氣,緩緩滋潤著瘀滯的經脈,經脈正在一點一點的逐步修復。

    隨著真氣的運轉,劉波慢慢忘記了一切。

    他的意識仿佛也化身為水,以前涉獵過的所有關于水的論述悄然流過心田。

    隨著對水性的体悟越來越深入,水性的澤潤效果越發明顯,真氣流淌過的瘀滯經脈竟然增加了一層瑩潤的光澤,正在變的越來越有彈性。

    水性真氣的衝擊速度也越來越快,慢慢地竟然超過了劉波定下的一倍半的目標。

    真氣的運轉速度越來越快,慢慢的超過了一倍半……兩倍……三倍……四倍……五倍,一直到十倍,速度才不再增加。

    此時,**上的極致痛苦對他的意識沒有絲毫影響,他的意識已然化身為水,完全沉浸在對于水性的体悟中。

    潺潺的真氣細流,慢慢變成了湍急的河,現有的河道已經不能滿足真氣的運轉,終于開始向新的河道衝去。

    以前多次衝擊都堅如磐石的經脈壁障,終于在這龐大的真氣流的猛烈衝擊之下,轟然破裂。

    劇烈的疼痛刺激著劉波的**,練氣四層的經脈壁障終于被打破。

    這股真氣洪流開始在新的經脈路線里繼續快速流轉。而劉波似乎對這一切一無所覺,意識仍然沉浸在水性的感悟中。

    新開發的經脈本是最為脆弱的,尤其是劉波瘀滯的經脈,更是脆弱不堪。

    以往,真氣在新開發的經脈里運轉,都會給**上帶來最難忍受的痛苦。而如今,劉波的意識脫離了**,真氣的運轉速度自是不受影響,雖然比不上突破前的速度,但依然運轉的極為快速。

    一直到了天色蒙蒙亮的時候,他的意識才又重新關注**,時斷時續的刺痛和麻癢的感覺,再次回歸意識中。

    “真氣運轉的路線竟然是練氣四層的路線圖,怎麼不知不覺中竟然突破到了練氣四層?而以前真氣流轉過的經脈也變得瑩潤光澤,富有彈性,几乎變得毫無痛苦。就連剛剛開發,正在流轉的練氣四層的經脈,也明顯減輕了經脈瘀滯的效果。”

    突如其來的驚喜和疑問差點擾亂了劉波的平靜心境。

    “這定然是剛才對于水性感悟的效果!沒想到對于水性的些微感悟,竟然有這麼大的作用。”劉波的心境再難保持平靜,慢慢運轉真氣回歸丹田氣海,結束了一晚的修煉。

    對于水性的領悟竟然能夠起到這麼大的作用,讓劉波欣喜若狂。

    這恐怕是他能夠繼續晉級的唯一途徑!

    而意識能夠脫離**,從而讓他忘卻痛苦,保持心境的平穩,這也一定得益于心境的提升。

    經過這麼多年的痛苦磨練,劉波心境的進步還是很明顯的,今天做到脫離身意的地步,還是首次發生。

    他相信,隨著對于水性更深的領悟,他的心境還會持續提高。

    他在未來,更進一步做到無意識境,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色破曉,大地朦朦朧朧,淡青色的天空,還零落的鑲嵌著几顆殘星。

    寬闊的演武場上,打拳呼喝的人,漸漸多了起來。

    “波哥,你今天怎麼來的這麼晚?我已經練了一遍碧波掌法,正想找你切磋一下呢。”劉安對正在緩緩走來的劉波道。

    “那好,讓我看看,你在實戰中是不是還能發揮出碧波掌法的精髓。”

    劉安不再發話,也沒有謙讓,一本正經的擺開架子,一招一式的和劉波切磋了起來。

    一套掌法很快切磋完畢,不等劉安發問,劉波從第一式開始,把劉安的不足之處一一詳細解明白。

    “波哥,沒想到我的掌法還有這麼多的疏漏之處,應用上更是僵化,我還以為練得不錯呢。”劉安泄氣地道。

    “應該還是很有進步的。不過碧波掌法易學難精,不但需要平時勤學苦練,更需要悟性,這才能慢慢掌握掌法的精髓。”劉波安慰道。

    “波哥,你今天的掌法威力怎麼明顯比昨天要大很多呢,你不會是進階練氣四層了吧?”劉安有些不確信的問道。

    “安子你很有眼力嘛,我是昨天晚上剛剛突破的,真氣的控制還不是很熟練,沒想到這就讓你看出來了。”

    “我就,波哥你一定行的,這種身体情況下還能突破到后天四品,真是了不起!我看劉剛這回還有什麼話。他也不過是練氣五層罷了。”劉安滿臉驚喜和驕傲的道。

    “就算練氣四層,不也還是最慢的。我現在是練氣五層,但用不了一個月,我就會突破到六層了。比起衍哥當年,我也就是相差一層罷了。”不知什麼時候走到近前的劉剛,不憤地反駁道。

    “剛哥,你怎麼能這麼比呢?如果你是波哥的身体情況,你能保證達到練氣四層的程度嗎?”劉安一臉的氣憤。

    “這怎麼能比呢?我又不會經脈瘀滯。不跟你了,我還要去練功呢。”劉剛一臉不屑的向一旁走去。

    接下來的日子,劉波專門在藏書閣查閱了所有水性的論述典籍,對于水性的了解又有了很深刻的認識。而在每日的修煉中,也終于做到心境每次都能夠脫離身意的地步。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0:29 |顯示全部樓層
3 黑珠

減輕了痛苦的折磨,劉波的修煉速度,開始飛快進步,並且隨著他對于水性越來越深的領悟,水性真氣對于經脈的溫養效果也越來越明顯。

    這樣效果明顯的進步,持續了大約一個月的時間,修煉速度慢慢穩定了下來。而劉波對于水性的領悟也仿佛陷入了一個瓶頸,不論再參閱多少書籍都再無寸進。

    盡管這樣的效果,已經是以前所不敢想象的,但他仍然渴望繼續加深對于水性的領悟,這樣不論是修煉的速度,還是經脈的治愈,都還會有更大的進步。

    既然翻閱典籍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他便決定實地觀測水性,以期取得新的感悟。

    自此以后,大梁城的湖邊、河邊以及瀑布旁都會出現劉波的身影。他在水邊一坐就是一整天,細細地觀察著水性的變化。

    半月后,雨天。

    劉波站在大梁山的最高峰上,俯瞰群山。

    山林、木石全部掩映在蒙蒙的雨霧中,似乎全部蒙上了一層輕紗,隱隱約約,看不真切。

    劉波把自己的全部意識都沉浸在漫天的雨霧中,忘記了自身,忘記了一切,占據他全部意識的,只有那漫天的雨霧。

    天上的云層越來越厚,雨水也越來越大,由蒙蒙雨霧到稀稀疏疏,再到如串串珍珠墜落。

    劉波深深地体悟著水性從輕柔到狂暴的變幻,一點一滴仿佛都鐫刻在了靈魂的深處。

    体內的真氣也自然地運轉開來,隨著他的体悟,從緩緩地流淌到迅猛地涌動,速度越來越快,吸納進体內的真氣也越來越多。

    水性真氣一邊在經脈中快速地流淌,一邊滋潤著瘀滯的經脈,經脈變得越來越有彈性,越來越寬廣。

    直到一聲炸雷響起,仿佛天崩地裂一般,炸響在耳邊。

    雷聲把他從意境中驚醒過來。

    只見眼前一道强光划過天際,整個天空仿佛都撕裂開來,一道碗口粗的雷電直直的劈向他的身前。

    劉波迅速后退,毛孔緊收,嚇出了一身冷汗。

    身前的大石被雷劈了一記,詭異的不但沒有劈裂開來,反而把這道雷電給吸收了。

    劉波眼睛直直地望著這塊磨盤大的巨石,難掩心中的驚異。

    劉波剛想走到巨石跟前,細細查看。又是接連几聲炸雷響起,几道更為粗大的雷電直直的劈向大石。與剛才的情形一樣,這几道雷電仍然被那詭異的巨石吸收。

    看著眼前不斷閃過的雷電,劉波再也不敢向前,直到退后百米才站住身形。他定定地注視著眼前不斷被雷電狂劈的大石。

    劉波猜測這塊大石定然有著奇妙之處,否則斷斷不會讓這几十道雷電只劈向一處。

    僅憑大石能吸收雷電這一點,大石就一定是難得的寶物。這塊大石好像還有彙聚雷電的作用,要不然在短短的時間內,怎麼會有這麼多的雷電產生呢?

    雷電斷斷續續的持續了一個時辰,才隨著滿天烏云的散去,停了下來。

    劉波這才放心地走到大石的跟前,細細地大量。

    可是怎麼看這塊大石也沒有什麼奇異之處,與周圍的石頭完全一樣,沒有一絲的區別。劉波憑借自己多年的學識,又反復鑒別了几次,還是沒有找出一絲異樣之處。

    “既然找不出奇異之處,不如把它破開,看看里面是不是內有乾坤。”劉波暗暗想到。

    劉波從周圍找來几塊趁手的石塊,開始從大石的邊緣砸起。隨著大石越來越,仍然沒發現里面有什麼特別之處。

    直到剩下拳頭大的一塊,劉波還是沒有任何發現。

    考慮了一會儿,他終于下定決心,舉起手中的石頭狠狠地砸下。

    隨著石塊的破裂,一個鴿卵大的黑色珠子滾了出來。

    他撿起珠子,拿在眼前細細查看。

    珠子色呈烏黑,圓滾滾的,表皮暗淡,沒有一絲亮光。

    使勁捏了捏,只能感覺到堅硬無比,判斷不出到底是什麼材質做成。總体來看,就是一個平平無奇,毫不起眼的黑色圓珠。要不是親眼看到了大石吸收雷電的奇異之處,這麼一個毫不起眼的平凡珠子,劉波怎麼也不會認為,它是什麼寶物。

    把珠子收好,劉波迫不及待地趕回了瀟湘院。

    “這個神秘的黑珠,到底是怎樣的寶物?怎麼才能弄明白它的功用呢?”劉波思索著自己記憶中有關的信息。

    “好像在一本介紹各類法器的書中,介紹過法器需要神識烙印后,才能認主。但是,在顯化期顯化靈根以前,凝神期和練氣期是沒有神識的。自己有沒有靈根,現在還不知道。如果沒有靈根,終生只能止步于凝神期頂峰,不會產生神識;就算有靈根,等自己突破凝神期,那還不知道需要多長時間。”

    劉波一陣懊惱后,又想起了書中還講到有部分高級的法器還可以血煉認主。

    “如果認主成功,顯化期以下也可以初步使用。這個神秘的黑珠絕對應該是很高級的法器,到是可以試一試。不過血煉的法器好像還要吸收認主者的真氣,也不知道吸收的多不多?”

    劉波暗暗地思索著。

    “大不了吸收的過多,就停止認主,頂多認主失敗罷了,以后修為高了還可以再次嘗試。”神秘黑珠的吸引力太大,劉波還是下定了決心。

    劉波進入定鏡,把真氣恢復到最佳狀態。

    咬破中指,把手指放在珠子上。鮮血落在珠子上。

    血珠果然很快被珠子吸收,劉波一直提心吊膽的吸力也沒有出現,他的真元沒有絲毫損失。直到手指上的血液流盡,血液還是不夠珠子吸收的。他最擔心的認主需要吸收真氣的事,也一直沒有出現。

    “根據書中介紹,認主需要的血液並不多呀,這珠子怎麼一直再吸,反而真氣一點儿都不吸收,這是怎麼回事?”

    “不管了,既然它還想吸血,那就讓它吸好了。身上這麼多血,怎麼也夠他吸了。”

    劉波索性在手腕的動脈上,刺了一個口,鮮血快速的流到珠子上。

    血液流得快,珠子吸收的更快。一直到劉波感到頭腦眩暈,也沒有讓珠子吸飽。劉波感到失去的血液已經到了自己能夠承受的極限,為了自己的命著想,必須停止繼續出血。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0:41 |顯示全部樓層
4 附身

“高等的法器果然非同一般,只是吸血就差點要了自己的命,也不知道還要吸收多少血液才能完成認主?”

    劉波遺憾的把珠子放在一旁,取出上好的金瘡藥,涂抹在手腕的傷口上。很快,動脈上的傷口便停止了出血。

    “珠子沒有吸夠血液,這認主也就沒有成功,但畢竟也吸收了這麼多的血液,不知道會不會也有點作用?”劉波想著,隨手拿起珠子,仔細的觀察起來。

    但遺憾的是,他看來看去,也沒有看出有什麼變化。

    認主沒有成功,不管這珠子有多麼神奇的功用,暫時也不能使用。劉波並沒有氣餒,對于黑珠仍然異常重視,對認主后的效果也充滿了期待。

    他找出屋中專門放置貴重物品的盒子,仔細的把珠子放置進去。

    想了想還是不放心,又專門去了一趟母親金雅慧那儿,要來几條結實的絲線,編了一個正好能網住珠子的編套,鄭重其事的把這個鬧不清功用的神秘珠子掛在了頸上。

    此后的日子里,劉波除了修煉之外,每天必做的事情又多了一項,那就是繼續滴血認主。

    因為每天都失血,導致他面色蒼白,讓他的母親極為擔心,每日都給他親手做補氣補血的膳食,為他調理。

    晚上,修煉之前,劉波又開始給黑珠滴血。

    “這珠子都吸收了半個月的血了,我全身的血液也就這麼多,怎麼它還沒吸夠啊?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是個頭?”

    劉波對于黑珠的怨念頗深。

    就在他感覺失血過多,想要結束的時候,黑珠終于有了變化。

    黑珠開始泛出淡淡的玄黃光芒,同時吸力大增,他的血液快速的流失。

    這樣的狀況,持續了半刻鐘的時間,劉波開始感覺頭暈眼花,眼看就要堅持不住了。

    就在這時,黑珠光茫大放,直接進入了劉波的識海之中。

    “認主成功了!”劉波驚喜無比。

    還沒等他好好感受喜悅的心情,變故再次發生。

    黑珠進入他的識海之后,竟然開始改造他的靈魂本源。淡淡的玄黃之氣把他的靈魂本源籠罩,開始一絲一絲的滲入其中。

    劉波看不到自己識海中的變化,只是感到從靈魂中傳來巨大的痛苦。這種痛苦無比强烈,他感覺自己隨時都有靈魂崩潰的可能。

    因為自幼經脈淤滯的原因,劉波的意志力鍛造的無比强大,對于痛苦的承受能力已經超出了一般人的想像。正因為他的意志力無比强大,才沒有被這種痛苦擊潰。

    劉波感受到了極大的危險,他知道自己必須堅持,只要稍有松懈,很可能就是真靈湮滅的下場。

    此時,他已經有些后悔自己貿然認主的舉動。這個神秘的黑珠,很可能是極强大、極特殊的高級法寶,認主的要求可能很高,他現在的實力太過弱,在毫無所知的情況下,認主的舉動太過冒失了。

    隨著玄黃之氣對于靈魂本源的改造,來自靈魂的痛苦越來越强烈。

    劉波一直咬牙堅持著,整整堅持了兩個時辰。

    玄黃之氣對于靈魂本源的改造終于到了尾聲,只要劉波堅持到最后,黑珠就會徹底屬于他。

    兩個時的不懈堅持,已經到了劉波意志力的極限。

    就在他的靈魂本源完成改造的一瞬間,劉波的真靈再也堅持不住,徹底崩潰了。

    帶著極度的不甘心,劉波的意識消失在世間。

    此時,黑珠已經完成了認主的最后程序,靜靜地飄蕩在劉波的識海之中。

    這時,屋內的虛空突然出現一個黑洞,一尊古朴的鼎從中跌落。

    鼎剛一出現,就自發的飛進劉波的識海。

    鼎進入識海之后,本來安靜不動的黑珠竟然受到吸引,自發進入了鼎里面。

    一個時之后,劉波睜開了眼睛。

    “娘哎,竟然是穿越加附身!老子到底走了多大的狗屎運,竟然親身經歷這種傳中的牛事件。”

    地球劉波消化著腦海中接收的異界劉波的一切經歷,兀自有些難以置信。

    他本是地球的一個普普通通的大齡未婚吊絲,作為災后孤儿,自在福利院長大,已經大學畢業十年。剛剛交了房款首付,正准備向女朋友求婚,沒想到竟然穿越到了異界。

    他今天搬家砸破了手指,沒想到在挪動這個鼎的時候,竟然被吸干了全身精血,被鼎拐帶著來到了這個神奇的修真世界。

    相比起已經真靈泯滅的異界劉波,他這個地球劉波絕對受到了幸運女神的鐘愛。不僅認主了傳中的乾坤鼎,還買一送一,毫不費力的得到了乾坤鼎的鼎芯,也就是導致異界劉波死亡的黑珠。

    “乾坤鼎在傳中是先天至寶,也不知道這種法靠不靠譜?沒想到如此牛的乾坤鼎,竟然還是一件不完整品。真不知道現在這件完整的乾坤鼎到底是什麼級別的法寶?”劉波暗暗猜測。

    劉波附身之后,因為黑珠是吸納異界劉波的鮮血認主的,再加上異界劉波的靈魂本源被禁錮,沒有消散,所以黑珠對于他並不排斥。

    乾坤鼎和黑珠本來就是一体,劉波認主了乾坤鼎,再加上以上條件,完整的乾坤鼎徹底成為了他的血煉法寶。

    因為異界劉波的靈魂本源保存完整,除了真靈泯滅之外,他的所有一切都一如當初。劉波輕輕松松接收了異界劉波的一切,包括他的思想、意志、感悟以及真元、血脈等。

    這就仿佛是異界劉波是他的一個分身一般,除了真靈轉換之外,一切沒有任何改變。

    異界劉波的修煉境界在他看來已經很高了,是他以前從來也不敢想像的。有了這些修為,他對于乾坤鼎已經有了一些模模糊糊的認識。

    在他的感知中,乾坤鼎一共可以分為九個大的階段,每一個階段具体的功能,現在還不清楚。讓他意外的是,乾坤鼎的鼎芯竟然還有微弱的封印沒有完全破除,還需要他想辦法破解。

    乾坤鼎的鼎芯認主極為艱難,最大的一關就是鼎芯對于靈魂本源的改造。在改造的時候,會給靈魂帶來極大的痛苦,如果承受不住,就會造成真靈崩滅。而且靈魂本源越强大,認主就越危險,只有意志强大到不可思議的人,才有認主成功的可能。

    了解到這一點,劉波更是極為慶幸。

    他的意志雖然也算堅韌,但是相比異界劉波,卻是云泥之別,根本就不是一個檔次。如果兩人換個位置,他恐怕第一時間就真靈湮滅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0:58 |顯示全部樓層
5 吸收本源

    現在,他和異界劉波融為一体,對于異界劉波的**意志,他最為清楚。這種强大的意志,既有多年磨練的原因,更是先天的稟賦造成。

    劉波相信,這種極為强大的意志稟賦,絕對是極為罕見的,普通人就算怎麼磨練,也達不到這種程度。

    乾坤鼎是傳中的先天至寶,對于這樣的寶物,劉波自然是極為好奇,消化了異界劉波的所有信息之后,開始研究乾坤鼎到底有些什麼作用。

    乾坤鼎既然是鼎爐,劉波猜測,它應該具備煉丹、煉器的功能。只是對于煉丹、煉器,劉波一竅不通,自然不能馬上驗證。

    乾坤鼎的九個階段到底有些什麼功用,他現在雖然不得而知,但是大致的信息,還是能夠感應的。這九個階段的主要功用都和煉化有關系,他猜測第一層的功用,和煉化的關系應該更加密切。

    自從認主乾坤鼎之后,劉波的意識已經可以進入到乾坤鼎的內部。

    他的意識進入乾坤鼎之后,看到里面空空蕩蕩,空間極為廣闊,最引人矚目的是其中飄散的兩團稀薄的氣霧。一團呈現血紅色,一團白色中夾雜著絲絲金光。

    “這兩團氣霧是怎麼回事?”

    根據劉波的感知,乾坤鼎中絕對沒有存放任何東西,這兩團氣霧絕對是剛剛增加的。

    劉波思考了片刻,結合乾坤鼎傳來的信息,終于想明白這兩團氣霧的來歷。

    原來其中血紅色的氣霧是他的血脈本源,而白色氣霧則是異界劉波的靈魂本源。

    劉波的**死亡之后,血脈本源被乾坤鼎吸收。而異界劉波的真靈湮滅之后,靈魂本源被鼎芯吸收。

    “這到底是什麼事呀?人都死了,竟然還有血脈本源和靈魂本源留存。如果自己吸收了這兩團血脈本源和靈魂本源,和異界劉波就真的完全融合了。”劉波心中感嘆際遇的神奇。

    “看來這兩團本源還是非常重要的,自己必須全部吸收。尤其是遺留的靈魂本源,這團本源已經被鼎芯改造過,自己全部吸收之后,才算是徹底控制了鼎芯。而吸收血脈本源,應該能夠修復現在這具身体的經脈淤滯,也必須吸收。”

    既然兩團本源都必須吸收,劉波便開始行動。

    他准備先吸收靈魂本源,相比來,這團靈魂本源更加重要。

    初次吸收,劉波只是引導了很少的一絲靈魂本源進入自己的識海之內。

    靈魂本源進入他的識海之后,自動的融入到他的靈魂本源之中。

    隨著靈魂本源的融于,一陣劇烈的痛楚從靈魂中傳出,這種痛苦的程度已經超出了想像,是劉波從來都沒有感受過的。如果不是完美融合了異界劉波的一切,這其中正好也包括了他的堅强意志,那麼他絕對承受不下來,一定會瞬間昏迷。

    盡管在接收的信息中,有異界劉波承受靈魂改造的体會,但是現在親身經歷起來,還是讓他難以適應。這種巨大的痛苦雖然比鼎芯直接改造靈魂時的强度略低一些,但是仍然太過强烈,每一秒都讓人感覺漫長無比,在劉波的認知中,世間最大的酷刑,莫過于此。

    因為吸收靈魂本源不必一次全部完成,這個過程可以隨時中斷,為了減少靈魂痛苦的强度,劉波吸收的很慢,一直用了三天時間,才全部吸收完畢。

    吸收了這團靈魂本源之后,劉波的靈魂本源最少增加了一倍。

    靈魂本源最是神秘,就連涉及到靈魂的丹藥都無比稀少罕見,他這種情況更是絕世無雙。靈魂本源的增加,是從本質上的改變,這種際遇極為罕有。

    劉波感覺無論是對于武學的体悟,還是平時的思考,都比以前有所進益。看來靈魂本源的增加,雖然暫時看不出太大的改變,但是卻是一種實質上的進化,天長日久,會讓人受益無窮。

    吸收了靈魂本源,接下來就是吸收血脈本源了。

    把一絲血脈本源引入身体之后,同樣不需要刻意引導,這一絲血脈本源就自動的融入到劉波的身体之中。

    雖然看不到身体的血脈本源有些什麼變化,但是他卻知道,這具身体的本源血脈一定發生著根本的變化,來自地球的血脈正在融入到這具身体之中。從今以后,這具身体也算是流淌著他原本身体的最精華血液,他再也不需要有任何遺憾。

    血脈的融合同樣是痛苦難當,毫不稍遜靈魂本源的改造。劇痛、麻癢,不一而足,仿佛要把人整個碾碎,再一點一點的拼湊出來,其中的痛苦更勝于十八層煉獄的折磨。

    血脈本源吸收完畢,同樣花費了三天的時間。

    融入了地球身体的血脈本源,劉波的經脈淤滯自然不藥而愈,從此以后,修煉速度再也不用受到經脈的限制。

    經過血脈本源改造之后,劉波的身体本質肯定也有了新的變化,只是到底有些什麼變化,以他現在的境界還感覺不出來。

    劉波猜測,這種改變應該是天賦上的改變。一個人的悟性源于靈魂本源,一個人的天賦則是源于血脈本源。

    父母或者先祖的血脈强大,那麼傳承給后代的血脈,一般都會很出色。一個人的血脈先天注定,后天基本沒有改變的辦法。劉波的這種際遇,的確是讓人羨慕、嫉妒。

    至此,兩團本源全部吸收完畢。

    經過這些天的適應,劉波對于這個世界已經十分了解,再加上他接收了異界劉波的一切,除了思想上有些不適應,在他刻意之下,生活中毫無異樣,沒有人察覺他的不同。就連最了解儿子的金雅惠,也對他一如往常,並沒有絲毫警覺。

    修真世界的精彩,是他以前不敢想像的。對于修煉,他有著絲毫不下于異界劉波的熱情,他現在已經完全適應了現在這個身体的身份,從思想上也完全接受了這一切。

    他又恢復了以前異界劉波的習慣,每天不是查閱典籍,就是觀測水性。

    這些天,他的收獲很大,對于水性又有了很多新的領悟。

    晚上,劉波開始例行修煉。

    跌坐在蒲團上,雙手交叉,拇指相扣,劉波很快進入了定鏡。仍然像以往一樣,意識脫離出**,仿佛化身為水,專注于真氣的運轉。

    這些天,對于水性的領悟,絲絲縷縷浮現在他的心田。

    這些領悟,反映到修煉上,真氣的運轉先是緩緩而行,在開辟新路線的同時也滋潤著經脈。漸漸地真氣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仿佛狂暴的水流不斷衝擊著阻擋在前面的所有障礙,真氣一路攻城拔寨,迅速運轉在新的路線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1:09 |顯示全部樓層
6 練氣五層

    不但真氣的衝擊力加大許多,而且他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也快如長鯨吸水,滾滾而入。

    狂暴的衝擊力加快了開辟新路線的速度,蜂擁而入的真氣量保證了足量的真氣供應,他的這次修煉取得了難以想象的效果。

    時間過去一個時辰,劉波緩緩收功,慢慢睜開眼來。

    “竟然練氣五層了?怎麼會這麼快?聽外面的打更聲,時間才過去一個時辰呀!”劉波滿臉的驚喜和難以置信。

    他起身來到窗前。

    望著月至中天的殘月,任清冷的月輝灑在身上,劉波的心中微有波瀾。

    現在遠離家鄉的愁緒已經逐漸消失,只是偶爾還會想起。他現在的心情,喜悅中仍留有一絲淡淡的苦澀,久久不能消去。

    劉波雖然突破到了練氣五層,但並未對外宣揚。白天一如既往的繼續体悟水性,夜晚則照常修行“善水心經”。不知是劉波体悟水性的效果,還是兩種本源改善体質的作用,這几日修煉的速度一日千里,進步飛快。

    這一日黃昏,劉波從湖邊歸來。

    還未到瀟湘院的門口,遠遠地就看見妹劉煙跑在前面,自己的長隨劉至賢跟在后面。

    劉煙邊跑邊大聲的喊道:“二哥,二哥,我回來了,想死我了!”

    劉波故作驚喜地快跑上前,接住飛扑而來的妹,貌似激動地道:“煙儿,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父親還好嗎?一路上可還順利?”

    “我們今天午時就回來了,一直等不到你,可想死我了。這次競拍很順利,才花了九百八十中品靈石,還不到一千中品靈石,就把九葉通脈草拍下來了,父親很高興呢。回來的路上也算順利,就是遇上了一伙攔路的毛賊,最厲害的也才練氣七層,沒用父親出手,就被護衛打發了。”劉煙掛在劉波的脖子上,竹筒倒豆子似的,嘰嘰喳喳地著。

    雖然是第一次見到劉煙,但是因為他完全接收了異界劉波的思想,對于劉煙有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愛,再加上他是一個孤儿,沒有感受過親情的溫暖,對于劉煙的撒嬌,心中有一股別樣的溫暖。

    剛開始時,他還有做戲的想法,現在對于劉煙的喜愛,已經是發自內心,一切自然而然。

    這時,十七歲左右,仆人打扮,面貌憨厚的長隨劉至賢也來到跟前,面容激動,嗓音哽咽地道:“少爺,這次祖宗保佑,老爺順利拍下了九葉通脈草,一路上也是順順利利。肯定是老天爺開了眼,這一回少爺的病,定要大好了。”

    “至賢,煙儿這一路上搗亂了沒有?有沒有惹麻煩?”劉波問道。

    “我哪里有搗亂了,更沒有惹什麼麻煩,父親都我乖巧,以后有機會還要帶我出去呢!”不等劉至賢回答,劉煙就撅起嘴,不滿地道。

    “少爺,姐這一路上確實沒有惹麻煩,除了買回來的東西多了些,都做得很好。”劉至賢眼帶寵溺地肯定道。

    “二哥,快到你屋里看看,我已經把九葉通脈草給你拿來了。你把它服用了,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劉煙搖著劉波的手催促道。

    劉煙關心的話語,讓劉波的心中異常柔軟,心中泛起一股熱流。

    三人來到劉波的房間。劉煙搶先拿起一只尺長的白玉盒,輕輕放到屋中的檀木桌上,心的打開白玉盒蓋。

    劉波雖然已經不再需要這顆靈藥,但是心中仍然對這一久負盛名的靈草充滿了期待。

    只見一顆通体猶如碧玉的尺長細草,靜靜地躺在盒底,葉片上繚繞著絲絲靈氣。靈草莖細葉長,細細數來,從根部到頂部正是九片碧葉,分明是已生長九百年的靈藥。

    通脈草乃是很少見的靈藥,生存條件苛刻,對于凝神期修煉者的經脈損傷有著很好的治療作用。

    初生時,葉呈紫色。百年后紫葉盡脫,生發出一片碧葉。此后每百年便生長出一片新的碧葉,需要九百年才能葉生九片,通体碧綠,成為珍貴的九葉通脈草。

    “姐,趕緊把盒蓋蓋上吧,靈藥曝露在空氣中,會慢慢散失靈氣,降低藥效的。”劉至賢一臉焦急之色。

    劉煙兩手迅速地拿起盒蓋,輕輕蓋好,並道:“放心吧,至賢哥,這些我都知道的。我就是先讓二哥看上一眼,給他開開眼界。”

    “果然不愧是長滿九葉的通脈草,不藥效,單單看外在的表象,就知道不是凡品。只是花費了九百八十中品靈石拍來,還是太昂貴了些。”劉波感慨地道。

    “二哥,你這就不懂了,九百八十中品靈石的價格,還真是很便宜了呢。這九葉通脈草當時是在拍賣完極品天器和極品凝神期靈丹之后進行拍賣的,競爭的人很少,這才讓父親用這麼低的價格拍來,比父親准備的靈石足足少用了三分之一呢。”劉煙一副你很無知的樣子道。

    劉至賢生怕劉波因為靈藥昂貴而舍不得服用,也解釋道:“確實很便宜了。聽拍賣這株靈藥的人,事后很后悔參拍這次拍賣會,拍賣的價值還不如直接賣到靈藥行價格高。”

    劉波想到自己的病好的過于離奇,不好對外解釋,正好借此收下這株靈藥,等過几天就自己的病好了,即安了全家的心,又不會罔負了劉波父親拍買靈藥的一片苦心。

    于是他道:“既然靈藥已經拍買來了,那我一定會好好利用起來。相信這九葉通脈草的功效一定會藥效非凡,我有很强的預感,這次一定不會再讓父親和大家失望,肯定會藥到病除,沉痾盡去。”

    聽到劉波不但不在心疼靈藥的昂貴花費,而且還信心百倍,劉煙連忙附和道:“就是,就是,九葉通脈草連凝神期强者的經脈傷勢都有療效,治愈二哥的病還不是菜一碟。”

    “已長滿九葉的通脈草畢竟藥效强大,不是普通凡品靈藥能夠相比的,少爺的病這次肯定能好。”劉至賢也在一旁附和。

    “靈藥也看過了,咱們還是趕緊到紫竹院,去給父親請安吧。”劉波催促道。

    劉波把九葉通脈草仔細收好,三人一起前往紫竹院。

    來到紫竹院,一進入迎賓堂,便見到劉波的父母和大哥劉清正坐在堂內議事。

    劉波第一次見到劉飛龍,心中略有一些忐忑,趕緊暗中調整了一下心情。

    快步走到劉飛龍的座前,雙膝拜倒,劉波道:“孩儿見過父親,父親一路辛苦了。”

    “波儿快快起身,一邊坐下。”劉飛龍笑呵呵地道。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1:20 |顯示全部樓層
7 輝煌祖地

    劉波接著又向母親金雅慧問安,又問候過一臉喜色的大哥,這才在下手的檀木椅上坐下,道:“孩儿已經看過了那九葉通脈草,果然不愧是可以煉制凝神期丹藥的靈藥,靈氣四溢,藥香怡人。孩儿這次很有信心,一定會藥到病除,經脈暢通。”

    聽到劉波信心十足,他的父母和大哥心中都很欣慰。

    劉飛龍更是感到這次的拍賣會不虛此行,不但拍買順利,更是難得儿子能夠信心盡復。不管這次劉波的病能不能好,只要他始終能夠堅定信心,劉飛龍都認為這次的靈石花的有意義,有價值。

    一家人氣氛溫馨的談論著,直到飯后,劉波才回了自己的瀟湘院中。

    几天之后,劉波告訴父母,他的病已經完全好了。劉飛龍仔細檢查后,終于確信這是真的,全家人都感到興奮莫名,高興不已。

    劉飛龍在確認劉波的病痊愈后,便一直替他考慮以后的武學修煉應該怎麼進行。

    劉飛龍仔細斟酌后,把劉波叫來,道:“波儿,既然你的病已經痊愈,那麼就應該重新規划一下,你以后的武學修煉應該怎樣進行。”

    “父親,我現在修煉的‘善水心經’就很好呀,品級高達九品,已經算是練氣境界的頂級心法,還能持續修煉到凝神頂峰,這不已經是我們劉府最頂級的水系功法了嗎?”劉波疑惑地問道。

    “沒錯,‘善水心經’確實是我們劉府最頂級的水系修煉功法,但是既然你的病已經好了,那麼‘善水心經’就不一定是你最好的選擇了。”劉飛龍鄭重地道。

    “這跟我的病好沒好有什麼關系?我修煉‘善水心經’的進度還是很快的,感覺很適合修煉這門功法。”聽了劉飛龍的話,劉波更是疑惑了。

    “那是你以前經脈瘀滯,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如此。修煉‘善水心經’能夠起到溫養經脈的作用,對你的病有好處,這是不得已而為之。但是現在你的病已經大好,就要考慮修煉什麼功法才是最適合你的,才能讓你的修煉速度最快。有一個情況你並不了解,我們劉府最好的功法是火系功法,我們所有劉氏子孫也都有修煉火系功法的天賦,雖然並不一定是最適合的,但絕對天賦很高。”劉飛龍耐心地解釋道。

    劉波睜大眼睛,聽得更是疑惑了。不等他發問,劉飛龍繼續道:“我們劉府乃是血脈世家,凡是我們劉氏子孫,血脈中都傳承有火靈根。”

    “什麼是血脈世家?靈根又是怎麼回事?”劉波越聽,疑問越多。

    “我先靈根。靈根是一個人能否修仙的先天條件,只有天生靈根的人,才能突破凝神期,晉級靈湖期。沒有靈根的人,最多晉級凝神九層大圓滿,就再也不能寸進。而一個人是否有靈根,在凝神期以前是隱性的,不能測出。只有晉級凝神期,才能檢測出靈根屬性及品級。有靈根的人是極為罕見的,大約一万個普通人當中才能出一個,可謂是万里挑一。靈根的屬性分為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暗九種屬性,每種靈根又分為一品至九品、超品、以及靈体,靈体最是罕見。”

    “那靈根對修煉有什麼好處呢?靈根的品級高低又有什麼區別?”劉波繼續問道。

    “修仙的根本就是强壯**,壯大靈魂,而人的**好修,靈魂難煉。凝神九層圓滿后,只有天生靈根的人,才能產生神識,晉級靈湖期,並吸納與靈根屬性相應的靈氣,溫養、壯大靈魂。人的靈魂只能通過吸納與靈根屬性相應的靈氣,才能慢慢溫養壯大,其它屬性的靈氣對靈魂沒有絲毫的作用。一個人的靈根越多,品級越高,修煉速度越快。但一般人只有一種靈根,靈根品級也往往不高。”

    看劉波又露出疑問的樣子,劉飛龍繼續道:“能夠通過血脈傳承靈根的世家就是血脈世家,我們全修真界也只有三大血脈世家,分別是:我們劉府世家、哥舒世家、韓府世家。我們劉府世家傳承的是火靈根,最高傳承典籍《符典》;哥舒世家傳承的是木靈根,最高傳承典籍《青木秘术》;韓府世家傳承的是金靈根,最高傳承典籍《九轉靈兵》。三大世家都是來歷神秘,傳承久遠的古老世家,更是整個修真界的一流勢力之一。”

    “那就是我們劉氏子孫都有火靈根,都有修仙的天賦了!既然我們劉府世家這麼厲害,那我們的祖地,一定不會是這大梁郡吧?”劉波問道。

    “堂堂血脈世家,每個子孫都至少有万中無一的火靈根,祖地自然不可能在偏遠的大梁郡。我們劉府世家的祖地乃是在中央神州大陸的最中心,是中央神州大陸的一流勢力之一。”劉飛龍傲然道。

    “那我們先祖為什麼來到這呢?我們還能回去嗎?”劉波對于劉府的光輝歷史很感興趣。

    “我們劉府世家,歷代成就地仙的高手是三大世家里最多的,一直力壓其它兩家和其它一流勢力,是僅次于頂級勢力的大世家。我們劉府這一代的地仙老祖本來有兩位,但是百年前,一位飛升仙界,一位外出探險,失去了消息。作為一流勢力,沒有一位地仙老祖坐鎮,局勢是非常危險的。”

    劉飛龍嘆息一聲,接著道:“未雨綢繆,為了保證家族血脈的延續,家族決定派出精英子弟暗中隱藏起來。我們劉府的先祖就是因此來到的大梁郡。家族高層既然要求暗中發展,那麼短期內我們大梁郡的劉府子弟恐怕是不能回歸的。”

    到此,劉飛龍面帶遺憾之色。

    想象著神州祖地家族的盛況,劉飛龍心向往之。略停片刻,繼續感慨地道:“波儿,神州家族的事情,我也只是聽你爺爺所,具体的事情不是我們應該操心的。既然知道了家族的輝煌,就不要給咱們的姓氏丟臉,以后更要加倍努力修煉。”

    “咱們還是接著你修煉的事情。正是因為我們劉府子弟都天生擁有火靈根,所以我才考慮,是不是應該讓你改修火系功法。要知道,與靈根屬性相合的功法,修煉起來的速度才是最快的。”劉飛龍斟酌著道。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1:32 |顯示全部樓層
8 藏經閣

    “可是我修煉‘善水心經’的進境也很快,我現在已經是練氣五層,很快就要突破練氣六層了。”劉波解釋道。

    劉飛龍聞后大吃一驚,道:“波儿,我走之前,你不還是練氣三層嗎?怎麼短短時間進境這麼快?”

    “所以我,我應該不用改變功法的。畢竟修煉了這麼多年的‘善水心經’功法,我已經習慣了,並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效,就算一開始就修煉火系的功法,我想也不一定會有現在的進境。”劉波回答道。

    强掩心中的驚喜,劉飛龍語音發顫地道:“波儿,你一定還有水靈根,不然水系功法絕不會有這麼快的進境。加上我們血脈傳承的火靈根,那波儿你就有了水火雙靈根!”

    “父親,我就算有水火雙靈根,你也不必這麼激動吧?”看著平時一貫沉穩冷靜地劉飛龍竟然如此失態,劉波很是不解。

    “怎麼能不激動?你要知道靈根是先天的稟賦,相差一品都是天地之別,何況是多出一系靈根!這可是天大的驚喜,就是仙人都求之不得的事情。我們雖然是血脈世家,但絕大多數人都只有單一的火靈根,而且品級大都不高。你現在境界太低,還想象不到,能多出一系靈根是怎樣的天地之別,等你到了顯化期,你就能切身感受到這其中的好處了。你老爹我,也只是單一的火系靈根,不過靈根的品級還算高,是火系靈根七品,就這已經頂著天才的名聲了。你想想你能多出一系靈根,這又是多大的驚喜。”

    聽劉飛龍這樣詳細地解釋,劉波心中也很驚喜,但畢竟沒有切身体會,不會像他那些激動,反而開起劉飛龍的玩笑:“原來父親是我們劉府的修煉天才呀,怎麼以前從沒有聽你過?要是早知道,我也能多一點炫耀的資本。既然七品靈根就是天才了,那九品、超品甚至是靈体,一定非常罕見了吧?”

    難得見到儿子有這麼開心的時候,平時一直沉穩示人的劉飛龍,也順著儿子的意思道:“那是當然,你老爹我是劉府第四代的第一天才,只是我平時慣于低調示人罷了。一般的修真者,多是單系一至三品靈根,四品到六品的靈根都算是不錯的天賦,七品可算是天才,八品更是超級天才,九品靈根已經極為罕見,至于超品靈根甚至是靈体,更是傳中的存在。我相信,波儿你不僅是雙系靈根,靈根的品級一定也不錯,不然也不會在短時間內有如此大的進步速度。在顯化期以前雖然不能測出靈根屬性以及靈根品級,但是看修煉進度還是能看出一些端倪的。”

    “父親,既然你現在判斷我有水火雙靈根,那麼我應該怎樣修煉更合理呢?”劉波認真請教道。

    “既然你在‘善水心經’上成就這麼高,那絕對不能放棄,還要繼續修煉。但血脈傳承火靈根的優勢更要利用起來,不如你再兼修一門火系的七品功法‘玄冰寒炎’。‘玄冰寒炎’雖然是火系功法,但卻是極罕見的寒炎屬性,這樣和你修煉的‘善水心經’就不會相互衝突,反而會有相通的效果。而且‘玄冰寒炎’配套的七品武技‘冰炎劍指’,也是一門攻擊凌厲的絕學,配合你已經修習的‘水御十八式’,有攻有守。並且‘玄冰寒炎’和‘冰炎劍指’都沒有天賦要求,絕對適合你修煉。你再從藏經閣挑選一門身法,這几門功法和武技就是你今后主修的功法和武技了。你還可以從藏經閣再挑選几門適合你的武技作為參考,開闊一下眼界,但略微了解即可,切忌不可精研,以免分散精力,成了門門通、門門不精。要知道万博不如一精,人的精力有限,在練氣階段,最重要的還是勤修功法,加快進境,修煉武技必須是在不占用修煉功法時間的前提下,否則就是本末倒置了。”劉飛龍語重心長地道。

    劉府的藏經閣是一座四層樓閣,四層放置著所有凝神期以上的功法、武技、靈技,三層放置的是凝神期功法、武技、靈技,二層放置著所有練氣期的功法、武技和靈技,一層是借閱后,臨時閱覽所在。

    劉波一早便來到了藏經閣,准備借閱《玄冰寒炎》和《冰炎劍指》兩本書籍,並挑選一門身法和几門輔修的武技。

    管理藏經閣的是劉府的一位老仆,雖是仆人,但是在劉府的地位卻不低,就連劉波的父親劉飛龍見到他,也要客氣的稱呼一聲劉老。

    劉波一進藏經閣,見到這位老仆正在案前閉目端坐,他穩步走到案前,恭謹道:“劉波見過劉老。”

    老仆聞言,慢慢睜開眼來,一絲訝異的眸光從眼底閃過,道:“波少爺又來借閱了,自己上去查看吧。還是老規矩,雜書類可以帶走,功法、武技類只可在閣內查閱,不可帶走。”

    劉波上到二層,先在功法類區域找到《玄冰寒炎》,又來到武技類區域找出《冰炎劍指》,這才來到身法類區域細細查看。

    身法類的武技有几十種之多,劉波細細看來,挑出了《急電身法》、《隨風步》、《雪舞身法》、《云飄霧繞》、《幻影無蹤》五本身法,細細研讀。

    全部細細讀完以后,他選擇了《云飄霧繞》作為今后的主修身法。想了想,又留下了《急電身法》作為參考。

    《云飄霧繞》是速度、變換、轉折等各方面都很全面的一種六品身法,所以劉波選擇其作為主修身法;而六品《急電身法》不愧急電二字,特別突出了一個快字,劉波認為“快”是身法中最為重要的要素,所以選擇其作為自己的輔修身法。

    選好了身法,劉波便在武技區一本一本細細研讀。最后又挑選了三本武技,作為以后的輔修武技。分別是《破天擊》、《細雨隨風劍》、《無影針》。

    其中《破天擊》是劉波最為重視的一種秘技,沒有注明秘技的等級,修煉這種秘技也沒有天賦要求。

    這門秘技雖然名為破天,卻並沒有具体的招式,而是一種極為復雜玄妙的真氣搬運方式,理論上每多搬運一個循環,便增加上一個循環的兩倍威力。破天第一擊便是正常情況下全力一擊的兩倍,第二擊是四倍,第三擊是八倍,據記載有人最高能發出第九擊的五百一十二倍。

    這簡直超出了劉波的想象,難以相信世間竟然會有如此神技,要是修煉到第九擊,那將會有怎樣的威力?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10:01:42 |顯示全部樓層
9 修煉

    “破天擊”的最大作用並不只是强大的攻擊力,而是可以輔助其它武技,提升其它武技的威力。

    “破天擊”的真氣搬運太過神奇,只要第一擊修煉成功,並且可以融入到其它武技中,那麼就可以把這門武技的威力提高到一品的境界。

    在練氣期,不論是什麼品級的武技,都很難達到入品級的境界,越是高級的武技,領悟就越困難。一般都是進階凝神期,靈魂本源更加强大以后,才能領悟到武技的一品境界。

    因此“破天擊”可以提高武技品級的特點,是十分逆天的。當然,要想修煉“破天擊”,同樣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六品武技《細雨隨風劍》是一種對意境和悟性要求很高的劍法。劉波最近對水性的領悟漸深,研讀第一遍就有了一些感悟,相信這門劍法一定很適合他。

    六品武技《無影針》是一門奇詭的暗器使用武技,無影無聲,不但難躲難防,而且威力巨大,讓劉波看了很是驚心。他暗下決心,就算不能精通,也要有應對的方式,否則貿然遇到,一定會有大驚險。

    選擇好功法和武技,劉波抱好全部七本秘籍,下到一層細細研讀。

    “職責所在,波少爺給老奴看看選擇了哪些書籍?”劉老和藹道。

    劉波把手中秘籍放到劉老身前的書案上,道:“勞煩劉老記錄。”

    劉老很快記錄好,隨意道:“波少爺眼光很高呀,選擇的功法和武技都很有特點,威力也都很大,但也都很難修煉,悟性和毅力缺一不可,一般會進境艱難,因此修煉的時候一定要有主次之分。尤其是這本《破天擊》,這可是藏經閣里最難修煉的一門秘技,據練氣階段的歷史最高記錄,也只是破天第二擊,入門第一擊就極難做到,我們劉府歷史上,能夠入門修煉的不會超過一掌之數。這門秘技據是一位靈仙先祖所留,是我劉府的不傳之秘,波少爺千万要注意保密,不可外傳。”

    劉波現在已經知道,他穿越到的這個世界乃是處于世俗界之上的修真界,共分為五個大陸。每一個大陸都廣袤無比,面積寬廣的難以計算,僅僅一個大梁郡的面積就比地球的陸地面積還要寬廣。

    修真界的修士更是無比强大,從境界上分為練氣、凝神、靈湖、顯化、神通、合道、靈仙、地仙,共八個階段。靈仙境界已經是極為强大的修士,這種高人所創的秘技,絕對是珍惜無比。

    早就感覺《破天擊》不同尋常,沒想到竟然是先祖靈仙所傳,劉波越發的重視起來。

    劉波用了半天時間,對于這七本秘籍都有了初步的理解,並把內容都牢牢地刻在了腦海里,這才離開藏經閣。

    下午,回到瀟湘院,劉波又把七本秘籍全部細細回想一遍,確定自己確實沒有絲毫遺漏后,開始演練起來。

    上午完整看過了這几本秘籍,他已經有了初步的認識,感覺自己感悟最深的還是“細雨隨風劍”,便決定先開始修煉這門劍法。

    “細雨隨風劍”的招式並不是很復雜,只有三十六式。劉波繼承了異界劉波的驚人悟性,再加上他自身的感悟,一招一式的細細演練開來,只用了半個時辰,整套劍法就已經完整演練了一遍。

    又連續演練了三遍,直到他確定招式標准無誤后,才又從第一式開始,細細体悟這套劍法每一招的不同意境。

    第一式“細雨如絲”,招式細膩綿密,動作輕柔舒緩,但劍速卻是極快,一瞬間就要刺出三十六劍,這第一式才算達到了要求。隨著境界的提升,還能夠逐步達到刺出七十二劍、一百零八劍,以至最后達到一瞬間刺出三百六十劍。

    單只這一式,劉波就覺得奧妙無窮,演練起來,如飲醇酒、如品香茗。腦海中不斷有靈光閃過,真氣的搬運也從刻意的引導,變成了自發運行。

    劉波沉浸在對這一式奧妙的体悟中,隨著他對于這一式的領悟越來越深,劍法刺出的速度也越來越快。

    直到一瞬間刺出三十六劍,劉波才從自己的意境中驚醒過來。望著自己手中的長劍,劉波愣愣的竟然有些不敢相信。

    他知道,這一式雖然注明最多能瞬間刺出三百六十劍,但那只是理論上的最高境界,就是凝神期的高手也未必就能做到。而他竟然只花費了短短兩個時,就能達到刺出三十六劍的地步,就算他悟性再高、天賦再好,也應該不會這麼妖孽吧?

    平靜下驚訝的心情,劉波想到:“異界劉波的天賦怎樣,雖然還不清楚,但是他的悟性絕對是極為妖孽。就算自己的悟性普通,融合了他的靈魂本源之后,在悟性上也必然要更加出色。也只有兩人的靈魂本源相加,才能達到這樣的效果。”

    接下來“雨疏風驟”、“春風化雨”、“雨入竹林”、“凄風冷雨”、“風行雨散”、“瀟瀟暮雨”、“細雨濕衣”、“閑花落地”等招式,劉波取得的進展也都很大。

    整個下午,劉波都在練習這一套劍法。

    沉浸在劍法的領悟中,不知不覺已到了黃昏時候,而劉波竟然把劍法完整的三十六式都演練完成。雖然取得的成就不一,但是就算成績最差的招式,要是讓藏經閣的劉老看到,也會被驚嚇到。

    劉波自己更是對這套劍法滿意的不得了,直到劉至賢來請他去吃晚飯,這才戀戀不舍的結束了練習。

    晚上時間是練習功法最好的時候。劉波挑選的“玄冰寒炎”,因為是寒炎性質,最適合在晚間修習。

    回到房間,劉波先是回憶了一遍“玄冰寒炎”的功法內容,便開始了“玄冰寒炎”的第一次練習。

    “玄冰寒炎”是火系功法當中極為少見的寒炎屬性功法,比起一般的火系功法,心法內容更為繁復,運轉經脈路線也更為復雜。這門功法最大的難點是在入門階段,也就是未突破練氣三層之時,產生的寒炎真氣會給流轉的經脈帶來巨大的痛苦,不是意志堅定之人,很難堅持下來。

    異界劉波早就習慣了行功時經脈產生的痛苦,地球劉波同樣繼承了這一點。現在這點痛苦與以前相比,不過是巫見大巫罷了。

    劉波很快就沉浸在玄妙的意境中。漸漸地,在無身意的境界當中,就連腦海當中的意識也模糊起來,只剩下一絲玄妙留存識海。

    時間慢慢流逝,直到午夜時分,劉波才從定鏡中慢慢醒來。仔細感知著經脈中運轉的寒炎真氣,劉波又一次被修煉的效果驚到了。

    “練氣三層頂峰,竟然會這麼快?難道我的火系靈根品級真的很高嗎?”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5-28 03:2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