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力寶龍

[都市言情] 杜若 -【本宮鬧花邊】《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3 00:22:33 |顯示全部樓層
第10章(1)

    墨玄將自己的想法告訴紀芷菡,紀芷菡和經紀公司高層討論後認為他的提議可行,便挑選了一個日子舉辦一場公開記者會,主角就是墨玄和裴夕月。

    記者會開始後,裴夕月和墨玄兩人相偕出場,身上的服裝正好一黑一白,兩人一現身後,現場的鎂光燈就沒停歇過。

    兩人從出場後就一直牽著手,即使就座也沒有鬆手,他們原本就沒有要否認戀情的意思,一直牽著手也是證實了兩人在交往的緋聞。

    「擔心嗎?」墨玄在她耳邊輕聲問道。

    裴夕月搖搖頭,他已經事先跟她說過該在記者會上說什麼話,而且有他在一旁陪伴,縱使是洪水猛獸也沒什麼好害怕的。

    她拿起麥克風,微笑著說:「不好意思讓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前來,最近有些和我相關的傳聞鬧得沸沸揚揚,想必大家都是為此前來,不管大家想提問什麼問題,我和墨玄都會誠實回答的。不過在給大家提問之前,有些事情我必須先說清楚。

    「我和鋼琴家謝展翼先生從前確實短暫交往過,不過那已經是我出道以前的事了,今年年初,謝先生結婚前夕,我的確傳了封訊息給謝先生詢問他為何突然和楊蓉小姐結婚,也就是楊小姐放在網路上的簡訊內容,但我從頭到尾都沒說過半句想介入他們婚姻的話,不曉得為何就被斷章取義了。在他們結婚之後,我和謝先生再沒聯絡過,就如被放上網的簡訊內容一樣,是一直到上個月我們才又有了聯繋,當初謝先生確實傳了那些話,可是我已經心有所屬,果斷拒絕了他,訊息都還存著,不怕大家看,就是不曉得為什麼楊小姐只看了片段。」

    言下之意就是,明明還有好幾條對話,偏偏楊蓉只擷取了部分,企圖引導風向。

    裴夕月點開自己的手機簡訊,後方的投影幕直接投影出手機的畫面,方便現場的所有媒體記者觀看。

    「謝展翼先生從頭到尾都告訴你說自己已經離婚了?」所有的對話一曝光,馬上就有人發現其中一則訊息是謝展翼說自己已經離婚。

    「他的確是這樣對我說的,後來我才知道他並沒有離婚,不過我從來沒想過要和他複合,他是否離婚對我並沒有影響。」

    裴夕月一回答完,現場的記者開始議論紛紛。

    她仍舊保持著笑容,也不怕公開自己和謝展翼的訊息內容,謝展翼縱容自己的妻子這樣譭謗她,她也不再顧慮這樣做會詆毀謝展翼和楊蓉的為人,反正他們根本沒想過害她背負駡名的後果。

    「我想問墨玄,對於裴夕月和謝展翼的上一段感情有什麼看法?」現在又有記者不嫌事大,話題越是聳聽,他們越有新聞能寫。

    「誰的人生沒遇過幾個……誰的人生沒走過幾次彎路,至少她現在走的是正軌。」墨玄不慌不忙地應答。

    「咳!」

    裴夕月清楚地聽到坐在自己另一側的紀芷菡正努力憋笑,還被口水給嗆到了。

    她敢說,墨玄剛才要說的是,誰的人生沒遇過幾個人渣……

    「那對於兩位在網路上流出的接吻照片有什麼看法?你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交往的呢?」記者將話鋒轉到了兩人的戀情上。

    墨玄緩緩地開口,「這個問題由我來回答吧!被拍下照片的那晚我們就已經開始交往了,照片也許是某個十分期待我們趕快公開戀情的粉絲所拍下,所以才會在網路上將照片散播出去。我很感謝這名『粉絲』對我們的祝福,但還是呼籲粉絲們能理智追星,不要影響了自己偶像的私生活。」

    這下換裴夕月低下頭,強忍住笑意,黃琪螢聽到這段話不氣死才怪,她竟然成了「期待他們公開戀情的粉絲」。

    「我想請問墨玄,裴夕月已經是家喻戶曉的知名演員,你會不會認為身為新人的自己配不上對方,或是覺得女方事業比自己成功而感到有壓力呢?」

    當其中一名記者問出這個問題時,裴夕月的臉色頓時沉了幾分,認為對方的問題太沒有水準。

    墨玄輕輕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為此事動怒。

    「我會進入這行是想在演藝圈有所作為,並不是為了名聲,我的女友是個很優秀的演員,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我也以此引以為傲。但是工作和戀愛不能相提並論,我愛的是她這個人,與她的成就無關。」他的語氣認真而堅定,突如其來的告白也引起一陣譁然,深情的模樣令在場的女性都忍不住讚歎和羡慕。

    在深愛自己的人面前,誰還會去在意知名度那種虛榮的東西。

    「交往是兩人的事,只是礙於我們的身分,不得已才會在螢光幕前公諸于世,其實我們只是像一般人談戀愛罷了,很感謝粉絲和其他人對我們兩人的祝福,但是希望大家以後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加諸在我們的感情上。」裴夕月深呼吸了口氣,彼此交握的手始終沒有放開。

    接著又有不少記者媒體搶著發問,約莫過了一個鐘頭,終於來到尾聲。

    「最後我想問一個許多粉絲都很關心的問題,剛才墨玄說你們現在走的是正軌,所以兩位有結婚的打算嗎?」一名女記者問了最後一個問題。

    裴夕月和墨玄相視而笑,答案顯而易見,他們早就認定了彼此,經歷了兩世,為的就是能和心愛的人長相廝守。

    「等時機成熟,自然會和大家分享好消息。」裴夕月笑得甜蜜,笑容是前所未有的燦爛。

    一年後——

    由墨玄和裴夕月主演的《鳳棲梧》成為年度最受歡迎的古裝劇,不僅創下近年古裝電視劇的收視紀錄,更橫掃了不少電視獎項。

    裴夕月在飾演的公主角色時的演技比上一部戲精進不少,舉手投足都像極了古代公主,因此大受好評,角色形象深植人心。

    她劇中用古琴彈奏了一首旋律典雅的不知名曲子,還配唱了主題曲,讓紀正菡很訝異她是什麼時候學會彈奏古琴和唱歌的,她的音色雖然好,但以前明明是個五音不全的音癡。

    後來,她憑著這部戲贏得電視劇的最佳女主角獎項,上次得獎已經是剛出道時獲得的新進演員獎項了。

    而墨玄飾演的男主角武藝超群,對女主角不僅忠誠,更是一往情深,不過最讓所有人驚豔的是他逼真的武打戲,看過的人都不禁跟著熱血沸騰,墨玄將公主侍衛的角色詮釋得十分透徹,讓人無法想像他只是個新人。他也因為這個角色,以黑馬之姿獲得了電視劇最佳男主角的獎項,並在頒獎典禮上向裴夕月求婚。

    裴夕月和墨玄這對情侶早在一年前就已經公開戀情,一開始當然也有不少不看好他們的人,認為他們很快就會結束這段感情,但在《鳳棲梧》熱播之後,他們戲裡、戲外的戀人形象都已經深植人心,支持並且祝福他們的人越來越多。

    當墨玄在頒獎典禮上當眾表白、求婚,無疑引起全場騷動,但很快周遭就響起了如雷的掌聲,因為裴夕月點頭答應了,這段畫面更成為當晚的收視高點。

    「你們兩人確定不和我們去續攤?我請客喔!」紀正菡搭著男友的車送裴夕月和墨玄回到住處,今晚因為《鳳棲梧》榮獲不少獎項,劇組便在頒獎典禮結束後一起去慶祝,他們已經從慶功宴上回來,她和陳宥討論要再找個地方私下四人慶祝一番。

    她手下的兩個藝人一同拿下了最佳男、女主角獎項,能不大肆慶祝一番嗎?

    「時間不早了,以後多的是機會。」裴夕月笑咪咪地說道,眉眼都笑彎了,眼底閃爍著幸福的光芒。

    自從墨玄在典禮上向她求婚,並親手替她套上婚戒後,她一路上都是喜上眉梢的狀態。

    一看到自己手上的戒指,她就忍不住竊喜。這個愣木頭一直沒提過什麼時候結婚,她還計畫好若是他再遲遲沒有表示,就要主動出擊了。她和墨玄今年已經二十六了,在這個時代,二十六歲結婚雖然早得很,但在古代早就是兒女成群的年紀了。

    「親愛的,他們剛在螢光幕前由眾人見證了一件人生大事,肯定還有很多私密的話想說,我們就別打擾他們了。」坐在駕駛座的陳宥揶揄道。

    他和紀正菡都還沒結婚,沒想到這兩個年輕人的動作這麼快,看來他也要再加把勁了,不管女友怎麼反對,都要找個日子把她綁去戶政機關。

    「這麼說也對,今晚這麼意義重大,我還拉你們出門就太不識相了,不過你們趕進度趕成這樣,該不會是……有了吧?」紀芷菡意有所指地說,一臉曖昧。

    「有什麼?」墨玄一抬眼看到坐在前座的紀芷菡笑得奸詐,就知她指的肯定不是什麼好事。

    「不是,別胡說!別帶壞墨玄。」裴夕月臉上浮現不自然的紅暈,趕緊拉著墨玄下車。「明天見!」

    她和墨玄一直沒有跨越最後一道防線,雖然在她的撒嬌、耍賴下,他已經能接受和她同睡,也有過差點擦槍走火的時候,但他都在最後一刻忍耐住了。他說絕對要等到結婚之後才可以進行下一步,不能隨隨便便奪了她的清白。

    難為他在這個世界生活了一年多,腦子裡還保留著傳統的思想,他這樣尊重她,讓她很高興,可是有時又會覺得難道是自己的魅力不足?搞得自己自相矛盾。

    「最常帶壞他的人不就是你嗎?明天下午你們倆有個公益廣告要拍,別折騰得太晚。」離開前,紀芷菡不忘降下車窗交代。

    「紀姊別再欺負夕兒了,再說下去,她就要挖個洞鑽進去了。」墨玄將裴夕月攬在懷中,笑道。

    他可聽懂紀芷菡剛才那句話了,他雖然面皮薄,但是對於紀芷菡和陳宥的調侃早已適應。

    今晚他比誰都還高興,並不是因為獲得最佳男主角的獎項認同,而是因為心愛的女人點頭同意嫁給他了,他一直想著要等自己有足夠能力給她幸福的時候再向她求婚,並且要給她一個永生難忘的求婚。雖然他覺得現在的自己還不夠好,但他已經等不及了,他希望能給她一個名分,也希望她早日成為自己的妻子。

    「好了、好了,不欺負你的夕兒,留給你欺負。」紀正菡竊笑著。

    「紀姊和陳大哥才該好好享受兩人時間,晚安。」裴夕月紅著臉,裝作沒聽見紀正菡的話中有話,自從和墨玄交往之後,就整日被他們兩人揶揄,日子久了她還是會害臊。

    「腦袋瓜在胡思亂想什麼?」墨玄眼帶笑意看著自己懷中的人兒,即使已經是深夜,只借著路燈暈黃的燈光,他都能看出她的臉蛋紅得像煮熟的蝦子,伸手輕輕碰了碰,果然害羞到發燙了。

    「才、才沒有。」她輕咬了下他的手指,以示憤怒。

    「上樓吧!你今晚穿這麼少,就算天氣還不算冷,但夜晚也有些涼意,趕緊回去洗個熱水澡。」今晚出席頒獎典禮,紅毯上男星、女星們各個爭奇鬥豔,雖然她穿的禮服在女星中算是保守的,但在他眼裡布料還是太少。

    「我有東西想給你看,你先回家洗澡,洗完時間應該也差不多了,等我弄好之後會叫你過來找我。」平時她會在自己家中沐浴,換上睡衣後再去找墨玄一起就寢,但她今晚還有點事情要做。

    「什麼事要這麼神秘?」墨玄挑眉問道。

    「反正你待會兒就知道了。」她一邊回答,一邊挽著他的手搭上電梯。

    公開戀情後,最開心的事莫過於兩人不管走到哪裡都不用顧忌旁人的眼光,不用遮遮掩掩的感覺真好。

    這一年來發生了很多事,謝展翼後來還是和楊蓉離婚了,不過沒有再聯絡她,這次他似乎決定靠自己的力量成為首屈一指的鋼琴家。幾個月前,黃琪螢被爆出和已婚富商有婚外情,還遭到不少人指控她打壓新人、利用潛規則上位,因此臭名遠播,最近都沒見到她在演藝圈活動。

    而裴夕月和墨玄的演藝事業在《鳳棲梧》的熱播後攀上高峰,多了不少電視劇和電影的邀約,墨玄更成為一些武俠或動作片導演和劇組會特別指定的演員。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3 00:22:47 |顯示全部樓層
第10章(2)

    墨玄沐浴過後,又在家中等了半個鐘頭,遲遲都沒等到裴夕月的聯絡,打了電話她也沒接,心裡有些擔憂,決定自己過去找她。

    自從開始交往後,他就有她家的備用鑰匙,但還是先按了門鈴,隨後就聽見疑似跌倒的聲音,急得他連忙用鑰匙開門。

    他一打開門,就看到裴夕月穿著一襲豔紅的嫁衣跌坐在地,他趕緊上前查看她的傷勢,無暇去思考她為何做這身打扮。

    「有沒有受傷?怎麼這樣不小心?」他溫柔地扶起她,語氣帶著心疼,剛才她跌倒的聲響很清晰,想著都覺得疼。

    「急著開門,不小心踩到裙擺了,沒摔傷,就是摔得有點痛。」裴夕月痛得小臉皺成一團,本來想給他一個驚喜的,沒想到現在驚喜變成驚嚇,還跌得那麼難看。

    「怎麼穿成這樣?」墨玄仔細端詳她身上的衣裝,她已經洗過澡,換下在頒獎典禮上穿的禮服和髮型,現在她身上穿著一襲有華美刺繡的紅色大袖衫和襦裙,除了拍戲以外的時間,他沒見過她做古裝打扮,而且還是穿著大紅嫁衣。

    「我請人訂做的,照理說應該自己縫製嫁衣,但我現在哪有時間自己一針一線縫製,當然還有你的,衣服前幾日剛送來。」

    「我還沒向你求婚前你就已經自己準備好嫁衣了?這麼迫不及待?」墨玄輕摟著她不盈一握的纖腰,紅色的嫁衣穿在她身上更襯托出膚白似雪,看著她嫋娜娉婷的柔美姿態,讓他不由得一陣心動。

    裴夕月一聽,俏臉赧紅,心急地說:「反正你都要娶我,不然你還想娶別人嗎?就算你娶別人,我也可以穿著這身嫁衣嫁給其他人,不虧。」

    說得好像她很急著嫁人似的,雖然她會去訂制喜服,除了是因為以後想穿傳統喜服出嫁,原本還打算著若是墨玄再遲遲不求婚,她就穿著嫁衣逼他娶。

    「休想。」墨玄低下頭,靠在她的肩上,輕咬她的耳垂。「把自己打包起來,方便我外帶,就是你說的驚喜?」

    「我才沒——」裴夕月很想反駁,但又無力辯解,她的確是自己穿上嫁衣等著他。「剛才我本來想自己弄好再叫你過來,可是頭髮梳了半天還是沒弄好。」

    以前都是宮女幫她寬衣梳發,這身嫁衣雖然裡裡外外好幾層,但對她來說穿上去不成問題,只是多花了點時間,後來想梳個適合戴上鳳冠的頭,卻發現比想像中困難。

    「我幫你吧。」墨玄拉著她走到她房裡的梳粧檯前,讓她在椅子上坐好,金色的鳳冠就放在梳粧檯上。

    「你會梳頭嗎?」裴夕月從鏡子裡看著他,露出疑惑的眼神,擔心自己會被弄出奇怪的髮型。

    「以前看過芍藥幫你梳發幾次。」按理來說,他一個大男人是不能隨意進入公主的寢宮,可是她總愛打破規矩。早晨宮女還在幫她梳發時,她就堅持要他在一旁站著陪她聊天,不過那時她還是個十歲的小女孩,等她年齡稍長後,他就不縱容她這樣的任性了。

    他拿起梳子先替她整理如瀑的墨黑長髮,動作不疾不徐、輕柔溫和,而後幫她盤了個簡單的髮型,戴上有鳳凰花紋的金色鳳冠,鳳冠上頭還鑲有幾顆璀壤的寶石。這頂鳳冠的造型已經過改良,因此看起來典雅高貴,不會太過俗氣和華麗。

    裴夕月感覺到他的指尖拂過自己的頸子,被他碰到的地方像是有電流竄過,癢癢麻麻的,害她有些心不在焉,把注意力都放在他的指尖上了,心兒怦怦跳。

    「很美。」墨玄沒發現她的那點小心思,凝視著鏡子裡嬌羞可人的她出神,一身紅豔,原該是搶眼的顏色穿在她身上意外合適,襯得她精緻的容貌更加豔麗。

    她悄悄低下頭,他灼熱的視線讓她害羞了起來,想躲卻又無處可躲,鳳冠上的流蘇隨著她的動作輕輕晃動。

    「等我。」墨玄說完後,拿起放在一旁裝有新郎官喜服的箱子走出她的寢室,不一會兒又踅了回來。

    他穿著緋紅喜服朝她迎面走來,挺拔清俊的身姿讓人無法移開目光,恍惚間,裴夕月差點分不清這是夢還是現實。

    當她還是公主的時候,曾暗自幻想過無數次自己和墨玄成親的模樣,即使深知幻想終歸只是幻想,她還是忍不住希冀有朝一日能與他結髮為夫妻,過著恩愛兩不疑的日子。

    「難得有這機會,不如來演練一遍拜堂成親的情景。」墨玄嘴角含笑,牽起她的柔荑,對視而立。

    「戲裡還演練不夠?」在兩人共同演出的劇中也拍過成親片段。

    裴夕月雖然嘴上這麼說,但還是眼帶笑意地和他拜堂,現在不是拍戲,而是真的和他互許終身,心裡充盈的幸福感難以言喻。

    兩人用玻璃酒杯盛著葡萄酒權充交杯酒,互飲合巹酒之後……

    「接下來的,戲裡可就演不到了,當然不一樣。」他低沉醇厚的嗓音在她耳邊響起。

    裴夕月瞪大了眼,雙頰緋紅,猜想他指的是……

    墨玄從懷中掏出一塊色澤純淨的羊脂玉玉佩,壞笑著說:「這是之前皇上賞賜的羊脂玉,我請人做成玉佩隨身戴著,我沒有什麼定情物能給你,只能給你這個。瞧你臉這樣紅,是想哪去了?」

    「我才、才沒想什麼,其實你今晚已經送我戒指了,沒有交換信物也沒關係的。」裴夕月羞憤到想奪門而出了,他肯定是故意誤導她的,大木頭被教壞了。

    「那是不要了?」他作勢要將玉佩收回懷中。

    「當然要。」她趕緊接過玉佩,放在手心端詳了半晌,心滿意足地將玉佩收好。

    玉佩上頭沒有繁複的雕飾;但是質地很好,況且不管玉佩的價值如何,那都是他贈與自己的定情物,她高興都來不及了。

    「夕兒,接下來……是否該洞房了?」他伸手抬起她精緻的下顎,語氣低沉魅惑。

    「你剛才還說我亂想!」他清俊的面容距離自己只有幾公分的距離,能清楚感受到他溫熱的呼吸,害她緊張得大氣都不敢喘一聲,心跳急速加快。

    「我也沒說你想的不對,你特意做這身打扮不是為了誘惑我嗎?」墨玄的指尖輕輕撫過她脂粉未施的姣好面龐,若凝脂般白皙的肌膚透著淡淡的紅暈,每一寸肌膚都令人愛不釋手。

    「我、我才剛穿好,而且頭髮好不容易弄好了……」她的臉紅到像快滴出血來了,語無倫次地想轉移話題。

    她承認自己的確是懷著想撩撥他的想法,才會在接受他的求婚後穿上這身嫁衣,可是一眼就被看穿多難為情,她也沒料到自己會緊張成這樣。

    「我保證會再幫你一層一層穿回去,也會幫你梳發,這個承諾的有效期限是一輩子。」在那之前,當然是一層一層替她寬衣解帶了。

    墨玄摘下她發上的鳳冠,輕而易舉就將剛梳好的頭髮給弄散了,長髮瞬間傾瀉而下。

    在婚前就有肌膚之親當然是不合規矩的,但他已經等夠久了,就算於禮不合,也不想在此時喊停了。

    他吻上她不點自紅的唇瓣,動作輕柔繾綣,想緩解她的緊張。

    裴夕月閉上眼,素手勾著他的後頸,回應著他的親吻,她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並不後悔,因為物件是他,她暗戀了多年,更深愛了兩世的男人。

    本該是微涼的夜晚,他們卻覺得燥熱難耐,纏綿悱惻的深吻讓兩人的呼吸都急促了起來,墨玄將她放倒在身後柔軟的大床上,依依不捨地離開她的紅唇。

    身下的女子媚眼如絲、朱唇微啟,墨黑的長髮披散在床上,一身火紅的嫁衣已經被弄得淩亂,露出雪白的肌膚,半遮半掩的模樣反而更加撩人。

    墨玄慢條斯理地褪去她身上的衣裳,指尖不斷來回撫過她的肌膚,每次觸碰都像是點火似的,惹得她忍不住輕顫。

    她敢說,他肯定是故意的!

    不過她也不是好欺負的,她抬起手,狀似無意地撫過他的頸子、喉結,接著一路向下,貼著他的胸膛,雖然隔著衣衫,但還是能清楚感受到裡頭受過長年訓練的結實肌肉。

    腦海中不禁浮現之前無意間撞見他裸露上半身的模樣,但還等不到她在腦中浮想聯翩,墨玄就像是理智斷裂似的,一轉眼的功夫就已經解開她的中衣,而她的中衣裡頭什麼都沒穿……

    「這樣的驚喜,為夫很滿意。」一看見她不著寸縷的雪白胴體,他眼底的情欲更加炙熱。

    裴夕月只是覺得穿內衣褲在裡頭很奇怪,又嫌麻煩就省了,反正在家中穿而已,但她還來不及辯駁,面前的男人已經俯身,細碎灼人的吻落下,讓她無暇去思考原本想說什麼了。

    裴夕月以為第一次他應該會手下留情,沒想到他壓根沒想過要輕易放過她,最後終於在她的求饒下,制止了他的需索無度。

    不過她已經累到完全不想移動身子半分了,心裡暗罵這個男人都沒考慮一下兩人在體力上的懸殊差距嗎……

    溫存過後,墨玄抱著她到浴室沐浴,差點又想亂來,在她的抗議下才仔細地替她擦乾身子,幫她換上乾淨的睡衣,再抱著她回到床上。

    「夕兒,休假時我們一起回去看你爸媽,告訴他們我們決定結婚的事。」他單手擅著她的腰肢,任由她枕在自己的胸膛上。

    其實前陣子他已經自己偷偷南下找過她的父母,希望能得到她雙親的首肯後,再向她求婚,他以誠意發誓自己會好好照顧裴夕月,並且愛她一生一世。

    雖然她的父母早已同意,但他認為在她答應自己的求婚後,還是必須和她一起回去告知此事。

    「好。」她慵懶地趴在他身上,此時此刻,她覺得幸福到不可思議。「墨玄,自從發現自己喜歡上你後,我就一直想嫁給你,當時覺得這是個奢求,但現在我真的要嫁給你了。你說,攤上我這個大麻煩,到底是幸或不幸?」

    兩人裸裎相見時,她清楚看到了墨玄身上大大小小的傷疤,不少道傷痕都是為了救她而留下的,讓她看了心疼不已,忍不住一一親吻他身上的傷口,這個男人毫無節制,有一半的原因是這樣造成的……

    「就算是災難,也甘之如飴。」他低聲輕笑,這個傻丫頭又在胡思亂想了。

    不曉得修了幾世的福分他才得以與她相識、相愛、相守,怎麼可能會認為這是災厄呢?

    「被我纏上可是生生世世的事。」她撐起身子,在他微涼的薄唇上印下輕輕的一吻。「墨玄,我愛你……縱使時空流轉,或是輪回了好幾世,我都纏定你了。」

    他撫弄著她柔順的長髮,柔聲回應,「不管你變成什麼模樣、換了什麼名字,我都會找到你、愛上你。」

    感謝上天賜予他們再次相愛的機會,幸好他沒有錯過她。

    夜晚深沉,無盡的愛語回蕩在戀人耳畔。

    【全書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3 00:23:10 |顯示全部樓層
後記

    動手做乾燥花束
杜若

    前陣子杜若去參加了乾燥花束的體驗課程,近幾年乾燥花突然蔚為流行,許多店家也都會擺設乾燥花增添氣氛,不可否認杜若也是在這波流行裡隨波逐流的人(笑),畢竟乾燥花真的很美呢!

    有監於大部分乾燥花價格偏高,後來杜若和朋友拿了很多鮮花自己在家風乾,用麻繩將鮮花綁起來倒掛一、兩個星期就成了乾燥花,不過沒有經過特殊處理,成品比外頭賣的來得脆弱些。我們嘗試了玫瑰、滿天星、卡斯比亞之類常用於乾燥花又容易取得的花材,呃……另外還有小菊花,小菊花後來風乾失敗,但想想這好像是能預期到的結果。

    我們又買了包裝紙來做小花束,後來朋友說了句——「鮮花花束是植物的屍體,乾燥花就是植物的乾屍。」

    後來每當看到乾燥花時我都會想起這句話,所有美好情懷立刻煙消雲散……乾屍……

    之後杜若還是將乾屍……乾燥花放在家裡客廳和床頭上方的櫃子當擺飾,杜若的床上方是有一排櫃子的設計,時常睡前看完書就把書扔在床頭的櫃子,懶得放回書櫃。久而久之就累積了一整排的書,在床上放一排書和乾燥花束看起來意外好看(應該是),不過也就順理成章更不想去整理那堆書了(笑)。

    某天看妹妹在宿舍牆上用麻繩掛了一排拍立得照片當佈置,覺得挺好看的,杜若也去買了麻繩和小木夾掛在床後的牆上,不過杜若平時沒有搜集拍立得照片的習慣,只有兩張照片掛在上頭,看起來格外淒涼……反正,以後應該會慢慢累積越來越多照片,杜若很喜歡這個床上的溫馨小角落。

    自己做乾燥花不困難,大家有興趣可以試試看,就算不會包裝花束,用鐵絲綑好,再用麻繩綁住也很好看。尤其像滿天星這種價格便宜的花,簡單綁著就很美了。

    最後,這次的故事大綱是編輯提供的,看到大綱的時候我覺得挺有趣的,寫起來應該會很愉快。杜若雖然會看穿越、重生類型的小說,在這之前卻從來沒想過要嘗試要寫,雖然是古代穿越到現代,前面的部分還是讓我寫到快把腦汁榨幹了。說起來,古穿今的題材雖然遠遠不及今穿古來得多,但也不是沒有,可是仔細回想起來,杜若似乎沒看過多少古穿今的羅曼史小說(汗顏),回頭再來惡補一些。

    希望大家喜歡這本杜若耗了大半腦力的新書,咱們下本書再見!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8-15 08:5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