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夜煒-【冷戰好幾夜】《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1 00:18:1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然而洛君耀聽到她從來都沒有想過要跟自己成為一家人後,心一點一點地涼了下來,他緩緩地將懷中的季心蘭推開,冷冷地說:“沒有想過?那你為什麼敗跟我做這些事,為什麼要在我的懷裡這麼熱情?難道你所做的一切不是因為喜歡我,而是為了讓我放過月牙灣才付出的交易嗎?”

    季心蘭倏爾睜大了眼睛,沒想到洛君耀竟然會說出這種話,但隨即她便反應過來,洛君耀是誤會了。因為自己之前的驚訝,因為自己下意識地反駁,所以讓他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季心蘭連忙搖頭說道:“君耀,你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那你是什麼意思?”洛君耀的心頭湧上了一陣又一陣的失望,“如果是我誤會的話,那你就跟我回臺北,留在我的身邊。”

    “我不能離開月牙灣。”季心蘭被他陰沉又不講理的語氣弄得有些煩躁,又因為他的誤會有些焦急,於是急切地叫道:“這裡的村民們都需要我!”

    “那我呢?”洛君耀眼底已經冒出了陰鷙的光芒,“若是讓你在月牙灣和我之間只能選擇一個,你選哪一個?”

    “你……”季心蘭瞪著他,“你怎麼可以讓我作出這種選擇,你這是在逼我。”

    “無法取捨?”洛君耀冷笑一聲,“那就還是證明月牙灣在你的心底比我還要重要。”洛君耀猛然翻身下床,冷冷地丟下一句,“季心蘭,我真是錯看你了。”他轉身向外走去。

    季心蘭目瞪口呆地看著洛君耀的背影,因為疲勞而變得遲鈍的腦袋直到他穿好了衣服離開後才反應過來他說了什麼。季心蘭的臉色猛然一變,她對著洛君耀離去的方向叫道:“洛君耀,你這個莫名其妙的小氣鬼,你這個彆扭的大混蛋,你要是走了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回應她的是一聲重重的甩門聲,不久後聽到跑車加速的聲音從她的窗前飄過,季心蘭這才確定,洛君耀真的走了。

    恒陽地產的辦公室中,眾位高階主管再次聚集在這裡,重現了幾個月前熟悉的一幕。

    洛君耀將厚厚的一疊企劃扔在了桌子上,看著面前一堆所謂的公司精英,怒不可遏地訓斥,“這就是我不在公司這段時間你們做出來的業績?恒陽請你們來是讓你們來摸魚的?”

    緊接著他直接將企劃扔到了那些主管的面前,“這些東西統統都給我拿回去重做!一個月之內交上來讓我重新審核,若是下次還讓我看到這種糟糕的水準,你們就統統到人事部去領資遣費。”

    真是熟悉的一幕啊,被訓斥的眾位高階主管們哭喪著臉想到,前些日子總裁因為月牙灣度假村的開發案一事,就將他們罵了個狗血淋頭,並聲稱要是他們拿不下那個案子,就要讓他們全部滾回家去吃自己。危急關頭是總經理及時出現,解了他們的危機,接著,他們的總裁大人就表示要親自到月牙灣去,搞定那個讓他們個個都束手無策的企劃案。

    總裁不在的這段時間真可謂是他們最幸福的一段時光,因為代替總裁處理公司事務的總經理實在是和善到讓他們想要流淚,他們甚至暗暗地祈禱,總裁乾脆就留在月牙灣多一點時間,或者是直接掛名董事長,將公司交給總經理打理算了。這樣他們也不用頂著龍頭老大苛刻的標準,每天都壓力很大地來上班了。

    可惜好景不長,總裁才走了一個多月就從月牙灣回到了臺北,並且陰沉著臉宣佈取消月牙灣度假村的開發企劃案,再然後,總裁大人就開始了工作狂人的模式,這一個月來差點把他們累到吐血。今天又把他們都叫到了頂樓辦公室,說是要親自視察一下他不在公司的這段時間他們的績效,結果自然是他們又被罵了個狗血淋頭。

    眾位高階主管都禁不住猜測,是不是總裁大人也在月牙灣吃了大虧,所以才把這唯一一次的失敗發洩到了工作上?但是他們也沮喪地覺得,再這樣下去,他們還沒來得及領到公司的資遣費,恐怕就要因為勞累過度而胃潰瘍集體住院了。

    灰溜溜地撿起面前的企劃案,幾位高階主管大氣都不敢出地離開了總裁辦公室。

    洛君耀看著面前堆滿了檔的辦公桌,心頭又是一陣止不住的煩躁。

    一晃眼,他回到臺北也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這一個月來,他把自己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用到了工作上,想借此來忘掉在月牙灣那段不愉快的過往,想要平復自己在月牙灣那個該死的小女人身上累積的怒火。但洛君耀發現,往日裡最能吸引他注意力的工作也不能消與他心底的焦躁,他的怒火不但沒有消減,反而隨著時間的推移越燒越旺。

    該死的,為什麼又要想起季心蘭那個可惡的女人!

    洛君耀扯松了領帶,一臉陰沉地坐了下來。

    辦公室的門被人輕輕敲響,洛君耀抬頭,果然看到邵允辰一臉無奈地走了進來。

    邵允辰走到洛君耀的面前,上下打量了自己的至交好友一眼,然後坐在他對面道:“又有誰得罪了我們的大總裁了?發這麼大的火。最近一個月你的情緒都不太正常,在月牙灣的時候發生什麼事了嗎?”

    聽到月牙灣三個字,洛君耀的腦海中頓時浮現了季心蘭的臉,於是原本就陰沉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邵允辰看到他此刻的模樣,頓時勾起嘴角,似笑非笑地看著他說:“前段時間我聽李秘書說,你剛到月牙灣的時候,受到了那裡村民的暴力抵制,好像還和月牙灣的村長發生了衝突吧?”

    想起那些不愉快的往事,洛君耀頓時又黑了一張俊臉,並狠狠地瞪了邵允辰一眼。“唔,月牙灣的美女村長我以前去遊玩的時候也見過,是個脾氣直爽又活潑愛笑的小辣椒……”

    “你認得蘭兒?”洛君耀意外地一挑眉,然後臉色不善地眯著眼睛看著邵允辰。

    那該死的丫頭到底還誘惑了多少人?為什麼邵允辰不過去了一次就對她印象如此的深刻?

    “蘭兒?”邵允辰立刻勾起了一抹了然的微笑,“我大概知道你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了。”

    他可從來沒見過洛君耀如此親密地稱呼過哪個女人,若他記得沒錯,月牙灣的美女村長名叫季心蘭,應該就是他口中的蘭兒吧,而且以她那直爽的性格和洛君耀的火爆脾氣碰在一起……嘖,這兩人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了吧。

    洛君耀看到好友一臉曖昧的笑容,不由得哼道:“你知道?你知逍個鬼……”該死的,他因為季心蘭而變得情緒失常,表現得竟然有那麼明顯嗎?

    “允辰。”洛君耀沉著臉問:“上次你去月牙灣的時候,對那裡有什麼特別的印象?”

    “印象嗎?”邵允辰不假思索地回答道:“那是一個能洗滌人的靈魂的世外桃源。”

    洛君耀微微挑眉,就聽邵允辰繼續道:“距離我上次去月牙灣遊玩已經過了兩年,但我一直對那個地方記憶猶新,那個美女村長也讓我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簡單來講,那裡是一個完全沒有被世俗污染過的很原始的地方。”

    邵允辰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懷念的表情,“那裡的村民對外來人都非常的熱情,會很開心地招待到月牙灣參觀遊覽的旅客,你身處在那裡,會覺得整個月牙灣都是一個整體、是一個家。他們的信仰是土地,他們的樂園是海岸和自然,他們有著最純潔最乾淨的靈魂,但他們也有著共同的一點,他們排外而且拒絕改變。”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1 00:18:2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拒絕改變?”洛君耀有些疑惑地看著邵允辰。

    “君耀,你只是當局者迷,被某個人勾走了所有的注意力,所以才沒有注意到那個村子的狀況吧。”邵允辰搖了搖頭笑了笑,“月牙灣的村民若非必要一般都不和外界接觸,他們已經以那種生活方式生活了太久了,所以他們接受不了像我們這裡一樣的繁華和喧囂。

    或者說,他們是在害怕,害怕這種生活會讓他們失去現在單純的快樂,會破壞他們傳承了多年的信仰和感情,更害怕會抵抗不了繁華的誘惑而失去本心,讓他們忘記了月牙灣精神的初衷。所以他們既對外來人特別的友好,但有些時候又異常地排外。”

    聽了邵允辰的話,洛君耀的心突然狠狠地一抽,這些日子以來卡在他心頭的一個心結終於找到了解決的方法,瞬間就得到了紆解。

    洛君耀的臉上突然出現了懊惱的神情,為什麼他之前沒有意識到呢?果然是邵允辰所說的當局者迷嗎?

    月牙灣的村民都是矛盾的綜合體,那季心蘭身為月牙灣現在的村長,自然更是矛盾體的翹楚才對。他調查過她的資料,知道她以前在臺北上學,後來卻毅然放棄了都市的生活回到月牙灣。

    這裡面的原因固然有一部分是因為她的爸媽,但其實更有可能還因為她對這裡生活的厭倦,對月牙灣那種純粹的生活環境的懷念和嚮往。

    蘭兒,她大概也是在懼怕外面的生活吧。

    物欲橫流的世界,各種各樣的誘惑,她是在害怕自己沒法帶給她安全感,沒有辦法讓她放心地依靠嗎?其實她應該不是不願意和自己組成家庭,而是現在對自己並沒有信心吧。

    想明白了一切的洛君耀頓時知道,之前離開月牙灣的時候,純碎是因為他誤會了季心蘭,他不過是因為太過期待又脾氣急躁,一時間以為她拒絕,而沒有深入去思考罷了。

    竟然會犯這種沒腦子的低級錯誤,原來她在他心底的地位已經如此重要了嗎?

    洛君耀猛然站起,摶起了西裝外套向外走去。

    “你要去哪?!”邵允辰雙手抱胸,眯著眼睛看著他急切的背影,其實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大致的結論。

    “月牙灣。”洛君耀淡淡地一笑,“等我回來立刻就請你喝喜酒。”

    他要去把他的心找回來。

    熟悉的山路上,洛君耀開著車匆匆地朝月牙灣趕去。

    上一次離開這裡的時候,他的心頭充滿了怒火,但這一次回來,他的心中卻充滿了雀躍。當鬱結的心事得到了紆解,很多事情立刻就變得明朗清晰起來。

    季心蘭已經是他認定了的女人,而他認定的事情向來鮮少更改,一晃眼又一個月過去,他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見到那個小女人,此時此刻,她的一顰一笑都在自己的腦中回蕩,他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將她抱在懷中了,她註定是屬於他的女人。

    山路兩旁的土坡不停地向後移動,洛君耀此刻距離綠水莊園的距離已經不遠。突然間他看到了路旁的一個窯坑,眼睛突然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又想到了他們兩個在這裡一起度過暴雨的那個夜晚。

    那裡是他們關係得到改善的地方,勉強來說也算是他們感情的開始之地吧。若不是那個窯坑拉近了他和季心蘭的距離,他想,他跟季心蘭也不定會像現在一樣走到一起。

    洛君耀放慢了車速,腦海中突然湧現出了一個念頭,他勾起嘴角,取出了自己的手機。

    既然回來了,那就給蘭兒一個難忘的禮物作紀念吧,也不知道那個小女人有沒有因為他上次的憤然離去而生氣。

    與此同時,月牙灣中,季心蘭無精打采地坐在咖啡館中的吧台內,托著下巴正望著外面的海灘在發呆。

    艾小安一進來,就看到季心蘭這副幽魂一樣的姿態,不由得翻了個白眼道:“心蘭,已經一個多月了,洛總裁還是沒有跟你聯繫嗎?”

    季心蘭側頭淡淡地看了她一眼,若無其事地說:“他為什麼要跟我聯繫,愛去哪裡、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好了,人家一個大總裁,做什麼事情哪裡需要向我彙報。”

    艾小安禁不住搖了搖頭,怎麼聽都覺得她故作淡定的話語中透著一股濃濃的怨氣。

    艾小安上前戳了戳季心蘭的額頭,“沒出息,洛總裁不來找你,你就不會去找他?”

    “我為什麼要去找他,明明是他莫名其妙好不好!”

    季心蘭的臉上頓時充滿了怒火,若是洛君耀此刻在她的面前,艾小安毫不懷疑季心蘭會揪住他暴打一頓。

    “老實說,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艾小安走到季心蘭的身邊坐下,戳著她的腦袋問我跟思遠哥哥來看你的那天不還好好的,怎麼一眨眼的工夫你們就鬧翻了呢?”

    “男人心,海底針……”季心蘭幽幽地歎了口氣,“我也不知道他為什麼翻臉比翻書還快,上一刻還開心地對我笑,下,刻就憤怒地甩門走人了。”

    她轉身看著艾小安道:“小安,你說他是不是突然發現其實他不喜歡我,所以才翻臉把我扔下就獨自跑了?哎,月牙灣的開發案還不知道他要怎麼處理呢,要是恒陽地產的人再來打月牙灣的主意,那要怎麼辦?!”

    艾小安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既然有這麼多不解的問題,那你就去問他啊,又不是不認得到臺北的路,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畏畏縮縮的了?”

    季心蘭繼續趴在桌子上沉默不語,艾小安又說:“其實我很好好奇那天到底發生了什麼,竟然搞成了現在這樣。”

    “唔,大概就是,洛大總裁問我願意不願意同他組成家庭,我說我沒有想過,然後他就生氣翻臉走人了。”季心蘭一臉鬱悶地回答。

    “啊?”艾小安愣了一下,抽了抽嘴角,“就這麼簡單?”

    “對啊,就這麼簡單。”季心蘭點頭。

    “然後洛總裁就整整一個月都沒有理你,沒有和你聯繫?!”艾小安再問。

    “對啊,就像是石沉大海了一樣。”季心蘭沮喪地將臉埋在了手臂中。

    真是失敗啊,上一刻她還在為如何構架未來、如何努力而甜蜜地苦惱著,但下一刻她就從雲端慘兮兮地摔了下來。難道當了總裁的人性格都比較彆扭、比較奇怪,所以才變化莫測讓人根本猜不透嗎?

    “不得不說,洛大總裁的反應似乎有些幼稚啊。”艾小安的嘴角不停地抽動著,“不過,在我看來,這其實是他在乎你的表現啊。”

    “為什麼?”季心蘭不解地瞪大了眼睛。

    “你想啊,洛大總裁那麼高高在上的一個人,生平肯定沒有遭到過任何人的拒絕,因為以他的地位,向來都只有他拒絕別人啊。按照你所說的那樣,他問你願意不願意和他組成家庭,那其實等同于變相地向你求婚。但是你卻跟他說你沒有想過,他肯定是誤會你不願意,於是他就自尊心受創地離開了。”

    季心蘭無力地呻吟了一聲,再次趴在了桌子上。

    事實上她也是這麼認為的,覺得洛君耀是因為她當時的反應誤會了,但她發誓,她真的只是一時間接受的資訊量太大有些驚訝,導致反應慢了兩拍而已,結果就搞出了一個天大的誤會,而且硬要說的話,她反應遲鈍還不是因為洛君耀前一天晚上毫無節制的需索造成的。

    想到他們之前各種各樣的荒唐,季心蘭再一次紅了臉。

    可惡,因為這個原因就對她不管不問還甩臉色給她看,等她再見到了洛君耀,她一定要讓他好看!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1 00:18:38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心蘭,你現在的狀態可不像你的作風哦。”艾小安見一個得她優柔寡斷的模樣,拍了拍她的手,“我們月牙灣的季心蘭可是一個做事雷厲風行的女戰士,有什麼不平的或想不明白的都會直接去做、去尋找答案,你這個樣子簡直是丟我們月牙灣的臉嘛。”

    季心蘭托著下巴想了一會,說道:“也對哦,這麼一直哀怨地等著實在不是我的作風,他不來,我應該去找他問清楚。”

    “沒錯。”艾小安拍了拍她的肩膀說:“最關鍵的是,你若是再保持這個半死不活的狀態,天天泡出來的咖啡也又苦又難喝,恐怕再過兩天全村都要暴動了。”

    季心蘭眨了眨眼睛,突然明白大概是最近自己的反應真的太過反常,所以村民們都看不下去了,這才派艾小安來開導她的吧。

    季心蘭的心底一陣感動,同時也知道自己不能再這樣消沉下去了,不管什麼事情都要積極去解決,這才是爸爸、媽媽曾經告訴她的處事道理。想到這裡,季心蘭突然站起來道:“小安,月牙灣過幾天就拜託你幫忙照顧啦,我準備一下,過幾天就到去臺北去找他。”

    “祝你幸福。”艾小安眉開眼笑地看著已恢復正常的好友,衷心地感歎道。

    “一定,就是綁我也要將洛君耀給綁回來!”季心蘭信誓旦旦道。

    綠水莊園的二號別墅內,李秘書敲了敲書房的門道:“總裁。”

    “請進。”洛君耀低沉的嗓音傳了出來。

    李秘書推門進去,“總裁,你吩咐的事情都安排好了。”

    “是嗎。”洛君耀放下手中的檔,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

    “嗯,施工隊剛剛打來的電話,說一切都已經佈置妥當,看你什麼時候有空去驗收一下成果。”

    “讓他們都撤走吧,我稍後就過去。”洛君耀起身整了整自己的西裝便向外走去。

    “總裁,你這個時候要出門?”李秘書的臉色微微一變,“今日氣象預報說會有颱風,你還是等天氣比較好再去吧。”

    “颱風?”洛君耀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氣,皺了皺眉說:“沒關係,這個地方離月牙灣不遠,颱風到來之前可以趕到。”

    李秘書聽到洛君耀說要去月牙灣,心下滑過一絲了然。之前他一直跟著總裁在這裡,自然明白他跟月牙灣的季小姐發生了特殊的關係,如今看來,總裁再度回來,還交代他找施工隊佈置了一樣驚喜,想必都是為了那個季小姐吧。這裡離月牙灣的確不遠,而颱風也不會那麼早就來,所以李秘書稍微安心地低頭說:“那總裁你一路小心。”

    “嗯。”洛君耀不再多言,接過李秘書遞來的車鑰匙,然後便大步地向外走去。

    嘴角勾起一抹笑容,洛君耀禁不住想,當季心蘭看到自己準備給她的驚喜的時候,會露出什麼樣激動意外的表情?

    月牙灣咖啡館內,季心蘭花了好幾天的時間將村子裡的事情安排妥當,然後就收拾行李開車北上,說是要去找洛君耀。她走後不久,幾個出海歸來的漁民就來到了咖啡館,卻看到艾小安此刻正坐在吧臺上。

    “咦,小安,心蘭呢?”過來的兩人感到疑惑地左右張望,對艾小安問道。

    “心蘭?心蘭出去啦。伯伯、叔叔你們找她有事嗎,跟我說也一樣的哦。”艾小安既是季心蘭最好的朋友,也是她最得力的助手,當季心蘭不在的時候,月牙灣的大小事情一向都是她和方思遠一起幫季心蘭處理的。

    “她怎麼這個時候跑出去了?”誰料,那兩人聞言後表情立刻一變,“快點打電話通知她回來,怎麼每次跑出去的時間都不對呢。我們剛出海回來,今天的天氣看來又是要變啊,今日颱風要來了。”

    “啊?”艾小安的表情立刻也變了。

    月牙灣和外界的消息閉塞,村民們有自己判斷天氣的方法,所以並不十分依賴電視等東西,相對於廣播、電視的報導,他們更相信自己的經驗,所以艾小安也沒想到季心蘭兩度出門都會倒楣地遇到壞天氣。

    她連忙撥通了季心蘭的手機,卻聽到吧台裡傳來了一陣熟悉的音樂。

    “糟了,心蘭的手機忘記帶了。”艾小安這下再也坐不住了。

    叔叔、伯伯們都看出要颱風過境,那就證明其實離變天不遠了,季心蘭在這個時候出門要北上,萬一不小心再撞上土石流封路……艾小安已經不敢想了。

    “伯伯、叔叔,心蘭的手機忘在這裡了,麻煩你們在這裡看一下,我去找思遠哥哥,這就開車去找心蘭。”希望他們可以在季心蘭經過那段危險的公路前追上她。

    “蘭兒怎麼了?”就在艾小安要跑出去的時候,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

    艾小安抬頭,在看到洛君耀的時間瞬間一呆,“洛總裁?你怎麼會在這?”

    “我來找蘭兒。”洛君耀的眉頭擰在了一起,“蘭兒去哪了?”

    艾小安頓時跳了起來,“心蘭到臺北去找你了,可是這天氣……”

    “該死的。”洛君耀的表情也變了,“我去追她。”他二話不說就轉身奔了出去。

    看到洛君耀急切的背影,艾小安眨了眨眼睛,心道看來洛大總裁的確是很在意季心蘭的嘛,而且也從臺北趕來要與季心蘭和好了。

    哎,季心蘭的運氣實在是太差了,為什麼早不選、晚不選就偏偏地選擇了今天呢?看樣子他們兩個是剛好在路上錯開了。

    艾小安看了看外面漸漸變得陰沉的天空,暗暗祈禱,老天保佑,一定要讓洛大總裁追上季心蘭啊。

    七月的天,後母的臉,這話說得一點都沒錯。

    看著突然之間變得烏壓壓的天空,季心蘭恨恨地在心底詛咒,難道她的人品真的有如此之差,這段日子以來一共就出門兩次,還都讓她撞到了糟糕的天氣。

    季心蘭欲哭無淚,卻也知道這種天氣根本無法讓她通過這段山路,於是她便放慢了車速,準備拐回月牙灣去。

    刺耳的喇叭聲突然從季心蘭的身後傳來,季心蘭抬頭一看,就見自己的身後一輛拉風的銀色跑車正在緩緩逼近,她微微一愣,跟著猛然一個刹車停在了路上。

    “君耀……”她愣怔地從後視鏡中看著跟著她一起停車,然後走出來的男子,一時間竟然忘記了從車裡走出去。

    洛君耀,他是來找她的嗎?他不跟自己生氣、不跟自己鬧彆扭,所以從臺北回來了嗎?季心蘭的心一下子雀躍了起來,嘴角也揚起了歡欣的弧度。

    “下車。”洛君耀臉色不善地站在她的車前,敲了敲她的車門。

    季心蘭笑彎了眼睛,連忙從車上下來。洛君耀一把將她抱在懷中,感受著她熟悉的馨香與體溫,接著就劈頭蓋臉地罵道:“這種天氣你也出門,你不要命了!”

    這該死的女人,就不能讓他有一刻的安心,天知道他聽到艾小安說她竟然要去臺北的時候,他急得連心臟都差點從胸膛裡跳出來。

    他還記得上次他們兩個遇到暴雨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景,若是她自己被困在這邊,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哎喲,人家那裡有那麼笨啊,這不是已經發現天氣不對要回去了嗎,我是不會拿自己的生命安全開玩笑的。”季心蘭拽著他的手臂搖了搖,“我可是月牙灣的村長呢,這點辨別天氣的能力還是有的。”

    季心蘭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飛揚起來,為他對自己的關心和在意,更為了他在這種天氣裡能夠奮不顧身地追上來。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1 00:18:4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三章

    “君耀,我們回去吧。”季心蘭看著他的眼睛道:“你來得正好,我有很多話要跟你說。”上次她還沒來得及表明自己的心情,洛君耀就生氣離開了月牙灣;這次她一定要對他坦誠相待,告訴他自己到底有多麼的在乎他。

    洛君耀四下看了片刻,突然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不,我們不回去。”

    “啊?可是天氣馬上就變了啊,會有暴雨的。”季心蘭搖了搖頭,“這個時候趕回月牙灣還來得及。”

    “還記得上次我們遇到暴雨的時候去了哪裡嗎?”洛君耀指著不遠處的山坡道。

    “啊……”季心蘭順著他指的方向一看,這才發現他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正是他們第一次遇到大雨時,她帶他到窯坑裡躲雨的那個地方。

    “跟我來。”洛君耀牽著季心蘭的手,朝上次他們一起待過的那個窯坑走去。

    “虧你竟然還記得那個地方啊。”季心蘭驚訝地望著他,有些猶豫,“你若是懷念那個地方,我們可以等天氣好一點的時候再來啊,為什麼非要現在過去?君耀,那邊晚上會很冷的啊。”

    洛君耀神秘地一笑,卻執意帶著季心蘭往前走。季心蘭拗不過他,也知道以洛大總裁那霸道的性格,他下的決定一般鮮少能改變,所以只得歎了口氣跟著他向前走。天氣此刻只是有些微的變化,他們只看一眼的話,應該還來得及趕回去的吧?

    片刻間,洛君耀已經帶著季心蘭到了窯坑口,他轉身對季心蘭道:“進去吧。”

    “哦……”季心蘭率先往窯坑裡走去,但當她看到窯坑裡的一切後,頓時愣在了當場。

    只見她記憶中的窯坑裡,原本髒兮兮、破敗的一切早已不見,眼前的一切都煥然一新。窯坑裡擺放著清新的森林風格的傢俱,收拾得別具一格又貼近自然,季心蘭一瞬間還以為自己走進了原始世界,卻又從這純天然的裝修風格裡感受到了一絲家的溫馨。

    “這是……”季心蘭呆呆地打量著四周。

    洛君耀從她的身後抱住她,“送你的禮物,就當是我上次誤會你賠罪的歉意如何?”

    “你這禮物也送得太奇怪了吧。”季心蘭心底有些感動,卻又有些哭笑不得,她圈住他的脖子,“我還是第一次聽說有人送窯坑作禮物的,大總裁,你的價值觀果然別具一格。”

    但事實上,季心蘭非常喜歡洛君耀準備的這份禮物,這裡佈置得異常的溫馨,既貼近自然又非常有家的感覺,就像是專屬於他們兩個人的秘密空間一樣。

    季心蘭喜歡這種獨樹一幟又有特殊意義的禮物,畢竟這裡是他們兩個人感情轉變的起點,若不是因為在這裡共處了一夜,她也不會對洛君耀改觀,進而慢慢地喜歡上這個霸道又有些暴躁的男人。

    “唔,禮物不夠誠意的話,那我再加幾樣如何?”洛君耀愛死了季心蘭柔順地依偎在他懷中的樣子。

    “你還要送我什麼?”季心蘭眨了眨眼睛,沒想到他竟然還準備了其他要給她的驚喜。

    “月牙灣的開發案我已經撤銷了。”洛君耀抱著季心蘭說:“但我打算將這邊山坡上的窯坑全都翻新一遍,然後投資將這邊的山路修一修,打造一個別致的度假休息區,可以給到月牙灣遊玩的客人提供住宿服務,讓他們體會到貼近自然的感覺。”

    “洛大總裁,你還真是個無孔不入的奸商啊。”季心蘭忍不住感歎。聽到他要撤回對月牙灣的開發案她非常的高興,但聽到他又要拿這邊的山區作開發案,她又不得不感歎,這人果然是商界的天才啊。

    “我已經把這個開發特色度假區專案的權力歸到你和月牙灣的名下了。”洛君耀勾著嘴角笑道:“這樣以後再有誰想逼迫你們交出月牙灣的土地,你就更有資本和他們死扛到底,堅決不妥協,然後貫徹你們月牙灣土地永續、自然至上的精神了。”

    “君耀……”

    “當然,如果你願意嫁給我的話,我相信,整個房地產界將再也沒有人敢打月牙灣的主意。”他親昵地蹭著她的小鼻子問:“怎麼樣,這個買賣是不是很划算?”

    “君耀……”季心蘭的眼眶微微發紅,拚命克制著自己的眼淚不要掉出來。她突然一把攬住洛君耀的脖子,開心地叫道:“君耀,我喜歡你,我好喜歡你!”

    洛君耀的心一瞬間也飛揚了起來,他抱緊了季心蘭,低聲說:“怎麼辦,可是我不喜歡你呢。”

    “啊?”季心蘭驚愕地看著他。

    卻見他壞壞地一笑,輕輕地說:“因為我愛你。”說罷,再無遲疑地吻上了季心蘭的唇。原本冷颼颼的窯坑裡經過特殊處理,在底下裝上了供暖的設備,所以雖然外面的天氣已經開始變化,但季心蘭卻再也沒有了上次那種陰冷的感覺,而是全身上下都被熨貼得暖洋洋的。

    兩人的唇舌糾纏,瘋狂而饑渴地奪取著對方的氣息,這麼長時間沒有見面,他們彼此對對方的思念簡直要將他們淹沒。

    “蘭兒,我要你。”洛君耀一把將季心蘭打橫抱起,放到了已經煥然一新的木床上。

    季心蘭俏臉一紅,突然發現,似乎洛君耀每次見到她的時候,說得最多的就是這三個字,我要你。

    季心蘭眨了眨眼睛,躺在他的懷中擁著他的脖子也道:“君耀,我也要你。”

    天知道,在他渴望著她的時候,她的身體、她的心也在深深地渴望著洛君耀。

    她邀請的話頓時解放了他的欲望,洛君耀一聲低吼,翻身壓在了季心蘭的身上。

    窯坑外遠遠地傳來了一聲雷鳴,卻絲毫擋不住木床上兩個人火熱的心。

    季心蘭急切地拽著洛君耀的衣服,洛君耀莞爾一笑,“乖,蘭兒不要急,我們的時間很長很長。”

    他一邊親吻著她一邊在她耳邊說道:“我知道你捨不得月牙灣,所以我已經將臺北的事務全都丟給了我的經理了。”

    “嗯……”季心蘭一邊喘息一邊問:“嗯啊……那、那你呢?”

    “恒陽地產是時候在南部設立分公司了,嗯,我看公司的地點就設立在這裡如何?”洛君耀咬著她的耳朵道。

    “君耀。”季心蘭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滑落,沒想到他竟然會為自己作出這種決定。原來她還想跟他商量,能不能讓他分出一半的時間待在月牙灣,可他卻是一勞永逸地解決了她所有的憂鬱。

    “君耀……愛我……”她在他的耳邊呢喃,敞開身體熱情地回應著洛君耀,此時此刻她只想把自己完完整整地交付給洛君耀,讓他擁有她。

    “感動了?”洛君耀扔掉身上礙事的衣服,霸道地說:“那就用你一輩子的時間陪在我身邊,來償還我對你的寵愛吧。”

    濃郁的男人氣息再一次侵襲了她的小嘴,滾燙的身軀摩挲著季心蘭的身體。
    外面電閃雷鳴,窯坑裡一片春色。兩道赤裸的身體相互糾纏,譜寫著最原始的戀曲,然後在糾纏中締結出了永恆。

    當身體被推向高峰的那一刹那,季心蘭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她想,她從此以後再也不是孤身一人,而是有了一個家,還有專屬於她,也能帶給她幸福的洛君耀。

    【全書完】

信者恆信乎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2-19 21:3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