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匿名

[都市言情] 曉三 -【零分床伴】《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匿名
狀態︰ 離線
匿名  發表於 2018-6-11 01:30:06
  一個人待在書房裡,陸封臨點了根煙,腦海裡盤旋著曹立衡白天說過的話。

  憑他那副長相根本就沒有女人看得上眼……

  你別以為她真的愛你,要不是為了還債,她根本就不會嫁給你……

  他盡管不想承認,但曹立衡說的的確是事實,要不是為了還債,意橙根本就不會嫁給他。

  還記得初次見面時,她便清楚的表明不願嫁給他,即使是後來逼不得已同意這門婚事,她也從不掩飾她的不情願。

  婚禮上是這樣,結婚之初也是如此。

  如果不是無意間發現他是當年救她的小男孩,她根本就不可能改變態度,自然也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跟他在一起。

  他不久前才剛釋懷的自卑感被曹立衡這麼一撩撥,又給重新挑起了。

  瞪著打開著的電腦螢幕,他又抽了口煙。

  意橙一開門進來,就見到他置身在煙霧之中,直到現在,她才知道自己的丈夫居然會抽煙。

  “你在抽煙?”

  見到她蹙眉,陸封臨趕緊將手中的煙給熄了。

  “怎麼來了?”

  她不答反問:“為什麼抽煙?”

  “沒什麼。”他隨口帶過。

  “之前從沒見你抽過。”

  他是個相當自製的人,除非情緒極度不佳,否則鮮少抽煙。

  “你不喜歡,我以後就不抽了。”他向她承諾。

  她雖然贊許可也沒忘記追問!“有事惹你心煩嗎?”

  “別胡思亂想。”

  “你有事瞞我?”她看得出來他有心事。

  明白自己若是不說出個所以然來,她不會就此罷休,陸封臨只得搪塞道:“沒什麼,只是在想公司的事。”

  “公司出了什麼事嗎?”

  見她憂心,他急忙解釋,“沒事,只是在盤算一個投資方案。”

  聽他這麼說,她臉上的憂慮這才褪去。

  明白他的責任感重,她溫柔的交代,“別把自已逼得太緊了。”

  “我知道。”

  “該睡了,明天還要上班。”

  “嗯。”陸封臨點點頭,但並未立即移動,“你先回房,我把電腦關了就來。”得到他的承諾,意橙這才安心走出書房。

  這幾天,意橙也不知道是自己敏感,還是真有其事,總覺得丈夫像是在躲她似的,變得早出晚歸。

  她試著告訴自己,是因為公司最近比較忙,可心裡頭還是覺得不太對勁。

  有幾次她企圖追問,但他不是說她想太多,就是佯裝無意的把話題岔開,讓她無法再問下去。

  到後來,她只得說服自己應該沒事,要自己別多心。

  然而,她最近常感到身體有些不適,於是到醫院檢查,發現自己竟然懷孕了。

  驚喜之餘,她立即想到陸封臨,料想他要是聽到這個消息肯定會樂歪,自然也  就不會再那麼心煩了。

  從醫院出來後,她沒有立刻回家,想要盡早讓陸封臨得到驚喜,所以她很快的就來到陸氏企業,而身為總裁夫人,她一路通行無阻的上到了頂樓。

  原本秘書要代為通報,但被她拒絕,她想要給他一個驚喜。

  走到總裁室門口,她正想推門進去,卻聽到辜言凱的聲音從裡頭傳來。

  “你這幾天到底是怎麼回事?陰陽怪氣的。”

  聞言,意橙停下步伐。原來並不是她多心。

  “你該去工作了。”

  然而辜言凱並未將他的逐客令給聽進去,“是跟意橙鬧意見了嗎?”

  他知道只有意橙才能左右好友的情緒。

  陸封臨本想再開口趕人,但見他一臉不肯妥協,索性坦白,“不是鬧意見。”

  “我想也是,別說你疼她如命,意橙那麼愛你,也料想得到她不可能跟你鬧意見。”這點把握他還是有的,“可以告訴我是怎麼回事了嗎?”

  好友的話並沒能讓陸封臨把心放寬,“她不是自願嫁給我的。”

  “啥?”沒頭沒尾的”句話讓辜言凱感到不解。

  “她是為了還債才嫁給我的。”

  辜言凱頓時明白好友說的是哪門子的事,他不解的說:“好端端的,你突然提起這事做什麼?”

  “不是突然。”

  “那是為何?”他更加納悶了。

  見好友沒答腔,一臉心事重重的模樣,辜言凱突然想起那天遇到曹立衡的事,也似乎是從那之後,他就開始不對勁了。

  “你該不是要告訴我,那天那個混蛋說的話你全聽進去了吧?”

  陸封臨沒有回應,但臉上的神情已經默認。

  “我拜託你頭腦清醒點,那混蛋說的話任誰都聽得出來,他是在嫉妒你,嫉妒意橙愛的是你。”

  陸封臨卻仍沒有清醒的跡象,“他說的是事實。”

  “事實個屁啊!”辜言凱惱得連粗話都出口了。

  “意橙的確不是自願嫁給我的。”

  “那只是剛開始。”辜言凱反駁。

  陸封臨固執得聽不進去,“如果不是為了錢,她根本就不會嫁給我。”

  辜言凱一聽,遂感到憤怒,“你說的是什麼鬼話?難道你真認為意橙是為了你的錢才答應跟你在一起的?”

  門外的意橙亦為之氣憤,所幸陸封臨接下來的話安撫了她。

  “她不是那種女人。”陸封臨不悅好友對意橙愛慕虛榮的影射。

  辜言凱嘲弄道:“幸好你還有點腦袋。”

  他抿著唇不語。

  “既然你自己都知道她不是為了錢才跟你在一起,那還心煩個什麼勁?”

  陸封臨煩躁的爬了爬頭發,“她不是自願的。”

  好友的一再重申,終於讓辜言凱抓到重點,“你就為了這事心煩?”不敢相信他會死腦筋到這種地步。

  陸封臨對他的反應不以為然,認為這是很重要的一個環節。

  見狀,辜言凱真恨不得拿榔頭狠狠的敲他幾下,看能不能把他敲醒。

  不過比起辜言凱,門外的意橙更想這麼做。

  “沒錯,意橙一開始的確不是自願,但那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經過這陣子相處下來,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她有多愛你嗎?”

  不管辜言凱的吼叫,對於此刻的陸封臨來說,他只知道意橙嫁給他,從來不是出於她自己的意志。

  見他仍沒有釋懷的跡象,辜言凱惱得快跳腳了,“我簡直不敢相信,你居然選擇聽信那混蛋的胡言亂語,我看你真是胡塗了。”

  至此,意橙總算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原來這些天來他的總總不對勁,說穿了全是因為他對自己沒信心。

  稍早得知懷孕的喜悅早被怒氣所取代,她索性也不進去了,氣沖沖的便轉身離開,連秘書想挽留也來不及。

  X % %

  回到家的意橙生氣歸生氣,其實她也明白,陸封臨對自己被迫下嫁一事始終耿耿於懷,她必須設法除去他心中的疙瘩才行。

  有了這樣的想法後,她就一直坐在沙發上等陸封臨回來,而這一等就等到晚上十點。

  陸封臨開門進來見到她坐在客廳裡,心裡便有了底。

  當白天秘書慌忙進來告知她被氣走的消息時,他本能的就想追出去解釋。

  只不過他才從椅子上起身,旋即又遲疑了。

  解釋什麼呢?一切全都是事實,他還能怎麼解釋?

  重新坐回椅子上,一整天下來,他全然無心工作,腦子裡一片混亂。

  他不知道該如何面對她,所以拖到現在才回來。

  看著她,他盡管內心百感交集,仍是盡可能的扯出一抹笑容,“我回來了。”

  她沒有答腔,只是直直的注視著他。

  因為無話可說,陸封臨也沒再開口,兩人就這麼隔空注視著對方。

  半晌,意橙倏然冒出一句,“我們離婚吧!”

  轟的一聲,陸封臨腦袋裡瞬間一片空白,壓根沒料到她會這麼說。

  看著他,意橙又道:“白天你跟阿凱說的話我全聽見了。”說完,她等著聽他做何解釋。

  由於已知情,所以他並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只是繼續的讓沉默蔓延。

  他的神情等於是告訴意橙,他早就知道了。

  而這個認知當場讓她心頭燃起一把怒火。既然他知情還拖到這麼晚才回來!

  “你該死的沒有話要對我說嗎?”

  縱然他對白天的事沒有半句解釋跟道歉,但她這會兒都已經提出離婚了,他也該有所反應,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平靜得跟個木頭人似的。

  陸封臨看著她,眼裡滿是掙紮。

  眼看出息橙就要被他的沉默所激怒之時--

  “好。”他突然應了聲。

  “什麼?”意橙一愣。

  他臉上的神情像是下定了什麼重大決心般,“我同意離婚。”

  “你說什麼?!”意橙瞬間變成一隻被激怒的母獅。

  陸封臨只是站在那兒不說,眼中盈滿沉痛。

  意橙簡直氣炸了。

  她之所以會提出離婚,只是想藉此刺激他,逼他從死胡同裡鑽出來。

  不料,他竟該死的一口答應?!

  氣極的她索性也豁出去,“好!離就離,你等著簽離婚證書吧!”說完,她氣沖沖的起身回房。

  砰的一聲,房門被她惡狠狠的甩上。

  X % X

  意橙的離婚當然只是一時的氣話而已,她愛陸封臨,說什麼也不可能真的跟他離婚。

  不過這兩天跟他處在同一個屋簷下,她始終冷著張臉沒給他好臉色看。

  面對妻子的冷漠,陸封臨自然不好過,心情之抑鬱可想而知。

  這情形看在意橙眼裡,心情總算稍稍舒坦了些,對他的自卑雖然依舊懊惱卻也心疼,畢竟他是那樣一個自傲的男人。

  她改變原本想再多折騰他幾天的決定,打算在今天做個了結。

  何況,為了彌補當初沒有拍婚紗的遺憾,她也已經跟婚紗店預約了時間,再拖下去肚子大了,屆時挺個大肚子拍照豈不醜死。

  她在中午時撥了通電話到公司給陸封臨,要他今天下班早點回來,便好整以暇的待在家裡等他。

  像是預料到即將發生的事,陸封臨回來時的神情異常沉重,她看在眼裡暗自欣喜。

  歷經三天的煎熬,陸封臨明白,宣判的時刻到了,他幾乎想沖口挽留住她,但是他不能,在明知她不是自願嫁給他的情況下,他無法強留她。

  意橙指著桌上攤開的文件,“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好了,就等你簽字。”

  聞言他的臉色瞬間刷白,像是受到極大的打擊。

  意橙心裡感到竊喜,知道他果然在乎她。

  只不過意橙沒能高興太久,就見陸封臨走上一刖來,拾起桌上的筆,一語不發的將名字給簽了。

  意橙頓時怒火中燒。

  雖說她之所以決定離婚是為了他的心結,但另一方面其實也是有意考驗他,看他是否真的會簽字,結果……

  “陸封臨,你該死!”

  她突如其來的怒吼,讓幾乎是淌著血簽字的陸封臨感到不解,但他仍本能的安撫著,“別氣壞自已。”

  在這種時候,他的溫柔只會更刺激她,“你他媽的是豬頭還是白癡,連離婚證書裡寫了些什麼也沒看就把名字給簽了!”這樣無條件的信任讓她更加生氣,也更氣他明明愛她卻又同立息簽字離婚。

  “我相信你。”

  “相信我?”她情緒激動,“你這大白癡,你知不知道自己剛剛簽字把名下一半的財產全讓給了我?”她就不信他聽了不會心痛。

  然而陸封臨的眉頭非但沒皺一下,甚至還說!“有困難的時候就來找我。”

  簡單的一句話,當場讓意橙的心頭一震。

  他沒有任何的甜言蜜語,也沒有半句挽留,卻在自己要了他一半財產之後,仍在為她著想。

  意橙的眼眶裡頓時泛起淚光。

  這可惡的男人,明明愛她愛到這種地步,卻死也不肯開口留她。

  “別哭。”見她眼中有淚,陸封臨只覺得心疼。

  眼看就要落下淚來的意橙被他這麼一安慰,再瞧見他臉上的心疼,心情頓時轉為上揚,腦海閃過一股惡作劇的念頭,想看看他能退讓到什麼地步。

  “誰要哭啦!”她斂下心中的感動佯裝跋扈道:“既然你說有困難的時候就找你,那我現在就告訴你,我已經住慣了這間公寓,不想搬出去了,所以房子也要歸我。”

  “好!”陸封臨二話不說的一 口應允,以為這樣一來她應該就會開心。

  雖然已經打定主出意刁難他,但猛地一聽到他如此明快的答覆,她還是忍不住變  臉。

  “你……”她氣得又道:“那台車子我也要。”

  “好!”

  又好?意橙兩眼冒火。

  “好、好、好,既然你什麼都好,那我要整個陸氏。”她索性獅子大開口,就不信他還能無動於衷。

  “好!”

  他的一句好當場引爆了意橙的怒氣,她氣得破口大罵,“陸封臨,你這個大白癡!”

  沉浸在心痛中的陸封臨錯愕不已,眼睜睜看著她跑回房,卻不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直到電話突然響起,他才回過神來。

  接起電話,他怎麼也沒料到竟是婚紗公司打來確認拍照事宜,他疑惑的確認再三,證實主角真的是妻子跟自己。

  當下,陸封臨真的被弄胡塗了,他知道自己必須向她問個明白,於是抱著惶恐的心情走進臥房。

  一進房,就見意橙正在收拾行李。

  陸封臨感到很錯愕,“你要離開?”

  意橙不理他,只是繼續將衣廚裡的衣服往行李箱塞。

  他這下真的急了,“你不是要這間房子嗎?我可以把房子留給你。”

  誰知,換來的卻是她的大吼,“誰希罕你的房子!”

  陸封臨不解。剛才她明明自已開口要房子的!

  納悶之餘,他轉而試探,“那車子……”

  “不希罕!”

  這下子他心中的疑竇更深了,甚至忍不住泛起一絲絲希望。

  “或者我把整個陸氏全給你。”

  聞言,她再也忍不住的放聲咆哮,“誰要你的那些臭錢,要錢我不會自己去賺啊!”

  當下,陸封臨可以百分之百確定,其中真的大有問題。

  “你什麼都不要?”

  “不要、不要、不要!”她一連說了三個不要,“我什麼都不要,從今以後,我跟你老死不相往來。”

  陸封臨被她的一句老死不相往來給震懾住。

  不行!他不能讓她走出他的生命。

  見她提起皮箱就要走,他想也不想便出手拉住她,阻止她離開。

  此舉讓意橙心頭一喜,心中的怒氣總算消了些。

  她故意冷著臉假裝隨意提起,“還有,肚子裡的孩子也是我一個人的。”

  陸封臨不敢置信的瞪大了眼,語氣有些激動的再次確認,“你懷孕了?!”

  意橙存心刺激他,“對,而且剛才離婚證書上寫得清清楚楚,只要是我帶走的都歸我。”言下之意,她肚子裡的孩子沒他的份。

  “天啊!你居然懷孕了?”

  忘了她還在跟自己鬥氣,下一秒,他已忘形的將她一把抱住。

  意橙被他的反應給逗樂了,嘴角不禁泛起笑意。

  “我要當爸爸了!我居然要當爸爸了!”

  明知眼前的男人已經樂昏頭了,意橙仍故意不讓他好過,斂起笑容、板起臉的推開他,“什麼爸爸,別忘了我們已經離婚了,小孩子歸我。”

  陸封臨頓時一愣,猛地被拉回現實。

  她將他的反應看在眼裡,“怎麼,白紙黑字你想反悔啊?”

  他的心情一時轉換不過來,只能愣愣的望著她。

  突然,她話鋒一轉,“行,要反悔也不是不可以,簽名吧!”說著,她不知從哪又拿出一張紙要他簽字。

  陸封臨一看。居然是張結婚證書?

  意橙不理會他的疑惑,只是催促,“簽啊-.”

  盡管不明就裡,陸封臨還是迫不及待的簽字。

  她滿意的看了眼簽妥的結婚證書,“很好,現在你記清楚了,這”次是我逼你娶的,不是我被迫嫁給你的。”

  意橙話一出,陸封臨頓時恍然大悟。

  原來,她所做的這一切,追根究底竟然只是想告訴他,她之所以嫁給他,是她心甘情願的。

  陸封臨激動到不能自己,再次將她緊緊抱住,“對不起、對不起,一切都是我不好。”

  意橙也老大不客氣的道:“你知道就好。”

  “從今以後,除了愛你我什麼也不再想。”

  他雖說得急切,意橙卻沒漏聽他第一次親口說愛她,心花怒放之餘也不忘語帶恫嚇,“這可是你說的。”

  抱著失而復得的愛人,陸封臨忘情的低下頭想要吻她。

  就在他的唇即將吻上她之際,“對了,忘了告訴你。”

  陸封臨的動作因她的話而被打斷。

  她先是沖著他露齒一笑,跟著才道:“離婚協議書上規定,離婚後你的人也歸我的。”

  “嘎?!”陸封臨頓時一愣。

  原來,自始至終她根本不曾想過要放手。

  不等陸封臨回過神來,意橙已主動又霸道且不容一絲拒絕的吻上了他。誰叫他是她的所有物呢!

 陸氏企業頂樓的總裁室裡,辜言凱一張臉像踩到大便那麼臭,他已經在這間辦公室裡待了將近七個月了。

  七個月前,陸封臨因為要帶意橙去渡蜜月,要求他暫代總裁的職務,他見好友好不容易見得幸福,便義不容辭的答應下來。

  哪裡料到,這一去竟是整整兩個月!

  好不容易熬到陸封臨蜜月回來,陪老婆調適時差又是一個月,之後,又說要陪老婆一塊上醫院的產前課程……

  尤其讓人忍無可忍的是,小孩都還沒出生,他老兄竟已預請了半年的產假!

  氣得辜言凱差點破口大罵,他乾脆連育嬰假也一並請了算了。

  因為這樣,幾個月來總公司裡的員工人人自危,生怕一個不留神引爆了辜言凱這個不定時炸彈。

    --完--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2-19 22:4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