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夏雨 -【大男人醜小鴨】《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7:2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你好厲害!”封思夏一臉驚訝,他真的好厲害,每回她只要說一句話,他就可以猜出接下來的事,而且都正確無誤。

    “有這麼胖的灰姑娘也真少見。”邵靖華搖了搖頭,嘖嘖稱奇。

    封思夏氣得滿臉通紅,“你很過分。”

    邵靖華涼涼地說道:“我有說錯嗎?哪個做牛做馬的灰姑娘會這麼胖?累都累到瘦了。”

    “我、我喝水也會胖,可以吧!”真討厭,老是拿她的弱點攻擊。

    見她緊繃的心情已鬆懈,恢復以往朝氣十足的模樣,邵靖華嘴角泛起一絲笑意,故意道:“化妝嘟什麼嘴?你是想在臉上多幾條皺紋嗎?”

    聽到會有皺紋出現,封思夏連忙閉起嘴巴,只是這回不敢太用力。

    見她戰戰兢兢的樣子,邵靖華不知道為何,心中一直想發笑,某一方面來說,她真的很好騙。

    打好了底妝,他仔細端詳,十分滿意,這個小胖妹臉圓歸圓,膚質倒還不錯。

    “見到你的暗戀物件,想說什麼?”像是在閒話家常似的,他提出疑問。

    “要說什麼?”封思夏一臉困惑,他話中似乎有話。

    “當然是告白。”邵靖華沒好氣地瞪她一眼,覺得她問了個愚蠢問題。

    封思夏震驚地睜大眼眸,話差點說不出口,“告、告白?”

    邵靖華肯定地點頭,“這是個難得的機會,當然要好好把握。”

    要找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是不容易的,更何況風頭一避過,或許不用三個月,他就會離開這,到時候,她要上哪找人去幫她作造型。

    封思夏連連搖頭,“我不敢。”

    邵靖華沉下臉,眯起雙限,“昨天我冒著會被捉回去的風險,頂著大太陽,大包小包的捉回來,今天我花了快四個小時幫你作造型,你要敢空手而回,小心我剝了你的皮。”

    雖然他的表情很可怕,但是,他要她做的是更可怕的事,她說什麼也不敢。

    天啦!告白?她想都沒想過!

    “我不要,明知道會被拒絕,何必自找難堪?”做人就該有自知之明。

    邵靖華壓根不想去理會她的說詞,反問:“那你要暗戀他到什麼時候?”

    “我——”吞吐了老半天,封思夏鼓起勇氣道出心中感覺,“我從不敢奢望暗戀可以開花結果,只要能夠靜靜地看著他,知道他過得很好,那就好了。”

    邵靖華嗤之以鼻,都什麼年代了,她還玩含情脈脈這一套?幸福不是唾手可得,是需要自個兒去爭取的。

    “難道你想暗戀他一輩子,永遠不結婚嗎?”如果她敢應是,他絕對會狠狠的敲她的頭。

    封思夏咬著下唇,遲疑了半晌,“他不會喜歡我的。”

    如果有可能,早就有下文,不會到現在愛意種子還深埋在土裡,連芽都沒冒出。

    “你不試的話,怎麼會知道結果如何?說不定事情會出乎你意料之外。”不戰而敗,謂之懦夫。

    “不可能。”雖然有句話叫作美夢成真,但夢作得太大,那反而是白日夢,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藉口。”邵靖華撇了撇嘴,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

    封思夏微微的抬起眼,看著表情認真,動作輕巧的他,“醜小鴨是不可能變天鵝的,灰姑娘也不可能變成自雪公主,不同的本質,不同的世界,硬是去相容,只會彈跳出那個世界,讓自己更加痛苦。”

    十歲時,當媽咪牽著她的手,走進封家的那一刻,她的人生就此改變。

    雖然,她曾試著要融入封家,但是父親、哥哥、姐姐們不喜歡她就是不喜歡,縱使她也是父親的小孩,但是,父親並沒有真正迎娶母親,他們之間沒有婚姻關係,在戶口名簿上,她是父親領養的女兒。

    明知道不該胡思亂想,但有時候,她還是忍不住的去想,父親為什麼要這麼做?難道因為母親不是名門閨秀,只是個平凡家庭出生的女人,所以,父親才不肯娶母親,他認為母親配不上他嗎?

    俊男配美女,婚姻就是要門當戶對,才會美滿、幸福。

    沒見過她這麼認真又帶著一絲令人感到揪心的淡淡憂傷,邵靖華有片刻是愣在當場,好半天無法回過神來,表面上她看起來很開朗,實際上她是個纖細又脆弱的女孩。

    “不管是醜小鴨還是天鵝,或者是灰姑娘、白雪公主,那都是對人的簡單分類而已,若真照你所言,那醜小鴨、灰姑娘不就找不到真愛,嫁不出去?”他提出反駁。

    “也不是,只是麻雀變鳳凰是極少數的事。”她不認為這種幸運事會降臨在她身上。

    “人一出生就是獨立個體,就算是醜小鴨,你這只也絕不可能跟其他只醜小鴨一樣,每個人都有獨特的特質,你也一樣,必定有吸引人的地方。”外表會老,但自信不會,唯有展現自信,才能永遠保持美麗。

    “真的嗎?”封思夏一臉困惑的看著他,從來沒有人對她說過這種話!

    邵靖華微微一笑,溫柔說道:“把眼睛閉起來。”

    封思夏的心跳在瞬間加快,他的聲音低沉、富有磁性,帶著一抹蠱惑的味道,讓她有種心魂漸迷的感覺。

    “做什麼?”她緊張的問。

    邵靖華笑得更溫柔了,“給你一個變漂亮的魔法。”

    他的笑……封思夏突然覺得口乾舌燥,腦袋倏地一陣昏眩,甚至有種心魂被攝去的驚悚之感!

    她連忙閉上眼睛,拒絕跳入她前所未見的漩渦。

    邵靖華看著突生緊張的她,低沉滓厚的嗓音裡帶著一抹不可抗拒的命令道:“深呼吸。”

    封思夏身子猛然震顫了下,不知道是不是閉上眼的緣故,她竟然覺得他的聲音很迷人,甚至有種誘惑人犯罪的衝動。

    邵靖華見她長睫輕輕顫抖著,卻沒任何反應,知道她很緊張,柔聲地再催促一次,“乖,慢慢來,深呼吸。”

    低沉渾厚的嗓音再次在她耳邊輕輕響起,這回,她沒再胡思亂想,乖乖的依言照做。

    “記住,現在的你,已經被施了魔法,不再是一隻醜小鴨,而是曼妙美麗的天鵝。”

    她是天鵝?能嗎?可以嗎?

    “來,張開眼睛。”

    封思夏緩緩張開眼,整個人如遭電擊般的愣住了。

    鏡中,臃腫的圓臉變成瓜子臉,兩道像是毛毛蟲的濃密眉毛,此刻變成細彎的月眉,一向無神的眼睛,不但神奇的變大,連帶的也變得明亮有神,一頭烏黑亮麗的微卷長髮,襯得她皮膚格外白皙。

    “這是我嗎?”小手顫抖的摸上鏡子,封思夏愕然一怔,什麼時候她齊長的指甲,被閃亮的晶鑽點綴,讓她原本看起來又短又粗的甜不辣小手,變成修長的雙手?

    “如何?”邵靖華嘴角忍不住揚起,他這雙手向來有化腐朽為神奇的驚人能力。

    “我從來沒這麼漂亮過。”封思夏驚歎連連,怎麼也沒想到她會有當美女的一天!難怪他老是說這世上沒有醜女人,只有懶女人,如果她不是清醒著,她真的會以為他將她從頭到尾持刀整型過。

    邵靖華見她感動得紅了眼眶,擔心她會像昨日一樣,哭得稀裡嘩啦的,故意以著諷刺的口吻道:“沒想到你也有當天鵝的本錢,明明就是一隻又胖又矮的醜小鴨。”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7:3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他的話很不中聽,簡直可說是在潑她冷水,提醒她她的真正面貌,不過,此刻的封思夏,一點也不在意,因為連她自個兒都很意外,她終有一天,也能披上美麗天鵝的外衣。而她之所以可以醜小鴨變天鵝,全都是他的功勞。

    “謝謝。”她感激的朝他笑了笑。

    滿懷感激的微笑中,帶著一抹羞澀,竟然令邵靖華傻了眼,心臟猛地跳了一下,錯愕的心魂被她那初綻放的妍麗之姿所攝。

    真是見鬼了!他見過不少容貌不凡,就算素顏也比她好看的美女佳人,怎麼會為一隻醜小鴨失了神?這是不曾有過的事!

    在見到她疑惑的目光後,他連忙將不曾有過的錯愕情緒壓制下來,身子微傾向前,以著恐嚇的語氣道:“別謝得太早,如果你沒成功回來,我一定宰了你。”

    “成功?”封思夏一臉莫名其妙。

    哼!他就知道她會假裝忘記這回事。

    “告白。”他殘酷的提醒。

    封思夏瞪大雙眼,連忙搖頭,“我不行。”他怎麼還記得這件事!

    不把她的話聽進耳裡,邵靖華俯身湊近她的臉,認真說道:“不管結果如何,記住,別讓自己後悔。”

    “我……”封思夏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此刻她只覺得心跳如擂鼓,是因為害怕告白?還是他那溫暖的氣息正吹拂著她的心海?

    邵靖華把她的緊張當作是退縮,提醒道:“記得十二前要回來。”

    “為什麼?”

    “魔法超過十二點會消失,如果你不想讓你的王子看到不倒翁的樣子,記得要趕快回來。”

    正經八百的表情,活靈活現的敘述,頓時讓封思夏緊繃的心弦放鬆,“雖然你的嘴很壞,不過還是要謝謝你,你讓我變得好有自信。”

    燦爛得如陽光般的笑容,令邵靖華再次閃神,直到她困惑的目光再次投來,他這才回過神來。

    奇怪,他是怎麼回事?竟然會再次被這只醜小鴨迷住心神?而且這只醜小鴨之所以會變成天鵝,還是出自他的手!

    雖然感到納悶,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以著恐嚇的口吻道:“記得,沒成功我就——”他以手刀往她脖子一抹,告訴她,他是認真的。

    瞧他嚴肅的模樣似乎不是說說而已,封思夏突然間覺得頭好痛。

    向承平哥告白……他真的太強人所難了!

    要鎮定、要鎮定!

    自離開母親住處到上了計程車來到舞會會場這段時間,封思夏心中是七上八下,沒法安穩。

    她不是沒參加過這類型的宴會,基本上,她參加過無數回兄姐們公司舉辦的林林總總大小宴會。

    但是,她都只是去幫忙,別說配角了,連跑龍套也不是,從來沒有人會去注意到她,就連宴會上的擺飾,都比她還吸引人。

    站在會場入口,她深吸口氣平復心頭的慌張後,這才舉步向前。

    腳下三寸鑽飾高跟鞋,是邵靖華為了她整體造型搭配所選的。這是一雙好鞋,柔軟、舒適,只是,她太緊張了,腳步僵硬得讓她有種不會走路的錯覺!

    好不容易來到了會場注目的焦點面前,她鼓起勇氣喚:“承平哥。”

    正和熟識之人打完招呼的左承平,乍聽到呼喚,愣了一下,腦袋飛快的轉動,怎麼也想不出來,眼前這名女子是誰?

    “你的聲音很熟悉,但是,我沒道理不記得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莫非是我的腦力在退化中?”他向來有過目不忘的能力,再者,會喚他“承平哥”的,也沒幾位,可是任憑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眼前這柔媚小美人是誰。

    他自我調侃的口吻令封思夏又驚又喜。承平哥說她漂亮耶!

    紅著臉,她羞怯道:“我是思夏。”

    左承平震驚、錯愕的蹬大眼睛,好半天都說不出話,若不是她熟悉的聲音、笑容,他真以為是有人在開他玩笑。

    “女大十八變,我們才幾個月沒見,你變得讓我認不出來。”此刻的封思夏,就好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融合著清純與嬌媚,讓人驚豔得無法移開目光。

    封思夏微微淺笑,渾身散發出一股溫柔嬌媚的氣息。

    左承平笑了笑,目光掃瞄四周一眼,“思海呢?跑到哪去了?”

    “二姐要我代她過來。”

    左承平微愕,隨即回神,“膽小鬼,愈大愈沒膽。”竟然敢放他鴿子,她就小心一點,不要讓他遇上,否則絕對有她好受的!

    “也不是啦,二姐是臨時有事要出差,才會要我過來。”封思夏連忙解釋。二姐是真的出差,只是這份差事本是由二姐助理前去,是二姐仗著自己身為老闆,硬搶下來的,唉,二姐有時候的行為,真像沒長大的幼稚小孩。

    左承平嘴角笑意更深,他又不是第一天才認識封思海,豈會不知道那小妮子根本不願意與他有所接觸。若不是他以世交身份送上請帖,別說是要封思夏過來,她鐵定連看都不看就丟進垃圾桶裡。

    “美麗的小姐,願意跟我跳支舞嗎?”他伸出手邀請。

    望著他修長的大手,封思夏覺得自己的心跳得好快,伸出顫抖的小手,放在他的掌心。

    感受到她的害怕,左承平揚起一抹溫柔的微笑,“思夏變得很漂亮,身邊一定有不少追求者。”

    封家淨出俊男美女,看來這句話說得一點也沒錯,雖然思夏這位美女美得有些晚,但終究還是美女一枚。

    封思夏輕輕搖頭,“在今天以前,我還是以前的思夏。”這場舞會過後,她就會再度變回那只又醜又胖的醜小鴨。

    “是嗎?”左承平挑了挑眉,壓根不相信她的說詞。思夏是那種個性溫和,凡事退讓,對自己又沒有什麼自信心的女子,她一定不知道,此刻會場有多少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她已是會場的注目焦點。

    “是的。”她回答得很小聲。

    “對自己要有信心一點。”左承平輕快的語氣中帶著鼓勵的味道。

    嚴格說起來,也不能怪封思夏對自己沒信心,不爭不求,個性溫和的她,根本就無法應付她上頭那四個說一絕不讓人說二,強勢作風的兄姐。

    聞言,封思夏心頭一動,想起出門前邵靖華在她耳旁的威脅,身子猛然震顫了下,她可不想被他揍。

    “承平哥,有件事我想跟你說。”她艱澀地開了口。

    “什麼事?”他笑。

    封思夏深吸口氣平復心頭的緊張、慌亂後,這才抬頭對上他充滿溫柔的眼眸,鼓起勇氣道:“我喜歡你。”

    左承平驚詫錯愕得不知做何反應,他從未想過封思夏會喜歡他!

    過了一會,他笑道:“對不起,一直以來我只把你當作是妹妹,而且我早就有心儀的物件了。”

    他知道這答案對她而言很殘忍,但是,他是真心把她視為妹妹看待,所以,他更加不能讓她受到傷害,讓她抱有夢想,傻傻的對他付出感情,他不想害她。

    明知道他拒絕她的機率有百分之百,但乍聽這話,她的心像是被人重重打了一拳。

    吞下想哭的念頭,封思夏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能被承平哥所喜歡的女人,一定很完美,不過,怎麼沒聽你說過?”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7:4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因為這是一個秘密,我暗戀她很久了。”久到讓他快等不及了。

    “暗戀!?”封思夏錯愕瞠目,難以相信。沒想到像承平哥這般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天之驕子,也會有這種行為!

    左承平微微一笑,“你是我妹妹,我信任的人,我可以告訴你是誰,不過,你不可以告訴別人。”

    封思夏點了點頭,“我不會告訴別人。”

    左承平微微傾身.附在她耳邊道出他暗戀多年的對象。

    邵靖華真不知道自己是為了什麼而無端失眠,還在這走過來走過去,難不成他真的在等那只醜小鴨回來?

    瞄了下腕上的表,現在是十一點三十二分,也就是說,他不顧有可能會被父親派出的手下撞見的風險,足足在這等了快三個小時!

    就算是發神經,也不該對只醜小鴨發才是!

    邵靖華左思右想,絞盡腦汁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煩躁的情緒頓時浮上了心頭。

    那只醜小鴨告白會不會成功,關他何事?再者,舞會散了,她也會直接回家,不可能來到這。那麼,他忍著被蚊子攻擊,苦苦待在這的原因又是為何?是因為相信自個兒的直覺,認為舞會結束後,她一定會來這嗎?

    正覺得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之際,一道他認為會出現,卻又不該在這時候出現的人影正慢慢的朝他走來。

    他雙手環在胸前,看著垂頭喪氣,不用問也知道答案的封思夏。

    “沒想到你真的會在十二點前回來。”她還真把他的話當聖旨。

    低沉嗓音帶著諷刺的語氣在她面前響起,一直低著頭走路的封思夏,震驚的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看似氣得吹鬍子瞪眼睛,像是久候苦等不到女兒歸來的父親的臉。心頭乍然翻湧起一股感動的情緒,差點逼出她隱忍多時的淚。

    吸了吸氣,她快步走向邵靖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你怎麼會在這?”

    “當然是肚子餓出來買宵夜。”邵靖華白她一眼,像是在說這麼簡單的事,你也猜不出來嗎?

    “喔!”封思夏心中陡然升起一股失落,她還以為他在等她。

    邵靖華實在不喜歡她臉上浮現這種要死不活的難過表情,她臉上最適合的就是笑,她笑起來輕輕柔柔的,讓人感到很安心。

    他目光故意落在她身後,左瞧瞧右看看,“這條路窄歸窄,南瓜車應該開得進來才對。”

    他正經八百的表情,令心情鬱悶的封思夏不禁莞爾,難怪這麼晚了她還會回到這來,邵靖華這個人,嘴巴很壞,可是描述的形容詞又很好笑。

    “宵夜呢?”她這才注意到他手上是空空的。

    “沿路吃完了。”扯起謊來,邵靖華臉不紅氣不喘,“肚子餓了?”

    他的話提醒了她,因為緊張的緣故,她一整天都沒吃東西。

    摸摸肚子,封思夏點了點頭,“有一點。”

    “上來。”

    “你要煮宵夜?”有可能嗎?

    邵靖華橫了她一眼,“當然是你下廚。”

    封思夏鼓了鼓腮幫子,“我就知道。”

    走在她前面的邵靖華,突然停下腳步,轉頭看她一眼,“你碎碎念的習慣要什麼時候才會改?你是真的想當黃臉婆嗎?”

    被他這麼一斥,封思夏不敢回嘴,靜靜地跟在他身後。

    進了屋,封思夏換下本就不適合她的外衣,她這只醜小鴨,還是比較適合醜小鴨的衣服。

    利用簡單的食材,她下了兩碗拉麵。

    邵靖華反常的沒說一句話,靜靜的吃著拉麵;一是,他實在太餓了,只想趕快填飽他的胃,二是,她的表情像是隨時會掉眼淚。

    唉,也不知道是她不快樂的情緒感染到他,還是他太會幻想了,他竟然覺得她今目煮的這碗拉麵裡,有股濃濃的悲傷味道。

    真是的,失戀又沒什麼,再談就有了,何必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樣子!

    吃完了拉麵,邵靖華坐在客廳沙發上,目光則是有意無意的往在廚房飄過去又飄過來,簡直跟遊魂沒啥兩樣的封思夏瞥去。

    一次、二次、三次……

    流理台檯面已經擦了十二次,她要擦到什麼時候?

    再也看不下去了,邵靖華霍地站起身,大步往廚房走去。

    “要不要喝啤灑?”他突然提議。

    停止動作,封思夏愕然轉過頭,“有啤酒嗎?”

    邵靖華沒好氣地瞪她一眼,“告訴你多少次,眼睛要帶出來。”

    他走到冰箱前,拿出兩罐啤酒。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是覺得她會需要它,所以就買了回來。

    接過他遞來的啤酒,封思夏隨他走出廚房,來到客廳,一口接一口的喝。

    喝了快半罐時,她才緩緩開口:“承平哥說我今天很漂亮。”

    當然,也不想想是出自誰的手,她這只醜小鴨,其實很幸運,碰上了他,依他此刻的身價,可不是隨隨便便出手的。

    他沒說話,靜靜地看著她,等待她繼續說下去。

    封思夏又喝了數口啤酒,“承平哥心中有人了。”

    幸好承平哥體貼她,不會把她的告白告訴家人,否則他們要是知道,一定會笑她愛作白日夢的。

    邵靖華沒半點驚訝,這是意料之中的事,條件這麼好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喜歡這只醜小鴨。

    封思夏歎一口氣,“他喜歡的人是我二姐,俊男配美女,果然是愛情不變的定律,不過,雖然傷心難過,我還是為二姐高興,承平哥是個好男人,二姐會很幸福的。”

    她真笨,應該看得出來承平哥和二姐雖然每一回見面就針鋒相對,火藥味十足,但承平哥看二姐的眼神是縱容的。

    邪靖華挑了挑眉,有些意外,原來左承平是基於愛屋及烏心理,才會特別疼愛她,可能連弛自個兒都沒想到,竟然會讓這只醜小鴨誤會。

    不過,也難怪她會誤會,自卑、沒信心,又懦弱的她,極度渴望得到關愛。莫名地,他心中陡升一股憐惜之意。

    沒注意到他關懷的表情,封思夏低著頭,目光注視著手上的啤酒,過了許久之後,再次開了口:“對不起。”

    “你有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嗎?”低沉的嗓音裡,有著濃濃的關懷,他真的很想看她再度露出溫柔的笑容,她這只醜小鴨,根本就沒有多愁善感的本錢。

    封思夏抬頭望他,勉強扯動唇角,“之前你說有自信的人,遇見喜歡的人,也會忐忑不安,當時我以為你騙我,只是想安慰我,沒想到是真的,承平哥從小就喜歡二姐,可是他不敢跟二姐說,怕會被拒絕,聽到他這麼說,我心裡覺得好過、舒坦了一些。”頓了頓,又道:“雖然不是想要的那種感情,但是我真的很開心,承平哥視我為一個值得信任的妹妹。”

    她是第一個知道他喜歡二姐的人,而這,讓她覺得很滿足,至少他是重視她的,只是一時之問,她就是無法平復難過的心情,她暗戀承平哥少說也有七年。

    看她明明就想哭,卻又強忍著淚水的倔強模樣,邵靖華胸口一窒,心疼得讓他再也忍不住的道:“肩膀借你啦!”

    封思夏詫異地看著他,“做什麼?”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7:5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想哭就哭,別忍著。”再這樣看她愁眉苦臉下去,想哭的人,可能就換作是他了。

    “我才不要。”封思夏搖頭拒絕,“你的嘴巴又毒又狠,我才不想被你嘲笑會變成豬頭。”

    邵靖華眉頭一揚,頗為不快地道:“你別不知好歹,有多少女人想借我的肩膀我還不借。”哪像這只醜小鴨,對她好,她還拿喬。

    封思夏本想說什麼,但他的話提醒了她另一件事,“你都不打電話跟你女朋友聯絡嗎?”雖然他的嘴巴很毒,但不可否認的,他長得很帥,身旁必定圍繞許多鶯鶯燕燕。

    “我沒有女朋友。”

    “真的還是假的?”封思夏驚呼出聲。

    “騙你有錢賺嗎?”邵靖華白她一眼,哼,她那是什麼表情,活似見鬼了!

    封思夏還是不肯相信,“你長得這麼帥,怎麼可能會沒有女朋友?難不成你喜歡男人?”

    邵靖華沒好氣地瞪她一眼,“誰規定沒有女朋友,就一定是喜歡男人?”

    “現在的社會很開放,就算是,我也不會笑你。”

    “我不想交女朋友,怎麼,不相信?”她那是什麼眼神?

    “為什麼不想?”疑問的泡泡一個接一個浮上胸口,他條件這麼好卻不交女友,難免啟人疑竇。

    邵靖華倏地沉默,直視著她充滿關懷的小臉,好一會,語氣凝重地道:“我的初戀女友很漂亮、學識高、個性溫柔,是一個無懈可擊的完美女人,我們感情很好,卻因為我爸的刻意破壞,這段戀情最後是無疾而終。”頓了頓,又道:“我爸嫌她家世不好,配不上我,等我再見到她時,她已經是一個小孩子的媽。”

    這件事讓他們原本就不和的父子關係,更加惡劣,他們父子之所以無法和好,父親的專制、跋扈、自私佔有很大的因素。

    沒料到他不想交女朋友的背後,有這麼一段慘痛的往事,封思夏既愧疚又難過,更為他感到心疼。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提起你的傷心往事。”人家說初戀是最甜蜜、最痛苦,也最令人難忘的,她看得出來,這段戀情帶給他很大的傷痛。

    邵靖華笑了笑,無所謂地聳肩,“沒差,傷口早已經結了疤,不會痛了。”

    坦白說,他很意外,這件事他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可卻對她說,或許是她這個人沒什麼殺傷力、威脅感,讓他在不知不覺中撤了防備之心。

    他的不以為意,反倒是讓封思夏更加的愧疚,縱使傷口已結疤,卻留下一條無法抹滅的傷痕。

    “所以,你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會這麼討厭伯父?”她之前還以為他是叛逆情緒冒出頭,才會故意和他父親唱反調。

    邵靖華搖了搖頭,“我爸媽是熱戀結婚,婚後不到一年,他們就離婚,原因是他在外面的女人有了小孩,再加上論家世,我媽不如她,不能拿出大筆資金挽救他的公司,我媽只能答應離婚,而離婚以後,我媽才發現,她肚子裡已經有了我。”

    “後來呢?”

    “過了十年,那女人因病去世,他想起我媽,回頭找她,這才發現我的存在,你想,十年沒有父親的照顧,怎麼可能會有親情?要不是我媽臨終之前,希望我能夠回去認祖歸宗,我根本就不可能認這個無情無義,拋妻棄子的父親。”

    “再加上伯父拆散你的感情,你們父子之間,才會更加不和睦?”她大膽猜測。

    “他以著霸道的方式,要求我的腳步,限定我的目標,他捉我回去,只是想要我做他的傀儡,為了公司的發展,他已經毀了我姐的幸福,所以我更不可能讓他干涉到我的人生。”因此當時他才會不顧父親的反對,堅決要走自個兒的路,雖然,這段路上稍有波折,但尚構不成阻礙,而他之所以能夠走得如此順利,全仗他那個同父異母的姐姐大力幫忙。

    雖然他以著雲淡風輕的語氣敘述他的傷痛,但還是難掩眉眼間鄢股壓抑不住的憤慨,令她好心疼。

    “記不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這裡是我十歲以前的家?”

    “記得。”

    “十歲以前,我一直以為我沒有爸爸,十歲那年,我才知道原來我有爸爸,不但如此,我爸爸還有四個已經過世的老婆,而我媽是第五個,可悲的是,我媽到離開人世,都還不是我爸名義上的老婆。”

    邵靖華訝異地怔了怔,沒想到她父親比他父親還要風流,“想不到你的身世跟我一樣悲慘,只差我那個姐姐不會欺負我。”

    封思夏淺笑搖頭,“他們沒有欺負我,只是不能接受我。”兄姐們不是俊男,就是美女,舉手投足皆充滿了自信,哪像她,長得又不好看,什麼事也做不好,會被他們排擠,也是正常之事。

    邵靖華完全不接受她的說法,路是自己走出來的,想過什麼樣的生活,端看自己怎麼做。

    “你就是這種懦弱的個性,難怪會被當作傭人使喚。”她應該要勇敢一點,大聲的對她家人的指使說NO。

    不在乎他的白眼,這回她看得出來,他不是在罵她,只是希望她能夠勇敢,他的出發點是關心她。

    她微微一笑,“或許是我真的沒膽反擊,也或許是我不願讓我母親傷心,她一直希望我能夠和他們處得很好。”

    她知道當初母親花了一番功夫,希望她能夠敞開拒絕的心房,與哥哥、姐姐們好好相處,奈何,他們小小年紀渾身就散發出一股尊貴卓然的氣息,讓她看到他們就會忍不住的往後退,再加上他們一家初次見面就鬧得雞飛狗跳,人仰馬翻,更讓她對他們避而遠之。

    邵靖華一震,感同身受,若不是母親那句“不論是非,他終究是你父親”,困住了他,他早就和父親切斷關係,不會由著父親任意決定他的人生。

    沒想到他和這只醜小鴨竟然也會有相同的心思,都不希望最親、最在乎的人受到一絲傷害,才會違背心意,委屈了自己。

    不再責駡她,他突然想起另一件事,“你怎麼會想去做廚娘?”敢情她是灰姑娘做上癮了?

    封思夏笑了笑,知他誤會了,“我哥哥、姐姐們吃不慣別人的菜,要我留在家裡,他們有付薪水給我。”

    “付你多少?三千?五千?”

    “他們才沒那麼小氣,付我五萬。”

    邵靖華訝異地挑了挑眉,“煮三餐?”她這個廚娘的工作會不會太閑了?可以三天兩頭的往這裡跑.而且一來就是大半天?

    封思夏點了點頭,“對。在錢方面,他們很大方的。”

    是很大方,大方到讓他隱隱覺得不太對勁,“你這個廚娘會不會太閑了?”

    聽得出這回他只是疑問,並沒有諷刺的意思,封思夏笑道:“我只負責家人的三餐,只要他們在家,我就必須在家,其餘的時間,就是我自己的,他們並不會干涉,他們都有自己的事業,常常出國,一個月中有半個月在家就很了不起了。”仔細想想,她這份工作還真的很閑。

    “這麼說來,你算得上是高級廚娘?”他瞪大眼睛,一副很驚訝的樣子。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8:0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他誇張的表情令封思夏又好氣又好笑,“對,我是高級廚娘,你呢?又是什麼?”

    邵靖華想了一下,“我應該算是彩妝造型師。”

    他說得很保留,下意識地不想讓她感到兩人身份有如雲泥之別。

    “你為什麼會想從事這行業?聽說從事這行業的男人都會變得娘娘腔,真的還假的?”

    “我喜歡女孩子漂漂亮亮的,還有,我們只是不喜歡逞兇鬥狠,和娘娘腔沒半點關係。”

    “是啦,你是沒有娘娘腔的氣息,可是你的嘴巴尖酸刻薄,比起女人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你這只不知感恩圖報的醜小鴨,竟然敢說我尖酸刻薄?也不想想我是花了多少心思讓你變天鵝的。”他作勢要敲她的頭。

    “我實話實說嘛!”封思夏雙手連忙護頭,她的腦袋瓜子已經夠不靈光,再笨下去那還得了。

    “這樣更可惡。”

    “對不起嘛。”

    喝著啤酒,他們彼此卸下心防,你言我一句,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

    天濛濛亮,鬧鐘鈴聲響起,鬧得相擁在床上的邵靖華和封思夏,不得不睜開眼,找尋擾人清夢的刺耳鈴聲。

    就在兩人同時間睜開眼刹那,不約而同的愣了一下,眨了眨眼,再眨了眨眼,映入彼此眼簾的是張震驚、錯愕的面容!

    他們似乎不是在作夢!

    “你……”

    “你……”

    雙方聲音一出,睡意倏消,兩人同時間想跳起來,卻又愕然的發現他們之所以跳不起來是被棉被所絆住。

    兩人目光不約而同的往下看,差點沒暈倒,他們竟然同蓋一條棉被!

    “你怎麼會在這?”封思夏記得昨晚他們聊了很多,酒好像也喝了不少。

    “你又怎麼會在這?”邵靖華反問,此刻他腦子裡一片混亂,根本無法整理思緒。

    “我喝醉了。”她酒量雖然不是頂尖,但二、三罐啤酒還不至於讓她醉倒,昨晚她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我也喝醉了。”該死!他幹嘛買一箱啤酒回來,結果竟然在不知不覺中喝到醉!

    氣氛頓時凝結,兩人不發一語的瞪看著對方,腦海浮現的是同一個想法。

    封思夏悄悄握起拳頭,緊張得手心直冒汗,怎麼也想不起昨晚他們是怎麼聊的,竟聊到床上來!

    邵靖華心頭惴惴不安,人家說酒後亂性,他該不會饑不擇食的對她做出不該做的事吧?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兩人就好像是僵住的石像,動也不動,直到封思夏再也壓抑不住疑問,出口問道:“我們應該沒發生什麼事吧?”

    邵靖華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氣抬起正發抖的手,慢慢的掀開棉被一角,往裡頭一探,還好上衣在,褲子也在,他放心的籲了一口氣,“沒有。”

    “真的嗎?”她緊張兮兮地問。

    一旦確定自個兒沒因醉酒而鑄下大錯,邵靖華馬上恢復以往總愛嘲諷她為樂的不屑笑顏。

    “當然,我怎麼可能會去喜歡一隻醜小鴨,你又不是我的菜,就算我喝到醉眼朦朧,也不可能把恐龍妹當美人。”

    封思夏不滿的噘起唇,“過分,枉我昨天還為你感到難過,你根本就是天生壞胚子。”

    昨天她聽到他獨自在國外闖蕩,遇到事情只能自己承擔,還為他流下心疼的淚水,准知道他這個人根本就是壞心腸。

    對她那完全沒有殺傷力的指責,邵靖華不以為意,他比較在意的是昨晚的相處。

    或許是他們成長環境太過相似,他在不知不覺中,吐露許多埋藏在心底的事,甚至他還有種錯覺,或許是怨恨累積在心中已久,壓得他幾乎無法喘息,昨日的傾吐,令他有了宣洩不滿的出口,此刻他整個人輕鬆許多。

    這只醜小鴨明明不是美女,個性懦弱怕事得讓他有時候很火大,但她的天真單純,、止他覺得和她相處很輕鬆,更令他訝異的是,她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可以溫暖人心的特質,讓他有種受了傷就向她尋求安慰的念頭,就好像母親在世時。

    想到這兒,他打了個寒顫,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瘋了?他母親溫柔善良、才貌雙全,若非遇人不淑,豈會落得紅顏薄命的下場,這只醜小鴨豈能和母親相提並論?

    只是,他愈看她愈有一種她也不是懦弱,只是為了顧全大局,選擇退讓的感覺。

    喝!真是見鬼了!他怎麼會突然覺得這只醜小鴨渾身散發出一股慈祥的光輝,美得讓人移不開眼光?

    搖了搖頭,見她一臉困惑的望著他,為掩尷尬,他惡聲惡氣地道:“我肚子很餓,快去弄早餐。”

    不知是否被指使慣了,封思夏一聽到指令,馬上下床梳洗,然後乖乖的到廚房做早餐。

    十五分鐘後,煎蛋、火腿、吐司、柳橙汁已擺在餐桌上。

    等了老半天,終於等到早餐的邵靖華,不等封思夏的叫喚,直接到餐桌上報到。

    嗯,愈吃愈有媽媽的味道。

    腦中一閃過這念頭,邵靖華登時僵住。

    他在發什麼神經?也不過才一個晚上,他怎麼會對她觀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若非她不是那種心機深沉的女子,他真的會懷疑,他是不是被她下蠱了?

    封思夏見他突然像個木頭人,直直的一動也不動,覺得奇怪,“怎麼了?頭痛嗎?”她猜想他可能是宿醉未退。

    邵靖華怔怔地看著關懷溢於言表的她。心頭乍然翻湧起一股許久未曾有過的感動。

    封思夏見他不說話,表情呆呆愣愣,頓感不安,“需不需要我做解酒湯?”

    邵靖華搖了搖頭,低頭不語。

    過了一會,他抬起頭,突然問道:“你想不想學造型?”

    封思夏愣了一下,“我可以嗎?”她一向沒什麼美感。

    邵靖華不快地瞪她一眼,“不要還沒做就覺得自己一定做不到,不試試看怎麼會知道你做不到。”

    封思夏沒回答,猶豫著該不該答應,每個女孩子,當然希望自己是漂亮的,能夠讓自己變得美麗,自然也會想嘗試,但是,她一向笨手笨腳,不知道能不能學得好?

    邵靖華見她心已動搖,又道:“你不覺得化妝是一件很神奇的事?像你這麼平凡沒什麼特別的女孩,也可以變得閃耀動人。”

    “我知道,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就這樣。”他打斷她未說完的話,反正下面的話,鐵定是廢話一堆,不聽也罷。

    封思夏皺了皺眉,“哪有人這麼霸道的,你至少也要給我考慮的機會,怎麼可以自作決定!”

    邵靖華嗤哼了一聲,“等劍你考慮好,都不知是何年何月何日了,乾脆我幫你做決定比較快。”她這個人就是想太多,做太少。

    無可否認,他說的一點也沒錯,她的確是會考慮很久,但是,他的提議實在來得太突然。

    “你怎麼突然想教我?”

    沒料到她會提出這個連他都覺得自個兒很雞婆的問題,邵靖華渾身頓時不自在,再加上她那雙清澈澄淨的眼眸直視著他,讓他更加感到不對勁,情急之下脫口道:“就當作是住在這的房租、伙食費。”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8:2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你不是先給我一萬塊,而且你也沒住滿一個月。”她還是疑問。

    “我之前不是說了,打算住三個月,前天我才發現,我父親凍結了我的帳戶。”

    真是的,他到底在做什麼?多少人想拜他為師,他連甩都不甩,而今竟然要扯謊騙人,他就算瘋了,也不是這般!

    封思夏聞言一驚,跳了起來,第一個念頭就是將他的租金還給他。

    邵靖華傻眼的瞪著鈔票,“做什麼?”

    “放點錢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她表情很認真。

    邵靖華愣在當場,她會不會太好騙了?

    他揮開她的手,“我不需要。”

    “昨天那一身行頭應該不便宜,我本就該還你。”

    邵靖華又好氣又好笑,這只醜小鴨前面應該加個笨字。

    “我和父親追逐多年,早就留有後路,我還有我父親不知道的帳戶。”他沒說謊,多年前他父親的確是為了斬斷他的後路,逼他回家,使出這卑劣的手段,要不是姐姐以過來人身份提醒,他也不會提早防備。

    封思夏本想問他那為什麼要說帳戶被凍結一事,腦中突然閃過一種想法,話登時哽在喉嚨。

    她直勾勾地看著他那張頻頻想避開她注視的俊容,倏地明白他彆扭的心思,心中無限感動,遂體貼地選擇不再堅持己見。

    “那就請多多指教。”她將錢收回來,微微淺笑。

    邵靖華哼了一聲,然後低頭用早餐。

    沒被他那看似嚴肅的神情嚇著,封思夏坐了下來,再度用餐。

    “這款粉底液也要卸妝嗎?”封思夏指著雜誌上一款新上市的產品。

    正看著另一本雜誌的邵靖華,連看也不看地道:“不管用哪一款粉底液,只要擦在臉上都必須要卸妝,想漂亮就不要偷懶。”

    “喔!”應了聲後,封思夏注意力再次回到雜誌上。

    沒再聽到問話,邵靖華抬頭望著她認真的模樣,心頭倏地一動,相處愈久,他就發現到這只醜小鴨有一種很奇特的魅力,雖然她不是那種賞心悅目的美女,但卻讓在她身邊的人,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寧靜、安定的力量。

    兩道讓人感到越來越熱的溫度,令封思夏莫名的不安,她反射性地抬起頭,正好對上一雙黑得發亮的瞳眸,當下心臟猛地跳了一下,差點順不過氣來。

    “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好可怕,從來沒有人這麼看過她,好像要吃了她似的!

    沒馬上回答,邵靖華打量了她一會,這才開口道:“我本來還以為你很難教,沒想到你學得倒挺快的。”

    她就像一塊吸收力超強的海綿,快速的吸收他所教導的一切,他有自信,只要給她機會,她將可以走出自己的一片天。

    “就算胖子也有靈活的。”封思夏沒好氣地回嘴,不喜歡他那副原來醜小鴨也有聰明的鄙夷之色。

    邵靖華嘴角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好,明天考試。”

    “考試?“封心夏瞠大眸子。

    邵靖華一臉正經的點頭,“教你這麼多了,總該要驗收成果。”

    封思夏臉色登時慘白,“可是……”

    “可是什麼?”打斷她的話,他的臉色很難看。

    “我一遇到考試就會緊張。”她聲音細若蚊蚋地回道。

    “對自己有信心一點,相信你一定做得到。”在專業領域上,他是出了名的龜毛,他這個大師都相信她了,她竟然還敢給他沒信心!人家是名師出高徒,他該不會是名師出笨徒吧?

    “說的比較簡單。”封思夏小小聲地抱怨。

    邵靖華濃眉一挑,氣怒地斜睨著她,“你剛才說什麼?”

    不敵他那有膽你就再說一次的恐嚇威脅眼神,封思夏沒志氣的道:“沒有。”

    邵靖華嘴角微微上揚,算是滿意她的答案,不過,他總覺得她好像哪裡不對勁,打量的目光再次在她身上打轉,企圖看出端倪。

    審視似的目光讓封思夏頓生不自在,有種坐不住的感覺。

    “你好像有瘦一點。”

    封思夏暗籲了口氣,她還以為是什麼事。

    “都吃了半個月的減肥餐,不瘦也難。”她的語氣有些抱怨,菜單是他擬定的,逼她一定要吃,雖然不至於讓她餓,但口味淡得讓她覺得人生都快變成灰色。

    “嘟什麼嘴?想漂亮就要付出代價,要不然你以為美女很好當啊!”這只醜小鴨也不想想,他是在改造她,讓她變美人。

    “我大姐、二姐就沒在忌口,還不是大美女。”嘟了嘟嘴,她反駁。

    “有什麼好抱怨的,誰叫你是易胖體質。”

    “一天只吃一碗飯,真的很少。”

    “說得好像我在虐待你,配餐裡面不是有菜有肉有魚嗎?”

    “可是人要吃飯才會有力氣。”

    “這麼多話,我看你挺有力氣的,還有,力氣這麼大做什麼?想當大力士呀?”

    女孩予家就應該秀氣一點。

    “大力士有什麼不好?如果不是我力氣夠大,又怎麼能把你拖上來?”封思夏嘀嘀咕咕抱怨。

    雖然她的聲量不大,但耳尖的他聽得一清二楚,困擾他許久的疑問,似乎有了答案。

    “拖上來?什麼意思?”

    封思夏身子微微一僵,完蛋了,她說溜嘴了!

    邵靖華見她神色有異,更加肯定其中必有問題,“說!”

    披他這麼一喝,封思夏不敢隱瞞,只好老實說出來,“當時我找不到人幫忙,只好把你拖上來,我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你真的很重。”

    她不抱怨還好,一抱怨他就怒氣橫生,倏地站了起來,“怪不得我會全身腰酸背痛,好幾處瘀青,原來是你造成的。”

    見他兇神惡煞的朝自己走來,封思夏心生懼怕,直覺想逃,“人家剛才說了,不是故意的嘛!”

    “把我當垃圾拖還說不是故意的?”他快一步擋在她面前,阻止她逃跑。

    高大挺拔的身形宛如一座山似的擋住她的去路,令她有種快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再見到他越來越接近的俊容,她第一個反應就是雙手抱著頭,免得被他揍一拳,“誰叫你要昏倒,誰叫你要這麼重!”

    邵靖華眯起眼睛,她把他當什麼了?就算他氣得七竅生煙,也不會動手打女人。

    他啟齒欲言,卻愕然的發現一事,她是真的變瘦了,並不是他的錯覺。

    好半天都沒聽到聲音,封思夏覺得奇怪,抬頭往上一瞧,正好對上他黑得發亮的眼眸。心跳在瞬間加快,他的限光專注得仿佛世上只有她一人,讓她幾乎快要融化在他那熾熱的光芒裡。

    她想說話,卻愕然的發現到自己竟然發不出聲音,只能睜著圓眸,看著他抬手摸上她的臉頰,卻無力揮開。

    “你真的瘦了。”

    封思夏錯愕的瞪大了眼睛,還來不及反應,整個人不但被他拉了起來,還被他轉過來轉過去的。

    正面、反面、側面,打量她全身上下一會,邵靖華臉上露出滿意的表情,“前凸後翹,雖然達不到我的標準,但至少可以看。”

    聽到他的評論,封思夏不知道該氣、該笑,還是該哭?他講得她之前有多麼淒慘似的。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8:3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你是什麼意思?”

    “哪有什麼意思,只是再次印證這世界上只有懶女人,沒有醜女人的道理。”

    “你……”

    “我什麼?我有說錯話嗎?”

    他上前一步,一副她要是敢說有,就要把她拆吃入腹的表情,嚇得她往後退一步,卻忘了後面是沙發,小腿肚撞得太大力,整個人往後跌去。

    見她身子一陣搖晃,邵靖華直覺反應就是要捉住她的手,卻因重心不穩,整個人與她一同跌進沙發中。

    突如其來的變化,令兩人一時之間措手不及,無法反應。

    封思夏驚愕的看著壓在她身上的男人,忘了要推開他,鼻間傳來的是一股她所不熟悉的男性氣息。

    邵靖華也嚇了一跳,被他壓在身下的身子是如此的柔軟,讓人不禁想人非非,讓他……慢著,他在想什麼?怎麼會有如此齷齪的想法?

    疑惑的他一抬頭,正好對上一雙黑自分明的翦水眼瞳,整個人如遭電擊般的僵住不動。

    是他的眼睛有問題嗎?要不然他怎麼會覺得,她的眼睛不但明亮有神,鼻子也變挺了,嘴巴也變小了,就算不化妝,她也可以很漂亮?

    眯了眯眼,他決定要看得更清楚一點。

    越來越接近的俊容,嚇得封思夏不知該如何是好,他想做什麼?為什麼要離她這麼近?

    正當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手機鈴聲乍然響起,她慌張的拿起擱放在桌上的手機,還來不及出聲,彼端傳來了安叔的聲音。

    “五小姐,大少爺、二少爺、二小姐再過兩個小時就會回來,請您趕快回來。”

    封思夏愣了一下,他們不是明天才會回來?

    “好,我馬上回去。”

    結束通話,她側過身子,卻不敢抬頭看邵靖華,“我要回去了,冰箱有壽司、泡菜,應該可以應付你這兩天的三餐。”

    不待他回應,她動作迅速,像是逃難似的離開。

    邵靖華皺了皺眉,覺得有點奇怪,她幹嘛一副做了什麼壞事,急欲逃跑的模樣?

    像個轉不停的陀螺,封思夏奔走在廚房、餐廳之中。

    端出大哥愛吃的清蒸螃蟹、二哥愛吃的鹽酥蝦、二姐愛吃的醬爆牛肉,再端出兩道青菜,封思夏正想要轉身再進廚房,眼角余光瞥見大哥面前那道只吃了一點點的螃蟹。

    以往,端上他們愛吃的菜肴,不到數分鐘,就一掃而空,怎麼大哥今日沒啥動靜?

    “菜不好吃嗎?”封思夏戰戰兢兢地問。

    封思華放下筷子,目光銳利的打量著小妹全身上下,淡淡道:“聽安叔說,你最近常常不在家,去哪?”

    “回舊家。”封思夏老實回答,只是隱瞞了邵靖華一事。

    “幹嘛一天到晚回去那個像鳥籠的家?”吞下牛肉,封思海沒好氣地批評。

    封思夏有些不滿的皺了皺鼻子,小小聲地抗議道:“那裡才是我的家。”

    話一出口,鉸桌三人全變了臉色,雖然他們表面上不說,但心底十分清楚,那間公寓對小妹的意義,尤其在五媽走後,她幾乎是一下課就回到舊家,他們四兄妹就曾經輪流去舊家抓她回來多次。

    他們並沒有要阻止她回舊家,只是,這裡才是她的家,再加上睹物思人,他們也不希望她緬懷過去,沉浸在喪親的傷痛中。

    是以,待她傷心淡化後,她回去舊家看看,他們也沒再阻止,泡們知道,她只要心情不好就回舊家去,舊家對她而言,就像是母親的懷抱。

    坦白說,若不是前些日子,封思夏以著成年的理由,說要搬回舊家,出去找工作,他們也不會用恐嚇威脅的手段,要她留在家當煮飯婆。

    封思杭臉色鐵青的問道:“你說什麼?”

    封思夏縮了縮脖子,很想大聲地告訴他們,她說的是實話,但他們臉色太過難看,向來懦弱的她,只能道:“爐子上還有湯。”

    話了,她趕緊縮回廚房去。

    待小妹身影消失,封思華眼神淩厲的掃了正端起飯碗要吃的弟弟、妹妹一眼,“你們又欺負她了?”要不然怎麼會一天到晚往舊家跑?

    封思海放下碗筷,“最近忙得要命,那裡飛過來,這裡飛過去,連吃飯的時問都沒有,哪有時間去欺負她。”正確說來,她是在躲左承平那個混蛋傢伙。

    “我已經一星期住在公司沒回來,今天這一餐是我可以好好坐下來吃的第一餐。”封思杭也提出他不在家的理由。

    封思華嗤之以鼻,“硬逼她去參加開幕舞會,算不算欺負?”

    封思海臉色難看到極點,“左承平說的?”

    封思華沒回答二妹的問題,反道:“上星期和承平吃飯,他稍微提起舞會一事,他說小妹變得很漂亮,有不少青年才俊頻頻向他打探消息,想進一步認識她。”這是他無法放心的原因,左承平沒理由騙他。

    “她有變漂亮嗎?我看她還是和以前一樣。”封思杭一臉困惑。

    封思華眉頭微微皺起,今日回來一看,小妹的穿著打扮還是和以前一樣,沒有改變,雖然神態上是變得有朝氣了點,但這也不能代表什麼,更重要的是,他覺得左承平言之有理,他們該讓她出去外面多認識新朋友,有時候太過保護,反而是害了她,讓她躲在自認為安全的殼裡,如同此時,她又會回到舊家去尋找五媽的安慰。

    “我答應承平,讓她去認識新朋友。”

    “怎麼可以,萬一被拐了怎麼辦?”封思海持反對意見,外面的男人都是豺狼虎豹,沒有一個可以信任的。

    “是啊,我吃不慣別人煮的菜。”封思杭也持反對意見,要是小妹被拐跑了,那他的肚皮誰來顧?小妹煮的菜有五媽的味道。

    “抗議無效。”封思華堅持己見,“讓她多認識新朋友,說不定以後就不會一直往舊家跑。”

    封思海、封思杭沒回答,彼此對視一眼,心底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非常不爽!

    這個女人是怎麼回事?

    邵靖華眯起眼睛,注視著心不在焉的封思夏。

    他看了她老半天,她一點反應也沒有,瞧她時而皺眉,時而搖頭,似乎是碰上了什麼困擾的事。

    想不出個所以然,他乾脆將手上筷子重重的往桌子一拍,稍大的聲響震醒封思夏的沉思。

    被嚇得回過神的封思夏,這才發現到,眼前男人正皺著眉頭,一臉不爽的瞪看著她,目光再往下侈,她驚訝的低呼了聲,“你怎麼不吃?”

    邵靖華挑起一邊眉毛,惡狠狠地瞪著她,之前她是因為暗戀對像在傷腦筋,這回又是為什麼?

    見他臉色難看,活似她煮了什麼怪東西給他吃的模樣,她下意識地吞了吞口水,拿起筷子挾菜來吃,不吃還好,一吃差點沒暈倒,她怎麼把鹽錯放為糖了!

    她尷尬地笑了笑,“對不起。”

    “我已經吃了三餐的冷壽司,本來想說,今天可以吃到熱呼呼的午餐,結果你煮的這是什麼?”

    “對不起。”她再次道歉。

    看在她連連道歉的份上,哼,他就原諒她一次。

    “又碰上什麼煩惱事?”

    封思夏歎了口氣,“我大哥幫我安排相親。”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8:4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昨日當她再次端湯出來,面對大哥突如其來的提議是嚇得目瞪口呆,什麼時候大哥也會關心她嫁不嫁得出去?原本她想拒絕,但在大哥那句“多出去走走,認識些新朋友也不錯”的建言下,她點頭答應了,只是,不知為什麼,她就是沒有半點喜悅心情。

    相親!?

    乍聽到這話,邵靖華胸口莫名地升起一股悶氣。

    “是啦,像你這一型的,也只有靠相親才嫁得出去。”他語氣酸溜溜地說道。

    “現代人生活忙碌,不好認識物件,相親是很好的管道。”不贊同他的言論,封思夏提出反駁,難得家人會將關愛的眼神投在她身上,她才不想讓他們失望,縱使她知道相親不會成功,也不想辜負家人的好意。

    不知怎麼搞的,她的話讓邵靖華聽了很不爽,胸中一股怒氣汕然而生。

    “你是沒男人不行嗎?女人就一定要倚靠男人才能活嗎?”惡劣的心情,讓他口氣連帶的也不怎麼好。

    他的怒氣來得會不會太過莫名其妙了一點?

    封思夏困惑的望著他,“你很奇怪,多認識不同的物件,又不是件壞事,上次承平哥的事,你就鼓勵我,這次為什麼要講得這麼難聽?”真搞不懂他的標準是在哪?

    邵靖華氣窒,差點說不出話來,“上次是上次,這次是這次,再說,你不能剛失戀就馬上投入另一段感情,現在的你,是最脆弱的時候,隨便阿貓阿狗,你都會覺得很好。”

    他硬是說了一個連他自個兒都覺得說服不了的勸告,照理說,他應該舉雙手贊同,畢竟失戀的特效藥就是再次戀愛。

    封思夏撇了撇嘴,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我才不會這麼隨便,而且,我大哥也不會隨隨便便幫我找男人。”

    見她簡直把家人的話當作是聖旨,邵靖華胸口那把火頓時冒到最高點,“這很難說,他們說不定是嫌你太礙眼,要趕快把你嫁出去,免得過幾年以後,就算跳樓大拍賣也嫁不掉你。”

    他的話令封思夏覺得很受傷,再加上她一時問想不出話來反駁他,最後只能嘟著嘴,狠狠瞪著他。

    邵靖華完全無視她那想將他千刀萬剮似的眼神,基本上,一丁點殺傷力也沒有。

    正想要再講些讓她打消相親念頭的話,他腦中突然閃過一種想法,“你該不會早就決定好要去相親吧?”

    “是。”她點頭。

    邵靖華眯起眼睛,腦中又閃過一種想法,“你該不會是想要我幫你作造型?”

    “你要幫我嗎?”他不說,她還真沒想到。

    邵靖華臉色頓時難看到極點,嘴角忍不住地掀了掀,想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末了,怒道:“自己做。”

    封思夏嚇了一跳,她剛才有說錯什麼嗎?他幹嘛對她用吼的!

    “你、你是在氣什麼?”

    如遭雷殛的震駭驚覺,令邵靖華腦袋登時一片空白,完全說不出話來。

    是呀!他是在氣什麼?這只醜小鴨如果能夠嫁出去,那該是值得放鞭炮的天大喜事,可為什麼他就是不爽呢?

    見他臉色陰沉得駭人,封思夏心陡地一緊,直覺得該說些什麼才對。

    “你都沒吃,我下碗面給你吃好嗎?”吞吐了老半天,她只能想到這個。

    “不要。”毫不考慮的拋出這旬拒絕話後,邵靖華起身走回房間,他需要好好想一想,他到底是為了什麼在生氣?

    封思夏錯愕的看著他離開,心頭冒出無數個問號,她只不過是去相個親,他在氣惱什麼?

    誰說女人心海底針,依她看來,他的心思比女人更難懂。

    封思夏要去相親關他什麼事,他沒道理氣得七竅生煙,甚至連飯都吃不下!

    邵靖華臉色陰鬱的坐在沙發上,雙手環在胸前,百思不得其解。

    經過這一個月來的相處,他對她的生活有相當的瞭解,她的世界只跟著家人轉動,若家人不在家,她也不會出門,就算出門,也只會來到這,她的生活方式既無聊又貧瘠,這種像是在喝白開水一樣的生活,相親的確是很好的交友方式。

    嚴格說起來,她的家人也算是關心她,還懂得為她找對象,身為朋友的他,應該為她感到高興,可他就是高興不起來,甚至一想到她的世界將會有別的男人介入,他的胸口就莫名其妙的悶了起來。

    真是見鬼了!

    一個五官清秀,身材微胖,完全和美女沾不上邊的女人,怎麼會讓他為她牽腸掛肚?甚至興起想要揍扁和她相親那個男人的蠢念頭!

    為什麼他會這樣?難不成他是在吃醋?

    這想法像是一道閃電似的劈進他腦海,邵靖華心頭一驚,身體倏地僵硬。

    會嗎?是嗎?因為工作的關係,他見的美女比一般人還要多,沒道理會喜歡上一個平凡無奇、毫不起眼的醜小鴨!

    可是,為什麼他的心裡會有另一個聲音在為封思夏做反駁,說她笑起來其實挺美的,說她的廚藝好得可以媲美五星級的大廚,說她心地善良,沒任何心機,相處起來讓他覺得很輕鬆?

    明明她自卑、懦弱、怕事、沒任何主見,是個單純到接近蠢的女人,可為什麼他就是能夠細數她的優點,甚至見鬼似的為她說話?

    他正思索著,鐵門輕輕被推開來,進來的是一個不應該在這時候出現的女子!

    收起震驚、錯愕,邵靖華沉下臉,目不轉睛地看著封思夏朝他走來,心跳竟莫名地在瞬間加快。

    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封思夏微低著頭,腳步緩慢的走到他面前,見他沒啥反應,吞了吞口水,鼓起勇氣抬起頭,一瞄到他鐵青的俊容,心頭一驚,連忙又低下頭去。

    邵靖華眉頭不自覺地擰起,像這種畏畏縮縮,一點也不大方的女子,他到底是看上她哪一點?

    難道真應了那句“當兵兩三年,母豬賽貂蟬”?想到有此可能性,他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就算不用抬頭,封思夏也能夠感受到他銳利的注視目光,雙手不自覺地在身側緊握,聲音細若蚊蚋地道:“對不起。”

    “有什麼好對不起的?”邵靖華語氣聽起來有點不太高興,身邊美女圍繞,他都看不上眼,結果竟然是喜歡上一隻微胖的醜小鴨,難道愛情真的是沒啥道理可言?

    封思夏深吸一口氣,抬起頭面對臉色難看到想殺人的他,小小聲地道:“我下午去相親了。”

    “你真的去相親!?”他的聲量忍不住揚起,明知道她對家人的話奉若聖旨,明知道她會去的機率有九成九,但真正聽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是。”話一說完,封思夏趕緊低下頭,避開他那雙像是氣到會噴火的眸子。

    她真的去相親,真的去了!

    一想到這,邵靖華就氣得想開口罵人,不過隨即被她自卑的態度給逼得隱忍下來。

    “這種事你不需要告訴我。”現在是怎樣,要他放鞭炮為她慶祝嗎?

    “他拒絕我。”事實上,主餐都還沒上來,那名男予就說他們不適合,直接走人。

    沒料到會聽到這種答案,邵靖華一愣,“真的?”

    封思夏點點頭,“本來我是想照你教的,好好打扮,可是,我沒信心,所以……對不起。”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8:5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在打扮前,她拚命告訴自己,可以的,她可以像他一樣,擁有讓女人變漂亮的魔法,可最後證明,她信心不夠,能力不足,枉費了他的教導。

    既然失敗了,那他也沒什麼好氣的,此刻他想的是另一件事。

    “你該不會是穿這樣子去相親吧?”她不會笨劇這種地步?

    她點頭。

    邵靖華登時張口結舌,無言以對,穿這樣子能夠相親成功,那才有鬼,不過,他怎麼覺得她穿這樣子是愈看愈順眼?

    “有些事情是需要慢慢來,急不得。”他說著安慰的話,嘴角卻忍不住微微上揚,那些男人看不到她的優點,算他們不識貨。

    封思夏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是我太操之過急。”

    見她一副信心盡失,垂頭喪氣的樣子,邵靖華有些不忍,“其實我覺得你現在這樣子也不錯。”

    封思夏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雖然他這個人很會打擊她的信心,但是,每當她最失落的時候,他都會伸手拉她一把。

    “我是說真的。”語氣有著從未有過的認真。

    封思夏笑了笑,“我知道自己是醜小鴨的本質,就算打扮得跟天鵝一樣,還是醜小鴨。”

    她看起來真的很不好,不好到讓他愉悅的心情倏地沉了下來,他喜歡見到她笑,她的臉上最適合的就是微笑。

    雖然她不是那種令人驚豔的美女,但在他的眼中,她是這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腦中一閃過這念頭,邵靖華錯愕地凝視著垂頭喪氣的她,為什麼他會沒發現到,他已經喜歡上她!這個在外人眼中是平凡無奇,在他眼裡卻是獨一無二的醜小鴨!

    既然愛情沒啥道理,既然愛上了這只醜小鴨,那他也只好順心而為。

    “在我眼中,你就是你。”邵靖華語氣輕淡,神情堅定無比的宣佈他真正的心聲。

    封思夏愣了一愣,是她太過敏感嗎?為什麼他的話讓她感到有其他含意?

    “我當然是我,難不成還會變成其他人嗎?”聰明人的腦袋,果然與他們這些平凡人不同。

    這個笨蛋,真的是蠢到讓人想拿棍子狠狠地往她頭上敲下去,看能不能交聰明一點。

    不過,另一方面,他就是被她這種沒啥心機的個性吸引。

    因為工作之故,他的身邊總圍繞蓿許多鶯鶯燕燕,但卻沒有一個能夠撥動他的心弦,除了因為前女友因素,再者就是,女人因為嫉妒而衍生的嘴臉,讓他退避三舍。

    雖然封思夏和美女無緣,但至少她不會讓他心生厭惡,她會讓他想一而再、再而三的跟她說話,想要去認識她,這已經足夠了。

    “我們交往好嗎?”他提議。

    相親是一種極為奇特的事,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不管當事人願不願意,身邊的人一定會在旁敲鑼打鼓、推波助瀾,逼著當事人再去相親,也不知道他們是真好心,還是純粹想看到別人失敗。

    總而言之,依常理來判斷,她的親人很有可能還會再要她去相親,而這是他所擔心的。

    雖然今日她相親失敗了,但難保有一天,有某個男人會發現她的好,到時候她被追走了,他豈不後悔莫及。

    他不想讓自己後悔,錯過了像她這般單純善良的好女孩。

    輕輕柔柔一句像是詢問的言語,聽在封思夏耳裡,仿佛是投下一顆炸彈,炸得她腦中有種瞬間夷為平地的震駭感覺。

    她瞪大雙眼,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你剛才說什麼?”

    她一定是聽錯了,要不然就是因為太過緊張,一整天沒吃東西所引發的幻聽。

    不知為什麼,她呆若木雞的表情引他發笑,甚至心底興起一股想捉弄她的念頭。

    他故意揚起下巴,看似高傲,墨黑的眼中卻隱藏不了惡作劇的光芒,“開玩笑也不行嗎?”

    聞言,封思夏在籲了口氣的同時,心中揚起一抹無法形容的失落感。

    明知道依他優越的條件,決計是看不上平凡無奇的她,可她的內心深處竟然會有期待的感覺!

    像是在期待醜小鴨真的會變天鵝,灰姑娘真的會遇見王子的天方夜譚,那明明只是童話故事,當不了真的。

    壓下想哭的衝動,她嘟起紅唇,假裝生氣地道:“你怎麼可以開這種惡劣的玩笑?”

    邵靖華眯起雙眼,不滿她的質問,更心疼、憐惜她硬忍著淚水的模樣。

    想哭就哭,何必忍住,雖然他很討厭女人落淚,但若物件是她的話,那就另當別論。

    “你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呀?”低沉的嗓音裡帶著一抹心疼。

    封思夏驚訝得嘴巴都快合不攏了,她是不是聽錯了?可是,他的表情嚴肅得不像是在開玩笑……

    那麼,也就是說,他是認真的!

    無法相信剛剛所聽到的話,她閉起眼睛,拚命告訴自己,她在作夢,要不然就是相親被拒絕,心情低落的她,因為傷心的緣故,所產生的幻影。

    一定是這樣,一定是的。

    她睜開眼,見邵靖華仍站在面前,表情和剛才一樣嚴肅,怎麼也無法相信的她,乾脆大力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臉頰……會痛,也就是說是真的!

    “你在做什麼?”邵靖華連忙拉下她的手,“你是嫌你的臉不夠圓,想變成豬頭是不是?”幹嘛捏這麼大力,臉頰都紅了。

    “你變正常了。”對嘛,她還是習慣三句之中就有兩句是諷刺她的邵靖華。

    邵靖華覺得好氣又好笑,卻又怪不了這個從未被追求的小女人,她是被他的告白嚇到了。

    他握住她的手,語氣堅定,“我不是在開玩笑。”

    封思夏再次傻住在當場,過了一會兒,拚命地搖頭,“不可能,你說我是雪人、不倒翁、醜小鴨,你還說我不是你的菜,所以你一定是在開玩笑,你一定是在安慰我。”而且還是用這種惡劣的安慰方式。

    真是的,幹嘛把他曾經說過的話,記得這麼清楚!

    “我眼睛瞎了可不可以?”邵靖華沒好氣地道,他終於體會到老人家常說的,做人不要把話說得太滿,像現在他就嘗到苦頭。

    他任性的口吻讓封思夏有片刻錯愕,她不能否認,乍聽到他的提議,她心裡猛生一股雀躍,但是,很快的又消失無蹤,她還沒笨到不知自個兒有幾斤幾兩,他一定是在跟她開玩笑。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他打斷她的話,“事情就此決定。”

    封思夏瞪大雙眼,哪有人這麼霸道,率性決定別人的感情!

    不行,她要抗議!

    邵靖華見她張嘴又想說話,決定不再給她說話的機會,一手扣住她的後腦勺,低頭攫住她的紅唇,品嘗她的柔軟香甜。

    熱燙的唇舌印在不曾被任何一個男人佔領過的唇上,封思夏登時腦中空白一片,完全無法反應,直到她快無法喘息,這才想要推開他,奈何他的胸膛像是銅牆鐵壁似的,怎麼掙也掙不開。

    邵靖華不理會她的掙扎,雙臂猶如鋼鐵般緊緊環住她,好不容易才離開她的唇,嘴邊泛起一抹幾乎看不見的笑意,“這是你的初吻?”

    封思夏身子微微一僵,老實地點了點頭。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29:1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邵靖華嘴角笑痕更深,“所以你現在是我的女人了。”

    封思夏怔忡了一下,這才想起他剛才對她做了什麼過分的事。

    想到熱烈、激情的吻,她羞得雙頰一片火熱,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以避尷尬。

    “你……為什麼?”

    “這種事哪有為什麼。”他沒好氣地道。

    “我不是隨隨便便的女孩子。”她抗議。

    邵靖華挑眉橫她一眼,頗感不悅,“我也不是隨隨便便的男人。”哼,她講那是什麼話?活似只要是女人,他誰都好似的,拜託,他也是有品味的!

    是嗎?這話讓她很難相信!

    依他優越的條件,怎麼可能會看上她這只醜小鴨,不是她妄自菲薄,而是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我……”

    “反正我已經吻了你,就是要對你負責。”不理會她的欲言又止,他逕自為她做下決定。

    “這年頭哪有接吻就要負責的。”太草率了,她無法接受,更別提,她壓根就認為他是在開她玩笑。

    “你救了我,又收留我,我以身相許,這樣總可以了吧?”見她張了張嘴,想再說些什麼,卻又不知道能說什麼,他伸出長指點住她的唇,“我是認真的,真的。”

    望著他那雙熠熠發亮的眼眸,封思夏愕然發現到喉頭像被堵住似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心怦怦直跳。

    老天!再這樣被他看下去,她的心臟鐵定會從口中跳出來。

    “不說話,那我就當你默認了。”

    聞言,封思夏搖了搖頭,想開口,卻發不出聲音。她頭一次知道,原來男人也可以笑得這麼燦爛,笑得奪去他人的思想。

    邵靖華也知道她為什麼對他的提議心存質疑,無法相信,連他自個兒都很意外,他竟然會對她動了心。

    “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們彼此認識好嗎?”他是認真的。

    應該搖頭說不的,應該相信原本的感覺,他是在跟她開玩笑的,但是,他認真嚴肅的神情、語氣,慢慢軟化了她的堅持。

    他這個人嘴巴是很壞沒錯,可她看得出來,他的心腸其實是很好、很軟的,要不然也不會為了幫她,而冒著被捉回去的危險,為她作造型。

    不能否認的是,自從認識他以後,向來沒什麼自信心的她,慢慢的變得有自信,甚至有好幾回,她照鏡子時,都發現到自個兒變漂亮了,而這一切全有賴於他所給予的鼓勵。

    除了母親以外,邵靖華是第一個讓她覺得相處起來很安心的人,就連承平哥也不曾給過她這種感覺。

    自他住在這裡後,她來公寓的次數更加頻繁,不單是因為他要教導她化妝美容、如何搭配整體造型的緣故,她更喜歡跟他說話聊天,雖然他的嘴巴既刻遊又惡毒,但是,至少他願意傾聽她的心事,有時候還會幫她出些令她哭笑不得的主意,和他在一起,她覺得很自然、很開心,甚至有種想依賴他的念頭。

    她不知道這是否就叫作喜歡,但有一點她敢肯定,她真的很喜歡跟他在一起。

    見她咬著唇,猶豫了老半天,遲遲不肯給他一個答案,邵靖華開始心慌起來,這只醜小鴨該不會連一次機會都不肯給他?

    正當他想再詢問一次,封思夏緩緩開了口:“好。”

    雖然她的聲音小到簡直只有螞蟻才聽得到,但邵靖華耳尖的聽到了,他開心不已的將她摟進懷中,算是他們之間感情進展的第一步。

    這回,封思夏沒有掙扎,任由他擁著,她突然發現到一件事,他的懷抱好溫暖呀!

    拿著包裝精美的禮盒,邵靖華滿臉笑意的走出金飾店。

    大後天是封思夏的生日,可惜的是,他不能與她一同度過,因為她家人後天就會回來,她必須留在家中,雖然有點遺憾,但是,這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此刻的他,家事未平,不好跟她家裡的人見面,等他回義大利處理好事業上的事,再次回國時,就是他登門與封家人正式見面之日。

    算算日子,他們相處也不過才兩個多月,可卻讓他有種想定下來的念頭。

    母親去世後,他和家人的關係一直處於劍拔弩張的緊繃狀態,雖然姐姐很關心他,但暫且不論遲來的親情,她的母親是讓他母親痛苦一生的女人,他心頭多少有芥蒂,無法完全敞開心胸,再加上前女友的離去,不但埋下他與父親之間的火藥,也同時讓他關上心房。

    直到遇見了封思夏,這個長相平凡,卻擁有一股可以打動人心的溫暖的女子,讓他再次敞開心房,重新去愛人。

    腦中一浮起她那溫暖人心的笑顏,邵靖華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揚,這個封思夏全身上下沒有一樣像樣的首飾,不,應該說根本是一件也沒有,因為她自個兒覺得,首飾擺在櫥窗裡很好看,但一旦掛在她身上,怎麼看就是奇怪。

    依他看來,她根本就是不會挑選適合自己的配件,不過,沒關係,往後由他來為她親自搭配。

    不知道她見到他買的禮物會是什麼樣的表情,他猜猜,一定是很高興,然後又開始碎碎念,要他別亂花錢。嗯,該想辦法讓她改掉這個壞毛病。

    正想著,數名身穿黑農西裝的男人,擋在他的面前,阻止他的去路,邵靖華登時笑容隱沒,該死!是父親派來捉他的保鑣。

    六個人高馬大的男人一同喚道:“少爺。”

    邵靖華沉下臉,“讓開。”

    為首的男人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道:“少爺,請你不要為難我們,我們也是逼不得已。”

    邵靖華眸光一沉,知道他們說的一點也沒錯,他們只是受雇于父親,混口飯吃而已。

    “給我三個小時,等我處理好事情,我自然就會跟你們回去。”思夏晚點就會去公寓,如果沒見到他,她一定會很擔心。

    “少爺,對不起,請你馬上跟我們回去。”

    邵靖華臉色登時鐵青,“你們現在是在威脅我?”

    男人搖了搖頭,“董事長吩咐下來,只要見到少爺,馬上請少爺回去。”

    邵靖華濃眉一挑,眼帶警告地斜睨著他,“如果我不願意呢?”

    “少爺,這一次真的是得罪了。”

    邵靖華立即明白他的意思,還來不及反應,後頸一疼,昏了過去。

    就在邵靖華被快速抬進停放在路邊的休旅車裡時,封思夏正提著兩袋菜往公寓方向走去。

    她笑得很甜很開心,昨天邵靖華說要給她一個驚喜,不知道是什麼驚喜?真令人期待!

    可當她進入公寓,不見邵靖華身影,一股不祥的預感倏地湧上心頭,他上哪去了?

    而她這一等,就等了三天!

    提著菜,封思夏失魂落魄的回到封家。

    若不是稍早前安叔來電,說二哥、二姐下午會到家,她壓根就不想離開公寓。

    等了三天,她從原本的擔憂,轉為氣憤、疑問心痛。

    如果邵靖華只是出去買東西,理應會留下紙條告知,不可能說消失就消失,就算他真的被他父親所派的人捉走,這麼多天了,他也該給她一通電話,或者一則簡訊,告訴她安好的消息,除非是……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6-24 17:1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