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夏雨 -【大男人醜小鴨】《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31:2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九章

    如果真有那麼一天,她想,那個人一定是跟天借膽。

    見她表情不似造假,邵靖華信了她的話,“那你想做什麼?”

    “只是聊聊天。”封思夏垂下頭,語氣幽幽地道:“你的態度這麼差,他一定會討厭我的。”不管怎麼說,邵年晃總是他的父親。

    不想見她垂頭喪氣的樣子,但又不想她繼續傻下去,邵靖華考慮了一下,決定直接說出事實,“就算我放軟態度,他也不會喜歡你的。”在父親眼中,除了利益,什麼兒女親情都不值得一曬。

    封思夏抬起頭,眸光溫柔的看著他,“可是你還是希望他能夠接受我。”

    沒料到她會這麼說,邵靖華俊容浮上一抹可疑的尷尬,“哪有!”

    封思夏微微一笑,點破了他的意圖,“如果沒有的話,你就不會帶我過來,你就不會選擇正面迎戰。”

    嚴格說起來,她和他都是在單親家庭長大,份外明白他心裡那股成長過程中,缺了一角的遺憾。

    她知道他對邵年晃有一種很難解釋的矛盾心情,恨父親拋棄了他,卻又想要得到父親的認同。

    如果,他和邵年晃一樣,都是重利益的人,或許,他的心裡就不會這麼難受,他氣的只是父親利用了他的信任,欺騙了他。

    邵靖華愣了一愣,隨即笑了,“原來你這麼瞭解我,那你猜我現在想做什麼?”

    沒想到她也不笨,就只是心腸軟了點。

    封思夏怔了怔,一時之間想不出他話中之意,“我又不是你肚子裡的蛔蟲,我怎麼會知道?”

    邵靖華嘴角的笑意更深了,“猜猜看。”

    過於曖昧的笑容讓封思夏心跳突然漏了一拍,不自覺地退後一步。

    邵靖華揚臂扣住她的肩膀,俯下頭,與她額頂額、眼對眼,以行動來表示他隱忍許久的欲望。

    封思夏很想避開那雙盛滿濃烈情感的眼眸,奈何他早就知道她這個膽小鬼會退縮,竟出其不意的捧起她的臉,以著誘惑人的親密磨蹭著她的鼻尖,紊亂的氣息迷亂了她的心。

    噯昧的氛圍、刻意挑逗的舉止,攪得她氣息不穩,呼吸困難,直到他猛然將她拉進懷中,她這才出聲。

    “不行,我不想被我爸打。”正確來說,她是怕他被兄姐們圍毆。

    “怕什麼,我會在你身邊。”嗯,好香!奇怪,他們不是用同一牌的沐浴乳,怎麼他身上就沒這種香味?

    她搖了搖頭,躲開他的唇,結結巴巴的道:“你、你不要……這樣啦!”

    緊張兮兮的反應逗得邵靖華更想捉弄她,“我們都同居了,竟然還沒上床,會不會太奇怪?”

    赤裸裸的問話令封思夏登時一愣,羞意瞬間上沖,差點缺氧,“哪會奇怪!”

    大掌扣住她的後腦勺,邵靖華以著霸道又不失溫柔的行動,逼她與他面對面,“我每年都有做健康檢查,沒有不正常的地方。”

    封思夏再次一愣,一時之間想不明白他話中所指,直到他對她擠眉弄眼,溫熱的氣息帶著誘惑勾引她的心,她才猛然明白。

    “你……你……”腦海一片空白,她想不出能形容此刻的他的字彙。

    邵靖華樂不可支,以鼻子磨贈她的俏鼻,“現在先上車後補票是一種常態。”討厭,他根本是存心要欺負她!

    “我不喜歡常態啦!”見再逗下去,她極有可能會缺氧,邵靖華好心的放她一馬,退開身子,留給她喘息的空間。

    “再忍耐幾天,事情很快就會過去。”他話中有話。

    本是大口大口深呼吸的封思夏,動作倏停,困惑的望著嘴邊泛著一抹得意微笑的邵靖華,萬分不解,“什麼意思?”

    邵靖華嘴角笑痕更深,“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他的笑容太篤定了,篤走到讓她心中湧起一股不安感,“你在打什麼算盤?”

    沒打算回答她的問題,邵靖華突然道:“嫁給我好嗎?”

    “你不要隨便跳開話題啦!”他就是這一點讓她頭疼,只要不想回答的事,就會顧左右而言他。

    不理會她的抱怨,他的表情很嚴肅,“封思夏,認真點,我現在在跟你求婚。”

    哼,她以為他不瞭解她嗎?

    “別鬧了。”

    “好吧,既然你覺得我在鬧,那就來睡覺好了。”話了,他拉著她上床,然後閉眼,睡覺。

    見他說睡就睡,封思夏頓感無奈又無力,不過,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偏了偏頭,想了老半天,還是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封思夏當下決定還是早早睡下。

    細微的呼吸聲一揚,邵靖華張開了眼睛,轉頭望向睡得香甜的封思夏。

    在國內,他或許沒辦法做他想做的事,但在國外的話,父親就管不了他,嘴角微微上揚,他輕輕的吻了一下她的臉頰,很快的,事情將會結束。

    “如何?還是沒消息?”掛上電話,封思華抬頭詢問垂頭喪氣的二弟。

    封思杭挫敗的點了點頭,坐了下來,“小妹就好像人間蒸發,怎麼查也查不到。”

    封思海歎了一口氣,“我這邊也是,好像有人刻意在阻撓調查。”能動的人,包括征信社也動了,就是查不出個究竟來。

    “誰會阻撓?”封思華感到困惑。

    “唯一能夠掌握我們四個人門路的,只有一個人。”封思梨臉色嚴肅,緩緩道出她一直懷疑的事。

    在座的人,臉色一變,你看我、我看你。

    過了一會,封思海提出疑惑,“沒道理。”

    封思杭跟著點頭,“沒理由。”

    封思梨張口欲言,一道低沉渾厚的嗓音自樓梯口響起。

    “什麼事沒道理、沒理由?”封興邦緩緩的步下階梯,掃了四位子女一眼。

    四人動作一致的從沙發站起來,異口同聲地喊道:“爸。”

    “你們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四人相對看了一眼,浮上同樣的想法,這幾日父親的態度的確有些奇怪,不管怎麼說,小妹總是他的女兒,沒道理小妹失蹤,做父親的還過得悠哉悠哉,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是以,唯一的可能性就是,父親知道這件事。

    “二十四小時早就已經過去,我們正在商量要不要報警。”封思梨故意說道。

    銳利的眼眸分別掃了四位子女一眼,封興邦語氣輕淡地道:“現在我就去邵家把思夏帶回來,你們儘早找個管家,還有,我會留下來親自籌備思夏的婚禮。”

    話一出,四人有志一同的大大倒抽了口涼氣,面面相覷,父親果然知道小妹的下落。

    “爸,您真的要把思夏嫁出去?”封思梨向來冰冷的臉龐出現訝異之色。

    “才認識三天,會不會太冒險了?”封思海點出事實。

    封興邦銳利的目光再次瞧了四位兒女一眼,“你們確定他們只認識三天嗎?”

    四人又是一愣,這是什麼意思?四人你看我、我看你,心底不約而同的浮上相同的想法。

    “爸,這個人該不會就是讓小妹傷心的男人?”封思梨大膽猜測,想起了之前封思杭的疑慮。

    難怪他們之前一直探查不順,說不定在更早之前,父親就已插手這件事,也說不定父親回臺灣的行程,是早就決定的,更說不定,小妹這段戀情,父親是故意縱容。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31:3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十章

    “情人之間吵架鬧脾氣,是很正常的事,無須大驚小怪,再者,截至目前為止,我很滿意這個未來的女婿,思夏的婚禮是勢在必行,絕不容許破壞,若你們誰想讓我在一年之內多辦場婚禮,或者當外公,我也不反對。”

    四人臉色霎時慘自,聽得出父親話中之意,也就是說,誰想搞鬼,下一個辦喜事的,就是那個不聽話的人。

    封興邦再瞧了四位兒女一眼,轉身邁開步伐離去。

    就在這時候,封思海突然尖叫出聲,“我想起來了,J的中文名字就是邵靖華。”

    “小妹什麼時候認識了這號人物?”封思杭一臉疑惑。

    “如果是他的話,那承平說小妹變得很漂亮,應該是出自J的妙手。”封思華恍然大悟,多日來的疑問,終於有了答案。

    “不過J也看過不少美女,他怎麼會看上小妹?”

    封思杭話一出口,其他三人臉上同時浮現問號,這個問題,他們也想知道。

    乍聞封興邦來訪,邵年晃心中已有個底,不單是為了兒子爽約一事,也應該是為了今早報紙所爆出來的消息。

    他怎麼也沒想到,兒子竟然利用國外媒體,宣佈他向女友求婚,即將結婚的消息。

    由於J潔身自愛,從未傳過緋聞,又未曾聽過身邊有女友陪伴,很快的在時尚圈傳了開來。拜媒體、網路所賜,這樁在猜誰是J女友的消息,很快的登上今日報紙影劇的頭條。

    是以,封興邦會登門拜訪,興師問罪,實屬正常。可邵年晃沒料到的是,封興邦竟然帶來另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讓他原本已想好的說詞,全吞進肚子裡。

    “令千金不見了?”邵年晃老臉難掩訝異。

    “是的,或許是不想相親,她竟然趁著阿強去停車的時候,跑得不見人影,至今未回家。”封興邦歎了一口氣,“看來我們兩家無緣。”

    “封老這麼說,未免言之過早,他們年輕人都還沒見面。”邵年晃笑道。

    “令公子不是已有結婚對像?”正因消息見報,他才會火速來邵家,目的就是要趁著邵年晃未使出手段傷害思夏前,讓思夏是他女兒的身份曝光。

    邵年晃擺了擺手,“年輕人交朋友,屬正常之事,我這做父親的總不好阻止,但若淡到婚嫁,就必須過我這關。”

    封興邦笑了笑,並沒有動怒,像邵年晃這種兒子交女友,除非他點頭答應,其他都算是玩玩的威權心態,在商界多不勝數,更別提兒女若不從父母之意,身為父母將會使出強硬手段拆散有情人這種事,更是司空見慣,邵年晃不是頭一人,當然也不會是最後一人。

    “話是這麼說沒錯,不過,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令公子有喜歡的對象,那也不好再安排他們相親,倒是令公子喜歡的是什麼樣的女人,我很有興趣想見見。”

    若真讓封興邦見了,那還得了,依照此刻兒子對待封思夏的親密態度,這樁婚事鐵定告吹,邵年晃張嘴欲婉拒,好死不死的,邵靖華的聲音自樓梯口傳來。

    “聽說封先生登門拜訪,我這做晚輩的,怎能不出來打招呼。”

    “少爺,請回。”

    邵年晃站起身,看著兒子推開管家,拉著封思夏下來,當下氣得臉色微微發青。

    邵靖華拉著封思夏的手,快步來到封興邦面前,笑道:“封伯伯好,這位是我的未婚妻思夏。”他承認他是故意的,目的就是要讓這樁婚事談不成。

    封興邦沒說話,冷眼看著邵靖華緊緊抓住小女兒的手,接著目光往下,看著一臉震驚的小女兒。

    乍見到父親,封思夏整個人傻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父親怎麼會是靖華之前相親物件的父親,那麼靖華當初要相親的物件——該不會是她吧!?

    封興邦老臉緊繃的看著女兒許久,緩緩開了口:“你三天不回家,原來是待在這。”

    話一出,在場的人全都愣在原地,一時間無法反應,震愕的目光全射向封思夏身上,尤其是邵靖華。

    封思夏微微低下頭,小小聲地說道:“爸,對不起。”

    邵靖華錯愕的瞪大了眼睛,他剛才沒聽錯吧?思夏竟然會是封興邦的女兒?

    邵年晃的震驚、錯愕不比兒子少,但畢竟看過世面,很快就拉回心神,“封老,坐下再說。”

    真是的,他怎麼沒想到眼前這個女孩姓封,也叫思夏!唉,也不能怪他沒將此封思夏和彼封思夏聯想在一塊,她穿得這麼寒酸,看起來不過是小家碧玉,沒半點大家閨秀氣息,再加上他曾見過封家另外四位子女,男俊女美,能力極強,各自擁有一片天,而她長相清秀,又毫無半點驕縱之氣,縱使名字相同,他也沒往她們會是同一人方向想。

    封興邦依言坐下後,尷尬道:“邵老,我教女不嚴,讓你看笑主.思夏沒給你惹麻煩吧?”

    “年輕人玩心重,我們做長輩的也管不動,再說思夏很可愛,很有我的緣。”

    邵年晃笑得不見眼,繞了一大圈,封家小女兒仍進邵家大門,這回,他根本不用花贊力氣撮合,“靖華,你不是向思夏求了婚?封老,這婚事就這麼定了。”

    “既然他們彼此都有愛意,婚事理當定下。”

    邵年晃笑得更開心了,打鐵趁熱,馬上與封興邦商談婚禮細節。

    站在一旁的封思夏,整個人傻住了,邵伯伯的態度未免也差太多了!

    對於父親變臉如同翻書般快速,邵靖華一點也不訝異,倒是思夏,沒想到她也是有家底的人,難怪當初他乍聽到他們家人以高薪聘請她在家當廚娘時,會覺得奇怪,尋常人家哪有可能花錢請家人做家事。

    “你怎麼沒告訴我,伯父就是封氏企業的董事長?”他壓低音量在她耳邊詢問。

    如果當時他有追問她相親的對象,說不定,也不用繞了這麼一大圈。

    “你也沒告訴我,伯父是邵氏企業的董事長。”全世界姓邵的人這麼多,她怎麼知道會這麼巧,“而且你竟然沒告訴我,你是世界級彩妝師J。”

    彩妝師這麼多,她壓根就沒有去聯想。

    邵靖華挑了挑眉。這只醜小鴨變聰明了,懂得反駁他的話。

    “誰叫你這只醜小鴨向來沒自信,我不想因為身份的關係,讓你有退縮之意,不過沒想到我相親的對象竟然是你!”真令人意外,也真令人振奮,不用抗爭,馬上就可以抱得佳人歸。

    聞言,封思夏胸口一暖,不過……

    “你幹嘛一副很不屑的樣子?”狐疑的看了他一眼,她的目光不敢轉向父親。

    天呀!他們二位老人家會不會想太多?已經在規劃未來孫子、孫女的路。

    “雖然我沒接觸商場,不過聽說封家淨出俊男美女,看來傳言有待商榷。”不理會她投來的瞪眼,邵靖華笑得樂不可支地道:“不過,我不介意親手將醜小鴨變成天鵝。”

    聽似諷刺的笑語裡,隱含著一股濃烈的情感,頓時甜了封思夏的心,也不再計較他的話。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5 00:31:48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新娘休息室裡兩種心情。

    左方白紗新娘笑靨如花,右方排排坐的親人則是怨怒沖天。

    封思華四人怎麼也沒想到,他們的小妹,居然可以在他們的眼皮之下談戀愛,而他們竟然連插手的機會也沒有,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妹嫁出去,而且,新郎完全沒有經過他們的考驗,就這麼輕輕鬆松將小妹娶走!

    可恨、可惱,小妹才二十四歲而已,正值芳華,幹嘛嫁去邵家當黃臉婆?

    從鏡子中,封思夏看到兄姐們不爽的臉色。

    如果換成以往,她會以為他們是在生氣,但現在她知道,他億之所以會生氣,全是因為不舍她嫁出去,不是因為討厭她的緣故。

    她站起身來到他們面前,笑靨如花,“大哥、大姐、二哥、二姐。”

    聞言,四人臉色登時難看到極點,極為討厭小妹這張笑得好不甜蜜的嬌容。

    “做什麼,請安?”封思杭不爽道。

    沒有害怕,封思夏臉上的笑意加深,“去日本度完蜜月後,靖華就要帶我去義大利定居,以後要跟你們請安也很困難。”

    四人有志一同地嗤哼了聲,這就是他們最不爽的地方。

    “臺灣好山好水不住,幹嘛飛到義大利去?”封思海想來就一肚子火,她以後就不能隨時隨地見到小妹了。

    “嫁雞隨雞嘛!”封思夏撒嬌說道。

    “像你這麼懦弱,一定會被他壓得死死的。”封思梨點出事實,身為大姐,她當然希望小妹能有好男人疼愛,只是,小妹這樁婚事來得太過突然,令她措手不及。

    “是呀,到時候被欺負,救助無門,看你怎麼辦?”封思杭以著看戲口吻說道。

    “他才不會欺負我。”封思夏語氣堅定,為未來丈夫說話。

    封思華心頭越攏越緊,極為厭惡她袒護那個膽敢拐走他家小妹的男人,“這麼信任他,小心有一天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他可以接受她多認識物件,但不能接受閃電結婚。

    封忍夏正要說些什麼,門外揚起一句威嚴的斥責聲。

    “今天是喜事,嘴巴收斂點。”封興邦繃著臉,眸光銳利的掃了自從確定思夏要結婚,就臭著張臉的兒女一眼。

    至於思夏轉過身,微笑上前,主動的挽住父親的臂彎,“哥哥、姐姐他們沒有惡意,他們只是關心我。”

    封興邦輕哼了聲,語氣不自覺柔和,“就算是關心,也要看時間,地點。”

    他極其喜歡小女兒的撒嬌依賴,只可惜轉眼他就要將小女兒親自交給可以,守護她一生的男人。

    “爸,別這樣。”封思夏笑得甜甜的,心中有些感傷,以後她少有機會可以賴在父親身邊。

    封興邦還想說些什麼,阿強快步進入休息室,告知吉時已到訊息,接著,封家女性長輩進入休息室,為新娘蓋上頭紗。

    挽著父親的臂彎,封思夏微微淺笑,隨著父親的腳步,走出休息室。

    婚禮前夕,強叔告訴她一直以來所疑惑的事,她才知道父親對她們母女倆的愛,遠遠超乎她的想像。

    原來當時算命師曾對父親說過,他運勢正旺,不利親人,而那時候她剛出生,父親本想把她帶回封家,可算命師卻要父親遠離她十年,免得危及她性命。

    父親本還質疑,她可是健康寶寶,結果在進封家之後,她竟然無端發燒多日,甚至住進加護病房,嚇得父親差點魂飛魄散,最後在算命師的建議下,她不入籍封家,整整當了十年的私生女,以避噩劫,而父親也不是故意要對她冷淡,實在是後來父親每回想接近她,和她培養感情,她就生些小病,出些小意外,最後父親為了讓她無病無癇的長大,只好與她保持距離。

    且母親之所以沒嫁給父親的原囚,強叔也向她說明,當下她才知道,原來父親不是不愛她們母女倆,事實上父親愛極了她們,更重要的是,父親人雖然在國外,但一直注意著她的消息,是以早就知道她和邵靖華交往,也樂觀其成,要不然邵靖華早就在住進母親公寓的當天晚上被帶走。

    穿過由鮮花、彩帶所做的層層拱門,封思夏心中是百咪雜陳,誰說醜小鴨不能變天鵝,今日,她這只醜小鴨不但變成天鵝,還找到了她的幸福。

    封興邦將女兒親手交給往後可以護她一生的男人,微笑的看著他們小倆口互換愛的信物,許下諾言,他高興、感動之餘,也松了口氣,他終於完成秋心的心願。

    掀開新娘的頭紗,邵靖華輕輕的吻了一下封思夏的額頭。

    四日交接,甜蜜微笑。

    【全書完】

信者恆信乎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2-19 22:1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