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玄幻奇幻] 白姬綰 -【縹緲·提燈卷】《全文完》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6 00:12:11 |顯示全部樓層


    眾人來到花廳,花廳中燈火煌煌,瓶花綻笑。一張長約七米,寬約兩米的梨花木桌擺在花廳中央,木桌上擺滿了山珍海錯,美味佳肴。男仆將馬老太君的羅漢床放在了上首。馬老太君對白姬、離奴笑道:“白姬請坐,狸君也請坐。”

    白姬和離奴在客座坐下。馬氏五兄弟坐在下首相陪。

    元曜坐在馬老太君身邊,望著眼前的珍饈佳肴,心中有些奇怪。這些裝在精美食器中的佳肴散發著誘人的香味,但是不是鮮蔬海味,也不是六畜八珍,完全看不出來它們是用什麼食材烹飪的。

    珍珠簾后,几名穿著褐色衣衫的樂師捧著樂器演奏樂曲,輕緩而悠揚。

    馬老太君對白姬道:“食物粗陋,請不要嫌棄。”

    “老太君客氣了。菜肴如此豐盛,怎麼會粗陋?”白姬笑道。可是,她几乎不動箸,只是喝著琥珀杯中的鏡花蜜。

    離奴倒是舉箸如飛,吃得很歡快。

    馬老太君笑道:“今年的鏡花蜜,味道如何?”

    “很美味。”白姬笑道:“春分那一晚,我也本想去月之湖取一些,可惜有事情耽誤了。第二夜再去月之湖時,鏡花蜜已經沒有了。”

    “鏡花蜜是好東西。長安城的千妖百鬼每一年都在等著春分之夜,鏡花盛開,去往月之湖取蜜。僧多粥少,去晚了,自然沒有了。老身今年去得早,取了不少,明天送你一些帶回縹緲閣吧。”

    白姬笑了:“如此,多謝老太君。”

    元曜很好奇地喝了一口鏡花蜜,澄黃色的蜜汁,入口清冽如水,但帶著一種說不出的甘甜,讓人神清氣爽。元曜剛要喝第二口,馬老太君愛憐地看著他,“我的儿,你都瘦成這樣了,怎麼還一個勁地喝稀的?來,來,張開嘴,要多吃一些肉…”

    馬老太君夾了一些肉菜,一個勁地往元曜嘴里塞。元曜卻不過馬老太君的熱情,全都囫圇吞到了肚子里,一股極腥,極膩的味道,充溢了他的嘴。

    元曜疑惑,“這些都是什麼菜,怎麼這麼腥膩?”

    馬老太君笑眯眯地道:“儿啊,這些都是你平日喜歡吃的菜啊!”

    馬老太君端起一個荷葉紋六曲銀盤,里面裝著白花花的肉,晶瑩雪白。馬老太君用銀勺剜了一塊肉,喂進元曜嘴里,“這個清蒸肉芽不腥,來來,我的儿,再吃几口…”

    白肉入口即化,軟軟的,果然不腥膩,似乎還有點清甜。元曜又吃了几口,很是受用。

    馬老太君又端起一個六瓣凸花銀盤,里面盛著炸得金黃酥脆的東西。馬老太君用象牙箸夾了,塞進元曜嘴中,“我的儿,你瘦得都只剩皮包骨了,可憐見的,這次回來,一定要多吃一點…”

    說著,老太太又流下淚來。

    元曜心中一酸,不忍傷老人的心,張口就吃了。這道菜不知道是什麼,金黃的外皮裹著黢黑的肉,吃著很腥。元曜吃了三個,實在吃不下去了,但是老太太還要給他夾。元曜胡亂從桌上端起一碗湯食,道:“唔,孩儿還是更愛喝湯。”

    擔心馬老太君還給他喂那炸得金黃的東西,元曜急忙喝了一口湯,把嘴巴填滿,湯的味道十分鮮美。他又吃了几個湯里的烏色丸子,口感像是鵪鶉蛋,但蛋白是烏色的,蛋黃是黑色的。

    馬老太君看了,又抹淚,“我的儿,你還是改不了貪吃珍珠湯丸的毛病,那東西吃了積食,要少吃一些…”

    夜宴中,馬老太君把元曜當做失而復得的愛儿,一個勁地給他喂食。元曜心善,怕馬老太君傷心,也就一個勁地吃。看著馬老太君開心的笑容,元曜雖然肚子撐得難受,但心里卻很開心。能讓一個失去儿子的老人展顏歡笑,他多吃些東西,又有什麼關系?

    白姬一邊喝著鏡花蜜,一邊聽樂師演奏樂曲。離奴和陪坐的馬氏兄弟猜拳斗酒,笑聲不絕。月色清朗,瓶花綻笑,夜宴的氣氛十分融洽歡樂。

    夜宴進行到尾聲時,元曜已經撐得神志不清了,他隱約聽見馬老太君對白姬道:“今夜已晚,恐回城不便,不如暫且在此歇下?”

    白姬笑道:“也好。”

    元曜又聽到有人來報:“稟報太君,住在隔壁的窮書生說咱們府里太吵,讓他睡不著覺,煩請太君開夜宴時小聲一點。”

    馬老太君嘆了一口氣,“可憐見的孩子,老身忘了他眼疾尚未好,吵了他休息…你去告訴他,夜宴已經開完了,讓他安心休息。另外,拿點草藥和吃食給他…”

    馬大道:“那窮書生又腐又酸又聒噪,不如孩儿帶人去將他亂棍打走,何必給他草藥和吃食?”

    馬老太君呵斥道:“住口!咱們是有身份的大戶人家,怎麼可以做那種仗勢欺人的事情?!怎麼說,咱們都和那孩子做了半年鄰居,將來也還會繼續再做鄰居,万万不可把人給得罪了。鄰里之間,不論身份,都應當和睦相處,互相照應,才可以大家太平,大家安樂。古人說得好,與人方便,自己方便。唉,你們這些孩子啊,年輕氣盛,盛氣凌人,將來遲早會因此吃大虧…”

    馬老太君訓斥儿子的聲音漸漸模糊,元曜已經被人抬入客房中休息了。

    元曜睡得迷迷糊糊,夢里他走在一片樹林里。他前面不遠處是一個小山崗上,山崗上躺著一個年輕的書生,他正在“哎喲哎喲”地叫喚。元曜奇怪,走上前去,問道,“這位兄台,你怎麼了?”

    書生一直閉著眼睛,聽見有人問他,嘆了一口氣,“唉!我的眼睛疼得厲害。這位老弟,你能幫幫我麼?”

    元曜有些為難,“小生不懂岐黃之术,不知道怎麼醫治眼疾…”

    “不懂醫术沒關系。老弟,你幫我看看,我的眼睛里長了什麼東西,疼得受不了了喲!”

    元曜心生憐憫,“上半夜小生光著腳走山路,腳很疼,還流血了。腳痛尚且讓人不能忍耐,更何況是嬌嫩的眼睛?兄台,小生不一定能幫得上忙,但是可以替你看一看究竟眼里長了什麼。”

    “多謝老弟。”書生歡喜地道:“老弟你如果替我治好了眼疾,我就送你一雙鞋子。”

    元曜坐在書生旁邊,讓他睜開眼睛。月光下,書生緩緩地睜開了眼睛,他的眼中沒有眼珠,几株雜草從他的眼眶中慢慢長出,還有一只蚱蜢從中跳出來,詭異而可怖。

    “我的眼睛里長了什麼?”書生急切地問元曜。

    元曜嚇得兩眼翻白,暈了過去。

    元曜醒來時,已經是上午光景。陽光燦爛,鳥鳴山幽,他正躺在一片荒草叢中,頭上是一棵如傘的樹冠,沒有華麗如宮闕的馬府,也沒有眼里長草的書生,甚至連白姬和離奴都不見了。

    元曜吃了一驚,“白姬,離奴老弟,你們在哪里?!白姬,白姬你在哪里?!”

    “軒之,不要吵,讓我再睡一會儿…”白姬懶洋洋的聲音從頭頂傳來。

    元曜循著聲音抬頭望去。一條手臂粗細的白龍正盤在樹枝上睡覺。白龍眼微闔著,鼻翼輕輕翕動,它通体雪白晶瑩,犄角盤旋如珊瑚,身体柔軟如云朵。一只小黑貓也懶洋洋地睡在白龍旁邊。

    “白姬,馬府和馬老太君上哪儿去了?!還有,小生昨晚夢見了一個眼睛里長草的書生,太嚇人了!!”小書生激動得手舞足蹈。

    “吵死了!”黑貓不耐煩地道:“眼睛里長草的書生,是不是躺在那邊那一個?”

    元曜順著離奴的目光望去,離他十余步遠的地方,有一座破敗的荒塚。一架雪白的骷髏暴露在陽光下,它的眼眶里長滿了雜草。

    “媽呀!”小書生嚇得跌倒在地。

    “唉!離奴,軒之膽小,你又嚇他。”白龍埋怨黑貓,可是它的聲音聽起來卻很愉快。

    元曜定了一會儿心神,才舉步朝荒塚走去。他想起昨晚書生眼疼的模樣,心中又生了憐憫,想去替骷髏拔掉眼中的雜草。元曜仍是赤著腳,每在地上走一步,腳就被碎石子硌得疼。元曜來到骷髏前,開始拔骷髏眼中的雜草。無論如何,都是讀書人,希望他不要再眼疼了。

    拔干淨骷髏眼中的草,元曜向骷髏作了一揖,“希望兄台以后眼睛不會再疼了。小生告辭了。”

    骷髏用空洞的眼眶望著元曜,上下頜骨的紋路看上去像是在微笑。

    元曜回到樹下時,白龍和黑貓已經化作人形。一名妖嬈的白衣女子,一名清秀的黑衣少年。白姬摘了一片蕉葉做扇子,搖扇,“日頭出來了,天也熱了,還是回縹緲閣吧。”

    “白姬,馬府在哪里?你不是來收房子的嗎?”元曜忍不住問道。

    “馬府就在你的腳邊啊。”白姬笑道。

    元曜垂頭。一座華宅的木雕靜靜地放在荒草之中,木雕約有棋盤大小,宅院里三重,外三重,雕工極其精細,假山園林,亭台樓閣一應具全,栩栩如真。

    元曜蹲下去細看,認得是他昨晚和白姬、離奴去的馬府。元曜的目光移向花廳,花廳中央放著一張很大的梨花木桌,木桌上似乎還剩有夜宴的殘羹冷炙。

    宅院門口,一只褐色的螞蟻緩緩地爬下台階,去往草叢中了。

    螞蟻?馬府?元曜腦中靈光一閃,黑著臉問道:“白姬,我們昨晚不會是在螞蟻群里吧?”

    “是不是,又有什麼關系?反正,昨晚的夜宴很愉快啊。”白姬掩唇笑道。

    說到夜宴,元曜這才感覺到他的肚子還是飽飽的,估計到明天都不會覺得餓。昨晚,他實在是吃得太撐了。

    “軒之,你拿著木雕,可能有點儿重,注意不要弄壞了。”白姬對元曜道。

    元曜捧起木雕,他終于明白白姬來收回的房子就是借給螞蟻住的這個木雕。元曜想起馬老太君慈祥富態的面容,心中有些傷感。

    “白姬,螞蟻的新家在哪里?”

    “昨晚,馬老太君說在一棵老槐樹下。喏,應該是那里。”白姬指著不遠處的一棵老槐樹,道。

    白姬、元曜、離奴走到老槐樹下,只見樹下有一個大洞,一群紅褐色的螞蟻正在忙忙碌碌地進進出出。元曜趴在地上向樹洞里望去,一只体型龐大的,黑色中帶著金色的母蟻被一群螞蟻簇擁著,躺在蟻洞深處。那,就是昨夜親切地抱著他,給他夾菜喂菜的馬老太君。

    不知怎的,元曜心中一酸,流下淚來。慈愛的馬老太君,讓他想起自己的母親的馬老太君,竟然是一只螞蟻。

    蟻洞外的槐樹枝上掛著三個小燈籠一樣的東西,看上去似乎是某種植物的花朵,花中盛著澄黃的蜜汁。

    “啊!這是馬老太君送的鏡花蜜!”白姬開心地道。

    元曜擦干了眼淚,心中還是說不出的傷感。

    回長安城的路上,白姬、離奴輕快地走在前面,元曜抱著木雕怏怏地跟在后面,他的腳上全是磨起的血泡,非常疼。忽的,元曜被一根藤蔓絆了一下。他低頭望去,一雙絨草編織的鞋子躺在草叢中。

    “咦?這里怎麼會有一雙草鞋?”元曜大喜。

    白姬望了一眼草鞋,掩唇笑了:“軒之,這是有人特意為你做的呢。還不快穿上?”

    “老弟你如果替我治好了眼疾,我就送你一雙鞋子。”元曜想起昨夜書生的話,心中一驚,這莫不是骷髏為他編的?!

    白姬催元曜穿上,元曜也實在不願意再赤腳走路了,硬著頭皮穿了。草鞋很合腳,很舒服,小書生步履如風,笑容滿面。白姬見了,又開始盤算新樂趣了,“軒之啊,昨晚的夜宴,你覺得菜肴美味嗎?”

    小書生開心地道:“雖然有些菜很腥很膩,但是很美味。”

    “你想知道這些菜是用什麼做的嗎?”白姬笑得詭異。

    小書生摸著飽飽的肚子,好奇心上涌,“是用什麼做的?”

    “軒之最愛吃哪道菜?”

    “清蒸肉芽,肥而不膩,很可口…”小書生回味道。

    “那是蛆。”

    炸的酥黃香脆的黑肉…”

    “那是蜘蛛腿。”

    “那碗珍珠湯丸…”

    “那是蚊子卵。”

    在元曜彎下腰狂吐之前,離奴飛快地搶過了木雕。回縹緲閣的路上,元曜的腳倒是不疼了,他又開始吐得翻江倒海,几乎嘔出了苦膽。

    白姬眨了眨眼,笑道:“軒之,馬老太君很喜歡你,說不定還會請你去赴百蟲宴…九儿,你可要習慣吃蟲啊,不然為娘會傷心的…”

    “小生…打死都不去了…”元曜哭喪著臉道。

    “軒之,你不要哭喪著臉嘛。”白姬道。

    “小生胃疼得笑不出來啊!”

    “離奴不是也吃了很多蟲子嗎?他現在沒有吐啊。”

    “小生怎麼能和離奴老弟比,它是貓,小生是人。”

    “為什麼不能比?人和非人,都是眾生。”

    “小生覺得,人和非人還是有著微妙的區別。”

    “什麼微妙的區別?”

    “比如,吃不吃蟲子的區別。”

    陽光燦爛,清風明媚,白姬、元曜、離奴朝長安城中的縹緲閣中走去。今日,又有誰來買欲望?


番外:《蟲宴》完


(全文完)

10000分了(20180319註冊0710達成 )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7-23 23:4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