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嗜酒態睡

[都市言情] 石秀 -【金主,娶我可好】《全文完》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8 22:23:5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甯皓軒冷冷地盯著她,她的笑容,她嘴角的可愛弧線,她修長白皙的雙腿,都攝入他眸底。沒想到,不在他的身邊,她竟然可以笑得那麼開心,過得那麼愜意。
  寧皓軒握緊了拳頭,想以他一貫的強硬手段把她拖回去,好好地教訓她!可是腦中忽然響起楚耀的提醒,好好珍惜她。
  寧皓軒控制住了自己的憤怒,是的,他應該理智些,雖然她此刻就在他眼前,但如果他再霸道一次,或許就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她了,一向驕傲的他,第一次隱生這樣的不安。
  這樣想著,他走到了安心身邊,在她身邊半蹲下。
  “你也這麼喜歡小孩子嗎?”甯皓軒學著安心的樣子逗那個小孩。
  “是啊,我很喜歡小孩。”安心沒有轉過臉去看他,只是邊逗小孩邊笑著說。因為她的投入,她甚至沒有察覺到身邊跟她說話的是寧皓軒。
  “想不到你這麼有童心。”寧皓軒伸手捏一把小孩子胖嘟嘟的臉,與安心一同笑看著小孩。
  忽然,安心像是察覺到了些什麼,猛地轉過頭,看著寧皓軒那張帥氣的側臉,臉上一下子僵住,杏目圓睜,嘴巴也不知不覺張成O形,她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一手捧著的糖果罐嘩啦啦地掉到了地板上。
  寧皓軒的視線從小孩臉上回到安心的臉上,“喜歡的話我們製造一個出來就好了。”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安心一臉的驚訝。
  “我不可以在這裡嗎?”甯皓軒投以安心無邪的一笑。
  安心站起身來,轉身就想跑。寧皓軒站起,在她身後一把握住她的手腕。
  “放開我!”安心用力地掙扎,想脫離寧皓軒的箝制。
  “別鬧了,跟我回去。”寧皓軒不知不覺又變回他原來的樣子,霸道得可怕。
  換作以前,安心一定是絕對服從,可是這一刻,她不像以前了,她不會再懦弱地回到他的光環下,讓自己再次生活在無邊的絕望中。
  “甯先生,我跟你已經沒有關係,你說過,我可以隨時喊停合約,況且,你送我的支票、房子、車子還有首飾我通通不要,都還給了你,我們之間已經兩清了。”安心態度很堅決。她不要提感情,她只要用物質來劃清界線就好了。
  “你覺得我們之間兩清了,那你害我擔心你、緊張你、不習慣沒有你,又怎麼算?”
  寧皓軒用他在商業上的談判口吻。
  “那你想怎樣?”安心抬眸看著他,她才不要相信他的鬼話。
  “賠我你的整個人生。”寧皓軒不假思索地說。
  安心睜圓雙眼看著面前的寧皓軒,他的話讓她費解。他一向是一個自負而冷漠的人,從來是吝於付出感情,如果說他此刻是在跟她表白,那麼他的表白實在是讓人匪夷所思。
  而且,安心才不吃他那一套,酒吧裡的那一幕讓她看清楚許多事,也傷透了心。
  “安心,別考驗我的耐性,我已經在這裡等了你整整五天。推掉所有的會議還有行程,這段時間你知道造成公司多少的損失嗎?”寧皓軒話剛說完,又無比的懊惱,明明他想說的並不是這些,而是想告訴她,他很想她。
  “關我什麼事,又不是我讓你跑到這邊來等的。”安心生氣地為自己反駁,眼前的男人真的是不可理喻。
  “安心,既然我找到了你,我是不會讓你再離開的,不管你是願意還是不願意。”寧皓軒緊緊地握著安心的手腕,生怕稍一鬆手,她便消失。
  過去的他,對所有的事情都相當有把握,而此刻,他才知道一旦愛上一個人,一切都變得那麼的不確定。
  “寧皓軒,我不是你的物品,招之即來,揮之即去,你既然有了別的女人,就不要再來找我了。”安心用力地甩開了寧皓軒的手,快步地向超市門口方向跑去。
  寧皓軒沒想到她會那麼用力甩開他,但下一刻,他便追上她的腳步,緊跟著她,寧皓軒拉一下安心的手,“安心,你是吃醋了是嗎?”
  “我沒有。”安心縮回手,加快腳步。
  “安心,我喜歡你,不要再逃了好嗎!”甯皓軒在安心身後喊道。
  安心的腳步頓了一下,可是很快她又以為是幻聽一般捂著耳朵搖了搖頭,她攔住一輛計程車,迅速地坐上去,想要趕緊甩掉寧皓軒,可是她剛坐好,寧皓軒竟然也坐到她攔下的計程車裡。
  計程車司機以為他們是一起的,便啟動車子,按照安心上車時說的地址前進。
  半小時以後,計程車停在安心居住的旅館門外,安心付了錢下車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間,寧皓軒跟著她,在她要關門的前一瞬間他也走進安心的房間裡。
  安心站在門邊生氣地看著他,“你出去!”
  “如果你不跟我回家,我就賴在你這裡不走了。”寧皓軒說著,已經在脫鞋。
  安心看著寧皓軒,“家,什麼家,我們沒有共同的家。”
  “我會給你的,從現在開始,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寧皓軒很認真地說。
  “車嗎?房子嗎?還是支票、珠寶首飾?”安心冷笑地看著寧皓軒,卻顯得很脆弱。
  寧皓軒從沒見過一向讓他覺得很放心的安心會有如此脆弱的一面,他顯得很驚訝,但同時心裡滿滿充斥著的是對安心的憐愛,他不顧安心願意不願意,上前將她整個擁入懷裡。
  “我聽說,你要相親?”
  “關你什麼事,放開我!”安心在他懷抱裡掙扎,因為寧皓軒不鬆開她,她一低頭,狠狠地咬在他的肩膀上。
  “當然關我的事,因為你的丈夫,你小孩的父親,只能是我。”寧皓軒霸道地說著,任由她咬著,只是蹙著眉頭,他知道,她一定是心裡很難過,才會那麼用力。
  安心咬了好久,幾乎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最後她似乎是用盡了力,鬆開了他,臉埋在他的胸前,輕聲地抽泣起來。
  聽到她的哭聲,寧皓軒一下子就慌了手腳。他輕拍著她的背,安慰著她,心裡也很不是滋味,他讓她哭了一次又一次,他對她,真的有太多的虧欠。
  “痛不痛?”哭了好久的安心,聲音沙啞地問他。
  寧皓軒盯著她雙眼搖了搖頭。他也不曾想過,自己會愛上她。如果不是她的離開,他都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他差一點就失去了她。
  安心伸出手想拉開寧皓軒的衣服,可是不小心碰到了寧皓軒的傷口。甯皓軒低呼一聲,臉上流露出痛苦的神色,他掀開衣領,看到胸前的血漬。
  安心緊張地看著他的傷口,指尖輕觸他的傷口邊緣,“你流血了……”
  寧皓軒一把握住安心的手腕,“你還擔心我,對嗎?”
  安心縮回自己的手,垂下了眼眸。
  寧皓軒坐到床上,脫掉自己的上衣,露出結實的身軀,他的肩上,一道觸目驚心的牙痕,已經滲出血來。安心找來藥,坐在寧皓軒身邊準備幫他處理傷口。
  “安心,下口還挺狠的啊。”寧皓軒嘴上這麼說,可是心裡卻為安心終於原諒他而無比雀躍。
  “不要動,讓我好好幫你上藥。”安心神情很專注。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8 22:24:08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寧皓軒聽話地不動,讓安心幫他處理傷口。他盯著安心,看著她白皙的臉,微紅的眼眶,還有櫻色的嘴唇,看著她為他上藥後輕吹他傷口為他減輕疼痛的樣子。他情不自禁地將安心拉入他懷裡,用力地按在了床上。
  安心像受到驚訝的小鹿般,臉上是慌張失措的神色。
  寧皓軒的吻如雨點般落在她臉上,他狂熱的吻印上她柔軟的唇瓣,饑渴地吮著她的甜蜜。
  安心扭著頭,不願意讓他吻。可是她小小的抗拒于寧皓軒而言更顯得吸引,他的大掌隔著她薄薄的T恤衣料,揉捏著她胸前的柔軟。
  久違的觸感在他盈盈一握之間,慢慢地變得飽滿、膨脹。寧皓軒心裡升起一股異樣的興奮,她的身體對他的反應還是那麼的強烈。
  安心整理一下淩亂的衣服,紅著臉看著寧皓軒,遲遲沒有按寧皓軒說的做。寧皓軒可是很努力地用耐心在等她。如果她再磨磨蹭蹭的,他不介意再主動撲上去一次。
  可是,當著寧皓軒的面,安心卻一躍下了床,跑到了洗手間裡把門反鎖上,擺了寧皓軒一道。
  寧皓軒圓瞪雙眼看著安心這一番舉動,要知道,他還在等著她來降火,很快,寧皓軒氣急敗壞的聲音便在狹窄的客房響起,“安心,你這是找死嗎!”
  “哼,我還沒有徹底原諒你呢,為什麼要乖乖聽你的。”安心背對著門,如果寧皓軒再不跟她認真表白,她再也不要跟他上床。
  寧皓軒站在洗手間門外猛拍幾下門板,“安心,如果你再不出來,我就把門給拆了!”
  想起與安心的纏綿,他意猶未盡。
  “如果你把門給拆了,那我再也不會原諒你。”安心可是很認真的語氣,說話間她已經用浴巾將自己裹住,坐在地板上,背靠著門。
  “好,安心,算你狠!”寧皓軒坐在門外,背靠著門,與安心只隔一層門板。
  “可能你覺得我好狠,可是,我沒有信心,我覺得你只是想要我的身體,不是我,雖然每次你靠近我,我都願意溫暖你,把身體交給你,可是每一次,我的心都在顫抖,都在難過……”安心哽咽著,“我不知道,我們這樣的關係能持續多久,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愛上別人,離開我……”
  “所以,看到王希在親我,你一個人一聲不吭地跑掉,躲我躲遠遠的……安心,我跟你說,王希吻我,只是一個誤會,不是你看到的那個樣子,並不是你想的那樣。”
  “其實這些天,我想得很清楚,雖然王希親吻你,是我離開的原因,可是我不能留在你身邊的原因,不是別人,而是你。你問一下你心裡真實的聲音,你真的愛我嗎?”
  “安心,我跟你說,我之前的確沒有給過你安全感,我不喜歡有感情的牽絆,但當你真正沒有留下隻字片語地離開,從我的生活消失,我才意識到我已經沒辦法離開你。安心,我不是一個喜歡承諾的人,可是你放心,接下來的人生,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寧皓軒這樣一句,算是他慎重考慮過後給安心的承諾。
  “皓軒,如果你只是想要我留在你身邊滿足你的欲望,那就算了,我想結束,真的。我覺得我這樣捆綁在你身邊,不會幸福的。”安心說完,抱著雙膝,將臉埋在膝蓋間。
  “該死,女人都是蠻不講理的嗎!”寧皓軒低罵一句,可是,他就是拿這個蠻不講理的女人沒辦法。
  “安心,可能我有做得不夠好的地方,可是現在我很明白,我不能沒有你。我承認,一開始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想跟你上床,可是經過那麼多,我知道,我對你產生了感情,只是我太愛自由,一直沒有察覺到我對你產生了感情。安心,很多時候,我在關心你、緊張你,可是你似乎感覺不到,我也意識不到,只是後來想起來,那是我內心最真實的流露。
  就像你到日本去,我本來很無所謂,因為我覺得你不聽我的話,就隨便你好了。可是我越來越擔心,然後飛去找你,我看你跟別的男人在一起,我也會很火大,可能我早就愛上你,只是我在騙自己。我一直對婚姻沒有抱什麼期望,很愛自由,可是這樣自由下去,我意識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寧皓軒停下了。
  “什麼問題?”安心蹙著眉頭,輕聲問。
  “如果要自由,你會跑掉。”
  “那麼……你會跟我結婚嗎?”安心知道她的問題很傻,也許會讓寧皓軒很為難,可是她還是天真地問出口,因為寧皓軒跟她說了那麼多,讓她相信,他們之間可以擁有一個未來。
  “安心,我想跟你結婚。”寧皓軒鄭重的語氣。
  安心驚訝地挺直了身子,臉上是驚喜,又是難過,她顫抖著聲音,“可是,跟我結婚,你就沒有自由了。”
  “我知道,可是現在我只想跟你製造小寶寶。”寧皓軒難得的哄人語氣。
  “以前你說女人很煩人,要自由,現在說要小寶寶,你不知道要是有小寶寶,你就徹底沒有自由了嗎?”安心仍然在賭氣。
  “我有你就好了。”
  那一句,讓安心動心了。她站起身來,扭開門鎖。寧皓軒知道她已經原諒他,也站起身來。安心開了門,站在門口,看著他。寧皓軒一把將她抱緊,他的擁抱是那麼的用力,比過去的一切都來得真實。因為,寧皓軒給了她承諾。
  “現在,我們是不是應該開始下半場了?”
  安心搖搖頭,“才不要,我要你先追我,等你各方面都及格,我答應成為你的女朋友了,我們再……”
  寧皓軒寵溺地勾勾安心的鼻尖,“你還是第一個敢跟我談條件的人,不過,我願意。最起碼,我要在你心中得滿分!”
  清晨,安心在柔軟的被窩裡醒來,伸了個大大的懶腰。陽光落在她的臉上,她翻了個身,背對著窗戶。她已經被寧皓軒拖回了他送給她的別墅,因為寧皓軒在某些方面表現得還不及格,所以,他們不僅是分房睡,還是關係未確定的同居者。
  安心起床梳妝打扮好,準備出門逛逛。她現在是一個徹底的閒人,因為寧皓軒不許她複職,說是要霸著她所有的時間。就是因為這樣,安心很生氣,不給他及格。
  陽光燦爛,微風習習,又是一個豔陽天。
  安心走出別墅門口,轉身關門,接著打開她的陽傘。穿著一條吊帶裙配一雙舒服的平底編織鞋,拿著一個很搭的手拿包,她準備到別墅區裡的咖啡廳去喝杯咖啡。
  讓她意想不到的是,寧皓軒的車子就停在門口。安心走到寧皓軒車窗前,一臉驚訝地看著他。甯皓軒下了車,摘下了太陽眼鏡站在安心面前,他的臉上顯然是很不爽。
  “你……你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安心好奇地看著寧皓軒,明明他晨會後行程排得滿滿的。
  寧皓軒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只是一雙眼在她身後上下打量,“我就知道我不在家你就只會往外跑,你穿那麼清涼想要趁我不在給誰看?”
  安心低頭看一眼自己,不由得仰起臉為自己辯解,“我哪有……”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8 22:24:1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一番精心打扮,還穿成這樣,你還說沒有?”寧皓軒像是打翻了醋罎子,對著安心品頭論足。
  “所以你正事不幹,跑回來在門口監視我,對嗎?寧皓軒,你好無聊耶。”安心沒好氣地數落著。
  “如果我不看好你,讓別的覬覦你的男人有機可乘,那我不是很虧。”寧皓軒生氣地嚷嚷。
  “寧皓軒,你當著我的面,猜疑一些有的沒的,我很生氣,扣你十分!”安心嘟著嘴,“你現在是嚴重不及格了。”
  寧皓軒的手又纏上她,將她緊緊地抱在懷裡,“如果不這樣說,我怕你跑掉,我怕別的男人搶走你。”
  他才知道,過去他曾經為她生過無數次的氣,吃過不計其數的醋,因為他早就愛上她,只是他後知後覺,還自以為是地霸佔她,吝嗇自己的愛。可是幸好,一切都未晚,她此刻就在他的懷抱,那麼柔軟,那麼讓他舒服,安心。
  “討厭,放開我。”安心用力地想要掙脫寧皓軒的懷抱。
  寧皓軒緊緊地箝著她,將臉埋到她頸窩,“安心,我只許你愛我。”
  安心心底為之一震,但她還是一扭頭,“哼,我才不要愛你,霸道狂。”
  “你看我把工作都推掉了回來陪你,你還想怎樣。”甯皓軒握著安心雙肩,一臉難過的樣子看著她。
  “又不是我叫你不務正業的。”安心扭過頭,漫不經心的樣子。
  “是是是,是我放心不下你。所以說幸虧回來,不然你穿得這麼清涼出去,不知道引來多少色狼。”寧皓軒又開始著眼在她衣著上。
  “就是知道你挑剔一大堆。再說,光天化日,哪有你說的那麼恐怖,就算有色狼,我也會喊非禮呀。”安心沒好氣地瞥寧皓軒一眼。
  寧皓軒知道自己擔心過了頭,他輕咳一聲,“你穿這樣出去,不會是想跟明個男的趁我不在幽會吧?”
  安心瞪大雙眼,“你亂講什麼,我是打算到附近的咖啡廳喝咖啡、吃點早餐而已。”
  這段時間,對她很緊張,變得很囉嗦的寧皓軒讓她很頭痛。他是在霸佔她、管著她,可是根本沒有實際行動來追她,她哪裡可以給他及格嘛,這個霸道的大魔王,根本一點都不懂愛!
  “沒有就好。你喜歡吃什麼早餐?我教助理幫你買。”寧皓軒說著拿出了手機。
  “自己有手有腳,幹嘛還麻煩助理。況且你推掉那些行程,助理現在應該很忙吧,還好意思麻煩別人去買早餐。我們可以自己出去吃,或者叫外送,又或者自己動手做早餐……”
  安心沒收了寧皓軒的手機,開始她一番苦口婆心的教誨。
  甯皓軒聽著安心的數落,嘴角浮起一抹笑意,他承認,過去的他真的很煩這種瑣碎的家庭生活,可是此刻安心的樣子,卻讓他感覺很窩心。他不像過去那樣,在某個女人多說話時會讓她閉嘴,反而看著安心動個不停的嘴,他一傾身,霸道地吻了下去。
  “唔……”唇被吻住,安心瞪大雙眼,眼睛撲閃著,看著面前寧皓軒靠得那麼近的臉。
  寧皓軒的吻只如蜻蜓點水般,只是淺嘗則止,他很快便微笑著站直了身,“不捨得餓壞你,做早餐給你吃,我的處男作。”說著,寧皓軒將安心拖回別墅,脫下外套,卷起衣袖走進廚房。
  “你會做飯?”安心跟著他走到廚房。
  “不會。”寧皓軒很坦白。
  “那你還要下廚?”安心疑惑地看著他。
  “凡事都有一個從不會到會的過程,只希望你不要嫌棄。”寧皓軒說著,從冰箱挑出幾樣食材,沖洗乾淨,切碎,在安心面前手忙腳亂地忙碌著。
  安心背靠著餐桌邊沿,雙手撐在桌沿上,看著寧皓軒的樣子,忍不住想笑。
  “笑什麼?”寧皓軒開火,往鍋裡倒油,油濺起來,發出刺耳的聲響。
  安心躲到寧皓軒身後,“你看你,把這些菜切得大小不一、參差不齊,超級不美觀的。”
  “不美觀沒關係,很好吃就對了。”寧皓軒慌手忙腳地將菜放到鍋裡。
  一番爆炒,快要熟的時候寧皓軒才想起忘放鹽了,結果放鹽的時候又多放了,他滿頭大汗地將那些菜從鍋裡盛到碟子裡。
  看著那碟炒得很難看的菜,安心忍不住哈哈大笑,“皓軒,你確定不用我幫忙?”
  “不用,安心,你坐好,不要干擾我。”甯皓軒將安心推到餐桌前讓她坐下,他又回到原位忙碌起來。
  安心雙手撐著下巴坐在餐桌前看著寧皓軒忙碌的身影,那一刻的她覺得好幸福。
  寧皓軒將做好的菜一樣樣端到她面前放好,安心看著那已經完全被炒得面目全非的菜肴,哭笑不得。最後,一碗漿糊狀的粥被端到安心的面前。
  安心拿起筷子,挾起碟子裡的菜認真地看了看。
  寧皓軒坐在她對面,一臉認真地看著她。
  “快趁熱吃呀。”寧皓軒催促道,好像一點都不在意他做出來的菜的賣相。
  “這能吃嗎?”安心翻了又翻,不敢下手。突然她想起些什麼,一抬頭,便看到寧皓軒幽怨的眼神看著她。
  “好啦好啦,怎麼說也是你的處男作,我會好好品嘗的。”安心挾起菜,閉上眼睛,一副英勇就義的樣子。
  寧皓軒在一旁看著忍不住想笑,“安心,如果你不敢吃就不要吃了,我擔心會吃壞你肚子。”寧皓軒忽然大發慈悲地說。
  安心睜開雙眼,“沒有關係,你第一次做飯是為我,我很開心,吃一點點沒有關係的。”
  安心微笑說著,吃了一口菜,臉不經意皺起,“好鹹,我要水。”
  “好好好,我幫你拿水。”寧皓軒忙站起,給安心端來一杯溫水。
  安心喝過水後看著寧皓軒,“皓軒,你做的菜……真的好難吃,可是,我很開心,因為這是你第一次為我下廚。”
  “安心,你就是那個唯一讓我用心給你下廚的人。雖然做得不好,但以後,我會努力。”
  “好,加你十分。”安心笑了笑,“已經五十分了哦,還有十分,你就及格了。”
  寧皓軒瞪大雙眼,“不是滿分嗎,怎麼還差十分?”
  安心皺皺眉頭,“總覺得還差點什麼。”
  寧皓軒背靠著餐桌,“沒事,差的地方,我會補足。”
  吃過早餐,寧皓軒坐在沙發上用筆記型電腦開始工作,而安心則懶洋洋地靠著他的肩,半躺在沙發上。
  “皓軒,最近你都在加班耶,都不怎麼陪我玩。”安心翻著一本雜誌,很無聊地說。
  “把手頭上的工作處理完,才可以好好陪你。”寧皓軒神情專注地看著筆記型電腦。
  安心當然不知道,他提前加班把工作完成,就可以好好安排與她的婚禮,然後是蜜月。
  安心翻了個身與寧皓軒並肩坐著,頭枕著他的肩膀,“其實,只要你每天有一點點時間陪我,我就滿足了。”
  “安心,我現在只想用盡可能多的時間好好瞭解你。過去我們的關係,讓我從不關心你的過去,也沒在意過你以後會在誰身邊,可是現在不同,我想知道你的過去,我更希望以後留在我身邊的是你。”
  “我的過去?”
  “嗯,說說。”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8 22:24:2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沒什麼啦,就是跟大家一樣,上學、放學,後來到日本讀書,回來就到雲海飯店來工作,然後跟你……”
  “講講你的戀愛史。”
  “呃,除了跟你一起,我的戀愛史是一片空白。”
  “安心,你說的會有誰信啦,那麼漂亮,身材又正點,怎麼會沒人追。”
  安心知道,追自己的人是不少,可是她沒有接受,所以,沒有開始,就什麼都不算。
  “真的沒人追,他們都超沒眼光的。”安心忍不住捂嘴笑,“不過,我倒是追過別人。”
  “什麼,你主動追過別人?說來聽聽。”寧皓軒表面不在乎,其實已經在吃醋。
  “好吧,我以前讀書的時候,曾經很喜歡一個學長,因為他酷酷的,又不多話,完全符合我的喜好,有一次,他對我笑,然後我就愛上他了。可是,我跟他告白卻失敗了……那個學長真的超沒眼光。”
  寧皓軒嘴角漾起笑意,“是挺沒眼光的,不過,我應該謝謝你那個學長。”突然,他好像想起些什麼,“不對,高中,你表白的那個……好啊,安心,你是在取笑我!”
  安心抬眸看著他,“明明就是,哪有取笑。”
  甯皓軒將安心按到沙發上,“好吧,他真的好沒眼光,不過幸好,你現在還是躺在他下面了。”
  安心臉一紅,伸手捶寧皓軒的胸口。
  客廳裡,很快又是曖昧的情景。
  雲海飯店慶祝開業百年的宴會正在進行著,伴著飯店豪華的佈置,於流光逸彩間,是絡繹不絕的來賓。
  寧皓軒西裝革履地坐在汽車的後座,旁邊坐著穿一身白色禮服的安心。安心明顯很緊張,因為寧皓軒說,今晚會將她正式介紹給他的家人。
  車子剛在飯店門口停穩,寧皓軒便下車,並很紳士地為安心打開車門。
  當安心挽著寧皓軒的手臂走進雲海飯店大門,所有的人都驚訝地看著他們。
  “那不是安心嗎,她不是被董事長炒魷魚了嗎,怎麼會在董事長身邊?”
  “他們的舉止很親密哦,會不會是情侶?”
  “可是董事長不是有未婚妻了嗎,剛才那個未婚妻也到了啊,她跟我們介紹說她是董事長未婚妻呀。”
  “好奇怪耶,好像安心更像是董事長的未婚妻。”
  已經有人在竊竊私語。
  司儀在臺上講慶祝一百周年宴會的開幕詞,很快就輪到寧皓軒上臺講話。安心從走進飯店到現在,就沒有脫離過周圍的人的視線還有議論。
  “安心,你要相信我。想跟我在一起的女人很多,可能要一個個在你面前劃清界線,可是你要知道,我只要你一個。”寧皓軒臨上臺講話前,輕輕跟安心耳語。
  寧皓軒講完,走下臺,尹凡便迅速地纏上他,站在他身邊以董事長未婚妻的身份自居。
  甯皓軒的父母與尹凡的父母都同坐一桌,看著他們年輕而速配的兒女。尹凡回國那麼多天了,他們就是想趁飯店的百年慶,喜上加喜,促成兩家兒女的姻緣。
  安心忽然覺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對感情的不自信讓她想逃,而她的確是轉過身,想快步逃離。就在這時,一隻手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臂,下一刻,她便重重地跌入一個溫暖的懷抱,“你是不是又想趁我不在逃跑?”一道略帶責備的熟悉嗓音後,寧皓軒熟悉的香味傳來,安心看著他,又看看周圍圍觀的人,臉上有些難堪。
  “我要將你介紹給我的父母,今晚的女主角怎麼可以逃。”寧皓軒看著她,將她拖到他父母那一桌酒席。
  “皓軒,你的另一半是我,幹嘛要牽著這個女人!”尹凡跟在寧皓軒身後,難以置信地看著寧皓軒。她知道甯皓軒的女人不少,可是眼前,她不得不相信,寧皓軒跟這個女人是玩真的。
  甯皓軒沒有理會尹凡,逕直把安心帶到了父母身邊。
  “爸、媽、叔叔、阿姨,我來介紹一下,這一位,是我的女朋友安心。”
  甯皓軒的爸媽當場就嚇傻了,尹凡的父母兩人在聽到這消息都不約而同地站起身來。
  安心拿寧皓軒沒轍,只好落落大方地向在場的長輩們問好。
  “皓軒,你這是怎麼回事?”尹父生氣地質問寧皓軒。
  “尹叔叔,對不起。你們心裡應該都清楚,我對尹凡只有兄妹之情,只是你們一直在勉強。現在,我只是讓你們認清事實罷了。”
  “皓軒,這是終身大事,你不要兒戲啊。”身為父親,當然知道兒子的心性,甯父不希望兒子隨便找一個女人來搞砸他的安排。
  “放心,我現在很清楚我想要的是什麼。安心,才是我要共度一輩子的女人。”
  尹凡的父母氣得當場便拂袖而去,而寧皓軒的父母看著安心,其實他們一直都很相信兒子的眼光,他們的兒子從小就愛自由,沒人能管得了他,而他竟然開誠佈公地說安心是他的女人,他們已經清楚這個女孩子在兒子心裡的份量。認清了事實,年輕人的事,只能由年輕人自己解決了。
  一個月後,寧皓軒與安心舉行了婚禮。婚禮過後,他們便飛往國外度蜜月。
  蜜月中的他們很幸福,在一天的愉快旅程後,他們回到了飯店的客房裡。
  甯皓軒將安心按倒在床上,撲上去就要親吻她。
  “我要先洗個澡。”安心低頭看一眼身上的衣服,“哪有人從外面回來一身汗就……”
  後面的話還沒講出口,寧皓軒已經吻上她的唇,在一番細細品嘗後,他意猶未盡地鬆開她的唇瓣,“我們啊。”
  “才不要,我們先洗澡好不好?”安心拉著寧皓軒的衣袖晃啊晃,撒著嬌。
  “沒想到我的老婆要結婚後才願意跟我撒嬌,就算不願意也得乖乖點頭了。”寧皓軒翻過身下床,將安心從床上拉起,“我們洗澡去。”
  甯皓軒將安心一把抱起,安心臉上洋溢著幸福的醉人笑容,她的雙手也環上了寧皓軒的頸。
  洗過澡,隨便地用浴巾包裹著,兩人回到了床上。
  一臉素顏,不施脂粉的安心,在寧皓軒眼裡,更顯得楚楚動人。他拉開她的浴巾,讓她剛沐浴過,散發著誘人緋色的軀體呈現在他眼眸底下。
  安心因為害羞,翻了個身,背對著寧皓軒。她不知道,她裸露的雙肩、纖腰還有翹臀更加誘惑他,他爬到她背上,俯首輕輕地啃咬她細嫩的肩,他的雙手滑到她胸前,攏著她沉甸甸的豐滿,愛不釋手地揉搓著。
  “呵呵……”因為寧皓軒的動作,安心忍不住笑了起來。
  寧皓軒已經沉醉在她的誘人軀體上,讓他的吻一個個印在她光滑細膩的背上、肩上,他的吻很快滑到她白皙的頸上、她雪白如玉的耳垂,安心轉過臉,他的吻便落在她的唇角。
  安心翻過身,承接著他的吻,灼熱而滾燙的吻,讓兩具赤裸的身體更加貼切地交迭,沒有一絲的空隙。
  寧皓軒緊緊地握著安心雙肩,他的嘴唇覆著她的唇瓣,不停地輾轉吮吻著,在撬開她雪白的貝齒後,他的舌頭便輕易地探入她嘴裡,與她的舌頭纏繞著,攫取她的甜蜜。
  安心雙手纏著寧皓軒,感覺快處要喘不過氣來,只是心底是不停升起的甜蜜,因為她是他的妻子了,一切就好像作夢一樣。甜蜜的感覺滲透她身體每一個細胞,飄散在空氣裡。
  幸福感讓她溫柔地承接寧皓軒的吻,恨不得將自己整個交給他。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8 22:24:44 |顯示全部樓層
後記

  一年後。
  偌大的房子裝修成溫暖的淺黃色,窗外的風不停地吹進明亮的房子裡,伴隨著花園裡梔子花的香氣。
  安心在手忙腳亂地收拾著要帶出門的物品。
  “嬰兒紙尿片、帽子、小棉被、暖水壺、紙巾……”安心嘴裡一邊念著,一邊將各種物品放進她的包包裡。
  不遠處的落地玻璃窗前,寧皓軒正抱著他們的小寶寶,不時地傳來嬰兒笑聲。
  “皓軒,還要帶點什麼啊?我怕有遺漏,到時候會很麻煩耶。”安心將求助的眼神投向寧皓軒。
  自從生下小寶寶,安心便老是丟三落四的,比如剛想到的事情想去做的時候突然就不記得了,又比如有時出門總會忘記帶手機、錢包,或者是別的……
  寧皓軒抱著他們的小寶寶走到安心身邊,“差不多了,你只要別把自己弄丟了就好。”
  “你又在笑我。”安心生氣地捶了寧皓軒一下。
  “怎麼會笑你,你給我生下這麼可愛又漂亮的女兒,你是大功臣。”寧皓軒將視線轉移到懷抱中女兒粉粉的小臉蛋上,“對不對?你的媽媽超偉大,生了你這麼可愛。”
  小寶寶又笑了起來。
  “皓軒,你說去見你的朋友,他們會不會笑我啊?我的身材好像還沒有恢復耶。”安心蠻無奈地比比自己的腰。
  寧皓軒看一眼安心,搖著頭笑了笑,他將女兒放進搖籃走到安心面前,雙手握著她的腰,“安心,你的身材超好,不要想太多,豐滿一點不好嗎,我最喜歡了。”
  安心聽到寧皓軒的誇獎,她雙臂勾上他的脖子,“你真不會嫌我太胖呀?”
  “哪有胖,剛剛好,標準身材。”甯皓軒看著安心的臉,產後的她臉色紅潤,豐滿了許多,更符合他的審美標準。
  “皓軒,親我一下。”安心嘟起嘴,一臉的可愛。
  寧皓軒用力地親了她一下,“都當媽媽了,撒嬌的本領一點都不輸女兒,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要跟女兒爭寵呢。”
  “哼,下一次我要生個兒子,到時候我的小情人來了,我就不管你了。”安心故作生氣地別過臉去。
  “你的小情人是不是可以來,決定權在我手裡哦,安心,我只許你愛我。”寧皓軒的霸道又來了。
  “知道了,我最愛你了好不好,可是我好想要一個兒子,平時女兒都歸你玩,我也要一個,不如我們再製造一個,湊一個“好”字好不好?”安心說完,不停地抬頭去吻寧皓軒。
  寧皓軒眼神一凜,他的欲望又被懷裡的安心給燃起。
  他將上衣脫下,緊接著把她推到了沙發上,隔著她柔軟的家居服揉著她的豐滿胸脯。
  安心用力地在寧皓軒胸口捶了幾下,“好了啦,我們還要出門呢,他們都該到飯店了。”
  安心說著,開始整理身上淩亂的衣服。
  寧皓軒把她固定,意猶未盡的樣子看著安心,“他們不會介意再等那麼一會的。”說完,他下身的動作又火熱地開始。
  安心喘著氣,紅著臉看著寧皓軒,“你、你怎麼知道……他們不在意?”
  寧皓軒沒有回答她,只是專心地在她身體裡將欲望發揮得淋漓盡致,很久很久,他終於身心都得到滿足了,才停下來,看著安心,“傻瓜,他們看到我們的女兒,自然不介意了,兩夫妻在自己家裡努力製造小寶寶,還那麼漂亮可愛,他們哪裡會介意遲到那麼一點點,都會成人之美吧。況且,今天的聚餐是我買單呢。”
  “他們又不知道我們遲到是因為這個,怠慢人家這樣不好……”安心喃喃地說。
  寧皓軒鬆開她身上的衣服,“到時候我會跟他們解釋一下。”
  下一刻,他腰部被安心用力地一掐,他痛叫一聲,腰間一陣疼痛傳來,他回過頭看著安心,痛得齜牙咧嘴的。
  “你敢!”安心咬著嘴唇,凶巴巴地看著他。
  甯皓軒看著安心惱怒而嬌羞的樣子,笑著說:“我跟他們說孩子的媽媽想多要一個小孩,為了滿足她的心願,所以遲到了。”
  安心氣得跺腳,“寧皓軒,不許你胡說!”
  甯皓軒開心地笑著,“好了,跟你開個玩笑,那麼認真幹嘛。快換好衣服,該出門了。”
  “討厭。”安心看著寧皓軒無奈地一笑,幸福洋溢在她臉上。

  【全書完】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9-25 20:4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