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曉三 -【老婆送上門】《全文完》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9 02:57:58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下著豪大雨的夜晚,那是米契爾第一次見到喬翎,當時的她全身濕透了,孤伶伶的像縷遊魂,獨自徘徊在暗夜街頭。

  原本,喬翎有著人人稱羨的美滿家庭,在她十二歲時,由於父親經商的關係舉家遷居美國。父親是個成功的商人,母親則是典型的家庭主婦,在家相夫教子,夫婦倆對獨生愛女付出全心的疼愛。

  一雙疼愛自己的父母,算得上富裕的家境,在校成績亦相當優異。在周遭同學眼中,喬翎儼然是個福祉的小公主。

  沐浴在福祉裡的喬翎從來沒有想過,一則天外飛來的噩耗會無情的剝奪走她的一切。

  父親經商失敗,龐大的債務迫使他走上絕路,從二十五層樓高的建築物淩空而降,當場死亡。聞訊趕至的母親也因承受不住突如其來的巨變,冷不防奪過在現場維持秩序的員警腰間的配槍,當場飲彈自盡。

  一夕之間,喬翎從人人稱羨的小公主,淪落為無父無母的孤雛。

  料理完父母的後事,喬翎沒有回學校去,原本,她即將在今年秋天進大學就讀,現下看來是不可能了。她像條遊魂,飄蕩在雨濛濛伸手不見五指的街頭。

  她渾渾噩噩的走在大雨裡,突然,一股粗暴的蠻力撲上了她,使命將她往暗巷裡拖去。

  直到這一刻,她才意識到危險逼近,出於本能,她使盡全身的氣力掙紮、抵抗。

  此時的米契爾剛巧坐車經過,他讓司機把車停在路邊。

  “總裁,那女孩……”眼見那名 蔻年華的少女即將慘遭不測,前座的司機看得相當不忍,“是否讓我下去幫忙?”“不需要。”米契爾冷冷的回應。

  “啊?”司機一怔。原以為總裁之所以要求自己把車停在路邊,準是有意上前搭救,現下看來並非如此。

  司機當然不會明白,米契爾之所以要求他泊車,為的不過是要觀察,看那女人身上是否具備他所要求的特質。

  如果她無法透過這層考驗,那麼對他而言,她便是個毫無利用價值的人。一個對他沒有任何用處的人,是不值得他花費半點心思的,尤其對象還是他深惡痛絕的“女人”。

  礙于米契爾的命令,司機只能如坐針氈,眼睜睜看著喬翎即將慘遭不測。

  所幸,在她抵死不從極力反抗下,一記強力的手肘撞擊,又狠狠 了歹徒的命根子一腳後,喬翎總算擺脫了歹徒的糾纏。

  她沒命的往前跑,跑到兩腿再也使不上半點力氣,終於,身子骨一軟,整個人昏倒在大雨的街頭。

  直到見她倒下,一直讓司機驅車尾隨在後頭的米契爾終於下令,叫司機下去把倒在雨中的喬翎抱上車,而後離開現場。

  *  *  *

  當喬翎還在昏迷不醒時,米契爾已經讓人查出她所有的生平,此時,一疊關於喬翎的資料正擺在他的桌上。

  資料中除了提及喬翎近日來所遭逢的巨變外,亦詳述記載了她十九年來的點點滴滴,以及她原本即將在今年進入柏克萊就讀的計畫。

  看來除了堅忍不屈的性格外,她同時也擁有不錯的頭腦,十分符合自己所要求的條件。米契爾暗忖。

  “米契爾,你找人調查那女人有什麼用意?”連恩想不透,對女人一向沒有好感的好友為何會出手救回那名女子,還找人調查她。

  米契爾不疾不徐托出自己的計畫,“老頭的遺囑你還記得嗎?”指的是自己的父親。

  “當然記得。”連恩說道,好友當時甚至還為了那條但書,發了好大一頓脾氣。“問題是跟她有什麼──”猛地他精光一閃,“米契爾,難道你……”

  “她將會完成老頭的遺囑。”

  “什麼?!”儘管是意料中的答案,親耳聽好友證實,仍是讓連恩震驚不已,“米契爾,這太荒謬了。”

  “是嗎?”他對好友的回應不以為意。

  連恩實在難以相信,更何況那昏迷的女人……不﹗對方根本就只能算是個大女孩,他訝異好友居然會挑上她。

  “那女孩不會答應的。”直覺告訴連恩,喬翎是個相當有骨氣的女子。

  “她會的。”米契爾有把握。單單是她所背負的巨債,便由不得她拒絕。

  “看來你都盤算好了。”連恩知道,這事算是定案了。

  “當然。”對於自己的決定,他一向勇往直前。

  撇開所有的疑慮不談,連恩不得不承認,“你的眼光相當精準,那女孩長得很漂亮。”是個精緻的東方娃娃。

  只不過,容貌卻不在米契爾的考量範圍內,“越是漂亮的女人,心腸越是毒辣。”羅拉就是最好的例子。

  連恩沒有答腔,他只是默默在心裡祈禱,好友能有走出陰霾的一天。

  *  *  *

  近來,連恩頻頻走訪市立醫院,終於引起傳播媒體的注意。在一些不屈不撓的媒體記者苦心追查下,終於挖出一則驚動美國各大報,甚至足以撼動全世界經濟體系的驚人消息。

  全美十大財團之一的布朗特財團總裁,同時也是名列世界百大富豪之一的米契爾.布朗特,日前中槍被送往醫院急救,目前人正在市立醫院療養中的消息一經披露,舉國嘩然。

  不出半天的時間,整間市立醫院已被世界各地湧入的媒體團團包圍,周邊的道路擠得水泄不通,連帶也使得下班準備趕回醫院的喬翎,陷在車陣中動彈不得。

  平日只需花個三、四十分鐘的車程,這會都開了快一個小時的時間,卻連一半的距離都還到不了。窮極無聊的喬翎因而搖下車窗,和同樣陷在車陣中的鄰車駕駛攀談。

  喬翎原以為是前邊道路發生重大交通事故,經由與鄰車女駕駛的攀談中才得知,道路之所以嚴重癱瘓乃是因為媒體披露某知名商業鉅子受重傷,人正在市立醫院療養的緣故。

  當下,喬翎像是被人在腦袋裡冷不防投下枚炸彈,轟的一聲,炸得她腦袋瓜子嗡嗡作響。直覺告訴她,對方口中說的某商業鉅子必是米契爾無疑。

  接下來的時間,她再也聽不進任何的言語,整個思緒陷入空前的低迷。

  關於米契爾尊貴的身分,喬翎雖然心裡早已有譜,卻沒料到……車陣中擠滿了各大媒體的轉播車,在在都提醒著她,米契爾的尊貴已遠遠超過她的預期。

  這下子,埋藏在喬翎內心深處那微乎其微的希冀,終於被完完全全打壓,她知道,該是徹底死心的時候了。

  放棄前往醫院的打算,麻木的打了方向燈,她將車掉頭,遠離那一方壅塞。

  駕駛座上,喬翎的視線因水霧而逐漸模糊,淡淡的鹹味交織在局限的空間裡,泛著些許不為人知的酸楚。

  *  *  *

  病房裡,連恩正極力說服米契爾盡快遷離醫院,偏偏他固執得像頭牛似的,硬是不為所動。

  “難道你要等到媒體突破重圍,闖到你面前來才肯離開?”連恩對他的頑固有些動氣。

  “多派些人手過來,別讓媒體闖進來,並且謝絕一切訪客。”在喬翎出現以前,他不想跟任何人打交道。

  “你說得倒輕鬆,要知道你的身分非比尋常,隨便一張照片都可能是獨家。”媒體當然會爭得頭破血流,普通的保全人員那裡抵擋得住人性的貪婪。

  連恩說的這層道理米契爾不是不懂,但是要他在沒見著喬翎之前便離開,他是萬萬辦不到。

  從好友不時將視線瞥向牆上掛鐘的舉動,連恩知道,他是在等喬翎。

  “放棄吧米契爾,她不會回來了。”距離喬翎下班時間都過了近三個鐘頭,她要不是有意規避,早八百年前就該出現了。

  “她會,她一定會。”米契爾卻不死心。

  看不過去好友的冥頑不靈,連思索性把話給挑明瞭講,“認清事實吧米契爾,她不會再回來了,你再自欺欺人下去,對你是沒有好處的。”

  “我說會就是會,要走你走。”米契爾顯露出罕見的任性。

  “你……”他惹得連恩氣煞,“都三個多小時了,真要回來不會拖到現下,你自己心知肚明得很。”他措辭更為強硬。

  是的,喬翎是早該出現了,可伊芳人始終就是不見蹤影。

  “狗屎﹗全都是狗屎。”泄憤似地,米契爾奮力往桌面一掃,今早喬翎臨上班前為他買的報紙、雜誌,全給掉落一地。

  大發雷霆過後,連恩總算是把滿心不願的米契爾勸離了醫院。



  *  *  *

  這些天,心情低落的喬翎跟動物園請了假,除了出門采買食物和民生用品外,其餘的時間根本是足不出戶,將自己完全封閉在一個人的世界,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

  沒有電視、報紙,沒有音樂、休閑,她完完全全沈浸在自己的哀傷中,獨自舔食內心的傷口。

  直到星期天,她猛地想起自己跟哈威的約會──她僅存的慰借,這才勉強打起精神,拖著疲憊的身軀到浴室將自己徹底清洗乾淨,而後回房換了套乾淨的衣服整裝出門。

  從車子駛進高聳的圍牆開始,喬翎即敏感的察覺,今天的布朗特家似乎略有不同。堡內外進進出出的僕傭看來全都精神奕奕,比以往更有朝氣。

  喬翎才走下車,管家古柏便迎上前來。

  “古柏,堡裡頭出了什麼問題嗎?”由於與眾人的關係已是十分熟稔,喬翎索性就直接問了。

  “沒事的喬小姐,只是我們總裁回來了。”

  “你們總裁?!”那個不負責任的男人?她幾乎都要忘記有這麼個可惡的男人存在。

  “是的,總裁受了些傷,人正在修養中。”他訝異各大報紙都已經大篇幅報導,喬翎居然毫不知情。

  原來是受了傷才想到要回來,古柏一說,喬翎對那不負責任的男人更是輕蔑。

  “喬小姐,你先在廳裡坐會,我這就上樓告訴小少爺。”

  古柏來到米契爾房前,沉穩的敲了敲房門,之後才推開門走進去。

  房裡,米契爾正在教導兒子熟悉企業的運作,見古柏進來,便問︰“什麼事?”

  “樓下,喬小姐來接小少爺了。”古柏必恭必敬的回答。

  “喬小姐?”留意到兒子眼睛裡閃過的雀躍,米契爾不得不對來人的身分再作更進一步確認。

  “是的,喬翎,喬小姐。她是動物園裡的獸醫,前些日子小少爺到動物園時認識的朋友,少爺不在的時間常來陪小少爺玩。”明知對女人深惡痛絕加少爺聽完定會勃然大怒,古柏仍是不敢有絲毫的隱瞞。

  一旁的哈威亦是戰戰兢兢,擔心父親會把喬翎趕走。

  本不甚在意的米契爾一聽,“喬翎!你說她叫喬翎?!”世界上居然有這等巧合的事﹗

  “是的。”古柏回答,對米契爾的回應相當不解。

  答案一經確認,米契爾當下大喜過望。這些天他正苦思該如何達回她,沒想到伊芳人竟自己送上門來。

  “帶她上來,我要見她。”

  古柏雖然驚訝于米契爾下的命令,卻也沒敢多問,懷著滿腔的疑問退了下去,倒是留在房裡的哈威可就急了。

  在喬翎個把月來的循循善誘下,哈威已經漸漸從對父親的敬畏中找到自處之道,不再一味抹殺自己去應和父親。此時,他決定對父親表達自己的心聲。

  “爹 ,請你不要趕走喬翎,她並沒有任何惡意。”

  “別擔心,爹 並不打算趕走她。”相反的,他會不擇手段留下她。

  “可是爹 說要見喬翎……”哈威仍是不放心。

  無意對兒子解釋那一長串冗長的曲折,米契爾只是簡單問了句,“你很喜歡她嗎?”

  哈威雖然不明白父親這樣問的用意,但仍重重點了下頭。

  “那好,爹 就讓她搬進來陪哈威。”更重要的是陪自己。

  “真的?!”他簡直不敢相信。

  “當然。現下你先下去,等爹 跟她談過後,再讓她去找你。”米契爾決定先支開兒子。

  確定父親並不討厭喬翎,哈威當下欣喜不已,那裡還有拒絕的道理,只見他滿心歡喜的退出父親房間。

  *  *  *

  知道那不負責任的男人要見自己,喬翎儘管訝異,卻沒有拒絕。正好,她也打算利用這個機會,好好的把那個不負責任的父親訓上一頓。

  古柏將喬翎帶到米契爾房裡後便又退了出去,留下她獨自一人面對那個背對著她的男人。

  環顧了下房間四周,確認這是間臥室後,喬翎又是一驚,以為哈威的父親應該會在書房之類的地方見她才是。

  “布朗特先生,很高興您願意見我,關於哈威……”她話剛說到一半,男人卻在這時轉過身來,“米契爾﹗怎麼是你?!”

  “當然是我。”今天的她儘管身上只穿了件圓領T恤和條九分褲,卻依舊美麗如昔。

  “你怎麼會在這裡?古柏明明說是哈威的父親要見……是你?!你是哈威的父親?”那個被自己狠狠唾棄的男人?米契爾當然知道自己的身分是如何讓喬翎不齒,卻又無力反駁,“顯然是的。”

  想到個把月來自己絮絮叨叨,在他耳邊批判了諸多關於哈威父親的不是……喬翎不由得既羞赧又懊惱。

  “你欺騙我﹗”原來他一直在騙她,把她當猴子般戲要。

  “如果不是古柏剛才介紹了你的來歷,我跟你一樣還被蒙在鼓裡。”高高在上的他壓根就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但對像是她的話,就另當別論了。

  沒有丁點懷疑,喬翎毫不猶豫相信了他。她知道,他太過高傲,高傲到甚至不屑以任何謊言來掩飾自己的言行。不讓她再有胡思亂想的空間,米契爾直接控訴她的罪刑,“你竟把我丟在醫院裡。”他對於自己被遺棄的事至今仍耿耿於懷。

  沒料到他會開始翻舊帳,喬翎不由得頭皮發麻,“我沒有。”只因他不再需要她,她才不得不黯然離開。

  米契爾步步逼近,“沒有?那為什麼我在醫院裡遲遲等不到你的人?”

  被他窮兇惡極的表情嚇得她節節退守,“好多車輛……周遭交通全癱瘓了……”喬翎說得軋澀難言。

  “而你塞在車陣中三個多小時?”她要是敢回答是,他難保自己不會沖過去掐死她。

  他說什麼來著?喬翎遲緩的消化剛剛接收到的訊息。他在醫院裡等了自己三個多小時?

  喬翎緊張的吞了口口水,“沒、沒有……我聽隔壁的駕駛說……猜想是你的身分曝光了……”她話說得斷斷續續。

  “所以你就把車掉頭,離開現場?”米契爾一雙厲眼瞇成直線,恫嚇的意味極濃。

  “我……”直到背部頂到身後那堵牆,她才意識到自己無路可退。

  “無話可說了?”他嘲弄她。

  面對他的指責,喬翎其實也有自己的委屈,“因為你已經不再需要我了。”她不是個死纏爛打的女人。

  “我告訴你了?”

  “我有眼睛,自己會看。”與其等人家趕,她寧可選擇自行離去。

  “看不出來你的眼睛還真是雪亮。”

  喬翎不是笨蛋,那裡會聽不出他的嘲諷,“你講話非得這麼傷人嗎?”

  “跟被人拋下的傷心相比,傷人算什麼。”米契爾緊咬著她的過失不放。

  傷心……為了她?她不確定自己是否可以這樣癡心妄想。

  “你……”兩人懸殊的身分背景讓喬翎開不了口確認他話裡的含意。

  突然,米契爾伸出一掌輕捧起她半邊臉頰,“搬過來和我一起住。”他直接道出心中的決定。

  他的話像猛然竄起的火舌,冷不防灼傷了喬翎,“不﹗”她用手隔開他的掌握。

  果然,她實在不該對他存有希冀。她雖然愛他,卻仍保有自己的尊嚴,要她成為情婦和他同居,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事情。

  “你不答應?!”他原以為她會欣然接受才是,畢竟,她是愛他的。難道不是?

  “很抱歉我得拒絕你。”再次開口,喬翎的語氣裡多了分絕然,早先的情感完全斂盡,“哈威還在等我,我先走了。”“不準走﹗”米契爾用自己的兩條鐵臂強勢的禁錮住她,“在我們沒談出個結論前,你那裡也不準去。”

  “我想我剛才已經很明顯的拒絕了。”那便是她的結論。

  “我並沒有接受。”

  “既然如此,那也沒有再談下去的必要了。”事實擺在眼前,他們是不可能達到共識的,“請你放開好嗎,哈威還在等我。”

  聽到喬翎一而再的提起,米契爾才想到,是呀,他手中還握有一張王牌不是嗎?

  “除非是答應搬過來,否則你永遠也見不到他。”他轉而以兒子作為籌碼。手法雖然卑劣了些,但米契爾已經決定,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米契爾﹗你……”喬翎簡直不敢相信,他竟然以自己的兒子來威脅她。

  “不勉強,你自己考慮看看。”米契爾放開她,徑自走到辦公桌後方坐了下來。他有絕對的把握,她會答應的,以她對兒子的疼愛。

  “你怎麼可以這麼……這麼……”

  “冷血?”米契爾代她作出註解,“既然你現下知道了,那麼,你的回答?”只要能達到目的,他不在乎被她如何誤解。

  喬翎雖然氣他,卻不相信他會真的殘忍到犧牲兒子來達到目的,是以,她深吸口氣正準備拒絕──

  “我勸你最好相信。”他像是能看透她的心思,已先一步撂下狠話。

  “呼──”她立時倒抽口氣。

  “想想看,缺乏父愛的小哈威要是連疼愛他的喬翎都離他而去……”並不把話講白了,他蓄意將結果留待她自行想像發揮。

  米契爾當然不可能是個無情的父親,不過是趁她誤解的當口,打蛇隨棍上騙她搬來與他同住。

  想當然耳,在米契爾的威脅恫嚇下,喬翎最終還是搬進了布朗特家,跟米契爾父子兩人開始了一家三口和樂融融的家庭生活。

10000分了(20180319註冊0710達成 )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9 02:58:2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米契爾成功說服喬翎搬來同住至今已有一個多星期,原本極力排斥成為他情婦的喬翎也在他的尊重與呵護,以及小哈威和堡裡上上下下僕傭的熱情包圍下,逐漸習慣了現下的生活。

  不管在米契爾心裡,究竟是把她當成何種身分,至少他外在所表現出來的言行,絲毫也沒有看輕她的意思。對她而言,這就夠了。

  耍計謀支開兒子,米契爾這會正抱著喬翎坐在沙發上耳鬢 磨。

  他輕吻了下她的鼻尖,“嫁給我好嗎?”醞釀了好些天,他終於還是開口求婚了。

  “米契爾……”喬翎的兩顆眼珠子難以置信的放大。

  “答應我,讓我呵護你一輩子。”米契爾深情款款地凝視著她。

  此時,喜悅的淚水再也抑制不住的奪眶而出,“我以為你一輩子也不會提……”雖然她無時無刻不在盼望。

  “如果不是因為你的拒絕,在要求你搬進來那天,我便想對你說。”

  “你是說……”難道是她誤會他了?

  “告訴我,那天為什麼要拒絕我?”他至今還想不透。連日來的相處證實,她明明是愛他的,為什麼要拒絕?

  “因為……我以為……”她 腆得說不出話來。

  “嗯?”米契爾靜待她說下去。

  橫豎是瞞不了了,喬翎只得實說,“以為你要我當你的情婦,搬來和你同居。”

  “情婦?!”他以著近乎咆哮的音量重複。

  果然,他還是生氣了,“對不起嘛,因為你當時沒有說清楚,所以……所以……”

  “所以你就自以為是的認定?”氣惱她對他的不信任。

  “對不起嘛,我保證,下次不會了。”誰叫錯的是她,只得低聲下氣賠不是。

  “還有下次?”他一臉凶神惡煞的表情,“下次,你要敢再自己以為的話,看我不把你吊起來狠狠毒打一頓。”嘴巴上雖然這麼恫嚇她,他當然不可能真履行自己的威脅啦,不過是口頭上說說罷了。

  “知道了,以後,我一定會每件事都先跟你求証。”她承諾。

  “那好,為了彌補你的過錯,我命令你嫁給我。”既然握有她的把柄,米契爾的語氣也就不再謙遜。

  “霸道。”喬翎表面上雖然這麼說,心裡實則喜孜孜。

  “既然知道我霸道,你是非嫁給我不可了。”宣告的同時,他把臉埋進她頸窩問,恣意品嘗她的甜美。

  “米契爾……”雖然米契爾已經決定要娶她,喬翎卻不想瞞他,它決定把埋藏在自己心底多年的祕密對他說,哪怕他知道後可能會反悔。

  突然,“我反對﹗”稚嫩的童音冷不防插進兩人間,劃破一室的曖昧。

  米契爾猛一抬起臉來,就見到兒子正怏怏不快的走過來。

  “爹 不可以娶喬翎。”將對父親的敬畏暫時擺到一邊,哈威勇敢站出來捍衛自己的愛情。

  年紀尚小的哈威,對於愛情的國度裡是不分父子、手足的道理,仍是有基本的體認。是以,他決定和父親競爭到底。

  米契爾挑眉,等著聽兒子有何高見,他懷裡的喬翎亦同感困惑。

  “喬翎是我的新娘,我將來長大要娶她。”他已經想清楚了,就算喬翎大了自己二十歲,他還是喜歡她。

  “你說什麼?!”米契爾詫異,料想不到兒子竟會半途插進來和他搶老婆。

  “喬翎是我先發現的,爹 不可以跟我搶。”哈威固執的宣告。

  父子倆的個性儼然像是同一個模子印出來,一樣的固執、倔強和霸道。

  這逆子,年紀小小非但就想亂倫,還膽大包天的和自己搶女人?!

  米契爾那裡由得兒子這般放肆,“聽清楚了,她,是我的女人,同時更是你的媽咪。”

  “我不答應。”哈威已經決定,長大一定要和喬翎結婚。

  “我不記得徵求過你的意見。”言下之意,兒子的意見將不被採納。

  父子倆就著喬翎的面爭得面紅耳赤,搞得夾在中間的她哭笑不得。

  *  *  *

  書房裡,連恩又一次憂心忡忡老話重提,“米契爾,難道你真的不打算告訴她?”

  關於連恩的問題,米契爾早已不止一次在心裡多番掙紮。與喬翎的朝夕相處,讓他更深刻的瞭解到自己對她的感情,他不想,也不願道出任何可能會破壞兩人間情感的衝擊。

  “米契爾,認清事實吧,你不可能瞞她一輩子的。”那樣對喬翎、對哈威都不公平。

  “為什麼不可能。”米契爾執迷不悟,“一旦我們結了婚,就算我一輩子不告訴她,一家人還是可以和樂的生活在一起。”

  “想不到你居然這麼自私。”他對好友的行徑委實不能諒解。

  “我只是不想失去她。”

  “問題是,你是否曾站在她的立場替她想過?還有哈威,你已經錯過一次,不該再錯下去。”

  “就算我不說,他們的關係依舊可以是母子。”既然如此,他為什麼不可以選擇繼續保守這個祕密下去?

  “但是心理上呢?你能擔保喬翎已經完全走出當年的疙瘩?”連恩一針見血指出問題點。

  米契爾當場啞口無言。

  每每在深夜裡見她因惡夢糾纏而輾轉難眠,他何嘗不感到痛心。問題是,他卻沒有勇氣向她坦承當年的一切,怕她怪他,更怕自己會因此而失去她。

  他的矛盾與掙紮,又有誰能體會?

  *  *  *

  繞過迴廊正準備進堡裡去,喬翎視線不經意一瞥,陡然攝入眼簾的那抹身影大大的震撼了她。

  是他﹗那個間接改變她一生命運的男人。

  七年前,她第一次見到他,就在自己昏倒在大雨中又甦醒過來之後。

  原先,她以為他就是搭救自己的人,然而對方卻表示搭救她的另有其人,他不過是受託來代為與她商談一宗交易罷了。

  當時他說︰“喬小姐你好,我是連恩.麥德蒙,想和你談宗交易。”

  而後的談話裡,這個名為連恩.麥德蒙的男人竟對她提出那則荒謬的交易,不斷的同她分析其中的利害得失,企圖打動她點頭答應。

  更令她驚詫的是,她居然被說服了﹗只因為她肩負著父親公司倒閉所欠下的高額巨債,讓她沒有拒絕的權利。

  沒錯﹗就是他。那張臉就是化成灰,她也決計不會錯認。

  經過漫長的七年,喬翎心中首次燃起了希望的火苗,或許是老天爺垂憐,準備把她還落多年的寶貝重新歸還給她。

  害怕機會稍縱即逝,她分秒不敢耽擱,隨即邁開步伐追上前去。

  聽到後頭有人在喊他,連恩停下腳步。一個轉身,在看清楚來人的臉時,心裡暗叫不妙。

  這些日子以來,他一方面努力嘗試說服米契爾坦承一切,一方面又極力避開喬翎,為的就是怕她認出自己來。偏偏,天不從人願,他還是被逮個正著。

  眼見避無可避,連恩索性佯裝認不得她,“小姐,請問是你在喊我嗎?”

  心急如焚的喬翎卻沒心情與他客套,“還記得我嗎?七年前我們見過面的。”

  “嗯……我想你是認錯人了,我們今天才第一次見面。”

  “不可能。”她一口否決他的說詞,“七年前你明明代替那個男人來和我談交易的。”

  “什麼交易?小姐,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連恩規避著她的視線,不敢看她。

  喬翎看得出來,眼前的男人其實是識得自己的,“求求你,告訴我寶寶在那裡,求求你……”她激動的拉扯連恩的衣袖。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些什麼。”連恩仍極力否認。

  “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求求你告訴我寶寶在那裡。”喬翎淚如雨下的哀求他。說到後來,差點沒整個人跪在地上拜託他。

  連思不是鐵石心腸的人,尤其喬翎又哭得肝腸寸斷求他,終於,他決定把事實的經過全盤托出。哪怕米契爾日後怨怪他,他也顧不得那麼多了。

  *  *  *

  七年前

  偌大的書房裡,除了手裡拿著文件正在朗讀的老者外,還坐著一名四十餘歲但風韻猶存的婦人,以及兩名年紀不滿三十的男子。寬敞的空間裡儘管只坐了三男一女,空氣卻依舊凝重異常,讓人連呼吸都覺得困難。

  老者以著沉穩且略帶滄桑的嗓言宣佈,“布朗特家族的祖宅由米契爾‧布朗特繼承,其繼母羅拉‧荷莉得在此安享晚年,兩人若有異議得私下磋商,由米契爾另行代購豪宅一座贈予其繼母。”

  朗讀至此,聲音暫且告一段落,老者的視線在眾人臉上梭巡,察看他們是否有任何疑問。他是布朗特家族的專屬律師湯姆.史道威,也是布朗特財團已故總裁艾德.布朗特生前的知交,今天是應邀來宣讀遺囑的。

  布朗特財團的繼任總裁──米契爾.布朗特只是冷冷地聆聽,臉上沒有絲毫情緒起伏。他根本就不在乎老頭子留給他什麼,以他自己的能力,重新創造一番大事業並非難事。

  但是,他還是來了,為的是不想白白便宜那個蛇蠍心腸的女人。

  反觀在場惟一的女士,她的眉宇間是掩飾不去的貪婪,顯見對遺囑的內容充滿期待。

  沒能繼承布朗特家的祖宅,羅拉並不感到詫異,反正她壓根不在乎。等她繼承了上百億美金的資產,要買多少座更豪華的大宅沒有,爭這棟算不上新穎的舊宅有什麼意思。

  眼下她所期待的,也是惟一在乎的是,靜待律師宣佈自己將繼承布朗特家族所有財富的消息。

  想當初,她要不是看上布朗特財團的雄濃財力,說什麼也不可能委屈自己下嫁給一個老得足以當她父親的男人。

  這些年她挖空心思,使盡所有的媚術將死老頭伺候得服服帖帖,以那死老頭寵愛自己的程度,羅拉有絕對的自信,死老頭肯定會把大部分遺產交由她繼承。

  湯姆接著念道︰“布朗特財團名下所有動產與不動產,全數交由現任總裁米契爾.布朗特繼承,其繼母除一億美金的遺產繼承外,米契爾每年仍須供給她一千萬美金的養老金……”

  “不可能﹗你胡說,老頭子不可能將所有的財產全交給他。”羅拉簡直無法相信自己耳朵所聽到的,是以,不等律師把話說完,人已經失控的叫囂起來。

  儘管表面上沒做任何表示,米契爾心裡也是同感詫異,老頭子居然會將所有的財產權全給了他?!

  詫異歸詫異,他還是笑了,為的並不是自己所繼承的那筆龐大財富,單純的只為了繼母那張近乎扭曲到變形的老臉。打從宣讀遺囑至今,這是他第一個,也是惟一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坐在米契爾身旁的年輕男子大掌重重往他肩膀上一搭,“恭喜你啦,顯然伯父最看重的還是你這個獨生子。”他是米契爾的好友,連恩.麥德蒙,同時也是現任麥德蒙財團總裁的二兒子。

  對于好友的說詞米契爾並不予置評,是不是看重倒也不見得,惟一可以肯定的是──老頭子對自己充滿愧疚,極力想補償他。

  羅拉仍然拒絕相信自己所聽到的事實,“說謊,一切都是你們搞的鬼對不對?”她將矛頭轉向在場另外兩個男人,並對老律師湯姆提出指控,“你和他們合謀篡改遺囑。”

  “布朗特夫人,請你冷靜點。”一直以來,湯姆對已故老友居然會娶這種女人就相當不以為然,眼下見她像瘋婆子似的對自己咆哮,更是忍不住皺眉。

  “冷靜?!”羅拉的聲音十分尖銳,“你們謀奪了我的財富,居然還有臉要求我冷靜?”

  “布朗特夫人,我知道你一時之間很難相信,但這確實是艾德生前親筆立下的遺囑。”湯姆努力澄清。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那死鬼不可能毫無理由的把所有的財產全都留給他。”她平日苦心經營的貴婦人形象已不複見,取而代之的是潑婦罵街的叫囂。

  湯姆理解她的訝異,卻也對亡友的用意心知肚明。

  想來亡友對自己因沈溺於羅拉的美色而變得盲目感到相當懊悔,後悔沒能早些察覺羅拉竟背著自己淩虐他的獨生愛子。

  等到艾德察覺到羅拉的惡行時,兒子早已經變了,他變得冷酷、變得無情、變得痛恨所有的女人。而這一切,全是他的錯,他是造成兒子如此偏激的元兇。

  艾德後來雖然也曾極力的想補償自己的疏忽,但是兒子已經大到有絕對的自保能力,再也不需要他了。

  湯姆以著洞悉一切的精明瞧著羅拉,“當然不是毫無理由,至於是什麼原因讓艾德立下這分遺囑,我想你我都心知肚明。”他意有所指。

  羅拉不由得感到一陣心虛,她撇開視線,不敢看任何人。

  “如果你已經沒有任何疑問,那麼請容許我繼續念下去。”湯姆說。

  羅拉因他的話而重新拉回視線,“遺囑不是宣佈結束了嗎?”錢都分光了,還有啥好說的?

  “艾德在遺囑的最後附了個但書,如果米契爾無法做到,他繼承的所有財產將全數過繼到你身上。”

  羅拉一聽,希望的火苗隨即重新點燃,“什麼但書?老頭子附了什麼但書?”

  反觀米契爾,他眉心微蹙,懷疑自己死去的老頭在搞什麼把戲。

  “米契爾必須在兩年內生下一名繼承人,否則,他將一無所有。”湯姆宣佈。

  這但書聽起來或許奇怪,但艾德之所以增列這條文,卻是有其道理在。

  原來,艾德是擔心兒子可能因為繼母帶給他的陰影,連帶痛恨全天下的女人,因而孤寡一生。果真如此,那將是為人父者最不忍見到的結局。

  是以,艾德希望兒子能找到一個心愛的女人,共同生下一群可愛的子孫,借由溫暖的家庭來融化他心中的恨。

  然而,知子莫若父,艾德當然也知道兒子壓根就不在乎布朗特財團的一切。為此,他特意立下這條但書,因為他深切的明白兒子對羅拉的痛恨,即便他再怎麼不在乎這一大筆的財富,也決計不可能讓她稱心如意。

  始終置身事外的米契爾被惹惱了,“他媽的狗屎,老頭子憑什麼支配我?”對父親早有怨慰的他當下更是不滿。

  聽完湯姆的宣佈,羅拉當下大喜,繼子對女人痛恨的程度她十分明白。

  11

  隨著連恩的敘述,困擾在喬翎心頭多年的亂緒,頓時全串聯起來了。

  “所以他救起在大雨中昏迷的我,為的是讓我幫他生下一名繼承人?”她幾乎是顫抖著嗓言同他確認。

  眼看喬翎一副就要昏眩過去的脆弱,連恩著實不忍,偏又無法改變既定的事實。

  見他緩緩點頭的瞬間,她整個人幾乎要不支的暈了過去。

  天啊﹗老天爺,你到底開了我多麼荒謬的一個玩笑?事實的真相儼然超過她所能承受的範圍。

  七年前,在她答應出賣自己的那夜,她被帶到一間被暗黑所包圍的房間。當時的她心中充滿了無助,有那麼剎那,她曾想逃,想沒命的逃離那一室的黑暗,如果不是那聲濃沉的嗓言適時響起的話……

  “過來。”聲音是從房間裡惟一一張大床的方向傳來。

  由於房裡並未開燈,喬翎無從得知那名即將奪去自己童貞男人的長相,只覺得在那樣一個暗夜裡,男人的聲音異常的冷酷,加深了她內心深處的恐懼。

  或許,她是該慶幸的,慶幸這一室的黑暗,讓她不需要親眼面對他。

  就在喬翎帶著怯弱的步伐往聲音的方向走去時,冷不防的,手臂突然被人攫住向前一扯,下一秒她人已回應不及的平躺在大床上。

  男人的動作算不上溫柔,只是熟練的解去她身上所有累贅,甚至不給她絲毫緩沖的空間。

  一整個晚上,他對待她的模式就像是在進行某件例行公事,談不上浪漫卻也不至於粗野,只是一次又一次公式化的在她體內沖刺。

  或許,在他奮力衝破那道薄膜時曾有過片刻停頓,但也僅止於那一剎那。

  是夜,她因為承受不住劇烈的衝擊,大多數的時間都是處於昏睡狀態,她甚至記不得男人要了她幾回。

  當清晨的第一道曙光穿透進屋裡來,睜開眼睛男人已不在自己身邊,為此,她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氣。

  一個月後,當醫生證實她已經懷了身孕,立即的,她被打包上一輛高級的勞斯勒斯,送到一處幽靜的別墅待產。

  接下來的九個月,除了一屋子供她差遣的傭人外,她的世界幾乎與世隔絕。那名讓她受孕的男人彷彿從世上消失一般,直到她生產完離開都不曾再出現過。

  寶寶出生當天,由於是自然生產,她幾度就要痛暈過去,如果不是天生的母性支持著她的話,她不可能撐到最後。

  產後,她因為過度疲憊,昏睡了一夜。當她再次甦醒,已經是生產完的隔天,她被安排住在一間相當高級的病房內,負責照顧她的是待產別墅裡的傭人。

  沒有寶寶,也沒有人告訴她自己生了個兒子或女兒,打從嬰兒離開她肚子的那一刻起,她便註定徹底失去了自己的骨血。

  再次見到連恩是在她身體完全康復即將出院前夕,他為自己帶來了張早先談妥的支票,雙方銀貨兩訖,從此各不相干。

  爾後,借由那筆為數龐大的代產費,她得以順利完成學業,輾轉進到動物園任職至今。

  然而,世事難料,她怎地也沒想到在多年後,自己會陰錯陽差救起中槍受傷的米契爾,甚至還愛上他。

  更令喬翎驚愕不已的是,七年來,多少次午夜夢回,自己日思夜念的親生骨肉,竟然就是和自己朝夕相處的小哈威……

  她的兒子,她居然有個兒子?!

  母子倆天涯咫尺卻又不得相認,天啊﹗這是件多麼可悲的事情呀?

  一思及此,那股揪心之痛瞬間又攫住了喬翎,順勢盤上她整個心頭。終於,在一陣天旋地轉之後,身子骨一軟,她整個人昏倒過去。

  *  *  *

  當喬翎從黑暗的深淵中甦醒,甫睜開眼睛,對上的便是米契爾一雙盈滿焦慮的眼瞳,一身的無力感促使她再次閉上眼臉。

  焦急的守候了她大半天的米契爾如何能忍受她的逃避,不,他不答應。

  “睜開眼睛喬翎,看著我,不準迴避我。”他強勢的命令。

  不見任何的回應,緊閉的眼臉依舊沒有開啟的傾向。

  喬翎的沈默讓心急如焚的米契爾忍不住動手去搖她,“看著我喬翎,不許你這樣對我,你明知道我是多麼愛你。”如果不是因為愛得太深,怕她因此而離開,他也不會處心積慮隱瞞一切,“我知道自己的所作所為不值得被原諒,但是那是因為我不想失去你呀﹗”

  聽著米契爾在自己耳邊真切的告白,喬翎雖然沒有睜開眼睛看他,眼角卻不受控制的流下兩行熱淚。

  她無言的淚水揪疼了米契爾的心,“原諒我喬翎,原諒我。”地緊緊的抱住她,將臉埋在她白皙的頸項間。

  睜開雙眼,喬翎靜靜地凝視著埋首在自己胸前的男人,“你早該告訴我的,不管是為了什麼理由,你都不該瞞我。”天知道這些年來,她日日夜夜為著遺棄自己的骨肉而受到煎熬,他怎麼忍心瞞她?

  只要一想到在分離的七年裡,兒子獨自一人所承受的孤寂,沒有母親在一旁照顧,又得不到父親的疼愛,愧疚與自責便有如潮水席捲而來,幾乎將喬翎整個人吞噬和淹沒。

  她好恨,恨米契爾的自私,恨米契爾的冷酷。

  “我知道,是我不對,我不應該為了一己之私而隱瞞你。”米契爾發自內心的告解,希望能博得喬翎的原諒。

  “多少個夜裡,我被良心譴責得無處可逃,被無止境的夢魘驚醒,你怎麼可以睜著眼睛看我受折磨?”她所受的苦,他明明全都看在眼裡的,不是嗎?

  米契爾當然清楚,夜闌人靜的深夜裡,她的呢喃是那麼樣的淒楚,直貫穿他的耳膜。每每此時,他總是緊緊的將她擁在懷裡,努力平複為惡夢所苦的她。

  “相信我,在你受苦的同時,我也同樣受著進退兩難的煎熬。”而這一切的一切,只因為他不願意失去她。

  是呀,在說與不說間猶疑,在害怕失去又不忍見她受苦間抉擇,他所受的苦又何嘗少於自己。一思及此,喬翎禁不住悲從中來,為他感到濃濃的心疼。

  愛恨交織,是情意、是怨慰,她已然分辨不清,只能將滿腔的哀戚盡數化為斷腸淚,汨汨的續流不止。

  “答應我,給我機會,讓我彌補你。”

  “你該彌補的不是我。”是他們兩人的兒子哈威.布朗特。

  見喬翎已有軟化的趨勢,米契爾趁勢追擊,“我知道,我知道。從今天起,我會盡最大的努力彌補你和哈威。”只求她能給他機會。

  向來惟我獨尊呼風喚雨的男人,如今謙卑的匍匐在自己眼前乞求原諒,她不是個鐵石心腸的女人,更何況,她還深愛著他……

  她猛地坐起身,將自己投入他的懷抱中尋求慰借。

  許久,喬翎將臉緩緩從他懷中揚起,“米契爾,你想哈威他……會原諒我嗎?”她擔心兒子的回應。

  “會的,他會諒解的,畢竟,一切的始作俑者是我這個自私自利的父親。”兒子真要怨要怪,就全沖著他來吧!

  *  *  *

  再次見到哈威,對喬翎而言恍如隔世,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還有找回骨血的一天。

  就在她情難自禁想上前擁抱他之際,已然得知喬翎竟是自己親生母親的哈威竟防備地向後退去,避開她的碰觸。

  對於念子心切的喬翎而言,哈威的拒絕無疑是又一次沉重的打擊。只見她整個人頓時像被定格住似的,宛若風中殘燭的身子骨搖搖欲墜。

  米契爾見狀,趕忙上前扶住幾乎不支的她。

  當喬翎不死心想再次上前,哈威卻已飛快退到角落,表情寫滿了悲憤。

  她幾乎是輕而易舉的看出,哈威恨她。天啊﹗她的兒子居然恨她?她整個人眼看就要崩潰。

  米契爾當機立斷將喬翎抱到沙發上休息,自己則大步走向兒子所在的角落。

  “告訴爹 ,為什麼避開,你不是一向最喜歡媽咪的嗎?”

  哈威沒有回答,只是遠遠地眺望著喬翎,顯然他幼小的心靈裡亦受到極大的衝擊。

  “你不是一直希望有個媽咪嗎?現下媽咪回來了,難道你不想過去讓媽咪抱抱?”米契爾鼓勵他。

  當米契爾試圖將他帶向喬翎時,哈威突然掙開父親的懷抱大吼,“她不是我媽咪,她不是﹗”

  喬翎當場倒抽口氣,血色從兩頰褪去。

  “哈威,你聽爹 說──”

  “我不聽,我不聽,她不是我媽咪,媽咪她不會拋下我不管的。”哈威的掙紮更劇烈了。

  “不是的,媽咪沒有拋下哈威,是爹 的錯,爹 不好,是爹 硬把哈威從媽咪身邊帶走的。”米契爾緊緊的抱住兒子瘦小的身軀,難以置信自己當年一時糊塗所犯下的錯誤,竟在兒子心裡烙下這麼大的陰影。

  “爹 說謊,爹 騙我。”他認定那是父親為了幫母親脫罪說出的藉口。

  “爹 從來不說謊的,你忘了嗎?”既然一切皆因他而起,就讓他一肩擔下所有的過錯。

  父親的堅定顯然打動了哈威,“爹 為什麼要這樣做?”

  “一切都是爹 不好,是爹 太自私。”米契爾慚愧。

  哈威雖然不甚明白父親的意思,他眼前惟一關注的是,“爹 ,你愛我嗎?”

  “當然。原諒爹 一向不善於表達,但是爹 是愛你的。”米契爾說得十分堅定。

  “那媽咪呢?”哈威不確定的睬了喬翎一眼,“她也愛我嗎?”

  知道兒子已經原諒了他們,米契爾再次鼓勵他,“你何不自己去問媽咪呢?”他看出兒子眼底的遲疑,“去吧,媽咪還在等你呢﹗”

  此時的喬翎正眼巴巴地望著他們父子倆。

  隨著兒子一步步走近,她整個人逐漸激動起來,當哈威距離她只剩一步之遙時,她再也抑制不住內心的渴望,猛地一把摟過他,緊緊抱在懷裡。

  長年以來渴望母愛的哈威顯得有些受寵若驚,“媽咪……”

  “媽咪的寶貝,愛的,媽咪當然愛你。”淚水佈滿了喬翎的臉頰。

  這一刻,對於母親的愛,哈威再也沒有絲毫懷疑。他溫順的窩在母親懷裡,忘情享受企望多年的母愛。
10000分了(20180319註冊0710達成 )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9 02:58:37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哈威‧布朗特,我叫你放開我老婆,聽到沒有﹗”這一次,米契爾確信,自己的忍耐真的已經達到頂點。

  坐視兒子霸佔自己的老婆一個早上,米契爾額頭上的青筋彷彿將要爆裂似的,對兒子怒目相視。

  哈威卻絲毫沒有移師他處的打算,“她是我媽咪。”他同樣大著嗓門向父親宣告。盼了多年好不容易才盼回媽咪,她哪肯輕易將母親出讓。

  “而我是你父親。”米契爾提醒兒子別忘了自己的身分。

  哈威卻不吃他那套,“所以你得讓我這個兒子。”他反將父親一軍。

  “小鬼你──”

  不等米契爾撂下狠話,哈威已先一步下手為強,“媽咪,爹 要打我。”他同母親告狀。

  “米契爾。”將丈夫不計形象與兒子爭寵的醜態看在眼裡,喬翎不得不出聲制止他。

  “你又偏倚他﹗”忍無可忍的米契爾一聽,連日來的壓抑終於爆發開來。

  佔上風的哈威非但沒有收斂,反而還伺機加油添醋,“我是她兒子,做媽咪的當然是幫自己的兒子啦﹗”他一臉得意揚揚。

  “別忘了我接你回來的目的。”米契爾惡狠狠的說,後悔自己的失策。

  又想拿栽培繼承人那套讀他?哈威才不上當。

  “放心吧,我跟爹 不同,憑我的聰明才智,要接掌你那小小的企業,難不倒我的。”言下之意,那些個有的沒的訓練在他眼中不過是小兒科,輕輕鬆松便足以應付。

  褪去對父親盲目的崇拜,骨子裡的哈威其實也是極度自負的。

  見兒子已不再是過往那個惟惟諾諾的小鬼,旗鼓相當的實力不容米契爾小覷。是以,他決定轉移目標,朝自己的妻子下手。

  “喬翎,過來﹗”他同自己的妻子命令。

  “不要,媽咪……”反觀哈威則是採用柔情攻勢。

  “我說過來﹗”

  “媽咪……”

  夾在兩父子間的喬翎頓時陷入進退維穀的僵局。

  誰好心的來告訴她,該怎麼做是好?喬翎苦惱。

  “喬翎……”

  “媽咪……”

  最後,喬翎決定不再忍受眼前這對父子,她拒絕繼續當他們幼稚爭奪戰中的犧牲品。

  “統統給我閉嘴﹗”她大喊了聲,跟著將兒子往旁邊一抱,猛地站了起來,“你,”她指著米契爾道︰“簡直是幼稚到了極點。”說著又將矛頭指向兒子,“而你,該學著長大了。”

  語畢,喬翎丟下一大一小回應不及的兩人,邁開步伐離去。

  回過神的兩人,意識到自己惹毛了心愛的女人和母親,隨即拔腿追上前去,搶著要向她賠不是。

  “喬翎,你聽我說……”

  “媽咪,哈威知道錯了……”



  ─本書完─

10000分了(20180319註冊0710達成 )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7-23 23:4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