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1449|回覆: 81

[玄幻奇幻] 星雨楓 -【雙面遊神】《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2:50:01 |顯示全部樓層
雙面遊神 作者:星雨楓

內容簡介】:

  如果你變成皇子親王,你會做什麼?
  如果你變成武林高手,你會做什麼?
  如果你變成絕世美女,你會做什麼?
  集金錢,權利,勢力,美女(就是自己拉),力量於一身的他,又會做些什麼呢?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2:50:13 |顯示全部樓層
序章

  深夜,皇宮中。

  一個身穿皇袍的中年人在廳內來回地走動著,不時地看向內房的門口,露出一副焦急的表情。他就是當今的皇帝了,除了皇帝還有誰敢穿皇袍?此刻他焦急地走來走去,是因為他的妻子,當今的皇後今天要生產。做為整個大陸的帝王,很難有事難倒他,但是此刻他卻比什麼時候都要心急。

  “皇後生啦!皇後生啦!”突然間,從房間中傳出宮女喜悅的叫聲。

  聽到這個聲音,皇帝終於鬆了一口氣,驚喜地向產房走過去。剛走到門口,門就開了,一名老宮女抱著嬰兒走了出來:“恭喜皇上,生了個小皇子!”

  皇上高興地接過了嬰兒,滿臉笑容地看著這個剛出生的小嬰兒,心裏說不出的喜悅。他雖然是一代名帝,卻隻有皇後一個女人,他專心治國,從沒有讓百姓受苦,他是一個人人傳誦敬仰的好皇帝。

  “恭喜皇上,又添了一個小皇子!”這時候一邊的侍衛大臣齊齊行禮祝賀。

  “哈哈哈哈,朕今天太高興了!二皇子就叫嘯天吧!”所有人都沉浸在興奮之中,可是他們都忽略了一個事情,剛出生的嬰兒,竟然從一出生開始就沒有哭過……即使有人主意到了,也不會特別意外,所有人也會認為皇子是不同於普通孩子的,不哭正是他不普通的象征!

  為了慶祝小皇子的誕辰,皇上在宮中舉行了一個慶祝宴會,所有的大臣貴族都參加了,可謂聲勢浩大。從此皇上有了兩個皇子,大皇子此時已經六歲,是早已經定好的太子。

  ……

  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為什麼?我一覺睡醒,竟然變成了剛出生的嬰兒!難道又要讓我重新成長一次?老天啊,你真是會開玩笑!我堂堂一個二十歲男人,竟然又時光倒流似的回到了嬰兒時代,這裏似乎是皇宮,我現在的身份好像皇子,難道我轉世到了古代?服裝和唐宋時期有點相像,但又不是完全一樣,還有這宮殿,建築形式也不是完全一樣。我到底來到了一個什麼樣的世界?還有,我到底是為什麼會莫名其妙地轉世呢?等等,對了,我記得我昨天好像說過不想在那個世界生活了,我已經厭倦了。難道就是因為這句話?我的天啊……

  哎,看樣子事實已經無法挽回了,不過我確實是對那個社會已經厭倦了,竟然這樣,我就在這個世界重新開始生活吧!嘿嘿,可以嚐嚐當皇子的滋味了,說不定將來還有可以能當皇帝呢!皇帝?呵呵呵呵呵呵呵呵……(我還不知道大皇子是早已經定好的太子。)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2:50:2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命運之初

  漆黑的夜晚,灰暗的燈火,微弱的光線隻能照亮很小一塊地方。即便是這使用了無數燈籠的龐大宮殿俯院,卻依然沒有明亮的感覺。

  幽靜的房間中,不時傳出輕微的水聲。屋內很寬敞,中間隔著一道布簾,布簾後麵是一個寬大的浴池,四周彌漫著熱氣,使得屋內的一切變得更加蒙朧。隨著輕微的水聲望去,卻是一個模糊的人影正在池中洗澡。

  沒一會兒,人影從池中站了起來,慢慢地走上了岸邊,赫然是一具美妙的女體,全身一絲不掛,白皙的胴體完全暴露在空氣中,頭發盤到頭頂,迷霧和水汽絲毫遮不住她的美麗,整就是一副美人出浴圖!

  美人走到了一邊的屏風後,拿起了一條浴巾,慢慢地把身上的水珠擦幹淨,然後開始穿搭在屏風上的衣服。雖然動作有點大,但死絲毫不影響她的優美。穿好衣服,拿下了頭巾,烏黑的頭發瞬間垂了下來,直掛腰際。

  轉過身來,絕世的容顏讓人神魂顛倒,可是……這身衣服卻不是女人的衣服!雖然穿在她的身上依然完美,但那畢竟是男式的衣服,穿在女人身上,總會有別樣的感覺。

  美女緩緩地走出了浴室,穿過走廊轉進了另一個房間,這裏是書房,從四周擺放的眾多書籍就可以知道,有點類似古代官宦家族的書房,但是卻比那更加寬大。

  隻見她走到書桌前坐了下來,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那動作雖然輕,卻沒有女性的優雅。

  這時候,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美女吐出了她那清脆而美妙的聲音。

  門被推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一位五十來歲的老頭。老頭腳步穩健,麵龐紅潤,兩眼透著光芒,一看就知道是一個武功高手。

  “王爺。”老人走到著前,拱手一禮,說道。

  “嗯,來了?研究有進展了嗎?”美女一邊看著桌上的書一邊說道。

  “王爺,老朽已經查邊遍了所有醫藥書籍,試驗過無數的方法,效果都不是很大,您也看到了,老朽希望王爺有心裏準備,不要抱太大的希望。”老人恭敬地說道。

  聽了老頭的話,美女嬌軀一震,隨即又恢複平靜,緩緩地說道:“是嗎?竟然是這樣,那可能是老天的安排了,看樣子,也隻有順其自然了。王伯,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

  “王爺注意身體,老朽告退。”說著又是一禮,然後才轉身離開了書房。

  書房裏又安靜了下來,隻剩下桌前的美女呆呆地望著桌子上的書。許久,才緩緩歎了一口氣……

  大家肯定很奇怪吧,一個絕世美女竟然被稱做王爺,說真的,我這輩子似乎比上輩子更差勁,變成了現在這個不男不女的人。沒有錯,眼前這個美女王爺,就是轉世後身為皇子的我了!十九年了,我今年已經十九歲了,但是卻隻做了十七年皇子,之後卻變成了一個女王爺,命運真的是很可笑。

  兩年前,父皇病逝,我大哥也就是大皇子繼承了皇位,我是大哥唯一的弟弟,因此就成了親王,我被皇帝哥哥封為中天王,為我建了一座中天王府,我終於離開了皇宮這座巨大的監牢,第一次感覺到了無比的自由。自從知道了這個古代的世界是一個武俠的世界後,我時常都希望能到江湖上去闖蕩一下,因此,剛離開皇宮住進王府不久,我就離開了京城,到江湖上闖蕩了。憑借著無上的智慧和超強的武功,我竟然在武林中找不到對手,就連天下第一高手也被我輕易擊敗,由於我隱藏真實麵貌,一直戴著金色麵具出現,也因此得個稱號金麵遊神。一次偶然的機會,聽說了有一種能增強功力的無名靈丹現世了,據說是千年前的仙人留下的,為了追求更高強的功力,為了探索最高境界,我決定去尋找這種靈丹。

  憑借著無上的才智,經過重重難關,我順利拿到了靈藥。又憑借著高強的武功,打敗了各路奪藥的高手。然而,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靈丹,不但沒有增加我的功力,反而還把我變成了女人!我真的是後悔莫及啊!去搶奪靈丹恐怕算我這輩子最大的失誤了!

  這兩年來,我想盡了各種辦法來解除藥性,但是都沒有完全成功。不過,也算有點進展,我從最開始變成女人,到後來可以不定期的恢複男身一段時間,到現在,雖然有限製,但我已經可以控製變身了。不過,我要保持男身時間最多不能超過三天,但是女身卻沒有限製,但如果要第二次變男身,期間必須間隔三天。換句話說,就是在三天時間內,我變成男人多長時間,就必須恢複女人多長時間,才能再次變成男身,這種狀況已經是極限了,半年了,再也沒什麼進展了。雖然我也早就意識到可能再無法改變了,但是我又怎麼願意去接受這個事實?今天聽了王伯的話,我真正的不抱太的希望了,可我絕對不會放棄,也許順其自然,會有找到解法的一天!

  兩年來,我變成女人的事情自然不能告訴外人,就連我那已是皇帝哥哥和那太後母親,都不知道我變成女人的事情。憑我的頭腦,隻要我不說,這個世界上絕對不會有人發現我的秘密。知道我秘密的隻有兩個人,一個是我的管家王伯,他在二十年前是江湖中人人皆知的醫聖,醫武雙全。另一個是我王府侍衛總管侯一成,也算是我的貼身侍衛了,他在武林中綽號飛天一劍,劍法輕功極高,十年前武林排名第六。(因為十年前王伯早以淡出武林,所以沒有排入。)

  為了方便行事,現在我一般白天變成男身,晚上不會有什麼事情,就變成女身。這樣保持好男女身的時間各半,基本上不會出什麼特殊情況,加上我那皇帝老哥對我十分了解,也十分疼愛,也不過問我自己的事情,我想做的事情也不會阻止,所以我的秘密幾乎是不可能敗露的。

  ……

  坐在桌前,整理了一下思緒,讓心情平靜下來。一轉眼來到這個世界都已經十九年了,一切真的是很奇妙,我又何必太計較這個變身的問題,最多就是找對象有點麻煩了,反正我不可能回到原來的世界了。算了,不想了,最多就是一個人終老了,不過那樣也太無聊了點吧?在原來的世界就是因為覺得無聊才覺得厭倦,這個世界是武俠的世界,我還是比較喜歡的。稱霸大陸?算了,就算稱霸了,又能怎麼樣呢?其實,就算是當皇帝,我也不過隻有一步之遙而已,大哥他似乎比我更適合做這個皇帝,要是我,可能受不了那個壓力,自由自在不是更好些。闖蕩江湖是個不錯的選擇,隻是有點看不慣那些所謂的正派,實在是太虛偽了,也許,我還能做點什麼呢!畢竟我這十幾年功力不是白練的。

  想了一會,心情也輕鬆多了,時間也不早了,還是回房休息一下了。收起桌子上的書,我就離開了書房,回到了臥室。說實話,還真的有段時間沒睡過好覺了,基本上都是打坐練功度過的,雖然那也是休息,但是比起睡覺,還是有點差距的。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2:50:3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皇宮陰謀

  清晨起床,感覺輕鬆多了,很久沒有像這樣睡一個好覺了。已經到了白天了,可以恢複男身了。我盤膝坐在床上,運功進行催化變身,沒一會兒,我就恢複了男人的形象,還是做男人好啊!

  “啟稟王爺,皇上派人來宣王爺進宮召見。”這時候,問外響起了侍衛的聲音。

  “知道了,本王一會就去。”我一邊起身整理衣服,一邊說道。

  “是!”門外的侍衛應聲而去。

  皇上老哥這個時候要見我,會是什麼事呢?說真的,我還真是有一段時間沒見過皇上老哥了,我這個王爺當的似乎有點不稱職啊。

  用過早飯,我就進宮去見皇帝老哥了。離開皇宮兩年了,這兩年裏,我回來的次數極少,每次都隻是皇帝哥哥召見我才來的,我個人可不喜歡這個皇宮。

  走進禦書房,皇帝老哥知道我來了,高興地迎了上來:“天弟,你來了?我們兄弟倆可是好久不見了啊!”

  “臣弟拜見皇上哥哥!”我行了一禮道。

  “天弟,你怎麼也變得這麼多禮了?我不是跟你說過嗎?私下裏不需要行禮,像原來一樣就好。”皇帝老哥阻止我行禮道。

  我不得不承認,皇帝哥哥對我非常好,從小時候開,我就對我十分照顧,本來讓我擔心的兄弟爭權之事根本不可能發生在我們的身上,就算是現在當了皇帝,單獨在我麵前的時候,他從來不自稱朕,足見他對於我的疼愛。而這麼多年,我忙於練武,其他什麼事情我都沒有參與過,皇宮裏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喜歡練武,卻沒有人知道我的武功達到了什麼程度。除此之外,所有人都隻知道我不務正業,貪玩,喜歡往外麵跑,即便是我現在當了王爺,我的名聲也並不是非常好。其中一半是被人誤會,另一半則是我故意散播的假象,為的是不想外界的人太注意我,這一點,皇帝老哥也是清楚的。

  “呵呵,有大哥這句話我就不客氣了。對了,哥你今天叫我來,有什麼事情嗎?”我笑道。

  “天弟,這段時間你又到江湖上去了吧?我已經派人找你很多次了,這次的事情隻有你的幫忙才能夠解決了。”皇帝老哥歎道。

  “大哥。有什麼事情需要臣弟幫忙的你就直說吧,幫助大哥臣弟義不容辭。”我道。

  “是這樣的,半個月前,禦前侍衛統領劉欲山因調戲宮女而被打入大牢。”皇帝老哥走了兩步說道。

  “什麼?劉欲山怎麼可能會調戲宮女?他的為人大哥你可是很清楚的,他絕對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的。”劉欲山在我們兄弟兩很小的時候就負責保護我們了,可以說是看著我們長大的,他絕對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你說的很對,他跟著我多年,一直以來你我兄弟倆都把他當作大哥一樣看待,他是絕對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的。問題是人證物證具在,我就算想幫他也沒有辦法。不僅是劉欲山,還有同樣是禦前侍衛副統領的王鬆,十天前殺了他的兄弟,禦前侍衛李無風。”

  “李無風是王鬆的好兄弟,王鬆怎麼可能殺他?”竟然連王鬆也出了事。

  “是啊,此事我也覺得實有蹊蹺,可是證據確鑿,就連王鬆自己也承認李無風是死在他的劍下,讓不能不相信啊!但是問他為什麼殺死李護衛,他卻不肯說,我也拿他沒辦法,隻好先將他收押了。”皇帝老哥歎道,“對了,我一個月新納了一個妃子,我初步懷疑這一連竄的事情可能跟她有關,不過這隻是懷疑,竟然天弟你回來了,我就放心了,相信天弟一定可以查清楚這件事的。”

  “大哥請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差個水落石出!”照此情形看來,宮中很可能有人在進行著不可告人的秘密,而這個目標,不用說,肯定是皇帝老哥了,否則也不會這麼急著就除掉皇帝老哥身邊最忠實的護衛。而這懷疑的主要對象,就是那新納的貴妃了。

  “恩,有你在,這件事我也就放心了。天弟,我今天叫你來,除了這件事之外,還有件事情要告訴你。”皇帝老哥走到窗口邊看著窗外說道,“在你小時候,父皇曾為你口頭定下一門親事,說要將沈丞相的小女兒許配給你。雖然當時父皇說得帶有玩笑成分,但是君無戲言。如今你也不小了,我想早日幫你把這門親事定下來,你覺得怎麼樣?”

  “大哥,當初父皇隻不過是口頭玩笑而已,相信任何人都沒有當真吧,就連父皇也從來沒有提過此事,我想這門婚事還是算了吧!”我現在可不想結婚,要知道我可一半是女人吶。

  “雖然父皇沒提到此事,不過有為兄替你做主,你也就不用擔心其他的問題了。前不久我已經跟丞相提過此事,他也沒有意見。所以,現在是該你們培養感情的時候了。”皇帝老哥轉過身來說道。

  “那好吧。大哥如果沒什麼事了,那我先回去了。”算了,現在要緊的是先查出暗處敵人的陰謀,這門親事就日後再說了。

  中天王府的書房中,我一個人正在思考著。從表麵上看,劉欲山和王鬆確實是無可抵賴,可是從另一個角度來想,這很明顯是一個陷阱,目的就是想除去皇帝老哥身邊的人。劉欲山和王鬆是皇宮中武功最高的兩人,沒有了他們,皇上的安全就沒有人保護了。已經過了十天了,照怎麼看來,敵人應該要準備動手了。

  想到這裏,突然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我隨口說道。

  門開了,從門外走進來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在我麵前躬身一禮道:“王爺。”

  “你來了,今天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要你去辦。”我道。

  “請王爺吩咐。”

  “我感覺最近有人想對皇上不利,所以我要你潛入皇宮,在暗中保護皇上。憑你的才智和武功,相信一定能夠保護好皇上的。”我看著他說道。

  “一成領命,這就去皇宮。”中年人禮道。

  “等等,把這塊金牌帶在身上,萬一被皇上發現,就出示這塊金牌,他們就不會為難你。”我拿出一塊精致的金牌遞給了他。

  中年人接過金牌,又一禮,然後轉身出去了。

  這個中年人就是我王府的侍衛總管侯一成了,有他在絕對不會有人能夠傷到皇上。另外我已經派人詳細地調查宮裏的這兩件事情了,前因後果很快可以知道。天王府的情報探子絕對能力是天下第一的,而且情報網絡遍及全國各地,可以說,天下的事情沒有什麼可以瞞過我的。

  對於一個十九歲的青年來說,要做到這些當然不是可能的,但是別忘了,我可是擁有的前世的指揮和知識的,雖然世界不同了,但是知識確是有用的。前世的我本來就是一個天才,無論哪方麵,隻要我願意做的,就一定會有不俗的成就。這一世,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學武和組建這個情報網絡上麵了。我有了絕頂的武功,以及大量的錢財,這才能完成這個情報網。兩年前,我被封天王的那天起,我才算真正開始了我的這個計劃。當時隻有十七歲的我第一次踏入江湖,主要目的就是見識江湖和尋找人才,經歷了四個月,我的組織終於初步形成。到今天,已經兩年多了,組織已經發展到了全國各地,而且高手不計其數。

  想想這些年來我的成就,連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我三歲開始偷偷學武,五歲跟著大內高手學武,十二歲已經學完了皇宮中收藏的所有武功秘籍,到十五歲,我自創了天靈心法,頓時功力大增,十七歲第一次出道江湖時,我的功力相當於一般人練兩百年,所以當今武林已經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了。

  算了,往事也就不去想它了,現在我該去看看兩位當事人的情況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7:4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陰謀算盡

  我們天龍皇朝是大陸上最強的國家,而且這片大陸已經基本上本我們天龍皇朝統一了,剩下的隻有一些邊緣地區的小聯邦占地為王,並且大多已經臣服。國土和人口我們天龍皇朝都占了整個大陸的百分之九十五,百年來一直是國太民安,沒有發生過任何大型的戰爭,所以我們天龍皇族還是很得民心的。父皇雖然在位時間短,但他卻是一個善於治國的好皇帝,如今的大哥雖然還沒什麼特別的作為,但是他是什麼樣的人我很了解,他當上皇帝絕對百姓之福。這次有人想加害大哥,我是絕對不會允許的!

  天牢是任何人都不願意去的地方,這麼多年了,今天我也是第一次來到天牢。憑我的身份,沒有什麼囚犯我不能見的。

  穿過長長的天牢走廊,我終於來到了劉欲山的牢房前,守衛為我打開了牢房門,我就吩咐他們出去了。

  走進牢房,劉欲山見到我立刻就向我下跪行禮:“欲山見過王爺。”

  “劉大哥請起。”我忙扶起劉欲山道。

  “謝王爺。”

  “劉大哥,你的事情我已經大概知道了,我絕對相信你的清白,你現在要跟我說一下事情的經過,我會盡快查清真相。”我對劉欲山說道。

  “欲山多謝王爺的信任,這次的事件也是欲山大意了,才讓小人有機可乘。”劉欲山又向我行了一禮,然後繼續說道,“那日夜晚,我發現了一個人黑衣人在宮裏穿梭,是以為是此刻,就趕緊跟了上去,可是追到李貴妃娘娘的寢宮附近時卻突然失去了黑衣人的蹤影,這時候又突然聽見旁邊的房間裏有宮女的大叫聲,於是我就衝了進去,沒想到房間裏隻有一個衣杉不整的宮女倒在地上,我剛準備問她,她卻又大叫起來,說我侮辱她,而這時候,侍衛們也都衝了進來,李貴妃娘娘也跟著來了。那宮女一口咬定是我要侮辱她,我真是百辭難辯。”

  “這個李貴妃是誰?”我怎麼不記得有這個人物,難道就是皇帝老哥新納的妃子?

  “王爺這段時間一直不在,還不知道皇上一個月前已經納妃,就是李貴妃娘娘了。據說是楊太傅楊大人的幹女兒,一個月前楊太傅將其獻於皇上,由於她天資國色,取悅了皇上,所以封為貴妃。”劉欲山向我說道。

  原來如此,沒想到這段時間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看樣子我得查查這個李貴妃的來歷了,隻是我在奇怪這李貴妃似乎太猖狂了,她這麼做太明顯地讓人懷疑她了。是其中有什麼原由,還是那李貴妃太蠢了?“原來是這樣,這件事情我已經清楚了,劉大哥,你暫時先在這裏委屈一下,我很快會救你出去的。”

  “欲山多謝王爺栽培。”劉欲山又一次向我行禮。

  離開劉欲山的牢房,我又去了關押王鬆的牢房。王鬆和劉欲山是宮中武功最高的兩人,如今兩人都被打入大牢,那目的已經很明顯了。

  “王鬆拜見王爺!”王鬆見到我的到來,有點驚訝,又有點喜悅。

  “王大哥不必多禮。嘯天聽說王大哥出事了,就立刻來看王大哥了。”我阻止了王鬆下跪。

  “王鬆多謝王爺關心,可是這次的事情是王鬆自己的失手,怪不得他人。就算這次皇上不追究我的過失,我自己也不會原諒自己的!”王鬆歎道。

  “王大哥,你跟李大哥不是第一次比試了,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這次會你會失手殺了他?還有,你為什麼不早點向皇上承認,你是因為一時失手殺了他的?”我走了兩步說道。

  “這次雖然是無風在一瞬間有些失誤,撞到了我的劍上,不過他始終是死在我的劍下,王鬆難逃其責,所以我不希望找理由來為自己開脫,我希望能一死謝罪。”王鬆低下了頭。

  他是在責怪自己失手殺了自己的好兄弟,就算主要責任不在自己,他也不會原諒自己的。可他不知道這其中實有內幕,他們二人經常在一起切磋,憑他們的武功,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失誤,這其中隻有一種可能……

  “王大哥,你錯了,這件事是有人設計好了要陷害你的。”我道。

  “什麼?”王鬆非常驚訝。

  “在你們切磋的時候,有人暗中隔空點了李大哥的穴道,讓他在一瞬間無法控製,撞到了你的劍上,死於非命。”這是唯一的可能性了。

  “這怎麼可能?”王鬆驚訝得說不話來,他當然不敢相信這是事實。

  “雖然這隻是我的推測,但是卻是可能性最大的情況,是不是事實我很快就可以查到。”王鬆雖然是大內高手,可惜在整個武林中,他隻能算個二流。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這個人不是一般的高手,他的武功恐怕已經登峰造極了。那麼他們的目的又是什麼呢?”王鬆開始思考起我的話來。

  看看王鬆,我道:“這點你就不用去想了,不管他們有什麼計劃,絕對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好了,王大哥,你就先在這呆上幾天,相信很快你就可以出去了的。”

  “王鬆謝王爺關懷。”

  ******

  我比較喜歡在煩心的時候一個人到外麵去走走,而且我向來喜歡穿便服,所以離開天牢我沒有回王府,而是來到了街上。

  這件事肯定跟那個什麼李貴妃有關係了,至於那個楊太傅,他也算是先皇老臣了,按道理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難道他會有什麼苦衷?

  正想著,我突然發現身邊閃過一道黑影,速度極快,雖然在街上,但是除了我沒人發現。

  我立刻轉身進入一個無人的小巷,然後閃身越上屋頂,使出輕功,幾個起落,來到城外的一座山頭。這時候,一到人影閃過,在我身邊出現了一個黑衣黑披風還戴著一個銀色麵具的人。

  “事情查得怎麼樣了?”我看著山下說道。

  “劉欲山,王鬆二位護衛都是被李貴妃所陷害,如今她已經安排了自己手下兩人接替劉欲山和王鬆。”銀色麵具人和我背對著背說道。

  “還查到了什麼?”

  “李貴妃是真龍教的人。”銀色麵具人又道。

  “真龍教?想不到他們已經開始行動了。”

  “還有,他們抓了楊太傅的兒子和女兒,用楊府全家的性命威脅楊太傅送他們進宮。另一方麵,他們在京城的據點是飛雲山荘。”

  “飛雲山荘?飛雲山荘怎麼會和真龍教有關係,他們在武林中可是正當的武林大戶。”飛雲山荘怎麼會和真龍教勾結,難道其中還有什麼內幕?

  “飛雲山荘的人並不知道真龍教,他們不過被人欺騙了,現在正妄想跟朝廷做鬥爭。李貴妃曾和一個叫傅東平的人裝做兄妹被朝廷追殺,然後被飛雲山荘所救,他們慌稱全家被朝廷所殺,要報仇,後又計劃了幾個事件,使飛雲山荘被朝廷官員迫害,導致生意資產大減,再鼓動飛雲山荘對抗朝廷。現在飛雲山荘已經把他們當做自己人了,飛雲山荘荘主更是把自己的女兒許配給了傅東平,據說這兩天飛雲山荘正忙著籌備婚事。”銀色麵具人詳細地對我說道。

  “這騙局看似荒謬,但是有真龍教的人在背後支持,要騙倒飛雲山荘卻是非常簡單的。看樣子我們的人也要開始行動了。你馬上派人解救楊太傅的兒女,然後派人保護楊太傅全家,絕對不能有一點點差錯!”我也得準備布置行動了。

  “屬下明白!據屬下觀察,那李貴妃這兩天肯定會動手謀害皇上。這次真龍教來的人除了那李貴妃和傅東平外,在暗中還隱藏了一名高手,屬下查出那高手就是真龍教的左護法黑無道,此人武功在當今武林絕對可以列入十大高手之中!”銀色麵具人一直沒有回頭,也一直沒有動過。

  “左護法?看樣子這回出現了個厲害的角色,不過本王會讓他有來無回!好了,你先回去吧,如果有什麼新的動靜立即向本王報告。”

  “屬下告辭。”話落,一道黑影閃過,人已經消失在原地。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7:5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皇宮夜色

  似乎時間很是緊迫嘛,不過,銀麵人辦事我是非常放心的,做為僅僅的幾個知道我真麵目的人之一,他無論是武功還是智慧都是過人的,他來做為組織的領導是再合適不過了,畢竟我不方便親自出麵。

  如果說那李貴妃這兩天就會動手謀害皇上的話,那麼今天晚上是最好的機會。相信不出幾個時辰,他們就會得到楊太傅失去控製的消息,那時候,李貴妃肯定會提前下手。看來,今天晚上我得等著大魚自己來上鉤了。呵呵,真龍教嗎,也許會有點意思。兩年前我就知道這個組織了,隻不過那時候他們不怎麼在江湖走動,隱蔽得非常好,所以整個武林幾乎沒人知道有這麼一個組織了。

  本想憑借一己之力直接將其鏟除的,不過對於當時的我來說,也許我武功強於他們,但是他們組織卻是很龐大,可不是一個人說消滅就能消滅的,也因此我才著手建立了屬於自己的組織,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為了對付這個什麼真龍教了,今天終於要第一次交手了!

  夜幕降臨,我開始把自己的身體恢複成女人,本來想今天晚上就保持男人算了,明天再補上女身的時間,不過我有想想,今天晚上的事情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我不需要以真麵目見人,如果用女人身份跟敵人交手,也許對我來是更好的選擇。不過也許今天更多的機會隻是看戲,我可以女扮男裝,裝做一個小統領為朝廷辦事的就可以了,根本不用暴露身份。而且,我稍微化裝一下,就算我再恢複女身的真麵目,也不見得有人看得出來,最多也就看出我是女扮男裝而已。

  皇宮中,皇上正在禦書房看書。突然間,大門被推開了,一個身著華麗裝束的女人緩緩地走了進來。

  皇上看了看這個女人,眉頭皺了皺,說道:“愛妃怎麼突然到禦書房來了?找朕有事嗎?”皇上知道門外是有人守侯的,竟然沒有通傳就讓她進來了,那肯定是守衛已經被消滅了。雖然自己對她已經有所疑心了,可是卻沒有任何的證據證明她有什麼,如果這次她主動露出馬腳,那也是再好不過了。

  “臣妾見皇上連日勞累,特地來看看皇上。”李貴妃走到皇上前麵撫媚地說道。

  “愛妃費心了,朕還有些事情要處理,請愛妃先回去休息吧。”皇上說道。

  “皇上已經很累了,不如讓臣妾來幫皇上處理事務吧!”李貴妃笑著伸手把皇上手中的書按了下來。

  “處理政務是身為皇上的責任,不勞愛妃操心。”皇上推開了李貴妃按住書的手。

  “皇上你還真的是不識時務啊,你知不知道,現在你的性命可是在我的手上。”李貴妃似笑非笑地說道。

  “怎麼?你想要朕的命嗎?看樣子,一開始就是有目的了?”皇上假裝有點慌張地說道。

  “你現在才發現是不是太遲了點?原本我並不打算殺你的,隻是想控製你而已。不過做為皇帝,你似乎太負責了點,為了不讓你影響到我們的計劃,不得以的時候,我也隻有出手幹掉你了。”李貴妃把臉湊近皇上,輕輕地說道。

  “是嗎?這麼說來,劉統領他們也都是被你陷害的了?”

  “不錯,雖然要幹掉他們很簡單,但是如果能不出手就能幹掉他們那當然是最好的了。”李貴妃笑道,“好了,皇上,你不用在這裏廢話了,現在你還另外一個選擇,那就服從我,這樣的話,我就不會殺你,而且還能讓你繼續做你的皇上,繼續享你的榮華富貴,就算是要我陪著你也行。”李貴妃做了個撫媚的動作。

  “如果朕不選擇你這條路呢?”

  “那就隻有死路一條了。”

  “哦?朕死了對你們有什麼好處嗎?”

  “你死了,這皇位就隻有你唯一的弟弟中天王可以繼承了,那中天王如果當了皇上,肯定不會像你這麼負責了,而且他那種隻知道玩樂的人很容易控製!”李貴妃道。

  “呵呵,原來這就是你們的計劃了?不過,你這麼快就暴露身份,說不定事情會不受你的控製了呢!”皇上輕笑道。

  “你笑什麼!死到臨頭了!”李貴妃微怒。

  “哈哈哈哈哈哈!”聽到她這麼說,皇上然而笑得更大聲,同時李貴妃也感覺到一點心慌。

  “我讓你笑!去死吧!”李貴妃突然一手向皇上脖子抓過來。

  突然間,李貴妃感覺到一道強烈的劍氣向自己劈來,顧不得驚訝,立即收手向後退去。劍光閃過,一個人影出現在了皇上麵前。

  李貴妃驚訝地看著這個人影:“你……你是什麼人?”

  “飛天一劍!”此人正是飛天一劍侯一成!

  “什麼!你就是十大高手排名第六的飛天一劍侯一成?你不是失蹤了五年的嗎?為什麼會在這裏出現?”李貴妃才明白自己竟然中了皇上的圈套。

  “我為什麼會在這裏,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你現在要想的,是怎麼從我的手裏逃走!”侯一成冷冷地說道。

  李貴妃氣極,隻見她手揚過頭頂,緊接著,從門外衝進來數十名黑衣人。“嘿嘿,也許我打不贏你,不過有人會收拾你的!”李貴妃邪笑著說道。

  這時候,不知道從哪裏,又飛出一名黑衣人,徑直向侯一成襲去。侯一成見有敵襲來,也立即揮劍迎了上去。來人是個高手,武功竟然不在侯一成之下,兩人很快纏鬥在一起。小小的書房根本不適合兩大高手之間的較量,瞬間兩人都破窗而出,到外麵激鬥了起來。

  此時李貴妃和其他黑衣人已經無人可以理會了,李貴妃笑走向皇上:“皇上,你剛才那麼鎮靜就因為有侯一成這張王牌吧?可是現在呢?你還笑得出來嗎?”

  “為什麼笑不出來?哈哈哈哈!”隨著皇上一陣笑聲,門外衝進來無數侍衛,劉欲山和王鬆二人突然出現,並飛身擋在了皇上麵前。

  這回又輪到李貴妃驚訝了,她萬萬沒想到這兩人會出現在這裏。而此時,身後的黑衣人已經被眾多的侍衛團團包圍。自己一人又麵對了兩大大內高手,也許一人還有把握可以贏,但是如果是兩人的話,那贏的希望非常渺茫。

  劉欲山和王鬆不管李貴妃的驚訝,一齊向她衝了過來,很快書房裏打成一片,幾個侍衛擋在皇上身邊護送皇上離開了書房。

  黑衣人雖然武功比較高,可是對手卻是無數訓練有素的護衛,沒多久,數十名黑衣人就傷亡殆盡。麵對兩大大內高手和眾多侍衛的夾攻,李貴妃實在抵擋不住,隻好開始向外逃走。可是皇宮這麼大,人又多,不是那麼容易就能逃走的。

  侯一成與黑衣高手打的是難分難解,但此時情況就已經明顯,黑衣高手明白自己再打下去也討不了好,一掌震開侯一成,然後飛身到李貴妃身邊,兩人一起飛身而去。

  “追!”劉欲山和王鬆立即命令侍衛追趕。

  “不要追了,後麵的王爺自有安排!”侯一成立即阻攔道,“你們兩主要在這裏保護皇上,我去助王爺一臂之力。”話落,飛身而去。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8:0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飛雲山荘

  深夜,飛雲山荘外。

  李貴妃和黑衣人慌忙地逃進了飛雲山荘,暗地裏,一個雙眼睛正看著他們……

  “你們怎麼了?”說話的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

  “計劃失敗了!”李貴妃一邊坐下來,一邊說道。此時進屋來的隻有她一個人,黑衣人已經不知去向。

  “什麼?有黑……計劃這麼周密怎麼可能會失敗?”那年輕人突然想到飛雲山荘荘主在旁邊,他們可不知道什麼黑護法。

  “皇帝身邊暗藏著高手,這點我們沒有計劃到。”李貴妃說道。

  “不管怎麼樣,沒有受傷回來就好,明天可就是鳳兒和東平大婚的日子了。”一邊的飛雲山荘荘主。聽到這話,一邊椅子上的姑娘臉瞬間紅到了脖子,不用說她就是飛雲山荘荘的女兒鳳兒了。

  “是啊,傅姑娘竟然回來了,那也是件好事了。”說話的是飛雲山荘荘主身邊的一個年輕人。

  “對了,有沒有跟蹤你?萬一這裏被發現就不好了。”傅東平突然問道。

  “回來的時候我很小心,沒有發現有人跟蹤。”李貴妃說道。

  聽到這話,所有人都送了一口氣。

  “沒發現可不代表真的沒有人跟蹤哦!”剛放鬆下來,又不知道從哪冒出了一個聲音,使得所有馬上又緊張了起來,就連李貴妃得嚇得站起身來。

  這時候,大門打開了,走進來一個手持折扇的翩翩公子。此人就是我了!雖然還是女身,不過我已經女扮男裝了,稍微化裝了下,基本上看不出原來的角色容顏,雖然現在也已經很驚人了,不過最多也就讓人覺得是個小白臉了。(加點娘娘腔-_-!)

  走進大廳,所有人都驚訝地看著我,一個個都開始戒備起來。

  “你是什麼人?朝廷的嗎?”李貴妃首先問道,她已經準備好向我攻擊了。

  “呵呵,你認為呢?”我笑道。

  “你是一個人來的?”她又望向我的身後門外,可是那裏一個人都沒有。

  我對著李貴妃笑了笑,然後轉頭對飛雲山荘荘主拱手一禮道:“在下見過柳荘主!”

  “你到底是什麼人?”柳荘主的臉色很難看。

  “荘主準備跟朝廷做對,我是什麼人難道還猜不到嗎?”我笑著說道。

  “你果然還是朝廷的人,你不怕老夫現在就殺了你?”柳荘主陰著臉說道。

  “柳荘主,在下並不希望與您為敵,隻是請求柳荘主能夠交出這兩個人。”我指著李貴妃和傅東平說道。

  “哼,東平是老夫的女婿,老夫怎麼把他們可能交給你?”柳荘主哼道。

  “柳荘主,那就是說您已經擺明了要和朝廷做對了?”

  “如此腐敗的朝廷,遲早都會有人反抗的,老夫隻是替百姓伸冤!”柳荘主憤道。

  “真的是這樣嗎?查封了飛雲山荘主店的立穀縣縣令由於受賄,已經被罷免。為難您的吳大人由於濫用權利,已經被大入大牢。還有,殺你愛徒的不是禦前侍衛李無風!”我道。

  “你說什麼?”柳荘主驚訝了一下,隨即又道:“你這種話騙誰?這個時候了,你人物老夫會相信嗎?”

  “信不信由您,在下現在隻是想說,飛雲山荘已經被重重包圍了,您認為你們還有逃出去的希望嗎?”我微笑著說道。

  聽到我的話,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非常難看。

  “事到如今老夫也沒什麼好說的,但是老夫絕對不會向朝廷低頭的!”柳荘主憤恨地說道。

  “柳荘主這話就不對了,您的敵人並不是朝廷,而是他們。”我再次指向李貴妃和傅東平二人,“你可以不相信我,不過您難道不覺得他們來了之後飛雲山荘才開始被一些腐敗的官員刁難的,不是嗎?他們不過是想把飛雲山荘拉下水而已,他們根本沒有受到朝廷的追殺,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覺亂朝廷,謀害皇上,而你們飛雲山荘就成了他們的犧牲者。”

  “你以為你說的話荘主會相信嗎?柳荘主,他不過是在挑撥我們。”李貴妃趕緊對柳荘主說道。

  “當然,相不相信我取決於柳荘主您了,不過,這後果可就不用我說了吧?柳荘主,您可要三思啊!”我又加重了勸說的語氣。

  柳荘主半天沒有說出話,他能創立這樣基業,自然不可能看不出一些端倪,心裏已經對李貴妃和傅東平產生了懷疑,現在不知道如何做決定。

  正在此時,我突然發現身後襲來一股掌風,我明白肯定是暗中那位高手開始對我出手了,雖然我早已經發現,可是我還是當作什麼都不知道,因為根本就不需要我出手。

  一個黑影竄進來的瞬間,另一個人影也跟了進來,及時阻止了向我出手的黑影。二人對了一掌,黑衣人飛落在了李貴妃身邊,而另一人則站到我的身邊。來助我的是我的管家王伯,他的武功比起侯一成還要強,所以對付這真龍教左護法基本上不是什麼問題。

  “呵呵,不愧是真龍教的左護法,武功不下十大高手,老朽真是佩服!”王伯客氣了幾句。

  “真想不到朝廷之中竟然還有你這樣的高手!閣下到底是何人,為什麼會為朝廷效力?”黑衣人問道。

  “這些可不是你該知道的問題!”人影閃過,又一人落到了我身邊,來者就是我的侍衛侯一成!

  見到這種情況,李貴妃的臉色已經無法形容了。那柳荘主沒有說話,再是看著突然而來的黑衣人,似乎明白了什麼。

  “黑無道,兩大高手在此,外麵又已經被包圍,你認為你們幾還可以逃掉嗎?你剛才突然向我出手就是想製住我,然後把我當做人質的是吧?你以為這點我會想不到嗎?”我笑著看著黑衣人說道。

  “看樣子今天破壞我們一切計劃的人就是你了?真想不到朝廷之中還有一位你這樣的人物,年紀輕輕,卻有著如此的智慧,而且,還是個女人……”黑無道緩緩地說道。

  “女人?”所有人聽到這裏都愣住了。我暈死,竟然穿邦了,想不到這個黑無道眼裏還真是不錯。不過竟然穿邦了,那也無所謂了,反正我的真實身份是不會暴露的,就讓他們以為我是女人好了。

  “原來如此,我說你這麼給人一種怪怪的感覺呢!沒想到你還真是個女的!”李貴妃道,“可是據我們所知,朝廷可沒有像你這樣聰明而且還這麼有權利的女人。”

  “這些都不是你們能夠知道的!準備束手就擒吧!”侯一成上前一步,準備對放一旦不同意就出手。

  我揚了揚手,示意侯一成退下,“其實呢,你們要知道我是什麼人也簡單,隻要你們跟我回去了,自然就會知道。形勢也已經很明了了,你們該不會還打算繼續抵抗吧?”

  “是嗎?如果我們不投降呢?”黑無道心知此次自己硬來絕無勝算,必須得想個辦法才行。突然間,他看見了附近的柳荘主的女兒,心中立即決定堵一把了。他話音剛落,一個閃身就抓住了柳小姐,把手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誰也沒有想到他會突然來這一手,所以都沒有防備。

  “嘿嘿,我現在手上有人質,不知道你們會不會看著她死?”黑無道陰笑著說道。

  “爹,救我。”柳小姐痛苦地叫道。

  “鳳兒!你,你快把我女兒放了!”柳荘主怒道。

  “柳雲,你女兒的命不在我的手上,而是在他們的手上!該怎麼辦你自己看著辦!”黑無道看了看我說道。

  “呵呵,我說黑無道,你是不是抓錯人了?她可是飛雲山荘的人,可是你們的同夥呢!你認為我們會在乎她的性命嗎?”我笑道。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我也就隻好動手了!”黑無道故意抓緊了柳小姐的脖子。

  “慢!”柳荘主看了看李貴妃和傅東平二人,他們二人根本無動於衷,這時候,柳荘主才明白一切,自己不過是被人利用了。傷心之極。他又轉頭看了看我,他想乞求我,但是他又知道他根本沒那個資格求我。

  “哎,算了算了,算我怕了你了。黑無道,我放你們走,你把她放了。”算了,看在柳荘主也是個人物,隻不過是被人利用的份上我就幫他一次好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8:1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漫長夜晚

  “嘿嘿,我要你過來交換她做人質!畢竟隻有你才能震住你身邊的兩大高手!而且你太狡猾,我不能不多做點防備!”黑無道看著陰狠地說道。

  靠,這家夥還真是陰險,不過也好,讓我去做人質可比讓她做人質好多了。

  “那好吧,就由我來交換她吧。”我想了一會兒說道。

  “公子……”侯一成見狀急道。

  我又揚了揚手,示意他不用擔心,雖然他不清楚我的真正實力,不過他卻是明白我是在王伯之上的,這一點王伯就非常清楚了,此時他一句話沒說,隻是冷冷地看著黑無道。

  我慢慢地走近了黑無道,已經到了伸手可及的地方了,黑無道一把把手中的柳小姐推到一邊,緊接著一手點中了我的穴道,然後抓住了我的肩膀。

  “哈哈哈哈,有你在手我就不用擔心了!”黑無道狂笑道,“快叫他們讓路,我們走!”

  我用眼神示意王伯他們讓開,然後,黑無道就架著我帶著李貴妃和傅東平二人向門外走去。此時柳荘主見狀,想出手偷襲黑無道,卻被王伯及時看穿阻止了他。

  黑無道等人架著我順利地離開了官兵的包圍圈,而且官兵沒有追趕。為了保證安全,他們又帶著我跑了很長一段路。

  “喂,你們現在已經安全了,可以放了我吧?”我道。

  “放你?呵呵,你這麼個大人物怎麼能夠放?把你帶回去交給教主或許會對我們更好些,哈哈哈哈。”黑無道放肆地笑道。他們也覺得差不多算是安全了,所以也就停了下來,準備休息一下。

  “你們這些家夥真是陰險,竟然說話不算話的!”我故意生氣地說道。

  “現在你在我們手上,沒資格說話!”李貴妃突然來到我麵前看著我說道。她兩眼直直地看著我,看得我頭皮發麻。突然,她拿掉了我的發髻,瞬間我的頭發垂了下來。難不成這家夥是想確認一下我的性別啊?

  “你要幹什麼?”我故作慌張。

  “呵呵,還真是個大美人呢!如果我是男人,一定會想盡辦法把你弄到手。”李貴妃看到我的樣子,先是呆了呆,然後立即笑道。

  此時一邊的傅東平卻是兩眼瞪著我,仿佛已經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我真是暈死,這家夥沒過美女麼,而且我現在的樣子還是經過淡化的,要真讓他看見我本來的女人樣子,那還得了。

  “呵呵,果然是美人,不知道把你交給教主後會怎麼樣對你呢?”黑無道一臉怪相地看著我,心裏似乎開始盤算什麼了。

  我剛準備再說什麼,突然間,我的身後被人點了一下,我知道那是有人在點我的昏穴,竟然都到這裏了,那我就陪他們玩玩好了,我趕緊裝作昏迷倒地。

  “東平,你這是要幹什麼?”李貴妃叫道。

  “嘿嘿,這女人真的太漂亮了,我實在是忍不住……不如,等我們把她玩過之後再交給教主吧?”傅東平道。

  這個家夥,竟然想把我……嘿嘿,如果他真敢碰到我,我就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界上。

  “哼,傅東平,你要是敢動她就試試看?我最討厭的就是你這樣的男人!”李貴妃竟然開始維護起我來。

  “李姬如,怎麼?難不成你有同性戀嗜好?”傅東平嘲笑著說道。

  “哼,隨你怎麼說,我就是不許你動她!她是要獻給教主的,誰都不能動!”李貴妃擺出架勢說道。

  “好拉,別吵了,東平,不要胡來,要是讓教主知道了,你還想有命麼?”這時候黑無道突然說道。

  經過黑無道這麼一說,傅東平也沒再說什麼了,就坐到一邊休息。李貴妃則坐在了我身邊,她看了看我,剛準備替我解開昏削,卻發現我突然睜開了眼睛,她立即被嚇得站了起來。

  我對著她笑了笑,也緩緩地站起身來。

  “你……你沒事?”李貴妃驚訝地看著我。

  “呵呵,謝謝關心,我當然沒事。”我笑道。

  這時,黑無道和傅東平也都驚訝地站了起來。“你剛才明明被點中了昏穴,怎麼可能這麼快就醒過來,我可還沒替你解開穴道。”李貴妃愣愣地說道。

  “難道你看不出來我是裝的麼?”我笑道。

  黑無道此時感覺不秒,立即出手向我襲來,我輕輕一個閃身越到了他的身後。“呵呵,不好意思了,天都快亮了,我沒時間再跟你們玩了。”我仍然笑著說道。

  “怎麼可能了,剛才我抓住你的時候探視過你的經脈,你明明是不會武功的。”黑無道驚訝地說道。

  “呵呵,你認為呢?”說著,我抬起右手,空點兩下,傅東平和李貴妃二人立刻感覺到全身無法動彈,他們已經開始陷入驚恐。

  “呵呵,看見了沒有,這才叫做點穴,你以為憑你們剛才那種點穴手法能製得住我麼?”我笑道。

  黑無道知道自己這回是真的著了當,又急速向我出手,可是他突然發現自己的身體被一股強大的壓力壓得無法動彈,而這股壓力來自的方向正是眼前的人。

  “你們真的是太無聊了,本來還想跟你們玩玩的,可是你們這裏卻有這麼一個大色狼,我可害怕什麼時候不小心被他……”我故意做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你到底是什麼人?”李貴妃道。

  “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你們跟我回去了就知道我是什麼人了,不過,知道我身份的人往往隻有一條路,那就是……死!”我陰陰地說道。

  聽到這個死字,那傅東平臉都白了。“想不到我黑無道竟然栽在你這麼一個小丫頭手上,我這麼也想不到你這麼一小丫頭有著如此深厚的功力,而且還可以裝得跟不會武功的人一樣。”黑無道悔恨地說道。

  “呵呵,現在才後悔是不是太晚了點?不過你們放心,你們的真龍教的時間也不會太長久了,你們那個教主早晚有一天我會收拾他的!你要怪就怪你們的那個野心的教主吧,想做什麼不好竟然想做皇帝,他以為皇帝是誰都可以當的嗎?”我伸手指向天空,發出一道光氣,直衝上高空。接著我又隨手一點,那黑無道也被我封住了穴道。

  “你們也不用指望能衝破穴道了,我的點穴手法普天之下再沒有第二個人可以解開。”接著我手一揮,三人又發現身體可以動了。剛剛高興起來突然又聽我說道:“我所封住的穴道是你們武功,現在你們雖然可以動了,不過你們的體質已經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了,所以就算是想逃也是不可能的。”

  聽到我這話,他們又一次絕望了。這時候,一個人影閃過,侯一成出現在了我的身邊。

  “公子,你沒事吧?”

  “沒事。他們幾個交給你帶回去了,我先走了。”說完,我飄身而起,消失在茫茫夜空之空。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8:2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聰明絕頂

  中天王府密室中。

  我從入定中醒來,已經到了傍晚時分。雖然一個晚上不睡覺對我也沒什麼影響,不過練功我還是不能馬虎的,早晨回來恢複男身之後我便一直呆在密室裏了。

  昨天晚上的事相信王伯已經向皇帝老哥稟明了,現在有點頭痛的是那三個人犯該怎麼處理呢?如果交給皇帝老哥處理,他們肯定是死罪,而這執行期間,肯定會有人來救他們,畢竟那黑無道是真龍教的核心人物之一。

  我離開密室,來到書房,王伯已經在等候我了。

  “皇上那邊怎麼樣了?”我問道。

  “已經將李貴妃刺殺皇上而被誅滅的消息發布出去了,皇宮內沒有任何問題了,一切正如王爺所計劃的。”王伯恭敬地說道。

  “嗯,那飛雲山莊那邊怎麼樣了?”

  “老朽已經向他們說明了一切了,柳莊主也已經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了,王爺您不計較他的過錯,他非常感激您,希望能親自答謝您一番。”王伯道。

  “呵呵,這柳莊主其實也是個人物,雖然武功在武林中不入十大高手之列,可是名聲卻是相當不錯的,在武林中也算名門了,跟他搞好關係也不錯,那我今晚就去拜訪一下他好了。”我想了想說道。

  “不過柳莊主隻知道王爺身為女人的身份,老朽隻跟他說過王爺是朝廷命官,並沒有說明真正身份。”王伯又道。

  “我知道了,以後我做女扮男裝的身份就叫常笑吧,官職是禁衛軍統領兼監察禦使,主要負責皇宮和京城的安全,這個身份我已經向皇上說明過了。這樣一來也好替朝廷辦事了,就算被人看穿是女人也無所謂了。以後你們見到我的時候一定要注意場合了,明白嗎?”我已經有很多身份了,也不在乎多這一個。

  “老朽明白。”

  “好,那三個人怎麼樣了?”

  “已經把他們關在密室中了,等候王爺發落。”

  “嗯,那我這就去見見那三個家夥好了。呵呵,我用真麵目去見見他們。”我笑著走出門去。

  天王府有著眾多的密道密室,這都是外人所不知道,畢竟我自身有著太多的秘密,我可不希望被別人發現我的秘密。

  來到關押三人的密室外,我從牆上隱蔽的地方打開了機關門,然後走了進去。

  三人身上並沒有束縛,我也根本不用擔心他們可能逃走,進了我這裏誰也別想逃出去,而他們都已經被我封閉大穴,他們現在可是比普通人還弱,想逃那是不可能的。

  三人靠牆坐著,看著我從緩緩地走向他們,一句話不說。

  “三位過得可好?”我看了他們三人一眼,說道。

  “你是誰?”黑無道用尖銳的眼神看著我說道。

  “中天王。”我道。

  “中天王?你說你是中天王?”李貴妃驚道。

  “怎麼?難道本王不像中天王?”我笑道。

  “這裏是什麼地方?”黑無道又道。

  “這裏自然是本王的中天王府了。”我道。

  “為什麼我們會在這裏?按道理已經交給皇上發落的。”黑無道仍然用他那很不友善的眼神看著我。

  “呵呵,是本王留下了你們的命。本王已經稟告皇上說你們在追捕途中被擊殺了。”我道。

  “那個抓住我們的女人也是你的人?”黑無道繼續問道。

  “你說的很對。你們的計劃是我一手破壞的,然後跟著你們到飛雲山莊把你們一網打盡!”呵呵,先給他們點厲害的。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我還是以為是那狗皇帝呢,我是說他這麼可能這麼聰明。”李貴妃道,“可我們萬萬沒想到被我們忽略的人竟然成了我們致命的失敗!”

  “我明白了,外麵有關中天王的傳聞全都是你故意放出去的吧?讓人人都以為你隻不過是個貪圖享樂不管正事的昏王,這樣你就可以再暗中計劃你的一切,你的心機真讓我感到膽寒。”黑無道說道。

  “呵呵,你很聰明,本王就是喜歡聰明人。你說的很對,不過有一點你想錯了,本王所計劃的一切都是為了幫助我那皇帝老哥,本王可沒那個興趣當皇帝,本王就喜歡現在這樣的自由,如果當了皇帝,那煩心的事情可比本王現在多得多了,那樣本王可是受不了。”我笑著說道。

  “你不是計劃當皇帝?那你為什麼這樣處心積慮?”李貴妃突然問道。

  “你知道一個人對世間萬物失去興趣的感覺嗎?一個人太聰明了,生活中一切開始入不了眼,這樣的生活還有什麼意思?兩年前,本王偶然發現了真龍教,對其產生了深厚興趣,想不到武林中還隱藏著這麼一個強大的組織,而且還隱藏得不動聲色,其頭目可是深謀遠慮,野心勃勃。他想統治大陸,統治天下,呵呵,本王知道如果真讓他成功了,那天下就完了,而能阻止他的人就隻有本王了,而且更沒有比做這個更令本王產生興趣的了,所以我要把他玩到破滅的那一天!”我邪惡地笑道。

  “你……你……”一旁一直沒說話的傅東平被我樣子嚇著了。

  “沒想到你還是個瘋子。”黑無道說道。

  “瘋子?呵呵,怎麼說本王本王無所謂了,事實是怎麼樣的你們心裏都很明白。你們真龍教可沒做過什麼好事,一旦暴露,可就成為武林公敵了。你們現在有兩個選擇,幫助本王,或者繼續做你們的真龍教徒,當然選擇後者的下場你們很清楚。”我陰下臉說道。

  “我願意投靠您!”我話剛說完傅東平立即向我跪道。

  “真的嗎?”我走到他麵前問道。

  “是真的!屬下願意替王爺效力!”傅東平向我磕了一個頭。

  我輕抬右手,發出一股氣勁,瞬間傅東平被重重得擊到牆上,口吐鮮血地倒了下去,身體還在不停地扭動,他就剩下一口氣了。

  “你……”李貴妃嚇了一跳。

  “這種人死不足惜,為了保命而歸順敵人,他根本就不是真心歸順本王!”我冷冷地說道,“你們兩個也別想有什麼暫時歸順的想法,是不是真心的你們是逃不過我的眼睛的!”

  我這句話讓李貴妃和黑無道產生了無比的恐懼,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了。

  “你們不必急著答複,一定要想好了,這是不可能後悔的!”說完我轉身走出了密室。不過那傅東平是死定了,武功全失的他不可能受得住我的氣勁的,順便叫了兩個侍衛把他的屍體拖了出去。

  三人中傅東平是最不可靠的,我早已經看出來了,那黑無道武功高強,雖然做了不少壞事,但是本人並不算太壞,能讓他為我效力那是再好不過了。至於那李貴妃,哦不是李姬如,武功雖然不怎麼樣,可是看在她人還不壞的份上就由我來教導一下她好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8:3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有苦難言

  解決了那三人的事情,天已經黑了,我回到房間變身成女人,然後又化裝成跟昨天一樣的樣子,準備去拜訪一下飛雲山荘了。正好可以客套一下他們,讓他們不要把我是女人的事情說出去。

  我一個人來到飛雲山荘,沒想到柳荘主竟然親自迎出門來。

  “呵呵,公子大架光臨,真是蓬畢生輝啊。”柳荘主笑道。

  “柳荘主真是客氣了,在下不過是一小卒,何勞荘主親自迎接。”我道。

  “公子是朝廷重臣,又幫助飛雲山荘除去隱患,老夫真是感激不盡啊。”柳荘主又道。

  “飛雲山荘是武林名門,能夠幫助到飛雲山荘也是在下的榮幸,柳荘主就不用再客氣了。”我也客套道。

  “哈哈,公子真不是一般人吶!請,老夫略備薄酒以謝公子。”

  “柳荘主請!”

  跟著柳荘主坐上了宴席,宴席間還有柳荘主的兩個兒子和一個女兒,一共五人。聽說柳荘主的大兒子在江湖的名聲不錯,在後輩之中武功可以排到前列。

  柳荘主向我一一介紹了他的兒子和女兒,“公子,老夫還不知道公子高興大名呢?”

  “哦,呵呵,在下失禮了,在下姓常名笑。”我趕緊賠禮道。

  “常笑,呵呵,好名字啊!不知常公子是何官職,竟然可以指揮兩大高手和眾多官兵。”柳荘主又問道。

  “呵呵,在下身職禁衛軍統領兼監察禦使,專負責皇宮和京城的安全。”我把早已經想好的說了出來。

  “呵呵,常公子真是英雄出少年啊,年紀輕輕已經身居要職了。”柳荘主笑道。

  “爹,常公子其實是女孩子啦,您還這樣叫人家。”這時候柳荘主的女兒柳鳳突然對她爹說道。

  “哦,對對,呵呵,看老夫這記性,差點忘了常公子是女兒身了,老夫都不知道該如何稱呼您了。”柳荘主笑說道。

  “荘主太客氣了,在下為了方便辦事才女扮男裝的,這件事可是連皇上都不知道的,希望柳荘主替在下保密啊。柳荘主還是繼續稱呼在下為常公子好了,這也是其他人對在下的稱呼。”我汗死,雖然我不是第一次說謊話了,但是這次心裏怎麼老是感覺怪怪的。

  “那老夫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常公子昨日舍身救了小女,老夫實在不知道如何感謝常公子才好,這杯薄酒老夫就先幹為敬了。”說著,柳荘主就拿起麵前的酒杯一口喝了下去。

  “柳荘主太客氣了。”我也拿起酒杯一飲而盡。

  “常妹妹……呵呵,常公子,我也敬您一杯,感謝您救命之恩。”柳鳳也開始向我敬酒。

  “柳小姐客氣了。”我拿起第二杯也一飲而盡。

  “呵呵,竟然都是女孩子,如果常公子不介意,不如我們私下裏以姐妹相稱好不好?”柳鳳似乎對我很有好感。

  我還真是不好拒絕,無論從什麼角度上將我根本都無法拒絕,沒辦法我也就隻好隨她了。

  “呃,竟然柳小姐都這麼說了,在下……”我話還沒說完,柳鳳就咯咯嬌笑起來:“妹妹還真是像個男人呢!是不是常時間以男人的身份生活都忘了怎麼做女孩子了?”

  “……”我無語。

  “呵呵,妹妹你跟我來一下。爹,我們一會就回來。”柳鳳突然拉起我就向裏屋跑去,我也沒有辦法,隻好跟著她去了。

  柳鳳把我帶到了她的房間裏,讓我坐到梳妝桌前。

  “呵呵,妹妹,女孩子都是愛漂亮的,我現在幫你恢複女孩子的樣子讓你看看哦。”這丫頭竟然開始自做主張。

  “我說柳小姐,還是不用了吧,那樣的話我一會回去的時候不就不好辦了嘛。”我忙阻止她道。

  “沒關係拉,在我家裏這段時間就讓讓我們看看你的真實樣子好不好?一會你要回去的時候我再幫你換回來。”柳鳳咯咯笑道。

  我已經沒什麼好說的了,雖然硬來阻止她也是可以的,不過那樣畢竟不好。哎,都是那個無名靈丹惹的禍,把我變身成女人,畢竟身為女人,就從會有個時候,我又能怨誰?

  順著柳鳳的意思,我穿上了她的女裝,又稍微在原來的基礎上化了一點妝,不過這還不是我的真麵目,我的內功深厚,在武林之中是沒有人能夠跟我相比的,我可利用內力稍微改變一些容貌,所以她為了化了她認為最漂亮的妝,其實還是比我本來的樣子要差得多。

  “哇,妹妹你的是太漂亮了,姐姐我都妒忌你了。”柳鳳不敢相信地看著我說道。

  “哪裏啊,呵呵,姐姐也很漂亮的。”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知道妹妹你有沒有心上人啊?”

  “沒……”

  “呵呵,其實妹妹你隻要把真麵目露出去,肯定有無數的貴族少爺來追你的。”

  “……”

  “好了,妹妹,我們出去讓爹他們看看你。”說著又拉著向我外麵跑去。

  回到廳中,柳鳳把我展示在她爹和她哥哥們麵前,使得大家一下子呆住了。

  “你……你真的是常公子?”柳荘主的大兒子柳龍驚訝地看著我。

  我默默地點了點頭。

  “想不到常公子是如此美麗的小姐,整天穿著男人衣服真是太可惜了。”柳荘主二兒子柳虎也不禁歎道。

  “常公子真是讓人難以置信,不知道常公子家出何門?”柳荘主難掩讚歎之情。

  “在下家中早已無人,靠著自己不懈的努力才會有今天。”我再次吹起牛來。

  “常公子身為女兒,能夠有這樣的成就老夫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來老夫再敬常公子一杯!”

  …………

  這頓小小的酒宴竟然吃了半個晚上,問這問那的真是把我煩得個半死,早知道會變成這樣我就不來了。經過強忍終於忍到了頭,換回男裝後我不敢多做停留,趕緊離開這個是非之地。雖然柳荘主非常好心地再三留我過夜,但是我是不可能再那過夜的,再呆下去我會死的……

  回到王府,總算鬆了一口氣,跑這一躺真是讓我感覺異常的累。

  剛回到自己的臥室準備休息,卻突然響起了敲門聲,“老朽有事稟報王爺。”

  “王伯啊?進來吧。”原來是王伯,這麼晚了會有什麼事呢?

  王伯推開門走了進來,在我麵前一禮道:“黑無道和李姬如已經答應替王爺效力了。”

  “是麼?看樣子他們比我想象的要識事務。”

  “老朽不明白王爺為什麼要把他們收入帳下,他們的忠心非常值得確認,就算他們現在是真心歸順,但是難保他們日後不起異心。”王伯道。

  “呵呵,你不用擔心這點,他們逃不出我的手掌的。我就是為了確保他們能夠忠心,我在他們麵前顯示實力的。他們是崇尚強者的,隻要我們夠強基本不用擔心他們會有異心,再說,他們在我麵前是玩不出花樣的。”我邪邪地笑道,“好了王伯,你就暫時先讓他們二人王府侍衛吧,有需要的時候我會再調遣他們的。”

  “是。”

  “記得跟他們分析清楚情況以及天王府的規定。還有這段時間我可能要離開京城,王府裏的事情就全交給你了。有什麼情況就通知無天,讓他通知我。”

  “知道了。”

  “好了,就這樣了,你先下去吧。”

  “老朽告退。”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我們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1-14 19:0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