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嗜酒態睡

[玄幻奇幻] 星雨楓 -【雙面遊神】《全文完》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4:5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金麵遊神

  “原來是頂頂大名的神風大俠,想不到你也來了。”青蓮仙子說道。

  “此人竟然敢冒充金麵遊神,玷汙金麵遊神的名聲,絕對不能輕饒!”青年雙眼死死地盯著假金麵遊神,幾乎冒出火花。

  聽到他怎麼說,青蓮仙子也開始猜測他和金麵遊神的關係,能讓神風大俠如此憤怒,隻能說明他也跟金麵遊神有密切的關係。

  “神風大俠,多謝你出手相救。”這時候蝶靈婆婆過來謝道。

  “不必客氣,再不能讓花中花這種惡賊逍遙下去了。”神風大俠沒有轉頭,仍然看著前麵的假金麵遊神。

  蝶靈婆婆見神風大俠態度如此,雖然有點生氣,不過看在他救了自己徒弟的份上也就沒跟他計較了,再說她也早就聽說過神風大俠不管對誰的態度都是一樣的冷漠。

  “呵呵,神風大俠,好像很有點名氣啊,不過你認為你可以贏我嗎?”假金麵遊神道。

  “贏不了也要贏!”神風大俠堅定地說道。

  “是嗎?那你倒是來試試看嘛!”假金麵遊神笑道。

  神風大俠正欲衝上去,卻突然一個人影從天而降擋在了他的麵前。已經不能等到他們交手了,一旦他們交手,最多五招神風大俠就會敗下來的,所以我立即戴上麵具,攔住了他。

  我的出場,使得所有人都驚訝地望著我,他們如此的驚訝是能夠理解的,對他們來說,現在出現的可是兩個金麵遊神。這也是我時隔兩年,第一次使用金麵遊神的身份。

  “退下,你不是他的對手。”我背對著神風大俠說道。

  “是。”神風大俠愣了一下,才回答道。

  “袁玉風,你可以拿下你那麵具了,別人不知道你是誰,我可是最清楚不過了。”我對著前麵的假金麵遊神說道。

  “哈哈哈哈,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快就出現了,不過這也是在我的預料之中。你說得很對,我已經沒必要再戴著這麵具了。”說著,他取下了麵具,隨手仍到了一邊。

  看到了假金麵遊神的真麵目,所有的人都驚訝了,在場的有不少人都是見過風liu邪少袁玉風的,兩年前就聽說他已經死了,現在卻出現在這裏怎麼能不讓人驚訝?

  “你不是風liu邪少袁玉風麼?聽說你在兩年前死在金麵遊神的手上,想不到你還活著!”說話的是那個姓韓的大漢。

  “韓大鵬,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呢!兩年前我確實被金麵遊神打成重傷墜落懸崖,但是我命大,不僅活了下來,還獲得了一身絕頂的功力!”

  “沒有錯,人人都以為我得到了無名神丹,其實我所得到的不過是顆假的,真正的神丹實際上被袁玉風得到了,如今他不僅擁有天下無敵的功力,更是有著不死的身體,他已經可以為所欲為了,天下沒有人可以製得了他。”我緩緩地說道。我現在已經明白,袁玉風所吃下不是神丹,真正的神丹確實被我得到了,但是神丹並沒有那傳說中功效,之所以傳說的那麼神,估計是零散播出去的謠言。而袁玉風吃下血晶後,有了傳說中的效果,才誤以為那才是真正的傳說中的神丹,見到我後,他更加確信了這一點。我當然不會告訴他神的事情,所有也隻好順著他的想法了。

  “什麼?”聽了我說的話在場所有的人都更加驚訝了,這樣的情況可不是他們想象得到的。

  “連你金麵遊神也沒辦法打敗他嗎?”說話的是顏女俠。

  “是的!”

  眾人又一陣驚歎,這時候不知道是誰說了句“那看來隻有請三神重出江湖,才有可能打敗他了。”

  “你們錯了,就算是三神出山,也不是他的對手!”

  我的話再次打擊了眾人,他們知道袁玉風本來就不是個好東西,有著蓬勃的野心和變態的嗜好。

  “好了,金麵遊神,你也可以拿下那討厭的麵具了,我倒想知道所有人看到金麵遊神的真實麵貌後會有什麼反應!”這時候袁玉風笑著說道。

  “你錯了,你以為你真的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嗎?其實你上次見到根本就不是我!”我決定打亂袁玉風的思維,這次我要讓他知道金麵遊神根本就是男的,並不是他所知道的女人。

  “什麼?”袁玉風有些意外,“不可能,上次她也承認了自己是金麵遊神,如果她不是金麵遊神,那她這麼會知道我和金麵遊神的事情,而且還那麼的清楚?如果你不是她,那你又怎麼知道現在的我的情況?”

  “你不是很聰明的嗎?為什麼連這麼簡單的問題都想不明白?難道你看不出我和上次出現的是否是同一個人嗎?”我諷刺道。

  袁玉風驚訝地看著我,把從頭到腳看了幾遍,才慢慢地平靜下來:“原來如此,那上次那個女人是誰?”

  “你認為我會告訴你嗎?”我道。

  “那我就讓你不得不說出來!”說著,飛身而起,以極快的速度向我衝來。

  見到袁玉風攻來,我立即運氣護體,然後出掌迎了上去,袁玉風也打出一掌,雙掌相對,頓時我們被強大的發衝力彈開。穩住身形,我又再次越起,在空中與袁玉風進行著激烈的對攻。

  周圍的人由於受不了強大的反衝力,不得不退開一段距離。

  袁玉風一掌劈下,林中的樹木倒下一片,我閃身避過袁玉風的掌力,一重拳打向袁玉風側麵,可袁玉風的速度也不慢,身形一晃,就避開了我的攻擊,但是我的拳力打中了不遠處的一塊巨大的石頭上,頓時石頭爆裂粉碎。

  “好家夥,這種程度的激戰還真的是第一次見到。”韓大鵬在遠處不禁感慨。

  “是啊,這次算是真正見識到什麼叫人上有人了。”旁邊的一名帶著大刀的中年人也道。

  “隻是不知道他們兩個誰會贏,剛才金麵遊神也承認沒辦法打敗袁玉風。”韓大鵬又道。

  “花中花呢?”這時候顏女俠突然叫道。

  眾人這才發現,花中花早已經不在附近,“剛才金麵遊神出現的時候,花中花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青蓮仙子說道。

  “可惡,又讓他跑了。”

  “沒有辦法,現在出現了比花中花更難對付的人,如果不除掉這袁玉風,武林恐怕會有一場劫難。”青蓮仙子又道。

  “說得沒有錯。袁玉風此人陰險狠毒,野心勃勃,如今他擁有了如此強大的功力,自然不會把所有人放在眼裏,不知道他會做什麼事來。”蝶靈婆婆道。

  “那我們不是隻有期望金麵遊神能夠消滅袁玉風了。”韓大鵬道。

  “是的。”

  眾人看著遠處的激戰,都在心裏默默地希望金麵遊神可以勝利。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5:0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不死神話

  幾百招過去了,我跟袁玉風仍然不分上下。這次我很謹慎,沒有使用非常消耗功力的招數,所以這樣也沒有辦法傷到袁玉風,不過就算我使出厲害的招數傷到了他,他也可以在眨眼的工夫複原。我現在要做的是找出他的弱點,世界上絕對沒有真正的不死之身,就算是神,也可以被殺死的,難道不是嗎?

  可是我的時間也有限,打鬥持續的時間太長,隻會對他越來越有利,難不成我現在又要逃走嗎?要逃走對我來說也簡單,他是追不上我的,可是其他人怎麼辦?我得想個辦法盡快找出他的弱點才行。可是他的弱點到底是什麼呢?雖然我已經很留意了,可是還是什麼都沒發現,袁玉風他根本就是個怪物,再重的傷也可以很快恢複,而且功力不減。等等,他真的是功力不減嗎?這個還不能證實,就算他能夠無限重生,也不可能不消耗力量吧?

  “你在想什麼呢?竟然連打架都心不在焉的?”袁玉風一掌擊開我,然後說道。

  “在想你的弱點什麼。”我道。

  “哦?我現在是不死之身,你認為我還會有弱點嗎?”袁玉風笑道。

  “世界上沒有絕對的比死之身,你自己有什麼弱點,相信你應該很明白吧?”我故意刺激袁玉風。

  “你不要在這裏妄想了,我根本沒有弱點,你是不可能贏我的,你還是稱早死心吧!”袁玉風頓了一下,才說道。

  看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是有弱點的了,這點已經可以確定,隻是要找到他的弱點也是談何容易啊,也許就算能找到,也不見得就能完全消滅他。

  “難道你就不怕嗎?”我繼續說道。

  “我會怕什麼?現在這個世界上,能讓我害怕的還真是找不到呢!”袁玉風笑道。

  “你難道沒有想過,這世界上功力高於你的有兩個人,雖然你可以憑借著不死之身立於不敗之地,可是一旦兩個人聯手對付你的話,那你的弱點可就很可能暴露出來。”

  聽了我的話,袁玉風一下子愣住了,這可是他沒有想到的事情,兩個比自己更強的人聯起手來,自己怎麼能無法取勝的,一旦弱點暴露出來,那自己就完了。

  “你應該很想知道我們的關係以及金麵遊神的秘密吧?我可以告訴你,其實金麵遊神有個師妹,而她的功力跟金麵遊神差不多,剩下的就不用我再說了吧?”我編了個謊話騙騙他。

  “原來是這樣,那你師妹為什麼現在不來幫你呢?”袁玉風道。

  “是什麼原因當然是你最清楚了,這次我就是來告訴你,你的弱點已經被我們看穿了!”我道。

  “什麼?怎麼可能!”袁玉風驚訝極了,不過轉念又想到對方可能是在嚇唬人,“呵呵,你是在說大話是吧?我怎麼可能會有弱點?”

  “難道你要我說出來你才死心嗎?”我故意慢慢得說道,“你每次重生的時候……就是你最薄弱的時候!”我決定賭一把了。

  這回真的輪到袁玉風驚訝了,我也已經確定了他這個弱點,不過即便有這個弱點,也沒辦法消滅他,因為要讓他重傷談何容易,就算能連續重傷他幾次,要等到他沒力量重生了,那我恐怕也早已經功力耗盡而死了。現在我這麼說,隻是要他有所顧及,他心裏明白,我功力高於他,要做到這個雖然不簡單,但也不是不可能。

  “我說的沒有錯吧?”我繼續刺激他道。

  “哈哈哈哈,你真會開玩笑,我早就說過,我是不死的,根本沒有什麼弱點!”袁玉風假裝輕鬆地說道,“哎呀,天色都黑了。金麵遊神,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沒有弱點,如果你不相信,可以來試試,本來我想今天就此把你幹掉,可是看樣子我暫時還沒有辦法完全把你幹掉,咱們的較量就留到下次吧!下次,我會讓你發吃一驚的哦!哈哈哈哈哈!”

  “你想逃走嗎?”我道。

  “你也明白今天耗下去也沒什麼結果的吧?下次見了,金麵遊神!”說完,袁玉風飛身而起,消失在對麵的山頭。

  我沒有去追他,因為我知道我追不上,就算追上了,也沒有用。隻我也沒想到這麼快袁玉風就走了,剛才我所說的顧及也不可能這麼快就讓他害怕得逃走,憑他的聰明,就算害怕也不可能這個時候就逃走的,除非有什麼原因。剛才他所說的下次,到底是什麼呢?難道他有什麼陰謀?如果他有陰謀所有逃走,那倒是個合理的解釋。看樣,我們的鬥爭還得持續下去了,不知道這場戰鬥要持續多久呢?

  突然間,我感到體內非常難受,身體熱得要命。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快就有了反應?我今天早上才從女身恢複成男身的,怎麼這麼快就要變回女身了?

  這時候我看到遠處青蓮仙子等人正向這邊過來,不行了,我得趕緊離開這裏。忍著難受,我飛身而起,快速向山上掠去。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快就發生了變化,以前明明都是可以持續三天的,現在才一天不到就開始發生變化了,難道是零她對我做了什麼?有這個可能性,她說過要我盡量多保持女身的,難道就是指這個?

  不行了,太難受了,這種強迫性的轉變讓我的功力大減,現在連速度都越來越慢。沒辦法了,隻有停下來,我摘下麵具,找了一棵大樹靠在旁邊準備休息一下,此時我已經完全變成了女人的樣子。

  真是受不了,又要以女人的樣子生活了,可是這女人的樣子實在是太麻煩,會給我的行動帶來不小的阻礙的,可是現在也什麼沒辦法了。

  天色也晚了,難道就在這荒山上過夜嗎?最近一係列的事情還真是夠煩的了,接下來到底怎麼辦呢?還有那真龍教,不知道在密謀什麼計劃,現在出了個袁玉風,我已經沒有太多的精力去顧及真龍教,到底有沒有必要直接把真龍教幹掉呢?

  如果因為我疏忽而讓真龍教有機可乘那就麻煩了,不過真龍教要想逃出我的手心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就算我不出手,無天也足夠對付他們了,除非出現不確定的因素。

  休息了一會,我站起身來,整理了一下衣服,變成女人後衣服也變得不合身了,但是又沒的換的,而且我也不會穿女裝的,現在也隻有將就一下了。整理好後,我又易容成男身的樣子,現在算是真正的女扮男裝了,跟之前我到仙雲山的時候一樣。汗……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5:20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師徒相見

  天亮了,我從入定中醒來,又是一個晴好的天氣。昨天晚上就在這山上找了這麼個破廟過了一夜,雖然沒有吃飯,不過對我來說少吃一兩頓也無所謂,但是時間太長了,我的身體也一樣會受不了,畢竟我還隻是人。

  竟然天亮了,還是下山進城吃些東西吧,我還是不希望把自己餓著了。本來想恢複成男身再走的,可是又想到昨天的事情,估計我的男身已經保持不了太長時間了,所以還是不要浪費好了,就將就一下以女身出去了,反正也沒人知道我的身份。

  我下了山,回到了亞風城,經過昨天一戰,估計城內又會有不少風言風語了吧。我再次回到了******,叫了一桌好菜,準備邊吃邊聽聽周圍人的談論,有趣的是我看見了昨天談論的那兩個人 。

  “聽說了嗎?”

  “聽說什麼了?”

  “昨天在城外的北山,花中花又出現了,金麵遊神也出現了,還和除花盟眾人對上了!”

  “真的?”

  “千真萬確啊!不過後來又出現一個金麵遊神!”

  “什麼?怎麼會又出現一個?”

  “這才揭破和花中花一起的其實是假的金麵遊神!”

  “嘿,我就猜到那個可能是假的。後來怎麼樣了?”

  “後來真的金麵遊神就和假的打起來了,隻不知道後來打著打著兩人就都不見了。”

  “怎麼會都不見了?”

  “誰也不知道啊,隻留下了被破壞得一塌糊塗的山頭。對了,你猜那個假金麵遊神是誰?”

  講得到是蠻動聽,不過這些消息已經對我什麼用了,袁玉風走得很可以,真不知道他現在正在計劃什麼?雖然我並不希望他對武林不利,但他要是真準備對武林不利,那我也沒辦法。看樣子我一個人還真的應付不過來,突然間感覺真的是好累。

  這時候小二過來說道:“客官,有人請您來一下。”

  請我?我沒聽錯吧?這裏會有誰認識我?不過我馬上又想起來了,這裏可是星的分部。

  跟著小二來到三樓的一個房間門口,“有人在裏麵等您,小的先走了。”小二對我說完就下樓去了

  。

  我推開房門,走了進去,順手一帶,把門關上了。

  “屬下拜見星主!”房間裏隻有一個女人,見到我走進來,立即向我跪道。

  “起來吧。你叫什麼?”我道。

  “稟星主,屬下叫賀天雪,是亞風分部總管,昨天屬下不在,未能接待星主,還望星主恕罪。”

  她隻是個分部總管,應該不知道我可以變成女人的事情,這麼說來我現在裝扮的很不錯了。

  “昨天的信送到總部沒有?無天有沒有消息過來?”我又道。

  “稟星主,無天教主傳來訊息,說明白星主的指示。”賀天雪道。

  “好,已經沒有事了。你繼續做你的工作吧,我也要走了。”我轉身準備開門離去。

  “星主不住在這裏嗎?屬下要負責星主的安全。”賀天雪又道。

  “不必,我不希望暴露星,再說我根本不需要你來保護,做好你該做的就行了。”我道。

  “是,屬下明白了。”

  解決了這裏的事情,我離開了******。

  現在我該去見見青蓮仙子和神風大俠了,這次跟他們重逢卻還沒有相認,因為我告訴過他們,不準跟外人說出我們的關係,更不準在外人麵前表現出我們的關係。這次因為袁玉風的事情,他們竟然都來了,雖然在情理之中,不過還是有點意外。

  再次來到天風莊外,發現天風莊正在辦喪事。桌莊主的女兒被花中花侮辱至死,確實是件可悲的事情,我也不方便進去,不過我卻發現了青蓮仙子。

  雖然她在裏麵,不過我隻要故意加強我的氣勁,她是可以感覺得到的,畢竟她是我教出來的,對於我的功力多少都有些了解,而且她所練的功法就是我自創的天靈心法,不過她練得還沒有多少火候,所以功力僅僅在十大高手低水平的程度,不過看樣子兩年來她也有所進步嘛。

  我對著屋內放出氣勁後,青蓮仙子立即就感覺到了,然後她獨自一個人悄悄地走出了天風莊。

  在天風莊不遠處的一條河邊,我戴上麵具等著她的到來。

  “師傅!”才剛剛看見我,她就開口叫了起來,還好的是附近沒人。

  “蓮兒拜見師傅!師傅,您沒有事吧?那個袁玉風怎麼樣了?師傅你打贏他了嗎?”青蓮仙子快速走到我身邊,禮道。

  “我沒事,袁玉風知道跟我打下去沒什麼結果,所以就走了。”我道。

  “師傅沒事,那我就放心了。”她鬆了口氣。

  想不到她還挺關心我,真是讓我感到欣慰。

  “蓮兒,兩年不見,你變得成熟多了,而且在江湖上闖出了自己的名聲,我很高興。”我轉過身來,對她說道。我在他們麵前都自稱我的,畢竟我是個現代人,不會拘束於小節。

  “師傅走後,蓮兒一直努力練功,緊記師傅教誨。”青蓮仙子道。

  “恩,這次你這麼會突然來到這裏?”雖然我差不多明白,但是還是問了出來。

  “聽說金麵遊神救走了花中花,蓮兒知道師傅絕對不會幫助花中花那中惡賊的,所以特來查個究竟。”青蓮仙子說道。

  “經過昨天的事情,你應該已經知道了吧?你盡快回家去,我不希望你再插手這件事情了。”我道。

  “師傅不用擔心蓮兒的安全,這次師傅遇到了這麼大的敵人,蓮兒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青蓮仙子堅定地說道。

  哎,這丫頭現在竟然變得這麼倔強,以前可是很聽我的話的。算了,我也不阻止她了,她要幫忙,就讓她幫吧,隻要不是袁玉風,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來了,也不見得能傷得了她。

  “對了,師傅,神風大俠也是您的徒弟吧?”青蓮仙子見我不說話了,又突然問道。

  這丫頭還真是聰明,看來我真的是小瞧她了。當年我教過五個人武功,但是卻隻收了其中兩個人做徒弟,一個是她,另一個就是神風大俠了。本來不想收的,教教武功也就算了,畢竟我的年紀不比他們大。但是。他們倆堅持要叫我師傅,最後我也就隻好同意了。雖然也差不多是同一時段教他們武功的,但大部分時間我都是留下功法讓他們自己練的,青蓮仙子更是每天晚上偷偷跑出來見我學習武功,所以她和另外四個人是不相識的。

  “你怎麼知道的?”

  “從神風大俠對您的態度,還有他的武功中,我猜的。”青蓮仙子笑道。

  “不錯,他確實是我的徒弟,而且除了你和他,還有三個人也算是我的徒弟了,隻是我沒讓他們叫我師傅。”我道。

  “那我們該怎麼稱呼啊?是誰先入門的?”

  “算起來,是你先入門的。”我道。

  “那這麼說我是他們師姐了?呵呵,想不到我成了神風大俠的師姐了。”青蓮仙子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好了,我要走了,見到風元中告訴他,如果遇到袁玉風,盡量避開,你也一樣,明白了嗎?”

  “明白了……”不等她說完,我已經飛身離開,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5:3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黑暗之美

  找了個隱蔽的地方,我把麵具取了下來,然後又回到了天風莊外。蓮兒對這件事這麼執著不僅僅是因為我,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因為花中花這個做惡多端的采花大盜,當年她差點就毀在了采花大盜的手上,幸好是被我撞見,否則……

  就因為如此,所以她才求我教她厲害的武功,看她那麼堅定和執著,我隻好答應了她。如今又遇到了如此猖獗的采花大盜,她當然希望能親手把這個采花大盜除掉。

  在天風莊外逗留了一會,這裏進進出出的人挺多的,但是我卻發現了兩個可疑的人。大白天的,既沒下雨也沒有火熱的太陽,竟然出現兩名戴著鬥笠的男子。

  根據經驗,這兩人絕對是某個組織派來查探的人,會是誰呢?是袁玉風派來的人嗎?不會,這個時候袁玉風沒必要派人來查看,對於這件事,他根本就了若執掌。也不可能是星派來的人,這裏有星的分部,要查探不需要如此裝束。

  我悄悄地跟上了這兩個人,根據我的猜測,這兩人很可能是真龍教派來的,根據天火的信息,真龍教在南方有很多分壇,但是在北方幾乎沒有,此處沒有分壇,要來查探自然要偽裝好。

  正如我所預料的,這兩人很快就騎上快馬,向南門飛奔而去,不用想了,肯定是回去報告了,相信對於這次的事件,他們也打聽到了不少。

  我沒有繼續跟蹤,已經沒有必要了。不知道真龍教主知道出了個這麼厲害的袁玉風他會怎麼想?他應該不會傻到想收買袁玉風吧?如果我猜得不錯,他應該會好好利用這點,難得出現了一個可以抵擋金麵遊神的人,我要是真龍教主肯定等著坐收漁利了。不過他絕對想不到,他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有無天對付真龍教,我也放心,我暫時也沒必要把心思放在真龍教上麵了,目前首要的當然還是袁玉風了。

  還有昨天的事情,聽說之前被花中花擄去的少女都生不見人死不見屍的,這次他又為什麼把屍體特意送回來呢?真的是很奇怪啊,難道是袁玉風讓他這麼做的?可是袁玉風又有什麼目的呢?

  這次袁玉風突然走掉也很奇怪,這其中一定有什麼陰謀。還有袁玉風的秘密,看來我有必要去袁玉風當年掉下去的山崖下麵去查看一下,也許會找到什麼線索。

  ************

  一道白影劃破黑色的夜空,快速地閃進了一座莊園。白影在一間大房的門前停了下來,赫然是花中花!他肩膀上還扛了一個麻袋,在房門外輕輕地敲了敲門。

  雖然裏麵沒有反映,但是門卻詭異地自己開了。花中花扛著麻袋走了進去,然後門緩緩地自己關上了。

  屋內幾乎沒什麼擺設,隻有靠著牆的一張坐台,也可以說是床。上麵盤膝而坐著一個人,正是袁玉風!

  花中花走到袁玉風前麵,把肩膀上的麻袋取了下來,扔到了地上,說道:“主人,你要的東西我已經帶回來了。”

  “很好。”袁玉風連眼睛都沒有睜開。

  “主人,我真不明白,為什麼你要我把屍體送回去,現在又要我去偷回來。”花中花有些納悶。

  “不明白就不要想太多,讓你送回去隻是想看看所有人的反應,你不覺得這是件很愉快的事情嗎?”袁玉風依然沒有睜開眼睛。

  “那現在為什麼又要偷回來?而且又什麼隻偷這個女人?”花中花還是不太明白。

  “因為隻有這個女人的屍體還有點用處,卓一笑的女兒武功太低,功力和體質都太差了,不適合做我的實驗,這個女人就不同了,她可是蝶靈婆婆的弟子,武功要好的多,是非常難得的材料。”袁玉風還是一動不動。

  “屍體能有什麼用?為什麼主人你要收集這麼多美女的屍體?”花中花又問道。

  “到時候你就明白了,她們的破壞力也許比你還要強上數倍,我準備利用她們來對付金麵遊神,不知道到時候會是怎樣的一番景象呢?哈哈哈哈……”袁玉風邪笑著。

  “那主人為什麼不收集男人的屍體呢?武功高的畢竟還是男人多。”花中花又道。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是我喜歡的還是美女,我可不願意在那些男人身上浪費精神。”袁玉風道。

  “明白了,希望主人的願望早日達成。”花中花恭敬地說道。

  “嗯,對了,這段時間你就不要再以花中花的身份出現在江湖了,反正也沒人見過你的真麵目,你就以真實身份到江湖上走動吧,現在剛好有個任務要你去辦。”袁玉風突然睜開了眼睛,說道,“江南武林神秘世家周家有一件不為人知的寶物叫做龍鳳寶玉,我希望你去把它偷來。”

  “江南武林世家周家?江南有這麼一個姓周的武林世家麼?”花中花有些摸不著頭腦。

  “當然有,隻是周家做事低調,很少為外人所知,所以經常武林人士忽略,但是周家的實力不可小視,家主周文虎十大高手中排到了第四,武功恐怕還在你之上。”袁玉風又閉上了眼睛。

  “啊?那我怎麼可能拿得到龍鳳寶玉?”

  “你花中花可不是個笨人,這段時間縱橫眾多武林高手之間,一次都沒失手過,已經可見你的厲害了,這次也不是要你去硬來,盡量多想辦法,不到萬不得已不要暴露身份。當然,為了確保萬無一失,我會在適當的時候派人幫助你的。”袁玉風始終沒有動過。

  “是,主人。”花中花還是有點不願意,“對了,主人,那龍鳳寶玉應該隻是塊玉,主人為什麼這麼看重它?難道它有什麼特別的用處嗎?”

  “雖然江湖上知道的人不多,但還是有人知道的,龍鳳寶玉可以百毒不侵,而且具有靈氣,戴在身上可以加速傷勢的複原。”袁玉風道。

  “原來是怎樣,我明白了,主人。”花中花恭敬地道。

  “好了,你早點出發吧。這段時間我必須呆在這裏進行我的計劃,相信很快就可以完成了。”

  “是,主人。”花中花向袁玉風行了一禮,然後轉身走了出去。

  離開了屋子,走了幾步,花中花又回頭望了望袁玉風所在屋子的房門,他也開始對這個龍鳳寶玉有點興趣了,他知道僅僅是百毒不侵,根本不足以讓袁玉風如此重視,這其中肯定有更特別的用途,或者是有更神奇的功效。剛才袁玉風根本不想告訴他真實的用途,那就得自己去查找了。

  想到這,花中花飛身而起,一道白影再次劃破夜空,消失不見。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5:4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三章 江南小鎮

  寬闊的大道上,一匹快馬飛奔而過,馬上是一名英俊的青年,正凝視著前方,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快馬過後,一個人影飄落到地麵,看了一眼前方的騎馬青年,然後又飄身而起,向前掠去。

  去查看了一下袁玉風墜落的山崖底下,結果還是什麼都沒發現,雖然明白袁玉風不會疏忽大意而留下線索,但是我還是仔細地查看了一翻。結果除了一個奇怪的祭壇和一個奇怪的槽外,我什麼都沒有發現。

  離開仙雲山,我卻在路上發現了一個人,雖然之前我沒有見過他的真實麵貌,而他現在又沒有蒙麵,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他就是花中花了。一個人的相貌可以改變,但是氣息是不會改變的,到了我這個境界的人自然可以看得出來。

  花中花如此快速地趕路,到底是要去哪裏呢?跟著他也許會發現點什麼。

  這裏所謂的江南是指白龍江以南,白龍江橫跨整個大陸,江大陸一分為二,我一直跟著花中花渡過了白龍江。

  一路上,花中花裝成了一個比較平常的武林俠士,竟然還偶爾拔刀相助,真的是太讓我驚訝了。

  度林鎮,江南一個比較繁華的小鎮。我跟著花中花住進了度林鎮的平安客棧,這一路上,花中花還真的是很奇怪,他絕對不可能一夜之間變成了好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袁玉風派他出來做什麼,為了方便行事才裝成了好人。

  從樓上的房間裏下來,準備到大廳裏吃點東西,卻發現花中花已經在大廳內的一張桌子上了。

  我沒有去看他,直接走到另外一張空桌子邊坐了下來,我現在的樣子仍然是女身男裝,這幾天我都沒有恢複男身,那樣恢複來恢複去的確實麻煩,而且我現在的男身又不知道可以持續多長時間,萬一在關鍵的時候出現異常可就不好了。

  大廳裏生意還算不錯,空桌子不多。我旁邊的一張桌子上坐著一對年輕的男女,引起我注意的是那個青年男子,從我下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他了,他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居然有接近三神的修為,真的是讓人難以置信,難道說他已經超過了天下第一高手?那為什麼從來沒有聽說過武林中還有這號人物呢?

  他身邊的女孩看起來年紀不大,武功很一般,所以我也沒有太注意。除此之外,不遠處的幾張桌子上似乎坐著一群相當不善的人,看樣子好象是在等著什麼人。

  花中花在一旁的桌子上悠閑地喝著酒,仿佛在遊山玩水一般。這時候,從門外走進來三個人,兩男一女。站在中間的是個青年,手提一把十分精致的長劍,他左邊是一個少年,大約隻有十六歲的樣子。他的右邊是三人中的那位女性,同樣的手提一把長劍,年紀約二十有餘,長得還算清秀。

  三人走進門來,中間的青年在大廳裏掃視了一眼,目光在那幫麵相不善的人身上停留了一下,但是很快又轉開了,看到了大廳角落裏的一張空桌子,便走了過去。

  從三人進來的時候開始,那幫漢子就一直把目光停留在了三的身上,直到到三人走到桌子旁邊坐了下來都沒有轉開過視線。

  看樣子這幫人就是等著這三個人的到來啊,那三個人的武功隻有為首的青年還算個高手,那個少年和那個女人的武功可不怎麼樣。這幫人雖然武功都很一般,但是他們人多,光坐著的就有三十來個人,而且還有人在暗處躲著。

  一場大戰已經不可避免了,隻是想不到那三個人竟然還像沒有事一樣走進來坐下了,那個為首的青年不可能沒有注意到這幫人的意圖,難道說他有把握打贏這一仗?

  大廳內的氣氛已僵到了極點,已經沒有人敢說話了,所有說話的人都注意到了那幫帶著凶惡麵容的漢子。

  突然間,那幫漢子中的一個人把手中的碗向地上一砸,“砰”的一聲,所有人都拔出武器向剛進來的三人撲去。

  三人見到有人襲來,也立即把劍迎擊,一瞬間,大廳打成一團,所有無關的客人都趕緊跑了出去,生怕連累到自己。

  青年一劍砍倒兩人,然後對著敵人說道:“你們是神拳幫的人吧?杜神拳怎麼沒有來?”

  “萬鋒,今天就是你的死期!”這時候從二樓飛下一個人影,向青年襲去。

  來者是一名彪形大漢,拳腳十分了得,看樣子他就應該是青年口中所說的杜神拳了,也就是神拳幫幫主。這神拳幫我倒是聽說過,據說他們非常霸道,喜歡欺負弱小,神拳幫在武林中名氣並不打,幫主杜神拳武功還不過是個二流角色,但是聽說他們有官府做靠山,所有很多武林大派也不敢輕易惹他們。不知道這姓萬的青年到底是怎麼惹上神拳幫的。

  萬鋒與杜神拳鬥得不相上下,所謂的神拳在我看來不過是三腳貓的功夫,而萬鋒使的一手劍法雖然巧妙,但也是破綻重重啊,兩人的武功根本就是半斤八兩,一時半會是分不出勝負的。

  這邊鬥得正酣,但是那邊卻不行了,那少年和那女人根本敵不過三十多個人的圍攻,沒多久,兩人就被抓了。

  此時,整個大廳裏就剩下杜神拳和他的一幫手下,以及萬鋒三人,還有我、花中花、和剛才那桌子上的一對青年男女。廳內大部分桌子都已經因打鬥而被毀壞,隻剩下我們這三張。不要說我見死不救,這裏根本就不需要我動手,花中花這回絕對不會閑著,那邊的青年男女也肯定不會隻是看熱鬧。

  杜神拳見手下已經抓獲兩人,立即停止了打鬥,站到自己人那一邊說道:“萬鋒,束手就擒吧!你是鬥不過我的。”

  “杜神拳,你有種就跟我單打獨鬥,隻知道牽連無辜,算什麼好漢?”萬鋒怒道。

  “哈哈,跟我談好漢?我隻知道隻要可以勝利,那就是好漢!”杜神拳大笑道。

  “你……”萬鋒已經氣極。

  “萬鋒,我現在要你自廢武功!否則我就殺了他們!”杜神拳從一名手下那裏接過刀,指在了那個女人的脖子上,“嘿嘿,自己不能保護心愛的女人,你還真是沒用呢!”

  “鋒,你不要管我!”那女人對著萬鋒叫道。

  “小霜,我怎麼能不管你?”萬鋒已經陷入了痛苦之中。

  “哥,你不要聽他的!”少年也開始叫道。

  “萬鋒,快點,我可沒什麼耐心等你!”杜神拳又道。

  我看了下花中花,又看了下那邊的男女,他們竟然還是無動於衷,難不成他們都在等別人先出手?我可不是什麼好心腸的人,要讓我無視這些事情,我也是無所謂的,我相信,他們不會比我更沉得住氣的。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5:5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四章 無形劍影

  “哥,那個神拳幫的人好卑鄙啊,你幫幫那三個人好不好?”雖然聲音很小,但我還是聽得很清楚,那年輕男女中的少女對青年男子說道。

  “小琦,不要多管閑事。”青年男子仿佛沒有看到一切一般。

  “哥,你該不會真的見死不救吧?”少女撒嬌一般的說道。

  “能少管閑事就不能多管閑事,這裏可是個非常麻煩的地方。”說著竟然斜著眼睛瞟了我跟花中花一眼。

  不是吧?難道他看出我的武功了?不對,憑他的境界還不可能看得出來,不過他應該已經知道了我不是個簡單的人物了。

  “哥!”少女又撒嬌道,“你要是不肯救他們,那我自己去救!”說著就要起身,卻被他哥哥拉住了,“好了好了,還是我去吧!”他哥哥終於妥協了。

  雖然年輕男子答應要出手了,但是他卻遲遲沒有起身,而是緩緩地從腰間取出一支蕭,抵上嘴邊開始吹奏起來。

  好家夥,竟然用音律攻擊!還是專門針對敵人的,但是他似乎把我也當成了敵人,蕭聲不僅攻擊了杜神拳和他的手下,還攻擊了我和花中花。

  這種蕭聲,沒有內力的人聽起來是美妙音樂,有內力的人聽起來卻是在攻擊內力和精神,確實夠厲害的,他甚至還可以使用內力進行有選擇性的攻擊,當今天下可沒有其他人能做到這個程度了。

  我暗自運氣抵擋,憑我的境界,隻要稍微使用的點內力就可以不受影響。但是花中花卻不同了,他雖然是高手,但是還不能完全不受影響,他運氣抵擋要比我消耗的大得多。

  至於杜神拳等人,那可就不行了,一個個都捂著耳朵倒地打滾,可以看出他們是多麼的痛苦。這讓開始有些佩服這個吹蕭男子了,天下之間竟然還有這樣的人物。

  簫聲一直持續著,萬鋒三人見次狀況,都站到了一邊,他們根本沒有受到任何影響,隻因為他們沒有受到特意的攻擊。被攻擊的人中,隻有我像沒有事一樣,本來我不準備打算展現實力的,但是我已經習慣了在人之上的感覺,一時間我還真裝不出來。花中花也非常痛苦,但還是勉強支撐著,也表現出像不受影響似的。

  這時候,吹蕭青年一邊吹著簫,一邊站起身來,走了兩步,來到了杜神拳的前麵,然後停下了吹奏,說道:“還不快滾!”

  杜神拳知道遇到高手了,好不容易解脫了,自己要是再呆在這裏恐怕性命都不保了,帳可以以後再算,命沒了那就不劃算了,所以也趕緊識趣的帶走手下跑掉了,連一句話都沒有說。

  “多謝兄台丈義相助,萬某感激不盡!”此時,萬鋒對吹xiao青年抱拳道。

  “萬兄不必客氣,杜神拳是江湖上人人皆知的敗類,而且在下出於江湖道義也不能見死不救。”吹xiao青年道。

  他這句話明顯暗指了我和花中花見死不救,不過我可不會在乎這些言語,到了我這個境界的,心境是不會因為這點刺激而動搖的。

  “好一曲無形劍影!在下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啊!”這時候花中花竟然起身離開了座位,向吹xiao男子走去。

  “兄台過獎了,在下的簫曲對兄台來說恐怕跟普通的曲音沒什麼區別吧?”吹xiao男子回道。

  “兄台何需如此謙虛,在下花自在,剛才見識了兄台的丈義和深厚的內力,深感佩服,又為沒有及時出手相助三位而感到慚愧,請幾位原諒,如果不嫌棄,在下原與給位交個朋友。”花中花還真是說的比唱的還好聽。

  “花兄客氣了。二位都是高人,萬某真是不敢當啊。”萬鋒見他道歉,當然會客氣幾句。這萬鋒也不是笨蛋,什麼樣的還是能看出點來的,花中花不是一般人他也早就很清楚了。

  “萬兄不必這麼說,大家年紀相當,沒什麼敢當不敢當的。”說著,花中花有轉過臉對吹xiao青年道,“這位兄台你說對吧?”

  “說的也是,在下周炳城,這是舍妹妹周琦,有幸結識各位。”吹xiao青年介紹了一下剛走過來的妹妹。

  幾人又互相介紹了一番,算是認識了。

  本來我準備也去攪和一下的,但是想想還是算了,我本來就不是個喜歡熱鬧的人,這麼多人在一起,我反而不太習慣了,還是一個人的好。

  我站起身來,然後向樓上的房間走去,現在正是傍晚時分,他們幾個估計也會在這家客棧過夜了,監視花中花還是在暗中進行比較,雖然他們現在已經注意到我了,但是對我來說根本就是無所謂了,我可是可以在瞬間換個身份出現在他們麵前,而他們絕對不會認出來!

  回到房間裏,我直接躺了床上休息,說實話,我都很久沒有舒服地躺著睡一覺了,多年來我大多數時間很多打坐練功度過夜晚的,最近這段時間也是幾乎沒怎麼睡過,雖然說打坐過一晚對我來說和睡覺差不多,但是那畢竟沒有睡覺舒服。

  我這段時間也沒什麼心情去睡覺,袁玉風的出現已經讓我傷透了腦筋了。難道我真的鬥不過袁玉風?不可能,我連神都見到了,袁玉風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今天這個叫周炳誠的也讓我驚訝了一番,武林之中竟然還有這號人物,他已經可以和天下第一高手相提並論了。而周炳誠這個名字我又好象在哪見過,姓周的,武功又十分驚人,而且還是年紀輕輕的,又懂音律,會是誰呢?

  第一反映我想到了江南神秘世家家主周文虎,對了,周文虎有個兒子,名字就是周炳誠,星對於武林情報掌握得十分全麵,雖然周家常被人忽略,可是不會被星忽略的。

  周文虎在十大高手裏僅列第四,想不到他的兒子竟然天下第一高手的水準,這周家確實是個神秘的家族啊,就連星都忽略這個周炳誠,隻知道他武功不弱。

  等等,今天的花中花也有些奇怪,竟然主動跟人套近乎,難道他有什麼企圖?是針對周炳誠的嗎?除此之外別無其他的可能了,萬鋒武功平平,不可能是針對他,如果是針對萬鋒,那花中花就不可能等到周炳誠出手的,他自己早就救下了萬鋒。

  有意思,憑花中花的武功,可是沒辦法打贏周炳誠,可能他自己還不知道了,周炳誠故意隱藏了功力,但是他卻瞞不過我的眼睛。如果這是袁玉風派給花中花的任務的話,那倒是有好戲看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6:0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龍鳳寶玉

  時間差不多了,是時候去監視花中花了,如果他的目標真的是周炳誠,那麼他今天晚上很可能露出馬腳,到時候就可以弄明白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了。

  我離開房間,來到走廊上,在樓梯口看見周炳誠和花中花以及萬鋒等人正把酒言歡,好象喝得挺高興的,但是卻沒有人喝醉。

  沒多久,他們便散酒了,我閃身回到房間裏避開了他們的視線。等到他們全部都回房後,我才走了出來,然後悄悄地來到花中花的門外,憑我現在的境界,很容易聽見屋內所發生的一切而不被人發覺。

  “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想不到他就是周文虎的兒子!這樣一來,我可以先接近他兒子,混進周家,再試圖去偷龍鳳寶玉了!哈哈哈哈。”花中花回到房中,竟然偷偷的笑出聲來了,雖然他很小聲,但還是被我聽到了。

  原來如此,他的目標是周家的龍鳳寶玉。龍鳳寶玉可是周家的密寶,江湖上知道的人也不多,據說佩帶在身上可以百毒不侵,可真的是百毒不侵嗎?也沒有人知道。袁玉風竟然指使他來偷這個東西,難道說這龍鳳寶玉有什麼特別的地方?還是說……

  突然間,我發現附近有人向這邊來了,我剛準備離開,卻發現那人已經攔住了我的去路,來者正是周炳誠!

  “早就感覺你不對勁了,想不到這麼快就有行動了。”周炳誠一臉嚴肅地說道。

  真是暈,我竟然忽略了這家夥,明知道他不是一般的高手。雖然我並不是怕他,但是我卻想多一個沒有必要的敵人。要知道他這樣的人才全天下找不出幾個來的,如果能被我所用,那就太好了。

  這時候,花中花也從房間裏出來了,應該是聽到了門外的動靜。花中花看到周炳誠,先是一愣,他是在害怕自己剛才房中一時興奮而說出來的話被周炳誠聽到了,那樣的話他的計劃就要泡湯了。

  “周兄,這是怎麼回事?”花中花故意試探周炳誠。

  “花兄,剛才我發現這個人在你房間門口鬼鬼祟祟的,我擔心他有什麼企圖。”周炳誠說道。

  花中花看我一眼,他可能已經猜到我聽到了他說的話,說道:“你是什麼人?到底有什麼企圖?”

  我現在還不想跟他們接觸,看來我隻有逃跑了。於是我飛身而起,越過周炳誠頭頂,向樓梯口掠去,但是前麵又出現了幾個人,萬鋒等三人和周炳誠的妹妹都過來了。

  萬鋒見我衝過來,拔劍就向我攻來,因為他剛才看到了我從周炳誠的麵前越開,他可能已經把我當成敵人了。我不得不說這家夥確實是個莽漢,丈著有點不錯的武功,做著自以為是丈義的事情,這樣的人很容易做錯事情的。

  我直接加快了速度,一瞬間就從他身邊閃過,他根本來不及反應。然而周炳誠和花中花卻都不是簡單的人物,我為了不暴露身份,又不敢拿出真正的實力。等我掠到大廳之中,周炳誠已經從另一頭截住了我的去路。

  “看你往哪逃!”周炳誠說了一句,就拿出他的簫,向我攻了過來。

  以簫為武器,確實是不錯的選擇,我就陪他玩玩好了。

  到目前為止,能讓我拿出真正實力來的人隻有袁玉風和三神的聯手攻擊,就算是天下第一高手,我也隻用了三成功力就將其擊敗。

  周炳誠出簫如劍,但卻比一般的劍威力更大,我沒有還手,隻是不停地避開他的攻擊,畢竟我隻是想看看他的實力。

  可這時候,花中花卻也參合了進來。他已經肯定了我知道他的秘密,所以上來就想把我至於死地,出手相當之狠。

  花中花聚集內力,一掌向我打來,掌力非常強勁,我知道那可是他的絕招流花掌,在武林之中,可是非常有震撼力的武功,隻不過他今天麵對的是我,這樣的掌力對我來說,簡直就是嬰兒打了大人一下。

  我也一掌迎了上去,自然我是不會用全力的,我隻拿出了一層左右的功力,剛好和花中花的功力相當。雙掌相對,力量相同,則雙方都被反彈開來。

  退開了幾步,我原以為周炳誠會乘這個機會向我攻擊,可是卻沒想到他竟然站在原地不動了,隻是看著我和花中花。

  “你到底是什麼人?從昨天開始我就覺得你很奇怪了,你應該是在跟蹤我吧?說,你到底有什麼企圖!”花中花清楚他不可能打贏我,現在隻有想辦法集合周炳誠和其他人的力量一起對付我。

  “你說呢?我有什麼企圖,難道你自己不知道嗎?”我笑著對花中花說道。

  “胡說八道,我怎麼會知道?”花中花繼續裝傻。

  這時候,萬鋒等人也都過來了,現在成了我一個人麵對六個人的局麵,不過對我來說又能算什麼,論武功,他們全部加起來也不是的對手,要知道,三神聯手在我麵前也都敗了,更別說是他們了。隻不過現在我沒必要跟他們動手,花中花不過隻是袁玉風的一顆棋子,袁玉風為了某些計劃,甚至可以犧牲他。

  “花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萬鋒問道。

  “這個人一直鬼鬼祟祟地跟蹤我,我正要問他有什麼企圖。”花中花道。

  周炳誠此時仍然在一邊一句話也不錯,隻偶爾看了看我,從他的眼神裏,我感覺他似乎想到了什麼。難道他已經看穿了我的女身?憑他的眼裏,要看穿這一點也不難,但是有一點他是絕對看不出來的,那就是我的實力和我的身份。

  這個女身還真是讓我煩惱啊,還以為古代裝束女扮男裝很容易,不會被認出來,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的,而且我這身形更讓我難以裝扮,所以我現在這樣子讓看人看出來也一點都不奇怪。

  哎,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還裝什麼男人呢?照現在的情形來看,我以後變成男身的時間會越來越少的,到時候女身還是遲早都會讓人看的,雖然不願意,但我又有什麼辦法呢?除了接受事實我還有什麼可以選擇?遲早都是要讓人知道,那麼現在讓人知道了又有什麼區別。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6:1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六章 絕世紅顏

  我抬手把發束撤散了,讓頭發披了下來,同時我又變回了女身本來的相貌。瞬間,一個絕世的美女出現在所有人的麵前。

  周炳誠雖然看似平靜,但仍然掩飾不住驚訝。周炳誠的妹妹也一下子愣住了,萬鋒三人也都顯露出一副震驚的表情,而花中花則早已經陷入呆滯。

  看樣子效果比我想象的還要強烈,這可是第一次以女人的身份在外人麵前顯露,感覺雖然有些奇怪,但是我知道這樣的事情遲早都是會發生的,與其千方百計地掩飾,倒不如坦然麵對,那樣也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花中花,你可知道我是誰?”我故意問花中花。我沒有再用內力變聲,這次我用的是完完全全的女人聲音。雖然又些不爽,但是輕鬆多了。

  “你……你……”花中花恍然大悟,“難道你就是主人所說的另一個金麵遊神?”

  花中花說完,才意識到自己上當了,他已經自己承認了自己就是花中花了,但是已經晚了。

  正如我所料,花中花看到絕色美女,就忘記了自己是誰了,真實的身份馬上就暴露了出來。他剛才已經說了主人,現在誰都知道花中花是為袁玉風做事的,而袁玉風曾經跟金麵遊神對峙的時候說過另一個金麵遊神的事情,如今他竟然這麼說,已經明顯證明了他就花中花。

  聽到我叫他花中花,而他也答應了,所以有人又一次驚訝了,一個個都看向花中花。

  “你果然就是花中花。”周炳誠看著花中花說道。

  “周兄,你不要聽她亂說,我……”花中花發現自己已經找不到辯解的理由了。

  “不愧是周公子,你是如何發現他就是花中花的?”我問周炳誠道。

  “他說他叫花自在的時候我就開始懷疑了,天下之間,能抵擋住我的封魂簫曲的,功力至少要達到十大高手的程度,而有這種功力的人像他這種年紀的也就那麼幾個人,但是卻沒有花自在這號人,所以我便懷疑他就是花中花了。”周炳誠緩緩地說道。

  聽到周炳誠的分析,我也不禁覺得驚訝,他比我想象的更加聰明,觀察力更加敏銳,我不得不說他確實是個難得的人才。雖然說我手下已經可以算是人才濟濟了,但是我還是希望他能為我所用,憑他的能力,再加上無天,那星將成為不可戰勝的組織。不過我也清楚,像他這樣的人是不會願意為別人效力的,但是如果他真的願意了,那麼他肯定是絕對的忠誠。所以,怎麼樣讓他願意是我目前首要考慮的。

  “真是精彩,周公子的洞察力真是讓人佩服!”我笑道。

  “哥,他真的花中花?”周琦感覺有些難以置信。

  “沒錯,他就是花中花,而他來這的目的,是為了你們周家龍鳳寶玉。”說完,我又對花中花說道,“我說的對嗎?”

  花中花自知形式不妙,有我在這裏,他自然不是對手。突然,他出手向距離他最近的萬鋒的弟弟抓去。可惜他的速度可不如我,我早已經意識到他會這麼做,他知道在我麵前是跑不了的,所以隻有抓住一個人質,才有個可能逃走。

  但是我也不可能給他這個機會,我隻抬手一揮,一股強烈的氣勁向花中花襲去,在他就要抓住萬鋒弟弟的時候,他已經被擊中。但是他的反應也十分敏捷,在剎那間,他的身體向後避開,以至於沒有完全擊中,可是他卻不得不退開一斷距離,而且還被我的氣勁造成了輕傷。

  花中花見計劃不成,立即轉身向窗外飛身掠去。

  “不用追了,讓他走吧。”眾人見花中花逃走,正準備去追,卻被我叫住了。

  “他可是天下第一采花大盜啊,為什麼要讓他逃走?”周琦似乎對我有點不滿。

  “我之所以讓他逃走,是因為我要讓袁玉風驚訝一下。”我道。

  大家很明顯不明白我說話的意思,看了他們一眼,我才解釋道:“花中花隻是個小角色,要殺他很容易,不必急於一時,真正的敵人其實是袁玉風。這次袁玉風派花中花到周家來偷盜龍鳳寶玉,據我猜測應該是另有所圖。龍鳳寶玉雖然是至寶,但是要不足以引起袁玉風的興趣,他之所以派花中花來,主要是為了吸引金麵遊神的注意力。”

  “吸引金麵遊神的注意力?”

  “是的,袁玉風知道有兩個金麵遊神,如果隻有一個,他還可以應付,還是如果同時麵對兩個,那他就沒有辦法對付了,他派花中花出來,就是因為他知道金麵遊神肯定會認出花中花,從而開始監視花中花,而他自己則可以更安全地進行自己的計劃了。”我道。

  “袁玉風到底會有什麼計劃?你又怎麼會知道的這麼多?”周炳誠也並不是很相信我。

  “袁玉風會有什麼計劃我是不知道,不過,根據我的猜測,他不惜犧牲花中花也要秘密進行的計劃,肯定是針對金麵遊神的。”我道。

  “袁玉風要犧牲花中花?”眾人都很奇怪。

  “是的,如果花中花被金麵遊神盯上了,他還有活路嗎?袁玉風不可能沒想到這一點。所以,我才沒有殺花中花,為的就是要讓袁玉風摸不清楚我的想法。”這一點雖然隻是我的猜測,但是可能性是極大,他很清楚全武林對花中花的狠意,那麼花中花如果被殺死也肯定在他的預料之中。

  眾人有些沉沒了。

  “你真是他們口中所說的另一個金麵遊神?”周炳誠又問道。

  “你認為呢?”我看了看他,說道,“這個問題我不想說明,你們總有一天會明白的。好了,我要回房去了。”說完,我轉身向樓梯走去。

  “姑娘,你總該留下個稱呼吧?”周炳誠竟然叫我姑娘。

  可是我也沒什麼辦法,聽起來雖然很不舒服,但是還是得接受,誰讓我現在是個真正的女人。

  “你們叫我星好了。”龍嘯天這個名字不能用了,一時也想不出個好名字,就用組織的簡稱好了,正好也可以學學零。

  告訴了他們我的名字,我就徑直走上了樓梯。雖然清楚他們對我肯定有著莫名的驚訝感和神秘感,但我是不可能告訴他們太多我的事情的。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6:2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七章 三神傳人

  回到房間裏,我緊張的心情終於放鬆了,第一次以女人身份出現這麼多人麵前,我真的很別扭,這算是對我最大的考驗了,比對付袁玉風還困難。

  周炳誠確實聰明,如果他真的能幫助我,那麼要對付袁玉風也許就不那麼困難了。不過,他是否願意幫助我也是個未知數,剛才我之所以故做神秘,就是想讓他產生好奇,而且隻有我最信任的人,我才會告訴他我的秘密,而目前周炳誠對我來說還是個外人,我又怎麼可能告訴他一切?

  如果我猜得不錯,他一會就會來找我,我感覺他得到了三神的真傳。

  我盤膝坐到床上,進入入定休息狀態,但同時對周圍的事物也是了如指掌。沒多久,我就感覺有來到了我房間的門口,而且是周炳誠沒有錯。

  “咚咚。”門外響起了敲門聲。

  “請進。”我道。

  門打開了,周炳誠從外麵走了進來。

  “你果然來了。”我睜開眼睛看著他說道。

  “你知道我要來?”周炳誠有些驚訝。

  “如果你真的是三神的傳人,那麼你肯定會來找我。”我不緊不慢地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是三神的傳人?”周炳誠更驚訝了。

  我就是要他驚訝,隻有讓他心服口服,那麼他才會甘心效力於我,而且我也不必擔心他的忠誠。

  “你父親周文虎雖然名列十大高手第四,但是他不可能教出一個比他強這麼多的兒子,你雖然竭力隱藏自己的功力,不過那也隻能瞞過一般人的眼睛,縛心決應該是三神教你的吧?”我道。

  “你竟然連縛心決都看得出來?”周炳誠已經感覺到前所未有的驚訝。

  “沒什麼好驚訝的,你竟然是三神的傳人,那麼就應該知道我的一些情況。”我道。

  “這麼說來,跟三神決鬥的是你,而不是那個男金麵遊神了?”周炳誠終於說出了他的疑問。

  “也可以這麼說。”我們本來就是一個人,當然我現在還不能告訴他這個事情了,一個男人突然變成女人,隨便說出去也是沒人相信的,而且就算相信了,別人又會怎麼看我?所以這種事情是絕對不能夠傳出去的。

  “真想不到,能贏下三神聯手的金麵遊神竟然是個年輕的女人。”周炳誠道。

  “很驚訝嗎?”我笑道。

  “確實很驚訝。”

  “如果你接觸我的時間長了,那麼你肯定會更加驚訝了。”我不自禁的輕輕一笑。

  “是嗎?”周炳誠道。

  “以後你就知道了。你來找我,不隻是為了閑聊吧?”我從床上走了下來,說道。

  “我不過隻是想見識一下金麵遊神的實力而已。”

  “剛才我們交過手,你應該清楚我用了多少功力,難不成你還真想跟我較量一番?”我走到桌子旁邊示意周炳誠坐下。

  “所以那隻是我之前的打算而已,三神聯手都贏不了你,那我又怎麼可能贏得了你?”周炳誠坐下來說道,“如今袁玉風的出現,對江湖的震動可是不小的,我想知道你準備怎麼對付他。”

  他總算說了他的來意,他這麼說,說明他對金麵遊神很有興趣。也許,我可以好好利用一下這一點。

  “怎麼?你是想準備幫助我對付袁玉風嗎?”我反問道。

  “不,我可沒那個心情去惹這個麻煩。”周炳誠說得好像很怕麻煩似的。

  “真的是這樣嗎?竟然如此,你又何必來管我怎麼對付袁玉風?”我看了看他,說道。

  “如果你不願意告訴我,那我也不會勉強。周炳誠道。

  “你身為武林高手,難道不打算為武林除掉袁玉風這一大害?”我又問他道。

  “我可沒那麼偉大,當今的武林,為君子可比真小人更可惡。”周炳誠說道。

  “可是總會有無辜的人,你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被無辜牽連?”我倒要看看他的正義感有多少。

  聽了我的話,周炳誠沒有再說話,隻是端了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我希望你可以為我效力。”我直接開口說出了我的想法,對付他這種人,越是耍心計越容易被拆穿,隻有坦誠才能夠贏得欽佩。

  “為什麼會選擇我?”周炳誠並沒有驚訝。

  “不為什麼,隻是覺得你可以信任。”我道。

  “是嗎?你認為我會答應你?”

  “雖然清楚你不會答應,但是我還是希望你能考慮。”

  “謝謝你的好意了,不過我還是喜歡自由的生活。”

  “那是拒絕的理由嗎?”

  “至少現在是。”

  “那我期待了。”

  “我想我該走了,告辭。”周炳誠說著便起身就要走。

  “那好。”我真想不到周炳誠竟然厲害到了這個程度,不僅僅是武功,連智慧也是讓人驚訝,他可能已經猜到我對他隱瞞了很多,他肯定也認為金麵遊神隻有一個,就是我這個女人,因為之前金麵遊神都是戴著麵具出現,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麵貌和真實性別。不過,他絕對想不到其實我本來是個男人,而且還是皇族。

  這時候,我突然發覺有人潛入了客棧,難道花中花去而複返了?

  “等等,”我連忙叫住周炳誠,“有人潛入客棧了。”

  “什麼?”周炳誠還沒有發現,因為來者再他察覺的範圍之外,聽到我說有人潛入,立即衝了出去,我也趕緊跟了上去。

  “啊!”這時候突然傳來了一聲尖叫。

  “不好,是小琦!”周炳誠急了,快速向周琦的房間奔過去。

  來者的武功好奇怪,絕對不是花中花,是個從來沒有見過的人,而且竟然潛入距離我最遠的周琦的房間,是害怕被我發現嗎?不敢多想,跟著周炳誠快速趕向周琦的房間。

  剛到房間門口,門突然打開了,一個黑衣人抓周琦的脖子架再前麵走了出來。周琦看樣子無法動彈也不能說話,明顯是被封住了穴道。

  “放了她!否則讓你死無全屍!”周炳誠憤怒地眼睛幾乎冒出火來。

  “你以為我是白癡嗎?”黑衣蒙麵人說道,“在金麵遊神的麵前我要是沒個擋箭牌那還能走得掉嗎?”

  “你以為你有擋箭牌就可以跑得掉嗎?”我道。

  “知道金麵遊神厲害,但是你也不要小看我,有人質在手我還是有把握的!”黑衣蒙麵嘿嘿說道。

  “你想怎麼樣?”周炳誠已經感覺到對方也不是普通的角色了。

  此人居然知道我就是金麵遊神,怎麼說來,他肯定和袁玉風有關了,也隻有這種解釋才算合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6:3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八章 多事之夜

  “周炳誠,交出龍鳳寶玉來換你的妹妹!”黑衣蒙麵人道。

  “龍鳳寶玉我又沒帶在身上,你叫我如何給你?”周炳誠說道。

  “那等你拿到了龍鳳寶玉再來換你妹妹了!”黑衣蒙麵人說著,就抓著周琦飛身向窗戶口掠去。

  “哪裏逃?”周炳誠見敵人要逃跑,急忙追過去,而對方卻見他追來,立即一掌把周琦推了過來,周炳誠自然放棄追擊,急忙接住周琦。

  而這時候,我早已經閃到窗戶口攔住了黑衣蒙麵人的去路。見此路不通,黑衣人立即飛身條過走廊來到大廳。他雖然輕功不錯,但是在我麵前還是不可能逃掉的,我快速掠了過去,輕出一掌,一股強勁的掌力即將擊中他的時候,卻突然飛出了另一個黑衣人,劍光一閃,就擋住了我的掌力。

  看到這情形,著實把我驚訝了一下,竟然有人可以這麼輕易地當住我的掌力,更讓我驚訝的是,我竟然看不出這個人的功力!

  當住了我的掌力,黑衣人又一劍向我刺了過來,而原先那個黑衣人已經跑出大門消失不見了。

  我一邊閃避著來人的攻擊,一邊想著此人到底會是誰呢?能讓我看不出功力的人除了零之外我還沒見過第二個人,就算是袁玉風我也不可能看不出來。

  我提高了內力,抓住了對方拿劍的右手,然後一掌向對方胸口打去,這次我拿出了四層的功力,他不可能不死!

  中掌的黑衣人飛了出去,重重地撞到了牆壁上然後倒在了地上。

  看到黑衣人倒下去,我才發現這人的武功並不是太強,而且還是個女人,剛才那一掌打到了她的胸口,胸骨已和心肺已經被我震碎,不可能還活著。隻是剛才當住我那一掌確實太讓我驚訝了,憑她這樣的力量怎麼可能擋住我的掌力?

  就在時候,黑衣人又站了起來,看到這我已經是目瞪口呆了,怎麼可能有這種事?黑衣人沒有再攻擊我,而是轉身掠到了門外跑掉了。

  我眼睜睜地看著黑衣人逃走而沒有去追,這一次我真的被打擊到了,袁玉風也不敢那樣受一掌的,而此人中我一掌竟然還能沒事地走掉!

  “小琦!你怎麼了?”這時候,周炳誠的突然大叫才把我驚醒,我趕緊回到樓上,發現周琦臉色發黑地倒在周炳誠的懷中,萬鋒三人此時也在周炳誠身邊。

  “她中毒了,而且是從來沒有聽說過的非常怪異的毒。”吳霜,也就是跟萬鋒在一起的女人,伸手替周琦把了脈,然後說道。

  周炳誠聽了,立即抱起周琦衝進了房間裏。周炳誠把周琦放到了床上,讓她盤膝而坐,自己坐在她深厚,準備用內力幫她把毒畢出來。

  這幫家夥,竟然給周琦下毒,剛才那個黑衣人還說要用龍鳳寶玉來換周琦,根本就是在迷惑別人,他們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龍鳳寶玉!可是他們到底要幹什麼呢?

  剛想到這裏,這時候周炳誠貼在周琦背上的手突然彈開了,周炳誠已滿臉大汗,表情痛苦不已。

  看到如此情況,我也不好去想其他的了,立即伸手貼住周琦的後背,將內力輸入到她的體內,可是我卻發現我輸入的內力成了一條導火線,周琦體內的毒竟然隨著內力反向流進我的體內!這是什麼毒?竟然會出現這種情況!這麼厲害的毒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之前跟著王伯研究過不少毒藥,還沒有發現我用內力無法逼出的毒,這次算是碰到難題了。

  我趕緊中斷了內力的輸入,把手收了回來。

  周炳誠調息了一下,正要繼續為周琦輸內力,我趕緊阻止了他:“你不要再輸內力了,這樣下去,她的毒還沒解你就已經功力耗盡加毒發生亡了。”

  “就算是死,我也要救小琦!”周炳誠堅毅地說道。

  “還是我來吧!”我再次阻止了他,“我的功力比你強幾倍,如果是我的話,還有些希望。”

  “不行,這毒會反噬的,就算真的成功了,那你也會中毒而死的。”周炳誠道。

  “呵呵,怎麼會,我就算中了毒也不會死的,這點你完全可以放心。”

  “那……”周炳誠還準備說什麼,我打斷了他:“好了,別說了,快把位置讓開!”

  周炳誠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已經陷入昏迷狀態的周琦,然後才慢慢地起身離開了床。

  “好了,你們都出去吧,在外麵守著就行了,我保證她不會有事。”我對著周炳誠和萬鋒等人說道。

  吳霜也清楚這種毒是一種從沒有見過的奇毒,要想找到解藥隻要找那下毒的人,但這又不太現實,現在唯一的辦法也隻有讓我來試了。

  “讓我呆在這裏吧。”周炳誠道。

  我知道再怎麼樣說,他也不會出去的,也就隻好隨他了。

  現在我總算發現了那黑衣人的真正目的,果然還是衝著我來的,我現在也不得不落入他們的圈套,算了,就當做一次好人吧!

  這毒我雖然沒辦法逼出來,不過根據它的特性,我可以把它完全吸入我的體內,然後我再利用自身的內力修為將其逼出,這種方法應該可以成功,隻不過我會消耗太多的內力,到時候如果我再遇到攻擊,恐怕連花中花那樣程度的人物都打不過了。

  想必這才是黑衣人的真正目的吧?一旦再出現像剛才那樣打不死的人,那周炳誠可就應付不過來了。但是現在也就隻有賭一把了,我自信我憑我的能力還沒有人能夠把我怎麼樣,哪怕是袁玉風真的出現了。

  我開始將功力輸入到周琦的體內,然後一邊讓毒自動進入我的體內,一邊用內力清洗著周琦體內剩餘的毒。還好的是這樣做並沒有消耗我太多的功力,但是最重要的可不是這裏,是我必須要將毒逼出自己的體外,這一點將消耗我大量的內力,要知道這毒連我都沒見過,要逼出它我也沒有絕對的把握。不過,憑我的功力,這毒還不足以要我的命,否則我也不會為了一個剛認識的人而這麼做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7-22 09:2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