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嗜酒態睡

[都市言情] 千水 -【共枕眠(奉子成婚之二)】《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29:3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晚上七點,廚娘已經準備好晚餐,雷霄也準時回來。

「禕禕。」她依舊在日光室裡,聽見他的低喚,才轉首望向他,習慣性地對他露出一抹笑。

「雷。」

「吃晚餐了。」他彎身,輕易托住她的腰身,而她雙臂摟住他的頸項。

「你不開心?」她望著他微微繃緊的臉。

「你大哥還沒走。」他直陳。

「嗯。」她點頭。

「他對你說了什麼?」

「他說要帶我回國。」她語氣輕柔,不喜也不悲。

「不准。」他雙臂一縮,勒緊她的腰身。

「為什麼?」她偏頭凝望著他,不在意腰間傳來的緊窒感。

「我不許你離開。」

「捨不得我嗎?」她半咬著下唇,睇望著他,像在忍笑。

他表情一頓:「我還沒有要你離開。」

「雷,他是我大哥,他不許我……這樣留在你身邊。我可以任性不聽他的話、可以為你留下,但,那有什麼意義呢?」她斂了笑容輕輕說道。

他瞪視著她,神情冷肅。

「雷,我不想成為你的累贅。」她歎息。

「你不是。」他沉聲道。

「好,就算我不是,可是我們這個樣子,要到什麼時候呢?」她輕聲詢問,既不抱怨,也不要求。

「你厭了嗎?」好一會兒後,他終於開口反問。

「不,」她搖搖頭,「我是怕你厭了。」

「我沒有。」而他不想細究的,是他竟然漸漸習慣了她的陪伴。

「可是,我變膽小了。」她小聲地說,細嫩的手指輕輕撫過他的眉、他的眼,他堅毅不屈的臉龐。「我怕有一天你會趕我走,那我會很沒尊嚴、很惹人煩地一直哭,然後,你就會很討厭我,再也不想見到我。」

「胡說!」他低斥,卻發現她的眼裡真的蒙上一層水霧,眼眶悄悄泛紅。

她是認真的。

「本來我以為我真的可以很瀟灑地與你在一起,然後再很瀟灑地說再見,可是,相處到現在,我開始依賴你了,怎麼辦?」她再也無法瀟灑了。

「那就不要走。」他說,不明白她想表達的究竟是什麼?

果然,她又搖了搖頭。

「我很貪心,如果我捨不得你,你也要捨不得我才行。」

他更加緊抱她,雙唇也抿緊。

他不言不語,她卻笑了。

「所以我知道我只是一廂情願,我要在我還沒變得醜陋、變成一個善妒的女人,甚至亂找人吠咬之前,離開你。」她軟軟呢噥,語氣像在反省,又像在警惕,也間接地承認她的感情。

「你要我娶你嗎?」他的眼神變冷了,語氣沉、凝。

「不要。」她搖搖頭,「我討厭逼別人,也討厭自己被逼。」己所不欲,勿施與人,她很懂的。

雷霄被她弄糊塗了。

「禕禕,你到底在想什麼?!」她這樣兜來兜去,就算是聖人的耐性也會被磨光!

「在想……」她遲疑了一下,抬眼望他,驀然綻放了一抹燦爛的笑容,懸含已久的淚水終於自眼角滑落。

她送上紅唇,吻得既急切又絕望。

雷霄幾乎能感受到她的心痛。

「我在想,如果可以不要回去,那該有多好。」她沙啞地低喃,淚水不覺落得更急、更凶。

雷霄一震。

「既然不想走,就不要走,我……我不會趕你走。」他甩開猶豫,作下承諾。

她的淚水攪亂了他的心,讓他的防衛兵敗如山倒,再也無法細想她有什麼目的,只希望她不要哭。

她卻搖搖頭,把臉埋人他的胸膛,讓他的懷抱吸納她所有的淚水。

這也許是最後一次能在他的懷裡哭,她當然可以將所有的事告訴他,而她相信,他必然會留下她,並且給她一個名分。可是這樣又有什麼意義呢?

別人奉子成婚,至少也因為相愛,而她如果只是單純地奉子才成婚,多麼勉強又廉價。

也許一個人撫養小孩不算是一個健全的家庭,但至少孩子會擁有她全部的愛,而不必面對相敬如「冰」的晦暗家庭。

就算是她自私吧,她的自尊也不容許自己做這樣的事。

「你知道嗎?席慕蓉有一首很美的詩,我很喜歡最前面的兩句。」良久,她的淚水終於稍止,低啞的嗓音突然自他懷裡傳出。

「什麼詩?」他心不在焉地問。 管他什麼詩,讓她不再哭才重要。

「如何讓你遇見我,在我,最美麗的時候。」

他輕撫她的動作一頓。

「而我在想,如何向你道別,讓你永遠記得,我最美麗的時候。」

又是道別!

「禕禕!」他要生氣了。

「雷,我必須回去。」在他發火之前,她終於抬起紅通通的眼,滿是祈求,「我不聲不響地失蹤了三個多月,必須對家人有個交代。」

「你大哥已經知道你的下落。」她不必回去見那些家人。

「但是再留下去,我只會愈怕。」

「怕什麼?!」他的語氣更不好了,因為她居然還是要走。

「我怕……」她語音低低,輕輕柔柔,「我怕我會愛上你。」

雷霄瞪著她,她不閃不避地迎視他。

「愛上我不好嗎?」良久,他終於沉聲反問。

她那是什麼表情?像世界末日!

「如果我希望你也愛我,要求你也要愛我那麼多,你會開心嗎?」

雷霄的表情沉沉。

「愛如果只會帶給兩個人壓力、不快樂,那不如不要愛。雷,我是希望你快樂的,也不希望你討厭我。」所以她不要變成他討厭的那種女人,只會索愛,既貪心又不知足。

他撫著她的髮絲,摟著她益發消瘦的細腰,不發一語。

「你知道嗎?遇見你,我其實很開心,因為遇見了你,我變得快樂,有你疼、有你寵、有你保護著,像是我真的有人疼愛。」她終究不是一個太堅強的女子,母親再疼她,生活總以父親為主;兄長再疼她,因為工作,總也無法全心全意。她一個人生活,已經孤獨了太久。

「我對你的疼,不會變。」他知道她想到了自己的家。她家的情況並不算太悲慘,但孤單卻是注定,他懂得。

「謝謝。」她又吻了他一下,「真的謝謝你。」

「禕禕……」她這種吻像告別,她還是要走嗎?

「什麼都不要說,讓我依著自己的決定回去,好嗎?」她強迫自己微笑,「如果你想我,還是可以來看我呀。我想,我不會再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了。」愛過他,已太足夠。

跟別的男人在一起?!他一把勒緊她,幾乎要將她的腰勒斷。

「今晚,抱著我睡。」她依回他懷裡,柔柔要求,右手在他心口上繞圈圈,默默刻下三個字,他沒有注意,神情沉凝不已。

緊抱的手勁兒很想直接把她嵌進身體裡,這樣她就不會亂跑了,也不會用這種方式來對他告別,讓他拒絕不得。

刻完那三個字,她嚶嚀一聲,淚水再度流了下來,這次她不再壓抑,慘兮兮地哭倒在他懷裡。

明明愛著一個人,卻不能對他說,這種感覺,真的好苦、好苦……她已經嘗到了,可是驕傲如她,不會主動示愛。

愛他,是用盡她的一顆心,如果這顆心只能換得他一時的憐愛,那麼當時間過了,她的心也就會碎了。

哀哀淚容萬般不捨地不斷磨蹭他的胸口,雷霄環抱著她,再度嘗到無助的滋味。

該死的,她到底是什麼意思呢?說要走的是她,卻又在此時哭得他天地變色,讓他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摟著她許久,終於,他歎了口氣。

罷了。

終究也只有這麼一個女人而已,讓他歡喜讓他憂。他露出一抹苦笑,決定依了她的心願,讓她回去。

★★★

於是,他由著她,依著自己的心意決定,離開。

那一夜,他緊緊環抱著她一整夜,任由她絕望般地攀住他,一次次誘著他人侵她的靈魂、她一身的嬌柔,直到凌晨,她終於不支地蜷縮在他懷裡睡著。

雷霄一夜無眠。

早上八點,他悄悄放開整夜摟著她的雙臂,下床梳洗,在離開前,仍坐上床沿,眷戀地輕撫她的面龐。

九點,他一身工整,轉身走出臥室,出發至公司。

失去溫暖的抱摟,她也醒了,枕畔不見他,只見留著餘溫的位置,她乾涸的眼睛,因流不出淚而泛痛。

他也是不捨的吧,所以不要目送她走,她輕輕地笑開來。

這樣也就夠了。知道他心裡不是沒有她,這樣就夠了。

起身梳洗,她什麼都沒帶,因為該帶走的,她已深深記在心裡,決定一輩子都不忘記。

「小姐。」她一下樓,看見的仍是李非。

「我要走了。」她淺笑地道,如同第一天來時,一樣美麗而迷人,只是那雙眼眸有著從未有的紅腫,「謝謝你這陣子的照顧,帶著我認識香港。」

「屬下會送小姐到機常」少爺交代了,要他親自護送她到機場,確定她搭機離開,才可以回來。

「那就麻煩你了。」她再一次道謝。

望著這座別墅,她作最後一次巡禮,聯絡了大哥在機場相見後,她緩緩走過前院,坐進李非備好的車子裡。

車門關上,車子緩緩駛離皇園。

驕傲如他,沒有再開口留她,卻在此刻,仍是吩咐李非保護她,他的心意,她明白。

已經足夠了,真的,他真的值得她愛。

★★★

來到機場,楊韜已經等候在門口,楊禕禕下了車,與兄長會合。

「小姐……」李非也下了車。

「謝謝你送我來,我已經跟大哥會合,你可以先回去了。」

李非搖頭:「我等小姐上飛機。」堅持少爺的托付,完成到底。

知道他對雷的惟命是從,楊禕禕不再阻止,只是跟著大哥走,由著大哥去辦登機卡,帶著她通關。

「李非,幫我一件事。」在出關前,她再度轉身。

「小姐請說。」

「幫我好好照顧雷,請他一定要保重自己,要過得快樂。」這是她的心願。

「屬下會轉達。」李非鄭重地答應。

「謝謝。」轉身,出關。

飛機騰躍上空,穿越過層層白雲,終於,再也望不見底下的高樓。

楊禕禕收回貪望窗外的目光,靠回椅背,閉著眼休息。這回,她對騰空的恐懼,被對他的思念淹沒,再也感覺不到害怕。

香港,終於是別了。

楊韜自始至終都只是伴著妹妹、觀察著她的反應,兀自深思。

連一個護衛都尊敬她如斯,可見得雷霄是真的把她疼人心了,否則他身邊的人不會如此心細地待她。

就這一點上,算那男人還是不錯的。

但是,雷霄仍然沒有給禕禕任何承諾,那麼,就算他認同了雷霄這個人,也不能讓妹妹繼續留在這裡。

如果雷霄想要禕禕,他就得拿出他的誠意,給禕禕一個交代才行!

★★★

回到暌違數個月的家,恍如隔世。

婉拒大哥要她搬到他的住處就近照顧的好意,楊禕禕回到名鎮大廈,結果一出電梯門,小曼與三哥就等在她家門口。

「禕禕,你終於回來了!」柯小曼不改熱情天性,一見面就給她一個擁抱,驅散她心底因離別而生的寒意。

「小曼。」楊禕禕回抱了下好友,「你和三哥怎麼在這裡?」這種時候,他們應該是在公司上班的吧?!

「為了等你呀,我和楊禕都逃了班。」嘿嘿,而且是經過總公司最大頭的人特別默許的喲。

「是大哥,對不對?」她望向三哥。

一定是大哥不放心她,所以要三哥帶小曼回來陪她,因為小曼和她是好朋友。

「先進屋吧。」楊禕不否認,只是開了自家的門。

柯小曼連忙拉著好友進屋,迫不及待地問:「禕禕,你無緣無故失蹤三個月,害我們都好擔心,你連杜鵑生產都錯過了。」

「杜鵑,她在哪裡?」算算時間,她現在應該已經坐完月子。

「她呀,正從公司趕回來,她早產一個月,坐完月子就回去上班了,還差點跟展浩臣吵架呢。結果展浩臣還是讓步了,讓杜鵑回去上班。」因為旭日保健有最完善的健身器材,杜鵑越早恢復身材,他們的婚禮越有希望,而展浩臣也才能從私生爸晉陞為娃娃名正言順的爸爸。

「你們呀,還真是……」一點都沒有變。

「你呢?莫名其妙失蹤三個多月,到底跑到哪裡去了?」柯小曼噘著嘴問。真是害她和杜鵑擔心到快昏倒。

「小曼,喝口茶休息一下。」楊禕主動倒茶給愛妻,也給了妹妹一杯,「禕禕才剛回來,你讓她歇會兒,想知道什麼事,等杜鵑到的時候你們再一起問吧。」不然同樣的事禕禕得說兩次,那是很辛苦的。

「哦,好吧。」柯小曼暫時收起好奇心,窩在丈夫懷中喝茶。

楊禕轉眸望住妹妹,深邃的眼神中含著瞭然。

「禕禕,你還好嗎?想不想先去睡一覺?」

「不用,謝謝三哥關心,我沒事。」她垂下眼,三哥應該都知道了。

柯小曼瞄瞄老公,再瞄瞄好友,總覺得他們好像有事瞞著她……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門鈴響了,柯小曼衝去開門。

「杜鵑!」

「我趕來了。」優雅地站在門口,杜鵑再也沒有三個月前臃腫的體態,而是恢復一身曼妙的嬌艷,美麗優雅地走了進來,身後跟著展浩臣。

「禕禕。」杜鵑望向好友,雖沒有柯小曼的熱情,但依然彎身,給了好友一個輕輕的擁抱,「讓我們為你擔心,你實在應該被好好罵一頓。」

「好怕哦。」楊禕禕回擁她一下後,撫著心口,

「念在我剛剛才回來的分上,可不可免了我的刑責?不然我會被你們嚇跑的。」

「再敢不告而別,你就等著被秋後處決吧!」杜鵑撥了撥長髮,與展浩臣坐進另一組雙人沙發。

很好,左邊一對、右邊一對,只有她形單影隻地坐在中間,接受兩對人馬的注視與「關愛」。

這份盛情,實在令她感動得好想痛哭流涕呀!

「禕禕,是不是要從你怎麼失蹤時開始說呢?」杜鵑說道。

坦白從寬哦,自己看著辦。

楊禕禕認命地垂下肩,神態嬌弱、楚楚可憐。

但是知她甚深的四個人可沒因為同情就忘了逼供,四雙眼睛依然緊緊瞅著她,半分也沒放鬆。

「好吧。」楊禕禕深吸口氣,抬眼迎視眾人的目光,「在說明之前,有一件事我想先告訴你們。」

「什麼事?」楊禕心底有數了。

「我……懷孕了。」她輕輕地說。

柯小曼和杜鵑同時呆了一下,接著極有默契地吼出一句——

「什麼?!」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29:4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名鎮大廈九樓,再度天搖地動。

基於公平原則,小曼嚇了她和杜鵑一次,杜鵑又嚇了她和小曼一次,她不回報一下,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楊禕禕看著在場其他四人,還有兩個沒被嚇著,除了知道內情的楊禕外,展浩臣算是天生冷靜,除了杜鵑外,大概沒什麼人可以嚇著他了。

趁她們還在驚嚇中,腦袋沒來得及轉回來逼問之前,她將失蹤期間發生的事迅速、簡短地帶過。

柯小曼和杜鵑遲遲才回過神來。

「你懷孕了。快兩個月。」柯小曼說。

「你愛上的男人不愛你。」這是杜鵑的結論。

「所以你就回來了。」柯小曼瞪著她。

「並且沒告訴他,你懷孕了。」杜鵑也瞪著她。

「別忘了,當初某人懷孕的時候,好像也沒有告訴孩子的爸爸,而有人是不敢回家面對爸媽。」楊禕禕涼涼地提醒。她不過是跟某人一樣,不要一個男人勉強愛她而已。

不用大腦也知道她們想說什麼。想當初她都沒有笑她們哦,所以現在理所當然的,她也不會乖乖挨訓!

柯小曼和杜鵑只能瞪著她,楊禕卻是不客氣地大笑出來。

「禕禕,你真是不吃虧。」哦,他現在非常同情那個被她愛上的男人。

要跟得上禕禕腦袋轉動的速度絕對不容易,更別說她那副欺騙世人的柔弱外表,他非常懷疑有哪個男人消受得起!

「謝謝。」楊禕禕笑瞇瞇地接受三哥的讚美。

「為什麼你不告訴他?」柯小曼問。

楊禕禕只是甜甜笑著回望好友。

「我不相信他沒有愛上你。」杜鵑對她的結論很是懷疑。

如果那男人不愛禕禕,才不會那麼護著禕禕,而她更不相信的是,禕禕會連這點都想不透。

「他並不是一個單純的商界名流,他所面對的世界不是我能想像的,再說,我不想讓他有負擔。」不論是為了保護她,還是為了孩子。

「這才是你離開的主因吧?」杜鵑瞭然,卻很不贊同,「你明明可以直說,為什麼不告訴他……」

「鵑。」展浩臣阻止她的激動,對她搖搖頭。

杜鵑吞回原本要出口的建議,望了望楊禕禕的神情,只能歎氣了。

「我覺得你想太多了。」柯小曼的想法單純而直接,所以她也就直說了,「聽起來,那個雷霄是一個很有擔當、很男人的男人,如果他想要一個女人,一定會想盡辦法保護自己的女人,他不會將這件事當成是負擔,而會看成理所當然。」

「如果是這樣,為什麼他不留禕禕?」杜鵑一向主張主動追求幸福,就算是女人也不應該對愛情太被動,雖然禕禕選擇離開,但若雷霄真的在乎禕,為什麼還要讓禕禕走?

「因為禕禕選擇離開。」柯小曼直覺回道,「那個雷霄一定很尊重禕禕,所以才沒有霸氣變霸道,堅持留住禕禕,一點選擇權都不留給她。」哇,好有sense的男人哦!柯小曼一臉崇拜。

楊禕不快地摟住老婆,故意很用力,讓老婆注意到他一臉哀怨和不滿。 哈哈,柯小曼理解地拍拍他,然後不理他。

柯小曼的話讓杜鵑從另一個角度思考這件事,不一會兒,她偎人展浩臣懷中,一臉可惜地朝楊禕禕直搖頭。

「我覺得你放棄這樣一個男人很可惜。」這樣的人,平常人都不見得遇得到,而禕禕卻白白讓他溜走,笨。

楊禕禕只是笑了笑,捧著茶杯,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

不管是聰明還是笨,她都已經作了選擇。如果離開是一件笨事,她也做了,沒得埋怨。

望著她迷離的神情,兩對愛侶互相交換眼神,這邊搖搖頭,那邊也搖搖頭,暗自歎了四聲氣。

感情的事,如果當事人自己不想通,旁人再怎麼著急也是沒用的,看禕禕這樣,杜鵑忽然覺得自己不該再彆扭了。

能有心愛的人伴在身邊,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一件事,她何必讓他乾等呢?既虐待他,也虐待自己。

好吧,她決定了。等一下散會後,她要告訴展,盡快籌備他們倆的婚禮。

★★★

時序從秋天進入冬天,當今年第一道冷鋒南下之時,杜鵑在寒風颯颯中,舉行了一場簡單的婚禮,終於出嫁。

杜鵑點名了,她和柯小曼都是伴娘,而楊禕不用當伴郎,只要把兩個奶娃兒顧好便成,當場令楊禕差點不平衡地吐血。

幸好後來柯小曼的父母也來幫忙,所以奶娃兒的事就交給這對爺爺奶奶了,楊禕順理成章能伴在自己老婆身邊,杜絕其他男人覬覦的機會。

在展浩臣與杜鵑的婚禮上,沒想到顧衍也出現了,他是另一個伴郎,因為他和新郎官是好朋友。

楊禕禕很坦然地面對他,顧衍依舊是那副模樣,只不過他對她,好像再也沒有聯姻的企圖。

「我今晚是奉命來保護你的。」顧衍表情無辜得很。新娘可不好惹,他對變身為「大陸熊貓」或是「家有賤狗」都沒興趣,所以他只充當一晚的護花使者,與她成為普通朋友。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顧衍早就有心上人了,只不過他太重事業,沒好好把握住對方而已。

似乎去了一趟香港,很多事都變了。

爸和那位王大媽不再逼著她去相親,聽說這是大哥施壓的結果。在經過多年順從後,大哥打算好好照顧她們這三個妹妹,與三哥同心一氣,絕對要保有她們的自由與自主權,不成為棋子。

這大概是她這次「失蹤」,所帶來最好的「後遺症」了。

想想,她還是幸福的,有兩個哥哥這麼照顧她,還有兩個好友的關心,再加上層浩臣——因為他老婆的緣故,成了她另一名兄長。

呵,她可以無所遺憾了呢!只除了她還會想念他之外。

歲末倒數之後,再來,就是迎接農曆新年了,中國人眼中的團圓日子,她可以回家,卻不想接受家人的審問,破壞全家的氣氛。懷孕十九周,她的肚子已經看得出變化,瞞不過人的。

不過,她還是可以很熱鬧地過除夕的,因為杜鵑下了通牒,她得到隔壁的她家去報到,和他們一家三口一起圍爐。

今年的冬天似乎很圓滿,堆積在心中的溫暖,可以驅走所有寒流。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只除了,如果她能減少一點點對他的思念,或許就比較容易快樂。

在除夕之前,她換上寬鬆的衣服出門,到醫院去做產檢,拜柯小曼與杜鵑之賜,她也認識了那名有趣的婦產科醫生。聽說,之前杜鵑本來都是一個人去做產檢,後來這個醫生見到展浩臣,知道他是准爸爸,差點把他罵到臭頭。

而她這個單身媽媽,外表看起來又柔弱又需要保護,醫生從第一次見到她,就對她保護得不得了,注意事項交代得格外仔細。

「世上最美好的事就是迎接新生命,而所有的准媽媽都是珍貴的,需要被好好地愛護和照顧。」這是那位醫生奉行的格言。

懷孕以來,她幾乎沒受什麼折磨,連最難受的孕吐也很少,一切都很順利,惟一令人擔心的是,她始終不長肉。

在醫生一再叮嚀她一定要多吃、要放寬心後,她緩緩走出醫院。

越接近年節,街上的人潮就越多,不想搭乘人擠人的地鐵,她奢侈地攔了輛出租車,打算直接回家。

她一直沒有工作,生活開銷全由大哥提供,其實她真的需要好好計劃,在生產後去找份工作。她總不能一直靠大哥養,而且以後她還多了一個小寶寶要照顧,在經濟上也必須有更長遠的打算。

出租車「蝸行」一個小時後,終於到達她家的巷口。付了車資下車,她邊想著以後,邊走向大廈出入口。

這條路她走了不下幾百次,蒙著眼也可以走到家,可是,就在距離門口十步遠的地方,她居然撞上了人。

「噢!」她被反作用力彈得向後倒,恍然回神,驚慌得連忙想穩住自己。

她現在絕對禁不起跌倒的,才擔心著,對方替她省了事,有力的雙臂直接「抓」住她的肩頭,讓她不必費力就站穩。

「謝……」她鬆了口氣,抬眼想對來人道謝,結果才說了一個字,她瞪大了眼,立刻呆在當常

來人沒理會她的驚瞪,因為他的眼順著她的襟口往下看,鎖定在她微凸的腹部上,好一會兒,才抬眼看著她的臉,一臉風雨欲來的表情。

「這是怎麼回事?」

所謂暴風雨前的寧靜,指的大概就是這種時候吧!楊禕禕吞著口水暗想。

「呃……你……」她想問,他怎麼會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可是她的聲音全卡在喉嚨裡,過度的驚訝讓她還反應不過來,只能呆呆地瞪著他。

他好像也不需要她立刻回答,一彎身,輕易地橫抱起她往名鎮大廈門口走去。在進人大廈前,她好像看見門外李非微微含笑的表情,再將視線移回,看見的卻是他鐵青的臉色。

呃,好嚇人!

★★★

雖然沒來過她住的地方,但他卻清楚地知道她住哪一間。他抱著她站在門口,示意她開門,然後將她抱了進去,放在沙發上坐好,才去鎖門。

她呆呆地望著他。

原以為自負如他,不會來找她,結果,他卻來了。

「為什麼瞞我?」坐在她旁邊,他的表情一點都稱不上友善,瞪了下她的肚子,又瞪向她的眼。

她不理會他的問題,最初的驚訝漸漸過去,她回過神來,禁不住伸手撫向他的臉,真真實實地碰著了實體。

不是做夢……

她一雙眼眨也不眨,只是一個勁兒地望著他,眸底漸漸凝聚水氣。

「禕禕,回答我。」她的不言不語,讓他快失去耐心,開始吼人了。

「我好想你。」她劈頭竟是這麼一句。

他震動了一下,但眸光依然嚴苛地瞪住她。

「我好想你……」她猛然撲進他懷裡,幸好他反應得宜,沒讓她撞傷自己,而她就在他懷裡哭起來了。

「我好想你,真的……真的好想你……」哀哀淚容再度出現,一雙小手揪緊他的衣襟,她的臉在他懷裡磨蹭來又磨蹭去。

真是可惡……

她的淚澆熄了他的火氣,讓他忘了質問,打散了他這些日子來的鬱悶,稍稍撫平分別後累積在他心頭的悵然。

一發現他開始心疼起她的淚,他忿忿地就想推開她,但一聽到她淒淒切切的哭聲,他的心就又軟了。

「既然想我,為什麼不回去找我?」他語氣兇惡,撫著她頭髮的動作卻怎麼都無法粗魯。

「我……不能……」她哽咽地低語,他差點沒聽清楚。

「為什麼不能?」

「再見你,我就……離不開你了……」嗚……他不該來的。

「沒人要你離開。」他火大地低吼,快被這小女人的特立獨行給搞瘋了。

拜她之賜,擔憂、不知所措、後悔、思念等,種種一向與他無緣的情緒,他都一一領受到了。

原以為這些已經是極致,沒想到現在卻還有個更大的「驚喜」在等著他,不必確認,他也肯定她肚子的改變,是他「造成」的。

如果說是發胖,沒有人會只胖肚子,其他部位卻是越來越消瘦,她看起來比當初更加弱不禁風。

這個發現,讓他更火了。

「禕禕,把你腦袋裡藏的事情全部說出來,不許再有一點一滴的隱瞞。」他抬起她的淚顏,很輕柔地擦拭她的淚,卻很凶狠地命令道。

她瞞了他這麼大一件事,如果是不小心忘了告訴他,他絕對要好好處罰這個小女人!

「你怎麼會來?」稍稍止住了淚,她再度不理會他的命令,開口就是不相干的反問。

「來找你。回答我的話!」他想質問她的,結果還是先回答了她的問題,真是……

她幽幽地望了他一眼,而後低頭,一隻手放在微凸的腹部上,低聲問:「你會要這個孩子嗎?」

「當然要。」他的語氣再肯定不過;接著一想,不對,表情再度惡狠狠,「不要告訴我,你是因為怕我不要孩子,才離開我!」

「不是!」她急忙否認,「不是這個原因。」

「那是為什麼?」黑眸緊鎖住她,半刻也不放鬆。

「因為……」她遲疑地抬眼,咬了下唇,終於小聲地坦白,「我愛你。」

雷霄瞪著她。

「如果愛我,為什麼要離開我?」這是什麼道理?!

「我愛你,可是你不愛我,我當然不能繼續留下,我不要你因為孩子而愛我。」她低低哽咽,「而且我留在那裡,會變成你的累贅,你弟弟早晚會拿我來威脅你,我不要你為了我而妥協。」

「誰說我會為了你而妥協?!」他沒好氣地反問。

她雙肩一顫,囁嚅地說:「我知道……我一點都不重要,所以……你不會為了我而對誰低頭……」

「胡說什麼!」他低斥,抬起她的臉,讓她清楚看見他的表情,「我不會為你而妥協,因為我根本不會給他這種機會!」

他的女人自然會被他保護得好好的,擅動者,殺無赦!懂嗎?

噢,她誤會了。她赧顏,垂下眼。

「還有呢?」他再問。

「還有什麼?」她不解。

「還有什麼原因讓你非離開不可,而且帶著孩子離開我?」

「你不愛我,就是最大的原因了。」她輕聲道。想到她只是一廂情願,她又想哭了。

「不許再哭了。」他警告,小心地抱她坐到自己懷裡,「如果我真的不愛你,你打算怎麼辦?」

「我……」她遲疑,低頭想了好半晌,「我不知道。」

「嗯?」

「如果你沒有來找我,我打算一個人撫養小孩。可是現在你知道了,我知道你不會放棄小孩……」她期期艾艾。

「你錯了。」他打斷她的話,不用聽下去也知道她打算說什麼,「我雖然不會放棄小孩,但我更不會再放開你。」

尤其在知道她離開他竟然只是為了那兩點微不足道的原因,而他和她卻各自在兩地想對方想得半死,現在就休想他會再放她走。

「要孩子……你當然也會要孩子的媽媽……」她落寞地接口。

「如果不要你,不會讓你懷孩子。」他沒好氣地瞪著她,看著她用傷心得泛紅的眼睛驚訝地瞪著他。

「如果我只要孩子,那麼誰幫我生都可以,但是我從來不要別人懷我的孩子。」他更明白地說:「禕禕,你該明白,遇見你之前,我不會沒有其他女人,但從來沒有人能讓我想將她留在身邊。讓你當我的情婦也許是一時興起,但除了你,我不曾允許任何女人住進皇園,也不曾要任何女人來當我的情婦。」

他……他的意思是……

「你是個很麻煩的女人。」他批評。

她一聽,落寞地低下頭。

「也很愛胡思亂想,又像個悶葫蘆。」

她的頭垂得更低了,看來慚愧不已。

「但是,我偏偏只要你。」環著她肩膀的手緊了緊,他沉穩地低聲道:「禕禕,你聽好,我只說一次。 關於外面那些麻煩,不論是來自誰,我都不會讓你受到傷害。你不是我的累贅,你是我的女人,誰動了你,我都不會輕易放過。瞭解嗎?」誰敢打她的主意,就要有接受他上天下地連環追殺的覺悟。

「嗯。」她點點頭。

「再來,你說我不愛你,到底是哪個該死的事實讓你下這種錯誤的結論?!」他的語氣明明溫和,用詞卻是前所未有的粗魯。

「你從來沒說過。」她很確定,「而且,你笑過我……」她沒忘記,當她第一次問他關於「愛」的時候,他臉上的嘲笑表情。

「那是在遇上你之前。」在沒被她扯亂了心之前,他的確嗤笑過愛情。

「遇上我之後,你也不見得……」多看得起愛情。她虛弱地笑道。

「我表現得還不夠明顯嗎?」他攢著濃濃的眉沉聲問道。對他來說,獨寵她一人,已是鐵證。

如果他是威皇集團的君王,那麼她就是惟一的王妃。

「你們男人總以為用表示就可以證明一切,可是我也需要一點言詞的保證呀,萬一我只是會錯意、自作多情,那不是很丟臉……」她眼帶哀怨地瞅著他,

「我愛你。」他忽然直接說出口。

她僵祝

「聽清楚了嗎?」她錯愕的驚嚇表情,讓他柔和了表情。真有那麼難以置信嗎?

她點點頭,又搖搖頭。

「我愛你,禕禕。」他很輕柔地重複一次,順勢吻上她輕顫的唇瓣。

「真……真的嗎?」她摟住他的頸項,脆弱地低問。

「我從不說假話。」他的額頭抵著她的,黑眸對著她的眼,「我現在知道,你是一個口是心非的小女人。」

「真的嗎?」他歎息的語調,讓她覺得她好像真的很彆扭。

「幸好我來找你,否則這輩子都要和你錯過了。」看來,該感謝「愛情力量」的偉大,讓他承受不住思念,終於來找她。

「對不起。」她赧紅了頰,覺得自己真的很彆扭。

「答應我,以後有事直說,別再瞞著我任何事。」否則就算他再愛她,也是會和她「算賬」的。

「以後不會了。」她連忙保證,這種苦,受一次就足夠了,「可是,為什麼當初你不留我?」

「因為那是你的選擇。」還說呢,是誰哀哀哭倒在他懷裡,叫他不要留她的?!「我只能尊重你。」

是……這樣的嗎?她啞然。

原來他們在乎對方,卻都不想困住對方,所以誰都不給誰承諾,結果,苦的卻是為對方著想的彼此。

她忽然笑了出來,惹來他疑惑的一瞥。

「我們好傻。」

「傻的是你。」他糾正,懂得她在說什麼。死撐到最後,硬是不肯先去找對方的,可不是他。

「我傻。」她承認,卻很快樂地偎進他懷裡,「我還以為今年我要一個人過年了……」

「我會陪你。」堅實的臂膀摟著她。他知道,她不想一個人孤單單的。

「其實我好想好想你……」她不好意思地承認,「要不是怕被你趕出來、怕你嘲笑我,我早就飛到香港去找你了。」

「你呀,死要面子!」真是被她打敗了。

「雷,今晚要抱著我睡哦。」好想念好想念他的懷抱哦!

「好。」他一口答應。

一手環抱著她,一手撫著她微凸的肚子,有她在懷中,他突然有種夫復何求的滿足感。

「雷,謝謝你來找我……」她軟軟呢喃,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不客氣。」察覺到她的睡意,他將她抱起,往臥室裡移動。將她放到床上後,他一躺上床,她就主動滾入他懷中。

「五點的時候要叫醒我……」她含糊地交代,因為晚上要去杜鵑家吃飯,等他們看到雷,一定會嚇一跳的,嘻。

她滿足地含笑睡著,雷霄望著她的睡顏,也勾起一抹笑。

他是疼她,也愛她,不過該算的賬還是得算,就從新年後,他們先去登記結婚開始,而關於她不告訴他已懷孕又離開他的事,不消說,那位「大哥」一定脫不了干係,他絕對會好好地「回報」!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30:05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名鎮大廈九樓,現在真是越來越熱鬧了。

一年多以前的單身女子樓層,原本租屋居住的三個小女人,在一年多後的現在,全成了該住處的所有權人。

其實這都該說是拜結婚所賜。

那三個不幸成為這三名女子老公的男人,都不約而同當了幾個月到一年不等的「不明父親」,偏偏他們都愛慘了這些小女人,小女人們交情太好到不願意離開這個她們相遇的樓層,他們只好買下來,把這裡也當成自己的住處。

他們仍然維持一個月聚會一次的習慣,只是地點已經不限於在這棟大廈了。

有時候他們會到楊禕的住處,有時候會到展浩臣的住處,有時候則飛到香港,到雷霄的住處,享受住在別墅裡度假的滋味。

偶爾你會聽見三個男人在比較——

「小曼最愛我。」因為在孩子還沒生出來前,她就嫁他了。

「我認為杜鵑愛我比較深。」這聲反駁慢條斯理。因為杜鵑可以為了愛他,連命都不顧。

第三個男人根本懶得說,直接喚人來:「禕禕。」

剛上任成為「雷太太」、懷著六個月身孕的楊禕禕立刻走過來,甜甜地問:「什麼事?」

「過來。」他在雙人椅上空出一個位子。

「噢。」楊禕禕連忙坐下來,偎著他。真是舒服。

另外兩個男人一看,不約而同地起身去找自己的老婆。

誰愛誰比較多,這怎麼比?又沒有一定的標準。可是論起婚後的恩愛,他們怎麼可以輸人呢!

找老婆,恩愛去!

全文完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我們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1-17 10:1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