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手機版      註冊帳號將可以瀏覽更多版塊的精彩內容!
搜尋 進階搜尋   
查看: 273058|回覆: 505

[歷史軍事] [風回] 醜霸三國 (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0:29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火影鳴人 於 2013-10-2 18:59 編輯

內容簡介

穿越了,重生了……

  卻成了董卓的兒子。不過記得三國中董卓沒有兒子,這算是哪門子事?

  對董卓的印象,是和猛將兄爭女人。

  雖然上了小貂,卻丟了腦袋。

  然後一家老小被猛將兄砍了頭,連白發蒼蒼的奶奶都被那個皇甫嵩砍了頭。

  我該怎麼辦?

  我不會造紙,不懂火藥,更不要說高深的蘸火技術。我只是一個小小的護林員,穿越的時候忘記帶著百度大神一起來,而且還生在了一個奇丑無比的家伙身上。

  老爹視我為妖怪,大家把我當成洪水猛獸,除了奶奶和姐姐……

  我要活下去,為了奶奶不被砍頭,我要先殺了皇甫嵩;改變了歷史又能如何?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讓自己活下去,讓愛我的人活下去。

《 本帖最後由 xyzsiemens 於 2010-5-22 04:37 編輯 》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8 感謝您熱心參與論壇加分活動,論壇有您更 ...

總評分: 威望 + 10  SOGO幣 + 8   查看全部評分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1:0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重生(1)

董非驚恐的發現,他竟然變成了嬰兒。

    身旁還躺著一個女人,一個相貌很清秀的女人,不過已經沒了氣息。

    而他身處的環境也非常的陌生,所有的人都穿著古裝,並且還說著陌生的言語。

    唯一能確定的,是這些人應該都是中國人,至少他能明白,那些人在說什麼。

    “這孩子可真難看!”

    說話的是一個五大三粗的女人,看年紀應該有三四十的樣子,兩個字︰彪悍。

    “不僅難看,還是個喪門星……阿娟好不容易熬出來了,好日子是一天都沒有過,就被這家伙給害死了。”

    接嘴的人,看上去很像是董非村里的穩婆,可這話說出口,卻是帶著無盡的怨毒之意。董非不僅打了一個寒蟬,側耳傾听周圍人的竊竊私語,沒一個人說他好。

    天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董非還有些莫名其妙,實在想不通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他出生在新社會,不過卻是一個孤兒。靠著村里人的善良,一天天的長大,後來在村子里當上了護林員。他生活的村子,是位于湖南的武陵山。山里有很多受國家保護的動物,所以在擔任護林員的同時,董非的另一個工作就是保護那些動物。

    十天前,他發現有人偷偷入山,獵殺山中的動物。

    從小就有著無比強烈責任感的董非立刻讓村里人報警,自己帶著武器入山尋找那些偷獵者。十天奔波,他找到了偷獵者,可眼看著把偷獵者抓住,自己卻被入山的武警當成了偷獵者,一個小小的誤會,使得董非被武警的子彈所擊中。

    董非無親無故,無牽無掛。

    在臨死的一剎那,竟然感到了一種莫名的解脫。

    這世上難道真的有鬼神,真的有輪回?董非沒上過什麼學,雖然並不相信鬼神之說,可心里面對這鬼神之事,總是有一分莫名的敬畏。

    原以為死了,可沒想到竟然獲得了重生!

    不是說,走上奈何橋前要喝一碗孟婆湯嗎?為什麼還能把前塵往事記得如此清楚?

    “這孩子怎麼不哭?”

    一個健婦突然大聲的問道,話語間帶著濃濃的口音,同時還包含著一種恐懼。

    “這,這孩子不會是妖怪吧!”

    “肯定是妖怪,否則怎麼會克死阿娟?說不定,就是他殺死的阿娟!”

    一句話,引起了眾多人的恐慌。董非原本正迷茫與身外事,听到這些人的話,不由得嚇了一跳。這些人也太能想了吧,怎麼好端端的自己就變成了吃人的妖怪?

    就在這時,一陣腳步聲傳來。

    緊跟著一個體魄魁梧,膀闊腰圓的彪形大漢出現在董非的視線當中。這大漢年紀大約有四十上下,一臉的絡腮胡子,臉龐黝黑,全身上下帶著一股風塵之氣。

    “我兒子呢,我兒子在哪里?”

    彪形大漢大聲的叫嚷,聲若洪鐘,震得董非耳朵根子嗡嗡直響。

    “老爺,這就是小公子……不過阿娟死了!”

    健婦流露出悲傷之色,回答彪形大漢的問題。



“這是我兒子?”彪形大漢喜出望外,一把抱起了已經變成嬰兒的董非,可等他看清楚董非的樣子,眉頭一皺,“這孩子怎麼這麼難看?”

    俗話說的好,骨肉相連,血脈相連。

    但凡初為人父的男人抱起自家孩兒的時候,總是會有一種親切的感覺。

    可是這彪形大漢卻沒有這樣的感受,相反由于董非此時還正在迷茫中,所以那眼神在彪形大漢的眼中,竟變成了一種拒人與千里之外的冷漠,令他心中頗為不喜。

    “老爺,這孩子從生出來就沒有哭過!”

    一名健婦輕聲的告訴彪形大漢,讓彪形大漢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這孩子,是我的兒子?”

    彪形大漢心里面琢磨,對懷中的嬰兒更多了幾分不喜。可就在這時候,一名健婦的自言自語進入了他的耳朵里︰別是個妖怪,阿娟說不定就是被他給害死的。

    妖怪?

    彪形大漢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激靈打了一個寒蟬,手不由自主的一松。

    董非蓬的一聲掉在了床上,好在並不算太高,雖然很疼痛,可還不足以讓他放聲大哭。

    嬰兒的身體,成年人的思想。

    董非一時半會兒的還無法適應這種變化,當他掉在床上的時候,本能似的一聲不吭。

    這孩子別真的是個妖怪吧。

    殊不知,這樣的反應落在周圍人的眼里,更增添了大家的疑慮。

    彪形大漢本來這心里面就很不舒服,看到董非不哭不鬧,眼神冷漠的看著他,額頭竟然冒出了一層細密的冷汗。

    “來人啊,把這妖怪扔到荷花池里溺死!”

    “岳父,這不好吧!”

    彪形大漢的身後,站出來了一個青年,年紀大約有十七八歲,長得是孔武有力。

    他輕聲說︰“說不定只是一個啞巴……您已年近四旬,至今膝下無子,如果……”

    “牛輔,你看他的眼楮,你看他的眼神……你見過有那個剛出生的孩子,會是他這個樣子?不能留他,不能留他……他連自己的娘都能殺死,如果等他長大了,一定不會放過我。說不定到時候,整個董家都會成為他腹中的食物,殺死他!”

    彪形大漢驚恐的指著董非,大聲的叫喊。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1:3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重生(2)

那叫做牛輔的青年眉頭微微一皺,看了看董非,眼中流露出不忍之色。

    只是,他也不敢再勸說,畢竟董非的表現實在是過于詭異,他弄不清楚這孩子究竟是人是鬼,同時也擔心,岳父的話語有朝一日會成為事實,當下閉上嘴巴。

    一名健婦上前,抱起了董非。

    一直到了這個時候,董非才反應過來。

    “我不是妖怪,我不是妖怪!”他大聲的叫喊,同時用力的掙扎。只是那叫喊聲從口中發出,卻是嬰兒的啼哭。而那掙扎,更加深了眾人的疑慮。

    這孩子莫非听懂了?若是這樣子的話,肯定是妖怪!

    董非在健婦的手中奮力掙扎,可初生嬰兒的力量在大人的眼中,簡直不值一提。

    原以為死于非命,沒想到重獲新生。可剛獲得了新生,就又要死于非命。

    縣城里那個算命的瞎子說的還真不錯,董非的這個‘非’只怕是死于非命的‘非’啊!

    董非心灰意冷,放棄了抵抗。

    眼看著健婦抱著他就要走出房門,沒成想又停下了腳步。

    一個衣著華貴的老嫗在幾個奴婢的攙扶下攔住了健婦的路,在老嫗的身後,還跟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女娃子,年紀大約在十三四歲的模樣,焦慮的看著健婦懷中的董非。

    健婦看到老嫗,連忙跪在地上。

    “媛兒,是個男娃子嗎?”

    “奶奶,是個男孩兒。”

    “把孩子給我!”

    老嫗的話語中,有一種令人不敢抗拒的力量。身邊的奴婢連忙從健婦懷中接過了董非,放在了老嫗的手上。

    這老太太怎麼能這樣子!

    董非勃然大怒,大聲的抗議起來。原來,老嫗接過了董非之後,竟然用手去觸摸他的小jj。雖然是個嬰兒身,可好歹也是成年人的思想。董非上輩子是個處男,從沒有踫過女人。可沒想到這重獲新生之後,居然被一個老太太這樣子非禮。

    他越是大聲抗議,那哭聲也就越發響亮。

    老嫗的臉色本來並不好看,可摸到了董非的小JJ後,居然露出了喜色。

    當她听到董非的啼哭聲之後,臉上的喜色就越發的濃郁,到最後居然是笑逐顏開,甚至連那彪形大漢帶著人跪在她的面前都不理睬,只是不停的點頭笑個沒完。

    “是個男娃子,是個男娃子,董家有後,董家有後了!”

    這家人也姓董嗎?還真是巧到沒邊了。

    “孩兒拜見娘親!”

    別看那彪形大漢長得凶惡無比,可是對老嫗卻是畢恭畢敬,絲毫沒有半點不快。

    “奶奶,真是個弟弟嗎?”

    “是弟弟,是弟弟……媛兒,以後你可要好生的待你這個弟弟。”

    “奶奶,讓我抱抱,讓我抱抱!”

    “小心一點,可別摔著。”

    這女娃子長得很漂亮,絲毫不像那彪形大漢。她抱著董非,咯咯的笑個沒完,嘴巴里還說著︰“叫姐姐,快叫姐姐……爹爹,媛兒有弟弟了!嘻嘻,快叫姐姐!”

    女娃子的膽子不小,雖然是紅著臉,可竟然把手放在董非的小JJ上面,一下一下的摸弄。

    是可忍孰不可忍!

    董非簡直是無地自容,被老太太非禮也就算了,居然還要被這小丫頭非禮。一怒之下,小JJ噴出一道水線,灑的女娃子一臉都是。

    “奶奶,弟弟尿我!”

    女娃子這才發現,老嫗臉上的笑容已經不見了。

    “是誰跪在哪里?”

    “娘親,是孩兒!”

    “孩兒?哈,原來是廣武令大人!”

    冷淡的一句話,卻讓彪形大漢冷汗淋灕,以頭觸地,竟不敢抬頭。

    “娘親,孩兒要是做錯了什麼,您打也打的,罵也罵的,您可別這麼稱呼孩兒。”

    老嫗冷笑一聲,“我一個瞎老婆子,怎麼敢打罵堂堂的廣武令大人……哼哼,有道是虎毒不食子,這孩子可是你的親生兒子,你竟然能狠下心讓人把他給溺死?”

    “娘親,這孩子是個妖怪!”

    “胡說八道,這孩子哪里像是妖怪?又是哪個高人告訴你,這孩子是個妖怪?”

    老嫗居然是個瞎子,可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周圍的人連大氣都不敢喘。

    “牛輔,說,是誰說的他是妖怪!”

    孔武青年咽了口唾沫,顫聲回答︰“沒,沒有人……只是大家覺得這孩子不哭不鬧,長得又難看,還克死了阿娟,所以大家覺得有點害怕。”

    “不哭不鬧就是妖怪?長得難看就是妖怪?”

    老嫗的頭發灰白,發起怒來卻散發著一股濃濃的殺氣,“听听這孩子的哭聲,多響亮,怎麼是不哭不鬧?長得難看……仲潁,你剛生下來的時候也挺難看,我沒有溺死你,可我現在不活的挺好?至于阿娟,她是怎麼死的,你心里不清楚?”

    “孩兒,孩兒知錯了!”

    “我不是要責難誰,怪只怪阿娟這丫頭的命苦。眼看著就要有好日子了,卻……也罷,這孩子你放在身邊難受,那就讓老婆子我帶著。我已經是古稀之年,活的夠久了,我不怕死。如果這孩子是個妖怪,那就讓他先殺了我,你不用瞎操心。”

    “娘親……”

    “好了,就這麼辦,大家都安心。”

    老嫗從女娃子的懷里接過董非,在奴婢的攙扶下就要離去。

    走了兩步之後,她突然又停下來,“仲潁,不管怎麼說,他都是你的骨肉。你給他起個名吧。”

    彪形大漢一怔,抬起頭看著老嫗,嘴巴張了張之後說︰“還請娘親做主。”

    老嫗想了想,“你以為他是妖怪,是敗壞之人;你以為他殺了他娘,要將他背棄……這孩子天生是個苦命娃子,就叫他俷吧,董俷。我再給你個小名,叫阿丑。”

    董非這時候正在迷茫之中。

    原因很簡單,仲潁?牛輔?這兩個名字怎麼听上去這麼耳熟啊!

    這是什麼時代,這里又是什麼地方?這仲潁是誰,為什麼會覺得如此耳熟呢?

    可當他听到老嫗給他起的名字,不由得吃了一驚。

    怎麼又是‘非’?上輩子叫‘非’,結果死于非命,難不成這輩子還要死于非命?

    不,我不要叫董非,我要換名字。

    董非舞著手腳,大聲的抗議。可是那聲音傳入老嫗的耳中,卻猶如仙樂一般的悅耳。

    本是板著的面孔,此時也露出了慈祥的笑意。

    “阿丑,這世上誰都可以背棄,可你要記住,永遠也不要背棄家人,那是你的根!”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1:5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董卓幼子

  俷,背棄、敗壞的意思。

    古人有‘毋德’的說法,總體而言,這個字可不是什麼褒義字。

    不過董非並不在乎這些,在他看來只要此‘俷’非彼‘非’,那就已經是足夠了。更何況,他並不明白‘俷’是什麼意思,只知道如果還是‘非’的話,實在是晦氣。

    所以,他接受了董俷這個名字,同時也接受了阿丑這個乳名。

    上輩子是個孤兒,雖然村里的人對他很和善,但董俷總覺得缺少了什麼。現在他明白了,他缺少的是家的感覺。重生之後,雖然那個好像是他父親一樣的彪形大漢不喜歡他,母親也在他出生的時候離開人世,可他總算是有了一個家。

    在這個家里,大多數人對他是報以戒心,並不喜愛。

    但是,奶奶對他很疼愛,雖然她的眼楮瞎了,可並不影響她對董俷的疼愛。除了奶奶之外,還有個很調皮的姐姐,名字叫做董媛。已經是十二歲的小姑娘了,卻懷著強烈的好奇心。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在董俷睡著的時候,撥弄他的小JJ。

    每次董俷都會憤怒的抗議,不過在大多數人的耳朵里,那抗議只是一陣陣嬰兒的啼哭。

    一來二去,董俷也就習慣了!

    這個小色女,天曉得將來誰敢娶她。

    ******

    臨洮董家,是當地的豪強。

    有一座非常大的宅院,養著幾百個僕人奴婢,父親董卓是廣武令,年輕時更有游俠的稱號,能左右開弓,通曉武藝,力氣過人。就連毗鄰的羌人很敬重于他。

    慢著,董卓?

    莫非是那個三國演義中的董太師,後來被干兒子呂布因為女人而謀害送命的董卓?

    董俷讀的書不多,可是卻喜歡听評書,特別是袁闊成講的三國演義。

    在三國演義中,董俷最喜歡的一段就是虎牢關前三英戰呂布。而那段故事的主要背景,似乎就是和他現在這個老子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記得董卓在虎牢關大戰之後,就遷都去了長安,被封為侯,並且在築塢,號萬歲塢,也叫塢。

    董卓死後,塢被呂布攻陷,董氏一族被滅了一個干淨。

    董俷嚇壞了,那豈不是說,將來他還是要死于非命嗎?雖然記不清楚董卓是在什麼時候丟了性命,可相信那時候,自己的年紀也不會太大。

    死過一次,董俷並不怕死。

    可讓他死後還要背著罵名,絕對是不願意。

    更何況,剛有了一個家,還有一個疼愛他的奶奶,怎麼也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家人死去啊。記得評書里說過,奶奶後來是在塢攻破後被殺死,連尸首都不能保全。

    想到這里,董俷忍不住看了一眼他身邊正在午睡的奶奶。

    ***頭發灰白,臉上有很多皺紋。自從她把董俷領養之後,對他就呵護至極。

    可以看得出,家里人挺怕奶奶。

    可是董俷卻絲毫不覺得奶奶有什麼可怕的地方,幾個月的相處,他覺得奶奶很慈祥。

    雖然眼楮瞎了,可是***心卻不瞎。她知道在這個家庭里,除了她和董媛之外,所有人都把董看成妖怪,所以對他的關照更是無微不至,哪怕睡著了也要讓董俷在他身邊。

    董俷咿呀咿呀的爬起來,爬到了***身邊。

    肉乎乎的小手摸著***臉,奶奶在睡夢中露出笑容,喃喃自語說︰“阿丑,小心著涼。”

    心里有一股暖意,董俷差點哭了!

    絕不能讓奶奶受到傷害,絕不能讓家人受到傷害。這是我的家,誰也別想去踫。

    可惜,現在的董俷只是一個嬰兒,一個不會說話的嬰兒。

    他躺在奶奶身邊,仔細的想著。說實話,對于發生在三國的故事,董的了解都是來自于袁闊成所講的三國演義。至于三國志什麼的,他沒看過,而三國中的人物,也只是記得劉關張、趙馬黃,諸葛亮、曹操,還有周瑜、孫權之類的名人。

    大多數人物,董俷只是有個印象。

    但是讓他說出誰是誰來的話,還真不太可能。畢竟,他長得是人腦袋,不是電腦。

    而什麼煉鋼之法、造紙之術,他更是不清楚。

    縣城里的小書店不泛從網絡上盜版出來的小說,里面有不少是關于三國的故事。

    當時看的時候也只是覺得爽,可如今當他身在其中,才知道那些主角是何等的光偉正。別的不說,就那腦袋瓜子,簡直比電腦還厲害,一個個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虎軀一震,八方來透。好威風,好強大,怪不得都能混的是風生水起。

    可是他董俷呢?

    除了听過評書版的三國演義,知道一些在將來可能會發生,但又實在不能確定的事情之外(畢竟三國演義是演義),連一首唐詩宋詞都背不完整,實在是慚愧,慚愧到了極點。早知道要重生三國的話,就去買一套大英百科全書背上一背才是。

    既然是這樣,那自己又該如何來保護家庭,保護奶奶?面對即將到來的亂世呢?

    董俷越想,越覺得心中不安。

    不過轉念一想,現在不安又有什麼用處?他現在是個連話都不會說的嬰兒。再說了,就算他說了,有誰會相信呢?只怕連疼愛他的奶奶也未必能相信他的話。

    算了,車到山前必有路,現在他所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長大的那一天到來。

    ******

    在這種不安的心情中,董俷一天天的長大了。

    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奶奶好。把老太太樂得嘴巴都合不攏,笑得不知道有多開心。

    不過,他沒有叫過董卓爸爸,這一點讓董卓很不開心。

    至于這里面的原因,誰也無法猜出來。畢竟在董的心里面,董卓並不是一個好人。再加上剛出生的時候,董卓居然要把他溺死,這足以讓董感到非常不滿。

    奶奶試圖誘導,可沒有能成功。

    這多少讓乘興而來的董卓敗興而歸。雖然已經不再堅持董是妖怪的想法,可這心中還是非常不快。再加上董的模樣並不可愛,讓董卓的喜悅也減去了很多。

    說實話,董俷也覺得自己有點難看。

    頭發略帶著一點枯黃的色彩,皮膚很黑,而且上面有皺皮,看著很像是魚的鱗。

    眼楮略有些顯得細長,五官也皺在一起。

    好在他很健康,如今的這個身軀,甚至比他當年的身體還要好。還不到四歲,長得好像六七歲的孩子一樣,壯的好像一頭牛。而且,董俷還發現了這幅身體的一個優點,那就是天生力氣大。細細的胳膊里好像蘊藏著無窮的力量,四歲生日的那一天,董居然毫不費力的拉開了一張一石弓,讓陪他玩耍的姐姐董媛非常吃驚。

    不過,在董俷的要求下,董媛答應幫他隱瞞這件事情。

    實際年齡已經有三十歲的董俷很清楚一個道理,槍打出頭鳥。亂世即將到來,越是能不引人注意,這活命的機會也就越大,同時保護***可能性也就越大。

    這叫藏拙!

    當董俷奶聲奶氣的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董媛立刻意識到,眼前這個阿丑,絕不簡單。

    相比之下,在董家當中,除了奶奶之外,就只有這個姐姐和董俷最親。同時最了解董俷的人,並不是疼他愛他的奶奶,而是姐姐董媛。

    董媛在董家排行第四,上面還有三個姐姐,都是董卓正妻所出。

    大姐姐董玉,董俷沒有見過。在他出生之前就嫁給了一個羌人首領,隨著那個羌人部落遠赴西域,天曉得如今是在什麼地方。反正在董的記憶里,大姐姐沒有回來過。

    二姐董照還在家里,不過也已經嫁人了。姐夫叫做牛輔,在已經擔任了西域戌巳校尉的董卓麾下做事,如今官拜北部都尉,頗有能力,非常得董卓的信任。

    三姐董鵲,非常懂事,最得董卓喜愛,可惜早夭。

    老四董媛如今也快十六歲了,據說等過了冬天,就要嫁人。對方是一個書生,叫做李儒。據說之前一直都在董卓麾下做事,心思縝密,而且非常的忠心,是董卓手下少有的智謀之士。

    關于李儒這個人,董俷有印象。

    在演義當中,李儒似乎一直伴隨著董卓,好像也是董卓的女婿。只是董俷沒有想到,這李儒居然會成為董媛的丈夫。而且听董媛的語氣,似乎對這個人很滿意。

    董很失落,因為他知道,李儒的出現,預示著董卓沿著歷史的軌跡,似乎又邁了一大步。

    這一年,是熹平三年。

    距離那場轟轟烈烈的黃巾之亂,還有多久呢?

    董俷不知道,可每過一天,他就覺得身上的壓力似乎有多了一分。可他現在只有四歲,四歲的孩子又能做什麼?雖然有著快三十歲人的思想,卻只有四歲孩子的身體。董俷終于明白了,什麼叫做心有余而力不足。他依然只能默默等待。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2:18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天生力王(1)

熹平五年的春天,對于已經日暮西山的漢家朝廷而言,迎來了一個大好的契機。

    漢帝劉宏自十二歲登基,八年來終于有了骨血。

    極受皇帝寵愛的何美人誕下一子,名曰劉辨。這何美人本是南陽宛人,在當地也屬于一方的豪強。只是何家祖先鄙賤,屠戶出身,所以並不受當地世家所接受。

    至何美人父親何真當家後,便力求改變這種局面。

    他結交當地權貴,不惜大散家財。同時苦心培養長子何進,只是沒想到,改變何家命運的卻是他一直都不看重的女兒。正逢漢帝選秀,何真本著朝中有人好辦事的想法把女兒送去了宮中,沒成想漢帝見到何氏之後立刻喜歡上了,幾度春風之後,居然還為漢帝生了一個兒子,這何家人的地位自然也就水漲船高。

    ******

    隴西臨洮,陽光明媚。

    這是一個難得的好天氣,李儒走在街上,也覺得心情大好。

    自娶了董卓的女兒之後,憑借著翁婿的關系,再加上他本人也不是庸才,很快就得到了董卓的信任,成為董氏家族的核心成員。雖然大部分時間是在外面居住,可如果董卓有什麼事情,第一個想到的人就是他。

    此次前往董家,他要告訴董卓一個好消息。

    多年來苦心鑽營終于換來了成果,漢帝下詔,任命董卓為河東太守。此前董卓在戌巳校尉的位子上呆了兩年,雖然負責鎮撫羌人,手中權柄不小。可比起河東太守的職務,顯然算不得什麼。

    戌巳校尉,不過是別人的槍。

    可現在成了太守,雖然還是別人的槍,但握槍的人卻不同從前。

    李儒隱約感到,董卓飛黃騰達的日子不遠了。而作為董卓的女婿,他的前途似錦。

    越想心理越覺得開心,李儒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在董府門前下馬,他大步流星的走進了府門。身為董卓的女婿,李儒來這董府的次數可不少。家僕也不阻攔,拜見了李儒之後,就各自忙碌去了。

    “岳丈何在?”李儒來到後院,先向岳母請安。李儒的岳母是一個羌人女子,性情暴烈,比董卓也有過之而無不及。她本是羌人首領豪帥的女兒,嫁給董卓之後更是一心為了董卓謀劃。在這董府之中,董卓最尊敬的人除了母親之外,就是妻子。

    董氏很精明,但卻有一點不好,就是嫉妒心太強。

    本來出身就不是很好,再加上這麼多年沒能給董卓生下一個兒子,更有一種危機感。

    董俷的母親原本是董氏的貼身婢女,沒成想竟然懷了董卓的骨血。

    害怕阿娟搶走自己地位的董氏,立刻把董俷的母親趕去了廚房,並且用各種手段折磨。只是她沒想到,阿娟死了,卻為董卓生了一個兒子。幸好董卓對那個丑鬼不喜,所以董氏也沒放在心上。

    說起來,董卓的長相也不好看。偏偏董氏的三個女兒都如花似玉,嫁了三個好男人。可惜大女兒隨丈夫去了西域,多年沒有音訊。但其他的兩個女兒也都爭氣,兩個女婿都是有本事的人,使得董氏在家中的地位越發的穩固,心也就穩了。

    李儒拜見的時候,董氏正在午休。

    她懶洋洋的回答︰“你岳丈一早和你姐夫出去了,好像是處理什麼糾紛,估計日落時分就能回來。文正,媛兒可好?好長時間沒見她回來了,我這心里非常惦記。”

    李儒忙躬身說︰“媛兒一切都好。前些日子還和小婿說要回家看看……讓岳母惦記,實在是罪過。小婿回去之後,就讓媛兒回家。岳母,如果沒什麼吩咐,小婿就先下去了。”

    “去吧,我也有些乏了!”董氏側躺在榻上,眼楮半眯縫著。不過當李儒要出去的時候,她突然睜開了眼楮,“對了,璜前兩天還吵著要去找你……這會兒他應該在演武場。如果沒什麼事情的話,就去看看他。你岳丈還要等些時候才回來。”

    “小婿遵命!”

    李儒應了一聲,就退出了房間。

    璜,全名叫做董璜,是董卓長兄董擢的兒子。董卓只有一個兄長,而這個兄長對他也非常疼愛,可惜死的早,只留下了一個兒子,就是董璜。

    董卓對董璜非常溺愛,如同親生兒子一樣,對他更是百般栽培。

    李儒很清楚,要想進一步得到董卓的信任,這董璜是萬萬得罪不得。看看時間還早,他索性溜溜達達的朝演武場走去。一邊走,一邊想著怎麼才能讓董卓對他更加信任。

    董璜現年十八歲,身高七尺,體態挺拔。

    說實話,他長得一點都不像董卓,樣貌非常清秀,面如冠玉,臉上總是帶著無害的笑容。

    可李儒知道,這個俊秀的青年心里可一點都不像他臉上的笑容那麼無害。

    在臨洮,誰不知道這董璜是個橫行霸道的人物。搶大姑娘,吃飯不給錢,那都是很平常的事情。臨洮的地痞都奉董璜為主,仗著董卓對他的寵愛,連官府都不放在眼里。

    董璜正在演武場練習拳腳,大汗淋灕。

    看見李儒走進來,他立刻笑呵呵的打招呼,“姐夫,有日子沒來了,忙什麼呢?”

    董媛和董璜同歲,不過比董璜早出生一個月。

    李儒淡淡一笑,“能忙什麼,還不是那些事情?阿秀,听說你前兩天有和人打架了?”

    阿秀是董璜的乳名,由于還差兩個月才十八歲,所以也沒有字。這阿秀听上去好像女孩子的名字,卻恰恰合了董璜的相貌。十幾年叫下來,董璜早已經習慣。

    “小事情,不過是幾個不長眼的家伙找打而已。”

    董璜笑著從家僕手中接過一碗水,一飲而盡之後,毫不在意的回答。

    “小事情?人家已經告到官府了!”

    “官府又如何?在臨洮,我叔叔的話比官府還要管用。不說這些了,你今天怎麼有空來看我?”

    李儒在一個石鎖上坐下,笑呵呵的說︰“當然是來送信。”

    “送信?”

    “朝廷傳來消息,岳丈要高升了!”

    “高升?”董璜眼珠子一轉,“什麼官?”

    “河東太守,估計明後天朝廷的人就要來了。”

    董璜聞听大喜,狠狠的一揮拳頭,“河東?那可是個好地方。叔叔當了河東太守,那我們不是都要和他一起去河東嗎?”

    “應該是!”李儒點點頭,“前些天和岳丈閑聊,听他的意思是想要你去歷練一下。阿秀,岳丈對你可是非常看重,說不得將來這諾大的家業,可就是你的了。”

    “哪里,哪里!”

    董璜眼珠子轉了兩轉,“叔叔正當春秋鼎盛,將來肯定還會擢升。我恨不得早一日為叔叔做事,至于這家業,卻和我沒有關系。叔叔膝下有子,再不濟也有兩位姐夫呢。”

    李儒心中一動,“我和姐夫終究是外人,阿秀說笑了!”

    同時又想︰早就听媛兒說過,她還有個弟弟,乳名叫做阿丑。據說阿丑並不得岳丈歡心,岳母也對他不喜。雖然老人家對阿丑寵愛,可畢竟是六十二歲的人了。他日老人家一走,這阿丑……媛兒雖然讓我照顧他,但我卻從沒有見過這人。

    如果不是董璜提起,李儒甚至把董媛的話忘記了。

    他不禁猶豫起來,將來董卓如果還能有兒子的話,那他自然效忠于董卓之子。可如果董卓沒有兒子,未來董氏一族的家業,未必會交給那個阿丑。董璜的話顯然是在試探,他李儒又該何去何從?輔佐那個阿丑嗎?這前途可有些渺茫啊。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2:3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天生力王(2)

“姐夫,我剛學會了一路槍法,不知姐夫是否有興趣指點?”

    李儒的武力並不算強,可他年輕時游歷天下,遇到過很多厲害的人物,這眼光非常毒辣。听到董璜的話,李儒笑著點點頭︰“阿秀只管耍來,儒當領教高明。”

    董璜大笑一聲,轉身從兵器架上抓起一柄長槍,大約有十來斤重。

    只見董璜抖動大槍,槍影憧憧,恰如蛟龍翻騰一般,很有威勢。周圍的家人齊聲喝彩,不停的為董璜鼓勁兒。但李儒看了一會兒,清瘦的臉上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好看是好看,卻是花架子。

    如果董卓看到的話,肯定是嗤之以鼻。但他李儒不能這樣,只好下巴上的胡須,微笑著點頭叫好。

    槍影突然消失,董璜朝演武場邊上看去。

    “誰在那里偷看?”

    李儒一怔,順著董璜的目光看去,只見在演武場邊上,不知何時站著一個童子。

    這童子看上去大約有十一二歲的模樣,身高六尺。

    古銅色的肌膚,獅鼻闊口。一對濃眉,雙眸有神。只是那眼楮略顯細長,眸光冷漠,讓人感到一種莫名的寒意。一頭黑發披散著,站在那里好像一頭小獅子。

    李儒覺得很陌生,這是什麼人?

    哪知董璜看見這童子,卻笑了起來。

    他收起了長槍,看著那童子說︰“阿丑,你不在奶奶身邊呆著,跑來這里干什麼?”

    阿丑?

    莫非他就是媛兒口中的那個人?不對啊,媛兒說過,他還不到七歲,怎麼看著……

    李儒想起了董府中的那個傳說,阿丑本是妖怪轉世,生下來就殺了他的母親。若非是老夫人以大慈悲之力鎮住他,恐怕早就化妖成魔。莫非,他真是個妖怪?

    童子沒有理睬董璜,哼了一聲之後,轉身就走。

    “阿丑,我在問你話呢!”

    童子還是沒有理睬,徑自朝演武場外走去。

    董璜勃然大怒,當著一干下人的面,這丑小子竟然如此不給他面子。這也就罷了,可是姐夫也在這里,如果連這個丑小子都鎮不住,將來如何讓姐夫效力呢?

    “混帳東西,真是個不知禮數的家伙。怪不得連自己親娘都殺!”

    李儒一皺眉,覺得董璜有點過分了。

    畢竟那阿丑還不到七歲,就算沒禮數也很正常。董家不是那些世族,也沒有那麼多世族的規矩。再說,你董璜這麼大的人了,和一個小孩子叫什麼真啊?

    童子停下了腳步,扭過頭向董璜看去。

    “你再說一遍!”

    不知為何,李儒覺得這童子的話語中帶著一種陰冷的氣息。他不由得打了一個寒蟬,仔細向童子觀察,卻發現這童子並沒有什麼異常,靜靜的站在原地不動。

    “我……”

    只有站在童子對面的董璜,才能感受到童子身上不同尋常的殺機。這小子怎麼這麼大的殺氣,即便是面對叔叔,也沒有他這種殺氣凌厲啊。不過,董璜很快就反應過來。如果連這麼一個小家伙都對付不了,又如何讓姐夫將來為我效力?

    “我說你是個不知禮數的妖怪,今天我就代叔叔好生管教你一下!”

    董璜說著,大槍一抖,嗡的帶著一股風聲刺向了童子。

    這哪里是管教,分明是想要殺人。李儒立刻反應過來,董璜這是要殺了阿丑。

    想想,這里面的緣由並不難理解。

    不管這阿丑是否得寵,對董璜而言總是一個威脅。殺了阿丑,了不起被董卓責怪兩句,至于老夫人那里,雖然會傷心,但董璜也是她的孫子,還能要他的命?

    這阿秀,好毒辣的心思!

    讓我留在這里,好當見證人。這演武場都是他的人,定然是向著他說話。我若是不幫他,以後不會有好日子過。可我如果幫了他,那就是和他綁在了一起。

    說起動心眼兒,十個董璜也比不過一個李儒。

    可即便如此,李儒想攔也攔不住。眼楮不由得一閉,暗道一聲︰媛兒,抱歉。

    在他看來,阿丑的體型雖然看上去像個十二三歲的孩子,可畢竟不到七歲。就算他已經十二三歲了,想要從鐵了心要殺死他的董璜手里活命,也是不可能的事。

    不過,李儒倒是沒有責怪董璜的意思。

    這家伙心腸狠毒,而且思路敏捷,倒也是個做大事的人。

    他閉上眼楮,不忍看這個小舅子死于非命,同時也在想著如何向董媛解釋這件事情。

    可閉上眼楮片刻,李儒並沒有听見他想像中的慘叫聲。

    演武場一下子變得很安靜,連那些叫囂的家人也都止息了聲音?

    怎麼回事?

    李儒忍不住睜開眼,看清楚場中的情況之後,啊的輕呼一聲。只見童子穩穩的站在原地,似乎連動都沒有動。董璜的長槍,被他一只手緊緊的握住,任憑董璜雙手用力,臉憋得通紅,卻無法撼動半分。

    這真的只是個不到七歲的童子嗎?

    “你要教訓我嗎?哼,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就憑你那幾招花拳繡腿,也敢說教訓人?別看你在城里耀武揚威,那些人不是打不過你,而是怕老爹的報復。否則,就算是一百個董璜,也都被人殺了。這點本事,也拿出來丟人現眼,撒手!”

    童子說著,手上猛然發力。

    董璜只覺得手中的長槍極速旋轉,呼的從他手里掙脫出來。

    那力道用的太猛,當長槍從董璜手中出去的一剎那,手上的皮被摩擦去一大塊,鮮血淋淋。

    董璜忍不住啊的一聲慘叫,險些被童子帶倒在地上。

    疼痛過後,董璜不由得惱羞成怒,站穩了身形手指童子大聲喊道︰“給我殺了他!”

    一旁的李儒,卻在這時暗叫一聲︰不好…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2:5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殺人歌(1)

    上輩子,董俷曾听村里的老人說過一句話︰這老天爺對每個人都是公平,即便是給了你缺憾,也會在另一些方面給予補償。關鍵在于,你能不能發現並利用。

    想想,這句話非常有道理。

    就拿這三國演義來說,曹操、劉備還有孫權,那個不是長得稀奇古怪,卻成了一番大事業。而袁紹劉表等人,雖然儀容不凡,可最終卻落了一個淒慘的下場。

    大名鼎鼎的蔡文姬,琴棋書畫無所不通,可是新婚不久,丈夫病死。而後流落塞外,日子過的淒苦,恐怕也不是為外人所知道。她固然創出了流傳千年的胡笳十八拍,可這流傳千古的樂曲,卻是用她一生的幸福換取。

    還有那個貂蟬,四大美女之名誰不知曉?

    可結果呢……

    曹沖聰慧,早早的就夭折;曹植才高,卻郁郁而終。至于那小霸王孫策,也是英年早逝。

    誰說老天爺不公平,其實公平的很呢。

    董俷在四歲的時候發現了自己這具身體的好處。

    長相的確不怎麼樣,可是天生的神力。他也曾想按照那些小說里的情節,盜版幾首詩,然後天下聞名。但憋了一個月,愣是連一首完整的詩詞都想不起來。

    那就去發明創造!

    可是蔡倫已經發明了蔡侯紙,董俷上輩子是個護林員,又哪里知道怎麼造紙?至于火藥,煉鋼,那想都別去想。沒上過幾年學,至少他上學的時候,老師在課堂里可沒有說過如何蘸火。更不要說什麼飛機大炮,那東西他是一點都不懂。

    文不成,那就只有武力一途!

    評書里面武將,但凡是有點本事的,哪個不是混的風生水起?

    可惜上輩子沒學過武,弓箭也不擅長。要是有把獵槍的話,倒也能百發百中。但又從哪兒找來獵槍呢?董很苦惱,甚至有一段時間很消沉,整天的悶悶不樂。

    可當他發現這具身體竟然有著天生的神力時,絕望的心又有了希望。

    不會武,我自己練不可以嗎?想當年村里雖然沒系統的學過武術,可村長曾經教過他一套養生術。據說是正宗的五禽戲,不但能養生,還可以打熬氣力。

    至于傳說中的沙袋,董俷可不敢想。

    他現在是一個兒童,如果用那種方法來訓練,非但不能提高,相反還會限制發展。

    打熬力氣,關鍵就在那個熬字!

    五禽戲的套路,董俷倒是還能記得。似乎發明這套五禽戲的人,也是這個時代的人吧。他記不太清楚,也不知道這五禽戲究竟有沒有用。不過堅持了一年後,力氣是越來越大,能拉開兩石弓,就足以證明這套五禽戲功法不是浪得虛名。

    這幾年里,董俷和董卓的關系並沒有改善。

    雖然在奶奶要求下,他開口叫董卓爹,可並不是心甘情願。這一點,董卓也知道,所以對董俷依然是不聞不問。五禽戲增強了董俷的體魄,讓他能自如的使用天生的神力,可同時也讓他的體格已驚人的速度在增長。這不,還不到七歲,看上去好像十幾歲的樣子。也因為這個原因,讓董卓對他總是心懷顧忌。

    也難怪,尋常人家的孩子,誰有董俷這樣的個頭和體魄?

    自從董媛嫁出去後,董俷身邊可以說話的人就又少了一個。那個便宜老子對他放任不管,他也懶得去哀求。找不到教他練武的師父,他就天天到演武場看那些家將們練功。等到了夜里,他就偷偷的在奶奶住的院子里,不聲不響的練習。

    一來二去,整個董家除了董媛知道董俷的一些底細之外,竟沒有一個人發現他的不平凡。而董俷也不刻意的去顯露,就像他說的那樣,隱藏的越深,就越安全。

    今天,他也是和往常一樣來演武場看人練功。

    可沒成想董璜心存惡意,竟然想要殺他。別看董俷沒殺過人,可畢竟在老林子里當過護林員,凶猛的野獸也見了不少。董璜一槍刺出,那股子氣息他能感受到。

    董俷要低調,可並不代表他會任人宰割。

    原本他也不想太過分,可是董璜卻著實的激怒了他。演武場中的人都董璜的家將,雖然明知道董俷的身份,但想想如果他們不听從董璜的命令,那下場……再說了,整個董家的人都知道,眼前這個丑鬼並不得主人的歡喜,天塌下來,有董璜頂著。

    ******

    李儒心里暗叫一聲不好,隱隱覺得董璜這次可能會有危險。

    可能有什麼危險?他不知道。畢竟董俷只是個小孩子,就算力氣大一點,這演武場里卻有十幾個董璜的家將啊。

    眼看著家將們撲過來,董俷心里殺意大盛。

    一名家將揮刀劈砍,而董俷卻不躲不閃,雙手握槍向上一封,只听鐺的一聲,家將手中的環手刀立刻被崩飛了出去。沒等那家將反應過來,董俷開口爆喝。大槍做棍,嗡的一聲砸下來。這本只是一招普通的力劈華山,可是在董俷的手中卻變得與眾不同。那速度快的如同閃電。噗,家將的腦袋瓜子立刻被砸的粉碎。

    這是董俷第一次殺人,事實上他也沒想到會是這種結果。

    對方未免太不經打,可人已經死了,當溫熱的血撲在他的臉上時,董俷的腦袋一片空白。

    他愣住了,那些家將何嘗不是?就連董璜也有點傻了!

    死了的家將是他的心腹,雖然不是很厲害,但兩三個等閑大漢卻不是他的對手。

    就這麼被殺了?

    不行,這小子留不得!

    董璜心一橫,反正這梁子已經結下來了,也沒有什麼退路了。他轉身跑向兵器架,一邊跑一邊大聲喊叫︰“殺了那小子,殺了那小子,出了事情有我頂著。”

    叫喊聲驚醒了一干家將,立刻舞動刀槍沖向董俷。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3:3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殺人歌(2)

    叫喊聲驚醒了一干家將,立刻舞動刀槍沖向董俷。

    同樣的,董璜的叫喊聲也驚醒了董俷。一直在旁邊觀察董俷的李儒,發現這丑小子臉上流露出一種猙獰的表情。那表情,他曾經在董卓臉上看到過。然後,一個近千人的羌人部落從此消失無蹤。

    這阿丑,動殺心了!

    董俷輪圓的大槍,一招橫掃千軍。

    那力氣很大,速度也很快。十幾斤重的大槍在空中劃過,槍桿微微呈現出一種弓形。

    迎面而來的家將揮刀阻擋,鐺的一聲響,百煉鋼刀被生生折斷。大槍毫無停頓的繼續掃來,把那家將一下子砸飛了出去。一口鮮血噴出,家將倒地再也起不來。

    殺一個也是殺,殺一百個還是殺!

    記得有本小說里曾有一首詩。書名已經記不得了,可里面的內容卻給董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男兒當殺人,殺人不留情。千秋不朽業,盡在殺人中。

    昔有豪男兒,義氣重然諾。睚眥即殺人,身比鴻毛輕。

    又有雄與霸,殺人亂如麻。馳騁走天下,只將刀槍夸。

    今覽此類,徒然撈月影。君不見,豎儒蜂起壯士死,神州從此夸仁義。一朝虜夷亂汁,士子豕奔懦民泣。

    我古風,重振雄豪氣。名聲同糞土,不屑仁者譏。

    身配削鐵劍,一怒既殺人。割股相下酒,談笑鬼神驚。

    千里殺仇人,願費十周星。專諸田光儔,與結冥冥情。

    朝出西門去,暮提人頭回。神倦唯思睡,戰號驀然吹。

    西門別母去,母悲兒不悲。身許汗青事,男兒長不歸。

    殺斗天地間,慘烈驚陰庭。三步殺一人,心停手不停。

    血流萬里浪,尸枕千尋山。壯士征戰罷,倦枕敵尸眠。

    夢中猶殺人,笑靨映素唬兒莫相問,男兒凶何甚?

    古來仁德專害人,道義從來無一真。

    君不見,獅虎獵物獲威名,可憐麋鹿有誰憐?世間從來強食弱,縱使有理也枉然。

    君休問,男兒自有男兒行。

    男兒行,當暴戾。

    事與仁,兩不立。

    男兒事在殺斗場,膽似熊羆目如狼。

    生若為男即殺人,不叫男軀裹心。

    男兒從闌恤身,縱死敵手笑相承。

    仇場戰場一百處,處處願與野草青。

    男兒莫戰栗,有歌與君听。

    殺一是為罪,屠萬是為雄。屠得九百萬,即為雄中雄。

    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義名;但使今生逞雄風。

    名不愛愛惡名,殺人百萬心不懲。

    寧教萬人切齒恨,不教無有罵我人。放眼五千年,何處英雄不殺人?”

    要說教起來,這首詩並算不得什麼。特別是在董俷的這個時代,更顯得不倫不類。

    當初董看罷這首詩,只覺得熱血。他還專門請教了村里的大生,說是一個叫仇聖的人所作。真實與否,他並不清楚,只是一遍遍的背誦後,牢記在心中。

    歌聲起,血光現。

    大槍一抖,猶如巨蟒翻身。原本是董璜之前所練過的槍法,在李儒眼中是拳繡腿。可在董俷手中施展出來,卻變得非同凡響。配合他那略帶童稚嗓音的歌聲,原本極為普通的槍法竟然變得凌厲無比。真真是十步殺一人,殺得家將心驚肉跳。

    李儒咽了口唾沫,也覺得那歌聲讓他熱血。

    他忍不住邁出了一步,但又生生的止住腳步。他很清楚,這一步邁出去,代表什麼。

    董璜的家將屍橫演武場。

    而董俷只覺身體中的力量好像使不完,急需找一宣泄的口子。

    他啊的爆喝一聲,展臂把大槍擲出。一個家將本來已經心寒,正朝著演武場外跑。那大槍帶著破空的歷嘯,凶狠的貫穿了家將的胸口,巨大的力量帶著他的屍體凌空飛了起來,一下子釘在了演武場的門檻上。屍體在空中晃來晃去,血滴滴答答的掉在演武場的大門口。

    此時,演武場里除了董璜、李儒之外,只剩下一個家將。

    董俷健步如飛,沖到那家將門前,一拳把對方打倒,一腳踩著家將的腿,雙手抓住另一條腿,兩臂用力,大喝一聲之後,把那家將生生的撕成了兩半,鮮血灑得他全身濕透。

    細長的雙眸掃過,盯在了李儒身上。

    李儒打了一個寒蟬,心里面撲通撲通的亂跳。

    “阿丑,我是姐夫,你四姐董媛的丈夫……你聽說過嗎?”

    董俷那雙發紅的眸子中,突然流露出一股暖意。他的身體松弛下來,剛要開口,李儒的臉突然大變,驚恐的叫喊道︰“小心!”

    本能的,董俷輕輕一閃。

    一抹寒光擦著他的肩膀掠過,利箭釘在假山之上,箭羽顫個不停。

    李儒心里暗罵一聲︰蠢貨!

    眼見著董俷殺心將要消失,那該死的董璜居然……

    董俷呼的轉過身,正好看見董璜正捻出一支利箭,張弓向他瞄準。

    兩人之間大約有二十步的距離,董俷大吼一聲道︰“蠢賊,給我死來!”

    李儒沒有看清楚董俷是怎麼移動,那速度太快了。而董璜被董俷的咆哮聲嚇了一跳,手中的利箭居然掉在了地上。也就是這麼一眨眼的功夫,董俷沖到了董璜的面前。揮拳把董璜打翻,而後雙手抓住董璜的腿,竟然要生生的把他撕裂。

    就在這時,演武場外有人高喊︰“阿丑,手下留情!”

    一匹戰馬沖進了演武場,向董俷沖過來。馬蹄聲如雷,令董俷心中更怒。他抬手把董璜扔出去,跨步轉身,迎著那戰馬一拳就轟了出去。

    拳帶萬鈞之力,把戰馬的腦袋轟的粉碎。

    可憐的馬兒唏溜溜一聲長嘶,不過身子卻止不住慣沖了兩步,把馬背上的人一下子摜翻下來。

    “阿丑,那是你叔叔,別胡來!”

    李儒看清楚了馬背上的人,驚恐的大叫。馬背上的人,是董卓的弟弟董旻,也是董俷的親叔叔。李儒也不管那昏過去的董璜,快步向董俷跑去。一邊跑,李儒心里一邊說︰這算是什麼事情,亂了,全都亂了。

    不過,李儒的叫喊聲並沒有能阻止董俷。

    已經暴走的董俷才不管是什麼人,從地上撿起一把大刀就向董董旻沖去。馬蹄聲響起,一隊人沖進了演武場。為首的人看到這情況臉一變,縱馬沖出,手中大刀架住了董俷的大刀,人借馬力,把董俷撞得連連後退。

    “文才,還不把他抓住!”

    馬上人大聲命令。只見一員大將沖到還沒站穩的董俷面前,縱身下馬,一把抱住了董俷。

    “放開我,我要殺了你們!”

    “公子,冷靜、冷靜……大人回來了……”

    董俷腦袋微微清醒了一些,停止了掙扎。也就在這時候,就听馬上人怒喝道︰“孽子,還不跪下!”

    抬頭看去,董俷這才看清楚,那出手崩飛他大刀的人,赫然就是他的父親,董卓。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3:5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欲學萬人敵

  董俷倔強的站在董府大廳中,迎著董卓的目光,絲毫沒有半點畏懼。

  他沒有跪下,雖然董卓喝令他跪下,可董俷根本不俱老爹身上散發的可怕氣息,梗著脖子,瞪著董卓大聲說:“我沒有錯,你憑什么要我跪下認錯?我不跪!”

  董卓那張黑臉,氣得發紫。

  這大廳里坐著不少人,演武場的殺戮,連從不露面的董氏也驚動了。

  這個出身羌族的女人怔怔的看著董俷,心里面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為什么他不是我的兒子?為什么他是那個賤婢的兒子?如果我有兒子像他這樣,死都甘心。

  李儒從進了大廳之后,就一言不發。

  低著頭,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就連牛輔幾次推搡他,也恍若未覺。

  這時,董旻從大廳外走了進來。他先是神色復雜的看了董俷一眼,眼里透出一絲恐懼。

  “叔穎,都處理妥當了?”

  董旻董叔穎,是董卓的兄弟。在董氏家族中,能力并不算特別強。不過董卓很重家庭,對兄弟姐妹非常照顧。而董旻雖然能力不強,但武力還算出眾。所以在董家當中的地位也不算太低。

  他聽到董卓的問話,沉聲道:“一共死了十八個人,董璜的腿斷了,還在搶救。”

  大廳中的人們倒吸了一口涼氣。

  十八個人,十八個壯年家將,竟然……

  他們一開始看到演武場的情況,還以為是董俷仗勢欺人。可細一打聽,居然是十九個成年人圍攻一個不足七歲的孩子。十八個人啊,這家伙難道真是個妖怪?

  董卓看不出臉上的喜怒,瞇著眼睛凝視董俷。

  “你沒錯?小小年紀就出手殺人,而且一出手就殺了十八個人?董璜是你哥哥,就算他有千般不是,你也不該這樣大肆殺戮。你叔叔攔你,也險些被你殺死……孽子,這么多的事情,你敢說和你沒有關系?還不給我跪下來。”

  董俷昂著頭,“我不跪,我沒錯!”

  “孽子,我殺了你!”

  董俷的態度,激怒了董卓。當著這么多人,被自己的兒子頂撞,這臉面何存?

  “我不殺他們,就被他們殺死?我知道你不喜歡我,可我也絕不會任由人宰割。”

  “孽子,孽子……我殺了你!”

  董卓探手拔出了寶劍,大步沖上去,“我殺了你這孽子,就只當沒有你這么個畜生。”

  “岳丈,息怒啊!”

  李儒這時候醒悟過來,和牛輔一左一右的攔住了董卓。

  董氏突然站起身,緩步走到了董俷的面前。她看著董俷,董俷也看著她。片刻后,董氏笑了起來。她伸出手撫摸董俷的臉頰,輕聲道:“阿丑,如果你是我的兒子,該多好?”

  說完,她帶著婢女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大廳。

  董卓愕然僵住。董氏的那一句話,好像一個驚雷在他耳邊炸響。

  是啊,這是他的骨肉,就算千般不是,也總歸是他的骨肉啊。想當初,這孩子剛生下來,就險些被他讓人溺死。這七年來,他這個做父親的,又給了他多少關懷?

  如果阿丑是董氏的兒子,哪怕再丑,他也會呵護至極吧。

  可,可這孩子,實在是太不給面子了。哪怕是低個頭認個錯,也讓我能下臺啊。

  董卓進退兩難,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大廳中除了他的家人之外,就是他的心腹。可這時候,誰敢出來說話?

  “孽子,跪下!”

  老夫人拄著一根龍頭拐杖,在幾個婢女的攙扶下出現在大廳門口。那根長有七尺的龍頭拐杖,還是董俷五歲時專門為老夫人設計,并花費重金請臨洮的木匠打造。

  老夫人愛不釋手,一刻都不愿意離開這龍頭拐杖。

  可在其他人的眼睛里,這根重有十余斤的龍頭拐杖,可不比殺人利器差多少。

  董卓一見老夫人出現,頓時如釋重負。不過,看到老夫人手里的拐杖,又暗自心里叫苦。老夫人出現,他休想再懲罰董俷,說不定臨了還要被老夫人懲罰一番。

  董卓跪下來,董旻等人也連忙跪下。

  “奶奶,您怎么來了?”董俷跑到了老夫人的身邊,扶著老夫人。

  “阿丑,你沒受傷吧。”

  “沒,阿丑挺好的,沒有受傷。”

  老夫人拉著董俷的手說:“奶奶晌午頭這心里就撲通通的亂跳……阿丑,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跟奶奶說!我這瞎老婆子倒要看看,是誰那么大的膽子敢欺負我的阿丑!”

  董卓苦笑道:“娘,沒人要欺負阿丑,是阿丑他……殺了人!”

  老夫人冷哼一聲,“不就是十八個不中用的廢物嗎?殺了也就殺了。十八個人聯手卻打不過一個小孩子,就算是活著也白白糟蹋糧食。阿丑,殺得好,殺得好!”

  “可是他還打傷了董璜!”

  “那也是個廢物!”老夫人冷冷道:“學了兩招花拳繡腿,就在這臨洮耀武揚威。別以為老婆子眼睛瞎了就不知道他干的那些好事。阿丑,打的好……死在自己人手里,總比在別人手里丟人現眼的強。阿丑,下次他還不長進,就打死他。”

  “知道了,奶奶!”

  從老夫人出現的那一刻開始,董俷就知道自己沒事了。

  不過他的目光卻盯在了一直低著頭的李儒身上,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轉。李儒,這個人好像很有名啊,至少在三國演義里面出場過。早知道他是姐夫,可沒有真正的見過面。不過,也不像小說里說的那樣尖嘴猴腮,看上去挺秀氣的人啊?

  李儒能感受到董俷的目光,額頭冷汗直冒。

  別是被這小魔王給盯上了吧,他一定是怪罪我沒有在演武場幫他……這下可倒霉了。

  董卓被老夫人的話憋得臉通紅,大聲說:“可是這孽子還險些殺了叔穎。”

  “哦?”

  老夫人笑了起來,只是這大廳里人,除了董俷之外,都感受到了老夫人笑容中的怒氣。

  董旻忍不住暗自埋怨:哥哥啊,您可千萬別說了。沒看出來嗎?娘是鐵了心要保這小魔王。你扯出來的人越多,我們也就越是倒霉。哥哥啊,您還是住嘴吧。

  “叔穎!”

  董旻打了一個寒蟬,連忙跪行幾步,匍匐在老夫人的面前。

  “娘,孩兒在!”

  老夫人冷笑道:“你險些被阿丑殺死嗎?”

  董旻猶豫了一下,輕聲道:“是。”

  “叔穎……你今年多大了?”

  “孩兒,孩兒今年四十有一。”

  “哈哈哈,虧你還知道自己的年紀。四十多的人,險些被個孩子殺了,你還有臉在這里嗎?我問你,阿丑有沒有偷襲你?”

  “這個,沒有!”

  老夫人掄起龍頭拐杖,唔的一聲砸下來,狠狠的砸在了董旻的背上。

  “你不要臉,我老婆子還要臉。四十二歲的人,騎著馬被個孩子打下馬來,我要是你的話,早就一頭撞死,省的在這里丟人。董雅的兒子們可真有能耐,一個比一個有出息。”

天使長(十級)

我唯一愛的女人,可惜她沒愛過我,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在線上
發表於 2010-5-20 19:44:1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欲學萬人敵(2)

  董雅,是董卓和董旻的父親。

  老夫人的一番話,說的大廳中人臉發燙。董卓這心里面憋屈的啊,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這不僅僅是因為在眾人面前丟臉,更重要的是,老夫人的話沒說錯。

  “阿丑,奶奶累了,陪我回屋去,順便把昨天的那個故事給奶奶講完。”

  老夫人說完,又看了一眼大廳中的眾人,“各位高人,如果沒什么事情,我帶阿丑回去了。”

  “恭送老夫人!”

  目送老夫人在董俷的攙扶下離去,大廳里的人如釋重負般長出一口氣。

  眾人又分賓主落座,董卓狠狠的一拍長案,壓低了聲音咆哮:“這孽子,這孽子……如果不是娘攔著我,我定要斬了那孽子的狗頭。”

  李儒在旁邊噗嗤笑出聲,不過他意識到了失態,連忙捂住嘴巴。

  大廳里的大多數人還沒有真正的清醒過來,但這并不代表著沒人聽到李儒的笑聲。

  坐在他身邊的牛輔忍不住奇怪的問:“文正,你笑什麼?”

  李儒和牛輔的關系不錯,憋著笑輕聲說:“姐夫,岳丈說斬了阿丑的狗頭,可如果阿丑那是狗頭的話,岳丈豈不是……”

  牛輔噗的把一口水噴出來,又連忙憋住了笑。

  這時候,董卓也發完了火氣,對右手邊的一個男人說:“文才,剛才的事情,讓你見笑了……文正,我來為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剛結識的好漢,涼州人胡軫,頗有武力,以后大家都是一家人,你們多親近。”

  胡軫,也就是在演武場抱住董俷的人。

  他連忙起身,“主公過獎。軫一直以為自己頗有勇力,可今日一見,才知道是小看了天下的英雄。公子勇武,且年紀幼小,他日的成就必然不同凡響,此乃主公的福氣啊。”
  董卓聞聽愕然。

  福氣嗎?那孽子的確勇武,小小年紀就能有這樣的本領,的確是了不起。不過這孩子和我并不親近,就算再勇武……娘親在的時候,我還能用他。可娘親不在了,誰能用他?
  董卓想起這事情,就有些頭疼。

  他不愿意再討論這個問題,扭頭對李儒說:“你岳母說,你來找我有事?”

  “岳父,朝廷傳來消息,要岳父出任河東太守一職。儒特來告知,天使也就是這幾日抵達,還望岳父早做打算。”

  董卓聞聽,喜出望外。

  他自然分得清楚這河東太守和戌巳校尉的區別,連連點頭:“文正這消息果然是好,好的妙不可言。”

  “恭喜主公!”

  胡軫等人連忙上前道喜,但是李儒卻依然穩坐席間。

  “文正,岳父高升,你為何不樂?”牛輔忍不住問道。

  董卓也發現了李儒的異常,連忙止住笑聲問:“文正,難不成這里面有什么不妥?”

  “岳父,升河東太守是好事。不過如今朝綱不振,先有黨錮之爭,如今更有宦官亂政。中原雖好,可是卻派系林立。那河東土地雖然肥美,世族卻極具影響。儒在想,我等在臨洮一地,據朝廷偏遠,還可以隨心所欲,但若是到了河東……”

  李儒的話沒有說完整,可在這大廳里的人,卻都不是傻子。

  董旻一皺眉,“文正,有什麼話你直說好了。”

  李儒點點頭,“文正以為岳父到了河東,必然少不了要和當地世族交好。但臨洮絕不能放棄,這里背靠羌人,是我們的根基。而且西北盛產良馬,如果我們要去河東,必須要留下一可靠之人和羌人打交道……臨洮穩,則岳父在河東立足就穩。”

  董卓點點頭,“不錯,只要我手握兵權,河東那些世族誰敢小覷我?不過,文正你必須和我一起去河東,對付那些讀書人,還是你出面為好。誰留下來好呢?”
  能離開隴西這偏僻荒涼之地,董旻等人求之不得。

  牛輔站起來說:“岳父,要不我留在這里吧。孩兒現任北部都尉,負責羌人地區的事務,和豪帥他們也頗有交情。想一想,這里也只有我最合適留下來。”
  董卓點點頭,“既然如此,臨洮這根基可就要交給你了。”

  說完,他站起身道:“大家都準備一下,迎接天使到來。等天使離開之后,大方隨我遍走西涼,我為你引介各部羌人首領,以方便我走后你在這里繼續經營。”

  ******

  董卓等人在大廳中商議,老夫人帶著董俷回到住處,在門口的石墩上坐了下來。

  風很輕柔,搖曳的樹葉沙沙作響。

  老夫人抬起頭,好像在仰望天空,半晌后突然悠悠的一聲長嘆。

  “阿丑,你可有什么志向?”

  董俷聞聽一怔,有點不明白老夫人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說:“奶奶的眼睛雖然瞎了,可心卻不瞎。你平時不愛說話,沉默寡言,可奶奶知道,阿丑不是普通人。那些人說阿丑是妖怪,其實是害怕阿丑,嫉妒阿丑。媛兒嫁出去后,阿丑身邊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但阿丑又不想讓奶奶擔心。”

  董俷可以不跪董卓,但是對于老夫人卻是發自內心的尊重。

  他連忙在老夫人面前跪下,一言不發,聆聽老夫人的訓示。不過心里面卻暗自贊嘆,老夫人不簡單!誰說古人思緒單純?連一個瞎老太太都能說出這樣的話,那些牛人又豈是好對付的人物?

  老夫人說:“你平時去演武場看那些人練武,每天還不停的練功。奶奶心里明白,你在擔心,你在害怕,是不是?”

  董俷微微一顫,輕聲回答:“是!”

  “你擔心什么?害怕什么?”

  老夫人也不禁覺得好奇,“有奶奶在,這家里不會有人欺負你。你爹雖然不喜歡你,可你畢竟是他的親生兒子,他又怎么會害你?別看他咋咋呼呼喊得響亮……將來,你爹的官做的會越來越大,到時候欺負你的人更少。阿丑,告訴奶奶,你在害怕什麼?”

  董俷總不成說,老爹將來會不得好死,奶奶你也要受牽連。

  在這個時代待的越久,就越是清楚這時代人的想法。動不動對人說天下大亂,不是被人當作神經病,也是被官府通緝。奶奶很精明,又該如何向她解釋呢?

  董俷想了想,說:“奶奶,我正是害怕爹的官會越做越大。”

  老夫人愕然道:“你這孩子,說這話倒是有趣。別人都是巴不得官越做越大,你怎麼卻害怕呢?”

  董俷說:“奶奶,官越大,心越大。您說過,爹以前最大的理想就是做個戌巳校尉。可是做了戌巳校尉呢?他就想著當更大的官。將來有一天,他做到了太尉,司空,又會想做什么?等董家風光無限的時候,恐怕也是我們大難臨頭之日。”

  老夫人猛地倒吸一口涼氣,半天說不出話。

  董俷說的這些話,聽上去很可笑,但仔細一想,的確是那麼一個道理。

  人的欲望是無止境的,所以會不斷往上爬。終有一日你爬到了最高點,那也就危險了。

  很淺顯的道理,可很多人卻看不透。

  老夫人不得不對這個孫子另眼看待,看樣子自己還是小看了阿丑。

  但這些話,現在說出去,董卓能聽進去嗎?

  老夫人沉吟了很久,“阿丑,你說的沒錯。那告訴奶奶,你的志向是什麼?”

  “奶奶,我要做萬人敵!”

  “萬人敵?”

  董俷也不管老夫人能否看見,鄭重其事的點點頭,回答道:“沒錯,只要阿丑有了萬人敵的本事,就可以保護奶奶不受傷害,保護姐姐一輩子都能開開心心。”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4-11-24 20:01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