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chiuisn

[其它小說] [我要的是葫蘆] 隨身裝著一口泉  (已完結)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28 16:14:4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百四十三章 油炸鵪鶉

  這水窪裡魚不大,最重的鯉魚也就二斤的樣子,但勝在多。

  半個小時時間,整片水窪被人們來來回回掃蕩數次。大魚捉個精光,剩餘那些小蝦米眾人沒看在眼中,就當是魚苗了,來年還可以捉。

  抬著幾蛇皮袋野魚往回走,很多人仍然興奮不已,推測著這麼多魚到底從何而來。

  度過最初的驚訝,劉軍浩這會兒已經大概想明白。應該是夏天白條河漲水意中竄入水窪的,後來河水退去,牠們就被留在此處,再沒辦法重回河道。前年劉軍奇家地塊裡也遇到這種事情,只是鯰魚居多罷了。

  至於為啥這麼冷的天氣水窪沒有完全冰凍,問題應該還出現在魚身上。牠們擁擠在一起,持續游動,造成水流小範圍內不斷循環,所以才沒有上凍。冬季結冰時捉過魚的人都有類似經驗:那就是冰層下的魚成堆,很少分散開來。

  魚抬到劉軍浩家門口,眾人商量給他留一蛇皮袋,畢竟是鼠標的功勞,沒牠根本找不到那麼隱蔽的地方。劉軍浩沒有拒絕,但只要了十幾斤,算是給院裡的青莊打牙祭。說實話,雖然野魚類現在很搶手,不過比起自家石鎖中那些還有很大差距。

  折騰半天,看時間差不多到中午,劉軍浩立馬鑽進廚房做飯。

  他們家就兩個人,飯做起來簡單,直接用電飯煲蒸米,再炒兩個菜,弄鍋雞湯齊活。

  半個小時後,劉軍浩洗手擺好碗筷,喊媳婦進屋吃飯。

  照例,劉軍浩把兩個雞腿撈出來啃乾淨,然後給兩個孩子每人塞一個雞腿骨,讓他們啃著玩。這麼做,主要是害怕他們吃肉不消化。

  有道是吃奶的孩子欠飯,兩個小傢伙現在每次吃飯都要鬧騰。稍不注意。還伸起精神,不敢有絲毫大意。

  ***

  殺豬宰羊,炸油條包餃子,殺雞宰鵝……打掃房屋。從屋頂開始一直到地上。每個角落都打掃的乾乾淨淨,不留半點灰塵。

  打掃好屋子,辦好年貨,再貼上對聯。就等著大年除夕到來。

  今年張倩爸媽沒來劉家溝過年,劉軍浩家也沒有大動干戈,不過熱鬧氣氛卻絲毫不減。隔壁趙教授的兒子女兒全來了,浩宇和彤彤一天到晚都待在劉軍浩家院裡招貓逗狗。

  今年路重新修過,遊客比先前增加不少。因此村裡這個年過的比以往更熱鬧。過年期間劉家溝天天有活動,熱鬧勁兒一直持續到正月十五。

  過了十五,學校開學,劉軍浩重新又開始當奶爸的日子。

  似乎一眨眼,兩個小傢伙快週歲了。看他們一天天長大,劉軍浩愈理解做人父母不容易這句話的意思。

  還沒完全走穩呢,就讓人頭疼不已。他們每天身邊不能離人,否則一個不留神,兩個小傢伙就可能鬧出點么蛾子。

  不是抓地上的雞糞往嘴裡塞。就是揮動小手往水桶裡摸,再不撒尿和泥。

  劉軍浩恨得牙根直癢癢,打捨不得打,說……他們根本不聽。

  趕快長大吧,長大就好了。兩口子只能這麼安慰自己。

  見他們在家鬧騰的不像話,劉軍浩只好推上嬰兒車,將老大小二推到河堤上玩。

  隨便找片乾淨的草地,將他們往地上一放。果然。兩個小傢伙剛坐在地上,立刻興奮地滾爬起來。有小皮這個忠心耿耿的保姆在旁邊守著。兩個小傢伙即使想爬遠也沒機會,只要過一定範圍,小皮都會用身子把他們抵回來。

  見老大小二怡然自得,劉軍浩才鬆了口氣,躺在草地上閉目養神。

  可惜剛躺下沒兩分鐘,就被鵪鶉叫聲給吵得一頭火。他翻身站起,找了塊江石循聲扔過去,草叢中的鵪鶉立刻噤聲。

  不過這種威懾力緊緊持續兩分鐘時間,很快鵪鶉又開始亂叫起來。

  這下劉軍浩火了,對著小皮吩咐道:「看好老大小二!」

  接著他隨意在地上拽了些細草,編織成一條兩米多長的繩子,循聲趕去。這次出來的太匆忙,忘記帶弓。如果有弓在手,根本不用這麼麻煩。憑他的準頭,直接來兩下,絕對讓牠們命喪當場。

  即使沒弓,劉軍浩要捉這些傢伙也易如反掌。

  春上是捉鵪鶉的好時節,尤其是在河灘上稀疏的草叢中。經過一冬天風吹霜凍,枯草早已經被打倒在地,周圍一般散落有很多草籽。

  鵪鶉最喜歡在這種地方撿拾草籽,而且牠們邊吃還會咕咕叫個不停。以前每到這個時節,劉軍浩和劉啟勇等人都會做兩件事情,第一,磨製蛤蟆叉扎青蛙吃。蛤蟆叉做起來簡單,找根硬鐵絲磨尖,綁在竹竿上即可。這種工具看起來簡陋,但捉青蛙一扎一個準。

  扎到青蛙,回家油炸,那滋味,嘖嘖……不想這東西了!青蛙對人類大大滴好,可以吃害蟲,自己還是不要回想這麼多,否則媳婦知道又該批判。

  第二當然是捉鵪鶉,鵪鶉這東西河灘上數不勝數,捉幾隻中午油炸,媳婦應該不會說什麼。大不了到時候說是豆豆捉的,反正那傢伙替罪羊當慣了。

  其實劉軍浩覺得媳婦對野動物的保護有點過頭,像鵪鶉麻雀這種常見鳥類,根本沒必要保護。牠們的存能力極強,完全是打不死滅不絕的小強。拿鵪鶉來說,在家養條件下一對鵪鶉每年可繁殖四五代,一年可擴大到千隻以上。這速度,要能滅絕了才見鬼。野條件下繁殖度沒有這麼離譜,但也很快。

  靠近草叢,劉軍浩隨意揮了幾下草鞭,感覺有些輕,又在末端增加些重量。

  循聲仔細觀察,很快現四五丈外的草根邊,有個灰褐色的毛團躲在那裡。

  鵪鶉也屬於鳥類的傻大膽,即使驟然驚到,牠們第一反應不是立刻振翅飛走,而是縮成一團看形勢。只要不是情況特別危急,牠們都會安然待在那裡不動。寄希望於自己的一身羽毛,認為這種保護色可以迷惑其他物的眼睛。

  只要掌握這個規律,捉鵪鶉就比絕輕鬆,手到擒來。

  劉軍浩拎著草鞭快走動,速度越來越快。當然並不是直奔鵪鶉藏身處而去,這樣肯定會把牠嚇走。而是以那鵪鶉為中心畫圓,轉圈,整個奔跑過程根本不看鵪鶉,只當那東西不存在。

  越跑圈子越小,鵪鶉這個時候也能感覺到危險。只是這東西帶有僥倖心理,總認為人類並沒有注意到牠,反而會把身體越縮越小。

  等感覺草鞭夠得著的時候,劉軍浩突然一扭身,長鞭猛甩打過去。

  別看鞭子不起眼,威力卻相當驚人,只聽得啪的一聲悶響。鞭打之後,鵪鶉翻身蹬腿,軀體直哆嗦,隨即一命嗚呼。

  劉軍浩連連施展伸手,半個小時工夫,收穫七八隻鵪鶉。

  搞定收工,剛推著老大小二上河堤,就看到劉軍奇扛著斧頭,提這個破蜂箱朝山上走。在他身後還跟著兩個遊客,看樣子是去瞧稀奇的。

  「軍奇哥,你弄誘蜂箱捉蜜蜂呀,不害怕再弄到土蜂子蟄住你家黃牛呀!」見對方這架勢,劉軍浩就知道他準時奔著大青山那些野蜜蜂去的。這人算是和蜜蜂幹上,最近幾年一直搗鼓這東西。

  春暖花開時節,蜜蜂也開出巢採蜜了。這個時節,也是捉蜜蜂家養的上好時節。劉軍奇手裡拿的就是誘蜂箱,這東西越舊越好。新箱有濃厚木樹味道,蜜蜂嫌棄,必須經過加工處理。把新箱放在室外日曬、雨打或煙熏,或者用烏桕葉汁或洗米水浸泡,總之就是除味。等完全除去木材氣味後再塗上蜂蠟,用火烤過才好使用。

  而且最好在上邊塗上蜂蠟,弄塊舊巢脾,那樣對蜜蜂很有吸引力。

  關於誘蜂箱劉軍浩沒有親自操作過,但大致的步驟也懂得。這東西最主要是選址,地址選對,蜜蜂自然而來。春上大青山的土蜂子一般分蜂后都是從山上往平地飛,等到夏天,又從平地移到山上,因此必須掌握這個時間點。另外還要注意把誘蜂箱放在開闊地帶,最好能夠遮風擋雨的岩石下。

  「我想好了,這次弄到蜜蜂,直接養在咱們村養雞場那裡,等秋裡再去割蜜。」劉軍奇開口回答。

  「幹嘛這麼麻煩,做個誘蜂洞不就行了?」劉軍浩不解的問。誘蜂洞算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直接在山上開闊地帶挖洞。最好是半土半巖的地方,挖好足夠空間,然後點燃蜂蠟熏,等留下味道,再封上洞穴,留一個小口容納土蜂進出即可。

  這東西做起來簡單,之後也不用管,只等秋天收割。一年一窩,很高產的……

  「別提了,我去年也這麼想,弄了十幾個誘蜂洞,夏天的時候看裡邊都有蜜蜂,結果到秋裡只割了一窩蜂蜜,其他都讓黃鼠狼給糟蹋,連誘蜂洞也破壞掉了。」

  「等等,你說黃鼠狼偷吃蜂蜜?」劉軍浩聽這話覺得根本挨不著。說狗熊偷吃蜂蜜有人信,至於黃鼠狼……不可能吧。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28 16:17:2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百四十四章 這個世界怎麼了

  「小浩,感情你也有不知道的東西。少見多怪了吧。養蜂人最怕兩種動物,一個是黑熊,這東西皮糙肉厚,蜜蜂的毒針拿牠根本沒辦法。另一個就是黃鼠狼,牠一般晚上偷吃蜂蜜。要說,這東西比黑熊還可恨,黑熊偷了蜂蜜最多把巢穴破壞掉了事。黃鼠狼不同,牠會放臭屁,這武器可不得了,氣味絕,對蜜蜂有致命殺傷力。但凡被黃鼠狼襲擊過的蜂群,即使當場不被消滅掉,過幾天也會逃走……所以蜂箱只要被黃鼠狼盯上,絕對沒指望。還有,這東西除了吃蜂蜜,還喜歡吃蜜蜂和蜂蠟,你說可恨不可恨。」提起黃鼠狼的危害,劉軍奇恨得牙根直咬。

  「不是吧?!」別說,黃鼠狼偷吃蜂蜜的種種劉軍浩還真第一次聽說。自家院中雖然有土蜂窩,但有小皮等動物守護,黃鼠狼別說偷吃,靠近都不可能。

  閒聊幾句,劉軍奇等著進山下誘蜂箱,也沒有多和他白話。

  劉軍浩到家,讓小皮接著照看老大小二哥倆兒,自己則開始在院裡忙乎給鵪鶉褪毛扒皮。收拾乾淨,剁碎放進盆中醃,只等中午炸著吃。

  忙乎完鵪鶉的事兒,劉軍浩還沒有清閒時間,趁著天好,他把積攢了幾天的衣服全扔進洗衣機裡。

  正洗著,王勝利電話打過來。這人在那段興奮不已:「小浩,捉到了,真有……」

  「有什麼?」劉軍浩聽得稀里糊塗。

  「火頭!好傢伙,整整一窩,四條,都鑽在泥窩裡,難怪把堰塘折騰的這麼慘。你說的方法很好用,幹幾個月,剛一放水這東西都露頭了。」

  「哦,抓到就好,以後把堰塘和周圍的水窪割開,別讓火頭再鑽進來。」聽他一說。劉軍浩總算記起什麼事情,隨即出口叮囑。

  火頭這東西存能力極強,甚至可以在陸地上行走一段距離,從一個堰塘轉移到另一個堰塘。王勝利想承包魚塘,這些防護措施必須事先做好。否則一個不留神被火頭入侵。到過年估計仍然會是塘內空空。

  「放心,哥們早打算好,這次直接拉上紗,別說火頭。就連水鳥也乾瞪眼。對了,還要麻煩你一件事情,我準備用這個堰塘養泥鰍,你早點給我準備點十幾斤大泥鰍,繁殖泥鰍苗用。到時候我去劉家溝取。」

  「沒問題!」劉軍浩直接答應下來。人工繁殖泥鰍苗的方法他也懂,只是嫌麻煩,沒有具體操作過罷了。再加上自己有石鎖這個作弊器,弄泥鰍苗分分秒秒的事兒。

  隨即他又開口問道:「老王,你怎麼不養黃鱔,這東西效益更高?」

  「效益高,也更難養。我沒有你那技術,只能賺點小錢,如果你當技術員。我立馬換項目。」

  「那算了,我沒這精力。」劉軍浩笑了笑拒絕。

  「你就是有精力我也不敢請呀,就你那院子一個月的收入,我得給你開多高的工資。不說了,到時候再聯繫。」王勝利說完掛斷電話。

  劉軍浩這邊繼續洗衣服。洗好衣服掛在繩子上,上午任務總算忙完。回頭看兩個小傢伙,竟然在推車裡睡著。

  好事,折騰半天總算肯睡。自己也能休息一會兒。

  他索性隔著院牆喊了趙老爺子一聲,兩人搬了兩把椅子到院外水泥路上。然後泡壺茶,怡然自得的品起來。

  春日暖暖,牆根蘆葦垛旁那些野雞野鴨忙著抱窩,幾隻不安分大公雞,則咯咯叫著爭鬥。頭頂樹杈上,兩隻白頭小不斷從遠處噙來草葉繩子,編織出一個碗口大的鳥巢。

  院內的棗樹上,兩隻松鼠時而追逐跳躍,時而互相梳理容貌。

  至於點點兩口子,這會兒正靠著牆根曬太陽。

  這樣悠閒的時光,很長時間沒有了。

  劉軍浩和趙教授磨蹭到十一點多,這才收拾桌子準備回屋做飯。結果卻看到毛孩子從學校方向走過來。

  「你們這麼早就放學了?」劉軍浩看看表,奇怪的問。

  「沒有,小浩叔,求你個事兒行不?你給小王老師說一聲,多罰我抄幾遍課文……」

  「嗯?」劉軍浩聽得一愣。

  這熊孩子啥時候覺悟那麼高,主動找罰的,「你又犯什麼錯了?」

  憑自己的理解,這熊孩子肯定又鬧么蛾子。

  「沒啥……就是小王老師讓我請家長。」這傢伙吞吞吐吐的回答。

  「沒這麼簡單吧?據我所知你小子就沒老實的時候。上次還在班裡玩蒼蠅……」旁邊的趙教授也好奇的反問。

  聽到玩蒼蠅的事情,劉軍浩也笑起來。

  前不久這傢伙不知道在那裡捉了一隻大頭綠蒼蠅,也不嫌髒,而是將牠帶到教室,把一張紙片捻成細條塞進蒼蠅屁股裡,然後在教室裡放。

  結果課堂上,大家都看到一個怪東西拖著尾巴飛來飛去,惹得學們哈哈大笑……因為這個,毛孩子被罰請家長。

  「真沒啥,我也就是下課在操場上現條蛇,帶到教室了,後來被小王老師發現,就讓我請家長。小浩叔,我聽說這樣的事情你也幹過,對吧?」這熊孩子說完,又滿臉興奮的問道。

  「胡說,我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情,你小子趕緊回家請家長吧。」劉軍浩不想多說,直接訓斥一頓,扭身進院子。

  話說帶蛇進教室的事情劉軍浩真幹過,而且不止一次,有次還藏了條毒蛇,不過已經拔掉牙齒。等自習課他拿出來炫耀,把班裡人嚇得弄得驚慌不已。尤其是幾個女生,更是哇哇叫著哭著直衝辦公室報告。

  結果,劉老頭被請到學校。劉軍浩老老實實地站了兩節課,中午飯也沒吃上,還被劉老頭狠揍一頓。

  英雄不提當年勇……劉軍浩並不認為把蛇帶到班裡是什麼大事兒,但這話可不敢讓媳婦知道,否則準挨批判。

  見兩個小傢伙沒醒,他才安心做飯。

  花椒大料連同乾辣椒在鍋裡邊炒乾,然後加麵粉、水和香油調勻,準備齊活,再把剁成塊的鵪鶉在裡邊滾幾下,扔油鍋裡炸至焦黃。

  撈出來裝盤,劉軍浩顧不得燙嘴,用筷子夾了一塊。

  外焦裡嫩,入口清脆酥滑,香味辣味一起沾上舌頭,直衝喉嚨鼻孔。

  用油一炸連骨頭都是酥的,香香脆脆格外有嚼頭。雖然肉不多,但勝在滋味,一嚼即爛。

  劉軍浩越吃越有味道,最後連頭和骨頭都被吞到肚子裡。

  看著盤中為數不多的油炸鵪鶉,他有點後悔上午捉的太少了。

  和預想的有點不同,張倩回來看到油炸鵪鶉後並沒有抨擊,直說自己早在上學的時候就吃過,味道也就那樣,一般般。

  「不會吧,你確定吃的是鵪鶉?」劉軍浩很是困惑的反問,接著弄了一塊道:「你嘗嘗,看看味道怎麼樣?」

  「嘖嘖!」張倩一吃,讚不絕口,連說自己吃的那種鵪鶉肯定是家養的,難怪味道不對。

  一盤油炸鵪鶉,劉軍浩沒吃兩個,全被媳婦給消滅掉。

  下午張倩沒有課,有她在家照看孩子,劉軍浩繼續進後院忙乎,把牆根那個舊蘆葦垛剷除掉。

  這蘆葦垛在後院堆有兩三年,如果在遮風避雨的地方肯定不會腐朽。只是後院潮氣大,再加上風吹雨淋,很多蘆葦桿已經漚毀,用手一捏就成土渣。

  這樣嚴重影響土蜂蜜的質量,趁著現在大量產蜂蜜的季節尚未到來,劉軍浩打算將自家後院內舊蘆葦垛換一個遍。前院那些年前才換過,倒不用操心。

  他也不用人幫忙,直接弄蛇皮袋毯子背。

  半個小時工夫,蘆葦垛被消滅大半。

  等上邊一層弄走,劉軍浩才現靠近地面那層早變成黑土泥了,潮氣很大。難怪這個蘆葦垛上的土蜂子不斷減少,終於找到原因。

  不過這種濕漉漉的環境也有其他昆蟲存在,劉軍浩剛翻動幾下,立刻一條肥碩的蜈蚣鑽出來。幸虧他眼疾手快,否則非挨一下不可。

  原本以為是個例,哪知道眨眼之間,又有一條鑽出來。這條更大,足有十公分。

  看到這個頭,劉軍浩不敢再用手忙乎了,轉身回前院拿把鐵鍬,然後在蘆葦垛上拍打。

  好傢伙,這麼多!

  連劉軍浩也沒有想到自家後院竟然有個蜈蚣窩,短短幾分鐘功夫,竟然翻出七八條。最大的那條將近二十公分,筷子粗細。通體紅褐色,泛著幽光,一看就是劇毒之物,如果被牠咬到估計要直接送醫院。

  劉軍浩看的有些後怕,幸虧自己及早把蘆葦垛給挪走。否則再過上幾年,蜈蚣成群,估計這後院沒人敢進了。

  等等,那是什麼?黃鱔骨頭、泥鰍骨頭……見蘆葦垛下那長條形的東西,劉軍浩很快辨認出。

  什麼東西偷吃黃鱔和泥鰍,罪魁禍不會是蜈蚣吧?看著水桶中那些長長的傢伙,劉軍浩心中覺得不可思議。

  最後他索性從水中捉起一條泥鰍,扔進水桶當中。

  只見一條蜈蚣迅爬上去,用細腿將泥鰍牢牢束縛,然後張口撕咬起來。

  這個世界到底怎麼了,黃鼠狼吃蜂蜜,蜈蚣吃黃鱔。

  看牠們行動如此順溜,不知道有多少泥鰍黃鱔被禍害掉。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28 16:25:01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百四十五章 油菜花節

  十幾條蜈蚣,也不值什麼錢,弄到街上,最多就二十元的樣子。

  劉軍浩也沒有賣掉這些罪魁禍首的打算,可餵院裡的雞鴨吃,又有些太浪費,思前想後打算先養著,等下上網發個信息,看看有人要不。這玩意兒可以弄回去泡藥,治療小兒驚風和口眼歪斜。

  舊蘆葦垛拆除,再把新垛堆好。看時間還早,劉軍浩轉身回屋,拿了一袋子燈籠稞的種子出來。燈籠稞是田裡的雜草,如果在以前他根本不會多看一眼,去年蘇娜娜等人來劉家溝時無意中看到,開口詢問是什麼植物。

  劉軍浩隨後那麼回答,說它開花時可以引誘昆蟲落在花心,進而吃掉昆蟲。張倩立馬想到用它來滅蚊,劉軍浩覺得這主意不錯,就弄了幾株回家做實驗。

  實驗結果,效果不甚明顯,但的確可以捕殺蚊蠅。

  於是乎劉軍浩來了興趣,閒著無聊時特意移植了很多種在菜園內,甚至連石鎖中也栽種一些。秋天收穫足足一洗衣粉袋種子,一斤重,現在正好拿出來種。種子比油菜籽兒大不了多少,他家根本種不完,他打算等下給趙老爺子送點過去。

  至於自家,院牆內外各種一圈,後院再撒些。相信等這東西長出來,今年院內蚊子一定少很多。

  說是種,其實簡單,劉軍浩拿著扁頭在院牆根刨坑,再丟三四粒種子,最後蓋土完事兒。

  他做了幾次示範,接著把塑料袋塞到悟空手中,讓牠撒種,自己刨地。

  別說,這傢伙做的有模有樣。劉軍浩速度加快,扁頭連連揮動,半個小時時間,就把門前這片種完。

  張倩看老公帶著猴子幹活,覺得有意思,特意拍了幾張照片傳到網上。結果引來不少網友的羨慕嫉妒恨,大呼他們「虐待」小動物,連猴子都不放過。

  院牆內外種好,劉軍浩又在菜園和後院撒了一遍,完事兒澆水灌溉。所用自然是石鎖內的泉水,有這東西,相信燈籠稞成活應該不成問題。

  活終於幹完,為鼓勵悟空這種吃苦耐勞的精神,劉軍浩從兜裡掏出一塊錢做獎金。

  哪料到這傢伙接過錢很不滿意,口中吱吱叫著,小爪子直指主人手中鮮紅的老人頭。

  口胡……連猴子都知道紅色的人民幣好。

  劉軍浩無奈之下,只好又掏了張一塊的遞過去。怎奈這傢伙仍不滿足,繼續鬧騰。他對著悟空腦瓜拍了幾下,總算讓這傢伙變老實,拿著錢直朝村裡衝。

  兩口子在院裡沒事,索性推上小傢伙出門沿水泥道上漫步。

  微風吹來,花香怡人。

  草叢間唧唧的蟲鳴,間或夾雜著青蛙的叫聲。幾天的時間,枝頭發芽長葉,田野間碧綠青翠,漫步在這樣的環境中,心中說不出的愜意。

  身旁的水溝中,溪流潺潺,偶爾還有翠鳥猛然竄起,在半空中消失。

  水流清澈見底,連底部的砂石和螃蟹都清晰可見。

  遠處,不知誰家羊羔正悠閒的吃著青草……

  夕陽西下,整個劉家溝彷彿一幅濃墨重彩的田園畫,張倩手中的相機不停,足足拍了三十多張才停手。

  「呱呱呱」伴隨著空中遼遠的鳴叫,上百個黑點在天邊出現。

  這些是外出覓食的青莊,劉軍浩已經摸到牠們的規律:幾乎每天天剛亮,這些傢伙便在領頭青莊的帶領下到河邊覓食。太陽下山時,牠們又成群結隊飛回。

  如今自己門前那片樹林,變成有名的「白鷺洲」。

  在那裡幾乎每棵樹上都有青莊窩,甚至有的樹上多達三四個。這些窩一個緊挨著一個,有的上下重疊,有的左右相連,遠遠看去,很是壯觀。

  如今只要遊客來劉家溝,必定要來這裡拍照。前不久市電視台搞城市印象宣傳片,其中一個畫面選的就是劉家溝白鷺群飛的場景。

  話說劉軍浩也跟著沾光不少,正因為這群青莊、白鷺,他在遊客中的名氣很大。

  生活簡簡單單,眼瞅著夕陽即將落山,兩人才推著孩子回家。

  在裊裊炊煙中夜幕漸漸降臨,小皮輕吠,悟空挑逗著點點……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美好溫馨。

  晚上張倩做飯,劉軍浩繼續陪老大小二玩耍。

  吃過飯,哄孩子們睡著。兩口子偎在電腦前看電視劇,很滿足很愜意的感覺。

  看兩集電視劇,上床睡覺,一天就這麼過去。

  「小浩,吃過飯沒有,吃完了過來開會。」早晨劉軍浩剛把碗刷好,劉廣聚電話就打過來。

  「廣聚叔,你又開哪門子會?張倩去上課了,我這還要照看孩子呢。有什麼事情你們商量就行,不用我去吧。」

  「不行,這次的會議很重要,關係到咱們劉家溝明年的生產旅遊規劃,而且你是關鍵人物。」劉廣聚在電話裡強調。

  「我說廣聚叔,你可別嚇我,我心臟不好。」劉軍浩真被他這話驚到。這人說話現在喜歡一驚一乍,自己什麼時候變成不可或缺的人物了。

  「呵呵,總之你來就成,快點呀。」說完,劉廣聚掛斷電話。

  等對方掛斷,劉軍浩才想起沒問開會具體討論什麼事情。對方催的急,害怕大家都等自己一個,他不敢耽擱下去,只能擱下碗筷,推著老大小二去村裡。

  到劉廣聚家,劉軍浩才發現根本沒人,只來了自己一個。他極其鬱悶的問道:「廣聚叔,你到底又要上啥大項目呀?」

  「給,這是我找人打印的資料,你先看看再說。」劉廣聚說著遞過來一大堆圖片資料。

  油菜……看清楚圖片,劉軍浩心中的困惑不減。等看清楚紙上的文字「XX市油菜花節」,他總算明白幾分:「你想讓咱們劉家溝種植油菜?」

  「對頭,你看看資料,現在搞這種油菜花節很流行。種植油菜一舉兩得,不但可以用它搾油,而且豐富了劉家溝的旅遊資源,就像你院中那樣。」劉廣聚指著圖片興致勃勃的介紹。

  「這個……」劉軍浩一時真說不好。劉廣聚講的話理論上沒有錯誤,種植油菜很好看,的確可以吸引更多遊客到來。

  但這裡邊有個問題就是油菜種植太麻煩,其實早幾年劉家溝人種植油菜的很多,很多人家靠它搾油。後來種植油菜的人慢慢減少,主要一個原因人懶。

  種植小麥簡單,直接用收割機操作。油菜則不同,必須用人力收割。放以前也沒什麼,無非多勞動幾天。現在人們越變越懶,誰家會大熱天在地塊裡忙七八天,而且割完了還需要打,太麻煩。

  劉軍浩把自己心中的疑問說出,惹來劉廣聚一陣大笑:「小浩,跟不上時代潮流了吧。告訴你,油菜也有收割機,和割小麥沒兩樣。」

  「這樣呀,那我沒意見,等其他人來了你再問問。」

  他話音沒落地,劉軍奇的聲音響起:「我說廣聚叔,你這有打算幹啥呢,著急忙慌打電話?」

  「種油菜,你看看吧!」劉軍浩把資料遞過去。

  一會兒工夫,院裡坐滿人,連遊客也來了不少。

  等劉廣聚把找大家來的目的一說,場面頓時熱鬧起來。有贊成,有反對,議論半個小時也沒有個統一意見。

  「小浩,你說說看,這種油菜搞旅遊的事兒靠譜不?」劉五爺最後問了一句。

  「對呀,小浩,我聽你的,你說行就行。」二麻子接口。

  「大家都別吵吵,聽小浩的。」劉老三也附和。

  聽他們三人一說,大家都停聲,扭頭看過來,單等他發言。

  「別呀,這個我不懂,你們別看我,還是大家一起討論吧。」劉軍浩真沒想到大伙這麼看重自己,越這樣,他越不敢胡說八道。萬一明年出什麼差錯,那還不惹人埋怨。

  「讓你說你就說,唧唧歪歪那麼多幹啥,你說自己怎麼想的?」劉廣聚不耐煩的催促。他有些焦躁,原本想著上這個項目肯定能得到大家鼎力支持,哪知道反對的人差不多佔一半,這讓他很受傷。

  「好,那就說說,這是我自己心裡想的,不一定對。」劉軍浩清了清嗓子,「首先就是這個油菜花節怎麼辦?說實話,這種東西網上有很多,形式大都是請明星大腕辦晚會,熱鬧熱鬧,熱鬧勁兒一過,啥都沒有了。真正來了多少遊客,這個咱們不知道。那純屬瞎花錢,而且咱們也沒那麼多錢請明星,所以只能是小規模的搞,靠遊客口碑宣傳。這樣就必須做出屬於劉家溝的特色,否則全國各地都在搞油菜花節,人家憑什麼來咱們這裡。」

  「嗯,有道理,說得好!」劉啟勇這傢伙鼓了幾下掌,結果帶動大家掌聲一片。

  「那搞什麼特色呢?」跟著有人追問。

  「這個我就不知道,大家集思廣益。」劉軍浩純屬趕鴨子上架,一時半會兒,哪有那麼多主意。

  這個時候,一個遊客舉手,顯然有話說。

  「老趙,直接說,不用舉手。」劉廣聚趕忙喊道。

  對方開口道:「我倒有個想法,要不讓小浩到網上發帖子,讓網友們一起討論,最好搞個設計大賽,大家投票表決,誰的設計方案最好就選誰的,怎麼樣?」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28 16:27:2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百四十六章 王勝利的難題

  等將劉家溝要辦油菜花節的消息發出去,劉軍浩才知道網上能人真多。

  各種設計五花八門,讓人看得眼花繚亂,有的甚至可以用天馬行空來形容……照著這上邊的設計,沒有個幾十上百萬根本辦不下來。

  無奈之下,他只好又發一貼,把詳細規劃說出來。

  方案倒不急著用,油菜一般秋季種,今年自然來不及了。這些想法都為明年準備著,有幾個月時間討論呢。

  別說遊客參與度很高,就連張倩也興致勃勃加入其中。

  對媳婦那點水平,劉軍浩心知肚明,在私下裡勸她別丟人顯眼。

  「瞧不起誰,你老婆我好歹也學過ps的。你等著瞧,我的設計出來,絕對讓你眼前一亮。」張倩很氣憤的擰了他一把。

  「好,好。」在暴力之下,劉軍浩只能屈服。

  本以為張倩是一時興趣所致,哪知道半個月之後,她還真弄出來了。

  而且她這個設計完全從劉家溝實際出發,地點選在河灘上,金黃色油菜花和綠油油的麥浪組成一個個圖案,色彩鮮明,看上去相當漂亮。

  比較巧妙的一點是利用河堤和河灘近四五十米高度差,遊客只要站在河堤上就能夠欣賞到美景。這個很實用,沒什麼硬件投入。

  難得的,劉軍浩稱讚了媳婦一句,順便把設計發上去,接著開始做飯。

  「小浩,救命!」剛點著火,王勝利電話就打過來。

  「我說大哥,你這到底又碰到什麼問題,怎麼三天兩頭打電話。」劉軍浩沒好氣的問道。自從這人開始承包堰塘養泥鰍之後,完全把他當成顧問,隔三差五都要打電話過來取經。而且很多時候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問題,讓人極其鬱悶。

  「這回真是大事兒,你我遇到大麻煩了,堰塘裡的泥鰍苗不到一個星期時間。少了二分之一。你可要幫幫老哥,趕緊找原因呀?」

  「少這麼多?」劉軍浩也吃了一驚,「是不是被人偷了?」

  「應該不是,我特意雇的人晚上守夜,再說半夜三更要下堰塘偷走那麼多泥鰍苗。肯定會鬧出動靜的。」王勝利在那邊否認。

  劉軍浩一聽也點頭。的確,泥鰍苗比牙籤粗不了多少,即使有人想偷也不容易。

  「塘裡的火頭你捉淨沒有?」他很快又想到一種可能。畢竟那堰塘鬧過火頭,王勝利他們當時很可能粗心大意沒清理乾淨。如果裡邊有漏網之魚。泥鰍減少就能說得通了。一條斤把重的火頭一天能吃掉半斤泥鰍苗,這就有上百條。

  「肯定不是火頭。」王勝利又將這個猜測推翻,「放養泥鰍苗之前我害怕泥鰍逃跑,特意在堰塘裡按上防逃網,離地面有三四十厘米高。外來的不可能進入堰塘內。即使裡邊有露網的,最多一兩條,哪能禍害那麼多泥鰍,我這才一個星期時間,已經損失十幾萬苗。」

  「這個……」劉軍浩沒去現場考察過,只能憑經驗推測:「會不會是水蛇或者青蛙。你那個防逃網防不住這東西的,一條蛇一天也能吃幾十條泥鰍苗,青蛙一樣……」

  「大哥,我是養泥鰍。不是搞水蛇青蛙養殖的,真那麼多,你以為我看不到嗎?」王勝利急的在那邊反叫他大哥起來。

  「那我就不清楚,印象著我家後院中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劉軍浩仔細回憶,真找不到其他原因。拿自家後院養的那些泥鰍黃鱔來說。基本不用管。

  「小浩,你是專家。這次一定要幫我,不然要賠大了,現在就過來給看看吧。」王勝利病急亂投醫。把他當成救命稻草了。

  「好吧!」聽他遇到這麼大的事兒,都是熟人。劉軍浩還真不好意思撒手不管。

  「那這樣,我下午就去接你。」

  「別,我直接過去省事,你來來回回純屬浪費時間。」劉軍浩開口道。

  「又是王勝利?」見老公掛斷電話,張倩撇嘴問道,「他讓你過去幹什麼?」

  「老王遇到大麻煩……」

  劉軍浩把電話內容一說,張倩也明白救場如救火的道理,立刻點頭同意:「那你趕緊過去,別耽誤人家的正事兒,今天明天我不上課,找人代課。」

  下午有釣友返回縣城,劉軍浩正好搭便車。一路不停,三點多趕到王勝利家。

  短短兩個星期時間,王勝利像換了個人似的,滿嘴起火炮,鬍子拉碴。一看就知道為泥鰍的事兒給急的。

  都是熟人,他也沒給劉軍浩客氣,直接帶人來到承包的堰塘處。

  這地方在郊區,周圍都是農田,環境還算不錯,周圍可以看到很多白鷺、翠鳥等以魚為食物的水鳥。

  但王勝利早有防備,上邊也搞了一層網紗,水鳥根本鑽不進來。

  見整個堰塘防護措施嚴密,劉軍浩蹲在邊上看了個把小時,愣是沒看出個名堂。那麼這泥鰍苗,到底是讓什麼東西給吃了呢?

  「怎麼樣?」王勝利夫妻倆滿懷期待的看著他。

  「你們真當我是神呀,這會兒工夫哪能看出來。對了,有網兜沒有,不要那種大眼,最好是窗紗做成的,我等會兒下水看看。」既然來了,劉軍浩也想找明白原因,以後自家遇到類似情況可以防範。

  「沒有,我現在就去做。」王勝利媳婦轉身快跑回家。

  半個小時後,網兜做好,甚至她還貼心的綁在長竹竿上。這倒省去劉軍浩下水的麻煩,他掄起網兜在堰塘中捕撈,接連揮動幾下,然後把打撈到的泥鰍苗倒進一個臉盆中。

  泥鰍苗、蝌蚪、蜻蜓幼蟲,甚至還有條螞蝗……這些東西都很正常,劉軍浩看一會兒,失望的重新倒回堰塘。

  「孩他媽,你回去弄幾個菜,等下我和小浩去家裡喝幾杯。」眼瞅著天黑,王勝利趕忙吩咐。大老遠讓人家來幫忙,雖然沒找到問題,但這份心意他還是領的。

  「別忙乎了,讓嫂子隨便做點就行。不喝酒,等下直接把飯帶到堰塘邊來。晚上是泥鰍吃食兒的時候,咱們再仔細觀察觀察,看能找到原因不。」劉軍浩趕忙開口阻止。

  「也好,那你直接去買幾個菜帶過來吧。順便弄兩床被子……」

  王勝利媳婦快去快回。來的時候提了四個菜:鹵豬頭肉、涼調香腸、海帶絲、花生米。這菜滋味沒辦法和自家的相比。不過劉軍浩是來解決問題的,自然沒那麼多講究。

  三下五除二吃飽,他和王勝利二人又提著手提燈沿堰塘巡邏。劉軍浩不時拿電燈朝水下照,水面一切平靜。看了將近兩個小時,仍沒有任何異常。

  他也有點喪氣了,現在是泥鰍吃食最活躍的時間,過這個時間段,如果再找不到問題。那自己就真無能為力。

  哎……辜負王勝利的信任了。

  等等,當他把手提燈再次照向堰塘邊時,忽然睜大眼睛。在那裡有一片豬頭肉,吃飯時他筷子沒夾緊,豬頭肉掉在地上,劉軍浩隨手扔在堰塘裡餵泥鰍的。

  關鍵不是豬頭肉,而是上邊趴著一隻蜻蜓幼蟲,這小東西正張著鋒利的牙口啃噬豬頭肉。雖然聽不到聲音,劉軍浩還覺得小恐怖。似乎耳朵中傳來卡嚓卡嚓的響動。

  「怎麼了?」王勝利見他停止不動,忙開口問道。

  「老王,我可能找到泥鰍苗減少的原因。你趕緊把臉盆和網兜拿過來!」劉軍浩開口吩咐。

  「好,好。」王勝利一激動,腳下踩滑。差點跌進堰塘中。

  等他拿來東西,劉軍浩快速在水中捕撈,重新撈了七八條泥鰍苗,連帶兩隻蜻蜓幼蟲。隨後他把這東西一股腦放進臉盆的清水中。瞪大眼睛盯著看。

  「我說小浩,你找到的原因不會就是牠吧。」王勝利不明就裡的問。

  「稍安勿躁,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劉軍浩指著正在水中游動的小傢伙問。

  「蜻蜓幼蟲呀,怎麼了?」

  「那你知不知道牠還有個名稱,叫吃魚郎。」劉軍浩其實現在仍然不能確定罪魁禍首,但隱隱覺得和這東西有關聯。

  「不可能,牠們即使吃,那才能吃多少……」王勝利話沒說完,只見水盆中有只蜻蜓幼蟲突然張嘴一竄,下顎處有個折疊起來很像老虎鉗子一樣的器官猛然延伸,撕咬住小小的泥鰍苗。三兩下,泥鰍苗被咬死,隨即牠大口大口的啃食起來。

  沒一會兒,第二隻蜻蜓幼蟲開始行動,如法炮製,又捉到一條泥鰍。

  「我x……」王勝利這次被驚到,「真會是牠們?」他很難想像,如此小的東西,怎麼可能給自己造成那麼大損失。

  「你算算,剛才我幾網兜就撈到兩隻,說明這堰塘裡邊蜻蜓幼蟲肯定不少,幾千隻,甚至上萬隻也有可能。這麼算起來,正好和你那泥鰍苗損失的數目對應。」劉軍浩現在完全確定。

  不過他納悶起來,按說自己後院還有石鎖泉水中的蜻蜓幼蟲也不少,為什麼沒遇到過泥鰍黃鱔大量減少的情況。

  思索片刻,他明白過來,自己後院不僅有黃鱔苗,還有大黃鱔。蜻蜓幼蟲吃黃鱔苗,但是大黃鱔也吃牠們,這就造成一個平衡,所以危害才沒有那麼明顯。

  王勝利這裡不同,他飼養的全是泥鰍苗,蜻蜓幼蟲沒有天敵,當然顯得很猖狂。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28 16:27:4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百四十七章 牛糞的妙用

  「這可咋辦?小浩,你一定要給老哥想個辦法。」看著水盆中拇指大小的傢伙,王勝利恨得牙根直咬,很頭疼,但拿這些東西無可奈何。

  如果不快點把事情解決掉,再過上個把星期,估計那些蜻蜓幼蟲能把整個堰塘的泥鰍苗吃光。

  「我能有什麼辦法。」劉軍浩苦笑著回答,剛才他已經琢磨了幾個法子,仔細想後都覺得不靠譜。

  在堰塘裡養其他魚類,讓牠們吃蜻蜓幼蟲。雜食性魚類不少,關鍵是那些魚在吃蜻蜓幼蟲的同時也吃泥鰍苗,這樣下去,得不償失。

  用漁網撈?的確算是一個方法,不過這個方法治標不治本,每天都有新的蜻蜓幼蟲從水底浮出來,而且這麼折騰下去,對泥鰍苗也有很大影響。雖然泥鰍是底層魚類,和淤泥親近,但剛出生沒多久的泥鰍苗不同,牠們耐氧能力能力差,一旦泛塘,水質變壞,肯定會造成大量泥鰍苗死亡。

  撒藥除蟲……用這個方法殺蜻蜓幼蟲的效果應該不錯,但是劉軍浩並不支持。主要是用藥對泥鰍幼苗的損害也很大,而且如果造成毒素堆積,這些泥鰍上市就是害人。

  找不到方法,劉軍浩也跟著長吁短嘆。他不斷回想著劉家溝曾經捉魚的情境,突然間心神一動,大叫到:「老王,我找到方法了,不過這個方法估計要花幾百塊錢。」

  「沒問題,你快說!!」王勝利急急的追問。從承包這個魚塘開始他已經花出去幾萬塊了。如果能夠消除蜻蜓幼蟲,別說追加幾百塊的投資,就是上萬也不心疼。

  「是這樣,咱們可以用窗紗做個長撈網抄底,深入淤泥下邊十幾公分處,一遍過去,別說蜻蜓幼蟲,就是田螺什麼的也跑不了,第一次應該把泥鰍苗也捉進網,這樣你弄幾個大水盆,暫時儲存泥鰍苗。然後繼續下撈網,來回弄幾次,絕對保證堰塘內乾乾淨淨。」

  「小浩,這個方法是不錯,關鍵誰有那麼大的力氣呀。你這連淤泥也裹到撈網裡,一網下來,最少有上萬斤。」王勝利臉上原本一喜,繼而暗淡下來。撈網他以前也見過,即使不落在淤泥中也需要七八個人。按劉軍浩說的,沒上百人根本無法操作。

  「呵呵,人不行可以用機器呀。」劉軍浩早考慮到這個情況。

  「你是說……」王勝利仍然有點不明就裡。

  「找兩台拉磚的拖拉機就行,後邊綴上鋼絲繩,讓它們拖著撈網慢點走,」

  劉軍浩一比劃,王勝利猛拍大腿:「對呀,我怎麼沒想到呢?明天起床我找人。」

  問題解決,兩人總算睡個安穩覺。

  天剛濛濛亮,王勝利就拿出手機打電話,很快將事情安排好。

  吃過早飯,七八個勞力來到堰塘邊。

  眾人看過罪魁禍首後,仍然滿臉的不相信,很難想像小小的蜻蜓幼蟲有那麼大破壞力。

  王勝利也不多解釋,吩咐眾人現場做撈網。他要的撈網網眼很小,商店根本沒有賣,只能自己做。好歹人多力量大,半個小時時間,撈網做好。下網邊也綴上大石頭,這主要是防止等下拉扯力過大,下網邊很可能會脫離淤泥。

  兩台125拖拉機也卸掉車斗趕來,穩穩當當停在堰塘邊。

  隨著王勝利一聲命令,撈網下水,拖拉機吐吐的冒著黑煙在岸上行走。水中淤泥不斷翻騰,在撈網後邊產生一個又一個渾濁的水花。速度不能太快,否則水流拉扯力過大,容易造成繩子斷裂。

  他們並沒有打算從頭到尾,一次把堰塘過濾完,而是按照原來的計劃,分成五次。

  感覺差不多了,王勝利立刻喊叫著眾人收網。

  這個時候是關鍵,否則一個不小心,撈起的淤泥連帶魚苗都倒進水中了。

  隨著撈網一點點移上岸,然後再倒進大鐵槽,王勝利媳婦早領著一群婦女拿網兜忙乎,開始篩選泥鰍苗和蜻蜓幼蟲。這個過程很關鍵,速度必須加快,否則時間一長,泥鰍苗就會因為缺氧死亡。

  趁她們在岸上忙乎,眾人重新把網丟下堰塘,開始第二次捕撈……如此再三,整整忙乎一上午,總算把堰塘過濾了三遍,最後一次,僅捉到寥寥幾十隻蜻蜓幼蟲。

  當看到成果,眾人都很有些驚訝。沒曾想這個堰塘內竟然有上萬隻蜻蜓幼蟲,足足裝了兩大盆子。當然還有意外,王勝利本以為堰塘內的火頭早打撈乾淨,誰知道這次又用撈網捉了兩條上來。這算是意外之喜,如果兩條火頭繼續折騰,也會帶來不小的損失。

  事情忙完,劉軍浩掛念著兩個孩子,媳婦一人在家,肯定忙不過來,打算乘車離開。

  哪知道王勝利兩口子生拉硬扯,死活不讓走:「小浩,你現在走是打我的臉,幫這麼大忙,咱們中午好好喝幾杯。」

  盛情難卻,劉軍浩只好給媳婦打個電話,說下午回家。

  問題解決掉,王勝利很興奮,中午把所有幫忙的人都帶到飯店,找了個包間大吃一頓。

  「小浩,老哥我學問低,你說蜻蜓到底是怎麼把卵產進水裡的。」席間,王勝利又把疑問拖出。

  「這個其實你也見過。」劉軍浩笑著解釋道:「別看這東西整天在空中飛,但是產卵的時候必須在有水的地方,咱們平常看蜻蜓點水,就是牠們把卵產在附近的水草上,過段時間就會孵化出幼蟲,幼蟲在水中生活一段時間,又沿水生植物的枝條爬出水面,變成了展翅飛翔的蜻蜓……」

  話沒說完,他笑容消失掉。

  這批蜻蜓幼蟲雖然解決掉,但並非徹底完事兒,只要蜻蜓在堰塘上方產卵,水中肯定還會有幼蟲出現。

  他把這個猜想說出來,喝的正高興的眾人又愣住。

  「看來還要用窗紗把堰塘上邊搞一層防護網,不讓蜻蜓落水。」王勝利現在也舉一反三了。吃過飯,王勝利原本想開車送劉軍浩回家。

  見他喝的滿臉通紅,劉軍浩可不敢讓這人送,直接乘客車返回劉家溝。

  到村口給媳婦打電話,她正推著老大小二在堰塘邊玩呢。劉軍浩也沒往家走,直接拐到堰塘邊。

  兩個孩子一天沒見老爸,見劉軍浩很是興奮,爭搶著要他抱。

  劉軍浩哄了小傢伙們一陣,才湊過去看大堰塘邊釣友的遊客。現在天氣逐漸變得炎熱,來劉家溝釣魚的遊客比往常多了幾倍。

  見他過來,幾個相熟的遊客紛紛打招呼。

  其中一個還出口相問:「小浩,你們鎮上賣的有打窩的誘餌沒有?我來的太匆忙,忘帶了。」

  打窩,說白了就是往水裡放誘餌,引魚類過來吃食,然後人們再下鉤釣。尤其是在水面寬闊的地方,打窩起到很大作用。根據垂釣不同品種的魚,打窩所使用的餌料也不同,可分為粉狀、糊狀、顆粒狀甚至是活體誘餌。

  「你打算釣什麼魚呀?」劉軍浩開口反問。

  「我沒有講究,什麼魚上鉤釣什麼魚?」那釣友隨後回應。

  「哦,我給你找點打窩的誘餌。」劉軍浩說著扭頭衝著遠處看了看,只見旁邊的樹蔭中,一頭大黃牛悠閒地躺在那裡。在牠身旁不遠處,還有幾堆早已經變乾的牛糞。

  「就那些牛糞,你用鐵掀鏟過來,牠們是上好的誘餌。」

  話沒說完,被媳婦擰了一把:「你胡說什麼呢?」

  那遊客臉上也露出尷尬,以為人家開他的玩笑,一時不知道該怎麼接口。

  「我真不是開玩笑,這個打窩效果很好,牛糞對草、鯉、鳊、白、鯽等都有奇效,不信你試試。」劉軍浩連叫冤枉,可看他們的表情,顯然不相信。

  「牛糞真可以打窩??」從旁邊經過的一個釣友反倒湊過來問道,「這個我以前聽人說過,有用嗎?」

  「有用沒用,你們試試不就知道了。」劉軍浩很納悶,為啥說實話沒人相信。

  這釣友倒是很相信劉軍浩的話,直接放下東西:「我去鏟兩鐵掀試試。」

  「要那種乾的,耐泡,效果好。」劉軍浩在後邊叮囑。

  一聽說有人用牛糞打窩,旁邊的釣友都覺得很是稀奇,紛紛圍上來。對不少人來說,他們還是第一次知道牛糞有此功效。當然一部分倒是聽人說起過,可惜沒當回事兒,如今有親眼實踐的機會,倒也不容錯過。

  劉軍浩對此很有信心,那啥……這都經過實踐檢驗過的。他們小時候釣魚哪像現在釣友這麼奢侈,用幾十上百元做餌料,那時候連用個麵團做餌料都會挨揍,所以牛糞是常用的打窩原料。

  當然,這東西沒有農村生活經歷的人根本無法難想像。

  乾牛糞丟進水中,半個小時後,那釣友掛蚯蚓拋入窩內。五分鐘不到,竿直接被拖,拉上一條2斤多的鯉魚。

  接下來沒多久,又被拖桿……就這樣不到半小時功夫,連起四條鯉魚。

  這下大家沒有任何疑問了,紛紛扛著鐵掀去挖牛糞打窩。

  「怎麼樣,信浩哥,得永生!」見媳婦臉上還寫著驚愕,劉軍浩很是臭屁了一把。

  「去死,只有你能想出這麼噁心的釣魚方法。」張倩看不慣他的得意勁,小打擊一下。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28 16:28:1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百四十八章 大結局

  時間過得真快,眨眼馬上又快五一。

  和去年一樣,學校原本打算五一前組織旅遊,哪知道天公不作美,四月下旬一直陰雨綿綿,天氣預報每天不是多雲就是暴雨。

  二十九號,天氣轉好,但從新聞中可以看到,很多公司提前放假,現在各個景點已經開始火熱。

  無奈之下,張倩只得找幾個老師商量,準備五一節過後再組織學旅遊,避開這個時間點。

  日期暫定在五月七號……至於經費,比去年還多幾千塊,兩萬多。經費充足,自然要多幾個項目,為此劉軍浩特意在上發一帖,詢問友去什麼景點玩比較好。

  由於他是論壇老人,很多時候帖都會被版主置頂。這帖也如此,一連幾天,很多熱心朋友留下自己的建議,和去年一樣,有人早早幫忙聯繫車輛。

  劉軍浩正回復網友的帖子,桌角邊的QQ突然響起。

  「小浩,你們劉家溝小學是不是準備組織學去市區旅遊?」信息的是皇家凱旋木門的張經理,有段日子沒聯繫,不知道他又有什麼事兒。

  「是呀,怎麼了?」劉軍浩疑惑的反問,不清楚他問這事兒有何打算。

  「大概什麼時間?」

  「五月七八號的樣子……」

  「那你們住宿的問題解決掉沒有,沒有的話可以住我們公司的皇家凱旋酒店,提供免費住宿。」

  「酒店……你們不是做木門嗎,怎麼還有酒店?」劉軍浩奇怪的問。

  「多新鮮,現在搞什麼不都提倡多元化經營。誰家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人家網絡巨頭丁三石不也養豬嗎?我們公司為啥不能做酒店。」

  「也是。」劉軍浩笑了笑,太OUT了。

  按這麼理解,自己院裡賣黃鱔泥鰍,還有雞蛋鴨蛋,這不也是多元化經營嘛。

  「現在還沒有聯繫呢,我們這邊組織幾十名學生,去的話對你們酒店意有影響嗎?五月份可是旅遊旺季。」

  「一聽就知道你對旅遊行業沒研究。五月份的確是旅遊旺季,但只是五一那幾天,過後是淡季了。學生們可以合住,沒問題的。」

  「那敢情好,我還沒住過高檔酒店呢。」劉軍浩小憧憬了一下。

  又省不少錢……

  計劃好學旅遊的事兒。劉軍浩家也開始忙碌。

  每天早上,他都會捉兩大木盆黃鱔、泥鰍,往村裡農家樂送一些,剩餘則養在大水缸裡,等待遊客上門買。

  這幾年劉家溝的名聲越來越大。遊客增長度飛快,很多附近省市的朋友也慕名而來。

  就像現在劉軍浩院中來的小夫妻倆,竟然是川西省的。因為無意中在上看到有關劉家溝的風景圖片,後來找到十八樓論壇,變成論壇的熱心友。再後來就到劉家溝了。

  他們雖然第一次來劉家溝,但對劉軍浩家相當熟悉。悟空、點點、鼠標等等,挨個能叫出名字,而且還給劉軍浩那兩兒子各帶了套衣服。

  劉軍浩也沒有失禮數,熱情邀請他們中午在自家吃飯。

  對方連連擺手,他們和別人一起來的,早在村裡安排好飯局。

  送走客人,劉軍浩繼續逗兒子喊「爸爸」。兩個小傢伙學話挺快,現在爸爸媽媽叫的很順溜。

  「姑父。姑父,陪我們捉老鱉去。」劉軍浩正忙著,小建輝卻拽著袖子拉扯起來。

  他們哥倆上午剛來劉家溝就嚷著要比賽釣魚,劉軍浩只好給每人做了個魚竿。

  兩個小傢伙從院裡搬來小馬扎,然後坐在涼亭裡裝模作樣釣魚。

  小孩子釣魚經驗不足。加上沒耐性,一會兒工夫就覺得無聊。他們正準備收魚竿,卻現不遠處水面上有只老鱉在曬太陽,於是紛紛鬧騰著用兜去捉。

  可惜這東西很狡猾。沒等他們將兜靠近,老鱉已經在水下消失。過幾分鐘,牠又探出頭,像是故意挑逗小建輝他們。

  最後小哥倆急了,這才進院子喊劉軍浩。

  「好,好,先說清楚,這老鱉捉了你們看一會兒還放進去呀。」劉軍浩衝著媳婦道,「都出去看看吧,我給你表演一下徒手捉鱉。」

  眾人來到門前水溝邊,果然看到一隻碗口大的老鱉在水面上浮動。劉軍浩自家也養有幾隻老鱉,他一看那鱉蓋顏色,就知道是從白條河中沿水流上來的。

  趙教授聽到外邊動靜,也走了過來。

  「你不是說徒手嗎,怎麼用磚頭?!」張倩見老公扭身從牆角拎出一塊磚頭,開口反問,「你這樣一磚頭把老鱉打暈,我也能下去捉到,算什麼本事,作弊!」

  她知道老公的手法很準,尤其打彈弓,更是一絕。

  「呵呵,你看清楚了。」劉軍浩也不反駁,伸手掄起,磚頭噗通跌入水中,濺起巨大的水花。

  老鱉受驚,四肢一划在水面消失。

  岸上幾人都看的很清楚,磚頭落水處離老鱉還有兩三米遠。

  「兜給我。」劉軍浩說完伸手,把小澤宇手中的兜討要過來。下一刻他直接將兜朝老鱉入水處扣下,隨即停在那裡晃動兩下。

  「趙老爺子,你說我兜裡捉到老鱉沒有?」他笑著開口問道。

  「你小子,肯定沒有,你剛才那一磚頭,早把老鱉驚走,能捉到才見鬼。」趙教授搖搖頭回答。

  「讓你失望了,下邊是見證奇蹟的時候。」劉軍浩說完猛一抖兜,嘩啦啦的水流甩上岸。只見那兜當中,有個土灰色的傢伙縮成一團。

  「不是吧,這樣也可以,你也練成天眼了?!」趙老爺子這次真被驚倒。他可以肯定,剛才人家表演那一手不是變戲法,完全憑藉技術。

  水窪中間近兩米深,根本不可能看到水底情況。實在很難想像劉軍浩怎麼抓到老鱉的。

  「姑父好棒,真厲害!」兩個小傢伙歡叫著衝過去。

  「小心,別讓老鱉咬到手。」張倩跟在後邊叮囑。

  「呵呵,算你說對了,我這天眼就是跟劉五爺學的。上通天宮,下看九幽,只要這水裡有東西,當然能看到。」

  「你小子就會胡咧咧,快說原因。」趙教授自然不相信他胡說八道。

  「不騙你,我真是剛跟劉五爺學的……」

  前兩天劉軍浩去河邊割細草,結果碰到劉五爺在那裡放牛。

  兩人閒聊,劉軍浩無意中看到河邊上有隻老鱉,隨口說有兜就好了。

  劉五爺跟了句,「沒兜照樣捉。」

  接著老爺子為他表演一次徒手捉鱉,說看劉軍浩的悟性。

  過程和剛才大同小異。劉五爺隨意在岸邊撿了塊江石扔進水中,然後衣服一脫跳水。一個猛子,老鱉就被捉上來。

  劉軍浩當時也驚若天人,連連追問是怎麼回事兒。

  老爺子沒解釋,說讓他自己琢磨。

  劉軍浩本就是不服輸的主兒,沿著岸邊走了一陣,又現一隻曬暖的老鱉。他也如法炮製,翻身一個猛子紮下去。

  剛開始在水中摸了五分鐘,什麼東西也沒有找到。

  來來回回,反覆十幾次,就在要放棄的時候,竟然摸到一個圓圓的蓋子。

  當時他很是興奮,出水面才現那老鱉受驚後根本沒有遊走,就在水下泥沙中。隨後他又嘗試幾次,十次九中。

  回到家,劉軍浩心存疑惑,特意上查為什麼石頭砸過去老鱉不逃走而是緊緊鑽到泥裡。看過資料才明白這是動物自保的一種行為,叫鴕鳥現象。受到驚嚇時,很多動物的第一反應並不是立刻逃走,而是縮著腦袋躲起來。

  劉軍浩剛才就是利用兜感應到淤泥中有硬塊,才一撈而起的。當然這是個技術活,一般人做不到。

  ***

  五一長假結束,劉軍浩和張倩等老師領著學生們外出旅遊一圈,然後打道回府。

  日子如流水,轉眼兩個小傢伙已經一週歲了。

  抓周時張倩特意引到老大小二往書本上看。哪知他們根本不感興趣,抓住彈弓爭奪起來。

  劉軍浩很鬱悶的笑笑,自己以後該頭疼了。

  給兩個兒子鬧騰一陣,終於把他們哄睡。

  看老婆還在電腦前忙乎,劉軍浩走過去道:「還不睡呢?」

  「等會兒,我把日誌寫完再說。」張倩頭也不回的答道。

  「寫什麼,這麼投入?」劉軍浩見媳婦在鍵盤上噼裡啪啦的敲打,湊過去瞧一眼。

  幸福是什麼……一個很俗套的標題。

  「每個女人心中都有個公主夢,我也不例外。讀書的時候渴望公主王子般的童話愛情……我老公沒有創造出轟轟烈烈的事業,但我可以滿懷自豪地說『我這輩子最成功的事情就是找了個好老公』。我還記得兩人剛剛相遇的情境,他有些犯傻……什麼是幸福,擁有愛情、親情、友情,這些就是幸福。」

  「寫得真好。」劉軍浩忍不住開口稱讚。倒不是這些句子寫的多經典,實際上這段話很平淡,沒有什麼令人深思的哲理。

  簡簡單單,就好像是自述自言,但他讀過之後卻很有感觸,彷彿心口有個東西在跳躍。

  很多時候劉軍浩都覺得自己是幸運的,對生活迷茫的時候得到石鎖,再遇到張倩……

  石鎖對劉軍浩來說是一件重要的東西,但從來都不是他最珍貴的東西。最珍貴的應該是這個家……

  不知不覺,兩人從相識到結婚已經幾年時間,他們有了一對可愛的兒子,雖然調皮搗蛋,讓人頭疼,但這種感覺卻很美好。

  劉軍浩輕摟著媳婦的腰肢,兩人淡然一笑,不用多說,那份深情已在心頭。

  未來的日子,他們還會走下去。

  看著孩子長大,攜手慢慢地老去,像一歌中唱的那樣:「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直到我們老得哪兒也去不了,你還依然把我當成手心裡的寶……」
已有 2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Cardea芯 + 5 感謝您

總評分: 威望 + 15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14:50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