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3040|回覆: 19

[原創小說] 守護者-Protecter 序 - 十八 [複製連結]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8-1 13:02:32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WL11223344 於 2017-10-7 13:15 編輯

初次獻醜                  Writer : Lan
請鞭小力...

暫無題
  
  「亞蘭大地」是萬物的起源之地,所有生物都是從這裡開始,沒有例外,遠古時代最早稱霸的「龍」、「獸」、「惡魔」三族,以及現在的人類。
  遠古三族雖分別位於大陸的三個角落,但是都對於大陸中央的資源都是十分地渴望,三族所需要都資源不盡相同,但是為了能夠統治他族,對三族來說這是必要的,沒有一族想在隨時會爆發戰爭的情況下過生活。
  三族的大戰一次又一次的爆發,原本綠意盎然的平地,因為戰爭變的寸草不生,一望無際的沙漠被無數的屍體覆蓋,沒有一個地方是安全的,也許茶餘飯後的快樂時光,下一秒就是死於敵襲。
  遠古時代的尾聲,先是「龍」族不敵兩國同時來犯,而後「惡魔」族與「獸」交戰到最後一刻,造成了兩敗俱傷,被默默崛起的人類殲滅,人類的時代由此開始。
  貪婪的人類在意見不合的情況下分別建立了屬於自己的國度,思想差不多的人就會慢慢地聚在一起,部分的人類為了私利而不停發生內鬥,在經過了無數次的內鬥後,各國度紛紛移至大陸的各個角落好來壯大自己族群的實力。
  在戰爭不再平凡之時,人類也只剩下了幾個族群,北邊的「騎士」、西南邊的「法師」、東方的「刺客」……等,各群靠著自己的特性來維持自己的地位,以及抵擋所有想侵攻的外族。
  無論什麼時代,都會有狂熱的研究分子不顧他人眼光地做自己想要的研究,研究有可能導致世界的平衡被改變,也能只是一個不起眼的失敗,但是就有這麼一起會改變的研究事件在騎士城「麒麟」裡發生……。

「沒有人能夠勉強我…誰也不能…!」
  一個黑影在漆黑的房間吼著,高昂的聲音在黑暗裡發狂似的叫著,似乎在為了什麼而感到憤怒,裡頭不停的產生打鬥聲。
「我將主宰所有…吼!」在打鬥聲停止之後,黑影仰天長嘯,伸出右手停猛力地朝身旁的牆壁揮去。
  「轟!」牆壁在經過無數次的猛擊後,先是出現裂痕,而後被擊碎,滿月的月光照亮原本伸手不見五指的房間,照亮了那個被鮮血染紅和數個屍體的房間。
  黑影在牆壁被打碎之後就消失地無影無蹤,只留下了路上那些連接到森林,因破壞牆壁的手受傷而留下的血滴。
  這件事情在隔天很快地在城裡傳開,城裡貼著大大小小的通緝單,和不少與事實不相符的謠言,兩者唯一的共通點就是所提到的人都是那個原本是為了「騎士」群效命,名為「幻嵐」的小卒。

已有 1 人評分SOGO幣 收起 理由
teaa + 10 先+10幣 全文完 會依精彩度再多加分.

總評分: SOGO幣 + 10   查看全部評分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8-1 18:03:01 |顯示全部樓層
自己編的?
有圖的話 可能更棒
我會更喜歡^^

點評

sos  無限的想像空間.很棒的創作.  發表於 2015-8-1 21:17:10
WL11223344  沒有圖Q_Q 自己的畫術實在差ˊˋ 不然我也挺想  發表於 2015-8-1 19:52:49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8-3 08:11:55 |顯示全部樓層
一、
「嗚…」我靠在一棵樹旁,痛的緊緊地握著自己的右手,看著自己手上的皮綻肉開的傷口不停地流出鮮紅的血液。
「手骨八成斷了…可惡…」無奈地抬頭望著滿月,不停地喘著粗氣,畢竟剛剛才經歷了打鬥,又奮力的逃出來,沒有正常人會在這種時候還是臉不紅氣不喘的。
「得走了…被發現就不好了…」我握著自己的手朝森林的另一方奔去。
  「嘶…」在不知道哪個方向發出了一個刀從鞘裡被抽出來的聲音,隨後刀子落在我的腳前,讓我不得不趕快停下。
「今天真是多災多難阿…到底是哪裡得罪人了…」我邊抱怨邊看著四周,雖然沒有人影,但是卻有股被包圍的壓迫感。「哈…哈哈哈…看來就到此為止了阿…」我無奈地笑了,站在原地閉著雙眼,感受著空氣的流動。
「哼…」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一個拿著短劍的刺客在身後不遠處忽然出現,準備將短劍刺向我,我憑著聲音去猜測位置,用力將地上的刀踩起,伸出左手接住後向後揮去。
  「鏗!」刃與刃的接觸發出了聲響,刺客的短劍隨即被彈開,用著驚訝的眼神看著我,而後慢慢起身並收起了刀刃,看向了我身後的樹林。
「怎麼啦?無家可歸的小子,這麼晚出來遊蕩可不好呢。」一個女聲從樹上傳來。
「唔…」我驚訝的轉頭,看向那棵原本無人,現在卻多了個女子悠哉的坐在上面的樹。
「看你好像受傷了呢…呵呵…」她看著我不停流著血的右手說著,隨後從腰間拿出了一綑小繃帶,丟向我身後的刺客。
  刺客伸手接住,不解地看著女子,女子使了個眼神後,刺客伸手抓住了我的右手,我下意識的想掙脫,無奈手上傳了的劇痛使我無力,左手也為此鬆開,刀子應聲落下。
「嗚…阿…」我不停地冒著冷汗,看著樹上的女子。
「別慌,不會害你的。」女子說完,我身旁的刺客緩緩地替我的右手包紮,而後默默地回到了女子身邊。
「如果真的識相就來找我吧,我在前面的湖等你,呵呵…」語畢,女子消失在樹林之中。
  我沒有選擇,我知道自己現在無路可走,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可以撐到什麼時候,無奈只能默默地往前方不遠處的湖走去……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8-5 08:22:52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WL11223344 於 2015-8-5 15:39 編輯

二、
  手經過包紮後,痛楚已不再那麼強烈,經過了一段時間,漸漸地看見了湖面,湖邊只有剛剛的女子站在那,身穿深黑色的鍊甲,黑色長髮及腰的樣子,若不是我現在沒那個心情,恐怕已看得如癡如醉。
「你來了阿,還以為你會保持著剛才那樣的戒心呢。」女子一臉輕鬆的說著,繼續看著風景,微風讓髮尾隨之起舞,遮住了她半張臉,似乎多了一股神祕感。
「我沒得選擇,我已經不能回頭了,再說妳似乎也沒什麼敵意…」我輕按著自己的右手,慢慢地走到女子身後。
「這麼輕易相信人沒有問題嗎?呵呵…不怕我突然出手?」女子依然輕鬆的說著,彷彿在試探什麼。
「我相信我的直覺。」我看著女子說著,眼神裡沒有一絲動搖。
「呵…真有趣…」女子微笑,對著我身後的樹林比了個散開的手勢後,才正視我的雙眼。
  女子先是用她碧綠的雙眼與我對視,而後慢慢轉身面向湖,示意要我坐在旁邊後,就抱膝坐下。
「怎麼了嗎…?嗚…」我像平常一樣坐下,忘了自己的手傷,用受傷的右手撐著的地板,痛楚一湧而上,臉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噗…你是白痴嗎?哪有人會用受傷的手去做支撐的,細心一點啦,嘻…」女子突然笑了一下,伸手稍微摀住了自己的嘴,不停地偷笑著。
「哈哈…」我尷尬地笑著,用左手搔了搔頭,想假借看向湖來舒緩自己的尷尬,我感到自己的臉因此而稍微發燙。
「咳…回到正題,你為什麼那麼晚會出現在那片森林,又為什麼會受傷?」女子藉由咳嗽來緩和自己的情緒,隨後正經的問著問題。
「………」想到不久前才發生的事情,我臉上的笑意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無止盡的怒火,左手在無意識下握緊了拳頭。
「嗯…?」女子起身,站在了我的面前,有點疑惑地看著我緊握的左手。
「我之後會在告訴妳的…如果還有機會的話…」我勉強自己不再去想,微笑地說著。
「那就只好請你跟我走了,我很好奇,況且你現在也沒地方能去吧?呵呵…嗯…?」女子的表情慢慢變得驚訝,似乎有話說不出,伸手拆開了我右手的繃帶。
「怎…怎麼了…?」我訝異的看著她,奇怪的是我的手傷已經不會疼痛,我們看到的,是我的傷口已經癒合。
「你的傷…!」她不停撫著我的手,確認是不是真的癒合,而後不可思議的看著我的臉。
「我不知道…」我活動著自己的手,並沒有傳來痛楚,就像沒有受過傷一樣。
「這下好了…我對你發生過的事情更有興趣了…呵呵…」她笑著說著,伸出手要拉我起來。
「條件呢…?」我看著她的手,大概明白她的意思,順勢開口問。
「跟我走,就這麼簡單,呵呵…」她微笑說著,那是個發自內心的笑容,似乎能夠卸下所有人的心的防備。
「幻嵐。」我伸手握住她的手,而後盯著她的眼睛,等待著她的回應。
「噗…直接報名字呢…」她笑出聲,彷彿已經不在對我有防備,而後慢慢把我拉起身,搞的我又是一陣尷尬,也只能跟著傻笑。
「我是楓雪…幻楓雪。」她笑著說,稍微化解了我的尷尬。
  緊接著,我與楓雪開始準備前往她的地盤,刺客城「伊飛」,是一段遙遠的路程…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8-8 09:08:2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WL11223344 於 2015-8-12 10:25 編輯

三、
「是說,你這樣子是渡不過寒冷的…」楓雪苦惱地看著我身上,囚衣因為打鬥而變得殘破不堪,再說囚衣本來就是不保暖的。
「應該是不要緊,真的不行就去弄些獸皮吧。」我稍微活動了下筋骨,確保自己的身體沒有問題。
「也只能這樣了…現在也沒有辦法弄裝備出來給你,忍耐一下吧。」楓雪說完,就帶著我往森林的另一邊走去。
  在湖對面的山旁一邊有條蜿蜒漫長的小路,一次只能夠容納一個人過的走道,只要失足就會落入無底深淵,她將背貼著山壁,用眼神示意我跟上腳步,我別無選擇,將自己的背倚著山壁,一步一步的跟著楓雪。
「你會怕嗎?」楓雪突然停下來看著我說。
「唔…!還好…」由於楓雪突然停下,讓心情原本就起伏不定的我嚇了一跳,使力讓自己趕快停下,以免與她對撞。
「喀…扣…」突然的力道讓少部分的碎石崩落,我看著石頭慢慢隨著牆壁滑落谷底,冷汗慢慢地從身上流出。
「不要緊張,放輕鬆,越緊張越危險。」楓雪輕抓著我的手,設法讓我冷靜下來。
「……」我閉上眼來平定自己的情緒,楓雪見情況好轉,慢慢地將手鬆開,指尖依然觸碰著,似乎還是不放心,直到我睜開眼睛,手才完全離開。
  完全平靜後,楓雪繼續往前,而我緊跟在後,在經過一小段路後,到達了一個天然石製的平台,絕美的景色讓我看的瞠目結舌,稍微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很美吧?我只要無聊就會來這裡。」楓雪說完,就在平台邊坐下,望向遠方。
「很美…」我站在楓雪身後,忘情的看著美景。
「那…該告訴我實話了吧…『弟弟』…」楓雪轉過頭,用著正經的眼神對我說。
「阿…?什麼…?」我一臉疑惑地看著她,完全不明白是什麼意思,但是我的心卻隱隱地做痛。
  楓雪的表情由正經轉為失落,而後笑著對我說:「沒什麼啦,我們該走囉。」
我予以一個笑容來做回應,但是在怎麼遲鈍也會察覺到不對勁,我並沒有說出口,只是暗藏在心裡,儘管我的心為此疼痛。
  我們動身繼續前往「伊飛」,從平台另一邊的石階走下去,楓雪要我走在前頭,我邊走邊想自己心痛的原因,從見到楓雪開始就有種奇妙的感覺,剛才又突然心痛,似乎讓我想起什麼事情。
  「阿…!」楓雪突然叫出聲,讓我慌張地回頭看,她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但是臉似乎稍紅。
「怎…怎麼了…?」我往回走,去關心她怎麼了,只見她臉越來越紅。
「沒什麼啦…」楓雪說完,就迅速地走下階梯,而我也緊跟在後。
  在走到底之前楓雪突然停下,我來不及讓自己停下就直接撞上,我為了以防萬一伸手去抱住她。
  「你還是像以前一樣…」楓雪臉紅地說著,似乎在回憶些什麼。
  此時我的心又像被針扎了似的痛了起來,我不解地看著楓雪,慢慢地把手鬆開,但她抓著我的右手,就這樣牽在一起直到走完階梯才慢慢鬆手,除了後面的階梯,附近是乾枯的樹林,給人一種不愉快的感覺。
「妳剛剛說的是…?」我抓著楓雪的手,想問清楚她所說的那些,想了解我為什麼會為此感到心痛。
  楓雪只是轉頭看著我,眼睛有些泛紅,身體微微顫抖,似乎有話說不出來,而後慢慢地啜泣。
「吼!!!!吼!!!」野獸的聲音此起彼落,我轉頭看向那片樹林,只看見數百隻的黑色毛皮的「魔狼」往我們這裡盯著,似乎隨時都會從樹林內衝出來。
「呵…這下可有趣了…」我苦笑著,往前擋在楓雪前面,準備應付這些隨時會衝出來的猛獸。
  只見狼群中走出了一隻體型明顯較大,且身上有無數傷疤的巨狼,巨狼先是在我們身邊周旋,而後後腿一蹬,往我們這裡撲來…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8-12 10:25:42 |顯示全部樓層
四、
  「嘖…」我轉身直接抱起楓雪想往後退去,無奈自己反應稍慢,身後被狼爪劃出了血痕,背部強烈的痛楚使我無法動彈。
「吼!!」巨狼依然繼續周旋,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嗚…弟弟…」懷裡的楓雪用哽咽的叫著,那哭紅的眼睛看著我。
  「呃…!!」腦袋傳來劇烈的疼痛,不停地回想著以前的回憶。
  「唔…」冷汗不停地冒出,是身體強烈反抗回憶的證明,但是腦海依然不停浮現過往的事情。
  「阿…!阿…!!」身體開始起了變化,似乎有火在燒著身上的每一個部分。
  「吼…!!」背部的傷口漸漸擴大,鮮血不斷流出,而後漆黑的翅膀由傷口竄出,皮膚也漸漸被鱗片取代,指甲慢慢地變為利爪。
此時,我已回想起所有被自己深鎖住的記憶,但也不再像是個正常人,而是集遠古三族於一身的怪物,我回頭看著楓雪,她並沒有覺得驚訝,反而給了我一絲溫暖的微笑。
 「我很快就好了,『姊姊』。」我給楓雪一個微笑,剛剛的痛苦就好像是假的似的,現在的我,充滿了力量。
巨狼見情況不對,便立即仰天長嘯,林裡的魔狼傾巢而出,不一會我們就被狼群包圍,狼群不停地保持距離朝著我們吼叫,在巨狼一個嘶吼後,魔狼們蜂擁而上。
我抱起楓雪揮動翅膀,飛至平台讓她坐在第一個階梯,轉身朝狼群俯衝而下,落下的速度足以讓翅膀化為利刃,斬斷了不少魔狼的頭顱,漆黑的翅膀染上了暗紅色的血水,最後在狼群中間應聲落下。
「碰!!」地板由於強烈地撞擊而稍微產生裂縫,狼群先是四散,在巨狼的吼叫下又先是將我團團包圍著,而後全部朝我撲上。
  「滾!」不停地用雙手的利爪來應付煩人的魔狼,伸手刺穿一隻魔狼的軀體,將其身軀往巨狼甩去,只見巨狼用爪撕碎在空中的魔狼,鮮血四濺。
「吼!」巨狼憤怒地朝我奔來,我瞪大眼睛看仔細巨狼的一舉一動,在巨狼躍起的瞬間往牠的方向滑去,在短短的時間內用手上的爪子去傷害牠的腹部。
「嘶…!」巨狼皮膚被撕開的聲音在耳邊出現,但牠並沒有因傷口而動搖,反而在落地後立即轉身,巨大的狼爪朝我揮來,我迅速地起身後踩穩腳步,以雙手的利爪與其抗衡。
「吼!!!」巨狼張大其口奮力地怒吼著,強大的風壓隨之而來,儘管已經站穩依然稍微被往後吹動,在爪與爪分離的一瞬間,巨狼與周圍的魔狼一同撲上來。
我揮動翅膀往上空去,而後往巨狼衝去,巨狼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被刺穿了身體,拼死命的想將我從身上甩去。
「吼…嗚…」巨狼發出了吼叫,突然間巨狼的頭上出現一個人影,以旋轉自己的身體來增加威力,手中的雙劍隨著身體的旋轉,最後雙雙刺進了巨狼的腦門,巨狼發出了最後的哀嚎後,慢慢倒下,魔狼在巨狼倒下後便開始四處竄逃,躲進樹林後就只剩下風聲,與我們兩人武器上的鮮血滴落至地上的聲音。
  「還不習慣身體嗎?看你好像有困難呢,呵呵…」楓雪恢復了精神,笑著看著我,抽出自己插進巨狼腦袋裡的雙劍。
  「算是吧…畢竟以前沒有過這個樣子嘛…」我先是看著自己的身體,再無奈地看著楓雪。
楓雪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微笑地看著我,給了我一個擁抱。
  「妳不怕嗎…?姊姊…唔…?」我輕抱著楓雪,深怕自己傷害到她,神奇的是利爪在慢慢消逝,我的身體正在恢復。
  「我知道會沒事的,傻弟弟。」楓雪搖搖頭,把頭埋進了我的懷中。
我們就這樣抱著,直到我的身體完全恢復才放手,儘管只有短短的幾秒鐘,對我們來說時間卻像是靜止不動,當我們回過神來,雙方已經臉紅得發燙,些許尷尬的分開…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9-11 15:51:53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WL11223344 於 2015-9-24 08:03 編輯

五、
「走…走了啦…」楓雪撇過頭,拉著我的手繼續往「伊飛」的方向走去,我感覺到楓雪的手掌心冒出了些許的手汗。
我沉默不語,就這樣讓楓雪牽著我的手走,在後面默默地看著她,直到我們到了一個被使用過的營地才停下。
「先稍微休息一下吧…」楓雪鬆開手,坐在橫倒在一旁的樹幹上。
「那…我先去附近走走哦…」我見氣氛不太對,想先暫時逃避。
「不行!!!」楓雪突然大聲地說了,起身把我拉到她身旁坐下。
  我倆就這樣不發一語的坐在彼此身邊,我用眼角餘光來偷瞄楓雪的臉,儘管不是很清晰,但是依稀看見她的臉是呈紅潤的狀態,我原想藉著左顧右盼來穩定自己的情緒。
  「唰…」微微的聲音在沒有風吹的情況下從不遠處傳出,我的身體自己為此做出了應戰的反應,但是楓雪卻坐在一旁,絲毫不為所動。
「主子,是時候該回城了。」一名刺客已單腳跪地之姿出現在楓雪面前。
「知道了,退下吧。」此時的楓雪與獨處時完全不同,有著領主般的風範,只以眼神來示意我起身出發。
「只有一點點距離,應該不會跟丟吧?」說完,楓雪就躍身而起,我二話不說跟在後頭。
  路上沒有言語,只有不時偷偷用哀怨的眼神與我稍微交會,隨後楓雪一個翻身後落在一座敞開的大門之前,而我則與刺客一同落在楓雪的兩旁。
「歡迎楓雪公主與嵐王子歸來!」還沒踏進城裡一步,震耳欲聾的迎接聲已經先到了耳邊,在我倆身旁的刺客也跪著說著這麼一句話。
「挺起你的胸膛。」楓雪輕輕地說,隨後拉著我的手走進城。
  迎接的人由城門至王城門口,迎接聲此起彼落,沒有絲毫停頓,而我們從遠處就看見了站在王城門口的人影,是我們的父‧「幻影」與母‧「天羽」。
「幻嵐、幻楓雪,參見父皇與母后。」在經過了長長的迎接後,我倆半跪在王城前的階梯說著。
  見我倆靜待著可以起來的命令,而父皇卻只是看著我們,沒有要我們起來的意思。
「快起來…快起來…」母親見到此狀,連忙快步地走下階梯,將我們兩個扶起來。「這次真的辛苦你們了…快到裡面讓媽好好慰勞你們」母親勾著我們的手,帶著我們朝王城內走進,在經過父皇旁邊時,也予以嚴厲的眼色,父皇的表情稍有動搖,朝群眾揮手表示離開,才轉身跟進王城內。
  母后朝著廚房走去,僕人們先是稍稍阻擋了一下,無奈母后的強烈堅持才不得不退讓,在過了一段時間後,僕人們紛紛端出了一道道地佳餚,把桌上放地滿滿的。
「趕快吃吧,後面還很多呢。」母后用期待的眼光看著我們兩個,開心的說著。
「呃…」我跟楓雪兩人稍微對看了一下,尷尬地笑了一下後,才開始拿起碗筷來面對桌上滿滿的飯菜。
  「嘶…」從飯廳門口傳出了東西呼嘯而過的聲音,銀色的刀刃散發著強烈的光芒,我將椅子當作跳板,像上蹬了一下閃過後,看著被丟出的刀朝著牆壁飛去,最後插在牆上的壁畫上。
「嘖…」父皇站在飯廳門口,一臉不屑地看著我,而後轉身離去。
  我沒有予以過多地理會,只是輕瞥了一眼,讓自己的身子輕輕地落在椅子前,坐下與楓雪一同解決桌上的食物…

點評

teaa  先想一下標題名字並寫上來~這樣會員會更瞭解唷  發表於 2015-9-11 18:42:44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9-24 08:03:35 |顯示全部樓層
六、私鬥
    在經過了一段時間後,總算是解決了桌上的所有東西,在美味的東西吃得太多也是會反胃的,我與楓雪微笑地看著母后,裝做若無其事地回到了房間,坐在彼此的床上。
「嗚…我想先歇一下…」楓雪有點虛弱地說完就把眼睛闔上,慢慢躺在床上休息,畢竟剛剛在母后面前是不能夠露出疲態的,那樣實在是太不給面子了。
「好好休息吧…姊姊…」語畢,我收起笑容,轉過身瞪著身後的窗戶。
「哼哼…」耳熟的低沉聲音從窗外傳出,人影從窗邊慢慢顯現出來,是父皇的身影。
「嘖…臭老頭…看我今天不殺了你!」我壓低自己的音量,拿起掛在牆上的匕首往窗外蹬去,朝父皇的身上刺去。
不料父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眼前消失使我揮空,在我訝異之時,從我身後傳出了腳步聲。
「憑你?做夢…」父皇語畢,抽出掛在腰間的長劍往我直直刺來。
「嘖…不妙…」我立刻往旁邊跳去來做閃避,無奈反應時間實在太短,長劍硬生生地刺進了背部,由於現在的身體已經不再是人類的關係,並沒有完全刺穿。
「什麼…?」父皇迅速地把劍拔出,往後跳了幾步拉開我們間的距離。
「很痛阿…臭老頭…」我轉過身瞪著父皇說著,身上的皮膚慢慢被龍的鱗片給覆蓋,剛剛的傷口也完全癒合,彷彿剛剛的傷口完全不存在般。
「呵…真是荒謬…」父皇笑著說著,隨後從腰間抽出另一把劍,迅速地衝向我。
「老不死的…我今天就要殺了你…吼阿阿…!!」我對著父皇憤怒地吶喊著,身體開始產生了變化,灼熱的感覺一湧而上,身體彷彿要燒起來般,漆黑的翅膀從背後竄出,鮮血隨之飛濺,指甲在短時間內變為銀白的利爪,龍鱗完全佈滿了全身。
「你這種姿態還有臉活在這個世界上?別笑死人了!」父皇忽然出現在我身後,舉起雙劍迅速地往我脖子上砍了兩刀。
  「嘶…!」雙劍稍微刺穿了龍鱗,我的血從龍鱗間的縫隙慢慢流出,我轉過頭用藐視的眼神看著眼前的父皇。
「什麼…!?」父皇見情況不對,想將雙劍抽出,無奈雙劍卡再龍鱗之間無法拔出。
「呵…很痛呢…該讓你也感受一下了!」語畢,轉過身快速地用利爪刺穿父皇的腹部,鮮血濺到了我身上,銀白的利爪瞬間變為血色。
「嗚…咳…」父皇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咳出了鮮血,伸手抓著我的爪子在做掙扎。
「哼…想想你以往是怎麼對我的…!」我將爪子抽出,慢慢地拿起落在一旁的雙劍。
「死吧!臭老頭!」我躍身而起,在空中旋轉了數圈後朝父皇砍去。
「別得意忘形…你以為我是誰…?」說完,父皇從眼前消逝,雙劍直直地刺進地面。
「嘖!夾著尾巴逃跑的老狐狸,還這麼囂張,嗚…?」我痛苦地抱著自己的身體,體內又開始感到灼熱,直到那些不應該在人類身上的東西完全竄進體內後,灼熱感才完全消失。
「呼…呼…嗚……」身體因剛剛的灼熱不斷冒著汗,雙腳因無力而跪下,不停的喘著粗氣,視線因體力大量耗盡而變的模糊,最後暈了過去…
「嗚…」醒過來後,頭依然有點暈,我伸出手輕扶著自己的頭,慢慢地看著四周,只有窗外那微微的月光來稍微點亮黑暗的房間。
  我靜靜地坐在床上盯著窗外,腦海中不停地回盪著不久前才發生的打鬥,以及自己身體的事情。
「叩叩…」門外傳來了敲門聲,但是過於認真在回想中的我並沒有察覺,門在沒有人應門的情況下被默默地推開。
「是時候該結束這場孽緣了…」我閉上眼緊握雙拳,小聲地對著自己說著。
「嵐…嵐…?」姊姊在不知不覺中到了我的背後,稍微輕喊著我的名字,聲音中似乎帶了點驚恐。
「恩…?是姊姊阿…怎麼了呢?」我轉過頭予以微笑,與剛剛自言自語的時候判若兩人。
「沒什麼啦…只是想要你陪我出去晃一下…咱倆這麼多年了,卻很少有機會像這樣講過話…」楓雪低著頭說著,月光照著她的臉龐,依稀能夠看見臉上帶有一點紅潤。
「呵呵,有何不可呢?走吧。」我笑著回應,楓雪見我答應,轉身往外走去,我也默默地跟上其腳步。
  我倆慢慢地走出王城,楓雪在階梯前忽然停下,轉過身面向我。
「記得嗎…以前我倆總愛偷偷在這時候跑出來…」楓雪的神情似乎有點哀傷,慢慢地望向那滿是星星的天空。
「…」我閉上眼睛慢慢回想,在記憶深處似乎是有這麼一段往事。
「喏…你的東西…」楓雪拿出了一件披風丟向我,我身手接過後直接披上。
「走吧…」楓雪轉身拉著我朝城門跑去,沒有再說任何話。
  殊不知等著我們的,是個難忘的夜晚…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10-7 19:54:42 |顯示全部樓層
七、
  我們姊弟倆踏入了城外不遠處的森林,除了樹被風吹的枝葉飄動所產生的聲音外,什麼聲音也沒有。
「就是這裡呢…我們經常來的地方…」楓雪背對我說著,語氣中依然聽的出來有些許的哀傷。
  我閉上眼努力地回想,似乎是有這麼一段模糊的記憶。
「你不記得        了…對吧…?」楓雪低著頭說著,而後沉默不語。
「我…」我想開口,卻不曉得該怎麼說,氣氛變的十分地尷尬,彷彿周遭的空氣將隨之凝結。
「吼!!」突然間吼叫聲此起彼落,彷彿在尋找什麼一樣,果不其然,是今早與我們交過手的魔狼群。
「怪了…魔狼應該不會隨便跑出牠們的領地才是…那是…!?」我倆抱著滿滿的疑惑,在魔狼群中,我們看到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哼…」黑影輕哼一聲後伸手指向我們,魔狼像是發瘋似的朝我們直直奔來,速度比早上快上許多。
「麻煩死了…阿…?」我從腰間抽出了兩把匕首,準備與魔狼群拚命,沒想到楓雪已經率先衝出。
「嘖…」我連忙跟在楓雪後頭,避免彼此被源源不絕的魔狼群給拆散。
「吼…!」轉眼間我倆即被團團包圍,不停地對著我們低吼著,似乎在等待著指示,我們只能夠互相背靠著背來減少防守範圍。
「就讓我瞧瞧…你變得怎麼樣了…實驗體!」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從林裡傳出,但是卻想不起來是在哪裡聽過。
「呃…阿阿…!」頭部開始劇痛,我痛苦地丟下匕首抱著自己的頭大叫,身體不停地冒著冷汗。
  部份的魔狼趁勢撲向我,楓雪一個轉身稍微躍起後,手中的匕首像有生命般地朝魔狼群刺去,剎那間魔狼群全部倒下。
「唔…」我慢慢地起身,疼痛依然不減讓我有點站不住腳,勉強地轉過身看著魔狼群,視線漸漸地開始模糊。
「呿…真是礙事…」楓雪將兩把匕首的把柄互相抵著握在手中,使其宛如雙頭刀般,開始迅速地揮舞著。
  楓雪閉上雙眼,用身體感受周遭空氣的流動,每當有動靜時身體就會做出最自然的反應。
  魔狼開始像著了魔似地撲向我們,楓雪自然而然地一一予以還擊,每當楓雪做出了一個動作,就能夠聽見魔狼的哀號聲,而後看見鮮血四濺,楓雪的動作彷彿是在與魔狼群共舞著,而楓雪就是這支「死亡之舞」的主角,過不了多久時間,原本綠油油的草地被染成了血色,與大量的屍體覆蓋在上,在楓雪給予了最後一隻魔狼一個重踢後,往前追擊斬下頭顱後收起匕首,這支舞才宣告落幕。
「哼…就這樣…?」楓雪看著遠方模糊的人影,把剛斬下的頭顱向其方向用力踢去。
「哈哈哈!有趣…沒想到還有這麼有趣的人存在…看來我不會無聊了…呵呵呵…!!」黑影一個側身躲過,說完後就消失在樹林之中。
「嗚…」在黑影離開後,我的頭痛才稍微消散,意識也稍微清晰些。
「…」楓雪悶不吭聲,只是在一旁攙扶著我。
「姊姊…對不起阿…又跟以前一樣拖累了…」我有氣無力地說著,身體這次沒有馬上恢復,似乎還有點筋疲力盡的感覺。
「傻孩子…又不知道怎麼說了…?」楓雪笑著說著,稍微將我的身體拉下,輕輕地將抱住我,輕撫著我的頭。
「沒事了…我在…」楓雪溫柔地在我耳邊說著,就像以前一樣,我害怕時總會守在我身旁。
「呵呵…好令人羨慕的姊弟情呢!」那討人厭卻耳熟的聲音在耳邊微微響起。
「呃…阿…!」我奮力推開楓雪,痛苦地摀著自己的耳朵,試圖不讓自己聽到那聲音。
「怎麼了…!?」楓雪錯愕地看著,似乎不明白發生了什麼事情。
「快…離開…吼阿…阿…!!」我勉強地擠出了這三個字後,痛苦地吼叫,身體又開始發生了劇變,全身瞬間出現了灼熱感,彷彿自己要被燒成灰般那樣地痛苦。
「嗚…不要…你好不容易才全部回想起來…」楓雪眼眶泛淚,跌坐在地上,哀傷地看著正飽受折磨的我。
「嘻嘻…就是這樣…繼續…在繼續…變得更強大…!!」令我厭煩聲音又在耳邊響起。
「閉嘴…阿阿…吼!!」身體像是在回應他說的話般,灼熱感逐漸地加強,開始沒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只得痛苦地仰天長嘯。
「姊姊…快走…沒事的…」我勉強地忍受疼痛給楓雪一個淺淺的微笑,想試著去安撫瀕臨絕望的她。
「嗚…我要陪你到最後…不然你又要突然消失了…」說完,楓雪即開始哭泣,兩行眼淚順著臉頰流下,最後沉重地低落到地面上。
「姊…姊…?」我瞪大眼睛看著楓雪,心中燃起了一把怒火,憤怒的心勝過了痛苦,慢慢地感受不到體內的灼熱,取而代之的,是無止盡的憤怒。
  身體停止變化,古代種族的特徵慢慢地從身體上消失,變回了原本的模樣,朝著黑影最初出現的地方衝去。
「嘖…失敗了嗎…那…什麼…!?」黑影才剛轉身要走,沒料到自己已被匕首架住了頸部。
「罪魁禍首是你嗎?」我憤怒地朝他踹了一腳,令他撞擊到樹幹後,癱坐在地上。
「這黑色服裝是我們的…恩…?」我一手抓住他的領口,把他舉起來後往旁邊甩去,讓他重摔在地上,摔到地上的同時,一把匕首掉了出來,上面綁著一封信,以及「夜嵐」這個名字。
「阿…還給我…」夜嵐躺在地上痛苦地喊著,伸出他顫抖的手想奪回。
「是你阿…怪不得…對我瞭若指掌阿…同父異母的垃圾…可惜阿…」我用輕蔑的眼神看著他,稍微把玩了一下匕首後,用力握緊往下刺穿了他的手背。
「呵呵呵…看來…找我回去只是個幌子阿…都是你的計謀是吧?」我憤怒地說著,不停用力踩夜嵐的臉。
「呃…嗚…」夜嵐只能趴在地上發出哀嚎聲,沒有反擊的餘地。
「哈哈哈!今天終於可以親手殺死你了!讓我變成這副德性!去死…去死…!!哈哈哈…!」我舉起夜嵐臉上的腳,將他的身體翻正,像是發了瘋一樣地用力地踩他身體。
「阿…咳…!」夜嵐因為身體不停遭受重擊而咳出大量地血,無力的雙手抓著我的腳不放,無奈依然無法阻止被虐待的命運。
「喀!」一個清脆的聲音從夜嵐體內發出,似乎是肋骨受不了衝擊而斷裂。
「阿…阿…!!!」夜嵐痛苦地吼叫,身上不停地冒著汗,似乎就快要失去意識。
「哼…死吧…吼…!!」身體因過度憤怒而開始產生了變化,但是這次沒有絲毫痛苦地感覺,古代基因在一瞬間佈滿了我的身體。
「你…應該沒有遺言吧…?劣種。」說完的同時,爪子也已經刺穿了夜嵐的心臟,所有噴出的血液全都濺到了我的身體與臉上。
「呃…」夜嵐緊抓著我的爪子,而後瞳孔慢慢地放大,最後,雙手慢慢地鬆開,慢慢地往兩旁攤去。
「哼…哈哈哈…接下來…就換你了…死老頭…!」我回頭瞪著王城,眼神充滿了殺意,卻看到了楓雪微笑地看著我,眼神裡絲毫沒有一點畏懼。
「走吧…一起改變…這個該死的規定…。」儘管楓雪是微笑地說著,但依稀能夠看見她眼神裡帶點哀傷,說完後,我們兩人朝王城直直奔去…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5-10-24 19:46:49 |顯示全部樓層
八、
    我們姊弟倆站在王城外,依稀能夠感受到從王城內傳出來的殺氣,忽然看見一個穿著暗殺者服裝的黑衣人往我們衝來。
  我們分別向兩旁閃開,直接停下後快速弟往我衝來,手中揮舞著兩把長劍,我用雙手上的利爪予以還擊,楓雪雙手握著匕首躍身而起,不停旋轉著身體來增加匕首揮下時的威力。
  「哼…」黑衣人忽然出腳踢我的身體拉開我們的距離,轉身奮力跳起,舉起雙劍揮向楓雪。
  楓雪直接往黑衣人砍去,黑衣人伸出雙劍抵擋,雙劍因力道不夠而被彈飛,黑衣人即時側身躲過,在空中轉身後對楓雪的背部使出一個下踢,楓雪來不及閃躲,背部直接受到重擊後,雙手因疼痛而鬆開匕首,往地面墜落。
  我衝向前接住了楓雪後趕緊往旁邊跳開,不一會黑衣人迅速落下產生了強大的風壓,地板因強烈撞擊而產生了裂痕,部份碎塊因無法承受壓力而四處飛散。
  我張開翅膀交叉在我倆身前阻擋飛向我們的碎塊,在風波結束後我將翅膀打開,看見了黑衣人用飛快的速度朝我們衝來,手中拿著比剛剛更為鋒利的長劍,閃爍著銀色的光芒。
「糟糕…!」我連忙轉過身將楓雪放下,想回身利用利爪阻擋,無奈速度慢了一些,在身體尚未完全轉過去之時,長劍已經刺進了我的身體。
「嗚…!」在長劍完全刺入前我勉強用雙手抓著來抵擋,避免刺穿後傷到楓雪,雙手因而流出大量的鮮血,將銀色的刀刃給染紅。
「哼…什麼…?」黑衣人用力將劍抽出,看見了我的傷口正在癒合。
「真是讓人不爽…」我瞪著黑衣人說著,利爪產生了變化,變得更為銳利,用力拍動翅膀往黑衣人衝去。
  黑衣人垂直地跳起,我利用翅膀改變方向直接向上追去,伸出右手的爪子準備將其撕裂,黑衣人用雙手舉起銀劍用力地揮向我,與利爪猛利的碰撞擦出了火花。
「結束了…!」我冷冷地說著,同時伸出另一隻手往他的身體刺去。
「天真…」黑衣人側身閃過後,使勁踢我的身體,加快自己下降的速度。
「天真的是你…『三重奏』!!」我憤怒地張大雙翼朝黑衣人衝去,翅膀在高速移動的情況下形成兩道大大的利刃,將黑衣人的身體截成了兩半,血如雨下,重重地落到了地面。
「咕…嗚…」黑衣人痛苦地叫著,舉起他顫抖的手,想拿起掉在一旁的劍。
「你就這樣…痛苦地…死去吧…!」我冷冷地說著,撿起黑衣人掉在地上的兩把劍,分別插在他的左右手將他固定在地上。
「姊,這邊處理完了。」我轉頭回去對著楓雪說著,楓雪給我一個微笑後,拍拍身子起身。
「沒有退步嘛…弟弟。」楓雪若無其事地站了起來,稍微整理了下儀容。
「那就不用擔心了…」楓雪撿起了她掉在地上的匕首後,向王城舉起匕首說著。
「是…我的姊姊…!」我稍微揮動了下翅膀,蓄勢待發。
  兩道黑影忽然出現在城內的王座上。
「唉…我們家兩個寶貝兒也到了這種年紀了…。」一個我倆姊弟都熟悉的聲音,慈祥和藹的聲音的主人正是我們得母后‧天羽。
「呵呵…儘管殘酷,但是這就是我們族的宿命阿…!」另一個聲音從旁發出,是我們的父皇‧幻影,那低沉富有威嚴的聲音。
    「弒親」,我族殘酷的傳統,子女可以隨時取生父母性命來證明自己的實力,同樣地,擁有王族血統之人也可以用此傳統奪取王權。
  幻影與天羽倆人像是若無其事的看著我們,我們都明白這一次,一定會有一方陷入永眠,我稍微瞄了下楓雪的眼睛,確定感覺不到一絲迷惘才放心的看著我們現在最大的敵人「暗影雙傑」。
「弟弟…走了…!!」楓雪率先往天羽衝去,將兩隻匕首交叉在胸前,好在天羽有動作時能夠快速地做出反應。
  在我剛要挪動腳步時發現,幻影的人已經不在王座上,從後面傳出了一個腳步落地的聲音,我自然地身出右手揮向後面,幻影一個下腰閃過後將我的手踢開,順勢在我身上連續劃了三刀。
「嘶!」一個東西被撕開的聲音,我身上的龍麟被幻影手上的長劍給劃了下來,幻影悠哉的對我挑釁,我沒有予以過多的回應,我知道現在心急一切都將化為烏有。
「鏗!鏘!」王城內不停傳出刀刃互相撞擊的聲音,幻影往楓雪的方向衝去,我利用翅膀的優勢隨後居上,將幻影往旁邊踢開後,我舉起利爪繼續衝上前,幻影一個翻身後腳踢向牆壁,藉此使力向旁邊跳開,我因來不及煞住利爪直接刺進牆壁,牆壁出現裂痕後碎裂。
幻影出現在我身後,稍微回轉了一下身子,舉起手中的雙劍用力地揮向我,我側身伸出右手硬是扛下了攻擊,龍麟間開始有血液流下,我用力將右手往右甩,幻影的身體也稍微被我挪動,伸出左手的利爪往幻影的腹部刺去。
「鏗!」利爪刺進了幻影的腹部,卻只有發出巨大的聲響,幻影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舉起膝蓋給了我下顎一個重踢,威力之大讓我身體在牆壁上撞出裂痕
「咳…是…銀甲…?」我咳出寫說著,在一瞬間,我看見了銀到發亮的盔甲,其硬度堪比鑽石,其名雖為「銀甲」卻非為「銀」所鑄,與剛剛交手的蒙面人手上所拿得銀劍大不相同。
「你也曉得阿,還算可以啦!」語畢,幻影把雙劍抽出刺向我的翅膀,想將我固定在牆上。
「嘖…」我使勁往旁邊閃去,無奈剛剛那一下踢擊讓意識稍微不清,一個踉蹌跌在地上。
「怎麼了?有了遠古之力還是只有這種能耐?」幻影瞪大眼睛看著在地上得我,銀色劍身反映著月光,看起來更加地耀眼,幻影舉起雙劍,刺向倒在地上的我。
「呼…」我閉上雙眼讓自己冷靜,調整著自己的呼吸,讓自己的動作不再那麼地僵硬。
    隨後睜開眼睛,動態視力在剎那間提高,我能夠清楚地看見幻影的動作,我往旁邊滾去後迅速地站直身子,忽略了所有的傷痛,儘管剛剛的踢擊傷的我不輕,我依然能夠平息地去面對現在所有的一切。
「嘶…」我輕輕地吐著氣,身上的古代基因隨著呼吸的改變而產生了變化,不再對身體造成僵硬,也不再帶有灼熱感。
「運氣真不錯呢,呵…哈哈!」幻影像發瘋似的衝向我,速度比剛剛更快,在一瞬間就到我身後,兩把銀劍迅速地揮向我。
  我稍微將身體蹲下躲過,隨後用右腳向後朝幻影的腹部奮力一踢,順手將他右手的銀劍奪過來,往他身體丟去。
「呃…」腹部的銀甲因不久前已被刺穿過,無法再承受二次重擊,右腳硬生生地踢碎了銀甲,直接給予腹部重擊,幻影被稍微踢飛,撞上了王城前廣場的柱子,銀劍隨後插進他的身軀,柱子受不了衝擊,出現裂痕後往幻影的方向倒下。
「咕…天…不從我…!哈…哈哈哈!!」幻影大聲地吼著,看著高掛在天上的圓月,手上依然緊緊握著銀劍。
  「轟…」柱子應聲倒下發出了巨響,煙霧瞬時佈滿了整個廣場,兩把應該再幻影身上的銀劍被拋向空中,旋轉了幾圈後直直地插在地面上,反映著耀眼的月光……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2-18 11:0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