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xyzsiemens

[玄幻奇幻] 【獨悠】 武器大師【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2-28 20:12:02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xyzsiemens 於 2018-1-12 23:11 編輯

第2275章 歪打正著

    黑暗虛無,神墟入口處,那恐怖的天道氣息,已悄然消散,彷彿從來不曾出現過一般。

    “證道神位,終於成功了!”

    入口漩渦深處,那空間壁障處,唐歡輕噓口氣,緩緩地站了起來,臉上不自禁地浮起了一抹欣喜的笑意。

    此時此刻,唐歡已是完成了從內到外的巨大蛻變。

    第十重神劫所蘊含的天道之力,被徹底煉化之後,唐歡軀體之內,五臟六腑以驚人的速度重塑而成,原本的混沌仙靈之體透著一層柔和的光輝,彷彿這具軀體,完全是由寶石細細雕琢而成。

    丹田處,那由道嬰蛻變而成的神嬰,同樣是寶光熠熠,晶瑩玉潤,十顆神晶緩緩運轉,由天元蛻變而成的神力以這神嬰為中心源源不斷地想四周輻散開來,已是遍佈唐歡四肢百骸、五臟六腑。

    那股超脫於天道之上的神妙意蘊,不再是混雜而生,而是變得無比純粹。

    現在的唐歡,已完全脫離了天道的約束,也脫離了這處位元面天地規則的限制,只要他願意,哪怕是天道都感應不到他的存在,彷彿整個人都已置身於蒼穹高處,俯瞰著這無比廣闊的位面世界。

    不過,最初的欣喜過後,這種淩駕於天地規則之上的心境,卻讓唐歡沒來由得生出了一絲蕭瑟之感。

    “高處不勝寒!”

    這幾個字元從腦海中浮現出來,唐歡瞬即便是暗吸口氣,將這種異樣的感覺驅散,繼而念頭微動,雄渾的火力便如狂濤駭浪一般浩浩蕩蕩地從體內咆哮而出,輕而易舉地融入到了位面壁障當中。

    緊接著,這火力又順著位面壁障,朝殘存的那些幽黑窟窿蔓延而去。

    成功證神後,唐歡體內的“混沌道火”也同樣出現了極大的變化,火力中的混沌意蘊,不知比之前濃郁了多少倍,如今一催動,那磅礡的混沌意蘊便似乾柴拋入烈火之中,位面壁障變得越發活躍。

    這位面壁障已被唐歡修復得差不多了,哪怕是什麼都不做,再過一段時間,這位面壁障的自我修復功能,也能彌合剩餘的那些窟窿。

    接下來的時日裡,即便是隔壁位面世界那天道捲土重來,也掀不出多大的浪費,太初輕而易舉地便可將其驅趕回去。

    不過,唐歡並不打算等這位面壁障自己完全最後的修復。

    因為那太初今後怕是沒力氣再去對抗相鄰那位面世界的天道,所以唐歡需得先杜絕那天道再次侵襲而來的可能。

    所以,唐歡選擇了出手。

    以唐歡現在所能催動的火力和火力中的混沌意蘊,徹底修復這位面壁障輕而易舉。當混沌道火蔓延過去的時候,位面壁障也是隨之劇烈波動起來,繼而,附近的那些幽黑洞窟竟開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收縮。

    沒過多長時間,這片區域就已完全恢復,而剛剛恢復活力的位面壁障也與周圍的位面壁障重新融為一體。

    用不了多久,這片區域就會變得與其它區域位面壁障一樣穩固。

    至於夾縫空間處,位面壁障中的那條通道,也不足為慮。當那顆“天道珠”被唐歡取走之後,那通道也同樣會消失。如今,距唐歡離開那裡又過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時間,那通道應當已不復存在。

    “太初,你以為你自己走掉了,我們之間的這筆賬就會跟著消失?”

    意念之間,“混沌道火”便已回歸軀體,唐歡唇角隨即勾起了些許譏誚的笑意,下一刻,身影便已從原處消失。

    剎那過後,唐歡便已出現在神墟入口,身影從那漩渦深處不疾不徐地升騰而起。

    這漩渦較之當初,已是縮小了無數倍,它所衍生而出的吸攝之力,也跟著大幅衰竭,碰觸到唐歡的軀體,便跟撓癢癢差不多,難以對它產生絲毫的阻滯。沒一會,唐歡便已飄浮在漩渦上空。

    “嗖——”

    幾不可聞的破空聲中,般若、段遠等人如飛而至。

    這個時刻,這群半神望向唐歡的眼神中都是極為複雜,激動、歡喜、羨慕,敬佩、崇慕,或許還有那麼一絲嫉妒。

    當年,他們還曾與唐歡兄弟相稱。

    那時候,多多少少都有著一種前輩強者面對後輩小弟時的優越感,可不久前,唐歡重歸神墟,卻於頃刻間,粉碎了他們的那點優越感,而今,唐歡更是跳躍般地攀升到了一個令他們難以企及的高度。

    近數萬年來唯一的神位強者,估計也是這位面世界有史以來最年輕的神位強者。

    如唐歡這麼小年紀的神位修士,此前何曾出現過?

    現在,站在已經證神成功的唐歡面前,眾人心緒都是波動得十分厲害。火鳳的心情,則又更複雜了幾分,若是知道唐歡能有今日,她說什麼也不敢打他的注意,好在和姬雲相比,她的結局算是非常不錯了。

    這也讓火鳳心中略有幾分慶倖,慶倖自己沒將唐歡得罪得太狠,否則的話,現在這世間怕是已沒有她這個人存在了。

    相較於他們這些半神,反倒是虛虹的心思純粹許多。

    面對著唐歡,這名本體為尊階暗虛巨獸的強大生靈眼眸之內,便只有難以掩飾的崇敬和欽慕之意。

    “此番對抗那天道,諸位辛苦了。”

    唐歡笑吟吟地望著眾人道。

    他現在雖然不知道,太初和般若等人是如何牽制那天道的,但他能夠想像得出來,在牽制那天道的過程中,他們的功勞必然不小。

    “唐歡……”

    般若等人連忙開口。

    可剛叫出唐歡的名字,他們的話音便是嘎然而止,一時之間,他們都有些不知該如何稱呼唐歡。以前,他們和唐歡兄弟相稱,也算是前輩對後輩的關愛,可現在再這麼稱呼,似乎就有些不太合適了。

    唐歡已是這位面世界獨一無二的證神強者,他們雖是半神,可不管是從實力還是地位,都已和唐歡之間有了巨大的差距。

    “前輩,我們也沒做什麼,真正辛苦的是你!”虛虹卻沒想到那麼多,笑容滿面,由衷的讚歎出聲,“若不是前輩快速修復了破損的位面壁障,我們估計最多只能再牽制那天道十年就要撐不住了。”

    “不錯,不錯。”

    般若回過神來,也是連連點頭,有些彆扭的道,“唐歡前輩……”

    唐歡聞言,頗感無奈的道,“般若大哥,你們幾個可別叫我‘前輩’,我們還是像以前那樣稱呼好了。”

    “也好,唐歡兄弟,那我們就托大了。”

    稱呼唐歡為前輩,般若自己也確是感覺十分怪異,和段遠、宋高揚相視一眼後,灑然而笑,繼而又感慨無比的道,“你這個時候衝擊神位之境,著實把我們大家嚇了一大跳,還好你最終成功了。”

    段遠等人,也是下意識地頷首附和。

    他們並不知道,唐歡之所以突然衝擊神位之境,並不是自己的選擇,而是被逼無奈,不得已為為之。原本,唐歡是打算完全對位面壁障的修復後,先返回神墟修煉一段時間,再來衝擊神位。

    可沒想到,突如其來的變故,完全打亂了唐歡的計畫,逼得他不得不提前衝擊神位,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借助天道太初的力量對抗隔壁那位面世界的天道之力,讓自己不至於被其裹挾而去。

    “般若大哥,這神墟入口已無需坐鎮,你們今後有什麼打算?”唐歡轉換了個話題。

    “以我們現在的狀況,只適合在神墟修煉。”

    般若有些無可奈何的道,“如今,位面壁障成功修復,神墟會變得越來越穩固,對我們的修煉或許大有裨益。”說到最後,般若眼中閃過了一絲期冀之色,不僅他這樣,段遠等人也是如此。

    如他們這種半神級別的強者,想要證神成功,可能性微乎其微。

    不過,唐歡此番成功證道神位,卻著實刺激到了他們,原本已被證神不抱什麼希望的他們,再次振奮起了精神。

    “那就祝願諸位兄長都能夠達成所願。”唐歡笑了一笑。

    “……”

    沒一會,便漩渦上空,便已只剩唐歡一人。

    般若、段遠、宋高揚、火鳳全都沉入漩渦深處,虛虹也隨他們一同返回神墟。當然,在虛虹離去之前,唐歡也拜託般若等人對他多加照顧,算是酬謝他這數十年來往返上界和下界的辛勞。

    有般若等半神指點,虛虹今後的修煉,應當會頗為順暢。

    只不過,他最終能否證道神位,這就不是唐歡能夠決定的了,得看他自己的機緣。

    目送般若等人身影消失在漩渦深處,唐歡臉上的笑意漸漸收斂起來,眼眸之內,一絲寒意閃露而出。

    “呼!”

    下一瞬間,一股無比磅礡的氣息便從唐歡軀體之內呼嘯而出,而後瘋狂地在這黑暗虛無中蔓延,快速之快,已是達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甚至連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就已覆蓋了方圓億萬裡區域。

    如今,唐歡的心神已是達到了極其可怕的境地。

    只要他願意,可以將整個位面世界都囊括到自己的感應範圍當中,這位面世界中的任何動靜,都不可能瞞過他的心神。

    瞬即,唐歡念頭微動,這方圓億萬裡區域便似被颶風掀動,劇烈地波動起來。

    緊接著,強猛無匹的吸攝之力便從唐歡體內席捲而出,覆蓋了這片區域的每一寸空間。霎時間,這片區域彷彿化作了一個無比磅礡的漩渦,無與倫比的吸攝之力,朝著更加廣闊的區域延伸而去。

    不過,這吸攝之力,針對的並非是黑暗虛無中的本源力量,而是無處不在的天道之力。

    幾乎是剎那過後,便有絲絲縷縷的天道之力從虛空之中分離而出,源源不斷地投入到這巨大的漩渦之內,而後又順著那吸噬之力的牽引,沒入到唐歡體內,被唐歡煉化,一部分自己吸收,一部分融入洞府。

    如此龐大的漩渦,吸攝天道之力的速度極其可怕,而且,這種吸攝,時時刻刻都在進行。

    唐歡現在想要做的,便是給那太初一個慘痛的教訓。

    做到這一點的方法也非常簡單,那就是吸噬天道之力,不停地吸噬!

    天道之力,充塞於這位面世界的每一處空間,磅礡到了極點,如果只是損失一點天道之力的話,對太初不會造成任何影響。然而,現在的唐歡卻像是一隻饕餮,正大口大口地吞吃那天道之力。

    如果只是這麼吞吃一兩天,依然不會對太初構成任何影響。

    畢竟唐歡面對的是整個位面世界的天道之力,其含量,絕對是恐怖到了極點,這世間,沒有任何力量的存量,能夠與天道之力相比擬,也正是靠著如此海量的天道之力,太初才能掌控整個位面。

    只不過,這天道之力就算再海量,也架不住唐歡日復一日的吸噬。

    時間荏苒,不知不覺便已是數年過去。

    吸收了海量的天道之力,唐歡那“幻劍天府”已是變得更加強大,不僅如此,它甚至還有了唐歡軀體融為一體的跡象。這樣的變化,這讓唐歡頗為驚喜,若是一直這麼持續下去,唐歡體內將會自成空間。

    所有的天尊,凝練洞府,為的便是這個。

    那洞府的存在,不僅可以在證道神位的時候抵擋神劫,更重要的是,它能夠與修士完全融合,成為修士的體內世界。

    據說,這體內世界的強弱,直接關係到了神位強者的將來。

    唐歡本以為,自己要過很長一段時間,才能達到那樣的地步,可沒想到,現在就顯露出了融合的跡象,這也算是歪打正著了。

    感受著洞府的變化,唐歡略有些波動的心緒漸漸平復了下來。

    時日逝如飛梭,太初由始至終都沒有任何動靜,任由唐歡吸攝天道之力,彷彿他並不存在一般。唐歡對此也是不以為意,既然那太初要裝死,那就讓他裝個夠,估計用不了多久,他就會裝不下去了。

    虛空劇烈動盪,越來越多的天道之力被唐歡煉化,而這些力量已被唐歡全部融入洞府,不知不覺間,洞府的變化越來越明顯。

何自有情因色有        何緣造色為情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2-29 21:53:04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xyzsiemens 於 2018-1-12 23:28 編輯

第2276章 勢壓天道

    神墟,一塊頗為碩大的陸地碎片之上。

    般若、段遠、宋高揚、火鳳和虛虹已是齊聚一處。虛虹還有些茫然,可般若等人眉宇間卻都顯露出了一抹異色。

    “諸位,看來你們也都發現了。”般若環掃一眼,驀然開口。

    “不錯,早在數年前,我便發現,天道氣息在減弱,只不過那個時候,我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所以並沒有太過在意。”段遠有些驚疑不定的道,“可沒想到,天道氣息衰減的速度竟會這麼快。”

    宋高揚和火鳳也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唯有虛虹,聽到段遠這番話後,卻是禁不住大吃了一驚,天道氣息居然在減弱?這……這怎麼可能?

    可看般若等人神情,此時顯然不假。

    這讓虛虹倍感震愕。

    他是尊階暗虛巨獸,實力可媲美上位巔峰天尊,自然能夠感應到天道氣息的存在,不過,在這一方面,他的確比不上已經是半神強者的般若和段遠等人,沒能如他們那般察覺到天道氣息的變化,也不足為奇。

    “到底是出了什麼變故?”般若呢喃出聲,眼眸之中,有著深深的疑惑。

    “天道氣息絕不會無緣無故地衰減。”火鳳皺了皺眉頭,沉吟道,“會不會是隔壁那位面世界的天道捲土重來了?”

    “不可能,不可能。”

    宋高揚想都不想就搖了搖頭,“且不說那位面壁障已被徹底修復,就算那天道真的再次侵入進來,也掀不起什麼風浪,更別說令我們這邊的天道氣息衰減,別忘了,我們這裡可是有唐歡兄弟坐鎮。”

    聽他這麼一說,火鳳也是覺得頗有道理。

    般若等人也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一時間,這片區域又陷入了沉寂當中。

    唐歡已成功證道神位,這等級別的強者,完全能夠壓制天道,有唐歡坐鎮這處位面世界,即便隔壁那天道再來,也不可能有什麼作為。

    “既非那天道入侵,又會是什麼緣故?”

    般若呢喃出聲,“天道的氣息之所以會衰減,必定是因為天道之力大幅減少,在什麼情況下,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會不會是有人吸收煉化了大量的天道之力?”虛虹忍不住道。

    “怎麼可能?”

    段遠啞然失笑,“天道氣息衰減,意味著力量的損耗已令天道到了傷筋動骨的地步,這世上誰能做到這一點?”

    “會不會是……”

    宋高揚倏地眼神微動,一個異常大膽的想法不自禁地從腦海深處竄了出來,遲疑著道,“唐歡兄弟?”

    “唐歡兄弟?”

    般若和段遠等人不由得面面相覷,驚愕莫名。

    天道的變化是唐歡造成的?

    不得不說,宋高揚的這個猜測極其驚人。的確,身為證神強者的唐歡,有這樣的能耐,可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或許……真有這樣的可能!”片刻過後,段遠眼神一閃,猛地開口,語速極快,“當初天道勸阻唐歡兄弟放過姬雲,唐歡兄弟不曾聽從,後面唐歡兄弟衝擊神位之境,天道竟接連降臨了十重神劫……這可是亙古未有的待遇,唐歡兄弟最終雖成功證神,可對於此事絕不可能沒有半點芥蒂。”

    “……”

    般若和宋高揚等人情不自禁地交換了個眼神,都有些驚異。

    還別說,真有這樣的可能。

    十重神劫,可說是天道太初對唐歡的報復,而今,唐歡成功證神,豈會當作什麼都沒有發生?搞不好,如今這天道氣息衰竭,便是唐歡對太初發動了反擊,令其力量以駭人心神的速度不斷減少。

    眾人越想越覺得這樣的可能性極大。

    “諸位,我去神墟外邊看看!”

    “我也去!”

    “……”

    五道身影風馳電掣,迅疾無比。

    只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神墟入口處,五人便是閃電般地升騰而起,頃刻間,便已佇立於漩渦上空。

    目光一掃,五人便是倒抽口涼氣,一雙雙眼珠子瞪得溜圓。

    那黑暗虛無之中,竟似多出了一個無邊無際的龐碩漩渦。那漩渦,沒有對剛剛現身的他們造成任何影響,可是,他們卻分明感覺到,有無窮無盡的天道之力正源源不斷地向那漩渦深處彙聚而去。

    果然是有人在吸收天道之力。

    會在這裡肆無忌憚地吸收天道之力,而且有那個能力的,當今這位面世界,有且只有一人,那就是唐歡!

    居然真是他幹的!

    眾人呆若木雞,在這漩渦上空一動不動地佇立了許久,才終於漸漸回過神來。

    “唐歡兄弟吸收煉化天道之力,必然導致天道衰弱,一旦再發生之前那種外界天道入侵的變故,該如何是好?”

    宋高揚有些憂慮。

    般若輕吸口氣,唏噓不已的開口道:“唐歡兄弟肯定能夠掌握好其中的分寸,我們就不必操心了。”

    “說得不錯。”

    段遠眼中閃過一抹精光,“唐歡兄弟既然敢這麼做,必定是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而且,這對我們也不是什麼壞事。”

    “……”

    般若等人微微一愣,眼眸之中瞬即多出了些許恍悟之意。

    天道衰弱,對他們衝擊神位之境,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他們也不奢求證神之後,能達到唐歡這般威淩天道的強悍地步,只要能夠與古時那些一般的神位強者相媲美,他們就心滿意足了。

    此番天道的變化,對他們來說,搞不好真是一次莫大的機緣。

    想到這裡,眾人神色間都多出了一絲驚喜和期待。

    “諸位,我們還是回神墟吧,就不要留在這裡干擾唐歡兄弟了。”片刻過後,般若兩道目光從眾人身上一掃而過,眸中隱有深意。

    “說得對,馬上回神墟。”眾人恍然頷首。

    “……”

    一道道身影沉落漩渦深處,瞬即沒了蹤影。

    黑暗虛無,那龐碩的漩渦深處,唐歡心靜如水,般若等人的出現,自然瞞不過他的感應,不過,他並沒有太過留意,丹田之內,那“萬劍天圖”正在一點點地消融,而它承載的洞府,則與唐歡不斷融合。

    “唐歡,你還要折騰到何時?”

    就在這時,一道浩瀚的意念突然激蕩而來,唐歡對面,一道身影驀地閃現,眉清目秀,穿著一襲白色衣袍,正是太初。

    唐歡猛然睜開眼睛,唇角勾起些許譏誚的意味:“太初,終於不做縮頭烏龜了?”

    太初此刻出現,並沒有出乎唐歡的意料,天道之力無比磅礡,卻也經受不住唐歡這樣吸噬煉化。到了如今,唐歡吸噬的天道之力,已差不多達到了這處位面世界的百分之一,而這才只花了十年左右的時間而已。

    若是唐歡狠下心腸,完全可以花費數十上百年、甚至更長的時間來吸攝天道之力。

    到了那個時候,天道損失的就不會是百分之一的力量,而可能是十分之一,甚至更多,這對天道來說,絕對是無與倫比的巨大損失,不知要耗費多少歲月,才能夠將損失的天道之力彌補回來。

    一直沒有動靜的太初,終會有按捺不住的那天。

    “你……”

    太初眉宇間怒意隱現,可瞬即便又壓制了下去,深吸口氣道,“唐歡,你證道神位之時,之所以會承受十重神劫,完全是你自身的緣故。你擁有九顆神晶,實力之強,遠超以往所有的上位巔峰天尊,所以,你的神劫才多達十重,超越了他們的九重。你現在吸收天道之力洩憤,完全是找錯了對象。”

    “哦?”

    唐歡嗤笑一聲,“十重神劫是因我而生,隔壁位面世界那天道撤離之時,竟還能肆無忌憚地對正在修復位面壁障的我出手,莫非也是因為我的緣故?太初,你真當我是可以隨意矇騙的三歲孩童不成?”

    太初沉默了下來,沒有繼續辯解,顯然也是知道,再怎麼辯解也起不到半點作用。

    “唐歡,你直說吧,要如何才肯停手?”半晌過後,太初再次開口,“你已證道神位,應當非常清楚,天道乃是天地規則所化,不死不滅,就算你吸收再多的天道之力,也不可能奈何得了天道。”

    “天道不死不滅,可你卻不是。”

    唐歡笑了起來,“天道只需維持它最初的能力、能夠令位面世界正常運行,那就行了,根本沒必要產生自己的意志。太初,你難道不覺得,你的存在,是完全多餘的?沒有你,這位面世界將會運行得更加順暢。”

    “放肆!”

    太初面色微變,厲聲喝道,“唐歡,你簡直是癡心妄想。”

    這一刻,他已是完全明白了唐歡的意圖。

    唐歡竟是想滅掉他這個天道的意志,令天道重新複歸於最為本源初始的狀態,到那時,天道依然是天道,但卻不再擁有自己獨立的意志。

    哪怕是將來再有如之前的唐歡那樣的強者衝擊神位之境,需承受幾重神劫,也完全是天道自然而然地顯化而成,而不會受到天道意志的干涉。至於勸阻唐歡放過姬雲這類事情,更是不可能再發生。

    這樣的結果,絕不會太初能接受的。

    若天道真如唐歡所說的那般,他必定會徹底消亡。哪怕是漫長歲月後,天道再次衍生出了自己的意志,那天道意志也不再是他太初了。

    “是不是癡心妄想,你很快便會知道了,或許連一百年都用不了。”

    唐歡慢條斯理地笑了一笑,緩緩說道,“太初,你的命運已經注定,絕不可能更改,你也不用再想著有什麼奇蹟出現,更沒必要垂死掙扎。你雖是天道所化,可在我面前,你卻什麼都做不了。”

    “唐歡,你不要太過分了!否則……”太初咬著牙,聲音有些尖厲,近乎一字一頓的開口道。

    “否則如何?”

    唐歡斜睨著太初,淡然而笑,“難不成你還敢對我出手?你若真這麼做,能不能傷得了我還兩說,可你卻是必死無疑。你雖是天道意志,可天地規則本身的反噬,卻也不是你能夠承受得了的。”

    “反噬又怎樣?”

    太初盯著唐歡,冷聲道,“既然你也說了,我消亡的命運已經注定,那我何不在消亡的同時,拉你與我一同陪葬?”見唐歡神色間有些不以為然,太初話音微頓,又是冷笑道,“唐歡,別覺得我是在嚇唬你,我若真選擇出手,我的確是必死無疑,可你,也一樣是必死無疑,沒有半點生路。”

    “既然如此,不如你我就在這裡試試?”唐歡口中嘖嘖有聲,戲謔的道。

    “你……”

    太初一聽,臉色更是陰沉無比。他都已經把話說到了這樣的地步,可沒想到唐歡居然還是一副有恃無恐的模樣,這讓他有些騎虎難下,也有些驚疑不定,這傢伙是真的有所依仗,還是在裝模作樣?

    如果是前者的話,那他的麻煩可就大了,搞不好真會因此而煙消雲散,可若是後者的話,也同樣不好辦。

    身為天道的意志,他幾乎是無處不在,無所不能,這位面世界的任何狀況都瞞不過他,堪稱是這位面世界的主宰。可正因為是天道,他的存在,本身就受到了天地規則的約束,一切行為,都需以天地規則為準繩。

    所以,在唐歡衝擊神位之境的時候,他雖然很想除掉唐歡,卻只能將自己的行動局限於天道規則的範疇之內。不然的話,他完全可以凝聚出更加可怕的第十一重神劫、乃至於第十二重神劫。

    唐歡能夠撐過第十重神劫,可第十一重神劫,他必死無疑。就算是僥倖渡過了第十一重,還有第十二重在等著……若是按照他的意志進行,這樣的神劫可以無窮無盡,唐歡就算實力再強,也無半點活路。

    可惜的是,這樣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實現。

    第十重神劫,已是他所能做到的極限。若是他當時真打算凝聚出第十一重神劫的話,那神劫成形之際,便是他灰飛煙滅之時。天地規則本身的反噬無比強大,強大到他根本就不可能抵擋得住。

    所以,他不敢賭,因為,不管是唐歡怎麼想,他只要敢出手,就死定了。
何自有情因色有        何緣造色為情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2-30 21:27:45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xyzsiemens 於 2018-1-12 23:41 編輯

第2277章 死而復生?

   “唐歡,我若消亡,天道大損,若再有外界天道入侵,我們這處位面世界的天道拿什麼去抵擋?”

    太初緊盯著唐歡,深吸了一口氣,“若本位面世界被吞噬,你已證神,性命無憂,可你的妻子兒女以及其他生靈卻必死無疑。唐歡,為一己之私,置億萬生靈於死地,你當真就一點都不感到愧疚?”

    “太初,你想得太多了!”

    唐歡淡然一笑,道,“此次若不是有我修復位面壁障,僅憑你,能抵擋得住那天道的侵襲?你的存在,遠沒有你想像中的那麼重要,更何況,有我在,隔壁哪個位面世界的天道能侵入進來?”

    太初聞言,頓時為之氣結,唐歡這番話,說得一點毛病都沒有。

    隔壁那位面世界的天道鴻雲入侵,如果不是唐歡修復了破損的位面壁障,他以及這位面世界估計避免不了被鴻雲吞噬的命運。

    如今,唐歡已是證神強者,有他在,的確沒哪個位面世界的天道能夠闖進來,就算闖了進來,恐怕也會被他吸收煉化。

    “這麼看來,你是非要和我死磕不可?”

    恐嚇威脅沒用,曉之以理也不行,太初已是有些無計可施,兩眼直勾勾地盯著唐歡,面龐緊繃,顯得有些猙獰。

    這一刻,太初心底也是有著深深的悔意。

    在此之前,他從未覺得唐歡是個威脅,哪怕是唐歡證神之後,他也沒有太過在意。在他想來,自己奈何不了證神後的唐歡,而唐歡也奈何不了自己,今後兩人共存於這處位面世界當中,可以互不干擾。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唐歡竟能對自己產生如此巨大的威脅。

    此前不是沒有神位強者煉化天道之力,可他們煉化天道之力的速度,根本達不到唐歡這樣的地步,哪怕是持續數百上千年,對他也構不成威脅,可唐歡只是吸收煉化了這麼點時間,就已讓他倍感肉痛。

    若是早知如此,他絕不會在那鴻雲撤離之時,任其對唐歡出手。

    他是本位面世界的天道,而唐歡又是本位面世界的修士,他若自己出手,必會觸犯天地規則,而鴻雲不同,是外來的天道,對唐歡下手,無需有任何估計。他打的便是這種借刀殺人的主意。

    可惜的是,本以為十拿九穩的計劃,最後竟以失敗而告終。

    現在,悔之晚矣!

    “你可以這麼認為。”

    唐歡已懶得再和他浪費唇舌,慢悠悠的笑道。

    說話之時,唐歡的“造化神訣”卻是絲毫沒有停止運轉,大片大片的天道之力順著漩渦的流轉之勢咆哮而至,而唐歡的軀體便如無底洞一般,不管有多少的天道之力過來,都能吸噬得乾乾淨淨。

    “唐歡,既然如此,那你我便同歸於盡罷!”

    太初緘默了片刻,瞬即狠一咬牙,眼底閃過一抹瘋狂之色。

    唐歡堅持不肯做出任何的退讓,他除了拼死一搏之外,已沒有任何選擇,因為,他若是什麼都不做、任由唐歡這般吸噬天道之力的話,估計最多再過百年時間,天道就會衰弱到靈性泯滅的地步。

    天道靈性泯滅,便意味著他將煙消雲散。

    事到如今,面對步步緊逼的唐歡,太初已是沒有半點退路。

    幾乎是話音落下的瞬間,太初的身影便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可緊接著,便有磅礡的天道之力以駭人的速度匯聚再了一起,頃刻之間,便已佔據了方圓十數萬裡區域,彷彿整個天界的天道之力全都聚集到了這裡。

    “昂——”

    隱約間,似有龍吟之聲在黑暗虛無中來回激蕩。

    近乎同一時刻,那團龐碩的天道之力便為之劇烈地扭曲波動起來,一眨眼的功夫都不到,便化作了一條長達數十萬裡的巨龍,張牙舞爪地朝著唐歡咆哮而去,彷彿要將唐歡以及那漩渦一口吞沒。

    這一剎那,這片黑暗虛無,似已完全被那龐大的龍影充塞。

    瞬即,一股無比可怖的天道氣息鋪天蓋地地彌漫開來,彷彿能將這世間一切有形或者無形的障礙盡皆摧毀。

    “不愧是一個位面世界的天道。”

    唐歡心中禁不住贊嘆出聲。

    這太初一旦打定了同歸於盡的主意,出手果然沒有遲疑,手段更是毫不留情,那天道巨龍不知凝聚多少天道之力,凶威赫赫,哪怕唐歡是證神強者,怕也是難以抵擋。不過,唐歡也並沒有想過,要硬擋太初的垂死一擊。

    幾乎是在那條長碩無比的天道巨龍撲過來的瞬間,唐歡的軀體便迅速散化開來,甚至連神嬰也同時分解。只不過半個眨眼的功夫,唐歡身軀便已徹底消失,彷彿世間從來就沒有他這個人一般。

    “呼!”

    就在唐歡消失的剎那,他先前佇立之處以及周圍方圓數完裡的黑暗虛無,便被那天道巨龍一口吞沒。一時間,這原本因大量天道之力顯現而透著些許微光的區域,便似突然多出了一個巨大的黑洞。

    黑洞四周,漩渦立刻消散於無形,那順著漩渦流轉的天道之力,也重新復歸於虛空。

    那天道巨龍軀體之內,則有強猛無匹的勁氣透散開來,向四面八方呼嘯而去,所過之處,虛空扭曲動蕩,竟似世界末日降臨,世間任何物事都似難以承受這勁氣的衝擊,哪怕是巍峨巨峰,也似能瞬間煙消雲散。

    “唐歡!”

    然而,就在這時,那天道巨龍之內,卻是傳出了一聲歇斯底里的嘶吼,這聲音中充斥著掩飾不住的絕望和不甘,而就在這聲音響起的瞬間,那天道巨龍的軀體便開始以駭人的速度崩裂開來。

    只不過短短一兩個呼吸的時間,長達數十萬裡的天道巨龍軀體處便已布滿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裂縫,縱橫交錯,密密麻麻,猶如蛛網一般,與此同時,從這巨龍體內透出的天道氣息也是漸趨狂暴。

    太初向唐歡出手,已是引發了天地規則的反噬。

    “轟——”

    瞬息過後,一聲無比可怕的巨響便是在這黑暗虛無中猛然迸發。

    彷彿無數煙花同時點燃,那天道巨龍長碩的軀體竟是轟然爆散開來,強悍無匹的力量肆虐開來。霎時間,劇烈的波動如狂濤駭浪般向四周席捲而去,竟是不知在這黑暗虛無中蔓延了多長的距離。

    這波動過處,無數或大或小的仙界碎片空間煙消雲散,也有無數的暗虛巨獸魂飛魄散,甚至這波動還循著無處不在的天道之力,延伸到了上九天,於是,這九大天界的位置也是硬生生地挪移了不少。

    至於距離最近的神墟入口,那漩渦更是一度徹底消失,直到許久過後,那黑暗虛無重新恢復平靜,才又再次凝聚成形。

    “呼——”

    剛剛成形的漩渦之內,五道身影閃電般地升騰而起,正是般若、段遠、宋高揚、火鳳和虛虹五人。

    “天道大衰,太初果然是對唐歡兄弟動手了。”

    轉眼掃視了一圈,般若苦搖搖頭,苦笑著嘆了口氣。

    這黑暗虛無中的巨變,身在神墟之內的他們雖不曾親眼瞧見,卻也有所察覺,畢竟連這神墟的入口都消失了那麼久。入口沒了,出口自然也不復存在,他們很想出來看看情況,卻始終難以成行。

    直到剛剛神墟的出入口重新出現,他們才能來到這裡。

    “本以為太初會忍下這口氣,沒想到他居然敢出手。”宋高揚擰著眉頭,很是無奈地嘆息起來,“想來是唐歡兄弟對他逼迫得太緊,讓他感覺到自己存活無望,才不顧天地規則的反噬對唐歡兄弟下手。”

    “之前的那番動靜,必是天規則反噬所引發的。”

    段遠沉聲道,“哪怕是太初,也承受不住天地規則的反噬,現在,太初必然已經不復存在,只是不知道唐歡兄弟……”

    話音微微停頓,段遠神色間有些擔憂。

    般若等人也是緘默不語,心中暗自憂慮。在正常情況下,唐歡已經超脫於天道之上,自然無懼天道,而天道也奈何不了他。

    可是,在天道不顧天地規則的反噬,拼死出手的時候,所發動的攻擊必定是勢若雷霆萬鈞,所向披靡,不可抵擋。唐歡雖已證神,怕也是抵擋不住天道太初的拼死一擊,說不定唐歡和太初已經同歸於盡。

    “不可能吧。”

    虛虹搖了搖頭,“太初如果不是已經走投無路,絕不會做出這樣的事,而他之所以會淪落到這樣的地步,必是唐歡前輩逼迫所致。唐歡前輩既然敢這麼做,肯定是有所依仗的。我想,唐歡前輩肯定還活著。”

    五人之中,唯有虛虹對唐歡信心十足,哪怕是那樣的巨變過後,仍是沒有絲毫減弱。

    般若等人聞言,不由得面面相覷。

    還別說,虛虹剛才的那番分析的確是頗有道理。

    太初肯定知道,自己一旦動手,必定會引發天地規則的反噬,那樣的話,他就只有死路一條。可是,明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依然選擇出手,肯定是在唐歡的逼迫下,到了退無可退的境地。

    唐歡如果不是有所依仗的話,估計也不敢這般威逼太初,否則的話,與找死何異?

    他才成功證神沒多少年,豈會與太初同歸於盡?

    這麼說來,唐歡真的還活著?

    本位面世界好不容易才有人證神成功,若是就此隕落,的確是太可惜了,希望唐歡真的安然無恙,般若等人飛快地轉動著腦筋,越想越覺得這樣的可能性極大,只可惜,他們都沒有唐歡的心神烙印……

    不然的話,倒是立刻就能夠明確其生死。

    不過,現在雖還不能確定,可眾人的心情卻是鬆緩了許多,又在這裡呆了片刻,才相繼沉落於漩渦深處。

    正當這時,距神墟入口約莫數萬裡之外的黑暗虛無之中,突然有星星點點的微光頗為緩慢地從四面八方匯集而來,逐漸凝聚成了一顆瑩潤亮澤的晶體,這晶體不大,卻透著一股超脫於天道的氣息。

    這晶體出現之後,周圍的微光還在匯聚。

    不知不覺間,第二顆晶體在這黑暗虛無中出現了,而後便是第三顆、第四顆……第七顆、第八顆……

    第十顆!

    當這顆晶體成形之後,散佈於四周的晶體便似同時衍生出了一股牽引之力,竟開始互相慢慢地靠近。似一個時辰,又似好幾天過後,十顆晶體終於全都聚集起來,繼而便似擁有生命的靈物不停地扭曲變幻。

    也不知過了多久,十顆晶體,竟組合成了一個彷彿縮小了許多倍的嬰童。

    這小小的嬰童眼眸閉闔,盤腿而坐,一動不動,軀體表層瑩光熠熠,彷彿用寶石精雕細琢而成。緊接著,以這嬰童為中心,散佈於周圍廣闊虛空的無數微光,竟再一次源源不斷地朝這邊聚集而來。

    便似被磁鐵吸引的鐵屑一般,被吸引過來的微光越來越多,漸漸凝聚成了一大團,竟將那嬰童的身影完全覆蓋在內。

    旋即,那團頗為龐碩的微光如之前的十顆晶體一般,開始不斷地扭曲變幻。

    又是頗為漫長的時間過去,一具人類的軀體漸漸地顯露出了雛形,而隨著時日的流逝,那軀體的模樣越來越清晰,最後竟是變成了一個看起來約莫二十多歲的年輕男子,軀體修長,面容俊秀。

    這年輕男子正是唐歡,而先前凝聚成小小嬰童的十顆晶體,便是唐歡的十顆神晶。

    眼皮輕悠悠地顫動了幾下,沒一會,唐歡便猛地睜開了眼睛,意念之間,一襲黑色衣袍便裹住了自己的軀體。

    “終於死而復生了。”

    唐歡扭了扭脖頸,迅速轉眼片刻,臉上泛起微微的笑意,“不過,準確的說,這也不叫死而復生,因為,我根本就沒死。”

    天道太初不顧反噬,拼死相博,其發動的攻勢,威力必定是強橫無匹。

    唐歡雖為神位強者,卻也沒有足夠的信心與瀕死的天道硬抗,所以,唐歡換了另外一種應對方式,那就是將自己的混沌仙靈之軀乃至神嬰都徹底分解,融於黑暗虛無,如此一來,他所承受的攻勢將會降至最低。
何自有情因色有        何緣造色為情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2-31 17:51:27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xyzsiemens 於 2018-1-12 23:51 編輯

第2278章 祖石

  尚未證道神位時,唐歡的道嬰幾乎已達到了不死不滅的地步,如今已成功證神,由道嬰蛻變而成的神嬰,自然更是如此。

    就算是太初凝聚出天道巨龍的時候,唐歡什麽都不做,神嬰也不會在那巨龍的吞噬下消亡,更何況唐歡還提前一步將自己的軀體和神嬰都進行了分解,這讓那天道巨龍對唐歡造成的威脅大幅減弱。

    最後的結果,也沒有出現任何意外。

    那天道巨龍最終煙消雲散,悍然發動攻勢的太初也因天地規則的反噬而魂飛魄散,從此不復存在,而唐歡則於此刻重新凝聚出了軀體和神嬰。太初想要和唐歡同歸於盡的圖謀,已完全成了個笑話。

    當然,在那等程度的攻勢下,唐歡也不可能不受半點影響。不過,唐歡雖沒有因那天道巨龍而受創,卻消耗了海量的神力。

    好在以唐歡如今的修為,想要令自身恢覆到巔峰狀態,並不是什麽難事,只需要花費點時間罷了。

    對唐歡來說,能解決掉太初,受這麽點損失完全值得。

    現如今,本位面世界依然存在著天道,但不再擁有自己的意志,或許漫長歲月之後,天道意志將會重新衍生而出,但是,那個時候的天道意志可就不再是太初了。太初,已徹徹底底地成了歷史。

    “出來這麽多年,也是時候回去了。”

    唐歡輕噓口氣,念頭微動,身軀便已化作一道黑色流光,以駭人心神的速度在黑暗虛無中不斷穿梭。

    與此同時,“煙羅金仙”也是在唐歡掌中閃現,磅礴的本源之力源源不斷地從“仙靈祖庭”傳遞而來,被唐歡快速吸收煉化。此前,唐歡吸收本位面世界的天道之力,最主要的目的還是逼迫太初現身,提升“幻劍天府”只是順帶為之。如今,太初已經不再,唐歡自是沒必要再吸噬這裏的天道之力。

    雖說“幻劍天府”不曾完成蛻變,唐歡也還需繼續吸收天道之力,但蒼穹無邊,擁有天道之力的位面世界數不勝數。

    時間逝如流水。

    唐歡軀體之內,消耗的神力逐漸恢覆,這讓唐歡在黑暗虛無中穿梭的速度變得更快。只不過短短數年,唐歡便跨越了先前需要差不多三十年才能夠穿過的這片廣闊的黑暗虛無,直接回到了赤霄天。

    九宮峰中,一派安寧祥和。

    然而,沒過多久,這峰中的安靜就已被打破。出現這種變化的原因非常簡單,那就是唐歡回來了!

    數十年前,唐歡離開九宮峰時,只是上位巔峰天尊,對於他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不論是琉璃,還是九靈和小不點、靈天,亦或是他的妻子兒女,都是憂心忡忡,畢竟他要對抗的敵人太強大了。

    然而,數十年過去,唐歡不但安然無恙地回歸,甚至早在十多年前便已成功證道神位。

    九宮峰上下所有人,都是與有榮焉。

    如今,唐歡回返九宮峰,眾人心中的激奮實非言語所能形容,哪怕是良久過後,峰中依舊洋溢著歡喜的氣氛。

    不過這個時候,唐歡卻是出現在了峰腰的一座殿宇之內。

    殿堂深處,擺放著一張精致的木床,姬如綿靜靜地平躺在木床之上,依舊一動不動,但氣色完全和常人無異,彷彿只是在沈睡,顯然,唐歡不在的這數十年時間裏,山珊等人將她照顧得極好。

    “唐歡,過了這麽多年,娘還是沒有醒來呢。”

    山珊看了看唐歡,神色間有些憂慮,慕顏、鳳鳴和玉飛煙三人,也是情不自禁地點了點頭,頗為擔憂。

    如今這殿堂內,除了姬如綿外,便只有唐歡和她們四個。

    尋常時候,除了她們之外,九靈、小不點、靈天乃至唐山等人,也都很少進入這座殿堂,以免驚擾到姬如綿。

    “沒事,不用太過擔心。”唐歡只是心神微動,臉上便是露出了一抹笑意,緩緩說道,“經過這麽多年的調養,娘的靈魂已經完全恢復,只不過,在那夾縫空間被‘幽魅神族’控制了那麽多年,她自己的意識完全陷入了沈睡當中,所以,才會造成如今靈魂復原、可意識依然沈眠不醒的狀況。”

    “那要怎樣才能將娘的意識喚醒?”山珊和慕顏等人相視一眼,忍不住詢問道。

    “這個簡單。”

    唐歡笑了一笑,轉眼望向山珊等人道,“我們只需要回一趟鑄神大世界,回一趟那裏的小世界即可。”唐歡已是證神強者,以他在靈魂方面的造詣和手段,當然可以將姬如綿從沈睡中完全喚醒。

    不過,那樣做的話,必定會激發姬如綿所有的記憶,包括在夾縫空間的那麽多年,這勢必會增加她的痛苦,不到萬不得已,唐歡不會這麽做,所以,唐歡打算換個法子來喚醒她沈睡的意識。

    “真的?”

    聽到唐歡這話,山珊四人俏臉之上頓時滿是難以掩飾的驚喜。雖早有所料,可如今親眼聽唐歡說出來,她們依然是倍感激動。

    雖渡劫登天已有多年,可鑄神大世界到底是她們出身之地,在那裏,應當還有不少親人還存活於世。

    一直以來,她們都期待著有朝一日能夠再回去看看。

    得知唐歡已證道神位之後,她們便知道,回去的日子應當不遠了。以前的唐歡,哪怕已是上位巔峰天尊,也不可能帶著妻子兒女那麽多人降臨下界。可唐歡成功證神之後,情況就大不相同了。

    已踏入神位之境的唐歡,已完全超脫於天道,穿越上界和下界的空間壁障,帶著眾人回歸鑄神大世界,並非難事。

    便如無數年前的鑄神龍淵和九彩,證神之後便曾降臨下界,在鑄神大世界,還留有鑄神龍淵親自凝練而成的“天荒秘界”。還有曾是龍淵坐騎的炎祖,也同樣回過鑄神大世界,還在那裏待了許久。

    “當然是真的。”

    唐歡笑吟吟地望著山珊四人,眼神中滿是憐惜。

    自從渡劫登天以來,和她們就一直是聚少離多,如今已證道神位,在這個位面世界,再也沒有什麽東西能夠讓他們分離了。當然,在一般情況下,神位強者是不能夠在位面世界逗留太長時間的,不過,唐歡並不打算那麽快就離開這裏,而且,他也有辦法讓自己盡可能地留下來,陪伴她們。

    “太好了。”

    “那幾個小傢伙要是知道這消息,怕是得高興瘋了。”

    “……”

    山珊、慕顏、鳳鳴和玉飛煙都是喜動顏色。

    “那……我們什麽時候出發?”慕顏眼波流轉,忍不住開口問道,眉宇間已是一副蠢蠢欲動的神色。

    “事不宜遲,我先和琉璃姐姐說一聲。”

    “……”

    唐歡悄然返回九宮峰,又悄然離開了赤霄天。

    只不過回來的時候只有唐歡一人,而離去之時,除了唐歡之外,卻有九靈、小不點、靈天以及山珊和慕顏等妻子兒女,至於母親姬如綿,也被唐歡安置在洞府空間太玄殿內,而墨含韻等眾多修士,倒是不曾跟隨。

    在證道神位之後,唐歡便讓劍心徹底解除了對所有傀儡的禁錮。

    以唐歡現在的修為和實力,那些傀儡,已對他起不到絲毫的幫助,而且,他們的存在也分散了劍心不少的精力,不利於“幻劍天府”的蛻變,放開對所有傀儡的束縛,對洞府來說,絕對是有利無弊。

    不過,唐歡離開赤霄天後,並沒有立刻降臨下界,而是悄悄地來到了曲阿天。

    那“仙靈祖庭”,便在這處天界。

    在降臨鑄神大世界之前,唐歡還有兩件事要做,一是回一趟赤芒天,二則是收取那“仙靈祖庭”。

    唐歡已成功證神,想要長時間留在這處位面世界的關鍵,便是那“仙靈祖庭”。收了祖庭,並將它與“幻劍天府”相融、成為自己體內空間的一部分之後,唐歡哪怕是在這位面世界待個億萬年都無妨。

    虛空之上,唐歡佇立不動,掌中“煙羅金仙”驀然閃現。

    “嗡……”

    激越的鳴響聲中,這花朵立刻就滴溜溜地運轉起來,瑩光熠熠,恍如靈物。

    伴隨著花朵的運轉,一股奇異的氣息立刻就透溢而出,不斷地融入到周圍虛空之中。不知不覺間,四周虛空泛起了奇異的漣漪,一個小小的漩渦悄然凝聚成形,這便是那“仙靈祖庭”的入口。

    當然,這入口顯露時的場景,和當年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甚至連一個修士都沒有驚動。

    唐歡身影微閃,便已沒入漩渦,繼而直接被傳送到了祖庭內空間。

    算下來,這已是唐歡第三次進入“仙靈祖庭”,每次進來的方式,都是各不相同。第一次是與其他天尊一同進入,進來後首先花費一段不短的時間來穿越那片詭異的迷霧;第二次,則是通過“煙羅金仙”直接傳送進來;至於第三次,則是利用“煙羅金仙”,重新開啟了這“仙靈祖庭”的入口通道。

    唐歡意念之間,便已進入那座仙靈祖峰內部,而後盤腿端坐下來,心靜如水。

    收取這“仙靈祖庭”的關鍵,便在這“仙靈祖峰”之內,而對於擁有“煙羅金仙”的唐歡來說,收取“仙靈祖庭”的過程其實已經等於完成了差不多一半,現在的他,已經跟這“仙靈祖庭”的主人沒什麽區別。

    接下來,唐歡只需融合這仙靈祖峰的本源核心,便可完成剩下那一半過程。

    這“仙靈祖峰”完全是由仙靈本源之力和混沌本源之力凝聚而成,但是,這些本源之力,也並非是無緣無故匯集於此地、凝聚成這座山峰的。

    在這“仙靈祖峰”的最深處,有一顆本源結晶,它便是這峰巒的本源核心,也是整個“仙靈祖庭”的核心。根據唐歡在這“仙靈祖庭”獲知的信心,那顆本源結晶有一個名字,叫做“混沌仙靈祖石”。

    融合了那顆本源祖石,收取仙靈祖庭,自然是水到渠成。

    唐歡意念之間,心神便已飛速蔓延開來,半個眨眼的時間都不到,就已觸及到了那顆“混沌仙靈祖石”,緊接著,唐歡磅礴的神力,便已循著心神的牽引,將那顆本源祖石層層疊疊地包裹了起來。

    那祖石近乎透明,只有臉盆大小,狀若圓球,滴溜溜地緩緩旋轉。

    而隨著祖石的運轉,混沌本源之力和仙靈本源之力幾乎是源源不斷地衍生而出。這麽些年來,唐歡已是不知從這仙靈祖峰吸收煉化了多少的本源之力,可這座峰巒看起來卻並沒有什麽變化。

    這一切,都是因為有“混沌仙靈祖石”在維持。

    唐歡摒除雜念,心神無比沈靜,神力如絲如縷,一點點地往祖石內部滲透進去,速度有些緩慢。不過,唐歡並不著急,畢竟這“混沌仙靈祖石”堪稱是整個宇宙蒼穹之中最為本源的一種東西。

    想要將它據為己有,肯定不是一朝一夕之功。

    這也就是唐歡已擁有混沌仙靈之軀,若是換成別的修士,哪怕同樣是證道神位的強者,也不可能奈何得了這祖石分毫。唐歡的神力能夠滲透到“混沌仙靈祖石”內部,這就已經意味著成功就在眼前了。

    現在,唐歡只需要靜靜地等待即可。

    據唐歡判斷,這個過程,怕是需要十年之久。好在唐歡在離開九宮峰之前,就已經將自己接下來的計劃全都告知山珊和九靈他們,倒也不用擔心眾人會因為長時間沒有見到他而擔心他的安危。

    時間一點一點地逝去,唐歡的注意力完全沈浸在祖石之上。

    神力不斷地在滲透、滲透……

    “成了!”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仙靈祖峰之內,唐歡驀地睜開眼睛,臉上浮起了一抹欣喜的笑意,就在剛才那一刻,他的神力終於遍布了整顆“混沌仙靈祖石”。瞬即,唐歡幾乎是沒有絲毫遲疑,立刻將“造化神訣”運行到了極致,磅礴的神力在祖石內部疾速運轉,一顆心神烙印一點一點地凝聚成形。
何自有情因色有        何緣造色為情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1 19:43:45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xyzsiemens 於 2018-1-13 19:50 編輯

第2279章 故地重遊

    良久過後。

    “呼!”

    曲阿天,虛空倏地泛起了漣漪般的細微波動,緊接著,唐歡修長的身影便從虛空之中分離而出。

    臉浮起些許笑意,唐歡緩緩伸出右掌。

    這片虛空波動得越來越激烈,而且,蔓延的範圍越來越廣闊,約莫十幾個呼吸的功夫過後,一顆異常龐碩的白色圓球漸漸在唐歡身前顯露出來,綻放著億萬道璀璨絢爛的光芒,令人難以逼視。

    “呼”

    無比可怖的氣息,向四周席捲而去,頃刻間,便已充塞了整個曲阿天,甚至更以駭人的速度,蔓延到了整個天界。

    霎時間,無數修士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氣息所驚動。

    “這是……仙靈祖庭的氣息?”

    “怎麽可能,仙靈祖庭竟再次出現了麽?”

    “祖庭再現,這可是天大的機緣吶!上次,我還是上位巔峰天帝,入不得祖庭,可現在我已是天尊!”

    “……”

    各處天界,驚呼之聲叠起。

    無數修士聞風而動,朝曲阿天趕來,而曲阿天的修士,也是驚喜莫名,紛紛行動。天尊之下的修士,雖不能進入“仙靈祖庭”內部,可長時間在祖庭入口附近修煉,對提升修為的作用也是十分驚人。

    至於那些天尊級別的強者,則更是欣喜若狂地行動起來。

    然而,他們才剛離開住處沒多久,就全都楞住了,那“仙靈祖庭”的氣息竟在飛速減弱,似乎馬就要消失。

    “曲阿天出什麽事了?”

    “仙靈祖庭才剛出現便要消失,這是什麽情況?”

    “上次祖庭開啟,維持了很多年,這次怎麽會這樣?”

    “……”

    這變故來得太過突然,讓無數修士驚疑不定。

    “收取仙靈祖庭,沒想到還真讓唐歡弟弟辦成了。”

    赤霄天,九宮峰巔殿宇之內,琉璃卻是禁不住慨然一笑。在感應到那“仙靈祖庭”的氣息的瞬間,她並沒有如其他修士那般,立刻急匆匆地趕往曲阿天,因為她知道的東西,比其他修士要多得多。

    別人不知道“仙靈祖庭”的氣息為何會顯現,她卻再清楚不過。

    本以為收取祖庭對唐歡來說,會有極大的難度,畢竟那祖庭,是仙界之源,可沒想到,唐歡這麽快就得手了。

    “曲阿天事情已了,看來唐歡弟弟很快便會出現前往赤芒天了。”

    又是笑了一笑,琉璃緩緩闔起了眼眸。

    曲阿天,唐歡禦虛佇立,眉宇間笑意盎然。

    此刻,在他身前,那顆龐碩的白色光球正在疾速收縮,從光球之內咆哮而出的氣息,也在如潮水般飛速退卻,沒過多久,氣息便已徹底收斂,而那光球則是輕盈地飄落在了唐歡伸出的右掌之上。

    現如今,這白色光球,已是只有海碗大小。

    這光球,承載的便是“仙靈祖庭”。

    唐歡念頭微動,“萬劍天圖”便在左掌閃現,而後卷軸舒展,將白色光球吸納了進去。這洞府空間和“仙靈祖庭”的融合,不是短時間內能夠完成的,好在唐歡也不著急,他有足夠的時間來完成這個過程。

    心念間,卷軸便已回歸丹田。

    唐歡微微一笑,輕噓口氣,下一剎那,身影便已從原地消失。

    唐歡才離開沒多久,便有一道身影從遠處天際風馳電掣般地禦空而來,速度快得驚人,電光石火間,便出現在唐歡先前佇立之處。來人面容俊秀,軀體頎長,身穿一襲紅色衣袍,正是金鼎仙宗的楚高歌。

    先是雙眼快速地掃視了一圈,繼而,楚高歌龐大的心神便籠罩了這片區域。

    “嗯?”

    片刻過後,楚高歌便禁不住頗為訝異地低呼出聲。

    當年,那仙靈祖庭的入口便是在這裏出現的。

    如今這片虛空看起來風平浪靜,如果不是之前確確實實地感受到了“仙靈祖庭”那可怖的氣息,說不定他也以為這裏什麽都沒有發生。可此刻經過細細探查,他卻發現,這片區域好像少了點什麽。

    可具體少了什麽,他一時之間卻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

    擰眉沈思半晌,楚高歌腦中一道靈光閃過,登時悚然一驚,他終於明白了。當年,那祖庭入口雖已消失,可楚高歌身為天尊,卻能隱隱感覺得到,這片鑲嵌著“仙靈祖庭”的虛空隱含著一種超脫於天道之上的意蘊。

    但是,現如今那種意蘊,卻已完全消失。

    那“仙靈祖庭”是真的消失了,還是往其它地方挪移了過去?

    這不僅是楚高歌的疑問,消息傳出後,更是成了天界無數修士的疑問,而“仙靈祖庭”的去向也成了天界的一樁懸案。

    下三十六天,赤芒天。

    玉皇城,曾經的皇龍天府所在之處,如今的天道聖院總院駐地,其規模和數百年前相比,已是龐大了數倍。

    數百年過去,天道聖院已成了赤芒天唯一的勢力。

    不論是七星仙宮、靈真仙門,還是乾元天宗、無極聖殿,亦或是皇龍天府,都已徹徹底底的消失。如今赤芒天的修士,只知有天道聖院,至於曾經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宗門,都只存在於眾人的記憶中。

    整個天界,天道聖院獨存,這自是非常有利於整合修煉資源。

    近幾次“萬域道決”,天道聖院都有天王參與,不管是武場,還是器場,都是赤芒天的天道聖院獨占鰲頭。因為這個緣故,不少其他天界的修士,紛紛在“萬域道決”結束之後,來到赤芒天,加入天道聖院。

    他們的舉動,也讓這天道聖院變得越發興盛。

    如今的下三十六天當中,赤芒天已超越其於下天界,成為最強大的一個,天道聖院也自然而然地成了下三十六天最強大的勢力,當年玄都天強盛的荒神宮、冰皇谷等宗門早已不能天道聖院相提並論。

    當然,天道聖院能有如今這樣的規模,與他的開創者唐歡,也是有著莫大的關聯。

    唐歡晉升天帝、晉升天尊的消息傳回之後,都在下三十六天掀起了一股加入天道聖院的狂潮,而唐歡成功證道神位的消息流傳開來之後,天道聖院更是成了下三十六天無數修士趨之若鶩的地方。

    甚至還有中天界的修士橫渡黑暗虛無而來,為的便是加入天道聖院。

    “沒想到天道聖院,就已有了如此規模。”

    玉皇城空,唐歡望著下方綿延不絕的屋宇,禁不住感慨萬千。

    此刻,佇立在高空的並非唐歡一人,山珊等人以及九靈、小不點他們也都被唐歡從洞府空間中召喚了出來。當然,雖是一大群人在這,卻絲毫沒有驚動玉皇城內外的修士,哪怕是他們來到高空,也發現不了他們的存在。

    “大哥,你可是近數萬年來唯一的神位強者。”

    九靈嘿嘿笑道,“有你的名號擺在這裏,天道聖院焉能不興盛?也就是在這下天界,如果將天道聖院搬到天界去的話,什麽清虛道閣、什麽盤古天宗……這些宗門,估計很快就會通通關門。”

    小不點和靈天聞言,連連點頭,山珊等人也是禁不住莞爾。

    “哪會有這麽誇張?”

    唐歡啞然失笑,“清虛道閣、盤古天宗等宗門,無一不是傳承了無數年之久,豈會說關門就關門?”

    話是這麽說,不過,唐歡也清楚,若天道聖院真轉移到天界,再加上有他親自坐鎮的話,清虛道閣等宗門肯定會迅速衰弱下去,估計用不了一千年,它們也會如七星仙宮等宗門那般,漸漸消失。

    “唐歡,我們要下去見見蕭師姐他們嗎?”

    笑過之後,山珊忍不住道。當年唐歡下天界的那段時間,山珊他們與蕭念蝶等人常有來往,關系極好。

    “還是算了,等我們從下界回來,再和他們相見也不遲。”

    唐歡沈吟著搖了搖頭,兩道目光望向玉皇城中央,那裏是原來的皇龍天府的入口。說話間,唐歡的心神已是直接深入到了那片駐地空間內部,不少熟悉的氣息,在唐歡的感應中呈現了出來。

    高祖山河、虎兕兩人,竟也都在其中。

    至於蕭念蝶……

    唐歡眼中掠過些許笑意,倏地扣指輕彈,一縷神力從指端激射而出,轉瞬之間,便已穿越那那空間壁障,直入駐地空間深處。

    “我們走吧!”

    隨即,唐歡轉眼朝山珊和九靈等人笑了一笑,身影隨即從這玉皇城空消失。

    原皇龍天府駐地空間深處。

    一座殿宇之內,蕭念蝶盤腿而坐,宛如雕塑般一動不動。

    數百年過去,如今的她,已是上位巔峰天王,修為達到了天王的極限,在一般情況下,想要在下天界打破天王的桎梏,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蕭念蝶正在嘗試最後一次衝擊天帝之境,她也做好了失敗的準備。

    若真失敗,她就要離開赤芒天、前往中天界了。

    “果然還是不行。”

    驀地,蕭念蝶黛眉微蹙,心中暗自輕嘆,一雙美眸緩緩睜開,口中呢喃出聲,“看來是時候……”後面的話還沒出口,聲音便是嘎然而止,雙目猛然睜得溜圓,那張俏臉之,也滿是匪夷所思的神色。

    就在她準備放棄的剎那,竟有一股神奇而玄妙的力量注入到了她的軀體之內,一眨眼的時間都不到,天王和天帝之間的那層無形壁障便是轟然消散。之前,她拼盡全力,都難以打破那層壁障,可現在,它居然就這麽輕而易舉地消失得無影無蹤,震撼之餘,一股極度不真實的感覺油然而生。

    不過,自身那急劇飆升的氣息,卻很快便又將她拉回到了現實當中,深深的疑惑隨即從心底深處泛起。

    那股神奇的力量,決不可能無緣無故地出現!

    在衝破那無形壁障、助她踏入天帝之境後,那力量便已消失,可那力量之強大,卻是令她神魂都為之悸顫不已。

    那樣的力量,絕不可能出自尋常修士。

    別說是在下三十六天,就算在中十八天,應當也沒有哪個修士能夠擁有那等神奇的力量!莫非是……

    一張久違的面孔,不由自主地從腦海深處浮現出來。

    “唐歡!”

    蕭念蝶脫口而呼,猛地彈身而起,驚喜之意在眸中爆開,甚至不等自身的氣息穩固下來,便向殿外激射而去。

    不過,才剛出殿門口,蕭念蝶的身影便驀地停頓了下來。

    唐歡肯定是回到了赤芒天,只是唐歡以這樣的方式助她衝擊天帝之境,卻又沒有現身,她就算出去,怕也是見不到唐歡,說不定他現在早已遠離了玉皇城,畢竟他是神位強者,神龍見首不見尾。

    轉念間,蕭念蝶眼中閃過一抹悵惘之色。

    當年在皇龍天府的時候,她還是唐歡的師姐,如今數百年過去,唐歡已成功證道神位,而她才剛剛借助唐歡之力晉升天帝,雙方的差距已是有著天壤之別,今後,怕是不會再有相見之期了。

    當然,作為朋友,唐歡能有如此成就,她也是由衷的為唐歡感到高興。

    片刻過後,蕭念蝶便是盈盈一笑,返回了殿中……

    ……

    流花域境,幽雲城外。

    幽影暗沼上空,唐歡等人的身影悄然閃現出來。

    “當年,我渡劫登天之後,最初便是出現在這裏。”看著下方這片沼澤區域,唐歡笑吟吟的開口,眼中有著緬懷之意閃露而出。回想當年情景,竟是彷彿就發生在昨日一般,這讓唐歡心中唏噓不已。

    聽到唐歡這番話,眾人都是好奇地打量起來。

    他們曾聽唐歡多次提到過這“幽影暗沼”,卻還是第一次來到這地方,此刻,這暗沼之中,仍是有著不少的修士在歷練,這其中有極少數下界渡劫登天而來的天人,也有這赤芒天的本土修士。

    當然,現在已無人敢去劫殺那些剛剛渡劫登天的下界修士,這是天道聖院成立之後的一條鐵律。

    若有違反,殺無赦。

    “我們下去了。”

    一小會過後,唐歡便是收拾心情,衝山珊等人點了點頭,而後便將他們吸攝到了洞府空間之內。

    選擇從這裏降臨下界,只是唐歡想滿足一下自己重遊故地的心思而已。

    將承載洞府的卷軸收歸丹田,唐歡意念之間,浩浩蕩蕩的神力便從體內噴薄而出,如利刃般向前斬去,頃刻間,身前虛空便是一層層地綻裂,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幾乎是悄無聲息地在這幽影暗沼空顯現出來……
何自有情因色有        何緣造色為情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 20:38:31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xyzsiemens 於 2018-1-13 20:04 編輯

第2280章 後記(全書完)

    “大哥,當年我便是在這裡遇到你的。”

    “是啊,那個時候,你可是囂張得很吶!”

    “咳咳……”

    峰端之巔,一個巨大的坑洞旁側,九靈禁不住訕訕地乾笑起來,看到她這副模樣,唐歡也是不覺莞爾。

    這裡,已屬於鑄神大世界。

    而此地,則是鑄神大世界當中的一處獨立空間“天荒秘界”。

    當年,唐歡以純陽劍宗弟子身份入“天荒秘界”歷練,因為李詩君和李香君姐妹透露出來的消息,在這裡遇到了一隻“幽冥九靈鳥”、也即是現在的九靈,後來,唐歡成功將其收服,帶了出去。

    數百年過去,當年的小傢伙,如今哪怕在上九天,也稱得上是一名超級強者。

    重回故地,不僅唐歡頗為感慨,九靈心中也是暗自唏噓不已。片刻過後,九靈忍不住道︰“大哥,我們到這裡來做什麼?”

    如今,已是唐歡率眾人降臨下界的第十年。

    從天界下來之後,唐歡和眾人回到了小世界的怒浪城。

    前三年,唐歡在那裡陪伴著母親姬如綿等人。姬如綿雖意識沉眠,可回到她最為懷念的環境之中,在唐歡的有意引導下,她的靈魂在一點點地發生著潛移默化的改變,封閉的意識也將漸漸甦醒。

    確認姬如綿的狀況再向著好的方向發展之後,唐歡獨自穿越位面壁障,進入了隔壁的一處位面世界,汲取了海量的天道之力。

    那處位面世界的天道,正是曾經侵入過本位面世界的鴻雲。

    七年過後,唐歡回到了小世界的怒浪城,然而,沒過幾天,唐歡卻突然帶著九靈強行闖入了“天荒秘界”。

    “待會你就知道了。”

    唐歡微微一笑,身影一動,便已沒入那黑幽幽的坑洞之內,九靈見狀,連忙跟上,只不過神色間卻不免有些疑惑。

    這坑洞之內,藏有一條前往秘界中部“靈雲山脈”的通道。

    當初,唐歡和九靈從那條通道前往靈雲山脈時,進入了一處奇異的空間之內,便是在那裡,唐歡獲知了這“天荒秘界”的由來、也清楚了九靈的來歷,更在那個地方得到了鑄神龍淵的器道傳承。

    片刻過後,兩人便已來到了當年那“死靈碑”佇立之處。

    在唐歡幫九靈取走封印於碑身中的那截指骨之後,“死靈碑”也已煙消雲散,不過,那狀若蓮花的九彩印記卻是依然存在。

    唐歡指端微動,一縷神力便已透入其中。

    瞬即,那朵九色彩蓮便似活轉了過來,迅速膨脹至方圓十數米大小,而彩蓮中心的花蕊處,已有九彩漩渦悄然顯露。

    “走!”

    唐歡沖九靈點點頭,當先進入了那九彩漩渦。

    剎那過後,唐歡和九靈便已進入了那處奇異的空間之內。

    這片方圓十數米的區域之內,火紅氣息如水流,瑩瑩淌動,將周圍虛空襯托得如夢似幻,而在這片空間的中央,當年那尊已被唐歡摧毀的雕像竟是再次凝聚成形,身上一襲紅袍,依然是那般的俊逸瀟灑、卓爾不群。

    這是鑄神龍淵的雕像!

    雖時隔數百年,可重回此地,當年發生在這裡的一切,對唐歡和九靈卻仍舊是歷歷在目,無比清晰。

    兩人相視一眼,繼而不約而同地轉眼望向了鑄神雕像。

    瞬息過後,在四道目光的注視之下,那鑄神雕像閉闔的雙眼突然睜開,眸中通紅如火,焰光熠熠,神采照人。

    這一刻,鑄神雕像仿佛已經活轉了過來。

    “晚輩唐歡,見過龍淵前輩。”對於這幕畫面,唐歡似絲毫不覺得奇怪,瞬即便是微微一笑,躬身施禮。

    “晚輩九靈,見過龍淵前輩。”

    九靈愣了愣,也是深施大禮。

    這一刻,九靈終於明白過來,唐歡之所以要進入“天荒秘界”、要回到這個地方,是因為這裡還存在著鑄神龍淵的一道意念,而帶上她,也是因為她與鑄神龍淵以及九彩之間的關系非同尋常。

    “你們終於來了。”

    龍淵臉上浮起些許笑意,目光先是掠過唐歡和九靈,繼而又回到了唐歡身上,緩緩說道,“唐歡,都這個時候了,你還叫老夫為‘前輩’麼?”龍淵的語調溫和,仿佛不含絲毫煙火之氣,令人如沐春風。

    唐歡微微一怔,瞬即便是喜動顏色,連忙重新施禮︰“弟子唐歡,見過師尊!”

    在這裡獲得過鑄神龍淵的器道傳承之後,唐歡心裡便已將其視作師尊,此後也一直以弟子自居,甚至連炎祖和九彩,也將他視作龍淵的傳人,不過,頗為遺憾的是,唐歡到底不曾真正拜師。

    可現在,鑄神龍淵等於是親口承認了他的身份,將他收入門牆。

    “存留此地的,只是為師的一道神念。”

    龍淵頷首一笑,神色間頗為滿意,“你能感應到為師的神念,必然已是徹底融合洞府,體內自成空間。這樣的你,才算是一名真正的神位修士,為師也是沒想到,短短數百年,你便能達到如此地步。”

    這番話說出口時,龍淵也是感慨萬千。

    “這也是多虧了有師尊的傳承,否則,弟子也不可能有今日。”唐歡笑吟吟的道。

    “你就不必自謙了。”

    龍淵啞然失笑,“唐歡,你將來有何打算?準備何時前往神界?”

    “師尊,弟子暫時也不知道。”

    唐歡只是略微遲疑了片刻,便坦然說道︰“不過,弟子或許會在這位面世界中逗留很長一段時間。”

    龍淵聞言,點了點頭道,“神界無邊,大道萬千,卻也不是善地,你在這裡多陪陪家人朋友也好。如今,你既已來到此處,為師也不必再維持與這道神念的聯系了。將來你若前往神界,它可為你指引。”

    “是,師尊!”

    “唐歡,多餘的話,為師就不多說了,你自己多多保重,期待將來有與你相逢之日。”

    龍淵微微一笑,目光隨機又轉向九靈,和聲道,“小傢伙,當年九彩可沒少為你操心,現在你也算是修煉有成,希望將來唐歡來神界之時,你也能夠與之同行,九彩可是很想看看親眼看看你這個小妹妹。”

    “放心吧,前輩……不,姐夫,我肯定能跟上大哥的。”九靈壯著膽子嘿嘿笑道。

    “……”

    聽九靈這般稱呼自己,龍淵並未生氣,反倒是禁不住笑了起來。

    瞬息過後,龍淵深深地望了兩人一眼,而後雙目緩緩閉闔,軀體則是一點一點地散化開來。只不過短短幾個呼吸的功夫,這尊高達兩米的鑄神雕像便已消失,只剩一顆花生核桃大小的火紅圓珠漂浮於空中。

    這便是龍淵神念凝聚而成的結晶。

    哪怕是以鑄神龍淵的修為和實力,要隔著無數位面世界和遙遠的空間維系著自己的意念,想來也不是容易的事,而今,不再維系與這神念的聯繫,他想來能夠輕鬆許多。斷絕聯繫之後,這神念結晶並未消失,但是,它已不再蘊含鑄神龍淵的意念和神思,也不能再如之前那般與唐歡和九靈交流。

    不過,將這顆神念帶在身上的話,唐歡將來若是進入神界,龍淵立刻就能通過它感應到唐歡的方位,而唐歡也能循著它的指引,找到龍淵所在之處。這對初入神界之人來說,自是可以少走很多彎路。

    唐歡探手抓出,龍淵的那顆神念結晶便已落入掌中。

    念頭微動,唐歡將其收如了體內空間,這東西對現在的他來說,沒有任何用處,可有朝一日,終究是能夠派上用場的。

    “九靈,想要與我一同前往神界,你可得抓緊修煉才是。”

    唐歡轉眼望向九靈,打趣的笑道,“聽小不點說,這幾年,你四處遊逛,去了附近的好幾處大世界。”

    “放心吧,大哥,等你前往神界,還不知要猴年馬月。”

    九靈拍著酥胸,笑嘻嘻的道,“有那麼長的時間修煉,我要是還不能證道神位,不如找塊石頭撞死得了。”

    “石頭可撞不死你……”

    唐歡哈哈一笑,後面的話還沒來得及出口,便禁不住眉頭微皺,“不好,這‘天荒秘界’好像要消失了。”

    “消失?”

    九靈愕然低呼。

    話音還沒落下,她便發現自己被一股磅礡的力量覆蓋著捲裹而起,似在以驚人的速度穿梭。當回過神來的時候,那力量已悄然消退,而她已是置身於一座高峰之巔,旁邊佇立著的便是唐歡。

    九靈知道,這已是在“天荒秘界”之外。

    “大哥,‘天荒秘界’為何會消失?”

    九靈看看唐歡,又循著唐歡的目光看了看前方虛空,頗為疑惑的開口道。

    唐歡沒有出聲解釋,九靈感應不出來,可他卻能清晰地“看”到,瓖嵌於前方那片天地當中的“天荒秘界”正在飛速崩碎、消融,不過,這番動靜,沒有在鑄神大世界引起任何波瀾,一切都是悄無聲息。

    甚至連十息的時間都不到,“天荒秘界”就已不復存在。

    至此,存在了無數年的“天荒秘界”已徹底成為了歷史,今後,鑄神大世界的那些年輕修士是不可能再進行這項歷練了。

    “師尊這是不想讓我閒著呀。”

    片刻過後,迎著九靈狐疑的目光,唐歡有些無奈的道,“那顆神念結晶,便是整個‘天荒秘界’運行的樞紐,師尊斷絕聯繫,我又將它取走,‘天荒秘界’等於失去了存在的根基。連根基都沒了,‘天荒秘界’自然也會隨之煙消雲散。”

    “原來如此。”

    九靈恍悟,“不過,沒了就沒了吧,和大哥你有什麼關系?難不成姐夫是想要你重新凝煉一座類似的獨立空間?”

    “不錯。”

    唐歡點頭道,“‘天荒秘界’存在了那麼多年,它的潛能已差不多到頂,也是時候消失了。也罷,當年師尊離開時,留下了一座‘天荒秘界’,我這個做弟子的,自然也不能差師尊太多,就由我給這鑄神大世界重新凝煉一處供後輩們歷練的獨立空間好了!”說到最後,唐歡也是禁不住笑了起來。

    如今的鑄神大世界,還有相連的朱雀大世界,只有一個勢力,那就是他當年創建的榮耀帝國。這龐大的帝國之中,建立了無數的武道學府,和當年相比,如今這兩處大世界的實力不知強了多少倍。

    唐歡凝煉一座“天荒秘界”那樣的歷練空間,也算是給自己創立的榮耀帝國一點助力。

    “要凝煉這樣的空間,估計得數百上千年、甚至數千年時間呢。”九靈咂咂嘴,有些同情地看了看唐歡。

    “慢慢來吧,反正也不急。”唐歡笑了一笑,慢條斯理的道。所凝煉的空間越高明,需要的時間便越長,也需要耗費越多的精力,好在這事也無需急於一時,唐歡有足夠的時間和精力來完善它。

    “這倒也是。大哥,我們現在去哪?”九靈笑眯眯的道。

    “當然是回怒浪城了。”

    “……”

    時隔數百年,那小小的怒浪城,已成了小世界最龐大的城池。

    不過,原本的怒浪城老城區,卻是完全保留了原來的風貌,為的便是紀念唐歡。對於小世界的修士來說,那老城區幾乎是成了聖地一般的存在,輕易不能進入,甚至還有無數大世界的修士,特意跑來瞻仰。

    如今的小世界,已是各族共存。

    早在差不多三百年前,大唐帝國便已主動並入了大世界的榮耀帝國,這小世界也設立了數座武道學府。

    因為這武道學府的出現,當年小世界的一些家族和勢力,或是早已消失在了歷史長河當中,或是主動融入到了武道學府之內。便如當年的怒浪城唐家,早已灰飛煙滅,可神兵閣卻是並入了武道學府。

    傍晚時分,怒浪城老城,燈火通明。

    兩道身影悄然出現在老城上空,正是剛剛從鑄神大世界返回的唐歡和九靈。幾乎是出現的剎那,唐歡眼中便是閃過了一抹驚喜之色,繼而身影微動,便出現在了當年那座小小的鐵匠鋪外。

    歡聲笑語,不斷地從裡面傳來,透過大門,唐歡看到了一道美麗而熟悉的身影。

    正是姬如綿,山珊等人正眾星捧月般將她圍在中間。

    她終於甦醒了過來!

    (全書完)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威望 + 10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何自有情因色有        何緣造色為情生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0-16 17:3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