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cdu410555

[武俠仙俠] 【耳根】 一念永恆 (全書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學藝經典獎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7 18:13:07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9章 見神

    進行了這最後一次引導後,白小純沒有繼續去注視星空萬界的無數族群,他依舊盤膝坐在當年永恆仙域消失的地方,此地也在這無數的歲月中,在白小純的無意下,漸漸形成了一片大陸。

    坐在這裡,白小純閉著眼,他的身體在這悠久的歲月中沒有移動,好似化作了一尊雕像。

    在這生命從無到有的起源與崛起中,白小純沒有感受到永恆本源的玄妙之意出現,似乎隨著永恆之花的沉入時空長河,永恆本源黯淡的已無法去摸索,又或者……已經消失了。

    “創造生命之後,就是……感悟本源。”白小純在心底輕聲呢喃,他的神念剎那擴散,融入整個星空,從這一百零八萬界,從這無數生命崛起形成的規則中,開始了他的感悟。

    當年的他,以開啟整個星空之光為道,成就主宰,這一刻的他,已經完成了這一點,甚至不僅僅開啟了星空之光,更是讓星空重新誕生了生命。

    可白小純沒有去在意自己的修為,他的腦海裡只有一個方向,感悟星空萬界所有本源,凝聚融合在一起,自創永恆!

    “你們……等等我,很快了,很快了……”白小純心底輕聲,神念擴散,心神沉浸在感悟裡,意識漸漸成為了星空的一部分。

    時間在一次流逝,這一次不是十萬年,百萬年,而是過去了更久……久遠到已經很難去計算了,久遠到在那星空的一百零八萬世界裡,白小純已經成為了歷史,只有古老的典籍中,才會有對他的一些記錄。

    同時隨著一代代生命的出現,他們對於古老的傳說,已經不再相信,他們相信的是自己修煉而來的力量!

    當年的白小純,只是灑下了種子,如今整個星空無數族群的修真界,也在這歲月的流逝下,推陳出新,創造出了無數的功法,神通,法門……修真界的繁榮,戰爭的爆發,一切的一切,都在推動修真界的發展。

    直至,在經歷了這無數的歲月,在數不清的天資絕倫之輩,用他們的一生去嘗試,在總結了所有錯誤的道路後,在這一天,一個修士,踏著前人的肩膀,一躍而起,成為了整個星空一百零八萬族群裡,第一位……天尊!!

    隨著晉升,隨著其所在世界意志的認可,踏入巔峰,開創了這一代修真界前無古人壯舉的他,試圖突破其所在族群的世界,想要踏入星空,可卻窮極一生之力都失敗後,慢慢的,一處處世界,一個個族群內,陸續的有天尊強者晉升!

    整個星空的修真界,也隨之進入到了天尊的時代!

    幾乎所有的天尊強者,他們這一生的夢想,都是想要踏出自己的世界,走入他們能看到,可卻無法觸摸的星空,他們相信,突破天尊的辦法,就在星空中。

    只是,沒有任何天尊成功,最驚豔絕倫的一位,也只是走到了蒼穹的盡頭,半隻腳,踏入到了星空中而已。

    直至若干年後,在這各個族群的天尊都有數位乃至更多後,終於……第一位太古,出現了。

    那是一個老者,他在修為突破的瞬間,其笑聲傳遍所在世界,在其世界內無數修士的震撼與狂熱中,這老者升空而起,站在蒼穹上,他目中激動。

    “我司馬南,終於突破!!”

    “這個境界,就是傳說中的……太古!!”這老者仰天大笑,身體一晃,直接踏上蒼穹盡頭,看著星空時,他更為振奮,邁步間,直接就……踏入星空!!

    “星空,星空!”老者站在星空中,整個人已振奮到了極致,尤其是在他的雙目內,更是露出野心!

    他要去看看這個星空,他要去尋找,星空內除了他們的世界外,是否還有另外的世界,就這樣,隨著他的離去,隨著他的身影,在接下來的歲月裡,出現在了一個又一個世界中,修真界,迎來了星空時代!!

    作為第一個太古,司馬南在這星空中走了上千年,他去了超過十個世界,憑著其強悍的修為直接奴役,只是沒有辦法帶走,也做不到讓自己族群的同伴降臨,於是在搜刮了這十個世界族群的磅礴資源後,他離去開始了新的征程。

    而在經歷了十個世界後,司馬南的心也平靜下來,可在這平靜的背後,是強烈到了頂點的自信,他相信……自己在這星空中,已經是站在了絕對的巔峰,除非有第二尊太古出現,否則的話,他就是這片星空裡的最強者!

    “無敵,有時候真的很寂寞。”司馬南嘆了口氣,盤膝坐在一把巨大的骨劍上,在這星空前行,尋找下一個世界時,忽然的,他猛的側頭,遙望星空的一個方向。

    “那裡……似乎有什麼召喚……”司馬南皺起眉頭,這還是他第一次在星空中,有如此感應,沉默片刻後,對於修為的自信,使得他冷笑一聲,竟改變方向,直奔那似乎傳來召喚的方向而去。

    “看看是什麼東西,敢來召喚老夫!”司馬南擡起頭,神色內帶著傲然與冷漠,隨著他的前行,時間流逝,當一甲子歲月過去後,司馬南也都遲疑起來,他發現,那傳來召喚的地方,居然如此遠。

    “到底是什麼……”司馬南皺起眉頭,如今的他,也已經察覺到了不對勁,準確的說,不是那裡在召喚他,而是從他的靈魂深處,產生了某種吸引,似乎在催促著他去靠近,沉吟許久後,司馬南還是相信自己的修為,於是再沒有遲疑,展開全速,轟鳴而去。

    因他距離那傳來召喚之地並非很遠,所以在又過去了一甲子時光後,終於在這一天,司馬南看到了遠處的星空,居然存在了一處大陸!

    “這鬼地方居然是片世界?”司馬南目光一閃,冷笑起來,兩甲子的時間,靈魂中不斷傳出的渴望與催促,讓他已經很是煩躁,此刻神識散開,在觀察之後,他確定這裡沒有什麼危機,於是一晃之下,直接就降臨這片大陸。

    在踏入大陸後,司馬南立刻驚奇,他在這裡沒有感受到任何生命,四周一片荒涼,可靈魂內傳出的渴望,在他進入這大陸後,更為強烈,這就讓司馬南遲疑了一下,只是耗費了兩甲子時間來到這裡,他豈能看都不看一眼,就立刻離去。

    此刻沉默少頃,司馬南目中露出寒芒,一晃之下,順著自己靈魂的渴望,直奔這大陸深處,許久之後,他看到了遠處,出現了一座山峰!

    準確的說,這是這片大陸上,唯一的山峰,他更是看到了在那山峰上,竟……有一尊盤膝打坐的雕像!

    在看到這雕像的剎那,司馬南全身狂震,呼吸急促,腦海更是掀起滔天的轟鳴。

    “這雕像……這雕像……”司馬南的靈魂此刻在顫抖中,彷彿孩子看到了父親一般,竟使得司馬南自己都無法控制的,直接就向這個雕像跪拜下來。

    他的心中掀起大浪,他認識這個雕像,那是他在自己的族群內,甚至在其他十個族群內,都注意到的,在無數年前的一個傳說,這個傳說如今已經沒多少人知道了,甚至就算知道的,也都認為是神話罷了。

    就算是他,曾經也是如此,直至在這十個世界裡都看到了那段關於神靈的描述後,他感覺到了這裡的不對勁,可畢竟太過久遠,於是只是記在心裡,直至現在,看到了雕像,他的一切記憶全部浮現。

    尤其是來自靈魂的波動,使得他瞬間就明白……傳說,是真的!

    眼前這個雕像,不是任何一個族群雕刻放置在這裡,司馬南的修為以及靈魂的感受,都在告訴他一個事實……這雕像……是活的,他的修為,在這雕像面前,根本就微不足道,甚至他本能的感受到,只要對方一個念頭,別說是自己,恐怕自己的族群,乃至整個星空……都可瞬間被抹去!!

    因為對方,就是在他以及那十個世界的傳說中,遠古時期,存在了萬物之源,一切族群之祖的太陽神!!

    “我……看見了神靈……”司馬南顫抖,跪在那裡,如同他的祖先一般,匍匐在地,一動不動。


肯付出心力為別人服務的人,心中也會感到無限快樂和喜悅。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學藝經典獎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8 20:19:06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10章 念起天劫現

    司馬南沒有迴歸,他在看到了白小純的雕像後,就好似看到了神祇,他選擇了守護在這裡,他更是將此地,當成了整個星空的唯一神聖之地。

    甚至他發現,在此地修行,似乎比在任何地方都要玄妙,尤其是這裡的時光流逝,似乎與外界不一樣後,司馬南更是激動,向著白小純的雕像又一次膜拜。

    在之後的歲月裡,他居住在這裡,膜拜守護白小純的同時,也整個人平靜下來,只是就算再平靜,每一次他看向白小純的雕像時,依舊目中還是狂熱無比。

    就這樣,時間慢慢流逝,漸漸的,星空中的一百零八萬界,出現了第二位,第三位,第四位太古……

    星空時代的到來,使得每一個族群都漸漸有太古出現,雖不是每一個太古都會選擇踏入星空遊歷,可還是有不少太古強者,在星空遨遊。

    儘管無法做到如司馬南那樣,在沒有第二位太古時橫掃一個又一個世界,可陸續出現的那些太古強者,依舊熱衷行走星空,去看一處處他們之前的人生裡,沒有見過的世界。

    於是,在司馬南之外,出現了第二個感受到靈魂渴望的太古強者,他的樣子與司馬南不同,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塊巨大的岩石,在到來後,在看到了白小純的雕像後,他一樣顫抖,一樣震動,一樣膜拜。

    漸漸地,第三個,第四個……當發現了白小純所在之地的太古強者,超過了二十人時,關於遠古的神話,也隨著有人從白小純這裡離去,傳遍了整個星空!

    慢慢的,越來越多的世界知道了白小純的存在,越來越多的修士開始翻閱古籍,找到了在歷史中的描述,越來越多的世界開始在交流中發現,對方的身影,不僅僅是出現在自己的世界裡,當他們意識到,這星空的無數世界,竟都流傳著一樣的傳說後,每個修士內心的震動,都是無以復加。

    太陽神,月亮仙,造物主,風靈,巖祖,萬能……這一個又一個被記錄在不同族群歷史內的稱呼,隨著被重新翻出,帶來的震撼如同風暴,橫掃整個星空無數族群。

    “神靈……真的存在!!”

    “是他創造了世界,是他創造了生命!!”

    “更是他……開啟了修真界!!”

    這一幕幕傳說的神話,當成為了現實後,帶給修真界的轟動,使得越來越多的太古強者,如同朝聖一般前往大陸所在,於這裡感受白小純化作的雕像的光芒,感受這裡的神聖,甚至以能來到這裡為榮耀。

    與此同時,白小純的稱呼,也再次多了一個。

    星空之源!

    這種與神話傳說重疊的風暴,在之後的歲月裡,始終沒有消散,隨著司馬南的歸墟,隨著一一位位曾經自發的守護白小純的太古老去,又有新一代的太古,來到這裡,追尋他們生命靈魂中,想要靠近神靈的本能印記,守護在白小純身邊。

    可眾生性格不同,思想不同,在這一八零八萬界內,還是有不少強者,雖認同白小純的存在,可卻沒有敬畏之心,有的是……欲取而代之的堅定意念。

    “屠神,方可成仙神!”這個說法,就是他們內心的執著,帶著這樣的執著,在若干年後,在太古時代發展到了極致時,終於……星空中出現了第一位……主宰!!

    主宰的出現,與太古截然不同,他的出現直接就撼動了星空的格局,使得整個星空的族群,開始了要麼歸順,要麼死亡的戰爭選擇。

    在收服了上萬個族群世界後,這位主宰麾下的勢力,已經可以稱的上浩瀚無邊,而在這個時候,他做出了一個選擇。

    他來到星空核心,傳說中的神聖大陸,站在白小純的雕像山下,他要挑戰……白小純!!

    這場挑戰,轟動了整個星空無數族群,只是還沒等他們趕過去親眼目睹這場戰鬥,一切……就結束了。

    從神聖大陸上那些守護白小純的太古強者的玉簡內,這場挑戰的畫面,被越來越多的修士看到,任何人在看到後,都會腦海轟鳴,沉默許久,起身向著神聖大陸所在的方向,深深一拜。

    玉簡畫面裡,那位主宰身體飛出,化作一道流星長虹,本源之力爆發,氣勢足以撼動星空,可在靠近白小純的一瞬,白小純化作的雕像一動不動,可那位主宰的身軀,竟直接的瓦解,好似被抹去一般,無聲無息的消散了……

    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力量,所有看到之人,最終只能將其稱呼為……神靈之力!

    再沒有人敢挑戰神靈,直至又過去了很多年,隨著主宰時代的崛起,隨著關於神靈抹去主宰的事情成為了傳說,漸漸的,一尊尊主宰,在各自的族群中,在世界意志的認可下,相繼的出現了。

    也正是在這個時候,這諸多的主宰裡,誕生出了一位……至強的主宰,他的道與其他主宰不同,似依靠吞噬,如同黑洞一般,使得自身走到了極致,他成為了,第二位,挑戰神靈的修士!

    他想要吞噬神靈,進而自身成神,他的到來,引起了整個神聖大陸所有守護者的駭然,可卻無法阻止,只能看著這位當今時代最強的主宰,揹著手,一步步,走向山峰。

    “神靈……我相信你存在,可我更相信的是,你……只不過是上一個宇宙時期,存活至今的老傢伙罷了,你又何必苟活至今,不如成全了我!”主宰淡淡開口,在那山峰下,擡起腳步,正要踏上山峰,可就在這時,忽然的他全身猛的一震,呼吸驟的急促,身體想要後退,可還沒等他退後,他的身體,他的一切,在四周守護者的呆滯下,無聲無息的,消散了……

    四周一片死寂,這一幕,與傳說中當年第一位主宰挑戰的下場,一模一樣……就在四周所有的守護者心神震動,腦海空白時,忽然的……山峰上的雕像,其閉著的雙眼,竟緩緩睜開。

    隨著睜開,星空內所有的太陽,爆發出前所未有的光芒,所有的月亮,同樣璀璨無盡!

    一百零八萬界的所有眾生,都全部身體一顫,心神中掀起驚天風暴時,他們的耳邊,傳來了溫和中帶著滄桑的聲音。

    “是我疏忽了……念起,天劫現。”

    在這聲音迴盪的剎那,星空內所有世界本身蘊含的本源與法則,竟無形的被改動,彷彿是加入進去了某種意念,使得任何世界,乃至整個星空,從這一刻起……出現了一道規則。

    那是天劫的規則!!

    從此,世間有了天劫,那些挑戰者,去挑戰天劫,就等於挑戰了白小純!

    白小純沒有阻止挑戰,可他想安靜的感悟,索性創造了天劫,更是在這聲音出現的瞬間,神聖大陸上所有的守護者,他們的身影都消失了,出現在了屬於他們的各自的世界中。

    更是在這一刻,眾生乃至一切的典籍裡,關於白小純的描述以及記憶,都盡數的被抹去……就彷彿,白小純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族群的歷史中。

    而神聖大陸所在的地方,也模糊起來,漸漸不被修士察覺與看到,從此之後……星空的族群依舊發展,挑戰者依舊存在,可關於白小純的傳說,關於星空之源的神話,再沒有人能想起,沒有人能知曉,一切的一切,都被抹去了。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肯付出心力為別人服務的人,心中也會感到無限快樂和喜悅。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學藝經典獎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8 20:23:23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11章 一念,永恆

    白小純的一切,消失在了這新一代星空的萬族中,在那無法被人看到的,曾經永恆仙域消失的地方,白小純依舊閉著眼,默默的感悟星空內的所有本源。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直至有一天,白小純睜開了眼,這是他自從當年閉合雙目後,第二次的睜開眼,第一次是讓星空出現了天劫,這一次……是因為,他已明悟了所有。

    見證了生命的起源,創造了日月眾生,親眼目睹了星空的黑暗與光明,感受了萬物重開的浩瀚,又經歷了無數萬年的感悟,這一刻的白小純,他睜開的雙目內,沒有深邃,有的只是無盡平靜與純潔。

    乾淨的好似一塵不染,如同初生的嬰兒,望著整個星辰。

    “我當年與逆凡一戰,曾自問,什麼是本源……這個問題,也困擾了我很久,現在,我才懂了,本源。”白小純輕聲開口。

    “本源無形無相、似乎不存在,同時創造和包含一切存在和一切形相。”

    “本源無始無終,同時創造和包含一切始終。”白小純聲音很淡,可在說出這句話的剎那,星空一百零八萬世界,都為之一震!

    “本源沒有空間,同時創造和包含所有空間。”

    “本源沒有時間,同時創造和包含所有時間。”隨著之後兩句聲音的傳出,星空內的所有規則,所有法則,全部共鳴!

    “本源無聲無光,同時創造和包含一切聲光。”

    “本源不在任何地方,同時創造和包含所有地方。”白小純笑了,說出了關於本源的第五句與第六句認知,這兩句話迴盪八方,星空眾生,宇宙一切,都在這一瞬,瞬間靜止!!

    在這靜止中,白小純說出了最後兩句!

    “本源無限小,同時也無限大。”

    “本源即是唯一的,又是無限!”

    靜止的星空,驟然間出現了無窮的色彩,一道道規則與法則融合後又消散,最終星空內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個點!

    一個沒有長度的點!

    這個點,安安靜靜的存在星空裡,它包含了一切的法則,一切的規則,包含了一百零八萬界,包含了所有。

    白小純看著這個點,微微一笑,擡手一指,那個點驟然變化,竟化作了一條線……只有長度的線,似無限之長,永無盡頭。

    “似乎還少了一些什麼。”白小純想了想,再次一指,頓時那條只有長度的線,突然變寬,無限之寬,無限之長!

    可偏偏這兩種無限裡,又能清晰的辨認出,哪一個是長,哪一個是寬,說不清,道不明,只存在於思想的認知中。

    遠遠看去,就好似成為了一張沒有高度的紙,鋪展在整個星空中,白小純凝望片刻,再次笑了,隨手一揮,頓時那張紙竟有了高度,無限之高!!

    這一刻,或許已經不能稱之為紙,而是成為了一個無限長,無限寬,無限高的塊!

    “還是少。”白小純搖頭,再次一指,頓時時間融入到了那無限的塊上,出現了扭曲,出現了歲月流逝,甚至出現了模糊,彷彿在那時間的流逝下,一切都成為了虛幻,成為了漩渦,如同……時空!

    其內有星空無數年來的一切,包含了所有,他們都在一起,好似被拉長,能在這裡看到一切生命乃至萬物,從生到死,從有到無,又從無到有的全部過程,甚至踏入後,可以走入任何一個片段!

    “這,就是當初滅聖依靠其道域之寶,形成的漩渦,而時空長河,實際上……就是這樣出現的。”白小純望著時空形成的世界,輕聲低語。

    他的右手擡起,一揮之下,手中多出了一片金色的樹葉,這樹葉正是當初白小純在血溪宗時,找到小烏龜時,發現之物。

    當時的他對這樹葉不理解,就算是到了主宰境界時,他在感悟中也曾冥冥去看,雖有收穫,可還是模糊,直至此刻,他低頭再看向這樹葉時,一切清晰明瞭。

    “有意思,這樹葉難怪我之前看不懂,它就彷彿是無數個不同脈絡的樹葉疊加在一起,相互覆蓋後,又相互透明,所以根本就看不清。”

    “可如今,再去看它,裡面所有的樹葉,哪怕重疊,哪怕透明,可任何一道脈絡,都清清楚楚,就好似我的神識內,能將這無數無限的脈絡,全部浮現出來。”

    “至於內容……”白小純目中露出好奇,看了一會,再次笑了。

    “有意思,未央道域的修煉體系,竟是分為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第四步是盡頭,也唯有修煉到了第四步,且達到了極致的大能,才可以製造以及看透這樹葉。”

    “如此來說,那滅聖依靠道域之寶,最終展現出的,就是第四步極致之力了。”白小純笑了,這片樹葉此刻在他眼中,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不過以此倒是可以凝聚成一枚鑰匙……前往未央道域的鑰匙!

    “似乎……我能做到的,不僅僅是這些。”白小純想了想,看向那片自己製作的時空,眯起眼睛後,他的目中瞬間竟折射出無數個眼前的時空,那些時空在他的目中,數不清有多少,而每一個時空內,似乎都有一樣的眾生與萬物,只是他們的命運,似乎全部不同!

    可這樣的舉動,僅僅是一瞬間,白小純面前的時空就好似要崩潰,甚至他目中的所有時空,都要崩潰。

    白小純目光一閃,目中的一切消失,就連他面前的星空變成的時空,也都消失,一切都恢復如常,鋪展開來,眾生依舊,萬物依舊。

    “不是我做不到,而是……這片星空無法支撐這樣的改變,不過按照未央道域的說法,這樣是不是就是他們不可碰觸的……第五步?”

    “有機會要去未央道域看一看,他們的星空,是否能支撐。”白小純打定主意後,不再理會那片金色的樹葉,而是輕聲的又自問了一句。

    “那麼什麼是永恆?”白小純剛剛自言自語完,他就搖頭一笑。

    “這世間又怎麼會有真正的永恆,就如同未央道域所說的第四步,恐怕在他們眼裡,就是永恆了。”

    “如果真的有……那麼或許只有想象力,才是永恆了。”白小純感慨輕嘆。

    “想象力,是一切認知中,最弱也是最強的力,準確的說,也就是念了。”

    “如同當初我第一次看到月亮花傳出種子,擴散四周時,之所以會覺得心底觸動,那是因為……我就是永恆之母念頭所化的三尊永恆之子裡,魁祖的眾多念頭之一所誕生的啊。”白小純閉上了眼,依稀間,他似乎看到了曾經的歲月裡,永恆之母散出了無數蒲公英般的種子,每一個裡面都有她的念,她希望能從其中誕生出未來化解這場浩劫的孩子……

    這些念融合在一起,化作了三位主宰,而他們在死亡後,所有被融合的念,也再次擴散開來,其中一縷……白小純在裡面,感受到了自己的氣息。

    白小純哈哈一笑,站起身,在他起身的瞬間,他四周一切消失,他邁步中向前走去,隨著腳步的落下,他四周的星空無聲無息間,出現了漩渦,這漩渦就好似之前他所創造的時空,在這不斷地擴散下,直接就貫穿了一切,露出了其內……一條浩瀚的長河!

    時空長河!

    白小純的身影帶著笑聲,一步走入時空長河內,隨著身影消失,他的聲音,從那時空長河中傳出,迴盪星空,迴盪時空,久久不散。

    “一念成滄海,一念化桑田,一念斬千魔,一念誅萬仙……唯我念……永恆。”

肯付出心力為別人服務的人,心中也會感到無限快樂和喜悅。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學藝經典獎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9 18:01:52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12章 左岸

    時空長河,是一條彷彿存在另一處空間的大河,準確說的,組成此河的水,是由無數的時空畫面組成,蘊含了無數人的一生,似乎在這條大河內,能看到每個人,從生到死的所有一切片段。

    隨著踏入,白小純站在岸邊,站在那裡,似在等待著什麼,他的神色平靜,看著遠處的河水。

    不多時,隨著水聲的傳來,竟從遠處有一艘船,緩緩的蕩來,在看到這艘船後,白小純神情依舊,目光落在了船上搖槳的船伕身上。

    這船伕帶著斗笠,隨著舟船靠近白小純,緩緩停下後,船伕擡起頭,露出了蒼老的面孔,在看向白小純時,他的臉上也浮現了笑容。

    “道友,請上來吧。”

    白小純望著老者,漸漸笑了,點了點頭,一步走上了舟船,在那老者的搖槳下,舟船順著時空長河,慢慢駛向遠處。

    時間一點點流逝,不知過去了多久,船伕老者沒有說話,白小純也沉默不語的站在船首,望著水面,看著無數人的一生,耳邊傳來的,是那舟船劃過水面形成的水聲,似帶著不同時光的聲音,很特別,也很好聽。

    “我們見過。”白小純忽然說道。

    “如果隔著時空的一次講道,也算見的話,那麼老朽的確見過道友。”船伕老者擡頭看了白小純一眼,笑著說道。

    白小純也笑了,他在看到這老者的第一眼,就知道了對方是誰,這老者,正是至寶沙漏的主人,也就是道塵與改名逆凡的道凡的師尊,那位化作時間的強者。

    “不知道友所來何事?”船伕老者一邊搖著槳,一邊問道。

    “撈出一朵,永恆之花。”白小純沒有回頭,望著河水,輕聲開口。

    “那你要好好選擇了。”船伕老者聞言哈哈一笑,可這笑聲剛一傳出,白小純右手擡起虛空一抓,一枚發情丹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在看到這枚發情丹的瞬間,船伕老者笑聲戛然而止,猛的閉上口,心底也在鬱悶,實際上他之前看似平靜,可心中在白小純進來的瞬間,早已掀起滔天大浪。

    他自然認得白小純,這裡是時空長河,而化作時間的他,知曉一切事情,可偏偏在看到白小純的瞬間,他竟在白小純身上只能看到逆凡一戰的畫面,至於之後的一切,他竟看不到!!

    這就讓他心底一個突突,仔細觀察後,他的內心好似要坍塌一般,無法置信的同時,更是強忍著駭然。

    他隱隱的猜測到,眼前這個白小純的修為,怕是已經到了不可描述的程度,他這一生從來沒想過,世間……有人能達到這樣的程度。

    如此至尊一般的大能,以如今的修為,煉製出的發情丹……就算是成為了第四步的他,也都不敢去吃。

    若是別的丹也就罷了,可發情丹……此丹奪天地之造化,威力之大,難以形容!

    “居然用發情丹來威脅,不想聽我說話,我就不說了嘛,何必一言不和就拿丹。”老者心裡嘀咕,不敢繼續開口,悶著頭,搖著船槳,漸漸的,在這條時空長河中,來到了一處……瀰漫了無數永恆之花的區域!

    這一片河水內,竟有數不清的永恆之花,每一朵永恆之花上,似乎都有時光的痕跡與畫面,有的黯淡,有的鮮明。

    永恆之花,五片花瓣,顏色五彩,盛開在河水內,散發出陣陣清香,而花蕊的地方則是光團,隱隱的能看到,似乎在那裡,有一隻閉上的眼睛。

    甚至時而的,還能看到在每一朵永恆之花上,都有一隻小烏龜出沒,鑽來鑽去,好幾次都似乎很饞的想要去咬一口花瓣的樣子。

    在這眾多的永恆之花裡,有兩朵最為顯眼,即便是在這無數的永恆之花中,也都被白小純一眼察覺!

    “時光長河內,原本只是按照生靈的一生軌跡,化作了無數的片段,可永恆之花因其本身的特殊,所以在這裡,就彷彿觸摸到了半步的第五步層次,存在了無數的可能,形成了無數的永恆之花,每一朵,都代表一種命運,你選擇哪個?”船伕老者直到此刻才幹咳一聲開口道,同時看向白小純。

    “我想都要!”白小純望著那些永恆之花,緩緩開口。

    老者本能的想要瞪眼,可想到了白小純的修為以及那發情丹後,又深吸口氣,努力告訴自己要冷靜後,苦笑的說道。

    “我阻止不了你,可這樣……有意義麼?”

    白小純沉默,他知道這麼做的確沒有意義,此刻目光在那一朵朵永恆之花上掃過,的確是如舟船老者所說,每一朵永恆之花內,都是一段時光的節點,有的是他在靈溪宗時,有的是在血溪宗,還有的是他在蠻荒裡,更有不少是在通天世界崩潰後的永恆仙域上,發生了一切事情。

    每一朵花,都代表不同的節點,不同的命運,如何選擇,撈出哪一朵,要看他自己。

    船伕老者沒有催促,實際上他是不敢催促,此刻看了看白小純後,索性坐在一旁,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壺酒,喝了起來。

    許久之後,白小純收回目光,看向那在無數的永恆花中,最璀璨鮮明的兩朵,這兩朵永恆之花,一左一右,涇渭分明。

    白小純想了想,看向了左側那朵永恆之花,神念更是散開,似與這朵花,融在了一起,瞬間他的腦海中,就浮現了一幕畫面。

    畫面裡,是帽兒山下的村子,此刻村子內的父老鄉親,一個個都在村口的位置,望著那站在村口的少年。

    這少年眼睛很亮,衣著純樸,皮膚白嫩,個子不高,一看就是好孩子的模樣,只不過此刻懷裡鼓鼓的,能看到有一些斧子菜刀的把手,從衣服內露出,使得他整個人看起來有些不協調。

    白小純默默的望著那個少年,這畫面與他的記憶重疊,他明白,這朵永恆之花的節點,是一切回到了最初的時候,回到了原點。

    “父老鄉親們,我要去修仙了,可我捨不得你們啊。”少年純樸的臉上,露出不捨之意。

    “小純,你爹孃走的早,你是個……好孩子!難道你不想長生了麼,成為仙人就可以長生,能活的很久很久,走吧,雛鷹長大,總有飛出去的那一天。”

    “在外面遇到任何事情,都要堅持下去,走出村子,就不要回來,因為你的路在前方!”

    四周的鄉親們紛紛勸說,那位村長更是上去拍了拍少年的肩膀,一臉的鼓勵,而少年似乎也很受鼓舞,目中慢慢堅定起來,最終重重的點了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四周的鄉親,轉身邁著大步,漸漸走出村子。

    眼看少年離去,村子裡的眾人紛紛激動,有的都顫抖的流下了淚水,

    “蒼天有眼,這白鼠狼,他終於……終於走了,是誰告訴他在附近看到仙人的,你為村子立下了大功!”

    “今天過年了!”歡呼聲,敲鑼聲不斷地傳出時,忽然的,村口處原本已經離去的少年,竟快速的跑了回來,踏入村子後,他目中堅定,乾咳一聲。

    “我想好了,我不走了,我是認真的,我不去做仙人了!”

    村子裡所有的鄉親,紛紛傻眼,呆呆的看著少年,還有幾個手中的鑼鼓沒有拿穩,咣噹一聲掉在了地上……

    白小純看著這一幕,臉上不自覺的笑了,眼前的畫面,慢慢消散,直至無影無蹤後,白小純收回了看向左側永恆之花的目光。

    “原點……”

肯付出心力為別人服務的人,心中也會感到無限快樂和喜悅。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學藝經典獎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9 18:07:53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13章 青燈古廟伴一生

    “一切迴歸原點,是一個很不錯的階段,就彷彿帶著記憶去將人生重新經歷一遍,這樣的你,既不擔心我那被奪舍的孽徒,給你帶來麻煩,又可以去將人生中的諸多遺憾圓滿。”舟船上的老者喝了口酒,看向白小純。

    “世間之人,有太多遺憾,因曾經的年幼,曾經的不可知,無意中傷害了或失去了很多,如果人生能夠重來一遍,或許會更完美。”

    “你選擇這個,挺好的。”老者輕嘆一聲,目中露出追憶,似哪怕化作了時間的一部分,對他來說,人生之中依舊還是有一些回憶,充滿了嘆息。

    白小純沒有說話,站在舟首的他,閉著眼,似乎在考慮,在思索老者的話語,也彷彿是在回憶自己這一生。

    許久,當老者將一壺酒都喝完後,白小純睜開了眼,沒有說話,神色內露出外人看不懂的深邃之芒,看向了右側那朵一樣鮮豔無比的永恆之花。

    在他看向這朵永恆之花的瞬間,白小純的腦海裡再次出現了畫面,這畫面不斷地放大,最終佔據了他全部的識海後,他清楚的看到了,畫面裡的世界。

    這一次,白小純沒有好似局外人般,而是神識融入,彷彿真正的回到了這個時光的節點之中。

    這裡不再是一切故事的原點,星空雖漆黑,可卻有星光點點的閃耀,那些星光,是白小純當年與逆凡之戰中,點亮的廢墟世界。

    此刻的時間節點,正是滅聖死亡的那一瞬,只不過這裡的滅聖,並沒有成功的打開時光長河,在那漩渦的轟鳴中,在即將開啟時光長河的剎那,星空中的永恆本源化作的玄妙之意,瞬間臨近,將已經只剩下了頭顱的滅聖,好似擦掉一般,直接抹去!

    唯有他的聲音,帶著無盡的遺憾與嘆息,迴盪在星空中。

    “終究,還是失敗了……”

    隨著抹去,滅聖耗費一切,包括三大道域之寶形成的漩渦,也漸漸停頓下來,那隱隱要出現的時光長河,此刻也慢慢的模糊,隨著漩渦不再旋轉,慢慢的消失無影。

    永恆仙域雖瀰漫了裂縫,一副即將崩潰四分五裂的樣子,可終究還是保存了下來,其上的眾生以及宋君婉、周紫陌、侯小妹等人,也都從那生死危機中恢復。

    漸漸的,永恆之母的氣息,擴散開來,永恆仙域緩緩的從傾斜裡擺正,而白小純的身體,在這個時間節點裡,依舊如當年那樣,耗費了幾乎全部的生機,在那無比的虛弱中,他笑了,臉上帶著滿足的笑容,閉上了眼,墜入永恆仙域。

    幾乎在他的身體落下的剎那,永恆之母凝聚出的柔和光團,將他的身體籠罩,輕柔的託著,落在了魁皇城內。

    昏迷前,他似乎聽到了來自身邊,自己的親人,朋友,子女的關切之聲以及似乎從整個永恆仙域內,傳出的歡呼。

    更有一聲來自小烏龜充滿了怨氣的慘叫。

    “白小純,我恨你……”

    這一切的聲音,漸漸消散……時間流逝。

    若干年後,星空雖依舊只有永恆仙域這裡存在了生命,可擡頭看向夜晚的天空時,看到的已經不再是漆黑一片,而是繁星點點,那每一顆星辰,都是一處處被點亮的廢墟,給它們足夠的時間,將會在那光芒與生機中,重新出現生命。

    永恆仙域,作為這安靜祥和的星空內,如今唯一的生命之地,在逆凡的浩劫消失後,飛速的恢復,此刻的大地上,五處大陸早已沒有了絲毫裂縫,永恆海的海水浩瀚,大地山峰瀰漫,一處處草原散出生命的盎然。

    聖皇朝依舊存在,甚至邪皇朝雖沒有了邪皇,可在白小純的授意下,也在曾經的位置重新建國,整個永恆仙域,依舊保持原本的三國之勢。

    不過,對立與戰爭,已經消失,更是在沒有了逆凡的威脅與無形的腐蝕後,永恆之母也開始了恢復,聖皇的半步主宰,也在永恆之母的恢復中,似乎有了新的希望。

    至於宋缺,他獨自一人,乘坐寶扇,去了仙界廢墟,在那裡,他要等待仙界的重新復甦後,誕生生命,重現氣運,而他,將在那裡,走出自己未完的主宰之路。

    大寶成為了新的魁皇,大天師雖老,可卻很熱衷權勢,與巨鬼王一起,輔佐大寶。

    李青候已經不問世事,與靈溪老祖居住在一處山清水秀之地,他雖遠離朝堂,可整個永恆仙域,沒有人敢在他的面前,說半個不字。

    哪怕永恆之母,也都特意的在他這裡,送出了祝福,使得李青候的生機,始終盎然。

    張大胖,神算子,許寶財等人,也都在永恆之母的恢復中,晉升天尊,在這永恆仙域內,很是滿足,尤其是張大胖也找到了道侶,許寶財更是多找了一個……

    至於鐵蛋,更不用多說,它已經重新的恢復了當年在靈溪宗時的雄風,身後雌獸無數……

    白小純的子女,也各有因緣,小小成婚了,與一個略有靦腆,可做事卻很認真的修士,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

    最讓白小純頭痛的,是小寶,長大了的他,完全是繼承了白小純的一切性格,宛如小白小純一般,在這永恆仙域內,興風作浪,小烏龜似乎與他更為投緣,索性丟開白小純,天天跟著小寶……

    “一定是小烏龜把我兒子帶壞了……”白小純嘆了口氣,最讓他覺得苦惱的,是小寶居然也喜歡煉丹,更是在煉丹的造詣上,似乎比白小純這裡更有天賦,如發情丹,致幻丹等等……早已被他琢磨的清清楚楚,甚至推陳出新,開發出了無數……讓白小純也都苦笑的丹藥。

    至於白浩,如今一方面在魁皇朝內靜心陪伴師尊左右,追尋自己的主宰之道,另一方面則是時不時守護著白小寶,小烏龜和小寶這兩個活寶闖禍後,都是白浩偷偷去滅火……如今一切安定,他對研究煉火也沒那麼大興趣了,反過頭來白小純對於白浩的終身大事很是操心,無奈白浩總以保護小寶為由推脫。幾次三番之後,白小純將這件事“嚴肅而謹慎”的交待給了煉丹天賦青出於藍的白小寶,小烏龜嘛,當然也被叫到一邊旁聽……於是這一對活寶眼睛亮了,人生似乎有了新的目標。

    在這平靜與安詳中,宋君婉、侯小妹、周紫陌以及公孫婉兒的陪伴,讓白小純的心,平和中帶著溫馨,整個修真界,似乎的的確確按照他想象的樣子,不再有打打殺殺了。

    可他的心裡,依舊有一個遺憾。

    這一天,白小純站在魁皇城後的一處山峰上,此地是他的別院所在,夕陽的餘暉灑落大地,落在他的身上時,白小純慢慢轉頭,看向遠處一個遙遠的方向。

    “該去那裡了……”

    白小純輕聲喃喃,向著遠處一步走去,消失在了山峰上,出現時……已在瞭如今邪皇朝的一處大陸的邊緣,在靠近一處縣城的地方,存在了一處古廟。

    這古廟不大,門前有兩顆楓樹,紅紅的樹葉雖也有落下,可看去時,似無限的美好,讓人忍不住沉迷其中。

    尤其是此刻天空夕陽緩緩落下,黃昏時分,整個天空看起來充滿了秋紅之意,餘暉落在古廟的磚瓦上,似將其蓋上了一層袈裟……

    這一幕很安寧,白小純站在廟宇前,閉上了眼,他聽著廟宇內傳來的詠經之聲,那是一個女子的聲音,很輕柔,蘊含了虔誠,蘊含了執著……

    傳入耳中,似乎在訴說著曾經的過往。

    餘暉落在他的身上,似將他與這四周的黃昏之紅,融合在了一起。

    時間似乎這一刻永久,秋風襲來,將白小純的髮絲掀起,更是將落在地面的楓葉吹動,發出沙沙的聲響,似這落葉也懂經文,不願那廟宇內的女子獨自詠念,所以借風之力起舞,別有一番意境。

    許久……

    白小純睜開眼,目中帶著追憶,帶著輕嘆,擡起腳一步一步走向古廟,將那在歲月裡紅漆斑斑的厚重廟門緩緩推開,看到了廟堂內,一盞青燈柔和的光芒裡,豎立著一尊永恆之母的雕像。

    以及……在那永恆之母的雕像前,背對著自己,跪坐詠經的女子身影。

    那女子穿著樸素的衣衫,一頭青絲披肩,此刻低著頭,似整個人與這廟宇,融合在了一起……

    白小純默默的看著,靜靜的聽著,眼前的一切以及耳邊的經聲,勾勒出了一副青燈、古廟,伴一生的畫面。

    許久,跪拜在永恆之母雕像前的女子,似有察覺,她沒有回頭,只是身體卻止不住的輕輕顫抖,淚水順著臉頰滑過,落在了地面上,在那青燈下,開出了一朵……追憶的情花。

肯付出心力為別人服務的人,心中也會感到無限快樂和喜悅。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學藝經典獎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9 18:41:30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14章 你的選擇(終)

    畫面在這一刻,成為了永恆,漸漸模糊,直至消散。

    白小純閉著眼,睜開時,他依舊在時光長河內,站在船首,默默地看著右側的永恆之花,漸漸收回了目光。

    他身後的舟船老者,又取出了一壺酒,喝下一大口後,看了看白小純。

    “這朵花也很適合你,雖不是原點,可卻是終點。”

    白小純沒有說話,他的想法無人知曉,他望著左側的花,又看著右側的花,沉默了許久,再次閉上了雙眼。

    “要不你就選擇把它帶走吧,我覺得挺好的,說起來,這兩朵花其實都很好……不過在選擇上,也的確讓人迷茫。”老者嘆了口氣,如果是他,他也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一個是固定的結局,雖看似符合你的心意,可卻鎖定了結果,讓你一眼就可以看到盡頭。”

    “一個是無限的可能,充滿了未知,你可以用你的辦法,去完美的塑造,讓一切遺憾都消失,讓所有的未來,都充滿光芒。”

    “如何選擇……要不你喝一口酒,再想想?”老者搖頭,將手中的酒壺舉起。

    “不用了。”白小純雙目睜開,看著眼前所有的永恆之花,尤其是在那兩朵上各自凝望片刻,微微一笑,擡手一抓……

    (全書完)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威望 + 10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肯付出心力為別人服務的人,心中也會感到無限快樂和喜悅。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8-21 04:0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