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官不聊生

[科幻靈異] [龍鬼蛇神]末世化學家[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4 00:32:33 |顯示全部樓層
第469章 引蛇出洞

    方謹言等人計定之後,立即在螞蝗河河口繼續探索。

    事實證明,周蓉的猜測是對的,他們很快就發現了鹽田!

    在很遠地方,他們就看到了兩個總面積大概在3畝的水域,形狀雖然並不是非常規則的幾何狀,但是有明顯的直線,最關鍵的是,它們有引水渠與大海相連。

    很明顯,它們是人工開闢出來的鹽田。

    「大家小心一點,鹽田裡有海水,說明現在他們正好在曬鹽,可能有人在附近盯梢,我們暫時不要輕舉妄動。」方謹言提醒說。

    「那我們應該怎麼做?守株待兔等他們現身?」鄭晨有些激動的問。

    「那樣太浪費時間了,他們有心隱藏,不發生狀況,是不會輕易現身的,所以真要等的話,可能要等三五天甚至更久。」方謹言搖頭說。

    「那該怎麼辦?」

    「引蛇出洞,我們將他們引出來。」方謹言說。

    「怎麼引?」

    「很簡單,我們在附近找個地方放火,他們一定會趕過來看的。」方謹言說。

    「那我們自己豈不是也暴露了?」趙嵐疑惑的問。

    「不會的,放火之後,我們立即離開。然後隱藏起來,只要我們不留下人類活動的痕跡。他們沒辦法確定一定就是有人故意放火,自然界中有很多自燃現象。退一步說,即便他們懷疑到是有人故意放火,也沒多大關係,我們的營地距離這裡很遠,他們發現不了。」方謹言說。

    「說的也是,現在我們在暗處,只要不是直接被他們看到,他們就算知道我們的存在,也根本不知道我們是誰。」朱平志贊同說。

    等到眾人的認同之後。方謹言的計畫開始執行。

    首先,他們在鹽田300米之外,找到了一個枯草較多的山坡,然後悄悄點火,然後迅速撤離。

    由於距離有那麼遠,一開始火勢較小,所以並沒有立即被發現。

    他們有充足的時間,逃到另外一個提前挑好的高點隱蔽起來,然後監視點火的地方。

    他們屏住呼吸。靜靜的等待著,他們心情有些緊張,表情都是非常嚴肅,絕對沒有人敢輕易出聲。其實隔著幾百米的距離,他們只要不是太大聲,是不會被人聽見的

    他們生怕錯過機會。所以皆是全神貫注的盯著。

    大約十分鐘之後,竟然真有一隊人馬出現!

    那一刻。周蓉等人的心幾乎快跳出來了!

    雖然很早方謹言就推測十字星島上有其他人類活動,但是那僅僅是推測而已!

    而現在。這一推測被證實了!

    他們極力抑制自己的心跳,強迫自己靜下心來仔細打量那一隊人。

    這一隊總共有七個人,頭髮亂蓬蓬的猶如野人,不過都是純黑色,看起來像是黃種人。

    所有人全都衣衫襤褸,有人身上竟然只裹著獸皮和樹葉,但是也有人身上穿著人工織物製成的衣服。

    其中有兩個裹著胸,看起來像是女人。

    他們手上,無一例外,都拿著武器,有斧頭,也有長矛,還有一把鐵鍬。

    看起來全都是鋼鐵製品!

    另外還有幾人,和方謹言一樣也帶著弓箭,看起來也是自制的弓箭。

    很顯然,他們正是看到了火光,所以才趕過來的。

    他們雖然行進很快,但是非常小心,顯然也不想暴露自己

    但是他們哪裡知道,方謹言等人一開始就選好了一個位置極好的高點,埋伏在這裡就可以輕鬆看清楚下面的一切,他們怎麼隱藏也隱藏不住

    當然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們沒有意識到這是有人故意放火引他們現身的,在他們看來,最大的可能應該是有人在附近生火煮食

    等他們到達之後,發現並不是這麼回事,並沒有任何人影,火勢也比他們預想的要大。

    他們顯然相當謹慎,看到這一幕之後,幾個人商量一下之後,便迅速離開。

    「快,我們悄悄跟上他們,看他們的據點在什麼地方。」方謹言同一時間對自己隊員們說。

    眾人沒有異議,跟著方謹言一起,悄悄跟蹤這一隊人馬。

    雖然對方的武器讓他們有點怵,但是他們相信方謹言,而且對方人數也不多,即便被發現也不用擔心,以他們的戰鬥力,應該能夠對付

    方謹言倒沒有太緊張,他只是一如既往的謹慎,緊跟著對方,又始終保持一段距離。

    太近的話,很容易就會被對方發現,太遠的話,又容易跟丟。

    好在方謹言辨察力驚人,雖然地上並沒有腳印,但是人走過之後,草地上也是有印記的,這個印記只會持續很短的時間,而且非常不明顯,但是他卻能夠輕易辨別出來。

    就這樣,方謹言一路跟著他們,最終到達了鹽田附近的一片層林之中,他們來到了一株巨大的榕樹之下,然後順著榕樹盤根錯節的枝幹爬上了樹上。

    原來這夥人也是住在樹屋之上的,不過不是樹洞,而是利用木材和樹葉搭建的簡陋木屋。

    「木材腐爛並不是很嚴重,看起來這個木屋應該是不久前才搭建的臨時建築。」周蓉隱藏在一株大樹之後,小聲推測說。

    方謹言點頭:「是的,這樣的木屋,根本無法應對雨季的暴雨,應該是專門為了曬鹽才搭建的臨時住所嗯,那個位置,應該正好可以看到那邊鹽田的情況,幸好我們之前沒有冒然靠近鹽田,不然第一時間就會暴露在他們眼前」

    「好險如果被他們先發現,那我們可就太被動了!」趙嵐感慨說。

    「嗯,現在敵明我暗,主動權在我們這裡。」方謹言說。

    「可是我們現在要怎麼做?是主動和他們聯繫,還是」鄭晨欲言又止。

    顯然他想說的是:偷襲幹掉他們

    這個想法在以前可能有點可怕,但是經歷之前山洞裡那樣的慘狀之後,他們心態上已經不是那麼排斥了。

    先下手為強,先幹掉他們,總比之後被他們幹掉要強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4 00:32:45 |顯示全部樓層
第470章 黃雀在後

    「繼續觀察一下再說吧,不能貿然行動。」方謹言回答說。

    朱平志思考了一下也贊同說:「是啊,不能輕易妄動,對方善惡不明,我們無論採取哪樣行動都是不妥的,還是繼續觀察他們的行動之後,再考慮對策也不遲,只要我們不暴露自己就好了。」

    「嗯,他們可能還有同夥,我們不能打草驚蛇。」鄭晨覺得自己的確有點衝動了,點頭說。

    「好,既然大家都沒意見,那我們就在這附近找個地方悄悄駐紮下來,每日監視他們的行蹤。」方謹言說。

    「可是這樣一來,我們的食物會不會不夠?」趙嵐擔心的問。

    「沒事,我們可以從層林中採集一些果實來補充。」方謹言說。

    光吃野果是會拉稀的,不過他們是和木薯乾、麵包果乾以及肉乾一起搭配著吃,並不用太擔心。

    就這樣,方謹言等人悄悄駐紮下來,晚上露營野外,白天監視看守樹屋裡的七個人。

    現在已經是旱季,氣候比較乾爽,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

    接連幾日的監視,並沒有什麼重要的發現,這七個人每天主要的活動,就是在附近採集果實。也經常去打獵,但是極少有收穫。

    野獸對他們來說。跑得實在太快了,靠腿肯定追不上。射箭又不夠準。

    「這幫人很菜鳥啊,天天去打獵,結果啥玩意都打不到,基本就靠吃野果度日,太苦逼了。」張紅兵看起感慨其實是幸災樂禍的說。

    「去,你嘚瑟個啥,說得好像你本事比他們強很多一樣。我們每次打獵都是靠隊長,隊長箭術太神了,我們純粹是沾光。至於你嘛,呵呵......」周蓉沒好氣說。

    「呵你妹啊!......我承認方哥的確本事大,但是你憑什麼嘲笑我,我再差也比你強點。」張紅兵說。

    「你也就只能跟我們女生比比啦,嘿嘿。」周蓉說。

    「你......」

    趙嵐及時阻止說:「好了好了,你們別鬥嘴了,還是說正事吧,按照這幾天我們的觀察,他們的生存條件並不比我們好很多。不過他們也有一些我們沒有的優勢,比如武器方面,這點之前我們就知道了,其實還有。大家應該都注意到了,他們取水的時候,使用的容器似乎是陶器。而煮食的時候,用的好像是金屬容器。按照隊長的分析,有很大可能是青銅製造的。」

    「是啊。這兩點很重要,這說明他們可能是掌握了制陶和冶煉青銅。」周蓉分析說。

    「怎麼可能,憑他們這幾個菜鳥,怎麼可能做到?」張紅兵不服氣的說。

    「他們未必只有這麼幾個人,或許還有更多的同夥,而他們不過是被派遣過來曬鹽的一支小隊而已。」朱平志說。

    「也有可能是他們與其他人類群體有交流,從那邊交易得來的。」方謹言補充了另外一個可能。

    「他們應該比我們早來這裡很久,昨天我們近距離看到他們,牛仔褲都爛成那樣了,我估計至少在這鬼地方至少呆了兩三年之久了。」鄭晨又說,語氣有些失望。

    因為這意味著,他的女朋友不大可能跟他們在一起,因為他女朋友失蹤的時間,跟他幾乎是差不多的,同時也意味著,他們可能還要在這裡呆更久時間。

    「我覺得他們現在簡直就跟原始人差不多了,你看他們那頭髮那衣服,髒成啥樣子都不洗一洗。」朱倩倩感慨說。

    「你別說人家了,其實我們現在也好不到哪裡去吧......」周蓉苦笑說。

    「哈哈,說的也是......」

    其他人都互相打量著對方,然後自嘲的笑了起來。

    不過確實如此,在這座荒島上呆了半年之後,他們距離現代人已經越來越遠了,以這裡四季炎熱的天氣,他們以前肯定天天洗澡天天天換衣服,但是在這裡,他們卻根本做不到。

    一方面,是客觀條件不允許。在這荒島上,洗澡對他們來說,是一件很麻煩甚至是有危險的事情,因為這裡有野獸,甚至有鱷魚。

    另外一方面,是主觀上覺得沒必要了,以前是文明社會,他們都很注重外表形象,現在嘛,大家每天都累得跟狗一樣,哪裡還會在意那麼多......

    所以他們現在的情況,跟對方比起來,真的也就是五十步笑百步而已,再過個一兩年,說不定就真的跟他們現在一模一樣了,從這一點來說,他們還真沒資格嘲笑他們......

    方謹言咳嗽了一聲說:「剛剛我跟朱哥一起,悄悄去看了一下鹽田裡面的海水,經過這幾天的烈日暴曬,水分已經蒸發得差不多了,海水已經達到飽和狀態,底部已經有白色晶體析出,所以我覺得明天他們應該會開始採集食鹽了,等他們採集完畢之後,我們繼續跟蹤他們,看看他們去往什麼地方。」

    「好的,我們明白了。」

    ............

    第二日,又等烈日暴曬了大半天,下午四時左右,樹屋七人果然集體出動,進入鹽田,開始用手採集沉澱在底部的食鹽晶體,然後裝進事先攜帶而來、疑似陶罐的容器裡。

    「唉,這一次真曬出了不少鹽,要是能分我們一點就好了。」隱蔽處的朱倩倩小聲說。

    「哪有那麼好的事情,你也不看人家辛苦了多久,天天吃野果,吃得好幾個都拉稀了......」張紅兵說。

    「你還有臉提這個,人家方便你也偷窺,死變|態。」周蓉罵說。

    「什麼叫偷窺?!我那是偵察好吧!再說了,他們拉稀動靜超大,即便我不想看,用耳朵也能聽見!」

    「好噁心......!」

    「還好我們帶了不少乾糧,不是光吃野果,不然太慘了......」

    「安靜,好像有其他人過來了。」方謹言突然說,聲音壓得很低,但是語氣很急迫!

    「什麼情況?!」眾人大驚。

    「注意那邊,有一隊人馬正在暗中靠近鹽田,看起來來者不善。」方謹言盯著對面的一片灌木林說。

    眾人順著他的視線,朝那邊一看,盯了好久好久。

    「哪有,我怎麼沒看見......」

    「是啊,看不清......」

    「剛剛那裡好像的確是動了一下!」

    「我看見了!真有人,我剛剛看到一個腦袋從葉縫中一閃而過!」

    「我好像也看到了......」

    眾人頓時心驚不已,方謹言的眼力實在太好了,對方這麼隱蔽的行動,還是逃不過他的眼睛!

    也幸虧有他,要不然對方黃雀在後,先發現了他們,那他們可能就有大麻煩了!

    「他們想幹什麼?」周蓉有些緊張的問。

    雖然對方應該沒發現自己,但是還是忍不住替鹽田裡的那些人緊張......

    這幾天一直監視他們,她感覺他們也挺可憐的......

    「還用問,多半是想搶鹽。」鄭晨說。

    「唉,真殘酷,他們好不容易才曬出來的食鹽,現在就這樣要被人摘桃子了。」朱平志說。

    其實他之前也有過摘桃子的想法,但是最終還是沒有提出來讓大家堂而皇之的討論。

    他相信絕非只有他一個人有過這個想法,只是大家都沒說出來。

    他們畢竟是現代社會過來的人,心裡多少還是存在一些道義。

    強搶掠奪對他們來說,暫時還是做不出來的......

    「我們要不要出手救他們一次?」趙嵐猶豫了一下,還是問方謹言道。

    「再看看吧,我現在還不確定對面有多少人。」方謹言語氣平靜說。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4 00:32:58 |顯示全部樓層
第471章 氣勢如虹

    超腦的讓方謹言擁有無與倫比的觀察力,哪怕是極其細微的動靜,哪怕是一閃而過,都很難逃過他的眼睛。

    他繼續觀察對面灌木林的動靜,很快就對這夥人的情況有了更多的瞭解。

    「總共十一人,其中有兩名是女性,全都帶著武器,主要是長矛、斧頭以及弓箭。」他壓低聲音對隊員們說。

    「人數太多了,我們還是別上了吧,就算打得過,也肯定會有傷亡。」朱平志說。

    他其實也看到了幾個人影,但是完全沒怎麼看清楚,不過他對方謹言卻是沒有半點懷疑。

    因為方謹言早就證明過了他的超神眼力,同時他也從來不是一個信口開河的人,實際上以他說話一向很保守,他這麼肯定的說出來,那肯定是有相當的把握。

    「難道我們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他們行兇搶劫?」趙嵐有點於心不忍說。

    「我們管不著,再說了,這些人也未必是好人,萬一他們自己也是惡棍,那我們就太不值了。」張紅兵說。

    「我們之前觀察了他們好幾天,感覺他們不不是壞人」趙嵐說。

    「我也覺得,如果能幫他們一下就幫一下吧」周蓉也說。

    她們之所以這樣,是因為之前對方表現出的一些細節。證明他們不太可能是人性泯滅的暴徒,最令趙嵐動容的一幕。是前天他們當中有個體弱的女性受輕傷,然後其他幾名同伴都對她頗為照顧。雖然那一天她出力最少,卻得到了最好的食物。

    他們當時就感覺,這些人能夠同情照顧弱者,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

    「就算他們是好人那又怎樣,我們沒必要為他們犯險,我們又不欠他們的。」劉芸反對說。

    「小劉說得對,你們的好心可以理解,但是你們要想清楚,對方人那麼多。武器也比我們好,萬一有個閃失,我們出現死傷,那樣你們能夠承受嗎?」鄭晨贊同說。

    他覺得方謹言之前有句話說得太對了,他不反對任何人做好事,但是前提是必須想明白其中的風險,並且能夠承受最壞的後果。

    方謹言還曾經強調過,他們現在是一個團隊,任何人的行為都不是個人行為。所以行動之前,必須要從隊伍整體考慮,只有所有人都能接受最壞的後果才可以。

    為了自己的一時衝動,不顧其他同伴的利益和安危。都是團隊不允許的。

    他們並沒有意識到,方謹言一直都在潛移默化的對他們做思想工作,或許也可以說是洗腦總之就是他一直讓他們接受自己的思維方式和行事準則。

    他很自信自己的這套思維方式和行事準則。能夠更好的適應生存!

    在不知不覺之中,其他人其實都已經或多或少受他影響。

    所以其他人聽到劉芸和鄭晨的話時。也沒有很憤怒,大罵他們沒有正義感。

    他們早就清楚。正義有時候是要付出代價的,包括生命。

    他們基本都是挺善良的人,但真要他們為了其他人犧牲自己的性命,他們絕對不是毫不猶豫的。

    至少他們會考慮,值不值得?要是至親好友,或許他們會願意,但如果只是陌生人的話,可能就

    所以經由劉芸和鄭晨這麼一說,大家都有些猶豫了,都看向方謹言,等待他的意見。

    方謹言波瀾不驚的說:「其實沒你們想的那麼危險,雖然對方人數不少,但是現在敵明我暗,我們只要找準時機,發動突然襲擊,我有把握很輕鬆就能解決他們,所以我覺得這個風險是可以接受的。」

    其實他的目的,並不完全是為了救人,他也希望獲得一些回報,這些人的鐵製武器,是他們現在非常需要的東西,另外他也希望借此與樹屋七人建立起一個比較好的關係,然後可以從他們手上交換一些食鹽,還可以從他們口中獲得這座荒島更多的信息。

    他不覺得這樣「動機不純」有什麼可恥的,只是也沒必要特意說出來。

    再說現在也沒時間扯這個。

    「他們有十一個人,而且絕大部分都是男性,武器也比我們好」鄭晨還是忍不住提醒方謹言。

    雖然一直以來他都很信服方謹言,但是此事事關性命,他哪裡能不謹慎

    「我知道,相信我,只要你們照我說的去做,我可以保證我們絕對不會傷亡。」方謹言說。

    他的語氣並不是很強烈,只是略微加重了一點語氣,更多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

    偏偏是這種平靜,讓他顯然無比可信。

    「好吧,我相信你。」鄭晨看到這樣的表情,果然還是相信了他。

    「我們也相信你,你說怎麼做就我們就怎麼做。」其他人也放棄了顧慮,紛紛表態說

    時間緊迫,方謹言用言簡意賅的語言,向眾人交代了自己的計畫之後,然後行動開始!

    首先,方謹言帶著眾人悄悄轉移,繞到灌木林十一名暴徒的背後。

    真真是「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其實原本對方才應該是黃雀,然而方謹言利用敏銳的洞察力,第一時間發現了他們的存在,讓雙方的身份互換,讓自己成為了最後面的黃雀!

    又等待了片刻,鹽田裡的七個人累了,坐到岸邊休息。

    暴徒們感覺時機已到,突然高喊著,從灌木叢衝出去,殺向僅僅幾十米之外正在休息的樹屋七人!

    「兄弟們,殺!一個不留!」

    樹屋七人頓時嚇得大驚失色,忙不迭的去抓武器

    「不好!有強盜!」

    「大家不要跑,跟他們拼了!」

    他們心頭無一不大叫糟糕,因為他們都很清楚,這種突然襲擊往往是非常致命的,因為他們根本沒有任何準備,一下子完全慌掉了,那一瞬間常常有人連武器都找不到或者乾脆拿反了!

    所以哪怕對方人數並沒有多出很多,對他們來說也極有可能是一場滅頂之災!

    而就在這時候,對方身後突然又響起一聲更響亮乃至破音的高喊!

    「不要慌!救援已到!我們一起幹掉這幫暴徒!」

    這是張紅兵的聲音,他嗓門一直最大!

    剎那間,樹屋七人驚喜不已,而十一名暴徒卻立即如遭雷擊,嚇得魂飛魄散!

    而等他們轉身回望的時候,方謹言早已拈弓搭箭,「咻咻咻」連射三箭!

    竟然立即有三名暴徒應聲倒地!

    而且全都是咽喉中箭!

    一時間對面兩方所有人都驚呆了:好可怕的箭手!不,這簡直是魔神一般的箭手!

    世界上怎麼可能有這麼準的箭術!那麼短的時間內連射三箭,竟然每一箭都命中同一要害致命!

    原本就受驚的剩下八名暴徒,瞬間如見鬼一樣,一片驚慌!

    「不要怕,我們跟他們拼了!」其中一人強作鎮定,厲聲高喊。

    然而其他人哪裡還有鬥志,他們大勢已去!

    「大家一起上!幹掉這幫無惡不作的暴徒!」張紅兵高亢到破音的聲音再次響起。

    「沒錯!大家一起上!殺啊!」樹屋那邊得到援助,士氣大漲,也高聲回應!

    於是原本準備偷襲的暴徒,慘遭兩邊夾擊,瞬間被殺的被殺,跪地求饒的跪地求饒!

    他們的結局,從一開始就已經注定!

    對於一場戰鬥來說,有時候氣勢就是一切!實力的對比,相對來說反而沒有那麼重要!

    古代經常有幾百人乘勝追殺幾千乃至幾萬人最終大獲全勝的事蹟!

    淝水之戰,叛將一聲高呼,實力更強的秦軍立即潰不成軍!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4 00:33:09 |顯示全部樓層
第472章 拓荒者

    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之後,十一名暴徒被殺死七人,剩下四名暴徒跪在地上,苦苦求饒。

    樹屋七人此時當然是憤恨難忍,衝上來要殺他們而後快。

    未必是他們有多殘暴,任誰差點被人偷襲,都不會輕易放過對方的,是對方先想要他們的。

    不過方謹言更冷靜一些,他出言阻止說:「稍等一下,問問他們是什麼人也再處置也不遲。」

    樹屋七人見到之前箭無虛發的超神箭手說話,儘管依然很憤怒,但還是很給面子的住手。

    「朋友,太感謝你們了,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出手幫我們?」其中一名最高大的男子走過來,有些稀奇的問。

    此人顯然是這七人的頭領,之前幾天他們就已經看出來了。

    「我們只是一群過路者,恰巧發現他們想行兇搶劫,所以就出手了。」方謹言說。

    他有意不洩露任何一絲信息,因為他對對方並不是很信任。

    並不是你救了誰,誰就一定會對你感恩戴德的。

    「你們真是好人,這裡像你們這樣的人,可真不多啊。」高大男子感慨說。

    「先別說這些,還是審問一下他們吧,看他們到底什麼人。」方謹言指著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幾個暴徒說。

    「根本不用問,他們肯定是猛虎村的人,除了他們,沒人會這麼囂張!」高大男子帶著憤恨說。

    「對不起,我們對這一帶不是很熟悉,我想問一句。這個猛虎村到底是個什麼地方?」方謹言很謹慎的問。

    「你們應該是從南海岸或者東海岸過來的吧?」高大男子問。

    方謹言笑了笑,並沒有回答。

    在沒有知曉對方來歷之前。他絕對不會先洩露自己一群人的來歷。

    高大男子也沒有繼續追問,回答說:「本來按照規矩。我們是不應該說的,但是你們救我們,而且他們又做得這麼過分,所以說出來也無妨。猛虎村是我們這裡勢力最大的拓荒者村落,總人數超過500人,當然包括奴隸。」

    「奴隸?!」周蓉等人聽到拓荒者和村落就有點激動了,再聽到這個詞時,忍不住驚聲問。

    不過很快他們就意識到自己失態了,方謹言之前有提醒他們。跟對方接觸時,不管對方說出什麼令人震驚的事情,都要保持平靜,不然就洩露己方的信息了。

    「怎麼?你們那邊沒有奴隸嗎?」高大男子反而也驚訝的望著他們。

    「沒有,聽起來拓荒者是你們對自己的稱呼,然後似乎這裡奴隸很普遍?」方謹言倒是很鎮定的回答說。

    「基本沒錯,不過說奴隸也不是很普遍,只是大家都知道,好幾個村落都有奴隸。」高大男子說。

    「這些奴隸原本是什麼人?」方謹言問。

    「有土著野人。也有戰敗被俘的拓荒者。」高大男子回答說。

    「原來如此。」方謹言點了點頭,並沒有表現出太大的驚奇,又問,「再冒昧的問一句。這一帶有多少個拓荒者村落,你們也屬於某一個村落嗎?」

    「具體數目不清楚,不過大大小小至少有十多個吧。我們的確也屬於村落,不過是個比較小的村落。只有百來人。」高大男子說。

    「哦,的確是有點少。」方謹言點頭說。

    「聽起來。你們也是來自一個大村落?」高大男子從方謹言話中聽出一種言外之意。

    「因為我們集體有規定,所以這個不方便透露,見諒。」方謹言抱歉的笑說。

    周蓉等人心中腹誹:說得就跟真的一樣果然看起來越是穩重的人越會騙人

    當然他們也不傻,知道方謹言這樣是有意不讓對方摸清自己的底細,從而有所忌憚。

    如果他們知道他們總共就這麼幾個人,沒準會生出什麼歹念,哪怕他們剛剛救過他們。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能夠理解。」高大男子連忙說。

    「是啊,不方便就不用說。」

    「你們救我們一命,我們相信你們。」

    其他人也紛紛表態說。

    「多謝理解。」方謹言說。

    「我還有一個問題想問你,你的箭術是怎麼練出來的,剛剛實在太神了,令人歎為觀止!」高大男子想起來有些激動的問。

    「是啊,那麼遠的距離,連續四箭,箭箭致命,真的太厲害了,比我們見過所有的射手都要厲害,完全不是一個級別的!」其他人也很是崇拜的說。

    「你們過譽了,其實有很大運氣成分。」方謹言搖頭說。

    「就算有運氣成分,肯定也不完全是運氣,能連續見血封喉,你的射術絕對是登峰造極,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賜教我們一點,說實話我們的射術,完全是自己摸索出來的,射速和准心實在太差了。」高大男子感慨說。

    「這個不是問題,不過說實話,射術這東西,三分靠竅門,三分靠刻苦,剩下四分要考天賦,所以即便我願意教你們,你們也未必一定能夠成為神箭手,到時候可不可能怪我。」方謹言說。

    「那是當然,真學不來,那是我們笨,肯定不會怪你。」高大男子連忙說。

    「嗯,那就沒問題了對了,你以前福建人吧?」方謹言突然問。

    「你怎麼知道?」高大男子頓時稀奇的問。

    「你說話帶有一點閩南語口音,雖然不是很明顯,但是仔細聽還是能夠聽出來,然後你又沒有一些台灣人常用的詞彙,所以應該是福建人的可能性比較大。」方謹言說。

    「哈哈,我原來以為我在北京混了十多年,普通話已經非常標準了,沒想到還是被人聽出口音來了,真是太厲害了!」高大男子無比感慨說。

    「是啊,我們幾個跟他相處這麼久,都不覺得他說話有口音你竟然能夠聽出來,太神了。」其他人也驚奇的說。

    「我只是比較細心一點而已。」方謹言搖頭說。

    「哈哈,你太謙虛了!」高大男子說話之間,突然轉身一腳踢出,將一名暴徒踢到在地,「給我老實點,竟然還想逃跑,簡直找死!」

    出手相當精準狠辣,顯然也是個很有戰鬥經驗的人物。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4 00:33:19 |顯示全部樓層
第473章 邀請

    「兄弟,差點忘了,還不知道你們叫什麼名字呢?」高大男子制服暴徒之後,又對方謹言等人說。

    「我叫方謹言。」方謹言非常簡單的回答說,同時也替其他人介紹了一下,不過也都只是說了名字而已,並沒有透露更多的消息。

    「兄弟我叫關騰,應該比你虛長幾歲,你叫我老關就好了。」高大男子說。

    同樣的,他也介紹了他的另外幾個同伴。

    雙方互相一陣寒暄之後,這才算是正式認識了。

    「關哥,這幾個俘虜,你們打算怎麼處置?」方謹言問關騰。

    雖然關騰說是叫他老關就可以了,但怎麼說他也年長很多,直接叫老關還是不太合適的。

    「這個當然是方兄弟你說了算,要不是你們,現在被殺被俘的肯定是我們。」關騰說。

    「我們跟他們沒什麼仇怨,也不知道他們的底細,所以還是你們決定吧,你不管怎麼處置,我們都不會有意見。」方謹言有意賣人情說。

    聽到方謹言這話,關騰等人還沒說話,幾個俘虜頓時嚇得屁股尿流,連忙求饒:「不要啊,他們一定會殺死我們的,求求你們,饒我們一命吧,就算要我們當奴隸做牛做馬我們也願意!」

    「哼!你們這些匪徒!死有餘辜,還敢求饒!」關騰大怒,對他們又是一陣暴打。

    他其他幾個同伴也紛紛加入行列,一起對他們進行暴打洩憤。

    趙嵐周蓉等人忍不住皺起眉頭,他們覺得有點太殘暴了雖然想想也能理解

    他們偷偷瞄了一眼方謹言的反應。他果然還是什麼反應也沒有。

    「方兄弟,既然你讓我來說。那我就直接說了,這些人我們想帶回去。交給我們村落的首領,讓他們去和猛虎交涉,為我們討一個公道。」關騰對方謹言說。

    「這聽起來是不錯的處置方式,看起來你們這裡村落之間,也並非完全是敵對關係?」方謹言問。

    「當然不是,實際上大多數的村落,都是遵守一定默認規則的,至少明面上是這樣,否則就會成為眾矢之的。只是有些村落比較狠毒,總是在背地裡搞一些伎倆,我們跟猛虎村落以前就有過節,這麼跟你說吧,如果這一次你們不出現,我們被這群人襲殺,那麼只要他們不承認,沒人能為我們主持公道!但是現在嘛,他們恐怕會有點小麻煩了!」關騰說。

    「關哥。你恐怕高興得太早了,他們肯定不承認這些人是他們的人」一名女性拓荒者說。根據關騰的介紹,她叫羅麗娟,個子不高。體格卻是相當健壯,都長出肌肉來了

    周蓉等人見到她的模樣,心情都有點複雜。難道自己以後也要變得跟她一樣才能生存下去嗎?

    「這個我當然知道,不過有些事情。不是他們不承認就可以了,只要我們能造出聲勢。肯定會有人相信的,畢竟他們一貫的作風大家都很清楚。」關騰武力值不俗,腦子也很清楚。

    他轉而又對方謹言說:「方兄弟,要不你們跟我們一起去我們的村落吧?你們救我們,我們必須好好招待你們,別的不說,酒肉肯定管夠!另外也讓村落裡那些傢伙見識見識你神乎其技的箭術!」

    「這個恐怕我們需要商量一下,我一個人不能決定」方謹言故作猶豫的說。

    其實現在這支隊伍裡基本上他說什麼就是什麼,其他人就算有點疑惑,也不會輕易去反對他。他之所以這樣,是想找個機會,向其他隊員交代一些事情。

    「這個當然,你們商量吧,我們把這個暴徒給綁了。」關騰連忙說。

    於是方謹言等人稍微走遠一點,私下商量起來。

    「隊長,這樣是不是太危險了一點,他們說是有一百來人,萬一要是有什麼歹念,我們要過去,豈不是羊入虎口?」劉芸擔心的說。

    方謹言不以為然說:「沒事,我看得出來,至少這幾人對我們是沒有敵意的,而且就算到時候他們起了歹念,我們不是也有自己的殺手鐧嗎,到時候可以保證他們不敢亂來。」

    他對自己的眼力還是很有自信的,這幾個人並不瞭解他的能力,所以不會太過提防,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他們心裡真的起了什麼歹意,方謹言很容易透過他們的一些細微表情識破。

    「是啊,方隊長說的沒錯,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錯過了以後就算想去人家也未必邀請我們。」鄭晨支持方謹言說。

    不過他顯然是有私心的,他們也很容易就看出來了,只是也都比較理解,加上他說的也不是沒有道理,所以也就沒揭穿他。

    「那就這樣吧,我們過去瞧一瞧,看看他們到底已經發展到了什麼程度。」朱平志說。

    其他人儘管還是有點擔心,但是最終還是都同意了應該說,他們這個小集體,現階段還是比較團結的,並沒有什麼太大的矛盾,所以即便有些不認同的地方,也能很容易協調一致。

    當然最關鍵還是,他們對方謹言的信任。

    他以前從來沒坑過他們,光憑這一點就夠了

    相反的,他們或多或少都坑過方謹言,而方謹言總是能夠將損失降低到最小。

    很輕鬆的達成一致之後,方謹言特地向他們交代了一些話,主要是到了對方的村落之後,他們要注意什麼,碰到對方的提問應該怎麼應對。

    總之就是一句話,防人之心不可無,到了別人的地方,要加倍的小心!

    他們都很認真的聽著並且記住了,因為他們知道,這些事關他們的生死安危。

    萬一真是說錯了什麼話,可能真會惹怒對方或者引發對方的歹念,那樣可就危險了

    方謹言很快給了關騰等人答覆,關騰等人頓時都是很開心。

    看起來,他們還算是正常人。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4 00:33:31 |顯示全部樓層
本書結局

  方謹言再次睜開眼睛時,現自己置身處荒原,渾身片葉不沾。

  他想起葉素雪,想起江心洲基地和方城基地,想起父親母親,想起大片屍海,想起許小瑤,想起那個荒島。

  所有記憶,如同湖底的沉澱物,瞬間被攪動,紛紛浮出水面。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我為什麼在這裡?」

  方謹言帶著疑惑,從地上爬起來,從附近找了些樹葉蔽體。

  他謹慎的環視四周,並沒有現喪屍或者怪物的蹤跡,反倒是不遠處,有些低矮的建築,甚至還有裊裊炊煙。

  山林青翠,綠樹成蔭,日光亦是如此明媚,明媚得有點令他心慌。

  這絕對不是末世或者荒島應該有的景象。

  「難道我又重生回到末世之前?……不對,我的能力還在。」

  方謹言張開左手,地上的石頭逆飛半空,靜止在他的眼前。

  這正是他的重力異能。

  方謹言決定去前方冒著炊煙的地方,問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然而在半路上,他遇上了群七歲大的稚童在小溪邊玩耍,他們全都穿著乾淨整齊的衣服,臉上全是燦爛的笑容。

  點也不像記憶中那些因為末世降臨而失去童年的孩子。

  他們見到方謹言的身穿樹葉的模樣,驚奇之後,全都哄笑起來,對著他指指點點……

  方謹言略有些尷尬,不過還是上前問其中個頭最高的小女孩︰「小朋友,你知道今年是哪年嗎?」

  「是兔子年!我媽媽就屬兔子!」小女孩非常肯定的說。

  「我是問你,公元多少年……就是二零多少年……」方謹言說。

  「我知道,我知道,是2o35年!」旁邊個小男孩舉手,搶著說。

  方謹言心中驚,竟然已經是2o35年,距離他的末世最後戰,已經過去十年時間。

  「那你們知道喪屍或者變異獸嗎?」李青湖又問。

  「知道,都是怪物!我們在電視裡見過!」

  「電視,你們現在有電視看?」

  「當然,每家都有電視!你家裡難道連電視都沒有?!」

  「呃,沒有,我就是好奇,對了,你們只是在電視中才見過嗎?」

  「不是,歷史書上也有啊!」

  「它們都被消滅了?!」

  「當然!人類光復軍是無敵的!」小女孩無比自豪的說。

  「那你……知道葉素雪嗎?」

  「當然知道!葉將軍是光復軍十大進化戰士,是我偶像,我以後也要像她樣,成為能夠飛天遁地的進化戰士,而且長生不老,永遠都那麼漂亮!」

  光復軍……葉將軍……進化戰士……

  這些名詞都是方謹言從來沒聽說過的,但是從小女孩的表述中,他已經大概瞭解目前地球的情況。

  人類顯然已經光復地球,消滅了喪屍和變異獸,所謂的「神族」,也被徹底消滅。

  而進化者的能力卻保留了下來,如今他們依然活躍在地球之上,成為人人景仰的英雄。

  而更關鍵的是,他已經知道,葉素雪還活著,而且似乎找到了新的價值。

  雖然他還是不明白,自己明明死了,之後莫名其妙出現在個荒島,現在怎麼又出現這裡。

  他仔細想了下,唯的可能,應該就是他的腦……

  他疑似的三次重生之前,都已經擁有了腦天賦,而人的大腦,是跟靈魂最密切相關的部位。

  般認知下,大腦死亡,就意味著靈魂也要消散,而腦,可能就未必遵守這個規則了。

  腦不死,靈魂不滅。

  或許這正是他不斷重生的原因,哪怕肉體死亡,他的靈魂也能穿梭時空,重聚肉體。

  當然,這些都只是他的猜測,暫時根本無法得到驗證。

  然而這些根本就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又活過來了,他又回到了這個世界。

  他的親人朋友,也都還活著。

  而且這個世界,現在重歸光明與和平,末世已經徹底結束!

  「叔叔,我現,你長得像個人。」小女孩盯著方謹言很久,突然又開口說。

  「像誰?」

  「光復軍最偉大的進化戰士——方謹言將軍!是葉將軍和聯邦直在尋找的一個超級大英雄!在場曠世大戰中失蹤了,歷史課本上有他的照片!不信我回去拿給你看。」小女孩說。

  「……不用了,我相信你。」

  方謹言起身,無須再問,切都已經明了。

  他縱身躍,飛上高空,朝著方城基地的方向極飛行,轉眼即逝!

  他知道,葉素雪和他的親人朋友們,定能在那裡找到他們!

  「他是進化者!好厲害!」

  「笨蛋!進化者根本不能飛!他肯定是能力者!」

  「你才笨蛋!進化者包括能力者,這是進化課本上說的!」

  (全書完)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3 01:0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