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官不聊生

[其它小說] [婆娑忍土]獸神藏(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6:2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血已沸騰!

    不想惹麻煩的,麻煩找上身。

    死胖子一屁股坐癱自行車,面對足有三四百頭屍群,凌楓只有一個念頭,跑!

    他雖然戰鬥力超強,也無法應對這麼多活屍,如果不跑,一旦被圍住,有死無生。

    咻!

    身子前傾,雙腳一蹬。凌楓如獵豹般敏捷,急速狂奔而去。

    “哥!等等我……”

    身後傳來胖子金富貴的叫喊聲。凌楓充耳不聞,自顧自逃命。

    不是他自私。眼前的情況,由不得他多考慮,保全自身才是關鍵。

    寬闊的馬路。

    兩個男人,一前一後,拼命狂奔。後面三十米開外,足有好幾百頭活屍嘶吼怪叫,窮追不捨而來。

    以凌楓的體質,速度絕對勝過活屍。雙腿發力,漸漸拉開自己和屍群的距離。

    金富貴就慘了。他原本沒吃沒喝在電線杆上吊了好幾天,體能消耗達到極限。外加身子重,速度慢,沒多會就被拋開一大截。

    ‘高手兄’的背影越來越遠。身後活屍怪物越逼越近。

    金富貴肥臉慘白。他心裡很清楚,這種情況下,‘高手兄’絕不會回頭來救。

    而他自己,體力已被榨乾,虛弱不堪,再也沒法邁動腳步。

    “老孃啊,富貴兒不能回去看你……你自己多保重啊!”

    一屁股癱坐在地。金富貴捂著臉嚎啕大叫,等待死亡降臨。

    就在他滿心絕望的時候,‘轟’爆炸聲不斷響起。睜開眼看去,他瞅見一個身影站在自己面前,正從後背囊袋摸出一個個鐵罐扔去。

    高手兄!

    我滴親哥!

    金富貴見到來人,精神為之一振。

    “死胖子,還不滾起來……逃啊!”

    回頭的人正是凌楓。他原本沒打算為了一個熟人,惹上大麻煩。但是,耳聞對方絕望大喊,那一聲‘老孃’,莫名觸動心緒。

    下意識,他回頭救援。

    背囊內的鐵罐炸藥,一一點燃,扔了出去。這些炸藥全是不久前剛製作出來的,原本留著路上遇到麻煩使用,此刻全被拿了出來。

    還別說,類似燃燒彈功效的鐵罐,爆炸後騰起熊熊火焰,立刻阻擋住屍群逼近之勢。

    金富貴此刻也反應過來,爬起身,邁著沉重步伐,氣喘吁吁逃命。

    五分鐘!

    這是凌楓給他的時間。如果在五分鐘內,這胖子逃不遠,他就算想救,也有心無力。

    鐵罐炸藥畢竟威力有限,全部扔出後,雖起到一定作用,但是沒多久,火勢減弱,屍群再度逼近。

    殺!

    凌楓早就料到,反手抽出長矛,眸中透出無窮戰意,直衝而去。

    矛如龍,橫掃八方。步伐如電,來回竄動不停。

    凌楓竟然以一人之力,狙擊屍群前鋒,無法逼近半步。

    同時,全力戰鬥,對他而言消耗也是極大。

    短短几分鐘。

    地面多了幾十頭活屍骸體。凌楓胸口起伏,額頭出汗,鼻息漸漸粗重。轉頭看去,他忍不住破口大罵:“死胖子!”

    快有五分鐘時間,這胖子竟然只跑出六七百米。此刻若是撤退的話,他還是會被活屍追上。

    咬了咬牙。

    凌楓手中長矛一橫,繼續對戰屍群。既然出手,好人做到底,他會拼盡全力,救這死胖子脫離險境。

    又過了三分鐘。

    凌楓後背汗溼,氣喘吁吁,體能已經消耗大半。轉頭望去,死胖子沒了人影,應該拐去路彎那邊。

    差不多了!

    在他估計,距離遠了,活屍嗅覺雖然靈敏,也難以鎖定目標。

    因此,該到撤退的時候。

    噗!

    手持長矛,一矛刺穿左側一頭活屍的腦袋。抽手的時候,凌楓急速後撤。

    原本,按照他的預計,就算體能消耗過半,也有把握擺脫屍群。誰料想,一小股活屍從公路對面繞行而來,堵住後路。

    如此一來,凌楓腹背受敵,身影很快就被屍群淹沒。

    不管單兵作戰,或是群體行動,最忌諱被包圍。眼瞅四面八方盡是活屍身影。凌楓心知自己想要衝出去,很難。

    再難也要衝!

    他想活著,不想成為這些怪物的食物口糧。

    大喝一聲。凌楓揮舞長矛橫掃劈砸,腳步不停,朝向後方衝去。

    戰意昂揚,鬥志如虎。

    十幾頭活屍被他砸飛刺死,所過之處,無可披靡。

    然而,活屍數量太多。這邊被清除,旁邊立刻有補充,牢牢將凌楓困住。

    這對凌楓而言,絕對是致命威脅!

    隨著時間推移,手中長矛越來越沉重,腳步也越來越凝滯。凌楓感覺自己,體能已經快要耗盡。舉目望去,四周屍群黑壓壓一片,至少還有兩三百之多。

    殺光它們?

    已經不可能。人力有限,他能獨戰屍群,擊殺近百頭活屍,已是體能極限。

    怪異吼叫不斷傳來。四面八方盡是活屍身影,張牙舞爪,直撲而來。

    凌楓拼盡餘力,只能抵抗,再也無法衝出去。

    他的眼神,透出一抹絕望。在這種情形下,逃生機率微乎其微。

    “死撲街仔!”

    心裡忍不住咒罵。若不是那死胖子,他不會身陷囹圄。

    做了就做了,絕不後悔!

    也沒有時間,讓他多想。四周屍群洶湧,已經圍逼而來。

    “我不能死!”

    身體雖然已經最大化透支,凌楓意志卻沒有半點動搖,手持長矛,大吼大叫,殊死一搏。

    汗水打溼全身。體力似乎被榨乾,不剩半滴。凌楓腳步踉蹌,揮舞長矛不讓活屍靠近。

    然而,在某一刻,一頭體型健壯的活屍從側面直插而來,揮起手掌拍中長矛。

    啪!

    凌楓已近油盡燈枯,再也握不住,長矛脫手掉落在地。那男人模樣的健壯活屍嘶吼怪叫,五指曲張,獠牙露出,直撲而來。

    在長矛脫手那一刻,凌楓身子不穩,搖搖欲倒。眸中瞅見四周,一張張猙扭曲的面容,他內心莫名恐懼,還有極度不甘。

    家人,朋友……還有很多心願未了。

    我不能死!

    一聲大吼。原本體力耗盡的凌楓,高舉雙臂,狀若瘋狂。同時,胸口莫名發燙,體內熱血沸騰,絲絲縷縷力量蔓延,瞬息遍及全身。

    “給我滾!”

    一拳砸去。‘啪’一聲,逼近的那頭健壯活屍,腦袋直接被轟成稀巴爛。

    這一拳力量之強,竟然遠勝先前好幾倍!

    凌楓卻沒感覺到。此刻的他,胸口仿若有座火山,爆發出無窮無盡的熔岩熱流。

    血已沸騰,雙目赤紅,眼中所見,有敵無我!

    心緒混亂,整個人彷彿陷入一種瘋狂境地。直觀上,此刻的凌楓,比活屍還要狂暴,衝殺而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6:4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同時淪落人

    血已沸騰。

    狂怒不可遏。

    胸口如火焰燃燒。無窮無盡力量,遍及全身。凌楓衝殺在屍群內部,狀若瘋狂,無可披靡。

    嘭!

    一拳轟爆活屍腦袋。霍然轉身,又抓起另外一頭活屍,直接將其撕裂成兩半。

    血水混雜內臟灑落。凌楓渾然不覺,雙眼赤紅,狂笑著衝向下一目標。

    短短三分鐘。

    遍地屍骸。將近三百屍群被絞殺殆盡,所剩不足二十。

    凌楓如血人,屹立當場,眸中狂暴殺意未消,胸口灼熱和體內沸騰血液,開始緩和。

    加諸其身的力量,也開始飛快消退。

    啪!

    一聲輕響。他單膝跪地,大口大口喘息。

    “我是怎麼呢?”

    陣陣虛弱襲湧而來。凌楓感覺自己連動彈一下,都難以做到。

    剩餘活屍,並未因為同伴慘死,以及對手太強大,而有半點畏懼。它們仿若無知無覺,只剩殘存本能。此刻,怪叫嘶吼,齊撲而來。

    這些活屍數量雖少,但在此刻,卻對凌楓構成致命威脅。他想要躲避來不及,出手擊殺更是力不從心。

    關鍵時刻,轟鳴的發動機聲響起。

    一輛皮卡車疾馳而來,直接撞飛好幾頭活屍,在刺耳剎車聲中,停在凌楓旁邊不遠。

    “哥,快上來,快……”

    車窗搖下。一張肥臉探出,正是金富貴。這傢伙還算有義氣,逃到安全地帶,瞅見凌楓一直沒跟上,心知對方可能遇險。於是,他找到一輛皮卡車,掉轉過頭施以援手。

    不得不說,這胖子來的正是時候。

    提聚體內殘存氣力,凌楓站起身,直接竄進車內。

    嗡!

    大油門加起。金富貴車技不錯,皮卡車一個原地掉頭,呼嘯馳騁而去。

    終於脫險了!

    凌楓坐在副駕駛,大口大口喘息。雙眼仍舊通紅,胸口灼熱消褪,難以形容的煩躁充斥全身。

    金富貴一邊開車,一邊偷偷打量著,眼神充滿崇拜還有敬畏。剛才開車返回,眼中所見那一幕,在他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印痕。

    獨自擊殺幾百頭活屍,這位哥……還是人麼?

    凌楓顯然覺察到金富貴在偷看自己,沒來由火氣上湧,轉頭吼道:“看個雞-把啊,開車!”

    “是,是,哥你別生氣,我開車!”

    金富貴嚇了一跳,如小雞啄米直點頭,專心專意開車,再也不敢惹這位凌哥生氣。

    凌楓一嗓子吼出,體內煩躁似乎得以宣洩,好過了不少。

    沒多久,他的狂躁心緒漸漸平復,整個人恢復正常。

    “對不起!”

    想起剛才自己情緒失控,凌楓有些抱歉。這胖子能夠返回救援自己,人品很不錯,不管從哪一方面,都不應該衝他發火。

    “沒事!哥,你真厲害……”

    金富貴根本沒將剛才的事放在心裡。他見到凌楓恢復過來,肥臉盡是歡喜,開始大拍馬屁,誇讚凌楓是高手中的高手,簡直無人能敵。

    胖子絮絮叨叨說著。凌楓聽在耳中,面露苦笑,還有一絲疑惑。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對戰屍群過程中,為何會突然爆發超強戰力?

    甚至連絞殺屍群的過程,印象也很模糊。這一切,恍若做夢般不真實,卻真真切切發生了。

    我怎麼呢?

    心中又一遍問自己。他低下頭,沿著敞開的衣領,瞅見胸口那道奇異的血色狼頭圖案。

    “難道……是你?”

    ……………………………………

    鹽都市。

    321國道沿測一間民居。

    凌楓站在水井邊,穿著短褲,提桶打水,不斷沖洗渾身血汙。金富貴拿著長矛,巡視四周,儼然一小跟班,架勢十足。

    驅車進入鹽都市郊區。一路順風順水,幾乎沒遇上活屍。先前一戰,凌楓渾身沾滿血汙,氣味難聞。他實在忍受不住,吩咐金富貴停車,來到沿路這家民居。

    國道附近,稀稀疏疏,散落不少民房民居。這家就在路邊,二層樓房,外加圈起的大院子。

    進去後,有兩頭活屍被困在院內。倖存者一個沒有,不出意外的話,早就成為它們的食物。

    經過一段時間,凌楓已經恢復體力。兩頭活屍,對他而言,不費勁將之擊殺。過後,來到水井旁,脫掉衣服,沖洗起來。

    身上沾滿活屍汙血,按理說,極有可能蘊含紫雪病毒。凌楓卻不怕,他曾被巨狼怪物抓傷,感染病毒,但沒有變成活屍。

    由此足以證明,他擁有抵禦病毒的抗體。單憑這些活屍汙血,根本影響不到他。

    事實也是這樣。

    前後經過將近一個多小時,他身體各項機能完好,沒有任何變故。

    冰涼的井水從頭澆灌而下,驅走酷熱暑氣,帶來絲絲清涼。一邊沖洗,一邊享受,凌楓不自覺眯起眼。

    二十分鐘後。

    沖洗完畢,連髒衣服也洗乾淨,掛在院內的鐵絲上晾曬。凌楓靠在藤椅上,從背囊取出幾塊牛肉乾,大口吃喝起來。

    “哥!”

    金富貴來了。一臉饞涎欲滴的模樣。話說,這胖子來到後,翻箱倒櫃,也找到不少食物充飢。

    但此時此刻,仍舊抵擋不住凌記祕製牛肉乾的誘惑。在旁搓著手,想討要幾塊嚐嚐。

    胖子人不錯!

    凌楓笑了笑,直接扔了兩塊過去。金富貴接到手,狼吞虎嚥大口吞吃起來。

    “哥,你下一步準備去哪兒?”

    吃得時候,金富貴不忘開口詢問。這是關鍵,如果對方能陪他去鹽都市,最好不過。

    “漢陽!”凌楓沒有隱瞞。

    “漢陽!老遠了!”

    金富貴聽後,吞下口中牛肉,滿臉驚詫望向凌楓,帶著幾分關切,還有幾分失望,說道:“哥,你身手雖然厲害,但這世道變了……長途跋涉,一路上危險恐怕不小啊!”

    凌楓當然知道,此去漢陽,危機重重。他沉默了一會兒,淡淡說:“我母親和我弟弟在那邊,我必須回去!”

    金富貴聽出凌楓話語中的堅決,沉默了,不再說話。他何嘗不也是想去鹽都,找到自己的老孃。

    在聞聽金富貴的打算後,凌楓冷漠的眼神,透出些許溫暖。

    同時淪落人,應該給予幫助。

    “這矛……送你了!”

    凌楓站起身,衝著金富貴丟下這句話的時候,去將半乾的衣服穿上。過後,他招呼金富貴:“走,我們去附近轉轉,看能不能給你多弄幾樣防身武器!”

    “哥,謝謝你!”

    金富貴聽出凌楓話中關切之意,很是感動。

    “如果我能活下來,哥,咱們再見面的時候,我一定要跟著你後面幹!”

    這是金富貴的承諾。

    凌楓聽後,莞爾一笑。他獨來獨往慣了,要收了這麼個胖小弟,還真有些不適應。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6:5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擋路的大樹

    巨大的骸骨埋藏在地底,經歷千年萬年,腐朽不堪。

    他雖已死去,魂靈不滅。當災厄再度降臨,他那深陷的眼窩泛出幽暗光澤,仿若要掙脫一切禁錮,來到世間。

    一點幽光,從地底延伸而上,如種子發芽壯大……最終,在地面形成一棵大樹。

    無花無葉,樹身虯結,一枚枚果實迎風搖曳,展現不同於世間任何植物的獨特風姿。

    ……

    321國道。

    岔路口。一輛越野車和一輛皮卡停放。車內有兩個男人,正是凌楓和金富貴。

    這是他們分手的地方。

    凌楓要沿著國道西行,前往漢陽。金富貴趕往鹽都,去找他的老孃。

    “哥,你多保重!”

    車窗搖下,金富貴探出他那張肥臉,除了不捨,還有對前路的迷惘。

    “你也多保重!”

    凌楓罕有露出微笑。這胖子……竟然讓他有跟昔日戰友相處的感覺。

    “凡事不可勉強,盡力而為就行。”

    這是凌楓臨別贈言。他很欣賞胖子對母親的孝心。然而,鹽都不比豐縣,百萬人口的中型城市,遭受病毒感染變成活屍的人類,數量可想而知。

    別說胖子,就算是他,也沒半點把握闖進去,活著出來。

    “我老孃住城郊別墅,那裡人少!”

    聽出凌楓心有關切,金富貴從後座拎出一個大包,哈哈笑道:“有哥給我準備的傢伙,我有自信活著出來!”

    “好!”

    凌楓點頭。他深深看了金富貴一眼,似乎要將這萍水相逢的朋友身材體貌,牢記心中。過後,駕駛越野車疾馳遠去。

    “保重……”

    金富貴望向漸行漸遠的越野車,喃喃說出這兩個字。

    嗡——

    下一刻,發動機咆哮轟鳴。他望向通往鹽都的公路,加起油門,驅車駛去。

    很久很久,沒有這種生死與共的感覺。

    凌楓駕駛越野車,在公路疾馳奔行,內心思緒萬千。腦海中,浮現當年跟戰友們並肩戰鬥的畫面。金富貴,一個萍水相逢的胖子,竟讓他冷漠的心,多了幾許淡淡溫暖。

    “祝你好運吧!”

    該幫忙的地方,他已經全部做到。胖子此去禍福難料,是凶是吉,全憑運氣。對於這個陌生人轉化的朋友,從內心他只有祝福,再也幫不上任何忙。

    當然,他可以陪對方去一趟鹽都。但漢陽的母親和兄弟等不及。耽誤一天,他們就會多一分危險。

    這是凌楓所不願。

    因為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人比他的親人還重要。

    拋開雜念,凌楓專心駕車,一路西行。從豐縣到漢陽,足有八百多公里,開車的話需要將近十個小時。

    當然,這是在道路順暢的情況下。

    災厄突兀降臨。並且還是在傍晚,交通線繁忙期。不管主幹還是支線道路,隨處可見撞擊廢棄的車輛。

    這些車子的主人,或感染病毒變成活屍,或淪為食物。留下各型別汽車橫擺在道路上,阻滯交通線。

    跟金富貴分手,西行十來公里,凌楓就遇到麻煩。前方屬於國道主幹交通線,車輛眾多,橫七豎八,阻擋住去路。

    遇到小車擋路,可以直接撞開。但若遇上大型車輛,就必須停下來,或繞行,或設法移開車輛。

    就這樣,走走停停,到了傍晚,也沒走出鹽都境內。

    看了看天色,凌楓心一橫,捨棄越野車,直接選了輛大貨車。油門加起,橫衝直撞而去,硬生生在廢棄車流中開闢一條通道。

    擦黑的時候。他經由國道,駛出鹽都,進入泰興市境內。

    大貨車雖然經撞,時間一長,車況也承受不住。熄火的時候,凌楓瞅見路邊一輛小轎車,直接前去,換車繼續前行。

    車是好車,奧迪A6。車內氣味卻不好聞,瀰漫血腥味。在開啟車門的時候,裡面竄出一頭活屍,被凌楓解決掉。

    這活屍是個穿西裝的中年人。副駕駛位置,還有人類殘留骸骨,以及破碎短裙和高跟鞋。

    可以想象,車內原本有兩人,一個變成活屍,然後將副駕駛的同伴殘忍吃掉。

    人類變成活屍,喪失所有記憶,包括對車輛的運用。因此,這活屍被硬生生困在車內,無法出來。

    當然,以活屍的力量,足以打破車玻璃逃出。但是,它們似乎並無此智商。

    氣味難聞。特別是在凌楓嗅覺變得極度靈敏的情況下,陣陣惡臭裹挾血腥味直衝頭腦,讓他忍不住心中作嘔。

    沒辦法,他找了一張紙巾,搓成球塞住鼻孔。過後,方才好些。

    進入泰興境內,沿途活屍沒見多少,倖存者倒是遇上很多。國道周邊岔路,各種車輛雲集,形成逃荒隊伍浩浩蕩蕩行駛。

    這並不出凌楓意料。

    豐縣東面靠海,有幾十公里長的淺灘海岸線。四周交通線發達,在災厄降臨,縣城內的倖存者,只要稍有頭腦都會選擇逃亡人口稀少的空曠地。

    像他這樣,反其道而行,從鹽都方向逃生的人,可謂少之又少。

    紫雪飄零,大災厄雖降臨,人類倖存者仍然眾多。他們有的憑靠運氣,有的倚仗武力,逃出生天者不在少數。

    如今,豐縣境內國道,隨處可見的車輛隊伍,足以證明。

    有其他倖存者駕車在前方開道,對於凌楓來說,這是好事。道路阻滯不存,他前往漢陽會順利許多。

    夜已深沉。

    車窗搖下,微風吹拂,倍覺涼爽。凌楓駕車在公路疾馳,速度不快不慢。四周不時有大燈閃爍,伴隨還有急促的車喇叭聲。

    “急著去投胎麼!”

    瞅見那些按喇叭超車的倖存者,凌楓面露冷笑。這世道已經亂了,沒有交通管制,秩序不存。想要保住性命,不是靠誰的車開得快,而是敏銳的目光,以及洞悉未來局勢走向的能力。

    這些慌亂逃命的倖存者,漫無目標前行,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們的好運氣就會用完,到那時……等待他們的,只會是死亡。

    相比這些人,凌楓無疑冷靜許多,不慌不忙,驅車前行。他的目標很明確,返回漢陽找到母親和弟弟,過後帶著親人找一處安全地域,避難棲身。

    回城的路,早就透熟於胸,繼續向前十幾公里,經由國道駛入涇陽高速,就能一路抵達漢陽。

    想起自己遠在漢陽的親人,凌楓眸中閃過一抹焦灼。他不知道災厄降臨,自己母親和弟弟,現在處境如何?

    不知不覺,油門加大,車速提升。

    事不關己,關己則亂。

    凌楓也未能免俗。心中惦念親人,他無時不刻都想盡快趕回漢陽老家。

    然而,車開了沒多遠,前方發生變故。

    三百米外。

    足有好幾百輛汽車堵住那裡,水洩不通。倖存者更是眾多,足有上千。

    這些都不讓凌楓感到意外。心中驚訝的是,出現在前方大路中央的一物。

    這是一棵樹!

    高十米,外形很古怪的大樹!

    無花無葉,橫亙路中央,擋住所有幸存者的去路。類似藤蔓虯結的枝椏上,結著十幾枚拳頭大小的果實,在黑夜籠罩下,泛出淡淡白色光芒,還有誘人香氣……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7:0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果實

    隔著鼻塞都能嗅聞到誘人香氣,從幾百米外飄來。

    凌楓盯向遠處那棵古怪大樹,臉上盡是驚奇。

    拿掉鼻塞,香氣更濃,嗅聞一口,竟讓他有難以抑制的渴求。伴隨距離越近,香氣越濃,這種感覺也越發強烈。

    哢——

    終於,抵達怪樹附近,也是道路擁堵的地方。凌楓方向盤一轉,靠邊停車。

    “好香啊!”

    “這樹好古怪?”

    “樹上的果實……看去很好吃的樣子!”

    噪雜人聲不斷傳來。凌楓一步步走近人群。具體來說,逃荒避難的倖存者群中。

    近距離觀察,這些倖存者大多都是年輕力壯的男子,也有老弱婦孺,三五成群,結伴站在大樹四周。有的隊伍人數眾多,足有近百。

    基本上,人手都有武器防身。以冷兵器為主。少數一些倖存者,竟然持有槍械。

    凌楓目光敏銳,不斷在人群中搜索。很快有所發現。

    這些倖存者中,以一幫身穿警察制服的隊伍人數最多,並且基本都配有槍械,戰鬥力毋庸置疑最強。

    領頭的是一個臉膛黝黑的中年男人,身穿警司制服,持槍吆喝同伴,圍成圈守在怪樹四周,不讓其他倖存者靠近。

    同時,凌楓還看見,怪樹四周有不少被擊斃的活屍,數量足有上百。

    深吸了口氣。

    口鼻間盡是沁人香味。凌楓盯向倒斃在怪樹四周的活屍,還有樹椏上結出的一枚枚白色果實,臉龐閃過一抹驚奇。

    這怪樹果實散發的香氣,似乎極具誘惑力。不僅是他,從四周倖存者臉上神情,足以證明這一點。

    另外,空曠國道,活屍稀疏,按理說不可能聚集上百規模。很顯然,這些被擊斃的活屍,也是被怪樹果實吸引過來。

    生長在瀝青路面,仿若憑空從地底鑽出,果實對人類活屍極具誘惑力。

    此樹古怪,不言而喻。

    “大家都退後!讓我們的人剷掉這棵樹,掃清障礙!”

    中年警司站在怪樹下,摸出一個擴音喇叭,衝四周人群大喊。其手下有人拿出鋼纜繩,纏在樹身上。還有兩個年輕警察,攀爬上去,像是要採摘果實。

    “杜局,你們鏟樹不反對,樹上的果實……可不能獨吞!”

    另外一幫人,距離怪樹最近,陣容也是僅次於警察隊伍。其中領頭一短髮男人,同樣扯開嗓門喊話。他握著一把五四式手-槍,不斷揚起,似有示威的意味。

    怪樹奇特,樹上果實更古怪。對於人類活屍極具誘惑力。功效雖然不明,但四周不少倖存者都為之垂涎。

    這種渴求,發自內心,出於本能。

    凌楓也不例外。

    警察隊伍想要獨吞。其他倖存者不答應。這就是現在的局勢。

    凌楓穿插在人群中,慢慢靠近過去。他對這怪樹結出的果實也很感興趣,否則,早就走人。

    身為泰興市公安局副局長,刑偵大隊隊長,杜海東擁有敏銳的洞察力和領導能力。在紫雪飄灑,災厄降臨過後,他第一時間召集倖存部下,開啟市局武器庫,護守家屬朋友衝出城區。

    一路上,盡是變成怪物的人們。他知道,大災變降臨,想要保護自己,庇佑家人活下去,手中必須掌控一支力量。

    這對他而言,並不難。原有部下,加上一路收攏的倖存者,很快就拉起一支百人隊伍。

    帶隊遠離城區,前往人跡罕至的安全地帶,等候國家軍隊救援。

    這是杜海東的打算。

    當然,在沒有等到救援之前,他必須依靠自己手中力量,活下去。

    衝出泰興市,隊伍駛入國道。沒多久,他就發現這棵怪樹,還有不斷聚集而來的活屍。

    國道空曠,人口稀少,活屍數量也少。憑藉手中掌控的武力,杜海東的隊伍沒費多大勁兒,就將四周活屍清除乾淨。

    這憑空生長出的怪樹,讓他驚奇。憑藉多年刑偵經驗,他斷定此樹不尋常,樹上結出的果實,更非普通之物。

    獨佔!

    這是杜海東第一念頭。

    雖說他並不知道怪樹果實的用途,但並不打緊,摘下後,找人試驗即可。

    只可惜,經由國道逃生的倖存者,不止他們這一路。在杜海東命人採摘怪樹果實的時候,大批倖存者聚集而來。他們同樣發現怪樹奇特之處。

    當然,最關鍵是怪樹果實,散發出的強烈誘惑香氣。

    人人都想要。打亂了杜海東的計劃。憑藉手中掌控的強大火力,倒不懼其他倖存者,唯一心有忌憚就是劉陽帶領的隊伍。

    劉陽,泰興市人,表面是地產商,暗地經營各類違法行業,不折不扣的黑社會頭目。災變之前,杜海東一直盯著此人,想抓住對方犯罪證據,繩之於法。

    但劉陽很狡猾,做事滴水不漏,苦無證據,一直沒辦法定罪。

    同樣,災變降臨,劉陽拉起一隊人馬衝出泰興市。他們人數雖不及杜海東的隊伍,但是,手頭擁有軍火槍支。一旦交手,就算能贏,己方也會付出慘重代價。

    先穩住他!

    杜海東目光深沉,盯向不遠處的劉陽,也就先前說話的短髮男子。若在和平時期,他根本不會給此人面子,如今世道變了,誰拳頭硬,誰掌控話語權。

    劉陽的人馬,不得不讓他心有忌憚。

    “劉總!”

    心有盤算,杜海東衝著老對頭笑呵呵說:“這樹擋住大家去路,必須剷除……至於樹上結出的果實,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或許還有毒,劉總要來何用?”

    “杜局,兄弟我對新鮮玩意兒一直很感興趣!”

    劉陽就站在杜海東七八米外的地方。他可不吃杜海東這一套,對於這老狐狸心中盤算,一眼洞悉。

    右手微微揚起,黝黑槍口直指攀爬樹上的兩名警察。同時,他身旁同伴,有十幾個人持槍,對準杜海東等人。

    杜海東臉色微變。論人,他比對方多。論槍,他火力更強大。只不過,一旦交火,亂槍掃射,後果難料。

    “既然劉總想要,這樣吧,果實一共十五枚,摘下來後,分給你們三枚就是!”

    杜海東不得不妥協。

    “二五對半,少一枚都不成!”

    劉陽掐準杜海東不敢動手,直接開出條件。

    杜海東臉色一冷,沉吟半響,緩緩點頭:“行!”先穩住這傢伙,待弄清怪樹果實具體功效再說。

    這是他心中盤算。

    最大的兩方勢力達成妥協。四周其他倖存者雖垂涎怪樹果實,卻不敢造次。除非,他們不想要命。

    局勢暫時得到控制,近千道目光,全部盯向正在攀爬怪樹的兩名警察。

    沒多久,其中一名警察已經成功接近一枚果實,並且伸手將其摘下。在手指碰觸果實那一刻,這名警察不知出於什麼原因,竟然將剛摘到的果實,一口吞下肚。

    “夏傑!”

    杜海東沉著臉,一聲大吼。對於屬下擅自冒失的行為,很憤怒。

    然而,隨後發生一幕,讓杜海東以及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7:1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搶奪

    啪!

    那名叫夏傑的年輕警察,在吞吃怪樹果實後,身子一晃,直接從半空跌落。

    從六七米高處摔下來,普通人肯定會受傷。而他,竟然像沒事人一樣爬起來。

    下一刻!

    他口中發出低沉怪聲,身體急速膨脹,人仿若漲大一圈,上身制服片片碎裂,袒露出堅硬如鐵的塊狀肌肉。

    一個精瘦的年輕人,短短時間內,變成一個身材偉岸的肌肉男。

    在場所有人都被驚呆了!

    這還不算。這名叫夏傑的年輕警察,在身體發生變化後,像是出於本能發洩,揮拳砸向地面。

    嘭!

    瀝青澆築的路面,竟被他一拳砸出西瓜大小的坑洞。力量之驚人,難以形容。

    四周上千人,在這一刻全都摒住呼吸,鴉雀無聲。只有一道道目光投向怪樹樹椏上的白色果實,透著驚奇、貪婪、覬覦等等複雜情緒。

    “杜局,我的力氣變大了許多……這果實,好像能提升人的力量!”

    還是那名叫夏傑的年輕警察,打破四周寂靜。他感受到自己身體的變化,滿臉都是亢奮驚喜。

    “笨蛋!”

    杜海東聽後,心中暗罵一聲。虧他看好這小子,如此節骨眼上,口無遮攔,說出不該說的話。

    大災變時代,什麼最寶貴?毋庸置疑,當然是力量。

    這怪樹果實能提升人類力量,可以想象,在得到證實後,四周倖存者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事實如杜海東推測,以劉陽的隊伍為首,所有幸存者全都躁動起來。

    “搶啊——”

    上千名倖存者,如潮水蜂擁而去。個個面露貪婪,死死盯向怪樹頂上,結在枝椏上的十幾枚神祕果實。

    “全員戒備!”

    杜海東一聲大吼。他手下警察隊伍立刻散開陣型,手持武器,朝向逼近的人群。

    “此樹果實來歷不明,功效不明……我以國家執法人員的身份宣佈,樹上果實全部歸於公有,所有人立刻退去,否則,格殺勿論!”

    杜海東手持擴音喇叭大喊。原本恬不知恥一番話,在他口中變得義正言辭,理所當然。

    “去你媽的國家!”

    “怪物到處吃人,也沒見國家派人來救援!”

    “他們子彈有限,大夥兒別怕,一起上,樹上果實誰搶到,就是誰的!”

    煽動的話語聲在人群中響起。倖存者們受到鼓譟,無視持槍戒嚴的警察,揮舞各種武器,嗷嗷叫直撲而去。

    人群洶湧。目標皆是怪樹上的神祕果實。

    杜海東臉色陰沉的可怕。內心糾結掙扎。

    當倖存者隊伍逼近不足二十米遠的時候。他終於做出決定,手一揮,大吼:“開槍!”

    警察原是人民公僕,維護社會秩序。然而,如今秩序不存,他如四周那些倖存者一樣,渴求強大力量。

    為了達成,不惜一切。

    啪啪……

    零星的槍聲響起。倖存者隊伍前面開始有人倒下。卻沒起到遏制作用,反而激起人們內心反抗,揮舞兵器大吼大叫,瘋狂衝殺而去。

    “啪!”

    杜海東親自出手,一槍撂倒距離最近的一名倖存者。同時,扯開嗓門衝著手下吼道:“我知道你們不忍心!我也不忍心!但是,眼前形勢……不擋住他們,我們沒一個能活命!”

    他眼觀六路,知道自己手下不少人剛才都沒開槍。畢竟,當慣了人民公僕,乍一轉換角色,誰也無法適應。

    但是,他的話很有效應。面對生死關頭,任何人都會做出抉擇,你死好過我死。

    啪啪啪……

    槍聲立刻密集起來。衝在最前面的倖存者,成排成排倒下。

    同時,杜海東命令兩名手下,還有剛吃了神祕果實的夏傑,立刻爬樹採摘果實。

    “是,杜局!”

    渾身肌肉虯起的夏傑,第一時間領命,雙手扣住樹身,速度飛快,向上爬去。力量增強,至少達到普通人三倍以上。他爬升速度極快。

    先前跟夏傑一起上樹的同伴,已經摘到一枚神祕果實。在他忍不用誘惑也想吞吃的時候。無意瞅見自己的頂頭上司,黑著臉,揚起手中的槍,眼神不善盯著自己。

    一個激靈。他連忙將果實收起,再也不敢造次。

    這都是我的,我的寶貝!

    杜海東死死盯向樹梢,看緊手下,誰若敢放肆,他不會手下留情。

    槍聲如鞭炮,在漆黑深夜迴盪,伴隨殺聲慘叫聲,顯得格外刺耳。

    警察隊伍憑藉強大火力,在短短半分鐘內,擊殺上百名倖存者,成功擋住衝擊之勢。

    面對熱武器,那些拿刀拿棍的人們,根本沒有對抗能力。

    然而,在夏傑和另外兩名警察爬上樹梢,準備採摘神祕果實的時候。倖存者人群中,響起了槍聲。

    啪啪啪!

    火花閃耀,亂槍掃射。怪樹頂上,一個個人影筆直栽倒下去。包括剛才吞吃神祕果實的夏傑。

    杜海東也遭到槍襲。只不過,他經驗老道,早就瞅準掩體,躲在怪樹後面。

    “劉陽,老子跟你勢不兩立!”

    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麼。以劉陽為首的一幫人,先是鼓譟其他倖存者衝鋒陷陣,然後躲在人群后面伺機而動。此刻終於出手,發起攻擊。

    杜海東並非沒有防備。早讓手下架起橡皮盾防禦。只是劉陽這幫人太狡猾,他們鎖定的目標,樹上採摘神祕果實的人。

    兩方甫一交火。

    槍彈無眼。其他倖存者內外受到攻擊,人群頓時炸了窩。

    神祕果實雖然重要,卻比不上自己的性命。等到這些人反應過來,鬥志淪喪,哭爹喊娘,倉皇逃竄。

    “小正,給我瞄準了,狠狠打!”

    人群一散。劉陽方面沒有了掩護,身影曝露。杜海東目光陰沉,死死盯向老對頭,衝著手下隊伍一名年輕人,下達指令。

    那年輕人眉眼跟杜海東有幾分酷似,接到指令,直接端起一把突擊步槍掃射起來。

    火舌噴湧!

    子彈如雨傾斜而去,形成狂猛金屬風暴。在強大火力攻擊下,只是短短几秒間,劉陽一方就死傷慘重。

    “別跟他們硬拼!”

    劉陽大吼。他帶人躲進道路兩旁渠溝。硬碰硬,他自知不是死對頭的敵手。但抽冷子放槍,給對方造成大-麻煩,還是能做到。

    “我得不到的東西,杜海東,你也休想!”

    劉陽扯開嗓門叫囂。他招呼手下隱蔽起來,目光鎖定十幾米外的怪樹。不論是誰,只要膽敢爬樹採摘神祕果實,都將會成為攻擊目標。

    同時,他們的火力也不弱。杜海東隊伍若敢強攻,將會付出極其慘重的代價。

    杜海東當然清楚這一點。表面臉色陰沉似水,實則內心焦灼,無法形容。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7:3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飛刀!死神!

    城門失火,殃及池魚。

    倖存者人群死傷慘重,再無搶奪神祕果實念頭。逃的逃,散的散。有些人直接趴在地上,躲避流彈。

    凌楓也是其中一員。

    所不同的是,他的腰身微微弓起,如狸貓般輕靈無聲,匍匐前進。

    神祕果實能提升力量。

    對他而言,誘惑力也是無法抵擋。出手搶奪,勢在必行。只不過,眼前形勢糟糕,他雖身手敏捷,也難抵擋亂槍掃射。

    因此,凌楓在等待機會。

    匍匐在地,不斷逼近前方怪樹。同時,側耳傾聽槍聲,判斷雙方交火情況。

    “他們彈藥不多!”

    擁有豐富作戰經歷的凌楓,單憑耳朵就能聽出,交火雙方大致狀況。這是身為特種作戰人員的必修功課。

    警察不同於軍隊,就算搬空市局武器庫彈藥,數量也有限。更遑論,在殺出重圍的時候,已經消耗不少。

    劉陽一方也是如此。

    如凌楓判斷,雙方彈藥都不足。此刻交火,槍聲由盛轉衰,漸漸稀疏。

    “一隊火力壓制……二隊!三隊,盾陣前進!”

    僵持了十來分鐘,躲在怪樹後面的杜海東終於忍不住,派人強攻。足有六十多名警察,手拿橡皮盾,矮著身子齊步而去。

    剩餘人手,持著槍械猛烈掃射。打得劉陽一方擡不起頭。

    不將這幫雜碎幹掉,或是驅走,想得到神祕果實太難!

    心中渴求力量。杜海東不惜派出所有人手,採取強攻。他身邊,只留下六七名手下。包括手持突擊步槍的年輕人,他的兒子杜正。

    劉陽等人雖有槍械,大多都是黑市仿製品,威力不強,很難穿透防爆橡皮盾。

    在警察隊伍齊齊出動,採取強攻的情況下。他們有些抵擋不住,開始後撤。

    儲存實力。劉陽只能做出這一選擇。

    杜海東達到目標。下一刻,命人上樹採摘神祕果實。

    “夏傑,手腳快點……記住,別偷吃!”

    杜海東派出採摘神祕果實的人選,還是那名叫夏傑的年輕警察。先前四人上樹,全都遭到劉陽一方偷襲。其中三人當場斃命。

    夏傑也中彈。只不過,吞吃過神祕果實的他,不僅力量提升,肌肉防禦能力也大大增強。

    他肩胛部位中彈,傷口只有半寸深,流了點血,並無大礙。

    此刻收到命令,夏傑沒有猶豫,雙手扣住樹身,身法敏捷,飛快向上攀爬而去。

    “是時候……動手!”

    在警察大隊人馬出動,全力壓制追擊劉陽一方的時候。凌楓心知自己的機會來了。

    此刻,他距離怪樹不足十米。

    咻!

    從背囊摸出飛虎爪,瞄準目標,猛然按動。爪尖如箭矢彈射而去,不偏不倚,勾住怪樹樹梢。

    把柄轉動,細鋼纜收縮。

    凌楓同時一躍而起,身子前傾,雙腳猛地一蹬。藉助飛虎爪鋼纜收縮之力,整個人斜斜飛去。

    在留守怪樹的杜海東等人,發現飛虎爪的時候。凌楓已經飄身來到樹梢。這幫傢伙沒來得及反應,他側身一記鞭腿,凌空抽擊,直接將剛爬上樹的夏傑踢飛。

    “開槍!幹掉他!”

    不得不說,杜海東經驗老道,反應最快。對於這個半路殺出的程咬金,他沒有任何猶豫,立即命令手下開槍。

    六七名警察,包括杜海東的兒子杜正,擡起槍口,便欲掃射。

    咻!

    又是一聲輕響。手持突擊步槍的杜正,口中發出一聲慘叫,栽倒在地。

    他的喉管被鈦合金打造的飛虎爪刺透,當場斃命。

    軍用空壓彈射飛虎爪,不僅是攀登越野工具,在凌風手中,同樣是取人性命的利器。

    他潛伏在側,早就看清形勢。此人手中突擊步槍對他威脅最大。因此,也是最先剷除物件。

    “小正!”

    眼見兒子喪命。杜海東睚眥欲裂,大吼一聲,擡槍射去。另外幾名警察反應也不慢,鎖定目標,齊射而去。

    啪啪啪……

    清脆槍聲驟起。子彈密集,攻向人在樹梢的凌楓。他出手解決最大隱患,過後,也不管飛虎爪,身子一旋,側身躲在怪樹後面。

    因此,杜海東等人的槍擊,沒對他構成任何威脅。

    凌楓心裡明白,不將留守在這裡的警察解決掉,想要採摘神祕果實,很難。

    沒有猶豫,雙腿夾住樹身。凌楓一個倒掛金鉤,如狸貓般敏捷,沿著粗糙樹皮滑下。

    落地之後。他一個前撲翻滾,躲避子彈的同時,雙手拔出鋸齒短刀擲去。

    嗖!嗖!

    兩名警察應聲倒下。胸口中刀,眼見活不成。

    一招得手,凌楓並未停止攻擊。這幫警察能為利益屠殺倖存者。他同樣可以為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取他們的命。

    大災變時代,秩序崩潰,唯有強者方能生存下去。

    這是不二鐵律。凌楓的覺悟,比任何人都早。

    腳下步伐變幻不定,忽前忽後,忽左忽右,身體停頓絕不會超過半秒。雙手連續拔刀,鎖定目標擲去。

    他這一手飛刀絕技,連當年親手傳授的教官都自愧不如,出刀如電,例無虛發。

    在短短几秒間,留守怪樹的警察除了杜海東,全被擊殺。

    “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杜海東大叫著開槍,不斷點射。只可惜,根本無法鎖定來人,彈彈落空。在他的眼中,月色下一道黑影,恍若死神般收割自己手下的性命,不斷逼近。

    這一刻,他感覺死亡到來,內心無比恐懼。

    “我是誰你管不著!”

    冷漠的聲音傳來,近在咫尺。當杜海東終於看清來人面容的時候,喉嚨一涼,鮮血狂噴而出。

    “呃呃呃……”

    他眼球突出,捂著自己脖子,滿臉不甘倒下。

    抽回三稜軍刺。凌楓看都不看這傢伙一眼,開始飛快收刀、收槍、還有飛虎爪。

    “杜局被殺了……來人!快回來啊!”

    耳邊響起一個男人驚恐的叫喊聲。凌楓皺了皺眉,自言自語:“怎麼忘了他……”

    夏傑,唯一吞吃神祕果實的人。他被凌楓一腳踢飛,從樹梢跌落。雖有渾身肌肉,捱了一記重擊,也是頭暈眼花。待到反應過來,瞅見一個如死神般的男人,不費勁將自己頂頭上司和留守同僚全部幹掉。

    這傢伙簡直不是人!

    夏傑空有渾身力量,也不敢跟來人搏殺。拼命跑向大隊人馬,揮舞雙手示警。

    麻煩!

    凌楓右手摸出一把鋸齒短刀,狠狠擲去。

    嗖!

    飛刀如電,直插十幾米外的夏傑後背。這傢伙一個趔趄,竟然沒倒下,繼續狂奔喊著救命遠去。

    讓此人逃走,警察大隊人馬很快就會殺回。凌楓不再猶豫,直接爬上怪樹,開始採摘神祕果實。

    當第一枚神祕果實拿在手中,他忍不住想要吞吃下肚。

    但是,他硬生生壓制住內心慾望,將果實塞進背囊,繼續採摘。

    怪樹雖大,樹梢總共也只結出十六枚果實。除了之前被夏傑吞吃一枚,還剩十五枚。

    凌楓動作飛快,短短七八秒間,採摘了五枚神祕果實。還想繼續的時候,密集槍聲傳來。

    可惜了!

    他暗歎一聲,隨後,從樹梢一躍而下,趁著夜色掩護,飛奔離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7:5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張半仙

    清晨。

    一輛摩托車賓士在國道,速度飛快。

    迎面勁風凌厲。卻不能阻擋凌楓犀利的眼神,做出正確判斷,繞過重重障礙。

    昨夜出手,收穫不小。

    五枚果實。能夠提升人類力量防禦的神祕果實。

    得手之後,飄身遠去。抵達安全地帶,他並未吞吃神祕果實。雖然,這果實大致功效已經掌握,但他有些猶豫不決,吃還是不吃。

    吃過果實,人類擁有力量的同時,肌肉賁張,身體會發生變化。

    對於凌楓而言,可不想成為肌肉猛男。原因很簡單,他如今的體型最標準,塊頭一旦變大,力量增強,但會影響其它方面。

    有得有失。必須做出選擇。

    抵擋住神祕果實的誘惑,凌楓思忖再三,還是決定緩一緩再說。

    當務之急,必須儘快趕去漢陽老家。

    沿著國道前行。凌楓不擔心身後有追兵。神祕果實還有不少。那幫警察和其他倖存者之間爭鬥,不會因為領頭的被幹掉而停止。

    大災變時代,人心慾望被無限放大,只有利益,沒有其它。

    在接近凌晨時分,凌楓運氣不錯,在國道發現一輛摩托車。這對他而言,實乃最佳代步工具。

    摩托車機動靈活,能夠避開重重障礙物,一路前行。偶有活屍攔路,被凌楓用槍輕易擊殺。

    昨晚,他不僅收穫神祕果實,從警察隊伍奪來的槍支也有好幾把。

    在上午九點左右。

    凌楓駕車穿過泰興市地域,進入江都境內。經由這裡前往高速,就可一路抵達老家漢陽。

    路線圖清晰銘刻在腦海中。凌楓加大油門,直接駛向江都高速路口。二十分鐘後,當他抵達江都高速路口的時候,放眼看去,這裡人群洶湧,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到處都是倖存者身影,足有好幾千,滯留在此。

    江都市四通八達,人口眾多,倖存者數量肯定不少。因此,凌楓見到這裡人群擁擠的景象,並不感到意外。

    他原本準備直接駛向高速公路,由於勞累一晚,有些疲乏,外加肚子餓了。因此,打算在路口稍事休息。

    油門加大。摩托車發動機帶著轟鳴響聲,直接來到路口一公廁旁邊停下。

    這裡人最少。

    停好摩托,凌楓也不管四周投來的異樣目光,直接席地而坐,從背囊拿出一塊牛肉,還有一瓶礦泉水,吃喝起來。

    毫無質疑,他的一身裝扮,明顯跟普通倖存者不一樣。特別是背囊露出的黑黝黝槍管,讓四周人群看了心裡發怵。

    這是凌楓故意為之,避免麻煩找上門。

    大災變過後,什麼最緊缺?當然是食物,還有乾淨水源。

    或許目前,這些都還不缺。但是幾天後,幾個月後,留存的食物被吃光喝光,將會出現什麼樣的局面?

    凌楓很難想象。也不敢去想。他曾經去西疆執行任務,親眼見到被飢餓折磨發瘋發狂的人。為了填飽肚子,什麼惡事都做得出來。

    相信,不久後,這樣的情況就會發生,並且會成為普遍現象。

    如今已有苗頭出現。在他拿出牛肉礦泉水的時候,四周不少倖存者投來貪婪覬覦的目光。

    這也是他,露出背囊突擊步槍的主要原因。

    他不怕有人來搶,只是不想在這些無聊的事情上,浪費自己的精力。

    災變時代,秩序崩潰,誰的拳頭硬,說得話就是真理。

    凌楓手握大殺器,直接震懾住四周心懷不軌的人,不敢造次。而他自己,一手拿著礦泉水,一手啃著牛肉,悠然自得。

    直到,一個傢伙出現在他面前。

    “敝人姓張,人稱張半仙,敢問朋友貴姓?”

    這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長得尖嘴猴腮,頜下留有羊須,上身白綢衣,下身燈籠黑褲,配上一雙布鞋,右手還拿著摺扇,給人第一印象就是電視上經常播放的狗頭軍師。

    他滿臉笑嘻嘻,嘴巴咧開,還露出兩個鑲金的大門牙,十分搞笑。

    “有事說事!”凌楓瞅了這傢伙一眼,淡淡說。

    “朋友爽快!”

    這自稱張半仙的傢伙,右手摺扇一拍,臉上露出‘大有相見恨晚’的自來熟表情,清了清嗓子,搖頭晃腦說了起來:“敝人師承諸葛臥龍一脈,通五行,曉八卦,最擅長替人測字算命,占卜前程……”

    這傢伙囉裡吧嗦一大通。到最後,用意很簡單,想替凌楓算命。

    凌楓聽後,很是好奇看了這傢伙一眼。他想不通,這類江湖騙子怎麼逃出來的,並且身處如此惡劣環境,還有心思替人算命。

    騙錢?

    如今的鈔票,怕是連擦屁股紙都不如。

    那就是食物!

    凌楓心中估摸著。目光望去,這名叫張半仙的傢伙,一雙鼠眼果然直勾勾盯著自己手上的牛肉,還不停舔舌頭,一副饞涎欲滴的模樣。

    “我不需要,你找別人吧!”凌楓冷冷丟下一句。

    這傢伙不是明搶,打著算命的幌子想要騙吃騙喝,雖有小過,還不至於惹他發飆。因此,言語上還算客氣。

    凌楓話說得很明白。但是對方卻厚著臉皮不肯走。

    “朋友不想算命,沒事!”

    這自稱張半仙的傢伙,先是左右看了幾眼,然後神祕兮兮從背後包裹裡面拿出兩本書,遞到凌楓面前。

    “鄙人道行雖有限,但在半年前,偶得臥龍祖師夢中提點,推算出這場大劫……於是著書兩本,專替有緣人指點迷津!”

    這貨說話的時候。凌楓看了一眼,頓時有哭笑不得的感覺。

    兩本書,一本封面叫《末日求生大全》。另一本名為《趨吉避凶三十三妙招》。並且都是印刷體。看來這江湖騙子還真有兩手,道具準備十分充足。

    “十塊牛肉一本!兩本一起要的話,批發價,十五塊牛肉,外加兩瓶礦泉水……”

    這自稱張半仙的傢伙,似乎自我感覺很好,篤定凌楓會心動,搖頭晃腦開出價碼。

    就在凌楓臉一沉,準備趕走這傢伙的時候。不遠處,傳來有人叫罵聲。

    “抓住張半仙!”

    “這狗-日的連我女兒棒棒糖都騙,逮住他,非弄死不可!”

    七八個壯漢氣勢洶洶而來。凌楓見了後,心知不用自己出手,這江湖騙子也得走人。

    果然。見到苦主尋上門,張半仙臉色一變,收起心血著作,掉頭就跑。剛跑沒幾步,他像是想起什麼,轉身衝著凌楓丟來一本書。

    “朋友,相見即是有緣。這書你先拿去,如果有用的話,日後給我酬……哎喲媽呀!

    話沒說完,磚頭如雨點砸來。張半仙抱頭鼠竄,一溜煙跑沒影兒。

    真沒想到,這種奇葩自己竟然能遇上。並且還在大災變之後。

    凌楓搖了搖頭,繼續吃喝,補充體力。至於扔在面前的書,他看都沒看一眼。

    然而。

    當一陣輕風拂過,吹起掀開張張書頁。凌楓無意瞥了一眼,頓時臉色大變。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8:0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識藏

    薄薄的書被微風吹起,定格那一頁,圖文並茂。

    一棵大樹映入凌楓眼簾,無花無葉,樹身如蔓藤虯結,枝梢結出一枚枚白色果實。

    正是昨晚所見的怪樹。

    手中牛肉沒吃完,直接被扔掉。凌楓拿起書,目不轉睛看去。

    “力之源樹,遠古力族勇士精魄所化,所結果實蘊含力量之源,普通人服食一枚,能增五百斤力,五枚為限……識藏傳承者服用,能育源種,增強源力!”

    短短几行字,詳述怪樹名稱來歷,以及所結神祕果實功用。凌楓看在眼中,臉上盡是驚奇。

    力之源樹!遠古力族!識藏傳承者!源種!源力!

    這些簡單透著神祕的詞,如天方夜譚,聞所未聞。

    稍一回神。凌楓繼續向下翻去。後面的書頁同樣如此,記載各種各樣源樹。

    凌楓看得眼花繚亂。這種神奇的源樹,仿若天外之物,五花八門,功效不一。

    介紹的時候,出現最多的字眼,識藏傳承者。

    “識藏……”

    凌楓喃喃自語。沒有多想,直接翻到第一頁。他相信,這本書的開始,肯定有關於識藏傳承者的詳細介紹。

    果然,當首頁第一行大字映入眼簾,凌楓面有恍悟。

    “人有識藏,隱於血脈基因,傳承亙古文明。”

    言簡意賅。讓人一看就懂。

    凌楓自不例外。包括所謂的亙古文明也不難理解,就是存於人類歷史之前的地球文明。

    地球形成幾十億年。人類文明只有短短几千年,至多上萬年。他從不懷疑,在人類文明出現之前,地球曾經誕生過其他繁榮昌盛的文明。

    繼續向下看去。

    “當域外災厄降臨,人類文明經歷一次次毀滅,又一次次重生,祖輩自強不息,從未停止抗爭……”

    域外災厄!

    當凌楓看見這四個字的時候,不由自主擡頭,望向懸在天穹的深邃黑洞。如他早前推斷,這場大災變不是人禍,而是天災。

    來自域外的大災劫!

    不知為何,他心情特別沉重。過了半響,方才繼續看下去。

    後面是對識藏傳承者的詳述。識藏有三,天藏、神藏,伏藏。天藏為諸天守護者。神藏乃祖輩大能者傳承。伏藏匯聚亙古無數文明精髓結晶。

    凌楓仔細閱讀,目不轉睛。原因很簡單,出現在他身上的異常,原本不得而知,如今獲得這本奇書,可以推斷出……極有可能是某種識藏覺醒。

    事實的確如此。

    繼續閱讀下去,這本書對於識藏傳承者有詳細記述。也讓凌楓找到跟自己情況相吻合的字句描寫。

    神藏,源於亙古大能者傳承,擁有人類最強戰力神通!

    初醒者,身體某一部位會出現神圖印記,體質蛻變,力量、速度、感官等各方面都要倍於普通人。

    凌楓看到這裡,扯開衣領,瞅向自己胸口那道神祕的狼頭刺青。此刻,心中已經盡數瞭然。

    歷經生死,突然浮現在胸口的狼頭刺青,如果沒猜錯的話,絕對是神藏傳承者獨有的神圖印記。

    或者說,凌楓很幸運,大災變降臨,他覺醒了諸天之下,最強大的神藏傳承。

    對於力量,任何人都渴望。凌楓自不例外。獲知自己胸口狼頭刺青來歷,他不禁嘴角微微翹起,泛出一抹笑意。

    一頁頁翻看。除了識藏介紹,還有關於源種源力的詳述。

    萬物源泉,宇宙之力。

    源力,乃識藏傳承者力量根本。

    源種則是源力之母。源種越強,源力越充沛,識藏傳承者實力越高。

    當凌楓合上書頁,長吁一口氣,滿臉驚歎。這本奇書記載種種神奇,簡直如天方夜譚,聞所未聞。若非大災變之後,有些事親身經歷,簡直不敢相信。

    “我為神藏傳承者,雖有神圖,卻未能孕育源種,擁有源力,覺醒神通……按照書上所說,只是初醒者,連一階門檻都沒達到!”

    凌楓心中暗想。這本書對他太過重要,如黑夜明燈,指引前行方向。

    大災變時代,儘早擁有強大力量,就能掌握先機。

    這一點,毋庸置疑。

    先前凌楓可以說瞎子摸象兩眼黑。如今,有這本奇書指點,他可以儘快著手孕育源種,擁有源力,覺醒神藏最強大的力量,神通!

    孕育源種,需要源樹果實。這方面不成問題,或者說,很湊巧。就在昨晚,凌楓已經獲得五枚力量果實。

    按照書中記載,只需服用果實,靜坐半天,就能在體內孕育出源種。

    接下來,擁有源力,覺醒神通,都將水到渠成。

    半天!

    凌楓眉頭微皺。他不想耽擱回鄉返程之期,但是,如能擁有強大力量,便可毫無懸念衝殺進入漢陽市內,尋找母親和弟弟。

    否則,以他現在的力量,想要進入百萬人口的漢陽市區,危險之大,顯而易見。

    考慮再三。凌楓還是決定,先服用力量果實,提升自身。過後,可以加快速度趕路。

    這樣的的話,兩不耽誤。

    在他騎上摩托,準備找地方服用力量果實的時候,無意瞅見拿在手中的奇書,臉色頓時一動。

    “怎麼忘了他!”

    凌楓口中的‘他’,正是先前被定論為江湖騙子的張半仙。這傢伙能拿出如此奇書,其人又豈是普通之輩?

    找到他!

    這是凌楓第一念頭。沒有多想,他步伐矯健,直接衝進人群中,開始搜尋起來。

    高速路口範圍並不大。但是,凌楓足足找了半個小時,也不見這傢伙人影。

    “走了!”

    望向不斷從路口湧入高速匝道的倖存者,凌楓嘆了口氣。這位看去坑蒙拐騙的傢伙,極有可能真是高人,失之交臂,心中難免遺憾。

    也不多想,他返回原地,準備騎著摩托去找適合服用力量果實的地方。

    誰知道,回來後一眼看去,摩托車不見了蹤影。

    “哪個王八蛋偷了老子的車!”

    無名怒火上湧。凌楓破口大罵。甚至還摸出突擊步槍,‘啪啪’朝天放了幾槍。

    附近倖存者見他凶神惡煞,嚇得倉惶避讓。半響,凌楓憤怒情緒方才緩解,臉上露出無奈苦笑。

    失去摩托車這最佳代步工具,他想盡快趕回漢陽,難了。

    沒辦法,走一步算一步。還是先找地方服用力量果實再說。

    瞅了瞅四周。凌楓目光落在高速路口對面,一片類似廠房的建築物。過後,大步走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8:1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源力

    廠房是汽車4S店。早已人去樓空,偌大展廳除了幾輛汽車,就是四處灑落的屍骸。

    高速路口位於偏遠郊區。倖存者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所經之處,少量活屍擋不住,早被擊殺。

    因此,這裡可以說是安全地帶。

    凌楓來到後,四處看了一下,過後,直接進了展廳後面一間辦公室。

    鎖好門,放下揹包。他取出力量果實,準備服用。

    一枚枚力量果實,有蘋果大小,泛著濛濛白光,格外神奇。誘人清香飄來,凌楓忍不住直吞口水。

    這是發自本能的渴求。

    “吃!”

    凌楓一口咬去。手中力量果實剛沾嘴,立刻化成一縷氣流,沿著喉嗓鑽入腹中。

    五枚力量果實吃下。五縷氣流在小腹竄動。最多兩三秒,如火山爆發,轉化成磅礡能量,在凌風體內亂衝亂撞。

    他身體開始膨脹,如同昨晚那名警察,有變成肌肉猛男的跡象。

    然而,這種趨勢很快被遏制。

    胸口位置,那憑空出現的血色狼頭刺青,在此刻竟然如活過來般蠕動不息,並且泛出濛濛血光。

    體內所有狂暴能量,如被馴服野馬,立刻溫順平和,開始轉化成絲絲縷縷氣流,返回凌楓小腹丹田。

    他原本膨脹的身體恢復正常。那種脹痛欲裂的感覺,也消失不見。

    靜坐冥想!

    牢記奇書記載,孕育源種的方法。凌楓拋開所有雜念,放鬆心神,坐在地上。

    胸口狼頭刺青,泛出血光越來越盛。體內狂暴能量轉化氣流,不間斷湧向小腹丹田。

    此刻,遠遠望去,凌楓整個人被血光籠罩,怪異莫名。

    從中午一直到傍晚。他如老僧盤坐,身體始終一動不動。

    直到某一刻!

    血光內斂,所有異象消失不見。凌楓緩緩睜開雙眼,臉上盡是興奮驚喜。

    源種!

    他能清晰感受到,小腹丹田有一團氣流,緩緩蠕動。並且,能夠輕鬆控制這股氣流,執行至身體任何部位。

    還有就是身體的變化,如蠶蛹化蝶,力量感官無一不極大增強。

    身子一晃。凌楓直接竄起,鎖定旁邊牆壁,揮拳砸去。

    嘭!

    水泥牆面出現一個深窩。又是一拳砸去。體內氣流運轉,瞬息噴湧而出。

    轟!

    這一拳勢若破竹,直接將牆壁擊穿。

    凌楓收勢,滿臉驚喜。他能感覺到,在單憑肉身力量情況下,自己一拳足有千斤之力。

    調動形成源種的源力,一拳威能提升至少三倍。也就是說,他剛才第二拳,足有三千斤力量。

    這也是水泥澆築的牆壁,不堪一擊的原因。

    雙拳攢握,體內氣流執行,遍及渾身上下,感覺充斥無窮力量。

    “這就是源力!”

    他忍不住放聲大笑。力量提升至此,再也不懼活屍侵襲,來多少,殺多少。

    源種孕育,源力衍生,水到渠成。

    凌楓因此收穫強大力量。但是,他並不滿足。原因很簡單,神藏獨有的神通還未覺醒。

    張半仙所贈書籍,有關神通覺醒方面,並無太詳細描述。只是說,根據個人體質不同,神通覺醒有遲有晚。

    沒有門徑可循。凌楓也不強求,熟悉了一下剛擁有的力量,過後,大步離去。

    走出4S店的時候,夜色已黑。凌楓駐足望去,在高速路口那邊,仍舊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十分熱鬧。

    不斷有幸存者匯聚而來。同時,也不斷有幸存者進入高速匝道。

    “我也該走了!”

    心掂親人安危。凌楓不再耽擱,轉身又走進4S店展廳。

    最多兩分鐘。轟鳴發動機聲傳出。

    一輛嶄新的越野車直接撞碎展廳玻璃大門,朝向高速路口,呼嘯疾馳而去。

    ………………

    三天後。兩省交界。

    傍晚,漫長的高速公路上,隨處可見三三兩兩倖存者,結伴蹣跚而行。道路上,除了廢棄的汽車,還有倒斃的倖存者屍體。他們死狀悽慘,身體浮腫脹大,面目全非,已經不成人形。

    看去,不像死在活屍手中,倒有幾分酷似中毒而亡。

    路兩旁,原本荒蕪田野,如今長滿了半人高的灌木。許許多多不知名的植物,仿若一夜間拔地而起,出現在這個世界。

    三公里外。

    喊殺叫罵聲不斷傳來。一幫倖存者,足有十幾人,全都是年輕男子,手持刀槍等簡陋武器,此刻正在跟活屍搏鬥。

    大災變之前,高速公路上人煙稀疏,但不代表沒有活屍。這幫人運氣不好,恰巧碰上了。

    活屍數量不多,只有七頭。

    雖是如此,也讓這幫倖存者受到極大威脅,拼命搏殺,形勢仍舊岌岌可危。

    “這幫怪物不好對付!”

    一名穿著運動服的黑大漢,手持鋼管焊接的長矛,抵擋住一頭活屍進攻。同時,扯開嗓門招呼同伴,邊打邊退。

    活屍力量不斷在增強。並且,沒有痛覺神經,只餘獵殺本能。不擊中頭部要害,很難將它們殺掉。

    黑大漢是這幫人的頭兒。看清形勢對己方不利,決定撤退。

    想撤,由不得他們。

    活屍步步緊逼,窮追不捨。好在雙方速度差不多,一追一逃,短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小李,你跑得快,去前面找輛車,撞死這些怪物!”黑大漢一邊撒腿狂奔,一邊氣喘吁吁衝身邊一名瘦子大喊。

    “黑哥,你當我是飛人翔啊……我甩不開它們!”瘦子苦著臉回話。他跑步速度雖快,也只比同伴快一線,想要甩開身後的怪物,很難辦到。

    “媽的,廢物!”

    黑大漢氣急敗壞。沒辦法,只能招呼剩餘同伴先擋一陣子,給瘦子爭取時間。

    就在他們操起武器,掉轉過頭的時候。一個人,一輛單車,沿著漫長的高速路,騎行而來。

    啪啪啪……

    清脆槍聲同時響起。在黑大漢一幫人眼中,身後追擊來的怪物應聲倒下。個個眉心中槍,已無半點氣息。

    “這槍法……”

    黑大漢倒吸一口涼氣。目光望向騎著單車緩緩行來的年輕男子,滿臉敬畏。

    “多謝——”

    在來人騎車經過身旁的時候。黑大漢開口打招呼。誰料,對方看都不看他們一眼,直接擦身離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7 02:08:2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夜宿

    駕車駛入高速路,沒多久,凌楓就後悔了。

    路面人太多。

    有的開車,有的步行,浩浩蕩蕩如一條大龍。道路被堵得水洩不通。車輛如蝸牛緩慢挪動。一個小時走不到幾公里。

    想要掉頭,後面也是人山人海。棄車倒是可行。但是不走高速,沿著國道前往漢陽的話,途經十幾個大城市,活屍成群,麻煩更大。

    因此,凌楓只有硬著頭皮向前開。捱了幾小時,他實在忍不住,棄車步行。

    源種孕育,擁有源力,身體各方面素質提升。凌楓步行速度飛快,幾乎比開車慢不了多少。

    但是,源力有耗盡之時。人類身體也非機器。

    步行幾十公里後。凌楓就有些疲乏。還算他運氣不錯,在路邊撿到一輛單車。

    騎車總比邁大腿要舒服些。於是,他騎著單車,繼續趕路。

    經過三天跋涉,終於來到省界高速,距離老家漢陽已經不遠。

    大量倖存者逃難,道路堵塞,大大延緩返程之期。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凌楓已經盡力,用最快的速度回家。

    一路行來。

    短短三天,凌楓眼中所見,災後的世界,不斷髮生變化。

    也不知什麼原因,道路四周荒野,各種不知名植被瘋狂生長,大有覆蓋蔓延整個地面之勢。

    還有就是食物。

    逃難的倖存者,沿途所過,如蝗蟲洗劫所有能吃的食物。奈何人數眾多,高速公路又建在城市外圍,只有少量服務區存有食物。

    可以想象,幾千甚至上萬人湧入高速服務區,爭搶食物的場面。

    秩序已經崩亂。

    為了活命,為了填飽肚子,倖存者彼此不惜大打出手,頭破血流,甚至搭上性命。拳頭硬的,能搶到食物。沒本事的人,餓得受不了,只能去路邊摘野果吃。

    結果,那些不知名植物結出的野果子,大多有毒。因此而喪命的倖存者,不知有多少。

    沿路倒斃,屍橫遍野。

    這種悽慘畫面,凌楓見了太多,已經麻木。

    他衝出豐縣的時候,雖有備足口糧,但也需要補充。

    拳頭硬,誰說的話就是真理。凌楓也光顧過服務區一次。爭搶食物,還有必需生活品。

    以他的實力,無需動手,直接亮出突擊步槍,朝天放了幾槍。過後,輕而易舉收穫想要的物資。

    單車背囊,後座還馱著兩個大蛇皮袋。裡面裝滿了各種食物和生活用品,足夠十來個人幾天所需。

    來到省界路段的時候。他撞上一幫人正被活屍追殺。

    舉手擡槍,彈無虛發,幹掉所有活屍。並非有意救人,而是這些活屍當了他的道。因此,必須得死。

    過後,凌楓也不搭理這些倖存者,直接離開。

    一路行來,想要搭訕求幫忙的人,太多太多。凌楓的宗旨,在這秩序崩壞的世道,誰也幫不了誰,誰也不會成為誰的救世主。

    想要活著,就得靠自己。

    他拒絕了很多人,不是他心狠,而是這個世道太殘酷。

    他自己親人尚且安危不知,怎有心思幫助別人。

    夜色已黑。

    凌楓騎著單車,一路行去。這幾天不眠不休趕路,身體素質再好,也難免疲憊。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找個地方填飽肚子,休息一下,再趕路。

    瞅了瞅,前面不遠處的匝道右側,有個小山坡。微微火光亮著,很顯然,有幸存者在那邊露宿。

    人是群居動物。

    凌楓雖然性格孤僻,但內心本能驅使他,騎車朝小山坡行去。

    來到後,藉著月色和微微火光,他見到山坡頂上,有幾十名倖存者聚集。

    單車停在下面。凌楓一手拎著一個蛇皮袋,腳步輕快,來到山坡上。

    對於他的到來,這裡的倖存者見怪不怪。只不過,有不少人盯著他手中的蛇皮袋,目光流露出貪婪神色。

    凌楓直接無視。他找了個空地,放下蛇皮袋,還有背囊。同時,順手摸出突擊步槍,橫放在地上。

    槍一出,四周貪婪覬覦的目光,立刻轉變成敬畏。

    凌楓心中冷哼。這樣的情況他見得太多,震懾那些心懷不軌的傢伙,槍要比拳頭更管用。

    沒人敢來打擾。最多,也就是偷偷打量,凌楓的一舉一動。

    蛇皮袋開啟。凌楓先從裡面摸出一個酒精爐,還有小鐵鍋。點火後,倒了兩瓶礦泉水,在酒精爐上燒了起來。

    沒幾分鐘。鍋裡的水咕咕沸騰。凌楓又摸出一塊牛肉,用刀削成片下鍋,配上幾袋方便麵,還有作料。很快,一大盆香噴噴的牛肉麵出鍋。

    他拿出碗筷,還有兩瓶易拉罐啤酒,大口吃喝起來。

    肉香味四溢,隨風散開,饞得四周倖存者一個個跟餓狼似地,目光緊盯過來。

    偶有冒失的傢伙,站起身想要過來討要。凌楓只是淡淡掃了一眼。後者頓時渾身冰冷,再也不敢靠近。

    在四周有幸存者眼中,這看去年紀不大的青年,眼神凌厲如刀,蘊含說不出的殺氣,直透人心。

    此人惹不得!

    這是所有幸存者,此刻的想法。

    就在凌楓一邊喝著啤酒,一邊享受牛肉麵的時候。又有人來到小山坡。

    這是一幫人!並且還是熟人!

    領頭的黑大漢,身材魁梧,孔武有力。手持長矛帶著同伴來到。他瞅見凌楓,還有熱氣騰騰的牛肉麵,頓時,眼睛一亮,快步走來。

    “多謝朋友剛才幫忙!”

    黑大漢來到凌楓面前。滿臉笑容打招呼。

    凌楓沒有搭理他,自顧自吃麵喝酒。

    黑大漢臉上給閃過一抹尷尬。過後,瞅見熱氣騰騰的牛肉麵,嚥了口吐沫,繼續套近乎。

    “我叫劉衡,吉安縣人,自己經營了一家KTV……”

    這傢伙絮絮叨叨說了一大通。凌楓原本不想搭理,聽得嫌煩,忍不住擡起頭來,直接說了一個字:“滾!”

    這一聲,很不客氣。黑大漢聽了臉色變了變。他身旁同伴更是忿忿不平,握在手中的傢伙,動了動。

    “朋友既然不想被打擾,我們離開就是!”

    黑大漢很有城府,連忙攔住同伴。他最清楚,面前這個年輕人的厲害。別的不說,光是擺在地上的傢伙,就能不費勁將他們所有人送下地獄。

    這幫人轉身離去,如同凌楓找了個空地,露宿休息。凌楓耳根子清淨下來,食慾也大增。沒多長時間,一盆牛肉麵被吃得所剩無幾。啤酒也喝光了。

    打了個飽嗝。他準備抽支菸,休息一下,繼續上路。

    然而,就在這時,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響起。

    “大哥哥,能給我點麵湯麼?”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21 20:02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