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疏影清]女人,軍婚如山(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5:5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門外,守株待兔

  秦微瀾最近的一本連載文又被通知將要出版,這幾日她便在閉關修改出版文。電話響起時,埋頭碼字的人嚇了一跳,一看是出版社的電話,她趕緊接起:「鄭編,什麼事?我的文這兩天就可以改好了。」

  那邊的男人卻道:「秦小姐,這個不急,我找你是有喜事!」

  「喜事?」秦微瀾離開電腦前,起身扭扭腰,活動一下酸痛的肩背,「什麼喜事啊?鄭編要給我發錢?」

  鄭偉笑道:「呵呵,不是錢的事!你前幾個月出版的那本《妾本傾城》,被大導演陳安看中,要拍成電影!」

  「什麼?陳安,那個國際知名大導演?」秦微瀾著實驚喜了!

  「對。他看中你的書,他的助理找到我們出版社,希望我們跟你聯繫。秦小姐你現在有空嗎?你到出版社來一趟吧,陳導演已經過來了。」

  秦微瀾微微冷靜一下,點點頭,「嗯,好的,我馬上過來。」

  掛上電話,微瀾把已經改好的稿子點擊了保存,簡單的換上衣服,背上電腦就出門了。

  蘇雲翔一大早就等在小區外面,英俊的男人穿著隨意,卻舉手投足間都是吸引人的魅力,站在小區門口,惹得出出進進的年輕女子都要驚艷的看上幾眼。

  已經正午時分,夏日的烈日火辣辣的照著,蘇雲翔不時的往小區裡面張望,卻都看不到那個思念的身影出現。正焦急難耐間,兜裡的電話響了起來。

  「首長好!」拿出電話一看,是軍區的首長,蘇雲翔立刻接起,威嚴的聲音嚇得值班亭裡的保安一驚,忍不住又多看了蘇雲翔幾眼。

  「什麼?現在就要回去?」男人的聲音帶著驚訝,「嗯,好的,知道了,我一定立刻歸隊!」

  男人接完電話,轉過身正懊惱間,抬眸看見一個似曾相識的身影上了一輛出租車,他一驚,趕緊的追上去,「秦秦,秦秦--」

  出租車已經發動,他本能的拔腿就追,「秦秦,秦微瀾,秦微瀾--」

  「師傅,師傅,麻煩停一下--」坐在車裡的女人聽見外面有人叫自己,趕緊的叫師傅停車,她正要開門去看外面是誰時,男人已經猛的衝過來,嚇了她一跳!

  秦微瀾抬頭,看著陽光下高大的男人像一隻雄鷹般為她探出來的身子遮出一片陰涼,她不自覺的感到壓迫。抬眸,見男人還喘著氣,她一時還沒認出這人是誰。

  「秦秦,我終於等到你了!」蘇雲翔見自己沒有認錯人,高興的道。

  他這樣一稱呼,秦微瀾瞬間記起來,只是他來這裡找她幹什麼?

  「蘇先生,你好,請問有什麼事嗎?」她禮貌的問候。

  蘇雲翔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今日的她頭髮紮了起來,雖然厚厚的劉海還是蓋著前額,但小臉其他的部分全部露出來,他看著,心裡不由自主的喜歡,「秦秦,我等了你好久,終於等到你了。」

  「你等我幹什麼?」秦微瀾皺眉。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6:0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驚艷,初相見

  「你等我幹什麼?」秦微瀾皺眉。他們似乎並不熟吧。

  蘇雲翔想著剛才首長的電話,說部隊上有一個緊急任務,他這一回去還不知道下一次回家是什麼時候,便有好長的時間看不到她了。於是,他也不含蓄,略微沉思一下,開門見山道:「秦秦,我喜歡你。我想請你做我的女朋友!」

  秦微瀾大吃一驚,不敢置信的抬眸看著面前高大的男人,一時覺得眩暈。這男人,也太直接吧,的確是軍人的作風。可是--她不需要男人。

  只是一瞬間,秦微瀾已經淡定,「蘇先生,不好意思,我不想談感情。」

  蘇雲翔壓根沒想過她會一口答應,所以被拒絕也沒有什麼反應,反而爽朗的笑笑:「沒關係,我會等到你願意談的時候!」

  秦微瀾已經做好了長篇大論讓男人死心的準備,誰知他淡淡的來一句「沒關係」,讓她一時不知道如何接話。

  「秦秦,你要出去嗎?」他看著她的打扮,問道。好不容易等到佳人,誰知兩人都有事,蘇雲翔心裡一陣捨不得。

  他這樣一問,秦微瀾才起來出版社還有貴賓等著她,「嗯,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再見了。」

  「哎--秦秦--」蘇雲翔見她說完話就收回身子,要拍上車門,趕緊又去攔。

  正在這時,兜裡的電話又響了起來,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誰打來的。只能懊惱的拿出電話,眼睜睜的看著佳人越來越遠。

  「喂--」

  「翔子,你死哪兒去了?首長的電話你沒接到嗎?趕緊回去了!」李豪去蘇家找他,得知他不在家,軍令如山,他這會兒居然玩失蹤。

  「哦,我知道了,就回來。」蘇雲翔看著車子消失不見,才轉身,趕緊回去。

  出租車上,秦微瀾隔了好久才敢悄悄的轉身向車後看。那一刻,陽光下那個高大男人轉身的一瞬,居然帶著淡淡的憂傷--難道她的拒絕傷了他?

  秦微瀾怔怔的坐正身子,想著剛才被他表白時那一刻的心情--居然有一種微微的悸動。

  秦微瀾!不要多想,這是不可能的!T市鼎鼎有名的蘇家,軍區蘇老司令的孫子,又豈是你這種小麻雀可以妄想的!你筆下那麼多故事,有那一對兒名不當戶不對的情侶終成眷屬過?

  清純的小女人歪歪嘴角,淡淡一笑,片刻已經恢復如初。男人嘛,對於她,已經不重要了。這輩子就和阿婆一起過,足矣。

  「秦小姐,你終於來了。」一到出版社,鄭編輯已經等在門口,急切的帶著她直接去了社長辦公室。

  寬敞涼爽的辦公室裡,一個大約三十五的男子悠然的坐在沙發上,黑色的襯衫,淺藍色牛仔褲,搭配簡單,卻洋溢著時尚的氣息,穩重不失活力。

  「陳導,這就是《妾本傾城》的作者秦微瀾小姐;秦小姐,這是國際知名導演陳安先生。」社長笑意盈盈的親自給兩人作介紹。

  陳安看著背著電腦包進來的小女人,原以為是出版社的打雜小妹,誰知道社長領著她過來介紹。入眼的小女人一幅清雅簡單的打扮,完全大學生的模樣,與他心中想像的樣子相差太遠!

  畢竟是大人物,再吃驚也是在心裡,陳安儒雅的一笑,起身,先是對社長的介紹表示謙虛,又禮貌的伸手,「秦小姐,你好。」

  秦微瀾看著高大俊秀的男人,一時也閃了神,她還以為陳安是一個四十多歲的老頭子呢,原來是一位年輕儒雅的帥哥,那斯文俊秀的五官,怎麼也無法把他同演藝界聯繫起來,倒更像是一個大學老師。

  察覺到自己盯著人家有些久了,她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陳導,您好。」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6:1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有一種男人如春風細雨

  察覺到自己盯著人家有些久了,她不好意思的微微一笑,「陳導,您好。」

  「秦小姐,坐下談吧。」陳安斯文的俊臉露出微笑,長臂優雅的一伸,做一個「請坐」的姿勢。

  秦微瀾性格使然,骨子裡就偏愛這種斯文雋秀型的男人,當下就對陳安的印象非常好,禮貌的微然一笑,端正的坐過去。

  接下來,陳安表達了對秦微瀾那部《妾本傾城》的看法,認為這本書非常適合拍成電影。時下清穿劇盛極一時,而清朝以外的穿越劇卻無人問津。《妾本傾城》講述的就是現代都市女強人穿越到漢武帝劉徹時代所發生的愛恨情仇故事,這一開創將會打破清穿熱的局面。

  陳安只是寥寥幾語,卻讓秦微瀾猛然一驚,忍不住心裡暗暗誇讚這個男人真是有才。他把原本是感情戲為主的故事,稍加改動,融合漢武帝時期的大時代背影,頓時讓這個故事更加豐滿深刻了。

  談完事情,已經過了中午,助理過來提醒時間,陳安起身,優雅風度的邀請,「秦小姐還沒吃午飯吧,要麼一起?」

  秦微瀾微微一驚,淡淡的客氣微笑,「不了不了,我還是回去吧。」

  陳安狹長的眸一閃,「秦小姐連這個面子都不給?」說完,俊秀的臉依然是和煦的笑,卻讓人不敢再說出拒絕的話了。

  「--呃,那,那好吧,真是不好意思。」

  「沒有什麼不好意思,以後聯繫的地方多著,一旦開機,秦小姐有時間還要去片場看看。」陳安和秦微瀾並肩出去。助理已經安排好了地方,幾人便直達吃飯的餐廳。

  「恕我冒昧,秦小姐今年多大?」吃飯時,總得找些話題聊聊,陳安一邊優雅的用餐,一邊打量著對面的女孩子,越來越覺得那女子別有一番韻味。

  「嗯??」秦微瀾一怔,「我嗎?」她眨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疑惑。

  「怎麼?不方便回答?那不好意思--」

  「哦,沒什麼,我26了。」秦微瀾看著斯文的男人有些尷尬,趕緊答道。說完,見男人的臉色有些驚訝,又自我調侃的補充一句,「大齡剩女一枚。」

  陳安為她的俏皮模樣感到有意思,臉上的笑容更大,但也帶著驚訝和不可思議,「秦小姐有26?我還以為你未成年呢。」

  秦微瀾這下是真的受驚了,不好意思的壓抑住欣喜,「我看起來那麼年輕嗎?」

  「實不相瞞,我看過你寫的好幾本書,一直以為--呃,作者是個三十多歲的婦女。當時在出版社看著你進來,我還以為是打雜小妹呢,誰知,你就是秦微瀾!」

  的確,秦微瀾的書,每一本都在五十萬字以上,故事架構宏大,人物刻畫的形象,氣勢磅礡,筆法老練。單看那些書,真的會讓人以為是一個頗有經歷的中年人所寫。

  秦微瀾怔楞一刻,「不會吧。」居然有人說她這麼年輕嗎?

  陳安卻理解錯了,以為那個「打雜小妹」唐突了佳人,趕緊解釋,「呃,我只是想說,你看起來很小,卻能寫出那麼優秀的作品,很讓人佩服!」

  「呵呵。」秦微瀾被人誇得不好意思,靦腆的笑,低著頭吃飯不語。

  陳安一時覺得有些尷尬,也不再討論私人問題,轉而說起故事裡的角色和人物,一頓飯吃得還算融洽。

  秦微瀾已經好多年沒有單獨跟男人相處過,而且還是這麼輕鬆的相處。一頓飯下來,兩人之間的關係親近了很多,至少不再「導演」、「小姐」的稱呼,而是「微瀾」、「陳安」。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6:2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李然的說服

  「什麼?瀾瀾,你見過那個天才導演陳安了?」羽毛球館,李然聽說秦微瀾昨天見過了陳安,頓時驚叫起來。

  秦微瀾拿起毛巾擦擦汗,「怎麼了?他看中我的書了,要拍電影,我們談一些具體的細節。」

  李然扔下球拍,跑過來扯著秦微瀾的胳膊,「哎呀,我不是說這個啦!陳安啊,那個全才啊!據說他當年是憑著偶像明星出道,後來又成為實力派演員,他戲演得好,歌也唱得好啊!更重要的是,他做導演也是一塊好料啊!他得獎的那些片子,有的就是他自導自演的啊!簡直就是一個完美的男人,還長的那麼帥!天啦,一想著你以後可以經常見著他,哇--我都要羨慕死了!」

  秦微瀾一副不敢恭維的表情看著好友,又想到陳安那副斯文紳士的模樣,不由得在心裡贊同--嗯,確實是一個完美的男人。哪像那個蘇雲翔,橫衝直撞的大咧咧,也不管人家是否願意。

  呃,怎麼想到那個男人了?!秦微瀾驀地發覺自己居然不知不覺中拿著兩個男人作比較,不由得一陣心慌。

  「你這麼喜歡他,以後有機會去片場,我帶你去嘍。」她看著好友,轉移注意力。

  「好啊好啊,不過你要提前跟我說,我請假!」李然堅定的道。

  汗,秦微瀾無語,這個至於嗎?為了看偶像,班都不上了?

  李然忽的想到什麼,看著正在收拾運動裝備的秦微瀾,「瀾瀾,問你件事啊。」

  「什麼事?」

  「你--你對那天晚上送你回家的那個蘇雲翔,印象怎麼樣啊?」李然小心的觀察著好友的表情,有些吞吐的問道。

  秦微瀾動作一滯,心裡不由得漏掉一拍,「小然,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呃--那個。」李然吞吐,笑笑,「其實也沒什麼啦,就是上次他問我要你的電話,我沒給。瀾瀾啊,他好像挺喜歡你的。」李然試探的說道。

  那天,蘇雲翔和哥哥臨時有緊急任務,走得匆匆忙忙。可縱使這樣,蘇雲翔還是再三囑咐,讓她幫忙多關照一下秦微瀾,尤其是注意她身邊的男人。李然這才驚覺,雲翔哥這一次是認真的。

  「我知道。」秦微瀾淡淡的道,驚了李然一跳。

  「你知道?」

  秦微瀾背起運動包,「他跟我說了,我也拒絕了。」

  李然看著好友淡淡的表情,頓時心裡一涼--雲翔哥,你沒戲了。

  看著微瀾已經背著包包出羽毛球館,李然趕緊跟上去,「哎,瀾瀾,雲翔哥真的人不錯啦,長得英俊不說,性格也溫和的,而且他家裡家世也很好的啊,你為什麼都不考慮考慮啊?」

  李然不知道,這些原因恰好是秦微瀾最介意的。

  她突然停下步子,轉身認真的看著好友,「小然,謝謝你對我的關心。不過,我確實不想談感情,也不喜歡蘇雲翔。所以,以後也不要再提起他。」

  李然怕好友生氣,有些謹慎的看她一眼,「哦,那,那好吧,以後不提了。」

  「嗯。」微瀾點點頭,「時間不早了,回去吧。」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6:3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見面會

  時間如白駒過隙,稍縱即逝。秦微瀾的日子一如既往,除了寫文,還是寫文,偶爾去運動一下,偶爾打電話給阿婆,關心一下老人家的身體。

  原以為那部片子付諸實戰還需要很久,誰知道兩個星期後,陳安就又聯繫上了秦微瀾。

  「微瀾,明晚在君皇酒店,劇組的人員聚餐,你也過來吧,幫我看看挑選的演員是否符合你心目中的形象。」電話一通,陳安熱情的邀請。

  秦微瀾有些吃驚,那豈不是說,明晚會跟很多明星一起吃飯了?

  「微瀾?你在聽嗎?」見她沒說話,陳安疑問。

  「哦。」秦微瀾一怔,「我在聽,在聽。只是有些小驚訝,畢竟明晚會有那麼多明星在場。」

  陳安低沉的笑,「他們會更佩服你!八零後知名美女作家!」

  「陳大導演這麼說,豈不是要讓我稱呼您國際著名的鬼才導演?」秦微瀾被他的風趣帶動,也忍不住調侃回去。

  自從那天聽了李然崇拜陳安的話,她回家就認真的搜集了關於陳安的資料。以前對這個名字的印象僅僅止於著名導演,得過很多獎。可看了那些介紹和履歷,秦微瀾才知道這個男人被稱作全才一點也不誇張!而自從他做了導演之後,其獨特大膽的拍攝手法更是贏得業界的一致讚揚,與其說是天才,更多的人說他是鬼才!

  陳安為人低調,被秦微瀾這般誇獎,連連謙虛,「都是虛名。你住哪裡?明晚我去接你吧。」

  「啊?不用了,我自己坐車過來就行了。」雖然對陳安的印象不錯,可她還是不願意跟男人走得近,一聽說陳安來接,她趕緊拒絕。

  陳安也不勉強,「那也好,你過來後打我電話或是讓服務員帶你進去都行。」

  「嗯,好,那再見。」

第二天,考慮到晚上畢竟是出席公共場合,秦微瀾微微打扮了一下,化了淡妝。長長的頭髮做一個簡單的造型,用髮簪別住,劉海還是重重的遮著額頭和眉毛,不過優美的頸項都露了出來;打開衣櫃挑選衣服,找了一件杏色的小禮裙,中間一個寬寬的腰帶,下擺是一步裙的樣子,簡簡單單,但是成熟大方。

  想著上次陳安說自己的穿著打扮看起來很小,她便想成熟一些,於是滿意的換上這套衣服,又踩上一雙三寸小高跟。

  站在穿衣鏡前轉兩圈,嗯,不錯,成熟很多。

  到了酒店時,各個演員也是剛剛到。陳安看著秦微瀾的模樣,眼前一亮,卻也只是微微一笑,領著她進來,給在座的人介紹,「這就是《妾本傾城》的原作者,秦微瀾小姐。」

  果然,大家一見是一個美女作家,頓時都熱絡的吹捧起來。娛樂圈的人,嘴上功夫都很了得,秦微瀾被他們包圍著誇獎,再低調的人也忍不住聊了起來。

  陳安眼光很不錯,挑選的女主角很符合故事中的人物形象--幹練中不失柔弱,清純中不失妖媚,很適合那個從現代穿越到漢武帝身邊的「妾」;而漢武帝的扮演者,身材高大,同樣是英俊瀟灑,眉宇間又充滿壯志雄心,也符合歷史上漢武大帝的形象。

  陳安見秦微瀾對他挑選的演員很滿意,含蓄的笑:「不枉我把你的書讀了幾遍,總算是領會到你筆下人物的精髓了。」

  秦微瀾不好意思的笑笑,「你那麼厲害的人物,又豈會挑錯?」

  她說這話,指的是他劇中人物挑選的很合適,可陳安聽在心裡,卻多了另一層意思,「是的,我從不會挑錯,包括--看中你的作品。」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6:4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莫名的醋意(上)

  秦微瀾對於男女間微妙的情感非常敏感,陳安說這句話的眼神別有深意,她心裡明瞭,臉上卻是平靜無波,禮貌客氣的一個微笑,「謝謝陳大導演的賞識嘍?」

  高手過招,一招即可看到對方的心底。陳安見她刻意掩飾,也一笑而過,「不謝。我是導演,也是商人,其實我就是為了賺錢。」

  秦微瀾不知道他的話是真是假,難道剛才那一閃而過的深意是自己會錯意了?「呵呵--」她傻傻的一笑,低頭喝果汁。

  吃完飯,一干明星在助理的掩飾下先後退場。出於禮貌,秦微瀾不好直接說走人,一直等著陳安到最後。

  「走吧,時候不早了,我讓助理送你回去。」陳安起身,紳士的道。

  秦微瀾跟著他一起出去,「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車的。」

  前面正在走路的男人一頓,轉過身,斯文的俊臉一本正經,「你不知道你今天的打扮這個時候一獨自坐車很危險?」

  秦微瀾淺笑,看看自己的打扮,「是嗎?」明明很普通,大街上多得是女孩子袒胸露背的。

  「是的!」男人篤定的道:「我覺得,我應該請你做劇中的女主,形象符合,而且內涵氣質也符合,--難道那個穿越過去的『妾』就是以你為原形?」陳安問的很認真。

  秦微瀾失笑,「陳大導演,你太會想像了!難怪都說你是鬼才導演!」

  兩個人說說笑笑的出了走廊,到了大廳。

  這個酒店是兩面對稱式設計,中間是總台和酒店logo的標誌。秦微瀾和陳安及助理三個人從左邊下來,目光自然的就看到了對面樓梯處的人。

  小女人說笑的聲音在看到某個似曾相識的背影時,戛然而止。

  右邊金碧輝煌的樓梯處,一行軍人大約有十來個站在樓梯口,似乎在等人的模樣。其中一個站在前面,高大的個頭,魁梧的身材,英挺的軍裝,整個人站在那裡,給人不容忽視的強烈氣場。

  而那張臉一轉過來,配上這樣的身材,這樣的軍裝,堪稱完美!樓梯處和大廳裡來來往往的賓客,都忍不住看向那群顯目的軍人,而不少的女賓客,則是大膽的把目光停留在那個最英俊瀟灑的軍官身上,一幅愛慕到極致的表情。

  「微瀾,你看見熟人了?」陳安看著秦微瀾一瞬間的表情,好奇極了。那雙黑白分明的瞳孔裡,吃驚、訝異、躲閃、不安的情緒一一劃過,最後還有一絲微不可見的……崇拜愛慕之情……

  「呃--沒,沒,不認識,只是一下子看見這麼多的軍人,忍不住激動一把,我們走吧。」她有些慌張的說完,趕緊的就要出大廳。

  蘇雲翔原本是回頭向後看的,可是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猛的就把頭轉過來,接著--就看到一個熟悉的俏麗身影,有點落荒而逃的意味,匆匆的往酒店大門處奔去--

  「秦秦!」大腦沒有經過思考,他已經叫出聲,修長的雙腿三兩步跨下樓梯,人已經到了門口,大掌一伸,輕而易舉的抓住了某個準備偷跑的小女人。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6:5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莫名的醋意(下)

  秦微瀾只覺得一隻鐵鉗般的大掌攫住了自己的手臂,緊接著,人就被一股旋風般的力道拉著轉過身。

  「啊--」看著突然逼近的高大男人,他強烈的陽剛之氣撲面而來,她不由自主的又開始心跳發慌,有些惶恐的抬眼凝睇著一身筆挺軍裝的男人,看著他剛毅英俊的面頰,她視線飄忽不定,「你--你放手。」

  蘇雲翔也察覺到自己的粗魯,忍不住鬆了手勁,卻還不放心的問,「我放手,你不跑?」

  秦微瀾不好意思的掙脫開他的鉗制,俏麗的臉蛋紅到了脖子根。

  蘇雲翔見她這一身打扮,視線灼熱的上下打量,恨不能一把把她摟進懷裡,緊緊的抱住!

  陳安被人漠視許久,靜靜的觀察著兩人間的互動,看見蘇雲翔軍裝肩章上的兩槓三星,不禁暗忖這人的身份不簡單。過了會兒,終於開口,「微瀾,他是--?」

  秦微瀾條件反射的後退一小步,像是要躲開某個存在感十足的男人,「呃--只是一個朋友。」

  雖然懷疑他們之間的關係,可聽著秦微瀾這樣說,陳安心裡還是放下心來--原來不過是一個跟他一樣被佳人忽略的可憐蟲。

  蘇雲翔聽見陳安親密的稱呼她「微瀾」,心裡莫名的一種醋意,剛毅的俊臉一凜,虎目一瞥,「秦秦,他又是誰?」

  秦微瀾聽著他的問話,彷彿她是他什麼人一樣,心裡又反感起來,淡淡的,「我朋友。」

  陳安一向待人斯文有禮,見對方問起自己,便風度翩翩的伸過手去,「你好,陳安。」

  同為男人,蘇雲翔看著陳安看秦微瀾的眼神時,怎麼會不懂裡面的深意,慵懶的勾一下唇角,也伸手相握,「你好,蘇雲翔。」

  握手的同時,雙方都在不著痕跡的打量著,心裡迅速的做出評價--敵人很強大,不過都未成功!

  「翔哥!付賬了!」那一群軍官們安靜的等在一邊許久了,看著他們引以為傲的鐵膽英雄被一個小女人迷得神魂顛倒,一群人都覺得不可思議極了!居然有女人可以入得了蘇雲翔的眼?!

  蘇雲翔不耐煩的一揮手,豪爽的道:「先跟前台說,記在我賬上!你們晚上還有什麼活動的,都算在我頭上!散了,散了!」

  「喔呵--」一群人都高興的歡呼,有人大手筆付賬,他們不玩白不玩,一群英氣逼人的軍官笑鬧著離開,路過蘇雲翔身邊時,各個別有深意的一巴掌一巴掌毫不留情的拍在他肩上,還有更有意思的,直接在他耳邊小聲戲謔:「翔哥,嫂子似乎不理你啊--」

  蘇雲翔沉著臉等著一群人全部離開,又柔和了臉上的深情,上前,「秦秦,你回家嗎,我送你吧。」

  秦微瀾知道他原本還是有活動的,便道:「不用了,你去忙你的吧。」說完,看一眼陳安,「我們走吧。」

  蘇雲翔被她拒絕原本是家常便飯的事,他已經習慣了。可是今天卻在拒絕完他之後,轉身跟另一個男人走掉,他頓時不悅了。半個月沒見的思念瞬間化作一股蠻力,一把扯住女人嬌小的身軀,幾乎是將她提離了地面,「我有話跟你說!」

  陳安一見對手這麼不懂得憐香惜玉,跟上來就要動手,秦微瀾一見不妙,一邊被蘇雲翔拉著出酒店,一邊擺手跟追上來的男人說,「陳安,你去忙吧,我回家了,有事情再聯絡。」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7:0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你知道我最崇拜誰嗎?

  出了酒店,秦微瀾就被蘇雲翔推進了一輛軍用吉普,「啪」的拍上門,男人繞到另一邊,打開車門一個縱身已經穩穩的坐在駕駛位上,接著,車子以一個漂亮的旋轉「刷」的就出了停車場。

  秦微瀾身子一晃,重重的撞向車門,坐穩之後,轉頭看著男人緊繃的側面線條,似乎帶著怒氣,她也怒了,「蘇雲翔,你什麼意思?!」

  男人不說話,只是撇過頭看一眼生氣瞪眼的小女人,重重的一哼,油門不斷加大,車子游刃有餘的在路上穿行,把一輛輛名牌跑車都甩出老遠。

  秦微瀾看著男人隱忍的怒氣和不但加速的車子,心裡開始慌了起來,隱約察覺到他是因為陳安在生氣,她更加覺得這個男人不可理喻了,「蘇雲翔!你發什麼瘋!我跟你非親非故的,你憑什麼這樣管我!」

  聽著她這樣質問,男人心裡的怒氣更大了,連他自己都覺得奇怪--不就是一個女人嘛,讓他就這樣失了理智?不行,今晚一定要把話說清楚!不然,難保下次看見她時,她已經靠在別的男人懷裡了!

  車子已經開到了濱海大道,蘇雲翔看著寬闊的沙灘,忽的一轉方向盤,把軍用吉普開進了沙灘,撞在一個沙堆上,車子猛的停住。

  「啊--」秦微瀾又是重重的向前一栽,坐回身子,一向波瀾不驚的女人終於爆發了,「蘇雲翔,你發什麼瘋!想死不要拉著我!」

  蘇雲翔卻是已經冷靜下來,瞥過頭,別有深意的看著身邊的女人,忽的問:「你知道我最崇拜誰嗎?」

  呃?秦微瀾一怔,這問題,真是夠莫名其妙的。可是,看著他嚴肅認真的表情,充滿男人味的俊臉在月色下隱映的更加深邃,她吞一下口水,猜測,「毛主席?」

  軍人,應該很佩服毛主席的吧,畢竟是毛爺爺帶領著我們打勝仗建了新中國的。

  男人沉臉看著她,不說話。

  「那,是某位將軍?」繼續猜。

  蘇雲翔一笑,「差不多。」又問,「你看過《激情燃燒的歲月》嗎?」

  秦微瀾不知道他是不是吃錯藥了,用一副奇怪的眼神盯著他,等著他的下文。

  「我最崇拜的人是這部電視劇裡的石光榮!」

  呃,秦微瀾一時無語。

  「石光榮不光仗打得好,搶老婆也是一等一的厲害!」蘇雲翔接著補充完,讓旁邊的女人一時僵住了,連話都不敢說。

  《激情燃燒的歲月》中,石光榮看上了文工團的褚琴,直接的就把人家搶回家成了親,也不管人家姑娘心裡愛的是誰,更不管是不是已經有對象,先搶後愛。兩個人吵吵鬧鬧一輩子,到老了,才發現這輩子誰也離不了誰。

  秦微瀾看過這部電視劇,又聯想身邊男人的性格,真懷疑如果她再冒犯他,他說不定真的把她「就地正法」了,嚇得大氣都不敢出。

  蘇雲翔看著身邊小女人安安靜靜坐著,乖乖巧巧的樣子,心裡的怒氣突然就消了--早這麼溫順,不就不會對她這麼凶了?

  「只可惜,年代變了。」男人突然笑著歎息,「不然,我真想直接搶了你回去打結婚報告!」

  「土匪!」秦微瀾小聲的咒罵一句,怯生生的聲音柔軟好聽,男人更加的心神蕩漾起來。

  低沉爽朗的笑笑,他又恢復平日裡的模樣,「放心吧,我懂得尊重女孩子的,不會這樣對你。我喜歡你是真,但是無論再喜歡我一定不會在不經你同意的情況下冒犯你。」他一本正經的保證。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7 00:27:1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我們好好談談

  秦微瀾聽完他的話,斜睨著眼看著他,一幅明顯不信的樣子。

  蘇雲翔摸摸腦袋,忽的明白過來,趕緊道:「剛才--剛才那個不算的。剛才誰讓你拿別的男人刺激我!」他說的理直氣壯。

  秦微瀾也覺得有些話需要說清楚,轉一下身子面對著他,一副要好好談話的表情,「蘇雲翔,有些事我覺得我們應該說清楚。我已經很明確的說過,我不喜歡你,也不想談感情。所以,我做什麼,跟誰在一起,都跟你無關,你沒有權力過問,更沒有權力管我。你懂嗎?如果你再做這些讓人誤會的舉動,說一些讓人誤會的話,我以後不會理你,我們再見面,連朋友都不算。」她說的很認真,一字一句咬的很清楚,確定那個男人都聽進去了。

  果然,蘇雲翔的臉色一下子黯淡下來,看著她的眸中還有一些些的傷心和痛苦。兩人對視了幾秒,他自嘲的一笑,「秦秦,我知道。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這半個月,我們在進行軍事演習,每天很累很辛苦,可是無論再累,我睡在床上時,都會想到你,想到你寫的書。秦秦,你知不知道,我沒有你的聯繫方式,跟你的交往也不多,我們之間可供我回憶的也不多。我就每天看你的書,我偷偷帶了幾本書去營裡,有空時就看看,就像中了毒似的。」

  他是大咧咧的男人,不會說那些情意纏綿的情話,這番話恐怕是他這輩子第一次一口氣說這麼多的話,有些詞不達意,有些語無倫次,可是,卻在女人的心底投下一顆小石子,把那層塵封多年的堅冰砸出一條裂痕。

  「蘇雲翔,你要是再說些這樣的話,我們連朋友都不是了。」忽略掉心裡的感受,她冷冷的說道,連視線都別過去。

  蘇雲翔凝睇著她的側面,見她小巧的五官在昏暗的燈光下盈盈泛著光,光滑如瓷;視線不由自主的下垂,瞥到她優美的頸項--和微微露出的酥胸,他的視線瞬間火熱起來。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她化妝,還穿的這麼漂亮,這麼有女人味。他看著看著,不自覺的喉結滾動一下,下腹也猛然一緊。

  怕自己再看下去會忍不住做出些什麼,他強迫自己移開視線,壓抑內心的衝動和燥熱。

  車廂裡氣氛有些沉悶,秦微瀾察覺到自己的口氣有些嚴重了,又忍不住微微愧疚起來,見他久久不說話,她又轉過頭來,岔開話題,「你晚上怎麼在酒店裡?」

  蘇雲翔以為她真的不會理他了,正暗自懊惱著,見她問話,他趕緊回答:「軍事演習結束了,我們團得了獎,那幫人非要我請客,明天正好是週末休假,我就請他們吃飯了。」

  「哦。」原本就是無心的一句話,問完了,他答完了,微瀾一時又不知道說什麼了,氣氛再次沉悶起來。

  蘇雲翔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秦微瀾的表情,見她似乎沒有那麼生氣了,也試探的問:「那麼,你,晚上在酒店裡做什麼呢?」他記得她的工作是在家裡碼字就可以了,怎麼會打扮的這麼漂亮跟幾個男人在一起?

  秦微瀾也大方的回答:「我的一本書被陳安導演看中,要拍成電影。晚上,是跟演員們見個面,導演讓我看看角色挑選的是否符合人物要求。」

  「哦。」蘇雲翔忽的來了興致,高興的咧嘴笑,「那恭喜你了,是哪本書啊?」

  「《妾本傾城》」

  「那本穿越!」

  「你看過?」秦微瀾小吃驚。

  「那當然,我說過的,你的每本書我都看過的。」他得意的賣弄。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5:3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初次相約

  秦微瀾一時微怔,不知道如何接話,臉上又浮現出尷尬不悅的神色。蘇雲翔知道他又踩著了地雷,一時也不敢說話了。

  得知她是因為工作上的事才出現在酒店裡跟幾個男人在一起,他心裡稍微放鬆一些。可是,看著她的打扮,他頓了頓還是忍不住道:「秦秦,你以後出門,可不可以--不要穿得這麼露?嗯,那個,女孩子在外面,晚了不安全,你又穿成這樣,會讓男人們遐想的--」

  秦微瀾看看自己,「我穿的再普通不過了。」為什麼他和陳安都會覺得自己穿的露?費解。

  蘇雲翔俊臉神色不自然,「我知道比起很多豪放的女孩子,你的穿著其實很正常,可是,可是--」可是,你這麼漂亮,那種渾然天成的絕麗氣質,又豈是那些女子無可比擬的。

  秦微瀾見他「可是」半天都說不出話來,好奇的問,「到底可是什麼?」

  迴旋在心底的話最終沒有說出來,怕又觸碰到她的底線,「反正就是你以後不要穿得這麼漂亮,尤其不要這麼晚還跟男人在一起,不安全!」

  「哦?」秦微瀾輕笑一下,斜眼看他,「那我現在安全嗎?」

  蘇雲翔一怔,怎麼又把他自己繞進去了?明明那麼聰明穩重、認真嚴謹的人,怎麼一到她面前,連說個話都是漏洞百出!

  「當然不包括我了!」他篤定的道,「我是正人君子,我說過我不會在不經你同意的情況下冒犯你,我就一定不會。可是,外面那些男人,秦秦,你真的不懂男人有多麼可怕的!」

  秦微瀾見他那麼高大雄壯的男人,卻因為在語言表達能力上敵不過她而焦急鎖眉,不知為什麼心裡柔軟了,不自覺的放低聲音,「好了,蘇雲翔,你不要說了,我懂你的意思,我以後會注意的。謝謝你,麻煩你現在送我回去。」

  蘇雲翔一聽,頓時捨不得了,「秦秦,我好不容易見你一次面,就不能多呆一會兒嗎?」

  秦微瀾正色,「蘇雲翔,我剛剛跟你把話說得很明白了。」她用平靜的語氣說完,清亮的眸子甚至是含笑看著他,可卻莫名的讓他害怕了,害怕如果再不按她說的做,她真的會徹底的避開他。

  「--那,好吧,我送你回去。」

  車子停在那個小區外,秦微瀾解開安全帶就要下車,卻被蘇雲翔一把拽住,她一回頭,他又趕緊的像燙手般放開她,有些手足無措。

  「還有事嗎?」

  「呃--那個,秦秦,明天你有空嗎?」他鼓起勇氣,問道。

  「你想做什麼?」

  「我,我想約你打羽毛球。」他說著,伸手指指她的腰,「你剛才回來的路上,不停的挪動身子,手在腰上揉捏,你是不是腰又疼了?我們,我們明天去打球,然後我帶你去一個老軍醫那裡看看,他很會按摩的,而且很有效,你去看看腰,好不好?」他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氣,才在她的注視下,說完醞釀了一路的話。哎,真是比軍事演習還累啊。

  秦微瀾心裡歎息,不知道是該感動他的觀察細緻,體貼入微,還是應該為剛才的一番話都白說了而懊惱。哎,這個男人哦--

  「蘇雲翔,你還知道我什麼事?你跟小然打聽了多少?」

  「沒了。」男人擺手,「小然說你不喜歡被人打聽你的事,所以她也沒有跟我多說,我就知道這些。」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14:5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