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疏影清]女人,軍婚如山(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5:4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爽約,因禍得福(上)

  「沒了。」男人擺手,「小然說你不喜歡被人打聽你的事,所以她也沒有跟我多說,我就知道這些。」

  秦微瀾只是看著他,似乎在思考什麼。

  可是,她這幅神色卻把五大三粗的男人嚇著了,「秦秦,是真的!我就知道這些了!」他以為她是因為他冒犯了她的隱私生氣,趕緊又擺著手解釋。

  秦微瀾看著他的樣子,彷彿自己是吃人惡魔一般,趕緊道,「好了好了,我相信你了,我不是懷疑這個。」

  「哦--」他舒一口氣,「那,明天打球,你去不去呢?」

  秦微瀾輕蹙柳眉,「你很喜歡打羽毛球?」

  「呃--」男人思索,原本是想說「很喜歡」,可是想了想,還是老老實實的交代,「其實我最喜歡打籃球。」只是為了她才去學打羽毛球的--只是後面的話他沒敢說。

  他沒說完,她卻是聽出了他話裡潛在的深意。理智上明明知道不應該答應的,可是看著他一幅無比期待的模樣,她居然鬼使神差的點點頭,「好。」

  蘇雲翔一聽,頓時興奮了,「秦秦,你答應了?太好了!那,明天下午三點我來接你,我們打完球正好是吃飯的時間。」

  「嗯。」秦微瀾波瀾不驚,沒有太多的表情,或許是因為她的答應連自己都吃驚,所以此刻又刻意的冷淡下來。

  雖然她只是淡淡的一點頭,但蘇雲翔還是很高興,至少說明他們的關係又進一步了。

  「那--我下車了。」看著他高興的俊臉泛光的模樣,秦微瀾心裡莫名其妙的想要逃避什麼,小聲說完話,趕緊推著車門下去。

  蘇雲翔雖然不捨得她離開,但想著明天就可以再見,一顆備受煎熬的心總算是得到一些慰藉。看著她消失在小區裡的背影,他暗自鼓勵自己--不可操之過急,溫水煮青蛙。

  蘇雲翔幾乎是一路吹著口哨開車回家的,剛進門,客廳裡埋頭讀書的夏月心便好奇的昂首問:「咦,兒子,你回來了?不是說你們軍事演習完了,晚上狂歡的嗎?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蘇雲翔一屁股坐過去,摟著老媽的肩膀,「想你了唄!」

  「呸!」夏月心一把拍開兒子,「少給我灌迷魂湯!」看著兒子霸氣十足的眉眼間壓抑不住的喜色,她好奇的問,「你這是碰到什麼好事了?軍事演習得個獎應該不至於樂成這樣的吧。」兒子從進入軍校起,表現一直很優秀,早就是拿軍功章拿到手軟了。今天這般模樣,絕對是另有其事。

  「說啊!你想急死你老媽?你怎麼這麼早回來了?有什麼好消息?」見他一直悶著頭樂不說話,夏月心又是一巴掌拍上去。

  蘇雲翔摸著腦袋,躲避老媽的毒掌,「媽,我沒跟他們去瘋,吃了飯我就跟他們散了!」

  「為什麼?」

  「嘿嘿,因為在酒店裡,碰到了我朝思暮想的那個女孩子!」蘇雲翔摟著老媽的肩,一臉幸福。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6:0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爽約,因禍得福(中)

  「嘿嘿,在酒店裡,碰到了我朝思暮想的那個女孩子!」蘇雲翔摟著老媽的肩,一臉幸福,「我就跟她走了。」

  夏月心一樂,斜眼一看兒子,「就是那個秦微瀾?」

  「是啊!」

  「哎呀,兒子,你還有她的書不?你放在家裡的那幾本我都看完了,真是精彩!老媽發現,這看書比看電視劇的感覺還要好一些,太好看了!」夏月心拍著腿,對秦微瀾的作品大加讚賞。

  蘇雲翔聽老媽這樣說,也很高興,顯然秦微瀾還未露面已經收買了老媽的心,想到這些,他更加的有信心,摟著老媽的肩,「呵呵,有是有,我放在部隊,沒帶回來。」

  「臭小子!我說那天看著你房間十來本呢,怎麼就這三四本放在家裡,我到處找沒找到,原來你是帶走了!下次回家時,記得帶回來啊!」夏月心交代兒子。

  「呵呵,好。媽,您喜歡,以後等她做了您兒媳婦,您就是她的頭號讀者!她所有的作品,您都可以在第一時間拜讀!」蘇雲翔起身上樓,揚著嗓子道,把夏月心高興壞了。

  第二天,雖然打球約在下午三點,但蘇雲翔從一大早起來就激動的坐立不安。拿著球拍一個人在房間裡熱身,想著這些日子跟一個羽毛球教練學的技巧,不停的回想複習。他一定要好好打球,最好是打過秦微瀾,這樣自己就多了一個吸引她的籌碼。

  中午吃了飯,他午休了一會兒,起來才一點多,想著在家沒事,乾脆早早的開車過去,等著她。

  到達秦微瀾的小區外時,時間才一點四十。蘇雲翔坐在車裡,靜靜等著。

  一開始,車裡還有殘餘的冷氣,比較涼快,慢慢的,隨著車子熄火的時間越長,車裡的溫度漸漸升高。看著時間到了二點四十,想著秦微瀾一會兒就會下來,他提前把車子啟動,打開冷氣,讓裡面的溫度降下來。

  可是,二十分鐘後,他並沒有看到秦微瀾的身影。

  蘇雲翔看看手錶的時間,又看看手機的時間,最後打開車上的收音機,看看收音機的時間,都沒有錯,的的確確是已經三點十分了。

  男人不禁皺眉,昨天她明明答應了啊,怎麼今天又爽約呢?難道是反悔了,還是有事耽誤了,還是午休睡忘記了?

  他下車,向小區裡張望,可是炎炎烈日下,除了偶爾經過的小貓小狗,小區裡鮮少有人出現。

  男人高大強壯的背影耷拉下來,難道她臨時反悔了?

  蘇雲翔失望的坐回車裡,熄了火,一時不知道去哪裡找她。

  突然想到了李然,他趕緊的撥電話過去,誰知李然的電話居然關機!蘇雲翔皺著眉合上電話,看著時間已經三點半,心裡更加焦急。

  或許她只是午睡睡過了時間。她們這一行,不是經常熬夜碼字的嘛,說不定她昨晚靈感不錯,碼了通宵,白天補覺呢。

  這樣安慰自己,蘇雲翔又耐心的坐著,安靜的等,其間不時地給李然打電話。

  原以為等一會兒秦微瀾就會下來,誰知這一等,時間居然到了晚上八點。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6:1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爽約,因禍得福(下)

  秦微瀾從醫院出來時已經七點半了,簡單的在外面吃了點東西又打車回去。

  蘇雲翔窩在車子裡等久了,不知不覺居然睡著了。醒來一看時間,已經晚上八點,驚得一下子坐起身,打開車門下去。

  想著自己不小心睡著了,說不定秦微瀾出來都沒看見,又錯過了,他不禁一陣懊惱!

  正要返回車上,準備再打電話問問李然,誰知剛掉過頭,看見一輛出租車停過來,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的人正是自己苦苦等了六個小時的女子!

  蘇雲翔幾乎要喜極而泣了,三兩步的衝上去,「秦秦!」

  秦微瀾被突然衝到面前高大強壯的男人嚇得一驚,抬頭看著是蘇雲翔,一時微怔,疑惑皺眉,「你怎麼在這裡?」

  蘇雲翔倍感受傷,他等了那麼久,她居然什麼都不記得了。

  「昨天約好的,我們下午去打球。」他壓抑著心裡的憤怒,盡量用平靜的口氣說,可是,秦微瀾還是察覺到他的生氣。

  她這才想起來,他們昨天約好今天下午三點打球的。可是,阿婆突然中暑昏迷,她接到電話時正是中午十二點,她連中飯都沒來得及吃就匆匆的趕去了醫院,一直忙到現在醫院過了探視時間她才回來,壓根忘記了昨天的約定!

  秦微瀾頓時愧疚極了,小臉上滿是歉意,「你,你不會一直等到現在吧!」她驚訝道。

  蘇雲翔點點頭,僵硬的道,「我提前一個多小時來的,一直等到現在。」

  「啊?」秦微瀾一聽,內疚的恨不得咬自己了。

  「如果你不想跟我去打球,你可以提前跟我說一下啊,犯不著這樣放我鴿子吧。」男人脾氣再好,對她再喜愛,這時也忍不住抱怨了。車裡悶熱,他硬是等了一個下午,想走開,又怕走掉之後她來了,只好一直等下去。

  秦微瀾連忙解釋,「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阿婆突然中暑了,我去醫院了,一直忙到現在。真是不好意思,我忘記了,不然我也應該回來跟你說一聲的,免得讓你空等一個下午。」

  蘇雲翔聽她這樣一說,心裡的怨氣馬上煙消雲散了,取而代之的是關心,「你阿婆中暑了?現在沒事了吧?」

  「現在沒事了。中午天熱,她歲數大了受不了,中暑昏倒了,好在及時被鄰居送去醫院,我接到消息後趕緊的就去了。」秦微瀾簡單的說明一下,又看著他真誠的解釋,「我真的不是有意爽約的。」

  蘇雲翔擺著手,又咧著嘴笑,「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真的那麼討厭我呢!」

  秦微瀾不好意思的笑,「你一直等到現在,那是不是還沒有吃晚飯?」

  男人點點頭,憨厚的樣子,「嗯,我怕錯過你,就沒敢走開。」

  「那,趕緊吃飯去吧。」

  「那,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去?」蘇雲翔趁機邀約。

  「我已經吃了。」秦微瀾想拒絕,可是又想著自己害得人家白白等了一個下午,轉口又道,「那好吧,我陪你去吃吧。」

  蘇雲翔一聽高興極了,拉著女人上車坐好,動作迅速的發動車子,「我知道一家不錯的私房菜,你再跟我一起吃一些吧。」想著自己等了一下午,終於候得佳人,男人高興的忘記了之前的鬱悶和失望。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6:2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三章 餵她吃東西

  車子拐過幾個彎,停在一個並不顯眼的門面前,蘇雲翔讓秦微瀾先下車,他去找停車位。片刻之後,蘇雲翔高興的回來了。

  他今天穿著便服,可是舉手投足間還是軍人的硬朗作風,走路挺著背,非常豪邁的樣子,秦微瀾遠遠的看著他走過來,嘴角居然不自覺的帶著笑。

  「走吧,外面熱。」他走過來,朗朗的聲音在悶熱的夏日夜晚,格外的動聽。

  店主是一個豪邁的年輕漢子,聽見服務員說蘇雲翔來了,親自迎出來,拉著蘇雲翔就是兩巴掌重重的拍在肩上,大咧咧的道:「翔子,好久沒來了。咦?這位是--」胡三拍完蘇雲翔,這才注意到他身邊站著個靜若蘭芝的女子,不禁無比好奇的問道。

  「哦,這是我朋友,秦微瀾。秦秦,這是我以前的戰友,胡三。」蘇雲翔給正經的給雙方介紹。

  胡三是東北人,又在部隊裡混過,性格很是豪爽,看著秦微瀾哈哈笑著,「秦小姐好,以後常來吃飯,記在我胡三哥賬上!」丫的,能讓蘇雲翔帶出來見人的女子,簡直可以跟神仙相提並論了,胡三不禁想要多認識一下。

  秦微瀾淡淡的笑,大大方方的道,「謝謝胡三哥。」

  「欸,這小姑娘性格不錯。」

  「好了,胡三,你趕緊去做幾個菜吧,我餓死了。」蘇雲翔見秦微瀾並不是很自在,趕緊讓老戰友去忙碌,自己輕車熟路的帶著秦微瀾進了一個包間。

  兩人坐下,蘇雲翔只來得及倒出兩杯茶,胡三已經端著兩盤菜進來,「那,你們先吃著,我再去做兩個招牌菜。」

  一個清蒸鱸魚,一個宮保雞丁,都是極普通的菜,可是一端上來,飄散的食物香氣讓人忍不住想要食指大動。

  蘇雲翔貌似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秦微瀾原以為他是餓久了,誰知他小心的夾起一塊魚肉,細細的去了刺,一筷子一筷子的夾到她面前的碟子裡,「來,嘗嘗這個。」

  「我已經經吃過晚飯了,你自己吃吧。」她連連推攘,躲閃都不及,眼睜睜的見他把挑好魚刺的清香魚肉放在她面前。

  「胡三的手藝在部隊裡都是一等一的,復員了沒有接受部隊的安排,開了這家餐館,每天可都是賓客爆滿啊!你嘗嘗這道清蒸鱸魚,保證跟你平時吃的不一樣。」蘇雲翔舉著筷子,眼神切切的看著她,不停的用眼神示意她嘗一嘗。

  秦微瀾被他看得不好意思,只好舉起筷子夾了一塊放進嘴裡,輕輕抿了下。的確,魚肉細膩嫩滑,入口即化,不但沒有絲毫腥味,反而帶著淡淡的清香,她不禁好奇這魚是怎麼蒸出來的。

  他看著那塊魚肉被送入那嬌艷的櫻桃小口,彷彿吃進自己嘴裡一般享受,見她吞下去,笑著問:「怎麼樣?是不是很特別?」

  「嗯。」她點點頭,「胡三哥的手藝確實不一般!」

  蘇雲翔高興了,咧著嘴開心的笑,原本就深邃的五官更加的好看,筷子舉向另一盤菜,夾了一個雞丁,「吶,你再嘗嘗這個,也不一樣的。」

  「不了,你吃吧,我真的吃過了。」她趕緊推拒。

  可是,他堅持,「沒關係的,你先嘗嘗吧。」他再餓,哪有看著她吃開心。

  秦微瀾沒辦法,只好示意他放在她的碟子裡,自己再夾了嘗嘗,「嗯,很好吃,很嫩很香,也不油膩。」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6:3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四章 互換號碼

  「呵呵,你喜歡就好。」男人又慇勤的給她夾了一些菜,把魚肉一塊塊的挑了刺放到她的碟子裡。見她慢吞吞的像小貓吃食一樣小口的啄著,悠然的放下筷子,一雙虎目含笑看著她。

  秦微瀾見他慵懶的坐著,也不動筷子吃東西,便催促道,「你不是還沒吃晚飯嗎?怎麼不吃?」

  「不急。」他只是淡淡的笑。

  剛說完話沒多久,胡三又端了三個菜進來,不動聲色的看了一眼屋裡的情景,趁著放菜的姿勢對蘇雲翔眨了眨眼,蘇雲翔輕笑一下,示意他趕緊出去。

  「謝謝胡三哥。」秦微瀾見一桌子的菜都是色香味俱全,想必都是費了一番功夫了,便禮貌的道謝。

  「哈哈,不謝,秦小姐喜歡才是最重要的。」胡三識趣的出去,「你們慢用。」

  原本說的是蘇雲翔要吃飯,兩人才來的,可誰知到目前為止都是秦微瀾在吃。晚上原本就吃了東西回來的,現在又被蘇雲翔伺候著吃了不少,到後來她終於推開蘇雲翔夾菜的手,「我飽了,吃不下了。你說餓了,怎麼不見你吃呢?」

  蘇雲翔也不勉強了,又給她倒了一杯水放到面前,「看著你吃,我就感覺飽了,現在總算是明白『秀色可餐』這詞並不是沒有道理。」

  秦微瀾失笑,「蘇雲翔,看不出你一個五大三粗的軍人,居然還懂這些文縐縐的句子。」

  「呵,那是當然的,要想和你這個作家套近乎,我總得喝點墨水吧。」

  秦微瀾面色一僵,端起杯子喝水,淡淡的轉移話題,「你快吃吧,時間不早了。」

  蘇雲翔眼神幾乎是膠在她身上,她的櫻桃小嘴在杯子邊輕輕的一碰,沾了水之後更顯瑩潤,看的他也有些口乾舌燥了,也不敢再逗她了,伸手盛了滿滿一碗飯,舉著筷子問,「那些菜最好吃?」

  秦微瀾每道菜都吃過,見他這樣問,乾脆拿起筷子給他布菜。蘇雲翔眼尖的發現什麼,狡黠的一笑,她夾什麼他就吃什麼,一碗飯用的極香。

  秦微瀾放下筷子後,才忽的想到什麼,面色一紅,指著他的菜,「啊,這個,不好意思,我忘了用公筷了!」她居然是用她自己剛剛吃過的筷子給他布菜,那他豈不是吃她的口水了……

  蘇雲翔不在意的一笑,轉而問她,「阿婆的身體怎麼樣了?住在哪家醫院?」

  秦微瀾懊惱窘迫極了,見他問起阿婆,才被轉移了注意力,「我走的時候,她已經沒事了,只是身體有些虛弱,睡下了,在市二人民醫院。」

  「哦,明天有空我陪你去看看。」

  「不用了,明天應該就可以出院了。」

  「要的要的,就算是出院,我可以送你們回去啊,天熱的,如果再讓阿婆怎麼樣的話就不好了。」他微笑著說完,又豪放的低頭扒飯。

  秦微瀾沉默不語,從包包裡拿出一個便條寫了什麼,放在桌子上推過來,「蘇雲翔,這個是我的電話,以後有什麼事就找我吧,免得又像今天這樣耽誤你半天時間。」

  蘇雲翔一聽,劍眉一揚,眉眼間都是喜悅,他一笑,深邃的黑瞳裡就像是兩顆星子在閃耀,急急的放下碗,拿起紙條,「我這是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吧!等等,我這給你撥過去,你記一下我的號碼。」

  「哎,不用了,等你吃完飯再弄--」

  他已經摸出電話,輸入了她的號碼,打了過去。秦微瀾話沒說完,包裡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好了,你把我的號存一下吧。以後有什麼事都可以找我幫忙。不過,我在部隊裡,偶爾有規定是不能用的,你若是找不到我,就給我留信息。」他自顧自的交代一大堆。

  秦微瀾無奈的搖搖頭,這個男人為什麼總是這麼強勢,不給人拒絕的機會。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6:47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吃醋不敢言

  兩人的感情似乎因為這一次的意外而有了些進步,至少秦微瀾看見他不會再一味的排斥推拒,雖然態度也很平常,就像是對待普通朋友一般,但蘇雲翔已經滿足。

  第二天,他早早的開了車去接秦微瀾,又從醫院裡把老人家接出院,送回家。

  蘇雲翔陽光爽朗,說話、做事都極有分寸,阿婆被他三兩句話一哄,頓時高興的呵呵笑,不停的給秦微瀾眼色,示意這個小伙子不錯,要好好把握。

  秦微瀾心裡氣堵,見蘇雲翔一邊開車一邊講話,給阿婆講軍營裡的一些故事,讓阿婆聽得很開心,不悅的拍拍前座,「你開車專心點,說那麼多話做什麼。」

  蘇雲翔癟一下嘴,不知道怎麼得罪這個女人了,但還是好心情的道:「嗯,我會注意的。」說完,不敢再說話,專心致志的開車。

  阿婆是過來人,怎麼會看不懂兩個小輩間的互動,拉過秦微瀾的手,嗔怪道:「雲翔逗我開心呢,你怎麼這幅口氣,不懂事。」說完,又對著蘇雲翔笑笑,「雲翔,瀾瀾這孩子脾氣不好,你不要在意。」

  蘇雲翔通過後視鏡看一眼後座的女人,見她面色不悅,想必在生他的氣,笑著圓場,「阿婆,沒有,您不用擔心。」

  秦微瀾見阿婆已經倒戈,心裡更加的防備起來,不禁後悔起讓他來接阿婆出院,他這明明是在曲線攻陷,想贏得阿婆的支持!

  送了阿婆回家,兩人扶著老人家在床上躺下,蘇雲翔看看秦微瀾,「你現在要做什麼?要我送你回家嗎?」

  秦微瀾收拾著屋子,頭也不回,「不用了,阿婆身體不好,這幾天我留下來照顧,你去忙你的吧。」

  蘇雲翔感覺到她的逐客之意,訕訕的站著一會兒,摸摸頭出去了。

  秦微瀾看著他有些落寞的背影,還是追出去,「蘇雲翔!」

  蘇雲翔步子一頓,高興的回身,以為她要送他出去,誰知,她關上門,走過來,微微低著頭,「蘇雲翔,謝謝你,只是我們之間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不要在我身上再費心思了。」

  蘇雲翔捏著拳頭,心裡一陣難過,忽的又笑笑道:「沒關係,我也說過,我不勉強。我現在為你做這些也不是圖你什麼,朋友之間,互相幫助,本就很正常,不是嗎?」

  秦微瀾不敢置信的抬起頭看著他,眸中都是驚訝,「你真的這麼想?」

  他無奈的歎息,「不然還能怎麼樣?」

  她忽然覺得不好意思,或許是自己太敏感了吧,小臉微微泛紅,「那麼,對不起,原來是我想多了。」

  見她放鬆下來,蘇雲翔也輕輕的舒一口氣,哎,這個小丫頭,怎麼這麼彆扭呢?他到底是哪裡做的不好,讓她防成這樣?還是,她被男人傷的太重,以至於再也不敢愛了?

  不管是什麼麼原因,他都決定追求到底!只要她一日未婚,他就一日追求!他就不信,還有拿不下的碉堡!

  「好了,沒事的,你進去照顧阿婆吧。」他雙手插在兜裡,抑制住想要抱抱她的衝動,看著她輕聲說。

  「嗯,那你開車小心。」她點點頭,準備轉身。

  忽然,一陣電話鈴聲響起,秦微瀾從褲兜裡摸出電話,臉色驀然和緩,高興的接起。

  幾句簡單的話,她卻一直含著笑意,掛上電話後,清明閃亮的眸中還是點點璀璨。

  蘇雲翔聽力了得,雖然她的電話聲音不大,但他還是聽出電話那端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輕咳一聲,他問,「誰打來的?」

  秦微瀾也不避諱,大大方方的道:「陳安。明天電影開機儀式,他邀請我過去參加。」

  蘇雲翔一聽,心裡頓時擔憂,還夾雜著醋意,她怎麼可以對陳安那麼坦蕩的說笑,可是面對自己時,就要時時刻刻的提醒?

  可是,這些話都在心裡又不敢表現出來,他只好笑著道,「那再次恭喜你了!」說完,大踏步的轉身離去。

  秦微瀾也沒多想,見他離開,也回屋去照顧阿婆。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6:5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六章 開機發佈會現場

  蘇雲翔出了那個小庭院,走向停在門口的軍用吉普。瞥見左鄰右舍都偷偷摸摸的用一種異樣的眼光看著他,似好奇,似鄙視,似嫉妒,他不禁有些疑惑。再轉頭看看阿婆住的地方,很普通的一個小庭院。這裡是T市的郊區,跟農村差不多,這樣的環境倒也不奇怪。

  他對上那些鄰居的視線,想點頭示意一下,可是那些人卻又飛快的轉過視線,裝作沒有看見一般忙自己的活兒或是乾脆進屋了。蘇雲翔不明所以的看一圈,發現剛才看著他的人都消失了,不禁皺一下眉頭。想必這些鄰居也是好奇這樣的車子會開到這裡,蘇雲翔也沒多想,打開車門躍進去,發動車子走了。

  翌日,秦微瀾去了電影開機的現場發佈會。她趕到時,陳安正在安排開機儀式的一些注意事項,見秦微瀾來了,他趕緊招來助理接手自己的事情,迎了過去,「微瀾。」

  秦微瀾其實站在一邊看了一會兒才現身的,她以為像他這麼出名的大導演,肯定是頤指氣使的人,誰知他居然同員工一起幹活,不禁對他的好感又甚幾分,「想不到陳大導演是如此的體恤民情,親力親為,平易近人啊……」

  陳安儒雅的笑,俊美的五官迷人的不可思議,「想不到秦大美女學識淵博出口成章,遣詞造句信手拈來,不愧號稱八零後美女作家!」

  秦微瀾被他逗樂了,撇一下頭笑道,「你這人怎麼嘴上不饒人呢!」

  「是嗎?你這麼讚揚我,我總得表示一下回報吧。」

  兩人說笑著,吸引的旁邊的很多工作人員和明星都紛紛側目,他們知道陳安導演一向很容易相處,但卻極少看見他笑的這麼開懷,一個個不禁對秦微瀾也多看了幾眼。

  助理上前來,提醒,「陳導,都準備好了。」

  陳安看看手錶,「嗯,時間也差不多了,那開始吧。微瀾,你是隨我到台上,還是在台下貴賓席?」

  秦微瀾搖搖頭,「我就到台下好了。」

  開機儀式正式開始,《妾本傾城》的監製、導演,主要演員一一上台亮相,接受媒體記者的採訪。陳安一上台即贏下台下的熱烈掌聲,看來當年偶像實力派明星的身份讓他退居幕後多年還擁有一批鐵桿粉絲,陳安相貌俊秀,在閃光燈下更加的自信有風采,秦微瀾站在人群裡看著台上幽默談吐的男人,也不禁微微沉醉。

  陳安一向給演員很充足的自由發揮空間,這也是很多演員願意跟他合作拍戲的原因。他發言完畢,即把舞台交給主演們。今日的開機儀式,主要演員的造型曝光,台下的記者看著一個個身著長袍華服的演員,都是一陣的猛拍。

  秦微瀾也很喜歡那些服侍,真的是華麗異常,美若天仙。陳安退到人群中,不知何時來到秦微瀾身邊,「你喜歡那些衣服?--喜歡我給你弄幾套。」

  秦微瀾一愣,回過頭見他在身邊,驚訝道,「你怎麼到這裡來了?」見他還等著她的答覆,她趕緊擺手,「不用了不用了,這多浪費啊,又穿不了!」秦微瀾雖然這樣說,可心裡不禁勾勒出自己穿著那漢朝華服時的情景,眸中都是點點嚮往和艷慕。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7:11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七章 英雄救美

  陳安看著她柔美的側面,一時入迷,忘記收回目光。

  秦微瀾見他不說話,忽的回頭,就這樣裝撞進他沉醉黝黑的瞳孔,一時失怔。

  男人察覺到什麼,趕緊收回視線笑笑,「這有什麼?放在家裡自己看著也好,你們女人不是就喜歡買衣服嗎?買各種各樣的衣服,不穿光看著也覺得高興!」

  秦微瀾一聽,轉口調笑,「看來你對女人很是瞭解啊!」

  陳安剛才也是為了化解尷尬說了那番話,說完就後悔了,這不等於說自己天天在女人堆裡打滾,深知女人心思?雖然知道她不會在意,可他還是急急的解釋道:「沒有沒有,你千萬不要誤會啊,只是我媽媽和我妹妹就是這樣的,我家裡有兩個衣帽間,還不夠她們放衣服的。」

  「呵呵--」秦微瀾笑笑不說話,又專心的看著台上的演員。

  陳安看她一眼也不說話了,輕咳一聲,雙手插在褲兜裡視線投放到台上。

  開機儀式之後,緊接著就奔赴拍攝現場開始拍攝。T市有一個著名的影視基地,裡面高牆亭閣、雕鏤畫壁、碧水綠湖、楊柳依依,既大氣磅礡又富麗堂皇,還不失旖旎風光。秦微瀾一直想去看看但卻沒有機會,今天也是天時地利人和,陳安一提議說讓她去參觀片場,她便欣然接受了。

  陳安不愧是知名導演,挑選的演員在演技方面的確是無可挑剔,拍攝過程一氣呵成,很少NG。秦微瀾跟著陳安一起,看著演員們身著漢服,穿梭在高大雄偉的建築之中,掩飾著一代天驕漢武大帝與一個來自現代女子的愛情家國故事,不禁被深深的代入戲中。

  第一天的拍攝過程結束,時間已經不早,秦微瀾留下來與大家一起用餐。席間,她表達了對演員的感謝和佩服,自己的作品能被這麼優秀的演員演繹,她感到很榮幸。

  誰知,漢武大帝的飾演者端著酒杯起身,豪爽的舉杯,「秦小姐,應該是我們感謝你,感謝你能寫出這麼蕩氣迴腸的故事給我們表演的機會,我先乾為敬!」

  秦微瀾很少喝酒,可是這樣的場合不喝實在沒禮貌,於是端起面前的紅酒回敬。

  不知誰又補充了一句,「當然,還要感謝陳導挑中我們,所以,我們也敬陳導一杯。」

  陳安笑笑,大方的舉杯,一乾二淨。

  「漢武帝」是一個三十多的男子,眸光犀利,頗有男子漢的氣概,見陳安有意無意間都把注意力放在秦微瀾身上,便又笑著起身,「不過,最應該感謝是陳導看上秦小姐的作品,所以,陳導還應該跟秦小姐喝一個吧,大家說是不是?」

  陳安性格溫和,這些演員們跟他在一起都很是隨意,於是大聲起哄,「對啊!陳導跟秦小姐喝一杯!」

  秦微瀾不大喝酒,更不喜歡這樣人多的場合,再說現在時間也不早了,她早就想離開。可是被大家這麼起哄,對像又是陳安,她實在是不好拒絕,端著笑臉有些僵硬了。

  陳安一眼便看出她的為難,壓壓手示意大家安靜,端著酒杯道:「大家的好意陳某心領了,只是秦小姐酒量欠佳,這杯酒由我帶了。」他說完就乾了自己的杯中之物。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7:2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八章 午夜凶鈴

  秦微瀾聽完他的話,正要拒絕,他已經動作迅速的端過她的杯子,一飲而盡。

  「哦!!」滿桌的人因為陳安的這一英雄救美舉動而歡呼,秦微瀾看著自己面前空空的杯子,一時面色緋紅,有些尷尬。

  陳安笑笑,示意她自己沒事。秦微瀾不好失禮,只好勉強一笑,「謝謝你。」

  散席時已經很晚了,陳安不放心秦微瀾一個人回家,就提議等會兒送她回去。秦微瀾看看時間,已經十二點了,確實有些害怕,就默許了。

  一干人精看著陳安禮貌風度的護著秦微瀾坐進自己的座駕,又是擠眉弄眼的起哄。

  路上,秦微瀾見一向精力充沛的男人靠在後座微閉著眼,似乎微醺,不禁擔心問道,「怎麼了?喝多了難受吧。」

  陳安睜眸,看著秀氣漂亮的女人,微然一笑,「還好,只是頭有些悶。」

  秦微瀾心裡想說什麼,可是又不知道如何開口,怕是自己多想了,說出來反而更尷尬,猶豫許久又把頭瞥向窗外,看著街上已顯安靜的夜景。

  陳安心思細膩,一下看透她的心理,輕聲道:「晚上,對不起,我想大家也是無意的,在外面應酬吃飯,總少不了這些玩笑哄鬧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她心裡「咚」的一下,回過頭,不好意思的笑笑,捋一下耳邊的髮絲,「嗯,我知道,只是我不大習慣這樣,也不是很喜歡人多的場合,所以--」

  「放心吧,以後不跟他們一起吃飯了。」他明白她心裡的城牆有多厚多高,他也不想自己對她心思的被別人看出來而自作主張的想要推波助瀾,那樣會嚇著她,把她重新逼回她的鎧甲裡,他想讓她慢慢的認識到自己的心意。於是率先接住她的話,做出保證。

  果然,她一下釋然了,點點頭,「嗯。」

  回到家,秦微瀾習慣性的拿出手機,卻發現已經沒電關機了,怕阿婆的身體反覆會打電話給她,她便趕緊的充電。

  果然,手機一開機,一串串的短信聲音就接二連三的傳過來,她趕緊拿過手機,還未來得及點開第一條信息,手機「嗡」的一聲大響了起來!

  她被手裡突如而來的震動嚇了一跳,定睛一看那個號碼,頓時又是一驚!

  那邊的人似乎頗有耐心,一遍未通,又打一遍,秦微瀾看著那三個字,終於狠狠的按下接聽鍵,「喂,這麼晚了,你有什麼事?」

  那邊,魄力十足的男聲接著反問,「你還知道現在很晚了?」

  她覺得莫名其妙,瞪一眼電話,又放到耳邊,「蘇雲翔,你吃了火藥?找我發什麼火?!」

  蘇雲翔被她的氣勢鎮住,緩了一下心神,平靜一些,又問,「你怎麼電話現在才開機?」

  「沒電了,自動關機的。」

  「那你不知道充電?」他的口氣又生硬起來,「你是不是現在才回到家?」

  秦微瀾一愣,「你怎麼知道?」

  「我怎麼知道?」他冷笑一聲,「我打你的電話一整晚居然都不通!發短信你又不回,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28 10:07:3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九章 等我回來收拾你!

  「我怎麼知道?」他冷笑一聲,「我打你的電話一整晚居然都不通!發短信你又不回,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

  她被他的怒意忽然嚇住,有些吞吐,「--這,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我跟陳安在一起,大家都是熟悉的,又不會出什麼危險。」

  那邊的男人似乎在重重的喘氣,他就是知道她今天跟陳安在一起,他才這樣死命的打她電話的!天知道,那個男人不會趁機下手或是乾脆拖著她到床上!

  「蘇雲翔?你還有事嗎?沒事我掛了。」她見他一直不說話,出於禮貌般的詢問。

  「秦微瀾!你到底有沒有安全意識?我那天跟你說的話,你都忘記了嗎?現在已經半夜十二點,你還跟著一個男人在一起,你居然還大咧咧的說又不會出什麼危險?你難道不知道這個時辰的男人才是最危險的?!」

  「你--」她聽完蘇雲翔的話,也氣不打一處來,「你不要把所有人想的都跟你一樣齷齪!我跟陳安之間坦坦蕩蕩,沒有任何曖昧,我們就是志趣相投,在一起聊聊工作,聊聊小說,為什麼你總是喜歡想那麼多?」

  「聊工作?聊小說?」他反問,「那跟我也可以聊啊!你為什麼那麼排斥我,卻又那麼偏向陳安?我到底是哪裡做的比他差?!」他話裡的醋意越來越重,到後來,都有些衝動起來。如果再晚十分鐘打不通她的電話,他就要懷疑她遭遇危險,連夜從部隊裡請假趕回來找她了!

  而她,居然就是這樣的態度!居然大大方方的說她跟另一個男人深更半夜的聊工作,聊小說!

  秦微瀾最討厭不冷靜的男人,想著昨天離開時他還保證只是普通朋友,可今天又以一副男朋友的身份自居,彷彿在質問背叛他的女友,心裡不禁強烈的排斥。

  「蘇雲翔。」她忽的平靜下來,聲線沒有一絲起伏,冷冷淡淡,「看來你也記不住我說的話,我看我們沒必要做朋友了,從今以後,我也不想看見你。」

  蘇雲翔聽著她的話,先是一驚,頃刻間,又冷靜道,「正好!我也不想做朋友了!」

  她一喜,「那好,我們--」

  「--我們做戀人!」男人霸道的宣誓,截斷她的話,把女人嚇得凍結成冰。

  「什麼?」秦微瀾氣的臉都白了,「蘇雲翔,你不要這麼狂妄自大好不好?我什麼時候說過做你的女朋友了?」

  「現在!」他重重的道,忽的又笑一聲,爽朗的聲音帶著午夜的低啞,聽得秦微瀾心裡一陣亂跳,「從現在開始,我們做戀人。」

  「你做夢!」

  「不--我會夢想成真的。」他信誓旦旦的道。

  「蘇雲翔,我不想跟你說話了。」她翻著白眼,氣的恨不得把電話捏碎。

  那邊的人卻是雲淡風輕的樣子,「嗯,確實,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女孩子熬夜不好的。我們之間的賬,等著我週末休假回來跟你好好算!」他說完,居然率先切斷電話。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14:5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