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我是分身

[其它小說] [水晶翡翠肉]拾光1997(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30 20:03:24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0章

  一天早上,於棠、阮東陽才剛起床,就看見卷卷、孟方蘭、阮正賓坐在客廳餐桌前吃飯。

  “卷卷吃慢點。”孟方蘭說。

  “我得吃快點。”卷卷小嘴吧唧吧唧個不停。

  “為什麼呀?”孟方蘭問。

  “因為我還要上學,等下、等下、路路就來喊我上學了。”

  卷卷小奶腔才落,路路便在院外喊:“卷卷,卷卷,上學了!”

  “好,我來了!”卷卷一下從凳子上跳下來,沒站穩,“啪嘰”一下坐到地上,她也不覺得疼,爬起來就往自己房間跑,小手從床上拽起小書包,說一聲爺爺奶奶再見,步伐不穩地就往院子裡跑,完全無視於棠、阮東陽。

  “卷卷。”於棠喊。

  “媽媽,我要遲到了。”

  “等一下,我送你啊。”

  “不要送。”

  卷卷就這麼跑出去,跟著路路、路路媽去上幼兒園了。

  於棠微笑著,轉頭看向阮東陽。

  阮東陽失落地說:“媳婦兒,我好難過。”

  “難過什麼?”

  “閨女拋棄我了。”阮東陽半憂傷半開玩笑地說,但其實內心真的很惆悵,卷卷自生下來就是他帶,吃、喝、拉、撒、穿、玩都是他來顧著,一顧就是三年多,以前是卷卷離不開他,會喊‘爸爸’開始,每天就不停地爸爸爸爸,只要有人說她爸爸不好,她揚起小手就要打,為此,他連去公司開會,都帶著她去過。現在卷卷上幼兒園,他忽然覺得自己離不開卷卷了,有喜悅,更多的是失落。

  於棠對此表示理解,拉著他的手說:“沒有,她最愛的肯定還是你。”

  “是嗎?”

  “是,我和閨女最愛的都是你。”

  “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了。”

  阮東陽這才緩過來,於棠和他解釋,閨女是獨立的個體,她會長大會有自己的生活圈,最終都會離開他們的時間,多於陪他們,所以先做好心理准備,愛她就給她自由,不應該束縛。

  阮東陽心裡還是忍不住惆悵。

  “爸爸!爸爸!”中午,於棠、阮東陽還沒去接卷卷呢,她自己跑回來了。

  阮東陽立刻出門迎接。

  卷卷高興地伸著小胳膊,像只歡快的小蝴蝶奔過來,小辮子一晃一晃的,特別可愛:“爸爸,爸爸。”

  阮東陽彎身將她抱起來,笑說:“閨女,放學了。”

  “嗯,爸爸,我好想你啊。”卷卷摟著阮東陽的脖子說。

  阮東陽頓時樂開花,問:“真想爸爸了啊?”

  “嗯。”卷卷從背帶褲前兜裡掏出一塊包裝嚴實的小餅干,說:“爸爸,這個給你吃的。”

  “哪來的?”

  “老師發的,發兩個,這個好好吃。”

  “所以你留一個給爸爸吃。”

  “嗯,爸爸你吃。”

  一股帶著甜意的暖流在阮東陽心裡流淌,衝散阮東陽內心所有的惆悵,他望著卷卷,卷卷集合了他和於棠優點,長相更偏向於棠一點,好看的不行。性格方面更多的像他,但沒他強,愛哭、敢正視自己這兩點又隨了於棠,這樣很好,他的初衷就是讓卷卷有個獨立的人生,不就是想讓她不依靠任何人,活的精彩燦爛嗎?他不能因為給了她生命,給了她教育,給了她愛,就去束縛她,這不是一個合格的爸爸所為。

  阮東陽很快想通,不再失落,又和卷卷玩在一起。

  於棠看到後笑了笑。

  很快卷卷上幼兒園一個月了,除了認識的小朋友多一些,還有就是變得平和多了,至少不會動不動就打人。接著就是徐文思和楊晨的婚禮,卷卷和路路做小花童,卷卷穿著小婚紗,美呆了。

  婚禮結束後路路說:“卷卷你真好看。”

  小韜開心地抱卷卷,要親卷卷,被卷卷小手啪地朝臉上打一巴掌,打的哇哇哭大哭。

  “不准哭!”卷卷大聲說。

  小韜嚇的立刻停止哭聲。

  卷卷拉著小韜的小手說:“走,我帶你去吃蛋糕去。”

  “我吃甜的。”

  “行啊,但是你以後不能親姐姐喲。”

  “為什麼呀?”

  “小孩子不能隨便亂親的,也不能親人的。小韜,我和你說,以後你也不讓人隨便親,知道嗎?”

  “知道了。”

  “那不要哭了。”卷卷小手給小韜抹了眼睛上的淚珠,不一會兒,兩個小家伙一起嘿嘿笑著吃蛋糕,等到於棠找到卷卷時,卷卷正和小韜、路路坐在酒店的桌子角落,邊聊天邊吃蛋糕,三個孩子臉上都是蛋糕。

  “卷卷!”於棠喊一聲。

  “媽媽。”卷卷嘻嘻笑。

  “瞧你身上都是蛋糕,髒兮兮的。”

  “媽媽,不髒的,蛋糕是干淨的,都可以吃的。”

  於棠頓時無言以對,等把卷卷抱回家洗頭發時,卷卷開始嗷嗷叫了,她最怕洗頭發,特別是粘了沙子、甜點的,總是要多清洗一遍。

  “媽媽,啊,爸爸,爸爸!”卷卷躺在於棠懷裡奶聲奶氣地大喊。

  “別喊爸爸,你爸爸正忙呢。”

  “媽媽,媽媽。”

  “干什麼?”

  “不洗頭發,不要洗頭發。”卷卷肉肉結實的小胳膊抓著於棠的胳膊說。

  “那怎麼行,粘了好多蛋糕。”

  “嗚嗚嗚,卷卷不喜歡洗頭發。”

  “那剃光頭。”

  “不要剃光頭,剃光頭就不可以吃肉肉了。”

  “又不是讓你當和尚。”

  “不當和尚。”

  於棠輕柔地給卷卷洗好了頭發,擦干後,卷卷站在鏡子前,小手捧著小臉,甜甜地說:“卷卷真好看。”

  於棠笑著調侃一句:“臭美吧你。”

  卷卷小手捂著小嘴嘿嘿笑。

  這時於棠的手機響了,是楊會會打來的,楊會會今天也來參加婚禮了,但因工作太忙,打個照面就走了,楊會會畢業後一心撲在工作上,當初的建築系裡,除了於棠有本事外,就數楊會會了,楊會會短短三年內買了房子和車子,現在儼然是個職業精英,追她的男生也是很多,只是她寧缺毋濫。

  “於棠,周末去健身房嗎?”楊會會說:“寧寧也來。”

  “好啊。”於棠說:“不過,我可能要帶個拖油瓶過去。”

  “你家卷卷?”

  “嗯,周末她爺爺奶奶上班,她爸要去開會,她幼兒園不上課。”

  “行啊,你不又不是沒帶過小包子來健身房,健身完之後,我們好好聊聊。”

  “沒問題。”

  星期六早上,阮家一家吃過飯後,阮東陽、孟方蘭、阮正賓都各忙各的了,於棠便和卷卷說去健身房。

  卷卷二話不說,跑到自己房間就從小櫃子裡拽出瑜伽墊,背在身上,說:“媽媽,走!”

  於棠汗顏,卷卷真的太像太像阮東陽了,模樣像、脾氣像,連行動力也是和阮東陽一模一樣,說干什麼就干什麼。

  “等一會兒,等一會兒,媽媽收拾一下就去。”

  “好吧,那媽媽你快點,不要讓我等太久喲。”

  “……”這話簡直和阮東陽催於棠時一模一樣。

  於棠整理好自己之後,又給卷卷帶了奶瓶、餅干、玩具,然後開車載著卷卷來到健身房裡高級瑜伽房,是於棠、楊會會、寧寧專門包下來的,特意請了高級瑜伽教練的,於棠自卷卷出生後,每個星期都練健身兩次左右,身材因此非常棒。

  於棠拉著卷卷的手剛走進健身房就因為顏值過高,引來不少人的目光,母女兩個習以為常。如往常一樣朝瑜伽放走,一到瑜伽房,就看到了寧寧和楊會會,一陣熱情的招呼之後,三人換了瑜伽服,於棠也特意給卷卷買了粉色的運動服,有點緊身的,卷卷一穿上,立馬顯得胳膊腿和小臉都肉乎乎,別提多可愛了,卷卷很熟悉健身的套路,換好衣服,連忙把瑜伽墊打開,撅著小屁股把瑜伽墊鋪好,然後坐在上面大眼骨碌地看著瑜伽老師,把楊會會、寧寧等人逗的大笑起來。

  楊會會說:“於棠,你女兒怎麼還這麼呆萌啊,我都打算以後不生孩子的,每次看到卷卷,我都想生個女兒養。”
  “可愛死了!怪不得你家阮東陽那麼疼閨女呢,是我閨女我也疼,太惹人愛了!”寧寧走過來,狠狠抱卷卷,她最喜歡卷卷了。

  於棠看卷卷笑。

  不一會兒,於棠三人開始專心地在瑜伽老師的指導下練瑜伽。

  卷卷在一旁模仿,一會兒趴,一會兒坐,一會兒躺,反正卷卷做的都是簡易動作,幾人也就隨她了,她自己玩的特別嗨。

  於棠三人練到趴地收腹翹臀時,卷卷也趴在瑜伽墊上,像小時候一樣撅著小屁股,小手放在小臉兩邊,接著把小臉一側,右邊臉貼到瑜伽墊上,然後……然後就睡著了。

  “卷卷,卷卷。”

  卷卷呼呼地睡著,十分香甜。

  於棠:“……”真是在哪裡都能睡著,一點也不挑。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30 20:03:39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1章

  於棠托著卷卷的小屁股, 把卷卷抱起來,連喊三聲,卷卷才趴在她肩膀哼唧。

  “小寶貝。”於棠喊。

  “爸爸。”卷卷閉著眼睛甕聲甕氣地喊。

  於棠笑:“不是爸爸,是媽媽。”

  “媽媽。”

  “誒, 寶貝兒,我們不要睡了, 和會會阿姨、寧寧阿姨一起吃飯, 好不好呢?”

  卷卷眼睛睜不開,等到於棠抱著她經過健身房的咖啡館, 聞到陣陣的奶香時,她睜開了眼睛,透過玻璃門看見一張桌子上擺放著誘人的甜點, 聲音脆脆地說:“媽媽,我要吃甜甜圈。”

  “好啊, 一會兒我們洗過澡,就吃,行不行?”

  “行。”

  於棠三人洗完澡,帶著卷卷在咖啡館吃了甜點, 聊天到中午,而後去市內吃了烤肉,期間阮東陽打來兩次電話給於棠, 最後一次卷卷握著手機問:“爸爸!你吃飯嗎?”

  “吃了。”

  “吃的什麼?”

  “盒飯。”

  “好吃嗎?”

  “還行。”

  “還行啊。”

  “嗯。”阮東陽在彼端笑。

  “那、那、那就這樣,掛了。”卷卷把大人常說的幾句話說完之後就詞窮了,把手機往一邊一放, 繼續吃肉,小嘴吃的油乎乎的。

  於棠三人笑起來。

  下午於棠與楊會會、寧寧告別,開車載卷卷回去,車子才駛進煙廠,卷卷小身子就歪在後座睡著了,於棠將車子在院內停定之後,把卷卷抱進卷卷的小房間,然後去看大黃。

  大黃如今已經十二歲多了,據說大黃這個品種的狗狗能夠活到十五到十八歲,盡管如此,這對於棠、阮東陽來說,也太短了。幾年前大橘、小花壽終正寢,於棠、阮東陽為此傷懷許久,阮東陽更是許久緩不過來。

  因此一家人更珍惜大黃了。

  “棠棠。”這時,院外傳來謝玉芬的聲音。

  於棠抬頭,笑著問:“媽,你下班了?進來坐啊。”

  “不坐了,我今天下班早,中午你和卷卷去哪兒了?”

  “去健身房了。”

  “哦,我說聰聰怎麼找不到你呢。”

  “找我干什麼?”

  “我中午包了你和卷卷愛吃的牛肉芹菜餡兒的餃子,讓聰聰送來時,你們都不在家,一會兒我再讓聰聰送過來給你和卷卷吃。”

  “不用了媽,你們吃吧。”

  “我們又吃不完。”

  說著謝玉芬就走了,不一會兒聰聰拎著凍的結實的水餃過來,見卷卷在睡覺,他沒有久待,和於棠說了幾句話,剛走到院子就說:“姐姐,要下雨了,你們衣服還沒收呢。”

  “好,我知道了,這就去收。”

  於棠放下水餃,先去院子裡收衣服,剛到院子大雨突至,把地面拍的啪啪響,就是在這種響聲中,卷卷忽然驚醒,小胳膊撐著床面,一臉惺忪地看著四周,看著大顆大顆的雨珠穿過窗子,往她粉粉的小房間裡飛,她迷瞪地說:“啊,下雨了呀。”

  緩了一會兒,她倏地趴到床沿,滑下床,赤著小腳往窗邊跑,試圖關窗戶,但是個兒太小,壓根兒夠不著窗戶,於是大眼睛四周搜索,沒發現足夠大的凳子,接著噔噔地跑出房間,想抱大凳子抱不動,只好吭哧吭哧地拽著凳子腿往房間內拽。

  “卷卷。”於棠抱著衣服進來,問:“你在干什麼?”

  “下雨了,雨都進我房間裡了,我關窗戶。”

  “關窗戶你拉凳子干什麼?”

  “我夠不著窗戶。”

  “那你拽那麼高的凳子,你能爬上凳子嗎?”

  卷卷:“……我、我、我爬不上去,那,媽媽,你來,你來幫我關。”

  於棠給卷卷房間裡窗子關好了之後,去其他房間,卷卷四處看了看,從床上拿起空奶瓶,往嘴裡一塞,叼著空奶瓶,趿著小拖鞋,跟著於棠到處跑,看著於棠把所有房間窗子著上之後,她高興地說:“哎呀,終於關完了。”然後叼著奶瓶跑到門口,看到大黃趴在狗屋裡。

  大黃喜歡卷卷,看到卷卷,不由得探出腦袋。

  卷卷擺著小手立刻說:“大黃,快進去,下雨了。”

  大黃立刻縮進狗屋裡,卷卷叼著奶瓶,蹲在門口,大眼骨碌地對著雨發呆,像是還沒睡醒的模樣,於棠看到後,笑了笑,問:“寶貝兒,是不是還困呢?”

  卷卷轉頭回答:“嗯。”

  “那媽媽抱著再睡一會兒,好不好?”

  “好。”卷卷站起來,伸著小胳膊就讓於棠抱。

  於棠抱著卷卷到床上,母女兩個又睡半個小時,醒來後,雨過天晴,阮東陽他們還沒有回來,於棠把聰聰送來的水餃煮了,和卷卷吃,卷卷看到水餃高興的跳起來,然後問:“媽媽,爸爸吃了嗎?”

  於棠笑說:“給你爸爸留了。”

  “那我們吃吧。”

  “嗯,你爸真沒有白疼你,什麼事兒都惦記著你爸爸。”於棠笑著說。

  卷卷別扭地使用筷子往嘴裡扒餃子,一臉幸福地說:“好好吃哇。”

  “那也不能多吃。”

  “嗯嗯。”

  吃過了餃子卷卷跑路上和小伙伴們玩耍,傍晚時,煙廠職工都下班了,阮正賓、孟方蘭、徐牧成也回來了。

  “外公,我在玩兒。”

  “爺爺,我再玩一會兒。”

  “奶奶,我不回家。”

  “……”

  卷卷一直玩的太陽都要落山了,其他小朋友都回家了,她才到自己家的院子,趴在大理石上朝院子裡喊:“爺爺,爺爺!”

  “誒!爺爺在呢。”阮正賓在二樓應。

  “爺爺,我爸爸呢?”卷卷昂起小臉,問。

  “你爸爸還在開會。”

  “我找爸爸去!”

  找爸爸去——

  阮正賓一聽,嚇壞了,忙下樓,卷卷邁著小短腿已經飛快地跑出煙廠家屬院了,阮正賓趕緊去追,喊:“卷卷,小卷卷。”

  “我找我爸爸。”卷卷回頭看一眼阮正賓,表明自己的目的,然後跑的更快了,可是,再怎麼跑畢竟是人小腿短,不一會兒,被阮正賓夾在腋下給夾回來,她啊啊叫著,撲騰的十分厲害,幸而阮正賓還算有力氣,不然真制服不了這小家伙。

  “我找爸爸,我找爸爸。”

  “卷卷!”於棠從廚房出來,嚴厲地說:“不許跟爺爺鬧,一會兒爸爸就回來了。”

  卷卷被於棠凶一下,老實多了,乖乖地捧一奶瓶白開水,坐在沙發上吧唧吧唧地喝著,看動畫片,遇著喜歡的廣告音樂之類的,會從沙發上站起來,抱著奶瓶,跟著電視機扭動兩下小身子,把一旁的阮正賓逗樂。

  不一會兒,天黑了,門外傳來汽車喇叭聲。

  卷卷眼睛登時發亮,倏地站起來:“我爸爸回來了!”說完,把奶瓶一扔就往外跑:“爸爸!爸爸!”

  阮東陽還未從徐文思的汽車上下來,就看見小小的卷卷飛快地跑出二道門,喊著爸爸,急急忙忙地將院門拉開了,動作太急,被門帶的踉蹌兩步,但無損她的喜悅:“爸爸,爸爸!”

  阮東陽剛下車,卷卷伸著小胳膊就跑過來了,小馬尾晃來晃去,即使是在夜晚,也是相當耀眼,阮東陽彎身把卷卷抱起來。

  “閨女。”

  “爸爸!”

  “閨女!”

  “爸爸!”

  阮東陽親了親卷卷的小臉:“聽說你今天去練瑜伽了。”

  “嗯,我還吃了牛肉餃子,外婆包的,好好吃。”

  “是嗎?”

  “媽媽給你留了。”

  “媽媽真好。”

  “嗯。”

  阮東陽回來了,卷卷不再到處亂跑,而是一直黏著阮東陽,吃過飯以後,父女兩個牽著大黃到公園裡遛遛,遛到一半,碰上路路、望望、小韜,然後四個孩子打了一架,起因未知,中途混戰,結局四敗俱哭,四個孩子家長無奈地把四個孩子抱回家。

  卷卷一到家,就把打架這事兒給忘了,洗完澡就趴到爸爸媽媽床上滾來爬去,於棠、阮東陽一個沒注意,卷卷“撲通”一聲,滾到床下。阮東陽嚇了一跳,一步下床,把卷卷從地上抱起來,好在為防止卷卷摔下床,各個房間的臥室都鋪了厚厚的地毯,但剛才那“撲通”一聲,還是挺重。

  阮東陽臉都嚇變色了。

  於棠趕緊察看卷卷的腦袋。

  卷卷卻摸著屁股說:“哎喲,嚇死我了,差點以為、把我、把我屁股摔五瓣了。”

  於棠、阮東陽:“……”所以是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了。

  於棠、阮東陽松了一口氣,把卷卷夾在兩人中間,卷卷一會兒轉頭看爸爸,一會兒轉頭看媽媽,自娛自樂地玩著,咯咯地笑個不停。

  於棠、阮東陽:“……”

  玩的累了,卷卷自然而然地睡著了,阮東陽把卷卷抱回到她自己的房間,把奶瓶、娃娃什麼的都放在她的床上。

  第二天一早,卷卷醒來之後,大眼睛四處看看,隨手將空奶瓶塞到嘴裡,咬了一會兒,自己滑下床,穿上小拖鞋,在客廳看一圈,推開爸爸媽媽房間的門,見爸爸媽媽正睡著呢,她捧著奶瓶又出了臥室,坐在樓梯處咬奶嘴,聽到樓上有動靜後,站起來,小臉對著樓梯,喊:“爺爺!爺爺!爺爺!”

  “誒!誒誒!小卷卷你又醒了?”阮正賓把聲音放小了一度,說:“方蘭,看吧,就和你說卷卷這個點兒一准醒了。”

  “爺爺,你下來啊,我們去買肉包包吃。”

  “好,買肉包包,等爺爺一會兒啊。”

  “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小說之星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8-30 20:04:05 |顯示全部樓層
第132章

  “爺爺!爺爺!”卷卷在樓下催促。

  “誒誒誒!來了來了。”阮正賓趕緊地刷牙、換衣服跑著下樓, 給卷卷也換了衣服,扎了個小馬尾,然後爺孫兩個一起去煙廠外買肉包子,回來的路上碰見了同樣早起買早飯的聰聰。

  “小舅舅!”卷卷高興地喊。

  “誒, 卷卷,干什麼呢?”

  “我買肉包包呢, 小舅舅買什麼了?”

  “豆腐腦。”

  “我也想喝豆腐腦。”

  “那去小舅舅家喝。”

  “好。”

  卷卷拉著聰聰的手, 跟著聰聰去了二十三棟,阮東陽起床後, 問:“爸,卷卷呢?”

  “去老徐家了。”老徐指的是徐牧成。

  “去干什麼?”

  “吃飯唄!要等著你起床做飯給孩子吃,孩子早餓的嗷嗷叫了。”阮正賓邊煮稀飯, 邊埋怨阮東陽天天比卷卷晚起,阮東陽低頭摸摸後腦勺, 轉進衛生間刷牙,不一會兒,於棠擠進來,小聲問:“爸說我們起床晚了?”

  “沒有。”

  “我都聽到了。”

  “他那是說我, 沒說你。”

  “可他語氣不好啊。”於棠自責,她和阮東陽確實沒有卷卷起得早。阮東陽卻不以為然,一只手摟著她的肩膀, 笑著說:“不會,他高興著呢。”

  “高興?”

  “嗯,爸他知道我們兩個晚上工作很晚的。他就是沒事兒數落數落我, 他高興著每天孫女兒都拉他的手買包子呢。”

  阮東陽話剛落音,就聽阮正賓的聲音從廚房傳來:“東陽,看著點兒鍋裡的稀飯,我去把卷卷喊回來吃飯。”

  “好,我知道了。”

  阮正賓解了圍裙就去找卷卷了。

  阮東陽笑笑說:“你看,爭著喊孫女兒回來家吃飯呢,他就喜歡著呢。”

  於棠笑。

  不一會兒,卷卷拉著阮正賓的手回來了,家裡一下子熱鬧起來了,卷卷坐在飯桌前,問:“爺爺,稀飯裡放蝦米了嗎?”

  “沒有,蝦米吃完了。”

  “那我們等下去超市買,好不好?”

  “好啊好啊。”阮正賓高興地接話,被阮東陽一盆冷水潑過來:“爸,你今天不是要上班嗎?”

  阮正賓不情不願地說:“那你帶她去超市。”

  “行。”

  “買蝦米,買肉多卷卷愛吃的那種。”

  “知道了。”

  於棠看一眼阮正賓,憋著不笑。

  吃過早飯後,於棠到東書房工作,阮東陽開車載著卷卷去超市買東西。

  “爸爸。”

  “閨女,什麼事兒?”

  “一會兒能買個大西瓜嗎?我想吃。”

  “可以啊。”

  “我還想吃豬蹄。”

  “買。”

  “牛肉。”

  “買。”

  片刻後,父女二人到了超市,因為穿著親子裝,又是高顏值,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的贊嘆,阮東陽、卷卷習以為常。

  “爸爸,推小車子。”卷卷輕車熟路。

  阮東陽笑著去推小推車。

  “爸爸,我們先買大西瓜。”

  “行。”

  “然後買蝦米。”

  “好。”

  “還買豬蹄。”

  “行。”

  半個小時之後,阮東陽一手推小推車,一手拉著卷卷的小手,問:“閨女,軟糖買不買?”

  “買!”卷卷松開阮東陽的手,拎起一袋軟糖就往小推車上扔,然後拉著阮東陽的手說:“好了,走吧。”

  一會兒,阮東陽又問:“鹽要不要買呢?”

  “買!”卷卷豪氣地說完,也不看牌子,拎一包就往小推車裡丟:“好了爸爸,我們走。”

  “閨女,這衛生紙打折啊。”

  “買!”

  “土豆今年比較便宜。”

  “買!”

  等阮東陽開車回到院子時,後備箱被塞的滿滿的,連於棠用的衛生巾、鋼筆、鋼筆水都買了,於棠驚訝地問:“你們怎麼買這麼多?”

  卷卷笑嘻嘻地說:“媽媽,都是我要買的。”

  “你可真行。”於棠說。

  卷卷嘿嘿笑。

  “卷卷,卷卷。”

  卷卷應聲轉頭,小韜捧著奶瓶走進來,卷卷立刻轉頭說:“爸爸,我也要喝奶。”

  然後卷卷、小韜就坐在院門口的大理石上,一人捧個奶瓶,眼睛骨碌碌地轉著,看著來來往往的煙廠職工們,煙廠職工被兩個小胖孩的萌態逗的笑不停,不時有人開口調侃兩個小家伙:

  “卷卷、小韜又喝奶了,都是這麼一大瓶,你們不減減肥啊。”

  “卷卷,去阿姨家好不好?”

  “卷卷,你長的可真好看啊。”

  “……”

  卷卷被誇的不好意思了,背對著煙廠職工,趴到柵欄門上,自娛自樂起來。

  於棠在東書房畫畫。

  阮東陽則在客廳看書,聽到外面卷卷和小韜的說話聲,他便沒有去打擾卷卷、小韜玩兒,突然外面聲音一停,接著小韜抱著奶瓶跑進來,小臉繃著,大聲說:“干爹,卷卷卡住了!”

  “卡住了?卡哪兒了?”

  “卡住門了!”小韜口齒不清地說著,小手朝院子裡指,大黃也在此時汪汪叫著。

  阮東陽連忙起身去看,接著便看到卷卷趴在柵欄門上,小腦袋伸進柵欄門的縫隙處,出不來了。

  “閨女。”阮東陽喊。

  卷卷抬頭看到阮東陽,哇的一聲哭起來:“爸爸,我出不來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嗚嗚嗚……”

  “不會,不會,爸爸在呢。”阮東陽趕緊走過來,抱著卷卷,試了幾次沒把卷卷的小腦袋給弄出來,這時於棠從客廳出來,看到嚇一跳。

  孟方蘭、阮正賓也下班了,著急壞了。

  孟方蘭、阮正賓越是在一旁說,卷卷哭的越是厲害。

  “別說了!”阮東陽直接找來電鋸,讓於棠捂著卷卷的耳朵,硬是把一根鋼筋據斷了,才把卷卷抱出來,阮東陽扔下電鋸,抱起卷卷,先是哄一通,哄好了就讓卷卷面壁罰站。

  “好了,都站半個小時了,過來吃飯吧。”阮正賓端著菜從廚房出來和卷卷說。

  卷卷沒動。

  “卷卷。”阮正賓喊。

  卷卷不吭聲。

  阮正賓看向阮東陽,阮東陽就是想讓卷卷長個記性,調皮是有個限度的,不能無視危險。

  “過來吧。”阮東陽說。

  卷卷扭過頭來,左手攥著右手的小手指,低著頭,撇著嘴,也不朝飯桌前走。

  “怎麼了?”於棠走過來問。

  卷卷趴在於棠的腿上,眼淚啪嗒啪嗒地落,小臉蹭著於棠的褲子,於棠心疼地把她抱起來,親親小臉蛋,說:“難過了?”

  “嗯,好難過。”

  “因為爸爸罰你了?”

  “嗯。”

  “爸爸罰錯了嗎?”

  “沒有。”

  “那你下次還亂鑽嗎?”

  “不亂鑽了。”

  “為什麼呢?”

  “亂鑽了就出不來,就死了。”

  “不會死的。”於棠抹著卷卷的眼淚,溫聲說:“好了,不哭了,我們下次不亂鑽就行了,爸爸媽媽最愛笑著的卷卷了,寶貝兒,笑個給媽媽看。”

  卷卷衝於棠笑。

  於棠又在她臉上親了幾口,說:“走,我們吃飯去。”

  “好。”

  吃過飯之後,一家人要午睡了。

  卷卷早就把剛才被罰站又哭一場的事兒給忘記了,元氣滿滿地在院子裡追著大黃玩兒,咯咯笑個不停,玩的累了,跑進一樓主臥,喊:“爸爸。”

  “干什麼?”

  “抱抱。”

  “不抱。”阮東陽還在為卷卷被柵欄門卡住而生氣。

  “抱抱我。”

  “不抱。”

  “抱抱。”卷卷跑過來,摟著阮東陽的腿:“爸爸,抱抱。”

  阮東陽想晾一晾她,誰知道一低頭,卷卷趴他腿上睡著了,這、這睡覺技能簡直了,沒辦法,阮東陽把她抱起來放在床上。

  臨睡午覺時,於棠握著阮東陽的手說:“小孩子在成長過程中,總會遇到這樣那樣的問題,不可能一直都是平平順順的,磕著碰著再所難免,我們加以引導,她會漸漸地明白的。”

  “我就是看她卡在那兒,我心疼。”

  “明白,現在好了,她以後自己就知道了。”

  “嗯。”

  “睡吧。”

  於棠、阮東陽摸著卷卷的小卷毛,將她圈在兩個人的懷裡,一家三口睡了一個香甜的午覺,醒來後,修門工上來修門,路路、望望、小韜好奇地上前趴在門上看,卷卷把他們一個個拉到一旁說:“路路,這個不能趴,小心被卡住,我、我上午都被卡住,我都卡哭了。”

  “對,小娃娃說得對。”修門工說。

  “嗯,危險的。”卷卷接話。

  修門工笑,這家小娃娃真是好看又機靈呢。

  路路三人聽了卷卷的話往旁邊站了站。

  於棠、阮東陽互相看一眼,笑了。對卷卷的表現很滿意。

  第二天是星期一,卷卷照常起的很早,小手拿著肉包子篤篤地跑進主臥喊爸爸媽媽起床。

  “爸爸,爸爸!”她咬一口肉包子,吧唧吃兩口,繼續在床頭喊:“爸爸!爸爸!天亮了!”

  阮東陽轉過身來,面對著卷卷。

  卷卷趴在阮東陽臉上親一口:“爸爸!爺爺讓我喊你起床了!”

  阮東陽笑著睜開眼睛,看著扎著兩個羊角辮的卷卷,小臉白淨淨的,烏溜溜的大眼睛亮晶晶的,非常有精神,阮東陽心情愉快地問:“閨女,誰給你扎的頭發?”

  “爸爸你猜。”

  卷卷還賣了個小關子,阮東陽笑說:“是奶奶扎的。”

  “不是,是爺爺扎的。爸爸,我好看嗎?”卷卷在床頭轉了一圈問。

  “好看,好看極了。”

  卷卷嘿嘿笑了,小臉清晰鮮活可愛,見爸爸醒了,她噔噔地繞過床尾又到於棠床頭,大聲喊:“媽媽,起床吃飯了!”

  “知道了知道了,小知了,你怎麼天天都這麼有活力啊。”

  “因為我是小英雄。”

  “是是是,你是小英雄,小英雄,來給媽媽個愛的抱抱好讓媽媽起床。”

  “好。”

  卷卷捏著肉包子,抱了於棠一下,於棠聞著卷卷身上淡淡的奶香,好聞極了,她側首親親卷卷嫩嫩的小臉,一大早,內心就充滿了溫暖和愛意:“寶貝兒,也親親媽媽。”

  “啵!”

  卷卷成功把於棠、阮東陽喊醒之後,小胖、望望爸帶著望望、路路、小韜來找卷卷上學,因為這四家孩子關系比較好,所以家長們商量,每周固定兩個家長,接送四個孩子上學,也給另外兩個家長省了時間。

  “爸爸媽媽,我上學去了喔。”卷卷背著卡通小書包,蹦蹦跳跳地朝院子走,這時,大黃汪汪叫兩聲,卷卷跑過去,抱著大黃的脖子親了大黃一口,說:“大黃,我去上學了喲。”

  於棠、阮東陽站在院子內,看著小小的卷卷,嘴角漾起淺淺的笑意。

  “爸爸媽媽,再見。”

  三個半小時後,於棠、阮東陽還在書房裡工作,就聽到院子裡傳來小奶腔:“爸爸媽媽,我放學啦!”

  “汪汪!”

  “大黃,mua!”

  於棠、阮東陽出門迎接飛回家裡的小寶寶。

  在卷卷上學的時候,就是這麼平平淡淡地過著,一天又一天,放假的時候,於棠、阮東陽會帶著卷卷坐汽車、坐火車、坐飛機,到中國各地、世界各地地玩耍,希望彼此多走路,多讀些書,多愛彼此些,人生才剛剛開始,未來會有種種困難,只要內心充滿陽光,風雨同舟,就能夠越來越美好,不枉此生。

  ——————————全文完——————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14:4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