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鍾琴]KUSO鬼靈精(七年級生之二)[全文完]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36:1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京本蒼的消失,正式邁入第三十六個小時。

    懶懶的坐在池塘邊看著池裏游來遊去的魚,映月的心情鬱悶到了極點。

    昨天有彌紗的帶領與陪伴,使得她暫時忘記了他的事,不過今早一起來,詢問傭人卻得到他未歸的消息,她的心情就立刻陷入惡劣的狀態中。

    那傢伙到底在搞什麼啊?居然就這樣把她丟在他家,自己消失的無影無蹤。

    真是可惡,就算是躲債也不是這種躲法。

    映月板著張小臉,對於被京本蒼忘在家裏的感覺十分的討厭,現在的她已經完全忘了自己是為了躲他才提早跑來日本的。

    嘟著小嘴思考了下,她隨即自口袋中掏出京本蒼的「遺言」,開始第十八次的復習。

    看著那篇簡短到不行,完全沒有透露任何行蹤或歸期的留言,她無奈歎了聲,她居然得像苦守寒窯的王寶釧,乖乖的在這裏等他。

    「見鬼的!我幹麼這麼安分的把我的日本之行浪費在等他上頭?哼!越不要我去大廳,我就越要去。」搞不好他其實就躲在大廳裏,只是不肯見她罷了。

    她把字條重新塞回口袋裏,體內的叛逆細胞完全被字條的最後幾句話給喚醒,她隨即起身拉開拉門,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昨天彌紗有告訴她整個屋子大致上的位置配置,所以她大概可以抓到大廳會在哪個位置。

    穿過景色優美的回廊,她這一次不再留心於四周的美麗景色,美景固然很吸引人,但缺少了京本蒼,她的心情就是好不起來。

    雖然她有京本蒼的手機號碼,可她並不想打,這是一種很微妙且奇怪的心理,明明有電話,她就是不打。

    為什麼一定要她先打電話找他呢?如果真的要打電話,也應該是他打給她才對,這種感覺,就好像是誰先打了電話,就代表誰輸了,且是比較在乎對方的那一個。

    而貪心的女孩子,卻永遠希望對方能夠愛自己比她愛對方多一點。

    等等,愛?!

    映月被自己的這個想法給嚇了一大跳。

    她是哪時候愛上那種她最不屑的漂亮臉蛋?且重點是,他的身材也不是她所愛的健碩型猛男,這根本完全……完全和她的理想條件差太多了!

    「我心理有問題,一定是的。」她努力的說服自己,「江映月被虐待狂發作的風聲萬萬走漏不得,否則就太不優了。」他甚至還陷害過她吃檳榔,她不可能真的對那個險惡的日本男人有感覺吧?

    想著想著,不知不覺中她已經來到了大廳的門口。

    這個京本蒼千叮嚀、萬交代不准她靠近的大廳,裏面到底藏著什麼好東西?不然一向對待她慷慨大方、什麼麼都隨她的他,怎麼會不准她接近?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太不瞭解她的個性了,越是叫她不要做的事,她就越會想去做看看。

    映月小心的探出頭,往大廳裏看去,沒想到她頭才剛探出去,馬上就被人家給抓包了。

    「姊姊!」坐在大廳裏的彌紗眼尖的發現了她。

    「嗨……」她勉強的擠出了一個生硬的笑容。這小女孩的眼睛怎麼這麼尖啊?

    大廳裏除了彌紗之外,還有兩個中年婦人以及一個中年男人,其中一個中年婦人感覺有點眼熟,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你是……」中年男子一看到她,臉上便充滿了疑惑,像是不明白家裏為什麼突然會出現一個陌生的女孩。

    「這個姊姊是哥哥前天帶回來的人。」映月還沒開口,彌紗便搶著回答。

    什麼叫哥哥前天帶回來的人,彌紗真不會說話,雖然她說的是事實,可不知道為什麼,聽起來感覺就是怪怪的,好像她和京本蒼之間有什麼曖昧似的。

    「喔?」一聽到彌紗的話,中年男子的眼睛頓亮了起來,「你是蒼帶回來的?」他上揚的語氣裏似乎有著濃濃的興味。

    「是的。」雖然覺得對方的反應很奇怪,不過映月還是老實的回答。

    「你不是不會說日文嗎?那天你明明不會說日文的,怎麼現在又會說了?」其中一個中年婦人,口氣尖銳的問。

    一聽到那種尖銳的問話方式,映月的腦海中立即閃過一絲似曾相識的感覺。

    啊!她想起來這個眼熟的阿姨在哪里見過了,她就是那天那個眼睛長在頭頂上的日本婦人嘛!她記得京本蒼好像說她是他的姑姑來著。

    果然是冤家路窄,沒想到臺灣碰過一次,在日本居然又再遇到她。

    「我不說,不代表我不會說。」她用日文一個字、一個字清楚的對著那個日本婦人說,滿意的看到她的臉色當場變得鐵青。

    算她的運氣不好,之前和她結怨,又好死不死的碰到她現在心情不好的時候,她會給她好臉色看才有鬼。

    「你你……」藤木雅理氣憤得說不出話來,從她出生至今,沒有人敢對她這麼無禮,「俊雄你看,臺灣人就是這麼無禮又傲慢,所以我才說不能讓京本家的繼承人去那種小地方嘛!」藤木雅理轉頭向一旁的中年男子抱怨。

    無禮又傲慢?她從頭到尾也才那麼一句話而已,就算語氣有點不禮貌,但認真說起來,應該離無禮、傲慢還很遠吧?

    映月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藤木雅理在那邊歇斯底里的叫著,她提到臺灣的態度,感覺就像是提到蟑螂般的鄙夷。

    「呃……大姊,你不要這麼說嘛。」大廳裏另一位中年婦人有點看不過去的開口,這個中年婦人的面容美麗,臉上看不出什麼歲月的痕跡,臉部的輪廓和眼睛跟京本蒼有幾分相似。

    「姑姑,姊姊有說錯什麼嗎?」彌紗一臉疑惑的看向藤木雅理。「不說不代表不會說,這樣講沒有錯啊,上次在臺灣的時候我也在,你又沒有問姊姊她會不會說日文。」

    彌紗,說得好!聽到她的話,映月真想當場拍手叫好。

    不過,這番話藤木雅理聽了則是當場為之氣結,「俊雄,你聽聽這是什麼話,彌紗才和這個臺灣女人剛認識不久,就被她帶壞,懂得頂撞我了,如果再讓她繼續留在這裏,那以後怎麼得了?」

    她是在說什麼啊?事情有那麼誇張嗎?她從到頭到尾也不過才說了那麼一句話而已,這個日本婦人就把她講成這樣,映月一臉無辜的看向京本俊雄。

    京本俊雄回給她一個抱歉的眼神,對於自家姊姊的失禮感到很不好意思,但又不知道該怎麼出口勸阻,當初姊夫在臺灣養小老婆的事帶給她的刺激太大,使得她眼裏完全容不下任何臺灣人,既使對方是家裏的客人,她依然毫不客氣。

    「姊姊,她是小蒼帶回來的客人……」京本俊雄暗示著姊姊要有禮貌一點。

    「客人?這種人怎麼配得起當我們京本家的客人?」藤木雅理聲音尖銳的諷刺道。

    她想,她知道京本蒼為什麼會留字條叫她不要靠近大廳了,原來是因為大廳有個嚴重民族歧視的日本女人!映月在心中暗暗的歎了口氣,只可惜她現在知道已經太晚了。

    「姑姑……」彌紗小聲的叫著藤木雅理,似乎對她歇斯底里的態度感到很不好意思,「姊姊人很好的。」她幫著映月辯解。

    「噢!彌紗,你在說什麼?這種臺灣人怎麼可能好到哪里去?你們知道我要來這裏小住還故意帶個臺灣女人回來,是不是存心想氣死我?」藤木雅理已經聽不進任何話了,明顯的完全容不了映月。

    等等,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事情沒那麼嚴重吧!

    看到藤木雅理髮飆的樣子,映月覺得有些錯愕與好笑,她一直以為日本女人都該是謙順有禮、態度溫和的才是,可眼前這個歐巴桑,未免也差太多了吧?

    「我想我還是先離開好了。」映月思索了下,對著大廳裏的其他人說。

    除了藤木雅理,其他三個人聽到她這麼說,臉上都浮現出抱歉與如釋重負交雜的表情,畢竟對於現在的情況,他們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她肯主動離開,那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姊姊,那我等一下再找你去玩。」彌紗朝她咧出可愛的笑容。

    「好啊,當然沒問題。」映月點點頭,滿意的看著藤木雅理一臉氣憤的表情。

    哼!氣死她最好。

    ☆☆☆

    四十八個小時了,那個該死的傢伙居然還沒出現。

    映月不發一語的盯著自己的手機,臉上的表情並不怎麼好看。

    「哥哥他不是故意的,因為真的有很多事情要忙嘛!」看到她鐵青的臉色,彌紗試圖幫哥哥說情。

    「他有什麼好忙的?」忙忙忙,有忙到連一通電話都沒時間打嗎?,「哥哥走的時候有說過,姊姊要是有事可以打電話給他。」彌紗小聲的說著哥哥交代她的話。

    打電話給他!聽到這句話,映月更火了,為什麼非要她打電話給他不可?

    「我不要。」即使心裏的思念已經開始發酵,可她就是不想打電話,難道他不在乎她嗎?都已經兩天了,他為什麼連一通電話都沒打來?只留了張字條叫她想他就打電話。

    哼哼!她才不要打哩。

    「為什麼?」

    「不為什麼。」她努努嘴,不知該怎麼和彌紗解釋這種微妙的心情,「啊……討厭死了!」見鬼的!為什麼她整個心思全都繞著那個消失的男人打轉,她來日本可是來觀光,不是來想他的。

    「好!我決定了。」她像是下定決心似的突然站起身。

    「姊姊,你怎麼了?」彌紗被她的反應給嚇了一跳。

    「我決定了,我才不要在這邊等他呢!我、要、回、台、灣。」

    ☆☆☆

    一個人到了關西國際機場,在上飛機的前一刻,映月按下一組熟悉的電話號碼。

    「喂?」電話彼端傳來京木蒼低沉好聽的嗓音,「小月亮,是發生了什麼不能解決的事情嗎?還是……你終於想念我了?」

    可惡,他的聲音怎麼還是那麼要命的好聽,「誰會想念你了!」她輕哼了一聲,打死她也不承認自己想念他。

    她敢打賭,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就這樣把她一個人丟在京本家,還連一通電話也不打給她。

    「還是不願意承認嗎?」聽到她這麼說,他輕輕的歎了口氣,「打通電話說你想我,真有那麼難嗎?」想他這幾天幫她教訓了之前欺負她的警察和色老頭,他這是為誰辛苦為誰忙啊?

    果然是故意的!

    聽到京本蒼這麼說,映月忍不住倒抽了口氣,這傢伙居然用這麼迂回的方式要來確認她的心,他的腦袋裏到底裝了什麼東西?

    「我們又沒什麼關係,我才不會想念你。」她紅著臉咬牙切齒的否認,幸好現在是在講電話而不是面對面的和他說話,不然光是看她的表情,他就知道她其實是口是心非了。

    他消失了那麼久,也讓她想了很多,不過不管如何,打死她也不會承認她已經喜歡上他了,「我喜歡的是強壯型的猛男,跟你是完全不同的類型。」她仍舊口是心非的強調。「我打電話只是要告訴你,我、要、回、台、灣、了!拜拜!」語畢,不管京本蒼著急的想繼續和她說話的聲音,她狠心的掛斷電話。

    因為蔣昭樺要再多陪在日本認識的「朋友」幾天,所以她只好自己先回臺灣了。

    ☆☆☆

    「所以你就這樣回來了?」蔣昭樺陪著映月一起靠著窗戶,兩人的目光不約而同的看向隔壁磚紅色的豪宅。

    映月回臺灣後的第二天,蔣昭樺也回來了,兩個死黨在經過一番溝通後,映月也原諒了好友重色輕友丟下她的事,因為她對於垃圾筒兼咨商者的需求遠遠勝過於對她的怒氣。

    「對啊。」映月點點頭,目光不由自主的往隔壁二樓窗臺的方向飄去,京本蒼房間的燈是亮著的,他從日本回來了嗎?

    「我的天啊!」聽到她的回答,蔣昭樺感到不可思議,「你到底在堅持什麼?」她實在不懂,只是為了一通電話,她大小姐居然可以和人家鬧成這樣。

    「我只是不想說。」映月一張小臉氣得鼓鼓的,關於這件事她也很煩啊!她也不想這麼想他,更不想承認她想他的事實。

    「喜歡上你這種人,我還真同情那位京本先生呢!」看到她的樣子,蔣昭樺忍不住搖了搖頭,「算了,隨便你吧!反正痛苦是你在痛苦,焦躁也是你在焦躁。」

    「我哪里焦躁又痛苦了?」

    「哪里?噢!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蔣昭樺語調誇張的念著十分耳熟能詳的詩句,目光充滿暗示性的看向她消瘦煩躁的小臉,「好吧,那我們先別說你現在看起來怎樣好了,我問你,你有多久沒看你心愛的寫真集了?」她一針見血的問。

    聞言,映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經好友這麼一提,她才想起自己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看那些猛男了。

    「我……反正……反正我是絕對不會主動去理他的!」

    「是嗎?」

    「我說是就是啦!」

    只是……事情真的可以如她所預料的發展嗎?

    ☆☆☆

    該怎麼辦?

    為什麼她還是會想他?

    要怎麼樣才能不想他哩?

    苦著一張小臉,映月心不在焉的轉動著手上的筆,雖是在教室裏乖乖上著八寶齋的日本文學史,不過心思卻飄到她家隔壁的京本蒼身上。

    根據早上老媽所提供的最新消息,京本蒼已經回來了,他還特地帶了一些高級食材及清酒當禮物,再次擄獲了爸媽的好感。

    可是,那堆禮物裏竟然沒有包括要給她的。

    雖然她也才剛從日本回來,可對於他沒給她禮物這件事,她還是很介意,他幫爸媽準備了一大堆禮物,給她的卻只是一張小小小小的卡片。

    將手伸進外套的口袋,她取出一個粉藍色的小信封,打開信封取出裏面一張畫著微笑小月亮的卡片和一張字條。

    字條是上次他把丟她在京本家時,留給她的字條,離開時,她將字條留在房間裏,沒想到他會拿回來給她,至於小卡片,是這次他送禮物時順便托媽媽拿給她的。

    她打開卡片,開始第十次的復習。

    粉藍色卡片上面,只有龍飛鳳舞的短短幾個字:

    小月亮:

    想我了嗎?

    蒼

    見鬼的!映月的小嘴微微嘟起。

    每看一次她就想罵一次,那個傢伙擺明的吃定了她,對她的耐心似乎是越來越不足,一直在逼著她承認他們的關係。

    想他嗎?

    哼!她才不……才不……

    呃……好吧、好吧,她承認她是有一點點、只有一點點的想念而已,不過那又如何?不管怎麼樣,她就是不想主動去找他。

    而且說真的,就算想找,她也不知道該找什麼理由,女孩子家的臉皮只有那麼一點點的厚,她實在不知道怎麼主動過去找他,要是真的過去了,不就等於承認了她想念他、對他有感覺了?

    好討厭喔!那個死日本鬼子為什麼那麼精明,非要她主動過去哩?

    映月皺著眉頭,再次陷入無止境的掙扎中……

    「江映月!」

    「江——映——月!」老教授咬牙切齒的聲音整個教室的人都聽到了,只有被點名的她還陷在自己的世界裏沉思,始終沒有任何反應。

    「映月!」坐在她旁邊的蔣昭樺看不過去了,連忙用手拍拍她的肩。

    「啊?」她回過神,往四周張望了下,猛然發現全班同學的目光都集中在她身上,好友還一直對她擠眉弄眼的,暗示她往講臺的方向看去。

    她依循著好友的目光看去,果然看到老教授一臉怒不可抑的瞪著她。

    「終於回過神了?」

    「嗯,對……對啊。」映月很勉強的朝老教授擠出一個微笑,腦海中浮現出鬥大的「完蛋了」三個字。

    「我已經警告過你不准再蹺我的課了,沒想到你連續好幾天都沒有來上我的課,今天好不容易你來了,心卻沒有在課堂上,我叫你半天都沒回應,怎麼,你就這麼不喜歡我的課嗎?如果不喜歡,你就不要來上。」是不喜歡啊,不過誰叫你的課是必修,我就算是不喜歡也還是得修,映月在心中小聲的回答,不過這種話她當然是只敢想想不敢說出口。

    「教授,對不起,我下次不會了。」心裏想歸想,她表面上還是裝乖的道了歉,免得八寶齋抓狂,硬是要刁難她。

    只可惜她懺悔的太晚了。

    老教授眯起了他原本就不大的眼睛,「你上我的日本文學史不是蹺課就是發呆,想必你是對日本文學史都很瞭解了,是吧?」

    「呃……還好。」

    「你知不知道依你這種惡劣的上課態度,我期末可以死當你?」老教授繼續威脅,感覺得出來他對她已經火很久了。

    「教授……」映月在心中暗暗大叫不妙。

    「為了不讓你說我不通情理,我會給你一次機會,這本書,是我上個月去日本帶回來的村上春樹最新作品,目前還沒翻譯成中文。」老教授揚了揚手中一本甚厚的原文書。

    「嗯?」他幹麼突然提起書?

    「如果你對日本文學史的瞭解程度夠深,那這堂課你就算不來也無妨,為了測試你的日文程度以及對日本文學的瞭解,你把這本書帶回去,三天以後,給我交一篇評論的論文報告,如果你的論文還可以,那之前的事我就算了。」

    什麼?!看到老教授手上那本很有份量的日文書籍,她的小臉當場發白。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9-14 00:36:5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要寫完一篇論文,光是整理資料就要好幾天了,更別提真正開始動筆後所需要的時間了。

    三天,她光是要把那本日文書看完都不只要三天了,更何況還要評論解析。

    那……怎麼樣才有辦法把那本書很快的看完哩?

    首先,當然是要找一個精通中文、日文的人,直接翻譯給她聽。

    這麼重要的人選,除了住在她家隔壁的日本先生外,絕無第二人了。

    在房間的窗臺觀察了許久,確定白井已經出門去購物,只剩京本蒼一個人在家後,映月便沖到京本家的門口。

    只是人已經到了門口了,她卻反而猶豫了起來。

    怎麼辦?她還沒有準備好要見他耶!遲疑的看著門鈴,她始終沒那個勇氣伸手按下去。

    唉!真的是好討厭喔,她到底該怎麼辦哩?

    皺著眉頭深歎了口氣,她低下頭看著地板,不期然,地上一張小小的微笑月亮圖片映入了她的眼簾,在圖片的下方,有一行寫著小小的日文——會刻意寫日文的原因,當然是不想讓不相干的路人知道。

    小月亮請往左邊圍牆走。

    往左邊圍牆走?

    順著指示往圍牆的左邊走去,沒一會兒,她在圍牆角落的不起眼處,看到了一個小小的箭頭,而箭頭所指的方向,有著一顆小小的棒球。

    這顆棒球似乎有點眼熟,和當初她扔進京本家的那顆長得好像。

    映月拾起了棒球,發現球上也被人用麥克筆寫了一行日文。

    現在知道該怎麼進來了吧?

    「討厭……」她既想哭又想笑。

    這八成是全世界最甜蜜的討厭了。

    這個傢伙……他早就猜到她會不知道該怎麼進去了嗎?他還真是夠瞭解她的,而且也全幫她設想好了,如果她真的要來找他,但又站在門口不知到該怎麼進去時,就會發現這一個小小的暗示。

    如果不是八寶齋逼她,讓她迫於無奈才急忙來找他,她不知道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會發現這一個暗示了?

    心底浮上一股甜蜜的感受,一瞬間,她突然覺得自己的心頭撥雲見日,之前所堅持的那一些,似乎都不再是那麼重要了。

    不是壯碩的猛男又如何?長得太俊秀又如何?是她主動找他又如何?如果真的喜歡上了一個人,那麼之前所設的任何條件都可以因他而打破,就是喜歡上了、愛上了,完全沒有辦法的。

    更何況這個男人這麼瞭解她,已經完全幫她設想好了一切,她一直認為他是要她主動,而他自己都沒表示,卻從沒有想過,或許他邀請的手已經伸在她面前很久了,只是她一直都沒有看到。

    「他就不怕這顆球被附近的小鬼頭撿走啊?」末了,映月忍不住的低聲嘀咕著。

    她嘴裏雖念著,不過唇角卻破功的微微上揚,接著,她高舉手上的球,狠狠的往二樓的窗臺扔去。

    「匡啷!」清脆的玻璃碎裂聲隨即響起。

    嗯,完工了!

    確定藉口已經準備好,她循著以前爬過無數次的路徑,身手俐落的翻過牆,穩穩落在圍牆的另一端,正式踏入豪華大宅的地盤。

    京本蒼坐在庭院裏,手裏拿著一本書,微笑的抬頭看著非法進入內的映月,「你是哪家的小孩?來這邊幹麼?」

    「我喔,是來撿球……」骨碌碌的眼瞄向他看起來很好躺的胸膛一眼,「還有撿人的。」說完,她沖向他的懷抱。

    呼!天氣這麼冷,還是找個人抱比較好。

    「天這麼冷,你怎麼會在院子裏看書?」她一邊磨蹭著他的胸膛一邊問道。

    距離上回兩人這般親密的依偎,已經好久好久了……

    咦?他的懷抱似乎沒以前暖耶!

    「我怕在屋子裏會被不知道從哪飛來的棒球打到。」他語氣平淡的說。

    事實上,他是想在她翻牆進來的第一瞬間就看到她,所以他才會連冬天也坐在庭院裏看書,只要一聽到玻璃被打破的聲音,抬起頭他就可以馬上看見她的身影。

    也幸虧他在日本已經冷慣了,在臺灣即使是寒流來襲,在庭院裏看書,他也覺得還好。

    「你……」映月當然知道他會這麼做的原因,不只是怕會被球打到那麼單純。

    「決定好了嗎?啊……算了,我不該問這種問題的,我早就說過,上次是最後一次了,這次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再放手了。」暖玉溫香在懷,京本蒼的口氣也變得蠻橫了起來,他已經給她夠久的時間考慮了,這次他不會再放過她的。

    她被他露骨的話給弄得滿臉通紅,想開口辯解,「你……」其餘的話來不及說完,便已全數沒入他的口中了。

    寒流來襲的冬天,照理說應該是很冷的才是,不過她卻覺得自己莫名的火熱了起來,她的唇是熱的、臉頰也是熱的,每個被他觸碰過的地方都熱了起來……

    良久,他終於結束了熱吻,心滿意足的摟著她進屋,打算趁著白井還沒回來前,好好享受一下兩人的甜蜜時光。

    「等了那麼久,你終於肯承認想我來找我啦?」他淺笑輕啄著她的額際。

    為了聽到她親口承認,他已經忍耐了許久,結果還沒等到她的承認,卻差點憋死他自己。

    他想念她可愛的小臉,想念她的味道……

    聞言,映月昂首看了他一眼,然後整個人僵住,好半晌她的嘴唇才緩緩的揚起了一些弧度。

    「嘿嘿,其實我不是認輸才來找你的,是有份作業需要身為日本人的你來幫忙,所以才來的,然後當我來到你家門口時,就不小心發現了那張小提示。」她看著他,誠實的說出實話。

    七年級生的優點之一,就是誠實的說出自己想要的,雖然有時候會被大人們罵白目,不過她倒覺得那沒什麼,不拐彎抹角、不遮遮掩掩,想問什麼、想要什麼就直接說,才能做真正的自己。

    「你會幫我吧?」末了,她還一臉無辜的眨眨眼,撒嬌的問。

    「江、映、月!」

    ☆☆☆

    春天到了,寒冷的天氣總算因春天的太陽而透著暖意,大樹的枝頭冒出新芽,和煦的微風輕輕吹拂著大地,感覺上,這是一個全新且美好的春天。

    尤其當某人終於釣到了渴望已久的小月亮,對他來說,這個春天應該是更加美好才是。

    理論上應該是如此。

    只有理論上是,至於實際的情況嘛……

    「映月?」京本蒼斜倚著門框,不是很高興的看著那個已經在他書房窩了一個上午的小女人。

    女朋友來男朋友家,照理說應該是兩個人甜甜蜜蜜的窩在一起才是,但這個小女人,到他家來卻不是那麼一回事。

    「叫我幹麼?」她的小臉依然深埋在書內,連抬也不抬。

    很明顯的,她的注意力仍完全在書本上,對於京本蒼的叫喚,只是意思意思的回應一下而已。

    漂亮的眼眸微微半斂,京本蒼邁開步伐走向那個窩在沙發上的小身影。

    他真的是受夠了——走到她身邊,他毫不客氣的一把抽掉她手上印刷精美的寫真集,並把書丟到一旁。

    「嘿!嘿!你在幹什麼?」看到一半的帥哥突然自眼前消失,映月一臉錯愕的抬起頭,不期然迎上一張滿是怒氣的臉。

    咦!他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

    「怎麼了?」她吞了吞口水,直覺似乎有什麼不太好的事在她沒注意的時候發生了。

    「你說呢?」他一臉山雨欲來的低頭看著她,隨即整個身子壓低,直到兩人的身子緊緊相貼,他的鼻息輕拂著她的頰畔。

    她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給逗紅了臉。

    「你……」他幹麼突然靠得這麼近?「我很乖啊,最近什麼壞事也沒做,你不要這樣壓我啦!」

    聽到她這麼說,京本蒼索性整個人完全壓到她身上,「還說什麼壞事都沒做,那你剛剛看的那本書是你該看的嗎?」他指責的問道。那套書她已經看了整整一個早上了。

    「書?」她還是沒辦法抓到事情的重點,「我已經滿十八歲了啊,看那種寫真集又不犯……」話聲嘎然而止,她睜大眼看著他充滿怒意的眼眸。

    不會吧?這傢伙該不會是為了這種事情而生氣吧?

    「我只是看看帥哥而已,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我的興趣。」她一臉無辜的替自己辯解。

    「要看你可以看我啊!」他克制不住的低吼出聲,該死的!為什麼他非得要和一堆照片爭寵不可?那種不會動的照片比得上活生生的男朋友嗎?

    「可是你又沒有那種酷酷的氣質和強健的肌……」她的話尾全都吞回肚裏,因為她被吻了。

    這個男人,為什麼就不能理解她的小小嗜好,贊同她一下呢?

    嘴唇被人火熱的吻著,她卻睜著無辜的眼,在心中暗暗的歎了一口氣。

    唉唉!真糟糕,看來他好像是真的火大了。

    配合的用手壓下他的頭,映月主動的張開小嘴迎向他,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最好的方法就是先好好的安撫他一下,如果一個吻可以平息他的怒氣,那就吻吧!

    只是,還在和京本蒼熱吻的當口,趁著他沒有注意到,她偷偷的用腳勾回剛剛被丟出去的寫真集,把書給弄回腳邊。

    等一下再偷偷看好了,她滿足的眯起眼,心中暗暗的想著。

    雖然她真的很愛現在正吻著她的這個男人,不過,她的興趣並不會因此而有所改變的。

    猛男寫真集,當然是繼續照看不誤嘍。嘻!

全文完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3 13:4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