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慕冰至

[都市言情] [黎孅]爆走機車妹(七年級生之四)[全文完]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7 天前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一放學,夏實一如往常的來到她和李勳約好碰面的路口,和他兩人手牽著手,一路走回家。

    他們總是挑僻靜的小路走,也避開放學的顛峰時間,這樣才不會遇到同校同學,否則到時候會很難解釋。

    一個是成績優秀的好學生,但因為太愛看書而疏忽了人際關係;一個則是成績在留級邊緣,要靠老師關說才能平安過關的體保生。

    大概永遠也不會有人把他們倆聯想在一起吧!畢竟夏實太過活潑好動,而李勳則呆板無趣,他們一點都不適合。

    可毫無疑問的,他們就是在一起了。

    「咦?夏實,你怎麼會跟李學長走在一起?」這天,就在兩人回家的必經途中,遇到了夏實的三位同班同學。

    「呃—」夏實頓時楞住,瞪大眼睛看著李勳。

    怎麼辦?

    「還手牽手!」其中一人尖叫出聲。「說!你們是什麼關係?」同學開始嚴刑逼問。

    「呃……我們……」夏實呐呐得說不出話來。

    「夏實你什麼時候和李學長有一腿了啊?快說!」同學繼續兇惡的威脅。

    「我沒有啊……」她無辜地道。

    「還說沒有,我都看到你們手牽手了,你睜眼說瞎話啊?」沒有什麼怎麼會手牽手?一定有鬼。

    何況她們都這麼誇張的吼叫了,他們握著的手都還沒有放開耶!如果不是感情好,怎麼會這麼依依不捨呢?

    六隻眼目不轉睛的盯著夏實看,一副非要她給她們一個交代的惡霸模樣。

    夏實和李勳?他們是怎麼湊在一起的啊?!這是三人最無法理解的問題。

    「我和夏同學確實是在交往。」李勳扶了扶鼻樑上那副拙斃了的眼鏡,緩緩地開口。

    他演得還挺自然的嘛!夏實有些好笑的看著他,等他從那張壞壞的嘴吐出個足以說服眼前三人的理由來。

    「什麼!」三人不禁倒吸口氣。「你們為什麼會在一起?」他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怎麼都沒有聽說呢?

    他們未免也隱藏得太好了吧!

    「算起來是日久生情。」他忍著爆笑的衝動,正經八百地解釋,「我受老師之托,在下課後替夏實補習,所以我每天都會去她家教她功課。」當然不是以這身書呆子打扮,而是以真面目面對她。

    「這是真的嗎?」女同學們不禁尖叫。「夏實,你竟然沒告訴我們!」

    「你們又沒有問我。」夏實也覺得很委屈。

    交男朋友幹麼一定要講啊?真是的。

    「等等,你每天去夏實家裏教她功課,那你就是她說的那個家教嘍!」女同學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大叫。

    「嗯,應該是我沒錯。」李勳煞有其事的點點頭。

    「就因為你教夏實功課,每天見面,然後你們就在一起了?」當然不是嘍,她是被他拐到手的,但他可不能這麼跟她們說吧,他現在扮演的可是乖寶寶李勳。

    「可以這麼說。」他回答得模棱兩可。

    「你們也瞞得太好了吧,居然都沒有人知道你們在一起。」其中一名女同學不禁埋怨。

    「因為我不想給夏實帶來麻煩。」他這句話是出自於真心的。

    不公開的好處多於公開,所以他們決定偷偷摸摸的隱瞞所有人,有時候也滿有趣的。

    雖然在個性和外形上,李勳只有身高能和夏實匹配,但看到他對她如此的體貼及為她著想,原本不看好他的三位女同學,頓時對他改觀。

    「李學長你真好……」三人不禁露出感動。

    見狀,夏實差點翻白眼,忍不住想對她們大吼。這麼簡單就被他騙了!看清楚好嗎?

    看他的眼神多邪惡啊!你們都不知道他這個人有多陰險、有多會記恨。

    她忿忿不平地想著。

    就像上星期,媽媽做了好吃的茶碗蒸,當然是一人一份嘍,可是他那份在他練完劍去洗澡時,被她解決掉了,等到吃飯的時候他發現餐桌上只有他沒有茶碗蒸,又看到她心虛的吃著自己的那一份,他就知道了。

    結果,他第二天不動聲色的嗑掉她放在冰箱冷凍庫裏,最愛的HaagenDazs冰淇淋,她本來想吃完晚餐之後當點心吃,沒想到冰箱一打開,她才發現冰淇淋不見了。

    他果然是天蠍座的男人,心眼那麼小,哼!

    「月考就要到了,而夏實又要參加全國大賽,我怕她會因為我們交往的事情而被同學騷擾,你們也知道,我的風評一向不好……」他佯裝一臉受傷地道。

    「不會、不會、不會,怎麼會呢!」三個女生聽了連忙說沒有,想替他增加一些自信。

    「風評不好的是夏實,才不是你呢!」「對啊,快被留級的人又不是你。」心直口快的下場就是招來夏實的狠瞪。

    「對啦、對啦!是我配不上他啦!」她故作生氣地道。

    「我們沒有這麼說啊!」見她生氣,女同學們慌了手腳。「你誤會了啦!」夏實故意和她們鬧著玩,惹得同學心虛的頻頻道歉。

    和李勳在一起,她除了功課小有進步之外,連他陰險邪惡的個性也學了一點皮毛。

    不過當然不能跟天生的奸詐鬼比嘍。

    就在大夥玩鬧的同時,夏實本身的警覺性讓她察覺到危險的逼近。

    「捉住她!」不遠處傳來一聲大吼,數名高大的男人立刻將她們五個人團團圍住。

    「這……這是怎麼回事啊?」無端被捲入的三名女同學嚇得抱在一起。

    單純的她們,什麼時候看過這等陣仗啊?頂多也只有在古惑仔的系列電影裏才會有這種堵人的事情發生。

    「黑虎幫。」夏實皺著眉,沒想到還是被他們追查到她已改變的回家路線。

    「就是那臭女人害我們沒捉到季盟那臭小子,把她捉起來帶回幫裏處置!」其中一名大漢叫囂命令,兩名手下立刻朝夏實逼近。

    為了不讓同學遭受波及,她抬腿狠踹其中一名大漢,並將三個女同學推到危險範圍外。

    「快走,不要留下來。」她冷靜地命令。

    三個女生早嚇得腿軟,只能抱在一起拚命的哭。

    怎麼搞的,這時候竟還有時間哭?!還不快逃命,她們在幹麼啊?

    夏實不禁對同學的膽小歎息。

    「夏實……嗚……」三個女生抱在一起跌坐在路旁,哭得柔腸寸斷。

    怎麼會被人堵呢?夏實是招惹到什麼人了啊?李勳呢?那個只會念書的書呆子,站在夏實後面能幹麼啊?

    三人原本對李勳的好感又在這一刻馬上打了折扣。

    此刻,她們深深體會到,體貼沒有用,至少在危急的時候要可以保護女生啊!

    遇到這種情形,可能還要夏實保護他吧!

    「乖乖的跟我們走,否則有你受的。」帶頭的大漢一臉輕佻地笑,不懷好意的眼神上下打量著夏實。

    其實這小妞長得還真不賴,很年輕呢,一定還是個處女,在虎哥把人弄死之前先嘗嘗她的滋味也不錯。

    「我為什麼要?」她攤攤手。「我跟你們又不熟。」

    「別以為我們這次會像上回那樣放過你,既然季盟那臭小子跟你有關係,你就得到我們黑虎幫做客。」這簡直是莫名其妙嘛!一點道理都沒有。

    「原來這就是黑虎幫如此強人所難的待客之道啊,那我怎麼敢去喝茶呢?」她佯裝一臉害怕的模樣。

    「廢話少說,快跟我們走,最好不要讓我請你。」「我看你們也請不動我吧!」夏實挑釁地看向他們。

    而經她這麼一說,氣氛整個都變了。

    在場的大漢們對她不滿到了極點,相信只要帶頭的點頭,他們絕對會用最不文明的方式把她「請」到黑虎幫做客。

    而從頭到尾只會哭的三個女生,則目瞪口呆的看著夏實一臉無懼的與幫派人士對峙。

    天呐!夏實怎麼那麼敢?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男人哂笑,並揮了揮手。「那還等什麼?請小姐到幫裏做客啦!」他話一說完,在場數名黑虎幫兄弟立即一擁而上。

    也好,他也不怎麼喜歡聽廢話,還是動手比較快。就在邪惡的大手要握住夏實的肩膀時,李勳快速的出手。

    他手勁之大,幾乎有足以捏碎人手骨的力道,他緊緊的捉著那只膽敢碰夏實的髒手。

    「把你的髒手拿開,不准碰她!」森冷的嗓音透露著憤怒。

    「痛……」被捉住的男人痛得臉色發白。

    「你們要找的人是我,跟她沒關係。」李勳摘下眼鏡,露出俊逸的面孔。

    「李勳?」

    「李勳!」

    喊出他名字的有兩方人,前者是黑虎幫的烏合之眾,後者則是一臉不敢置信的女同學們。

    李勳拿下眼鏡後這麼帥嗎?天呐!他細長的眼眸好性感喔。

    毫無幫忙價值的女同學們在一旁發著春,癡迷的眼神看著他帥氣的舉動。

    「原來你這臭小子也會去念高中!」帶頭的男人訕笑。「看起來還是個好學生呢,想不到季盟堂少盟主,還會對書本有興趣啊。」李勳是黑道大哥的兒子?!聞言,女同學們全變了臉色。

    「這當然不能跟你比了,程哥。」李勳微微揚起笑。「讀書,是要靠這裏的。」他比了比腦袋。

    被羞辱的男人立刻變了臉色。「媽的,不給你這小子一點教訓,我就不姓程!」

    「放馬過來。」李勳挑釁地勾勾食指。

    他的舉動無疑是火上加油,所有黑虎幫的打手們全隱忍不住,抄傢伙的抄傢伙、罵髒話的罵髒話,揮著刀棍直往沖過去。

    夏實揮出一拳,打中來人鼻樑,對方頓時鮮血如注,痛昏了過去,她搶過他手上的木棍,威猛的揮著,一棍打趴一個。

    李勳則是赤手空拳,以從小累積的打架功力,來一個打一個,來一雙他殺一對。

    十幾個持著武器的大漢對付兩名高中生,怎麼看都覺得太過卑鄙,那三個看戲女同學從原本的哭哭啼啼,到後來的忿忿不平。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她們要報警,讓警方來制裁這些欺負弱小的壞人。

    就在其中一名女同學掏出手機,撥了一一○後,數名身穿黑衣的男人也加入了戰局,讓場面顯得更加混亂。

    圍打的人群中不時傳出慘叫哀嚎,但氣憤中的眾人沒人去理會是誰受了傷,只是拚了命的打著。

    直到聽見警車的嗚笛聲傳來,才做鳥獸散的四處竄逃……

    ☆☆☆☆☆

    「嗯……媽,怎麼是你在家啊?」電話一撥通,聽見母親那溫柔的嗓音,夏實頓時心虛不已。

    「怎麼不會是我在家?小實,你的問題好奇怪,你怎麼還沒回來?已經很晚了耶,你錯過晚上的操練和晚餐,是跑去哪里了?」季雪擔心的問。

    「嗯……媽,老爸在不在家啊?」她硬著頭皮問。

    「你爸?他和朋友出去了,說是要談事情,怎麼了?你找他幹麼?」

    「沒啊,嗯……」夏實根本就不敢開口。

    唉!要不是她和李勳來不及逃跑,今天她也不會打這通電話啊!嗚……她不敢開口啦。

    「小實,你在哪里?」季雪皺著眉。「你那邊好吵。」當然吵啊!那麼多人被捉來警局做筆錄,不吵才有鬼。

    唉……「媽,我……能不能請你幫我一個忙?」夏實小心翼翼的開口。

    「什麼忙?」

    「嗯……就是……來警察局接我回家。」聞言,季雪的電話滑落掌心,咚一聲掉在地上……

    ☆☆☆☆☆

    「這是怎麼一回事?!」辦好手續,將夏實和李勳接回家裏,季雪氣得連手都在發抖。

    跟在李勳後頭的跟班只走到門口,就被季雪給攔了下來,不准他們進入她家。

    兩個孩子都受了傷,夏實沒什麼大礙,只有一點擦傷,倒是李勳,他的臉被劃了一刀,手臂縫了十針,看起來真痛,但他的樣子像不痛不癢似的。

    「夏媽媽,這都是我的錯,請你不要怪夏實。」李勳站出來把所有的罪一肩扛下。「她是被我拖累的,我沒有向你坦白,其實我……我父親有黑道的背景。」

    「然後呢?」季雪雙手環胸,好整以暇地聽著。

    「我曾經在路上遇到仇家,正巧夏實經過出手幫忙,我才得以全身而退,可也因此讓她引來麻煩,夏媽媽,真的很對不起!」他自責的低下頭,沒有為自己說一句辯解的話。

    「你的傷?」季雪的目光仍充滿著關心。

    她並不會因為李勳的黑道背景而反對他和夏實交往,她相信自己的直覺,他會對她女兒好,這樣就夠了。

    「媽,李勳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他們拿刀要砍我,是李勳幫我擋了兩刀,不然我現在一定也受了傷。」夏實一邊說一邊掉眼淚。

    事情發生的時候她根本沒有想那麼多,可現在想起來,她才覺得那場面好恐怖,她差一點就死在別人的刀下了,如果她沒有閃過,甚至李勳沒來替她擋刀,那麼她現在很可能會是一具冰冷的屍體。

    季雪心疼的撫上李勳的臉頰。「怎麼搞的,把一張好好的臉弄成這樣呢?」她不免感到生氣,他們怎麼可以對兩個高中生下這種毒手?就算是幫派間的恩怨,這樣也太卑鄙了……咦?等等!

    「他們拿刀!」季雪瞪大了美目。「光天化日之下,他們二十幾個大漢拿刀對付你們兩個高中生?!」她不禁倒抽了口氣。

    「嗯。」李勳點點頭。

    「太過份了,太過份了!」季雪氣得不輕,並又急著問:「對方是什麼人?」

    「夏媽媽,這件事情警方已經在處理了。」因為事情鬧得太大,很難不讓警方介入。

    「我問你對方是什麼人?快給我說。」季雪非常堅持。

    「黑虎幫。」他無可奈何只好說了。

    「我知道了。」季雪突然冷靜下來。

    「夏媽媽,我……我保證會給你一個交代,我父親已經在處理了。」他怕因為今天的事件,讓季雪對他的印象大打折扣,進而限制他與夏實交往。

    「你父親怎麼處理?」季雪詢問。

    「據說他們約了談判。」還找了幾名道上有名的大佬當見證人。

    「你告訴我,你和什麼黑虎幫的恩怨是怎麼開始的。」應季雪的要求,李勳簡單的說明他和虎爺之所以結下樑子的原因。

    「李勳,你想把幫派漂白的動機我很贊成,但你畢竟還太年輕,不懂得人情世故,不過你的立意很好,我很欣賞。」季雪突然微笑。

    「媽,你在笑耶!」夏實簡直看傻了眼。不是她要驚訝,而是媽媽還笑得出來實在太怪了。

    她打架進了警局耶!雖然是以受害者的身份做完筆錄就回家了,但媽媽討厭她打架不是嗎?怎麼……

    而且,她聽李勳說完那些幫派之間的恩怨及打架經過,沒有生氣要他們不准再來往就算了,還笑著點頭說贊同他的作法!

    媽媽變得好詭異喔!跟平常完全不一樣。

    「李勳,你爸把人約在哪里?」李雪溫柔的詢問。

    李勳回答了一個飯店的名字。

    「很好,我們也去。」季雪柔柔的笑開,一手撫弄著微亂的秀髮。

    聞言,李勳和夏實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看著她。

    「要去哪里?」「談判啊。」季雪說得理所當然。

    「媽,別鬧了,那種地方你去幹麼?」夏實連想都不用想,直接叫她老媽打消主意。

    「我有說我自己去嗎?沒有吧。」她露齒一笑。「是我們都要去。」

    「什麼?!」夏實驚呼。「可是……可是老爸不在耶!」她溫柔的老媽去了那裏還得了,至少也要有老爸跟著啊,在危急的時候老爸還會保護媽媽不受傷。

    「你爸不在有什麼關係?走走走,我們去,李勳,你帶路。」季雪不容反駁地催促他們出門。

    見拗不過她的堅持,李勳只好領頭走了出去。

    夏實則反應迅速的撥電話討救兵,趕緊打父親的手機。

    很幸運的,一次就通了,還很快的被接起。

    「老爸!」一聽見夏凡的聲音,夏實簡直就要喜極而泣。

    「女兒,這麼想老爸啊?」夏凡哈哈大笑著。

    「老爸,救人,我闖禍了。」她哀嚎著。

    「發生了什麼事?!」他馬上緊張起來。

    「我和李勳遇到仇家,打架打進警局,我找不到你把我保出來,只好找媽……爸,媽好生氣,因為他們拿刀要砍我和李勳,她現在要去跟人家談判,老爸,怎麼辦?我攔不住媽,要是她怎麼了,我……」

    「什麼?!談判!」夏幾大驚失色。「你們約在哪里?」她飛快的告訴父親地點。

    「好,我馬上趕到,小實,記住!你一定要記住一件事。」夏凡非常緊張地交代。

    「嗯,什麼事?」

    「無論如何都要攔住你媽出手,千萬不要讓她生氣,記住了,你和李勳不管怎樣都要阻止她發火,聽到了沒?我馬上趕到。」講完,夏凡急急的掛上了電話。

    夏實則楞在原地。

    「為什麼……是要攔住媽啊?」夏實不解的偏頭想著。

    「小實,你好了沒?」季雪溫柔的嗓音從門口傳來。

    「噢,我來了。」聽老爸的,會不會有問題啊?

    要攔住她那溫柔又美麗的媽出手?不要讓她生氣?

    這什麼意思啊?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7 天前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飯店包廂裏,沿著大圓桌坐了三個年近花甲的老人,和兩名中年男人,桌上的菜色很豐富,卻沒人有心情動筷。

    「今天趁咱們道上得以當家作主的長老們都在,我們就一次把事情說清楚,李鵬,把你兒子交出來。」虎爺——黑虎幫幫主,一名中年禿發,挺著啤酒肚的男人,叼著一根粗大的雪茄囂張地道。

    「把李勳交出來有什麼意義?」李鵬冷著臉反問。

    「他媽的,李勳把我兒子打得進醫院下不了床,你別以為我會這樣就算了。」虎爺伸出戴著金鑽戒指的手指,指著李鵬破口大駡。

    「那你兒子在我們季盟底下的場子鬧事,這事怎麼算?還有,他打算強姦一個未成年少女。」李鵬指出李勳之所以動手的原因。

    老實說,他並不覺得兒子這麼做錯了。

    虎爺的義子是個聲名狼藉的浪蕩子,幾看中的女人一定要弄上床才肯罷休,而他偏偏有性虐待傾向,不少女孩子被他玩得丟掉一條小命。

    這種人生在世上只會丟男人的臉,打得他三個月下不了床算是便宜他了。

    「媽的,李勳那張嘴是生來幹麼的?不會好好說嗎?誰也不希望搞成這番局面啊!」虎爺說得像他也很為難似的。

    「你那兒子的脾氣跟你一樣,你以為誰說得動?」李鵬冷哼一聲。

    在這件事情上,他們站得住腳,不怕對方聲音大。

    「只不過是一個蹺家少女,幹麼那麼計較?李勳就不會睜隻眼閉只眼啊?」虎爺硬要把黑的說成白的就是了。

    「你也不過一個乾兒子被打進醫院而已,有什麼好計較的?你也睜隻眼閉只眼吧。」李鵬涼涼的譏諷。

    別人家的小孩就死不足惜嗎?太自私了。

    「他媽的,我好好跟你說你不聽就是了!」虎爺憤怒的拍了下桌子。

    「阿虎,別那麼激動,有事好好說。」長老們見他的血氣方剛,不禁搖頭。

    年紀都一把了,還像年輕人這麼衝動,難怪會引發兩方的衝突。

    「他不把李勳交出來,我今天是不會善罷甘休的。」虎爺再次嗆聲。

    「那你數次派人跟蹤李勳,對他揮刀動棍,連他的同學都不放過,這你又要怎麼算呢?」李鵬細長的眸子眯了起來。

    聽小潘說,兒子和夏實都受了傷,兒子的傷勢較為嚴重,臉和手臂都被劃了一刀,去醫院縫過後便馬上回到警局做筆錄,稍早都被夏實的母親帶走了,他們則全被擋在門外進不去夏家。

    他打算等這件事情談完,再親自登門向夏家道歉。

    「我可是請他來,是李勳敬酒不吃吃罰酒,逼我的人動手的。」虎爺把錯全推到李勳身上。

    突然,小潘神色匆匆的走近李鵬,靠在他耳邊輕聲說了幾句。

    李鵬聽了不禁眉頭都蹙緊了。

    「盟主,這……」小潘也是一臉的為難。

    他剛才見到夏實的母親,嬌滴滴的大美人一個,脾氣卻非常的固執,堅持要參與談判。

    「這可不是辦家家酒。」李鵬真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但夏太太堅持。」小潘歎了口氣。

    「你去告訴她,我馬上出去。」李鵬不希望讓夏家人蹚這渾水。

    「不用了,我自己進來。」季雪笑盈盈地走了進來,身後跟著一臉緊張的夏實和李勳。

    怎麼讓她進來了?李鵬責備的眼神投向李勳。

    他也沒辦法啊—,李勳無奈的攤了攤手。

    「虎爺,就是那個女的。」在第一次打鬥中吃了夏實悶虧的嘍羅,在虎爺耳邊咬耳朵。

    季雪笑得如沐春風,逕自拉開椅子坐在李鵬身旁,並順手拿起桌上的凍頂烏龍茶替自己倒了一杯,捧在掌心喝了一口。

    「好茶。」她滿意的勾唇微笑。「李勳、小實,都坐下,不要拘束。」在場的男人——包括三名長老、虎爺和李鵬,全都一臉怔楞的看著她隨意又優雅的舉止。

    她太狂了吧!

    「夏太太!」李鵬轉過頭正視季雪,正想說幾句客套話,但在看清楚她的容貌後楞了住。「你……」而在場的人,不只李鵬,連長老們都楞住了。

    喝完一杯熱茶,季雪對大夥微微一笑。「嚴長老、祈長老、蔣長老,別來無恙。」被點名的三位長老頓時一陣激動的喊出,「小……小雪。」

    「大鵬哥,好久不見了。」季雪對李鵬嫣然一笑。

    「小雪!」李鵬不敢相信地驚呼著。

    現在是什麼情形?!

    夏實和李勳面面相覷,不明白為什麼這些道上赫赫有名的長老們,看到季雪後都露出一副見鬼的表情。

    「媽的,你這臭女人攪什麼局?」虎爺不屑的啐了聲。

    長老他聽見他這難聽的話,正要開口訓斥一番,不料一個裝著熱茶的茶杯就這樣朝虎爺射去。

    茶杯打中了他的嘴,翻倒了熱燙的茶,虎爺站起身痛呼出聲。

    「你搞什麼鬼!」

    「閉上你的狗嘴,老娘出來混的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呢,這裏沒你說話的餘地!」季雪臉色一變,從溫柔的家庭主婦變成兇狠的母夜叉。

    「哇!」夏實連忙伸手把出口的驚呼搗住,不敢叫出聲來。

    原來媽媽那麼厲害,真是看不出來,剛剛那一丟勁道十足,一看就知道有練過。

    天呐!她媽媽有什麼背景啊?為什麼這麼氣勢十足?

    「你這臭……」

    「阿虎,閉嘴,給我坐下!」嚴長老威嚴地喝斥。

    虎爺雖然不爽,但因為對方是長老,而不得不忍氣吞聲,聽話坐回原位。

    「小雪,你近二十年沒回來了,怎麼今天突然跑來了呢?」嚴長老的態度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變,變得慈祥可親。

    「我為了我女兒和我女兒的男朋友來的。」季雪微微一笑。「我今天去警察局保他們,這才發現,呵,有人想砍我女兒呢。」她笑得柔媚,但語氣中有濃厚的警告意味。「當然還有我女兒的男朋友了,那麼帥的臉被劃了一刀,我看了心情很、不、爽。」

    「夏實是你女兒!」李鵬驚呼,卻又搖頭失笑。「這世界真是小,難怪我總覺得夏實讓我感到熟悉。」

    「爸!」李勳不解地喚道。「這倒底是怎麼一回事?」

    「勳,你不記得雪姨了?」李鵬好笑的問。

    沒想到兒子每天到夏家報到,竟然沒有認出季雪。

    李勳頓時一楞。「雪姨!」那個雪姨?!

    「是啊,李勳,你小時我還抱過你喔。」季雪笑盈盈地道,「你長大後果然像你爸,我一眼就認出來了。」

    「什麼啊?」夏實皺著眉頭,完全不懂現在是什麼情形。

    「我跟你說。」李勳拉過夏實,在她耳邊說。

    季盟之所以叫季盟,是因為創辦人姓季,而季雪則是季家第三代老幫主的掌上明珠。

    就因為只有她一個女兒,因此收養了李鵬,原本老幫主的意思是要季雪嫁對給李鵬,可惜郎無情、妹無意,成年後各自婚配,季雪甚至嫁給一個劍道老師,甘心當個家庭主婦,將季盟全交給義兄李鵬,從此下落不明。

    「我媽是黑道大姊頭!」聽完,夏實不敢相信地驚呼。

    季盟是老幫派,老一輩的長老們全是看著季雪長大的,對她視如己出,她的離開,惹得很多人傷心不舍。

    季雪有著無人能敵的交際手腕,她時而嬌媚、時而兇狠,從小在極道世家長大的她,說話頗具份量。

    雖然她不過四十出頭,但她的地位卻是舉足輕重的。

    「你……叫什麼虎的是吧?」季雪眯起眼。「你是不是找人砍我女兒啊?」她口氣不但一點也不溫柔,還粗魯得很,非常有大姊頭的架式。

    看他們的反應,虎爺頓時一楞,當年那個「季雪」原來真的還活著。

    「這……」

    「你要為你乾兒子出頭嘛,好,我也要為我女兒和李勳出頭,來,說說看,你要給我什麼交代。」季雪涼涼等他開口。

    「這……」虎爺頓時啞口無言。

    季雪在道上呼風喚雨的時候,他還只是個小嘍羅,而他好不容當上小角頭,她卻已經離開,再也找不到人。

    他聽過她的事蹟,卻沒見過她本人,沒想到,他會惹來這麼大的麻煩。

    他只是對李鵬這傢伙很感冒,知道在他在動手把幫派漂白,試圖改成企業體,讓他很不爽。

    什麼跟什麼,有錢就了不起嗎?以為季盟是臺灣第一大幫就可以囂張啊?

    總之,他就是嫉妒心作崇,加上義子剛好和李勳起了爭執,他就順勢找他們麻煩。

    可想不到,當初幫李勳把他的人打得落花流水的女孩,竟然是季雪的寶貝女兒。

    「這……這一切都是誤會。」虎爺連忙賠笑,和剛才氣焰高漲的模樣相距甚遠。

    他或許惹得起李鵬,卻惹不起季雪啊!

    長老們一直是在站在中立的立場,不偏袒李鵬也不偏袒他,只要有理就對,但季雪可不一樣,她一句話,長老們沒人會說不,要是惹得她不快,他以後會很難混下去。

    「誤會?」季雪挑起眉。「你叫將近二十多個人去我女兒學校附近堵她,還帶刀、帶棍的,這都是誤會?」她冷笑。

    「呃……」虎爺冷汗直流。

    「好,說說你乾兒子那件事,怎麼,你還有什麼好不滿的?」季雪媚眼一瞪。

    「沒被閹了算他運氣好。」

    「是是是,雪姊說的是。」虎爺的氣勢馬上低了下來。

    該死,他派出的人上回砍傷夏實,不會也讓她知道了吧?

    「那麼李勳的事情就這麼算了,自己的兒子自己管教,養子不教父之過,別讓人以為你沒念過書。」季雪繼續數落。

    「是是是……」

    「嗯,那你是不是欠李勳和我女兒一句道歉?」季雪網開一面,決定放過他。

    女兒沒受傷,也幫李勳把事情擺平,既然這麼順利,她就不需再計較了,免得人家說她仗勢欺人。

    聞言,虎爺楞了下,他回頭發現身後的小弟都在看,頓時覺得臉上無光,卻又莫可奈何。「對不起。」他整個臉沉了下來。

    今天這件事過後,還會有誰服他?

    「算了、算了,都沒事了。」夏實不想把事情鬧大,息事寧人地說。

    媽媽的眼神好犀利,全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人覺得壓迫感好大,夏實覺得很不習慣,她還是喜歡以前那個溫柔的媽媽。

    「小雪,晚上嚴伯伯作東,請你和你女兒……」

    「小實。」夏實開口糾正。

    「小實,一起吃宵夜。」這個小丫頭有小雪以前的味道。

    「小實,叫爺爺。」季雪柔柔的笑道。

    「噢,三位爺爺好。」夏實這一叫,讓三位長老甜進心坎裏了。

    「好好好。」老人家笑得闔不攏嘴。

    「鵬哥,你該把雙雙接回來了吧?」季雪看向身邊的李鵬。「夫妻聚少離多也不是辦法。」

    「小雪……」李鵬情緒激動地看著她,原來她這十幾年來一直都注意著他們。

    「我很贊成你們把季盟的經營轉向合法化,這樣弟兄們也能有一份真正的工作可做。」

    「嗯,謝謝你,小雪。」李鵬感動地道。

    「三八,兄妹說什麼客套話。」季雪斥責。

    「想不到我們還真有緣。」李鵬大歎老天爺巧妙的安排。

    「是啊,我爸沒達成的心願,就讓你兒子和我女兒去完成。」父親生前一直希望她嫁給李鵬,但他們就是不來電,對對方只有單純的兄妹情誼。

    「小實,你要給我認真考上大學,聽到了沒?」季雪對著夏實耳提面命。

    「可是我的成績……」夏實快哭出來了,她的成績這樣,要考上大學很難吧。

    「沒關係,我會幫你。」李勳拍胸脯保證。

    「嗯,我相信李勳,你們念同一所大學,等夏實畢業後李勳也退伍了,那時候就讓你們先訂婚,等念完碩士再來談結婚的事。」季雪已經打算好了,也都安排妥當了。

    「什麼?媽,你要我嫁李勳?」夏實不敢相信的瞪大眼睛。

    「對啊,李勳不錯,我滿喜歡他的。」

    「媽!你喜歡李勳?你不會想跟我搶男朋友吧?我是沒差啦,可是老爸會吃醋的耶!」夏實誇張地說。

    「你這孩子。」季雪受不了的搖頭失笑。

    「咦?說到老爸,怪了,他怎麼還沒來啊?」夏實疑惑的看看腕表,都那麼久了,老爸怎麼還沒有趕到?

    說人人到,此時夏凡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沖進餐廳。

    「雪!你在哪里?」

    「凡。」一見到心愛的老公,季雪整個人變得又柔又媚的,投進老公的懷抱,完全沒有剛才那氣勢十足的大姊頭模樣。

    「沒事吧?你有沒有怎樣?」夏凡著急的問。

    「沒有啊,我沒事。」季雪溫柔的回答。

    「嗯……看不下去了。」夏實覺得父母有時候真的很嗯心,都老夫老妻了,還那麼甜蜜,真是的。

    她承認,她是有一點點嫉妒啦,希望她和李勳以後也能像爸媽一樣,結婚都二十年了,還一樣恩愛如昔。

    「咦?是誰帶夏叔叔進來的?」李勳不解的問,沒有人帶應該是進不來才對,而且也沒人通報。

    而唯一不用通報就能進來的人只有——

    「唉!小勳勳,你的臉怎麼回事?破相了可怎麼辦?會變醜的!記得來找白叔叔幫你美容。」白醫師一走進來,馬上就看到李勳臉上掛彩。

    「嗨!小姑娘,你還好吧?」白醫師露出白牙,笑嘻嘻的和夏實打招呼。

    夏實臉色發白,拚命的向他打暗號,可惜他看不出來。

    「什麼?你的眼睛怎麼了?有空記得去檢查一下喔,你的手還好吧?給你的藥膏有沒有效?對消除疤痕很有用對不對?」

    「疤痕?」把頭埋進丈夫懷裏的季雪突然抬起頭來,眯起眼問,「什麼疤痕?」

    「咦?這不是小雪嗎?好久不見啦!」白醫師熱情的打招呼。

    「我問什麼疤痕?」季雪眼神犀利地看著他。

    「不就這個嘍。」白醫師翻起夏實右手的衣袖,露出一條乳白色長達十公分的傷疤,淺淺的顏色,看得出來醫生縫合技術的精湛,加上後天美容得宜,相信假以時日,疤痕都會消失不見。

    「沒事、沒事。」夏實趕緊把袖子拉好,粉飾太平地低下頭,不敢看媽媽一眼。

    季雪美目迸出寒光。「怎麼弄的?」

    「是夏實放學回家的路上被黑虎幫的人跟蹤,閃避不及被劃了一刀,夏實不敢回家告訴父母,任憑血一直流,是李勳看不過才把她架到我那裏去包紮的。」白醫師突然發現不對,好奇的問:「咦?小雪,你今天怎麼會出現?已經有二十年沒見了吧!」

    「因為夏實,是我女兒。」

    「噢……什麼?!」白醫師瞪大眼睛。

    夏實則閉上眼睛不敢看媽媽生氣的表情,她不要看。

    「夏實的傷口流很多血?」季雪氣語輕柔地詢問。

    「呃……是不少。」白醫師不敢亂講話了。

    突然,季雪掙脫丈夫的懷抱沖向虎爺,瘋了似的追打。

    「你竟然敢動我女兒,你好大的狗膽!老娘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叫季雪,你給我站住!」沒有人拉得住季雪,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把虎爺打成豬頭,連夏凡也都束手無策。

    夏實和李勳瞪大眼,看著一向溫柔的季雪瘋了似的動手扁人,那勁道……果然是有練過的!

    夏實吞了吞口水,在心底告訴自己,千萬不要惹媽媽生氣,千萬不要!
紫米麥芽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7 天前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某大學,開學的第一天——男孩高瘦的身影倚靠在大門旁,手上拿著書專心的看著。

    他英俊的容貌吸引許多路邊的女學生,紛紛在他面前展現風情,但他的注意力卻只放在書上,一點也不為所動。

    他在等誰呢?是女朋友嗎?如果是,那會是怎樣的女孩子呢?

    他有股特別的氣質,成熟和危險,讓人不禁想靠近與之一同燃燒。

    和這種男生談戀愛一定很有感覺……

    「李勳,你在等誰啊?」三個穿著NIKE球鞋,手上拿著籃球的男同學走出大門,看到他便打了聲招呼。

    李勳從容的闔上書本,回以淺淺的微笑。「我在等我女朋友。」

    「女朋友!就是……你從高中就交往到現在的那個?」同學甲好奇的挑眉問。

    「是的。」他李勳就交過這麼一個女朋友,而且會一直維持到他們結婚。

    「咦?她考到我們學校啦!」同學乙驚呼。

    「嗯,直系學妹。」他簡短的回答。

    「哇!強喔,那她人呢?」同學丙好奇的四下張望。

    「應該在社團裏有事耽擱了。」李勳仍然是那副淡漠的冷酷模樣。

    他的個性一向如此,同學們也都習慣了,他是他們系上的榜首,也是永遠的第一名,除了修企管學外,他還修了法律,是雙修的高材生,對他來說念書永遠不是問題。

    今年的律師特考,他以大二升大三的學生身份應考,結果跌破許多人的眼鏡,他不但考上了,而且考得很好。

    他現在是行情看漲的大學生,畢業後一定會有許多大企業來爭取他。

    「勳。」突然,一抹窈窕修長的身影朝他們走來。

    三個男生不禁看傻了眼。

    長髮如瀑、眉如遠黛、櫻唇嬌嫩、明眸皓齒,完美的身材包裹在緊身襯衫和短裙下,勾勒出令人血脈僨張的曲線。

    夏實上了淡妝的臉蛋,美得令人屏息,尤其她那溫婉的笑容掛在嘴角,讓人看了就覺得很舒服。

    她巧笑倩兮的親密勾住李勳的手臂。

    「你來了。」李勳對著枕著他手臂的夏實寵溺一笑。

    死心了,走走走,這種女人怎麼比?說臉蛋是臉蛋、說身材是身材,算了、算了,一旁許多女孩死心的離開。

    李勳那三個同學則都快流口水了!

    老天,原來李勳的女朋友那麼漂亮,難怪任憑他們說破了嘴,他也不肯參加聯誼,要是他們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他們也不要聯誼啊!

    「今天剛入社,要填好多資料喔。」她嬌滴滴的抱怨著。

    「乖,剛開學都是這樣的,以後不會了。」李勳笑著安撫。

    「咳咳咳!」三個大男生猛咳,暗示他介紹一下。

    「咦?他們是?」夏實大眼眨了眨,羞澀的笑笑。

    「我同學。」他簡短的回答。

    「你們好。」回眸一笑百媚生,她瞬間電倒了三名純情少男。

    「學妹,以後有不懂的事情可以來問學長,李勳很忙,他沒空你就來找我。」同學甲猛獻殷勤。

    「謝謝。」她淺淺一笑。

    「學妹,如果對我們學校的社團有什麼問題可以來問我,看你要參加籃球社、排球社都可以,不會的學長可以教你。」同學乙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

    她仍然笑著沒有回答,只與李勳四目相對。

    「勳,你同學真好。」她柔膩的嗓音讓人骨頭都酥了。

    「學妹你參加什麼社團啊?」同學丙好奇的問。

    「劍道社。」她微笑回答。

    「當經理很辛苦,你確定要參加劍道社?」沒人會把嬌滴滴的她當成劍道社的社員,她太漂亮、太溫柔了,怎麼看也不像學劍道的人。

    「我很喜歡劍道啊。」

    「不會是因為李勳是劍道社的關係吧?這小子竟然是大學男子組冠軍,現在還囂張的當劍道社社長。」同學甲開始嫉妒起李勳。

    「劍道社的社長今年換人了。」李勳突然冒出一句話來。

    「咦?換人?」三名同學一楞。

    他們大學的劍道社非常有名,程度直逼職業,要參加劍道社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且社長一直是由最強的劍士擔任。

    李勳一進大學,便代表學校拿下大學男子組冠軍,聽說他練劍道也才不過一年而已,一問之下,才知道他那一年來都跟著白鬼夏凡學劍。

    他資質不凡加上夏凡的指導,劍藝突飛猛進一點都不讓人意外。

    只是,他當了兩年的社長,怎麼一下子就換人了?除非……

    劍道社來了一個實力超強的新人!

    「換誰啊?」男同學們好奇死了。

    「我啊。」夏實笑盈盈地指著自己。「就因為當劍道社社長害我要填好多資料。」她再次抱怨。

    三人聞言一楞。「你!劍道社社長?」怎麼可能?!

    「她叫夏實,是夏凡的女兒。」李勳丟下這句話,便牽起夏實的小手,兩人甜甜蜜蜜的離開。

    剩下三人面面相覷,嚇得嘴都闔不攏了。

    她就是那個被日本劍道學會評定為天才的夏實?!

    怎麼可能?!學劍道的女生哪一個像她這樣的?

    就在三人還在你看我、我看你,還沒從剛才的震驚中回神過來時,李勳和夏實已經坐進車子裏。

    忽然——一陣驚天動地的爆笑聲從車子裏傳出,經過的路人不禁都對這輛車子投以好奇的眼光。

    混合著男生和女生的笑聲,聽起來很快樂、很幸福的樣子,真好,讓人也想沾一點快樂的氣氛。

    夏實……越來越像她媽媽了。


全文完
紫米麥芽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09:1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