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查看: 357|回覆: 1

[轉貼靈異故事] 短篇真實鬼故事 [複製連結]

Rank: 3Rank: 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0-2 15:18:53 |顯示全部樓層
《Kelantan靈異事件》

本人是TARC電腦科系畢業,這件事發生在2003年TARC學院放假時期我的Kelantan housemate
邀請其餘的屋友去他的家鄉Kota Bharu 玩。我們總共有六位成員包括我這位Kelantan朋友,在這裡我稱他為阿葉好了。

阿葉第一天放假就先返回家鄉,我們三天過後才乘坐火車去找他。火車是在晚上8點左右出發,
到達時間是明早8 點左右。由於火車行走在鐵道時會發出聲音,十多個鐘頭的路程我都無法入眠。

當火車抵達目的地時,阿葉已經在車站等著我們。雖然我們個個都因為缺乏睡眠而精神不佳,
但是看到阿葉以及呼吸著早晨清新的空氣,年輕的我們頓時神清氣爽起來。

阿葉沒有直接載我們去他的家,
而是帶我們走遍整個Kota Bharu市鎮和在Pantai Cahaya 海灘一邊享受kelantan式的魚餅和蝦餅,
一邊喝著超便宜的椰水。阿葉把整個白天行程都安排的讓我們沒有多餘的休息時間,但是我們玩的很開心。
我們吃了晚餐和喝了超便宜又大杯XXL size 的飲料,我們才帶著疲憊但開心的心情隨阿葉回去他的家。



由於天已經黑了(接近12點),加上人生地不熟,我無法記得阿葉住在哪裡。只知道要去他的家,
要經過一段雜草長得很茂盛 的路(有些還高過阿葉的車子)。當我們到達阿葉家,
才知道他的家是獨立式的kampung 屋, 鄰居都各自相隔蠻遠的。

不可思議的事情要發生了,當我們下車開始搬動我們的行李箱的時候,阿葉養的狗突然朝著我們方向吠
,而且可以聽的出不是普通的吠聲,也不是狗發情時的吠聲。阿葉趕緊把他的狗安頓好,不過它還是吠個不停。

我們快手快腳把東西搬進阿葉家,然後就安排一人沖涼,其餘的安頓好睡覺的地方。
就在這時我很清楚的聽到外面有一位女人的哭聲,我就問阿葉是否有位路過的女生被他的狗嚇到了。
只見阿葉臉色突然變得很嚴肅,跟我說:「不可能,我們這裡習慣9點多就睡覺了,我也聽到,不過沒事的
」。我望向其他的朋友,有些說聽到,有些則說沒有。

頓時大家都明白是什麼一回事,阿葉說他有事情要辦,叫我們什麼都不要說。
我看到他拿出家裡的泰神雕像(阿葉有半個泰國血統),朝著哭聲的地方念念有詞。
不久,他說好了,我們可以繼續做我們的東西,不過我還是很清楚聽到外面的哭聲,而且越來越靠近似的。
阿葉叫我們不用擔心,說他的家有神保護,外面的東西是進不來的。當輪到我沖涼的時候,
我戰戰兢兢的走去沖涼房,用不到5分鐘的時間就沖好。由於大家都累了,洗澡過後的我們很快就睡覺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都被公雞叫醒了,阿葉也醒得早,我們在這時候才大膽問阿葉昨晚的事情。
阿葉帶我們到屋外,然後說他們一家很早就知道那個東西的存在,不是第一次遇到的了。
阿葉說它其實是以前一位王朝公主在離他家不遠處的古井自殺身亡的,有時會聽到聲音不見影,
有時又會現身在古井附近讓人瞧一瞧。我們不約而同望向阿葉家附近的田園,確實看到一個不起眼的廢井。

阿葉繼續說昨晚可能它察覺我們個個都精神不佳,所以就出來玩我們。我想到為什麼阿葉的狗會吠個不停,
今早看到我們居然搖著尾巴看著我們,原來狗真的會看到我們人類看不到的東西。

阿葉又說,他家附近有一些亂葬被政府用來給馬來人開墾農地,有些葬地是草率處理掉的,所以他家一定要安神來保佑全家。

我們吃了阿葉媽媽準備的豐富早餐,立刻又隨著阿葉帶我們 在kelantan走透透。在出kampung路上,
我們真的看到半個破爛墳墓牌埋在一個香蕉園裡!



這個靈異事件的恐怖指數算一般吧。以後如果我有時間,我會寫出一些我們在TARC讀書時期的怪事,尤其是在Tmn Bunga Raya 一帶。。

《不上巴士的學院生》

安頓孩子睡覺後,現在的我又坐在書房裡了,今天比較空閒,可以繼續寫我求學時遇到的靈異事件。

首先我要告訴大家,我沒有所謂的陰陽眼,靈體或者仙骨之類的。我只是普通人,
不過當你時運低的時候,你就會被一些不尋常的現象煩擾的了。

在進入我的故事之前,我要事先提醒大家。因為這是本人遇到的真人真事,我會很具體的述說真實地點和環境。
如果你和我一樣是TARC學院生,而你對靈異事件抱有恐懼心,請你要有心理準備,或者乾脆離開這裡。

好了,是時候說我的故事了。。。

如果你是TARC生,你一定會知道這間學院的考試模式。有些人會很早就考完全部subject,
有些則會拖到很遲才考完,因為我們有很多科系,但是學校考場有限,所以每個科系分校的考試時間是不一樣的。



那一年,那一個Semester,我的科系其中一個Subject被安排到最遲考的。
那時候,很多學院生一考完就回家鄉去了。我們在Taman Bunga Raya租的家裡,
就剩下我和一位同房屋友在應付最後一科考試了。在這裡,我稱他為阿順好了。

首先,我要在這裡形容我們住的地方。我們的家很靠近TARC學院的後門,家是面向下坡大馬路。
在我們家不遠處有一棵長得很茂盛而且很大棵的樹,平時很多學院生下課了就會在大樹下等公共巴士。

Taman Bunga Raya 是很多學生會租的地方,因為是最靠近學院,平時這裡是很熱鬧的,
但是到了Semester假期時,就會非常寧靜,很少有人煙。

我記得考試前那旁晚8點多左右,天黑漆漆正下著雨。我和阿順正埋頭苦讀著這一科我們不是很喜歡的subject。
阿順首先抬起頭來正要紓解頸項酸痛,他從窗外看到一位拿著紅色雨傘背對我們家的學院生站在樹下(他看到書包),
好像正在等巴士,因為那天下雨沒有打雷,所以他也覺得不會有什麼事。



大約到了將近10點左右,因為平時不是很喜歡這一科,間中我們花了一段時間在電腦看戲。
這時候阿順很自然的望向外面,他發現那位拿著紅色雨傘的學院生還站在外面樹下,
我們就回想剛才8點到9點的時間是有巴士經過我們家的。我那時還對阿順說可能他是在等人吧。

到了將近11點多左右,雨也開始變小了,苦命讀書的我不禁望向外面,發現那位學院生還在,
而且還拿著雨傘一動不動的。我開始叫阿順注意外面,他也看到了這位學院生。 我們因為住久了,
知道每一輛巴士經過的時間,下一輪巴士將會是最後一輪了。看一看時鐘,巴士就快來了。
我們就緊盯著外面那個人,一秒一秒的等待巴士來到。

不久不遠處就聽到巴士聲音了,這時候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只見巴士停都沒停在那樹下,
直接往下坡路駕駛去,好像看不到這位拿著雨傘的人!

這時候,那位樹下的人好像察覺我們在注意他,轉身面向我們家的窗口,因為天黑,
我們看不到他的臉。我們馬上回到我們桌子,假假的在看書。阿順的位置是面向窗口的,
他一面看書一面偷偷的瞄他。



「你看!他還在看著我們呢,真麼辦?!」阿順說到。我和阿順說不要管他,可能是個神經漢,
我一面看書,一面假裝鎮定。但是我看到阿順那副不懂怎樣形容的臉部表情,可以感覺到他在害怕。

那時候的我們,腎上腺素分泌迅速增加,心跳正在加快!腦部清醒到比喝雞精還有效!

這時,我提議阿順把桌子搬到屋子裡面一點,不要再看到這位樹下的「朋友」。這一段時間,
我們繼續的埋頭苦讀,想都不敢想這不解的事。一直到了2點左右,我們又偷偷瞄了窗外,這位「朋友」還在!

「不管了,我們進房間讀吧。」 阿順說到。就這樣,我們一起拿著書本和Tutorial紙,跑進房間裡面了。
不久,我們兩個終於倒下睡著了。

直到第二天早上被巴士聲音吵醒,我們不約而同走向大門窗外瞄去,那位「朋友」不見了。

考試當天,我發現自己居然還記得昨晚讀的subject,加上讀到對的Chapter,
那年那一個Semester的這個Subject我們兩個都一同拿到很不錯的成績 !



現在回想起這件事絕對是不可思議的,不過也要謝謝這位不上巴士的學院生。。間接幫我們拿到好成績。

或者不見的事件就像病毒一樣感染到每個人。 我們的文具或者文件失蹤了,
曬在屋子裡面的衣服和褲子被扯爛等等,不過還好沒有一個像阿強的Case嚴重。

那時候大家住在一起的氣氛,瞬間變得好像」無間道「一樣。 你懷疑我,我懷疑你。
尤其大家都認為阿強是要報仇。

直到有一天凌晨1點多左右,我們大家都在客廳做各自的東西。突然,我們都聽到廚房傳出聲音!
先跟大家說,我們的家是沒有後巷的,因為我們家後園就是接近90度很高的下坡,對面就是TARC了。

阿順首先走去廚房開燈,不久我就聽到他喊「walao !」。我們其他的匆匆跑去廚房。頓時,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我們一起看到一隻長長的青色小手從廚房的窗口伸進來,要拿我們放在洗碗盆的杯子!

我們從窗外看不清楚他的身體,可能外面很暗。當廚房燈一亮的時候,他急忙從窗口收出青色的小手,
正準備要逃走!阿葉第一時間拿起掛在牆壁的廚房鎖匙,沖向廚房門開鎖去。
我可以肯定阿葉用不到10秒的時間就看了門,大家都準備迎戰這個綠小偷!

可是當我們出到外面時,我們無法發現這個綠小偷的蹤影。我第一時間往上查是否有爬到屋頂和隔壁,
結果沒發現什麼,其餘的也發現後院籬笆沒被剪一個洞,下坡路沒有發現什麼。大家都覺得很奇怪,
這小偷是怎樣逃掉的,難道是飛走了?回想起他的小手,是沒有看到毛髮的,也不是什麼猴子之類。

不過更奇怪的是,我們家再也沒有發生東西被破壞或者不見的事情。

這件事情後來被一位同住在我們家附近的馬來同胞解釋了,當我們形容給他聽時,
這位pakcik 就告訴我們說那是Toyol~, 一個體型好像4歲小孩這樣小而且擁有綠色皮膚的妖怪。我們聽了之後,頓時明白了一切。

至於阿強,他和我們和好了,因為那晚那隻Toyol要偷的杯子是阿強去世公公買給他的,幸好沒被偷走。

《阿泉的摩托 Honda Cup 仔》

首先,真的要謝謝大家的支持,你們的鼓舞是我繼續寫故事的動力。

看了一些朋友的回覆,在TARC求學生涯里沒遇上任何怪事,你們真的很幸運啊。

其實我們在四年的讀書生涯里所親身遇到的怪事,十個手指可以數完。
難得CARI有平台可以讓我有機會寫出來和大家分享。

我們其實有探討過為什麼我們總是那麼倒霉,能得出的結論是有可能我們的生辰八字都剛好達到所謂的「磁場共鳴」,
所以就比較容易引起不屬於我們世界的東西注意。

好了,說回正題。這次的主人翁是我們同房的朋友,在這裡稱他為阿泉好了。
阿泉有一輛從家鄉帶過來的50 cc Honda Cup 摩托車。在我們讀書年代,如果你駕WIRA汽車來讀書,
你已經很威風了。那時候的學院生大多數都是駕摩托車或者用公共運輸工具來TARC讀書的,所以學府設了很多摩托停車場。

事情是發生在第2學年的某一個Semester的某一個星期,阿泉的摩托車突然變得沒有力而且很吃油。
起初他認為是因為天天讀書要上山坡路,影響到摩托車機能,所以認為需要service和repair了。
但是他去了好幾家摩托店都不能一撈永獲的解決他的Cup仔問題,阿泉自認倒霉買到一輛不能耐的摩托車。
因為有摩托車是非常方便的,阿泉那一段日子很小心使用他的Cup仔,
希望不要讓它在半路死火,等到了Semester假期,才打算運會家鄉修理。

我記得那晚,我讀到很夜,因為我們Tutor是Part Time basic的,早上上班,旁晚教書,
所以有些Tutorial Class是要讀到最遲晚上9點。那晚8點左右,
我才剛剛放學就接到阿泉的電話:「喂,你還在學校嗎?我需要你的幫忙,我的摩托不見了!」,
我聽得出他很緊張,所以我就叫他冷靜下來,問了他在學校哪裡,就匆匆趕去找他。

阿泉說他在College Hall 新區等我,而我是在舊Block 區,兩個地方相差的距離蠻遠的,
我是用了將近6分鐘走帶跑著才趕到College Hall。我看到阿泉時,同一時間就問他把摩托park在哪裡,
原來阿泉的摩托是park在College Hall 下面的停車場。

如果你是TARC學院生,你應該懂我們的college Hall左下方有一個停車場,在我們的年代,
它是用來停摩托的,而且有一個直接出口,是很方便的。 不過一到了晚上因為缺乏燈光,
那裡會變得很陰暗。阿泉那天是下午讀書一直到晚上,其他地方沒有位了,
所以他只好把摩托Park在偏遠的college Hall左下方停車場。

我聽了之後,和他再次去停車場找他的摩托。我們一眼望去,停車場是空空的,沒有任何的摩托車。
那時候,我們想有可能摩托被人偷了,所以就跑去學校大門的Guard house報告給Security guard。
從College Hall 去到大門口,又是一段距離!我只知道當到了Guard house,腳已經很累了。
阿泉把事情告訴了一位馬來同胞Security guard,他聽了之後,就和另一位同事載我們到案發現場。

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當我們將要到達停車場時,遠遠就看到一輛摩托車停在那邊!再近一點,
那個熟悉的Honda Cup仔摩托體型就出現在我們的眼前。那個馬來Guard和同事就問阿泉是不是他的摩托,
阿泉一到現場就第一個下車跑去確認一下,一看果然是他的摩托車!我們兩個又是高興又是不解,
然後我們同一時間想到。。慘了,那兩個Guard 一定會罵我們的,認為我們在玩他們。

阿泉第一時間跟他們說對不起,奇怪的是,那位馬來Guard不但沒有生氣,
還和我們說這不是他們第一次遇到的了。他和我們說這個停車場有骯髒東西,
如果是讀到很晚,最好不要放這邊。

阿泉檢驗他的摩托引擎,是冷的!可以肯定沒有被駕駛過。
馬來Guard跟我們說此地不能久留,叫我們快點回家,他們也有點怕怕。

那晚,我坐著阿泉的Cup仔,帶著不解的心情回家。 一到家,也告訴了其他的屋友,
阿葉說我們兩個被鬼遮眼了。阿泉第一時間打電話給父母,
他們告訴他用柚子葉或者廣東話叫做「嘛楓葉」來沖涼。

隔天我們去神料店買了柚子葉來沖涼,阿泉順便用它來洗他的摩托車。
奇怪的,他的Cup仔過後沒事了!摩托車性能也恢復正常了!

還有,不久TARC改了學生Parking的政策,college Hall左下方的停車場平時不准park車,
而且停車場出口也被鎖了。校方給予的理由是治安和保安問題。
但是我們一致認為真正的原因只有那幾個colleague guards 才懂。。。。

現在,我不曉得那個college Hall左下方的停車場還在不在。

如果還在,而你正在TARC讀著書,請你儘量避免到那裡逛逛哦, 尤其是晚上。

《看屋記》

這故事發生在我在TARC讀書的第一年搬家到Taman Bunga Raya(TBR)住。
其實這是我們第二次搬家了,之前是住在Teratai 一帶,由於交通上的不方便,
所以大家一致決定要搬到靠近TARC學府的TBR。

我們在TBR找了很久,就是很難找到合適的租屋,反而找到很多是要房間Roommate的,
我們這六位差一點就打算分開了。

幸好皇天不負苦心人,不久終於被我們找到兩間打算出租的屋子。
其中一間是已經有TARC學院生住的,不過他們都是讀最後一年,下個學期就要畢業了。
他們打算趁早把租房子的事情解決掉,所以如果我們決定要租的話,是要等到下個學期才可以搬進去。

另外一間屋子是阿泉碰巧經過TBR其中一條路發現的,當阿泉看到門外掛著布條寫著房子要出租和聯絡電話,
就停下摩托靠近那間房子想要進一步了解。阿泉敲了很多次門,發現屋裡沒人回應,
他以為屋子的人還沒回來,就抄下電話號碼,然後就回家去。

阿泉一回到家,就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大家。難得又有另外一間屋子要出租,
我們都怕很快被別人搶先一步,所以第一時間就打電話聯絡對方。原來這間屋子的主人是屬於一位馬來同胞,
而且好消息是這間屋子還沒租出去,我們知道後趕快和對方約好隔天看屋去。

第二天,由阿泉帶路,我們一起到了這間屋子等候屋主的到來。當我看到了這間屋子的時候,
我就有一種不舒服的感覺。這是一間沒有經過裝修和翻新過的TBR典型十多年的老房子,
從屋外可以看得出這間屋子已經有幾十年沒油過漆,屋子裡的鐵窗和鐵門都因為脫落的陳年老漆而生鏽了,
屋子第一眼看去就給人有很陳舊的感覺。我們也看到屋子裡種了一棵大木瓜樹,
但是已經沒結果了,四周圍都是滿地的樹葉,一看就知道很久沒住人了。
這時候大家不約而同看著阿泉,大家都怪阿泉的好眼光,但是也沒辦法,都約好了對方,
我們只好傻傻的站在屋外等人。不久,一位肥胖的馬來同胞騎著摩托來到我們面前。
他一下摩托就告訴我們他就是那位在電話里的先生,在這裡我稱他為Pakcik Azhar 吧。

我們很快就問Pakcik這間房子的情況, Pakcik也很老實的告訴我們這間房子已經有一年多沒住人了,
原本是他的舊家,而他搬到別的地方住了,因為最近手頭緊,所以就打算出租這間房子。
Pakcik一面和我們解說,一面開鎖帶我們進屋子去。當進去屋子的時候,
我們就看到整間房子的牆壁都油上暗綠色的漆,給人一種很昏暗的感覺。
還有,我們也聞到屋子裡有一股很奇怪的味道,阿順自然反應的拿起袖子蓋著他的鼻子,
Pakcik也看到阿順的反應,他第一時間就說因為很久沒住人,老房子的濕氣太重,這是濕氣的味道。

我們繼續觀察房子的四周圍,因為房門是關著的,所以我順便一面看,就一面打開房門讓大家瞧瞧
。當來到尾房的時候,我也很自然的打開看看。突然,我們都被一幕恐怖的情景嚇到了! 只看到一群飛蛾,
爬滿到房間的每個角落,仔細一看,每個飛蛾都超級的大隻,而且初步計算應該有上百隻那麼多!
我第一時間就趕快關房門。「乓」!我出力的關門聲,驚動到房裡的飛蛾,
我們可以從房外聽到飛蛾群舞動的「啥啥「聲,就算現在回想起來也是覺得很恐怖~

Pakcik看到後,也感到很驚訝,不過他很快就淡定下來,然後就和我們說有可能是他的孩子養的飛蛾沒處理好,
所以在屋裡繁殖了很多,原來他的孩子有搜集昆蟲的愛好。。

不過,那時候我們個個都被這情景嚇著了。第一感覺就覺得這間屋子不能租,如果租了,
也要費很多功夫來打掃和清理一番。我們很禮貌的跟Pakcik說我們會考慮一下,就和他道別回家去。
最後,我們還是租了那一間有學哥學姐住的房子。

事情就這樣結束? 還沒,還沒。。 看屋後的隔天,阿葉和我再次到那間屋子。
這次我們是要從隔壁左右鄰居打聽一些消息,結果,被我們知道了Pakcik那時候沒和我們說的一些內幕消息!

原來Pakcik睡尾房的小兒子在一年多年前發生交通意外去世了,
傷心的Pakcik和全家就在孩子去世了一個月搬走了。
隔壁鄰居還跟我們說有時候晚上還可以聽到Pakcik家的尾房傳出聲音,那時我都認為是飛蛾造成的。

幼稚的我因為看了偵探小說和漫畫太多,非要弄明白那群飛蛾是怎樣來歷。
我叫阿葉繼續和鄰居聊天,自己就跑到後巷去瞧一瞧那間尾房。不可思議的事就要發生了。。

當我走到那間尾房封閉的窗口時,我的確聽到了那群飛蛾舞動的
「啥啥「聲音。當我要再靠近一點窗口看看時,突然「啪」的一聲,一對好像眼睛的東西在窗口的另一邊,
也就是房間裡貼到窗口注視著我!我可以看到那個眼睛還在眨動!我被這突髮狀況嚇到退了幾步,
一不小心就跌到水溝里,我喊了一聲 「啊~~」,這叫聲驚動了阿葉和隔壁鄰居。

他們匆匆趕到後巷,看到我跌到水溝里,趕快扶我起來,我趁機再望向那個窗口,
那對眼睛不見了。這時我一句話也說不出口,阿葉也看得出我有點不對勁,直到回到家裡,
我才能定一定神,把我剛在遇到的怪事說出來。

大家聽後都覺得毛骨悚然,只有阿葉和我說有可能我是被飛蛾的翅膀嚇到了,
叫我不要多心。那晚,當我在睡覺時候,我聽到阿葉在我房門外不知念什麼,
後來才得知是他幫我念一些泰國咒語,保護我不要被一些骯髒東西干擾。

事到如今,那群飛蛾到底是怎樣在那間房子繁殖和生活的,還是個謎。
而且恐怕也解不開了,因為我們讀書的第二年半,Pakcik Azhar 把那間房子賣給了一位華人,
新屋主把整間屋子重新再翻新和裝修,聽說翻新後的屋子可以住上十多位房客。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0-2 15:58:27 |顯示全部樓層
看完後叫人怎麼在一個人的夜晚可以好眠?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0-20 05:4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