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enixpyj

[玄幻奇幻] 【忘語】六跡之夢魘宮 《全書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2-5 22:22:3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十九章 結嬰

  鍾沉全身被刺目耀眼的血光籠罩,整個人在其中顯得有些模糊不清,但隨著鍾道天倒地,血光漸漸黯淡,最終消失不見。

  他望著化為一具乾屍的鍾道天,搖了搖頭,身後的九首鬼鳩虛影隨之消散開來,化為滾滾藍光沒入背後,消失不見了。

  他又單手一招,將遺落鍾道天身旁的那枚赤紅色晶石攝入手中,連同自己的那顆晶石一起,小心翼翼的收入儲物袋中。

  做完這一切後,鍾沉抬頭朝空中望了一眼。

  在籠罩整座峽谷的淡金色光幕上方,金王仍在與鍾魁山激烈交鋒,兩名元嬰級別的存在,舉手投足間都引得虛空震鳴不斷,不過明顯金王已漸漸佔了上風,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

  鍾沉收回了目光,在原地盤膝坐了下來,閉上了雙目。

  ……

  數日後。

  雲坪山脈極深處,某片人跡罕至之地,天地靈氣突然一陣劇烈震盪,一圈圈肉眼可見的漣漪朝四面八方蕩漾而開。緊接著,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中一聲霹靂傳來,隨即方圓數百里內驟然間狂風大作,一大片烏雲憑空浮現,轉眼間天空漆黑一片。

  烏雲下方,無數五顏六色的點點靈光憑空浮現,忽明忽暗,看起來頗為絢目。

  所有靈光漸漸朝某處聚集,並凝聚成一團巨大光球,看起來猶如一輪驕陽漂浮高空,綻放出刺目亮芒,使得周圍的一切都黯然失色。

  這一刻,身處雲坪山脈的所有鍾家弟子,都遠遠的看到了這種天地巨變,同時能夠感受到一股龐然靈壓從天而降。

  築基及以下的低階弟子們紛紛面色大變,不明就裡的盤膝坐地,想要運功抵禦這種靈壓帶來的不適。但金丹期以上修士,卻大抵知道這種天地奇景意味著什麼,望向那裡的目光中,滿是複雜情緒,驚訝駭然者有之,羨慕嫉妒者更甚!

  雲坪山脈最高峰,一座雄偉大殿頂樓迴廊之上,一身白袍的鍾玄機眺望著遠處,臉上神色漠然,看不出喜怒。

  青伯站在其身後側,望著遠處的景象,臉上竟閃過一絲寂寥之色,說道:「老爺,看來道天少爺要成了。聖地有魁山長老,偏殿有正陽、子卉兩位長老親自看守,應可確保無虞。」

  「在此期間,主峰封閉,任何人不得接近,違者,殺無赦。一切都是為了鍾家。」鍾玄機沉默了一下後,面無表情的吩咐道。

  「是,我這就去安排。」青伯應了一聲。

  他正欲轉身,背後再次傳來鍾玄機的聲音:「青伯,等此間事了,你便出山一次,將如音的靈牌接回來吧。」

  ……

  數日後。

  鍾家聖地,峽谷底部。

  鍾沉閉目盤膝而坐,呼吸勻靜,仿若陷入深深沉睡一般。在其頭頂天靈蓋上,一個不足兩寸的白嫩嬰兒同樣閉目盤坐,周身藍光罩體,容貌五官和鍾沉一般無二。

  白嫩嬰兒突然睜開雙目,身形一個模糊下,化為一道藍光的從鍾沉身上一飛而起,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繞著鍾沉周圍半空飛了一圈,並隨後一晃的消失不見。

  下一刻,半空中藍光一閃,現出白嫩嬰兒身影,其小臉上露出滿意之色,而後身子再一晃之下,便化為一道藍光,如瞬移般出現在鍾沉頭頂,並從其天靈蓋處一下鑽入了鍾沉體內。

  鍾沉眼皮微動,徐徐睜開了雙目,目中似有藍色精光內斂,一閃即逝。他深吸了口氣,內視了下體內狀況時,臉上露出一絲淡笑。

  其丹田處,原本的金丹位置,已被一個白白胖胖的嬰兒所替代,其盤膝而坐雙目緊閉,似已酣睡。

  鍾沉伸手摸了摸腦袋,大有一種仿若做夢的感覺。

  「沒想到這次弄巧成拙,竟真的借助此陣結成了元嬰,體內的九首鬼鳩血脈之力,比之前愈發精純了。」他口中喃喃自語一句,隨後身上藍光大放,整個人化為一團藍光的沖天而起,來到了數百丈高空處。

  在其面前不遠處的虛空中,一個丈許大小的半透明金色光球徐徐旋轉,其中一名皂袍中年人盤坐在一朵白色蓮花之上,本就枯瘦的臉上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一道道金色細線從光球內壁射出,連接在其身上各處。

  金色光球旁,一具通體金光燦燦的金色傀儡漂浮在那裡,雙手抱臂,正朝著鍾沉看來。

  「嘿嘿,小子,我果然沒看錯人,如此一來,你我之間的平等魂契才算是真正公平了。」金王嘿嘿一聲低笑。

  「他怎麼樣了?」鍾沉沒有搭理金王,反問一句道。

  「區區一個元嬰初期修士,自然不在話下,我略施手段,還不是老老實實了,估計沒個十天半個月是不會醒來了。這是你鍾家之人,你看怎麼處理。」金王傲然說道。

  「就這樣吧。接下來,我還有些事情,要找人好好問問清楚。」鍾沉一字一頓的說道,目中精芒流露。

  ……

  鍾家主峰,偏殿之中。

  圓臉緞袍男子和黃袍貌美道姑,分別在兩邊的石柱下盤膝而坐。

  「算算時間,也就這一兩日了吧,如此一來,我們鍾家元嬰期修士就有六人了。越家那女娃的聯姻之事也是十拿九穩,到時候,我鍾家可就坐實天南州第一修仙世家了。」圓臉男子朝著大殿中央方向望了一眼,這般說道。

  「第一修仙世家?族內為了此事,謀劃不下百年,金蠶靈蠱大陣更是近乎動用了族內過半的修煉資源,還將使得十二名金丹弟子淪為廢人,如此孤注一擲的做法,不覺得有些急於求成了嗎?」貌美道姑哼了一聲,冷聲道。

  「子卉長老,我知道你對此次計劃一直頗有微詞,也曾主張庶嫡弟子一視同仁,這和你過往經歷有關。不過凡事須以大局為重,此事事關我鍾家未來百年興衰,你當時也同意了,如今到了最後一步,自不可前功盡棄。」圓臉男子輕歎口氣,用一種語重心長的口吻說道。

  貌美道姑眉梢微動,沒有再說什麼。

  就在此時,大殿中央地面微微顫動,一圈圈靈紋驟然大亮,接著耀目白光升騰而起。

  白光之中,漸漸出現一個身材高大的身影。

  「來了!」圓臉男子見此,豁然起身。

  貌美道姑也站了起來。

  但隨著大殿中央的白光斂去,二人看清出現之人面容後,俱是大驚失色。

  此人一身青衣,身形同樣魁梧挺拔,面容清秀,正是鍾沉。

  「怎麼是你!」圓臉男子望著面前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的說道。

  「我記得你,你是族長庶子鍾沉吧,你年幼時我曾見過一次,你身上的氣息怎麼……」貌美道姑起初倒是鎮定一些,不過神識略微一掃,臉上頓時一變。

  此刻已修成元嬰的鍾沉,就這麼站在那裡都有一股莫大氣勢,與之前相比,自是判若兩人。

常與同好爭高下,不與傻瓜論短長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12-5 22:22:5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十章 傳說

  「兩位是在找鍾道天吧,想必要讓兩位失望了。」鍾沉毫無表情的說道。

  「小子放肆!你可知道你在和誰說話?鍾道天如今何在,你這身修為又是怎麼回事,還不如實交代!」圓臉男子此刻已恢復了冷靜,毫不客氣的質問道。

  畢竟在他看來,鍾沉雖已與二人同階,但一名剛剛進階元嬰初期的修士,又豈可與他們兩名沉浸此境界不知道多少年的人相比。

  「你們布下的大陣,你們心裡應該清楚,我現在能夠站在這裡,已經足以說明一切了。至於交代?我還想找族長大人要一個交代呢!」鍾沉淡淡說道。

  「子卉長老,如今看來,聖地內應是出現了變故,鍾道天是凶多吉少了,族內多年心血已毀於一旦,魁山長老不知為何竟也沒能阻止。我們先將此子拿下,再探個究竟。」圓臉男子面容一下陰沉似水起來。

  「鍾沉,鍾道天真的死了?他可是你同父異母的兄長。」貌美道姑神色一肅的問道。

  「難道閣下認為,金蠶靈蠱大陣之中還會有活口留下?」鍾沉似從對方話語中聽出了一些什麼來,反問道。

  「好哇!沒想到你這小子如此歹毒,子卉長老,還不出手,更待何時?」貌美道姑尚未開口,被圓臉男子出言打斷。

  圓臉男子話音剛落,單手一抬,一把銀燦燦的剪刀模樣法器脫手射出,化為一條十餘丈長的銀色蛟龍,張牙舞爪之下奔鍾沉一撲而去,所過之處,附近虛空為之模糊扭曲。

  另一邊,貌美道姑臉色略一變化,揚手一張大網脫手而出,同時口中響起了咒語聲。

  頓時,大網表面亮起一層紫芒,並馬上漲得足有七八丈大,向鍾沉處飛來。

  早有準備的鍾沉手中法訣一催,頭頂處藍光一閃,一個藍光繚繞的黑色葫蘆浮現而出,二話不說的一個倒轉,從葫口中噴出大片藍黑色頭顱大小冰雹,鋪天蓋地的迎向了銀色蛟龍。

  一團團拳頭大的藍色光芒,在銀蛟身上爆裂開來,化為一圈圈的水環,雨打芭蕉的辟啪聲驟然響起,銀色蛟龍周身銀光亂顫,衝出之勢頓時大緩。

  同時,一道金光從鍾沉身上一閃而出,並從金光中射出一枚頭顱大小的白色光球,擊向了另一邊罩來的紫色大網。

  「轟」的一聲!

  光球方一接觸大網,便猛然炸裂而開,掀起一陣白芒,夾雜著一股巨力,將紫色大網彈飛了數丈遠。

  此時那道從鍾沉身上飛出的金光,已化為一具金光燦燦的人形傀儡,正是金王,其身上金光閃動,噴射出密密麻麻的金色絲線,朝貌美道姑疾射而去。

  「天級傀儡!」圓臉男子和貌美道姑都是一驚,顯然都沒料到看似孤身一人的鍾沉,竟還有一只能與元嬰期修士相抗的天級傀儡。

  「子卉長老,不要留手了!這小子不簡單,怕是其他家族勢力派來的奸細!」圓臉男子大喝一聲。

  貌美道姑不敢大意,連忙祭出一面紫色光盾,擋住了噴射而至的金色細線,隨後身形幾個閃動下出現在半空,一連又祭出兩三樣法器,與金王鬥在了一起。

  圓臉男子說話間動作不慢,兩手掐訣,對準空中的銀色蛟龍打出了數道法訣。

  銀色蛟龍體表銀光閃爍下,體形驟然大漲,猛地一甩手,便衝破了層層藍黑色冰雹,繼續朝鍾沉飛去。同時,其單手飛快一揚,一面巴掌大的扇子出現在手中。

  此扇子表面遍佈密密麻麻的符文,似乎極其的不凡。

  猛地一扇,密密麻麻的紅色光點憑空浮現,並朝中間匯聚,化為一股深紅色火浪從扇上湧出,直衝鍾沉。

  施展出這一招後,圓臉男子臉色頓時一陣蒼白。

  鍾沉此刻背後藍光閃動下,一對藍晶羽翼浮現而出。其伸出一根手指,在虛空處飛快指了幾下,那些從葫蘆中噴出的藍黑色冰雹和水環,頓時往半空同一處匯聚,化為了一隻藍黑色的巨大手掌,竟五指一握下,將那條銀色蛟龍握在了其中。

  銀色蛟龍頓時一陣瘋狂掙扎,卻根本無法脫出分毫。

  此時,深紅色火浪即將撲面而至,並在頂端竄出一道道火舌,猶如一朵深紅色的蓮花一般,飛速旋轉。

  鍾沉一下覺得四周空氣滾燙起來,彷彿全身都被點燃了一般。

  「紅蓮業火!」

  鍾沉心中一凜,這儼然是對方施展的殺手鑭,若是自己被沾上一星半點,怕是連骨頭渣子都不會留下分毫。但他雖驚不亂,背後一道藍色光柱沖天而起,接著九隻藍濛濛巨大鳥首清晰而出,中間頭顱一個探首,大口一張,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道深紅色火浪一口吞下。

  「轟」的一聲巨響,整顆鳥首內一陣轟鳴,隱隱有一道道紅光乍現,但之後,整顆鳥首除了顏色有些黯淡,卻是完好無損。

  此時,鍾沉身形已一個模糊的從原地消失,接著圓臉男子身前虛空中藍色身影一晃,鍾沉身形憑空浮現,手中不知何時已多出了一柄金色巨劍,一斬落下。

  圓臉男子面色大變,身形驟然間向後倒射,手中動作不停,一連三四件法器同時祭出。

  但還未等其催動,只見鍾沉手中的金色巨劍表面,五彩光芒一陣流轉,圓臉男子只覺眼前五彩光華一閃,驀然一陣天旋地轉,手中動作也停了下來。

  眼看金色巨劍即將斬落,要將這圓臉男子一刀兩斷之時,不知哪裡驀的傳來一聲「住手」。

  鍾沉只覺手中金色巨劍被一股無形之力一托,無法再落下分毫了。

  他面色一沉,連忙身形幾個閃動的退到了另一邊,朝聲音傳來處望去,頓時一愣。

  偏殿入口處,不知何時多出了一個身影,鬚髮皆白,一身青袍,正是青伯,此刻正笑吟吟的望著他。

  圓臉男子死裡逃生,身形也是幾個起落的到了一旁,心有餘悸的望了一眼鍾沉後,同樣朝殿門口望去,同樣面色一愣。

  本與金王打得不可開交的貌美尼姑,此刻也從和金王的交手中脫身而出,看到突然出現的青伯,失聲道:「青伯,你怎麼來了……你是元嬰後期修士?」

  「我就是你們口中的鍾家第五位元嬰修士,也是鍾家唯一的一名外姓元嬰長老。鍾家與我有恩,故而我這一生都只會在鍾家,忠於族長一人。」青伯點點頭,如此說道。

  「青伯,計劃失敗了!是這個鐘沉……」圓臉男子連忙說道。

  「不用說了,我都知道了,計劃並沒有失敗。沉少爺從聖地出來,此事本也在族長的預料之中,大長老對此也是知情的。其實,無論是誰出來都不是關鍵,關鍵是,能否讓九頭鬼鳩血脈真正在鍾家重新復活。」青伯一抬手,止住了圓臉男子接下去的話語,目光落在了鍾沉身後的九首鬼鳩法相上。

  「九首鬼鳩?」圓臉男子與貌美道姑都是一驚。

  「青伯,看來這件事從頭到尾,你應該都清楚吧?」就在此時,鍾沉聲音出奇平靜的緩緩說道。

  「沉少爺,我知道你心中有諸多疑問,這一切的一切,族長大人都會和你親自說明,現在,他正在主殿等著你。」青伯笑瞇瞇的說道。

  鍾沉聞言也不二話,身上九首法相一收,隨後朝著殿門口走去。

  金王見此,身形驟然化為一道金光朝鍾沉飛去,並在中途身形驟然變小,最終化為一隻拳頭大小的松鼠落在了鍾沉肩頭。

  *************

  主殿之中。

  一個身穿白袍的高大身影,背朝門口方向矗然而立,雙手倒背。

  殿門外腳步聲一動,接著一個身穿青衣的高大身影出現在門口,正是鍾沉。

  白袍身影聞聲轉過身來,露出一張輪廓分明的冷酷臉龐,目光幽邃,似能一眼洞穿人心。

  兩道酷似的身影,相隔數丈靜靜站立著,誰也沒有先開口的意思。

  ……

  鍾沉與鍾玄機這對父子,在主殿內說了些什麼,最終成為了鍾家數十年內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事情。

  但鍾沉離開主殿之後沒多久,常年閉關不出的鍾家大長老卻突然出現,並當眾宣佈,鍾沉成為鍾家首個庶系家主繼承人,鍾玄機卻從此在鍾家失蹤,再也沒有出現過。

  而鍾沉也在不久後,越家公開的招親比試中,以不足三十歲的元嬰期修士身份,輕易碾壓其他競爭者,從而和越千愁定下了親事。

  二十多年後,已正式成為鍾家家主的鍾沉,借助精純的九首鬼鳩血脈之力進階大乘,開始在人界留下一段不敗傳說,並在數百年後,最終飛升仙界。

  (本書完)
已有 1 人評分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常與同好爭高下,不與傻瓜論短長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5-27 15:2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