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個人言論

[科幻靈異] [迷途陌客]美漫之亞魔卓裝甲(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09:49:2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百一十章 操控神的人

  多元宇宙,某特殊維度中,如地獄般噴吐著火焰的漆黑星球上。

  這裡是天啟星,黑暗君主達克賽德所統治的星球。這兒沒有白天黑夜,天空終年都是詭異的暗紅色,造型各異的建築在火紅天空的背景下被投影得千奇百怪,像是姿態各異的龐大怪物,令人望而生畏。奴隸們幾乎一刻不停歇地在這片黑暗的大地上勞作,直到最後一絲生命也被榨乾殆盡。

  這就是天啟星,這裡沒有光明,沒有希望,這裡唯有達克賽德。

  而此時達克賽德本人卻並不在自己的王座之上,他正忙於入侵多元宇宙中心位置的那個地球,順帶帶走了復仇女神和荒原狼這批得力幹將,僅剩一個身姿高挑的女性黑影留在大殿之中,「咯咯」地笑個不停。

  這次天啟星可並非像往常一樣僅入侵某平行宇宙中不起眼的地球而已,此次侵略行動哪怕對天啟而言也是史無前例的規模。達克賽德在所有多元宇宙中的分身傾巢而出,各自帶領著該平行宇宙中的天啟星大軍浩浩蕩盪殺向相應的地球。每一個有達克賽德分身存在的平行世界中的地球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無數個地球危在旦夕。

  從多元宇宙之外看到了又一個地球在天啟大軍面前淪陷,一個世界在恐懼面前屈服跪倒,女人不禁開心地笑出了聲。

  「很好,就是這樣,父親。」她笑道,「我們將完成你從未達到的偉大目標,這將是征服全多元宇宙的第一步。」

  「征服全多元宇宙?就算對達克賽德來說這個野心也有些太誇張了,不是麼?」

  聲音響起的剎那女人便警惕地回過了身來,只見主教和翼騎士不知何時已毫無聲息地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你說呢......格雷爾?」羅伊透過紅色的目鏡直視著那女人,淡淡道。

  那是個有著灰黑皮膚的女人,雙目紅得詭異滲人。羅伊記得她,當年她曾以他的世界中的閃電俠身體為媒介入侵,並召來了達克賽德本體與反監視者戰鬥。兩個神的戰鬥震顫了整個地球,那場世紀大戰最終以達克賽德的隕落落幕。

  達克賽德死了,世界絕望地試圖填補一個神的隕落留下的缺口,羅伊的世界的正義聯盟眾人因此成神。不過事件的最後他們都變回了原樣,而達克賽德也藉由反生命方程的力量重新復甦。大戰的最後作為罪魁禍首的格蕾爾與達克賽德也都消失了蹤跡,直到今日。

  「翼騎士。」格雷爾看清兩人後,卻反而露出了一絲輕鬆的微笑,道,「實話說,我一直挺佩服你,我記得咱們上次遇見的時候你還是天啟星之神呢。你總能在戰鬥中找到薄弱點,得出問題的最佳解。」

  頓了一頓,她又道:「但現在你的世界應該也正在世界末日的危機之下,你可是你們正義聯盟的靈魂人物,你確定這會兒不需要留在那邊幫忙嗎?」

  的確,就在他們說話的此時,羅伊的世界同樣也遭到了天啟入侵。海量擁有多種超能力的亞魔卓類魔鋪天蓋地,就算是他們的正義聯盟也難以抵擋。

  「我正在解決這個。」羅伊淡淡道,「就在來之前,我已經和降臨在我們世界的達克賽德交過手了,雖然他依舊強大,但我也注意到了他有些不對。多年前我就面對過達克賽德,我知道他應當是什麼樣子,而相比之下我今天遇到的這個,更像是頂著他的皮囊的扯線傀儡。」

  格雷爾露出了饒有興趣的表情:「哦?」

  「然後我想起來了,上一次我們見面的時候,達克賽德剛剛被你用反生命方程復活,他甚至不記得自己是誰,就像嬰兒聽從母親命令一樣本能地聽從你的指揮。」羅伊道,「反生命方程將你和達克賽德以特殊的方式聯繫在了一起,你用自己的意志來讓他行動。即是說,如果我在這裡將你打倒,現在的達克賽德就會陷入類似'死機'的狀態。」

  「你的意思就是說,這次你所得出的『最佳解』,就是打倒我是麼?」格雷爾微笑著問道。

  「不錯。」羅伊淡淡道,「打倒你,多元宇宙便將得以拯救。」

  格雷爾「咯咯」笑了數聲,道:「一如既往敏銳的思維,我之前有提到過麼翼騎士?我真的一直相當佩服你這一點——總能找到關鍵所在。你猜測得沒錯,這次的征服行動確實是我的主意,我甚至利用了那次你們在時間源頭戰鬥引發的重啟,趁那個機會在重啟的所有平行世界的地球上留下了亞馬遜的傳送法陣,為的就是今天的入侵。如果你們能打倒我,現在的父親思維上確實就相當於一個沒有主見的孩子。不過你的這番對策,還留有一個問題。」

  羅伊道:「洗耳恭聽。」

  格雷爾微微一笑,卻不接口,猩紅的瞳孔陡然一收,帶著紅光的透明氣浪冷不丁轟然爆開,沿著這開闊的大殿飛速擴散。羅伊和主教均是猝不及防地被這霸道的掀飛而起,各向著不同方向連滾了好些圈才半蹲起身,均是面露凝重之色。

  「我雖已和反生命方程分離,但我體內仍殘留有相當強大的力量。」格雷爾輕笑著,掌心撲騰著暗紅的火苗。她漆黑的皮靴在大殿地板上踏出的清脆聲響繞柱迴盪,笑道:「你說取勝的捷徑是打倒我不假,但就憑你們,恐怕沒那麼容易能辦得到!」

  最後一個音節落下,她人已再度高高跳起,一腳朝著羅伊所在處猛然踩落。羅伊飛射後撤,黑影從他面前一閃落下,漆黑的靴子踩得地板碎屑亂濺,崩開了個巨大的裂口。格雷爾搶步揮拳,羅伊目光敏銳地捕捉到了她動作的起手、瞬間預讀出了她動作走勢,搶先一步便上前膝撞,完美地封堵住了對方的攻勢。格雷爾這一拳才剛揮至中途,腹部已中了羅伊的一記膝撞,稍退了半步,面上露出了一抹驚異之色,也不知是為他爆發出的驚人力量詫異還是他如此準確的招式預判。

  羅伊穿著的這身貼身裝甲以宇宙極度罕見的金屬——N金屬打造而成,該金屬除了堅不可摧外更附帶有魔法屬性,同時仿自蝙蝠俠那套反超人裝甲的動力系統賦予了他強大的臂力和腿力,使得這套鎧甲成了一大肉搏利器。

  格雷爾退了半步,非但沒有對羅伊表現出的這超出預料的戰力驚異,反而露出了期待的欣喜,讚道:「有意思,翼騎士!我已很久沒動過手了,就讓我好好盡興一下吧!」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09:49:3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百一十一章 決戰達克賽德

  黑色的魔神像一枚洲際導彈橫跨了整個坎達克,身側拖著兩條滾燙得發紅的軌跡猛然墜在了一片無人的荒原之上。那聲勢就好比地表的衛星以幾百英里的時速砸中大地,紅熱的氣圈膨爆開來,萬丈塵埃形成了一張鋪天蓋地的巨幕,就宛如風暴中央的海嘯嘶聲大笑著席捲萬物。

  達克賽德從巨坑中站起,刀刻般的面容上已顯露出了怒色,顯然就算對於他而言這下也很有點疼。兩道人影幾乎同一秒「刷刷」兩聲一左一右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埃瑞克直接使了個瞬間移動,而布雷德則是在物理學上短暫到足以忽略不計的瞬間跑到了此處。

  布雷德向埃瑞克瞥了一眼,頗為意外道:「令人印象深刻,而且我能從你身上感受到兩顆心的存在。讓我猜猜,是瑞文?」

  暗紫色的魔法波動就像霧氣般從埃瑞克身上逸出,於他身側凝聚作了半透明的身體,赫然便是瑞文。她為了將瀕臨生死邊緣的埃瑞克帶回來,已將自己的存在與他徹底同化,兩人真正意義上變成了「一心同體」。瑞文體內蘊藏的魔力何等強大,如果全部釋放的話就連毀滅維度的惡魔三宮領主亦能被她壓制。得到如此強大魔力的埃瑞克總算徹底根除了亞魔卓鎧甲帶來的所有隱患,如今他已能自如地驅使全能複合模式的亞魔卓裝甲,擁有同步自布萊尼亞克數據庫的無限科技以及伊沃博士生前收集的大量超能數據,說是超越了神的級別也不為過。

  「彼此彼此。」埃瑞克也向布雷德瞥了眼,笑道,「要論令人訝異的程度,你只比我有過之而無不及啊。我能同時從你身上感受到生命和死亡的雙重力量,同時駕馭這二者的瘋子就我所知你還是頭一個。」

  達克賽德掃過二人一眼,白森森的牙齒緊緊咬住,他右臂高舉,六枚無限寶石齊齊爆發,各色華麗的強光就宛如彩色的氣流以他為中心環繞飛舞,形成了一個超高速膨脹的能量場。能量場的邊緣像是無比鋒利的利器將大地迅速切開,零點幾秒便已覆蓋了半徑三英里。被籠罩的大地頃刻便千瘡百孔,就好似被刀斧鑿出了千萬道深深的溝壑,每道溝壑中都燃著熊熊的火焰。

  但埃瑞克和布雷德卻都沒有退卻,他們以各自的能量場頂住了肆虐的光流,就好似激流中屹立不動的兩塊頑石。

  布雷德率先出手了,他腳下蹬出的瞬間就好似消失了一般,唯有淒厲的黑電將彩色的能量場霸道地撕裂。漆黑的電蛇「劈劈啪啪」地在達克賽德身側浮現,模糊的人影倏地一閃,達克賽德便整個向後一仰、沉重地退了數步。

  達克賽德穩住身形,雙目「轟」地便射出了澎湃的歐米伽射線,瞄著面前那模糊的黑白影像便飛射而去。布雷德抽身飛退,兩道毀滅性的射線追擊而至。他疾速奔馳,身形被拉成了長長的黑白殘影,於空間中連續閃爍,快得就像是分出了無數個分身一般。

  就連達克賽德也沒能看清發生了什麼,他只隱約見對方的殘影倏地閃至面前,隨即像是詭異地從他身上穿透了過去,自己射出的那兩道七彎八拐的歐米伽射線便已撲面而至。他只來得及下意識舉起了戴著無限手套的右手,以無限寶石的能量勉強一擋,卻仍是被自己的歐米伽衝擊轟得連退數步。

  他還未及站穩,頭頂的空間便「刷」地扭曲,埃瑞克的身形突兀地瞬移閃現在了他正上方,一拳落下,空氣尖銳地鳴叫,彷彿空間本身都要被撕裂開來。

  達克賽德沉悶地抬起胳膊一擋,力量相碰的瞬間整個空間都像是扭曲了,飛揚的塵土遮天蔽日、漆黑的雲層彷彿沿著特定的軌跡化為了個龐大的漩渦。黑色巨人的身形被徑直轟入了地底,沒入地殼、像一枚無可阻擋的鑽頭貫穿了地幔,一直衝進了地球核心那一片滾燙的空間之中。

  布雷德和埃瑞克也緊跟著雙雙落下,來到了達克賽德面前。

  七千度的超高溫充斥著整個空間,能將鋼鐵壓癟的氣壓作用在三人身上,三人卻都只渾然不覺。達克賽德側過頭,右手猛地攥拳,手背上寶石光芒再閃,整個空間中的熱流忽然間便順著那能量的牽引旋轉了起來,好似化作了個龐大的漩渦。整個地核都開始震顫,維持了幾十億年之久的能量平衡被打破,滾燙的液體在強大的氣壓下向上躥騰,整個地球各地的熔岩都開始不安分了起來,火柱從世界各地的地面上噴發而出,為世界末日更添了份別緻的景觀。

  來自地核的能量像一條巨龍破開大地衝出,布雷德和埃瑞克均被這澎湃的衝擊席捲著飛上了萬米高空,漆黑的雲層像被火焰點著了一般,短暫地變為了與地殼一般紅熱。

  兩人於萬米高空各翻了數圈後穩住了身形,遠遠便望見那漆黑的魔神正如火箭般從地面的方向直追上來。他渾身帶著強大的能量場,埃瑞克透過頭盔的顯示器能看見達克賽德的能量場與流動在他周遭的每一個元素的劇烈作用,地球磁場隨著他的極速升空迅速扭曲,引發了全世界範圍內大量無可預料的災難。

  「我們不能再這樣打下去。」他說道,「地球沒法承受我們的戰鬥,它會被撕成碎片的。」

  布雷德道:「關於這個,我倒算是有個主意。」

  達克賽德氣勢洶洶地刺破雲層,陡然提至兩人身前,戴著無限手套的一拳拖著各色的耀眼光影猛轟而上,霸道的拳風在大氣層上轟開了一個無比誇張的巨大缺口。布雷德身形一晃從這一拳的攻擊軌跡上避開,埃瑞克則再次「刷」地消失在了原地。

  空間扭曲,虛影一晃,埃瑞克再度閃至了達克賽德上方。達克賽德揮拳來攻,被他雙手一左一右精準地捉住了手腕,埃瑞克雙手一翻將他胳膊暫時箝制,布雷德則時機恰到好處地閃至了達克賽德正前方,身形化作一道灼熱的黑白光線筆直向著達克賽德衝來。

  一聲大吼,布雷德雙手帶著漆黑的厲電猛按向達克賽德腹部。

  然後突然之間,天空就裂開了,無數黑色電流就像爪子般將天空扯開了缺口,露出了一個閃耀著七彩流光的空間,向外釋放著無邊引力。埃瑞克雙臂發力,鉗著達克賽德的身體與自己一同向後猛地向那個空洞中仰倒。布雷德雙手同時發力,將達克賽德連同埃瑞克一起向這個空洞推了進去。

  一個神速力黑洞,他們計劃將達克賽德推進神速力場。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09:49:47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百一十二章 格雷爾

  羅伊曾有幸得到世界頂尖的格鬥大師、三代蝙蝠女卡珊德拉‧該隱指點武藝,並學成了她那手神奇的預讀動作的絕技,且這項絕藝在他漫長的超級英雄生涯中已磨煉得爐火純青,時至今日他自信單論格鬥他在自己的整個世界中都已難覓敵手。

  格雷爾是達克賽德之女,但她從小便與自己的亞馬遜母親一同長大,她一身本領都是她母親所教,使的也都是古老的亞馬遜戰技。但不巧的是羅伊恰與自己世界的神奇女俠交流探討過這些技巧,這使得格雷爾的招式在他面前都顯得有些束手束腳了起來。

  另外就是反生命方程殘留的力量。雖然格雷爾已和反生命方程切斷了聯繫,但無論羅伊還是主教卻仍不敢小覷其威勢。雙方劇鬥幾十個回合,好幾次兩人本都有機會重創對手,最後卻都因對格雷爾這手絕招的忌憚而放走了機會。

  羅伊借身上戰衣動力系統的力道增幅與格雷爾正面對招,主教則在外圍四下閃現,像敏銳的獵犬般尋找最佳的角度和機會撲擊。理論上說打得越久格雷爾的招式便越被羅伊所熟悉、預判起來也愈發簡單,對格雷爾應當不利才對,但她身陷夾擊,卻反而越戰越勇,甚至享受般地大笑了起來。

  羅伊巧妙地使了個擒拿手法反握住了格雷爾的手腕,拽著她的胳膊將她扯得向前一個趔趄。格雷爾反應迅速地抬腿踢來,卻又被羅伊提前料到、一腳將她提起半截的靴子踩回了地面,同時手肘狠撞在她鼻樑上。臂甲中動力系統的運轉使其發出了「嗡嗡」的聲響,沛然巨力有如一個重錘捶破了她的鼻腔,只撞得她鼻血長流。

  但格雷爾卻完全沒有停頓,糊在臉上熱乎乎的液體似乎反令她興奮。她胳膊滑溜得像蛇一般地從羅伊手心抽出,快速地反抽在了他面頰上,隔著金屬面具抽得羅伊臉頰生疼。她緊跟著一腳蹬在黑色鎧甲胸口,巨大的力道使得羅伊不得不踉蹌退後。

  不過這番動作同時也使得她將破綻暴露給了另外一個敵人,主教身形「啪」地消失,一瞬間便出現在了她身後,一掌帶著爆音能量的金芒轟然拍落。

  格雷爾身形微頓,黑色戰靴的底部帶著擊鼓般的轟鳴踩進了地板,暗紅的能量於這一瞬爆開,震得主教身形也稍一停頓。她趁機轉身,張開嘴大吼,裹著反生命方程的拳擊像一枚暗紅的流星轟來。兩股能量劇碰時爆發的衝擊將兩人各自吹飛,連羅伊也被一同波及著飛出了大殿。羅伊和主教各撞斷了兩三根承重柱後從正門飛出、直向著大殿所在的高塔下方墜去,而格雷爾則向相反方向撞進了大殿深處。

  羅伊在天啟星的引力下做了超過百米的自由落體,結結實實地與天啟冰冷的大地來了個親密接觸,砸出了一個規模不小的巨坑。而距他落地不到十步遠的位置一個爆音通道「刷」地張開,主教從通道中半蹲著落地,這幫助他迴避了大約一百米墜落積蓄的動能。

  「呃,剛剛那下確實令人難忘。」主教說道,「這方面我得承認,當你說我們去拿下她這計畫的時候,我確實沒料到會有這麼難。」

  羅伊簡單地檢查了一下戰衣的受損狀況,起身道:「我也沒。」

  塔底的天啟奴隸們看到落下的兩人似乎嚇得有些傻了,他們暫時地停下了手中的活計,有些畏懼地望著兩人,顯得不知所措。但在羅伊來得及開口說些什麼之前,他們卻便忽然紛紛變色,嚇得急忙回頭作鳥獸散。

  黑影從天而降,沉重地落到兩人面前,帶來了一股炙熱的氣浪。格雷爾半蹲在地,臉上掛著興奮的獰笑,反生命方程式的能量在她雙手手心凝聚、被塑成了兩柄彎刀的形狀,猩紅的刀刃仿若液態,尚在流動不止。

  「還沒結束呢,英雄們。」她笑道,「這才只是個開始。」

  與此同時,別的世界。

  神速力場,一個與人類已知空間截然不同的空間。人們所熟知最基本的物理法則在這裡都不再適用,這裡超越時間、超越空間,過去、現在和未來都被鏈接在了一起。

  埃瑞克和布雷德合力將達克賽德推進這個空間,三人在時空亂流中各自翻滾著落到了火紅色的巨岩上。

  天空像是一張巨大的背景布,彩色的極光在幕布上蕩漾流動,空間像是徹底錯亂了一般,縱橫交錯的石階梯亂七八糟地串在一起,有的倒掛在天上、有的重疊在地上,令人眼花繚亂,情不自禁地懷疑自己的方向感是不是已經徹底錯亂。

  埃瑞克剛從地面上搖晃著站起身,達克賽德魁梧的身形已貼近至了面前,裹在無限寶石光芒中的碩大拳頭頃刻已佔據了他的全部視野。埃瑞克整個正面的鎧甲承受了這重重一擊,身體像是羽毛一樣輕飄飄地飛起,攔腰撞斷一截石製的階梯後將身後某件個頭不小的金屬製品撞得粉碎。他定睛一看,發現自己撞垮了一輛二戰時期的坦克,各式老爺級的零件散落滿地。

  一隻或許是來自侏儸紀的翼龍發現了他們,它尖銳地大喊,展開雙翼向達克賽德的背影俯衝而來。這顯然是它這一生最蠢的舉動了,達克賽德只朝它冷眼回瞥,歐米伽射線呼嘯而出,於半空擊中了正俯衝下來的翼龍,後者直接灰飛煙滅,甚至連一滴血都沒能留下。

  這只翼龍的衝鋒看似毫無意義,但卻使得黑暗君主有了那比零點一秒更短暫瞬間的分神。而對於世界上最快的人而言,這個時間便顯得無比充裕了。空間中電流閃爍,超速的殘像頃刻劃破天際,在漆黑的魔神來得及有任何反應之前同時蘊含著生死之力的拳頭已如加特林般在他身上轟擊了上萬次。

  達克賽德從喉嚨裡發出了含糊不清的低吼,他向著面前飄忽不定的影子揮拳相向,卻只像是頭抓不到蚊子的大象。布雷德人影連閃,又是一串超速的連環腿踢在了達克塞的胸腹和腦門上,踹得他有些暈頭轉向。

  達克賽德連退了四五步才勉強穩住。而此時埃瑞克也已調整完畢,弒神之劍「刷」地出現在了手中。

  「輸出功率100%......充能完畢!」

  層層屬性不同的能量疊加在了金色的劍刃之上,以埃瑞克為中心捲起了一陣肆虐的風暴。他身子微弓,有如獵豹般電射而出,渾身金色電流溢散,宛如要斬開次元。

  布雷德同時也動了,白燈戒以極限功率運轉,蘊含著死亡之力的漆黑閃電狂暴地跳動,就像嗅到了血的味道而變得狂躁不已。

  達克賽德剛一站穩,兩道殘影便從他身子兩側交錯而過。澎湃的能量匯至一處,達克賽德的身形被瞬間吞沒。他們立足的平台零點幾秒內便被搗得粉碎,連齏粉也不剩下。強大的能量衝天而上,宛如空間中立了個巨大的彩色漏斗。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09:49:5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百一十三章 最佳解

  強大的能量風暴在神速力場中如颱風般捲過,好幾條縱橫交錯的紅色石階被充沛的能量碾得粉碎,一架古老的德式滑翔機被捲入其中、高高地拋起。天邊的極光劇烈搖曳了起來,就像是隔著即將熄滅的殘燭看到的景象。布雷德和埃瑞克的全力一擊竟是影響到了神速力空間本身的穩定性,若是放在地球上造成的災害恐怕已難以預計。

  然而當強烈的光效逐漸褪去,漆黑魔神的身影卻再次顯露了出來,依舊是那麼壓迫感十足,只是看上去顯得有些灰頭土臉,頗為狼狽。

  幾乎能毀滅世界的絕技仍然沒能打倒達克賽德,卻只令他的雙目中多出了一絲十分明顯的憤怒。驚人的能量從達克賽德身上爆發而出,埃瑞克不由自主地退了半步。已與他合為一體的瑞文輕聲提醒:「小心,埃瑞克,他的能量級別比先前更強了,他可能是生氣了。」

  「多謝提醒,」埃瑞克小聲道,「不然我還真看不出來呢。」

  與此同時,天啟星上。

  穿著黑色作戰服的羅伊像一枚出膛的穿甲彈倒飛了出去,連續撞穿了不知幾面牆才堪堪停下。他身體翻滾了好些圈後停在了一個巨大的坑洞邊,一條胳膊懸在上方,反饋回來難以言喻的超高溫度。他側頭向下一瞥,只見巨坑內燃燒著滾燙炙熱的火焰,彷彿直接連通著天啟星的內核。

  主教那邊仍和格雷爾在激烈地大戰。格雷爾亮出雙刀,暗紅的刀光在她身邊縱橫交錯、好似編織成了一張猩紅的網路,密得連水都潑不進去。主教連連後退,身形靈活地在火紅的刀光間穿梭來去,神色空前凝重。刀刃如液態般流動著的彎刀好幾次險而又險地從他身側擦邊而過,有一刀甚至斬落了他披風的一角。

  格雷爾就像抑制得實在太久、總算得以放飛自我的野獸,毫無保留地釋放出了最野蠻暴戾的攻勢。主教和她走了幾十個回合,幾乎沒法從她的動作中找到哪怕半點破綻。

  一聲響亮的爆喝,格雷爾雙刀併攏、同時自上而下劃出了鮮豔的軌跡,猛地朝地面砸落。主教瞳孔一收,身形於極其短暫的一瞬被吸進了空間漩渦消失不見,兩刀同時在地板上鑿開了滾燙的裂痕,火星在其中迸濺不止。

  主教倏地閃至她身後,格雷爾卻像未卜先知般提前一刀揮來。主教矮身一躲,格雷爾黑色的靴子卻又已當面踢至。他提起胳膊沉悶地一擋,身體被震得滑退半米,靴底在地面上擦出了絲絲火星。格雷爾彎刀倒轉,又是一刀劃著紅色軌跡甩至,主教身體再度吸入了漩渦,原地消失不見。

  他一連在格雷爾身周各處連續閃現數次,卻總被對方反應奇速地搶得了先機。他最後一次從對方右翼竄出的瞬間,格雷爾一刀恰到好處地等在了他冒出的位置,他幾乎是將自己的臉迎著刀刃撞了上去。主教敏銳地探出右手按住了對方持刀的手腕,格雷爾卻手掌一翻、反生命方程的能量猝不及防爆發而出,從正面將他掀翻在地。

  這下子震得主教五臟六腑都像是移了位,腦袋裡也是「嗡」地一沉,但他只躺倒半秒後便反應迅速地就地一滾,恰到好處及時地躲開了格雷爾當頭劈落的一刀,卻十分不幸地被這一刀將披風釘在了地面上。

  主教動作稍一滯澀,但這麼短暫的一頓卻就成了致命破綻。格雷爾大吼一聲,另一手握著的彎刀高舉過頭,帶著雷霆般的威勢猛地劈落下來,眼看便要將他整個人一分為二,一隻黑色的手套卻及時擋在了他面前,被刀刃劈砍得火花亂濺。

  是羅伊。他用手背架住了格雷爾生猛的一刀,趁對方一愣之際反手擒拿,手爪像靈蛇般沿著她的胳膊向其肩頭抓去。格雷爾手臂迅速抽回,橫刀側劈他面頰,卻又被羅伊提前看破,搶先一腳踹在了她小腹之上。格雷爾身子一震,手裡的刀也頓時偏了准頭。她左腳穩住下盤,右腿離地飛起,快似無形地猛踹在羅伊小腿上,巨力踹得他不由自主半跪在地。格雷爾緊跟著再度舉刀,還未及砍落,忽覺額頭上似有什麼古怪。還未及多想,一團火光便「啪」地在她臉上爆破了開來,炸得她連退數步。

  而此時主教也已擺脫了被彎刀釘在地上的那截披風,羅伊瞥了他一眼,淡淡道:「這就是為什麼我不喜歡帶著披風行動。」

  主教聳肩:「平常可沒那麼礙事,你不覺得它對我的形象有很大幫助麼?」

  「絲毫沒有。」羅伊毫不客氣。

  「人類的炸彈?」格雷爾抹了抹臉,似乎除了被煙霧嗆到了些外沒受到半點損傷,但顯得頗為惱火,像是覺得自己被輕視了。

  「你用一枚炸彈來對付我?」格雷爾不滿地嚷嚷著,提起彎刀箭步沖上前來,「你覺得我看上去像是能被這種小玩具殺掉的人嗎!?」

  主教單手抬起,一個爆音通道在兩人與格雷爾之間旋轉著張開,就似是一面空間盾牌。但格雷爾只隔空一刀,彎刀釋放出的暗紅刀氣正面轟擊在正欲打開的爆音通道上,竟強行壓制了爆音能量使得空間重新合攏。

  那是由反生命方程式的能量具象而成的武器,自然蘊含著不可思議的可怕力量。

  羅伊眼角瞥見腳邊被格雷爾插在地上的那柄紅色彎刀——它自然也有著等同的力量。於是他不假思索,右腳在地面上猛地一踏,震得整個大地都為之一顫。暗紅的刀刃從地面中「嗖」地彈起,像活的一般自覺地跳到了他的手中。

  格雷爾大喊著,一刀劃出了危險的紅芒,向羅伊斜劈而至。

  羅伊目不轉睛,將她每一個最細微的動作都看在了眼中,腦海中已近乎本能地浮現了她接下來各種出招和變招的可能性,像一台精密運轉的電腦迅速完成瞭解析。

  一刀,以最完美的角度、最完美的時機,就像是經過了大量計算和推理後得出唯一的一個最佳解。羅伊手中彎刀劃出的猩紅弧度與格雷爾的刀刃交錯而過,他後發先至,在格雷爾的刀尖距自己眼球不過數釐米距離的一剎,一刀捅穿了對方的喉頸。

  一瞬間,兩人都彷彿雕塑一般,靜止在了原地。

  看似是驚險到了極點的博弈,實則是精密計算後得到必然的結果,這便是翼騎士的戰鬥方式。

  暗紅的彎刀「哐」地一聲落在了地板上,格雷爾雙腿一屈、跪倒在了地面上,被捅穿的喉嚨血如泉湧。那掛在她脖子上的刀刃紅光閃爍,就像煮沸的水般不安分地跳動了起來,能量就好像無數的觸手上下蔓延,頃刻便將格雷爾整個身體吞噬,三五秒後便連渣滓都沒剩下。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09:50:0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百一十四章 邪神隕落

  衝天的能量在神速力場內縱橫,呈半球狀迅速擴張,就像無數頭餓極的猛獸棲身其中、用自己的利爪和獠牙粉碎沿途遇上的一切。彩色的天空隱約開始浮現了條條裂痕,蘊含著毀滅性能量的風暴頂天立地,整個顫抖的空間彷彿在低聲悲鳴。

  那是六枚無限寶石與歐米伽效應同時爆發的力量,只需片刻便能夠使星球分崩離析,攪得整個星系都天翻地覆。達克賽德無邊的神威下就連埃瑞克和布雷德兩人面對著都感到些許吃力。

  他高舉右手,戴有無限手套的拳頭緊攥了起來,能量瞬間的高度濃縮引得一陣透明波紋凌空爆開。瑞文虛化的形象浮現在兩人身側,低聲提醒:「小心,要來了!」

  埃瑞克和布雷德各後撤半步,凝神準備應對神之怒火。

  忽然之間,震天動地的咆哮停下了。

  能量風暴逐漸散去,被捲起漫天的碎片鐵塊只頓了半秒,緊接著便受到神速力空間內不同方向引力的作用各自散去。黑色的魔神依然佇在原地,火燒般的眼睛裡卻寫滿了茫然,就好像電影電視劇裡突然間從思維操控中回過神來的角色會露出的表情。

  忽然間,達克賽德便站在那兒沒了動靜。兩人面面相覷,雖沒能弄清這是怎麼回事,但很快在不能錯失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這一點上達成了一致。埃瑞克雙手握緊弒神之劍,身形一晃、「刷」一聲消失在了原地,一個瞬間移動晃到了達克賽德身側,劍刃高高舉過頭頂,拖著耀眼的極光狠狠斬落而下。

  達克賽德像個茫然失措的孩子站在原地,不躲不閃,甚至沒有防禦的念頭。劍刃毫無阻滯地斬在了他的肩頭上,難以置信的能量從接觸點膨爆出來。鎧甲低沉地發出了「輸出功率200%」的合成電子音,彷彿戰甲全身的能量都經由四肢流通充入了他手中的劍刃上。達克賽德宛如驟然驚醒,大叫一聲,狼狽地抽身退後,肩部已被斬開了一個巨大的裂口,紅熱的能量有如火山噴發般地溢出。無限手套被神劍之威劃出了一道長長的裂口,整個兒從達克賽德手上脫手飛出、高高地劃出道拋物線墜入了神速力空間的深處無跡可尋。

  劇痛刺激了達克賽德的本能,他這才陡然驚醒。埃瑞克身上電流一漲,身形再度電射沖上。達克賽德急忙從雙目射出歐米伽射線,撲面攔截了埃瑞克的攻勢。埃瑞克身形一錯,兩道紅熱的光束幾乎是貼身錯過,但緊接著又轉了一個大彎追了回來。

  埃瑞克猛轉過身,單手釋放了一道透明護盾擋在身前,七彩的流光像液體般在其中流淌。霸道的歐米伽光束猛烈地轟在了透明的盾上,震得護盾表面漣漪氾濫,埃瑞克疾退了幾十米遠,總算是勉強擋住了衝擊。

  他咬緊牙關,向布雷德喊道:「上啊,老哥,還等什麼呢?」

  毋需他提醒,布雷德渾身上下已經跳起了黑色的電流。他弓起身,渾身電流「劈裡啪啦」地炸出了聲,身體的每一個原子都高速震盪了起來,模糊得甚至看不出人形。

  就似是最為精準致命的子彈破膛而出,生命與死亡的力量融匯在那道身影中一同爆射而出。天邊極光閃動,彷彿整個空間內所有的神速能量全部被吸引了過來、匯作潮流湧入進了那道極速的身形。致命的子彈筆直射入了黑色.魔神的腹部,從背後貫透而出,同時帶出的還有海嘯般噴發的耀眼紅芒。

  布雷德剎車、轉身,一長串黑色閃電直到此時才從起步的位置追上他的身形。達克賽德身體被生生貫穿,歐米伽射線的維持也當即中斷。

  黑暗的君主仍踉蹌了兩步,似乎還想做最後的掙扎,但已是徒勞。他張開雙臂,仰頭向天,暗紅色的能量從他雙目、口腔、鼻腔中衝天而起,歐米伽能量擺脫了這具將死的軀殼,撕開神速力空間不知去到了何方。

  然後,黑色的魔神轟然仰倒,暗紅的眼睛裡徹底失去了光芒。

  一個新神隕落了,整個多元宇宙都為之震顫。

  同一瞬間,每一個被入侵的平行地球上,每一個達克賽德的分身都毫無徵兆地停下了腳步。他們極其統一地仰頭向天,驚人的能量溢體而出、衝入了天際,隨後那些分身便都在一陣紅光和高熱的劇烈反應中消失了蹤影。

  不可一世的天啟軍隊忽然之間便停下了侵略的動作,因為它們全部都知道了——它們無敵的黑暗君主倒下了,而且是死在了地球人的手中。

  所有的類魔、所有的天啟部隊頓時都失去了戰鬥的意義和目標,它們停下了一切的反抗,開始像沒頭蒼蠅一樣四處逃竄。

  正在這最後的關頭,那送它們來到地球的星際傳送門也十分配合地被人打開,那古老的亞馬遜儀式被人反向啟動了。爬滿整個地球的類魔在短短半小時內便走得乾乾淨淨,連一個也沒剩下。

  某特殊的維度中,天啟星之上。

  望著眼前衝天的傳送光柱以及光輝閃耀的魔法陣,主教頗有些意外道:「沒想到你竟然還懂亞馬遜魔法的運用......我不在這段時間你還學了些什麼?」

  「也沒什麼。」羅伊望著天空中像無窮盡的蝗蟲般湧回天啟星的類魔,淡淡道,「戴安娜教過我一些,其實這個亞馬遜儀式並不複雜,只需要點亞馬遜人的血即可。我相信格雷爾會很樂意我們借她的血液一用的。」

  格雷爾當然沒法不樂意,因為她本人已經被反生命方程燒得連灰都不剩,只剩激烈的死鬥在地面上留下的大灘血漬。

  眼看天啟大軍已基本都回到了大本營,主教揚手一揮,憑空打開了返程的爆音通道,道:「走吧,再過一陣說不定就走不了了。我已經有點累了,實話說我可不想陪他們再打一輪。」

  羅伊點點頭,兩人一前一後消失在了爆音通道中,離開了天啟。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9 09:50:3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百一十五章 傳奇再續

  明媚的陽光溫柔地潑灑紐約的街區上,瀝青的路面鍍上了層淡金的柔光,將街角的咖啡廳整個兒灌滿了暖洋洋的氣息。對街倒塌的廢墟間已搭起了新的腳手架、拉起了寫有「正在施工」字樣的圍牆。戴著安全盔的工人們忙上忙下,嘈雜的電鋸聲與交談聲構成了響徹街區的交響。

  這裡曾是埃瑞克最喜歡的咖啡廳,他在牆角靠窗座位度過了不知多少個下午,不過自從生活變得複雜起來後,他便很少再來光顧了。

  而現在,他終於停止了忙碌,重新獲得了久違的清閒。他懶洋洋地躺在咖啡廳柔軟的沙發上,享受著窗外慷慨溫暖的陽光,看著絲絲白煙從面前桌上那杯熱乎乎的焦糖拿鐵裡升騰而起。

  真是,令人愜意的人生呢。

  兩個月前,地球迎來了歷史上最大規模、也是戰況最慘烈的外星入侵,在那最黑暗的時期幾乎所有人都一度放棄了希望。幸運的是,希望並未放棄他們。天啟的大軍踏著滾滾的黑雲漫天襲來,最後又隨著鋪天蓋地的陰霾一同退去,就像是一陣氣勢洶洶的雷暴雨。而當陰霾被驅散,陽光重新普照大地,人們才空前地感激太陽慷慨的餽贈。

  所有在這場戰役中堅持到最後、沒有放棄希望的英雄們都得到了最高榮耀的褒獎,一時間超級英雄的雕像、周邊像雨後春筍般於世界各地竄出,一股熱潮席捲了全球。而參戰的英雄們又意見十分一致地將大部分功勛全部歸功於了直接面對達克賽德的埃瑞克和布雷德兩人,於是亞魔卓與白色閃電俠的傳說片刻便藉著光纖和電磁波傳遍了全球。

  然而自末日決戰之後,便再沒人見過這兩人的蹤跡。

  戰後數日,埃瑞克便告知了正義聯盟的諸位成員他的退出決定。

  「退出?」當他在正義大廳裡平靜地宣佈了這個決定時,綠燈俠率先表達了訝異,「你剛剛拯救了世界,哥們,你可能是現在地球上最火爆的超級英雄了。見鬼,你要是肯露面,我十分確信總統肯定會給你頒一打榮譽勛章。」

  超人也勸道:「你沒必要離開的。我們都清楚你在漫長的戰鬥中失去了什麼,但只要你願意,聯盟永遠可以是你的家,我們都是你的家人。」

  「多謝好意,我知道的。」埃瑞克淡淡笑道,「但我只是覺得我可能已經完成了這個階段的任務,也許我該繼續前進了。未來對我有更多的安排,還有更多事等著我去做。」

  「好吧。」超人點頭道,「如果你已經有自己的打算的話,那就這樣吧。但記住,我們永遠是你的朋友,當你有任何需要的時候......你知道我們在哪兒。」

  「呃,既然都提到了這兒......」閃電俠舉手道,「......你們都沒忘記,瞭望塔掉下來了,對吧?所以咱們以後......」

  超人有意無意地向蝙蝠俠瞥了一眼,說道:「這個......不必擔心,我們會解決的,很快就會和以前一模一樣。」

  蝙蝠俠白色目鏡動了一動,道:「我猜你肯定沒有看過瞭望塔每月定期維護的費用賬單,更不提它的建造費用了。」

  「好......吧,也許也沒必要一模一樣。」超人道,「嗯,有些多餘的空房間也許不是那麼必要,還有些平常很少被用到的設施也都可以刪去......」

  「不。」蝙蝠俠淡淡道,「這一次,我們建個更好的。」

  超人愣了一愣,他的超級大腦似乎一時間沒能跟得上來。

  「我們需要更多的房間,更大的大廳。」蝙蝠俠道,「需要能放得下更多椅子。」

  超人愣神片刻,隨即爽朗地笑道:「啊,是啊,更多的椅子。」

  離開正義大廳,埃瑞克隨即又去斯塔克大廈見了托尼一面。

  當整座城市都被外星人掃蕩得面目全非時,托尼當然也不可能奢望自己的大樓能夠倖免,畢竟它是那樣地顯眼。埃瑞克瞬間移動到了他頂樓的客廳,落地時腳下踩著滿地亂七八糟的碎石瓦塊,角落的一堆碎石間似乎還埋著幅價值不菲的畫。

  「我不得不承認,」托尼在為埃瑞克再次做了徹底的體檢後,不禁愕然,「這簡直是奇蹟。」

  「我的狀況麼?怎麼樣?」埃瑞克一邊套上自己的外套一邊問道。

  「好極了,好到我都不能確定能不能算好的地步。」托尼道,「夥計,你體內的能量比我見過最壯的人還要充沛百倍,不誇張地說,你簡直堪比一個行走的核反應爐!」

  「呃,更正一下,」埃瑞克道,「失控的核反應爐可沒法把一整顆星球炸上天。」

  托尼怔住了,盯著他眼睛半晌,問道:「告訴我你在開玩笑。」

  埃瑞克一聳肩:「如果你在擔心我的潛在威脅,還是免了吧。而且我也不打算在這兒呆多久了。」

  「你是說,你要離開地球?」托尼問,「所以你接下來有計畫嗎?去環遊宇宙?」

  「可能吧,誰知道呢。」

  停頓良久,埃瑞克認真地望著他,道:「一直以來多謝你了,托尼。」

  此時此刻,街角的咖啡廳。

  桌上的焦糖拿鐵已經徹底涼了,埃瑞克身體舒展、懶懶地躺在沙發上,對街建築的玻璃反射回來的陽光讓他條件反射地眯起了眼睛。

  「所以,你還是小小地撒了個謊。」

  埃瑞克收回目光,少女半透明的身形浮現在了他對面的沙發上。瑞文雙手交錯托著她精緻的下巴,冰封般的臉上面無表情,卻在柔和的金色暖陽下映襯得分外和諧可愛,一如回到了他們剛剛相識的時刻。

  當然,她現在的存在狀態並無實體,除了埃瑞克以外沒有任何人能夠看見。

  「怎麼又撒謊了?」埃瑞克端起了那杯早已涼透的焦糖拿鐵,杯中液體在接觸到他嘴唇前的瞬間又恢復了熱度——對於已能觸碰到元素構成的他而言並非難事。

  「你讓大家相信你已經離開地球了。」瑞文說著,開始玩弄起了她其實已經觸碰不到的窗簾。

  埃瑞克無所謂地一笑:「也算不上撒謊嘛,我確實打算離開,只不過是先休息一陣。你知道,我有很長一陣子沒有這樣的機會了——沒有發瘋的亞魔卓機器人,沒有世界末日的外星入侵,也沒有瘋狂科學家毀滅世界。我感覺就像戰鬥了一輩子那樣久——不對,應該是兩輩子,算上那輪生死輪迴的話。」

  說到這兒,他輕輕一嘆,道:「對不起,瑞文。」

  「嗯?」少女疑惑地歪了歪腦袋。

  「為你把我帶回來這件事。」他盯著自己半空的杯子,低沉道,「你一直以來都如此信任、支持我,為我付出到如此地步,我......我不知道我怎麼能還清欠你的東西......」

  瑞文看著他認真的樣子,不禁「噗嗤」笑出了聲。

  「嗯?哪裡好笑嗎?」

  瑞文微笑著搖搖頭,道:「你是真的,到現在都不明白呢。對我來說,只要能永遠永遠和你在一起,我就別無所求了。所以不要有任何負擔,埃瑞克,這是我自己的選擇,並且我已經非常滿足了。」

  「瑞文......」他輕輕合上雙眼,彷彿能從心底裡感受到她的存在,「......謝謝。」

  他終於喝光了這杯拿鐵,站起身時彷彿一身輕鬆。他快步推門走出了這家咖啡廳,金色的陽光將他的影子長長地投在了人行道上,若隱若現的少女如影隨形。

  「那就一起走吧。」埃瑞克微笑著說道,「前往沒有人去過的世界、沒有人到過的角落,直到世界的盡頭。」

  (完)
已有 1 人評分威望 SOGO幣 收起 理由
火影鳴人 + 10 + 100 您發表的文章內容豐富,無私分享造福眾人,.

總評分: 威望 + 10  SOGO幣 + 100   查看全部評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8-21 04:05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