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大頭寶珠

[其它小說] [決絕]獨寵傻后(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4 07:52:28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0章 重掌權(一)

  “怡寧!”秦昱看到陸怡寧突然沖了出去,心裡一驚,陸怡寧之前好好的,怎麼這時候突然沖出去了?

  秦昱根本就站不起來,只能去喊壽喜:“壽喜,快把王妃拉回來!”他要把陸怡寧拉回來,倒不是擔心陸怡寧傷到秦曜,而是擔心秦曜傷到陸怡寧。

  陸怡寧不過是一個瘦骨嶙峋的女孩子,秦曜若是反抗,恐怕能輕易打斷她的骨頭。

  壽喜想也不想就上前去拉陸怡寧,而這個時候,吃痛的秦曜一巴掌打向陸怡寧。

  “王妃!”壽喜滿臉急切,卻阻攔不急,然而陸怡寧並沒有被打到,她放開咬著秦曜的嘴,躲開了,躲開的時候,還一拳打在了秦曜的腰部。

  她這一拳看著軟綿綿的沒什麼力氣,秦曜卻痛叫了一聲,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腰部。

  秦昱見陸怡寧沒有被打到,松了一口氣,又道:“怡寧,快回來!”

  陸怡寧聽到秦昱的話就看向秦昱,眨了眨眼睛就想回去,然而這時候秦曜已經回過神,他一腳就朝著陸怡寧踢去。

  “怡寧!”秦昱用雙手將自己的身體從輪椅上撐了起來,聲音猛地變大,他又有了上輩子臨死前擁有的那種無力的感覺,當時他眼睜睜地看著陸怡寧死在自己面前,這次莫非也要眼睜睜地看著陸怡寧在自己面前受傷?

  若是早知如此,他之前一定不用這樣的計策。

  “王妃!”壽喜整個人朝著秦曜踢出的腿撲了過去。

  “皇兄!”昭陽公主連忙去扶秦昱。

  “夠了!”永成帝也喊道,眼前的這場鬧劇讓他快要被氣壞了。

  壽喜那麼一撲,秦曜並沒有踢到陸怡寧,但他踢到了壽喜,好在踢在壽喜屁股上,想來並不嚴重。

  “壽喜,回來!”眼看著秦曜還要繼續動手,秦昱連忙道,又看向從地上爬起來的陸怡寧:“怡寧,回來!”

  壽喜也連滾帶爬地跑到了秦昱身邊,陸怡寧看了看秦昱,卻是又朝著秦曜齜牙咧嘴一番,然後才在秦曜再次動怒之後小跑沖向秦昱。

  她跑得很快,以至於不小心踩到了自己裙擺,一下子往前摔去……之前沒讓秦曜傷到的她,這會兒自己摔了一身的泥。

  秦昱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他放開手倒在輪椅裡,好歹松了一口氣。

  “該死的!”秦曜這時候腰上的痛稍稍好了點,然後就發現自己的手腕已經流出血來,他面目猙獰,朝著秦昱沖去:“秦昱,你害我!”

  “來人,把睿王拿下!”永成帝突然喊道。

  侍衛們很快就把秦曜拿下了,秦曜卻還很不甘心:“父皇,他設計我!”他這會兒已經悔恨不已,他一個不小心被秦昱設計了不說,竟然還被個傻子咬了。

  “胡說八道!”永成帝怒視秦曜,什麼設計?剛才的事情,可是他親耳聽到的,至於現在……秦曜自己去瞪那個傻子,惹得那個傻子來咬他,也算是自作自受。

  看到自己只能坐在輪椅上的大兒子這會兒正將自己那個踩著裙擺摔了的傻子王妃從地上拉起來,永成帝心裡的愧疚又多了一點。

  他真不該聽了蕭貴妃的話把一個傻子指婚給秦昱,這是給秦昱添了堵,讓秦昱知道不能忤逆自己這個父皇,卻也丟了他的臉面……兒媳婦是個傻子,這說出去可沒人會覺得好聽!

  “父皇,秦昱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故意讓這個傻子來咬我的!”秦曜看看自己流血的手腕,然後又去捂自己的腰部,他現在身上到處都疼,覺得難受極了。

  “分明是你自己惹事!”永成帝瞪了秦曜一眼,這麼一個會張口咬人的傻子,秦昱管得住嗎?要知道他們成親可還沒多久!“傳我旨意,睿王禁足一個月,扣一年俸祿!”

  永成帝說完,轉身就走,再不願留在這地方,永成帝身邊的那些官員也都滿臉唏噓地看著秦昱。

  當初的皇太子,現在竟是落到了這般地步。

  壽喜和陸怡寧都摔了,秦昱等人看著狼狽的很,那些大臣就體貼地沒有上前打擾,而是遠遠地行了禮,便離開了。

  秦昱自從陸怡寧回來之後,就一直拉著陸怡寧的手,唯恐她再跑出去,現在等其他人走的差不多了,他總算是松了一口氣,然後拿出一壺水,自己喝了一口吐掉,再遞給陸怡寧:“來,漱漱口。”

  秦曜的手腕被咬出血,他的王妃也無端髒了嘴巴……

  陸怡寧拿過水壺,學著秦昱給自己漱口,而秦昱這時候又看向了壽喜:“壽喜,你有沒有受傷?”

  “謝王爺關心,奴婢沒有受傷。”壽喜有些受寵若驚地說道,他已經照顧秦昱很多年了,但到底主僕有別,以前秦昱可不會這樣關心他——他剛才不過是摔了一跤,壓根就不可能受什麼傷。

  “等回去了,讓胡大夫給你看看。”秦昱道。

  壽喜滿臉感激,恰在此時,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帶著人跑來了:“皇兄,聽說你遇到了麻煩,我來接你。”

  來的正是秦衍,他滿臉擔心地跑到秦昱面前行禮,看著秦昱的時候眼神帶著些忐忑。

  “已經沒事了。”秦昱的神色淡了下來,而陸怡寧這個時候又吐出一口漱口水,正好吐在秦衍前面,還有水濺到了他的腳上。

  秦衍連忙後腿,面帶厭惡地跺了跺自己的腳,卻不曾發現秦昱的神情又淡了一些。

  秦昱當初會選秦衍,也有這人好控制的原因,卻沒想到這人竟是和秦曜一樣扶不起……他再不去管這人,而是看向陸怡寧,這才發現陸怡寧都已經把一壺水全用來漱口了,地上都被她吐濕了一大灘……用手幫她拍走身上的塵土,秦昱將水壺收了回來,笑道:“你這是在玩水?”

  陸怡寧看到秦昱笑了,嘴角也跟著彎了彎。

  “壽喜,走了。”秦昱道,直接往趙皇后的景仁宮而去。

  秦衍又一次被留在後面,臉色不可避免地陰沉下來。

  他站了一會兒,才看向身邊的一個老太監:“你不是說皇兄今後想要翻身,只能靠我,必然會對我好嗎?怎麼現在他幾次三番不理我?”

  “六皇子,你要真心敬愛端王。”那老太監道。端王已經與大位無緣,他想要和睿王爭,就要扶持一個弟弟,而諸多皇子之中,養在趙皇后名下的六皇子絕對是最合適的,之前端王顯然也是這麼打算的。只是……最近端王的態度變了。

  “我還不夠敬重他嗎?”秦衍不耐煩地說道,他整天在秦昱面前伏低做小,秦昱呢?剛才竟是理都不理他。

  那老太監歎了口氣,不敢再勸,端王以前和六皇子接觸不多,才會沒看出六皇子的本性,現在……怕是看出來了。

  看出之後,端王還會選六皇子嗎?

  六皇子以前也是個好孩子,可惜這幾年把自己看的太重,失了平常心了。

  秦衍得不到答案,只能追著秦昱而去,而秦昱這時候正在和陸怡寧說話:“你剛才好好的,怎麼就突然跑出去了?要是不小心被傷到,可如何是好?”他說完,又歎了口氣。

  陸怡寧不說話,昭陽突然用細細的聲音道:“皇兄,皇嫂恐怕是以為你吃虧了。”

  秦昱一愣,立刻追問:“怎麼回事?”明明一開始秦曜挑釁他之時,陸怡寧什麼都沒做……

  昭陽的聲音更輕了,用手扯著衣擺:“皇嫂剛才一直在看你,你低著頭……”

  秦昱一愣,握住了陸怡寧的手,他那時不過是刻意做出受了委屈的模樣,沒想到竟讓陸怡寧誤解了……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8:18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1章 重掌權(二)

  秦昱來到景仁宮的時候,趙皇后早就在等著了,她已經知道了前頭發生的事情,這會兒陰沉著一張臉。

  自己的兒子被人侮辱,自己的兒媳婦丟了人……縱然最後吃虧的是秦曜,但趙皇后依然恨得咬牙切齒的,要不是秦昱還要過來,她都要去找蕭貴妃的麻煩了!

  “母后。”看到趙皇后,秦昱叫了一聲。

  趙皇后滿肚子的怒火在看到自己坐著輪椅的兒子之後就消散了,整個人顯得有些小心翼翼的:“昱兒,聽說你和秦曜起了衝突,沒事吧?”

  “沒事,母后你不用擔心。”秦昱笑道。

  趙皇后張了張嘴,想說被那般侮辱哪可能沒事,但怕提起兒子的傷心事,卻又不敢問了,視線放到了秦昱身邊的兩個女子身上。

  對陸怡寧,趙皇后一絲好感也無,真的見到之後更是無比失望,不過畢竟是兒子的妻子,她斥責也只會讓別人看了笑話,趙皇后也就忍了。

  接著,趙皇后又去看昭陽。

  “你怎麼住到你哥那裡去了?”趙皇后問道,她這麼問昭陽,是因為擔心,昭陽向來乖巧,突然住到端王府裡去,在她看來必然是遇到了麻煩,也正是因為這樣想,她的臉色便有些冷。

  昭陽看到自己的母親臉色變冷,卻是被嚇了一跳,只以為是自己做的不好,才會惹怒了自己的母親,頓時就有些戰戰兢兢的:“我……母后我會很快搬回去。”她一個出嫁的公主,一直住在哥哥的王府裡確實不好……

  趙皇后的眉頭皺的更緊:“你怎麼會搬出來的?”

  “我,我去看看哥哥……”昭陽道。

  “母后,是那霍家欺人太甚,兒臣才讓昭陽搬去我那兒的。”秦昱道,他話音剛落,便瞧見趙皇后身後的一個宮女朝著自己做了個手勢。

  秦昱眉頭微微一挑,隨即道:“母后,昭陽嫁去霍家之後,那霍壽去公主府的次數一隻手都數的出來,霍家人也對昭陽多有怠慢,這也罷了,那霍壽竟還在外面養了外室,有了孩子,如夫妻一般生活在一起,壓根就不把皇家放在眼裡!”

  “真有此事?”永成帝的聲音又一次突然響起,隨即,他便從外頭進來了。罰了秦曜之後,永成帝一開始怒氣衝衝地走了,走了之後,又想起來一件事。

  他這些日子被政務弄得頭昏腦漲,早就想讓秦昱去幫忙了,但之前竟是忘了說。

  想起這事,永成帝便來了景仁宮,想著自己之前無意中看到了秦曜的張狂,以前也曾撞到過趙皇后欺壓後宮女人,他還不讓人通報,便偷偷進來了。

  起初聽到趙皇后質問昭陽,他還有些不高興,不想隨後竟聽到了那樣一件事。

  昭陽長得不好看,永成帝平常都不願多看一眼,但這畢竟是他的女兒,聽說駙馬竟敢在外面養外室,他還是會不悅。

  趙皇后曾被蕭貴妃算計過,如今早已將景仁宮打理的水潑不進,因而永成帝剛來,她便知道了,秦昱瞧見那宮女的手勢,也知道了。

  “見過皇上!”趙皇后帶了人立刻去向永成帝行禮,永成帝不大在意這些,揮了揮手便讓這些人下去了,又問昭陽:“昭陽,此事可是當真?那霍壽竟然敢這麼欺辱你?”

  昭陽之前並不知道此事,一時間都怔住了。

  秦昱之前不跟昭陽此事,是怕昭陽對霍壽有情,受不了霍壽負心,但這幾日觀察下來,他卻發現昭陽對霍壽並不上心,這才說了出來:“父皇,母后,昭陽對此事並不十分清楚,事情都是兒臣讓人去查出來的,那外室的身份住址,兒臣也都已經查的清清楚楚的。”

  “那霍家當真如此大膽?”永成帝更為生氣,霍壽若只是逛逛花樓玩玩通房,他是絕不會在意的,但養外室不同,一個駙馬不去公主府在外頭養別的女人,簡直就是不把皇家放在眼裡!

  “兒臣是個廢人,昭陽性子又弱,那霍家自然不把我等當回事。”秦昱苦笑著地說道,臉上露出了許些屈辱。曾經昭陽去世之後,滿京城沒幾個人將他們看在眼裡……那時的種種事情,他還記憶猶新。

  不過,他並非如他表現出來那般傷心,畢竟那些都已經是很遙遠的事情了,這會兒,他甚至還記得抓緊陸怡寧的手安撫她。

  秦昱素來不肯示弱,身體殘疾之後,更是處處好強,平日裡就算遇到再多的苦楚也不願流露出來讓別人看了笑話,此時示弱,倒是讓永成帝不自在起來。

  他之前不喜秦昱,是因為趙皇后和秦昱太過咄咄逼人,整日裡折騰害的他沒好日子過,但如今瞧見這兩人的可憐,他的厭惡又淡了。

  秦昱已經被他賜了個不攔著點要胡亂咬人的傻妻,他也就不計較別的了。

  “那霍家當真欺人太甚!昭陽放心,父皇定會讓他們好看!”永成帝道,看了一眼昭陽,又覺得傷眼睛,便移開了視線,結果瞧見板著一張老臉的趙皇后,又更為不喜。

  “謝父皇。”秦昱道。

  永成帝看著秦昱,總算是想起了自己來意:“昱兒,你休息的時間也夠久了,明日裡就去內閣大堂吧,還有霍家的事情,你去處理一下。”

  雖然憤怒霍家對昭陽不好,但永成帝自己是懶得去管這樣的事情的,便交給秦昱了。

  將來意交代清楚,永成帝便離開了,他是不想留在這裡看趙皇后的那張老臉的,趙皇后哪有張才人吸引人?

  永成帝走了,秦昱等人反而自在。

  “昭陽,那霍壽對不住你,你打算如何?”秦昱看向還有些呆愣的昭陽。

  昭陽滿臉茫然,整個人有些愣愣的,她和霍壽相處不多,要說感情自然是沒有的,因而如今她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霍壽在外面養了女人,她要怎麼辦?昭陽試圖從自己此生遇到的種種事情之中去找處理這事的經驗,然而壓根就不曾想到任何可以借鑒的事例。

  秦昱有些好笑,與此同時,卻也放鬆下來:“你若是沒主意,就讓皇兄來做這事。”

  “好。”昭陽應下了。

  “昱兒,你一定要好好責罰一下那霍壽!”趙皇后道,她已經恨極那霍壽了。

  “母后你放心,我不會輕易放了他。”秦昱道,又看向昭陽:“昭陽,我和母后都希望你過得好。”

  昭陽有些愣了。

  秦昱處理事情之時,陸怡寧一直安安靜靜地站在旁邊,直到這時,才拉了拉秦昱的手,然後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秦昱已經能看明白他的意思了,看了看時辰,果然已經到了該吃飯的時候:“母后,該用膳了。”

  趙皇后很快便讓人送來了食物,還特地按照秦昱的要求的,讓人挑著清淡送來。

  期間秦衍要進來請安,但被趙皇后拒絕了,她對秦衍這個養在她名下的皇子還是不錯的,但秦昱帶著傻乎乎的陸怡寧,昭陽剛遇到傷心事,她自然不想外人來看笑話。

  秦昱見狀笑了笑,讓壽喜將自己推到了桌邊。

  陸怡寧眼巴巴地看著那些被擺開的食物,她很想撲上去大吃一頓,但最後還是忍住了,然後看向秦昱。

  她很喜歡吃的,但更想要秦昱照顧她。

  秦昱拿起碗,慢慢地給陸怡寧喂吃的,沒有絲毫的不耐煩。

  趙皇后見狀,頓時神色變冷:“她連吃飯都不會?”

  “母后,我很喜歡她。”秦昱突然道。

  “什麼?”趙皇后震驚地看著秦昱,滿臉的不敢置信,她兒子喜歡這個癡傻的女人?怎麼可能!

  “我喜歡她依賴我。”秦昱道,他對陸怡寧的感情很複雜也很深,是沒辦法完全說清楚的,就挑了一個趙皇后的能接受的點來說。

  趙皇后有些愣,然後就瞧見了陸怡寧等著秦昱餵飯的樣子,眼裡似乎只有秦昱。

  她兒子這幾年從未再提過喜歡這樣的字樣,現在他喜歡上一個女孩子,就算這是個傻子,就算她兒子只是把她當寵物養,那又如何?

  趙皇后沉默下來,沒有再嫌棄陸怡寧。

  景仁宮這邊,秦昱等人正在吃飯的時候,蕭貴妃掰斷了自己的一根指甲:“你說什麼?皇上讓秦昱明日去處理政事?”

  “娘娘,皇上已經讓人去打過招呼了。”有個太監道。

  “皇上怎麼這麼糊塗!”蕭貴妃忍不住道,想起秦昱,不免恨得牙癢癢的。那趙皇后沒什麼本事,偏就生了個好兒子!

  皇上他什麼時候不糊塗?有大膽的太監冒出這念頭,很快又將之壓了下去,這般腹誹陛下,可是大逆不道。

  “曜兒那邊如何了?”蕭貴妃又問,想到兒子,就不免有些氣悶,她這兒子,實在太沉不住氣!

  “王爺很生氣……”那太監道,睿王一直在發火,已經砸了不少東西。

  “你去捎個信,讓他安分點,既然出不來就多陪陪王妃。”蕭貴妃道,永成帝一共六個皇子,就前頭三個娶了妻子,而現在,這三人一個孩子都沒有。

  她的兒媳若是有了身孕,必然能讓永成帝高看一眼,指不定還能解了禁足。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8:29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2章 重掌權(三)

  秦昱與趙皇后一起用了膳,便準備出宮了,他已經在宮外開府,是不好再留宿宮中的。

  “昭陽在宮裡多住幾日吧。”趙皇后不舍地看了一眼秦昱,又心疼地看向昭陽,只是她雖心疼,也疼在眼裡心裡,眉頭依然是緊緊皺著的。

  “母后,還是讓昭陽跟我回去,以後我會讓她常常來看你。”秦昱道,宮裡的環境並不適合昭陽,他的母后……他母后對昭陽恨鐵不成鋼之時,多半會訓斥昭陽,但這卻只會讓昭陽愈發膽小。

  趙皇后也確實不知道平日裡該和自己的女兒說什麼,她失落地看了昭陽一眼,放了人。

  回到端王府之後,秦昱突然對著昭陽道:“你若是覺得無聊,不如就教這府裡的丫鬟認認字。”

  昭陽不擅女紅,琴棋書畫也學的一般,平日裡可以說無事可做,而秦昱一直覺得,人一定要有點事情做。

  “我行嗎?”昭陽一驚。

  “當然行。”秦昱道,昭陽雖然學識並不出眾,但教導丫鬟認個字,卻已經綽綽有餘。

  看到昭陽似乎頗有興趣,秦昱乾脆叫了管家來,讓他將這事安排下去。他已經想好了自己將來要走的道路,也知道自己到時候必然缺人用,因此才會連府裡的太監都不放過讓他們識字,而既然太監能用,丫鬟自然也能用。

  這些丫鬟當不了官員,讓她們認了字學學算帳,便也能管起庫房了,她們還能做一些諸如管理文書內務之類的事情,在前朝,宮裡絕大多數的事情,便都是由女官來做的。

  女官要是不嫁人,還會比男人更忠心,畢竟她們身為女子,是難以去效忠除他以外的人的。

  安排了昭陽的事情,秦昱又給了壽喜許多賞賜。

  陸怡寧對他來說不一般,壽喜也一樣,只是他對壽喜的感情,便沒有那麼複雜了,只是感念他的忠心。

  當天晚上,秦昱和往常一樣教導陸怡寧說話。

  陸怡寧依舊是聽得認真,卻沒什麼反應。

  “我明日就不能待在府裡了……”看著陸怡寧,秦昱突然道,在被賜婚前,永成帝屢屢朝他發火,他手上的權利也越來越少,今後,他的權利卻會一樣樣回來,也必然不能整日陪著陸怡寧。

  陸怡寧不解地看著秦昱。

  秦昱笑了笑,和她一起早早歇下了。

  秦昱很快便入睡了,也就不曾發現在他入睡之後,他身邊的陸怡寧突然睜開了眼睛,然後整個人便開始憋氣,憋的臉頰通紅。

  她憋了一會兒,皺了皺眉頭,然後才又睡了。

  第二日,秦昱起的比往常要早,而他一動,陸怡寧便也起了。

  給陸怡寧穿好衣服,秦昱卻不曾給她喂粥,只是給了她一碗粥,然後自己示範著吃。

  陸怡寧有些委屈地看了秦昱一會兒,拿過勺子慢慢地吃了起來,吃一口,看一眼秦昱。

  秦昱幾乎克制不住地想要拿過碗勺繼續給她餵食,但到底忍住了:“怡寧,我今日要出去,晚上才回來,你在府裡要乖乖的,知道嗎?”

  陸怡寧估計並不能聽懂,秦昱又朝她笑了笑,然後便讓壽喜將自己推了出去。

  陸怡寧想也不想,便跟了上去,她這些天可以說時時刻刻都跟著秦昱,便是秦昱去如廁,也要在門口等著,這會兒自然不可能不跟。

  秦昱到了門口,便對陸怡寧道:“你回去。”

  陸怡寧並不願意走,見秦昱被侍衛扶上馬車,便也想爬上去,然而那兩個被秦昱派來照顧她的僕婦將她擋住了。

  她瘦小的很,被那兩個僕婦擋在前面,根本翻不出去,這兩個僕婦這幾日總在她身邊晃悠,她已經熟了,又已經不會撕咬她們……

  陸怡寧發出嗚嗚的宛如哭聲的聲音,最終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馬車遠去。

  這個世界對她來說全然陌生,而秦昱是唯一一個對她好的人,她也就不可避免地對秦昱有了依賴,就如剛出殼的雛鳥一般,不願意離開秦昱。

  然而秦昱現在走了。

  馬車消失在視線裡之後,陸怡寧不知為何,眼睛突然有點酸,動了動嘴,還覺得自己整個人越來越焦躁。

  她覺得自己做的不夠,做的不好,卻又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

  她的思維越來越清晰,不像之前那樣渾渾噩噩,但很多事情依然不明白。

  “王妃,回去吧。”兩個僕婦勸道。

  陸怡寧也不動,就在側門裡頭坐下了。

  那兩個僕婦也不敢強迫她,乾脆就跟門房要了兩個凳子,坐在陸怡寧身邊陪她說話。

  秦昱府裡的下人,多是趙家送來的,對秦昱都很維護敬愛,這兩個僕婦坐下之後,不免就又和陸怡寧說起秦昱。

  “王妃你也別跟王爺吵鬧,你要過好日子,都要靠王爺。”

  “王爺是個好人,王妃好福氣。”

  陸怡寧就那麼呆呆坐著,也不知道有沒有在聽。

  坐馬車遠去的秦昱聽到後面陸怡寧的聲音,也覺得很不好受,極為心疼。

  然而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永成帝不愛上朝,所以小朝會早就取消了,也就大朝會還照常進行,今日恰好沒有大朝會,秦昱出門才會如此之晚。

  進了宮,秦昱便去了內閣大臣處理政務的地方。

  那些大臣對秦昱都不陌生,見秦昱進來,都紛紛行禮,秦昱受了禮,便道:“諸位大人,近日可有什麼政務?”

  那些大臣拿出許多奏摺給秦昱,並無糊弄,而秦昱靜下心,慢慢看了起來。

  秦昱很小就開始接觸政事,如今這個年紀,在處理政務方面已經超過永成帝了,現在多了十年經驗,做起這樣的事情,就更加順手。

  蘇首輔看著這樣的秦昱,暗暗歎了一口氣,若是秦昱未出意外,還是那位被許多大臣視為希望的東宮,那該多好?

  秦昱並未感覺到那位首輔的遺憾,只是慶倖如今的內閣大臣,沒有哪個能獨攬大權……若是有個權臣存在,他這位殘廢的王爺,可絕沒有機會出現在這裡。

  說到這個,他還要謝謝永成帝……永成帝這人,最厭惡的便是權臣。

  先帝在位時,首輔許錫儒權傾朝野,可謂一手遮天,永成帝還是太子之時,更是一直被許錫儒教導,據說稍有不足,便要挨戒尺。

  永成帝登基之初,對許錫儒還是有著懼怕的,一度甚至很敬愛許錫儒,許錫儒的權勢也愈發的大,然而,他最終還是被永成帝廢了,之後,永成帝接連換了四個首輔,最後才定下了寒門出生的蘇昇明為首輔。

  蘇昇明寒門出身,在朝中沒什麼根基,為人低調又擅長趨利避害,不會跟永成帝對著幹,自此,永成帝便是不上朝,也沒人指責了。

  許錫儒絕非善人,他生活奢靡又極為護短,族中子弟和學生門人多有違法犯事的,還出過他家中僕人惡意將人用長繩綁在馬上,在京中拖行致死的事情,所以才能被永成帝廢了,在他倒臺之時,滿朝上下除了他的門人全都歡欣鼓舞。

  但他在時,大秦好歹還算安穩,他沒了,大秦便一年不如一年了。

  秦昱這日忙了一天,也沒將奏章看完,眼看天色將暗,便準備回去了,如今的他,自是不願意將自身精力全都耗在政事上頭的。

  馬車很顛簸,但比他坐輪椅要好上許多,秦昱不多時,便回到了端王府。

  王府的側門打開,被侍衛們抬著下馬車的秦昱一抬眼,就瞧見陸怡寧正坐在門口喝粥,看到他,陸怡寧的眼眶就那麼紅了。

  秦昱毫無緣由地從心底升起一股歉意。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8:41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3章 懲駙馬(一)

  陸怡寧很依賴自己,這點秦昱非常清楚。

  大約是以前無人對她好,因而自己只對她稍稍好了點,她便全都記在心裡,甚至將他當成了救贖。

  秦昱甚至想過,上輩子她一直不離開端王府,總是給他拿來食物,是不是就是因為他給了她一個安身之處,讓她衣食無憂地過了許多年。

  如果可以,他是想將陸怡寧一直帶在身邊的,只是這顯然不太可能。

  “抱歉……”

  “秦昱……”

  兩個聲音幾乎同時響起,秦昱道歉了,而陸怡寧叫出了他的名字。

  端王的名諱並不是所有人都能知道的,照顧陸怡寧的那兩個僕婦就不知道,聽到陸怡寧突然說話也沒多想,秦昱喉結動了動,卻是滿眼驚喜。

  “秦昱,秦昱,秦昱……”陸怡寧跑到秦昱身邊,拉著秦昱的衣擺不停地重複著這兩個字,大大的眼睛裡滿是委屈。

  秦昱握住了她有些粗糙的手:“王妃,你很好。”

  陸怡寧不解地看向秦昱,秦昱朝著她笑了起來,笑容溫和。

  陸怡寧只覺得自己的心跳的越來越快,盯著秦昱的笑容都有些呆了。

  秦昱長得極好。大秦的開國皇帝雖然又黑又胖,但皇室延綿數百年,娶進一個個美女,皇帝自然一代比一代英俊了,永成帝的容貌就極為出眾。而趙皇后雖說如今年紀大了讓永成帝很是看不上,但她年輕之時,卻也是個大美人,秦昱身為他們的孩子,自然不會長得差。

  長得好又身份高,秦昱從不缺偷瞧他的女人,他沒出事前,那些女子偷瞧了他之後,會紅了臉,嬌羞地低下頭,現如今,她們偷瞧了他,也會低下頭,只不再嬌羞,而是變成同情了。

  但一直以來,還真沒人像陸怡寧這樣盯著他瞧個不停,似乎還恨不得吃了他的……

  秦昱看到陸怡寧的神色並不討厭,笑容反而又深了幾分,這孩子心智不全,沒想到竟然也知道看好看的男人。

  “王妃今天都吃了什麼?”一邊往屋裡走,秦昱一邊問道。

  “王妃喝了兩碗粥,剛才喝的是第二碗。”有人答道,又把陸怡寧今天做的事情都說了——陸怡寧今天除了如廁就不肯離開門口,不過端粥給她的時候,她倒是全都吃了。

  “她就喜歡吃東西……”秦昱道:“晚上多上兩個好克化的小菜,燉個雞蛋羹……燉兩個吧,一個放鹽,一個放糖。”

  秦昱帶著陸怡寧去換了一身衣服,自己也換了件,又去處理了一些府裡的事務,便到了用晚膳的時候。

  從頭到尾,陸怡寧一直粘著他,粘的比之前還要緊。

  晚上依舊只有幾個清淡的小菜,外加粥,不過比往常多了兩碗雞蛋羹。裝著雞蛋羹的碗很小,一枚雞蛋就能燉一碗,鹹的放在昭陽面前,甜的放在陸怡寧面前。

  昭陽餓的狠了,一碗粥一碗雞蛋羹外加自己面前的幾個菜,吃的一乾二淨,秦昱也不例外。

  他剛得到重來的機會之時,一度吃的有點多,然後不可避免地給自己帶來了一些不便,因而他現在很克制,儘量吃的清淡,只是比以前吃的要多很多。

  至於陸怡寧……她是吃的最快的,一碗粥一碗雞蛋羹,她往自己嘴裡一倒,眨眼就沒了。

  看她這樣,秦昱總算明白為何自己那位整日調皮的五皇弟吃的滿臉都是的時候,淑妃還能滿臉慈愛了,他覺得自己現在的表情,估計跟淑妃看五皇弟大吃大喝的表情一樣。

  吃完後,秦昱照舊教陸怡寧說話,不厭其煩地跟她說話,並且都挑簡單的白話說。

  甚至於,他還不由自主地說了“吃飯,飯飯”這樣的話,不過很快又自己止住了。

  陸怡寧還是不願意開口,但她聽的很認真,間或還會叫幾聲“秦昱”。

  這天晚上秦昱躺在陸怡寧身邊,還未入睡,就感覺到陸怡寧往自己身邊靠了靠,最後把腦袋埋在了他肩膀上。

  秦昱很快睡著了,陸怡寧瞧著也是睡了,但到了後半夜,她突然睜開眼睛,裡面卻沒有絲毫剛從熟睡中醒來的朦朧。

  她又往秦昱那邊靠了靠,這才閉上眼睛,然後真的睡了。

  秦昱第二天醒來之時,發現自己已經被了擠到床邊,而他一醒,陸怡寧便也醒了,又開始寸步不離地跟著他,僕婦給她梳頭的時候,都一定要瞧著他才肯,一副唯恐他突然不見了的模樣。

  等吃過粥,秦昱又讓壽喜推著往外走去。此時,陸怡寧大約是明白他要做什麼了,突然伸手抱住了他:“秦昱,秦昱……”

  “我等下就回來了。”秦昱試圖安撫,然而顯然沒用,陸怡寧緊緊地抓著他,想和他一道走。

  秦昱最終只能一根根掰開了她的手指。

  這天,陸怡寧發出的嗚嗚聲更為響亮,而且又在門口等了一天。

  第三天,第四天,也跟這天一個樣,直到第五天,她大約是明白這不能阻止了,終於不再鬧,只是眼巴巴地目送著秦昱離開,

  國破家亡的慘事秦昱見過許多,早已鐵石心腸,但看她這樣,卻還是忍不住心疼,這天回去路上瞧見有人在賣冰糖葫蘆,他讓轎子停了停,就買了兩根。

  秦昱拿著冰糖葫蘆回到端王府的時候,便看到王府門口站了一個人,或者應該說是站了一群人——這人身後跟著不少下人。

  “臣霍壽見過王爺。”看到秦昱從馬車上下來,那人立刻來到秦昱面前行禮。

  秦昱卻看都不看他一眼,拿著冰糖葫蘆便往任由壽喜推著自己往裡走去,陸怡寧等了他一天,他不想再把時間浪費在不相干的人身上。

  “王爺。”霍壽又叫了一聲,霍家或者跟霍家有關的人,這幾日都多少受了斥責,他的一個舅舅剛剛進京,本是板上釘釘要當個京官的,結果一紙詔書,卻是不日就要出京,去更為偏遠的地方為官。

  他的母親察覺到了不對,又聽說端王重新掌權,睿王還被禁足了,便讓他去找昭陽公主,結果……公主府竟然被端王的人給管起來了,昭陽公主還住進了端王府!

  真是醜人多作怪!霍壽心裡惱怒,卻也不得不前來賠罪,誰曾想端王府的下人不讓他進去不說,他等了許久等來端王,端王竟還無視了他。

  瞧見秦昱就那麼進了府,完全無視了自己,霍壽不免氣極,他在他身邊下人的勸解下又去門房重新遞帖子,又等了一會兒,最終因為毫無作用而甩袖離開。

  離開端王府沒多久,秦昱便遇到了一個熟人,榮王秦岳。

  永成帝如今有三子已經在外開府,端王秦昱,榮王秦岳,睿王秦曜,而其中最沒存在感的,無疑就是榮王秦岳。

  不過,榮王秦岳雖然各方面平平不怎麼引人注目,但他在京中的人緣卻很不錯,霍壽跟他就十分要好,此時見了榮王,更是不可避免地抱怨了幾句。

  “皇兄他近年來脾氣愈發不好,請你多擔待。”秦岳道。

  “他是王爺,我又能如何?”霍壽皺眉,只覺得端王沒一處比得上榮王的,只可惜榮王出生太低……

  霍壽那邊的事情,秦昱並不知曉,即便知道了,也只會一笑置之……霍家,他還有一份大禮不曾送他們。

  這會兒,秦昱進了王府,便瞧見陸怡寧跟之前幾次一樣在門口等著他。

  他的心情突然變得極好,有個人這樣惦記自己,絕對是一件令人高興的事情。

  “給你。”秦昱給了陸怡寧一根冰糖葫蘆。

  陸怡寧並不認識冰糖葫蘆,但她嗅了嗅,很快就意識到這是能吃的。當下小心翼翼地舔了一口。甜的!陸怡寧喜悅地睜大了眼睛,不停地舔了起來,一點都不覺得這動作不雅。

  秦昱也不攔著,就那麼看著她把一個糖葫蘆上面的糖都舔了——糖價不便宜,這冰糖葫蘆上面,可是沒多少糖的。

  糖沒了,陸怡寧便咬了一口山楂,隨後眉頭全都皺了起來,約莫是被酸到了。

  秦昱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笑起來,他以為陸怡寧會把冰糖葫蘆吐掉,沒想到她嚼了嚼,還是把它吃下去了,神色也很快恢復了正常,並且打算繼續舔下一個冰糖葫蘆。

  秦昱歎了口氣,伸手將陸怡寧手上的冰糖葫蘆拿了過來,一口吃掉了一個,整個嚼了嚼吐出山楂核:“這樣吃。”

  陸怡寧接過冰糖葫蘆,照著秦昱的吃法吃了一顆,高興地眼睛都眯了起來,又很快吃了第二個。然而等她想繼續吃的時候,手上的冰糖葫蘆又被秦昱拿走了:“你不能再吃了。”陸怡寧的胃還沒徹底恢復,可不能多吃。

  陸怡寧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秦昱將剩下的冰糖葫蘆給吃了。

  昭陽過來已經有些時候了,將秦昱與陸怡寧分吃一根冰糖葫蘆的情景全都看在眼裡,心裡無比酸澀。

  她的皇兄對皇嫂真的很好,可她……

  “昭陽,這給你。”秦昱將剩下的一根冰糖葫蘆給了昭陽。

  昭陽有些驚喜地拿著冰糖葫蘆,之前自怨自艾的心思頓時消失不見:“我能吃嗎?”她還從沒吃過這東西呢,而且……那吃法頗不雅觀……

  “當然能。”秦昱道,然後就覺得衣袖一緊,顯然陸怡寧不高興了。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8:52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4章 懲駙馬(二)

  秦昱側頭,果然看到陸怡寧正在對昭陽齜牙,一副兇惡的樣子,不過她太過瘦小,實在沒什麼威脅力。

  昭陽就沒在意,反而朝著她笑了笑。

  陸怡寧看到昭陽朝著自己笑,頓時不齜牙了,只是整個人往秦昱身上靠了靠。秦昱坐在輪椅上,總歸跟她隔了一層,靠起來很不舒服,陸怡寧皺起眉頭,又惡狠狠地瞪了那輪椅一眼。

  秦昱將她的表現全都看在眼裡,笑著摸了摸她的腦袋,然後又問昭陽:“昭陽,你有事?”霍壽來了的事情,昭陽應該是不知道的,他手底下的人不會把這樣的事情告訴昭陽,既然這樣,昭陽怎麼會跑到門口來?

  “皇兄,我……”昭陽又低了頭,她面對陸怡寧的時候並不害怕,對著秦昱卻總是不敢多話。

  “你說說。”秦昱鼓勵道,幾天過去,他已經摸索出跟昭陽的相處方法來了。

  昭陽果然放鬆了一些:“皇兄,我想出去採購一些紙筆。”她確實不知道霍壽來找自己的事情,這次主動來找秦昱,是鼓足了勇氣的。

  她想去外面看看。

  她長這麼大,除了皇宮公主府還有端王府,幾乎沒去過別的地方,這些日子教導身邊願意識字的幾個丫鬟僕婦識字,聽她們說起的外面的事情之後,她就一直想出去看看。

  身為公主,她並不能胡亂出門,就想到了也許可以去買紙筆……她的學生不敢用她的紙筆學寫字,現在可都還用著讓府裡的太監幫忙做的沙盤。

  昭陽的心思並不能瞞過秦昱:“你想出去看看?”

  昭陽低下頭,開始捏自己的衣角。

  “這幾天外面不安分,等過幾天,你可以去城外住一段時間。”秦昱笑道。

  昭陽驚喜地睜大了眼睛,去城外住幾天?她以為她最多也就只能出去一趟,買買東西而已!

  “我收養了一些孩子給母后祈福,你到時候你可以去看看他們,也可以試著教導他們學習。”秦昱道。

  還能去看一群孩子?昭陽更高興了。

  秦昱見狀也非常滿意,昭陽離開霍家已經有些日子了,卻一點都不關心霍壽,這很好。

  昭陽確實不怎麼在乎霍壽,她膽小而又敏感,連自己的母親和皇兄都不敢接近,自然也就從頭到尾不敢相信霍壽會喜歡自己,也不會對霍壽有感情。

  心情很好的昭陽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糖葫蘆,然後就又被陸怡寧惡狠狠地瞪了一眼,瞧見陸怡寧的樣子,昭陽抿起嘴,露出一個小小的笑容,隨後又露出了些憂鬱。

  短時間裡,她是不可能瘦下來的,但不久之後就要去見一些可愛的孩子……昭陽這天晚上,卻是刻意地又少吃了一點。

  秦昱並沒有攔著昭陽,別看昭陽現在已經吃的很少了,但跟京城的那些大家閨秀一比,其實還是吃的很多的……她平日裡待在家裡都不怎麼動彈,吃少點關係真不大。

  昭陽吃得少了,陸怡寧這天吃的卻稍稍多了點。她以前受過很多苦,胃都壞了,身體可謂是千瘡百孔,但不知為何恢復的非常快,這麼些天過去,胃就已經好的差不多了。

  秦昱對此感到非常慶倖,這天晚上,就讓人給她做了肉粥,還琢磨著過幾天給她吃米飯。

  捧著肉粥,看到對面的昭陽只能吃菜粥,陸怡寧得意極了,雖然那張臉上依舊沒太大的表情,但眼神卻格外明亮,還刻意吃出聲音來,讓秦昱非常無語。

  陸怡寧和昭陽兩個人很喜歡自己帶回家的冰糖葫蘆,發現這一點,第二天秦昱又買了酥糖給她們帶回去。

  第三天,他買了好克化的糕點帶回去。

  第四天,他買了一些梅子果脯帶回去。

  第五天……

  第五天,秦昱用木制食盒帶著福滿樓的幾樣招牌菜回去的時候,就看到霍家的當家人等在端王府門口。

  他可以不理會霍壽,但一個當朝大員來端王府等自己,卻是不能不理會的。

  “霍大人有何貴幹?”秦昱沒有請人進門的打算,笑著問道。

  “王爺恕罪,臣那侄兒又蠢又笨,怠慢了公主……”霍家如今的當家人是霍壽的大伯霍文山,這會兒,他滿臉謙遜地對著秦昱作揖。

  霍家一開始受到刁難的時候,他們並未當回事,只是讓霍壽去找端陽公主賠罪,卻不想後來霍壽失敗而歸,之後,霍家遇到的麻煩還越來越多了!

  不僅如此,端王可以說是明目張膽地在針對霍家,毫不掩飾。

  霍壽迎娶了昭陽公主之後,端王一直很給他們面子,現在這樣刻意針對……很顯然,這是端王的警告。

  霍文山想也不想,就讓人去查了昭陽公主在霍家的情況,這才知道他們霍家竟然那般怠慢昭陽公主……

  後院的那些女人簡直瘋了!就算如今來看,最有可能會坐上皇位的是睿王秦曜,但也不能為了巴結睿王,就對昭陽公主不好……昭陽公主再怎麼說,也是皇室中人!

  更何況,如今端王還未倒臺。

  “霍大人知道就好。”秦昱笑著看向霍文山,這個霍文山其實是個聰明人,可惜霍家其他人……都是一群蠢貨!

  “王爺,臣已經對那侄兒的動了家法……”

  “霍大人客氣了,霍家家教很嚴,本王也是知道的,霍大人做的很好。”秦昱打斷了霍文山的話,霍文山確實動用了家法,但半路就被霍老夫人攔了……呵。

  霍文山心下一喜,秦昱這時候卻又道:“本王已經知道霍大人的意思了,霍大人請回吧。”

  霍文山聽到秦昱的話,只當秦昱是答應了放過霍家,很快便告退了,卻不知道等秦昱進了端王府,將手上的東西給陸怡寧嘗了一點之後,就立刻將趙楠叫了來。

  “我讓你查霍家的事情,查的怎麼樣了?”秦昱問道。

  “王爺,都已經查到了。”

  “你去跑一趟,霍二老爺的罪證,每個御史都送上一份。”秦昱直接道。他上輩子為了給昭陽報仇,曾經把霍家查了個底朝天。

  京城的大戶人家,險有從未犯過事的,只看有沒有人追究而已,霍家那麼多人,算上姻親就更多了,要抓把柄再簡單不過。

  當然,那些打殺了某某丫鬟,某某下人在外面仗勢欺人之類的事情,都是不能將霍家怎麼樣的,他們也能輕鬆找了人頂罪或是撇開,然而,他手上有兩個霍家的大把柄。

  一個是霍文山外放為官之時,曾經收了他人錢財,害的一秀才家破人亡,只留下那秀才的老娘活了下來,而這老人可以說是將霍文山恨之入骨。

  第二個,則是霍家二房的霍二爺為永成帝督建別院之時,曾私扣下很多銀兩,還占了兩個從江南採買回來,準備送進宮的宮女。

  這兩件事都不算大事,但操作好了,卻能讓霍家無法翻身,也能讓永成帝對霍家無比厭惡,尤其是霍二爺做的事情。

  霍文山回家之後便鬆了一口,只當是這事已經了了,不想第二天,朝堂上便有很多御史彈劾了霍二爺。

  霍二爺修建行宮之時,明面上用十萬兩銀子跟人買石頭,等石頭買好,再讓商家孝敬他六七萬兩這樣的事情沒少幹,送到行宮來的女人裡頭有兩個絕色,他還扣下了,一個送了睿王,一個自己養了。

  這事是在永成帝參加的大朝會上被御史揭露出來的,而剛一揭露,永成帝立刻就怒了。

  永成帝極愛享受,但大秦的國庫裡頭卻一直沒錢,以至於他花錢不得不縮手縮腳的,那行宮他早就想修建,但因為沒錢不得不和戶部較勁了兩年,又從私庫拿出許多銀兩才能修完,險些都將他的私庫掏空了。

  結果……這蓋行宮的錢,竟然多數是被官員貪了?

  還有他的美人,竟然也被人占了?!

  永成帝怒了,霍二爺直接就被關進了牢裡,端王還自動請命,表示願意去調查這事。

  永成帝看到秦昱主動提出要調查霍家,才想起來霍家還欺負了自己的女兒,當下對霍家更為厭惡……霍二爺已經進了牢裡了,他便將霍文山叫了來一頓罵。

  霍文山被永成帝罵了之後,便知道昨日秦昱的那些話,不過是些空話而已,不,就連空話都不算,從頭到尾,端王就沒給什麼承諾。

  端王這也太狠了!霍文山想到自己那入獄了的弟弟,對霍壽這個侄子突然厭惡起來。

  若是霍壽對昭陽公主好些,端王就算發現了這些事,也會幫他們抹平了,可現在……

  霍文山回到霍家之時,霍家已經亂成了一團,霍二老爺的家眷子女抱頭痛哭傷心欲絕,而她們一瞧見霍大老爺回來,便立刻圍上來,想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還不是霍壽這混帳!”霍文山忍不住道。

  “這關壽兒什麼事?老大,你說說!”一直以來最寵霍壽的霍老太太皺眉。

  “母親,端王這是為昭陽公主出氣!”霍文山苦笑道,他們霍家娶了昭陽公主,私底下又會給睿王錢財,可以說兩頭討好,因而之前日子一直過的安穩,現在突然出事……這絕對跟端王有關。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9:03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5章 懲駙馬(三)

  “你此話當真?”霍老夫人皺起了眉頭。

  “如若不然,端王縱然拿到了把柄,也定然不會對霍家出手!”霍文山咬牙道。

  霍老夫人眉頭一挑:“那公主嫁到霍家兩年還不曾有孕,我都沒怪他,端王還要來怪我們?”霍老夫人對昭陽公主是滿肚子怨氣的,只覺得這公主除了身份,沒一處配得上自己的孫子。

  “母親慎言!”霍文山被自己母親的話嚇了一跳:“那是公主!”

  霍母聞言一愣,隨即道:“你不是已經去給端王賠罪了?還有那位……那位怎麼說?”霍二老爺這般貪錢,是因為霍家跟睿王搭上了線,而睿王如今正缺錢。

  說起來,霍二老爺做事做的極為隱秘,也不知道是怎麼被端王知曉的……

  “那位現在被軟禁了,這事又牽連到他,自顧不暇,哪還顧得上我們?端王那邊……”霍文山提到端王,也覺得頭大。

  按理不過是夫妻之間的事情,端王教訓了一下霍家之後,就該找人跟他們談談了,不想他竟是全無此意:“明日,我再去一趟端王府。”

  “我與你一道去,去給昭陽公主請安。”霍老夫人道:“就算是端王,總也要給我這把老骨頭一點顏面。”霍家可是曾經幫太祖皇帝打過江山的!

  第二日,霍老夫人便與霍大人一起來了端王府。

  因著端王府的下人告知昭陽公主今日前院有客,昭陽公主便不曾去前院,秦昱又恰好不在端王府,霍文山和霍老夫人由下人奉了茶,便無人理會了。

  霍老夫人身為女眷,按理該由女主人招待,她也幾次提出要去見見昭陽,卻都被回絕了,趙管家每次都笑吟吟地表示,公主本身是客人,他們王妃無法招待客人,只能委屈霍老夫人留在前院。

  到了後來……霍文山和霍老夫人突然發現,他們便是想要找趙管家,都找不到了,也就兩個一問三不知的丫鬟一直留在他們身邊,給他們奉茶。

  當真是欺人太甚!霍老夫人已經許久沒受過這般欺辱,等得時間越久,越是生氣,也是到了這時,她才清晰地感覺到自己錯了。

  皇室到底是皇室,地位跟他們天差地別,而她之前,竟然去怠慢了一位皇室公主……

  霍老夫人懊悔萬分,又有些慌亂,而此時,端王的轎子被一個告狀的老婦人攔住了。

  霍家的這些罪證,秦昱此生拿的極為輕鬆,但曾經,他卻是查了整整一年,才總算查到霍二老爺受賄的事情,還因為時間太長而找不到什麼證據。

  至於霍文山逼死那秀才一家的事情……曾經的那次,這事發生在昭陽還未去世之時。

  前朝允許百姓敲響登聞鼓伸冤,但大秦卻會在登聞鼓附近派人守著,凡是試圖靠近登聞鼓的人,都會被帶下去盤問。

  說是只要被打了三十杖,便能去敲登聞鼓,可事實上,大秦早就不許百姓去敲鼓伸冤了……偏偏那年,有個老婦人堅持要敲響登聞鼓。

  登聞鼓若是被敲響,皇上必須上朝,若是敲響登聞鼓的是伸冤的百姓……這不就說明大秦吏治不清麼?

  這兩樣,永成帝都是不喜歡的,因而那老婦人最後被活活打死。

  秦昱事後才知道此事,雖然覺得惋惜,但起初也沒打算為這一家伸冤,畢竟他們狀告的是昭陽下嫁的霍家,不過後來昭陽去世,他卻是又將這事翻了出來。

  如今那老婦人還未升起敲登聞鼓告狀的念頭,卻已經來了京城,準備告狀,秦昱很輕鬆地便找到了她。

  讓她去敲登聞鼓是不行的,那雖然能讓永成帝將霍家發落,卻也會讓永成帝記恨他這個折騰出這事來的兒子,這老婦人多半也保不下性命……他乾脆就讓這老婦人來攔自己的轎子了。

  京城的大街上,端王的轎子被一個老婦人攔下,那老婦人跪在端王轎前大聲呼冤,狀告霍文山霍大人。

  端王帶著這老婦人去了衙門,又讓人去拿霍文山。

  這一切,京城的官員都看在眼裡,各個驚訝莫名。

  這霍家不是端王的人麼?端王如今為何會是一副要將霍家給連窩端了的架勢?若是這霍家沒了,公主又要如何?端王就不怕公主傷心?

  他們驚訝,同時也都後怕不已,端王竟是輕輕鬆鬆,就能找出這麼多證據來對付霍家,他們若是跟他作對……

  睿王一系的許多人,都暗暗決定接下來要韜光養晦免得被端王盯上,而很多原本想要投靠睿王的人,如今也猶豫起來。

  至於被人從端王府帶走的霍文山,他到了這一刻,才發現端王竟是想要毀了霍家的。

  而霍老夫人……她氣極之下暈了過去,又被霍家的下人帶回了霍家。

  看到霍文山被帶到衙門裡,秦昱的嘴角往上勾了勾,他知道霍家如今多半已經雞飛狗跳,心情格外的好。

  他這次針對霍家,主要是為了給昭陽出氣,順便將昭陽從那裡帶出來,卻也打算順手震懾一下朝堂上的那些人。

  曾經的他在昭陽去世之前,幾乎不曾刻意拉攏朝臣,除了睿王一系,對其他人也很是寬和,倒是讓某些人把他當成了可以隨意捏的軟柿子……

  如今,這一切都變了。

  這日秦昱回去的時候比往常要晚許多,而他一回去,陸怡寧便一頭撲了過來:“秦昱……”

  “抱歉,回來晚了。”秦昱帶著歉意道,摸了摸她的腦袋。

  陸怡寧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又叫起來:“秦昱……秦昱……”

  永成帝到了第二天才知道秦昱做的事情,不免訝異,然後便聽到陪在身邊的張才人道:“不曾想端王竟這般厲害,能如此輕鬆就給霍家搜羅了一堆罪名,今後朝中怕是沒人敢跟他作對了。”

  永成帝一聽,臉色就難看起來,他雖不喜管事,但卻是喜歡當皇帝的,自然也就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太過能幹。

  之前他還因為霍壽以及霍二老爺的事情對霍家無比厭惡,現在聽了張才人的話,卻轉而防備起了秦昱這個兒子。

  曾經的秦昱從不知道永成帝竟會有這樣的念頭,但重來一次的他,卻已經能將永成帝的心思摸得極准,事實上,他當初之所以能扳倒秦曜,就是因為利用了永成帝這樣的心理。

  永成帝和張才人聊過之後沒多久,秦昱便求見了永成帝。

  秦昱身有殘疾不便行禮,但他依然非常恭敬,見了永成帝之後,便將霍家的罪名一樣樣都說了出來。

  永成帝越聽,臉色越難看,對秦昱的防備也越大,他這個兒子……實在太過能幹了!霍家的事情他一無所知,他這個兒子倒是知道的清楚!

  “父皇,兒臣還有一事要稟報……兒臣做了錯事,希望父皇諒解。”

  “哦,你做了何事?”永成帝問道,已經在盤算著要把秦昱手上的權柄重新收回了。

  “父皇,這霍家做的貪贓枉法之事,兒臣以前雖不是事事清楚,卻也知曉許多,這霍家,還給兒臣送了不少東西了,而兒臣全都收了,請父皇恕罪。”秦昱滿臉羞愧:“也正是因此,這次霍家的罪狀,兒臣才能知道的這般清楚。”

  “還有這事?”永成帝驚訝不已,秦昱竟把收了霍家錢財的事情告訴了自己?

  “確有此事。”秦昱道:“自從昭陽嫁到霍家,這霍家便和兒臣走的極近,兒臣也得了不少孝敬……但他們竟敢怠慢昭陽,不把皇室和父皇放在眼裡,兒臣總是要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聽了秦昱的解釋,永成帝之前對秦昱升起的戒備已經完全消散,只覺得秦昱重情重義,為了給昭陽出氣竟是斬了自己的左膀右臂——這霍家雖說和睿王有些牽扯,但有昭陽在,他們一直都是被劃分到皇后一系的,之前和端王還走動頻繁。

  “昱兒,你就不覺得可惜?”永成帝的態度緩和了。

  “回父皇,兒臣不覺得可惜。”秦昱道:“兒臣現在就是個廢人,連子嗣都不會有,權勢對兒子來說,毫無用處。”

  秦昱的臉上滿是苦澀,讓永成帝對他愧疚起來,同時也算是徹底放下了心。

  秦昱卻不甘只是如此……他很快又表示,自己收了霍家許多東西,現在願意將之送給永成帝賞玩。

  永成帝的私庫裡頭都快空了,自然不會拒絕,同時對秦昱愈發得和藹可親,當然,他是不耐煩將時間全都耗在秦昱身上的,因而很快,便讓人將秦昱送出宮了。

  張才人剛說了秦昱壞話,永成帝有些厭煩她,也就不願意找她陪伴了,而是去了御花園。不久之後,永成帝便邂逅了某位美人,帶著玩樂去了。

  霍家的事情結束的很快。

  秦昱一直督促著手下人辦案,因而案子沒多久就了結了,霍大老爺和霍二老爺都被判了流放,不僅如此,因著霍二老爺貪污的數目太大,又拔出蘿蔔帶出泥查到了霍家其他的一些罪狀,霍家還要被抄家。

  秦昱盡責地帶人將霍家的財產全都抄沒,然後就像之前自己給永成帝送東西一般,將抄來的財物全都拉進了永成帝的私庫。

  這霍家當初可是在修建行宮的時候撈的錢,而那修建行宮的錢,大多都是從永成帝的私庫出的……秦昱打著這幌子幫永成帝撈了一筆,卻是徹底無視了從霍家抄出的錢,其實超過修建行宮的總花費的事情。

  永成帝拿了錢,對秦昱欣賞極了,想到秦昱之前給自己送來不少東西……他大手一揮,給秦昱賞了更多。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9:13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6章 泡溫泉(一)

  秦昱之前給永成帝送去的東西都是珍寶,而這些珍寶有一個特點,就是不好賣。

  它們有些是非常珍貴又眾所周知的寶物字畫,有些乾脆就是御賜的東西,秦昱可以用可以賞玩,卻都不能賣……賣了前者,估計京城的人都要知道端王缺錢了,而若是賣了後者……永成帝都要找他麻煩。

  但秦昱現在很缺錢,將來會更缺錢。

  他知道永成帝向來大方,又喜歡賞玩各種珍寶,乾脆就將自己府裡那些用不上也賣不了的東西收拾到一起,然後打著自己之前收了霍家賄賂的名頭送給了永成帝,不著痕跡地討永成帝的歡心。

  果不其然,永成帝在抄了霍家發了一筆之後,賞了他更多的東西,這些東西一半是金銀,另一半也都是能賣的——端王厭惡霍家,將霍家的東西賣了,這事再正常不過。

  一轉手,秦昱就賺了一筆,他心情極好,當即就讓趙管家將府裡那些能出手的東西全都出手了,換成真金白銀。

  如今在京城,人們願意為了字畫珠寶一擲千金,但等亂世到來……到時候到底還是金銀好用,還必須是實打實的金銀。

  銀票這樣的東西,在亂世很難得到認可。

  趙管家應下了,想來不久之後,就會有一批批的銀子被送到了秦昱位於城外的莊子裡。

  將霍家解決了之後,秦昱又進了一次宮,去找了永成帝,先是謝恩,隨後又提出想要去城外住幾天。

  永成帝對秦昱這個兒子正熱乎著,聽說秦昱要去城外,倒是極為不舍:“昱兒好好的,怎麼想到要去城外?”秦昱去了城外,那些大臣找不到主事的人,多半就要來煩著他了……

  “父皇,兒臣是想帶昭陽去散散心,還有就是兒臣的身體……就要入冬了,兒臣身體不適,便想去溫泉莊子上修養幾日。”秦昱說話的時候,臉色有些蒼白。他回來的時候是中秋佳節,而如今就快要年底了,京城也越來越冷,這讓他極為難受。

  他受傷之後雖然撿回來一條命,但身體一直不好,每日腰部都會發麻發疼不說,陰雨天氣整個人都會酸疼不已,等天冷了,他更是會時常發病,痛得無以復加。

  不過,這並不是他要出城的主要原因,畢竟那些疼痛他其實早就習慣了。

  永成帝是知道秦昱身體不好的事情的,聽到秦昱這麼說,倒是同意了讓秦昱去城外修養,又道:“昱兒,你好好調養一番,等十二月中旬再回來。”

  如今已經十一月底,離十二月中旬不過半個月,更重要的是……從十二月中旬開始,就有很多事情要忙了。永成帝……這是讓他十二月中旬回來做牛做馬,卻說的好似賞賜一般。

  秦昱有些好笑,但依然非常恭敬:“父皇放心,兒臣十二月中旬定然回來。”

  永成帝滿意了,又聊了幾句政事,便讓秦昱回去了。

  回到端王府,秦昱照例看到了等著自己的陸怡寧,將手上的肉鬆餅遞給她,秦昱又把昭陽叫了來,讓她去收拾收拾,明日就帶她去城外。

  至於肉鬆餅……昭陽就不能吃了,她還是太胖。

  上次秦昱提過之後,昭陽就一直盼著能去城外,現在聽說可以去,她那張略小了一點的胖臉上露出喜色,眼睛都彎了起來:“謝謝皇兄。”

  “不用謝。”秦昱的心情也很不錯,昭陽的膽子總算是大了一點,還有陸怡寧,她也成長了很多。

  昭陽這日並未和秦昱一起吃飯,她早早回去整理自己的東西去了,而秦昱和陸怡寧吃過飯後,也開始讓壽喜整理他們的東西。

  他一個王爺出行,要帶的東西非常非常多,壽喜收拾了好幾箱子,還從房間裡翻出了許多秦昱都沒什麼印象的東西,比如說陸怡寧的首飾盒。

  看到那首飾盒之後,秦昱才想起來,陸怡寧似乎從未戴過首飾,他看了一眼臉色已經好了很多的陸怡寧,有心想要找個首飾給她戴戴,但想到她可能會不小心用簪子這樣的東西傷到自己,又忍了。

  最後,秦昱拿來一枚玉佩,將之戴在了陸怡寧的脖子上:“這是一塊暖玉,能養生,你以後就戴著吧。”

  陸怡寧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玉佩,眉眼彎彎地朝著秦昱歪了歪自己的腦袋,可惜表情依然有那麼一點僵硬。

  端王府一片寧靜,霍家卻愁雲慘澹。

  霍大爺和霍二爺都被發配到了邊疆,霍家其他人也有入獄的,但絕大多數女眷並未收監,她們的嫁妝也都留下了。

  最後,霍家剩下的人,便搬到了霍老太太當初陪嫁的一個宅子裡,那宅子並不大,好在擠擠也能住。但住下之後,這些霍家僅剩的人,卻不免相互埋怨。

  有人埋怨霍大爺霍二爺,覺得都是他們犯了事,才讓霍家落到如此地步,但更多的人,在埋怨霍壽,要是霍壽對昭陽公主好些,讓昭陽公主生下孩子……端王無論如何,都不可能對霍家這樣絕情。

  被抄家之後,霍壽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難過了。

  “這明明是端王冷血無情,又與我何干?”霍壽憤怒極了,仇視地看著自己的家人。當初這些人逼他娶昭陽公主,現在出事了,又來怪他……

  “你若是對公主好些,哪至於這樣?”霍壽的三伯冷冷地說道,霍家三爺是庶出,以前在霍家沒什麼存在感,不過也因為這個他沒犯什麼事情,這會兒倒是將三房的人全都保全了下來。

  “你們難道就對她好了?”霍壽冷笑:“二伯為了討好睿王,可沒少下公主的面子。”

  霍壽說的是實話,霍二爺效忠的是睿王,除了給睿王送錢送人以外,還沒少排擠昭陽公主,當然,這些都是由他夫人出面的。

  “二爺他命好苦啊!這般被冤枉,公主深居簡出,我們總共才見了她幾次?”霍二爺的夫人哭了起來,家裡其他的女眷也哭成了一片。

  “端王這次會這麼生氣,多半是霍壽在外面養女人的事情被他知道了。”霍壽的大伯母突然道,霍文山的這個妻子出生大家族,她幾乎不曾哭過,一直很冷靜,只是對霍壽,她的敵意是最深的。

  朝廷是個講關係的地方,霍文山犯的那點事放在平時輕輕鬆鬆地就能壓下去,若不是霍壽,她丈夫她兒女又怎麼會落到如今這地步?

  霍家的女眷哭得更厲害了,同時,霍壽身邊一個大著肚子的女人滿臉惶恐,瑟縮成了一團。

  秦昱找霍家麻煩的時候,為了避免牽扯上自己的妹妹,避免自己的妹妹被人同情談論,並沒有揭發霍壽在外面養女人的事情,但他也不會對霍壽手下留情。

  抄家的時候,霍家四房他抄的最乾淨,連塊墨都沒給剩下,霍壽用來藏嬌的宅子,就更不可能放過了。

  霍家人被趕出霍家那個御賜的大宅子的時候,霍壽就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慘兮兮地找上門來,渾身上下除了一身衣服什麼都沒有,連耳環都給扯了,霍家的女眷也是到了這個時候,才知道霍壽在外面養了人。

  若是沒有最近的事情,若是昭陽公主還是那副任人欺淩的樣子,霍家人就算知道霍壽養了人,也不會當回事,但現在……眾人每天都在指責霍壽,讓霍壽去給昭陽公主賠罪。

  霍壽咬著牙看了這些人一眼,轉身就走,他的身後,那位懷孕的女子想要追上去,卻追之不及,最後捂著肚子退回屋子裡,更加惶恐了。

  “都給我停下!”霍老太太看到自己的寶貝孫子跑了,忍不住大聲道,又劇烈咳嗽起來,屋裡的女眷這時候總算停下了哭聲,而霍壽也已經跑的不見蹤影了。

  第二天,秦昱就坐上了前往城外的馬車。

  他和陸怡寧坐一輛車,昭陽單獨坐一輛車,除此之外,還有十多輛車子裝著各種用品以及金銀,至於伺候的下人,他們都是跟著馬車走的。

  車隊浩浩蕩蕩地往城外而去,霍壽遠遠地瞧見,一咬牙就要往那邊走去,然而還不等他靠近,騎馬護衛在旁邊的王府侍衛就攔住了他。

  霍壽到底做不出當街大喊大叫的事情,只能不甘地退到了旁邊,倒是讓侍衛省了去捂他嘴巴的事情。

  秦昱很快就知道了霍壽在附近的事情,輕笑了一聲。

  霍壽這傢伙……他倒要看看這人以後會有什麼下場。

  至於他和昭陽的婚事……短時間裡,秦昱並不打算讓昭陽再嫁,昭陽也沒有這個意思,他乾脆就沒讓兩人在這時候和離,免得那些三姑六婆整天嘀嘀咕咕地議論昭陽。

  秦昱在城外有一個很大的莊子,而這些日子,他這個莊子一直在收留孤兒,也收留了一些流民,到如今總共已經收留了六百多人。

  這是一個不小的數字,但其實也並不大,而且……這六百多人裡頭,不乏已經年邁的,和剛出生的嬰兒。

  鄉下莊戶人家,家家戶戶就那麼點地,孩子卻往往一個接一個不停地生,而有些人家是根本養不活那麼多孩子的。

  於是,很多人就會殺死剛出生的嬰兒,尤其是女嬰。現在附近有人收留孩子,那些人乾脆就把剛出生的孩子直接扔在了秦昱的莊子附近,也有人將生病的孩子扔在莊子門口的。

  這些孩子,秦昱都收留了,他就算缺錢,也不差那點錢。

  不過收留了這麼多人,秦昱最看重的,還是那些教上一兩年,就能幫忙辦事的。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9:25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7章 泡溫泉(二)

  “現在莊子上共有四十歲以上老人八十七人,十五到四十歲青壯男子一百二十九人,十五到四十歲女人六十二人,七到十五歲男童一百四十二人,七到十五歲女童七十一人,七歲以下男童五十九人,七歲以下女童一百三十人。”秦昱剛到那個莊子,就有人給秦昱彙報起來。年紀大的人裡頭,男人數量遠比女人多,因為七歲以上的女人,在京城是能賣個不錯的價錢的,但七歲以下,女人便沒那麼值錢了。

  至於為什麼四十歲以上的人便單獨分開為老人……莊戶人家沒得吃飽穿暖,四五十歲往往就已經老態盡顯。

  “這些人的情況怎麼樣?”秦昱早就找了人教這些人讀書認字了,也讓管事的記下每個人的情況。

  “大多都非常蠢笨。”負責管莊子的人道,這些孩童乃至成年人都是貧苦人家出生,讓他們種地做事沒什麼,要讓他們讀書認字卻很難。

  “多教教,如果讀書認字他們學不會,就找人教他們個一技之長,將來也好讓他們有個謀生手段。”秦昱道。

  “是,王爺。”負責的人應下了。

  秦昱這時候又道:“帶我去看看。”

  秦昱收留這些人,打的是為趙皇后祈福的名頭,因而他讓手下人對這些人好些的命令,莊子上的人執行的不錯。

  當然,莊子上的人也不可能對這些人太好,比如平常給他們的食物,基本上就都是粗糧,基本不會讓他們有機會吃葷腥。

  秦昱對此並不意外,也不覺得這有什麼不好的,看過這些人的居住情況,囑咐了負責人要把他們弄乾淨點之後,便去了莊子上那屬於自己的宅子。

  在那裡,昭陽已經安頓好了,至於陸怡寧……她一直緊緊地跟在秦昱的身後。

  “皇兄,這裡真大!”昭陽看到秦昱,驚喜地說道,她說的大當然不是指房子,而是指那開闊的,延綿成片的田地。

  如今已是冬天,地裡枯黃一片,但看著非常壯闊。

  “明天你可以帶人去走走,四處看看,你嫂子的陪嫁莊子就在附近,那裡你也能去。”秦昱道。

  昭陽驚喜地連連點頭,極為感動。

  “等都逛過,閑下來了,你可以去教莊子上的孩子讀書認字,若是看到好苗子,跟我說一聲。”秦昱又道,他剛才只遠遠看了一眼,並不打算親自去管那些孩子,但他覺得昭陽應該可以和那些孩子相處的不錯。

  昭陽果然很高興,幾乎立刻就點頭同意了。

  秦昱在外面走了一圈,被風吹的有點冷,跟昭陽說了幾句話之後,便讓人拿來薑湯喝了一大碗,喝完之後,他轉過頭,恰好看到陸怡寧正小口小口地喝薑湯,滿臉滿足。

  他已經發現了,陸怡寧很喜歡吃甜的東西,而他讓人準備的薑湯恰好很甜。

  喝了薑湯,秦昱的身體便暖了,但他的兩條腿卻已經非常僵硬,皺了皺眉頭,他吩咐道:“去把溫泉池子收拾出來,本王要用。”

  “是,王爺。”壽喜道,臉上露出許些喜色。泡溫泉對秦昱有好處,可惜秦昱身體不便,不願意在過多的人面前袒露身體,也就一直很排斥這件事。

  秦昱以前確實不喜歡泡溫泉,厭惡被人擺弄,但如今他已經想通了。

  他本就是個殘廢,有什麼好躲躲藏藏的?泡溫泉既然對身體有好處,那為何不泡?

  他臨死前因為太冷,腳趾頭都被凍壞了,天知道他那時候多麼想要有個溫泉給自己泡泡。

  莊子裡的溫泉池子是用圍牆圍起來的,這個莊子上的池子有些燙,便在泉眼旁邊挖了小池子方便泡澡,小池子周圍,還用花盆種上了蔬菜,這些日子秦昱等人吃的菜蔬,基本上就都是這裡提供的。

  泉眼旁邊的小池子是用石頭砌的,裡頭還放了石凳,秦昱到了溫泉池子旁邊之後,便有人端來炭盆,然後幫他除去衣物。

  衣褲被除,秦昱算是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身體。他很瘦,特別是兩條腿,上面根本就沒什麼肉,看著尤其難看。

  “放我下去。”秦昱道,他身上只剩下一條及膝的褻褲了,而他並沒有全部脫光的打算——陸怡寧可還一直在旁邊盯著他。

  兩個太監扶著秦昱,將他小心翼翼地放進了溫泉池子,讓他坐在了那只石凳上,露出半個胸膛。

  等坐好,秦昱便笑著看向陸怡寧:“你要不要也來泡泡?”

  陸怡寧糾結地看了看秦昱,“撲通”一下跳進水裡。

  這池子很淺,陸怡寧站在池子裡,水只到了她的腰部,而她有些茫然地看著秦昱,似乎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才好。

  “你們下去。”秦昱吩咐身邊的太監,等他們都走了,才對陸怡寧道:“你把衣裳脫了。”

  秦昱話音剛落,陸怡寧就很爽快地開始脫自己的衣服,脫了外衣中衣不夠,還伸手去脫自己的肚兜。

  到底男女有別,之前在府裡,秦昱雖然會幫陸怡寧穿衣,但洗漱主要還是僕婦負責的,秦昱這時候也就不曾盯著她看,結果一個不注意,轉過頭去的時候,便發現陸怡寧身上除了一塊玉佩已經不著寸縷了。

  秦昱:“……”

  陸怡寧很瘦,身材並沒有看頭,她那懵懂如孩童的模樣也讓秦昱沒法有什麼不好的念頭,乾脆也就不管了,指了指自己身邊的石凳道:“來,坐下。”

  陸怡寧坐在了秦昱身邊的石凳上,她有些矮,坐下之後池水就沒到了她的脖子。

  “如果覺得胸悶透不過氣來,就站起來透透氣。”秦昱道,他有泡溫泉的經驗,若是只在池水中露出腦袋,怕是要不了多久就會覺得胸悶難受。

  陸怡寧點了點頭,又伸手抓住了秦昱的一隻手。

  陸怡寧很喜歡觸碰自己,秦昱早就知道這一點,也就放任她玩自己的手了,不想他的放任竟讓陸怡寧得寸進尺起來,抓住他的手摸了一段時間之後,陸怡寧突然站起來,竟是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

  陸怡寧的眼裡滿是純真,秦昱倒是不能斥責什麼,只能拉開她的手:“身上不能亂摸,知道嗎?”

  陸怡寧這回難得地點了點頭,然後……她突然伸手摸向了秦昱的腿。

  秦昱的腿沒有知覺,被摸之後他微微愣了愣,倒是有些回不過神來,而等他伸出手打算制止的時候,陸怡寧已經停手了,正滿臉嚴肅地看著他。

  “有沒有覺得很可怕?”秦昱笑道。

  陸怡寧不說話,她站直身體摸了摸自己的腿,接著又一次摸了秦昱的腿。

  秦昱看著她,突然有了傾訴的欲望:“我以前從沒想過自己竟會沒了雙腿,不過這麼多年下來,倒是習慣了。”溫泉池的霧氣之中,他的聲音不可避免地帶著落寞。

  陸怡寧眉頭皺起,似乎有些糾結,秦昱摸了摸她的腦袋,又道:“沒事,現在我已經好了,也不會痛。”

  陸怡寧也不知道聽懂了沒有,她伸出手,又摸了摸秦昱的腿。

  秦昱幾次被摸,都已經習慣了,卻不想她這次摸的時候,竟是越摸越往上……

  秦昱雖然沒有什麼知覺,但能看到她胳膊動向,他幾乎下意識地,就抓住了陸怡寧的手。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9:35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8章 泡溫泉(三)

  秦昱出事前還未近過女色,這是頭一次被女人摸,但從頭到尾,連丁點曖昧都沒有,這是因為陸怡寧宛若稚童,也是因為他就是個廢人。

  就算眼前挑逗自己的,是個活色生香的大美人,以他的身體狀況,照樣什麼都做不了。

  秦昱的心不可避免地沉了沉。作為一個男人,竟然不能人道,這對他來說,打擊其實比沒了雙腿更大。

  不過很快,他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朝著陸怡寧露出一個略顯無奈的微笑。

  制止了陸怡寧亂摸的行為,讓她乖乖坐在旁邊的凳子上,秦昱又拿了下人準備好放在旁邊的食物給她吃。

  “中間的溫泉有些燙,能燙熟雞蛋,我兒時來這邊,最喜歡讓人燙了雞蛋給我吃。”秦昱笑著給陸怡寧剝了一個雞蛋。養了幾個月,現在的陸怡寧已經能吃絕大多數東西了,就是太油膩的,或者糯米這樣不好克化的東西不能多吃。

  陸怡寧拿了雞蛋,飛快地將之吃得一乾二淨,秦昱笑了笑,又給自己剝了一個,然後慢慢吃完了。

  溫泉不能泡太久,過了半個時辰,秦昱便開始讓陸怡寧穿衣,等她簡單遮住自己的身體,他又把太監和伺候陸怡寧的僕婦喊了來,讓那兩個僕婦去照顧陸怡寧,又讓太監伺候自己。

  陸怡寧有些不樂意離開秦昱,但到底還是跟著僕婦走了,過了一會兒,她便穿著男裝來到了秦昱身邊,一頭濕漉漉的頭髮披散著,上面還散發著藥材的清香,顯然是那些僕婦幫她洗了頭。

  “坐下。”秦昱指了指自己旁邊的位置,等陸怡寧坐下,便拿來帕子幫她擦頭髮。

  陸怡寧的頭髮有些枯黃,長得並不好,秦昱擦過之後,又給她塗了一層養髮的油膏,做完這事之後,他的雙手就已經酸的很了,但心情莫名地不錯。

  在溫泉莊子上的第一天,秦昱早早地就睡了,而第二天,一行人風塵僕僕地進了溫泉莊子。

  秦昱突然出城,除了泡溫泉看看城外養著的那些孩子以外,還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見一個人,見一個大商人。

  秦昱有接下來十年的記憶,死後又以鬼魂狀態在端王府逗留了十年,因著那十年端王府住著的是一位戎族貴族的緣故,他知道許多事情,其中就包括哪些人一直在抗擊戎族光復大秦。

  這些人裡面,有文官有武官,還包括一些商人,而那些商人裡頭,秦昱印象最深的,是一個叫俞恒的。

  俞恒是江南人,祖上一開始是鹽商,跟官場上許多人交好並攢下了萬貫家財,之後又開始做布匹生意,在江南買下了萬畝桑田讓人養蠶織布,再後來,他們還有了自己的船隊。

  俞家越來越有錢,在永成帝登基之前,他家就已經是江南最富有的商家之一,但俞家卻不甘願只做商人,一心想要當官。

  俞恒的父親到處走關係,最後關係走到了當時還是太子的永成帝那裡,然後花了一大筆錢,跟永成帝買了一個官來做。

  沒錯,永成帝幹過賣爵鬻官的事情,所以他之前聽說秦昱收了霍家的錢,才會毫不在意。

  俞恒的父親有了個掛名的官位之後,大約是嘗到了一些好處,愈發地官迷,之後俞家陸陸續續地,又買了一些官來做。

  至於為什麼要買官……實在是俞家人都有做生意的頭腦,卻都沒有科考的天賦,有一回俞家一個旁支考上了舉人,整個俞家便歡欣鼓舞,大辦了三天流水席,然後……花錢捐了個官職給那人——那個僥倖考了最後一名的俞家人,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已經無力再往上考。

  俞家一大家子都是官迷,俞恒也是,而他身為俞家家主的獨子,俞家後來的掌權人,能動用的錢財是最多的。

  如今儲位未定,俞家一直很低調,一個皇子都不接觸,但曾經的那一世,秦衍登基秦昱當了攝政王之後,俞恒曾經到處走關係,花了不少錢來找過秦昱。

  當時大秦已經千瘡百孔,沒錢發軍餉,江南那邊又一直不安穩,稅收收不上來……秦昱一狠心,乾脆就賣了個爵位給俞恒,又給了他一個江南的官位,並借此收了俞家一大筆從江南運來的糧草。

  那讓秦昱度過了一次難關,但當時秦昱對俞恒的印象並不好,畢竟江南那邊的叛亂,有半數都是江南的商人和世家折騰出來的,他們在江南劃地而治,全然不把朝廷放在眼裡。

  秦昱一直覺得俞家應該也會這樣,沒想到並不是。

  戎族後來攻打江南,很多商人富豪乃至世家望族,都舉手投降了,畢竟改朝換代之後,他們的日子照樣過,但俞家沒有。

  俞家一直都在資助抗戎義軍,還有許多俞家子弟直接就加入到了義軍中去,一心想要光復大秦,後來大勢已去之後,他們也因為不願意戎族的招降,而帶著許多財物揚帆出海,據說是去了琉球。

  這樣一個對大秦忠心,又有錢的家族,秦昱很有好感,想到當時京中的戎族人對俞家又是垂涎又是憤恨,這好感就更多了。

  說起來,俞恒確實是個聰明人,他一直跟戎族作對,但至少保全家族逃到了海外,倒是那些投降戎族的……好些家族直接就被缺錢的戎人給抄了。

  秦昱重生之後,便聯繫上了俞恒,並約俞恒見上一面。

  俞家不想摻和到爭儲位的事情中去,但秦昱知道收了自己的信,俞恒肯定會來見自己,畢竟他們得罪不起一個王爺,果不其然,俞恒上京了。

  秦昱已經讓人在莊子裡收拾出了書房,俞恒一行人來了之後,立刻便有人將俞恒引到了書房。

  俞恒進門的時候,秦昱正在泡茶,一舉一動都顯得貴氣十足,明明是個只能坐在輪椅上的瘦弱青年,但俞恒打從心眼裡不敢小瞧對方,他本就帶著的謹慎,這下又多了三分。

  “草民俞恒見過端王。”俞恒一進來,就跪地行了大禮。俞家現在估計比皇室要有錢,但雙方的地位絕對天差地別,而對皇權的敬畏,也是印刻在大秦很多人的骨子裡的。

  “俞掌櫃請起。”秦昱道,打量了一下俞恒。此時的俞恒不過二十有五,比他印象裡的要年輕很多,他長得並不好看,有些黑,一副憨厚的樣子,至於到底是真憨厚還是假憨厚,這就沒人知道了。

  “謝王爺。”俞恒從地上爬起來,恭恭敬敬地站在秦昱面前。

  “俞掌櫃嘗嘗這茶。”秦昱將手上的茶推到俞恒面前。

  俞恒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端起茶喝了一口,又不解地看向秦昱。他收到端王來信的時候,可以說滿頭霧水,怎麼都不明白端王為什麼會來找自己……他們俞家雖然每年都會給端王送禮,但按理不至於引起端王的注意,畢竟他們只是個商人而已。

  端王找自己,莫非是為了要錢?俞恒已經開始盤算著自己要出多少錢,才能讓端王滿意了。

  “俞掌櫃,本王有一事相求。”秦昱道。

  俞恒看到秦昱這般禮遇自己,愈發肯定秦昱是想跟自己要錢:“王爺儘管說,草民一定盡力!”

  “本王想借俞家的商隊一用,幫忙送些東西去西北。”秦昱道。

  俞恒之前以為秦昱要跟他要錢之時,心裡還是極為輕鬆的,畢竟俞家不缺錢,破財免災算不得什麼,但聽到秦昱的話,臉色卻是一變,他很快忍住,笑道:“不知王爺要送什麼去西北?那邊可是苦寒之地,還有兇惡的戎人四處劫掠,並不安全。”

  俞恒面上帶笑,心裡卻已經無比著急,這端王,該不是想借著俞家跟戎人做生意吧?

  跟戎人做生意確實能賺不少,但那些戎人……俞恒曾去過西北,親眼見過被戎人洗劫的村子的慘狀,對戎人的印象非常不好。

  “送金銀。”秦昱道。

  俞恒一愣,他知道大秦有很多人跟戎人有往來,但那些人都是偷偷賣給戎人鐵器食鹽之類,換來金銀的,這送金銀去西北……

  “不瞞俞掌櫃,本王打算今後在西北選地作為封地。”秦昱道。

  俞恒更驚訝了,端王雖然成了廢人,但也不至於被分封到苦寒之地……甚至正因為端王是個廢人,還是個不會有子嗣的廢人,永成帝應該會給他一個很不錯的封地,畢竟只要他死了,封地就能收回。

  “西北那邊的戎人一直不安分,本王很不放心,便想將來去那邊看著點。”秦昱又道。重活一次,他早就有了打算,打算過兩年就去西北。

  秦岳當初去西北,是勾結了戎族,引狼入室,他卻想要將戎族擋在關外,如果可以,再在那邊培養自己的勢力。

  他一個殘廢的皇子,若是一直留在京城,絕對沒法有大作為,至少朝廷上下,沒人會支持他登基,但去了外面,卻是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要知道,亂世就要來了。

  去西北發展,這一路充滿危機,卻也是大秦唯一的一條生路,而想要走好這條路,他需要諸多助力,這俞家,他就要一點一點將他們拉上船。

  俞恒聽到秦昱的話,頓時肅然起敬。

  他之前就知道端王很不錯,卻不想竟是這般憂國憂民!若是十年後的俞恒,這會兒怕是還會多想一想,但如今的俞恒到底有些年輕,一時間對秦昱充滿敬仰,倒是再無疑慮。

  接下來的時間裡,秦昱和俞恒聊的非常投機,兩人聊了西北那邊的情況,秦昱更是從俞恒那兒,知道了俞家對戎族的態度以及底線。

  其實俞家也有跟戎族做生意,他們會販賣茶磚給戎族,但對戎族,俞家並不喜歡,甚至最近已經打算斷了這條線了。

  “王爺,草民家中有許多熟悉西北情況的人,王爺要去西北,草民便讓他們去打個頭陣。”俞恒笑道。

  秦昱可是王爺,將來會有封地的王爺,交好了秦昱,俞家將來的生意肯定能更上一層樓。

  想到將來自己也許可以在秦昱的封地裡得到秦昱最大的支持,俞恒就不免有些心熱,一張略黑的臉上,笑容更加憨厚了。

  “那就麻煩俞掌櫃了。”秦昱笑起來。
安平曾氏蝦捲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1-25 00:29:46 |顯示全部樓層
第029章 贈傷藥(一)

  俞恒是偷偷來見端王的,和秦昱聊過之後便離開了,走之前,他答應了秦昱將俞家以往走西北的商隊裡的人全都留出來,給秦昱用。

  西北這條線雖然賺錢,但俞家有更賺錢的項目,對俞家來說,它現在早就已經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雞肋,因而要把這條線上的人交給秦昱,他們並不覺得可惜。

  而這對秦昱來說,卻是幫了他的大忙。

  他既然打定了主意要去西北,那肯定要提前在那邊做些安排,而俞家的商隊,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如果操作的好,他將一樣樣物資送去西北說不定不僅不會虧錢,還能在那邊賺上一筆。

  秦昱開始忙著和俞家合作的事情,然後又見了其他一些人,其中大多都是光明正大見的,畢竟他見的這些人,其中很多如今壓根就是些小角色。

  不過,這些小角色在十年後,就都已經成長起來了。

  秦昱忙的很,倒是再沒空去泡溫泉了,他和人談事情的時候不方便讓陸怡寧待在旁邊,還只能哄著陸怡寧,讓她和昭陽一起去玩。

  陸怡寧有些不情願,但如今的她已經懂事多了,和昭陽相處了兩個多月之後,也多少願意親近一點昭陽,因而到底還是跟著昭陽走了。

  於是,在秦昱忙得不行的時候,陸怡寧和昭陽卻是將這個莊子好好地玩了一遍,即便大冬天的莊子裡沒什麼好玩的,但從未來過城外的昭陽就算拔根枯草,都能玩上半天。

  這日,莊子上幾個被叫來陪著兩位女眷遊玩的女孩帶著昭陽和陸怡寧在一片雜草裡找到了一個野兔洞。

  “公主,這是野兔洞,洞裡有野兔。”幾個十來歲的女孩子對著昭陽道,他們莊子上的人都想要討好昭陽還有陸怡寧,因而找到這個野兔洞,確定了裡面有野兔之後,才會沒有直接去抓,而是找了昭陽過來。

  昭陽確實對野兔很感興趣:“洞裡真的有兔子?”她見過別人養那種白白的軟乎乎的兔子,但還沒見過野兔呢。

  “肯定有,有一窩。”一個女孩子道,又有些羨慕地看了昭陽一眼。在他們這樣的莊戶人家眼裡,長得胖那是有福氣,大家巴不得自己能長得胖點,因而沒一個人嫌棄昭陽不說,大家還挺羨慕昭陽的。

  昭陽素來敏感,很輕易地就感覺到了周圍人對自己的態度,愈發地放鬆高興:“那能把野兔抓住嗎?”

  “能!”那些女孩道。

  莊戶人家的女孩子都是自小在田間玩樂的,雖是女孩子,但抓個野兔對她們來說真算不上什麼,更何況這邊的幾個野兔洞,莊子裡的獵人早就來查探過了。

  野兔的洞穴一般都有兩個洞口,這些孩子找來帶著濕氣的柴火在其中一個洞口點燃,扇子不停地扇著讓煙霧往兔洞裡鑽,又分出一些人守在了另一個洞口。

  柴火燒了沒一會兒,幾隻兔子就突然從另一個兔洞口沖了出來,朝著外面逃去,顯然是洞穴裡煙霧太多,待不下去了。

  那些守著洞口的孩子眼明手快,一棍子下去,就打暈了最先出來的那只兔子,又用手摁住了另外幾隻,沒一會兒,就齊心協力抓住了好幾隻兔子。

  這兒都是泥地,潮濕的柴火點燃之後弄出的煙霧還有點熏人,但昭陽一點都不嫌棄,依然非常非常興奮,一雙眼睛亮晶晶的。

  她覺得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這麼高興過,雖然不曾親身參與,但眼前的這一切真的太有趣了!

  “有一隻兔子跑了!”就在這時,突然有人喊了起來。

  “啊!”昭陽驚呼了一聲,這才發現一隻不大的小兔子逃出包圍圈,然後朝著遠處逃去。

  然而這只兔子到底沒能逃出升天,它剛剛跑了沒多遠,旁邊突然沖出來一個人,一把按住了它,然後又抓著它的耳朵將它提了起來。

  “皇嫂?”昭陽驚訝地看著那個提著兔子的人,不是陸怡寧又是誰?她皇兄有事,讓她帶著陸怡寧一起玩,陸怡寧這兩天也確實一直跟著她,但總是不聲不響的,昭陽還真沒想到她竟會突然沖出來抓那只兔子。

  皇嫂的動作好快,因為她比較瘦嗎?昭陽有些羨慕地看著陸怡寧。陸怡寧拎起自己手上的兔子看了一會兒,卻是默不作聲地開始往回走,照顧她的兩個僕婦連忙跟了上去。

  “兔子抓到了,我們也回去吧!等下我給你們賞錢!”昭陽見到陸怡寧走了,連忙對那些幫著抓兔子的孩子說道,然後就帶著丫鬟侍衛匆匆往回走去。

  昭陽走的很快,沒一會兒就有些氣喘吁吁的,但她這會兒的心情非常好,說起來,她也是到了如今,才活得明白了起來,以前她有很多錢,卻連怎麼花錢都不知道,自己的東西常常被身邊的嬤嬤丫鬟拿走,但如今就不一樣了,現在的她知道,幾兩銀子,竟然就已經可以讓一戶人家舒舒服服過上一個月。

  莊戶人家用不著買糧食,甚至一年都花不了幾兩銀子。

  整日裡四處跑,昭陽不見憔悴,倒是越來越精神了,看著前面自己皇嫂那裹了狐裘看起來還非常瘦的身體,她一咬牙,又加快了腳步。

  陸怡寧拎著野兔,一路走的飛快,沒多久就來到了他們住的大宅子附近,然後,她又熟門熟路往秦昱的書房走去。

  看到壽喜在書房門口待著,確信秦昱就在裡面,陸怡寧不繼續走了,提著兔子就站在了門口,盯著房門看個不停。

  兔子還活著,不停地蹬腿,但陸怡寧將它抓得牢牢的,它壓根就掙扎不開,最終只能停止掙扎,認命地不動了。

  “王爺,王妃回來了。”壽喜看了一眼那兔子,對著陸怡寧笑了笑,又敲了敲房門,他們這些伺候秦昱的人,一開始都是不喜歡陸怡寧的,覺得她配不上他們王爺,但接觸的久了,看到秦昱很喜歡陸怡寧,對這個王妃卻也越來越恭敬,甚至越來越喜歡。

  “怡寧,進來吧。”秦昱說道,然後就看到陸怡寧拎著一隻兔子,飛快地從外面沖了進來。

  陸怡寧從外面帶進來一股冷風,還有草木的清香,而她一進來,就沖到秦昱身邊,然後將手上的兔子放在了秦昱懷裡。

  秦昱有些摸不著頭腦,而那只兔子在陸怡寧放了手之後,立刻就從秦昱的腿上跳了下來,往外跑去。

  兔子的速度很快,但陸怡寧的速度更快,眼看著兔子就要跑了,陸怡寧突然撲過去,就又將那只兔子抓住了,不過這回她拎的就不是兔子耳朵,而是兔子脖子後面的那圈毛了,拎著兔子,她又遞給了秦昱。

  這回秦昱抓住了兔子,他有些哭笑不得地看著手上灰撲撲一看就很髒的兔子:“你送我一隻兔子?”陸怡寧剛才應該是想要把這只兔子給他,只是……有送這樣一隻髒兮兮的兔子給別人的嗎?

  “給你,吃!”陸怡寧突然道。

  秦昱一愣,陸怡寧不喜歡說話,這還是他第一次聽到她說“秦昱”以外的話,而更讓他沒想到的,是陸怡寧竟然是要把這只兔子送給他吃。

  秦昱突然就想起了上輩子的許多事情,他生命的最後那段時間,可以說全靠陸怡寧贈送的食物,才能活下來。

  對陸怡寧來說,食物應該是很珍貴的,但她每次都願意跟自己分享。

  陸怡寧抓回來的兔子,最後變成了一盆紅燒兔肉。

  秦昱很喜歡這道菜,陸怡寧也同樣很喜歡,兩人竟是將一隻兔子啃的乾乾淨淨的,只給昭陽留了個不大的兔腿。

  秦昱這天將自己手上的錢全都算了一遍,又完善了今後的計畫,晚上睡得就有點晚。

  這些日子忙得很,他非常疲憊,結果越是疲憊,竟然越是無法入睡,不停地想起上輩子那一樁樁的事情,以及國破家亡的場面。

  等夜裡外面突然刮起風來,他就更加睡不著了,一直到了後半夜,才總算迷迷糊糊地睡著。

  秦昱是被疼醒的。

  他的傷口雖然痊癒了,但平日裡腰部永遠都是又麻又癢的,偶爾還會疼痛難忍,而這並沒有緩解的方法,只能忍著。

  他當初想要出城,跟永成帝說的理由就是擔心會犯病,想要在溫泉莊子上休養,沒想到還真的就發作了。

  抓著床單,秦昱開始想其他的事情,努力讓自己忽視身上的疼痛,但效果並不好,沒一會兒,他就已經大汗淋漓,甚至克制不住地發出了許些呻吟。

  “秦昱?”陸怡寧的聲音響起,同時,一隻手抓住了秦昱的手,發現秦昱的情況不太對之後,她明顯擔心起來:“秦昱,秦昱……”
安平曾氏蝦捲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我們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1-18 00:5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