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teae

[都市言情] 喬湛 -【惹愛成婚】《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0 01:30:5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一切來得太突然,唐薇恩預產期提前,杜家的小小子提前出來與大家見面。白諾當夜趕到醫院,看著虛弱的新媽媽和帥氣的乾兒子,她感動得直落淚,那時候她忘記了在這種場合,她也許會遇上顧銘軒。

    可結果是顧銘軒人在國外,趕不回來。

    白諾覺得自己松了口氣,心卻沒來由地揪得發疼。從今往後,他們只是兩個熟悉的陌生人,在茫茫人海中錯肩而過。

    從此之後白諾幾乎每天下班都會往醫院跑,逗弄著可愛的乾兒子成了她失意以來最快樂的一件事情。

    今天,她像往常一樣下班就準時到醫院報到。

    「杜杜,瞧瞧誰來了,乾媽來囉。」白諾進病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湊上去跟可愛的嬰兒打招呼。

    小小的人兒似乎知道誰對他最好,咧嘴朝她笑得開心。

    「哇,小恩,我乾兒子對我笑欸.」白諾興奮地拉著杜杜的小手。

    唐薇恩湊了上來,不滿地嘟起了嘴,「臭兒子,出來幾天了還沒對老媽笑過呢。」

    「誰教乾媽比親媽美呢。」白諾很自戀。

    唐薇恩沒好氣地白她一眼,正想回她兩句,忽然瞄到門口走進一個人,揚聲打了聲招呼:「顧伯母。」

    白諾身子一震,只是一個相同的字就能讓她神經緊繃,然而沒有錯,站在眼前的人就是顧銘軒的媽媽。

    顧媽媽走到白諾身邊,語氣不同於上次的高傲,反而很柔和,「白諾,可以和你談談嗎?」

    談,顧媽媽還要跟她談什麼,她都已經照著要求離開了。可畢竟顧媽媽是長輩,白諾沒有辦法說什麼,只好隨著一起走出病房。

    「對不起。」出乎意料的,顧媽媽的第一句話居然是向她道歉。

    白諾又驚又不解,「顧太太……」

    「叫我伯母吧,如果不是我的固執和自以為是害了你們,也許你現在已經叫我一聲媽了。」顧媽媽的神情很是後悔。從兒子口中,她才知道兩個人已經私下訂婚了,而她居然將自己未來的兒媳婦趕走。

    白諾不懂顧媽媽為什麼突然轉變了態度,上一次可不是這樣,雖然並沒有對她惡言相向,但態度實在算不上好。她的心情很糟糕,不想再提過去的事情,「顧太太,如果沒什麼事的話,我想進去看看小恩。」

    「等一下,我這次回來是專程找你的。」她透過杜英齊知道白諾每天都會來看小恩,所以她特地飛回來,就是為了能將自己的心裡話告訴白諾,「我很後悔,我不該那麼對你。」

    「已經過去了,我不怪你,真的。」事實上她沒怪過任何人,要怪也只能怪她和顧銘軒有緣無分。

    「沒錯,阿軒確實有個青梅竹馬的未婚妻,但這是我們做長輩的單方面的想法,阿軒從來就不承認這門婚約,甚至不只一次要求我們解除婚約,可是我們不同意,認為雅雅就是他最應該娶的女人。」顧媽媽回想著兒子對她說過的話,心隱隱發疼。

    「阿軒一直都很尊重我和他爸爸,但我們卻傷了他的心。他知道是我逼走了你,雖然他沒有責怪我,可是他的痛苦我們看在眼裡,身為父母的我們真的非常心疼。」

    白諾也心疼,不知為顧銘軒還是為自己。但她沒有說話,只靜靜地聽著,她知道,顧媽媽接下來說的話很重要,也許會動搖她的某個決心,但她的腳卻像釘住一般定在原地動彈不得。

    只聽見顧媽媽繼續說道:「他說他可以不和你結婚,但他會一輩子單身,不娶任何人,也就是這個時候我們才終於意識到他對你的感情這麼深。我真的太傻,因為自己錯誤的決定傷害了你們。」說著,顧媽媽老淚縱橫。

    而白諾的心也開始不爭氣地動搖,可是她真的該相信他,相信他愛的人、想娶的人一直都只有自己嗎?

    「白諾,再給他一次機會吧,也給我這個長輩一次贖罪的機會,好不好?」

    好不好是她說了就算嗎,分開這段時間以來,顧銘軒沒有找過她一次,也許在他心裡他已經放棄她、放棄他們的感情了。想到這個可能性,白諾覺得自己的心還是會痛。

    自那天和顧媽媽談話後,白諾覺得自己的心多了一份期待,期待顧銘軒某一天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雖然她不確定自己會怎麼樣,但至少她覺得兩個人確實該開誠佈公地進行一次談話,而不是一直逃避。

    可很遺憾的是,她一直沒能看見他,一次也沒有。

    今天是杜英齊和唐薇恩兒子滿月的日子,杜家沒有大肆宴請,只低調地請了幾個親朋好友到家裡吃飯,白諾理所當然地在邀請的名單中。她為杜杜挑選了一套精緻漂亮的音樂盒,小傢伙樂呵呵地笑個不停。

    飯後,杜家的親人們都離開了,只有幾個要好的朋友來到客廳聊天。

    雖然白諾表面上一直在逗弄著懷中可愛的小傢伙,實際上像兔子一樣豎起了耳朵偷聽,只因她從別人嘴裡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阿軒那傢伙最近在忙什麼啊?失蹤一樣完全找不到人。」一個不知道白諾身分的男人出聲抱怨道。

    杜英齊看了跟自家老婆聊天的白諾一眼,正想暗示朋友不要繼續說下去時,另一個男人的聲音接著響起,「好像在替一間快破產的公司收拾爛攤子,那種不賺錢的公司只會給他添亂子而已,真不知阿軒怎麼想的。」

    「難道是馮氏?業界有傳聞馮氏遭遇重大經濟危機,說不定阿軒就是在幫他們。」

    「如果是馮氏的話,阿軒幫他們也是理所當然,畢竟兩家是世家,而且阿軒和馮氏的女兒還有婚約在身。」

    聽到這裡,白諾整顆心都無法平靜了,原來他這陣子不找她,是因為他在忙著拯救未婚妻的家族,原來、原來不是也許,而是真的,他真的決定放棄她了,真的要放棄他們的感情了。

    白諾的心痛得無法呼吸,她已經沒有辦法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她沒有勇氣繼續聽他們討論著顧銘軒的事情,所以她以抱著睡著的杜杜回房為藉口,將小傢伙放進搖籃後,她決定先離開。

    「現在還很早呢,怎麼不多坐一會,我們有好一陣子沒能好好聊聊了。」唐薇恩拉住她,多少瞭解到朋友之間的談話傷到了她,這種情況下,自己怎麼也不能放心留好友一個人。

    白諾明白她的心意,拍了拍她的手,安撫一笑,「小恩,不用擔心我,已經過去那麼久,我什麼都看開了。」但她自問,真的看開了嗎?那為什麼心還是會痛,白諾知道自己只是在自欺欺人罷了。

    唐薇恩留不住她,只好親自送她到門口,只是大門才一拉開,兩人同時被站在門口準備按門鈴的男人嚇了一跳。

    「阿軒。」唐薇恩驚呼,「你不是在國外嗎?」說著讓開一條道讓顧銘軒進門,同時不忘看了眼白諾的表情。

    白諾回她一記「我很好」的笑容,神色自然地準備越過顧銘軒離開。

    經過顧銘軒身邊的時候,他忽然伸手扣住她的手腕,聲音低沉,似在壓抑著濃烈的感情,「白諾。」

    白諾渾身一震,熱量從他握住的肌膚一直傳達到她的心,直到四肢百骸。她深吸口氣,臉上換上一個無懈可擊的完美笑容,卻疏離得令人心涼,「好久不見,顧先生。」

    顧先生,她叫他顧先生,他黑眸一眯,胸膛迅速彙聚起一股複雜的情緒,不可思議、憤怒,更多的是憂傷。,

    良久,他極緩極緩地松了她的手,這一簡單的動作卻似抽離了他全身的力氣,他怔怔地留在原地,任由她與自己錯肩而過。

    唐薇恩看著兩人這個樣子,心裡很不好受,「真不知道你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雖然白諾已經將兩人的事情告訴了她,但她仍是覺得兩個人不應該是現在形同陌路的樣子。

    「是我沒將事情處理好。」顧銘軒的聲音聽起來很疲憊。

    「我們看得出來,白諾根本就沒放下你,如果你也愛她的話,你不能就這麼放開她。」

    「不,我從來沒想過放棄她,我今天就是為她回來的,我要她重新回到我身邊。」顧銘軒篤定地說。

    「那你打算怎麼做?」

    從唐薇恩家裡出來後,白諾並沒有急著回家,而是開著車子四處兜風,可兜兜轉轉幾圈後,她竟不自覺地來到了與顧銘軒第一次見面的餐廳。

    想著當時的場景,白諾再次不爭氣地落了淚,很快的,她被自己的狼狽嚇了一跳,連忙結了帳離開餐廳,回到家裡。

    這晚正當她好不容易睡著,睡得迷迷糊糊之時,她接到唐薇恩打來的電話,聲音聽起來很著急,「白諾,麻煩你快點到我家裡來一趟。」

    「怎麼了?」白諾迅速從床上坐了起來,一看牆上掛鐘所顯示的時間,快十二點了,唐薇恩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她,「小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阿軒啦,他喝醉了,一直吵著要見你。」

    見她?白諾皺眉,無法想像唐薇恩口中的那個畫面,不,不可能,這一定是他們的陰謀。可是她手腳怎麼不聽使喚地起床、換衣服,然後直奔車庫。

    到底是為了什麼?白諾兩手緊緊握住方向盤,雙眼緊閉,猛做深呼吸,冷靜、冷靜,她完全不需要理會這通電話,他們已經分手了,她根本不需要管他死活,就當作沒接到這通電話吧。

    然後,當她理智回籠時,車子已經似離弦的箭飛出停車場,馳騁在深夜的公路上。

    這個時候該是人人睡得正香的時候,此時的杜家卻是燈火通明,年輕的夫婦正守在躺在沙發上爛醉如泥的男人身邊,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樣,而他們會如此憂愁的原因卻不是喝醉酒的男人,而是白諾到底會不會來。

    直到一陣門鈴響起,唐薇恩這才如釋重負地松了口氣。

    「他喝醉後一直念著你的名字,不管我們跟他說什麼他都不理,沒有辦法,我們只好打電話讓你過來了。」

    「沒事,我來照顧他就好,你們快去休息吧。」白諾望著沙發上醉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心情很複雜。

    「那我幫忙扛他進客房。」一聽說可以睡覺了,杜英齊二話不說將顧銘軒打包進客房。

    一時間,客房裡靜悄悄的,只有她無奈的歎息和男人沉重的呼吸聲。

    顧銘軒的酒品很好,即便他已經醉得連空氣中都彌漫著一股濃烈的酒精味道,可他也只是安靜地睡著,沒有唐薇恩形容的吵,所以她基本上可以斷定,他們是故意通知她過來的。

    可更令她想不通的是自己,就算顧銘軒真的大吵大鬧,其實也與她一點關係都沒有,畢竟她和他的緣分已經盡了,她根本不需要管他,但她卻管不住自己的手腳,慌慌忙忙就跑了過來。所以她現在該做什麼,就這麼看著他睡覺嗎?一點意義也沒有,既然他沒事,她可以回去了吧。

    可當她走到門口,心裡卻突然有個討人厭的聲音不斷冒出來,既然都在大夜晚出門做善事了,哪有做到一半就閃人的道理,如果真的要閃,一開始就不該出門。

    算了,既然起了個頭,就好人做到底吧,怎麼說兩個人都相好一場,就這麼丟下他不管,好像太不夠道義了。這麼想著,白諾又重新折了回來。

    沒忘記顧銘軒不喜歡沒洗澡就上床,可是他這樣大概也沒辦法洗澡,但她可以幫他換套乾淨的衣服。可念頭一轉,這裡是杜英齊家裡,要去哪裡幫他找乾淨的衣服。白諾只好脫掉他的衣服,決定讓他裸睡。

    她先是脫了他的西裝外套,扯掉領帶,接著是襯衫的扣子,一顆、兩顆、三顆……白諾不覺深深倒抽口氣,呼吸瞬間變得急促起來,她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居然因為他裸露的結實胸膛臉紅心跳起來,幸好他喝醉了沒看見她這個樣子,不然他一定會以為她對他餘情未了。

    可是如果不是餘情未了的話,她幹嘛還要去在乎他。到了這個時候,白諾不得不承認自己對他還是有感情的,其實自從那天聽了他媽媽的話後,她心裡就已經原諒他了,也一直在期待著他會回來找自己,但他一直沒回來。

    而且今晚又突然聽見那些話,知道他正為了未婚妻家族的生意忙得焦頭爛額,她的心很痛,但也一點點地泛冷。既然這樣,她又有什麼好期待的呢,看來他已經作出選擇了不是嗎。至於他為什麼喝醉後喊她的名字,也許只是單純因為愧疚,畢竟他當初欺騙了她,讓她深陷他設下的情網。

    白諾真的不喜歡自己這麼軟弱,沒用地因為離開他而深陷痛苦泥沼,又沒用地因為他的出現而擾亂了情緒,她恨自己的不爭氣,可偏偏……她就是這麼不爭氣。

    白諾屏住呼吸,動作迅速地脫光顧銘軒的衣服,直到只剩一件內褲的時候,她才拉過被子替他蓋上。抬頭,看見他微微睜開雙眼,一副意識不清的模樣。

    「白諾?」他低低喚著,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樣。

    她心口猛然緊縮,拜託不要用這種表情看她、不要用這種聲音叫她,她會心頭發軟。

    白諾推了推他,打算下床離開,顧銘軒黑眸驀地一閃,立即從床上坐起來,雙掌緊扣她腰身,不讓她離開。

    沒察覺他已經坐起身來,白諾反應不及,被他推倒在床上,旋即,他高大的身軀欺壓而上。她瞠大眼,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俊臉在眼前越放越大,下一秒,他吻上了她。

    「唔!」她奮力推他,奈何女人與男人的力氣懸殊,再加上他現在喝醉酒的關係,所以不管白諾如何推拒都無法推動他半分,只能無助地被他壓在身下,任由他霸道地掠奪她的氣息。

    在他略顯粗魯地扯開她的上衣,微重地吮吸她胸前的豐盈時,白諾的理智回籠,不知哪裡來的力氣,她用力將他推開,顧銘軒一時反應不及,頭部撞上了床頭,酒頓時清醒了大半。

    「白諾。」他終於看清眼前的人,動作極快地爬到她身邊,再次將她困在自己懷裡,不顧她的掙扎,牢牢抱住,「白諾、白諾……」

    「顧銘軒,你放開我!」白諾不斷捶打著他的粗臂,可這樣的力氣卻像小貓搔癢一般,對他一點威脅都沒有。

    這時顧銘軒的意識已經大致上清醒了,他懷抱著白諾溫暖的嬌軀,一股無與倫比的滿足感包圍住自己,他將頭埋在她柔軟的發間,似喃喃自語般輕歎,「你終於又回到我身邊了。」

    一句話逼出了白諾的眼淚,她放棄了掙扎,開始低低地抽泣起來,「顧銘軒,你到底想怎麼樣,你到底要我怎麼樣?」

    將她的身子輕輕扳過來面對著自己,雙手溫柔地捧起她的臉,聲音低沉,令人心醉,「我要的從來沒變過,白諾,我想要的一直是你的心。」

    「你贏了,顧銘軒,我的心是你的,甚至在你讓我這麼痛苦後,它都還一直在你身上,你贏了,你滿意了吧!」低吼著說完,白諾隱忍的淚無法抑制地落了下來。

    她的淚讓他的心痛苦緊縮,「對不起,是我傷害了你,我錯了,對不起。」他抱住她,不斷說著對不起。

    可這不是她想聽見的,白諾一把抹去臉上的淚,神情變得冷漠,「你的對不起我收下了,現在你可以放開我了嗎,從此以後我們就真的互不相欠了。」

    「不,我不放,我永遠都不會放手的。」

    「不放手。」白諾冷笑,「顧銘軒,你有什麼資格不放手,難道你無恥地想要我當個第三者嗎。」

    「我從來沒想過讓你當第三者,在我心裡,你是唯一,唯一一個有資格得到我的愛的女人。」

    白諾心中一動,最後被她用冷漠的面具掩飾住了,「呵呵,顧銘軒,我從來不知道你這麼混蛋,你明明都已經選擇了你的未婚妻,你現在還來招惹我是什麼意思。」

    「你說什麼?」顧銘軒很驚訝自己聽到的,什麼叫他選擇了他的未婚妻,「你什麼意思,你給我說清楚。」

    他現在是什麼意思,大聲就了不起嗎,白諾瞪著他,悲傷早被她拋在腦後,她現在只覺得憤怒,「難道不是嗎,你最近不正是為了你未婚妻的事情忙進忙出嗎,全世界都知道了你是個有情有義的男人。」

    原來她說的是這件事情,顧銘軒忽然冷靜下來,一雙深邃黑眸一瞬也不瞬地盯著她,「你在乎嗎?」

    「我、我為什麼要在乎,你的事情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白諾說著反話。

    他緊緊凝視著她臉上的每一個表情,終於發覺了一絲破綻,「你說謊,你明明就在乎。」

    「我沒有。」

    「白諾。」他又用那種令人心動的聲音叫她的名字了,「我會那麼做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這是我跟馮家的交易,只要我幫他們度過這次難關,他們同意解除我和馮麗雅的婚約,所以不管有多累、多煎熬,我都說服我自己一定要堅持下去,只有解除了和馮麗雅的婚約,我才能光明正大地回到你身邊。」

    白諾震驚地看著他,他這麼做不是因為選擇了和他的未婚妻結婚,而是想解除婚約恢復自由身,和她在一起?她真的可以相信他嗎,「所以這就是你一直沒找過我的原因?」

    顧銘軒苦笑,「我有找過你,是你一直看不見我罷了。」

    他這陣子馬不停蹄地國內外兩邊跑,但即便他忙得每天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他都沒有忘記要去看看她,雖然只是在她家或公司附近遠遠看著,但對他而言那已經足夠了,畢竟沒有徹底恢復自由身之前,他深知自己還沒有資格擁有她。

    她的心久久不能平靜,彷佛想起了過去有好幾次看見他的車在自己周圍出現,但她一直以為只是碰巧有同款的車輛出現罷了,沒想到真的是他,原來他一直都在她身邊。

    「我從來不知道你做的這些。」她又哭了,卻是感動的淚水,這個男人總是這樣默默地對她好,讓她想對他狠下心都不可能。

    「所以再等等我好嗎?這次,我一定要光明正大地擁有你,讓世界都知道,我愛的人自始至終都只會是白諾你一個。」

    「阿軒,我真的可以相信你嗎?」雖然她的心已經不爭氣地開始動搖,但她還是忍不住問出口。

    「相信我,我不會再讓你失望了。」之前是因為他沒將事情處理好才會讓她傷心,但往後他不會再讓她落一滴傷心的淚。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0 01:31:02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今天是雙方父母正式見面的日子,白諾從一早起來就很緊張,雖然顧媽媽上次在醫院的時候已經表明了態度支持他們在一起,但她還是很擔心,如果換成顧爸爸反對他們在一起怎麼辦?

    「我爸不會反對的,我爸媽現在已經認定了你是我們家唯一的媳婦人選。」

    聽見顧銘軒的話,白諾才知道原來自己不知不覺將心裡話說出來了,這讓她不覺害羞起來,「我還沒答應要嫁給你呢。」

    顧銘軒騰出一手將她的小手捏在掌心中,兩人指上的情侶對戒呈現在眼前,格外搶眼,他笑得很得意,「你已經被我套牢了,不嫁我,你還想嫁誰。」

    「哼,我行情好得很,不怕沒人要。」白諾嗆了回去。

    男人眼一眯,車子猛然停在路邊。她驚呼,正想問他做什麼,男人已經欺身而上,又凶又准地含住她的紅唇。她倏地瞠大眼,不敢相信這男人竟狂妄到在大馬路上吻她,要是被路人看見了怎麼辦,可所有的顧慮都敵不過男人火熱的吻,她瞬間癱軟在他懷裡。

    他滿意一笑,像只偷了腥的貓,「其實你很想嫁給我的,對嗎?」

    「才沒有呢。」她嬌悍一瞪,氣勢在他的溫柔笑臉中一點一點弱下來,「快點開車啦。」

    好吧,她承認,她其實不反對跟他結婚啦,而且她還滿想快點嫁給他的。

    不一會,車子在飯店門口穩穩停下,顧銘軒下了車,朝白諾伸出手,臉上的神情很溫柔,「準備好了嗎?顧太太。」

    「準備好了,顧先生。」白諾揚起一抹甜笑,將小手放進他的掌心,感覺他一點一點地收緊,心口暖得一塌糊塗。
    她現在對他們的未來充滿了信心,不管前方的路要怎麼走,她都決定了和他手牽手,一直走下去。

    ——完結——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8-21 08:5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