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teae

[都市言情] 朱輕 -【王爺你好壞】《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0 01:36:0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薑慧怡不滿地道:「要不要這麼暴力啊?」
  謝豫南挑眉不理她,讓衛風又盛了碗魚湯,慢慢喝。
  何玉玉瞧著二人跟尋常夫妻似的鬥嘴,悄悄抿嘴而笑,莫名的又有些羡慕。
  又過了幾日,謝豫南將薑慧怡叫到書房,「你父親不日就將返京。」
  薑慧怡驚訝地道:「這麼快?」可是她連他們長什麼樣都不知道,會不會露餡?
  謝豫南遞了一卷東西給她,「你先看看,熟悉一下。」
  薑慧怡看了他一眼,然後將手裡的東西展開,原來是人像畫,每幅畫的右邊有人物介紹。
  難為他竟為她想得這般周到,薑慧怡真誠地望著他道謝,「王爺,謝謝你。」
  「你欠本王的太多了,謝得過來嗎?」除非以身相許,嗯,許久沒吃到她了,忽然有些想念之前那些瘋狂歡愛的日子了,「今晚,你過來。」謝豫南是個隨性的人,想到了就要做。
  薑慧怡先是愣了愣,待看到他的眼神,才醒悟過來。她吞了吞口水,「你、你的傷口還沒好,不宜做劇烈運動。」
  「我躺著,你來動啊。」謝豫南笑咪咪地看著她,小心思都寫在了臉上。
  薑慧怡紅著臉,想了想,答應了,「嗯。」到時候,她要再求他一件事。
  晚上,姜慧怡特意打扮了一番,然後去了謝豫南的房間。
  房間裡點著香,綿甜的香味,與往日他愛用的香味道截然不同。
  「為什麼換了熏香?」
  謝豫南靠躺在床頭,看著她一步一步款款而來,微微一笑,「我猜你大概會喜歡。」他特地問了何玉玉,說這是目前京城閨中女子最流行的熏香,於是買了來用。
  薑慧怡走到床邊,彎腰面對著他,眉眼含笑,眼睛裡帶著火星。
  「你喜歡嗎?」謝豫南被她的熱情點燃,眼睛變得明亮而灼熱,他有預感,今晚會是個美妙的夜晚。
  薑慧怡伸手抬起他的下巴,挑眉,「很喜歡。」
  謝豫南含笑看著她,任她調戲、折騰自己,這種新鮮而刺激的感覺,讓他異常興奮。
  這一次,薑慧怡全程沒有讓他動手,她儘管累得快昏過去,依然堅持到了最後一步。
  極致的歡愉之後,她從他身上下來,躺在他身邊喘息不已。
  歡愛真是一件消耗體力的事情,薑慧怡不得不佩服謝豫南,每次完事之後他還能生龍活虎的,體力也太好了,哪像她才一次,整個人就要廢了。
  謝豫南側過身,撐起上半身,看著她笑。
  「笑什麼?」薑慧怡發現他今天心情非常好,臉上的笑容就沒有停過。
  謝豫南笑道:「你今晚很美。」
  「我哪天不美了?」薑慧怡笑著頂了回去。
  謝豫南恍然大悟似的點頭,「確實美,天天都很美。」
  薑慧怡想趁現在他心情好,提一提她想先回薑家的要求。她想趁他還沒跟太后提給她名分之前離開,這樣就不會有麻煩,「王爺,我……」
  「閉上眼睛。」謝豫南笑道。
  薑慧怡估計他還沒玩夠,於是乖乖閉上了眼睛。她感覺到他似乎下了床,然後又走回來。
  「睜開眼睛。」謝豫南笑道。
  薑慧怡睜開眼睛,看見他手裡拿著一隻長條形的精美漆盒。
  「這是什麼?」薑慧怡坐起來,她的心跳忽然快了起來,這場景跟電視上男主角送女主角珠寶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
  謝豫南道:「打開看看。」
  薑慧怡依言打開,頓時被裡面的東西驚豔到了,那是一支七尾鳳簪,華貴精美、熠熠生輝,「好漂亮啊。」薑慧怡忍不住驚歎。
  謝豫南很滿意她的反應,「給你的。」
  「給我的?為什麼?」薑慧怡不太敢相信,這麼漂亮又貴重的簪子是送給她的。
  謝豫南笑道:「定情信物啊。我想過了,等你過了及笄之年就向薑家提親,娶你過門。」
  薑慧怡徹底呆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你要娶我?」而不是抬她進門?娶為妻、抬為妾,到底是娶還是抬?
  謝豫南坐起來,靠在床頭,「對,我要娶你,娶你做我的王妃,唯一的王妃。」
  姜慧怡完全被震暈了,她緩緩坐起來,腦子裡紛紛亂亂的,彷佛有很多念頭,又彷佛沒有任何念頭,她整個人彷佛飄在雲端,飄飄蕩蕩的,沒處落腳。他竟然真的要娶她做王妃!
  謝豫南將鳳簪拿出來,向她細細解釋,「太后說,按形制,王妃可以打八尾,也可以打七尾的鳳簪,我覺得八尾的沒有七尾的好看,所以打了支七尾的,你喜歡嗎?要是喜歡八尾的,等成親之後,我再給你打一支。」
  「太后也知道我了?」薑慧怡吃驚地問道。
  謝豫南笑道:「目前還不知道,但是快了,至少現在她知道我想娶王妃了。等你父親的案子結束,我便將此事稟明太后,請她為我們賜婚,到時候,你就可以堂堂正正嫁給我了。」
  他已經想清楚了,他愛她,想娶她,想與她白頭偕老,生兒育女。這個從異世來的女人,悄無聲息地就霸佔了他的整顆心,等到他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已經深深中毒,無藥可解了。他抵抗過、掙扎過,然而都是徒勞,他就是被她吸引得非她不可了。
  「慧怡,嫁給我做唯一的正妃,一生一世一雙人,無論生老病死,不離不棄。」謝豫南握著她的手,看著她的眼睛,鄭重而誠懇地說道。
  這是她第一次被人求婚,求婚的人是這個時代第二尊貴的男人,而此時的她不過是一名身分低微的侍女。這一切好像都是在作夢,美好得不真實。
  「薑慧怡,你願意還是不願意?」謝豫南霸道地將她從失神中叫醒,強勢中帶著隱隱的不確定和緊張,像第一次談戀愛的少年,單純得讓人感動,也讓人不忍拒絕。
  「我願意。」
  謝豫南俯下身,親了親她的唇,滿意地回到床上躺下,心裡像是開滿了鮮花。
  沒過幾日,罪臣姜伯遠回京,當年的皇嗣事件重審,郭先受刑不過,老老實實地交代了所有罪狀,包括怎麼幫肖淑妃隱瞞假懷孕,然後假流產栽贓給姜伯遠,還有讓臥底碧玉給王爺下毒,陷害薑慧怡等等。他交代出所有的一切都是肖淑妃及肖家為了皇后之位而策劃的,他只是聽命行事。
  皇上震怒,然而念及與肖淑妃夫妻多年的情分,不忍心處置她及她的母家,只是將她打入了冷宮,對肖家有放過的意思。
  謝豫南聽到消息之後,親自去了一趟宮裡,將肖家派刺客進王府的證據遞交了上去。欺騙皇帝尚且可以原諒,然而謀害皇族則是重罪,皇上就想包庇也包庇不了。
  最終,肖淑妃在冷宮絕望自盡,肖家被調查,結果查出了許多陰私之事,肖家因此被問罪,或處斬、或發配、或充作奴隸等等。
  一場轟轟烈烈的案子之後,朝堂內外均慢慢安靜下來。
  薑家冤屈洗淨,姜伯遠及其家人被判無罪,被查封的薑家老宅被發還,姜家人終於全部回到了京城,一家團圓,只差薑慧怡了。
  姜伯遠來晉王府求見謝豫南,除了感激他的恩情之外,還想順便接回自己的女兒。薑慧怡磨磨蹭蹭的,半天不出來,謝豫南進去看她,「怎麼了,不想見他?」
  薑慧怡苦著臉道:「王爺,我跟他們不熟,要是他們認出我是假的怎麼辦?」她很清楚,能接受借屍還魂的天下間估計就謝豫南一個。
  謝豫南頓時了然,他安撫她道:「你別擔心,我已經跟姜伯遠說過,你中過毒,所以過去的事情已全然忘記了,性子也與之前不同,姜家人若問你什麼,你統統都以此為藉口即可。」
  薑慧怡望著他,心裡有一絲絲的甜蜜,他真是事無巨細都替她想好了,於是點了點頭,道:「知道了。」她懸著的心,總算放輕鬆了一點。
  謝豫南又道:「這幾日我便會向太后請賜婚的懿旨,你很快就能回王府,別擔心。」「好,那……我走了。」儘管不舍,她還是得先離開。
  她從他的身邊走過,他忽然將她拉回來,霸道地吻住了她的唇,撬開她的嘴,與她唇舌交戰。他的吻激烈如火,像要將她生吞入腹。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0 01:36:1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薑慧怡被他吻得快要窒息了,渾身發軟。他攬住她的腰肢加深了這個吻,她緊緊攀附著他,彷佛柔韌的藤蔓纏繞在大樹上。長長的一吻之後,謝豫南才放開她,他看著她的雙眼,露出心滿意足的笑來。薑慧怡雙唇紅腫,腦袋裡還嗡嗡地叫著,她還沒回過神來。「走吧,我帶你出去。」謝豫南一直牽著她的手,走到姜伯遠面前。
  姜伯遠盯著二人相握的手,震驚無比,心裡直犯嘀咕,卻一句不敢問。
  謝豫南鬆開手,對薑慧怡道:「你父親來接你,你跟他回去吧。」
  薑慧怡緊張地吞了吞口水,對姜伯遠行了一禮,「父親。」
  姜伯遠見她的氣色非常好,便知道她在王府過得不錯,於是再次向謝豫南道謝。客氣來往了一番之後,薑慧怡終於走出王府,回到了薑家。
  薑家老宅是一座三進的院子,薑慧怡的閨房在內院。薑慧怡來到自己的房間,發現裡面有名女子在收拾忙碌。
  聽到動靜,那女子回過頭來,眼前一亮,先沖著姜伯遠叫了聲爹爹,又上前拉住了薑慧怡的手,一副有話想說,卻又不知從何說起的模樣。
  爹爹?這人是誰?薑慧怡轉頭看著姜伯遠,「父親,這位是……」她記得謝豫南給她的畫卷裡面沒有這個人啊,從哪裡冒出來的?
  姜伯遠怕姜慧怡多心,連忙道:「她是我們認的義女林翠翠。翠翠是西蜀人,當年我和你娘剛到蜀地就病了,多虧了翠翠照顧我們,翠翠是孤兒,所以我們回京就將她帶回來了。」
  薑慧恰明白過來,她連忙用力握住了林翠翠的手,笑道:「多謝你照顧父親和母親了。」
  林翠翠細聲細氣地道:「義父治好了我的病,這些都是我應該做的。」
  「無論如何,都要謝謝你,謝謝你替我盡孝。」
  林翠翠越發羞澀了,「這是我應該做的。」
  姜伯遠見二人互相謙讓道謝,老懷大慰,笑道:「好了,翠翠你比慧怡大三歲,你就是她的姐姐,當得起她的一聲謝謝。」
  薑慧怡點頭道:「謝謝姐姐。」
  林翠翠這才羞澀地道了聲不用謝。
  「好了,你們母親煮了你們喜歡吃的菜,我們去吃飯吧。」
  林翠翠果然帶了薑慧怡去廚下見了正在為愛女燒菜的姜夫人,母女見面,又是一頓抱頭痛哭。
  在接下來的幾天裡,薑慧怡過上了父嬌寵、母疼愛,哥哥、姐姐把她捧上了天的優等待遇。這種感覺好好哦,讓她差點把謝豫南給忘得一乾二淨。
  接觸了幾天以後,薑慧怡發現林翠翠真是一個非常單純又善良的人,她人很勤快,每天早早起床,裡裡外外收拾著,把偌大的薑家收拾得乾乾淨淨的。
  薑慧怡自己也做不到這麼勤快,於是對她的印象非常好,她有時候會想這樣的好姑娘,誰若是能娶到,便是誰的福氣。
  這天,姜夫人來到姜慧怡房裡,說道:「翠翠已到成親的年紀,我和你爹爹替她相了門親事,你在晉王府待了許久,對京中比較熟悉,所以娘也希望你能幫忙過過目。」
  薑慧怡點頭,「這是自然。」
  原來,姜家給林翠翠相中的,是與薑家隔了三條街的一戶姓鍾的人家,鍾家人丁單薄,家境卻很殷實,只一兒一女兩個孩子。
  鍾老爺在國子監做助教,鍾家的公子剛考上國子監讀書。
  原本鍾家是要等他考上進士之後再議親的,但鍾家女兒已成年,又被一戶好人家看上了,那家希望鍾家快點定下來,於是鍾家急忙給兒子相親,待兒子娶妻之後,好嫁女兒。
  鍾夫人帶著鍾家公子和小姐來姜家拜訪的時候,薑慧怡和林翠翠藏在屏風後面,聽母親姜夫人和鍾家人聊天。
  薑慧怡從縫隙裡看到了鍾公子和鍾小姐。
  鍾少爺是個清秀、白淨的男孩子,跟衛風差不多好看,不過比衛風斯文、靦腆,聽他說話平緩有力,想來是個溫和、謹慎的性子,這樣的人做夫君還是不錯的,有腦子又溫和的男人是最好的,懂得疼妻子,比五大三粗的糙漢子好太多了。
  鍾小姐生得溫柔、靦腆,鍾夫人說起話來也是和藹可親的,直覺這一家人都是很好相處的。
  姜慧怡湊到林翠翠耳邊,悄悄笑道:「恭喜姐姐。」
  林翠翠俏臉通紅,咬著唇忍住笑,默默地點了點頭。薑慧怡看得分明,林翠翠分明就是也看上鍾家公子了。
  可林翠翠的婚事還沒敲定最後的婚期呢,薑慧怡卻被一個消息震驚了。
  這天,她打算去父親的書房找兩本書消磨時間,卻聽到姜伯遠和她兄長姜嘉樹的對話,她從他們口中聽到晉王二字,於是放棄敲門,繞到旁邊偷聽。
  「這麼說,宮裡是準備著要替晉王迎娶何尚書的千金為王妃了?」姜伯遠問。
  薑嘉樹道:「應該是的,宗室之中,適婚未娶的,大約也只有晉王一人,且何尚書一向與晉王府走得近……這兩家聯姻,也算得上門當戶對。」
  薑慧怡蹙眉,心裡第一反應是不信,然而哥哥說得言之鑿鑿,她的心不禁懸了起來,暨起耳朵繼續聽。
  裡面安靜了一會,然後她聽到姜伯遠問:「那也不一定是賜婚晉王吧?」那日他親眼看到晉王與女兒慧怡手牽手出來,看兩人神情,明明是一對親密戀人的模樣。他曾經妄想過,也許自家閨女有那個福分,能嫁到王府呢。
  薑嘉樹繼續道:「自太后至太妃,到陛下與眾宮娘娘等,都有賞賜往何府送去,如此鄭重和大陣仗,如果不是為了晉王的婚事,何必替何家造勢?」
  「爹,你說,咱家慧怡……」
  「哎,君命不可違啊。」
  說著,書房裡的姜家父子都沉默了下來,在外偷聽的薑慧怡也沉默了。過了一會,父子倆開始換話題聊起了林翠翠的婚事,薑慧怡失魂落魄地往外走。
  謝豫南要和何玉玉成親了,這個消息,薑慧怡不想相信,但是心裡有個小小的聲音告訴她,這才是正常的。何玉玉是大家閨秀,嫁給晉王做王妃最合適不過。而她姜慧怡的爹爹卻只是個廢太醫,就算謝豫南想娶她,可太后同意嗎?皇上同意嗎?
  這個事實讓她有點難過,她難過的不是不能嫁給謝豫南,而是謝豫南到底有沒有為她爭取過?至於何玉玉,她沒有責怪何玉玉的立場。
  薑慧怡恍恍惚惚地走出薑家,又迷迷糊糊地來到晉王府門前,有人叫住了她,她才回過神來。
  「姜姑娘,你要見王爺嗎?你可能要等一會,王爺去何尚書府了。」侍衛問道。
  薑慧怡茫然地問道:「他去何尚書府做什麼?」
  那人支支吾吾的,「這個……屬下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宮裡的意思,王爺也沒辦法。」還要見他嗎?見了之後呢?質問他為何要娶別人?然後呢?這樣做沒意思得很。薑慧怡長長地吐出一口氣,然後果斷轉身,回家去。
  她相信謝豫南爭取過,而且她相信宮裡如此大陣仗地賞賜何家,說不定就是故意造勢逼他同意。謝豫南是皇族,在享有特權的同時,也必須承擔身為皇室的責任,特立獨行娶個貧女為正妃,這種驚世駭俗的事情會造成多大的後果,她略一想想就能明白。
  其實,這本來就知道結果的事情,是她被他的深情打動才產生了美妙的幻覺,如今她已經從幻覺裡清醒過來,雖然很難受,但是並不是不能接受。儘管接受現實會很痛苦,但是總比自欺欺人要好得多。
  世界那麼大,她終於可以毫無牽掛地出去闖闖了。她原本的打算就是遊走天下,見識古代的風土人情,不是嗎?所以,沒什麼好難過的。
  薑慧怡努力給自己找種種藉口和理由,可是心裡還是很難受、很想哭。
  回到家裡,薑慧怡遇見了一臉焦急的姜伯遠。
  「慧怡,剛才你去哪了?」姜伯遠見她臉色不好,擔心她是不是知道了什麼。
  薑慧怡吸了吸鼻子,努力扯出一個笑容來,「爹,我想出門走走。」
  姜伯遠皺眉,「女孩子家家的,出門可不方便。」
  薑慧怡垂下眼皮,「可我、我真的不想待在這裡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0 01:36:2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姜伯遠沉默了一會,放軟了語氣,「至少等你姐姐成親之後再走吧?」
  薑慧怡搖頭,「對不起。」一顆眼淚啪嗒地砸在她的手上,又濺起了小小的水花。
  姜伯遠心疼無比,歎了歎氣,「那好吧,你收拾收拾,我陪你出去走走。」
  薑慧怡抬起頭道:「不,父親,姐姐的婚禮你一定要在。請放心,我一個人可以的。」姜伯遠歎氣,「那你打算什麼時候回來?」
  薑慧怡的目光越過圍牆,落在遠處,她幽幽地道:「或許一年半載,或許三年五載。」她收回目光,跪了下去,「請恕女兒不孝。」
  姜伯遠終於是忍不住了,連忙將她扶起來,「是爹爹沒用。」
  父女兩個抱頭痛哭,哭完之後,兩個人心情舒緩了一些。
  「你放心去吧,你母親和哥哥那邊,我來處理。」
  「謝謝父親。」
  第二天,薑慧怡便換了男裝出門了,她是一早走的,趕在第一個出的城門。姜伯遠看著城門口馬車漸漸變小,忍不住眼眶泛紅,心痛萬分。
  車夫是姜家的老相識,出了城之後,薑慧怡便從車裡出來,坐在他旁邊,看著城外的山川、河流、樹木、莊稼,還有陸陸續續進城的百姓。
  天高海闊,觸目所及不再是重重宮牆和房頂,連呼吸都帶著自由的香甜氣味。薑慧怡心情大好,一掃之前的頹廢、喪氣,話也多了起來。
  車夫今年已經快六十,兒孫滿堂,生活幸福美滿,他的娘子是外地來的,剛剛過世,過世之前說想回家,他於是說服兒孫,要去他們母親的老家看一看,完成她的臨終遺願。家人原本不同意,後來聽聞姜伯遠在找靠得住的車夫,於是兩家一商量,便同意了。
  兩個懷著不同目的的人結伴而行,慢慢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半個月後,兩人來到出京城後的第一個城池和州,決定在和州待幾天,一方面是逛逛這座城,另一方面也是讓馬休息一下,馬車也要整修。
  和州是附近最大的城鎮,保留了部分京城的風氣,建築豪華、大氣,人潮湧動,十分熱鬧。一老一少找了間客棧住下,打算好好休息。
  出門後第一次踏踏實實睡在柔軟的床上,薑慧怡一覺睡到天亮,黑甜的一覺之後,她心滿意足地伸著懶腰,睜開了眼睛。
  「姜姑娘,昨夜睡得可好?」一道熟悉的聲音冰冷地問道。
  薑慧怡被嚇了一大跳,像彈簧一樣跳了起來。隔著粗布簾子,她看到外面坐著一個黑衣男人,雖看不清面容,但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冷酷與憤怒的氣息。
  「怎麼不說話?」那人的語氣又冷又暴躁,像是強行壓抑著怒氣。
  薑慧怡垂下眼皮,嘟著嘴用手指在被面上無意識地劃來劃去,「睡得很舒服啊。」
  哼,他還有臉追過來,他還有臉生氣,誰給他的權力?做錯事的好像是他吧,搞得好像是她錯了一樣。
  謝豫南終於是忍不住了,兩步走到床前,掀開簾子,探身進來,與薑慧怡面對面。他滿臉疲憊,嘴唇一圈胡渣,眼睛裡都是血絲,正眼神兇狠地盯著她,像要吃了她一樣。
  薑慧怡不習慣他這副樣子,伸手去推他,「你走開。」
  謝豫南捉住她的手,將她壓在身下,氣得胸脯起伏不定,他盯著她,修長、漂亮的眉毛皺成了一團,「你為什麼要偷跑?」
  薑慧怡也生了氣,嚷道:「你是怪我沒去喝你和何玉玉的喜酒,沒有當面恭喜你們嗎?你們兩個和和美美也就罷了,難道還要我當著你們的面痛哭流涕,祝福你們百年好合,你才滿意嗎?」她有些控制不住情緒,嘴裡說著賭氣的話,眼淚卻嘩嘩地流。
  雖然她曾經想過去當面祝福他們,以顯示自己的大度和減輕二人可能的負罪感。但是,她發現自己根本做不到這一點,她還沒有那麼瀟灑,可以當面祝福自己喜歡的人娶自己的閨中密友,也沒有那麼大的胸襟原諒他們對她的背叛。
  「傻子、白癡!」謝豫南忍不住罵她,然後粗暴地吻住了她的嘴。
  薑慧怡拚命掙扎,卻被他死死禁錮,動彈不得。搞什麼,現在他是何玉玉的丈夫……
  不,未婚夫,他再這樣對她,真的好嗎?可是,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薑慧怡被他吻到快窒息,腦海裡空空蕩蕩的,快要暈過去了。
  謝豫南終於放過她,他離開她的雙唇,盯著她的眼睛,質問她,「你為什麼不相信我?為什麼連當面問我的勇氣都沒有?在你心裡,我到底算什麼?」
  薑慧怡很委屈,「我給大家面子,不要大家難堪,這也有錯嗎?你把我送回薑家之後就沒再出現,我給你寫的信你也不回,一點音訊都沒有,你讓我怎麼相信你?你和玉玉是老相識,玉玉溫婉、端莊,家世又好,你們同是這個時代的人,所有人都會祝福你們,我為什麼要去質問?我有什麼資格去質問?」
  謝豫南歎氣,「你到底是不信我,還是不信你自己?」
  薑慧怡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很難過,連親自去求證的勇氣都沒有,因為她確實不屬於這個世界,註定她只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她沒有抱怨任何人的立場。
  「你回去吧,玉玉是個不錯的人,你別讓她難過。」薑慧怡忍著心裡的難受,將他推開。
  這個笨蛋!謝豫南此刻只想將她吞吃入腹,讓她再也離不開他身邊。
  一場狂風暴雨似的歡愛過後,兩個人終於力竭,相擁躺在床上。
  「謝豫南,你這個……」
  「閉嘴,聽我說。」謝豫南霸道地阻止了薑慧怡。
  薑慧怡不滿地噘著嘴,真的不說話了,她倒要聽聽他怎麼解釋這件事情。
  原來,謝豫南送她回薑家之後,根本沒機會提娶她進門的事情,因為整個皇宮被皇上的一個決定震驚了。謝元德看上了何玉玉,要娶她做皇后!
  這個重磅消息讓整個皇宮都震動了,太后、太妃們都從養老狀態恢復戰鬥狀態,加上各宮妃嬪湊熱鬧,所有人對這件事都有自己的看法。
  有的同意、有的反對,個個輪番找謝元德,或支持他,催他快點,或反對他,要推薦其他家族女子,謝元德被鬧得一個頭兩個大,他沒轍了,把謝豫南叫進宮,將這件事丟給謝豫南去處理。
  謝元德說了,若是謝豫南能讓後宮一致同意何玉玉進宮,他就給謝豫南和薑慧怡賜婚。於是,謝豫南便被謝元德丟到了後宮這團亂麻裡,他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這群宮裡的寂寞女人搞定,讓她們接受了這件事。等詔書下到何尚書府,事情塵埃落定之後,他才從皇宮裡脫身,第一時間趕去見薑慧怡。誰知道,他剛到姜家,正好就遇上薑家嫁女。姜家只有一個女兒,就是姜慧怡!
  她居然偷偷摸摸地要嫁人了?謝豫南火冒三丈,他絕不允許!
  於是,謝豫南不管不顧地沖進去要搶人。大鬧了喜堂一番,直到他揭開了新娘子的紅蓋頭,才知道原來要出嫁的不是薑慧怡,而是薑家新認的養女林翠翠。謝豫南知道搞錯了,連忙向姜伯遠與姜嘉樹父子道歉,又急忙命衛風奉上厚禮。跟著,謝豫南又抓著姜伯遠,追問薑慧怡的下落。
  姜伯遠一開始不肯透露薑慧怡的行蹤,後來被謝豫南逼著,不得不說了實話。謝豫南暗道壞了,她肯定是誤會了,於是丟下姜伯遠,連夜出城追薑慧怡去了。
  他生怕她出事,日夜兼程不肯休息,終於在和州追到了她的行蹤。直到看到她安穩睡著的模樣,他的一顆心才落了地。
  聽他說完,薑慧怡心虛地問他,「真是這樣嗎?」
  詻豫南道:「你跟我回宮看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了。」他的聲音有些沙啞,整個人疲倦至極,連眼皮都睜不開了。
  「對不起。」沉默了許久,薑慧怡小小聲地道歉,心虛得無以復加。
  謝豫南親了親她的額頭,歎氣,「你知道就好。」說完,他安心地沉沉睡去。
  薑慧怡窩在他的懷裡,將手放在他的手上,與他手指交叉,握緊。
  「謝豫南,謝謝你。」說完,她又看了看他沉靜的睡顏,悄悄地在他額頭上印下一吻,小小聲說道:「我愛你,你若對我不離不棄,我定生死相隨。」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2-10 01:36:36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篇
  
  秘密花園是晉王妃姜慧怡和當今皇后何玉玉一起設計、建造的,這是只屬於她們兩個的消閒之地。
  一年之中,她們會專門空出一段時間,過來享受沒有孩子,也沒有夫君的單身生活,這是兩人艱苦卓絕地鬥爭了許久才獲得的權利。
  今年才是第二回,時間一到,兩人便收拾了包袱,來到秘密花園。
  一進秘密花園,兩人完全放開了自己,在開滿鮮花的草地上打滾,在溫泉池裡打水仗,在蔚房裡煮各種稀奇古怪的東西吃,自己給自己表演節目,兩個人都快玩瘋了。
  瘋玩了兩天,兩個人才盡了興,開始玩一些斯文的遊戲,比如玩玩紙牌遊戲什麼的。「想玩鬥地主了。」薑慧怡道。
  何玉玉笑道:「人不夠耶,要不要叫人來?」
  薑慧怡笑著眨眨眼,「你才出來兩天,就開始想念你的元郎了?」
  何玉玉臉一紅,「沒有,是你想玩嘛。」
  「一直沒機會問,你開心嗎,玉玉?」薑慧怡忽然鄭重地問她。
  何玉玉明白薑慧怡的意思。當年進宮,沒有任何人問過她的意思,他們都覺得這是她的福分,卻沒有人問過她是否願意要這個福分。
  沉默了許久,何玉玉握住薑慧怡的手,語氣溫柔,「他很好,也待我極好,比我想像的更好,我很開心。你呢?我聽說你們經場吵?」
  薑慧怡無奈地道:「他太纏人了。」除了懷孕,他幾乎夜夜纏著要她,需索無度,她好久都沒有睡過囫圇覺了。不過,現在睡飽了,又有點、有點想念他了。
  何玉玉見她臉紅了,調皮地笑道:「瞧你一副春心動盪的樣子,是不是……嗯?」
  「沒有。」薑慧怡連忙否認,她剛要解釋,突然聽到有人哈哈笑了兩聲,然後從樹上滾下兩個人來。
  姜慧怡和何玉玉被嚇了一跳,定睛一看,不是謝家叔侄倆又是誰!
  「你們、你們太過分了!」兩個女子指著自己的夫君,異口同聲地怒道。太過分了啊,他們居然偷偷潛進來,不知道她們瘋玩的樣子被他們看到了多少。
  謝豫南一把扯著謝元德的衣領,「是他非要拖我來的。」
  謝元德扯回自己的衣裳,「明明是你。」
  兩人互相推諉,薑慧怡和何玉玉對視一眼,手拉著手,氣衝衝地轉身就走。
  「娘子,別走啊。」兩個男人連忙放棄扯皮,跟了上去。
  見薑慧怡二人不理不踩,謝豫南靈機一動,假裝踢到地上的石頭,撲到地上慘叫一聲。薑慧怡被嚇了一跳,連忙回轉身看他,「怎麼了?」
  謝豫南抬起頭,眼淚汪汪地看著她,「眼裡只有你,一不小心就摔了。」
  「疼嗎?」
  「疼。」
  看著薑慧怡怒氣衝衝,卻又對謝豫南很有幾分關切之情的模樣,何玉玉抿嘴一笑,勸薑慧怡說道:「趕緊扶他去屋裡歇歇,可別摔壞了。」
  謝豫南沖何玉玉感激一笑。
  姜慧怡瞪了謝豫南一眼,又朝何玉玉不好意思地笑笑,最終還是扶著他進了屋。
  謝元德見謝豫南被娘子扶著進了屋,著急了。但在何玉玉的溫柔注視下,他又不能假摔,怎麼辦?哎呀,頭疼啊。他用力捏了捏眉心,怎麼辦、怎麼辦?枉他身為一國之君,可站在自己的小妻子面前,卻有些手足無措。
  何玉玉抿嘴一笑,「元郎頭疾又復發了嗎?」
  謝元德一呆,連連點頭,「啊,頭疼……對啊,娘子、娘子我頭疼,好疼、好疼。」
  何玉玉又好笑又好氣。堂堂一國之君,在朝堂上是如何的威嚴、肅穆,可在她面前呢,卻是這樣一副溫柔小意的模樣。
  何玉玉走到他面前,埋怨他道:「這一年之中,我只與慧怡來這鬆快這麼一會子,過幾日就回去了,偏你也要追了來。那文武百官怎麼辦?朝政你也不管啦?」
  謝元德委屈道:「娘子不在,我做什麼也沒心思……」
  何玉玉歎了一口氣,伸出纖纖玉指在謝元德的額頭上輕輕一戳,「這裡的溫泉可治頭疾,走吧,咱們去泡溫泉,我再替你按摩一會。」
  溫泉!謝元德登時興奮起來,「娘子、娘子,那我們快去吧。」

  【全書完】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5-27 15:39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