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水銀 -【閃人(嚴選優質男人之三)】《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1 00:12:5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救人救不了,再賠上自己的命?又不是腦袋壞了。

  麥斯又笑了。「老家夥,你最好相信一件事,沙雪是我的女人,我不介意讓你知道她對我的重要性,為了她的命,我都敢赴你的約,難道還會在乎自己的命嗎?現在的我沒有什麼事做不出來,甚至是……跟你同歸於盡。」

  決絕的語氣、沉穩的態度,明明他只有一個人,然而面對M教授擁有的千軍萬馬,他卻一點都不害怕,也不退縮,這種無畏的勇氣和頑強,真的大大出乎M教授的預料,也讓M教授不得不重新評估他、評估自己擁有的籌碼。

這一輩子,他處心積慮做研究,為的就是這些PSI,也許這世上不只他一個人擁有這種特殊能力,但十五年來,他就是沒再找到比他們更好的「樣品」。

  好不容易找回PSI04,他要的絕對不是PSI的死亡!

  談話至此,他不能不承認,PSI04的成長,太過超乎他的想像,也完全不在他的掌控之內。

  PSI04完全不怕他,甚至敢威脅他!

  如果一個人連死都不怕,你還能用什麼來威脅他?比起S012,PSI04的重要性大於一切,既然如此,他何必在乎一個S012的性命?

  相反的,PSI04能為SS012做這種犧牲,甚至不惜以死要脅,表示S012在他心裏的重要性,這一點,何嘗不是暴露PSI04自己的弱點?!

  想到這裏,M教授深沉地笑了。

  「好,很好,你變得比我想像中更聰明,也更堅強,相信你的天賦,也一定變得更讓我驚奇,我就答應你的要求。」示意傑森去取藥,M教授繼續對他說道:「PSI04,我做到我所答應的事,希望你也會,而不是愚蠢的想逃走。當年你們聯合六人之力,才能逃出舊研究室,而現在這裏的防護與攻擊力,絕對遠勝當年百倍以上,你最好不要動這種歪腦筋,不然你一定會後悔。」

  麥斯一點也沒有被他的威脅嚇到。

  「新的研究室,的確比舊的研究室復雜,我也相信你不會笨得犯下和過去相同的錯。」

  「什麼意思?」M教授瞇起眼。

  「沒什麼意思。」看到傑森回來,麥斯將沙雪放到座椅上。

  M教授接過傑森手上的藥瓶。「這是解藥,一共有四劑,六個小時打一次。」M教授移動輪椅,翻開沙雪的袖子,將第一劑打進血管,沙雪痛縮了一下,等藥劑全進入靜脈後,M教授再抽出針頭,示意麥斯以棉球壓住針孔。

 「待會兒傑森會帶你們到房間去休息,食物我會要人準時送到,該打針的時候,我也會派人去,藥劑交給你自己保管。」M教授將剩餘的三劑交給他。

    「沒有我的命令、沒有傑森帶領,你最好不要隨意離開房間,否則,引起任何後果,你自行負責。另外,如果S012有全身疼痛的反應,那是正常的,痛過後,藥劑自然會融入血液中,經過四劑,她身上的白血球數就會恢復正常,也不會再受到之前藥物的影響。」

  「嗯。」麥斯點頭,注意著沙雪表情的變化。

  「傑森,帶他們回原本S012的房間休息。」M教授下令。

  「是。」傑森聽令,打開密室的門。

  麥斯抱著沙雪,才要踏出去,M教授的聲音又從身後傳來--

  「PSI04,記住我的話,如果你敢試圖逃走,後果只有兩種,一種是我不惜毀了你;另一種,則是S012將代替你承受絕對的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麥斯腳步停頓了下,沒回答什麼,就舉步走了出去。

  M教授深沉地看著他們離開。

  他當然知道PSI04不會輕易乖乖就範,但控制住他的關鍵……就在S012身上。

  在他看出這一點的時候,同時也改變主意,絕不放她離開。

  S012……將是讓PSI04乖乖聽話的最佳利器!

 研究員的臥室,除了床鋪、書桌、衣櫥,鏡臺、外加一間浴室外,再沒有其他多餘的物品。

  「嗯……」打過藥劑後,躺在床上的沙雪不時發出低低的呻吟。

  「很痛嗎?」從兩人進入這個房間開始,麥斯一直握著她的手,陪在她身邊,一步都沒有離開。

  「還……還好。」她強忍下一聲痛吟。

  「別騙我。」他摟起她蜷縮著、陣陣顫抖著的嬌小身子,以雙臂護在懷中。

    「如果痛,妳可以喊出來,沒關係。」

  「唔……」她咬緊下唇,搖頭。

  如果她喊痛,他一定比她更難過,疼痛既然難以避免,那她一個人痛就好,不要多增加一個他。

  「不要忍。」麥斯抬起她下頷,不讓她的表情躲著他。「如果妳痛,可以咬著我。」

  她瞪大眼,又搖頭,麥斯卻笑了。

  「這樣,我才能知道妳有多痛。」以後有機會,他才能把這些痛原封不動……也許再加一點利息,還給老家夥!

  「我……」才開口,身體突然傳來一陣像被無數根針刺中的尖銳痛楚,沙雪不自覺掐住他手臂,痛呼出聲:「啊--」

  麥斯臉色一點都沒變,只是緊摟著她、任由她掐痛自己的手臂。

  他的痛,只有手臂一處,而她……怕是全身都承受著這樣的痛……可惡的M教授!

  麥斯對她所承受的一切心痛難舍,對M教授的恨意更深一層,但是,無論如何,他現在都必須忍,因為現在最重要的,是救沙雪的命,不是報仇……

  但他發誓,終有一天,他會向M教授討回這些沙雪所受的苦!

  「麥……斯……」好不容易挨過一陣這樣的痛,她已是全身冒著冷汗,喘息不已。

  麥斯知道她好一點了,拉著袖子擦著她額上、臉上的冷汗。

  「對不起……」放開手,拉高他袖子,他的手臂上已經是整塊瘀青。

  「沒關係,比這更痛的事,我都經歷過,這不算什麼。」能讓手臂沒幾兩力的她掐出這樣的瘀青,可見得她所承受的痛,一定疼到他無法想像。

  「對不起……」她還是很愧疚,蒼白的唇在瘀青上印下一吻。「都是為了我,害你被教授……」唇被點住。

  「不準妳再說這樣的話,我說過不許妳離開我,就算是死亡,也不能從我身邊帶走妳。」

  「麥斯……」沙雪望著他,又想哭了。

  這個冷漠的男人,卻為了她失去冷靜,這麼在乎她,她真的……覺得這一生再沒有遺憾了。

  「別哭。」麥斯低首吻著她,在她耳邊以只有她聽得見的音量告訴他:「放心,等妳好了,我們會離開這裏。」

  「可……可能嗎?」她被吻得有點昏眩,暫時忘記了身體的疼痛。

  「當然有可能。」

  就算逃出去只有百分之一的成功率,他也要賭一賭!

  在施打第四劑解藥時,傑森順便送來兩人的飯菜,麥斯一吃,就感覺到不對勁,但他不動聲色,仍然繼續吃。

  隨著劑量的施打,沙雪身上的疼痛症狀也愈來愈輕,到第四劑時,她已經可以吃東西,不再虛弱得只能依靠麥斯餵食。

  飯菜剩半,麥斯的動作開始出現遲鈍反應。

  「我……飽了。」

  「我也是。」沙雪也說道,現在的她還沒有完全恢復食欲,吃得不多。

  「那你們休息,我晚點再來看你們。」傑森收走剩餘的飯菜,臨走前,還似有若無地多瞥視了麥斯一眼,才離開。

  沙雪才疑惑著傑森的舉動,麥斯卻神態不穩地拉著她躺上床。

  「雪,我累了,陪我睡一下。」上床、蓋被。

  累?!沙雪更加驚疑。和他在一起那麼久,她從來不曾聽過他喊累,難道……剛剛飯菜裏有什麼東西?麥斯的反應不對勁……

  「麥……」他摀住她的嘴,摘下墨鏡後的綠眸清醒無比。

  這是怎麼回事?

  「別動,假裝睡著。」他以嘴形無聲地道:「我們該走了,妳準備好了嗎?」

  「嗯。」雖然不明白,但她點頭。

  「如果失敗,我們就會死在這裏,怕不怕?」他再問。

  「不怕。」她表情堅定。「必要時,放掉我,你一定要離開這裏。」

  「別胡說。來是一起來,要走,我們一定一起走。」麥斯說道。

  「嗯。」她相信他。

  「雪……」他的呼息傾近她耳畔,低回出只給她的愛語:「我愛妳。」

    沙雪一震,驚大的雙眸抬起,才想開口,耳邊卻聽見身後以超合金製成的防彈密碼鎖門再度被打開。

  沙雪只能忍住心中的驚愕,與他閉上眼裝昏,內心卻不敢相信,無法自己的激動,輕顫的手掌,在被下被他堅定地握住。

  「PSI04?S012?」來人還試探地叫道。

  床上的兩個人都沒反應,來人安心了。

  「來吧!教授說把男的帶走。」

  「真的可以嗎?」

  「放心,教授說過,PSI04的體質對酒精有過敏反應,一沾酒,就一定會昏睡,這個時候就算是把他放在地上拖著走,他也不會有感覺。」

  「是嗎?」

  所有的事在瞬間發生,麥斯一翻身,那兩個人還來不及反應,就一個被打昏、一個被制伏。

  「麻煩你,帶我們出去。」

  「休想……」

  「如果你不肯合作,我可以直接殺了你,再剁下你的手,只要有指膜、有密碼,我一樣能離開。」在來的時候,麥斯早已將傑森所走的路線和用過的密碼,一一牢記在心裏。

  「走不走?」麥斯喝道,作勢要扭斷他脖子。

  「不要不要,求求你饒了我,我……我帶你們出去就是。」他嚇到差點沒腿軟,立刻乖乖帶路。

  「雪,跟緊我。」

  沙雪穿好外套,跟緊麥斯。

  研究室裏,到處都有攝影機和監視器,他們一逃,必定會很快被發覺,現在,是在比誰的動作快。

  就在他們只差一道門就可以到達外面時,密碼和指紋,突然同時失效。

  「被發現了。」

  麥斯立刻打昏人質,一手將沙雪摟到身後,一手掏出塑膠手槍,直接將鎖射毀,電子控制的門立刻失去控制,不停地開、關、開、關,麥斯算準時間,抱起她瞬移到外面,同時整座島的警報器也響了,大批警衛蜂擁著朝他們圍捕而來。

  辨清方向,麥斯毫不猶豫地朝西方海邊跑,同一時間,天空卷起狂風、凝眾烏雲,雷電在雲層裏急速閃動,晴朗的天空忽然降起大雨,雷電下壓,打在島的東方,頃刻閭燃起大火。

  「他們來了。」麥斯一看,就知道這是什麼情形。

  這群家夥……還是來了!

  「麥斯,朝你前方的海面瞬移百公尺遠!」麥斯腦海裏突然出現熟悉的聲音,是龍的意識傳達到他的腦子裏。

  海平面上看不見任何東西,但麥斯毫不猶豫地照做,沙雪則閉眼緊躲在他懷裏!

    然而,就在麥斯移動到九十公尺時,一股莫名的痛楚忽然自他腦中炸開,在空中挪移的兩人頓時落海。

    「Lee,救人;火,轉舵離開!」龍立時下令,隱在濃霧中的船頓時現形,龍緊盯著島上的最高處。

    一股無形的壓力頓時籠罩住眾人,逼得眾人動彈不得。風盡全力助Lee,以海水將麥斯與沙雪卷救上船,雷與火合力轉舵;龍忽然一聲輕笑,彌漫在空氣中的壓力頓時消失。

    Lee順利將麥斯與沙雪救上船,凱和雷脫下外套,一人包住一個,同時將兩人帶進船艙,開啟暖氣。

  「別以為你們贏了。」M教授的聲音裏滿是怒氣,從島上傳了過來。

  「事實上,這一回合,我們的確是贏了。」龍輕笑,順便使個眼色給火,讓他將島上的火勢再燃大一點。

  「你以為你們走得了嗎?」說罷,島上防護罩撤銷,海邊升起一座炮臺。

   「各位坐穩,有炮彈,閃人了。」龍再輕笑,海面上再度升起濃濃白霧,他們的船立時消失在霧裏。

  M教授還以為自己眼花了,望遠鏡加高倍數再一看,除了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見。

  這六個人……再度從他眼皮底下消失了!

  「可惡!」

 船艙裏,麥斯和沙雪都換了身衣服。雖然他落海,但神智仍然清醒著;沙雪卻在上船的那一刻就支撐不住,昏倒了。

  他讓方荷檢查自己的身體,然後是沙雪,再細心地將沙雪手術後的傷口重新包紮好,才開口:「她怎麼樣?」

  「放心,她沒有生命危險了。」方荷微笑。

    「不過,她的手術傷口受到一點感染,得好好注意,順便調養身體才行。」

  麥斯點點頭。「謝謝。」

  「不客氣。」方荷再度回以微笑,然後為兩人蓋好被子,才掩門離開。

  來到船上的吧臺區,眾人全聚集在這裏。

  「龍,麥斯突然落海,還有那股壓力,是怎麼回事?」凱問道。

  龍一晃手上的調酒,眼神深思,表情卻依舊是雲淡風輕的似笑非笑。

  「能隔空影響別人行為能力的,只有意識控制。」

  「你的意思是,M教授身邊有一個跟你具有相同能力的人?」Lee皺起眉。

  「應該是。」而且,這個人,應該被那老家夥視為「壓箱法寶」,不到萬不得已不會使用,只不過沒想到用了,還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如果真是這樣,那這個人應該也具有相當的催眠能力。」雷飲了口酒。「依沙雪的說法,也許這個人就是替M教授催眠研究員的人。」

  「就算是,又如何?」火一向厭惡迂回猜測,直接說重點。

  「如果是,我們就要小心一點了。」凱望著眾人一眼,聳聳肩。

  雖然說他們五個人各有天賦,但一旦意識被控制住,就算能力再強也形同沒用,因為光是用意識與人對抗,就足夠耗掉一個人的精力了。

  只有龍,不在這個限制之內。

  「放心吧!就算M教授身邊有這種人,他的能力也不高!等到了美國,我們再好好研究要怎麼對付老家夥。」龍一臉輕松。

  既然帶頭的人都這麼輕松了,那他們當然也就放寬心一點:反正,天塌下來,他們有六雙手可以頂,怕什麼?!

  自從沙雪發病以來,麥斯整整有好幾天不曾合眼,現在,船穩定地航向美國,他終於能安心睡下。

  船艙裏,淺眠的麥斯很快便醒來,他直覺轉頭,看見沙雪平靜的睡容,他緊縮的心才又放鬆。

  隱約聽見外面有熟悉的交談聲,麥斯放了心,輕手輕腳地將沙雪摟進懷裏。

  「麥斯?」感覺得有人摟著她,沙雪低低喚著,眼睛很想睜開,卻困倦得睜不開。

  「是我。」麥斯回道,吻了下她的唇。

  「我們……脫險了嗎?」

  「脫險了。」

  「你……」終於睜開眼,她望著他,伸出手掌,貼住他臉龐。「你……真的……說了你……愛……」她的眼神極度不確定。

  那……是錯覺嗎?她不敢肯定。

  「我愛妳。」麥斯知道她想問的是什麼,他再說一次。

    淚水瞬間湧進她雙眸。他真的說了?!她不敢奢望……又好希望能成真的美夢……

    「別哭……」他吻幹她的淚。「妳不高興嗎?」

  「不是。」她飛快搖頭。「我……只是不敢相信……」

  「為什麼?」他輕問,語氣溫柔無比。

  「從來……沒有人真的愛過我……」就連她的父母也沒有,而他卻說了,她好不敢相信,又好想相信……

  「同生共死,這個證明不夠嗎?」麥斯仍不斷吻著她。

    從他為她的傷焦急不已的時候,他其實就該承認了,可是他偏偏沒有,直到他差點失去她、因為她而失控的那一刻,他才明白,再否認都是多餘的了,他愛她,也許早就愛上她了,所以才對她那麼縱容。

  「夠……夠了……」沙雪好高興,緊緊摟著他,淚水流得更兇,臉上凈是燦爛的笑。

    「麥斯,謝謝……」

  麥斯溫柔地回摟住她,讓她完全貼著自己。

  「嫁給我!等妳康復了,我們就結婚。」不是要求、不是命令,而是陳述。

  「好。」沙雪毫不猶豫就點頭。

  「現在,閉上眼休息。」麥斯伸手合上她紅通通的眼瞼。「我要妳快點好起來。」

    「好,我一定會,我要當你的新娘。」她聽話閉上眼,放鬆自己,很快便在他懷裏入眠,唇畔含著笑。

  看著她的睡顏,麥斯也合上眼,摟緊懷裏的人兒……他的女人……他的新娘……也是他這一生唯一的伴侶……

   【全書完】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6-24 17:1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