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七季 -【小妻鬧分床】《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5:4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孟琛看林雅傑又累又氣,連話都說不出來,面無表情地投下炸彈,“我正在跟她父母談婚事,沒什麼事的話我先進去了。”

    “結婚?”林雅傑氣到笑出來,他之前也聽錢麗說過這件事,“孟琛,你是不是瘋了?如果你們會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還需要等到現在嗎?”

    “不然你以為小凝應該跟誰在一起?鬧脾氣不理人就搞失蹤的你嗎?”

    孟琛說的依然是準備好的臺詞,“在小凝為你擔心的時候,你在幹什麼?在小凝以為你們會在一起時,你又去了哪裡?我把小凝交給你是讓你珍惜,不是用來摧殘的,如果你不能給予她同等的付出,起碼我能讓她幸福,我能讓她開心地笑,而不是一想到某人就掉眼淚。”

    他的話像刀子一樣捅進林雅傑的心裡,這些他都知道,他當然知道,所以他才會來到這裡。

    “小凝,你出來聽我解釋。”林雅傑朝屋裡大喊。

    孟琛完全不留情面地擋在林雅傑身前,連後院的情況都不讓他看見。

    “孟琛,你不要在這裡搗亂。”林雅傑都快急死了。

    孟琛挑了挑眉角,看來林雅傑還是沒把他的話聽進去,那好吧,他清了清喉嚨,告訴林雅傑,“五月五日是個好日子,我們已經決定那天一起去登記。”

    這個消息對林雅傑而言簡直是晴天霹靂,五月五日,那不就是最近?好像還剩不到十天。

    “那顆水蜜桃是我的!”林雅傑咆哮,就算心裡覺得不可能,但血淋淋的現實就擺在他的眼前,孟琛跟錢麗分手了,而孟琛確實跟著薛凝回到家鄉,就像她一開始計畫的那樣。

    孟琛和薛凝不可能在一起,這一點他從一開始就沒懷疑過,但現在孟琛說得這麼篤定,所有事實都在告訴他,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因為薛凝已經是他的人了,所以她就不會投入別人的懷抱嗎?他憑什麼這麼想?是在她傷心的時候撫慰過她,還是在她失落的時候陪伴過她?都沒有,而這些都是她為他做的。

    他甚至沒有買過一件像樣的禮物給她,跟她好好地約一次會,他憑什麼這麼篤定她不會選擇別人?全都是因為自己的怯懦,是自己搞砸了這一切。

    “是我的,她是我的。”他心中只有這一個念頭。

    兩人正怒視著對方,這時屋子裡傳來一個嘹亮高亢的女聲,“是誰在說水蜜桃的事?”一個女人從屋裡氣衝衝地走出來,孟琛恭敬地讓路給她,那女人站在他們兩人面前,卻只怒視林雅傑一人,顯然孟琛跟她是同一國的。

    “剛才是你在喊水蜜桃是你的嗎?”那女人指著林雅傑憤怒地說:“你在作什麼美夢啊,水蜜桃是我們的,誰也別想碰。”

    “阿姨,你好像誤會了什麼。”孟琛汗顏,弱弱地指正,“他說的水蜜桃不是我們這裡的水蜜桃啦。”

    “啊?那是什麼?”

    “大概是指小凝吧。”

    “小凝!”那女人瞪圓了眼,林雅傑覺得有幾分似曾相識,不過當那雙眼瞪向自己時,他就覺得不怎麼自在了,“年輕人你是誰啊?小凝是我女兒,這是我未來的女婿,你在打什麼主意?”

    果然是薛凝的媽媽啊,早就聽說她對孟琛相當中意,這麼看來果然沒錯。

    林雅傑不敢惹薛媽媽,但也不能任由這些人安排薛凝的下半輩子,這時他眼角瞥到薛凝家後院門上的一個標誌,那是合法民宿的登記證明。

    “阿姨你好,我是來這裡體驗現摘水蜜桃的遊客,請問你家現在有空房間嗎?”

    一聽到是客人,薛媽媽立即換上另一張臉,什麼嘛,還以為是找她女兒麻煩的咧,“房間有啊,幾個人住、住幾天啊?要不要先看看房間?”

    林雅傑呼了口氣,心情複雜地陪上笑臉,順利跟著薛媽媽進屋,不過這一次孟琛沒有阻止也沒有拆穿他。

    林雅傑竟然住進了自己家,當薛凝看見媽媽把林雅傑帶回來時,她的心情非常複雜,當晚偷偷打電話給孟琛,又無助又生氣。

    當初她因為林雅傑不知去向急得不得了,只好去問孟琛,結果孟琛說林雅傑那天一大早就提著行李出門了,也沒說要去哪裡,她當然很緊張,但又覺得自己好笨,還以為他們的關係已經不一樣了,沒想到他還是把她當成一個小孩子,作了什麼決定也不告訴她,就這麼消失了。

    在他心裡她終究什麼也不是,那天說愛她只不過是在安撫她而已,薛凝非常傷心,而孟琛知道這件事之後臉色整個變了。

    孟琛說這件事交給他,薛凝還在想他要怎麼幫自己,結果他想的主意是要她收拾好行李跟他回家鄉,跟她父母談他們的婚事。

    薛凝被他嚇死了,他卻有十足的把握,甚至讓他的女朋友幫他撒謊,她不知道他在打什麼算盤,但那個時候她只覺得自己什麼都不在乎,能回到親人的身邊對她來說也算是一種安慰。

    薛凝依照孟琛的安排回到家裡,看他真的跟自己的爸媽商量他們婚禮的事情,她越聽越緊張,問他到底在打什麼主意,他說要給林雅傑一個懲罰,要嚇死那個讓她傷心的男人。

    可是林雅傑又聯繫不到他們,又怎麼會知道他的計畫?萬一他根本不在乎,或是沒來得及發現的話,他們該怎麼辦?

    那你就真的嫁給我好了!孟琛開了一個差點嚇死薛凝的玩笑,顯然對自己的計畫信心十足。

    是啊,嫁給孟琛曾經是她奮鬥的目標,如今才過了多久,當他說出這句話時,她卻只感到驚訝。

    一切都不一樣了,薛凝知道自己已經不是那個對情愛無所謂,父母怎麼說就怎麼辦的傻女人了,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她不會嫁給別人,只不過她喜歡的那個人有太多心事,或許那些心事阻礙了他的視線,讓他看不見自己的心意,她努力想讓他看清楚,卻承受不了他一次次任性的轉身。

    “怎麼辦?他現在住在我家耶。”抱怨完,薛凝向孟琛說出重點,“孟琛哥,你為什麼不攔下他?不是說事情都交給你嗎?”

    “我有好好罵他一頓啊,第一次看到他氣惱的臉真是過癮。”孟琛的語氣很爽朗。

    “我不是說這個,我是說你為什麼不阻止到最後。”先說事情都交給他,又把人放進她家來,這是要她怎麼辦嘛,她連晚飯都不敢下樓去吃。

    “阻止到最後,那我的計畫不就泡湯了嗎?”孟琛反問她,“小凝,他來找你不正是你所希望的嗎?”

    “我……”薛凝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自己此刻的心情。

    “做得太絕,幸福會從手上溜走喔,我可負不起這個責任。”孟琛說完就掛了電話,薛凝默默地對著電話發呆。

    她當然希望他來找她,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她還沒作好準備,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他,不知道他為什麼來找自己,真的,她雖然很開心,卻又不敢輕易地讓自己淪陷,萬一最後發現又是自己自作多情,她要怎麼辦?總之……先躲一躲好了。

    薛凝只好使出拖字訣,在她想好要怎麼面對林雅傑之前,先避免見面,於是隔天她開始想盡辦法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她本來想裝病,但說得太嚴重會讓爸媽擔心,說得太輕微他們又會說她嬌氣。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5:5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想來想去,她只好硬著頭皮跟媽媽說她最近很受歡迎,工作堆積如山,又剛好碰上生理期,這次不知為什麼肚子痛得不得了,她必須忍著身體的不適努力工作,所以她的時間很不夠用,飯就在房間裡吃,平時沒事也不要來打擾她。

    她拼了命想出來的藉口在前兩天還滿管用的,但到了第三天,薛媽媽當然知道她再痛也不可能痛這麼久,所以一大早就在樓下叫她吃早餐了。

    “小凝,早飯好了下來吃。”剛開始還是這種溫柔的呼喚。

    薛凝把頭埋在被子裡假裝聽不見,但過了五分鐘,剛才的溫柔蕩然無存。

    “小凝,你都快二十六歲了,還整天宅在房間不出門,不覺得丟臉嗎?”薛媽媽的咆哮穿透地板在她房間內炸開,“這樣下去你早晚會生銹的,家務也不做,什麼都不會,快嫁人了還不知道要多去未來婆婆家串門子,把心思都用在偷懶上,只會壓榨自己的親媽。”

    薛凝崩潰地爬下床,她相信要是她再不回應,三分鐘後媽媽就會帶著榔頭站在她房門外了,她抓著自己還沒梳過的一頭亂髮,一臉衰相地下了樓。

    到了飯廳,薛媽媽果然插著腰正對樓梯處,等著薛凝乖乖出現。

    這幅情景薛凝早就見怪不怪了,她的眼光直接越過媽媽瞥向後面的餐桌,此時正坐在餐桌旁悠哉地喝奢稀飯的人不就是林雅傑!天啊,他還沒走,而巨媽媽剛才說的那些話他全都聽見了,她好想去死一死。

    “你喔,沒人拿繩子在前面拉著你,你連下個樓都嫌麻煩,看看你,都幾點了還蓬頭垢面的,連衣服都沒換,哎喲,真不知該怎麼說你才好。”

    “媽,求求你別再說了好嗎?”薛凝都快哭出來了。

    薛媽媽歎了口氣,薛凝以刷牙洗臉為藉口,想先躲到浴室裡,只要她把動作儘量放慢,等她出來之後林雅傑想必也吃完了,她就不用跟他同桌吃飯了……在自己家裡生活什麼時候變成這麼痛苦的事了?

    “對了。”薛媽媽叫住她,“吃完飯後你帶著客人出去逛逛。”

    “什麼!”薛凝差點尖叫出聲,她窘迫地招手把她媽叫過來,小聲問她,“可不可以不去啊?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我最近很忙耶。”

    “你忙,家裡的生意就可以不管嗎?現在是淡季,家裡能來個客人多不容易啊。”說著,薛媽媽把她拉到一邊,看了看坐在那邊的林雅傑,轉過頭來跟薛凝偷偷交代,“那個人可不是一般人,別看他這麼年輕,是開大公司的呢,是貴客耶。”

    “只是一間工作室而已啦。”

    “什麼室?”

    “沒有沒有,我是說多大的公司啊?讓你這麼興奮……”

    一提到這個,薛媽媽可高興了,“就是那個啦,媽媽最愛玩的那個遊戲,原來那遊戲是他製作的。”

    薛凝愣了一下,她常看到媽媽在玩一款電腦小遊戲,聽媽媽說現在大家都在玩這個,不只年輕人,連她和她身邊的婦女們都很沉迷,只不過她對遊戲沒興趣,就沒有特別問過是什麼遊戲這麼了不起。

    “就是上次媽媽在玩,雅傑看到了,然後就告訴我那是他們公司出的,還告訴媽媽過關小訣竅呢,雅傑只是打扮得有點古怪,一開始給人的印象不太好,其實是個很好的孩子,媽媽我在張阿姨、李阿姨面前多有面子啊,而且李阿姨知道雅傑原本預訂了她家民宿,後來卻取消了,都快氣死了,我說是她家房子太舊,她還跟我發脾氣,想想都好笑。”

    媽媽說得好興奮,而且一口一個雅傑,薛凝全身躐過一陣寒氣,怎麼覺得她足不出戶的這兩天,林雅傑已經把她這個難搞的媽媽收買得服服貼貼了?

    既然媽媽如此看重林雅傑,薛凝當然躲不掉這個任務,是林雅傑親口跟她媽媽說他想到附近到處看看,但又不熟悉環境,希望能有個嚮導。

    拜託,這地方就這麼大,他會迷路才有鬼。


    吃過早飯,薛凝被媽媽面帶微笑地踢出家門。

    好吧,還是他厲害,薛凝認命地低頭在前面猛走,她知道林雅傑就跟在自己身後幾公尺,她的耳朵可是時刻留意著他的腳步聲呢。

    現在他成功營造出他們單獨相處的環境了,有什麼話總該說了吧?薛凝快步走著,留心聽著,但眼看都快到果園了,林雅傑的腳步還是離她幾步之遙,說明他始終沒想過要靠近自己。

    那天是誰在她腳踏車後面瘋狂追逐的?他這種若即若離的態度把她搞得十分煩躁,她都已經出來了,他要說什麼就說啊,他在她家住了這麼久不就是為了這個。

    “這裡就是果園,現在還不到水蜜桃成熟的時候,所以現在果樹上沒什麼果實,也沒辦法採摘。”最後還是薛凝先開口,不過她只是在完成媽嫣交代的任務而已,並不是想要跟他說話。

    “真的沒看到果實。”林雅傑很配合,看著面前這一大片桃林,“真想像不出這些樹上掛滿水蜜桃的樣子。”

    “那你到時候再來看就好啦……”薛凝不經意地說出口,又趕緊停住,“不,沒什麼啦,只不過是水蜜桃而已。”說得好像她在邀請他一樣,她可沒那個意思。

    林雅傑看看她,笑了一下。

    什麼嘛,那種噁心的表情,薛凝低著頭故意忽視他。

    林雅傑知道她不想理自己,也沒再多說什麼,乾脆席地而坐靠在一棵樹上。

    “欸……”坐在地上會弄髒啊!薛凝正要開口,又硬是把話憋了回去。

    他坐著,她站著,兩個人微妙地保持著不近不遠的距離,彼此各有所思,思的對象都是眼前的人。

    這時薛凝才感受到,林雅傑……原本應該是一個很安靜的人吧?

    只見林雅傑隨手摘下一片葉子,放在手裡搓了搓又折了折,旁若無人地將葉子放到嘴邊吹了起來,他吹得有模有樣,像是他只要閑來無事就會吹葉子替自己解悶。

    真是奇怪,當她看到他在遊戲展上虛偽地對客戶微笑時,她覺得那就是他的世界,如今當她看到他靠在自己家鄉的桃樹上,愜意地吹著他自己亂編的小調時,她又覺得這就是他的世界,就好像這裡是他的家鄉一樣。

    林雅傑吹了一會,突然指向天空說:“看,飛機雲。”

    薛凝下意識仰起脖子,天空中有條長長的線,尾巴正在慢慢變淡,她“喔”了一聲,發現他正含笑看著自己。

    “你真的有夠無聊。”薛凝的臉有點燙燙的,他肯定覺得自己剛才那樣子很蠢。

    “對不起,我只是覺得有點懷念,不小心就得意忘形了。”

    林雅傑的禮貌讓她一愣,她不自在地撇開目光,“是喔,這裡讓你很懷念嗎?這麼說來你吹得很好耶,難道小時候也是在鄉下長大的?”

    他的懷念不是這裡的景色,而是她的臉啦,林雅傑苦笑,自己真是記不住教訓,明知道現在的狀況很複雜,但見到她那張呆呆的小臉,他就想捉弄她一下!

    “沒有,我沒有住過鄉下,我從小跟阿姨在都市生活,不過小時候其他小孩都不願意跟我玩,所以我自己想了很多可以一個人玩的遊戲,你知道嗎?我高三的時候做過一款小遊戲,就是吹各種葉子,那遊戲很無聊,不過現在想想,那就是我踏進這一行的第一步。”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6:10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

    “喔,這樣啊……”

    她又露出那種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林雅傑意識到什麼,頓了頓之後說:“你別誤會,我並沒有要借此讓你同情我的意思,我只是……”

    “什麼?”

    林雅傑看著薛凝,要像她那樣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真不容易,他暗吸了口氣,“我只是想讓你多瞭解我一點。”

    薛凝愣了半晌,她對於這樣的林雅傑還真不習慣。

    他說想讓她多瞭解他一點,他來就是要跟她說這些?她曾說過想要多瞭解他,因為她喜歡他、愛他,想要知道更多關於他的事,去包容、去分擔。

    她以為自己做到了,自己成為那個可以跟他分享秘密的人,結果轉過頭來,他卻不知跑去哪裡了,回來之後又告訴她,他想讓她多瞭解他一點……

    薛凝心中有口氣堵在那裡,發現他失蹤時的無措與憤恨此時又湧了上來,“你不覺得現在說這些有點太晚了嗎?”

    林雅傑的神情變得黯淡,他點點頭。

    幹嘛那麼容易就放棄啊?還以為他已經有了覺悟了,真是……氣死她了!

    “如果我說希望你嫁給我,你會同意嗎?”

    林雅傑毫無預警地在薛凝心裡投下一顆原子彈,轟的一聲,把她從內到外炸得七零八落,不行不行,不能再上他的當了!薛凝告訴自己要冷靜。

    為了掩飾自己那羞紅的臉,薛凝只能擺出氣急敗壞的樣子,“你覺得我會同意嗎?”

    先不說他們連像樣的交往都沒有過,哪有人這樣求婚的,擺明就是在逗她嘛,反正他喜歡看她被騙傻傻的樣子,她才不會讓他得逞。

    薛凝罵得不過癮,指著林雅傑,“你、你也太異想天開了吧,把我當什麼,呼之則來揮之即去,你覺得這樣很有意思嗎?告訴你,我要嫁人了。”

    一開始她很反對孟琛的餿主意,現在覺得餿歸餿,對林雅傑倒是挺有用的,林雅傑的臉色更加難看了,怎麼樣,看他要怎麼說出那些自私的話。

    薛凝有種勝利的快感,但她還沒好好品味那感覺,就又成了深深的失落,真是的,她在幹什麼,他們這樣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我看不透你,現在我連我自己都看不透了。”薛凝難過地看著他。

    期待了很久的對話,到最後她不曉得這到底有什麼意義,她想見他,想跟他好好溝通,卻又怕自己會再次迷失在他的言語之中。

    難道這就是她想要的結局?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好不容易面對他卻感到更加迷惘,甚至迷失自我。

    自從那天之後,連續幾天薛凝的心情都很失落,這段期間林雅傑也沒再製造他們獨處的機會,她下樓時倒是時常看見他跟媽媽在家裡玩得很開心的樣子,媽媽難道不會覺得奇怪嗎?這個男人在淡季跑來踏青又不出家門,她難道不覺得可疑嗎?

    不過薛凝也懶得問了,他們兩個人相處得愉快是件好事,起碼不會來找她麻煩,而她只要再忍耐幾天就好了,這種看得到他又離他非常遙遠的日子也沒幾天了,畢竟林雅傑放假的天數有限,他不可能在這裡無限期地住下去。

    等他回去一切就結束了,這場感情的鬧劇和她心中揮不去的種種都要結束了。

    薛凝在考慮這些事時顯然忘了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那就是孟琛的謊言。

    一轉眼,隔天就是孟琛說好要跟她登記的日子了,但薛凝早就忘了這件事,直到半夜,她被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吵醒。

    最近她一直睡不好,一想到林雅傑就住在她家,在離她那麼近的地方,他們見面卻連一聲問候都沒有,她就難過得怎麼都睡不著,所以聽到奇怪的聲音時,她馬上就清醒了過

    來,只不過天性膽小的她不敢出去查看,只是躲在被子裡,更加認真地聆聽著那個聲響。

    因為從小她媽就很愛對她管東管西,從小到大都禁止薛凝鎖房門,所以她沒有鎖門的習慣,這時房間的門被輕輕地推開,她感到非常害怕。

    媽媽的腳步才不會這麼輕,進門的人到底是誰?小偷還是強盜?現在的壞人也太倡狂了吧,竟然直接從門口走進來。

    昏暗的房間裡,薛凝只能用眼角餘光瞥到一個黑影正在慢慢接近自己的位置,對方的目的很明確,明顯就是沖著她來的,要叫嗎?叫吧!

    只是薛凝因緊張忘記了呼吸,竟一時找不到自己的聲音,她抓著被單,那個人來到她的床邊,並且拿出了一樣東西……膠帶?

    薛凝作好了大叫的準備,就在這時那人抽出膠帶,朝著她的臉而來,她的聲音卡在喉嚨裡,那個人因接近而逐漸清晰的面容讓她放棄了大叫的打算,她雙手放開被角捂在自己嘴上,一雙大眼不再是偷偷地眯起,而是堂而皇之地瞪著那個人。

    對方的動作也停在半空中,他拉開的那條寬膠帶就在她臉上兩公分的位置,他看著她、她看著他,好久好久,這種尷尬的對視好像似曾相識。

    “你沒睡?”先反應過來的是林雅傑,即使他的舉動很可疑,他還是非常沉著,就算她醒來也不能改變他的計畫。

    薛凝僵硬地點了點頭,他好像“嗯”了一聲,“你乖乖地不要動,不會很痛。”說著,他繼續拿那圈膠帶貼近她……

    薛凝怎麼可能乖乖不動,她動得可大了,她本能地朝和他相反的方向抱著被子滾到地上,雖然狼狽卻迅速地爬起來,兩人分站在床的兩側,她這才有了些許安全感。

    “你要幹嘛啦?”她雖然叫著,但故意壓低了音量,怕睡夢中的爸媽會聽到。

    林雅傑陰森得像個殺手,拿著膠帶緩慢地沿著床繞過來,她往後躲卻不妨礙他靠近,她再躲……把自己逼到了角落。

    “綁架你。”林雅傑說得光明磊落。

    薛凝差點暈過去,她是不是該問問他為什麼要綁架自己?但那樣會不會顯得她很蠢?幸好林雅傑不讓她繼續在這件事上糾結,他神情嚴肅地看著她,“我想了很多天,還是不能看著你嫁給孟琛。”

    關孟琛哥什麼事?薛凝慢半拍地愣住,在腦中來回搜索著與孟琛相關的資訊,突然想到明天就是他說好要去登記的日子,天啊,她竟然忘了!

    “所、所以你就打算……”

    “綁架你。”他無比心痛地說:“我想不到其他辦法,你乖乖的,我會留下紙條要你爸媽不要擔心。”

    還真是謝謝他的好意啊!讓人頭痛的是他不像是在開玩笑,薛凝總算搞清楚現在的狀況了,看來她很危險,“你想把我綁架到哪裡?需要多久時間?這能改變什麼嗎?等到你我被找到的時候,我依然過著我的生活,而你卻得到監獄度過下半輩子,就算我幫你說話,我家人也不會放過你的。”

    林雅傑皺著眉頭說:“管不了那麼多了,帶你走以後我或許會遇到麻煩,但不帶你走明天我就會遇到麻煩。”這更加堅定了他的決心,大步向她走來。

    “等等,我沒有要嫁人,我沒有要嫁給孟琛哥啦。”在他抓住她手臂的前一刻,她招了。

    難道真的要被他帶走嗎?就算喊醒家人阻止了他,但被爸媽看到他要綁她,他們以後會怎麼想?左思右想,她還是招了。

    沒想到林雅傑根本不聽,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將她拉向他。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6:20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

    “是真的啦!這是孟琛哥的計畫,他跟錢麗也沒有分手,我說的都是真的。”薛凝一邊掙扎,一邊趁自己的嘴還沒被他用膠帶封上,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

    林雅傑解讀了她的話之後,一直緊繃的神經瞬間放鬆,最近他累積了太多壓力,一旦鬆懈下來就覺得好累,他問:“你沒有要嫁給孟琛,這一切都是為了懲罰我而編的謊言?”

    薛凝怯弱地點頭,一向只會嘲笑別人的他這次被他們耍得這麼慘,不知道他會不會生氣,“真的啦。”

    薛凝擺脫他的箝制,但林雅傑動作好快,一把又將她拉回來,由後面將她抱住,生怕她會跑開,她全身起了雞皮疙瘩,他的額頭竟在她頸間撒嬌一般摩擦,她能聽到他沉重而快速的心跳聲。

    “太好了,真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假的……太好了。”他喃喃自語,像只無尾熊一樣把她纏得好緊,語氣聽起來很可憐,剛才的陰毒全都不見了,可見他下了多大的決心。

    而這也讓薛凝本來已經麻木的心又疼痛起來,既然有這種勇氣,既然有這種覺悟,他為什麼要將她推開?

    就在薛凝兀自傷心的時候,突然覺得身體有點怪怪的,她不得不分神去感受,林雅傑的身體在她背後摩擦,身下那硬硬的物體抵在她的股間,讓她從腳到頭躐過一道可怕的熱流。

    “你也太善變了吧!”上一刻可憐又可恨,下一刻就對她發情。

    “沒辦法,我太高興了。”林雅傑聞著她頸間的香氣,恨不得一口將她吞下肚,“我以為自己真的要失去你了,我知道我沒資格挽留你,不敢再糾纏你,怕你會更討厭我,但我還是做不到,看你嫁給別人這種事……對我而言太殘酷了。”

    薛凝聽到這句話都快哭出來了,“你不要再戲弄我了好嗎?你是不是很喜歡看我被你耍得團團轉的樣子?我沒有要嫁給別人,但我真的很怕你。”

    “不行。”林雅傑拒絕得很快,而後又抱著她溫柔地說:“今晚不行。”

    薛凝抓著的被子早就掉到地上,此時她穿著那件吊帶睡裙,兩條光潔細白的腿和裙底若隱若現的大腿根讓他心跳加速。

    “小凝,我沒有在戲弄你,真的沒有。”

    林雅傑再次從後貼上,一手撫著她的小腹,感受絲綢的潤滑和她小腹的平坦,一手探向她的大腿,在大腿根處遊移,那仿佛能夠吸住他指腹的滑嫩皮膚讓他激動得歎息,吐氣在她的頸間,她晃了一下腦袋,小小的耳垂像兩顆紅透的果實。

    “別……”她的手抓在他的手臂上,但他光是在她耳邊吹氣就讓她感到全身無力,不行,他不能這樣,她會……

    “小凝,讓我這樣抱一會好嗎?就當是我這幾天心力交瘁的補償。”他在她身上遊移不定的大掌溫度不斷上升,被他碰過的地方就像缺水龜裂的田地,渴望一場濕潤霸道的雨。

    “對你的補償?我還要補償你喔,你真會討價還價。”薛凝努力做出生氣的樣子卻沒有成功,光是用平常的語氣跟他說話就讓她覺得呼吸困難。

    “只要抱一下就好,我發誓,如果你給我一個補償的機會,你得到的就不只是一個擁抱。”

    林雅傑陶醉地一口含住她發燙的耳垂,以舌撥弄良久後,又順著她的頸子一路吻下,將她睡衣的肩帶咬下,一隻手臂橫抱在她的乳下,她沒穿內衣的雙乳被他的手臂托住,那豐滿沉甸的肉感真實地傳達給他,讓他不得不大口呼吸。

    “啊……大騙子、大騙子,誰要信你啊!”

    不是說好只抱一下嗎?他這樣哪是單純的抱抱,自己為什麼不推開他、為什麼不叫?他哪來的膽子,他為什麼……為什麼要抱住她?難道他不知道,從他懷裡掙脫一次就已經耗費她全部的感情嗎?她覺得自己這輩子的感情都被他抽光了。

    “我不會再去追你、再去找你,我對自己發過誓,絕對不會在你離開後再去找你。”

    薛凝的眼淚掉了下來,是他的手太暖嗎?讓她已經冰凍的淚再次融化成水,從心裡流了出來。

    “對不起,當時我心裡很亂,忽略了你的感受,小凝,從來沒有一個女人像你一樣說愛我,無條件地包容我的一切,我不敢相信,我害怕這份感情,可是我又捨不得你,到底是抓還是放,我要讓自己好好想清楚,我不能總是原地踏步,我要對你有個交代,我愛你、在乎你,絕不會給你那種半調子的感情。”

    過了很久,房裡曖昧的氣息仍未散去,林雅傑和薛凝兩人赤裸裸的也不覺得冷,他抱著她的樣子就好像躺在地板上看屋頂是多麼舒適的享受。

    “現在你該告訴我了,那幾天你去哪了?”薛凝用自己僅存的理智問他,她已經敗了,敗在他的無恥之下,要是他一開始就這麼無恥,而不是曖昧地躲躲閃閃,也許她會輕鬆許多。

    “我去療養院看我媽媽。”林雅傑說。

    雖然他媽媽忘了過去的種種,也不知道他就是她的兒子,但他每年都會去看她幾次,她覺得他是個很熟悉的人,見到他也會很高興。

    其實他去看她並不是想看她有沒有好轉,醫生說現在已經是她的最佳狀態,他是想讓她看看自己,他希望媽媽能目睹自己的成長,希望自己從小到大的樣子能留在她的腦海中。每當他感到彷徨失落的時候,他都會去療養院,他在這個世上最親的人的目光,總是能讓他得到喘息的空間。

    但這次他媽媽看到他卻沒有對他笑,他在那裡待了很多天,有一天她躺在床上突然對他說,他不該來,他應該去找手機裡的那個女孩,當時他正削著的蘋果掉到地上,而她只是眨著一雙天真的眼無辜地看著他。

    那算是奇跡嗎?他沒有去問醫生,他只聽到一個早已對感情絕望的女人溫柔地對他說,他應該去找手機裡的那個女孩。

    “手機裡的女孩?”薛凝問他。

    林雅傑頓了頓,從散落的衣服裡找出自己的手機,打開後薛凝驚訝地發現,原來他把自己的照片設成待機畫面,就是那張她穿著小魔仙的服裝,手拿一疊傳單,呆呆地看著鏡頭的照片。

    “在醫院時我一直在看手機,也許是被她發現了吧,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被她鼓勵,真是太丟臉了,我果然還不夠成熟。”

    “我倒覺得是母子連心。”薛凝拿著他的手機看來看去,“雖然沒有記億,但血液是連著的,你的心事透過血液傳達給你媽媽,她不知道你是誰,卻希望你快樂,於是她告訴你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這樣。”

    林雅傑抱住她,聞著她頸間的香氣,“你說的對,你就是我的快樂,而我卻是最後一個察覺到的人,我的猶豫令我們錯過了很多,也傷害了你。”

    “你要是一開始就跟我說你去療養院的話,我也不會那麼生氣啊。”她還以為他嫌她麻煩,跑到哪裡躲她了。

    “我不想再替自己找任何藉口了。”林雅傑直視著她,“我要用真誠讓你重新回到我的懷抱。”

    “真誠?根本就是恐嚇吧。”薛凝咯咯笑了出來。

    “我是說真的。”林雅傑卻很認真,“小凝,或許我的做法無法讓你信任,但我說的話都是認真的,包括那天……”

信者恆信乎

天使長(十級)

演蝦是裝瞎的最高境界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6:30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薛爸爸、薛媽媽手裡的筷子掉到餐桌上,他們兩個人一個扶了扶鼻樑上的老花眼鏡,另一個微張著嘴,都看著並肩坐在他們對面的一男一女。

    女的是他們的親生女兒,男的則是住在他們家不到十天的客人。

    “小凝,你能把剛才的話再重複一遍嗎?”薛爸的心臟還是比較勇健的。

    “嗯。”薛凝笑得燦爛,“就是說……我今天要跟林雅傑去登記結婚。”

    “我們知道今天是你的大日子,也準備了新衣服要拍照留念,但你說對方是誰?不是孟琛嗎?”

    “是我。”林雅傑笑答。

    “小凝,你簡直是在胡鬧!”薛媽媽拍案而起,“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才幾天你就跟這個……這個年輕人搞在一起,你對得起阿琛嗎?”

    “媽,這件事是孟琛哥安排的,日子也是他幫我們算好的。”薛凝說:“至於孟琛哥,因為他的假已經結束了,所以昨天就回去了,他走之前也跟家裡說清楚了,他有個談婚論嫁的女朋友,下次回來就帶回來給你們看,是很優秀的人喔。”

    薛媽媽沒站穩,又跌回椅子上。

    原來他被孟琛擺了一道,一想到這裡林雅傑就恨得牙癢癢的,今天一早接到孟琛的電話,聽他說他是怎麼費盡心思幫他們選了這個登記結婚的好日子,又是如何代替他跟薛家談好了嫁娶事宜,他就好想把孟琛從電話裡抓過來吃掉!

    孟琛竟然還笑著跟他說,他早就料到他會忍不住採取行動,祝他們幸福。

    事實證明,林雅傑為當初揍了他一拳付出了相當慘痛的代價,而孟琛竟然還說自己欠他一個大人情,於是把他網羅進工作室的事就不要想了,他繼續當他的公務員,要是工作室缺人的話,自己的嬌妻是個比任何人都好的人選,好吧,算他說的有理。

    “你們這些年輕人也太亂來了。”薛爸爸歎了一口氣。

    “可是爸爸、媽媽,我們已經在一起了,我只能嫁他了。”薛凝很無奈,就算她不想那麼早就答應他的求婚,可是考慮到他的患得患失,只有嫁給他才是最保險的辦法,戀愛只好放到之後再談了。

    “你閉嘴!”薛媽媽吼她,轉而看向林雅傑,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轉變,“雅傑,我是不知道我們家的笨女兒用了什麼招數,但她真的連最普通的家務都做不好,你真的要娶她嗎?”

    “媽……”這真的是她的親媽嗎?

    “我非常確定。”林雅傑點點頭,“我家務做得很好,只是缺一個使喚我去做事的人而已。”

    “天啊,老天爺掉下大餅砸在小凝頭上了,雖然放跑了一個優秀的女婿,但馬上就有另一個更優秀的來排隊了,這真的不是最新的詐欺手段嗎?”

    “媽!”

    林雅傑很得意,長輩的眼睛果然是雪亮的,一眼就看出他比那個孟琛優秀多了。

    “那這件事就這麼說定了。”薛爸爸拿下眼鏡,和他握手,“以後小凝就拜託你了,麻煩你……多費心。”

    “爸!”天啊,他們怎麼這麼快就接受了,她的行情有這麼差嗎?林雅傑可別得意,別以為事情這麼輕易就解決了。

    薛凝鼓起勇氣站了起來,“我後悔了,我不同意!”

    但是沒有人理她,好奇怪,他們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熟?咦?他們三個要去哪裡啊,要說些什麼重要的事嗎?怎麼都不理她,她也要聽……

    【全書完】


信者恆信乎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9-25 06:5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