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鈞蝦逵人

[都市言情] 葉一凡 -【小羞女很可口】《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9:2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黎婷走到了花園,發現霍劼竟然一個人坐在那裡喝酒。

    “你還沒有休息嗎?”黎婷走到他面前坐下。

    霍劼看著她,只是淡淡地應了一聲,沒有多加理會。

    “那個……今天你們談話的內容,我聽到了。”黎婷十分直接地說出來,這麼多問題一直纏繞著她,讓她十分痛苦,正好在這裡遇見他,還不如直接問清楚。

    霍劼勾勾唇,“沒想到你還有偷聽的習慣。”

    “我不是偷聽,我……算了,我只是想問,如果你以後娶了老婆,那浩浩可不可以跟我離開?”她真的不能沒有浩浩,浩浩可是她的全部。

    聽了黎婷的話,霍劼冷冷地一笑,仿佛她在說笑話一樣,“我不會放棄浩浩,浩浩是我的孩子,黎婷,這一點我早就說得很清楚了,不是嗎?”

    “浩浩也是我的孩子,你還可以和別的女人生,不是嗎?”黎婷看他這麼直接地拒絕,心裡真的很難受,神情痛苦地看著他。

    “黎婷,這個問題根本不需要討論,難道你還準備和我搶嗎?我只告訴你一個答案,浩浩這輩子都是霍家的孩子,想要帶浩浩走是不可能的。”霍劼說完直接站起來,轉身無情地離開了。

    黎婷心情十分激動,她知道自己怎麼做都是徒勞,看著他無情的背影,她從沒像此刻這麼後悔遇到這個男人,“霍劼,為什麼你連我最後一絲幸福都要剝奪呢?”


    自從那晚在花園碰面之後,黎婷很少見到霍劼。

    只是她不知道,霍劼每天都會來到浩浩房間門口,偷偷推開門看浩浩和黎婷玩遊戲,他們玩得那麼開心,讓他淡淡勾起一抹笑容,傻乎乎地站在那裡很久,才小心翼翼地將門帶上。

    這一日,黎婷和浩浩起床,打算吃過早餐之後就去花店。

    走下樓梯,黎婷問浩浩,“浩浩,你今天想要吃什麼,媽媽做三明治給你吃,好不好?”

    “好,是不是昨天書上看到的三明治?”

    “嗯。”黎婷點點頭,讓浩浩坐在餐桌前等待。

    當黎婷做早餐的時候,霍劼也從樓上下來了,看見浩浩就走到他面前,“浩浩,早安。”

    “爸爸,你今天好早起。”

    “是啊,爸爸今天要去台南出差。”霍劼揉揉浩浩的頭,親切地說。

    “台南好玩嗎?”浩浩十分好奇。

    “好玩,那裡有很多好吃的,浩浩想要去嗎?”霍劼認真地回答,看浩浩的眼睛散發著耀眼的光芒,就知道浩浩也想要去。

    “嗯,我可以去嗎?”浩浩用力地點點頭,他也很想要去。

    “當然可以,收拾收拾,我帶你去吧。”反正這次出差也沒什麼重要的事,也就是考察而已,空閒的時間很多,可以帶浩浩出去逛逛,霍劼想著。

    浩浩十分開心,不禁開懷地拍手。

    廚房內的黎婷看到浩浩這麼開心,問道“浩浩,怎麼這麼高興?三明治好了。”

    “媽媽,爸爸要帶我們去台南玩。”浩浩接過三明治,開心地咬了一口。

    黎婷很錯愕,轉而看向霍劼。

    霍劼一副無所謂的表情,“既然浩浩說了,那麼你也一起去吧,順便照顧浩浩。”

    “可是花店……”

    “先暫停營業好了。”霍劼直截了當地說,一間小小的花店,幾天不營業也不會怎麼樣。

    黎婷點點頭,看著霍劼問道“你吃過早餐了沒?如果沒有的話,喜歡吃三明治嗎?”

    她說著將三明治放在霍劼面前。

    霍劼看著黎婷做的三明治,看起來還滿讓人有食欲的,拿起來咬了一口,味道也不錯,他的胃口也變得不錯,又立刻咬了幾口,黎婷看他這麼喜歡吃,幫他倒了一杯牛奶,放到旁邊。

    “給我咖啡,我不喜歡喝牛奶。”看到牛奶,霍劼微微皺眉。

    黎婷蹙起眉頭,她知道霍劼喜歡喝咖啡,但他才剛剛起床,早上直接喝咖啡不好,“沒有咖啡,只有牛奶。”

    這還是黎婷第一次違背他的意思,霍劼抬起頭來,看見她眼神中的堅定,然後看看那杯牛奶。

    浩浩好奇地看著爸爸,“爸爸,媽媽泡的牛奶很好喝,爸爸不喜歡喝嗎?媽媽做的三明治,爸爸也喜歡吃啊,為什麼不喜歡喝牛奶呢?”

    “沒有,爸爸很喜歡。”霍劼聽到浩浩的話,立刻露出了笑容,拿起牛奶喝了幾口。

    霍劼很討厭那甜甜的味道,不過兒子喜歡,他也沒有辦法。

    黎婷看著霍劼的隱忍,偷偷地笑了,沒想到霍劼這麼疼愛浩浩,就連不喜歡的東西也可以變得很喜歡,還真是不容易啊。

    吃完早餐之後,黎婷開始收拾浩浩和自己的東西,放到行李箱之後,準備和霍劼一起去台南。

    他們才剛剛走出大門,霍母就走了過來,見他們似乎要出門,問道“你們要去哪裡?”

    “台南,我要去出差,順便帶浩浩去玩。”

    “浩浩也要去嗎?我原本還打算帶浩浩出去玩呢。”霍母蹲下來看著浩浩。“奶奶,不如你也跟我們一起去吧。”浩浩天真地拉著奶奶的手,十分可愛地說著。

    “浩浩想要和奶奶一起去嗎?”霍母將浩浩抱入懷裡,她這幾天出去辦了點事情,辦完之後就立刻趕回來,就是為了看浩浩,沒想到兒子竟然要帶浩浩去台南,那豈不是看不到了,她還想和孫子一起玩呢。

    “當然可以啦。”浩浩點點頭,十分認真地回答。

    霍母更開心了,她抬起頭看著兒子說,“算了,我也去台南吧,我和浩浩坐一輛車,你……就和她坐一輛車好了。”霍母拉著浩浩上了她的車。

    黎婷看著浩浩上車,微笑著和他揮揮手,當他們開車出發的時候,她卻顯得有些緊張。

    霍母剛剛的眼神讓她特別難受,在霍母的眼中只承認浩浩這個孫子,其餘一概不認。

    霍劼看黎婷開始恍神,笑容也變得有些勉強,將她拉回現實之中,“我們走吧。”

    “我也要去嗎?”其實黎婷很清楚,她根本就是多餘的,既然有霍母陪著浩浩,她就沒必要跟著霍劼一起去,想到這裡她有些猶豫,其實她可以去開店,根本就不需要去台南。

    “難道你不想去嗎?”

    “嗯,的確有點不想去。”黎婷輕輕一笑,將裝著浩浩衣物的行李箱遞給霍劼。

    她的舉動讓霍劼有些錯愕,不過看她這副模樣,他也不想勉強她,只是淡淡挑眉,“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勉強你了,我出差大概需要一個禮拜,這段時間浩浩都不會回來,回來之前會通知你的。”

    “嗯,我知道了。”黎婷點點頭,見霍劼態度冷漠,雖然是自己不想去的,但心情還是有些複雜,霍劼的冷淡讓她特別難受。

    不想看著霍劼上車離去,黎婷選擇自己轉身,準備搭公車去花店。

    霍劼將行李箱放到後車箱之後,看著黎婷離去的背影,呶呶嘴似乎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自己和她有什麼好說的。

    這段時間他和她的接觸其實不多,每一次他看到她,都是和浩浩在一起的時候,她和浩浩互動時,笑容讓人看了十分舒服,總讓他看得有些入迷。

    而他也似乎養成了習慣,每次去浩浩的房間都會站在那裡,看浩浩和她兩個人玩遊戲,看到他們的笑容之後才會心滿意足地離開。

    過了這麼多天,霍劼還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心思,總之黎婷的笑容總會讓他的心情很舒暢,一個禮拜都見不到她,還真是有點可惜。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9:4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不過還有浩浩嘛,霍劼相信是因為有了浩浩,他才會這麼喜歡黎婷的笑容,如果浩浩在他的身邊,那他也不會覺得可惜了。

    但霍劼很快就發現了,自己的想法是錯誤的。

    霍劼他們來到台南之後,浩浩吵著要見媽媽,這讓霍劼和霍母都十分頭痛,最後霍劼沒有辦法,只好打電話給黎婷。

    電話打過去時,黎婷正在整理花店,準備關店出去吃晚餐,今天也不打算回霍家了,反正浩浩不在那裡,她回去也沒什麼意思,又不知道要幹什麼,“喂,你好。”

    “黎婷,浩浩想要和你講電話。”霍劼直接道明原因,將手機遞給浩浩。

    浩浩傷心地對手機不停地叫著“媽媽,你為什麼沒有來?媽媽,浩浩想你了。”

    浩浩的話讓黎婷的鼻子不由一酸,有種想要哭的衝動,她輕輕地捂住自己的嘴巴,努力不讓自己崩潰,“媽媽也很想浩浩,媽媽也想和浩浩一起去台南,但花店裡還有些事情要做,浩浩要乖乖地和爸爸還有奶奶一起玩,回來後,媽媽做三明治給你吃。”

    “嗯,好。”浩浩聽話地回答,將手機還給了霍劼。

    霍劼微微一笑,拿起手機對著那頭,卻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根本就沒有什麼可說的。

    而另一邊的黎婷也在等待著,但一直都沒有聽到聲音,不由苦澀地笑了,他們之間除了浩浩之外,似乎沒有什麼好說的了,“霍劼,就這樣吧,我還要去吃晚飯,浩浩晚上睡覺的時候很容易踢被子,你要注意一點。”

    “嗯,好。”霍劼應了一聲,聽到另一頭傳來的聲音,將手機放到一邊。

    不知為何,掛了電話之後,他竟感到有些失落,看著一旁低著頭、有些不開心的浩浩,想起今天沒有聽到他和黎婷的歡聲笑語……對,平時的歡聲笑語此刻早該上演了,為什麼消失了呢?

    這麼想著,霍劼低下頭看著浩浩,他下意識認為是浩浩不開心,才會讓他的心情那麼不悅。

    “浩浩,今天晚上你想玩什麼?爸爸陪你玩。”霍劼輕輕地撫摸浩浩的頭,很有耐心地問。

    浩浩卻搖搖頭,並沒有說話。

    看浩浩這副模樣,霍母上前詢問“浩浩,你怎麼了?要不要奶奶和你一起睡?奶奶哄你睡覺。”

    “奶奶,我要媽媽。”浩浩委屈地抬起頭看著奶奶,他從沒離開過媽媽身邊,突然和媽媽分開,他非常不習慣。

    “浩浩,媽媽有事情。”霍劼蹲下來面對著他。

    “哦,我知道了,那爸爸,我和你睡好嗎?”浩浩點點頭,他也知道媽媽很忙,否則她是不會拋下他的。

    霍劼點點頭,抬起頭看著他媽媽。

    霍母歎了口氣,對於浩浩此刻的表現,她還是有些擔心,浩浩對黎婷那麼依賴,如果以後還和黎婷走得那麼近,浩浩就更沒辦法和黎婷分開了。

    想到這裡,霍母和霍劼他們道晚安,回到自己的房間了。

    房間內,霍劼和浩浩玩遊戲、逗浩浩笑,而最後浩浩也真的和他玩起來了。

    但不知為何,霍劼還是找不到那種特別舒服的感覺,心裡還是有些失落。

    浩浩後來玩累了,在霍劼的懷裡睡著了。

    而霍劼卻無法入睡,腦海裡竟然想著黎婷現在在幹什麼。

    另一頭,吃過晚餐的黎婷一個人走回花店,這還是她自從有了浩浩之後,第一個沒有跟浩浩在一起的夜晚,讓她覺得十分漫長,處理完花店的事情後就上樓休息了。

    但她卻輾轉難眠,想要撥打霍劼的手機,問看看浩浩是不是睡著了,但每一次拿起了手機,猶豫了許久後又放了下去,她還是沒有勇氣打電話給霍劼。

    黎婷日盼夜盼,一個禮拜終於過去了。

    這一天,浩浩一大早就打電話過來,說他今天下午就會回來了,這讓黎婷特別開心。黎婷一邊開心地哼著歌,一邊整理花束。

    “有什麼開心的事情,說出來讓我分享一下,如何?”

    就在黎婷將一束百合花放到旁邊時,聽到了熟悉又親切的聲音,她立刻轉頭,臉上勾起了幸福的笑容,“阿澈,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剛,一回來就過來看看你,順便看看我投資的這家店,還算管理得不錯。”阿澈慢慢地走到黎婷面前,看著她那幸福的笑容,也忍不住笑了。

    “多謝你的誇獎,阿澈,你這次回來要待多久?上一次你好像只待了一個星期。”

    黎婷想起去年阿澈來過一次,一個星期就離開了,她都沒有好好請他吃一頓飯。

    “可能要待三天吧。”

    “那今天我請你吃飯。”

    “好,不過我怎麼沒有看到浩浩呢?我還買了禮物給浩浩。”阿澈從背包裡拿出一組玩具。大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浩浩下午就會回來了,我們一邊走一邊說吧。”黎婷淡淡地歎了口氣,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她一時也說不清楚。

    阿澈點點頭,和黎婷一起出去吃飯了。

    一頓飯下來,阿澈算是瞭解這段時間發生的事了,也就是浩浩和他的爸爸相認了。

    他們兩人一邊走回花店,一邊討論著這件事。

    “黎婷,那個男人有沒有為你作打算呢?”這才是阿澈最擔心的,他總覺得黎婷似乎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沒有說。

    黎婷輕輕地搖搖頭,微微一笑,“我都這麼大了,還要別人為我作打算嗎?又不是小孩子了。”說著說著,她的腳步也變快了。

    她是在逃避,阿澈一下子就看出來了,一把拉住她,“黎婷,這不像你,那個男人是不是不打算對你負責?”

    “我……”

    “我沒有打擾兩位吧?”就在黎婷準備要說什麼的時候,一個略微冰冷的聲音從他們正前方響起。

    一個小小的身影跑了過來,一把抱住黎婷的腳,讓她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黎婷低下頭,看著自己思念了那麼多天的浩浩,開心地蹲下來,“浩浩,你回來了,不是說下午才回來嗎?”

    “媽媽,是爸爸想要給你一個驚喜,我們就提早回來了。”浩浩抬起頭看著站在那裡不說話的爸爸。

    黎婷也抬起頭看向霍劼,他的眼神卻沒有看著他們,而是注視著阿澈,表情也有點怪怪的,好像十分不爽,這是為什麼?

    黎婷感到不解,但也不管這麼多了,拉著浩浩來到阿澈面前,“你看誰來看你了?”

    “阿澈叔叔、阿澈叔叔。”浩浩飛奔到阿澈的懷裡。

    阿澈也立刻蹲下來抱住了他,將浩浩抱起來,原地轉了好幾個圈。

    黎婷站在一旁看著他們,笑得十分開心,只有霍劼的臉色特別難看。

    阿澈抱著浩浩走進花店時,霍劼一把拉住黎婷的手,憤怒地質問“這個男人是誰?”

    “阿澈,我剛剛不是說了嗎?”黎婷不解地看著霍劼,根本就不明白這有什麼好生氣的。

    “你和他似乎很熟。”霍劼咬牙說著,也不知道自己心裡為什麼不舒服,腦海裡都是黎婷對阿澈笑得很燦爛的表情。

    一大早趕回來,本來以為黎婷會對他們露出燦爛的笑容,沒想到會看到這一幕。

    看來沒有浩浩在身邊,黎婷過得更自在了,還真的是讓他……該死的不爽。

    “是啊,這段時間都是他幫我們的,這間花店也是他投資讓我開的。”黎婷不假思索地回答,看阿澈和浩浩在玩新買的玩具,笑容就變得更加燦爛了。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09:5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而她的表情沒有逃過霍劼的眼睛,他不由緊緊地握拳,聽她話裡的意思,似乎是在說這幾年他都沒有去幫忙。

    想到這裡,霍劼不禁咬牙,“如果不是你騙了我私自離開,怎麼會需要他的幫忙?”

    他的話讓黎婷頓住了,笑容也變得僵硬,轉頭只見霍劼眼中有著抓狂的情緒,仿佛浩浩和阿澈在一起是不對的。

    黎婷更不解了,“我不知道你喜歡浩浩,如果當初你知道我懷孕,你會怎麼對我?會讓我生下來嗎?我沒有記錯的話,當初你已經有玫瑰了,難道你會為了我改變你的想法嗎?”

    黎婷說完不再理會愣住的霍劼,走到浩浩和阿澈的身邊,融入他們之中,和他們一起玩耍,仿佛霍劼才是多餘的人,他們更像一家人。

    想到這裡,霍劼不由握緊了拳頭,今天真是該死的不舒服。

    黎婷不知道霍劼一整天不回去,待在她這間小小的花店裡到底是為了什麼。

    玩了一天之後,浩浩也累了,黎婷抱著浩浩上樓去休息,阿澈也站起身來,準備要離開了。

    離開之前,阿澈不由看了霍劼一眼,之前他對霍劼頗有微詞,直接將霍劼忽略了,完全將他當成了空氣。

    阿澈離開之後,黎婷抱著孩子上樓,霍劼也跟著黎婷上樓了。

    黎婷慢慢放下浩浩,轉身準備要下樓的時候,卻被霍劼狠狠地抓住了她的手腕,憤怒地質問“你和阿澈到底是什麼關係?”

    霍劼十分清楚,男人不會平白無故地幫助女人,阿澈竟然資助黎婷開花店,還和浩浩如此要好,又不是他的兒子,幹嘛這樣,除非和黎婷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想到這裡,他的臉色就更難看了。

    而他說的話也讓黎婷臉色變得非常難看,憤怒地掙脫了他的箝制,“別把其它人想得那麼骯髒,阿澈不是你想像中那種人。”

    “是嗎?他會這麼平白無故幫你,是你早就上了他的床、成為了他的女人……不,是情人吧。”

    霍劼說的話越來越諷刺了,黎婷聽了根本無法接受,她的手開始顫抖,沒想到他竟然會這樣侮辱人,“霍劼,你真是一個混蛋,難道你認為男人和女人就只會上床嗎?難道在你的眼中,我就是這麼不堪嗎?”

    “那你就該解釋你和他是什麼關係,你平白無故接受人家這麼多資助,你準備用什麼來還?”

    霍劼每一句話都深深刺痛了黎婷的心,讓她憤怒地揚起手,狠狠一巴掌甩到他的臉上。

    啪的一聲,四周瞬間變得特別安靜,臉頰上傳來火辣辣的疼痛,無時無刻提醒著霍劼,黎婷的行為有多大膽,他的眼神瞬間變得兇狠許多?

    黎婷打完霍劼之後,淚水再也控制不住,看著面前的霍劼,她痛苦地笑著,“霍劼,你知道嗎?你真的讓人很難受,你憑什麼這樣說我?我是你的誰,你又是我的誰?說實在的,我們什麼都不是,就算我和阿澈真的有什麼,也和你沒有任何關係,你懂嗎?你是以什麼身份來質問我?這裡是我家,請你離開。”

    黎婷說完憤怒地指著門口,眼神也十分冷酷。

    霍劼被她的話問傻了,剛剛腦子裡滿是嫉妒,此刻才恢復理智,看著面前的黎婷,他突然發覺自己真的沒有任何立場質問這一切,但他就是忍不住生氣、抓狂了,當自己真正清醒過來時,他卻一點後悔的感覺都沒有,這到底是為什麼?他真的想不明白。

    黎婷看霍劼沒有離開的意思,不由再度冰冷地提醒他,“請你離開,霍劼。”

    “那下班的時候,我會來接你們。”霍劼見黎婷態度如此決絕,而她的眼淚仍不斷地從臉頰上落下,他留下這句話之後就下樓去了。

    霍劼離開花店之後,一個人坐在車內,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看著眼前的花店,腦海裡都是黎婷說的話。

    其實黎婷說的對,但他那時候在氣頭上,無法正常地思考任何問題,只要一想到黎婷和阿澈可能是他想像中的那種關係,他就開始口無遮攔,說的話也變得十分狠毒,仿佛要將黎婷傷透了,他才能夠滿意。

    他從沒對一個女人這麼毒舌過,黎婷是第一個。

    想到這裡,霍劼拿出一根煙,用打火機點燃後一口口抽著,慢慢地厘清自己的思緒。

    對於黎婷,他似乎哪裡變得不一樣了。

    從剛開始接近她,氣她隱瞞了浩浩的存在,到觀察她和浩浩之間的相處,每天晚上都去看看她和浩浩之間的互動,看看她臉上的笑容,後來和浩浩一起去台南玩,失去了她的笑容之後,他變得十分失落,覺得每天都特別難熬,到了此刻,看見她對其他男人露出久違的燦爛笑容,讓他整個人近乎崩潰。

    一切似乎開始脫軌了,他的在乎和瘋狂的舉動讓他的生活變調了,而他對黎婷的感覺似乎也變了,有了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應該叫做喜歡吧。

    喜歡這字眼浮現在腦海裡,讓霍劼感到十分震驚,錯愕地看向花店。

    看著黎婷站在那裡整理花草的身影,還有和顧客交流時露出的微笑,讓他看得有些癡迷。

    霍劼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喜歡上她,太奇怪了。

    不過既然已經喜歡上了,那麼他就得把黎婷追到手,不讓黎婷和其它男人走得太近,從現在開始,黎婷是屬於他的。

    此刻黎婷站在花店內,腦海裡全是霍劼的冷嘲熱諷,讓她一整個下午都很難受,做事情也手忙腳亂的,直到浩浩下樓來跟她討吃的。

    黎婷立刻走進廚房準備三明治給浩浩吃。

    看浩浩坐在那裡津津有味地吃著,黎婷抬起頭看著牆上的時鐘,時間竟然過得這麼快,已經五點多了,霍劼應該待會就來了,不知為何,她此刻一點也不想見到霍劼,想到今天要回霍家,她就更加鬱卒了。

    看著低著頭吃三明治的浩浩,黎婷輕輕地摸摸他的頭,“浩浩,今天你在這裡睡,好不好?”

    “為什麼?”浩浩不解地抬起頭看著黎婷。

    “媽媽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回去怕忙不過來。”黎婷淡淡地說,這是她第一次對浩浩撒謊。

    正當浩浩準備要點頭同意的時候,只聽見門口傳來一道爽朗的聲音,“那就一起把事情做完再回去好了,你說是不是,浩浩?”

    霍劼說著來到浩浩和黎婷面前,蹲下來溫柔地看著浩浩,而浩浩也十分聽話地點點頭。

    黎婷憤怒地瞪了霍劼一眼,難道這個男人不知道她根本不想看到他嗎?

    霍劼直接忽略她的憤怒,只是靜靜地看著浩浩,等浩浩吃完之後,溫柔地看著黎婷,“你不是說要整理嗎,一起動手吧。”

    “不用了,事情其實也不多,擱到明天好了。”鮮少見霍劼這麼溫柔,黎婷一時之間不太適應,說完就站起身來,和浩浩一起跟著他出去了。

    一路上,浩浩開心地說著去台南的趣事,而黎婷在一旁靜靜地聽著,特別安靜。

    到了霍家之後,黎婷和浩浩率先下車,走進大廳就看到霍母坐在那裡。

    浩浩飛奔到奶奶的懷裡,“奶奶,我好想你。”

    “我的乖孫子,奶奶也想你。”霍母開心地抱著浩浩,抬起頭看了黎婷一眼,那女人跟個木頭似的,越看越是不順眼。

    而黎婷也感覺到霍母在看自己,微微一笑道“霍太太,你好。”

    “嗯,去樓上幫浩浩準備洗澡水吧。”霍母很不喜歡她站在這裡,看了就不舒服,冷冰冰地吩咐著。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10:0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霍母的話讓黎婷的心猛然一揪,許久才揚起一抹僵硬的笑容,“好的,霍太太。”

    她說完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到樓上幫浩浩放洗澡水的,腦海裡都是霍母冰冷的態度和她將自己當成女傭來使喚的口吻。

    雖然早就已經知道了,在這裡自己不過就是個保姆,但真正感受到時,還是覺得心如刀割,難道在自己孩子面前都要以這種姿態存在嗎?

    黎婷感覺自己連順暢地呼吸都沒辦法了,她不想要過這樣的生活,一點也不想要,不,她一定要改變,不能夠繼續這樣子。

    想到這裡,她忍不住握緊了拳頭,看著快要溢出來的水,才發現自己發呆太久了,立刻將水龍頭關掉,轉身準備要出去的時候,卻發現霍劼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站在門口了。

    黎婷呶呶嘴,準備要從他身旁走過去,卻被他抓住了手腕,她有些錯愕地看著霍劼,只見霍劼的表情十分有趣,似乎有什麼事情難以開口的樣子。

    黎婷失去了耐性,迅速地掙脫了他的箝制,正準備要走,一道有些僵硬的聲音傳來,“今天下午的事,對不起。”

    他在跟她道歉,黎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轉頭看著霍劼,可是他說完之後就離開了。

    這讓黎婷不太敢肯定,難道是她聽錯了嗎?霍劼可是從來沒有道過歉的,像他那麼驕傲的男人怎麼會道歉呢,一定是聽錯了。

    這麼想著,黎婷也下樓去喚浩浩上去洗澡了。

    可是她才剛喚出聲,就被霍母瞪了一眼,“難道你沒看到我們玩得很開心嗎?這麼不懂禮貌。”

    “對不起,洗澡水都放好了,如果不趕快去洗的話會涼掉的。”黎婷被霍母這麼一說,有些委屈地指著樓上的房間。

    霍母更加不滿了,“涼了再放就好了,這些事情難道還要我教你嗎?別忘了,你可是過來照顧我們浩浩的,懂嗎?”

    黎婷因為這句話而瞬間僵住了,無措地看著霍母,根本就沒辦法做出反應。

    浩浩站在一旁似懂非懂地聽著她們說話,但他可以感受到媽媽不開心,於是他跑到媽媽的懷裡,“媽媽,我要去洗澡。”

    聽了他的話,黎婷淡淡微笑,抬眸看著霍母,只見霍母的表情更加不滿,她心底也覺得十分難受,無論她做什麼事都沒辦法讓霍母開心。

    “霍太太,我先帶浩浩上樓去洗澡了。”

    “去吧,被你搞得連心情都沒有了。”霍母整理自己的衣服,不耐煩地說,又走到浩浩面前,一副慈祥的表情,“浩浩,奶奶明天繼續陪你玩。”

    “好。”浩浩乖巧地點點頭,拉著媽媽上樓去了。

    浩浩洗完澡之後,黎婷帶著他在房間裡玩遊戲,此時霍劼走了進來,坐在他們身邊,這讓黎婷感到有些局促,無法繼續和浩浩開懷地玩。

    黎婷想站起來讓浩浩和霍劼玩一會,卻被浩浩拉住了,“媽媽,我們三個人一起玩。”

    “媽媽去切些水果給你吃,你和爸爸先玩吧。”黎婷找藉口想要離開。

    浩浩也同意地點點頭,鬆開了黎婷的手。

    黎婷卻被霍劼拉住了,“交給傭人就行了,坐下來一起玩吧,浩浩想要你和他一起玩。”

    “好吧。”黎婷真的搞不懂霍劼是怎麼回事,他今天很奇怪,白天對她百般諷刺,到了晚上又對她和顏悅色,剛剛似乎還跟自己道歉了,她真的不懂這個男人到底在想什麼。

    浩浩聽到黎婷要繼續和他玩遊戲,開心得手舞足蹈,三個人開始玩遊戲,直到浩浩玩累了才結束。

    黎婷見浩浩睡著了還咯咯笑著,忍不住跟著笑了起來,“你看,浩浩睡著了還在笑呢。”

    “是啊,像你。”霍劼很自然地接話。

    聽到他接話,黎婷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住了,她轉頭看著霍劼,他一整個晚上都不知道在想什麼,似乎總是有意無意地和她搭話,這讓黎婷覺得很莫名,看著他的表情也變得狐疑起來。

    時間流逝,但霍劼還是沒有離開的意思,竟然還陪她一起整理那些玩具。

    黎婷忍不住開口了,“你還不準備回去嗎?我要休息了。”

    “浩浩下個月就要上幼稚園了,想好要送浩浩去哪間幼稚園了嗎?”霍劼淡淡開口。

    他所說的話提醒了黎婷,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竟然將浩浩要上幼稚園的事情忘記了,看著浩浩,她搖搖頭,“我還真不知道該送去哪間幼稚園,你決定好了。”

    “嗯,那就去小太陽幼稚園好了,離你的花店比較近。”

    霍劼說的話讓黎婷有些感觸,沒想到他竟然會這麼為自己著想,“嗯。”

    “那麼我回去休息了,你也早點休息。”

    “好。”

    霍劼深深地看了黎婷一眼,他以前很喜歡看她低著頭看著浩浩,不知為何,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之後,他就對黎婷有種佔有欲,她的忽視讓他覺得很不舒服,一定要想辦法讓她改變才行。

    浩浩去上幼稚園之後,黎婷和霍劼見面的機會也變少了,但最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霍劼總是有意無意地來花店幫忙,讓黎婷十分錯愕。

    這天剛開店不久,偶爾會來買花的王太太就過來了,還帶著一個年輕的男人。

    “黎婷啊,這麼早就開店啊?”

    “王太太來買花啊,今天要買什麼花呢?百合還是向日葵?”黎婷熱情地介紹著。

    王太太卻搖搖頭,將她身邊那個年輕男人拉到黎婷面前,“黎婷啊,這是我的大侄子,叫大森。”

    “哦,你好。”黎婷對王太太的舉動十分不解,看著面前的大森,尷尬地笑著打招呼。

    “你好,黎婷小姐。”大森似乎很靦腆,有些不好意思的樣子。

    而旁邊的王太太卻變得熱情許多,“黎婷,我這個大侄子也是離異的,有一個女兒,和你的情況很相似……”

    王太太在那裡不停地說著,讓黎婷越聽越覺得奇怪,怎麼感覺王太太今天是來給她介紹物件的?

    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打斷王太太的話,“抱歉,王太太,我……”

    “她已經名花有主了。”在黎婷正準備要拒絕的時候,一道憤怒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瞬間打斷了他們的對話。

    王太太和大森錯愕地看著說話的男人,只見他一把摟住了黎婷,一副佔有者的姿態,他們頓時都明白了。

    王太太向黎婷道歉,心裡有些悶悶的,“黎婷啊,沒想到你這麼快就有物件了,還是這麼帥氣的男人,那我們就不打擾了。”

    王太太說完就拉著大森離開了。

    黎婷想要解釋什麼,卻完全沒有機會,看著身旁的霍劼一副霸氣的姿態,她掙脫了他的懷抱,“你不知道這麼說會讓人誤會嗎?”

    “誤會,怎麼會?難道你還要考慮和那個男人相親嗎?”霍劼咬牙切齒地說。

    難道黎婷一點都沒發覺他最近的努力嗎?每天都跑到這裡幫忙,放著上億的合約不顧,和她一起守著這間小小的花店,真以為他太閑了嗎?

    “霍劼,我的事情不需要你來管。”

    黎婷白了霍劼一眼。

    這個男人最近好像管太寬了,這段時間他是幫了不少忙,但這不代表他可以這樣對待她。

    說到這裡,黎婷不再理會霍劼,轉身進去裡面拿花了。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10:1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但她才剛剛轉身,就被霍劼一把拉進他的懷裡,“黎婷,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我這麼做是因為我已經喜歡上你了,該死的,難道一定要說清楚講明白,你才會懂嗎?”

    霍劼說完憤怒地低下頭,狠狠地含住了她的柔唇,不顧她的錯愕,將舌頭探入她的檀口之中,不停吸吮著她的味道。

    在這刹那,他愛上了吻她的味道,她口中有著淡淡的芳香,似乎還帶著花草的香味,讓他有些著迷,舌尖也因此變得更加瘋狂,索求得更多。

    “唔唔……”黎婷沒想到他會吻她,她就快要承受不了這麼熾熱的感覺了,只能夠無力地依偎著他的身體,緊緊地環繞他的脖子,任由他為所欲為。

    霍劼無法滿足於簡單的吻,他炙熱的大掌不停地在她身上遊移,帶著瘋狂的溫度,想讓黎婷跟他一樣,展現出異樣的熱情。

    想著想著,霍劼的手撩起黎婷的衣服,慢慢探上她的背,撫摸著那滑嫩的肌膚,讓他頓時有些著迷。

    “不……”黎婷感覺到他的欲望,她使出全身的力量將霍劼推開。

    霍劼被推開之後,滿含欲望的眼神頓時變得十分激動,“你不喜歡我嗎?”

    “這裡是花店,現在還在營業,霍劼,我不想和你討論這個問題,請你離開。”黎婷說完從他身邊走過去,開始整理起花草。

    她緋紅的臉頰早已出賣了自己,剛剛那一切還在她腦海裡不停地重播,她真的沒想到霍劼會喜歡上她,更沒想到霍劼會在店裡瘋狂地吻她,完全沒顧慮到形象,如果其它人看到了怎麼辦?

    霍劼得不到滿足,緊緊地盯著黎婷,此刻想了想,他也覺得自己似乎過火了。

    這裡是花店,就算想要她也不該是這樣,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竟然這麼沒有自製力,看著不停侍弄花草的黎婷,他真的沒想到她的味道竟然這麼甜美,讓他忘了要克制。

    “黎婷,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以後不准你相親,和那些亂七八糟的男人見面。”霍劼整理好自己的衣服,走到黎婷身後,十分霸氣地宣佈。

    黎婷起嘴,不服氣地瞪著他,“霍劼,請你別用這樣的口氣和我說話,而且我沒有答應要當你的女人。”

    “你不做我的女人,就別指望可以看到浩浩。”霍劼口無遮攔地威脅道。

    只是他一說出口就後悔了,看著黎婷受傷的表情,他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黎婷,我……”

    “好了,霍劼,你知道我離不開浩浩,每次都拿浩浩來威脅我,你真的很厲害,你成功了,不過我告訴你,總有一天我會憑著自己的本事,奪回浩浩的一切,我知道現在還是沒辦法和你爭,就算和你爭,我也沒辦法贏,但這不代表我以後會輸。”黎婷握緊拳頭,憤怒地宣告著。

    她淚眼朦?地看著霍劼,以至於沒有看清楚他懊悔的表情。

    “黎婷,我不是這個意思,我……算了,以後你會懂的。”霍劼搔搔頭,他從來沒發現自己這麼不會說話,看著黎婷快哭出來的表情,他更加慌亂了,想要解釋卻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是啊,以後會明白的。”黎婷笑了,淚水從她臉頰上滑落,讓她清楚地看到了霍劼的表情,他竟然也會慌亂,是害怕浩浩以後都會屬於她嗎?

    想到這裡,黎婷更加無言,懶得理會這個男人,轉頭往裡面走去。

    “我喜歡你,黎婷,這是真的。”霍劼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重複這一句話,而且他以前從來沒有說過這種話,沒想到說出來一點都不彆扭。

    黎婷因為這句話停下了腳步,不過她很快就勾起一抹嘲諷的笑容,“你的喜歡,我不需要。”

    一個連喜歡都要威脅的男人,他的喜歡是真的嗎?她真的無法相信。

    “不需要也得需要,我告訴你,從這一刻開始,你就是我的。”霍劼咬牙切齒地說,他沒有想到自己會被黎婷嫌棄,留下道一句話,憤怒地轉身離開了。

    黎婷在他離開之後,緩緩地轉身看著四周,嘴角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霍劼,你難道不懂得怎麼尊重我嗎?”

    這天接了浩浩回霍家之後,浩浩和奶奶在他房間玩得不亦樂乎,黎婷沒什麼事情可做,一個人坐在客廳看電視劇。

    “你竟然喜歡看這種電視劇。”

    黎婷正看得投入時,霍劼的聲音從旁邊傳來,接著他就坐在黎婷的身旁。

    黎婷立刻坐在另一邊,冷淡地看著霍劼,“這種電視劇又怎樣,難道不可以嗎?”

    “黎婷,我不喜歡你說話的時候離我這麼遠。”霍劼沉聲警告著,看見黎婷的閃躲,讓他十分不舒服。

    今天工作時,腦海裡都是黎婷的身影,自從那個吻之後,他竟然有種上癮的感覺,還想要更多,想著想著,他忍不住直勾勾地盯著她看。

    霍劼的注視火辣辣的,仿佛她什麼都沒有穿,這讓黎婷想起了今天被他親吻的那一幕,她感覺到身體開始燥熱,於是迅速地站起來,跑到樓上浩浩的房間。

    此刻浩浩在霍母的懷裡睡著了,黎婷上前準備要接過,被霍母淡淡地拒絕了,“浩浩今天跟我睡好了,這裡不需要你了,你可以離開了,今天沒有你的事了。”

    說實在的,她真的不喜歡黎婷,這個女人的身份和地位都配不上兒子,浩浩是他們霍家的孩子,自然要習慣和霍家的人待在一起,而黎婷遲早要離開這裡,這一切都是霍母心裡的想法。

    黎婷因為這句話愣住了,看著面前的霍母,她忍不住苦澀地握緊拳頭,仿佛感覺到自己的孩子總有一天會被奪走,眼眶不禁通紅,“霍太太,浩浩是我兒子。”

    “他姓霍,黎婷,我知道你很愛浩浩,但是你和浩浩遲早都要分開,不是嗎?”霍母淡淡地說著。

    事實雖然殘酷了點,但讓黎婷越早明白越好,其實剛剛黎婷和兒子的那一幕,她全都看到了,本來她是準備讓黎婷上來陪浩浩睡覺,但兒子的表現讓她很擔心,讓黎婷再繼續待在這裡,那霍家真的要變天了。

    聽了霍母的話,黎婷整個人都傻住了,看著霍母嚴肅又認真的表情,黎婷知道這天遲早都會到來。

    黎婷遲遲不說話,霍母以為她還不明白,繼續說“霍劼會娶老婆,他以後的老婆會好好照顧浩浩,這一點你可以放心,我們是不會虧待浩浩的,浩浩跟著我們,你若是想要見他,我每個星期讓你見一次或兩次好了。”

    霍母的話猶如施捨一般,在黎婷耳邊不停繚繞,她看著霍母懷裡的浩浩,這是她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孩子,這幾年來一直都在自己身邊,此刻卻被人奪走了。

    “霍太太,如果哪一天,有人將你的兒子帶走,一個星期只讓你們見一次或兩次面,你願意嗎?”

    黎婷說完不再理會霍母,站起身做了一個深呼吸,淡淡地說“我今天會先回去,但不代表我會放棄浩浩。”她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

    黎婷下樓時,看到霍劼從廚房內端出一碗點心,正準備要和她說話,可是她當作沒有看到,從他眼前走出了大門。

    霍劼大聲地叫道“黎婷,你要去哪裡?你給我站住……”

    霍劼的叫喚沒有讓黎婷停下腳步,她自顧自走出去了。

    霍劼火大地拿起車鑰匙,跟著她沖了出去,在大門口將她攔住了,“該死的,難道沒有聽到我在叫你嗎?你要去哪裡?”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10:2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黎婷淡淡地看著他,“我要走了,不過我是不會放棄浩浩的,霍劼,如果你真的喜歡我的話,就不要和我爭浩浩。”

    聽了黎婷的話,霍劼十分不解,看著面前的女人,臉色變得特別難看,“我什麼時候說要和你爭浩浩了?你現在不是一直在浩浩身邊嗎,你到底怎麼了,我沒有讓你和浩浩分開啊。”

    霍劼氣惱地說完這句話,只換來黎婷諷刺的勾唇,“我是以什麼身份待在浩浩的身邊?霍劼,你是一個爸爸,而我呢?一個保姆、一個永遠見不得光的媽媽,等到你有了老婆之後,浩浩是不是要叫她媽媽?那個時候我算什麼?”

    黎婷說的話讓霍劼很震驚,他愣愣地看著她,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過了許久,黎婷見霍劼根本沒辦法回答,不由苦澀地笑了笑,轉身慢慢地離開。

    “你的意思是,你想成為我老婆,留在我的身邊?”

    霍劼的聲音從身後傳來,讓黎婷很錯愕,但她沒有回頭,只是靜靜地看著前方。

    霍劼一步步靠近她,將她拉到他懷裡,輕輕地勾起她的下巴,神情堅定地問“黎婷,你想成為我的老婆,對不對?”

    霍劼眼中的自信讓黎婷非常難受,她無法接受他用這樣的口吻說出這些話。

    成為他的老婆這件事,她曾經想過,也曾經在作夢時夢見過,但此刻她真的什麼都不想了,如果這個男人真的喜歡她,希望她成為他的老婆,就不該用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

    “不對。”黎婷十分肯定地回答,一把甩開了霍劼的箝制,在他錯愕的表情之下輕輕地一笑,笑得有些諷刺,“霍劼,我要的是浩浩,你從來都不是我想要的。”而且她也要不起。

    黎婷說完轉過身,一步步向外頭走去。

    霍劼就站在原地,看著黎婷消失的背影,耳邊繚繞著她剛剛說的話,心底燃起的絲絲喜悅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簡直不敢相信,對於黎婷來說,他難道還不如一個孩子來得重要嗎?

    黎婷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度過這些日子的,那一晚和浩浩分離之後,第二天浩浩打了一通電話,只聽到霍母替她向浩浩編了一個藉口,根本就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

    黎婷簡單地跟浩浩說了一些關心的話,然後依依不捨地掛斷了電話,到了此刻都沒有見到浩浩,除了每天晚上一通電話。

    這樣的生活讓黎婷快要崩潰了,本來以為霍劼會將浩浩帶過來,沒想到霍劼竟然這麼絕情,連一通電話都沒有。

    仿佛她的離開對他而言根本就無關緊要,這讓黎婷心裡非常難受,看著鏡子裡的自己消瘦的臉蛋,不由深深地歎了口氣,真不明白自己還在奢望什麼。

    這天,黎婷走到浩浩就讀的幼稚園門口,提前將浩浩接回花店,接著撥打了霍劼的號碼,告訴他浩浩在花店裡,今晚就不回去了,再做三明治給浩浩吃。

    “媽媽,這幾天你都沒有回家,奶奶說你以後每個星期會來看我一次,為什麼?”浩浩天真地看著媽媽問道,他這幾天都很想念她。

    黎婷溫柔地笑著,撫摸浩浩的頭,“浩浩,對不起,媽媽這段時間太忙了,不過媽媽很快就可以跟浩浩在一起了。”

    只是黎婷的話才剛說完,霍劼就站在門口了,他神情有些冰冷,甚至帶著些怒火。

    黎婷跟浩浩說了一聲“浩浩,媽媽和爸爸出去一下,你乖乖地在這裡,知道嗎?”

    “嗯,好的。”浩浩點點頭,就低著頭吃三明治了。

    而黎婷只是靜靜地看了霍劼一眼,跟著他一起走出去。

    兩人來到霍劼的車子旁,黎婷看著霍劼拿出煙,點燃之後就一直靜靜地抽著,淡淡地說了一句“抽煙對身體不好。”

    “別他媽的跟我扯這些,你為什麼都不回去?真的打算永遠這樣嗎?不想和我結婚,難道連浩浩都不想要了嗎?”霍劼憤怒地將煙扔到地上,狠狠地抓住黎婷的肩膀,大聲地質問著。

    自從知道黎婷不想和他結婚之後,他的心情特別糟糕。

    雖然他沒想過會和她結婚,那一句話也只不過是說說而已,但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後,心裡卻很不是滋味,這讓他沒有多問黎婷為什麼不回霍家,甚至沒打電話給她。

    本來以為黎婷不會堅持多久,卻沒想到整整十天了,她竟然都不回來。要是今天她沒有打電話給他,他也等不住了,打算來這裡問問她。

    “我當然想要和浩浩在一起,但你們會給我機會嗎?霍劼,為什麼你要和我爭浩浩呢?你要孩子,任何女人都可以幫你生,為什麼你一定要將浩浩奪走?”

    黎婷激動地推開他,這十天以來,她一直過得很疲累,腦海裡都是浩浩,除了浩浩之外就是霍劼,他們兩人的身影在她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黎婷,和我結婚,我讓你和浩浩在一起。”霍劼深吸一口氣,沒想到自己竟然會說出這些話。

    這幾天以來,他無時無刻想念著黎婷,也明白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十分重要,既然她不要他,只要浩浩,那他也只好利用浩浩來逼迫她成為自己的女人。

    霍劼說完,黎婷輕輕地一笑,笑得有些嘲諷,“和你結婚,霍劼,你確定嗎?你確定要娶我這樣的女人,沒錢、沒地位、沒身份,長得又不怎麼樣,你確定你要娶我這樣的女人嗎?”

    “我確定。”霍劼咬牙切齒,黎婷的笑容讓他心裡不好受,難道他說的話有這麼可笑嗎?難道他就不該跟她結婚嗎?

    “那你們霍家呢?霍家的人可以接受我嗎?”黎婷繼續諷刺道,她真的搞不懂霍劼,他到底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定要和她結婚?娶了她對他有什麼好處?

    “廢話,這是我的事情,我說了算,你只要說願意就行了。”霍劼緊緊握拳,他此刻十分確定自己想要這個女人,而且還要她永遠留在自己的身邊,永遠都不可以離開。

    黎婷被他強勢的態度嚇得愣住了,只能傻傻地看著他眼神中的堅定,根本就做不出任何反應。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霍劼見黎婷一點反應都沒有,不禁挑起眉,一把抓住她的手,淡淡地說“我就當你已經同意了,走吧,回去看看浩浩。”

    霍劼邊說邊拉著黎婷回到花店,但到了花店裡卻沒看到浩浩的身影,他不見了!

    黎婷臉色瞬間蒼白,抓住霍劼激動地問“浩浩怎麼會不見?他很乖的,他會去哪裡?”

    “別急,會不會出去玩了?去隔壁問看看。”

    霍劼準備帶著黎婷出去找浩浩,看到住在隔壁的女士走了出來,將一張名片遞到黎婷的手中,“浩浩被他奶奶接走了,這是浩浩的奶奶留給你的,黎婷,沒想到你有這麼有錢的夫家。”

    “奶奶?是……霍太太。”

    黎婷沒想到霍母竟然一刻都不想讓浩浩和她待在一起,看著手中的名片,她忍不住緊緊地捏住,眼裡充滿了憤怒和不甘,霍母憑什麼這麼做,浩浩明明是她的孩子。

    而霍劼看著這一幕,不禁皺眉,實在不明白媽媽這麼做到底是為了什麼。

    “黎婷,既然浩浩已經回家了,那麼我們也回家吧。”霍劼上前輕輕地扶住黎婷。

    黎婷看著霍劼,腦海裡浮現出一個計謀,淡淡地勾唇,勾起一抹諷刺的笑容,“是啊,順便告訴霍太太我們結婚的事情,我想她一定會很開心的。”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10:4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黎婷說完也不等霍劼的反應,立刻走了出去。

    她走路的步伐極快,讓霍劼有些疑惑,看著她生氣的模樣,不知為何,他心裡總是不安,但也沒有多問,只是開著車載著黎婷回家了。

    兩人回到霍家,當黎婷和霍劼一起出現時,霍母似乎並不意外,只是繼續和浩浩玩遊戲。

    黎婷緊緊握拳,身體也很僵硬,逕直走到霍母面前,“霍太太,我和霍劼有一件事情要告訴你。”

    “哦?”霍母挑眉。

    只見黎婷微微勾唇道“我和霍劼要結婚了。”

    黎婷自顧自說完,霍母的臉色瞬間就變得不一樣了。

    而浩浩一聽到媽媽和爸爸要結婚了,不由開心地拍手叫好,飛快地跑到媽媽的懷裡,“媽媽,你和爸爸要結婚了,真是太好了。”

    “是啊,媽媽和爸爸要結婚了。”浩浩的笑容讓黎婷發現自己剛剛憤怒過頭了,竟然忘了浩浩還在場,想到這裡,她慢慢地蹲下來,溫柔地抱著浩浩。

    “何媽,帶小少爺先上樓洗澡吧,我和少爺還有黎婷小姐有些事情要處理。”霍母淡淡地開口,在孩子面前,她還是不想把話說得太過難堪。

    浩浩聽話地離開媽媽的懷抱,輕聲說“媽媽,我洗好澡就和你玩。”

    “好,浩浩乖乖去洗澡吧。”黎婷點點頭,讓何媽帶著浩浩去洗澡了。

    廳內只剩下他們三個人,傭人端了三杯茶過來之後也離開了。

    霍劼讓黎婷坐在自己身邊,輕輕地將她摟入懷裡,展現出一副保護者的姿態,因為他感覺到媽媽很不喜歡黎婷。

    “兒子,你答應過我什麼,難道你忘記了嗎?”霍母此刻也沒有顧忌了,反正之前也已經跟黎婷說過了,黎婷應該明白她話裡的意思,但黎婷似乎故意裝作不懂,那就不要怪她這一刻給黎婷難堪了。

    “媽媽,這是我的事情,我要和黎婷結婚。”霍劼大方地宣佈。

    “我不同意。”霍母表情十分冷漠,眼神冰冷地看著黎婷,仿佛黎婷做了很過分的事情一樣。

    黎婷苦澀地一笑,其實本來不必如此,如果霍母不用這種態度對待她,不要剝奪她和浩浩相處的機會,她也不會這麼做,她只不過是讓浩浩在花店待了一會,想讓浩浩在花店那邊過夜,霍母竟然這樣對待她,這讓她很不服氣,心裡非常難受。

    “媽媽,你說過不干涉我的。”霍劼沉聲道,眼裡有了明顯的怒火。

    這讓霍母有些不甘,狠狠地瞪了黎婷一眼,站起身說“我說過不干涉你,但我也說過黎婷不行,兒子,難道你就不能聽我一次嗎?”霍母說完就憤怒地轉身離開了。

    廳內只剩下霍劼和黎婷。

    黎婷沒想到會鬧成這樣子,看著霍劼,“其實你不必如此,如果霍太太不答應的話,你可以……”

    “你想要反悔嗎?”霍劼憤怒地拉著黎婷的手,看著她畏懼的表情,他忍不住將她拉到自己懷中,不讓她有逃避的機會。

    “霍劼,你放開我,你弄痛我了。”黎婷吃力地掙扎著,距離這麼近,讓她差點失去了思考能力,心跳也沒來由地加速,頭更是垂得低低的,深怕一抬頭就見到他那張放大的俊顏,腦海裡不由回想起五年前那一幕,不覺面紅耳赤。

    “你在想什麼,怎麼這副表情?”霍劼的心跳也跟著加速,腦海裡想起那個讓他回味不已的吻,呼吸都變得渾濁起來,這個世界上還是頭一次有女人讓他如此難以忘懷。

    “我沒在想什麼,你可以放開我了嗎?有點痛。”雖然霍劼無意之中放鬆了力道,但這麼曖昧的姿勢,讓黎婷連呼吸都變得困難。

    “黎婷,今晚來我的房間睡。”霍劼根本就不理會她的話,輕輕地貼著她的耳垂,如同情人之間的低喃,說完這句話之後才慢慢地鬆開了她。

    黎婷整個人都傻住了,她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他剛剛在說什麼?

    黎婷睜大眼睛看著霍劼,正準備要問些什麼,浩浩從房間內走出來,大聲地叫著“媽媽、爸爸,我洗好了,你們上來和我玩吧。”

    “好。”黎婷將心底的疑問全部吞回肚子裡去,迅速地站起身走到樓上。

    霍劼也隨後跟上去,一起陪著浩浩玩遊戲了。

    直到浩浩睡著了,他們才微笑著將浩浩抱到床上,輕輕地拍打他的小肚肚。

    黎婷勾起一抹溫柔的笑容。

    霍劼一直看著黎婷,“你笑起來的樣子十分好看。”

    他的誇獎讓黎婷拍打的動作停止了,笑容也瞬間消失了。

    黎婷十分不解地看著霍劼,對於他的溫柔,她總是不習慣,“霍劼,你能不能不要這樣說話,我不習慣。”

    “那就給我慢慢習慣。”霍劼實在搞不懂黎婷到底是怎麼回事,對她好一點不行,對她壞一點也不行,真的很難搞,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覺得黎婷這女人讓人難以捉摸,記得在他身邊工作時,她不是這樣子的。

    “霍劼,你為什麼要和我結婚?只是因為我想要和浩浩在一起嗎?”黎婷一直在糾結這個問題,雖然和他結婚可以和浩浩在一起,但這個問題始終讓黎婷無法釋懷。

    他說喜歡她是真的嗎?他的喜歡是什麼樣的喜歡呢?

    一連串的問題在黎婷的腦海裡不停打轉,她根本就無法正常地思考。

    “我想要你做我的女人,就這麼簡單。”霍劼並沒有深究自己為什麼要和黎婷結婚,總之他知道自己喜歡這個女人、在乎這個女人,這樣就足夠了。

    “你以前希望玫瑰能做你的女朋友,是因為喜歡她,那你現在想要我做你的女人,也是因為喜歡我嗎?”黎婷輕輕一笑,聽了霍劼理所當然的回答,她忍不住繼續問著。

    “我早就說過了,我喜歡你,你和玫瑰不同。”

    “那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的喜歡可以維持多久?”

    黎婷不會忘記,霍劼以前也非常喜歡玫瑰,但最後還是不喜歡了,並沒有將玫瑰放在心上,現在他跟她說喜歡,這所謂的喜歡到最後會和玫瑰一樣嗎?

    黎婷的問題讓霍劼傻住了,他從來沒想過喜歡可以維持多久,看著她那冷淡的表情,他的心竟然有種被緊緊揪住的感覺,特別難受,連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黎婷見霍劼一副為難的表情,輕聲笑著站起身來,“不要想這個問題了,其實你不說,我也知道。”

    “你知道?”霍劼很錯愕,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黎婷會知道嗎?這真是讓他好奇,“你知道什麼?”

    “你的喜歡只是圖新鮮罷了,當對方真的成了你的,就沒什麼感覺了,也就可以放開了,不是嗎?”黎婷理所當然地解釋著,但不知為何,越是這麼說,她的心口就越痛,特別難受,眼眶裡的淚水不受控制地滑落了。

    真是的,跟霍劼在一起的時間久了,她變得越來越愛哭了。

    想到這裡,黎婷立刻擦拭淚水,站起身來走出浩浩的房間,不想影響浩浩休息。

    而霍劼也憤怒地走出房間,將門輕輕帶上,吩咐樓下的傭人上樓照顧浩浩。

    霍劼一把拉著黎婷進到他的臥室,有些憤怒地甩門。

    “黎婷,別自作聰明了,可以嗎?”霍劼很肯定自己對黎婷的喜歡不是圖新鮮,而是一種很特別的感覺,那種看不到就會特別想念的感覺。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10:5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霍劼,我們兩個又不是剛剛認識,你很清楚,如果你真的喜歡我或愛我,那五年前你早就已經喜歡上我了,可是沒有,所以這時你跟我說喜歡,你認為我該怎麼想?”黎婷輕聲笑著,笑得十分疲累。

    “有些事情是會變的。”霍劼握緊拳頭,五年前他對黎婷真的沒有什麼感覺,只覺得她泡的咖啡很好喝,做事情也很俐落,又不纏人……總之她有說不盡的好。

    對於她的離去,他並沒有太在意,只是覺得別人泡的咖啡太難喝了,讓他從此之後不再喝咖啡,又覺得別人做事情笨手笨腳的,都要他親自教導,太麻煩了。

    這五年裡,他總會想起黎婷的好,也曾經想過要叫她回來上班,但每當人事部打電話過去,她都會拒絕,他也就無所謂地讓事情過去了。

    經歷了這一切,霍劼心裡有些憤怒,黎婷竟然就這麼走了,還帶著他的孩子離開,“黎婷,五年前你不該瞞我的。”

    “你連一夜情的對象都不想找了,還會盼望那個女人為你生下孩子嗎?”黎婷苦笑著搖頭。

    “你為什麼要和我發生一夜情,卻不圖任何回報?”霍劼真的很好奇,五年前的她看起來根本不是那麼開放的女人,而且那一夜是她的第一次,是什麼原因讓她如此瘋狂,和他發生關係之後,一聲不吭就跑走了?

    “因為我愛你。”

    簡單幾個字深深地震撼了霍劼的心,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黎婷,她深情的眼眸含著淚,讓他的心不禁緊緊地揪了起來,但他心中也有種說不出的喜悅,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那你……”霍劼緩緩上前,伸出手撫摸黎婷的臉頰。

    黎婷接下來說的話卻讓他的心情蕩到穀底,“我現在已經不愛你了。”

    聽了她說的話,霍劼的手就這麼僵住了,眼神也瞬間從溫柔變得冰冷,“為什麼?”

    “因為愛不起,霍劼,看在我以前愛你的分上,讓浩浩跟我走吧,我願意跟你結婚只是因為霍太太,霍太太就這樣將浩浩帶走,之前還那樣對待我,根本就不打算讓我和浩浩在一起,所以我才想要氣氣她,不是真的想要和你結婚。”

    黎婷語氣帶著絲絲哭訴,那麼委屈、那麼痛苦,霍劼卻沒有辦法感受到,他腦海裡都是黎婷最後那幾句話,這讓他沉浸在憤怒之中,眼神也變得異常可怕,勾起一抹詭異的笑容,“你只是想要孩子,對不對?”

    “嗯。”黎婷拚命地點頭,沒發現霍劼嘴角的笑容有多麼猙獰。

    “我不會讓浩浩跟你走,但我可以給你一個孩子。”

    霍劼的話才剛剛說完,黎婷根本還沒反應過來,柔唇就被他封住了,在她還來不及反抗的時候,他靈巧的舌尖立刻探入了她的檀口之中。

    “唔唔……”霍劼的舌頭在黎婷的口中不停地翻攪,讓她很慌亂,雙手憤怒地拍打著他的手臂,想要推開他。

    霍劼憤怒地箝制住她的雙手,吻也變得更加瘋狂,毫不留情地掠奪著,仿佛想要將她整個人都吞噬一般,讓她根本就無法招架。

    “唔……住手……”黎婷快要無法呼吸了,他的吻奪走了她的空氣,讓她感到窒息,她只能倚靠著他,不知何時,黎婷的雙手搭在霍劼的肩膀上,無力地任由他瘋狂地掠奪著。

    直到兩人的呼吸都變得急促,霍劼才緩緩地鬆開了她,努力地克制著自己的衝動。

    看著黎婷因為親吻而變得殷紅誘人的紅唇,配上那緋紅的臉頰,真如同蘋果一般,讓人恨不得咬一口。

    想到這裡,霍劼將還沒反應過來的黎婷抱起來,放到柔軟的大床上,接著自己也傾身壓上去,啜著她的耳垂,輕輕地玩弄著。

    “你……”他灼熱的呼吸讓黎婷的心跳不由加速,使勁推拒著他,正準備要說些什麼,卻聽到了熟悉的話。

    “你好美。”

    霍劼如夢般的口吻,讓黎婷仿佛回到了那一夜,看著他迷醉的眼眸,她整個人都開始顫抖,“你沒有喝醉吧?”

    “我似乎想起那一夜火熱的畫面了,我能感受到你那一晚的熱情。”霍劼繼續在她耳垂處輕咬著,那甜蜜的話語讓人有些羞答答的。

    黎婷滿臉通紅,“你馬上起來,霍劼。”

    “黎婷,繼續愛我。”這句話不是祈求,而是命令,他習慣命令他人,她不愛他讓他的心非常難受,他不想要繼續這麼難受。

    但聽了他的話,黎婷卻覺得很可笑,“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我不舒服,整個人都不舒服,所以你不能夠不愛我,你只能夠繼續愛我。”霍劼認真地說著,他玩弄著黎婷的髮絲,抵著她的柔軟,他想要她,但此刻他更想要她繼續愛他。

    “只因為你不舒服,所以要我繼續愛你、繼續痛苦嗎?霍劼,你不覺得你太過自私了嗎?”黎婷笑了。

    她心疼不已,他竟然會因為她不愛他而感到不舒服,是因為她,還是所有女人都可以給他這樣的感覺?

    是因為得不到她的愛而不舒服,還是單純為了面子或他追求的新鮮感?

    “那你要怎樣才會繼續愛我?”霍劼妥協了,這是他有史以來第一次妥協,為什麼所有的第一次都給了這個女人呢?

    黎婷傻住了,意識到兩人的姿勢很曖昧,她真的不明白他想要幹什麼,他這樣壓著她,是因為想要她繼續愛他嗎?她真的搞不懂這個男人。

    “如果你想要我繼續愛你,那你也必須愛我,你做得到嗎?”

    說出這句話時,黎婷其實不抱任何希望,對於霍劼,她從來都不敢奢望。 他這麼優秀,怎麼可能會愛上她呢?這麼說只是想要讓他知難而退罷了,但他的答案卻讓她感到震驚。

    “黎婷,或許我有點愛你也不一定。”霍劼深深地歎了口氣。

    他真的不知道愛情是什麼,但這麼在乎一個女人,一生中只有這麼一次,黎婷對他的影響力太大了。

    想到這裡,霍劼轉身輕輕地將黎婷摟入懷裡。

    黎婷睜大眼睛看著面前的男人,她竟然忘了呼吸,就這麼看著他,簡直不敢相信他就是她所認識的霍劼。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著。

    霍劼躺在床上,他很訝異自己竟然沒有佔有這個女人,而是靜靜地等待著她的答案,任由時間流逝。

    “霍劼,你真的愛我嗎?”黎婷還是抱持著懷疑,畢竟霍劼從來沒有這麼深情過,竟然在這瞬間變得這麼深情,這讓她無法適應,她不想冒險,面對這個男人,她真的輸不起。

    “霍劼,如果真的愛我的話,就讓我和浩浩離開吧,好嗎?”黎婷抬起頭小心地看著霍劼。

    霍劼的臉色整個變了,嘴角的笑容變得陰沉了起來,“我也跟你說過,浩浩他只能留在霍家,如果你想要孩子,那我就給你一個。”他說完欺身壓到黎婷身上,憤怒地啃著她的柔唇,帶著懲罰的意味。

    “唔唔……”黎婷沒想到他又用這句話來搪塞自己,而且根本就不給她任何說話的機會。

    她再度被他奪去了呼吸,但這一次和之前的感覺不太一樣,變得更加瘋狂。

    霍劼的手帶著炙熱的溫度,不停在她的身上遊移,帶著火熱的溫度,所到之處都染上了那火熱,有種口乾舌燥的感覺,“唔唔……”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11:0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霍劼並不滿足於隔著衣服撫摸,他的大掌開始探入她的衣服內,撫摸著她滑膩的肌膚,慢慢地解開她內衣的背扣,讓她感覺到身體霎時放鬆了,似曾相識的記憶也瞬間湧上心頭。

    霍劼火熱的唇離開了她的柔唇,開始慢慢地吻著她的下巴、脖頸、鎖骨,所到之處都傳來了酥酥麻麻的感覺。

    “不……”這種感覺太過熟悉,那致命的酥麻讓黎婷有些慌亂,她想要推開,但那節推半就的力氣根本就不及他的力道。

    黎婷的衣服不知何時被褪得一乾二淨,霍劼抬起頭,邪魅的眸子裡滿含欲望,看著她迷離又誘人的眼睛,他仿佛整個人都陷進去了。

    “你真的好美。”霍劼發自內心真誠地讚美,他記得自己似乎也曾經說過這樣的話,仿佛也是這雙迷惑了他的眼眸,讓他說出了同樣的話。

    黎婷整個人都愣住了,看著他,讓她不禁想要向下沉淪,五年前的記憶如同潮水一般湧來,身體的溫度被他逐步點燃,她忍不住發出低嚀,那種發自內心的渴望,她根本就無法忽視。

    霍劼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十分肯定地說出這句話,“我想要你。”

    他將自己的衣服盡數褪下,赤身裸體地呈現在她的面前,也展現了他那迫切的欲望。

    黎婷不禁羞紅了臉,將頭撇過去。

    那一夜的燈光是昏暗的,她從沒有清楚仔細地看過他的身體,可是這一次不同,他將他的一切展現在她的眼前,讓她感到十分羞澀。

    “怎麼了?又不是沒見過。”霍劼看著黎婷這副表情,忍不住笑了,笑得特別溫柔。

    “當然沒有。”黎婷沒有看得這麼仔細過,那個時候根本就沒有開燈,彼此的視線都是模糊的。

    “那這一次就看清楚我是怎麼愛你的。”霍劼輕輕地捏住她的下巴,讓她看清楚自己眼中的渴望,接著便小心翼翼地佔有了她。

    房間內很快就傳來男子的低吼和女子的嬌喘聲。

    第二天,黎婷竟然睡到了中午,太陽都曬到屁股了才起床,此刻身旁早已經空無一人。

    黎婷輕輕地撐起身體,昨夜的瘋狂,她根本就無力承受。

    她不只一次求饒,讓霍劼放過自己,但他精力太旺盛了,一次一次地佔有她,直到兩人都精疲力竭了才肯甘休。

    想到這裡,黎婷不禁羞紅著臉沖進浴室洗漱,正想著這裡沒有自己的衣服,還是穿昨天的衣服好了,卻看到浴室內的架子上放著一套女裝,這讓她有些錯愕。

    衣服上貼著字條,是霍劼留下來的,穿這套吧,昨天那套,我讓傭人拿去洗了。

    黎婷忍不住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有些幸福、有些悲涼,這樣的疼愛能維持多久呢?

    黎婷穿好了衣服,本來想要去浩浩房間找他,但浩浩不在房間內,她也只好直接下樓,只見霍母坐在大廳,似乎在等待她的樣子。

    黎婷在心底深深地歎了口氣,走到霍母面前,“霍太太,浩浩呢?他去上幼稚園了嗎?”

    “你還是當媽的嗎?自己兒子去哪裡都不知道,浩浩當然要去上幼稚園,不然還要幹嘛?真是的,什麼都不懂,只知道睡到中午。”

    霍母語氣聽起來很不滿,她狠狠地瞪著黎婷,剛才一看到黎婷從兒子的房間走出來,她心底的火氣就這麼蹴了上來。

    黎婷整個人僵住了,她心裡十分清楚,霍母是看她不順眼,於是她也就淡淡地笑了笑,“我先走了,再見,霍太太。”

    黎婷說完慢慢地走了出去,霍母卻出聲叫住了她,“站住,你給我過來,我有事情要和你說。”

    說這句話時,霍母幾乎是咬牙切齒的,這讓黎婷很不解,她慢慢地走到霍母面前,坐在對面的沙發上,見霍母一副不甘心又無奈的表情,她怎麼感覺自己的頭上好像被人抵著一把槍?

    “霍太太,你有什麼事情要跟我說嗎?”

    “黎婷,我兒子想要娶你。”霍母咬牙切齒地說,看著眼前的女人,她實在不明白,世界上那麼多好女人,為什麼兒子會選上各方面都上不了檯面的黎婷?

    “你放心,我不會嫁給他的。”黎婷低下頭,雙手緊緊地抓住自己的裙子,努力地壓抑心中的怒火。

    但她的話只惹來霍母一聲諷刺的冷哼,“如果你不想嫁給我兒子,就不會從我兒子的臥室裡走出來了,黎婷,我們就不要說這些話了,聽得我心煩。”

    黎婷被她說得滿臉通紅,想起昨晚霍劼說的話,他說不能讓她帶走浩浩,卻可以給她一個孩子,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她真的想不通。

    看著霍母一副不甘願的表情,黎婷深吸一口氣,“霍太太,那你想要怎麼樣?”

    “如果我可以選擇的話,你以為你還能進入我們霍家嗎?”想起今天早上兒子對自己說的話,霍母就特別火大,兒子竟然說只想娶黎婷當老婆,如果不讓他娶的話,那結婚的事就別提了。

    “是霍劼跟你說了什麼嗎?”黎婷感覺得到,霍母的妥協來自于霍劼的施壓。

    這讓黎婷更加不明白,為什麼霍劼要這麼執著?難道在他心目中,她真的有這麼重要嗎?

    “黎婷,你還真是不簡單,我早該看出來了,不然你怎麼會生下浩浩呢,其實你一開始就設計要進入我們霍家,想要嫁入豪門,對吧?”霍母越說越生氣,沒想到自己活了大半輩子,竟然被她給耍了。黎婷看霍母一副肯定的表情,輕輕地搖搖頭,“霍太太,我從來沒有奢望要嫁入豪門,這是真的,我想要的只是和浩浩過簡單平凡的生活,對於霍劼、對於霍家,我都不敢奢望,因為我知道那都是天上的星星,是遙不可及的,要不是浩浩被霍劼發現,也不會有現在這一幕。”

    黎婷說的話十分真誠,讓霍母臉色也稍微好轉了一點,但霍母眼看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有些苦惱,“你不奢望,但我的兒子要定你了。”

    想到這個事實,霍母的心情更顯得低落。

    黎婷卻笑了笑,“霍劼對我的感情只是一時的,只要你肯讓浩浩跟我離開,我會帶著浩浩遠離這裡,到時候霍劼找不到我,就不會有任何感情了,很快就會忘記我這個人,連我是誰都不會記得。”

    黎婷心裡深信不疑,霍劼對自己不過是圖一時新鮮罷了,時間久了,他就會忘記了。

    黎婷的話才剛剛說完,本以為會得到霍母的肯定和支持,誰知霍母竟然驚訝地站了起來,視線還一直盯著她身後。

    這讓黎婷十分好奇,她能感受到一種強烈的壓迫感,這種感覺只有一個人可以給她,就是霍劼,可是他不是在上班嗎,怎麼回來了?

    當黎婷回頭對上霍劼陰沉的眼眸,頓時全身僵硬,緩緩地站起身來,“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

    雖然問得委婉,但黎婷其實想要問他來了多久、聽到了多少。

    “不久,就在你說這句話的時候走進來的。”霍劼緊緊地握住拳頭,他真的沒有想到,自己回來拿一份檔,想順便看看黎婷醒了沒有,卻看到了這一幕,黎婷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她不僅打算離開,還打算帶著浩浩一起走出他的世界。

    光是道麼一想,霍劼就覺得自己的世界要崩塌了。

    他從來沒有那麼瘋狂過,昨晚要了她無數次,仿佛怎麼都要不夠一樣。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天使長(十級)

約書亞繼摩西成為以色列人的領袖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6-13 00:11:1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他同時也明白了一個事實,對這個女人,他是真的上了癮、不可自拔了,可是這個女人呢?她竟然還想著要永遠逃離他的懷抱,不!他絕對不會接受這樣的結局。

    想到這裡,霍劼上前拉住黎婷的手腕,走到媽媽面前。

    霍母十分震驚,忍不住屏住呼吸,“我、我什麼都沒有說。”

    霍母可是十分害怕兒子生氣的。

    “我知道,不過我告訴你,媽,這個女人的肚子裡已經有我的孩子了,你不會打算再等個五年或十年,才來一次相認吧。”

    霍劼的話讓霍母的臉色瞬間蒼白,她對自己方才的舉動有些懊惱,又有些慶倖自己沒有成功,不然黎婷走了不打緊,帶走了霍家的骨肉可就糟了。

    “我知道了,兒子你放心,我會準備你們的婚禮。”霍母拍著胸脯保證,看著表情十分詫異的黎婷,她只是搖搖頭,雖然對這個兒媳婦不滿意,但為了未來的孫子,她還是忍一忍好了。

    霍劼聽了霍母的話,笑了笑,“媽媽,這才是最明智的抉擇,那我就先帶她去試婚紗了。”

    他說完就帶著黎婷離開了。

    黎婷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也被他們之間的互動搞糊塗了,霍母竟然這麼容易就被搞定了,這也太快了吧。

    黎婷就這樣被霍劼帶離霍家,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霍劼已經將她塞到副駕駛座上,迅速地開車離開了。

    “你要帶我去哪裡?”

    “買東西。”霍劼咬牙切齒地說,滿腦子都是黎婷剛才說要離開的那些話。

    “買什麼?”黎婷不滿地問。

    “買個可以拴住你,讓你知道自己是誰的女人的東西,買個可以讓你無法逃離我、無法擺脫我的東西。”霍劼憤怒地大吼。

    此時車子來了個大轉彎,黎婷只好抓住旁邊的握把,有些氣惱地瞪著他,“霍劼,你瘋了吧。”

    “對,黎婷,我告訴你,我自從將你和浩浩接回霍家就瘋了,而且昨晚變得更加瘋狂,我的確是瘋了。”霍劼說話時,在路口隨著紅燈停了下來。

    黎婷沒想到他竟然會說起昨晚的事,不禁滿臉通紅,有些羞澀地看著窗外,慢慢地說“你昨晚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昨晚說了很多。”難道還要他一句句背出來嗎?

    “你說不會讓浩浩離開你,會送我一個孩子,這句話的意思是讓我一個人離開嗎?”黎婷淡淡地開口。

    霍劼微微愣住,昨晚他是說過這句話,但他早已經忘記了,今天起床後他想了很多,他恐怕已經在不知不覺中愛上這個女人了。

    想到這裡,霍劼不禁勾起一抹苦澀的笑容,“黎婷,這輩子你都休想離開,我告訴你,你這輩子註定是我的女人。”他握緊方向盤。

    聽了他的話,黎婷很震驚,她真的不懂他,也不想去懂,免得胡思亂想之後,傷心的人只會是自己。

    車內一片沉默,車子慢慢地在一家珠寶店前停了下來。

    黎婷錯愕地看著這家珠寶店,還來不及反應,霍劼已經下車替她打開車門,“下車。”

    “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黎婷不解地跟著他下車,被他緊緊地抓住了小手,不由分說地走進了珠寶店。

    珠寶店內的店員看到他們,立刻微笑上前為他們服務,“兩位元顧客,很高興為你們服務,請問你們需要什麼呢?”

    “一個可以圈住這女人,不要再讓她胡思亂想的戒指,最好重一點,讓她戴著的時候有感覺,每次想要離開都會看一看這戒指。”

    霍劼的話讓黎婷很錯愕,他竟然帶她來這裡買戒指,這個男人是不是瘋了?

    員也是第一次聽到這麼有趣的話,她從展示櫃中拿出一枚最新款的戒指,放到他們面前,“這枚戒指是最新款的,很漂亮,我看這位小姐的手很白、很纖細,戴上去一定會好看。”

    “好,就這一枚。”霍劼一把抓住黎婷的手,將戒指套到左手無名指上,而戒指和黎婷的手指大小剛好吻合。

    黎婷看著這枚設計簡潔又顯得獨特的戒指,心微微一沉,抬眸看霍劼的表情,憤怒之中似乎還帶了一點緊張,讓她不得不往那方面想,“霍劼,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我告訴你,戴上了這枚戒指之後,你要是還敢逃跑,我就通緝你。”霍劼說著拿出信用卡遞給那名店員。

    黎婷望著霍劼,難以壓抑心中躍動的幸福,勾起一抹笑容,深情地伸出手撫摸霍劼的臉頰,“我的手上有了可以直達心臟,表達愛意的戒指,那你呢?是不是也該有所表示?”

    她的撫觸、她說的話讓霍劼愣住了,心裡有些激動,愣了許久,最後只輕輕地點點頭,“好。”

    黎婷笑了,走到一旁看著展示櫃裡的戒指,找了一個價格適中的,請店員拿出來之後,拿起那枚戒指戴到霍劼手上,滿意地勾唇道“很適合你。”

    黎婷想要付款,卻發現自己是被霍劼硬拉出來的,根本就沒有帶包包。

    霍劼看黎婷這樣,微微一愣,“你在找什麼?”

    “我的包包還在你家。”黎婷說話時起小嘴。

    “你為什麼要找包包?”霍劼不懂了,她找包包做什麼?

    “當然是要付戒指錢啊。”黎婷答得理所當然。

    霍劼的臉色變得有些難看,“誰說要你付戒指錢了。”

    霍勃以眼神示意,店員便拿著他的卡去付帳了。

    黎婷也沒有多說什麼,自己沒有帶包包,說什麼都顯得有點矯情。

    付完錢之後,霍劼就帶著黎婷一起離開了。

    開著車,霍劼時不時看著那枚戒指,心情似乎很好。

    而黎婷看著霍劼,心裡卻猜不透他的想法,“霍劼,你是不是愛上我了?”

    她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很想問,畢竟霍劼的表現讓她感覺到他對自己的在乎,這種在乎應該不只是單純的喜歡吧。

    霍劼微微挑眉,笑得特別好看,“我早就說過了不是嗎,是你自己遲鈍。”

    “霍劼,我不敢相信你會愛上我。”直到這一刻,她才算是切實地相信,因為看了霍劼的表情,她就明白他是真的愛上自己了。

    “為什麼不相信?”霍劼不懂,這有什麼好不相信的,他愛上她有這麼奇怪嗎?

    黎婷笑了,笑得有些幸福、有些感傷,沒想到自己的美夢可以成真,沒想到幸福竟然來得這麼突然。

    遲遲等不到黎婷的回答,霍劼忍不住皺眉,繼續追問“黎婷,我愛你,那你呢?”

    “我……”黎婷輕輕一笑,沒有正面回答。

    這讓霍劼有點急,“黎婷,我記得你昨天說過,如果要你繼續愛我,我就必須愛你,我現在已經愛上你了,那你一定要繼續愛我,知道嗎?”又是命令的語氣。

    但這一次,黎婷聽了心裡十分舒服,看著他,她幸福地笑了,“霍劼,如果我告訴你,其實這五年來,我一直都沒有忘記你、一直都愛著你,你會相信嗎?”

    “你說什麼?”這句話讓霍劼感到很震驚、很錯愕。

    霍劼將車停靠在路旁,難以置信地看著黎婷,沒有想到她竟然一直都愛著他。

    這讓霍劼十分滿足,開懷地大笑,他激動地將黎婷抱入懷裡,“黎婷,我就知道,以我的魅力,你怎麼可能會不愛我呢。”

    聽到霍劼說出這麼自大的話,黎婷輕輕推開他,“霍劼,你這麼有自信,為何剛剛那麼焦急?你是真的怕我逃了吧。”

凡自高的,必降為卑;自卑的,必升為高。(馬太福音23:12)。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6-24 17:16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