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嗜酒態睡

[都市言情] 子澄 -【勒索你的愛】《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7 20:08:3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一個星期前?”她愣愣的重複。
  錢已經還了一個禮拜了,為什麼韓驥之卻隻字未提?
  現在是什麼情況?那她還要繼續假扮女友來還債嗎?
  天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什麼錢?”周小晴聽到櫃檯前的騷動,好奇的由後方探出頭來詢問。
  “沒什麼。”陳玉琪一陣尷尬,真怕自己做的蠢事被別人聽了去。
  她由背包裡拿出紙筆,飛快的在上面寫下一串數字,然後將紙條推到蓓沛面前。“我真的都解決了,這是我的電話,如果你還當我是朋友,歡迎你隨時打電話給我。”
  說完話,陳玉琪便頭也不回的逃離百貨公司。
  瞪著櫃檯上的紙條,倪蓓沛突然覺得全身無力。
  這算什麼?遲來的正義嗎?害她擔心受怕了那麼久,還傻乎乎的連自己的身心都賠了進去,現在有了這電話號碼又能做什麼呢?
  能還給她原本的生活嗎?
  不,她的生活早已變了調,再也回不去以前的模樣。
  那麼,能把她投注在韓驥之身上的感情通通回收嗎?
  那根本是天方夜譚,她的心,早已不在她自己身上了……
  天空下著綿綿的春雨,無聲的灑落在人行道上,沒帶傘的行人匆忙跑過,急著找尋避雨的騎樓通行,唯有一道清冷纖細的身影,像是感覺不到雨絲的攻擊,緩慢且蹣跚的漫步在空無一人的人行道上。
  以身體不適作為藉口,倪蓓沛早退了半個小時,一個人漫無目的地在街上四處遊蕩。
  自從陳玉琪突然現身又匆忙逃離後,她的心就沒辦法安定下來,像搭著雲霄飛車沖上頂點又急速落下的驚悚,一顆心惶惶然的找不到原來的位置。
  解決了金錢上的負擔,她應該如釋重負的大笑三聲,可她心裡卻沒有半絲喜悅,反而茫然的不知自己該何去何從。
  或許這消息由韓驥之口裡得知,她心裡會舒坦一點吧?她不懂,為什麼他明明收到了玉琪的還款,卻什麼都沒告訴她?縱使她留在他身邊的理由,早已不是那要命的五十萬!
  他是擔心她因債務的解決,戲演一半不演了落跑?還是擔心自己會向他索取演出費?
  她淒苦的苦笑出聲,發燙的眼眶卻流不出淚來。
  原來太難過真的會哭不出來,她以為那些都是戲劇性的效果,也以為那不過是作者筆下隨意胡謅的,待自己親身體驗後,才知道哭不出來比嚎啕大哭更教人難受!
  她不曉得自己淋著雨走了多久,只感覺頭越來越暈,身體的力量也越來越薄弱……
  身後突然射來兩道車燈,緊接著傳來一聲刺耳的喇叭聲,她下意識回頭望去,忽覺全身一陣虛軟,隨即陷入全然的黑暗——
  眼皮好重,身體很燙,卻輕飄飄的感覺不到重量,倪蓓沛試圖睜開雙眼,但沉重的眼皮卻無法如她所願。
  她的意識混沌,耳邊似乎聽見有人在講話,那些聲音感覺有點遙遠又好像近在咫尺,模模糊糊的讓她聽不清楚黑暗像只張揚的魔掌,再度向她襲來,等到她能睜開雙眼時,落入她眼裡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這裡是……韓驥之的房間?她用力閉上眼再睜開,懊惱的發現自己確實在韓家沒錯。
  她怎麼又回到這裡了?她不想回來的,至少短時間不要,她還沒做好面對韓驥之的心理準備——
  “蓓沛?你終於醒了!”
  耳邊傳來韓驥之的聲音,令她的心臟狠揪了下。
  “我……咳、我怎麼了?”要命,這是什麼聲音?像被大卡車壓輾過一樣,粗啞難聽。
  “我到百貨公司接你下班,周小姐說你不舒服先走了,所以我就開著車在路上找你,才剛在街上發現你,你就毫無預警的在我眼前昏倒。”
  見她掙扎著要坐起,他坐到床沿,溫柔的幫助她抬起上身,用枕頭墊在她的後背,讓她能舒適的半躺著。
  昏倒?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剛才我請家庭醫生來看過了,他幫你打了針,等會兒應該就會舒服多了。”他簡單說明狀況後,又因為擔心而忍不住責備道:“身體不舒服怎麼不打電話給我?坐計程車回來也好。你知不知道你發燒了?為什麼還莫名其妙跑到街上亂逛?”
  她先是沉默,而後喉嚨發癢的嗆咳起來,咳得喉嚨仿佛燒灼般難受。
  “好了好了,你的身體還很虛弱,別說話,多休息就可以了。”
  唯恐她再犯咳,韓驥之憂心的伸手想觸碰她的額,試探她的體溫下降了沒,不意卻被她閃過。“蓓沛?”
  “你不用擔心,我說了幫你就一定會幫到底。”她撇開臉,決定盡責演好自己的角色。
  就算韓驥之再怎麼遲鈍,也不難聽出她的口氣很怪,而且兩人的對話根本是牛頭不對馬嘴。
  “什麼意思?”他蹙緊雙眉,緊凝著她僬悴的病容。
  “你忘了?我們的一年之約啊!”她試圖扯開嘴角的弧度,可惜失敗至極。“現在過了三分之一,剩下三分之二,很快就能結束了……”
  韓驥之眯起眼,像在審視她有多少清醒度。
  “還有,你不必幫我安插職位了,等完成我們之間的約定後,我想回台東老家,多花點時間陪陪家人,或許不會再上臺北也說不定。”她看也不看他一眼,邊把玩自己的指,邊對著空氣說話。
  “你太累了,躺下來好好休息。”韓驥之受不了她這失神的模樣,抽走她背後的枕頭,企圖讓她躺下休息。
  “我很好,不需要休息!”她掙扎的推開他的手,終於痛苦的正視他的眼。“我是認真的!”聲音稍落,她又難受的嗆咳起來。
  冷眼凝著她痛苦的蜷著身軀,韓驥之的腳尖竄起一股寒意。
  “我們說好了要結婚的。”這是怎麼回事?淋場雨後,她整個人都變了!就算是淋到輻射雨也沒那麼恐怖吧?
  “要回去可以,我陪你一起回去。”
  她甜美的笑容呢?逐漸習慣他懷抱的身軀呢?那個每晚在他身下,熱情迎合著他的需索,為他而激情呐喊、只屬於他的蓓沛呢?
  誰能來告訴他,這見鬼的是什麼情況?!
  “別傻了,那是你爸媽的期望,不是我的。”她彎起膝蓋,將臉埋進雙膝之間,顫抖的聲音已然哽咽。
  “你到底在說什麼?”他霍地攫住她的肩,已然顧不得她身體不適,他現在就要得到答案!
  “你聽好,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也不清楚你現在在想什麼,我只確定一件事,你是我韓驥之的老婆,我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你少自以為是了!”她心口揪疼,渾身顫抖的對著他嘶吼。“我從沒答應要嫁給你,你憑什麼這樣認定?”
  “憑我一直愛著你,想盡辦法把你拐到我身邊,機關算盡地勒索你的愛,就算用盡卑劣的手段我也不在乎!”
  韓驥之被她逼到失去理智,用比她更大的音量朝她吼回去。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7 20:08:4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章

  “……”倪蓓沛呆傻的怔愣著,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
  “你還不懂嗎?”他痛苦的鎖緊她過度驚訝的秀顏,頹然的放開她的肩,像只戰敗的野獸般轉過身去。“我一直是我,即使分開那麼多年,還是只愛著你的韓驥之啊!”
  就算他得到她的人又怎麼樣?他始終得不到她的心——她親口清清楚楚的告訴他,她不要他!
  一切又回歸原點,回到離開臺灣之前的他和她……她再次殘忍的拒絕他!
  為何上天對他這麼殘忍?讓他得到她之後,就馬上要面對失去她的痛苦?難不成他註定這輩子不能與心愛的人廝守終生嗎?
  看來老爸還比他幸運,至少老媽的心一直向著老爸,老來還能牽手共度晚年呵……
  這是發燒而產生的幻聽嗎?怎麼會有如此美妙的音律敲打著她脆弱的心?
  倪蓓沛不敢置信地盯著他的背,清楚的看見他的肩膀線條細微的顫抖——這個男人怎能堅持這麼多年,始終不肯放棄對她的感情呢?
  她顫抖的伸出手,輕觸到他的肩膀。“韓……”
  “不要碰我!”既然她不要他,就不要給他任何希望,否則他不能保證自己還能保持理智,甚至可能對她做出讓她永遠無法原諒他的行為。
  “你……”她熱淚盈眶,不知該如何向他解釋自己的失控。
  “不需要憐憫我,我爸媽那邊我會解決。”他深吸口氣,努力維持聲線平穩,然後以掌按壓膝蓋勉強站起,即使他此時心痛得連站都站不穩。“你好好休息,就算要走……等病養好了再走。”
  他踩著不穩的步伐,艱困的走向房門,就在他的手觸碰到門把時,身後傳來她低聲叫喚——
  “韓驥之!”
  他閉了閉眼,只是這樣聽著她的聲音,他就幾乎壓抑不了想轉身擁抱她的欲望,他咬緊牙根,大掌緊握著門把,不讓自己的衝動壞事。
  “還有什麼事?”至少,讓他在她面前保留自己還有點風度的形象,就算只有一丁點都好……
  “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他的背影如此沮喪孤獨,幾乎令她哭出聲來。
  雙眼空洞的瞪著眼前的門板,他無意識的掀動嘴皮。“好啊,你問。”反正他最醜陋的一面都已展現在她眼前了,潛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也毫不保留的全讓她知道,現在的他,沒什麼不能對她說的了。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玉琪已經把錢還給你的事?”因為那件事,讓她誤以為他對自己存有防備,讓她錯看了他對自己的感情,所以無論如何她都得問個清楚明白。
  “喔,原來是那件事。”他輕笑,未曾轉過身來。“我忘了,對不起。”
  早有預感那筆錢會出亂子,果然他的預感沒錯!成也蕭何、敗也簫何,他還真是錯得一塌糊塗。
  “可惡,你說實話好不好?”她氣惱得拿枕頭丟他。“你是不是以為我會不顧一切的離開,就為了那筆帳已經不存在了?”
  當枕頭撞上他的背,一點都不痛,真的,可是卻讓他壓抑、緊繃的情緒全然崩漬!
  “對!我就是知道你會離開,才故意不告訴你!”他猛地轉身,狼狽且猙獰的瞪著她狺狺低吼。“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拐到手,那是我癡心妄想多少年才得到的成果,怎能為了那區區五十萬就放手?”
  “可是……你剛才答應讓我走……”他這話豈不是前後矛盾嗎?
  他渾身一震,低頭輕笑,但那笑聲比哭還難聽。
  “因為你說了不要我。”他蹣跚的退一大步,背抵著門板,穩住自己顫抖的身體。“我以為我辦到了,以為你會心甘情願的留在我身邊,當我的妻,為我生兒育女,一輩子永遠在一起……可是我錯了。”
  倪蓓沛屏住呼吸,他的脆弱狠狠地割剮著她的心,她控制不住的掉下眼淚,淚眼教她看不清他的臉龐。
  “我沒變,你也沒變,最終還是不能如我所願的讓你愛上我——”他梗著聲,沒辦法再繼續說下去,轉身再度握住門把,急著找個地方躲起來舔舐自己的傷口。“抱歉,打擾你休息了。”
  “韓驥之!你敢拉開那道門,我現在就走!”她心口一提,不假思索的跳下床,由身後緊緊抱住他顫抖的身軀。
  韓驥之僵立門前,動都沒敢動一下。
  “……蓓沛?!”
  是他過度期盼產生幻覺了嗎?還是她病糊塗了,一時衝動才來拉扯他?
  他腦袋糊成一團漿糊,無法清晰的思考。
  “你這個大笨蛋!你問過我對你的感情嗎?憑什麼認定我還是以前的我?為什麼你老是這樣自以為是?”她將眼淚鼻涕全往他身上擦。
  “……”遲疑好一會兒,他才敢轉身面對她,雙手垂在身側,就怕自己按捺不住伸手拉她入懷。“可是你……你不是說你想回台東老家,多花點時間陪你的家人,再也不上臺北了?”
  那些話還不夠表明她的心嗎?她到底要如何折磨他才甘心?
  “你好意思說我嗎?從我們在一起到現在,你問問你自己,曾經說過你愛我嗎?”她氣惱的以指戳刺他的肩窩,令他吃疼的蹙緊眉心。
  “有啊,我不是每天晚上都對你說?”除了她生理期來的時候,他每天都有認真做“功課”,愛愛的時候他都會說啊。
  “那個不算啦!”意識到他說的是什麼,她頓時羞紅了臉,氣惱的伸腳用力踩他的腳背。“氣死我了你!”
  “呃……”一定是他說錯了什麼,才會惹她這麼惱火,問題是……他到底哪裡說錯了?
  “對不起。”現在他除了道歉,實在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
  “我要聽的不是那三個字!”氣死人了這個大木頭,想要她留下,就該說點甜言蜜語才對呀。
  糟了,又惹她生氣了,他不安的舔了舔乾燥的唇,完全被她弄糊塗了。
  “那……你想聽什麼?”
  倪蓓沛氣惱的抬頭瞪他,望進他眼瞳裡的無措,她驀然綻開一抹笑,幸福的微笑。“我愛你。”
  這是她的真心話喔,要不是誤會了他的情意,她壓根兒不想離開他。
  “……”韓驥之的心臟狂跳著,緊握成拳的雙手幾乎要壓抑不住衝動的將她揉進懷裡。“你……想聽我說那三個字?”
  不!忍著!在事情尚未明朗之前,他任何衝動的行為都不能做!她生病了,又被他氣得全身發抖,就算註定不能擁有她,他也不能再惹她動怒了。
  “嗯哼。”她輕哼,既然他像個木頭人不敢動,那就由她主動吧!
  她伸手環住他的頸項,拉低他的頭,害羞的在他耳邊輕語:“我說,倪蓓沛愛韓驥之,願意為韓驥之生兒育女……唔!”
  她來不及傾訴自己綿綿的情意,因為猴急的男人已然欺上她的唇,以行動表現他濃得化不開的深情——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7 20:08:56 |顯示全部樓層
尾聲

  “老婆,寶貝老婆、親愛的老婆,老爸跟老媽一直在問,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廣發喜帖,通告所有親朋好友,你正式入籍韓家,成為韓太太的喜訊?”韓驥之臭著一張俊顏推開房門,他已經被爸媽轟炸到快“花轟”了。
  說來這寶貝老婆也真磨人,明明都互許愛意了,偏偏她就是不肯點頭嫁給他,搞得爸媽比他還急,天天打越洋電話催他。
  對,沒錯,老爸老媽因總公司的事務告急,有些急件等他們回去處理,所以返回美國去了,不過兩人還是不死心的以電話遙控,催促他趕緊求婚為要。
  他當然希望老婆早點首肯,答應嫁給他,可這老婆不曉得在堅持什麼,說什麼都不肯答應,害他天天癡癡的等,等到心都要蒼老了。
  “你跟爸媽說,我最近要忙著考證照,等考過了再說。”倪蓓沛趴在床上看書,為了這麻煩的考試,她K書K到頭暈,根本沒有腦袋可以想結婚的事。
  還有,她之所以改喚韓東毅和王文珍為爸媽,也是兩位老人家要她改口的,所以她就尊重老人家的意思,順勢改口。
  “……要說你自己去說,哼!”他賭氣的在床沿坐下,鼓起的臉頰直逼受到攻擊的河豚。
  因那一聲輕哼,引來倪蓓沛的笑意,她回頭睞了親親愛人一眼,終於放下看到一半的書翻坐而起,手臂攀附上他的寬肩。
  “老公,生氣啦?”她撒嬌的在他耳邊低語。
  “少來這套。”韓驥之癟著嘴,扭動背部企圖甩開她的貼靠。“你只有說不過我時才會叫我老公,我又不是不瞭解你。”
  “對——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人比老公還要瞭解我。”她將手臂穿過他的肩窩,磨蹭著他不停撒嬌。“老公,別這樣嘛——人家知道你對我最好了嘛!”
  “沒用啦!這次我不會再依你了。”所謂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他現在爭的就是男人的尊嚴,要她知道這個家到底是誰在作主。
  不過說歸說,她這樣蓄意挑逗,已讓他的“小兄弟”進入“蘇醒”狀態,不知何時就會變成興奮狀態,他實在不曉得自己還能夠拗多久。
  “欸,你是爸媽的兒子耶,你說話當然比我有份量啊!”怎麼這樣?媳婦跟兒子永遠不會一樣的,兒子的話老人家比較聽得進去啊。
  “沒這回事,你心裡清楚媽疼你疼得跟什麼似的,我說的話媽都愛理不理。”他這話說得可酸了,意思是在王文珍心裡,她比他這當兒子的還重要。
  “老公,你這是在吃醋嗎?”她輕笑,笑聲魅惑的勾刮著他的耳膜,教他冷不防的一陣抖顫。
  “別再這樣黏著我說話了喔。”他脹紅了臉,努力跟自己的欲望拔河。“別以為你這樣我就會妥協。”
  該死的!這女人天生來克他的,他就是受不了她如此挑逗!
  “這樣喔——”她挑起秀眉,在他看不見的背後揚起賊兮兮的笑容。“那……我們來試試看好了。”
  “幹麼?”他頭皮發麻,一臉驚恐的回頭瞪她。
  誰知他話才剛說出口,他的親愛老婆就將魔手伸往他的褲襠,霎時令他狠抽口氣。
  “你你你……你到底想做什麼你!”他不敢置信的瞪著老婆的小手,使壞的拉開他褲襠的拉鍊,曖昧的在他的欲望上胡作非為,他連大氣都沒敢喘一下。
  “你說呢?”她朝他的耳吹了口氣,頓時教他理智全失。
  “該死的你!”他再也壓抑不住被她挑起的衝動,抓住她使壞的小手,一個大翻身,惡狠狠的將她壓在身下。
  “你非得把我逼瘋不可是嗎?”
  “你被逼瘋了嗎?”她吐氣如蘭的輕笑,小手像爬樓梯似的爬上他的胸膛。
  果然這招每次都有用,屢試不爽。
  “喚……別再來了。”他顫著聲,粗魯的撕開她身上薄如蟬翼的薄紗睡衣;她這習慣一直都沒變,睡衣一式都是薄紗款的,已經被他撕壞了好幾件呢!“等等,我馬上來。”
  “慢慢來沒關係啊。”她嬌笑連連,就喜歡看他為自己失控的模樣。
  男人的嘶吼、女人的嬌吟,將整個房間變成愛情的戰場,至於結婚的問題……
  管它的呢!有空再說——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7 20:09:07 |顯示全部樓層
  【後記 全能住宅改造 子澄】

  大家好,我是子澄。感謝在閱讀網閱讀我的作品。
  最近發現一個不算新的節目,是在轉到日本台時不經意發現且深感興味的,叫“全能住宅改造王”。
  印象裡臺灣也有些介紹住家裝潢的節目,不過大多是已經裝潢好,住宅機能及風格都已經過設計的住宅成品,雖偶然驚歎那些裝潢的絢麗及高機能,卻不容易留下印象,往往看過很快就忘了。
  全能住宅改造王之所以能吸引辣媽,是因為它將老舊房子原來的樣貌全然呈現在觀眾面前,然後將屋主的心願、想改造房屋的理由赤裸裸的攤在觀眾面前,讓大家明白他們之所以想改造原本房屋的動機和理由。
  因為辣媽不可能一天到晚坐在電視前面,等著看這個節目,所以電腦就發揮它的功能啦!當然就上網找嘍!
  看了幾集之後,辣媽不敢相信那種介紹住宅的節目,竟也能讓人看了熱淚盈眶。
  那是人性毫不防備的呈現,有為了原先房子構造不完美,導致父母居住的房間小得可憐,讓晚輩覺得自己極為不孝;也有丈夫驟逝,年輕的兒子不得已成了一家之主,卻只能讓他睡在回房得經過母親房間的陽臺……總之林林總總的理由教人看了眼花繚亂,卻也明白原來人生有這麼多無奈。
  回頭看看大魔王和土撥鼠,辣媽似乎給他們太好過的生活,導致他們認為一切都是理所當然;尤其是大魔王,除了每天廢在家裡上網玩遊戲之外,對家裡一點貢獻都沒有,實在讓辣媽很無言。
  對於站出來為那些家庭進行改造的專家們,辣媽只有“佩服”兩字足以形容。
  原本使用了數十年,甚至還有上百年的建築,在設計師的巧手改造之下,依每個家庭所能負擔的費用範圍,一一呈現出不同的風貌,而且還保存了原屋主希望保留下來的回憶,賦予那些舊傢俱全新的生命,並巧妙的延續了它們的使用期限。
  其中還有一個讓辣媽覺得很感動的地方——並不是所有家庭都負擔得起昂貴的改造費用,當費用超過家庭預算時,該如何是好?
  由原屋主負擔,還是由設計師或節目負擔?不,都不是。
  原屋主能負擔的預算,一開始就已向節目製作單位表明得很清楚,超過的部分當然沒辦法再拿出來貼補;而製作單位雖說為了節目效果,也不可能做賠錢的生意,而設計師又要動腦施工,還得聘雇人手,再加上材料費用等等,已經是很吃緊了,當然也不可能拿錢出來,那到底要如何解決?
  當然就是由原屋主的家庭成員來補足人手,藉以減少人事的支出費用。
  重點不是增加人手的部分,重點是家人們協助改造的過程,雖然不如專業人士那樣熟練,做出來的活也比不上專業的技術人員,卻可以看見全家人為了新屋的努力及期待,然後將那份期待加入樸拙的手工裡,讓辣媽看了感動萬分。
  因為在施工的過程裡,那些家庭成員每個人都出了一分力,因此更加懂得珍惜改造後的房子!看到改造後所有家庭成員的開心笑容,連改造專家都覺得很開心。
  對那些專家們而言,或許收入也是他們改造的成果之一,但屋主一家人的笑容,才是他們最想看到的,因此在改造後的新家裡,處處可見專家們為了保留那些家庭的重要回憶而耗費的苦心,辣媽完全能感受到專家們的溫柔體貼。
  每看完一個改造過程,辣媽都覺得好感動,感動於那些家庭為家族成員決心改造的用心,更感動于專家的溫柔。
  前陣子辣媽還在跟A先生說,過陣子家裡可能要重新裝潢了,看了那個節目,教辣媽對未來的住家裝潢滿懷期待。
  不過日本跟臺灣不一樣,人家是整個家打掉重來,咱們家只是重新裝潢,用不著全部打掉再重來吧?
  況且日本人做事很謹慎,跟臺灣人又不一樣,害辣媽心情很是複雜。
  不是辣媽媚日崇外,而是由小地方看世界,縱觀這次日本的災難,辣媽只能對日本人再次立正聊表敬意。
  你能想像在咖啡廳裡,同一個時間裡所有人的手機同時響起的“盛況”嗎?光想像那個畫面,就讓辣媽不覺肅然起敬,更別提遭逢那樣的重大災難,全國人民在購物時還能乖乖的排隊,那是辣媽想都不敢想的“超凡境界”。
  當然,日本人在預防地震這回事,投注不少金錢和人力,但為什麼人家日本人做得到,臺灣就不行?
  更有些網友在網路上留言,說臺灣一到跨年晚會,電訊系統就全面當機,這樣的我們,還拿什麼跟人家比呢?
  呃,有點離題了,咱們還是回頭來看全能住宅改造王吧!
  辣媽覺得這個節目能夠成功,大多要歸功於那些專家們體恤屋主家庭的用心,雖說是住宅改造,他們何嘗不是也改造了住戶們的心,將溫暖和回憶重新還給他們,總之就是一整個贊啦!
  還有一個讓辣媽特別心動的地方,就是收納。
  眾所周知,女人的購買欲一發作起來是很可怕的,一般常用的日常用品我們就不說了,舉凡指甲油啦、小吊飾、耳環、項鍊什麼的,都是一些小東西,隨意擺著怕不見,放同一個地方都覺得地方太大,有點占位置,總之就是很麻煩。
  日本的專家們,每一個都很重視收納,總能將收納櫃弄得美輪美奐,再不就是藏得讓人找不到,實在很厲害,讓辣媽超級心動的!
  各位可愛的看倌們,在看完辣媽嘔心力作的書寶寶後,若還有閒暇時間,不妨花點時間看看“全能住宅改造王”這個節目,想想自個兒家裡需不需要也動點手腳,讓它們變得更好喔!

  【全書完】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Rank: 2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8 01:02:58 |顯示全部樓層
推一個   加油!!!!!
感覺很不錯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我們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11-17 10:23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