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嗜酒態睡

[玄幻奇幻] 星雨楓 -【雙面遊神】《全文完》 [複製連結]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8:49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丞相千金

  清早,我進宮見了皇帝老哥一麵,跟他把李貴妃事件的處理情況商量了一下,順便確認了一下常笑的身份。呵呵,我現在已經是集多重身份與一身了,無論我做什麼事絕對是非常的方便了,就算是我在進行驚人的陰謀,也沒有人可以阻止我。不過,我所要的不是那些,雄霸天下也許是天下人的夢想,但是我覺得那對於我來說實在太簡單了,所以我現在想做的是消除我認為邪惡的勢力,打敗我認為的所有高手!

  事情商量完畢後,皇帝老哥又提起了我那不是婚約的婚約,他要我去丞相府見一見我那未過門的妻子。哎,雖然不是很願意,不過這件事也是遲早要解決的,那我就去見一見好了,看看情況到底如何,如果她不喜歡我最好,那我可以很好地向皇帝老哥提出解除這個婚約了。如果她要是喜歡我……那我還真不知道怎麼辦好了。

  離開了皇宮,我就直奔丞相府了。呵呵,做一個王爺,我可是位高權重,可是我卻經常徒步行走,就算是進宮見皇上也經常是一身便衣獨自前往,最多也就騎馬,從來不多帶一個人,恐怕天下間像我這樣的王爺除了我之外再沒有別人了。

  丞相府不愧是丞相府,果然夠氣派,我的天王府恐怕都比它略遜一籌了。

  我敲了敲大門,許久,門才緩緩地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個中年家丁,他打量了我一下,然後問道:“你要找誰啊?”

  “中天王登門拜訪沈丞相!”我道。

  “中天王?”那家丁向我身後望了望,見什麼都沒有,又道:“中天王在哪呢?”

  我汗死,這就是不講排場的後果,竟然沒人相信我就是中天王。算了,不計較這些了,我要是計較這些的話,也就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了。

  “我就是中天王!”我道。

  “你?”那家丁驚訝地左看看我,右看看我。

  “怎麼?不像嗎?”

  “不像……”

  “你一個家丁管本王像不像!快去通報沈丞相!”我實在受不了,非要我大聲吼兩句。

  那家丁見我大吼,嚇了一個激靈,趕緊跑進去通報。

  沒多久,沈丞相就迎了出來,可是連他也仔細地看了看我,才笑著說道:“哎呀,真的是中天王啊!中天王大駕,老夫真是有失遠迎啊!來來,請。”

  “不敢,沈丞相乃帝重臣,無論是資歷還是聲望,沈丞相都是小王的長輩,還是沈丞相先請。”我客氣道。

  “呵呵,中天王真是會說笑,請。”

  跟著沈丞相走進大廳就坐,沈丞相便道:“王爺今日單身駕淩,下人不識王爺,還望王爺見諒。”

  “沈丞相客氣,不知者不怪,這點小事,小王不會放在心上的。”我陪笑道。

  “呵呵,王爺果然氣度不凡,老夫雖和王爺共侍一君,不過要見到王爺的機會可是少之又少,難得今日王爺大駕光臨,可一定要讓老夫好好招待一番啊。”沈丞相笑道。

  “丞相太客氣了,小王此次前來,不過是因為皇上所提及的先帝為小王口頭定下的親事,不知道丞相對此有何看法。”我直接說明了來意。

  “是先帝的意思,老夫自是沒有意見。來人,快去請小姐出來。”沈丞相吩咐一名下人去叫小姐。

  “小女若能夠嫁與王爺,自然是丞相府的福氣。隻是不知道王爺是否……”

  “爹!”沈丞相話還沒說完,就被其女兒的叫聲打斷了。

  我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從內堂裏走出一位衣著華麗,容貌十分美麗的小姐。雖然美麗,不過動作卻沒有大家閨秀的秀氣,看樣子是個叼蠻的丫頭。

  “爹,這件事我堅決不同意!”小姐走到沈丞相身邊哼聲說道。

  “胡鬧!王爺在這你大呼小叫地成何體統?這件事輪不到你說話!”沈丞相很不滿女兒如此無禮。

  “爹!”

  “快向王爺賠禮!王爺好心來看你,你卻一點禮貌都沒有!”沈丞相忙向我道歉,“王爺,小女不懂事,還請王爺不要見怪,老夫會好好調教她的。”

  “丞相言重了。”我也客氣道。

  “雪兒,快向王爺賠禮道歉。”沈丞相道。

  “丞相客氣了,小姐並沒有得罪到小王,又何來賠禮道歉之說。”看見沈小姐那不願意的樣子,我決定還是省些麻煩了,“今日小王前來,看樣子目的已經達到了。”

  “目的?王爺所指的是?”

  “這件事雖然是先帝口頭的約定,不過已經時隔這麼多年了,就連先帝自己恐怕也早已經忘記了此事,皇上不過是看在小王是他唯一的弟弟的份上才為小王了****這份心。小王對此事雖然沒有多大意見,不過,也總不能強人所難。小王此次前來就是想看看丞相和小姐對此事的意見,身為當事者的沈小姐是否願意自然是最重要的,不過小王早已經預料到沈小姐會拒絕這門親事了,竟然如此,那小王也有了更好的理由向皇上請求取消這門婚約了。”我道。

  “使不得啊,王爺,此事是先帝的遺願……”

  “丞相,此事並不能算是先帝的遺願,完全可以當做是先帝的一次玩笑話語。再說,成親是要兩相情願的,如果雙方都不願意而勉強在一起是沒有好結果的。雖然身在朝廷有時候不能有自己決定,但是小王已經自由慣了,早已經不受朝廷禮教的約束,這點皇上也是非常清楚的,所以小王中天王這個稱號不過是個虛名罷了。”我繼續說道,“相信對於此事如果不是皇上壓下來,丞相肯定也是不同意的,做父母的都希望兒女有一個好歸宿,像小王這樣隻知玩樂不誤正事的人怎麼適合做丞相的女婿?所以,請丞相和小姐放心,這事小王會向皇上說明白,取消婚約。”

  “王爺,這恐怕……”沈丞相不還意思地說道。

  “丞相不必不好意思,小王明日便會請求皇上取消婚約,不關丞相任何事。今日小王就不打攪了,小王告辭。”我禮身道。

  不等丞相客氣挽留,我已走出大廳。

  “爹,他就是中天王?”看著遠去的人影,小姐問道。

  “是啊。”沈丞相滿懷心事地說道。

  “怎麼感覺好象和傳說中的不一樣嘛。”小姐又道。

  “此人絕不簡單吶。我們知道的不過是傳言,而傳言是九成不可相信的。”沈丞相長歎道。

  “那,那我今天不是把他得罪了?”

  “不,如果他是傳說中那個中天王,那你今天就肯定是得罪了他,不過,他不是傳說中的那個中天王,所以,他不會計較你剛才的話。”沈丞相看了看門外說道,“雪兒,現在你可以滿意了,你不用再嫁給中天王了。”

  “是耶!不管那多了,不嫁就好!”

  “你這死丫頭!身為千金小姐卻一點小姐的樣子都沒有。這個中天王,他如果當上皇帝,恐怕絕對不比當今皇上差,可是為什麼外麵傳說的都是他的無能呢?看樣子這其中肯定有文章!”沈丞相有些自言自語地說道。

  “爹,你說什麼呢?”

  “沒,沒什麼。”

  “……”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8:5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天火淨月

  回到王府,下人告訴有人在大廳裏等候我很久了。是誰呢?會這樣找我的人可不多。

  來到大廳,找我的人竟然天下首富李百萬李大官人!李百萬,現年二十四歲,家財難以記數,公認的天下首富,十五歲開始接手家業,五年時間內,便使李家成為天下首富,天下已經是無人不知曉其大名了。

  “喲,什麼風把你李大官人吹到本王這來了?”我笑著迎了上去。

  “呵呵,王爺總算回來了,李某可是在這等了不少時間呢!”見到我回來,李百萬連忙起身禮道。

  “李大官人這麼急著找本王不知所謂何事?”我一邊抬手請李百萬就坐,一邊說道。

  “呵呵,王爺整天事務繁忙,要見上王爺一麵可是不容易啊!今日李某前來是想跟王爺商量一下有關真龍教的事。”李百萬道。

  “真龍教?”想不到這李百萬也知道真龍教。

  “不錯。李某雖然是一界商人,不過處於安全考慮,對於江湖中事還是了如指掌的。天下間,能夠與中天王的情報相媲美的,恐怕就隻有我李某人了。”李百萬笑道。

  “哦?這倒是不錯。”我差點忘了,李百萬的情報也是不可小視的,“不知李大官人想要說的是什麼?”

  “王爺,真龍教已經開始打我李家的主意了。”

  “哦?是嗎?區區一個真龍教好象不足以讓天下首富李大官人看在眼裏吧?”我笑道。

  “話是不錯,不過李某畢竟是個商人,那真龍教的隱秘程度就連李某也是驚訝無比。所謂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可李某對他們的了解實在太少,所以也不得不有些害怕。”李百萬歎道,“而且,李某再聰明,也永遠比不過王爺,不是嗎?”

  “哈哈哈哈,李大官人真是會說笑。本王向來喜歡玩樂,做事可是一事無成呢!”我大笑道。

  “呵呵,這裏就是李某不及之處了。王爺坐觀天下事,可以不動聲色地控製一切而不為人所知。也許天下人看不出來,但是李某畢竟也混了個天下首富,跟王爺多少有點共同點,所以對於王爺,或許李某比天下人更了解王爺。”

  這李百萬確實是個人物,簡直是難掩才華,而且他本人也不是個壞人,跟他把關係搞好對我是百利而無一害的。

  “李大官人說笑了,本王那點心計,何及天下首富李大官人。竟然李大官人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那本王就交了李大官人這個朋友!”我笑道。

  “承蒙王爺抬舉!”李百萬道。

  “呵呵,如果有了李大官人的幫忙,那本王要對付真龍教那可是易如反掌了。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李大官人的要求又是什麼呢?”我道。

  “李某隻要求王爺能夠在李某危急時刻能夠幫李某一把,李某雖然有眾多保鏢,可是真正算得上高手的卻沒有幾個,所以李某希望王爺如果拿到第一手有關李某的信息,能夠及時通知和幫助李某,同樣李某也會在拿到第一手對王爺有用的信息時及時通知和幫助王爺。”李百萬道。

  “這個沒有問題。如果你真的了解本王,那就請絕對放心。”我道,

  “李某信得過王爺。竟然此事商定,那李某就告辭了。”

  看著李百萬離去,我忽然覺得天下間的聰明人並不隻有我一個了。不過沒有能夠是我的對手,這倒是真的,除非有以外因素存在。

  李百萬此人我是絕對信得過,做生意的最講究的就是利益和信譽,竟然答應了就絕對不會失言,這個李百萬,值得深交。

  一個人來到王府武場,我感覺很久沒有站到這個武場上了。實際上,從天王府建成之日起,這個武場就從來沒有使用過。我也幾乎從來沒有府內任何麵前出過手,我從來就是在最深那間密室裏練功的。那間密室十分隱蔽,就連王府之中,知道的除了我之外就隻有王伯了,其他人都隻知道一般密室的所在。再說,憑我現在的武功,在這樣的武場練功實在毫無意義,如果給我一個山頭那還差不多。

  我吩咐一名下人去把黑無道和李姬如叫來。這兩個人始終是真龍教的人,雖然我相信他們真新歸順,不過我總得有所防備。而且,那李姬如的武功太弱,雖然她到武林中可以算個二流高手,不過跟我的要求還是有很大距離。

  “屬下參見王爺。”黑無道和李姬如齊聲禮道。

  “恩,本王這次叫你們過來,是想確認一下你們武功。黑無道!”我道。

  “屬下在!”黑無道應道。

  “你現在盡全力向本王攻擊,記住,要盡全力!”我道。

  “是!那屬下來了!”說著黑無道飛身而起,一掌向我迎頭劈來。呵呵,不愧是黑無道,全力一掌竟有如此威力。

  看見黑無道一掌劈來,我抬手接下了這一掌。瞬間,兩股巨大的衝擊力向四周散開來,一邊的李姬如也被迫後退數步。還好的是這個武場夠大,沒有損害到周圍的設施,隻是地板有些撐不住了,出現了裂痕。

  黑無道雙腳沒有著地,就這麼空中地跟著我對著掌,而我也是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左掌跟他對著,現在則是看誰的內力強了。他正用著全力苦苦支撐著,而我就是為了看他全部的功力,我沒有用到一層功力,就足以抵擋他的全力。

  最終,黑無道終於支持不住了,收手向後退去。

  “恩,不錯,雖然不到我一層功力,不過有這樣的程度已經很不錯了。”我氣不揣心不跳地說道。

  此時的黑無道半跪在地上,大口地揣著氣。而李姬如則是竟然地看著我。

  “王爺內功深厚,屬下自然差得甚遠。”黑無道敬道。

  “好,李姬如,你就不用試了,本王憑氣息就可以確定你的功力了。”我轉頭看向李姬如說道。

  “是。”李姬如難掩驚訝之情。

  “竟然你二人都已歸順本王,那你們就要真正地成為本王的人!你們要忘記你們真龍教的身份,所以你們必須把名字換了,就算有人認出你們,你們也絕對不能承認,明白嗎!”我道。

  “屬下明白!”二人齊聲禮道。

  “好,黑無道,你以後就叫天火,李姬如,你以後就叫淨月。清楚了嗎?”

  “屬下天火明白!”

  “屬下淨月明白!”

  “好,天火,你的內力修為不錯,這段時間暫時不會有你們什麼事,你大可以讓你功力更進一步。”

  “天火明白。”

  “淨月,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二。”

  “呵呵,很年輕的年紀。”說著我隨手對著她空點幾下,最後運氣一指指到她的額頭。

  我這幾下把淨月嚇了一跳,她竟然閉上了眼睛。

  “好了,你可以睜開眼睛了。剛才我不過是打通了你幾處重要的穴道,你今後按照這上麵的心法修煉內力,相信你的功力會有大幅度提高的。”我拿出一張事先寫好的紙遞給了她。

  淨月睜開眼睛,不敢相信地接過紙道:“淨月多謝王爺栽培!”

  “好了,現在你們把你們知道的真龍教所有情況全部告訴我。”事先已經收買好了,相信他們絕對不會說謊話的,估計他們現在對於我已經比對於真龍教還要忠實了。

  “是!”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9:0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英雄美人

  又一個清晨,抽了點時間去見了一趟皇帝老哥,把婚約解除了,畢竟皇帝老哥也不是個迂腐的人,在我的勸說下終於同意了我的觀點。

  現在好了,所有的問題都解決了,時隔兩年多了,也是我該重出江湖的時候了。不過這次,我決定以真實麵貌出去闖蕩江湖,順便再次調查一下有關無名神丹的事情,我總覺得這顆丹藥絕對不簡單,如果能找到源頭,也許就有辦法恢複原來的樣子了。另外也可以順便觀察一下真龍教的動靜,我倒是對這個真龍教興趣非常大,總算有個可以讓我費點心思的對手了。

  兩年前,我以金麵遊神的身份轟動江湖,由於打敗了天下第一高手,所以被列為跟傳說中的高手武林三神同一級別的人物,可是世人卻不知道,就算是武林三神也都已經敗在我的手上,我已經算是天下無敵了。可沒想到無敵的我竟然落到了這個下場,真的是老天在跟我開玩笑。不過,我現在有種預感,總覺得好象有些超乎我想象之外的事物正向我接近,也許更遠的地方有著更加強大的人。

  從皇宮裏出來,沒走幾步,看到一隊人馬飛馳而來。我正準備讓到路到一邊,可是幾匹馬卻在我的前麵停了下來。

  我抬頭一看,馬上人竟然我的表哥忠武郡王端木天賜。

  忠武郡王把馬停下後就立即跳了下來:“中天王表弟,好久不見了呵。”說著就走過來要跟我擁抱。

  “怎麼是忠武郡王表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也上前接受了他的擁抱。

  “呵呵,我昨天才回到京城,現在是來見皇上的。”忠武郡王笑道,“說真的,你這兩年到哪去了,聽說你離開京城了,是真的嗎?”

  “呵呵,你不是不知道我這個人喜歡玩,難得自由了,就到大陸各地去遊玩了一番。倒是你,我一回來就聽說你被派去剿滅反叛軍了,想必現在是凱旋而歸了吧?”我道。

  “雖然剿滅的反叛軍,不過我也是費了好大的力氣呢!不過,他們的首領銷聲匿跡了,沒有抓到。我一直不明白,現在這個社會已經非常安定了,為什麼他們還要反叛。”忠武郡王感歎地說道。

  “有些事情是說不清楚的,或許他們也是被人誤倒了吧,所以才做出了傻事。”我道。

  “也許吧。哎,難得今天咱們表兄弟能夠再見,我們一定要好好喝一杯哦!現在我要去見皇上,晚上我再派人去請你。”

  “一定。”

  “那就這樣了,我先去見皇上了。”忠武郡王說著又翻身上馬,帶著手下進入了皇宮。

  真沒想到會在這裏碰見我這個表哥,他可是個文武雙全的將才,被封為忠武郡王。雖然我跟他接觸不是太多,不過感覺他似乎是個非常熱情的人,不過他確實是個難得的人才,有他在皇帝老哥身邊,即便沒有我,皇帝老哥也不會有危險。

  現在時間還早,去街道上逛逛好了,我還從來沒有好好得逛過京城呢!而且現在在京城也沒什麼事了,明天一早就出發好了,我總感覺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等著我。

  一個人來到了京城裏最繁華的街道上,雖然說我在這個京城裏住了十幾年,可是都是在深宮大院裏,是很少到外麵來的,而我自己又著迷於武功,根本沒有心思出來看看。即便現在當了王爺,由於種種事情也都沒有放鬆過。今天竟然出來了,我就來過過普通人的娛樂生活好了。

  我來到賭場轉了一圈,這裏還真是烏煙瘴氣的,難受得要死,玩了幾把無聊的賭局,實在是沒意思。離開了賭場,又在街道上走了一圈,進了家酒館子嚐嚐菜到是不錯的選擇,整天都是吃的有名大廚子的菜,也不見得就一定比這外邊的好吃。

  吃了東西從酒店出來,我發現了一個人遠遠地跟在我後麵,真沒有想到在這裏會碰到這個人。我走到一個拐角,拐進了一個小巷子裏,然後等那個人走過來的時候一把就把這個人拉進了這條小巷子裏。

  “你怎麼跑到這裏來了?”我對著這個不熟悉也不陌生的人說道。

  “你能來這裏我為什麼不能來?”看清楚我後,她又開始了她的性子,這位丞相小姐我還真是不知道怎麼說她了。

  “你可是丞相的女兒,是千金小姐,怎麼可以這麼任性一個到處亂跑?萬一出什麼事了誰擔待得起?”我道。

  “你還說我呢?你可是堂堂的王爺,竟然也一個人到處晃悠,身邊也沒個侍衛,萬一出什麼事,誰能擔待得起?再怎麼說你這條命都比我的值錢吶!”她竟然還反過來說我了。

  “我跟你不同,你一個女孩子容易出事的!”我真是被她氣暈了。

  “呵呵,這個不用擔心了,我可是會武功的!”說著竟然還握著拳頭做著姿勢。

  “算了,你愛怎麼樣怎麼樣吧,我懶得管你了。”說完我就走出巷子,沿著街道繼續走去。

  “喂喂,等等我啊!”這丞相小姐竟然又追了上來,“竟然都出來了,你身邊又沒個侍衛的,那就讓我來保護你好了!”

  我暈,我天下無敵竟然還要她來保護?

  “不要鬧了,你還是早些回去,我還有事要做。”我一邊走著一邊說道。

  “我沒有鬧呀,我說的是真的!王爺的命可比我的命要值錢多了,我就算犧牲自己也得保護好王爺呢!”我真是沒的話說了。

  “隨你。”想不到這個丞相小姐比我想象的更加胡鬧,還好婚約取消了,要是我真的取了她,那可不得了了。

  “你來一個人來這裏是要做什麼啊?”這位小姐沒走幾步路就沒空過嘴巴。

  “與你無關。”我道。

  “現在我你是的侍衛,怎麼能說與我無關?”

  “那就更與你無關了!侍衛怎麼能管主子的事情?”我不客氣地說道。

  “……”她總算沒話說了。

  帶著這丫頭實在是個麻煩,我才剛開始這樣想,結果麻煩馬上就來了。

  “這小妞長得真漂亮……”前麵出現的幾個人中,一名貴族公子已經看傻了眼。

  “小姐,在下胡天威,家父是軍機大臣之首胡定軍。不知可否請小姐喝一杯?”那公子竟然還真的厚著臉皮上來了。

  哎,這種人是不可避免的,有一點點家事就喜歡出來炫耀,可自己根本就沒什麼真本事。而且,那軍機大臣之首根本就不是那胡定軍,胡定軍隻不過是其中的一名而已,論資歷,算是最低的了。他這麼說不過是想逞點威風罷了。

  看了看我身邊的丞相小姐,我笑了笑,然後就從旁邊走開了。

  “對不起,本小姐本空!”看到我走了,她自然是不會留下的,丟了一句話就向我追過來。

  可是她剛走兩步就被那胡天威攔住了,“小姐,難道就這麼不給本公子麵子嗎?”

  “你算什麼東西?走開!”被攔住的大小姐一時火大,張口就罵。

  “你……”那胡天威也被惹火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說完他手一揮,身後幾個保鏢都上來了,把我們的丞相小姐圍得死死的。

  沈小姐見此狀況,也顧不了那麼多了,憑著自己學過幾招武功,就跟幾人打了起來。可她那麼點功夫怎麼是人家職業打手的對手,兩下就被人家捉住了。

  “放開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沈小姐怒極。

  “我管你是誰!今天你就得陪本公子!”那胡天威笑著看著她說道,“帶走。”

  胡天威帶著手下抓著沈小姐轉身正準備走,卻發現有人攔在了他們前麵。這個人,自然就是我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9:2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大街風波

  “放了她。”我道。

  “你算什麼東西?本公子好不容易找到一個獵物怎麼能放?”胡天威道。

  “她是當朝丞相之女,不是你們可以動的人,稱早放人也許可以留住小命。”我仍然不動聲色地說道。

  聽了我的話,胡天威先是一驚,但是很快又說道:“你嚇唬我啊?本公子不吃這一套,你給我滾開!”

  “就憑你這句話,我就可以治你的死罪!別說你父親不是軍機大臣之首,就算是他也救不了你!”我道。

  這下胡天威懵了,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這些話了。

  “幹什麼幹什麼?”這時候出現了幾名捕快。

  “劉捕頭,你來得正好,這個人竟然出口侮辱本公子,你一定要好好地懲罰他!”胡天威見來的是熟人,忙打招呼道。

  “喲,原來是胡公子,是誰這麼大膽敢侮辱胡大公子啊?小的一定幫您狠狠地教訓他!來啊,把那家夥給我帶走!”這劉捕頭竟然下令抓我。

  看著這些捕頭們向我走來,做勢要抓,我隻好出手了。眼前這些都是些小人物,他們根本不認識我,而且又是些欺下怕上的家夥,跟他們說也隻能是浪費口舌了。

  我當然不會用真功夫,就出了三招,便把過來的三名捕快打倒在地,緊接著我衝了過去,將沈小姐解救出來。

  “竟然敢當眾拒捕,好大的膽子!”那劉捕快要親自動手了。

  麵對著上前而來的劉捕快,我拿出了帶有王字的金牌。

  “劉捕頭可認識這個?”我道。

  那劉捕頭一下子傻了眼了,雖然他不知道這金牌到底意味著什麼,不過他知道有這塊金牌的人絕對不是他能惹的人物。一旁的胡天威似乎也反應過來了,愣在了那裏。

  “這……這是……”那劉捕頭一下子傻了。

  “我朝每一個被皇上封的王都有一塊象征性的金牌,這就是其中一塊!”我道。

  “……不知道王爺駕到,下官失禮請王爺贖罪。”劉捕頭已經是滿頭大汗了,急忙跪地說道。他雖然不知道我是哪個王,但是已經肯定我就是個王爺了,畢竟那金牌不是能夠給人的。剩下那幾名捕快見到如此情況,也忙跟在劉捕頭後麵跪了下來,不僅如此,就連周圍的百姓也見勢全都下跪了。一邊的胡天威和他的隨從都完全懵了。

  “想不到天京府衙竟然有你這樣的捕快,問也不問清楚情況,就動手抓人,你們眼裏還有沒有王法?”我收起金牌大聲說道。

  “王爺息怒,小人有眼不識泰山,請王爺饒命。”所有的捕快都已經被我嚇到了。

  “你們先給本王把那個胡天威抓起來!”我道。

  “是。”眾捕快急忙爬起來跑過去把胡天威給抓了起來,押到我麵前。

  “王爺饒命!王爺饒命!小人……”胡天威已經在渾身發抖。

  “本王剛才好象說過,就憑你剛才那句話,本王就可以治你的死罪吧?為什麼你就是不信邪呢?告訴你,這位可是沈丞相的女兒,你竟然打起了她的主意,你有幾個腦袋可以砍?”我對胡天威說道。

  “……”胡天威已經害怕得說不出話來,一個勁地磕頭求饒。

  “各位都起來吧,這個胡天威想必做過不少無法無天的事情,大家如果知道的都說出來,本王一定替大家做主,把這個胡天威繩之於法!”我轉身麵隊著街道上跪下的平民百姓說道。

  “這個胡天威簡直就是個禽獸,丈著勢力已經強占了不少良家少女了!”

  “他不知道坑害了多少人,隻要有人礙著了他一點,就必死無疑了。”

  “他這個畜生!”

  “……”

  這時候人群裏議論紛紛,積聚多時的對胡天威的憤怒都爆發出來了。

  “那大家說該怎麼處置他?”我又道。

  “殺了他!他已經害死了無數的好人了!”

  “殺了他!殺了他!”

  “殺了他!殺了他!”

  ……

  看樣子這個胡天威還不是一般的壞了,這麼多人都要求處死他。

  “劉捕頭!”我叫道。

  “在。”劉捕頭忙應道。

  “把胡天威押回府衙,讓府尹如實調查他的罪狀!此事我會稟明皇上,軍機處胡大人也決逃不了幹係!這次可是你和府衙戴罪立功的好機會,事後再看情況處置你們!”我道。

  “是!下官明白。”劉捕頭滿頭冷汗。

  “你的舵到是轉得蠻快的嘛,你口口聲聲叫我王爺,你可知道本王是哪個王?”我笑了笑說道。

  “下官不知。”劉捕頭仍然汗流不止。

  “你竟然沒確認本王的身份就如此聽命?萬一本王是冒充的,那你該怎麼辦?”

  “這……”劉捕頭又懵了。

  “嘿嘿,你睜大眼睛看清楚了,這位可是當今皇上唯一的弟弟,中天王爺!”這時候我身邊的沈小姐突然大聲說道。

  “啊,中天王……”這時候不僅是劉捕頭,就連周圍左右的人都是驚訝地看著我,仿佛不敢相信是我一般。

  “你這個時候插個什麼嘴?怕別人不知道我嗎?”我瞪了她一眼道。

  “嘻嘻,我就是要讓所有人知道!這樣你以前不好的傳言就不攻自破了!”沈小姐嘻嘻笑道。

  這丫頭,真拿她沒辦法。

  “劉捕頭,你去辦你的事吧,這件事我會繼續關注的,你好自為知。”說完我又對周圍的百姓道,“好了,大家都去忙自己的吧,本王也要回去了。”

  解決了這裏的事情,我拉著沈小姐離開了這條街。

  “看看你,我叫你早點回去的吧,現在惹出這麼大的事來了。”我一邊走一邊說道。

  “這也不錯啊,至少可以為百姓除一大害呀,不這樣咱們還不知道有這麼一個壞蛋存在呢!”她竟然一點都沒有悔過的意思。

  “你知道個什麼?要是你一個人,你還不讓他給害了?到時候誰來救你?”我沒好氣地說道。

  “有你在嘛……”沈小姐見我發火,於是小聲地說道。

  “這次就算了,下次我不在可就沒人來救你了!你別忘了你個是千金小姐!”我又教訓似的說道。

  “知道了。”沈小姐可憐兮兮地回答道。

  看她這樣我也生不起氣來:“好了,你快點回家去吧,前麵不遠就到丞相府了。”

  “好吧。”她又看了一眼,然後才向丞相府跑去。

  看著她進了丞相府,我才轉身離開了。我沒有回王府,直接進宮去見我的皇帝老哥,把這件事情告訴了他,並請求他派人調查處理,我自己並不想過與插手此事,而且現在連京城的人民都知道我了。

  解決了此事我才回到了王府,突然發覺今天異常的勞累。哎,本來決定出去放鬆一下心情的,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看來我下次不能隨便在京城裏走動了,這次可讓不少百姓都認識我了。

  差點忘了,晚上我那表哥還要邀請我,怎麼樣一來我晚上就不能變成女人了,就算女扮男裝,肯定是瞞不過身為郡王的表哥的。不過也無所謂了,反正我已經決定明天離開京城,大不了就明天白天變成女人好了,反正在外麵也沒人知道我的身份,就算被識破也沒有關係。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2 23:59:30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仙雲神丹

  寬闊的大道上,我正騎著馬飛馳著。我現在的樣子是女扮男裝的,為了方便變身,我用內力易容,讓自己現在的樣子和本來的男身是一樣,這樣就不怕出意外了。都是我那可惡的表哥,昨天晚上拉著我喝了不少,還好我昨天晚上沒變成女人,否則肯定穿幫。

  不管那麼多了,現在我首先去兩前我找到無名神丹的那個山洞看看,也許可以找到什麼線索。

  經過兩天的快馬趕路,我終於在第二天黃昏時分到達了仙雲山山腳的仙雲鎮。當年,我就是在這仙雲鎮發現了兩句傳言,從而找到了那個山洞,可沒想到我所找到的神丹竟然……我找到的這顆難道真的是傳說中的神丹嗎?說實話,我現在越來越有些懷疑了。

  找個客棧休息了一晚上,我才上了仙雲山,在幾天我一直沒有恢複成男身,反正也不用見什麼人,不用那麼麻煩地變來變去了。

  我又來到了我當初找到山洞的飄渺崖,懸崖上麵有一個非常隱蔽的山洞,那就我所要找的了,而懸崖下麵則是深不見底的山穀,當年我是第一個找到這裏的,首先拿到了那神丹。但是整個武林之中,也並不全是些笨蛋,在我拿到神丹的時候竟然也有幾個人找到了這裏。為了神丹,我也不得不跟他們大打出手了,我沒用多少工夫就解決了那幾個人,其中一個我還將他打下了這個懸崖,不過就算他不掉下去,也是死定了,被我打中的人除非遇到神仙,否則決不可能活命!

  走進山洞,似乎一切都沒什麼變化,不過我卻可以看出這裏已經有人來查看過了。原來在台子上的裝神丹的盒子已經不在原處了,而是碎裂在周圍的地麵上。我可不記得當初把這盒子打碎過,那麼是說有人來過這裏並把這盒子打碎了。

  然而,在這些碎片裏,我又發現了令我驚訝的東西,這裏麵竟然夾雜著另一種碎片,而這種碎片正是我當年所用的金色麵具的碎片。我記得當初解決了那幾個人之後,我就把麵具丟在附近了,可是為什麼它的碎片會在這裏?

  從這些碎片碎裂的情況來看,應該是被內力震碎的,那盒子是木製的,震碎不足為奇,但是我那麵具乃金屬所製,用內力震碎談何容易,即便是當今天下第一高手慕容世家家主慕容震,也沒有辦法做到。要做到這個,內力最少也要達到三神的級別,而三神早已經隱退江湖,他們是絕對不可能出現在這裏,那麼這又是誰做的呢?

  我忽然間產生了一種不詳的預感,我竟然不自然的想到了當年被我打下懸崖的那個人。會是他嗎?掉下懸崖沒有死,而且功力精進到這個地步,他真的遇到了神仙?也許在原來的世界我不會認為有神仙的存在,但是現在的這個世界我已經鐵定地相信了神仙存在。可是那家夥並不是個好人,而且是陰險狡詐,雖然頭腦聰明,可是他沒做過什麼好事,否則我也不會對他痛下殺手。

  突然間,我感覺身後襲來一真狂風,中間夾雜著一股深厚的功力。我猛地轉過身來,積聚功力打出一掌,來人也一掌向我擊來,雙掌相對,一股龐大的氣勢向周圍暴烈開來。

  來者被反衝力震了回去,我也後退了幾步。我十分驚訝,竟然有著內力跟我旗鼓相當的人物存在。而當我看清楚來人的時候,我更加驚訝了,正如我剛才所想的,此人正是兩年被我打下懸崖的袁玉風!

  “你果然就是金麵遊神!”對麵的袁玉風跟我對視了一會後說道。

  我雖然努力地平靜了自己的心情,但還是掩飾不主內心的驚訝,中我一掌又掉下懸崖的人的竟然沒有死,要知道我那一掌就是算天下第一高手被打中也是必死無疑的,而他竟然沒有死,不僅如此,他還功力大進,隻兩年的時間,內力已經快趕上我了,你說這能不讓我驚訝麼?

  我沒有說話,隻是不動聲色地看著他,因為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而他也已經知道我就是金麵遊神,雖然我不想讓他知道我的真麵目,但是現在我已經不想掩飾了。

  “從你剛才那一掌,再家上見到我的驚訝程度,這已經說明了你就是金麵遊神了!”袁玉風似笑非笑地說道。

  “你的出現,確實讓我很驚訝,看樣子你遇到了什麼好事了,功力可以增長的這個程度!”我麵無表情地說道。

  “我這都要拖你的福了,被你打下懸崖竟然讓我找到了真正的無名神丹!不僅讓我傷勢痊愈,還增強了功力,而且……可以長生不老!你是不是非常後悔呢?”袁玉風用著奇怪的表情說道,“不過你也讓我很驚訝,想不到傳說中的金麵遊神竟然如此年輕,而且……還是個雌的……”

  糟,被他看穿了,不用想想也是正常的,他剛才和我交過手了,而且他的功力跟我比起來也差不了多少,要看穿我已經是很簡單的事情了。我猜的果然沒有錯,我拿到的並不是真正的無名神丹,那隻不過陷阱而已,想不到我自認聰明,這次竟然變成了蠢材了。第一次,我感到了危機。

  “那我不是應該恭喜你了。”我仍然不動聲色的說道。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裏嗎?我猜你一定會來這裏,而我,我要親手殺了你,以報被你打下懸崖之仇!”袁玉風帶著憤恨地說道,“我袁玉風在武林中綽號風liu邪少,武功雖然不及十大高手,可也算是一流,可在你手上僅僅一招,我就差點一命嗚呼!這次我命大,沒有死,我回來的第一目的就是找你報仇了!不過,我萬萬沒想到你會是個女的,你是不是該露出你的真麵目了,別以為我看不出你用內力改變了容貌。”

  “我為什麼要聽你的話?”我道。

  “你不讓我看也可以,不過我遲早會看到的。你知道我平生最愛的什麼嗎?就是美麗的女人!所以我對你非常感興趣!如今你我也算是天下無敵了,如果能夠結合的話,那是件多麼美麗的事情啊!”袁玉風滿臉色相地說道。

  汗,跟他,那可比殺了我還難受,要知道我可不是個真正的女人。不過我可不能跟他說實話,現在也隻有用武力見高下了,今天我就盡全力讓他再死一次!

  “你還真是會白日做夢呢!”我冷笑一聲道。

  “呵呵,如果是兩年前,也許那我真的就在白日做夢了,不過今天不同了,論武功我不可能再輸給你了,而且跟你打起來,我的優勢會越來越明顯!如果你不相信,大可以來試試!”袁玉風邪笑道。

  “你也別太得意,就算你吃了真的無名神丹,也不見得能夠贏我!”我冷冷地說道。

  “嘿嘿,那你可就會後悔的哦。”袁玉風露出了他那讓人討厭的笑容。

  我清楚地知道一場惡戰就要開始了,我不能夠再有任何保留了,這次敵人和以往的完全不同,不已經不能再稱之為武者了,他是一個怪物!一個力量強大的怪物!

  突然,袁玉風對著我笑了笑,然後一個閃身,快速地從洞門掠了出去,我也沒停留,趕緊跟了出去。

  袁玉風停在了懸崖上麵的空地上,我也跟著飄落在他的麵前,我們再一次形成對立,大戰一促即發!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4:0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棋逢對手

  一片樹葉落地,袁玉風已經騰空而起,隻見他手一揮,一股強烈的氣向我極速襲來,我趕緊空打一掌,化解了這股如刀鋒一般的氣。而這時候,袁玉風已經衝到了我的麵前,積聚功力的一掌向我打了過來。他確實跟兩年前判若兩人,可是我的內力也不是他能夠想象的。在他即將打中我的一瞬間,我閃電般地閃到數步之外。

  見我閃開,袁玉風又衝了上來,我爆發出自己所有的內力,展開一層糊體內力屏障在自己的周圍,然後出招迎了上去,跟袁玉風展開讓人難以置信的對招。

  兩股強大的力量不停的相互衝擊著,周圍的花草樹木全部遭殃,瞬間,這塊山後就變得光禿禿地了。空氣彌漫著一陣陣毀滅性的真氣,如果這時候附近有人的話,那麼他會立即被我們的真氣撕成碎片。

  數十個回合,我們仍然是打得難解難分。我知道這樣打下去根本不是辦法,看樣子我要來點狠的了,稱著兩人被力量想撞而彈開的瞬間,我聚集內力,第一次使出了我自創的天龍怒吼。

  我猛然間,雙掌平行推出,同時,也將強大的力量釋放了出去。一條如龍的真氣波排山倒海般向袁玉風襲去,如果他中了我一招,就算他是神仙,也不可能沒有事!

  袁玉風見此狀況,隻見他突然大吼一聲,隨著吼聲,全身的力量如同*般向四周散開。然後,他竟然迎著我的真氣波一拳打了過來,這次兩邊的力量都是異常的強大,如此強大力量的激烈對撞,產生巨大的爆炸。

  許久,爆炸才漸漸地平息下來,而這個懸崖已經踏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也是破爛不堪,就連附近的山頭也被化做了平地。剩下的,隻有我跟袁玉風兩個人,他仍然是毫無損傷。

  我看了看對麵的他,他使用那麼強大的力量竟然還是心不跳氣不揣,我雖然也是一樣,不過剛才那一擊對我多少都有些影響。難道用不完的力氣那就是無名神丹的功效嗎?如果真的是那樣,那我就不妙了,即便我功力高於他,也經不起這麼消耗,這樣下去我是輸定了。

  “呵呵,怎麼了?怕了我嗎?怕了的話就順從我好了。”袁玉風又露出了他那令人討厭的笑容。

  我沒有理他,越身而起,再次向他攻去。現在我還不能證明剛才的想法,隻有強攻試試看了,順便也找找他的弱點。

  我怎麼說也算是身經百戰的人物了,雖然以前的戰鬥都沒怎麼盡全力,不過我自信就算遇到比我厲害一點的人我也可以贏。這袁玉風我怎麼可能輸給他?絕對不可能!

  我不停地發動著淩厲的進攻,每一招我都使用強大的內力,但都被袁玉風化解或是閃開。他的力量果然沒有減弱,這麼說來我剛才推斷就是真的了,他的力量是源源不斷的,現在我已經沒的選擇了,必須盡快找出他的弱點,否則我就死定了。

  我一拳擊向袁玉風的胸口,袁玉風左手抬起,接出了的拳頭,緊接著我踢出強力的一腿,他右手抬起擋住了我的腿。破綻!此時是他的破綻!我左手化做刀形,向他的頭部劈去。

  空中噴出一陣血霧,一個黑影飛了出去,落到了我前麵不遠出的地麵上,而袁玉風正站在我的身後。

  看著前麵不遠處的地麵上,落在那裏的是袁玉風的一整條右臂。原以為可以在這一下解決了他,沒想到卻隻砍下他一條手臂,不過也算不錯了,少了一條手臂,再怎麼樣也會功力大減的。

  我轉過身來,袁玉風依然一動不動地站著,左手捂住右肩上斷口,背對著我。

  “你覺悟吧!上次你命大,這回可就沒那麼幸運了!”我道。

  “呵呵,你確實比我想象的更厲害,相比你以前出手的時候連十分之一的實力都沒有拿出來。不過,你似乎忘記了,你以為斷我一臂就能殺得了我嗎?”這時候,袁玉風才緩緩得轉過身來,臉上仍然帶著那討厭的笑容。

  “可不可能要試了才知道!”這家夥,竟然斷一臂對他的傷害不大,那我就讓他粉身碎骨,我就不相信他還不死!

  我運氣全身的真氣,將所有的力量集中到右手上,我的力量剩得也不多了,這是最後一擊了,如果他再不死,那就是我死了。

  “已經跟你說了不可能了,你真的還是要試嗎?”袁玉風鬆開了捂住右肩的左手,他的右肩竟然沒有流血了。

  我正準備打出這最後的滅龍掌,突然感覺到背後有真氣波動。後麵有人偷襲?而且力量不小!我隻好轉身將滅龍掌打出,龐大的力量如同海浪般,排山倒海地向前奔去,眼前的一切瞬間被毀滅。此時我才看清楚,那偷襲我的竟然是袁玉風那條斷臂!

  不好,又中了袁玉風的套了。剛想到這,身後一陣勁風襲來,背後突然傳一股強大的衝擊力,我順勢向前飛了出去,我知道我被袁玉風擊中了。雖然我在轉身的時候已經意識到了會被他襲擊,但是我也無能為力了,隻能任由他一掌擊中我的後背。

  我被打飛出很遠一段距離,才跌落到地上,噴出一大口鮮血。

  我就這麼倒在了地上,全身提不起一點力氣,強烈的睡意讓我有些意誌模糊。這回完了,本身功力就已經用盡,如今又受了這麼重的傷,難道我真的要死在這裏了嗎? 真是可笑,我自以為可以掌握一切,天下無敵,可是我重出江湖的第一仗就敗得如此之慘,真是不甘心啊!

  我奮力地睜開眼睛,卻發現袁玉風已經走到了我身邊,他的右手竟然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完全恢複了。我才明白,他不僅有著用之不盡的力量,還有著真正的不死之身。如果我破不了他的不死之身,就算我力量再強,也是無法打敗他的,而我的力量之會一點點的消耗怠盡,最後敗於他手。

  想到這,我突然發現袁玉風竟然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我,我才知道,我已經沒有內力來支持易容了,相貌已經恢複到了本來的樣子。這回糟了,這家夥可是個不折不扣的色鬼,現在落到他手上,沒辦法恢複成男身的話,那我還不給……

  “真沒想到傳說中的金麵遊神竟然如此的絕色佳人,看樣子今天我袁玉風撿到寶了,哈哈!”袁玉風帶著一副色笑著說道。

  “竟然殺不了你,那我隻有殺了我自己了。”我用力說道。

  “想死了嗎?雖然你死了我會覺得很可惜,不過我也一樣可以得到你的屍體,那我更可以留下你的美麗,這是件多麼美好的事情啊!”袁玉風做出自我陶醉的樣子。

  “你這變態!”真惡心,這家夥難不成有戀屍僻?

  “隨你怎麼說吧,反正你已經是我的了!”袁玉風伸手向我抓來。

  我用盡力氣想退開,但是傷得太重,根本提不起力氣。正在這時候,周圍刮起一陣風,夾雜著霧氣,一瞬間,四周變得一片朦朧。 我隻感覺一隻柔軟的手抱住了我的肩膀,然後一陣倦意襲來,我就暈了過去……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4:1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真實世界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才漸漸地恢複意識,睜開眼睛,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位……竟然也是一位擁有絕世容顏的美女?

  美女此時正坐在我身邊麵帶微笑地看著我,由於最近見過了不少美女,而且我自己的相貌我是每天都看見的,所以見到如此的美女我也沒什麼驚訝的。

  看了看她,我又向周圍看了看,我發現我正躺在一所小木屋裏的竹床上,最要命的是,我渾身竟然一絲不掛!大驚之下,我猛地抓起放在一邊的衣服蓋在身上。這女人竟然稱我昏迷的時候把我脫guang,真不知道她對我做了什麼!

  “呵呵,你害個什麼羞呢!大家都女人還怕什麼呢?”她竟然笑著對我說道。

  “你是什麼人?你到底對我做什麼了?”我有些不知所措。

  “我救了你,你竟然還這麼對我說話,把你脫guang是因為要幫你治傷的,看來我真是白救了你了!哎!”美女做出一副喪氣的樣子。

  是她救了我嗎?根據我昏迷前的感覺,確實是有人救了我,看來救我的人應該是她了。隻是她到底是什麼人呢?竟然有力量把我從袁玉風手中救出來。我感覺了一下身體,確實沒有任何的傷痛了,而且內力也恢複了不少。

  “那……多謝你救了我。”我不好意思地說道。

  “這還差不多,好了,你給我躺下,我現在要看一下你的身體。”她突然伸手拿去我剛才抓過來蓋在身上的衣服,一下子我又變成赤裸裸的了。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卻感覺到她不會傷害我。

  她仔細地把我從頭看到腳,然後自言自語地說道:“恩,不錯,比我想象的更加完美。”

  “那個……你檢查完了沒有?”我何時有過如此害羞的時候。

  “恩,好了,你可以把衣服穿上了。”美女對著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聽到話,我急忙拿過衣服快速地穿上,這衣服還是我原來的那件男裝,本來想直接恢複成男身的,但是現在是在別人麵前,我可不能那麼做。

  “多謝姑娘救命之恩,請問姑娘如何稱呼?”穿好衣服,我對她說道。

  看到我這麼說話,她又笑了起來:“呵呵,你就叫我零吧。”

  “零?這是名字嗎?”真是奇怪的名字。

  “名字不過是個代號,叫什麼又有什麼關係?還有,你現在是個女人,幹嘛還做出一副男人的樣子?這點你可要多多注意哦!”她又道。

  聽到這話,我心中一驚,難道她知道我是男的?

  “呵呵,不錯,你的所有的事情我都知道。”零又突然說道。

  “你……”她竟然還知道我在想什麼!我真的是驚訝地無話可說,她到底是什麼人?

  “呵呵,知道你的想法也沒什麼奇怪的,因為我根本就不是人嘛!”零笑著說道。

  “那……那你什麼?”她竟然說她不是人,那她是什麼?神嗎?

  “不錯,我就是神!而且我一直要找的人,就是你了。”

  “你真的是神?那你找我做什麼?”我努力掩飾住自己的驚訝。

  “不為什麼,因為你吃了我的神丹,那你就是我要找的人了。”零說道。

  “神丹?難道就是那顆把我變成女人的無名神丹?”我再無法掩飾我的驚訝了,原來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呵呵,你激動個什麼?你吃了那顆神丹,對你絕對是有好處的!唯一讓你不滿意的那可能就是變成女人的事實了,不過,變成女人又何妨?強大的力量和無限的生命不正是你想要的嗎?”零盯著我眼睛說道。

  強大的力量,無限的生命?不錯,這確實是我想要的,在地球的時候,就是因為我覺得生活的無聊,所以才對那個社會沒了任何興趣。到這個世界來後,由於這是一個武俠爭鬥的世界,我才對這裏產生了些興趣,正因為可以得到力量,我才會產生興趣。但是,如果隻有變成女人才能得到的話……

  “為什麼隻有變成女人才能得到力量?”我道。

  “不為什麼,隻因為我是個女神!隻有女性,才能從我這裏得到力量。”

  “那我不要你的力量,我要靠自己的努力來獲得力量!”我道。

  “呵呵,你確實是個天才,不過那隻限於人類。通過你的才能,你已經達到了武學的最高境界,但是你要想突破這個境界,那是不可能的,因為你隻是人,隻能夠達到這個境界!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如今你已經吃了我神丹,從肉體到靈魂上,你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再過半年,你的神體就完成了,到時候你用神體來修煉,進境是非常快的。”零道。

  “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是不是?一開始就是要讓我吃下神丹的?”我已經快沒有話說了,麵對一個神,你還能做什麼?

  “不全是,我是安排了神丹,但是並不知道吃下它的會是你。隻能說,是命運安排你吃下了它。竟然吃了下它,你就隻有接受命運的安排了。”

  “那你為什麼要安排神丹?”真的隻能接受這一切嗎?

  “我要找一個可以幫助我的人。”

  “神也需要幫助?”

  “神也不是什麼事情都能做到的。”

  “那你要我幫你做什麼?”

  “現在還不能告訴你,半年後,你的神體完成後,才能告訴你。”

  “為什麼還要等半年?”

  “完成神體需要三年時間,你吃下神丹到現在已經兩年半了,所以還要等半年。”

  “如果我不同意你的要求呢?”

  “你不同意我也不會勉強,半年後,你可以好好的選擇一下,如果你真的不同意,我就收回你的神體,你還是回到你的男人身體裏繼續做你的王爺,做你的天下第一武林高手,直到你老去死亡,或者是被人殺死,不僅是肉體,連靈魂都化為虛無。”

  我已經轉世了一次,到這個世界我嚐試了更多的不同生活,僅滿足與此確實不是我的性格,做神對我又是一種莫大的誘惑,隻是女身我倒是不大願意,雖然說做了神也可以不在乎是性別,但是我畢竟還是個男人的思維。

  “你不必現在就做出選擇,還有半年的時間,你可以好好地考慮。”見到我半天不說話,零又道。

  是啊,通過這段時間好好的考慮一下好了。“那好吧,我會好好考慮一下的。對了,那個袁玉風怎麼樣了?”我突然想到了那個變態的袁玉風。

  “他好象在四處找你吧?”

  “你沒有把他幹掉嗎?”

  “沒有?”

  “你是神,為什麼不把他幹掉?他可是個大禍害!”她要解決袁玉風那可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那是你種下的禍根,你得自己去解決,我可不便插手。”

  “……”我無話可說了,那確實是我種下禍根。

  “你該知道的也都知道了,好好地享受一下剩下半年的生活吧,半年之後,如果你同意了,那你將成為這塊大陸的神!”

  “這塊大陸的神?”

  “是的。到時候你就會知道了。這半年,你還得想辦法把那個袁玉風除掉,讓他危害人間那可你的責任。他得到的是一千年前黑魔的力量,無限的氣力和無限的重生,要打敗他以你現在的力量確實很難辦到,不過我更相信你的才能,你要通過自己的能力解決這個問題,這算是給你的一個考驗吧!”零坐到我剛才的竹床上,輕輕地躺了下去,“好了,今天我消耗了不少的精神,我現在要沉睡了,半年之後你的神體完成了我就會醒來,為了神體更好的完成,你最好盡量多保持女身。這個山穀我設置了結界,隻有指定的人才能進來,你要進出這裏必須保持女身形態,知道了嗎?”

  “知道了。你是神,神也要睡覺的嗎?”我又有問題了。

  “呵呵,神當然可以不用睡覺,不過你現在看到的並不是我的本體,這個身體不過是我在這個大陸上的一個身份而已。我的本體在很原的地方,要分出一部分元神來控製這個身體,是要消耗很大的精神和能量的,所以我要經常收回元神,這個身體也就會進入沉睡的狀態了。”

  “神竟然可以一個精神靈魂同時控製兩個身體嗎?”我驚訝極了。

  “呵呵,隻要力量精神夠強,控製幾個身體又有何難?”零笑道。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4:2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風雲再起

  汗死,那不就是說兩個人站在我麵前,其實他們隻是一個人而已?神真的是夠強的!

  “對了,你竟然不願意出手消滅袁玉風,那總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對付他吧?他有不死之身,我跟他打起來,我隻有被慢慢消耗完功力。”這是個大問題,我根本不知道如何對付袁玉風,她竟然是神,就算她不肯幫忙也應該告訴袁玉風的弱點吧?

  “呵呵,你不是很聰明的呢?對付他你要靠你自己,這也算我給你的考驗吧!我隻能告訴你,他吃下的不是什麼神丹,而兩百年前,被我消滅的一個怪物所留下來的血晶,裏麵含有這個怪物的大部分力量,自然也有不死的能力。當初我消滅了那怪物,並沒有注意到它留下了血晶,因為血晶是沒有能量反應的。”零道。

  說了半天,原來她自己種下的惡果……

  “你不用那樣想了,反正這就做為你的考驗了,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對付他。好了,我現在要收回元神了,再見了。”話落,零閉上了眼睛。

  真是可惡,竟然這樣……哎,算了,誰讓她是神呢?不過我有些奇怪她怎麼這樣就開始沉睡了,難道她不怕別人對她不利嗎?還有我,她不可能就這麼信任我吧?

  我走到了竹床邊,看到床上正在沉睡的她,確實是熟睡的樣子。她說她已經收回元神,那就是說她現在不過是一個沒有靈魂身體了。我有點不敢相信這些竟然是事實,她沒了靈魂不就相當於死亡了嗎?那肉身就這樣放著不會腐爛嗎?我情不自禁地伸手摸了摸她的臉,她沒有任何反應。

  真是暈了,我這是在想些什麼?她竟然是神這些問題但是不需要我來擔心的,我趕緊收回手。隻是我想不通的是她竟然這麼相信我,就這麼讓我在這裏,她難道真的不怕我對她的肉身不利嗎?是她是神所以神通廣大,還是她根本不在乎這個身體?

  算了,不想她的事情,現在我該想的是我自己的事情,我到底該如何選擇,還有,我該如何對付袁玉風,他有著不死之身,我如何能夠消滅他?畢竟我也隻是個人,而他已經算是個怪物了。

  我走出小木屋,外麵的山穀是格外幽靜,這裏倒是個不錯的地方,可惜我不是個喜歡平靜的人。

  呆在這裏也是無事,還是早點離開吧,她要到半年之後才會醒,到時候我再來這裏好了。

  走出這個山穀,我猛然發現眼前的景物不一樣了,再轉身一看,後麵也不是山穀,而是重山峻嶺。這就是結界的效果嗎?用肉眼根本看不到的,普通人自然是不會發覺,神的力量確實不是人類能夠理解的。

  看了看山林,我才發現這裏原來是仙雲山的背麵。真想不到這仙雲山真的有神仙的存在!做神仙?也許我有點興趣,但是萬事總是要付出代價的,而這做神仙的代價,似乎……

  算了,暫時先不想這個問題了,現在首要解決的問題是怎麼除掉袁玉風,他一日不除我是肯定沒有安寧的。

  附近最近的城是亞風城,那裏有星的分部,我可以通知無天,要重新部署了,他們可不是袁玉風的對手。

  我立即恢複成男身,然後出發前往亞風城。沒有馬,也就隻好步行了,不過還好不算太遠,運用一點輕功,半日就到達了亞風城。

  亞風城******,這裏是我建立的組織——星的下屬分部。我直接寫了一封信交給了分部的人立即送往總部。我根本不擔心會有什麼閃失,因為江湖幾乎是沒人知道星的存在的,而星所用的人是絕對的忠實的。

  辦完事情,我留在了酒樓裏準備吃上一頓,想我都已經一天沒吃飯了。

  “聽說了嗎?”剛等到菜上好,卻聽到旁邊桌子上的兩人聊了起來。

  “什麼?”

  “金麵遊神消失了兩年又在江湖上出現了!”

  “真的?”

  “千真萬確!就在前天晚上,金麵遊神突然出現,救走了天下第一菜花大盜花中花!”

  “什麼?這怎麼可能?金麵遊神怎麼會救花中花呢?”

  “我也不大相信,不過這卻是是事實!那日花中花放下傳言,看準天風莊卓莊主的女兒,於是眾多武林高手聚集天風莊,就是為了消滅花中花這個禍害。這兩年,花中花十分猖獗,幾乎不吧十大高手放在眼裏,不知道殘害了多少武林世界的小姐,已經引起了武林公憤,可無奈花中花武功奇高,竟可比十大高手,所以沒次都無法除掉這一禍害,還使得眾多高手折損。這次眼看就要成功,卻出現了金麵遊神。”

  “那這回真不好辦了,如果金麵遊神介入,那誰能是他的對手?要知道他可是擊敗過天下第一高手慕容極的人,可以說已經是天下第一了。”

  “這回大家都很難辦了,據說已經組成了除花盟,如果金麵遊神真的介入,除花盟勢必會召集全武林的高手來對付金麵遊神。”

  “唉,看來武林又有****了。”

  不用說了,肯定是袁玉風這小子在冒充我,天下間除了他沒人能冒充我,隻有他和我才有打敗天下第一高手的實力。

  “這兩天又有許多高手來到了亞風城,都是衝著花中花而來的。就神蝶宮的掌門十大高手之一的蝶靈婆婆都親自來了,聽說神蝶宮有不少弟子都被花中花侮辱過,這次神蝶宮上下勢必要將花中花碎屍萬段。”

  “唉,這也難怪啊!那花中花實在是沒人性了,先前隻是侮辱了人家姑娘,現在竟然還害其性命。聽說這幾個月被花中花擄走的姑娘都生不見人死不見屍呢!”

  “沒有錯,否則江湖上也不會如此火熱。花中花這個人不除掉,武林將無安寧之日。隻是如今金麵遊神的介入讓其更加不安了,看樣子武林將有一場浩劫。”

  這兩人說得倒挺準,隻不過浩劫不是指金麵遊神,而那個已成怪物的袁玉風!

  此刻我已經懶得再聽下去,吃完了東西就離開了******。天風莊就在亞風城中,其莊主卓風在武林之中小有點名氣,本人武功也在一流高手的行列。至於那花中花我倒是沒見過,聽說應該是這兩年才出道的,不知道到底是何人。難道此人從前就跟袁玉風有關?這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算起來應該是袁玉風被我打下山崖之後才出現的,而袁玉風掉下山崖後就得到了不死的力量,這個過程也要不了多長時間,袁玉風也沒有必要一直呆在山崖下,這樣一來那花中花也有可能是袁玉風所培養的人了。

  我來到天風莊外,我看沒有登門拜訪的意思,我來隻是為了查看一線索。花中花的武功就算達到了天下第一高手慕容極的程度,也沒辦法抵擋有蝶靈婆婆在內的眾多武林高手。袁玉風假裝城金麵遊神救走了花中花,他們還會繼續留在亞風城嗎?

  如果花中花要保存他天下第一采花大盜的名聲,那他是絕對不會離開亞風城的,蝶靈婆婆攜弟子前來,這又給他添加了更多的目標。而袁玉風想必也不會急著離開,他應該在找我,在沒發現我的下落的時候,他絕對會留在仙雲山附近。

  我剛準備繞到天風莊後麵去看看,卻突然發現有一輛馬車向天風莊駛了過來,我一個閃身,越到一棵大樹上,然後收斂了氣息。

  隻見馬車駛到天風莊門口停了下來。車夫跳下馬車,把車門打開,從車上走下來一名綠衣少女,接著,綠衣少女又轉身伸手進馬車中,另一名絕色少女在她的攙扶下走下了馬車。看來綠衣少女就這位絕色少女的丫鬟了。

  看到這位絕色小姐的容貌,我不禁驚訝了起來,竟然是她!想不到兩年不見變得更漂亮更成熟了,但是她來這裏做什麼?難道是……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另外四個家夥是不是也會來?這可不行,他們來了也是於事無補,反而也隻是白白送命,他們可不是袁玉風的對手。

  真是該死,到底怎麼樣才能除掉袁玉風這家夥呢!零又不肯告訴我,現在隻有靠我自己一點點找出他的弱點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4:33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青蓮蝶顏

  看見兩少女一起走進了天風莊,我才從樹上跳了下來。我怎麼也沒想到會在這裏見到她,不過,她來到這裏我也並不奇怪,一旦傳出金麵遊神的消息,她絕對是坐不住的,更別說這次關係到金麵遊神的聲譽。

  本來我也想偷偷潛進去看看情況,再考慮一下要不要出麵和他們接觸商量一下對付袁玉風的方法,開始跟他們商量也不可能對付得了袁玉風的,就算全上也不是袁玉風的對手,隻有白白送命的份,所以跟他們商量還不如我自己想辦法,這件事情始終都是要由我自己來解決的。

  打消了潛入天風莊的念頭,我轉身走開了。

  剛剛走了沒多遠,卻發現前麵走來一大群人,我一看就知道這些人肯定是這幾天聚集在天風莊的武林人士,想必這時候剛從城中搜尋回來。

  我沒有理會他們,正準備從他們身邊走過,卻發現他們一行人全部停了下來,竟然直接擋在了我的麵前。

  我抬起頭,看見領頭的一名大漢正不懷好意地看著我。我沒有理他,轉身想從他們身邊繞過,可沒想到那大漢跨前一步,又擋在了我麵前。

  “朋友,請讓一下。”我隻好開口說道。這幫家夥,難道他們抓不到花中花準備拿我出氣?

  這時候,從人群中走出了一名少女,拔出長劍指著我說道:“花中花,快把我師姐交出來!”說著,竟然直接就向我刺了過來。

  “慢!”我大聲說道:“你們憑什麼說我就是花中花?”真是可笑,這幫家夥還真是自以為是,他們根本就不能肯定我就是花中花,就直接動武,這就是這些名門正派的作為?

  “你別以為拿下麵巾我們就認不出你了,你的身形動作非常像花中花!”這時候,一旁的青年也拔劍指向了我。

  “就憑這個你們就斷定我是花中花太勉強了吧?像根本就不能等同於是!”我已經徹底對他們沒話說了。

  “你不用狡辯了,我們都與花中花交手多次,難道我們還冤枉了你不城?”那名大漢也開口說道。

  “大家不用跟他多說,這廝武功很高,我們要一起上才行。”剛才的青年又道。

  “花中花,快把我師姐交出來!”那少女再沒有停,揮舞著長劍向我刺來。

  真是沒辦法,我抬手一點,接住了她刺來的一劍,她的劍尖頂在了我的手指上,再也刺不進去了,然後我輕輕一彈,頓時長劍碎成數截,那少女受到衝擊向後推去。

  看到這一幕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我就一張嘴巴,我可不想跟他們浪費口舌,如果他們硬要說我就是花中花,那我也懶得爭辯,就讓他們見識一下厲害好了。

  “你果然就是花中花。”大漢又開口說道,但這次語氣裏帶著懼怕。

  “你們說呢?”我真的不想解釋。

  “快回天風莊去通知其他人,我們在這裏拖住花中花!”這時候那青年對身邊的人下命令道。

  他身邊的兩個人聽到命令,立刻跑向了天風莊,我也沒有阻止他們,對我來說來多少人都一樣,這個武林中的人跟我的級別相差不是一般的遠,他們要為難我那是他們自找苦吃。

  “花中花,快把我師姐交出來!這次你絕對逃不掉的。”那少女又對我說道。

  我看了看這位少女,年紀大約二十左右,長得挺標致的,雖然不及剛才那絕色少女,但也絕對算是個美人了。

  “顏女俠,不要激動,我們一定會把你師姐救出來的。”旁邊那青年竟然安慰少女道。

  顏女俠?好像在江湖上還有點名氣,我想起來了,江湖上確實有個比較有名一點的姓顏的女俠,號稱蝶顏女俠,還和青蓮仙子齊名的。雖然這兩年我沒怎麼涉及江湖,但是江湖上的大小事情我還是知道的,這些後起名人我自然不會不知道,隻不過是沒有見過而已。隻是沒想到這蝶顏女俠也不過如此,過於衝動,還不分青紅皂白地冤枉人。就算她師姐被花中花抓走了,她也不能如此喪失冷靜。

  還有她旁邊那青年,估計是個獻殷情的家夥,這點不用說了。現在的事情還真是有點麻煩,這樣跟他們耗著也不是辦法,雖然說我要走也沒人攔得住,但是……

  “不好拉!”這時候剛才進入天風莊的那兩個人又跑回來了,他們跑到那青年和那大漢身邊說道:“剛才花中花潛入天風莊,還出手打傷了卓莊主,幸好青蓮仙子趕到擊退了花中花。”

  “什麼?是什麼時候的事?”大漢驚訝道。

  “就在剛才,我二人回到天風莊,看見青蓮仙子正和花中花對峙著,後來花中花就逃走了,青蓮仙子就追了過去,他們向後山方向去了。”二人急忙說道。

  “青蓮仙子也來了?什麼時候來的?”那青年問道。

  “聽說是剛到的。”

  “竟然花中花在天風莊出現,那這麼說他就不是花中花了?”大漢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

  “這位公子,剛才真是對不起了,小女子因為師姐的事情一時衝動,請公子原諒。”這時候顏女俠竟然走到我麵前向我道歉。

  現在這樣子倒還算有點女俠的風範了,剛才那簡直就是個……

  “現在我可以走了吧?”我不想再和這群人打交道了。

  “公子真是不好意思了,改天韓某必定宴請公子以示歉意,請公子留下大名。”大漢對我抱拳說道。

  “不必了。”我沒再多說,不理會眾人,直接走開了。我知道顏女俠見識到我剛才的本領,肯定想請求我一同對付花中花,可是我並不想跟他們一起,所有我沒有給她這個開口的機會。見我這樣的走掉,她自然是不好意思開口的,畢竟得罪人在先。

  見我走了,眾人立即趕回了天風莊。

  青蓮仙子嗎?我怎麼也沒想到青蓮仙子會是她了,確實,現在在天風莊的這些所謂的武林高手之中,除了蝶靈婆婆之外,能夠跟花中花交手的就隻有她了,她的武功我是再清楚不過了。

  離開了那幫人的視線,我立刻飛身越起,向天風莊後山掠去。雖然她的武功可以抵擋花中花,但是花中花身後可是有個袁玉風的,一旦袁玉風出現,她恐怕連跑都跑不了,想想袁玉風那色性,不用說了肯定會對她不利的。

  想到這裏,我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我就發現了青蓮仙子的身影,她前麵站著一名白衣蒙麵人,二人正在樹林中對峙著。我立刻隱到一顆大樹上,憑我的境界,就算是袁玉風來了也不可能發現我的。我可不打算直接現身,我這個相貌袁玉風已經見過,雖然我現在已經變成男人。而且剛才又和那幫武林人士攪和了一番,他們都認得我了,我不希望我的身份暴露。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天使長(十級)

謝絕勳章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藝術之星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8-7-13 00:04:46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青蓮之花

  “呵呵,不愧是青蓮仙子,竟然可以追上我的速度。”一身白衣服的蒙麵人不用想也知道是花中花了。

  “你這武林敗類,今天本仙子要好好收拾你!”青蓮仙子說道。

  “收拾我?我承認你武功不錯,這也是為什麼我沒有向你下手的原因,但是要說收拾我,全武林都奈何不了我,你一個人又能把我怎麼樣?”花中花邪邪地笑道。

  “全武林奈何不了你,那確實是因為你很聰明地把握機會避開了強敵人,這一次你可沒那麼容易跑掉!”青蓮仙子信心十足地說道。

  “呵呵,你是認為那些武林人士會來幫你的吧?可是就算他們來了又能怎麼樣?你認為你們能抓住我嗎?別忘記了,你們人多但我也一樣有幫手的!”花中花不緊不慢地說道。

  “你要是有幫手那正好,我倒是想看看幫你的金麵遊神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青蓮仙子也保持著平靜。

  “哦?你還真是膽子大呢!那個人要是出現了,你以為你還能跑得了嗎?”花中花笑道。

  “我就是死在這裏,也不會讓你這個人渣再繼續禍害人間了!”青蓮仙子道。

  難不成她想跟花中花同歸於盡?她明知道敵人有幫手,卻還是跟來了,到底是為了什麼?僅僅是為了確認金麵遊神是真是假嗎?看樣子,一旦袁玉風出現,我也不得不現身了,隻有我還可以跟袁玉風拚一下,也隻有我才能在他手上全身而退。上次上了一次當我已經對他有所了解了,這次必須得千萬小心了。

  “哈哈哈哈,你能做到嗎?”花中花大笑著說道,“本來我今天隻是把那兩個女人送回去的,沒想到卻釣到了你這個極品,你說今天你可以走得掉嗎?”

  “你這禽獸!送兩具屍體回來,還敢說得若無其事!”青蓮仙子憤怒地說道。

  他們說的那兩個女人應該就是卓小姐和顏女俠的師姐了,想不到花中花不僅侮辱了她們,竟然還殺了她們,這花中花確實夠絕的。

  “哈哈哈哈,不過青蓮仙子可以放心,我是不會殺你的。”花中花露出了他那無賴的笑容。

  “花中花!還我師姐命來!”這時候一個人影快速地掠向花中花,聽她的說話,不用說就知道是顏女俠到了。

  顏女俠掠到花中花麵前,一劍就刺了過去,花中花根本無視她的攻擊,隻是輕輕地一閃,就避開了她的攻擊,然後一掌抓在她拿劍手臂的肩膀上,輕輕一用力,她手上的劍就掉在了地上。緊接著,花中花用另一隻手快速地封住了顏女俠的穴道,顏女俠就輕易地落到了花中花的手上。

  真是不知道怎麼說這個顏女俠好了,這麼衝動,就她這個樣子,我真不知道她的名聲是怎麼混出來的。

  這時候,後麵的武林人士也都陸續趕到,蝶靈婆婆帶著她的一幫女弟子,還有剛才見過的姓韓的大漢,和那個粘在顏女俠身邊的青年,另外還有許多人我都不認識。

  蝶靈婆婆,青蓮仙子見顏女俠被禽,一齊飛身衝向花中花,在她們還沒靠近花中花的時候,突然從花中花的背後閃出一個人影,瞬間一股巨大的衝擊力向蝶靈婆婆和青蓮仙子襲來,二人被彈開老遠,才飄落到地上。

  黑影飄落到花中花的前麵,眾人才看清楚來人正是一個人身穿黑衣,麵戴金色麵具的男人。這家夥,裝得還挺像的,就憑他這個樣子,再加上他的功力,沒有人會認為他是假的金麵遊神。

  青蓮仙子驚訝地看了看前麵的金麵遊神,然後說道:“你就是金麵遊神?”

  “不錯!”

  “那你為什麼要幫助這個家夥?”青蓮仙子指著花中花說道。

  “不為什麼,他能有今天,全都是我賜給他的。”

  “你知道我是誰嗎?”青蓮仙子又問道。

  “呵呵,誰不知道你青蓮仙子的大名?我對你也是很感興趣呢!”假金麵遊神看這她說道。

  “呵呵,原來如此!”青蓮仙子笑道,“你根本就不是真正的金麵遊神!”

  聽到她的話,在場所有的人都是一驚。“什麼?你說他不是真正的金麵遊神?”蝶靈婆婆驚訝地問道。

  “前輩,這人確實不是真正的金麵遊神,我可以肯定!”青蓮仙子對蝶靈婆婆說道。

  “你如何這麼肯定?”蝶靈婆婆仍然不相信,她見識了眼前人的武功,除了金麵遊神,沒有人有這樣的功力。

  “兩年前,晚輩曾和金麵遊神有過接觸,他知道我的一些情況,而這個金麵遊神,卻什麼都不知道!”青蓮仙子說道。

  “原來是這樣,但是他如果不是金麵遊神,那又是誰呢?他的武功我們都見識過,天下間除了金麵遊神沒人有他這樣的武功。”雖然青蓮仙子說得很肯定,但蝶靈婆婆還是有點半信半疑。

  “你們根本就不需要爭辯我是否是金麵遊神,你們要考慮的是你們現在的處境。青蓮仙子,如果你乖乖地順從了我,我也許會放了這裏所有的人。”假金麵遊神開口說道。

  “你別妄想了!你到底是誰?竟然敢冒充金麵遊神,破壞他的名聲!”青蓮仙子怒道。

  “呵呵,你幹嘛這麼在意金麵遊神呢?還是說你跟金麵遊神有什麼密切的關係?”假金麵遊神道。

  “這個不需要你管!”

  “花中花!你這惡賊,快把我徒兒放了!”蝶靈婆婆憤怒地對著花中花吼道。

  “呵呵,您都一把年紀了,可不能那麼激動哦!這顏女俠我會還給你的,不過,那得等我玩夠了之後才行啊。”花中花表現出他淫賊的本色。

  蝶靈婆婆怒極,不顧一切地衝向了花中花。假金麵遊神見裝,手一揮,一陣颶風夾雜著強勁的內力,把蝶靈婆婆擊了回去。

  “你以為你們現在還有反抗的力量嗎?在我手裏,你們連逃跑都是不可能的。”假金麵遊神看這蝶靈婆婆說道。

  哎,還真是不好辦了啊,看樣子我是不得不出場了。我拿出我事先準備的好金色麵具,正準備戴上,卻發現一個人影以極快的速度從背後衝向花中花,花中花反應不及,為了避開攻擊,他放開了手中的顏女俠。假金麵遊神也發現了來人,立即向來人打出一掌,來人以極快的速度拉起顏女俠,然後閃身避開了攻擊,瞬間落到了蝶靈婆婆身邊,然後又替顏女俠解開了穴道。

  這時候,大家才看清楚這人是一個身穿灰衣的青年。

  “師傅!”顏女俠獲得自由,立即撲到了蝶靈婆婆的身上。

  “好了,茹兒,再不要莽撞了。”蝶靈婆婆安慰著徒弟。

  原來是他,想不到他真的也來了。不過他來了也沒辦法對付袁玉風啊,他的武功也不過是花中花的程度。現在對我來說,我已經不能不出場了,有袁玉風在,在場的就是一齊上也是贏不了的,為了他們的性命,我也隻有盡力和袁玉風再拚一次了。
喜歡喝點小酒,藉著酒後微醺,釋放心中的壘塊。有時太過了,就睡著了....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8-7-22 09:27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