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hanslin

[都市言情] [老施]巔峰強少(殺手房東俏房客第二部) (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1:5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一切都是誤會
  趙鋼鏰,在練功! !

這個功,不是那種什麼你練了就出神入化飛天下地的功法,而是趙鋼鏰父親給她的一個據說能夠讓你變得更男人的功法。

  這個功法的名字叫《陰陽大法》

陰陽大法這名字看著挺像是修真小說裡頭的雙修功法似的,但是,按照趙鋼鏰父親所說的,這個功法就是一個增強體質讓你變得更男人的功法。

一直到現在,趙鋼鏰都不知道這陰陽大法到底有個什麼鳥用,不過,自己老子說了,這陰陽大法有用,你練就是了。

  於是,趙鋼鏰就一直練了三年。

按照趙鋼鏰父親所說,陰陽大法本來是三層,但是,經過趙鋼鏰父親還有祖父的研究,這麼多年下來,將陰陽大法給改成了十二層。而現在的趙鋼鏰,已經練到了第二層。

當然,雖然練到了第二次,但是趙鋼鏰依舊覺得這玩意沒什麼鳥用,就是每天早上自己都會一柱擎天,而且擎天的很厲害。

  僅此而已。

而自己現在做的,就是練陰陽大法裡的陽,顧名思義就是吸收太陽之氣,趙鋼鏰的老子說了,正午到午時三刻的陽光最烈的,而這時候就是練功的大好時間。

所以,趙鋼鏰每隔兩天就得練一次陽功,然後第二天晚上午夜的時候,再練陰功。

據說這樣會達到一個陰陽協調效果。

趙鋼鏰閉著眼睛盤腿坐在樹枝上享受陽光的照耀,然後在利用樹本身特有的磁場將所謂的陽光吸收進自己的身體裡。

不多久,趙鋼鏰整個人就變得燥熱了起來,而身下的小鋼鏰,也不出意外的挺了起來,將趙鋼鏰的小內褲給撐起了一個大大的帳篷。

  嗯,有點癢。

趙鋼鏰撇了撇嘴,將手伸進內褲裡,在褲襠裡好好的抓了幾下。

  而這時候。

  “啊!”

  一陣女生尖叫聲傳來。

  趙鋼鏰睜開眼,低頭一看。

只見林舒雅正站在不遠處的樹下,然後驚恐的看著自己。特別是自己身下那硬起來的小鋼蹦。還有自己放在內褲裡的手。

  “你…”

林舒雅沒想到自己剛想找個地方好好的讀會兒單詞,就看到了趙鋼鏰一個人坐在樹枝上,然後十分猥瑣邪惡的用手在自己弄自己!

這…這簡直已經不能用邪惡來形容了,一個人竟然特地跑到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自己弄自己!雖然只是高中生,但是林舒雅已經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動詞,叫擼管。

趙鋼鏰的表情僵硬住,看了一下自己插在內褲裡的手,再看了一下不遠處一臉你就是在擼管表情的林舒雅,覺得自己真的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老子只是JJ癢,抓了一下而已啊!

  趙鋼鏰在心里哀嚎道。

而林舒雅,卻是已經轉身跑開了,絲毫不給趙鋼鏰解釋的機會。

當然,這個事情趙鋼鏰也解釋不了,難道說老子JJ癢?

貌似這跟擼管是差不多同樣猥瑣的東西。

  唉!

趙鋼鏰嘆了口氣,把手從褲襠裡抽了出來,又閉上了眼睛。

  下午一點。

  趙鋼鏰回到了教室裡頭。

高三的教室裡,學習的氣氛是十分濃重的。

趙鋼鏰雙手插兜,走回了自己的位置坐下,而林舒雅,則是趴在桌子上,貌似正在睡覺。

趙鋼鏰一隻手撐著腦袋,看著林舒雅,尋思著這樣一個誤會,自己要怎麼去解開…

還沒想出個所以然呢,趙鋼鏰就看到了一條帶子。

當然,準確的說,是一條粉紅色的帶子。

帶子從林舒雅的肩膀處延伸出來,掛在了林舒雅的手臂上。

這條帶子,趙鋼鏰覺得有點眼熟。

貌似跟自己今天看到的那個叫黃玲玲的女警的內衣的帶子,在形狀上,有點相似…

  趙鋼鏰打了個激靈。

  沒錯!這應該是內衣的肩帶!

趙鋼鏰認真的點了點頭,看著林舒雅手臂上那掉出來的內衣肩帶,尋思著這林舒雅是自己的未婚妻,也算是自己未來的媳婦兒,這內衣帶子調出來了,自己是不是應該助人為樂一下,把他給弄回去?

一想到這,趙鋼鏰一下子就覺得自己整個人神聖了起來。

自己是多麼助人為樂的一個小伙子啊!

趙鋼鏰一邊想著,一邊伸手,輕輕的捏住了身前林舒雅肩膀上的那條粉紅色的帶子。

  正要往肩膀上拉過去呢。

  就在這時。

本來爬著的林舒雅,卻是直接轉過了頭。

  然後,直勾勾的看著趙鋼鏰。

而這時候的趙鋼鏰,卻是一隻手捏著林舒雅內衣的肩帶…

這下子,趙鋼鏰覺得,自己別說是跳進黃河洗不清,跳進太平洋,也洗不清了。

  老子真只是想要助人為樂啊!

趙鋼鏰看著林舒雅眼裡的怒火,忍不住在心里哀嚎道。

  “混蛋!”

林舒雅一把將趙鋼鏰的手打開,隨後紅著臉把自己的肩帶給弄好,然後說道,“趙鋼鏰,我警告你,你再這樣,我不會放過你的。”

“這個,這一切都是個誤會!”趙鋼鏰尷尬的說道,“我是個正直的人。”

林舒雅卻是連趙鋼鏰的話都沒聽完,就轉過了頭。

“我去,怎麼這誤會越來越深了啊!”趙鋼鏰苦惱的抓了抓頭髮。

  下午的時間過的很快。

  五點半,放學了。

林舒雅收拾了一下東西,站起身就往教室外走去。

就在這時,那個余曉衛,卻是出現在了門口。

“舒雅,怎麼沒跟那新來的土鱉在一起呢?怎麼樣,現在有空跟我去吃飯沒?”余曉衛的嘴上帶著一個自認為很帥的笑容。

林舒雅臉色微微一沉,剛要想個什麼理由來擺脫這個余曉衛,一個聽起來還是蠻有磁性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舒雅,走吧,去逛街去!”

隨即,林舒雅就感覺到,自己的手臂,被人給輕輕的拉住了。

只見趙鋼鏰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自己的身邊,微笑著看著自己。

“舒雅,你真要跟這個土鱉去逛街?”余曉衛臉色難看的說道。

林舒雅猶豫了一下,還沒說話,趙鋼鏰卻是直接抬腳一腳踹向了余曉衛的身下。

  砰。

  一聲響。

余曉衛被趙鋼鏰正正踢中命根,直接倒在地上弓成了蝦米狀。

  “好了,走吧!”

趙鋼鏰微笑著看了一下林舒雅,然後就那麼挽著林舒雅的手臂,往校門口走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2:2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親愛的,我懷孕了
  “你…可以放開我的手了麼?”

在走到樓下的時候,林舒雅終於忍不住開口了。

“啊?啊!哎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入戲太深。”趙鋼鏰羞澀的摸了摸腦袋,說道,“這個,既然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嗯。”

林舒雅點了點頭,說道,“那就走吧。”

趙鋼鏰轉身欲走,林舒雅卻是突然開口道,“你為什麼要幫我?”

  “什麼?”

  趙鋼鏰轉過身,看著林舒雅。

“今天早上,我沒給你作證,讓你被罰站,但是,現在你為什麼又要幫我?余曉衛在這個區域,還是有點勢力的!你幫了我,很可能給自己招來麻煩,當然,你有你爸在,你也不怕麻煩。”林舒雅說道。

趙鋼鏰嘆了口氣,無奈的笑了笑,說道,“誰讓你是我未婚妻呢…我怎麼忍心看著別人追我的未婚妻呢?”

“我跟你,是沒有可能的!”林舒雅沉著臉,說道,“我…不可能做你的未婚妻,關於我們兩個的事情,我會在我考上大學後,跟我爸媽說的!”

  “真的麼?”

趙鋼鏰突然深情的看著林舒雅,那眼神,彷彿是被人傷害到了一般,帶著一絲絲的痛苦,無奈,還有微微的怯弱。

讓人看了,一顆心沒來由的就變得酸酸的。

林舒雅沒想到自己這一番話竟然讓趙鋼鏰好似受傷了一般,一想到人家剛才還幫助自己,林舒雅只得嘆了口氣,說道,“我對你,沒有任何的感覺,我們兩個人會扯上關係只是因為當年我爸跟你爸的一個約定而已,他們兩個沒有權力決定我們的幸福,你在我心裡的印像很不好,雖然你幫了我,但是,我可以把這當作你泡妞的一個手段,所以,我不想在你身上花太多時間,當然,你也不要在我身上花過多時間,我們只是路人,如果你想跟我做朋友,有可能,但是,男女之間的事情,沒可能的,你懂我的意思麼?”

  “唉!”

趙鋼鏰嘆了口氣,悵惘的說道,“只能怪我,年輕的時候不懂事。”

說著,趙鋼鏰自嘲的笑了笑,說道,“既然這樣,那…那我不打擾你了,不過,至少現在,你名義上還是我的未婚妻,我會履行好我未婚夫的責任的,我會保護好你的!”

  說完,趙鋼鏰轉身,離去。

背影落寞,讓人看了又是心一酸。

林舒雅本就不是什麼多心高氣傲的人,要不然也不會一個人跑來這沒人認識她的地方讀書,看到趙鋼鏰的樣子,林舒雅多少就有點後悔了。

  我會不會說的太狠了?

林舒雅一邊想著,一邊看著已經走出了校門的趙鋼鏰,隨即咬了咬牙,衝了上去。

本打算衝上去道個歉或者說把話說的再軟一點的林舒雅,在剛出校門的時候,就看到了讓她無語的一幕。

本來應該是失落惆悵的趙鋼鏰,此時卻是滿臉猥瑣笑容的站在一個長的很不錯的女學生面前。

“美女,我跟你說,你聽過一個笑話麼?美女與蛇的笑話,笑話是這樣的,冬天,農婦在屋外發現一條凍僵了的蛇。她很可憐它,就把它塞到自己的身體裡,用如火的身體把蛇溫暖。蛇很快甦醒了,變得軟綿綿的。農婦很傷心,於是又把蛇放到了屋外。”

  “哎喲,你好壞,嘻嘻嘻!”

趙鋼鏰的話惹得旁邊的美女捂著嘴一陣的笑。

趙鋼鏰正說的開心呢,就感覺到一股殺氣從一旁的校門口傳來。

回頭一看,林舒雅正站在校門口,死死的瞪著自己。

“我去,開個小差泡個妞兒而已,竟然就被看到了!”趙鋼鏰心裡一陣的哀嚎,而林舒雅卻是已經消失在了門口。

繼承了某個人性格的趙鋼鏰,終究是又在林舒雅的心裡狠狠的來了一下,這使得本來多少有點緩和的兩個人的關係,又回歸到了原點。

晚上的趙鋼鏰自然是要回家的,按照郭芙蓉的話來說,自己必須每天晚上準時回家把飯做好等郭芙蓉回家吃。

趙鋼鏰沒多少錢,只得搭著公交車回家。

好不容易到了濱河小區,趙鋼鏰正雙手插兜往13幢走去呢,在一個拐角處。

  趙鋼鏰剛轉過彎。

  砰。

一個剛好也轉彎,速度還不慢的香噴噴的嬌軀直接就撞進了趙鋼鏰的身體。

趙鋼鏰身子穩妥,沒有多大晃動,那人卻是被反震之力給震的摔在地上。

趙鋼鏰剛想說點什麼,那人卻是直接站起身,無視了趙鋼鏰,繼續往前方走去。

  “還真是怪人!”

趙鋼鏰沒有看清那人的模樣,只能憑藉著輪廓看到是一個女人,而且還是留著長頭髮的女人。

剛想走,趙鋼鏰卻是突然看到了地上的一樣東西。

  一隻手機!

一隻白色的愛瘋110正安靜的躺在地上。

喲呵,這可是價值好幾千的手機啊!可以雙卡雙待內置36個喇叭的神器,少爺我真是走了財運了!

趙鋼鏰走到手機前頭,把手機撿了起來,拉了一下解鎖鍵。

手機桌面,是一個穿著亮閃閃衣服的女人,看這輪廓,跟之前撞了自己那人,倒是有點像。

手機裡的女人長的十分的不錯,大概得有八十五分左右,只是眉宇之間風塵氣稍微重了一點。

趙鋼鏰看著手機,暗自尋思著…會穿的這麼亮閃閃的妹子,是乾嘛的?

  就在這時,手機響了起來。

“餵,請問是你撿了我的手機麼?”

  電話那頭的女聲有點急促。

“嗯,是我,這是你手機?”趙鋼鏰問道。

“是是是,是我的,你現在在哪,我過去找你拿吧。”女人問道。

  “連個謝謝都沒說。”

趙鋼鏰暗自腹誹了一句後,說道,“我在濱河小區11幢樓下。”

  “好,我馬上過去!”

  說著,女生就掛了電話。

趙鋼鏰看著手機,嘴角勾起一個坏笑,隨即,趙鋼鏰點擊短信,編輯了一條這樣的短信:“親愛的,我懷孕了。”

隨後,趙鋼鏰將短信給手機通訊錄裡頭的所有人,群發了出去。

不多久,之前撞了趙鋼鏰的女生出現在了趙鋼鏰的面前。

這時候趙鋼鏰才看到,女人的臉上畫著很濃重的妝。

“啊,真的是你撿到的,謝謝你了,好了,我趕時間,不好意思,先走了!”

那女人在感謝了一下趙鋼鏰後,拿著手機風風火火的就走了。

趙鋼鏰卻是邪惡的笑了笑,往十三幢走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2:44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那個學校!
夜晚的濱河小區顯得十分的美麗。

趙鋼鏰回到家之後,發現家裡頭並沒有人。

按照跟郭芙蓉商量好的,趙鋼鏰圍著圍裙就進了廚房。

花了大概四十多分鐘的時間,趙鋼鏰煮了一桌子的菜。

  “哇,做了這麼多!”

趙鋼鏰在把所有菜都端上桌子,然後回廚房放好圍裙之後,就听到了外頭傳來的郭芙蓉的聲音。

  “回來拉!”

趙鋼鏰笑著看著郭芙蓉,說道,“剛下班麼?”

“下班…嗯,是,下班了。”郭芙蓉點了點頭,隨即打了個哈欠,說道,“還真是累了一天啊!”

“那洗洗吃飯吧!”趙鋼鏰說著,將飯打好放在了郭芙蓉的面前。

“洗什麼洗,直接吃就是了!”郭芙蓉拿著筷子就去夾菜,結果,趙鋼鏰卻也是拿著筷子,將郭芙蓉的筷子給夾住,然後說道,“吃飯前要洗手,這個,對人很有用。”

“切,飯前便後要洗手嘛,誰不知道啊!”郭芙蓉撇了撇嘴,站起身​​走到了廚房裡頭。

  趙鋼鏰卻是嘆了口氣。

飯前便後要洗手,如果是普通人,那就是為了防止細菌進入嘴裡,而趙鋼鏰在這三年的學習裡,卻是明白,飯前洗手,很多時候,還可以預防一些毒素進入體內。

比如有的人下毒,會事先將毒藥塗在手上,毒藥可以是粉末狀的,在跟你握手的時候黏到你的手上,隨後約你去吃飯,粘在你手上的毒藥很可能就會因此掉進碗裡,然後讓你中毒。

這只是一個十分簡單的暗殺手法,往往能殺人於無形。

所以,趙鋼鏰已經養成了一種習慣,飯前要洗手。

就在郭芙蓉去洗手的時候,房子的門被人打開。

  黃玲玲出現在了門口。

  “我回來了。”

黃玲玲一邊說著,一邊將鞋子脫掉,走到餐廳,看著滿桌的菜,黃玲玲的眼裡爆發出一陣光芒。

“哇,晚上是什麼節日,怎麼這麼多好吃的!”

“這就是我給咱們新招的保姆…額,是房客!”郭芙蓉笑著從廚房裡走出來,說道,“鋼鏰可是做的一手好菜啊!”

“真香,我去洗手,你們不准先吃哦!”黃玲玲說著,就往廚房走。

“來,玲玲,一天多不見了,給姐姐我親一下!”

郭芙蓉站在廚房外頭,一把將剛要進廚房的黃玲玲給拉住,然後吧唧一下,在黃玲玲的臉上大大的親了一口,隨後,在趙鋼鏰驚駭的目光下,郭芙蓉那禽獸的雙手,直接在黃玲玲的屁股上,用力的拍了一下!

  啪!

  一聲脆響。

  足以見得黃玲玲屁股的彈性。

趙鋼鏰甚至於看到黃玲玲的屁股顫抖了一下。

  “芙蓉!!!“

黃玲玲滿臉羞紅的瞪著郭芙蓉,“你…你又這樣!”

“哎呀,這不是想你想的嘛,我是女的,你又不吃虧,怕什麼?趕緊去洗手去,嘖嘖嘖,這小臉蛋,可真是軟嫩啊!”郭芙蓉一邊說著,一邊坐到了位置上,然後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趙鋼鏰,說道,“玲玲就是這性格,你可以可勁兒的欺負她,她的房間就在你旁邊哦,晚上你偷偷摸她房間過去,指不定就能一親芳澤了哦!”

  “這…我是正直的人!”

趙鋼鏰搖了搖頭,說道,“我…我不會做那麼禽獸的事的。”

“那就我來好了!”郭芙蓉臉上露出個坏笑,“鋼鏰,玲玲的咪咪,可是相當的…”

  “郭芙蓉!你再說!”

洗好了手的黃玲玲,怒視著郭芙蓉,說道,“郭芙蓉,你再說,我就,我就…”

“好了好了,你就把我拷進局裡是吧?別老這樣威脅我,哈哈,我跟鋼鏰開玩笑的,好了,吃飯吧!”郭芙蓉笑道。

  “哼。”

  黃玲玲冷哼一聲,坐在椅子上。

趙鋼鏰適時的將米飯還有筷子什麼的給遞過來。

  “謝謝!”

  黃玲玲笑瞇瞇的說道。

“蒼天啊,總算有人是待見哥的了!”

一想起今天碰到何曉柔跟林舒雅,趙鋼鏰霎那間就有種想要淚奔的感覺。

  人和人,就是不能比的啊。

  玲玲,我願意為你J盡人亡。

“鋼鏰,你是不是以為你芙蓉姐我一直是這樣呢?”郭芙蓉問道。

  “這個…哪樣啊?”趙鋼鏰問。

“就是這樣開放啊!”郭芙蓉笑著說道。

  “還好吧。”

“其實,以前我還是很純潔的…”郭芙蓉說道,“一年前我還覺得木耳很好吃;兩年前我覺得菊花殘滿地傷是很文藝的歌詞;三年前我還覺得貓撲是搞笑的,天涯是尋友的;五年前我還相信QQ只是個聊天工具;更離譜的是七年前我還天真的相信接吻有萬分之一的機率懷孕;最喪盡天良的是十年前我覺得坐了男生做過的凳子會懷孕…………而現在我只要看見咱們小區裡頭那些少/婦養大狗,我就意味深長的笑了! ”

“我去,少、婦與狗!!芙蓉姐,您好…好重口味啊!”趙鋼鏰猥瑣的笑道。

“還好拉,鋼鏰,改天我帶你去看看那些少婦去,個個水靈…”郭芙蓉臉上露出個坏笑。

“這…”趙鋼鏰很想點頭,但是一看到旁邊黃玲玲警告的眼神,趙鋼鏰就果斷的搖了搖頭。

“鋼鏰乖!別跟芙蓉學!”黃玲玲滿心歡喜的拍了拍趙鋼鏰的腦袋,隨後夾了一塊肉,放進了嘴裡。

“唔!好好吃啊!鋼鏰,這些都是你做的!”黃玲玲睜大眼睛說道。

“嗯!是的!”趙鋼鏰點了點頭,謙虛的說道,“晚上主要是粵菜為主,如果你們吃不慣的話,我明天做川菜給你們吃!”

“哇哇哇,鋼鏰,你會做川菜?那閩菜呢?徽菜呢?”黃玲玲期待的問道。

“四大主菜系,我都會一點,包括後面延伸出來的,現在很多人都知道的八大菜系,我也會一些。”趙鋼鏰說道。

“難道!鋼鏰,你是從那個學校畢業的!?”

郭芙蓉突然臉色一變,看著趙鋼鏰,嚴肅的說道。

趙鋼鏰的心一抖,難道郭芙蓉看出了自己是從世界獵人學校裡頭畢業的?

“什麼學校啊?”趙鋼鏰隨口問道。

“就是傳說中的那所學校!”郭芙蓉神色嚴肅的說道。

“你…你知道什麼了?”趙鋼鏰整個人一下子就戒備了起來。

世界獵人學校,那可不是一般人能知道對學校,從那個學校畢業的人,都會得到獵人的稱號。

而獵人,是一個十分有誘惑力的身份,但是,每一個成為獵人的人,都會在同一個時刻,成為獵物​​!

趙鋼鏰,是獵人,但是,也是獵物!每一個獵人隨時隨刻都得保持著警惕,按照獵人學校某個董事說的,獵人畢業只是第一步,真正的磨礪,都是在拿到獵人身份後!

“哼哼,鋼鏰,看來我想的是對的!”郭芙蓉得意的說道,“你一定是從那個學校畢業的!”

趙鋼鏰渾身的肌肉,已經緊繃了起來,只要郭芙蓉說出獵人學校四個字,趙鋼鏰一定會第一時間讓郭芙蓉閉嘴。

“你一定是從——新東方烹飪學校畢業的,對不對!”

  郭芙蓉叫道。

  “額…”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3:0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三章 她是當小三的?
  獵人學校。是這個世界上最神秘的一所學校。

很多人都知道西點軍校,但是,很少人知道,在西點軍校裡頭,還會有一個獵人學校,

可以這麼說,一萬個考西點軍校的人,會有500個被錄取,而錄取了西點軍校的人,一百個考獵人學校,只會有10個被錄取,而10個被錄取的人裡頭,只有3個能夠在規定年限裡頭畢業。

可以說,獵人學校,是一所門檻十分高的學校。

但是,每一個從獵人學校裡頭正式畢業出來的人,都將會是世界真正上層的人物,他們能夠輕易的得到國家,皇室的邀請,當御用客卿,也可以利用獵人的身份在全世界享有無數的特權。

而在神州,只要你擁有獵人執照,那麼,你甚至於連過路費,都不用繳!這是何等恐怖的特權。

而獵人學校,有一個十分神奇的規定,每一張獵人執照,都是不記名的,也就是說,只要你拿著那張執照,你就能夠使用相對應的特權,甚至於拿走執照裡存取的財物!

所以才說,每一個獵人,其實都是獵物!在黑市上,一張什麼都沒有的空白獵人執照,都會很容易被拍出上億的價格。

這就是獵人學校的神奇之處,而獵人學校在十幾年前,其實也就是個比西點軍校牛一點的學校而已,但是在某個華人股東入股之後,獵人學校用了十多年時間,成長為全世界最牛X的學校。

趙鋼鏰,曾經從那個學校畢業過,而趙鋼鏰的身上,到現在還有那張由獵人學校頒發的獵人執照。

獵人執照同樣也分等級,比如ABCD級什麼的,最高據說是SSS級獵人,現在這裡不多說,這些後面會涉及到,到時候再說。

“這個…芙蓉姐好聰明,不過…不過我現在還在皓月中學讀書!”趙鋼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說道。

“啊?皓月中學?鋼鏰,你是個中學生?”郭芙蓉詫異的說道。

  “嗯,高三…”

“哇,那你毛長齊了沒有!”郭芙蓉滿臉好奇的看著趙鋼鏰。

“你要看看麼?”趙鋼鏰無奈的瞥了郭芙蓉一眼。

“你要想給我看的話,我不介意的!”郭芙蓉羞澀的說道。

好吧,趙鋼鏰覺得,自己敗給自己的房東了。

  “你別欺負人家鋼鏰。”

這時候,黃玲玲說話了,“讀高三,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不過,鋼鏰,你看起來,不像是十七八歲。”

“這個,早熟,早熟!”趙鋼鏰摸了摸腦袋,說道。

“哎喲,早熟了好啊!”郭芙蓉笑道,“早熟早用,是吧。”

  “我收拾東西洗碗了。”

趙鋼鏰直接站起身,把已經被吃得精光的盆盆碗碗給收拾了起來,然後送進了廚房裡頭。

  “我幫你!”

黃玲玲跟著趙鋼鏰一起走進了廚房。

“鋼鏰,其實芙蓉都是​​開玩笑,她這人吧,就喜歡這樣,跟看得順眼的人就玩的特別開。剛開始我也不適應,但是現在我已經習慣了,我就喜歡芙蓉這樣沒心眼的,處著多輕鬆啊!”黃玲玲一邊幫趙鋼鏰洗碗,一邊說道。

  就她那樣還沒什麼心眼?

趙鋼鏰無奈的看著眼前這個柔弱而又天真的女警花,不由奇怪,就黃玲玲這樣子,怎麼當上警察的?不是說警察,都得有很強的洞察力麼?

“我不介意,我覺得這樣挺開心的!”趙鋼鏰說道,“大家一起,打打鬧鬧,說說笑笑的,很好,有家的感覺!”

“嗯,沒錯,我跟芙蓉一起住了一個多月了,就是有這樣的感覺,鋼鏰,以後你就會發現,跟芙蓉在一起,好玩著呢!”

“嗯,不過,玲玲姐,芙蓉姐是乾什麼的?”趙鋼鏰問道。

“哎呀,我…我看起來真的有那麼成熟麼?”黃玲玲羞澀的說道。

“額,你不比我大麼?”趙鋼鏰說道。

“我們所裡的人老說我太小,嘿嘿,總算是有人叫我姐了,我跟你說,我們片區那還常常有人以為我是所裡誰的孩子呢,一次一個老婆婆就說我了,說我不該穿我媽媽的警服出來玩,唉,我就看著顯小而已!”黃玲玲自顧自的感慨道。

“這…我覺得還好吧,玲玲姐看起來,也不小!”趙鋼鏰的腦子裡沒來由的想到了今天早上的那副春景。

  那對大咪咪。

  白花花的。

  粉嫩嫩的。

  還會顫抖…

“嗯嗯,我可大了!我今年24了呢!鋼鏰,以後就叫我玲玲姐,知道了吧!”黃玲玲笑瞇瞇的說道。

“知道了,玲玲姐!”趙鋼鏰說道,“不過,玲玲姐,你還沒說,芙蓉姐是乾嘛的呢。”

“她啊?我也不知道,聽她說,是給人當小三…不過肯定不是這樣的,我估摸著啊!!”

黃玲玲說著,看了一下廚房外頭,確認郭芙蓉沒在廚房外,黃玲玲低聲說道,“我估摸著芙蓉她會不會是在酒吧夜店上班啊?我經常看到她晚上出去,第二天才回來的。”

“芙蓉姐自己說給人當小三?”趙鋼鏰無語。

“是啊,她說小三光榮,不偷不搶靠自己,沒什麼不好說的,但是肯定是開玩笑!”黃玲玲說道,“因為我沒見過她跟什麼男人在一起啊!”

  “哦!”

趙鋼鏰點了點頭,沒有繼續說話。

碗筷洗完之後,趙鋼鏰就回了房間。

自己房間裡頭雖然什麼東西都有,但是唯獨沒有一樣東西。

  健身器材。

趙鋼鏰在這三年的時間裡早已經形成了天天鍛煉練功的習慣,這突然間沒了,趙鋼鏰還是頗為不習慣的。

“明天是周六日,剛好到街上看看有沒有賣槓鈴啞鈴的!”趙鋼鏰一邊尋思著,一邊坐到了電腦前玩起了電腦。

  而在某個台球室。

“查出那個土鱉住在哪個宿捨了沒有?”

  余曉衛臉色難看的問道。

身下命根處不時傳來的疼痛感,讓余曉衛的臉色更加的難看起來。

  “他不住校!”

  狗腿子A說道,“查不到。”

“可惡,明天剛好是周末,我要報仇也只能等下週一了,哼,敢打本少爺,我一定會讓那個土鱉知道,城市跟農村​​的區別的!就他那個土鱉樣也想泡妞,哼!”

  “曉衛,怎麼了?”

就在余曉衛暗自發狠的時候,一個光頭,卻是走到了余曉衛的旁邊,光頭的身後跟著幾個胸肌至少得有B罩杯的壯男,而那個光頭本人則是十分高大,氣勢非凡。

“喲,光哥,您來了啊!”余曉衛滿臉笑容的站起身。

“哈哈,晚上過來場子裡看看,對了,看你的臉色,好像有點不對啊,最近不順麼?”

余曉衛眼珠子一轉,說道,“不順,太不順了,碰到個土鱉轉校生…光哥,跟您商量個事兒。”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3:2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四章 36G?硬盤麼?
  FJ的夜色十分美麗。

  一輪明月掛在天空上。

在FJ最新建造的整個FJ最高檔的時尚小區的某幢獨棟別墅裡頭。

“舒雅,聽說你跟你那個未婚夫見面了?”

林舒雅電腦裡頭傳出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林舒雅正一隻手拿著一盤切好的木瓜,坐在電腦面前。

  “嗯,見面了!”

  林舒雅吃了一片木瓜,說道。

在林舒雅的面前,是一個QQ視頻窗口,視頻那頭,是一個看起來十分不錯的女孩兒,臉蛋什麼的都相當的有水準,而且天庭飽滿,看的出來以後會是個好命的人。

只是有點可惜的是,女孩子的胸前一片平坦,通過視頻看,甚至於連A罩杯都沒有。

  我們俗稱這叫做貧.乳。

“感覺怎麼樣?是不是如傳聞一樣是個不學無術的花花公子?帥不帥?高不高?胖還是瘦?”貧乳妹子說道。

  “沒什麼意外的。”

林舒雅的腦子裡出現趙鋼鏰在校門口調戲女生,還有在樹上弄自己的畫面,臉上露出個無奈的笑容。

“什麼沒什麼意外的?就是一個不學無術,又不帥又不高的花花公子?”貧.乳妹子問道。

“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林舒雅搖了搖頭,說道,“反正不怎麼樣,甜甜,我跟他是不可能的,絕對不可能的。”

“哎喲,這種花花公子一般可是很有手段的哦,特別是現在人家還跑去你的學校,跟你同班,還就坐在你的後面,按我說啊,日久生情,指不定哪天你就被他給俘獲了呢!”那叫做甜甜的貧乳妹子說道。

“怎麼可能?姐姐我像是那種會被無腦花花公子泡到的更無腦的女人麼?”林舒雅的臉上露出個略微得意的笑容,“甜甜,咱們認識這麼多年了,你見過我被人俘獲過麼?”

“那倒也是,連我們的周大帥哥都沒有辦法撼動你的心,更別提別人了!”甜甜笑著說道。

  “韓甜甜,不准說他。”

  林舒雅的臉上露出不滿的神色。

“唉,我就隨便說一下嘛。”韓甜甜吐了吐小香舌,說道,“不過,舒雅,我真是好奇呢。”

  “好奇什麼?”林舒雅問道。

“到底哪個人最後會成為你的男朋友呢?你這麼漂亮,人又好,唉,簡直完美了,要我是男人的話,我也鐵定追你!”韓甜甜說道。

“你現在…不也跟男人差不多麼?不是聽說你最近狂吃豐胸食品,怎麼一直沒效果呢?”林舒雅坏笑道。

“你…大奶.妹,你別得瑟,要是惹得姐姐我不高興了,花點錢去韓國做個36G的回來!”韓甜甜似乎被人戳到了痛處,大聲叫道。

  “36G?硬盤麼?”

  林舒雅 問道。

“你!!不跟你說了,就仗著自己胸大看不起我,跟你說,你這樣要還每天都吃木瓜,遲早有一天得發展成36G的。到時候你這就是硬盤,走到哪裡,誰都得硬…哈哈哈!”韓甜甜笑道

“你…甜甜,你太色了,不跟你說了,我要去做面膜去!”林舒雅嗔怒道。

“嘿嘿,去吧去吧,對了,舒雅,我明天會去FJ找你玩,你記得招待我哦!FJ的魚丸據說很好吃!你要帶我去吃哦!”韓甜甜說道。

“知道了,明天來了聯繫,拜拜!”

說完,林舒雅拿過鼠標,關掉了聊天框。

“明天…”林舒雅微微皺著眉頭,“明天帶甜甜哪裡去玩呢。”

  而此時,在另外一邊。

  濱河小區。

趙鋼鏰坐在床上,看著自己身前的五十張的百元大鈔。

這幾乎就是趙鋼鏰的家當了,當然,掛在趙鋼鏰名下的各大產業還有一些股權之類的東西,遠不止這些,但是目前趙鋼鏰能夠用的,也就這五千塊了。

  五千塊能幹嘛?

去酒店做個500塊的吹洗打全套,能做十次,兩天去一次,那也就可以去二十天…

在這樣一個物價飛漲的年代,五千塊,還真不值錢啊!

“開學的時候得交課本費,五百,班費,一百,校服費兩百…”

趙鋼鏰將自己最近需要花錢的地方都一一列了出來​​,發現,自己這五千塊,在未來三天內,至少得縮水掉一半。

  “唉!還是出去找個工作吧!”

趙鋼鏰無奈的搖了搖頭,從身前的鈔票中拿出一張深紅色的硬質塑料卡片。

卡片上寫著一些讓人看不懂的字,而兩個巨大的X符號,將整張卡片都給覆蓋住了。

  這,就是獵人執照。

“娘的,要是把這玩意兒賣了,老子一輩子不愁吃喝了!”趙鋼鏰看著自己的獵人執照,無奈的笑了笑,“現在這玩意兒又不能用,那些傢伙到處在收集執照,要是被他們盯上,可真真的就不好玩了!唉,明天還是上街找一下看有沒有什麼好差事可以做吧。”

感慨完了之後,趙鋼鏰將自己僅有的這五千塊錢給收了起來。

  砰。

  房間外頭傳來一聲關門的聲音。

  郭芙蓉又出門了。

趙鋼鏰看了一下時間,現在是晚上的十二點。

“每次都大晚上的出門,難道…是站街女?”趙鋼鏰不無惡意的想到。

就在趙鋼鏰準備休息睡覺的時候。

  砰。

突然一聲悶響,隨後,趙鋼鏰聽到了一陣尖叫聲。

  是黃玲玲的聲音。

  趙鋼鏰連忙跑出房間。

  “嚇死我了嚇死我了!”

趙鋼鏰剛跑出房間,黃玲玲卻是一邊拍著胸口一邊走出了自己的臥室。

  “怎麼了?”趙鋼鏰問道。

“燈管突然壞了,嚇了我一跳。”黃玲玲說道,“我剛好在看一個案子呢!唉。”

“那再裝個燈管上去吧。家裡有燈管沒有?”趙鋼鏰問道。

“有,我去找找看,你來幫我吧!”黃玲玲說著,走進了一旁的儲物間。

不久之後,黃玲玲手上拿著一根燈管走了出來。

“來我房間,你給我打手電筒。”

黃玲玲將一個手電筒交給趙鋼鏰,隨後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趙鋼鏰連忙跟上。

黃玲玲的房間還不是很黑,因為客廳的燈是亮著的。

黃玲玲從一旁搬過來幾張凳子,隨後對趙鋼鏰說道,“鋼鏰,我爬上去,你記得幫我扶好椅子啊。”

“還是我來吧,我是男的!”趙鋼鏰說道。

“我還是你大姐姐呢,沒事的,我來!”林舒雅說道。 “你得幫我扶好啊!”

趙鋼鏰看了一下黃玲玲穿著的睡裙,咽了下口水,說道,“玲玲姐,真的你來?”

  “當然!”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3:52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五章 草莓花紋的!
天花板的高度並不是很高,燈的插座就在天花板跟牆的交界處。

黃玲玲身高大概在一米七左右,而那個燈的插座大概距離地面得有兩米半的距離,踩著一張椅子,黃玲玲的手大概能夠夠到插座。

“扶好了啊!”黃玲玲認真的看了一下趙鋼鏰。

“嗯嗯,有我在,玲玲姐放心吧!”趙鋼鏰說道,“就算天踏了,我的椅子也不會動搖一下!”

“真棒!”黃玲玲甜甜的笑了笑,隨即扶在趙鋼鏰的肩膀上,一腳踩在了椅子上面,隨後,黃玲玲又拿了一把小椅子放在大椅子上,然後再踩了上去。

趙鋼鏰此時是拿著手電筒照著燈的插座的,他保證自己絕對沒有什麼其他的心思。

  只是。

黃玲玲的裙擺卻是時不時的跟著黃玲玲的身體擺動一下。

因為是大夏天的,所以裙子並不長,只是大概能夠包裹住大腿而已,就好像是那種迷你裙一樣,但是又比那樣的迷你裙長。

但是,不管是不是迷你裙,都不能阻攔趙鋼鏰那猥瑣的視線。

趙鋼鏰再次保證,自己絕對沒有什麼其他心思,只是那裙擺老是時不時的要撩撥自己,讓自己難受。

至於裙子裡面是什麼東西,趙鋼鏰說,因為房間後,裙子裡也黑漆漆一片,他什麼也沒看到。

  真的什麼也沒看到。

  燈管遠比想像的難裝。

黃玲玲的身高算是高的了,但是站在兩​​張椅子上,卻也只是剛好能夠夠到燈的插座,要裝上燈管的話,就必須踮起腳尖。

“還是我來吧!”看著身子不時搖晃一​​下的黃玲玲,趙鋼鏰說道。

“沒事,鋼鏰,你要相信你玲玲姐!”黃玲玲說道,“一個燈還裝不好,我怎麼幹警察呢?”

“那玲玲姐你小心啊!”趙鋼鏰說道。

黃玲玲點了點頭,努力的讓自己的腳尖踮的更直,就好像是一個芭蕾舞演員一樣。

  咔。

日光燈的燈管一頭**上,隨後,黃玲玲扶著日光燈管的另外一條,然後一隻手稍微掰開了一下燈的插座。

因為椅子不是擺在正中央,所以,在掰開插座之後,黃玲玲的手明顯是不夠長度將日光燈管的另外一邊插進燈座。

黃玲玲皺著眉頭,看著燈管,猶豫了一會兒之後,黃玲玲做出了一個大膽的舉動。

  這個舉動就是…

只見黃玲玲一隻手抓著燈管的一端,然後另外一隻手將燈的插座掰開,而後,黃玲玲氣沉丹田,腳下,猛的一用力。

黃玲玲整個人跳了起來,這一跳,並不高,但是卻足夠黃玲玲的手將燈管插​​入插座。

  只是,黃玲玲忘了一點。

在她跳起來的時候,掰開燈管插座的手就鬆開了,而燈管的插座不掰開的話,燈管是裝不進去的。

  鏗。

  一聲脆響。

  燈管果然頂在了插座上。

黃玲玲還沒來得及懊惱了,身子,卻是已經在往下掉了。

本來黃玲玲是站在椅子中央的,只是這一跳,因為手上用力的關係,所以就導致身子往一旁歪了出去,而在落下來的時候,黃玲玲的一隻腳,果斷的就踩空了。

  是的,是踩空了。

隨後,黃玲玲的身體,出現了失衡!

  然後,就听到一聲尖叫聲。

黃玲玲的身體,朝著一旁,摔了下去。

而在那旁邊,正是扶著椅子的趙鋼鏰。

於是,黃玲玲的身子,果斷的朝著趙鋼鏰的身子,坐了下去。

  是坐下去。

因為黃玲玲這一跳,臀部的高度早已經超過趙鋼鏰的腦袋。

所以,這一坐,黃玲玲的臀部,是直接朝著趙鋼鏰的腦袋,坐下去的。

本來正時不時的瞄一眼黃玲玲豐腴大腿的趙鋼鏰,哪能想到飛來橫禍,只見一個豐滿的臀部朝著自己的腦袋壓了過來,趙鋼鏰的腦子裡瞬間出現了短路。

當然,也可能是趙鋼鏰故意不躲。

但是不管怎麼說,趙鋼鏰卻是實實在在的被黃玲玲的臀部給壓著,然後歪向一旁,砰的一聲,摔在了地上。

這一摔,氣勢非凡,連帶著椅子什麼的也倒了一地。

  “哎喲,疼死我了!”

黃玲玲掙扎著坐了起來,說道,“氣死我了,早知道不跳了,唉!”

說完,黃玲玲習慣性的扭動了一下臀部,這時候的黃玲玲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身下,貌似坐著一個人!

黃玲玲的身子僵硬了一下,隨即低下頭。

只見一個腦袋,被自己的臀部,正正的壓在了下面!

  的確是正正的!

  啊! !

黃玲玲驚叫一聲,連忙跳了起來。

“鋼鏰,你沒事吧鋼鏰!”黃玲玲叫道。

等看到趙鋼鏰的樣子,黃玲玲的臉色巨變。

只見趙鋼鏰咧著嘴,眼神渙散的看著天花板,鼻子下面,兩條鼻血如洪流一般湧出。 ,

這是第二次在黃玲玲面前流鼻血!

“啊!鋼鏰,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馬上送你去醫院!!”

  黃玲玲一邊叫著,一邊就去打120.

而趙鋼鏰卻是傻愣愣的看著天花板,嘴角露出一個傻笑…

  草莓…

  草莓花紋…

  還有淡淡的,處.女特有的芬芳…

  還有那柔軟的,豐腴的觸感…

  啊,多麼美妙啊…

  少爺我的人生,圓滿了啊…

  120很快就來了。

幾個醫務人員趕緊衝進了黃玲玲的房間,馬上對趙鋼鏰進行了搶救。

  幾分鐘後。

“怎麼搞的!只是因為血壓突然升高導致鼻子的血管出血而已,又不是什麼大事!真是的,為這種事就把我們叫來!”

幾個醫務人員一邊走出房間,一邊不滿的說道。

“不好意思了,不好意思了!”黃玲玲一邊道歉,一邊看著身邊傻笑,鼻孔還塞著兩團紙的趙鋼鏰,說道,“等會兒再跟你算賬。”

  等幾個醫務人員走後。

黃玲玲一臉嚴肅的看著趙鋼鏰,說道,“我還以為你鼻樑骨被我坐斷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那麼回事兒!說,你剛才,看到了什麼?”

“我…我就看到一團黑!”趙鋼鏰當然不可能說自己早看光了你的內褲了。

“真的?那你怎麼流鼻血?”黃玲玲疑惑的問道。

  “嚇的…”趙鋼鏰隨口扯道。

“哦!!真的?“黃玲玲半信半疑。

“當然,不騙你!”趙鋼鏰認真說道。

“好吧,我還以為你看到什麼了呢,既然沒事,那趕緊去幫我裝一下燈管。”黃玲玲說道。

“好咧!”趙鋼鏰喜笑顏開的走進了黃玲玲的房間。

“好險,還好沒看到!”黃玲玲看著趙鋼鏰的背影,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鬆了口氣。

而趙鋼鏰的臉上卻是帶著一股子邪惡的笑容。

“還真沒見過這麼傻的妞兒,哈哈!”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4:15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胸怎麼凹進去了?
這樣一個夜晚,在趙鋼鏰幫黃玲玲裝好燈管之後,就結束了。

第二天,趙鋼鏰起了個大早,然後洗簌乾淨,將早飯都做好放在桌子上之後,也不等黃玲玲起床,趙鋼鏰就離開了家。

今天趙鋼鏰的目的就是去找份​​兼職,好歹能夠讓自己賺點錢。至於找什麼工作,那就得看具體的情況了。

當然,趙鋼鏰要賺錢十分簡單,靠著他的獵人執照,隨便找個大財團當個什麼美女總裁的保鏢什麼的,分分鐘幾百萬上下,但是趙鋼鏰卻不能那樣做,至於原因,只能後面再說。

吊絲的交通工具自然就是公交車,而趙鋼鏰也十分樂意坐公交車,這年頭,公​​交車上最容易碰到美女了,而公交車上也最容易看到小偷什麼的,要是碰巧小偷偷美女的錢包什麼的,自己見義勇為一下,指不定美女就投怀送抱了呢。

趙鋼鏰一邊抓著公交車扶手,一邊無盡的YY。

就在這時,一個美女果然如趙鋼鏰幻想的出現在了趙鋼鏰的旁邊。

  七十分。

這是趙鋼鏰給旁邊的女人的分數,這七十分在普通人眼裡,已經可以說是女神級別的了。

女神手上拿著個山寨32個喇叭內置低音炮的手機放著江南style,整個車上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女神的身上,那歐巴肛.門賽的曲子幾乎要將車子的發動機喇叭聲蓋過去。

趙鋼鏰雙眼發光,這真他娘的太拉風了,趕明兒老子也去弄一個。

就在這時,車子突然一個急剎車。

趙鋼鏰後面的一個人撞了趙鋼鏰一下,趙鋼鏰的身子往前踏了一步。

這一步,趙鋼鏰直接踩在了自己旁邊那個美女的鞋上。

趙鋼鏰剛打算道歉呢,結果人家直接來了一句,“我cao你大爺!”

趙鋼鏰愣了一下,半晌之後,趙鋼鏰羞澀的說道,“我替我大爺謝謝你了。”

  跟美女的邂逅只能算是小插曲。

最後,趙鋼鏰來到了FJ人才市場。

這個人才市場是FJ最大的人才市場,FJ好多個超級大公司都有在這裡設點進行招聘,招聘一些人才啊什麼的。

一進到人才市場,一大群人就給趙鋼鏰發東西,裡頭都是一些公司的簡介啊什麼的,一瞬間,趙鋼鏰就覺得老子是人才了。

在人才市場逛了好一會兒,趙鋼鏰找到了一個最能體現他能力的兼職工作。

  XX公司的推廣宣傳員。

  當然,這只是官方的。

按照民間的說法,就是發傳單的。

趙鋼鏰抱著一大摞的傳單,站在一個胖子的面前。

“這些傳單都發完,不准扔掉,會有人看著你的,工資日結,一天五十塊,沒問題吧?”胖子斜著眼問道。

“沒問題!”趙鋼鏰滿臉笑容的回答道。

一天五十,兩天一百,一個月一千五,一年一萬多塊!不吃不喝乾一年可以在城中心買一平米房子,干個一百年,就能買一套了!

  發家致富並不遙遠嘛!

於是,出身於全世界最頂尖的獵人學校,拿著正宗自己考的獵人執照的趙鋼鏰,開始做起了他從獵人學校畢業之後的第一份有前途,可以發家致富的工作。

  發傳單。

發傳單其實是個技術活,你得看清楚到底誰會拿你的傳單,如果碰到那些不拿你傳單的人,平白的就讓你尷尬了,而如果碰到那些脾氣不好的人,指不定你還得被人給鄙視幾句什麼的。

“這可是學習人與人之間交往的絕佳工作!”

趙鋼鏰一邊安慰著自己,一邊在街上發起了傳單,

  而在另外一邊。

  “FJ也不怎麼樣麼!”

在FJ最繁華的商業地段,兩個時尚靚麗的女孩兒並肩走在一起。

  “FJ本來就不怎麼樣!”

林舒雅手上提著個小包包,說道,“這裡沒有我們SH那麼繁華,而且地方又小,但是,卻是十分適合生活的。”

“本來還打算說你這邊要是有LV的店​​舖的話,可以進去買點東西,沒想到竟然沒有!唉!”

走在林舒雅旁邊的赫然就是那個跟林舒雅視頻的韓甜甜。

而此時,韓甜甜的胸部看起來,並沒有如視頻之中那麼小,雖然還是不大,但是至少看著得有A罩杯了。

“LV有什麼好的?”林舒雅揮了一下自己的包包,說道,“我這包包,三十塊錢買的,到現在還好用著呢。”

“你不懂的,我身邊那些個人,成天就喜歡跟我說什麼LV普拉達,我聽著都煩了,這種在咱們看來就是地攤貨的玩意兒,在那些人眼裡就是炫耀的資本,所以我打算這次買一箱子回去給他們看看的,唉,只是沒地方買了,算了,不跟她們一般見識了,咦,舒雅,前面有胸口碎大石的表演,趕緊過去看去!”

韓甜甜一邊說著,一邊拉著林舒雅的手往前衝去。

  就在這時。

一個雙手抱著一大堆傳單的男人突然出現在了韓甜甜的前頭,而韓甜甜此時已經跑了起來,根本就停不下腳。

  只聽砰的一聲。

韓甜甜跟那個抱著傳單的男人撞了個正著。

還好韓甜甜跑的不快,所以只是簡單的碰了一下,胸口撞了一下那男人的手肘而已。

“誒,你這人怎麼突然跑出來啊!”韓甜甜胸口被手肘撞了一下,因為沒什麼料,一陣陣的生疼。

而林舒雅卻是驚訝的看著那個抱著傳單的男人。

  怎麼是他! !

趙鋼鏰本來發傳單發的正爽呢,突然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撞了自己一下,正想仔細看看是誰撞了自己呢,就听到了一個女人的抱怨聲。

趙鋼鏰臉上帶起歉意的微笑,剛想說對不起,卻是一下子就看到了那個撞了自己的女人的胸部。

  我勒個草!

  胸怎麼凹進去了!

趙鋼鏰直勾勾的看著那女人胸口凹進去的地方,這是神馬情況。

而韓甜甜卻也是發現了異樣,低頭一看。

自己的凶兆竟然被眼前這人給撞的凹進去了!

  為什麼會凹進去?其實就是因為裡頭沒什麼東西,韓甜甜今天會看起來好像有胸一樣,其實就是因為戴的凶兆比較大而已,而在那凶兆跟自己的胸之間,則就是完完全全的空氣,這一幢,凶兆自然就凹進去了。

這下,趙鋼鏰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難道說不好意思,我把你胸給撞癟了?這又不是氣球!

而就在這時候,趙鋼鏰看到了讓他意想不到的女人。

  林舒雅。

  自己的未婚妻。

  我去,怎麼在這裡碰到她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4:38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七章 吊絲發傳單

  
  「你怎麼在這裡!」

  趙鋼鏰瞪大眼睛看著林舒雅。

  林舒雅沉默了一下後,說道,「我陪我閨蜜出來逛街。」

  「誒,你們認識?」

  韓甜甜驚訝的看了一下林舒雅跟趙鋼鏰。

  「我們是…」

  林舒雅剛猶豫要說什麼呢,趙鋼鏰卻是說道,「我跟舒雅是同學!」

  林舒雅愣了一下,有點詫異的看著趙鋼鏰。

  「哦!同學啊!!」韓甜甜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說道,「你這是在兼職麼?」

  「嗯!」趙鋼鏰點了點頭,苦笑道,「沒錢了,總得賺點錢養活自己吧!」

  「哇,兼職,好神奇啊!」那韓甜甜似乎對兼職很好奇一般,問道,「那你是需要把這都發完麼?這些傳單?」

  「嗯,一天發完!」趙鋼鏰舉了舉自己手上至少還五六百張的傳單。

  「甜甜,咱們走吧!」林舒雅催促道,不知道怎麼,看到趙鋼鏰這樣子,林舒雅的心裡頭就是一陣的彆扭,至於為什麼彆扭,她也不知道。

  「幹嘛那麼急著走嘛,反正咱們也無聊,對了,你這樣發一天能賺多少錢?一千塊有沒有?還是三千?」韓甜甜好奇的問道。

  「五十…」趙鋼鏰有點無語的說道。

  「五十!!!!!!!!!」

  彷彿是聽到了什麼駭人聽聞的事情一般,韓甜甜驚叫道,「一天才五十塊?怎麼可能,那一個月才多少錢啊?你又不可能天天出來,一星期出來兩次,一個月也才四百塊錢啊!」

  「不然你以為呢?錢不好賺的,看來你是富家千金啊!」趙鋼鏰笑了笑,說道,「你們玩吧,我還得發完。」

  「唉,我們可不是什麼富家千金,對了舒雅,我還沒有自己賺過錢呢,怎麼樣,咱們幫幫你同學吧?同學,我們幫你把傳單發完,你給我們十塊錢,怎麼樣?」韓甜甜問道。

  「甜甜,不要打擾人家了,我們走吧!」林舒雅說道。

  「哎喲,不要嘛,舒雅,我們就玩一玩嘛,三個人的話,一會兒就發完了呢!」韓甜甜說道。

  「你們還是去做你們的吧,這活兒,你們幹不了的!」趙鋼鏰說道。

  「誰說的?你小看我們呢?來來來,給我一疊,我幫你發!我說了,如果我們發的出去的話,你請我們喝水,怎麼樣?」韓甜甜說道。

  「隨你們吧。」趙鋼鏰看了一眼林舒雅,說道,「反正就水而已,無所謂。」

  「好誒!給我給我!」

  韓甜甜一邊說著,一邊從趙鋼鏰的手上搶過一疊的傳單。

  「好重啊!」

  那看似就百來張的傳單,拿在韓甜甜的手上,卻是讓這個女孩兒皺了皺眉頭。

  「所以我說,你們幹不了的!」趙鋼鏰笑著說道。

  「切,誰說的呢!不過,你還真有力氣呢,這麼多拿在手上都沒出汗!」韓甜甜好奇的說道,「你發出去多少張了?」

  「一千張吧。」

  「哇!都是拿在手上發出去的?」韓甜甜問道。

  「不然我夾屁股上發出去的?」趙鋼鏰反問道。

  「嘖嘖嘖,那我也不能輸給你!舒雅,走,發傳單去!」

  說著話,韓甜甜就拉著林舒雅的手要往旁邊跑。

  「等一下!」趙鋼鏰叫道。

  「幹嘛?」韓甜甜問道。

  「你胸部,凹進去了,還沒…還沒長出來!」趙鋼鏰指了指韓甜甜的胸口,尷尬的說道。

  「啊!」

  韓甜甜大叫一聲,往一旁的公廁跑去。而林舒雅卻是看了一眼趙鋼鏰,沒有說話,走到公廁外頭等韓甜甜。

  美女發傳單,還真是相當有前途的。

  韓甜甜拿著傳單往路上一站,那一大堆的人不用她發就圍了過來。而一旁本來不打算插手的林舒雅,耐不住韓甜甜的苦苦哀求,也加入到了發傳單的行列當中。

  兩大美女,威力更是成倍上升。

  趙鋼鏰看著玩的不亦樂乎的韓甜甜還有一旁的林舒雅,無奈的搖了搖頭。

  從頭到尾,這個叫韓甜甜的人就沒有問過自己的名字,這還真是赤果果的不把哥們看在眼裡啊。

  當然,富家千金多的是這樣的人,趙鋼鏰也懶得去計較這些。

  美女發傳單快,但是惹是非也快。

  「啊!」

  就在趙鋼鏰給路人發傳單的時候,不遠處的韓甜甜卻是突然大叫了一聲。

  趙鋼鏰往那看去。

  只見韓甜甜一把抓住一個長的蠻猥瑣的禿頂中年人,「混蛋,你偷偷摸我的手!」

  「你快放手!」

  那個禿頂中年人的手上拿著個公文包,臉上還帶著一副金絲眼鏡,身上穿著襯衫,面相雖然猥瑣,但是看樣子跟公務員神馬的很像。

  只見禿頂中年人大叫道,「你這個女孩子,大街上的拉拉扯扯,幹什麼!」

  「你偷摸我手你還有理了?剛才我發傳單的時候,你幹嘛抓著我的手不放!」韓甜甜紅著臉叫道。

  「你真奇怪,你發傳單給我,我好心接過來,你幹嘛還這樣血口噴人?我哪裡摸你了?你有證據?沒證據你不要亂說話!小心我告訴你誹謗!」中年人叫道。

  這時候,很多人已經圍在了韓甜甜跟中年人的身邊,而中年人卻是滿臉的無辜,「諸位評評理,我剛好從這邊路過,這個小女孩非要給我塞傳單,我看她怪不容易的,就收了傳單,結果只是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手,她竟然就說我摸她!哪有這樣子的啊,我好歹也是個知識分子,教授職稱,怎麼可能做那種有辱斯文的事情?」

  禿頂中年人這話說的不卑不亢蒸汽令人的,周圍的人聽了一大半就信了。

  「大家別聽他胡說,他剛才趁著我發傳單給他的時候,抓著我的手就摸了幾下!剛才好幾個人看到了呢,你們出來給我作證啊!」韓甜甜叫道。

  只是,周圍卻是沒有一個人站出來,都是帶著看熱鬧的神色看著韓甜甜跟那個禿頂中年人。

  韓甜甜急的都快哭出來了,長這麼大還沒有碰到過讓人佔便宜的事呢,而周圍人的冷漠態度也讓韓甜甜一陣的委屈。

  「怎麼了?」

  趙鋼鏰的聲音從一旁傳來。

  韓甜甜委屈的看著趙鋼鏰,帶著哭腔說道,「他,他摸我手!你要相信我!」

  「你摸她手了?」趙鋼鏰看著禿頂中年人,問道。

  「同志,凡事講證據…我…」禿頂中年人剛想說點什麼,突然,禿頂中年人就看到一隻腳朝著自己踹了過來,隨即就是胯下一疼。

  禿頂中年人捂著褲襠弓著身子倒在了地上。

  趙氏踹襠腳,一揣一個准。

  周圍所有人,包括韓甜甜 跟林舒雅,都震驚的看著趙鋼鏰。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4:59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八章 陰陽調和


  「很多事情,你跟人講道理是沒用的!」趙鋼鏰抱著傳單,說道,「你看現在,什麼事都沒了,多好啊!」

  「你你你你!!」

  韓甜甜看著趙鋼鏰,隨即雙眼放光,叫道,「你太帥了啊!」

  趙鋼鏰笑了笑,說道,「傳單基本都發完了,我把你們的工錢給你們吧。」

  說著,趙鋼鏰從口袋裡摸出一張皺巴巴的二十塊錢,遞給了韓甜甜。

  「不要錢,你請我們喝一杯水吧!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韓甜甜這時候才想起來要文趙鋼鏰的名字。

  「我不渴。」趙鋼鏰搖了搖頭,也沒有說自己叫什麼名字,直接把錢放在韓甜甜的手上,然後將韓甜甜手上還剩著的幾張傳單拿了過來,說道,「以後在碰到陌生人的時候,第一先介紹自己,然後再問人家的名字,這是禮貌,好了,我走了,拜拜!」

  說完,趙鋼鏰轉身就走。

  「好帥啊!」

  韓甜甜雙眼放光的看著趙鋼鏰離去的背影,絲毫沒有被趙鋼鏰最後一句話影響到。

  也許,在這類富二代的眼裡,尊重這種東西,只是給跟自己同一層次的人,至於底層的人,尊重或者不尊重,無所謂了,反正不尊重又不會死,尊重了也得不到什麼東西。

  「他只是怕等會兒警察來了抓他而已!」

  林舒雅一句話就把趙鋼鏰在韓甜甜心裡那完美到了不行的形象給摧毀了。

  「你怎麼知道啊?他剛才那麼霸氣,怎麼會怕警察呢?」韓甜甜問道。

  「你看他傳單還沒發完就走,不是為了躲警察是什麼?咱們也走吧,到時候警察來了,事情也麻煩!我請你喝東西吧!」林舒雅笑著說道。

  「我請你吧,你看,二十塊…」韓甜甜笑著舉著二十塊,隨即卻又是搖了搖頭,說道,「不行,這二十塊我得留著,而且,二十塊也喝不了什麼東西,走吧,咱們去喝咖啡去,我在網上看到,這邊有一家咖啡,是蘇門答臘島那邊的Kopi Luwah品種的咖啡…」

  一邊說著話,韓甜甜一般拉著林舒雅的手往一旁走去。

  Kopi Luwah品種的咖啡,每磅300美元,大概兩千人民幣。

  果然不是20塊買的了的。

  而趙鋼鏰,似乎也就這麼被韓甜甜給遺忘了。

  趙鋼鏰確實是為了防止警察來找自己麻煩,所以他只是跑到了商業街的另外一個地方而已。

  把傳單發完已經是十多分鐘後的事情了。

  趙鋼鏰活蹦亂跳的就去找胖子拿工錢,那胖子倒也誠信,當即就給了趙鋼鏰五十塊錢,並且跟趙鋼鏰定了一下第二天發傳單的預約。

  趙鋼鏰拿著這五十塊錢,興高采烈的就要回家,卻是聽到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鋼鏰!」

  趙鋼鏰循聲望去,只見黃玲玲正騎在一輛黃色的電瓶車上,笑著看著自己這邊。

  「玲玲姐,你怎麼在這兒!」趙鋼鏰小跑到黃玲玲的身邊。

  「我是這片的啊,我們派出所就在附近,剛好下班要回家,你怎麼在這兒呢,大早上的就不見人影!」黃玲玲問道。

  「我來找兼職!」

  趙鋼鏰笑著說道,「剛做完事,要回家!」

  「兼職?鋼鏰,可以啊!自力更生啊!賺了多少錢呢?」黃玲玲問道。

  「五十塊,嘿嘿!」趙鋼鏰笑著摸了摸腦袋。

  「不錯不錯,好孩子,走吧,姐姐我帶你一程!」黃玲玲笑著拍了拍自己的小電瓶車。

  「這車,坐的下兩個人不?」趙鋼鏰看了一下黃玲玲身下的電瓶車,這車的前頭是一個大燈,看著倒是挺可愛的,只是椅子十分的小。

  「當然,不過你是男生,你得載我!」黃玲玲笑道,「我這車叫小黃蜂!!」

  「小黃蜂?跟大黃蜂是兄弟麼?」趙鋼鏰笑問道。

  「你怎麼知道啊?我最喜歡大黃蜂了,變形金剛裡頭那個,我打算等我將來有錢了,買一輛大黃蜂,當小黃蜂的哥哥,哈哈!」黃玲玲說道。

  「有前途!那車可不便宜啊!玲玲姐往後坐,我載你!」

  趙鋼鏰說道。

  「嗯!」

  黃玲玲說著,將身子往後挪了一下。

  趙鋼鏰坐到前頭,抓住車把,說道,「玲玲姐,抓好我哦,我可是要飈車的!」

  「好!!加油哦!!」黃玲玲笑著,兩隻手抓住了趙鋼鏰的衣服,趙鋼鏰油門一加,小黃蜂瞬間就衝了出去。

  快如閃電,時速三十。

  微風拂面,風聲笑語。

  在夕陽的餘暉下,趙鋼鏰跟黃玲玲兩個人的身影被拉的很長很長。

  回家之後,趙鋼鏰一如既往的下廚做飯,等飯做好之後,卻是不見郭芙蓉的身影。

  「芙蓉姐還沒回來?」趙鋼鏰問道。

  「不知道她,我們吃飯吧,有時候她一出去就幾天呢!」黃玲玲說道。

  「哦!」

  當天晚上,郭芙蓉沒有回家,而在午夜十二點的時候,趙鋼鏰將身上的衣服都脫了去,只穿著一件內褲,整個人呈大字型躺在了地上。

  陰陽大法。

  講究的就是陰陽調和,按照趙鋼鏰的老子說,陰陽調和到了極限,那你就會成為高手高手高高手。

  趙鋼鏰昨天在學校裡頭吸收了正午的陽氣,而今天晚上,卻是要吸收午夜的陰氣。

  按照陰陽大法上的解釋,這樣做就是為了將前一天吸收的陽氣給中和掉,然後在體內形成一種叫做內氣的東西。

  內氣這玩意兒據說很碉堡,要考取B級的獵人執照,據說都需要會內氣。

  最低級的獵人執照是D級,代表著你剛從獵人學校畢業,然後每隔一段時間,你可以選擇去參加晉級考試,而相對應的獵人執照的特權也是不一樣的,像是開車不交過路費這樣逆天的特權,只有B級以上的獵人執照才能擁有。

  獵人執照等級分為SS,S,A,B,C,D六個等級,當然,據說在往上還有SSS級的,不過,趙鋼鏰還從沒聽說過誰是SSS級的。

  趙鋼鏰將全身的精孔都打開,昨日正午吸收的陽氣慢慢的從丹田處湧出,讓趙鋼鏰整個小腹一陣溫暖,隨後,這些陽氣湧向了趙鋼鏰的老二。

  老二慢慢的抬起了頭,將褲襠又撐出了一個帳篷。

  為毛每次都會用到老二?按照趙鋼鏰老子的說法,老二就跟個天線一樣,用來吸收陽氣跟陰氣的,現在老二充滿陽氣,就是為了吸引那些陰氣過來這裡,然後讓他們苟合。

  簡單點說,陽氣跟陰氣就跟一對狗男女似的,每天白天趙鋼鏰吸收好陽氣,第二天晚上就讓陽氣聚集在老二的位置勾搭陰氣,然後引得陰氣來跟陽氣結合。最後彼此中和掉。

  等老二回歸到正常水準,那就是練功結束了。

  「娘的,又有點癢了。」

  趙鋼鏰撇了撇嘴,又跟昨天一樣,把手伸進褲襠裡,然後抓了幾下。

  窗外九星連珠。

  今天晚上注定會出現一些意外。

  在趙鋼鏰剛抓的正爽的時候,門,卻是被人從外頭打開了!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5:31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九章 砸車的混混


  出現在門口的人,肯定不會出乎大家的意料。

  沒錯,那人就是黃玲玲。

  黃玲玲是來給趙鋼鏰收衣服的,剛洗完澡的她,想要來找一下趙鋼鏰,看趙鋼鏰有沒有什麼需要洗的衣服,她可以拿去一起洗,所以,黃玲玲就一邊擦著頭髮一邊來到了趙鋼鏰的門前,然後打開門。

  因為擦頭髮的緣故,所以黃玲玲忘了先敲門。

  所以,黃玲玲就把門打開了,然後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趙鋼鏰。

  其實如果只是看趙鋼鏰撐帳篷。那沒什麼,是男人都會有這樣的反應,趙鋼鏰大可以說是我做了什麼春夢之類的,只是,跟之前林舒雅那次一樣,趙鋼鏰不止撐帳篷了,趙鋼鏰還十分可恥的把手伸進了褲襠裡。

  然後。

  「啊!」

  黃玲玲不出所料的尖叫一聲,從趙鋼鏰的房門口跑開。

  趙鋼鏰無奈的看著跑掉的黃玲玲…

  陰陽大法上說了,修煉的時候不能隨便停止,不然造成陽氣反噬陰氣反噬什麼的,容易形成諸如陽痿,早洩等男性疾病。

  半個小時後。

  小鋼蹦恢復到了正常水準。

  趙鋼鏰連忙穿起褲子走出了房間。

  房間外頭,黃玲玲正在看電視。

  看到趙鋼鏰出來,黃玲玲第一句話就是,「我什麼都沒看到!!」

  趙鋼鏰滿頭黑線,當本少爺跟你一樣單純麼?

  只是,趙鋼鏰終究是有點羞澀,所以也沒有點破,而是尷尬的將話題轉移掉。

  「怎麼還在看電視?」趙鋼鏰問道。

  「最新熱映的電視劇《殺手房東俏房客》每天三集,很好看的!」黃玲玲看趙鋼鏰沒有說話,以為趙鋼鏰還真的信了自己的話,所以臉色正常的說道。

  「講什麼的?」趙鋼鏰坐到黃玲玲身邊,問道。

  「講一個包租公跟一群美女的故事,好搞笑!一起看唄?」黃玲玲問道。

  「好!我去切點水果來!!」

  在這樣一個帶著微微春色的晚上,趙鋼鏰陪著黃玲玲看電視看到了三點,然後發現,《殺手房東俏房客》這部電視劇,還真不錯。

  第二天趙鋼鏰依舊是做好早飯去找之前的胖子,而黃玲玲今天是休息,不用上班。

  依舊是發傳單,依舊是五十塊錢,只是今天趙鋼鏰卻是沒能再碰到自己的那個未婚妻,還有那個貧乳妹子。

  週日晚上,皓月中學都是要進行晚自習的。

  趙鋼鏰在發完傳單後就回家了,跟黃玲玲一起吃完飯之後,趙鋼鏰順便借了黃玲玲的電瓶車小黃蜂,往皓月中學而去。

  而在皓月中學門口的某個小賣部。

  「李哥,這次光哥竟然讓你來,還真是…真是麻煩您了啊!」

  余曉衛站在一個留著殺馬特髮型的男人面前,笑著說道。

  「曉衛,別叫我李哥,咱們是兄弟,叫我小李子就可以了!」

  殺馬特髮型男笑著說道,絲毫不知道他已經跟清末某個大太監重名了。

  「怎麼可以呢,李哥比我大,而且今天還來給我撐場面,這禮數還是要夠的。」

  說著,余曉衛看了一眼身邊的一個跟班

  跟班連忙拿上來一包軟中華。

  「李哥,來,抽煙。」

  余曉衛直接把軟中華塞到了那個李哥的手裡。

  李哥在推辭了幾下後就收了下來,隨後滿臉笑容的說道,「等會兒要下多大力度,隨你,對了,等一下教訓完你要教訓的那個人,帶我去找一下黃正道,光哥讓我找他說點事情!」

  「黃正道?怎麼,李哥,光哥跟那人有交情?」余曉衛好奇的問道。

  「嗯,那人據說小時候是散打冠軍,作為體育特招生招進來皓月中學的,是吧?」李哥問道。

  「嗯,沒錯,那人跟我不是很對付,不過他很能打,我們沒什麼交集。」余曉衛說道。

  「光哥很欣賞他。」李哥說道,「而且,最近有厲害人物要來咱們這兒,光哥也得拉幾個人出來撐場面,可不能讓人小瞧了咱們黃云區的。」

  皓月中學,位於FJ的黃云區。

  「原來是這樣,那等事情完了之後我帶李哥過去吧!!」余曉衛說著,看了一下校門口的方向。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了他的視線裡。

  「那個土鱉!」

  余曉衛眼睛一亮,說道,「李哥,那個騎電瓶車的,就是那個土鱉!」

  「哦?是他嗎?」李哥不屑的看了一眼此時正騎著車慢悠悠的進入皓月中學的趙鋼鏰,問道。

  「嗯,就是他!」余曉衛說道,「不過,李哥,不著急,這會兒要上晚自習了,等一下晚自習下課了,咱們再去堵他!」

  「嗯,不過,我們可以先去幹點其他的事情!」

  李哥站起身,嘴裡叼著一根煙,壞笑道,「一個大男人,坐那種電瓶車,老子看了就不爽,先去把他車給砸了!」

  「好嘞!」

  趙鋼鏰尋了個停車的地方將小黃蜂停好,隨後拿著書就前往了高三八班,而在不久之後,余曉衛還有李哥等人,出現在了趙鋼鏰的小黃蜂身邊。

  李哥一把抓在小黃蜂的後視鏡上,用力的一扯。

  小黃蜂的後視鏡直接被扯了下來。

  「砸,把他的車,砸成破爛!」李哥笑著說道。

  而在另外一邊。

  趙鋼鏰卻是渾然不知自己的小黃蜂已經遭到了人家的毒手。

  任趙鋼鏰千算萬算,也算不到有人竟然會小氣到對一輛電瓶車下手。

  林舒雅早就已經在自己的位置上坐著,趙鋼鏰坐到位置上之後,並沒有理會林舒雅。

  在目前的情況下,趙鋼鏰覺得自己還是輕易不要招惹林舒雅為好,因為自己最近貌似在女人的事情上真有點流年不利。

  當然,在想到昨天黃玲玲坐在自己車後抓著自己腰的情景後,趙鋼鏰就覺得心一暖。

  那種溫馨的感覺,不帶有其他的雜質在裡頭,讓趙鋼鏰十分的享受。

  而那些所謂 的流年不利,似乎也變得無關痛癢了起來。

  晚自習波瀾不驚的過了一節課。

  趙鋼鏰是在第二節課要上課的時候才從睡夢中醒過來的。

  一醒過來,趙鋼鏰就覺得膀胱漲的慌,連忙起身往廁所而去。

  男女廁所是連在一起的,趙鋼鏰剛想進男廁所,就聽到從女廁所裡頭傳來一陣叫罵聲。

  「你這個賤女人,破爛貨,給我跪下!」

  趙鋼鏰一愣。

  這是個什麼情況?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11-18 16:18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