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GO論壇
  登入   註冊   找回密碼
發表人: hanslin

[都市言情] [老施]巔峰強少(殺手房東俏房客第二部) (全文完)  關閉 [複製連結]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6:08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enliuton 於 2013-1-9 11:13 編輯


第二十章 余曉衛堵路


  此時已經上課,廁所附近早就沒有了什麼人,所以,女廁所裡頭的聲音尤其的明顯。

  趙鋼鏰的好奇心是十分嚴重的,特別是廁所裡傳來的聲音,讓趙鋼鏰更是好奇不已。

  難道有人在廁所裡吵架?還是說打架?

  而且,還是女人打女人?

  在趙鋼鏰心裡好奇不已的時候,突然。

  啪啪。

  兩聲脆響。

  是搧耳光的聲音,隨即,就聽到之前說話的女人喊道,「賤女人,不跪?你個賤貨,你媽竟然敢勾引我爸爸,你們全家都是賤貨,看我不玩死你!」

  「是你爸一直纏著我媽!」

  一個冷清的聲音響起,「你爸一直纏著我媽,你別亂說。」

  「還敢反嘴?打!!」

  一下子,整個女廁所裡響起一陣陣噼噼啪啪的聲音。

  趙鋼鏰一直是一個喜歡助人為樂的好少年,在聽到這些聲音之後,趙鋼鏰毅然決然的衝進了廁所裡頭。

  女廁所。

  趙鋼鏰的出現,讓一眾正在女廁所裡的女人驚呆了。

  而趙鋼鏰也看到了廁所裡的情況。

  只見一個穿著樸素的女生,被周圍其他幾個打扮的非主流氣息十分嚴重的女人圍在中間,其中一個染著紅色頭髮的女人把扯著樸素女人的頭髮,正要拉著樸素女人的頭往地上撞!

  「住手!」

  趙鋼鏰大叫一聲,將那幾個人給直接就鎮住了。

  「哪裡來的男人!竟然敢進來女廁所!」紅頭髮女人鬆開手,走到趙鋼鏰的身前。

  一米六的身高讓她只能仰視著趙鋼鏰,雖然是仰視,但是眼裡卻滿是囂張跟挑釁。

  「我是老師!」

  趙鋼鏰沉著聲音說道,「是誰讓你們在這裡欺負同學的,你們班主任是誰!?」

  趙鋼鏰這突然沉聲,倒也頗有威勢,那幾個女生愣了一下,紅頭髮女人皺了皺眉頭,說道,「老師,我們就是在這邊噓噓而已,你突然跑進來,不好吧?」

  「噓噓要圍成圈嗎?」趙鋼鏰冷笑一聲。

  「我們的習慣,不可以麼?好了,不跟你扯淡了,姐妹們,走吧!」

  紅髮女人吆喝了一聲,隨即威脅式的看了一眼趙鋼鏰,帶著人走出了女廁所。

  趙鋼鏰看了一下蹲坐在地上的那個樸素女孩兒,說道,「你沒事了,趕緊回去上課吧。」

  「謝謝老師!」

  女孩兒抬起頭,看了一下趙鋼鏰。

  是一個長的很清秀的女孩子,特別是那一雙大眼睛,十分的清澈明亮,即使是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就是不含一絲的雜質。

  趙鋼鏰微微失神了一下,隨即笑了笑,說道,「被人欺負了就跟班主任反應吧,不然她們會更囂張的!」

  說完,趙鋼鏰轉身走出了女廁所。

  那坐在地上的女孩兒,看著趙鋼鏰的背影,沒有說話。

  在女廁所見義勇為了一次的趙鋼鏰,滿心歡喜的去男廁所尿了一通,然後渾身舒暢的回到了教室。

  今天的晚自習倒是沒有出現何曉柔的影子,這讓趙鋼鏰心情平白的就好了許多。

  何曉柔在幹嘛?

  何曉柔最近很忙,她今年才畢業的,現在身上依舊掛著實習二字,雖然校長頗為賞識自己,但是那個年級主任馬峰峰,卻好像是蒼蠅一般成天圍著她,而何曉柔的期末考核,偏偏又是需要馬峰峰來做,所以,何曉柔一方面不敢真的得罪馬峰峰,一邊卻是得時刻防著馬峰峰的騷擾。

  惱怒之下,何曉柔乾脆就把屬於自己的或者不屬於自己的工作都拿來做,讓自己每時每刻都是沒空的,這樣馬峰峰也就沒有機會逮著自己吹牛扯淡。

  「唉!不知道趙鋼鏰那傢伙這兩天表現怎麼樣!晚上得問問舒雅,要是老是吵著舒雅的話,就算是被人說我歧視新同學,我也得把趙鋼鏰調到別的位置去了!要是趙鋼鏰還不知收斂的話,就別怪我把他調到別的班級去!」

  何曉柔一邊咬著鋼筆頭,一邊想到。

  晚自習很快就下課了。

  趙鋼鏰收拾了一下東西,就起身準備回家,家裡頭有一個嬌嫩的小警花在等著他一起看電視劇《殺手房東俏房客》,這讓趙鋼鏰十分的期待。

  而林舒雅也在收拾著桌子上的東西準備回家,看到趙鋼鏰先一步的走到了門口,林舒雅有點微微的奇怪。

  怎麼今天趙鋼鏰,都沒騷擾自己了?

  不得不說,女人就是這樣一種奇怪的生物。

  在你費盡心思想要討好她,引起她的注意的時候,她就越懶得搭理你,而要是你不鳥她了,她又會因此而感到疑惑,而一些腦殘一點的女人甚至於會因此感到不舒服。

  當然,如果是有預謀的不鳥她,那也可以叫做欲擒故縱,是泡妞的一個方法。

  林舒雅對這種方法早就熟的不能再熟了,泡她的男人千千萬,什麼樣的招式林舒雅都面對過,甚至於還有以死相逼的,只不過在林舒雅看來,會用這些方法泡妞的男人,都是傻X,因為真正的愛情,並不是用泡,就能泡來的。

  當然,趙鋼鏰的想法跟林舒雅一樣,愛情,泡是泡不來的,是做來的。

  至於是不是欲擒故縱?趙鋼鏰倒是更喜歡說自己這叫無慾則剛。

  泡自己的未婚妻是項長久的事業,不用急在一時一刻。

  而在趙鋼鏰剛走到門口的時候。

  余曉衛卻是出現在了門口,將趙鋼鏰給攔了下來。

  「趙鋼鏰,跟我去一趟小操場!」

  余曉衛滿臉陰狠的說道,「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一下。」

  「我沒空。」

  趙鋼鏰搖了搖頭,徑直往一邊走去。

  「你想跑?」

  余曉衛示意跟班上前攔住趙鋼鏰。

  「你們幹嘛?」

  恰巧一個下班的老師路過,看到了這一幕,叫道。

  「沒事,老師!」

  余曉衛連忙笑著說道。

  而趁著這空蕩,趙鋼鏰卻是已經穿過了跟班的阻攔,往停車棚而去。

  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的林舒雅,愣了一下,隨即收拾好東西,走出教室,也往停車棚走去。

  停車棚外頭圍著一群人。

  趙鋼鏰驚訝的穿過人群,就看到了地上一地黃色的碎片。

  也就是在這時。

  趙鋼鏰的瞳孔,猛的,縮了一下。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6:41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一章她不是東西!


幾乎所有圍觀這兩被砸的粉碎的小黃蜂的人,都感覺到了一陣涼意,而這股涼意來的快,去的也快,。

在眾人疑惑不解的時候,趙鋼镚已經轉身,順著來路,走了回去。

走了沒多久。

趙鋼镚就碰到了抱著書本剛好走出來的林舒雅。

看到林 舒雅,趙鋼镚的臉上露出了個禮貌性的笑容,隨后,在林舒雅詫異的眼神下,趙鋼镚徑直往前走去。

“媽的,怎么突然跑出來一個老師!”

余曉衛一邊往停車棚走去,一邊咒罵道。

“余哥,那接下去怎么辦?趙鋼镚那小子不就跑了?”跟班a說道。

“趕緊走過去看看,他車子被咱們砸了,按照那個土鱉的性格,應該會發火的,指不定現在就在那等咱們呢!”余曉衛說著,突然就看到了不遠處的趙鋼镚。

“喲呵,竟然又走回來了!”余曉衛滿臉喜色的帶著根本就沖到了趙鋼镚的面前。

“我是該說你傻呢,還是說你裝逼呢?”余曉衛站在趙鋼镚的面前,說道,“怎么?是想回來給你的那輛破車報仇么?”

“小操場,是吧?”趙鋼镚微笑著看著余曉衛。

“沒錯,小操場,有膽子來嗎?”余曉衛傲然的問道。

“走吧!”

趙鋼镚聳了聳肩,說道,“帶路。”

“好,不怕死,我最喜歡這種性格的了!”余曉衛笑著說道,“對于不怕死的人,我一般都喜歡把他弄死,哈哈哈!可別想跑哦!”

說著話,幾個跟班將趙鋼镚給直接圍住,生怕趙鋼镚跑了一樣。

趙鋼镚沒有去看這些人,而是臉色平靜的看著余曉衛。

不知道為什么,余曉衛沒來由的就感覺到自己腳底一股涼意往上竄,然后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好看的小說:無盡劍裝。

“怎么搞的!”

余曉衛搖了搖頭,疑惑的看了一下趙鋼镚,隨即轉身往小操場走去。

而在余曉衛跟趙鋼镚走后不久。

一個俏麗的身影,有點猶豫的遠遠的跟在了幾個人的后面。

皓月中學的小操場是整個學校最出名的圣地。

什么圣地?

ooxx的圣地。

為什么這么說?

這個小操場地處皓月中學北側最茂密的深林旁邊,是十多年前建造的一個小操場,用來舉辦什么運動會之類的,但是,因為最近幾年皓月中學的成績太好,市里就特地撥款給皓月中學建造了一個十分大的大操場,慢慢的,小操場就被人漸漸的棄用了,而小操場的維護,也慢慢的停止了。

經過這么些年,小操場早已經變得荒廢,但是,一到晚上,這里就是一片的生機勃勃。

為什么?

因為這里夠偏僻,而且雖然荒廢,但是地方也算是干凈,所以,每到晚上晚自習之后,經常會有那么些饑渴的男男女女跑來這里互訴衷腸,然后忍不住激情似火,就地開始彼此研究力學里頭施力跟受力的關系。

別以為高中生對這方面就會比較保守,這年頭的高中生,其實對于某些方面的知識,比很多出社會的人還來的厲害,而因為讀書的壓力大,所以他們更需要發泄一些東西。

晚上的小操場,沒多少人,幽暗的路燈只能微微的照亮路面,操場上已經長滿了雜草,好看的小說:我的軍閥生涯。

幾個人出現在了操場上。

“就是這里了!”

余曉衛站住身子,看著趙鋼镚,說道,“你給我站在這里,別動!”

說完,余曉衛跑向了操場一旁的一個觀眾席,在那觀眾席上,幾個人正坐在石椅上抽著煙。

余曉衛過去后不久,這幾個人就起身往趙鋼镚這邊走來。

幾個人都穿著十分嘻哈的服裝,頭發平均長度均超過鼻子,腳下都穿著小皮鞋,看起來就像是美容廳里頭洗吹剪的技師一般。

幾個人一步三搖的走到了趙鋼镚的身前,而余曉衛則是跟之前的李哥并排的站在一起。

“李哥,這就是那個土鱉了,叫趙鋼镚,這種鳥名,哈哈,也不知道他爹媽是不是想錢想瘋了,不過,鋼镚這種東西,就算給你幾十斤,那也不值多少錢,要是叫金磚,那還有點想要發家致富的意思!”余曉衛調侃道。

那李哥笑了笑,從口袋中摸出之前余曉衛給的煙,抽了一根出來,遞給余曉衛,說道,“先抽一根。”

“哎喲,多謝李哥!”余曉衛滿臉笑容的將煙接了過來,叼在嘴上。

自然有跟班上來將煙給點上。

“好了,曉衛,你自己來吧,我給你壓陣,看他敢怎么樣!”李哥笑著說道。

“好咧!”

余曉衛點了點頭,看著趙鋼镚,說道,“趙鋼镚,我不知道何曉柔怎么想的,竟然把你安排在了林舒雅的后面,我知道你有地利,但是,我想告訴你的是,林舒雅是我的,誰也不能把她搶走,華山仙門全方閱讀!”

“你說是你的就是你的了?”趙鋼镚撇了撇嘴,說道,“我還說林志玲是我的呢,她是我的么?”

“還嘴硬呢?好,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你跟我道歉,并且明天自己要求何曉柔把你的位置調開,第二,我們用武力來決定一切,你可以選擇單挑還是群毆,你贏了,林舒雅就是你的,如果你輸了,你給我滾出皓月中學,怎么樣?單挑,你一個人單挑我們一群人,群毆,我們幾個人群毆你一個,你自己選!”余曉衛得瑟的說道。

“你把林舒雅當什么了?”

趙鋼镚瞇著眼睛看著余曉衛,說道,“用武力決定女人的歸屬?你這是把他們當成什么東西了么?我告訴你,林舒雅,不是東西!”

“你才不是東西呢!”

某個此時正躲在角落里看著這邊的女人暗罵一聲。

“好好好,你有男子氣概,那今天就只能讓你明白一下,在這皓月中學里頭,到底誰才是說了算的!告訴你,這個是李哥,黃云區扛把子光哥的得力干將,你今天能夠看到他,你死也瞑目了!”余曉衛說道。

趙鋼镚撇了撇嘴,說道,“我就有一個問題,是誰砸了我的車?”

“問你媽!”

余曉衛看到趙鋼镚并沒有出現想象中的害怕,這火一下子就上來了,罵了一聲之后叫道,“哥幾個,上,讓趙鋼镚跪地唱征服!”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7:0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二章口X,吞X

話音剛落,三五個跟班就嗖的一下沖向了趙鋼镚。

幾個人沖起來的速度并不快。

都是一些普通的中學生,頂多會抽個煙喝個酒,能快到哪里去?

不過,這些人打架看起來倒是都挺在行的,幾個人沖起來,瞬間就將趙鋼镚的幾個退路給封鎖了起來,而那余曉衛更是聰明,沖在了那幾個跟班的后面。

這樣子等會兒跟班如果先把趙鋼镚放倒了 ,那余曉衛就能夠上前痛打落水狗,而如果趙鋼镚反抗,那跟班必然會先被打到,自己可以見機行事。

站在幾人面前的趙鋼镚,瞇著眼睛,看似在看著對面那幾個沖向自己的人,其實趙鋼镚卻是在觀察四周。

沒什么高手在附近。

趙鋼镚在確定了這個情況之后,嘴角露出一個不屑的笑容,隨即,趙鋼镚腳尖一點地上,然后往上一踢。

地上一塊泥塊直接被趙鋼镚給挖了起來,然后被趙鋼镚這一踢,快速的飛向了沖在最前頭的那個跟班。

那跟班根本就沒有躲閃的能力,只覺得眼前一黑,被泥塊砸了個正著,然后仰面往地上倒了下去。

周圍幾個跟班一下子就被嚇到了,瞬間就停住了腳步。

只是那余曉衛卻是控制力差了一點,第一時間并沒有停下里,而且嘴里還一邊喊著啊啊啊的一邊往前沖。

趙鋼镚看著已經瞬間沖到第一位的余曉衛,眼神一瞄地上,一個微微紅色的東西出現在趙鋼镚的視野里。

趙鋼镚眼睛一亮,這是好東西啊!!

眼看著余曉衛剎車不及時往前多沖了幾步,趙鋼镚用拖鞋輕輕一挑地上那個紅紅的東西,隨后一甩腳。

那個東西瞬間化作一道紅色的寒光飛向了余曉衛,而這時候的余曉衛,剛好啊啊啊的叫著給自己壯聲勢,絲毫沒注意到已經有東西飛向了自己。

等那東西飛到自己身前的時候,余曉衛才悚然一驚,然后就想躲。

但是那玩意兒飛的速度太快,幾乎是余曉衛剛注意到那個東西,那東西就已經飛到了余曉衛的面前,然后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什么的,那玩意兒,竟然直接就飛進了余曉衛的嘴里。

余曉衛就感覺到一股濃重的橡膠味從鉆進了自己的鼻子里,而除了這股橡膠味,還有一股子十分濃烈的腥臭味,當然,還有一種粘乎乎的什么東西!!

這粘乎乎的東西是什么!!

余曉衛的腦海里第一時間就出現了一種東西!

那種東西,在余曉衛的生活里并不少出現,每一個做了春.夢的晚上,余曉衛的褲襠里都會出現那種東西。

余曉衛悚然一驚!他想到一個東西,這里貌似是OOXX的圣地,自己還跟女同學來過這里,每當OOXX完了,套套都是隨便扔在地上的!

在一想到之前那紅色的寒芒。

那寒芒跟超市里賣的杜蕾斯39塊錢一盒的套套,是那么的像!

我草!

余曉衛震驚,就想要將嘴里的那個玩意兒吐出來,而就在這時。

一個人影卻是已經沖到了自己的面前。

只見趙鋼镚五指張開,沖到余曉衛的面前,一把捂住了余曉衛的嘴巴。而另外一只手,趙鋼镚卻是抓在了余曉衛的脖子上,由上往下那么一掐。

余曉衛咕的一聲,將嘴巴里的東西,直接給咽了下去。

包括那紅色的橡膠制品。

趙鋼镚往后跳了兩步,看著臉色慘白的余曉衛,說了四個字。

“口,爆,吞,精。”

余曉衛臉色白的不像樣了。

那粘稠的東西順著喉嚨一直流進胃里,那種不知道該怎么說的感覺,縈繞在余曉衛的腦海里,還有那濃重的腥臭味。

“我草,誰他媽做完了套套不綁起來直接扔地上的!”

余曉衛只覺得威力一陣翻騰,然后一個忍不住,跑向了旁邊。

嘔吐聲傳來。

“小子,有兩手嘛!”

那李哥從頭到尾將這一切都給看了進去,瞇著眼睛看著趙鋼镚說道,“速度不差,腦子也不差,準度更是很好,你不像是一般的中學生啊,混哪兒的呢?”

“混西長安街174號!”

趙鋼镚嘿嘿笑道。

“哼,你不說?看來你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啊!”

李哥一邊說著,一邊從身后摸出了一根鐵棍。

“我說的是真的,只是你不信而已!”

趙鋼镚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說的當然是真的,西長安街174號,就是中南海新華門,自己小時候可沒少在里頭玩啊。

當然,不是誰都知道中南海的具體地址,很明顯眼前的李哥就不知道,所以他就以為是趙鋼镚在戲弄他。

跟在李哥身后的幾個看起來像是洗剪吹技師的人也紛紛從身后摸出家伙。

有鐵棍,木棍什么的。

“晚上得讓你知道一下,這黃云區,到底是誰說了算!”

李哥將鐵棍用布條綁在了自己的手上,隨后晃動了一下手,看著趙鋼镚,說道,“我會把你的骨頭砸碎,就好像那輛電瓶車一樣。”

“看來是你砸了本少爺的車了!”趙鋼镚撇了撇嘴,說道,“既然如此,那本少爺今晚看來得替小黃蜂報仇了。”

“還敢嘴硬,大家一起上!”

李哥說著,操著鐵棍就沖向了趙鋼镚。

李哥的身手看起來明顯比其他人來的強的多,幾乎只是幾個跨越,李哥就沖到了趙鋼镚的身前,然后一棍子朝著趙鋼镚的腦袋就砸了下去。

這一下快準狠,趙鋼镚好像都被嚇呆了一般,站在原地沒有躲閃。

“哼,這一下至少讓你腦震蕩!”李哥一邊得意的想著,一邊加大了手上的力道。

一聲輕響。

那風馳電掣勢如破竹的鐵棍,直接就停住了。

而在鐵棍的另外一端。

趙鋼镚單手抓著鐵棍的頭,笑著對李哥說道,“玲玲姐的小黃蜂也敢砸,你,等一下會哭的很有節奏的。”

在李哥驚訝的目光中,趙鋼镚的手往后一拉,隨即一個拳頭朝著李哥的臉就打了過去。

正中李哥的正臉,李哥整個人就往后仰了出去,而趙鋼镚卻是往旁邊一側,躲過隨即攻向自己的木棍,然后那一把將李哥的鐵棍抓在手上,往旁邊捅了出去,

又是一陣悶響,一旁正準備偷襲趙鋼镚的人被鐵棍直接砸中了臉部,捂著臉就倒了下去。

只是眨眼之間,幾個人就已經倒地。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7:2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三章S形,B形

在將幾個人搞趴下之后,趙鋼镚原地一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身,手上的鐵棍仿佛是橫掃千軍一般,將周圍幾個剛想上來的人給逼退,一個苦逼的洗吹剪技師躲閃不及,被直接打中脖子,眼珠子一翻就倒在了地上,

趙鋼镚調整好身體,躲過迎面而來的棍子,將鐵棍朝著身前那人的老二捅了過去。

那人捂著褲襠就倒了下去。

就在這時,趙鋼镚的身體一震 ,后背被一根鐵棍給直直的砸中了。

那砸中趙鋼镚的人一喜,就等著趙鋼镚吃痛倒地,然后自己上前虐菜,然后被光哥賞識,然后從此成為黃云區的二號扛把子,然后風光無限衣錦還鄉,稱霸地下世界統霸全神州制霸全世界沖出地球奔向宇宙…

這邊正YY的爽呢,那本來應該吃痛倒下的趙鋼镚,卻只是身子震了一下而已。

隨后,趙鋼镚轉過身,臉上帶著一股邪異的笑容,一把抓在了這個打了自己后背一下的人的脖子上。

微微一用力。

那人的眼珠子就一陣的翻白了,一雙手抓著趙鋼镚的手臂想要把趙鋼镚的手掰開,只是卻是有點徒勞無功。

趙鋼镚的眼里閃過一絲紅色的光芒,手上的力量,不自覺的加重了,而那被趙鋼镚抓在手上的人,卻是掙扎的越來越無力,一條舌頭吐出老長,眼看著就要昏厥過去。

“我草!”

趙鋼镚突然咒罵了一聲,隨即將手給松開。

那被趙鋼镚抓住的人直接癱軟在了地上,猛的一陣吸氣。

“條件反射…差點又干掉一個人!”趙鋼镚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隨后,趙鋼镚環顧了一下四周。

除了兩個跑掉的跟班,其他幾個人,包括李哥在內,都被自己給打趴在了地上。

“力道控制住了,速度也控制住了,應該在正常范圍內!”趙鋼镚一邊想著,一邊走到了李哥的身邊。

此時的李哥正倒在地上一陣的呻吟,看到趙鋼镚來,李哥猛的咳嗽幾下后,說道,“你…你想干嘛!”

“不想干嘛!”趙鋼镚嘴上露出個邪惡的笑容,說道,“你在這等我一會兒,敢走的話,我殺了你!”

當說出我殺了你這四個字的時候,李哥的身體猛的打了個寒顫,等反應過來之后,趙鋼镚已經走到了正在一旁干嘔的余曉衛的面前。

而趙鋼镚的手上,拿著一包煙。

是之前余曉衛送給李哥的軟中華。

趙鋼镚走到余曉衛的面前,看著一臉驚恐的余曉衛,取出一根煙,遞給了余曉衛,然后說道,“嘴里味道很重吧?抽根煙,完了就沒味道了。”

余曉衛震驚的看著趙鋼镚,他沒想到趙鋼镚竟然這么厲害,三兩下就把李哥還有李哥帶來的人給干掉了,一時之間竟然有點說不出話來。

趙鋼镚將煙塞進余曉衛的嘴里,然后給余曉衛點燃,說道,“別怕,大家都是同學。”

“是是是,是同學!”余曉衛眼珠子一轉,自己現在打是肯定打不過趙鋼镚了,何不先示敵以弱,等明天去找自己老爸要點人手過來,到時候再修理趙鋼镚!

“抽一口!”趙鋼镚說道。

“好好!”

余曉衛用力的吸了幾下香煙。

“你那有錢么?”趙鋼镚問道。

“啊?”

余曉衛似乎沒有想到趙鋼镚竟然會問這樣的一個問題,頓時就傻住了。

“錢,人民幣,有么?有的話先借我一點,你們把我的車砸了,我得再買,你那有多少錢,都給我拿出來,大家都是同學,我保證不欺負你!”趙鋼镚笑瞇瞇的說道。

余曉衛顫抖著聲音,說道,“你…你要敲詐我?”

“怎么可能?咱們是同學,我怎么可能敲詐你?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我敲詐你也不好意思是不?”趙鋼镚笑著說道。

“那…那我沒多少錢,就幾百塊…”余曉衛說道。

“幾百啊?”

趙鋼镚伸手將余曉衛嘴里的煙給拿了出來,然后拿著煙嘴,將煙頭對著余曉衛的嘴唇,說道,“煙頭的中心溫度有幾千度,按在手上的話,足夠把你的肉燙熟,如果是塞進嘴里,那足以讓你一個月開不了口,我再問你一次,你有多少錢。”

“我…我沒多少啊,大不了,大不了我陪你一輛車啊!”余曉衛都塊哭出來了,趙鋼镚的話仿佛刺刀一樣刺進了他的心里,那煙頭忽閃忽現的紅光,讓余曉衛一陣膽寒。

“好,一輛小黃蜂三十萬,你給我錢!”趙鋼镚說道。

“三…三十萬?你殺了我吧,我沒那么多錢,我爸爸一個月就給我一萬塊的零花錢,我基本都沒剩下,我…我現在也就一萬多塊錢,都給你,你放了我怎么樣?”余曉衛說道。

“一萬多塊啊?那也成,不過,你們得先跟我去個地方。”

趙鋼镚笑著說道,“我想帶你們去個好玩的地方。”

幾分鐘后,趙鋼镚一個人壓著余曉衛還有李哥等人離開了小操場,而林舒雅則是臉色怪異的看著已經離開了的趙鋼镚。

按照自己的聽說,趙鋼镚就是個不學無術成天花天酒地的公子哥,但是,這樣一個公子哥,怎么會有這么厲害的身手,一個人打好幾個人,好像也就那些部隊里的,還有就是一些練家子才做的到的!

不得不說,趙鋼镚在林舒雅的心里,變得越來越神秘了。

半個小時后。

在黃云區最大最寬的一條馬路旁邊,停放著七八輛的電瓶車。

趙鋼镚手上拿著鐵棍,看著身前的一眾人,說道,“由這位李哥帶頭,一人一輛電瓶車,排成一列,上馬路,給我騎好了,先是走S形,然后再走B形,快點,如果你們不想挨揍的話!”

那幾個被趙鋼镚打了的人渾身顫抖了一下,隨即,在李哥的帶領下,幾個人分別騎上了電瓶車,然后開到了馬路上。

“傻逼,真以為我們會按著你說的開啊!”

剛開出去不久,李哥就加大油門往前沖去,一邊沖還一邊回頭對著趙鋼镚豎起中指叫罵道,“今天是你厲害,等著,等我光哥出馬,到時候一定讓你完蛋!”

“到時候一定讓你完蛋!!”

幾個騎在電瓶車上的人紛紛叫囂道。

“唉,我的理想一直是看人騎著一排電動車在路上一會兒開成S形一會兒開成B形,看來這個想法有點不現實啊!”

趙鋼镚無奈的聳了聳肩,騎上一輛嶄新的電瓶車,往家里而去。

當然,這些電瓶車的錢,都是余曉衛出的,另外的趙鋼镚還從余曉衛那邊拿了幾百塊錢,當作是自己出手的勞務費。本來趙鋼镚打算把那筆錢都拿來的,但是一尋思上萬塊的錢,人家要是報案了,那可就夠自己喝一壺的了,而幾百塊錢,余曉衛還犯不著報案,以他的性格,報復自己的可能性比較大,至于余曉衛會怎么報復自己,趙鋼镚還真沒放在心上。

在他看來,一個高中生而已,能掀起什么風浪來?晚上虐你,還是給你面子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7:4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四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啊啊啊!


  回到家後的趙鋼鏰,跟黃玲玲解釋了一番為什麼好好的小黃蜂會變成新車,趙鋼鏰就直接說是自己把車拉去做美容了。

  黃玲玲竟然不疑有他,就這麼信了,這讓趙鋼鏰準備了許久的那些其他的說辭都沒有了用武之地。

  而在另外一邊。

  依舊是那個檯球室。

  「小李子,看來這次的對手不簡單啊!」

  那光頭光哥看著鼻青臉腫的自己的幾個手下,陰沉著臉說道,「看清楚出手的路數沒有?」

  「沒什麼路數,就是速度快點力量大點,沒什麼招數,唉!光哥,這次吃虧大了!」那李哥一臉黯淡的說道。

  「沒事。」

  光哥搖了搖頭,看向余曉衛,說道,「你這個轉校過來的同學,叫什麼來著?」

  「趙鋼鏰!」

  余曉衛說道。

  「趙鋼鏰…這名字我記下了,最近我有點事,所以這件事先放一旁,明天,曉衛,你帶我的人去把黃正道給找來,最近市中心的人要來我們黃云區這邊談事情,我得多找點精英強將出來,這樣省的讓人家說咱們黃云區沒人!」光哥說道。

  「那趙鋼鏰這事兒呢?」余曉衛問道。

  「過幾天吧,等人都走了,我親自帶人過去給你報仇!」光哥說道,「曉衛,我光頭的話,還是靠譜的!」

  「那好那好,光哥,就看你的了!」余曉衛連忙點頭,就在這時,余曉衛打了個嗝。

  一股濃重的腥臭味升騰而起,余曉衛眉頭一變,連忙衝向了一旁的洗手間。

  新的一週,到來了。

  週一的早上,皓月中學都是要進行升國旗儀式的。

  趙鋼鏰早早就跟著隊列來到了大操場上。

  整個皓月中學幾乎所有學生都要出席升國旗儀式,不出席的人,將會受到很嚴重的處分,按照皓月中學的校長來說,「你先是神州人,再是一名學生,如果連升國旗你都不參加,那你還讀個什麼書?」

  所以,包括學校裡頭的一些混混之類的人,也都不敢違抗校長的命令,就算平時再怎麼逃課,這週一的升國旗,都是必須準時參加的。

  趙鋼鏰站的位置偏向後面,而林舒雅則是站在了靠前的位置。

  升國旗儀式很快的就開始了,一陣國歌之後,國旗就升了上去,接下去就是國旗下講話,隨後,一個中年人站上了主席台,拿著話筒說道,「同學們,告訴大家一個很遺憾的消息,咱們皓月中學的教導主任王主任,因為工作上的需要,在昨天已經正式的調離了我們皓月中學,對於王主任的離職,學校表示十分的可惜,不過,我們也將十分欣喜的迎來我們新的教導主任,周主任,大家歡迎!!」

  台下響起一陣掌聲,隨後,一個禿頂的中年人走上了講台。

  一看到這個人,趙鋼鏰的臉色就微微變了一下,當然,連一向波瀾不驚的林舒雅,臉上也是出現了詫異的神色。

  這人,趙鋼鏰跟林舒雅兩個人都認識。

  這人赫然是前幾天在商業中心因為摸韓甜甜手而被趙鋼鏰踹了鳥的那個禿頂中年人!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啊!

  趙鋼鏰滿是感慨。

  這個周主任看起來頗為意氣風發的,在台上講了許久,無非就是要好好幹這個教導主任的工作,然後要爭取帶領同學們走向更加輝煌的明天之類的,話講完之後這個周主任就離開了,然後很快的,學生就開始退場了。

  接下去自然就是開始上課。

  今天早上第一節課,趙鋼鏰總算沒有睡覺了。

  因為第一節課是班主任何曉柔的課,英語課。

  何曉柔剛一進教室,眼神就幾乎都放在了趙鋼鏰的身上,等看到趙鋼鏰並沒有如自己想像的一樣騷擾林舒雅的時候,何曉柔總算是鬆了口氣,隨後就是開始上課。

  何曉柔上課的水準還真不錯,至少在趙鋼鏰看來,何曉柔的知識還是相當豐富的。

  在波瀾不驚的上完一節課之後,何曉柔就把林舒雅給叫到了講台上。

  「那個人還老實吧?」何曉柔低聲問道。

  「嗯!」林舒雅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話。

  「這就好,這人就是個花花公子,騙女孩子的手段多的是,我就擔心他欺負你,既然沒有那就好了!如果哪天他欺負你了,一定要跟表姐說,表姐替你懲治他。」何曉柔說道。

  「沒事的表姐!」林舒雅說道,「我你還不知道麼?對有些東西,我已經看淡了。」

  「唉,你就是沒有安全感。而且太敏感。」何曉柔說道,「你對這個世界上很多東西都不信任,這點我是知道的,不過,舒雅啊,你也不要把自己都封閉住,我們都是要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我們也需要交際,需要朋友。」

  「嗯,我知道拉,表姐。」

  林舒雅臉上帶起一股甜美的笑容,說道,「只是我還沒找到那麼多能夠讓我敞開心扉的人,你是一個,甜甜是一個,後面會再有的,不急!」

  「知道就好,好了,去位置上坐好吧,再兩個月就高考了,希望你能考出個好成績!」

  「嗯嗯,知道的!」

  回到位置上的林舒雅,直接就拿起書看了起來,而趙鋼鏰卻是好奇的拿著筆戳了一下林舒雅的後背。

  「喂,何曉柔剛才跟你說什麼了?為什麼我總覺得後背一陣發涼?」趙鋼鏰低聲問道。

  林舒雅沉默了一會兒後,轉過頭看著趙鋼鏰,說道,「你昨晚,跟余曉衛他們打架了?」

  「哇,這你都知道?」趙鋼鏰驚訝的看著林舒雅,隨即羞澀的說道,「看來你還是蠻關心我的嘛,媳婦兒。」

  林舒雅的臉色一變,說道,「我不是你媳婦兒。」

  「哎呀,開個玩笑,是未婚妻!」趙鋼鏰嘿嘿笑道。

  「你再在班上說這個事情,信不信我讓表姐把你給調走?」林舒雅握著小拳頭威脅道。

  「信,那我不在班上說,我們在班外說?」趙鋼鏰笑道。

  「你混蛋…」

  林舒雅冷哼一聲,隨即說道,「不要再說這個了,你跟我說,為什麼要跟余曉衛打架?你不知道他是那種有仇必報的小人麼?」

  「人家都巴巴的要泡我未婚妻了,我要不弄他,我還是男人?這都要問,你傻啊?」趙鋼鏰斜著眼睛看了林舒雅一眼。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8:16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學校三八


  趙鋼鏰的話並沒有引起林舒雅的反彈,林舒雅只是看著趙鋼鏰一會兒後,轉過了頭,沒有跟趙鋼鏰再說話。

  趙鋼鏰還尋思著林舒雅會被自己的話給感動一下然後以身相許呢,結果人家什麼話多沒說,這讓趙鋼鏰多少有點失落。

  看來老子還是不夠有魅力啊!

  一節課開始,一節課又結束。

  高中生的生活就是這樣,沒有什麼波瀾起伏,有的只是平凡,死寂,大家都在為了六月份的高考努力。

  考個好的大學,就能找好的工作,就能有好的生活,這是所有人腦子裡一致的想法,也是這麼多年教育洗腦之下的結果。

  趙鋼鏰對此嗤之以鼻,好工作並不是只有好學校出來的才能找,現在的教育理念就跟傳.銷似的,讓你對未來充滿希望,然後賺夠了你的錢之後,再把你丟出校門,讓你幾乎赤果果的去體驗社會的冷酷跟陰暗。

  在上到第三節課的時候。

  一個胖子,出現在了教室裡頭。

  這個胖子的出現,引起了整個教室的一陣喧嘩。

  「周胖子!你竟然來上學了!」

  有人叫道。

  「是啊,周胖子,你這請假一請就是一個月,幹什麼去了啊?」

  又有人叫道。

  趙鋼鏰看著那個叫做周胖子的人,有點好奇的對前面的林舒雅說道,「這人是誰?」

  「我們班體委。」

  林舒雅一邊寫著東西一邊說道,「上個月請假回家,你位置本來是他的!」

  「哦!」

  趙鋼鏰點了點頭,對這個周胖子就失去了興趣。

  當然,一般男人都吸引不了趙鋼鏰的興趣。

  進到班級裡的周胖子看來在班裡人緣還不錯,一群人在那問東問西的,而何曉柔後面也來了,然後直接將周胖子給安排在了趙鋼鏰的身後。

  「喂,哥們,我叫周童言。」周胖子熱情的對趙鋼鏰伸出了手。

  童顏…

  趙鋼鏰的眼神掃了一下周胖子的胸口。

  沒有巨乳啊!

  「你思想好像邪惡了!」周童言眯著眼睛看著趙鋼鏰,說道,「是不是想到了童顏巨乳,擦,我可不是那個童顏,言,語言的言!」

  「哦哦!你好,我叫趙鋼鏰!」趙鋼鏰笑著跟周童言握了握手。

  「以前我這位置,可是全班所有男生最夢寐以求的位置啊,沒想到竟然被你給坐了,嘿嘿,怎麼樣,坐校花大人後面爽不?嘖嘖嘖,要不是因為家裡頭有事要讓我回去,我還真捨不得這位置呢!」周童言猥瑣的笑道。

  「校花?」趙鋼鏰笑了笑,說道,「咱們學校幾個校花?」

  「總共三個。」

  周童言說道,「一個是林舒雅,當之無愧的第一校花,據說FJ大學已經發來了邀請,希望舒雅能夠選擇他們學校,FJ大學會直接保送舒雅本碩連讀,這就是因為美出了境界啊,聽FJ大學那邊說,林舒雅要是能過去的話,那就直接是校花,到時候就會被FJ大學安排做他們學校的形象代言人,還有一個校花,那就是我的何曉柔老師了,何曉柔老師溫柔體貼,是很多男生心目中的女神,相較於林舒雅這種看著雖然溫柔但是其實有點拒人千里之外的美女,何曉柔老師更讓人覺得親切,為什麼何曉柔老師能有一個獨立辦公室,那就是因為何曉柔老師太漂亮了,在老師辦公室裡頭容易造成大家工作效率降低,還有一個就是陳可可了,不過陳可可…這校花當的有點悲劇,老是被人欺負,特別是咱們學校的女人幫,老喜歡欺負她,可能是嫉妒人家長的漂亮!」

  「老是被人欺負?」趙鋼鏰沒來由的想到了上次在女廁所裡頭看到的那個擁有一雙清澈眼神的女孩。

  「是啊,因為陳可可是單親家庭,她媽媽好像是在酒店還是夜店裡頭當經理的,你可能不知道吧?那種地方當什麼經理,其實也是賣笑的,時不時都得被客人調戲一下,所以很多人是看不起陳可可的。」周童言搖了搖頭,嘆了口氣,說道,「只可惜她被女人幫盯上了。」

  「女人幫,是什麼玩意兒你?」趙鋼鏰問道。

  「女人幫就是咱們學校裡頭幾個女人自己弄的一個小組織,裡頭總共有十個成員,號稱十姐妹,這些人有富二代,也有混混,反正在咱們學校裡頭,她們跟黃正道,余曉衛一起並稱學校三霸,很厲害的!」周童言低聲說道。

  「學校三八…」

  趙鋼鏰有點無語。

  「不要說,你想挨揍麼?要是讓他們知道了,你在學校裡就難過了,鋼鏰,我跟你說,余曉衛在追林舒雅,你坐那個位置,可得悠著點哦,不要跟林舒雅過分親密,不然被余曉衛看到了,你就完蛋了。」周童言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多謝你了,周哥!」趙鋼鏰感激的說道。

  「沒事沒事,大家都是同學,我會罩著你的,看你的身材挺不錯的,會打籃球麼?」周童言問道。

  「會一點,怎麼了?」

  「週三有一場籃球比賽,怎麼樣,有沒有興趣當個替補?」周童言問道。

  「替補?不能首發?」趙鋼鏰疑惑的問道。

  「暫時不能,首發都定下來了,當然,如果你贏得了我的話,那就讓你當首發,告訴你,我可是咱們班隊的全能選手,後衛,前鋒,中鋒我都能打,厲害吧!」周童言得意的說道。

  「厲害厲害,周哥就是厲害!」

  「那是當然!等會兒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飯,我再告訴你一些咱們學校的八卦!」周童言低聲說道,「很有意思的哦!比如哪個男老師跟女學生偷偷上床了,比如哪個女老師跟男老師搞在一起了,哪個男學生跟男學生搞基,我都知道哦!我是學校包打聽!有什麼事,問周哥,有什麼麻煩,找周哥!絕對靠譜!」

  「周哥威武,等會兒我請你吃午飯!」趙鋼鏰崇拜的說道。

  「你小子很上道嘛,好,那等會兒一起去食堂!」周童言喜笑顏開道。

  「好!!多謝周哥賞臉了。」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8:43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六章 惹不起,躲著點


  早上的課程很快的就結束了。

  皓月中學的食堂位於學校的南側,是一個相當有檔次的食堂。

  「跟你說,食堂裡頭的菜好吃的很,比如那什麼荔枝魚,還有紅燒雞腿,都是我的最愛,當然,最近我 正在減肥,不能吃太多,哈哈!」周童言笑著說道。

  趙鋼鏰自然懂事的點了點頭,說道,「嗯嗯,知道的周哥。」

  兩個人一起進了食堂。

  食堂的打菜口滿滿的擠滿了一大堆人。

  「跟你說,到食堂吃飯,打菜也是一門學問!」周童言低聲說道,「食堂的打菜師傅們,號稱是三抖大師,本來打給你的菜看著好像很多,但是在從打起來到放到你碗裡的時候,他們會抖三下,每抖一下,菜就會少一點,等到了碗裡的時候,基本就沒多少了!」

  「這個都是人家控制的,我們能怎麼辦?」趙鋼鏰問道。

  「這個就是你笨了,看你周哥我的!」周童言嘴角勾起一個自信的笑容,然後用他那肥碩的身軀將前面的人給擠開,硬生生的擠到了打菜口前頭。

  「阿姨,我要雞腿,雞排!」

  周童言叫道。

  那個打菜的大嬸拿過一個飯盤,打了個雞腿跟雞排放進盤裡。

  「跟你說,打菜第一點,就是要整個的,比如雞腿,雞排,就一個,他再怎麼抖也抖不了什麼出來,看好了,接下去就是重點了!」周童言得意的看了趙鋼鏰一眼,隨即轉過頭,對那個打菜大嬸說道,「阿姨,我還要一份青椒炒牛肉。」

  只見那個打菜大嬸拿著大勺子,打了一份青椒牛肉,看著好像很多,隨即,趙鋼鏰就看到那個打菜大嬸的手腕肌肉一緊,似乎就要動了。

  「好了,就這個!」

  周童言突然大聲一叫,那個打菜大嬸愣了一下,隨即看著周童言,只見周童言滿臉笑容的說道,「大嬸,快點。」

  那個打菜大嬸的節奏被打亂,大勺子已經到了飯盤的手上,然後將青椒牛肉都給倒了進去。

  「看到沒有,他們打菜都是有節奏的,打起來,抖一下,掉一些,然後提起來的時候再抖一下,再掉一些,最後要入盤的時候抖一下,我這突然叫一下,打亂他的節奏,他現在已經不好意思再把我的菜給抖出去了,學著點,這可能夠多吃很多才哦!」周童言得瑟的說道。

  「周哥果然威武!!」趙鋼鏰佩服道。

  「當然,哈哈,阿姨,我還要西紅柿炒蛋,韭黃炒蛋,韭菜炒蛋…」周童言說道。

  「要那麼多炒蛋幹嘛?」趙鋼鏰問道。

  「吃哪補哪。」

  「額…」

  最後,周童言打了一大堆的菜,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了打菜口。

  趙鋼鏰倒是隨便的打了一些,然後兩人一起找了個地方坐下。

  「鋼鏰啊,不好意思,一不小心要多了,我這都是為了展示給你看打菜的技巧啊,你都學會了沒?」周童言一邊說著,一邊大口的把飯菜往嘴巴裡扒。

  「學會了學會了!」趙鋼鏰忙不迭的點頭道,「對了,周哥,你不是要跟我說咱們學校的八卦麼?趕緊說說。」

  「好!」

  周童言一邊吃,一邊說道,「咱們學校,雖然是整個FJ,乃至整個南方最好的學校,但是咱們學校裡頭還是分為幾塊勢力的!」

  「還勢力!?這不就是個高中而已!」趙鋼鏰說道。

  「切,現在的高中可了不得了,不是以前的高中可以比的,而且咱們學校跟FJ大學是有直接掛鉤關係的,在某些方面,咱們學校已經有了大學的特徵,比如我們每週的週四都會有選修課,這在別的學校裡頭是根本不可能的!唉,不扯那些其他的,我跟你說,咱們學校裡頭的勢力,就這麼幾塊,一個是學生會,學生會的主席司徒玉龍據說是咱們FJ這邊一個娛樂公司老總的兒子,人不錯,腦子也聰明,在學校裡混的很開,學校三霸也不敢對他怎麼樣,這人喜歡林舒雅,跟余曉衛是情敵。」周童言說著,吃了一口雞腿,隨後繼續說道,「余曉衛的老子是FJ第一建築公司的老總,據說有建委裡的關係,他老爸手下好幾個工程隊呢,賺的錢多著哩,而且,余曉衛老爸手底下的工程隊,都是 一些能打能拼的外地人,雖然他們不是涉黑的,但是咱們FJ黑道還真沒誰敢惹他們,另外就是女人幫十姐妹了,那十個沒什麼好介紹的,就是一群閒的乳酸的女人弄出來的,另外一個就是黃正道了,這黃正道,雖然身份比較簡單,是普通工人的孩子,但是據說他當年曾是散打冠軍呢,打起架來,三五個人都不是對手!這人喜歡的是陳可可,他曾經放話出來,陳可可如果願意做她女朋友,她就會保陳可可安全,並且教訓女人幫十姐妹,只是,陳可可不同意,所以陳可可到現在還經常被十姐妹欺負!」

  「一個人打三五個,這麼厲害啊!」趙鋼鏰崇拜的說道。

  「那是當然,拳頭硬著呢,我見過他打沙包,一拳下去沙包都得飛起來,嚇死人了!」周童言搖了搖頭,說道,「其實啊,鋼鏰,我得跟你說個事兒。」

  「什麼事?」趙鋼鏰問道。

  「知道我為什麼請假麼?」周童言問道。

  「不是家裡頭有事麼?」趙鋼鏰說道。

  「唉,不是!」周童言搖了搖頭,說道,「我那是逼不得已啊!!開學一開始,我就被班主任給安排在了林舒雅的後面,林舒雅那麼漂亮,是男人就得有點心思的,我自然也不例外啊,可是,那余曉衛追林舒雅啊,我肯定不能讓他知道的,不然我就肯定會被打,只是,那余曉衛竟然每天都讓我給林舒雅帶情書,我沒辦法,只得送,但是林舒雅不要啊,我又得退回去,結果余曉衛也不滿了,說如果我不把情書都送給林舒雅,就要教訓我,我最後沒辦法,只得請了一個月的假了!」

  說完,周童言嘆了口氣,說道,「鋼鏰, 我估摸著再過不多久,余曉衛就得讓你替他送情書了,到時候…到時候你可得聽話點,不然被打了可不好!余曉衛有權有勢,咱們惹不起的,最好躲著點。」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9:05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七章 我要射你一臉


  「不送不可以?」趙鋼鏰問道。

  「不送就等著被揍啊!」周童言說道,「鋼鏰,你既然叫我周哥,我看你也上道,所以我勸你,女人這種東西,我們要量力而為,林舒雅那是校花,大家多喜歡,但是我們也得看清楚自己是什麼身份,我們就是普通人而已,她那種仙女一樣的人物,不是咱們能夠企及的,你別為了女人給自己惹上麻煩,要是被揍了,沒人能幫你的!」

  「校長不管麼?」趙鋼鏰問道。

  「校長管不了!」周童言搖頭道,「校長雖說是咱們皓月中學最大的,但是,咱們中學有一個董事會,那個董事會也是有很大發言權的,而余曉衛的老爸,就是董事會裡的人,只要不是太過的事情,學校都不會管的!」

  「董事會成員?這麼屌!」趙鋼鏰叫道。

  「當然,不屌怎麼敢泡林舒雅?我估摸著最遲到畢業,林舒雅一定會被余曉衛拿下,即使拿不下,余曉衛也會用一些法子來讓林舒雅屈服,我跟你說,余曉衛不是沒做過這種事,當年十姐妹裡的一個人就被余曉衛下藥給上了,十姐妹還為此鬧了一場呢,只是余曉衛的關係太硬,而十姐妹裡的人也不是什麼好人,所以這事兒就不了了之了!」周童言低聲說道。

  「那你的意思就是說,余曉衛如果沒有泡到林舒雅,很可能會使用一些陰謀詭計?比如下藥?!!」趙鋼鏰驚訝的問道。

  「當然,是很有可能的,余曉衛那就是不達目的不罷休的人,反正你自己看著辦吧!」周童言說道,「再兩個月不到就高考了,我們犯不著為這樣的事情來影響到自己的未來,高考上去就是大學,到了大學什麼樣的女人沒有對吧?」

  「我倒是覺得,要是真碰上自己喜歡的,無論多有難度,都要去努力,不然,人生難免會留下遺憾的!」趙鋼鏰笑著說道。

  「但是你會被教訓的很慘!」周童言說道。

  「那又如何呢?」趙鋼鏰的臉上露出個陽光的笑容,「只要努力過,最後成功也好失敗也罷,都沒有遺憾,就算被萬人唾棄,就算被人踩在腳下那又如何,我們做什麼事情,都要講究一個問心無愧,只要問心無愧,就算因此被人殺了,我也無怨無悔。」

  「你!!」

  周童言直愣愣的看著趙鋼鏰,此時的趙鋼鏰臉上散發出一種信仰的光芒,讓周童言一瞬間就幾乎要沉迷了下去。

  「周哥,喜歡一個人,愛一個人,就去跟她說,我們有愛人,喜歡人的權力,當然,她也可以不愛我們,不喜歡我們,只求一切問心無愧,不悔,就可以了,不是麼?」趙鋼鏰說道。

  「鋼鏰,你…你突然變得好帥!」

  周童言眼神迷離的說道。

  「真的?」

  「嗯,好帥…我都快愛上你了!!!」周童言說道。

  趙鋼鏰一口飯好懸沒有噎住,連忙咳嗽了幾下,「那還是算了,你愛林舒雅去。」

  「好!!」

  周童言果斷的點了點頭,說道,「我等會兒就去找林舒雅表白去!」

  「嗯!」

  趙鋼鏰點了點頭,「努力過,就算粉身碎骨,也無所謂了。」

  「用不著那麼慘吧?」周童言臉色一變,說道。

  「也許更慘。」趙鋼鏰認真說道,「余曉衛可不是善茬。」

  「那…那還是算了!」周童言嚥了一口口水,說道,「其實我也不是很愛林舒雅拉。」

  「我草,沒有節操啊!周哥!」趙鋼鏰鄙夷道。

  「節操不值錢。」周童言搖了搖頭,眼裡卻是閃過一絲堅定的目光。

  就在這時,食堂的門口走進來了幾個人。

  這些人各個挺著胸膛抬著頭,看起來不可一世的樣子。

  為首的一人,赫然就是昨晚口爆吞精了的余曉衛。

  此時的余曉衛早已經恢復了之前的狀態,自己昨晚上努力了一個晚上,總算是將那個吃進肚子裡的套套給拉了出來,今天整個人就是神清氣爽的,而且,光哥已經說了,要幫自己來教訓趙鋼鏰,只要光哥一出馬,趙鋼鏰,那就真的是死就一個字不用說兩次了,而自己,就能夠報自己那個仇。

  余曉衛發誓,自己一定要讓趙鋼鏰給自己吹!嗯!就算他是男的,也要!然後自己要射他一臉!!

  滿滿的一臉!然後讓他給自己舔乾淨,然後…

  反正,自己要蹂躪他!

  剛走進食堂,余曉衛就看到了一個熟悉 的人影。

  林舒雅!

  只見林舒雅正跟何曉柔一起坐在不遠處的位置上吃飯。

  余曉衛直接就走了過去。

  只是,在經過某個人的時候,余曉衛的臉色,微微的變了一下。

  趙鋼鏰竟然就坐在自己身旁一米不到的地方吃飯。

  「喲,好巧啊!」趙鋼鏰看著余曉衛,說道,「昨晚吃了那麼多,今天還來繼續吃麼?」

  余曉衛臉色一變,腦子裡就出現了那粘稠的腥臭的液體,胃部就是一陣陣的翻騰了起來。

  「趙鋼鏰。」

  余曉衛臉色難看的想說點什麼,只是一想到昨天晚上趙鋼鏰的表現,余曉衛生生的將話給嚥了下去。

  「走!」

  余曉衛直接招呼了一下幾個跟班,轉身走出了食堂。

  坐在趙鋼鏰對面的周童言,本來是身子繃緊的,在他看來,能夠躲著余曉衛一點就躲著一點,只是沒想到,自己這個同學趙鋼鏰竟然敢跟余曉衛說話,而看余曉衛的樣子,竟然對趙鋼鏰好像敢怒不敢言的樣子,走的時候雖然氣勢洶洶的,但是周童言卻是看到了余曉衛眼裡的一絲絲忌憚,恐懼。

  這是什麼情況?

  「鋼鏰,你認識余曉衛?」周童言問道。

  「見過幾次啊!」趙鋼鏰笑著說道。

  「他,他怎麼好像有點怕你?」周童言疑惑的說道。

  「我長這麼帥,他看了自慚形穢,就怕我了唄!」趙鋼鏰笑著說道。

  「怎麼可能。」周童言搖頭道,「我長的比你帥多了,他怎麼就不怕我。」

  「周哥的帥是內斂的,一般人發現不到,所以…」趙鋼鏰笑道。

  「原來如此!那好,我更有信心了!」周童言嚴肅的說道。

  「有信心幹嘛?」

  「不告訴你!」

  (大家的任何疑問都會在後面一步步得到解答。)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9:30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八章 母豬上樹了


  「怎麼回事?」

  在余曉衛等人看到趙鋼鏰轉身走後,不遠處坐著的何曉柔好奇的看著林舒雅,說道,「表妹,余曉衛今天怎麼自己走了?」

  「我也不知道。」

  林舒雅搖了搖頭,看著不遠處的趙鋼鏰和周童言,沉默了一會兒後,對何曉柔說道,「表姐,你說人是不是 都會變啊?」

  「當然,不變的就不是人了。」何曉柔說道,「人都是一直在變的。」

  「那你說,趙鋼鏰有沒有可能才…已經有了某些變化,不再是花花公子了?或者說至少不不學無術了?」林舒雅問道。

  「那怎麼可能?我說的變,是思想上的變化什麼的,而趙鋼鏰不學無術,那是早就出名的,狗改不了吃屎,舒雅,你千萬別想著趙鋼鏰能夠有什麼變化,如果說有變化的話,那肯定是只能變得更花心,更不學無術!你別想著他能夠變好,這是不可能的,想一下趙鋼鏰的爸爸,那人可是有著十多個的老婆,你說,這樣的人教育出來的孩子,能好到哪裡去?」何曉柔說著,擔心的看著林舒雅,說道,「舒雅,你該不會是被趙鋼鏰給洗腦了吧?還是說趙鋼鏰跟你說了什麼?我跟你說,男人的話最不能信的,在他得到你之前,他什麼甜言蜜語都會說,等得到你之後,他就原形畢露了!」

  「表姐,不要把人家說的那麼不堪好不好!」林舒雅說道,「也許趙鋼鏰真的有變化呢?至少不會不學無術了呢?」

  「表妹,看來你一定是被趙鋼鏰洗腦了!男人要是能變好,那母豬都會上樹了!」何曉柔說道。

  就在這時。

  「哎呀,食堂養的母豬跳到樹上去拉!」

  有人叫道。

  林舒雅何曉柔循聲望去,只見一頭母豬正被樹枝夾著掛在樹上。

  皓月中學的食堂養著幾頭豬,這些豬養在一個高台上,本來高台的周圍是有護欄的,但是不知道怎麼的,今天一頭母豬把護欄給撬開了,然後也不知道是要殉情還是什麼的,竟然直接從高台跳了下去,然後就卡在了高台下面的樹枝上。

  「看吧,母豬上樹了!」林舒雅笑著說道。

  「反正男人的話不可信,舒雅,我看趙鋼鏰肯定是給你洗腦了,不行,我得把你們的位置換一下!」何曉柔戒備的說道。

  「唉,表姐,你還沒有從當年的事情中走出來麼?」林舒雅說道。

  林舒雅一說到這個,何曉柔的臉色就變了一下。

  「別說了。」何曉柔連忙搖頭道,「不要再在我面前提起那個人,表妹!」

  「對不起表姐。」

  林舒雅歉意的說道,「不過,這麼幾年過去了,表姐,你也應該敞開你的心扉了,不要因為那個人而讓你有什麼心理陰影,你已經25歲了,阿姨他們都希望你能夠趕緊找個男朋友,好有個歸宿。」

  「哼,你都說起我來了呢?表姐知道你厲害,還沒出生就有一個天字號公子哥做你的未婚夫,你自然是什麼都不愁咯!」何曉柔聳了聳肩,說道。

  「表姐,你再說!」林舒雅瞪了何曉柔一眼。

  「那你也不要說!」何曉柔說道。

  「好吧,咱們都不說了,對了,表姐,那個馬峰峰還纏著你呢?要不,我跟爸爸說一下?」林舒雅問道。

  「不要了。」

  何曉柔說道,「那個人,本性倒也不壞,我還要在這個學校裡頭繼續待下去,要是因此而讓人對我有什麼看法,那就不好了。」

  「那好吧,表姐,有需要的話跟我說吧,我讓爸爸給你撐腰!」林舒雅說道。

  「我就知道舒雅你最好了!嘿嘿!週三的籃球賽,你可得去給咱們班的人加油吶喊哦,有你的加油,咱們班的戰鬥力可是會翻倍的哦!」何曉柔說道。

  「去可以,但是我不穿啦啦隊短裙。」林舒雅說道。

  「這怎麼可以,對方可是擁有十姐妹的高三五班,她們每一個都恨不得穿著內褲就出來跳了,你要不穿個超短裙,怎麼弄的過她們?安拉,舒雅,你是我的表妹,表姐我會害你麼?到時候會給你非常安全的超短裙的!」何曉柔一邊說著,一邊捏著林舒雅的臉。

  「就知道欺負我!」

  林舒雅一臉的鬱悶。

  下午的課程很快就開始了,高三的學業都是十分緊的,趙鋼鏰雖然喜歡睡覺,但是有些課卻也是需要聽的,比如數學啊什麼的。

  好不容易等到下課,趙鋼鏰收拾了一下書本就離開了教室,等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趙鋼鏰突然發現自己家裡頭的鑰匙忘在了抽屜裡。

  趙鋼鏰無奈,只得又回了教室。

  剛到教室,趙鋼鏰就看到了一臉無神的周童言。

  「怎麼了?」

  趙鋼鏰將鑰匙收起來,對周童言問道。

  「唉!」

  周童言在沉默許久之後,嘆了口氣,說道,「我努力了,不後悔了。」

  「哦?努力什麼?」趙鋼鏰問道。

  「剛才,我跟林舒雅表白了。」

  周童言說道。

  「然後呢?」趙鋼鏰微笑著問道。

  「然後被拒絕了。」

  周童言搖了搖頭,說道,「明知道是這樣的結果…唉,不過,鋼鏰,按照你所說的,至少我表白了,就沒有遺憾了,舒雅說她覺得我是個不錯的人,只是她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所以就只能拒絕我了,唉,也不知道是誰那麼幸運,竟然讓林舒雅喜歡他。」

  「林舒雅,有喜歡的人了?」

  趙鋼鏰愣了一下,問道,「你確定?」

  「當然啊,林舒雅自己說的啊,不過也可能是她為了讓我死心吧,但是,按照林舒雅的性格,她一般是不會說這些的啊,應該是真的有喜歡的人了!」周童言說道。

  趙鋼鏰無奈的笑了笑,說道,「原來是這樣啊。」

  他總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林舒雅一直說自己跟她沒有任何的可能,看來,還真是林舒雅有了喜歡的人了。

  這下子問題就難了。

  自己的未婚妻,有了喜歡的人,自己作為未婚夫,得怎麼辦?

  那個她喜歡的人,是誰?

Rank: 12Rank: 12Rank: 12

熱心參予論壇活動及用心回覆主題勳章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17-7-14 11:29:54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九章 勇敢的周童言


  「舒雅,你就這麼拒絕了人家啊?」

  林舒雅走在路上,拿著電話。

  電話那頭傳來韓甜甜的聲音。

  「不然呢?難道要我接受他?唉,周童言其實人不錯,只是,我對他沒有感覺。」林舒雅搖了搖頭,說道。

  「那你對誰有感覺?那個人嗎?哈哈!」韓甜甜笑道。

  「別再說那個人了,我對那個人也沒感覺,而且他現在在國外呢。和他充其量只能說是朋友。」林舒雅說道,「純潔的朋友,就你思想齷齪,老是說那些有的沒的的。」

  「那你怎麼跟那個什麼周童顏的人說你有喜歡的人了?」韓甜甜不解的說道,「你這不是騙人麼?明明沒喜歡的人,你大可以直接說你不喜歡他啊!沒必要騙人吧?」

  「那個周童言,跟趙鋼鏰是朋友。」林舒雅說道。

  「趙鋼鏰是誰啊?」韓甜甜問道。

  「就是我那誰…」林舒雅有點羞惱的說道,「你是故意裝不知道的麼?」

  「哪有…我知道了,是你那未婚夫是吧?」韓甜甜調侃道,「那個周童言是你未婚夫的朋友?然後你是想要藉著周童言的嘴讓你未婚夫知道你已經有了喜歡的人麼?」

  「嗯。」林舒雅說道,「就是這個意思。」

  「行啊,舒雅,你這心機見長啊!!我都想不到這一招…用三十六計裡叫怎麼說來著?指桑罵槐?是吧?」韓甜甜笑道。

  「屁拉,不跟你扯了,不過,甜甜,你說,這人,是不是都有可能發生變化呢?」林舒雅將今天跟何曉柔說的問題,又跟韓甜甜說了一遍。

  「一切皆有可能!對了,上次那個踹人小JJ的帥哥叫什麼來著?裝酷耍帥不告訴我名字,哼,我記住那個人了!」韓甜甜說道。

  「你這記性來的有點慢,那個人叫…叫趙百遲…」林舒雅似乎不想說趙鋼鏰的名字,當然,也是不想讓自己這個閨蜜知道,上次碰到的人就是趙鋼鏰。

  「趙百遲,哦,我記住這個名字了!」韓甜甜嬉笑道,「總有一天我會讓他明白,在本宮面前耍帥裝酷,是要付出代價的!嘿嘿。」

  林舒雅有點無奈的摸了摸自己的腦門,自己這閨蜜從小就古靈精怪,本來那天過後以為她對趙鋼鏰沒什麼想法了,結果今天竟然又提起,這還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不過,至少甜甜可以幫著我擋著趙鋼鏰一下了!

  林舒雅如是想道。

  至於趙鋼鏰名字的問題,趙百遲,趙白痴…自己應該不是騙甜甜吧?那傢伙本來就有點白痴!

  林舒雅一邊想著,一邊往停車棚走去。

  絲毫不知道自己已經變成了趙白痴的趙鋼鏰,在安慰了一下周童言之後就離開了教室,對於周童言跟自己未婚妻表白,趙鋼鏰覺得沒什麼,正所謂不遭人妒是庸才,而沒有人追的女人就不是美女,自己未婚妻有人追,沒什麼,只要追他的人不做什麼過激的舉動,只要她不答應人家不跟人搞曖昧,這都是無所謂的事情。

  如果成天計較一些路人甲乙丙丁喜歡自己的女朋友追自己的女朋友,那人生就活的太累了。

  當然,趙鋼鏰對周童言多少也有了一些好感。

  這個胖子雖然喜歡吹牛,但是倒也是一個真實的人。

  這年頭,要找個真實的人太難了。

  就在趙鋼鏰離開學校後不久。

  正黯然神傷的準備回家的周童言,卻是碰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

  余曉衛!!!

  只見余曉衛一臉詭異笑容站在周童言的面前,擋住了周童言的去路。

  周童言臉色僵硬的看著余曉衛,猶豫了一下說道,「這個,曉衛,你好啊!」

  「哈哈,你好,你好!」

  余曉衛調侃的看著周童言,說道,「周胖子啊,你這麼晚不回家,幹嘛呢?」

  「我…我有點事情…」周童言臉色變得更加難看了。

  「有什麼事情呢?說出來給我們大家知道一下嘛!」余曉衛說道,「大家都是同學,指不定我們能夠幫上你的忙呢?」余曉衛說道。

  「我…不用了,我…我自己就可以了!」周童言有點畏縮的說道。

  「哎呀,你這可讓我不高興了,周胖子,我把你當作好朋友,我們都是好同學,你不讓我們幫你,這是不是看不起我們?你難道看不起我余曉衛麼?」余曉衛眯著眼睛說道。

  「沒有,沒有!」

  周童言連忙搖頭道。

  「那你沒看不起我,這是個什麼意思?為什麼不讓我們幫你呢?」余曉衛問道。

  「沒有沒有!!」周童言此時早已經被周圍圍住自己的幾個人給嚇到了,只懂說著沒有沒有。

  「哼,好你個周胖子啊,難道你不知道,林舒雅是本少爺的麼?真是瞎了你的狗眼了,竟然敢跟林舒雅表白,你是腦殘?還是管不著自己襠裡的玩意兒了?」余曉衛的臉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別以為你偷偷的跟林舒雅表白,本少爺就不知道!」

  「啊!!我…我!!!」

  周童言說不出話來,余曉衛卻是說道,「其實,誰都喜歡舒雅,我知道的,要不然她也不會是我內定的未來媳婦兒,只是,周胖子,你要知道,有些人,是你能夠得到的,而有些人卻只能是你幻想的,而不好意思,林舒雅對於你來說,連幻想的資格都沒有,你覺得你有什麼?就你這一百七八十斤的肉?還是說你爸媽那一個月三五千塊的工資?或者說是你這中下游的成績?好像沒有哪樣東西出色的啊?就你這吊絲樣,你還想泡林舒雅,你腦殘了麼?」

  「我…我…」周童言的臉色一陣的漲紅,想要說點什麼,但是卻死活說不出來。

  「癩蛤蟆一輩子都是癩蛤蟆,找的也只能是母癩蛤蟆,我們跟你是不同世界的人,你知道麼?周胖子,今天你做的這個事兒,不地道啊,讓我很不高興,我一不高興,就會做點什麼不好的事情,你知道的,我余曉衛一般都是很好說話的,但是我有逆鱗,我的女人就是我的逆鱗。」余曉衛說道。

  「林舒雅她,她不是你的女人!」周童言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大聲說道。

  「好,很好,敢反嘴,兄弟們,揍他!!」余曉衛大叫一聲,周圍幾個跟班立馬就衝向了周童言。
請注意︰為維護論壇文章品質,任意「灌水回覆」可能導致您的帳號及所有文章被直接刪除!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為非營利自由討論平台,所有個人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文章內容如有涉及侵權,請通知管理人員,將立即刪除相關文章資料。

GMT+8, 2017-9-21 14:54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7 Comsenz Inc.
回頂部